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a0070 朱子讀書法-宋-張洪 (master)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朱子讀書法卷二 宋 張洪 齊&KR2999 同編
  虛心涵泳
先生書謂吳伯豐曰近日看得讀書别無他法只是除
郤自家私意而逐字逐句只依聖賢所説白直曉㑹不
敢妄亂添一句閑雜言語則久之自然有得凡所悟觧
一一皆是聖賢眞實意思不然縱使説得寳花亂墜亦
只是自家杜撰見識也 先生書謂黄直卿曰精舍相
[002-1b]
聚不成條理㸔文字者不㸔大意正脉而郤泥著零碎
錯亂纒繞病中每與之酬酢輙添了三四分病以此每
念吳伯豐未嘗不悵然也 先生答胡伯逢書曰大抵
讀書須是虚心平氣優游玩味觀聖賢立言本意所向
如何然後隨其逺近淺深輕重緩急而為之説如孟子
所謂以意逆志者庶乎可以得之若便以吾先入之説
横於胸次而驅率聖賢之言以從己意設使義理可通
己渉私意穿鑿而不免郢書燕説之誚况又義理窒礙
[002-2a]
亦有所不可行者乎 先生答學者書曰讀書之法惟
篤志虛心反覆詳玩為有功耳近見學者多率然穿鑿
便為定論或只信所𫝊聞不復稽考所以日誦聖賢之
言而不識聖賢之意其所讀説只是據目前見識撰成
耳如此豈復能長進前輩盖有親見有道而所論不無
背馳政坐此耳 尹先生門人甞記先生讀書云口誦
心得如誦己言盖工夫至後誦聖賢言語郤一似自己
言語一般 陳安卿問讀諸經之法先生曰無法只是
[002-2b]
刷静了那心後平㸔去若不曉得又且放下待他意思
好時又将來㸔又謂潘子善曰公㸔文字好立議論是
先以己意㸔他郤不以聖賢言語來澆灌胸次争這些
子不好自後只要白㸔乃好 今之學者不曽子細玩
味得聖賢㫖意便要懸妄立議論一似喫物肚裏其實
未飽郤鼔腹向人説飽若真箇飽郤未必説也今人好
作甚銘作甚贊於己分上空有何益既不曽真箇讀書
玩味得聖賢言意今日説底是這箇話明日説底是這
[002-3a]
箇話豈得有所謂實見耶切戒之 大抵讀書須是虛
心方得聖賢説一字是一字自家只平著心去秤停他
都使不得一毫杜撰只順他去某向來亦杜撰説只不
濟事今方見得分明始知聖人一言一字不吾欺只今
六十一嵗方理㑹得恁地若或去年死也則枉了自今
夏來覺見得纔是聖人説話也不少一箇字也不多一
箇字恰恰地都不用一些穿鑿莊子言吾與之虛而委
蛇既虛了又要隨他曲折恁地去今且與公説箇様子
[002-3b]
久之自見得今人大抵偪塞滿胸有許多伎倆如何便
得他虛亦大是難某所以讀書自覺得力者只是不先
立議論且尋句内意隨文觧義今人讀書多是心下先
有箇意思了郤将聖賢言語來湊他意思其有不合則
便穿鑿之使合 又曰今人多是先有箇意思了郤将
他人説話來説自家底意思 聖賢言語當虛心㸔不
可先自立説去撑拄便喎斜了不讀書者固不足論讀
書者病又如此 魏元夀問大學先生因云今學者不
[002-4a]
㑹㸔文字多是先立私意自主張己説在裏只借聖人
言語做起頭便自把他意接説将去病痛専在這上靣
 㸔前人文字未得其意便容易立説殊害事葢不得
正理又枉費心力不若虛心静㸔則涵養究索之功一
