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k0015 實賓錄-宋-馬永易 (master)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實賓録卷六      宋 馬永易 撰
  神父三/則
漢鮑徳修志節有名稱累官為南陽太守時歳多荒灾
唯南陽豐穰吏人悦愛號曰神父
漢宋登少𫝊歐陽尚書教授數千人為汝隂令政為明
能號稱神父
陳弇為蘄長時一州旱蝗弇請雨即大降蝗即出境一
[006-1b]
縣遍熟號曰神父
  慈父二/則
後魏宗室孚為冀州刺史勸課農桑境内稱為慈父
李哲任相州安陽縣令政術有方百姓號稱慈父
  賈父二/則
後漢賈琮為交趾太守叛民蕩定百姓以安巷路為歌
曰賈父來晚使我先反今見清平吏不敢飯
後漢賈彪為新息長小民困貧多不養子彪嚴為其制
[006-2a]
與殺人同罪數年間養子者千數僉曰賈父所生長男
名為賈子生女名為賈女
  杜父
晉杜預守荆州修召信臣遺跡激用滍淯諸水以浸原
田萬餘頃分疆刋石使有定分公私同利衆庶頼之號
曰杜父
  柳父
柳鎮少樂閒静不慕榮貴天監中自司州逰上元愛其
[006-2b]
風景于鐘山之西買地結茅開泉種植隠操如耕父其
左右居民皆呼為柳父
  巢父
巢父堯時隠人嘗山居不營世利年老以樹為巢而寢
其上故時人號為巢父晉王康倨招隠詩曰昔在太平
時亦有巢居子或言即許由也
  家公 家父
顔之推家訓云昔侯霸之子孫稱其祖父曰家公陳思
[006-3a]
王稱其父曰家父母為家母潘尼稱其祖曰家祖古人
之所行今人之所笑也今南北風俗言其祖及二親無
云家者田里猥人方有此言之推北齊人逮今㡬七百
年稱家祖者復紛紛皆是名家望族亦所不免家父之
稱俗軰亦多有之但家公家母之名少耳山簡謂年㡬
三十不為家公所知盖指其父非祖也
  賀兄
唐陸象先賀知章族姑子也象先嘗謂人曰賀兄言論
[006-3b]
調態可謂風流之士吾與子弟離濶都不思人一日不
見賀兄則鄙恡生矣
  二兄二/則
唐髙力士事𤣥宗最親寵肅宗在東宫以兄事力士呼
為二兄
唐叚成式與張希復善繼鄭符復夢逰精舍共徴髙力
士事力士呼二兄柯/呼阿翁繼/呼將軍柯/
  寧哥
[006-4a]
唐寧王憲睿宗長子睿宗將建東宫以憲嫡長而𤣥宗
時為楚王有大功故久不定憲固辭乃立楚王為皇太
子𤣥宗友悌古無有者至呼憲為寧哥云
  邠哥
唐邠王守禮章懐太子之子也每與諸王内讌方積隂
累日守禮知其欲晴愆陽渉旬守禮曰即雨果連雨岐
王等奏之曰邠哥有術守禮曰臣無術也則天時以章
懐遷謫臣幽閉宫中十餘年每歳被𠡠杖數頓瘢㾗甚
[006-4b]
厚欲雨臣背上即沉悶欲晴則輕健臣以此知之非有
術也涕泗沾襟𤣥宗亦憫然
  竒兒
後唐莊宗克用長子也初克用破孟方立於邢州還軍
上黨置酒三垂崗伶人奏百年歌至於衰老之際聲甚
悲坐上皆悽愴克用慨然捋鬚指而笑曰吾行老矣此
