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196-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九十七
  襍類志
  禨祥
  古之聖人不誇神龜鳴鳯而洚水其咨桑林自責
  其保極錫福之意深矣夫春秋不言事應而時地
  必有所徵至漢五行家則舉天人相與之際明著
  於篇尤為深切然考之書王省惟歲卿士惟月師
[196-1b]
  尹惟日則休徵咎徵亦感召各有分際也我
聖朝太和在宇宙間民物阜安嘉祥重疊而一方之志
  乗亦必録舊事而類増之俾司土者得詳覽焉修
  德修政修救修禳轉移甚微當不使虎渡河蝗出
  境專美於前矣列庶徵
 周孝王十三年大雹江凍
 秦始皇時長水縣有童謡曰城門當有血城陷沒為
  湖一老媪旦旦往窺門門侍問知其故因塗犬血
[196-2a]
  以紿媪媪見疾走忽水大至淪䧟為谷曰谷水
 漢惠帝五年大旱江水少谿谷絶
  太湖涸
  呂后三年夏江水溢流民千餘家
  八年江水溢流萬餘家
  文帝十二年呉都有馬生角角在耳前上嚮右角
  長三寸左角長二寸
  景帝三年楚國呂縣有白頸烏與黑烏羣鬬白頸
[196-2b]
  不勝墮泗水死者數千
  五年江都暴風從西方来壞城十二丈
  元光三年河徙自頓丘經瓠子通於淮泗
  元封五年帝往南嶽祭潛霍山上無水廟有四鑊
  可容四十斛祭時水輙自滿事畢即空每嵗四祭
  後但一祭一鑊自敗
  始元三年鳯凰集於東海
  元康元年鳯凰下彭城山
[196-3a]
  河平二年楚國雨雹大如斧
  沛郡鐵官冶鐵鐵不下隆隆如雷聲工者驚走聲
  止地陷數尺鑪中銷鐵散如流星
 後漢建武二十四年睢水逆流一晝夜
  永平二年王雒山獲寳鼎
  元和三年白虎見彭城
  永元元年淮水變赤成血
  延光二年丹陽山崩四十七所
[196-3b]
  三年沛國言甘露降豐縣
  建和元年黄龍見譙
  永興二年彭城泗水増長逆流
  朐山崩
  建安元年江淮饑人相食
 三國呉黄武二年京口鎮甘露降
  江東地震
  江東野蠶成繭大如卵
[196-4a]
  嘉禾六年江東地震
  白麟見建業
  有赤烏羣集前殿遂改明年元
  赤烏元年白虎見
  二年江東地再震
  十一年黄龍見於雲陽
  十三年丹陽句容及故鄣寧國諸山崩
  太元元年八月大風江海湧溢平地水深八尺吳
[196-4b]
  髙陵松柏皆拔郡城兩門飛落
  建興元年九月桃李花
  五鳯二年陽羨離墨山大石自立
  永安六年石頭城火燒西南百八十丈
  寳鼎二年丹陽民宣騫母年八十偶浴化為黿諸
  子閉戸守之掘堂上作大坎實水其中黿入坎遊
  戲一二日延頸外望伺戸小開躍入逺潭不還
  建衡三年西苑言鳯凰集遂改明年元
[196-5a]
  天册元年建業城中掘得銀尺長一尺廣三分上
  刻有年月字
 晉咸寧元年白雉見安豐
  太康二年淮南丹陽地震
  白兔見彭城
  元康元年尉氏雨血
  四年壽春山崩地陷三十丈
  六年安豐有女化為男
[196-5b]
  呉郡民間聞地有犬聲掘視得犬雌雄各一
  永寧元年繁昌縣小兒八嵗髮白能卜
  太安元年丹陽當塗縣夏架湖有大石浮二百步
  而登岸民驚譟相告曰石来尋石氷入建業
  永興元年丹陽内史朱達家犬生三子皆無頭