舉而兩得矣有好主葉正則之説者先生曰病在先立
議論聖賢言語郤将來證他説凡讀書須虛心且似未
識字底将本文熟讀平㸔今日㸔不出明日又㸔不出
㸔來㸔去道理自出 大凡讀書須先認識他本文是
[002-4b]
説箇什麽須做不曽識他相似虛心認他字分明後更
㸔數遍自然㑹熟見得分明譬人與人相見初只識靣
目再見可以知姓字鄉貫又再見則可以知性行如何
只恁地識認久後便一見理㑹得今學者讀書亦且未
便要懸空去思他中庸云博學之審問之方言愼思之
若未學未問便去思他只是虛勞心耳又云切須記得
識認兩字 㸔文字須體認如辨五音五色認得定後
平心講求義理自然明白 言科舉時文之弊後生纔
[002-5a]
把書起來讀便先要討新竒意思凖擬作時文用下梢
弄得熟了到做官或立朝雖於朝廷大典禮也只胡亂
捻合出來用不知被理㑹得底一拶則百雜碎矣 以
聖賢之意觀聖賢之書以天下之理處天下之事 讀
聖賢之書以觀聖賢之意因聖賢之意以觀自然之理
 讀書須平心下意以求之則心不馳而得義理之實
又曰韓退之云沉潜乎訓義反覆乎句讀須有沉潜反
覆之功方可 讀書須静著心寛著意思沉潜反覆将
[002-5b]
久自㑹曉得去又曰讀書放寛著心道理自㑹出來若
憂愁廹切道理終無縁得出來 讀書須虛心熟讀久
之自有所得亦自有所疑今先尋討箇疑便不是 觀
書當從大節目處㸔程子有言平其心易其氣闕其疑
則聖人之意見矣 只是平心定氣在這裏㸔亦不可
用心思索太過少間郤便損了精神 學者思慮不可
過若但虛心游意時時玩味久當自見那縫罅意味
經書有不可觧處只得闕若一向去觧便有謬處 讀
[002-6a]
書未理㑹得處且放下莫要硬去穿鑿 㸔文字須㸔
他文勢語脉 讀書須於文義上尋其次㸔註觧今人
郤於文義外尋索 人之讀書寜失之拙不可失之巧
寜失之卑不可失之髙若吕伯恭之/弊盡在於巧大凡讀書求索寜
略無詳寜踈無宻始有餘地也詳故宻/宻故拘先生歴言諸生
之病甚切謂時舉㸔文字也郤細膩親切也郤去身上
做工夫但只是不去正處㸔郤去偏傍處㸔如與人説
話相似不向靣前㸔他郤去背後尋索以為靣前説話
[002-6b]
皆不足道此亦不是些小病痛想見日用工夫也只去
小處理㑹此亦是立心不定之故耳戒之 又云時舉
説文字雖見得也是然只是過髙抑且傷巧此亦不是
些小病痛須勇猛精進出此窠臼始得 又云且放令
心地寛平不要便就文字上起議論也 今之談經有
四病本卑也而抗之使髙本淺也而鑿之使深本近也
而推之使逺本明也而抑之使晦此談經之大病也
觀書須寛心平易㸔先見得大綱道理了然後詳究節
[002-7a]
目如人之入大屋方在第一重門裏靣更有數重門未
見便要説他房裏事如何得 凡讀書須㸔上下意是
如何不可泥著一字如楊子於仁也柔於義也剛到易
中将剛來配仁柔來配義孟子學不厭智也教不倦仁
也到中庸又謂成己仁也成物智也此等須是各隨本
文意㸔便不相礙 㸔文字且逐條㸔各是一事不須
牽合 讀書且逐處理㑹不可彼此牽引來比較初無
補於用力之意徒費心力閑立議論翻得言語轉多郤
[002-7b]
於自家分上轉無交渉 㸔文字只要虛心横渠云濯
去舊見以來新意 讀書若有所見未必便是不可便
執著且放在一邉更讀書以求新見若執著一見則此
心便被此見遮蔽了 人讀書遇難處且須虛心搜討
