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h0011 墨藪-唐-韋續 (master)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墨藪卷二        唐 韋續 纂
  張長史十二意筆法第十一   顔真卿
予罷秩醴泉特詣東洛訪金吾長史張公請師筆法長
史于時在裴儆宅憇止已一年衆師張公求筆法或有
得者皆曰神妙僕頃在長安二年師事張公竟不䝉傳
授使知是也人或問筆法者張公皆大笑而已即對草
書或三紙五紙皆乘興而散不復有得其言者僕自再
[002-1b]
逰於洛下相見眷然不替僕因問裴儆足下師敬長史
有何所得曰但得絹屏素本數軸亦嘗請論筆法唯言
倍加功學臨冩書法當自悟矣僕自停裴家月餘日因
與裴儆從長史言話儆前請曰既承九丈奨諭日月滋
深夙夜工勤溺于翰墨儻得聞筆法要訣則終為師學
以兾至於能妙豈任感戴之誠也長史久不言乃左右
眄視拂然而起僕乃從行歸來竹林院小堂張公乃當
堂踞坐牀而命僕居乎小榻而曰筆法𤣥㣲難妄傳授
[002-2a]
非志士髙人詎可與言要妙也書之求能且功真草今
以授之可須思妙乃曰夫平為横子知之乎僕思以對
曰常聞長史令為一平畫皆須縱横有象此豈非其謂
乎長史乃笑曰然又曰直為縱子知之乎曰豈不為直
者必不令邪曲之謂乎曰均為間子知之乎曰嘗䝉示
間不容光之謂乎曰密為踈子知之乎曰豈不為築鋒
下筆皆令宛成不令甚踈之謂乎曰鋒為末子知之乎
曰豈不謂末以成畫其鋒健之謂乎曰力為骨體子知
[002-2b]
之乎曰豈不謂趯筆則㸃畫皆有筋骨字體自然雄媚
之謂乎曰輕為曲折子知之乎曰豈不謂鈎筆轉角折鋒
輕過之謂乎亦謂轉角為闇過之謂乎曰决為牽掣子知
之乎曰豈不謂為牽為掣决意挫鋒使不怯滯令險峻而
成以謂之决乎曰補為不足子知之乎曰豈不謂㸃畫
或有失趨者則以引㸃畫救之之謂乎曰損為有餘子知
之乎曰豈不謂趣長筆短常使意勢有餘謂畫若不足
之謂乎曰巧為布置子知之乎曰豈不謂欲書先預想
[002-3a]
字形布置令其平稳或意外字體令有異勢是謂之巧
乎曰稱為大小子知之乎曰豈不謂大字蹙之令小小
字展之為大兼為茂密所以為稱乎長史曰子言頗皆
近之矣夫書道之妙煥乎其有旨焉字外之竒言所不能
盡世之書者宗二王元常逸跡曾不睥睨筆法之妙遂
爾雷同獻之書謂之古肥張旭書謂之今瘠古今殊異
肥瘠頗反如自省覧有異衆説鍾繇巧趣精細始自機
神肥痩古今豈易致意真跡雖少可得而推逸少至於
[002-3b]
學鍾勢巧形容及其獨運意踈字緩譬楚人習夏不能
無楚過言不絶未為篤論又子敬之不逮逸少猶逸少
之不逮元常學子敬者畫虎也學元常者畫龍也余雖
不習久得其道不習而言必慕之與儻著巧思思盈半
矣子其勉之功精勤悉自當妙筆真卿前請曰幸䝉長
史傳授筆法敢問工書之妙如何得齊於古人張公曰
妙在執筆令得圎轉勿使拘攣其次識法謂口傳授之
訣勿使無度所謂筆法在也其次在於布置不慢不越
[002-4a]
巧使合宜其次紙筆精佳其次變法適懷縱舎規矩五
者備矣然後齊於古人矣敢問執筆之理頗得聞乎長
史曰予傳於筆法得之於老舅彦逺曰吾聞昔日説書
若學有功而跡不至後聞於褚河南公用筆當須知印
泥畫沙始而不悟後於江島見沙地平淨令人意恱欲
書乃偶以利鋒畫其勁險之狀明利媚好乃悟用筆如
錐畫沙使其蔵鋒畫乃沉著當其用鋒常欲使其透過
紙背此功成之極矣真草用筆悉如畫泥沙則其道至
[002-4b]
矣是乃其迹可久自然齊於古人矣但思此理以專想
功用故其畫㸃不得妄動子其書紳余遂銘謝再拜逡
巡而退自此得攻墨之術于兹五年真草自知可成矣
  王逸少筆勢傳第十二
