KR3k0015 實賓錄-宋-馬永易 (master)


[014-1a]
欽定四庫全書
 實賔録卷十四     宋 馬永易 撰
  白丁
隋李敏字樹生美姿容善騎射工歌舞絃管開皇初周
宣帝后樂平公主有女娥英妙擇婿對敕貴公子弟集
𢎞聖宫者以百數公主選取敏禮儀如尚帝女後將特
宴公主謂敏曰我以天下與至尊惟一女夫當為汝求
柱國若授餘官慎無謝及進見上上親御琵琶遣敏歌
[014-1b]
舞大悦謂公主曰敏何官對曰一白丁爾謂敏曰今授
儀同敏不答上曰不滿爾意邪今授開府又不謝上曰
公主有大功於我何得向其女婿惜官今授卿柱國敏
乃拜而蹈舞遂於坐發詔授柱國云
  私白
唐杜宣猷咸通中為福建觀察使是時諸道歳進閹兒
號私白閩嶺最多後皆任事當時謂閩為中官區藪宣
猷每歳時遣吏致祭其先時號勅使墓户卒用羣中官
[014-2a]
力徙宣歙觀察使原註玉泉子云時/號為勅使㸔墓
  隨使户
五代吳越儇允瓘之子鎮永嘉清謹自將温人舊苦徭
役貧富同科儇至始置籍均之性清儉無所侵擾民以
是悦慕數歳加平章事移鎮姑蘇温人有携家屬以從
者謂之隨使户出城之日民皆巷哭
  老兵三/則
蜀彭義仕蜀以事左遷江陽太守馬超曰卿才具秀㧞
[014-2b]
寧當外授小郡義曰老革荒謬可復道邪郭璞曰老革
者皮色枯瘁之形裴松之以為皮去毛曰革古者以革
為兵故語稱兵革革猶兵也義罵備為老革猶言老兵

唐皇甫湜答李生書曰近世風教偷薄進士猶甚争為
虚張以相髙自謾詩未有劉長卿一句巳呼阮籍為老
兵矣筆語未有駱賓王一字巳罵宋玉為罪人矣書字
未識偏傍髙談稷契讀書未知句讀下視服鄭此時之
[014-3a]
大病所當嫉者
五代荆南季昌方莊宗初有中國詔季昌入朝將行幕
客梁震曰唐室反正有平天下心繕甲治兵以自固猶
恐不保今去國千里餘入不測之淵公梁室勲舊安知
不以仇敵相遇昌不從震謂人曰老兵此去得免是新
朝無謀矣
  神兵
唐崔寧世儒家為漢州刺史討吐蕃既薄賊城城皆累
[014-3b]
石不得攻惟東南不合者丈許諜知之乃為地道再宿
而㧞拓地數百里敵皆驚以寧為神兵
  家兵
朱雋為太僕光和中賊帥常山人張燕㓂河内逼近京
師於是出雋為河内太守將家兵擊却之
  八都
五代蜀王建初從秦宗權征討有功宗權遣將王淑帥
兵八千人從忠武監軍楊復光擊黄巢將朱温淑逗撓
[014-4a]
不進復光斬之分其衆為八都以鹿晏𢎞等八人各將
一部從下鄧州復光遂率八都收復長安
  破柴都
五代後蜀趙崇韜累從征討有功周師來侵崇韜率勵
將士行陣整肅士卒有黥其頰為斧形者號破柴都周
師前鋒屡為崇韜所破
  田舎漢三/則
唐太宗朝罷怒曰㑹湏殺此田舎漢文徳皇后謂帝曰
[014-4b]
誰觸忤陛下帝曰魏徴每廷辱我常不自得后退而具
朝服立於廷帝大驚曰皇后何為若是對曰妾聞主聖
臣忠今陛下聖明故魏徴得直言妾幸備後宫安敢不

婁師徳以長者稱李昭徳為内史師徳為納言相随入
朝師徳體肥行緩昭徳屢顧待不即至發怒曰叵耐殺
人田舎漢師徳聞之徐笑曰師徳不是田舎漢更阿誰

[014-5a]
唐涇原兵犯闕朱滔稱冀王與田悦王武俊同逆賈林
説武俊曰河朔無冀國惟趙魏燕爾今朱滔稱冀王則
窺大夫冀州其兆巳形矣若滔力制山東大夫須脩臣
禮不從即為所攻奪此時臣滔乎武俊投袂作色曰二
百年宗社我尚不能臣誰能臣田舎漢由此計定
  鈍漢
司空頲唐僖宗時舉進士不中後去為羅紹威掌書記
紹威卒入梁為太府少卿楊師厚鎮天雄頲解官徃依
