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k0002 編珠-隋-杜公瞻 (master)


[000-1a]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十一
 編珠         類書類
提要


    臣等謹案編珠二卷舊本題隋杜公瞻撰補
    遺二卷續編珠二卷則


國朝康熈戊寅詹事府詹事錢塘髙士竒所輯


    也是書隋志唐志皆不著録自士竒始刋行
    其序稱於
[000-1b]
内庫廢紙中得之原目凡四卷佚其半遍覔不


    可得輒因原目補為四卷又廣其類之未具
    者為二卷今考其書首有大業七年公瞻自
    序稱奉勅撰進其結御題著作佐郎兼散騎
    侍郎又有徐乾學序稱杜公瞻無表著談藪
    載隋京兆杜公瞻嘗邀楊玠過宅酒酣嘲謔
    者即此公瞻無疑今觀其書隷事為對畧如
    徐堅初學記之體但前無叙事後無詩文原
[000-2a]
    目分天地山川居處儀衛音樂服玩珍寶繒
    綵酒膳黍稷菜蔬果實車馬舟楫所存者音
    樂以上五門而已顧隋煬帝諱廣故廣川改
    長河而此書桂林水條下引廣州山川記治
    雞水條下引廣州記栢心柱條下引伏滔北
    征記稱廣陵縣城南門三條路條下引班固
    西都賦披三條之廣路隋髙祖之父諱忠故
    隋書忠節傳改誠節而此書斬馬劍條下引
    漢書王莽斬董忠事此猶可曰臨文不諱未
[000-2b]
    必盡拘又菖蒲海一條與茱萸江為對菖字
    従艸無疑矣而條下所註乃引漢書西域傳
    于闐河與葱嶺合東流注菖蒲海今檢漢書
    乃蒲昌非菖蒲也唐以前書不應荒謬至此
    此亦尚可曰一時失記如張九齡之悮用弋
    人何慕王維之悮用栁生左肘至於音樂門
    南城鼓一條引樂府解題曰鼓吹曲有巫山
[000-3a]
    髙戰城南則非惟文理未安且樂府解題一
    書古不著録始見於崇文總目云不知撰人
    名氏列於吴兢樂府古題要解之後郭茂倩
    樂府詩集漢鐃歌上之囘篇引之直題曰吴
    兢雖未必確然其書晚出必非六朝舊籍無
    疑也公瞻安得而見之或明人所依托士竒
    偶未審歟楊士竒文淵閣書目張萱内閣書
    目俱不著録永樂大典於前代類書如四六
    叢珠截江網之類無不具採亦不登其一字
[000-3b]
    知其出明中葉以後矣以其採擷詞華頗為
    鮮艶士竒所補所續亦皆取唐以前事較他
    類書為近古故疑以傳疑姑存以備叅考焉
    乾隆四十四年二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000-4a]
原序
 編珠原序
皇帝在江都日好為雜咏及新體詩偶緣屬思顧謂侍
讀學士曰今經籍浩汗子史恢博朕每繁閲覽欲其故
實簡者易為比風爰命微臣編錄得窺書囿故目之曰
編珠其朱書者故實墨書者正義時大業七年正月奉
勅撰進勒成四卷著作佐郎兼散騎侍郎臣杜公瞻謹

[1a] [000-4b]
編珠四卷隋大業七年著作佐郎杜公瞻奉勅撰



也凡十四門門各有類惟取其事之切於用者故



卷袠不多攷隋經籍唐藝文二志並無此書他書



録亦皆不著葢凋零磨滅久矣詹事江村高公偕



余奉


命校勘閣中書籍得之已逸其後二卷詹事喜而錄之


旣南歸則又加之是正而博采故實以補其闕仍



為四卷又廣其門類之未備者外為二卷而編珠


[000-5a]
乃爛然成書矣按歴代史志有雜家而無類書新



唐志始别為一目自魏晉以逮南北朝君臣宴集



每喜徵事以覘學問類書于是漸多然今世傳歐



陽詢虞世南徐堅所排纂皆唐初時人而志所載



隋以前書如皇覽類苑壽光書苑華林遍畧等書



當時極貴重其卷帙頗繁今皆無一簡存者即如



戴安道顔延之之纂要沈約之袖中記珠叢其書



不過一二卷亦盡已散逸獨編珠猶得其半詹事


[000-5b]


從而補綴使殘缺以完豈非快事與閣中書籍虞



山錢氏以為數代之遺編在是而明末多燬于兵



火以余所見萬厯時張萱内閣書目存者十不得



一二猶往往有宋雕舊本并皇史宬所藏永樂大



典鼎革時亦有佚失往者嘗語詹事值


皇上重道右文千古罕遘當請
命儒臣重加討論以其祕本刋録頒布用表揚前哲之


遺墜于萬一余老矣詹事孜孜好古能闡幽表微


[000-6a]
幸來日勿忘此言也杜公瞻亦無表著談藪嘗載



隋京兆杜公瞻嘗邀陽玠過宅酒酣嘲謔者即此



公瞻無疑吾未知其人何如顧得藉我詹事以存



此書有厚幸已康熙三十二年十月朔日健庵徐



乾學書


[000-6b]


曩直


大内南書房奉
命檢閲内庫書籍於廢紙堆中得隋著作佐郎杜公瞻


編珠一冊原目凡四卷遺其半遍覔不可得因手



鈔之藏笥篋間己巳歸寓平湖端居多暇出而校



讐愛其精粹輒因原目補為四卷又廣其類之未



具者為二卷其於著作撰述本㫖未知何如乃其



書則不致以殘缺為人所棄矣頃侍養南歸發舊


[000-7a]
簏得之友人謂是編宜公同好可廢玉溪獺祭勿



等之仲任異書徒袐枕中已也乃重加㸃勘增刪



而付諸鋟康熙三十七年戊寅夏五朔詹事府詹



事兼翰林院侍讀學士江邨高士竒書於清吟堂


[000-7b]


凡例五則


一杜公瞻原本凡存二卷後二卷止存原目不量固陋
 因而補之未免續貂庶成全璧
一原本計十有四部於事物亦略該矣然有天地而無
 歲時則束晳之辨奚徵有果實而無花木則終軍之
 對莫辦至如人倫文學並重儒林鳥獸魚蟲旁資談
 柄卷帙雖簡不可以不備也因成續編珠二卷
一原本二卷每部中多有增補非陋其不贍也為徵事
 者廣異聞多多益善耳
[000-8a]
一補本但用隋以前事恐入後代與原本體例不合也
 續本則隋唐㕘用宋以後事例不采其有宋人書載
 唐事者間一用之
一字尚新穎對取工巧兔園常談槩剗不錄或事涉隠
 僻不合於用者亦從割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