晉王羲之字逸少曠子也七嵗善書及年十二見前代
筆論於父枕中竊而讀之父曰汝何來吾所數也羲之
笑不答母曰爾看用筆法否見㓜小恐不能祕之乃語
羲之曰待汝成人吾當授汝羲之拜曰今藉用之使待
[002-5a]
成人晩矣父遂與之不盈期月書便大進衛夫人見語
太常王策曰此兒必見用筆訣也妾近見其書便有老
成之智因流涕曰子必蔽吾書名晉成帝時祀北郊更
祝版工人削之羲之筆入七分
吴皇象工書謂之八絶晉索靖衞瓘工書號一䑓二妙
前漢蕭何善篆籕宋翼鍾繇弟子亦善攻書
秦丞相李斯改尚方大篆為小篆斯字通古上蔡人少
受學於荀卿仍學篆勢今之名山反印璽由斯之筆勢
[002-5b]
至曹喜悲歎不已亦作述筆論其説似筆勢張芝字伯
英見蔡邕筆勢遂作筆心論鍾繇許昌人師胡昭書十
六年八嵗學書見諸家書論常悲思遂作筆陣圗及論
筆勢圖
  虞世南筆髓論第十三
   叙體
文字經藝之本王政之始也蒼頡象山川江海之狀蟲
蛇鳥獸之迹所為六體戰國政異俗殊書文略别秦患
[002-6a]
多門約為八體筆病訛謬凡五易焉並不述用筆之妙
及乎蔡邕張索之輩鍾繇衞王之流皆造意精㣲自悟
其道也
   辯應
心為君妙用無窮故為君也手為輔承命竭股肱之用
故也力為任使纎毫不撓尺丈有餘故也管為將帥處
運用之道執生殺之權虛心納物守節藏鋒故也毫為
士卒隨管任使跡不凝滯故也字為城池大不虚小不
[002-6b]
孤故也
   指意
用筆須手腕輕虚虞安吉云未觧書者一㸃一畫皆求
象本乃轉自取拙豈成書耶太緩而無筋太急而無骨
側管則鈍慢而肉多竪筆直鋒則乾枯而露骨終其誤
也麄而不鋭細而能壯長者不為有餘短者不為不足
   釋真
筆長不過六寸捉管不過三寸真一行二草三指實掌
[002-7a]
虚右軍云書虚紙强筆强紙弱筆强者弱之弱者强之
遲速虚實若輪扁斵輪不疾不徐得之於心應之於手
口所不能言也拂掠輕重若浮雲散蔽晴天波撆勾截
若㣲風摇於碧海氣如奔馬亦如朶鈎輕重出乎心而
妙用應其手然且體約八分勢同章草而各有趣無問
巨細皆有虚散其鋒圎毫蕝按轉易也豈真書一體篆
草章行八分等當覆腕上搶掠毫開下撒撥厯鋒轉則
稍有筋力指端横鈎蹲踞轉腕之狀矣
[002-7b]
   釋行
行書之體略同於真至於頓挫盤礴若猛獸之搏噬進
退歛距若秋鷹之迅擊故覆腕搶毫乃按鋒而直引其
綰也則外拓内旋結鋒而環轉結者上蹙旋毫不絶内
轉鋒也加以掉筆聯毫若石璺玉瑕自然之理亦如長
空遊絲容曳而來往又似蟲網絡壁勁而復虚逰絲斷
而能續皆契以天真同於輪扁羲之云毎作一㸃畫皆
懸管掉之令其鋒開自然勁健
[002-8a]
   釋草
草即縱心奔放覆腕轉蹙懸管聚鋒柔毫外拓左為外
右為内伏連卷收攬吐納内轉藏鋒也既如舞袖揮拂
而縈紆又若垂藤樛盤而繚繞蹙旋轉鋒亦如騰猿過
樹逸虯得水輕兵追虜烈火燎原或體雄而不可抑或
勢逸而不可止縱狂逸放不違筆意也羲之云透嵩華而
不髙踰懸壑而能越或連或絶如花亂飛若雄若強逸
意不相副亦何益矣但先緩引興心逸自急也仍接鋒
[002-8b]
而取興興盡即已又生&KR0008鋒毫任毫端之竒象兎絲之
縈結轉剔刓角多鈎篆體或如蛇形亦如兵陣故兵無
常陣字無常體矣謂如水火勢多不定故云字無常定

   契妙
欲書之時當收視反聼絶慮凝神心正氣和則契於妙
心神不正書則欹斜志氣不和字即顛仆同魯廟之器
虚則欹滿則覆中則正正者冲和之謂也然字雖有質
[002-9a]
跡本無為禀隂陽而動静體萬物以成形達性通變其
常不主故知書道𤣥妙必資神遇不可以力求也必須
心悟不可以目取也字形者如目之視也為目有止障
明執字體既有質滯為目所視逺近不同如水在方圎
豈由其水且筆妙喻水方圎喻字所視即同逺近即異
故明執字體也字有態度心之暢也心悟非心合於妙