  永嘉元年呉縣萬祥婢生子鳥頭兩足馬蹄一手
  無毛黄色大如枕
  三年江水竭可涉
[196-6a]
  壽春有豕生兩頭
  六年無錫倐生茱萸四株交枝若連理
  建興二年毘陵田中得銅鐸五枚
  四年江寧民墾田得白麒麟璽一紐文曰長壽萬
  年
 東晉建武元年晉陵牛生犢兩頭
  有豕生八足
  大興元年日夜出於南斗中髙三丈
[196-6b]
  二年吳郡米廩無故自壊
  丹陽馬生駒兩頭
  三年白鹿見丹徒
  永昌元年晝夜電雷震五十餘日
  咸和元年宣城春穀縣山岸崩獲石鼎重二斤受
  斛餘
  四年吳郡㑹稽十一月震電
  咸康元年揚州諸郡饑地生毛
[196-7a]
  八年甘露降襄安縣
  廬江民畱珪夜見門内火光掘之得玉鼎圍四寸
  永和七年七月甲辰夜江濤入石頭死者數百人
  九年十二月桃李花
  升平二年晉陵等五郡大水
  五年天裂有聲
  興寧元年揚州地震湖溢
  寧康三年神獸門災
[196-7b]
  太元六年謝安出鎮廣陵始發石頭金鼓無故自
  破
  九年陽穀獻白兔
  十三年大風揚州晝晦
  冬濤水入扵石頭毁大桁殺人
  十四年彭城民家雞三足
  十五年江表地震
  十七年地復震
[196-8a]
  六月甲寅江濤水入石頭城大桁漂船舫有死者
  京口西浦亦濤入殺人
  元興二年丹徒甘露降
  義熈四年丹陽淮南地生毛
  十一年霍山崩獲銅鐘六枚
  元熙元年亭林地裂數尺中有波濤聲探之火起
 南北朝宋永初二年白烏見呉郡婁縣
  元嘉三年三呉大水
[196-8b]
  八年繁昌獻白兔
  十八年五月江水溢沒居民害田稼
  廣陵澗中出石鐘九口
  甘露降於廣陵
  白燕産於丹徒
  二十年歙縣獻白熊
  二十三年當塗木生連理
  二十七年甘露降於東海丹徒
[196-9a]
  白燕産於京口
  二十八年嘉禾生於廣陵
  孝建元年鳯凰見丹徒憩賢亭
  二年白兔見淮南
  三年流星大如斗尾長十餘丈墮廣陵城西
  大明二年白鹿見丹陽
  白雉雌雄各一見海陵
  三年白鹿見廣陵新市
[196-9b]
  宣城甘露降
  白龜見宛陵石亭山野蠶生三百餘里
  四年龍見於彭山
  五年松木連理
  泰始二年赭圻獲石柏長三尺二寸廣三尺五寸
  嘉瓜生南豫州
  赭圻城南得紫玊一段圍三尺二寸長一尺厚七
  寸攻為二爵
[196-10a]
  三年白獐見東海丹徒
  異獸見於彭山羊頭一角龍異四足
  昇明二年甘露降建康
  豫州萬嵗澗兩樹隔澗騰枝跨水為一
  三年白虎見歴陽
  建元元年朱雀桁華表生枝葉
  秣陵獲白雀
  甘露降淮南
[196-10b]
  永明元年丹陽大水
  四年丹陽獲白免
  六年石子岡柏木化為石
  九年南徐民黄慶有園園東廣袤四丈許菜茹採
  抜隨後更生夜常有白光皎質燭天掘之得王印
  一文曰長承萬福
  十年蘭陵氏齊伯生於六合山獲金紐璽一文曰
  年子主
[196-11a]
  中興二年甘露降茅山瀰漫數里
  江東旱
  永元元年建康大風十圍樹及宫舎民居皆偃抜
  江水入石頭漂殺沿江居民
  淮水變赤成血
  天監元年鳯凰集南蘭陵
  吳郡陽山生白龍
  四年建康生嘉禾
[196-11b]
  六年吳縣獲四目龜
  八月建康大水濤上御道七尺
  七年廬江灊縣獲銅鐘二枚