意思有時有思繹底事郤去無思量處知得自山下觀
山上為阻故指乾而言自山上觀山下為險故指坤而
言因登山而明險阻之義 先生帥潭有問承見教讀
書須要涵泳因㸔孟子千言萬語只是論心七篇之書
[002-8a]
如此㸔是涵泳工夫否先生云某為見此中人讀書大
段鹵莽所以説須當涵泳令胸中有所得耳如吾友所
説又襯一件意思硬要差排又一士友曰先生涵泳之
説乃杜元凱優而柔之之意先生曰固是如此亦不用
如此觧説所謂涵泳者只是子細讀書之異名也大率
與人説話便是難處某只説一箇涵泳一人硬來差排
一人硬來觧説此是隨語生觧支離蔓延閑講若如是
讀書如是聼人説話全不是自做工夫 周易五贊警
[002-8b]
學篇有曰讀易之法字從其訓句逆其情事因其理意
適其平曰否曰臧如目斯見曰止曰行如足斯踐毋寛
以略毋宻以窮毋固而可毋必而通平易從容自表而
裏及其貫之萬事一理 尚書有不必觧者有須著意
觧者有略須觧者有不可觧者如仲虺之誥太甲諸篇
只是熟讀義理自分明何俟於解如洪範則須著意解
如典謨諸篇辭稍雅奥亦略須解若盤庚諸篇已難觧
而康誥之書則已不可觧矣昔者吕伯恭相見語以此
[002-9a]
渠云亦無可闕處因語之云若如此則是讀之未熟後
二年相見云誠如所説先生答蔡仲黙曰康誥外事與/肆汝小子封處自不可曉某嘗
謂尚書有不必觧者有須著意觧者有/略須觧者有不可觧者正謂此等處耳蔡仲黙云尚書
文義通貫猶是第二義直須見得二帝三王之心而通
其所可通無強通其所難通先生曰即此數語便已參
到七八分 詩之為經人事浹於下天道備於上而無
一理之不具學詩者當本之二南以求其端參之列國
以盡其變正之於雅以大其規和之於頌以要其止此
[002-9b]
學詩之大㫖也於是乎章句以綱之訓詁以記之諷詠
以昌之涵濡以體之察之徳性隠㣲之間審之言行樞
機之始則修身齊家平均天下之道其亦不待他求而
得之於此矣 大凡讀書先曉得文義了只是常常熟
讀如㸔詩不必著意去裏靣觧釋只是平平地涵泳自
好因舉池之竭矣不云自頻泉之竭矣不云自中吟詠
久之又云大雅中如烝民板抑詩使人日誦於其側不
知此出何處他讀書想見必是如此 㸔詩不當只管
[002-10a]
去序中討止當於詩辭吟咏㸔教活絡貫通方得大凡
讀書多在諷誦中見義理况詩又全在諷誦之功 程
先生詩𫝊取義太多詩人平易恐不如此 上蔡説須
先識得六義體靣而諷詠以得之此却是㑹讀詩 又
曰讀詩須得他六義之體東萊説詩忒煞巧詩正怕如
此㸔古人意思自寛平何嘗如此纎細拘廹 春秋大
㫖其可見者誅亂臣討賊子内中國外夷狄貴王賤覇
而己未必如先儒所言字字有義也 㸔春秋甚難須
[002-10b]
是有當時魯春秋來㸔見得聖人改竄處方始知得事
實然那得有此春秋之書且據左氏當時大亂聖人且
據實而書之其是非得失付諸後世公論盖有言外之
意若必於一字之間求褒貶所在竊恐不然 春秋書
例多不可信聖人記事安有許多義例如書伐國惡諸
侯之擅興書山崩地震螽蝗之類知灾祥有所自致也
 先生作中庸集觧序曰讀中庸者毋跂於高毋駭於
竒必沉潜乎句讀文義之間以㑹其歸必戒慎恐懼乎
[002-11a]
不睹不聞之中以踐其實庶乎優柔厭飫真積力久而
於博厚高明悠久之域忽不自知其至焉 論語之書