也借如鑄銅為鏡非匠者之明假筆轉心非毫之致妙
必在澄心運思至㣲至妙之間神應思徹又同鼓琴輪
[002-9b]
指妙響隨意而生握管使鋒逸態逐毫而應學者心悟
於至道書契於無為茍涉浮華終懵於斯理也
  王逸少筆勢圗第十四
夫三端之妙莫先乎用筆六藝之奥莫匪乎銀鈎秦丞
相李斯見周穆王書七日興嘆哂之無力蔡尚書入鴻
都觀碣十旬不反嗟其出羣故知逢其源者少闇其理
者多近代以來多不師古縁情棄道才記姓名學未該
贍聞見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虚費精力者也自非通靈
[002-10a]
感物不可與談斯道今删李斯筆妙更加潤色摠七條
貽諸子孫永為模範先取崇山絶仞中兎毫八九月收
之其筆頭長一寸管長五寸鋒齊腰强者硯取端州斧
柯石澁潤相兼又浮津耀墨墨取廬山之松煙代郡之
鹿膠十年已上强之如石者紙取東陽魚卵虚柔滑净
者然後静慮意思揮襟作之屈曲真草皆須盡一身之
力而送之初學先大書而不得從小善鍳者不寫善寫
者不鍳凡書多肉㣲骨者謂之墨猪故知多力豊筋者
[002-10b]
勝無力無筋者病一一從其消息而用夫書者𤣥妙之
伎也自非通人君子不可述之夫書大須存思余覽李
斯等論筆勢及鍾繇書骨甚是不輕恐子孫不記故叙
而論之夫書字不用平直不用調端先須用筆或偃或
仰或欹或斜或大或小或長或短凡作一字或似篆籕
或似鵠頭或如散隸或似八分或如蟲食木或如水中
科斗或如壯士利劍或似婦人纎麗先構筋力然後装
束必注意詳雅起發密繁踈濶相間毎作一㸃必須懸
[002-11a]
手作之或作一波抑而復曳毎作一字皆須作數種意
或横畫似八分而發如篆籒或竪牽如深林之喬木而
屈折如鋼鐵鈎或上尖如稈藁或下細如針芒或轉側
如鳥飛或稜側如流水作一字横竪須令作一行直㸔
媚態第一須存筋藏鋒滅跡隐端用尖筆須落鋒渾成
無使毫露浮怯舉新筆爽爽若神為一字數體俱入若
作一紙皆須字字意别弗使相同若書虚紙用强筆若
書强紙用弱筆强弱不等則蹉跌不入必須坐書静思
[002-11b]
令意在筆前字居心後未作之始結思成矣然下筆不
用急故湏遲何也筆是將軍故須持重心欲急不湏遲
何也心是箭鋒不欲遲遲則中物不入夫字有緩急一
字之中何者為緩急止如烏字下手一㸃㸃須急横直
則須遲欲烏之脚急斯乃取形勢也毎書欲得十遲五
急十曲五直十藏五出十起五伏然後是書若直筆急
牽褁暫視似書久逺無力又須用筆着墨不過三分不
得深浸毛弱無勢墨用松節同妍久久不動彌佳矣
[002-12a]
  筆意第十五
學書之難神彩為上形質次之兼之者便到古人以斯
言之豈易多得必使心忘於筆手忘於書心手遺情書
不忘想要在求之不得考之即彰剡紙易墨心圎管直
水深色濃萬毫齊力先臨告誓次冩黄庭骨豐肉潤入
妙通靈弩如直槊勒若横釘開張鳯翼聳擢芝英麄不
為重細不為輕纎微向背毫髪死生工之未盡已擅時

[002-12b]
  晉衞恒等書勢第十六
衞恒字巨山少辟司空齊王府轉太子舍人尚書郎祕
書丞太子庶子黃門郎恒善草隸書為四體書勢曰昔在
黄帝創制造物有沮誦蒼頡者始作書契以代結繩覩
鳥跡以興思也因而遂滋則謂之字有六義焉一曰指
事上下是也二曰象形日月是也三曰形聲江河是也
四曰㑹意武信是也五曰轉注考老是也六曰假借令
長是也夫指事者在上為上在下為下象形者日滿月
[002-13a]
虧象其形也形聲者以類為形配以聲也㑹意者止戈
為武人言為信轉注者以老為夀考也假借者數言同
字其聲雖異文意一也自黄帝至三代其文不改及秦
用篆書燒焚先典而古文絶矣漢武時魯恭王壞孔子
宅得尚書春秋論語孝經時人已不復知有古文謂之
科斗書漢世祕藏希得見之魏初傳古文者出於邯鄲