  普通元年七月江海並溢
  六年龍鬬於曲阿
  大同三年朱雀門災
  几年地震生毛
  中大同元年竟天有聲如風雷相擊
[196-12a]
  十年龍墮延陵井中大如驢以戈刺之俄見庭室
  中有大蛇如數百解船
  太清元年丹陽民婦生男眼在頂上自是旱疫三
  年
  承聖元年淮南有野象數百壞人廬舎
  太平元年甘露降京口
  永定元年甘露降鐘山
  大建十二年丹陽等處大旱
[196-12b]
  十四年江水赤如血
  貞明二年有羣鼠自蔡州岸入石頭渡淮至青塘
  兩岸數日死
  東冶鑄鐵有物赤色大如甕自天墮鎔所有聲如
  雷鐵飛出墻外燒民居
  蔣山有衆鳥鼓翼而鳴曰奈何帝
  開皇十二年繁昌見雲中有物如羝羊黄色鬬墮
  獲其一數日失所在
[196-13a]
  二十年廣陵地震
  煬帝十三年大旱自淮及江東絶水無魚
  江都宮城諸殿臺鴟尾上鐵索為鳥烏啣拔
  有石自江浮入於揚子津
  大星墜於江都未及地而南磨拂竹木皆有光飛
  至吳郡遂墜地
  江都五日並見
 唐武德四年濠州老子祠枯樹復生枝葉
[196-13b]
  貞觀二年當塗崔姓有駢竹之異觀察使以聞改
  宅為寺賜名瑞竹
  三年譙泗徐濠蘇等處大水
  八年江淮大水
  十二年滁濠二州野蠶成繭
  十三年雲陽石燃方丈晝則如灰夜則有光投草
  木則焚歴年乃止
  滁州野蠶成繭
[196-14a]
  十五年冇黑白二龍鬬於虞山東北
  十九年徐州言騶虞見
  永徽元年宣歙等處大雨水
  顯慶元年宣州涇縣山水暴出平地深四丈
  乾封二年宜興木連理
  總章元年江淮大旱饑
  垂拱元年淮南地生毛或白或蒼長者尺餘焚之
  臭如燎毛
[196-14b]
  廬州産嘉禾
  巢縣産嘉禾一本五六穗
  延載二年常州地震
  大足元年揚楚常潤蘇五州地震
  開元三年有熊晝入揚州城
  七年揚州奏一角獸見
  九年揚州潤州暴風雨發屋拔木
  十四年潤州大風自東北海濤沒瓜步
[196-15a]
  十九年揚州穭稻生二百一十五頃再熟稻一千
  八百頃
  舒州白鹿見
  二十二年泰州地震西北隱隱有聲拆而復合經
  時不止壞廬舎殆盡壓死四千餘人
  二十九年亳州老子祠九井渇復湧
  天寳七年歙州牛與蛟鬬數日牛出潭水色赤
  上元二年楚州獻寳玉十三置之日中白氣連天
[196-15b]
  江淮大饑人相食
  有鼉出於揚州城門上
  大厯二年甘露降於常州前後二十七度
  淮南水災
  建中二年霍山崩
  貞元三年魚鼈蔽江而下皆無首
  五月揚州江溢
  四年淮南地生毛
[196-16a]
  宣州大雨震電有物墜地如豬手足各兩指執紅
  斑蛇食之頃雲合不見
  八年淮水溢平地七尺沒泗州城
  十三年淮水溢於亳州
  十四年潤州有黒氣如堤自海門山横亘江中與
  北固山相峙又有白氣如虹自金山出與黒氣交
  將旦而沒
  十八年徐州獻嘉瓜白兔
[196-16b]
  元和元年常州鵲巢於平地
  三年江南旱
  七年揚潤等州旱
  九年淮南宣州等處大水
  長慶元年海州海水氷南北二百里東望無際
  二年江淮饑
  三年宣歙等處旱
  四年秋太湖決大水
[196-17a]
  太和二年淮南李樹生橘
  揚州海陵火
  江水溢沒舒州太湖宿松望江三縣田數百頃
  六年蘇州地震生白毛