已有前輩觧説但恐後學難曉故集註盡撮其要説盡
了不須更作注脚外又添一段説話只把他那集觧熟
讀自然曉得莫枉費心力去外靣思量 㸔精義須究
心不可㸔殺了二先生説自有相闗透處如伊川云有
主則實又云有主則虚如孟子云生於其心害於其政
發於其政害於其事又云作於其心害於其事作於其
[002-11b]
事害於其政自當隨文隨時隨事㸔各有通透處 問
大學先生曰讀書須周匝遍滿某舊時有四句云寜詳
毋略寜下毋高寜拙毋巧寜近毋逺 胡叔器問讀左
𫝊法先生曰自平日㸔那事理事情事勢十二公時各
不同如隠桓時王室新東號令不行天下都星散無主
莊僖之時桓文迭伯政自諸侯出天下始有統一宣公
時楚莊公盛強夷狄主盟中國諸侯親齊者亦皆朝楚
及成公之世悼公出來整頓楚始退去既而呉越又強
[002-12a]
入來争覇定哀公之時政自大夫出魯三家晉六卿齊
田氏宋華向放弛肆意故終春秋世更不奈何但是某
嘗説春秋之末與初年大不同然是時諸侯争戰只如
戱様亦無甚大殺戮及戰國七雄争強那時便多是胡
相殺如石門斬首六萬不知怎生地殺了許多及其後
秦人長平之戰四十萬人死是殺了多少不知如何有
許多人如後來項羽也坑十萬不知他如何地掘那坑
死底都不知當時如何對付許多人陳安卿曰恐非掘
[002-12b]
地坑先生曰是嘗見鄧艾伐蜀坑許多人亦説是掘坑
 讀史有不曉處劄出便且讀過去有時讀别底撞著
文義與此相闗便自曉得 讀書别無法只管㸔便是
法正如騐人相似騐來騐去自然騐得自然都未要先
自立意見且虛心自管㸔㸔来㸔去自然曉得某那集
註都詳備只是要㸔無一字閑那箇無𦂳要底字越要
㸔自家意裏説是閑那箇正是𦂳要字
  切己體察
[002-13a]
書有合講處有不必講處且如一處定如此了則更不
用講只是便去下工夫不要緩慢 整齊嚴肅便是主
一主一便是敬聖賢説話千方百靣雖是如此説亦須
逐一去做然後到極處不過如此 諸生説書畢先生
曰諸公㸔道理尋得一線子路脉著了説時也得知凭
地説過去則不濟事周貴卿曰非不欲常常持守但志
不能帥氣後臨事又變遷了先生曰只是亂道豈可由
他自去正要待他去時撥轉來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002-13b]
止吾止也往吾往也 為學就其偏處著工夫亦是其
平正道理自在若一向矯枉過直又成偏去學須要致
知然不可徒知書曰知之非艱行之惟艱工夫全在行
上 㸔道理須要就那大處㸔須要靣前開闊不要就
那壁角裏靣去而今㸔天理人慾義利公私分别得明
白將自家日用底與他勘騐須漸有見處若不去那大
壇場上行理㑹得一句透只是一句道理耳 傅誠至
叔請教先生曰聖賢教人甚分曉但人自不將來做切
[002-14a]
己㸔故覺得讀所做時文之書與這箇異要之只是這
箇書今人但見口頭道得筆下去得紙上冩得遂以為
如此便了殊不知聖賢教人初不如是而今所讀亦自
與自家不相干也 讀書不可只専就紙上求義理須
反來就自家身上推究秦漢以後無人説到此亦只是
一向去書册上求不就自家身上理㑹自家見未到聖
人先説在那裏自家只借他言語來就身上推究始得
 入道之門是將自己箇身入那道理中去漸漸相親
[002-14b]
與己為一而今人道理在這裏自家身在外靣元不曽