淳恒祖敬侯冩尚書後以示淳而淳不别至正始中立
三字石經轉失淳法因科斗之名遂效其形太康元年
[002-13b]
汲縣人盜發魏襄王冢得䇿書十餘萬言案敬侯所書
猶有髣髴古書亦有數種其一家論楚事者最為工妙
恒竊恱之故竭愚思以讃其美媿不足以厠前賢之作
冀以存古人之象焉故無别名謂之字勢云黄帝之史
沮誦蒼頡眺彼鳥跡始作書契紀綱萬事垂法立制帝
典用宣質文著世爰暨暴秦滔天作戾大道既泯古文
亦滅魏文好古世傳丘墳歴代莫發真偽靡分大晋開
元𢎞道敷訓天垂其象地曜其文其文乃曜粲矣其章
[002-14a]
因聲㑹意類物有方日處君以盈其度月執臣而虧其
旁雲委蛇而上布星離離以舒光禾苯䔿以垂頴山峩
峩而連岡蟲跂跂其若動鳥飛飛而未揚觀其錯筆綴
墨用心精專勢和體均發止無間或守正循檢矩折規
旋或方圎靡則因事制權其曲如弓其直如弦矯然特
出若龍騰于川森爾下頽若雨墜于天或引筆奮力若
鴻鵠髙飛邈邈翩翩或縱肆婀娜若流蘇懸羽靡靡綿
綿是故逺而望之若翔風厲水清波漪漣就而察之有
[002-14b]
若自然信黄唐之遺跡為六藝之所先籒篆盖其子孫
隸草字乃其曾𤣥宜覩象以致思非言辭之所宣昔周
宣王時史籒始著大篆十五篇或與古同或與古異世
謂之籒書者也及平王東遷諸侯力政家殊國異而文
字乖形秦始皇初分天下丞相李斯乃損益之奏罷不
合秦文者斯作蒼頡篇中車府令趙髙作爰厯篇太史
令胡母敬作博學篇皆取史籒大篆或曰下邽人程
邈為獄吏得罪始皇幽繫雲陽十年從獄中作大篆少
[002-15a]
者增益多者損减方者使圎圎者使方奏之始皇始皇
甚善之出以為御史大夫使定書或曰邈所定乃隷字
也自秦壞古文有八體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
四曰蟲書五曰摹印六曰署書七曰殳書八曰隷書王
莽時使司空甄豐校文字部改定古文後有六書一曰
古文孔氏壁中書也二曰竒字即古文而異者三曰篆書
秦篆也四曰佐書即隷書也五曰繆篆所以摹印也六
曰鳥書所以書幡信也及許慎撰說文用篆為正以為
[002-15b]
體例最新可得而論也秦時李斯號為工篆諸山及銅
人銘皆斯書也漢建初中扶風曹喜少異於斯而亦稱
善邯鄲淳師焉畧究其妙韋誕師淳而不及也大和中
誕為武都太守以能書留補侍中魏氏寳器銘題皆誕
書也漢末又有蔡邕採斯喜之法為古今雜形然精密
閑理不如淳也邕作篆勢曰鳥遺跡蒼頡循聖作則
制斯文體有六篆為真形要妙巧入神或龜文鍼列櫛
比龍鱗體紆放尾長短複身頹若黍稷之垂穎藴若蟲
[002-16a]
蛇之棼緼揚波振撆鴈飛鳥振延頸脇翼勢似凌雲或
輕筆内投㣲本濃末若絶若連似水露緣絲凝垂下端
從者如懸衡者如編杳渺斜趣不方不圎若行若飛跂
跂翩翩逺而望之象鴻鵠羣逰駱驛遷延廹而視之端
際而不可得見指揮而不可勝言研桑不能索其詰屈
離婁不能覩其隙間般倕揖讓而辭巧籒誦拱手而韜
翰處篇籍之首目粲斌斌其可觀摛華艷於紈素為學
藝之所先嘉文徳之𢎞懿愠作者之莫刋思字體之頫
[002-16b]
仰舉大概而論旃秦既用篆奏事繁多篆字難成即令
隷人佐書曰𨽻字漢因行之獨符印璽幡信題署用篆
𨽻書篆之捷也上谷王次仲始作楷法靈帝好書時多
能者而師宜官為最大則一字徑丈小則方寸千言甚
矜其能或時不持錢詣酒家飲因書壁雇觀者酬酒直
計錢足而滅之每書輒削而焚其柎梁鵠乃益為版而
飲之酒候其醉而竊其柎鵠卒以書至選部尚書宜官
後為袁術將今鉅鹿宋子有耿球碑是術所立而其書
[002-17a]
甚工云是宜官書也梁鵠奔劉表魏武帝破荆州募求
鵠鵠之為選部也魏武欲為洛陽令而為北部尉故懼
而自縳詣門署軍假司馬在袐書以勤書自効是以今
者多有鵠手跡魏武帝懸著帳中及以釘壁翫之以為