  徐州大雨壞民居九百餘家
  七年揚楚舒廬壽滁和宣等州大水害稼
  八年春榖獻白兔
  開成元年揚州民家馬生角
[196-17b]
  二年有大魚長六丈自海入淮至濠州
  揚州旱運河竭
  六年淮南饑
  㑹昌元年江南大水
  大中六年淮南饑
  海陵髙郵民於官河中漉得異米號曰聖米
  十年舒州呉塘堰衆鳥成巢髙一丈濶七尺中有
  大烏人面綠身紺爪喙呼聲曰甘
[196-18a]
  咸通六年徐州民家雞生角
  七年江淮大水
  蕭縣民家豕出圂舞又牡豕多將鄰里羣豕而行
  復自相噬齧
  八年吳越有異鳥極大四目三足鳴山林其聲曰
  羅平
  泗州下邳雨湯殺鳥雀水沸於火可以傷物
  乾符四年廬江縣鵲巢平地
[196-18b]
  六年泰州管内四縣生聖米大如芡實
  中和二年蘇州馬生角
  三年蘇州空中有聲如轉磨無雲而雨
  汴水入於淮水鬬壊民船數十艘
  四年江南大饑人相食
  臨淮鷹化為鵝
  光啟元年潤州江水赤數日
  二年淮南蝗自西来行而不飛浮水縁城入揚州
[196-19a]
  府署竹樹幢節一夕如剪幡幟畫象皆齧去其首
  撲不能止旬日自相食盡
  揚州雨魚
  有大星隕於揚州府署聲如雷光燭地
  天復二年蘇州大雪平地三尺其氣如煙其味苦
  三年宣州有鳥如雉而大尾有火光如散星集於
  㦸門明日大火曹局皆燼惟兵械存
 南唐昇元六年溧水縣桑樹生木人
[196-19b]
  保大十一年大旱
 宋建隆初澱湖三姑廟後一山湧出波浪中初與水
  平久之寖大
  乾德二年四月廣陵揚子縣潮水害民田
  五年五星聚奎
  開寳元年六月大雨水江河汎溢壊民田廬舎
  六年淮水溢
  七年淮水暴漲入泗州城壊民居五百餘家
[196-20a]
  太平興國二年舒州麥秀兩岐
  三年甘露降於壽州官舎
  五年徐州白溝河溢入州域壊闕/ 隄塘皆壊
  潁州貢白獐白雉
  八年徐州清河漲丈七尺溢出隄塞州三面門以
  禦之
  雍熙元年鎮星犯斗宿建星
  二年江水氷
[196-20b]
  淳化三年舒州甘露降
  至道元年濠州獻瑞穀圖
  泗州獻瑞麥
  二年甘露降於平江瑞光禪院
  咸平二年常州地震
  徐州禾一莖五穗
  宣池歙州竹生米如稻
  甘露降於太平府
[196-21a]
  亳州貢白兔
  亳州太清宮鐘自鳴
  景德四年廬宿泗等州麥自生
  大中祥符元年泰州海陵等處草中生聖米可濟
  民饑
  四年知亳州徐泌獻芝草
  五年常州芝草生
  七年泗州水害民田
[196-21b]
  甘露降亳州太清宮
  太清宮枯樹復生枝
  天禧元年江淮大風多吹蝗入江海或抱草木僵
  死
  和州蝗生卵
  甘露降廬州通判㕔及后土祠
  三年潁州石隕出泉飲之愈疾
  乾興元年蘇秀二州湖田生聖米
[196-22a]
  天聖四年江淮南大水
  六年七月壬子江寧揚真潤州江水溢壊官民廬
  舎
  慶厯八年江寧府火宮室焚毁殆盡惟南唐玉燭
  殿僅存
  廬州合肥縣稻再實
  皇祐三年無為軍土岡産芝三百五十本賜名紫
  芝山
[196-22b]
  泰州獲白兔
  嘉祐元年江溢
  二年淮水溢
  七年徐州彭城濠州鍾離地生麪十餘頃民皆取
  食
  熙寧四年徐州麥一本百七十二穗
  六年大旱震澤涸見其下有丘墓街井
  元豐元年平江大風雨水髙二丈漂沒塘岸吳長