[014-5b]
之師厚卒賀徳倫代之張彦之亂命判官王正言草奏
詆斥梁君臣正言素不能文辭又為兵刃所迫流汗浃
背不能下筆彦怒推正言下榻詬曰鈍漢辱我顧書吏
問誰可草奏者吏即言頲羅王時書記乃馳騎召之頲
為亂兵刼其衣以敝服蔽形而至見彦長揖神氣自若
揮筆成而言甚淺鄙彦以其易曉甚喜即給以衣服僕
馬遂以為徳倫判官
  癡漢三/則
[014-6a]
北齊裴謁之少有志節好直言文宣末年昏縱朝臣罕
有言者謁之上書正諫言甚切直文宣將殺之白刃臨
頸謁之辭色不變帝曰癡漢何敢如此楊愔曰望陛下
殺以取後世名帝投刀嘆曰小子望我殺爾以取後世
名我終不成爾名遣人送去
北齊文宣暴虐曽有典御丞李集靣諌比帝有甚桀紂
帝令縛置流中沈没乆之復令引出謂曰吾何如桀紂
集曰向來彌不及矣帝又令沈之引出更問如此數四
[014-6b]
集對如初帝大笑曰天下有如此癡漢方知龍逢比干
非是俊物遂解放之
唐鄭愔曽詈選人為癡漢選者曰僕是吳人也癡漢即
是公愔因令詠癡其人應聲曰榆兒復榆婦造屋兼造
車十八十九夜還書復借書
  白癡
魯成公十八年晉厲公卒使荀罃士魴逆周子于京師
而立之周子有兄而無慧不能辨菽麥故不可立注云
[014-7a]
菽大豆也豆麥殊形易别故以為癡者之候不惠盖世
所説白癡
  癡
晉王湛有隱徳兄子濟嘗輕之以為癡見湛床頭有周
易問曰叔父何用此為湛曰體中不佳時脱復看爾濟
請言之湛因剖析𤣥理微妙有竒趣皆濟所未聞不覺
渙然心形俱肅遂流連彌月累夜自視缺然
  酒嚢飯袋
[014-7b]
五代武陵周行逢雖䖏藩鎮躬守儉素僚吏每以自奉
太簡為言行逢曰吾常恨馬氏恣縱奢僣車服器用擬
扵乗輿後房姬妾不勝珠翠者迨千餘人諸院王子出
入鞍馬僕從前後烜赫有及五七里者文武之道未嘗
留意時人皆謂之酒嚢飯袋及家國傾䘮死溝壑者十
有八九得非天道致罰而然歟若又效之非所以為子
孫計也
  行尸走肉
[014-8a]
後漢任末學無常師每言人而不學則何以成臨終誡
曰夫人好學雖死若存不學者雖存謂之行尸走肉爾
  髙手筆 按孔子
唐司刑司直陳希閔以非才任官庶事凝滯司刑府史
目之為髙手筆言秉筆支額半日不下故名髙手筆又
號按孔子言竄削至多紙靣穿穴故名按孔子
  戴帽餳
隋梁彦光為岐州刺史其俗頗質以靜鎮之合境大化
[014-8b]
奏課為天下第一及為相州刺史如部岐州法鄴都雜
俗人多變詐為之作歌稱其不能理政百姓呼為戴帽

  格佞
宋武帝少事戎旅不經涉學及為宰相頗慕風流時或
談論人皆依違不敢難鄭鮮之難必切至未嘗寛假與
帝言要湏帝理本屈然後置之帝有時慙恧變色感其
輸情時人謂為格佞
[014-9a]
  墮疊
唐竇潏為京兆尹有慘酷之名謂之墮疊
  佞散騎
梁江革為廬陵王長史時少王行事多傾意於籖帥革
以正直自居不與典籖趙道智坐道智因還都啟事面
陳革隳事好酒以瑯琊王曇聰代為行事南州士庶為
之語曰故人不道智新人佞散騎莫知度不度新人不
如故
[014-9b]
  作楚囚
東晉過江人士每至暇日相要出新亭飲宴周顗中坐
而嘆曰風景不殊舉目有江河之異皆相視流涕惟王
導愀然變色曰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州何至作楚囚
相對泣邪衆收淚而謝之
  池水清
唐有韓伸者善飲博或經年忘其家多落魄于花桞間
其妻怒甚或時自徃驅趂而同歸常逰東川經年不歸
[014-10a]