勝宜官今宫殿懸署多是鵠書鵠宜為大字邯鄲淳宜
為小字鵠謂淳得次仲法然鵠之用筆盡其勢也鵠弟
子毛𢎞教於祕書今八分皆𢎞之法也漢末有左子邑
小與淳鵠不同然亦有名魏初而有鍾胡二家為行書
[002-17b]
法皆學之於劉徳升而鍾氏小異然亦各有其巧今大
行世云作隸勢曰鳥跡之變乃惟佐𨽻蠲彼繁文崇此
簡易厥用既𢎞體象有度煥若星陳欝若雲布其大徑
尋細不容髪隨事從宜靡有常制或穹隆恢廓或櫛比
鍼列或砥平繩直或蜿蜒膠戾或長邪角趣或規旋矩
折修短相副異體同勢奮筆輕舉離而不絶纎波濃㸃
錯落其間若鍾簴設張庭燎飛煙嶄岩嵳峩髙下属連
似崇臺重宇增雲冠山逺而望之若飛龍在天近而察
[002-18a]
之心亂目眩竒姿譎誕不可勝言研桑所不能計宰賜
所不能言何草篆之足筭而斯文之未宣豈體大之難
覩將祕奥之不傳聊佇思而詳觀舉大效而論旃漢初
而有草書不知作者姓名至章帝時齊相杜伯度稱善
後有崔瑗崔寔亦皆稱善杜氏殺字甚安而書體㣲瘠
崔氏甚得筆勢而然字小踈𢎞農張伯英者因而轉精
甚巧凡家之衣帛必書而後練之臨池學書池水盡黑
下筆為楷則常曰匆匆不暇草書寸紙不見遺至今世
[002-18b]
尤珍寳其書韋仲將謂之草聖伯英弟文舒者次伯英
又有姜孟頴梁孔達田産和及韋仲將之徒皆伯英之
弟子有名於世然不及文舒也羅叔景趙元嗣者與伯
英並時見稱於西州而矜巧自與衆頗惑之故伯英自
稱上比崔杜不足下方羅趙有餘河間張超亦有名然
雖與崔氏同州不如伯英之得其法也崔瑗作草勢曰
書契之興始自頡皇寫彼鳥跡以定文章爰暨末葉典
籍彌繁人之多僻時之多權官事荒蕪勦其墨翰惟作
[002-19a]
佐隸舊字是刪草書之法盖又簡畧應時諭指同於卒
迫兼功并用愛日省力純儉之變豈必古式觀其法象
俯仰有儀方不中矩圎不副規抑揚左右兀若竦﨑獸
跂鳥跱志在飛移狡兎暴駭將奔未馳或黝黭&KR1709&KR1677
似連珠絶而不離畜怒怫欝放逸生竒或凌邃惴慄若
據槁臨危旁㸃邪附似蜩螗挶枝絶筆收勢餘綖糺結
若杜伯揵毒㸔隙緣巇騰蛇赴穴頭沒尾垂是故逺而
望之摧焉若沮岑崩崖就而察之一畫不可移幾㣲要
[002-19b]
妙臨時從宜畧舉大較髣髴若斯
  勸學第十七
自古賢哲勤乎學而其名著不學則没世而無聞矣且
㑹稽之竹湛盧之斷割不括而羽之不淬而礪之終不
見利用之材矣羲之云耽翫之功積如丘山張芝學書
池水盡黑當其雅趣求其真意無圗其形容而滯於體
質此貴乎心意專精必有誠應也余中宵之間遂夣吞
筆既覺之後若在胷臆又因假寐見張芝指一道字用
[002-20a]
筆體法斯也足明志誠感神信有徴矣故羲之於山隂
冩黄庭經感三台神降其子獻之㑹稽山見一異人披
雲而下左手持紙右手執筆以遺獻之獻之受而問之
曰君何姓字復何逰處筆法奚施答曰吾象外為宅不
變為姓常定為字其筆跡豈殊吾體邪獻之佩服斯言
退而臨冩自逾三年竟昧其㣲况不學乎羲之又云自
非通靈感物不可與言斯道道者學以致之飽食而無
所用心則去之逾逺不得其門而入則勤苦而難成矣
[002-20b]
今立以君臣之體類以鳥獸之勢將以近而喻逺必因
蹄而得兎務欲成其體要啓其户牖庶將來君子思而
勉之業成之後神用獨超靈襟不竭流便簡易志在驚
竒嶮峻髙深豈自此子然時有敗類不顧瑕疵故减於
古筆行書之價且為神俊又得靈和父子真行遂為百
代楷法也然質文相沿立為三古貴賤殊品置為五等
三古者籕篆為上古鍾張為中古羲獻為下古上古但
有其象盖無其真中古乃曠代稱竒可貴可重有購求
[002-21a]
者宜懸之千金或時不尚書薰蕕一器假如委絶衢路
猶可字償千金其楷度可與崔瑗伯英價等然至乃左
右力亦㣲大唯妍媚不逮於張芝衞瓘可與為弟子索
靖則雄逸過之且以右軍真書妙極又人間切須是以