[196-23a]
  洲呉江常熟同崑山漂沒六百餘戸
  梁縣嘉禾生
  元祐七年滁州産芝二百餘本
  紹聖元年淮南軍禾一本九穗
  三年平江府地震
  江東大旱溪河竭
  建中靖國元年江淮旱
  崇寧五年泰州禾生穭
[196-23b]
  大觀元年甘露降於建平縣凡十有二日
  廬州雨豆
  二年徐州彭城縣柏開花
  政和五年泰州軍獲白兔
  重和元年江淮水
  宣和二年歙州牛生麟
  六年楚州民婦年四十忽生髭長可六七寸
  建炎二年鎮江府民家兒生四嵗暴得腹脹疾經
[196-24a]
  數月臍裂有兒從裂中出眉目口鼻皆人形但頭
  以下手足不分莫辨男女又出白汁斗餘三日二
  兒俱死
  三年帝在揚州早朝有禽翠羽飛鳴三匝行殿一
  再止於宰相汪伯彦朝冠
  四年婺源朱氏井紫氣若層雲是時朱熹生於閩
  紹興元年武進縣枯秸生穗
  二年宣州天雨錢
[196-24b]
  三年建康婦生子肉角有齒是歲人産多麟毛
  四年華亭縣雨雹大如荔實
  淮水溢中有赤氣如凝血
  十三年楚州鹽城縣海水清
  十八年徽州慶雲見
  十九年建康府甘露降
  二十一年建德縣桑生李實栗生桃實
  二十六年天雨水銀
[196-25a]
  二十九年有星隕蕪湖化為石髙二尺色黒如鐵
  興隆二年建康蘇州寧國太平俱水浸城郭舟行
  [門@里]市人多溺死
  乾道元年池州竹生穗實如米民採以食
  泰州火燔民舎幾盡
  三年當塗産瑞麥一莖六穗
  四年舒州雨黒米
  淳熙元年穹窿山石自移
[196-25b]
  十年大風有二龍鬬於澱湖殿宇浮圖為之飛動
  頃一龍蟠䕶其上逺近皆見之
  十二年太平州産異麻合數幹為一狀如芝
  十五年淮甸大雨淮水溢廬濠楚安豐髙郵軍廬
  室皆壊
  十六年武進縣木理成文曰紹熙五年
  揚州桑生瓜櫻桃生茄
  隕石於寳應縣散如火其臭腥
[196-26a]
  紹熙三年七月鎮江府三縣大水
  慶元二年呉縣銅錢百萬自飛
  三年雄雞伏子中一雛三足
  婺源雌雞化為雄
  嘉定元年鎮江後軍妻生子一身二首四臂
  四年休寧産異栗形如龍鳯
  寳慶二年休寧縣山裂
  紹定元年廣德産瑞麥一莖四穗
[196-26b]
  四年揚州招賢鄉鳯凰至
  嘉熙四年平江大饑市人肉日未晡路無行人
  淳祐二年常潤建康大水
  咸淳七年松江海潮湧一魚在横瀝塘口人捕之
  長丈餘無鱗而瑩白頭目口鼻全類象形
  九年虎出揚州市
 元至元十五年寧國路敬亭麻姑華陽諸山崩
  十九年寧國太平縣饑民採竹實為糧活者三百
[196-27a]
  餘戸
  二十四年九月江水溢
  二十六年貴池民獻紫芝
  元貞元年太平州民上榆木一本析之有文曰天
  下太平
  二年常州路水害稼
  大徳元年六月和州厯陽縣江漲漂沒廬舎萬八
  千五百餘家
[196-27b]
  徐邳蕭河水大溢
  廬州路無為州江漲漂沒廬舎
  五年江水暴風大溢髙四五丈崇明通泰真州之
  地漂沒被災者四千八百餘戸
  松江大風屋瓦樓楯掣入空中繼而海溢傷人民
  壊廬舎
  平江路颶風湧太湖水入城官民廬舎捲入空中
  死者萬計
[196-28a]
  延祐五年黄姚鹽塲色變紫
  七年松江大旱
  泰定元年黄河南入於淮
  揚楚常潤地震
  至順元年閏七月松江府大水冐村郭殍殣相藉