一日聚其徒挈飲妓而致幽㑹夜坐方洽妻領女僕潛
匿鄰舎伸夜㑹筵合揭聲唱池水清不絶其妻於腦後
一棒打落幞頭撲滅燈燭伸即竄入飯牀之下有同坐
客暗遭鞭撻不勝其苦然後遣二青衣把髻牽行一步
一棒牽至燭下乃知其非良人伸尚露頭潛飯牀下蜀
人大以為笑時軰呼韓為池水清
  附驥尾二/則
伯夷叔齊傳曰伯夷叔齊雖賢得夫子而名益彰顔囘
[014-10b]
雖篤學附驥尾而行益顯
漢樊噲少以屠狗為事灌嬰睢陽販繒者也太史公曰
方其鼓刀屠狗賣繒之時豈自知附驥之尾垂名漢庭
徳流子孫哉
  萬人敵二/則
前秦張蚝膂力過人或曳牛苻堅甚寵之常致左右終
為名將所在有殊功世稱鄧羌張蚝萬人敵
後周王傑本名文達少有壯志每以功名自許周文竒
[014-11a]
其才嘗謂諸將曰王文達萬人敵也
  肉飛仙
隋沈光少驍㨗善戯馬為天下之最不拘小節&KR1542㢮交
通輕俠初建禪定寺其中幡竿髙十餘丈適值繩絶非
人力所及光謂僧曰當為上繩因取索口衘拍竿而上
直至龍頭繫繩畢手足皆放透空而下以掌拒地倒行
數十步觀者駭悦莫不嗟異時人號為肉飛仙仕為朝
散大夫謀誅宇文化及語泄被殺
[014-11b]
  老傭
後漢初劉盆子居長樂宫臘日設樂大㑹盆子坐正殿
中黄門持兵在後公卿列坐殿上酒未行其中一人出
刀筆書謁欲賀其餘不知書者起往請之各各屯聚更
相向背大司農楊音按劔罵曰諸卿皆老傭也今日設
君臣之禮反更淆亂兒戯尚不如此皆可格殺
  狂奴
後漢嚴光隱身/不見光武三聘而後至司徒侯覇見之
[014-12a]
語亦不答乃投札與之口授曰君房足下位至鼎足甚
善懷仁輔義天下悦阿諛順㫖要領絶覇得書封奏之
帝笑曰狂奴故態也
  老奴四/則
胡奮女選入為貴人奮唯一子早亡及聞女為貴人哭
曰老奴不死唯有二児男入九地之下女在九天之上
宋趙倫之雖外戚貴寵而居身儉素性野拙澁於世事
多所不解為䕶軍資力不稱以是見貶光禄大夫范泰
[014-12b]
好戯笑謂曰司徒公闕必用汝老奴我不言汝資地所
任要是外戚髙秩次第所至倫之大喜每載酒肴詣泰
齊袁舊善圖寫人面與真無别時南康郡守劉繪妹為
鄱陽王妃伉儷甚篤王為齊明帝所誅妃追傷過切心
用恍惚遂成癎病醫所不療乃令舊畫王形像併圖王
平生所寵姬共照鏡狀如偶寢宻令媪妳示妃妃見乃
唾之因罵曰斫老奴晩於是悲情遂歇病亦痊除
唐文昌左丞盧獻第二女先適鄭氏其夫早亡誓不再
[014-13a]
醮姿容端秀顔調甚髙姊夫羽林將軍李思冲姊亡之
後奏請續親許之兄弟並不敢白思冲擇日備禮贄幣
甚盛執勅就宅盧氏拒闗大聲詈曰老奴我非汝匹也
乃踰垣至所親家截髪冲奏之勅不奪其志後為尼甚
精進
  死狗奴
唐孫揆為昭義軍節度使討李克用不勝被執克用厚
禮將用之曰公軰當從容廟堂何為自履行陣揆大罵
[014-13b]
不屈克用怒使以鋸觧齒不行揆謂曰死狗奴觧人當
束之以版汝軰安知行刑者如其言罵聲不輟至死昭
宗憐之贈左僕射
  六籍奴婢
唐劉蕡精於儒術嘗讀文中子忿而言曰才非殆庻擬
上聖述作不亦過乎或問文中子於六籍如何蕡答以
人望文中子於六籍猶奴婢之於郎主耳後人遂號文
中子為六籍奴婢
[014-14a]
  老婢材
晉王敦病篤不能御衆命兄含為元帥率兵犯闕帝遣
中軍司馬曹渾等擊含于越城含軍敗敦聞怒曰我兄
老婢材自後門户衰矣兄弟材兼文武者世將處季皆
早死今大事去矣
  奴賊
唐原州奴賊為冦丘行恭詣賊營手斬奴帥謂衆曰若
皆豪傑也何為事奴乎使天下號曰奴賊衆皆伏曰願