價齊中估古逺稀代非無差降崔張玉也逸少金也大
價則貴其玉小價乃重其金庸淺之人多任其耳目但
知以王書最妙其真書一概畧無差殊當時右軍之書
自有十等以上九人第一
[002-21b]
 蔡邕   張昶   荀朂   皇象
 韋誕
鍾㑹等度徳以義並崔張之亞也可㣲劣右軍行書之
價以上六人第二
 曹喜   邯鄲淳  羅暉   趙襲
 崔實   劉徳升  師宜官  梁鵠
 胡昭   荀爽   張彭祖  張𢎞
 傅𤣥   魏武帝  曹植   孫權
[002-22a]
 孫皓   應璩   徐幹   張超
 嵇康   何曾   衞覬   杜預
 楊肇   樂廣   劉恢   司馬收
 衞恒   衞夫人  衞玠   李式
 王敦   郗鑒   郗愔   韋誕
 桓𤣥   王翼   王導   王儉
 王珉   謝安   庾翼
或奇材見拔或絶世難求並庶幾右軍草書之價以上
[002-22b]
四十三人第三
 張嘉   庾亮   郗超   王珣
 劉瓌   僧惠式  王循   張翼
 戴安道  王𤣥之  王凝之  王徽之
 王造之  王元之  宋文帝  宋孝武
 康忻   王僧䖍  謝靈運  羊欣
 薄紹之  孔彬之  蕭思話  張永
 蕭子良  齊髙帝  蕭子雲
[002-23a]
互有得失時見髙深絶長續短智均力敵一字乃敵右
軍草書三分之一以上二十七人第四
 張越   張融   陶𢎞景  阮研
 毛喜   釋智永  虞世南  歐陽詢
 禇遂良
可敵右軍草書八分之一以上九人第五等率皆估其
甚合者其不合者意數倍相懸 大凡雖則同科物稀
則貴今妍古雅漸若陵夷自漢及今降殺百等貴逺賤
[002-23b]
近淳漓之謂也凡九十五人列之右五等之外盖多賢
哲聲名雖闊功業未遒空有望於圖龍竟難成於畫虎
不入品録深慮遺材
  貞觀論第十八
貞觀六年正月八日命整理御府古今書鍾王等真跡
得一千五百一十八卷至十年太宗嘗謂魏徴曰虞世
南死後無人可與論書徴曰禇遂良下筆遒勁甚得王
逸少體太宗即日詔令侍讀嘗以金帛購求逸少書迹
[002-24a]
天下争出之持古書詣闕以獻當時莫能辨其真偽遂
良備論所出一無所舛誤十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太宗
自為草書屏風以示羣臣筆力遒勁為一時之絶初購
求聞書凡真行三百九十紙装為十卷草二千紙為八
卷毎聼覧之暇得臨翫之也嘗謂朝臣曰書學小道初
非急務時或留心猶勝弃日凡諸藝業未有學而不得
者也病在心力懈怠不能專精耳朕少年為公子頻遭
陣敵義旗之始乃平冦亂執金鼓必自指揮觀其陣即
[002-24b]
知其强弱毎取吾弱以對其强吾强以對其弱追奔不
踰百數十步吾擊其弱突過其陣自背而反擊之無不
大潰多用此制勝思得其理深也今吾臨古人書殊不
學其形勢唯求其骨力及得其骨力而形勢自生耳然
吾之所為皆先作意是以果能成也初置𢎞文舘貴臣
子弟有性識者為學生内出書命之令學又人間有善
書者追徴入舘十數年間海内從風至十八年二月十
七日召三品以上賜宴於𤣥武門太宗操筆作飛帛書
[002-25a]
衆臣乘酒就太宗手中競取散騎常侍劉洎登御牀引
手然後得之其不得者咸稱洎登御牀罪當死請付法
太宗笑曰昔聞婕妤辭輦今見常侍登牀龍朔二年四
月上自書與遼東諸將謂敬宗曰許圉師嘗自愛書可
與朝堂開示圉師見甚驚喜私謂朝官曰圉師見古跡
多矣魏晉已來後唯二王然逸少力多而少妍子敬多
妍而少力今觀聖迹兼絶二王之書鳯翥鸞廻實古今
書聖也神功元年五月上謂鳯閣侍郎王方慶曰卿家
[002-25b]
多書合有右軍遺跡方慶奏曰臣十代從祖伯羲之書
先有四十餘紙貞觀十二年太宗購求先臣並已進訖