竒兒也後二十年其能代我戰于此乎莊宗年十一從
克用破王行瑜遣獻㨗于京師昭宗異其狀貌賜以鸂
[006-5a]
䳵巵翡翠盤而撫其背曰兒有竒表無忘予家克用卒
梁夾城兵聞晉有大䘮因頗懈莊宗欲乘怠擊之乃出
兵趨上黨行至三垂崗嘆曰此先王置酒處集攻夾城
破之梁軍大敗凱旋告廟
  禄兒
唐明皇每座及宴㑹必令安禄山坐於御側以金鷄障
隔之太真又以為子上亦呼為禄兒
  癡兒
[006-5b]
五代馬嗣孫為相不通世務時右散騎常侍孔昭序建
言常侍班當在僕射前嗣孫責御史臺檢到臺言故事
無所見據今南北班位常侍在前嗣孫即判狀施行崔
居檢揚言於朝孔昭序觧語是朝廷無解語人也且僕
射司長百僚中丞大夫就班修敬而常侍在南宫六卿
下況僕射乎昭序癡兒豈識事體朝士聞居檢言流議
稍息
  買聲兒
[006-6a]
後魏李謐神士賦歌曰周孔重儒教莊老貴無為二途
雖如異一是買聲兒
  乳臭兒二/則
吳越杜建徽位宰相其孫昭達為内都監使盛治第宅
建徽曰乳臭兒不諳事其能久乎後昭達果以罪誅
唐莊宗命魏王繼岌伐蜀滅之以孟知祥節度西川莊
宗館知祥於宫中酒酣謂知祥曰吾輩老矣繼岌乳臭
兒今年代父破賊慰喜外復増悲爾
[006-6b]
  小兒王
陳釋智凱江表揚都人年㓜童丱雅重嘲謔引羣小兒
數百人同戲街衢以為自得陳氏臺省門無衛禁凱乃
率其戲侣在太極殿前號令而過朝宰江總等顧其約
束銓叙駐歩迎之相視笑曰此小兒王也
  聖童
傅長通年十七禮易貫洞三十萬言兼通春秋鄉里號
曰聖童
[006-7a]
  神童五/則
魏胡康年十五以異才見送又陳損益求試劇縣詔特
引見衆論翕然號為神童原註劉劭傳裴松之云魏/朝不聞有胡康疑是孟康
魏任嘏㓜以至性見稱年十四始學疑不再問三年中
誦五經皆究其義兼包羣言無不總覽於是學者號之
神童原註海録碎事魏任嘏先世皆/早成人時語曰蔣氏翁任氏童
晉杜育㓜便岐嶷號曰神童原註文士傳杜育童孺竒/才博學能著文章心解性
達無所不綜一時/稱為武陽杜孔子
[006-7b]
晉封孚與弟懿總角知名時人謂之闗東神童
唐楊收七歳善屬文所賦輙就時號神童里人多造門
觀賦詩至壓敗其藩收嘲之曰爾非羸角者何用觸吾
藩由是觀者益竒之按此條原書脱時號神童四字/今據唐書補正附神童類下
  才童
朱斆字叔陽年十三誦書説詩號曰才童原註語林髙/僧傳云朱斆
年十二能讀書詠/詩時號曰才童
  孝友童子
[006-8a]
唐陳饒奴年十二歳親併亡窶弱居䘮又歳饑或教其
分弟妺可全性命饒奴流涕身丐訴相全養刺史李復
異之給資儲表其門曰孝友童子
  神仙童子
唐元嘉少聰俊左手畫圓右手畫方口誦經史目數羣
羊兼成四十字詩一時而就足書五言一絶六事齊舉
時號神仙童子
  童子學士
[006-8b]
梁宋懐少有天材好學不倦鄉里號稱童子學士
  將種
晉武帝與胡貴嬪芳摴蒲爭矢遂傷上指帝怒曰此固
將種也芳曰北伐公孫西拒諸葛非將種而何帝甚有
慚色
  李老
唐中宗朝御史大夫裴談妻悍妬談畏之如嚴君時韋