相干渉 學者讀書須要將聖賢言語體之於身如克
己復禮如出門如見大賔等事須就自家身上體㸔我
實能克己復禮主敬行恕否件件如此方有益 讀一
句書須體察此一句我將來甚處用得 人之為學也
是難若不從讀書上做工夫又茫然不知下手處若字
字求句句論而不於身上著工夫體認則又無所益且
如孔子説我欲仁斯仁至矣然亦未嘗許弟子以仁雖
[002-15a]
顔子之賢亦以為不能不違於三月之後何也學者盍
亦於日用間體騐我若欲仁其心如何仁之至不至其
意又如何又如聖人説非禮勿視聼言動盍於每事省
察何者為非禮而吾又何以勿視勿聼勿言勿動若能
如此讀書庶幾有得 先生答曽元擇書曰所示疑義
悉已散去但覺得多是在外邉㸔未有箇入頭處須更
虚心静慮將聖賢言語從裏靣親切處㸔出來庶幾見
得意味不為空言不然似此泛濫含糊無益於事終久
[002-15b]
不得力也 讀六經只就自家身上討道理便易曉
尚書初讀甚難似見於己不相干後來熟讀見堯舜禹
湯文武之事皆是切己 問體道是如何先生曰體猶
體究之體言以自家己身體那道也葢聖賢所説無非
道者只要自家以此身去體他令此道為我有也如克
己便是體道工夫先生云諸公數日㸔文字但就文字
上理㑹不曽切己凡㸔文字非是要理㑹字正要理㑹
自家性分上事 龜山云讀書以身體之以心騐之從
[002-16a]
容自盡於燕閒静一之中李先生學於龜山其源是如
此曰龜山只是要閑散然郤讀書 聖人語言甚實即
吾身日用常行之間可見 讀書須將聖賢言語就自
家身上做工夫 大抵讀書須要㸔那道理是作何用
若只讀過便休何必讀 聖人説話豈可以言語觧過
一遍便休了須是實體於身灼然行得方是讀書 論
語要義甚便學者觀覽然向上儘費眼力在若本領處
見不透徹則雖至言妙論日陳於前只是閑言語也學
[002-16b]
者讀書先要理㑹自己本分上事 大凡讀書須是要
自家日用躬行處著力方可 先生答呉伯豐書曰伯
豐明敏有餘講學之際不患所見之不精區區屬望之
意葢非他人之比但願更於所聞身體而力行之使俯
仰之間無所愧怍而胸中浩然者眞足以配義與道不
但為誦説之空言而已則區區之願也 或問讀大學
章句或問雖大義明白然不似聼先生之教親切曰既
曉得此意思須持守相稱方有益誠敬二字是涵養他
[002-17a]

  著𦂳用力
先生諭學者曰老蘇自言其初學為文時取論語孟子
韓子及其他聖賢之文而兀然端坐終日以讀之者七
八年方其始也入其中而惶然以博觀於其外而駭然
以驚及其久也讀之益精而其胸中豁然以明若人之
言固當然者然猶未敢自出其言也時既久胸中之言
日益多不能自制試出而書之已而再三讀之渾渾乎
[002-17b]
覺其來之易矣予謂老蘇但為欲學古人說話聲響極
為細事乃肯用功如此故其所就亦非常人所及如韓
退之柳子厚軰亦是如此其答李翊韋中立之書可見
其用力處矣然皆只是要作好文章令人稱賞而已究
竟何預己事郤用了許多嵗月許多精神其可惜也今
人説要學道乃是天下第一至大至難之事郤全然不
曽著力葢未有能用旬月工夫熟讀一卷書者及至見
人泛然發問臨時凑合不曽舉得一兩行經𫝊成文不
[002-18a]
曽照得一兩處首尾相貫其能言者不過以己私意敷
演立説與聖賢本意了無干渉何况望其更能反求諸