唯有一卷見在今臣進訖臣十一代祖導十代祖洽九
代祖珣八代祖曇首七代祖僧綽六代祖仲瑩五代祖騫髙
祖規曾祖褒并九代三從伯祖晉中書令獻之已下二
十八人書共十卷並造進上御武成殿示羣臣仍令中
書舎人崔融為寶章集以敘其事復以集賜方慶當時
舉朝為榮開元六年正月三日詔命整理内府古今工
[002-26a]
書鍾王等真跡得一千五百一十卷
  書訣第十九
剡紙易墨心圓管直漿深色濃萬毫齊力先臨告誓次
寫黄庭骨豐肉潤入妙通靈弩如直槊勒若横釘虚専
妥帖毆鬭峥嶸開張鳯翼聳擢芝英麄不為重細不為
輕纎㣲向背毫髪死生工之未盡已擅時名
  徐氏書記第二十
易稱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故伏羲氏觀象於天觀
[002-26b]
法於地近取諸身逺取諸物始作八卦軒轅氏之王也
使蒼頡象鳥獸之跡以為文字故銘於鍾鼎列於竹帛
至周宣王太史史籀者作大篆十五篇秦始皇之并天
下也丞相李斯一文字之制作蒼頡篇其後車府令趙
髙作爰歴篇太史令胡母敬作博學篇頗有省改謂小
篆也周曰六書秦稱八體或云隸書者始皇使下邽人
程邈所作漢因行之扶風曹喜善篆隸時人師之先是
後左中郎陳留蔡邕於篆隸博究其妙靈帝好書術雜
[002-27a]
藝置鴻都以招納之則有師宜官梁鵠之徒預焉漢末
鵠奔劉表魏武破荆獲鵠雅好其書恒懸帳下以玩之
鵠弟子毛𢎞教於秘書今八分楷書是也安平崔瑗父
子作草勢𢎞農張芝轉加其巧即王逸少所言臨池學
書池水盡黒韋仲將書所謂草聖芝弟黄門郎昶亞焉
魏太和中韋誕自武都太守以善書至侍郎宫觀寶器
皆誕之跡嘗登凌雲臺題榜下而白首太尉鍾繇一時
之妙冠於前垂於後繇子㑹晉太保衛瓘父子吳人皇
[002-27b]
象晉征西司馬索靖中書郎李克母衛夫人並得鍾張
之楷擅名當時中興後王丞相茂𢎞父子庾征西稚㳟
兄弟咸著盛名於江西其窮神極變龍翔天逸今古獨
立者乎晉㑹稽内史右將軍瑯琊王羲之羲之子獻之
亦傳其妙而不知逮也先賢所評子敬之比逸少猶士
季之比元常言去之逺矣故二王之跡歴代寳之宋文
齊高洎梁武父子湘東邵陵王咸以為師楷梁大同中
武帝勅周興嗣撰千字文使温鐵石模次羲之之跡以賜
[002-28a]
八王右軍之書咸歸梁室屬侯景亂兵火之後多從湮缺
而西臺諸宫尚積餘寳元帝之死一皆自焚可為悲也歴
周至隋初并天下大業之始後主頗求其書往往有獻者
及隋之季王師入秦又於洛揚擒二偽主西京祕閣之寳
楊都扈從之書皆為我有太宗於右軍之書特留睿賞貞
觀初下詔購求殆盡遺逸萬機之暇備加執玩蘭亭樂毅
尤聞寶重常令搨書人湯普徹等搨蘭亭賜梁公房𤣥齡
已下八人普徹竊搨以出故在外傳之及太宗晏駕本入
[002-28b]
𤣥宫至高宗又敕馮承素諸葛真搨樂毅論及雜帖數本賜
長孫無忌等六人在外方有洎大聖天后御極也尤為寳
嗇平一齡齓之嵗見育宫中竊觀先后閲法書數軸將搨
以賜藩邸時見宫人出六十餘函於億嵗殿曝之多裝以
鏤牙軸紫羅標云是太宗時裝中有故青綾縹瑇瑁軸者
云梁朝舊跡標首各題篇目行字等數草書多於其側帖
真字楷書每函可二十餘卷别有一小函可十有餘卷所
託憶者是扇書樂毅告誓黄庭當時私訪所主女學問其
[002-29a]
函出盡否荅云尚有不知其幾至中宗神龍初貴戚寵
盛宮禁不嚴御府之珍多歸私室先盡金璧次及書法
嬪主之家因此擅出或有報安樂公主者於内出二十
餘函駙馬武延秀久踐虜庭無功於此徒聞二王之迹
强效寳重乃呼薛稷鄭愔及平一評其善惡諸人隨事
答稱上者登時去牙軸紫標易以漆軸黄麻紙標題云
特健藥云是虜語其書合作者時有太宗御筆於後題
之歎其雄逸太平公主聞之而遽於内取數函及樂毅
[002-29b]