庻人頗襲武后之風中宗漸畏之内宴牙唱廻波詞有
[006-9a]
優人詞曰廻波爾時栲栳怕婦也是大好外邊祗是裴
談裏面無過李老韋后意色自得以束帛賜之
  賀老
唐禪月鑒題李太白詩集云賀老成異物顛狂誰敢和
寜知江邊墳不是猶醉卧按太白詩東山無賀老却棹/酒船廻則稱賀知章為賀老
實始於/李白詩
  王老
唐陳通方閩縣人貞元十年顧少連下進士及第年二
[006-9b]
十五第四人年少名髙輕薄自負與王璠同年王時年
五十六通方薄其成事後時因期集拊王背曰王老王
老奉贈一第言其日暮途逺及第同贈官也王曰擬應
三篇通方又曰王老一之謂甚其可再乎王心每貯之
通方尋值家艱還歸王果累㨗髙科官漸逹矣通方入
闗王已丞郎判鹽鐵通方窮悴寡助不知王素衘其言
投之求救同年李虛中時為副使通方亦有詩扣之求
為汲引云應念路旁憔悴翼昔年喬木幸同遷王不得
[006-10a]
已署之江西院官赴職未及其所又改為浙東院僅及
半程又改為南陵院嗣是徃復數四困躓日甚退省其
咎謂甥姪曰吾偶戲謔不知王生乃為深憾尋值王真
拜禮分懸絶追謝無地悵望病終
  長樂老
五代馮道為宰相視䘮君亡國未嘗屑意是時天下大
亂戎狄交侵生民之命急于倒掛道方自號為長樂老
著書數百言陳已更事四姓及契丹所得階勲官爵
[006-10b]
  宗室遺老
漢劉向方成帝時上無繼嗣政由王氏出災異寖甚向
雅竒陳湯智謀與相親友獨謂湯曰災異如此而外家
日盛其漸必危劉氏吾幸同姓為宗室遺老厯事三主
吾而不言誰當言者遂上封事極諫
  旱母
梁宗室蕭推厯淮南晉陵吳郡太守所臨必赤地大旱
人呼為旱母
[006-11a]
  暗燭底覓虱老母
唐舍人齊處冲好暝目視左拾遺魏光乘目為暗燭底
覔虱老母
  蕭娘吕姥
梁韋叡拒魏軍於淮北魏人畏之言曰不畏蕭娘與吕
姥但畏合肥有韋虎蕭娘謂臨江王宏吕姥謂吕僧珎
韋虎謂韋叡也
  李阿婆 王伯母 曹新婦
[006-11b]
唐中書令李敬𤣥為元帥討吐蕃至樹敦城聞劉尚書
沒蕃著鞾不得狼狽而走時將軍王果副總管曹懐舜
等驚退遺却麥飯首尾千里地上尺餘時軍中謡曰洮
河李阿婆鄯州王伯母見賊不能鬭總由曹新婦
  陳姥
隋末杜伏威兵起煬帝遣右禦衛將軍陳稜以精兵討
之稜不敢戰伏威遺以婦人之服書稱陳姥
  國婆
[006-12a]
五代梁太祖㣲時嘗傭力徐州蕭縣人劉崇家及即位
召崇為商州刺史崇之母撫梁祖有恩梁祖號為國婆
  田舎翁
五代南唐馮延已好論兵事嘗笑其主昇戢兵以為齷
齪無大略曰田舎翁安能成大事
  多田翁
唐盧從愿為刑部尚書充考校使升退詳確御史中丞
宇文融方用事將以括田户功為上下考從愿不許融
[006-12b]
恨之乃宻白從愿盛植産占良田數百頃帝自此薄之
目為多田翁後欲用為相屢矣卒以是止
  吳老翁
北齊神武語杜弼曰江東有一人吳老翁蕭衍專事衣
冠禮樂中原士大夫望之以為正朔所在
  千歳翁
秦安期先生阜鄉人受老子於河上丈人常賣藥海邊
老而不仕時人謂之千歳翁