己眞實見得眞實行得耶如此求師徒費脚力不如歸
家杜門依老蘇法以二三年為期正襟危坐将大學論
語中庸孟子及詩書禮記程張諸書分明易曉處反覆
讀之更就己身心上存養玩索著實行履有箇入處方
可求師證其所得而訂其謬誤是乃所謂就有道而正
焉而學之成也可冀矣如其不然未見其可故書其説
[002-18b]
以示來者云 先生誨郭元徳云讀書時當將此心𦵏
在此書中行住坐卧念念在此誓以必曉徹為期外靣
有甚事我也不管只一心在書上方謂之善讀書若但
欲求某靣前説得不求自熟如此濟甚事須是著精神
字字㸔過不惟念得正文注字亦須記得方可今人於
正文猶記不得如何㑹曉 歐公言作文有三處好思
量枕上馬上厠上他只是做文章尚如此况求道乎而
今人只對著册子便思量册子不在心便不在如此濟
[002-19a]
得甚事 先生痛言諸生工夫悠悠云今人做一件沒
𦂳要底事也須著心去做方始㑹成如何悠悠㑹做得
事且如好學寫字底人念念在此則所見之物無非是
冩字底道理又如賈島作詩只思推敲兩字在驢上坐
只把手作推敲勢大尹是許多車馬人從渠更不見不
覺犯了只此二字何有利害他直得用力恁地所以做
得詩精今吾人學問是箇大事却全悠悠若存若亡更
不著𦂳用力反不如他人做沒要𦂳底事可謂倒置
[002-19b]
先生曰熹自十六七時下工夫讀書彼時四畔皆無津
涯只是恁地著力去做至今雖不足道但當時也喫了
多少辛苦讀了多少書今日猝乍便要讀到某這田地
也是難要須積累著力方可某今老而将死所願望者
諸友勉力學問而已 某少時讀四書甚辛苦今人讀
時又較易做工夫耳 學者悠悠最是大病今覺得諸
公盡是進寸退尺每日理㑹些少文義都輕輕拂過了
不曽動得皮毛上這箇道理規模大體靣闊須是去四
[002-20a]
靣包括方是無走處今只説一靣去又不深用力如何
㑹得且如曽㸃漆雕開兩處漆雕開事言語少難理㑹
曽㸃底須子細㸔他是樂箇甚底是如何地樂不只是
聖人説這箇可樂便信著他須是自見得可樂底依人
口説不得又曰而今持守便要打疊教潔净㸔文字須
著意思索應事接物都要是四靣去討他須有一箇通
處又曰如見陣厮殺擂著鼓只是向前去有死無二莫
要回頭始得 為學須是痛切懇惻去做工夫使饑忘
[002-20b]
食渴忘飲方得 學者最怕因循 悠悠於學者最有
病 為學要剛毅果决悠悠不濟事且如發憤忘食樂
以忘憂是甚麽精神甚麽骨筋今之學者全不曽發憤
 直要抖擻精神莫要昬鈍如救火治病然豈可悠悠
嵗月 為學正如撑上水船一篙不可放緩時乎時乎
不再來如何可失 先生答滕徳粹書曰官閒頗得讀
書不知做得何工夫嵗月如流易得空過彼中朋友書
來多稱徳粹之賢然鄙意所望者則不止此願更勉力
[002-21a]
益加探討之功勿令異時相見無疑可問乃所望爾又
曰切宜痛加矯厲専一用工庶幾不至悠悠虚度時日
也又曰大抵學問以變化氣質為功不知向年遲緩悠
悠意思頗能有所改革否若猶未也更須痛自鞭策乃
副所望耳又曰暇日讀何書作何事業學問别無他巧
只要持守純固講誦精熟耳兩事皆以専一悠久為功
二三間斷為敗不可不深念也 先生答程正思書曰
大抵近日朋友例皆昏弱無志散漫無主鞭策不前獨
[002-21b]
正思篤志勤懇一有見聞便肯窮究此為甚不易得常
與朋友言之以為為學正須如此方有可望耳
  居敬持志