等小函歸延秀之死聞睿宗命薛稷擇而進之薛公竊
留佳者數十軸薛之敗也已為簿録官所盜平一往任
郴州日與太平子薛崇𦙍堂兄崇允連官説太平之政
崇𦙍懷樂毅等七軸請崇允詣其叔駙馬薛璥賂岐王
以求免戾此書因歸邸苐崇𦙍弟又娶宣王女主家王
室之書亦為其所有後獲罪謫五溪其書間歸御府而
王公朝士亦往往有之豫州刺史東海徐公嶠之懷才
藴藝依仁踐禮士許筆精人稱草聖魏陵逸䇿魯宅前
[002-30a]
書字辯楊修疑昭束晳師官削去之板逸少為題之扇
填彩篋溢彤闈貽之後昆永為家寳公季子浩亦有獻
之之妙時待詔金門庶廣異聞斯題見沈詹事張庭珪
家抑其次也孝和時中書令宗楚客奏事承恩乃乞
大小王真跡各賜十卷楚客裝為十二扇屏風并褚
遂良枯樹賦閒居賦為大㑹賓客張而觀之時薛稷盧
藏用崔湜廢食歎美不復燕樂主壻武延秀在坐歸以
告公主每言承恩未為富貴適過宗令别得賜書一席
[002-30b]
觀之輟飡忘食公主及明遽入内凡内府之書請以歸
復㑹宗氏賓客與共分之太平公主取五十卷宰相各
二十卷將軍駙馬各十卷樂毅論太平所得深所珍愛
常以織成錦囊盛之太平籍没有咸陽老嫗竊於袖中
縣吏奔逐懼而投竈下遂為灰燼而香聞數里
  唐朝書法第二十一
太宗嘗於晉史右軍傳後論之曰鍾書布纎濃分踈密
霞舒雲卷無所間然但其體古而不今字長而踰制獻
[002-31a]
之雖有父風殊無新巧疏瘠如凌冬之枯樹雖槎枿而
無屈伸拘束若嚴家之餓隸雖羈羸而不放縱蕭子無
丈夫之氣行行如縈春蚓步步如綰秋虵卧王濛於紙
上坐徐偃於筆下兹以播美其濫名邪所以詳察古今
研精篆素盡善盡美其唯王逸少乎觀其㸃曳之工裁
成之妙煙霏露結狀若斷而復連鳯翥龍蟠勢若斜而
還直翫之不覺為倦覽之莫識其端心摹手追此人而
已貞觀六年正月八日命整理御府古今書貞觀十八
[002-31b]
年五月太宗為飛白書作鸞鳯蝶龍等字筆勢驚絶謂
司徒長孫無忌吏部尚書楊師道曰五日舊俗必用服
翫相賀朕今各賜飛白扇二枚庶動清風以增美徳開
元六年正月命整理御府古今工書鍾王等真跡得一
千五百一十卷十六年五月内出二王真跡及張芝張
昶等古跡一百六十卷付集賢院依文搨兩本進内分
賜諸王初貞觀中搜訪王羲之等真跡人間古今異集
令魏徴虞世南禇遂良等定其真跡及小王張芝等亦
[002-32a]
各隨多少勒為卷以貞觀字為印印縫及卷之首尾其
草跡又令遂良真書小字帖紙影於古本者梁則滿騫
徐増朱異等隋則江總姚察等署記太宗又令魏禇等
卷下更書名記其後蘭亭一本相傳云將入昭陵又一
本長安神龍之際太平安樂公主奏借出外搨寫因此
遂失所在開元五年勑陸元悌魏懷古劉懷信等檢校
見換標為兩卷搃八十卷餘並失墜元悌又割去前代
名賢押署之迹唯以己之名氏代焉上自書開元二字
[002-32b]
為印以印記之王右軍凡一百三十卷張芝張昶書各
一卷右軍真行書唯有黃庭經告誓等四卷存焉永和
十四年考功郎中蕭祐進古今書畫三十卷文宗開成
三年以諌議大夫桞公權為工部侍郎依前翰林侍書
學士公權初學書徧閱近代筆法體勢勁媚自成一家
上都西明寺金剛經碑備有鍾王歐虞之體文宗夏日
與學士聮句上曰人皆苦炎熱我愛夏日長公權曰薰
風自南來殿閣生㣲凉上吟久之因令題於殿壁字圎
[002-33a]
五寸帝曰鍾王復生無以加焉帝詔升殿御前書三紙
軍容使西門季云捧硯樞密使崔巨源過筆一紙真書
十字衛夫人傳筆法於王右軍一紙行書十一字永禪
師真草千字文得家法一紙草書八字曰謂語助者焉
哉乎也嘗評硯以青州石末為之第一研墨易冷綘州
墨硯次之
 
 
[002-33b]
 
 
 
 
 
 
 
 墨藪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