[006-13a]
  周郎二/則
吳周瑜少精意於音樂雖三爵之後其有闕誤瑜必知
之知之必顧故時人謡曰曲有誤周郎顧
梁周𢎞正年十歳通老子周易十五召補國子生仍于
國學講易諸生傳習其義以季春入學孟冬應舉有司
以日淺不許博士劉洽曰周郎講經豈候策試
  沈郎
吳沈友弱冠博學華歆行風俗見而異之因呼沈郎可
[006-13b]
登車語乎友曰先生銜命將以裨補先王之教整齊風
俗而輕脱威儀猶負薪救火無乃更崇其熾乎
  苻郎
晉苻堅年七歳嘗戲於路徐統遇之執其手曰苻郎此
官之御街小兒敢戲於此不畏司𨽻縛耶堅曰司𨽻縛
罪人不縛我小兒戲也
  顧郎
梁顧恊少清介有志操初為廷尉正冬服單薄寺卿蔡
[006-14a]
法度欲解𥜗與之憚其清嚴不敢發口謂人曰我願解
身上襦與顧郎顧郎難衣食者竟不敢以遺之
  陸郎 蕭郎
唐陸象先為洛陽尉蕭嵩未仕人不之異夏榮者善相
云陸郎十年内位極人臣然不及蕭郎一門盡貴按新/唐書
蕭嵩傳嵩娶㑹稽賀晦女與吳都陸象先為僚壻夏榮貴/者善相云陸郎十年内位極人臣然不及蕭郎一門盡
官位髙而有夀據此則蕭郎為蕭嵩非蕭/瑀瑀初唐時人與象先時代甚逺今改正
  石郎
[006-14b]
五代晉髙祖皇后後唐明宗女也廢帝立疑髙祖必反
公主自太原入朝千春節辭歸留之不得廢帝醉語公
主曰爾歸何速欲與石郎叛邪既醒悔之後以反聞羣
臣請帝親征帝心憂懼常惡言髙祖事每戒人曰爾毋
説石郎事令人心膽墮地
  王四郎
唐王處士者洛陽尉王琚之孽姪四郎也㓜隨母他適
琚赴調入京過天津橋四郎布衣草履形貌山野琚初
[006-15a]
不之識四郎曰叔今赴選姪有少物奉獻即出金五兩
色如雞冠曰此不與常金等可訪金市張蓬子付之當
領二百千某比居王屋小有洞今將家徃峨眉山琚徃
訪之則已行矣金市果有蓬子出金示之驚喜曰此道
者王四郎所化金也且無定價因如其數酬之
  王郎子
唐王仙客者建中中朝臣劉震之甥初仙客父亡與母
劉同歸外氏震有女曰無雙小仙客數歳皆幼稚戲弄
[006-15b]
相狎震之妻常戲呼仙客為王郎子云
  烏衣諸郎
宋王僧䖍仕為御史中丞甲族由来多不居憲臺王氏
分枝居烏衣者官位㣲减僧䖍為此官乃曰此是烏衣
諸郎坐處我亦可試為爾
  孝孫
原慤者不知何許人祖年老父母厭患之意欲棄之慤
年十五泣涕苦諫父母不從乃作輿舁棄之慤乃隨收
[006-16a]
輿歸父謂之曰爾焉用此凶具慤乃荅曰後父老不能
更作得是以取之耳父感悟愧懼乃載祖歸侍養克己
自責更成純孝慤為孝孫
  四友
宋謝靈運與族弟惠連何長瑜荀雍羊璿之以文章賞
㑹共為山澤游時人謂之四友
  忘年友
五代後蜀趙崇祚以門第為列卿而儉素好士大理少
[006-16b]
卿劉暠國子司業王昭圖年徳俱長時號宿儒崇友之
為忘年友
  小友
唐李泌方幼張九齡尤所奬愛常引至卧内九齡與嚴
挺之蕭誠善挺之惡誠佞勸九齡謝絶之九齡忽獨念
曰嚴大苦勁然蕭軟羙可喜方命左右召蕭泌在旁率
爾曰公起布衣以直道至宰相而喜軟羙者乎九齡改