  潛大水
  三年八月江水溢
  四年句容縣大水五棊山崩
[196-28b]
  元統二年松江雨雹大小不一皆有一眼若琱琢
  然
  至元元年安慶及潛山太湖宿松地震
  二年靈芝産於江都縣一本九莖
  三年睢水溢
  五年宜興州山水髙一丈壊民居
  至正二年揚子江一夕忽竭舟楫皆閣於塗中露
  錢貨無數
[196-29a]
  揚州路崇明通泰等州海溢
  桐城花崖龍眠山崩
  潛霍山崩
  五年鎮江雨紅露草木葉及行人衣皆濡成紅色
  九年白茅河東注沛縣遂成巨浸黄河入沛始此
  泰興縣張村麒麟出
  十二年平江路空中聞兵戈聲自東南来雲中有
  鐵騎象火光萬炬嗣後大雨崩壊城郭
[196-29b]
  江淮蘆荻多成旂槍人物狀節間有紅暈成天下
  太平字
  池州雨物若果核
  寧國路無雲而雷
  十五年江淮間羣鼠叢擁如山過江東去
  十七年上元産瑞麥一莖二穗者二
  二十四年松江西清菴廊柱有聲以手按之則震
  掉而起一十九間皆然經時乃止
[196-30a]
  二十六年上海有流光隕化為魚
 明洪武元年池州青溪江口生洲
  二年甘露降於鍾山
  宣城産瑞麥
  三年溧水縣久雨江溢
  二十一年五色雲見
  天鳴
  二十二年海風自東北来拔木揚沙漂沒三洲
[196-30b]
  三十年安東郊外日中鬼遊千百有聲帝製文祭
  之乃止
  永樂二年應天地震
  獲神龜於幕府山
  臨淮大水徙縣治於曲陽門外
  三年六月松江霪雨連十餘日髙原水數尺霔下
  丈餘
  九年六月通州泰興江都儀徵海門等縣大風雨
[196-31a]
  江漲壊人畜廬舎
  十三年嘉定縣東北白氣一道有聲如雷墮於寳
  山之南獲一黒石
  宣德元年五月蕪湖久雨江溢渰民田一百五十
  八頃有竒
  江都縣獲白兔
  三年邳州民髙浩家晝落一星不逾月選其女入
  侍御
[196-31b]
  八年太倉獲白鴈二又獲白鶻一獻於朝
  九年大旱江潮涸竭麥禾不收道殣相望
  常熟見黑𤯝
  正統元年淮河清一月
  二年嘉定寳山虎成羣噬人
  九年蘇州府風雨暴至平地水溢數尺太湖水髙
  一二丈沿湖人畜廬舎無存漁舟漂沒幾盡
  松江大風雨湖海漲湧濱海居民有全村漂沒者
[196-32a]
  宜興大風拔木水溢漂沒千餘家
  十四年太湖中大貢小貢二山鬭開闔數次共沉
  於水起復鬬逾時乃止
  徽州府學産紫芝
  池州府學産紫芝
  景㤗元年南京風雨江水泛漲壊城垣廨舎拔神
  營監樹木二十餘株
  二年江南地震
[196-32b]
  五年揚州大雪氷三尺海水亦凍
  天順五年海濵風雨大作潮湧尋丈漂沒廬舎
  成化六年淮安有二鐘溯淮而上相蕩水中聲如
  鼉吼
  十月江水溢毁上新河口兩岸廬舎被水
  七年揚州大旱運河竭
  十年武進縣疾風雷電有物起自滆湖入太湖至
  馬蹟山壊民居百餘區屋柱倒植瓦甓不毁巨舟
[196-33a]
  攝於山麓大木盡拔
  十一年徽州松江地震生白毛
  十四年吳縣境諸山有虎
  十七年睢寧産瑞麥一莖三穗
  十九年崑山木介萬樹盡如纓絡葆幢
  𢎞治元年虞山鳴
  二年蘇州有星自西北至東南大如車輪光焰如
  晝墜地響震三百里雞犬皆鳴吠
[196-33b]
  河決武原
  呉縣民家雌雞化為雄
  三年蘇州閶門民夜汲井其水香味同酒紅黄色