[014-14b]
改事公
  憨獠
五代南唐劉玢不君其弟洪熈等隂遣陳道庠養勇士
陳思朝等弑玢其弟晟立晟殺其諸弟及陳思朝等陳
道庠懼不自安其友特進鄧伸以荀悦漢紀遺之道庠
莫能曉伸罵曰憨獠韓信誅而彭越醢皆在此書矣道
庠悟益懼晟聞之大怒斬之
  髙癩子
[014-15a]
五代十國南平髙氏據有荆南地狹兵弱介於吳楚為
小國之主自吳稱帝而南漢閩楚皆奉梁正朔歳時貢
舉皆假道荆南從誨嘗邀留其使者掠取其物而諸道
以書責誚或發兵加討即復還之而無愧其後南漢與
閩皆稱帝從誨所向稱臣葢利其賜予俚俗語謂奪攘
茍得無愧耻者為癩子猶言無頼也故諸國皆目為髙
癩子通鑑謂之髙無頼
  輕薄團頭
[014-15b]
唐昭宗時翰林學士韓渥薦趙崇為相崇時為御史大
夫梁祖嘗言於昭皇趙崇是輕薄團頭於鄂州坐上佯
不識駱駝呼為山驢王遂阻三事之拜
  乞活
晉東瀛公騰之鎮鄴也携并州將田甄等部衆萬餘人
至鄴遣就穀冀州號為乞活
  乞兒
隂生者長安渭槁下乞兒也常乞於市中人厭苦以糞
[014-16a]
洒之旋見於里中衣不汙如故長吏試收繫著桎梏續
在市中乞洒者之家室自壞長安中謡言曰見乞兒與
美酒以免破屋之咎
  銅山大賊
唐李義府相髙宗晩以裒索為務金吾倉曹叅軍楊行
頴白其贓詔司刑太常伯劉祥道與三司雜訊除名流
嶲州或作河間道元帥劉祥道破銅山大賊李義府露
布榜于衢原註譚賔録云露布稱混奴/婢而亂放各識家而競入
[014-16b]
  刼陵塚賊
五代梁温韜為義勝軍節度使在鎮七年唐諸陵在其
境内者悉發掘之取其金寳徙鎮忠武莊宗滅梁韜自
許來降因令嬖人景進納賂劉皇后皇后為言之莊宗
待韜甚厚郭崇韜曰此刼陵塚賊爾罪不可赦莊宗曰
己宥之矣不可失信遽遣還鎮頃之受代歸闕乆留京
師親黨或憂其闕乏其子揚言曰使一裸體黄漢足了
一年支費蓋謂刼陵所得金偶人也
[014-17a]
  老賊五/則
魏荀彧既死孫權以露布告蜀劉備聞之曰老賊不死
禍亂未巳
魏曹公下荆州劉琮舉衆降吳人皆恐咸請迎之獨周
瑜請擊之權曰老賊欲廢漢自立乆矣徒忌二袁吕布
劉表與孤爾今數雄巳滅唯孤尚存孤與老賊勢不兩
立君言當擊甚與孤合此天以君授孤也遂敗之於赤

[014-17b]
魏劉雄鳴者藍田人少以採藥射獵為事常居覆車山
下每晨夜出行雲霧中以識道不迷而時人因謂之能
為雲霧郭李之亂人多就之後詣太祖執其手曰孤方
入闗夢得一神人即卿邪乃厚禮之表為將軍令迎其
部黨部黨不欲降遂却反太祖遣夏侯淵破之雄鳴復
歸降太祖捉其鬚曰老賊真得汝矣復其官
晉桓大司馬乗雪欲獵先過王劉諸人真長見其裝束
單急問老賊欲持此作何桓曰我若不為此卿軰亦那
[014-18a]
得坐談
北齊文宣帝以祖珽險薄多過帝數罪之每謂為老賊
  白賊
宋張暢為安北長史魏太武南征至彭城暢在城上與
魏尚書李孝伯語時太尉江夏王義恭鎮彭城孝伯曰
魏主言太尉鎮軍乆闕南信殊當憂邑若欲遣信當為
䕶送暢曰此方間路甚多不復以此勞魏主孝伯曰亦
知有水路似為白賊所斷暢曰君着白衣故稱白賊邪
[014-18b]
孝伯大笑曰今之白賊亦不異黄巾赤睂暢曰黄巾赤
睂似不在江南孝伯曰亦不離青徐暢曰今者青徐實
為有賊但非白賊
  蔡賊
唐末馬殷與劉建鋒皆蔡州朗山人同里凡秦宗權黨
散為盗者皆以酷烈相矜時通名蔡賊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