容謝之因呼小友
[006-17a]
  良友
晉周顗初王敦舉兵劉隗勸帝盡除諸王氏司空導率
羣從詣闕請罪值顗將入導呼顗謂曰伯仁以百口累
卿顗直入不顧既見帝言導忠誠申救甚至帝納其言
敦欲誅顗問導導無言後科檢中書政事見顗表救己
殷勤欵至導執表流涕悲不自勝告諸子曰吾雖不殺
伯仁伯仁由我以死幽明之中負此良友
  死友二/則
[006-17b]
後漢范式字巨卿受業太學時諸生長沙陳平子亦同
在學與式未相見而平子被病將亡謂其妻曰吾聞山
陽范巨卿烈士也可以託死吾沒後但以屍埋巨卿户
前乃裂素為言以遺巨卿既終妻從其言式覩書見瘞
愴然感之哭為死友於是䕶平妻子身送䘮於臨湘
魏初有白玠謗毁太祖太祖怒甚侍中和洽陳玠素行
有本求案實其事罷朝太祖令曰今言事者白玠不但
謗吾也乃復為崔琰觖望此損君臣恩義妄為死友怨
[006-18a]
歎不可忍也
  陳君友皓
後漢鍾皓以篤行稱陳寔年不及皓皓引與為友贊曰
陳君友皓云
  古人交
吳潁川周昭著書稱諸葛瑾歩丞相隲嚴衛尉畯三君
昔以布衣俱相友善卒無虧損豈非古人交哉
  君子之交二/則
[006-18b]
宋柳世隆幼孤挺然自立不與衆同當時名士張緒王
延之相從推慕以為君子之交
齊孔稚珪早立名譽當時名士陸慧曉謝瀹張融何㸃
相與為君子之交
  館客
後魏後主雖溺於羣小而頗好詠詩因畫屏風勑蕭放
等録古賢烈士及近代輕艷諸詩以充圖畫帝珍重之
後復追蕭慤顔之推間入撰録猶依霸朝謂之館客
[006-19a]
  談客
唐蕭頴士聰俊過人富詞學有名於時賈曽席豫韋述
張垍皆引為談客
  風月主人
偽蜀歐陽彬為嘉州刺史喜曰青山緑水中為二千石
作詩飲酒為風月主人豈不佳哉
  一鳴先輩
五代妓萊兒指趙光逢為一鳴先輩
[006-19b]
  負心門生
唐宦者楊復恭定策立昭宗以諸子為州刺史又養子
六百人監諸道軍天下威勢舉歸其門凶肆益甚帝命
誅之復恭出奔被殺李茂貞劾復恭自謂隋諸孤以恭
帝禪唐故名復恭兄子守亮為興元節度使復恭與守
亮書曰承天門者隋家舊業也兒但積粟訓兵何進奉
為吾披荆榛立太子既得位乃廢定策國老奈負心門
生何門生謂天子也其不臣類此
[006-20a]
  不利秀才
唐夏侯孜未遇伶俜風塵所跨蹇驢無故墜井及朝士
之門或逆旅舍常多齟齬時人號曰不利秀才後登將

  五老牓
唐劉象攻律詩頗苦僻天復中年六十餘與曹松王希
羽柯崇鄭希顔同年進士及第松希羽年七十餘崇希
顔年逾耳順時號五老牓象止于右拾遺年七十九
[006-20b]
  武舉牓
五代蜀王先主起自利閬親騎軍皆拳勇之士四百人
分為十團皆執紫旗此徒各有曹號顧夐者將之亦嘗
典郡多雜談謔造武舉牓曰大順二年兵部侍郎李咤
咤下進士及第三十三人狀元張大劔馬癩子第二魏
憨第三姜癩子第四張打胷第五張少劔第六青蒿羮
第七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