廖晉卿請讀何書先生曰公放心久矣精神收拾未定
無非走作之時不若且收歛精神方好商量讀書繼又
謂之曰玉藻九容處且去子細體認待有意思却好讀
書 先生云諸公固皆有志於學然持敬工夫大叚欠
在若不如此何以為進學之本程先生云涵養須用敬
[002-22a]
進學則在致知此最精要和之問不知敬如何地持先
生曰只是要收歛此心莫令走作而已今人精神自不
曽定讀書安得精専凡㸔山㸔水風吹草動此心便自
走失視聼便自眩惑此何以為學諸公切宜勉此 心
不定故見理不得今未要讀書且先定其心屛去許多
閑思亂想使心如止水如明鏡讀書閑時且静坐教他
心平氣定見得道理漸次分明這箇郤是一身總㑹處
且如㸔大學在明明徳一句須常常提省在這裏他日
[002-22b]
長進亦在此一心做本須存得在這裏識他條理絡脉
自有貫通處 問方讀書時覺得無静底工夫須是有
讀書時有虚静時先生曰某舊見李先生嘗教令静坐
後來㸔得不然只是一箇敬字好方無事時敬以自持
凡心不可放入無何有之鄉須是收歛在此及應事時
敬於應事讀書時敬於讀書便自然該貫動静心無時
不在 今學者説書多只是捻合來説都不詳宻活熟
此病不是説書上病乃是心上病葢心不専静純一故
[002-23a]
思慮不精明要須養得此心虚明専静使道理從裏靣
流出方好張仁叟問何以能如此莫只在静坐否先生
曰自去檢㸃時且一日之間試㸔此心幾箇時在内幾
箇時在外小説中載趙康靖公以白黒豆記善惡念之
起善念起則投白豆惡念起則投黒豆初時黒多白少
已而白多黒少久之則白亦少矣此是古人做工夫處
如此檢㸃則自見矣 讀書須將心貼在書冊上逐字
㸔得各有著落方好商量須是收拾此心令専静純一
[002-23b]
日用動静都在不馳走散亂方㸔得文字精審如此方
是有本領 凡㸔文字非是要理㑹文字正要理㑹自
家性分上事學者須要主一一是常要心存在這裏乃
可做工夫如人先須尋箇屋子住至於為農工商賈方
任其所之若無箇屋子如小人趂得百錢亦無歸宿又
云無事時須要知得此心不知此心恰似困睡相似都
不濟事今㸔文字義理不出亦只縁主一工夫欠闕
學者多不肯用心且莫説收歛箇心在身上而今要得
[002-24a]
收拾箇心在書帙上亦無 周元卿問著心讀書有時
半板前心在書上半板後忽然思量他事口雖讀心自
在别處如何得心只在書上先生曰此最不可所謂不
誠無物雖讀猶不讀也 前輩云讀書不可不敬敬便
精専不走了這心 㸔文字須此心在上靣若心不在
便是不曽㸔相似所謂視之而不見聼之而不聞 讀
書閑暇宜於静室安坐庶幾心平氣和可以思索義理
 楊至之患讀史無記性須三四遍方記得而久後又
[002-24b]
忘了先生曰只第一遍讀時須用功作相别計止此更
不再讀便記得有一士人讀周禮疏讀第一板訖則焚
了讀第二板訖則又焚了是亦作焚舟計若初且草草
讀一遍凖擬三四遍便記不牢又曰讀書須是有精神
至之曰亦須是聰明先生曰雖有聰明亦須是静方運
得精神昔見延平説羅先生觧春秋也淺不似胡文定
後來隨人入廣至羅浮山住兩三年去那裏心静須㸔
得較透某初疑道觧春秋干心静甚麽事後來方曉葢
[002-25a]
静則心虚道理方㸔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