  厯五日如常
  五年華亭有芥生聚奎亭䕃地丈餘葉如芭蕉花
  出墻上二尺許
  廬州甘露降
  七年蘇州衛印忽熱如火不可近四日乃止
[196-34a]
  嘉定大塲鎮雞雛生三足
  池州雨黒豆
  七月江潮溢沿江地水髙一丈民多溺死
  廬州大雪色微紅又雨豆茶黒褐三色
  十一年蘇州各縣河渠池沼及泉悉震蕩髙湧數
  尺良久乃定
  十二年松江地震屋宇搖動
  十五年九月蘇州大雷雹雨雪嚴寒
[196-34b]
  十六年江潮入望京門浦口城圯
  七月大風雨江潮入南京江東門内五尺有餘沒
  廬舎男女新江口中下二新河諸處船漂人溺
  十七年松江五色雲見
  江都縣産瑞麥
  十八年蘇州雨粉
  松江地震有聲如雷
  崇明縣雞生方卵碎之中有獮猴大如棗
[196-35a]
  正德元年正月朔揚州河氷結成樹木花草之狀
  三年淮安清河以上至宿遷氷紋如花樹樓臺圖
  畫之狀髙郵州亦然
  四年應天空中有聲自西北来如數萬甲兵民皆
  震恐踰月乃止
  蘇州於正月望日見日初出時如日者十數至清
  明日乃止
  五年蘇州大風決水田廬渰沒浮尸蔽川
[196-35b]
  七年蘇州地震有聲生白毛
  八年黄河自河口至劉伶臺約六十餘里徹底澄
  清凡五日
  十年洞庭東山廿露降
  嘉定大塲鎮有黒鵰立如人形翅廣丈餘
  十三年常熟縣雷電白龍一黒龍二壊民居吸舟
  二十餘艘
  松江大水有九龍鬬於海
[196-36a]
  十四年揚州大風江海溢數丈淹沒廬舎人民
  嘉靖元年太平縣大饑黄山竹生米人爭採食
  七月己巳南京暴風雨江水溢郊社陵寢宮闕城
  垣吻脊欄楯皆壊拔樹至萬餘株大江船艘漂沒
  甚衆
  二年太湖龍與蚌鬬聲震各山四晝夜乃息
  五年黄水䧟豐縣城遷縣治
  八年舒城石自徙二丈許
[196-36b]
  十三年蘇州星隕如雨
  十四年睢河竭
  滁州州西諸山夜鳴如雷
  十五年揚州海潮溢髙二丈餘溺死民竈男婦二
  萬九千餘人
  二十一年江都縣産靈芝九莖
  二十六年蘇州花浦口獲大魚馬首有足重二千
  斤
[196-37a]
  三十一年嘉定雌雞化為雄
  淮河大溢
  松江婦人生髭鬚
  常州雨黑豆
  三十四年嘉定黄家港水赤如血逾月復始
  三十六年蘇州洞庭兩山間大風從西南来太湖
  為所約壁立如峻崖東偏乾涸羣趨得金珠器物
  及古錢至三日有聲如雷水返人盡歿
[196-37b]
  淮安紫雲自西来空中若兵馬之聲大風雨雹
  天鼔鳴
  儀徵産白芝
  三十七年江都黒白二龍鬭大風晝晦見星所過
  折木壊屋
  三十九年江水漲至三山門秦淮民居水深數尺
  石隕於華亭五舎鎮越數月其石自動一夕風雨
  失去
[196-38a]
  四十三年通州民家牛生三首
  四十四年崇明童子暴長頷生鬚遍體皆毛
  隆慶元年泰州大稔
  泰興縣麥秀三岐
  六年黄河驟漲自徐碭至淮揚下流悉成巨浸
  萬厯二年崑山有異鳥色如墨大如鸛人捍之以
  翼擊人少頃風雨雷電交至屋瓦盡飛塲圃稻束
  皆失
[196-38b]
  海大嘯河淮並溢
  通泰等州縣江潮漂沒人民無數
  四年河決徐州
  五年六月松江隂寒如冬霪雨田成巨浸
  六年澱湖湧水成山髙數丈長二里許
  休寧氷花俱成人物車馬草木狀
  九年鎮江大風甘露寺鐵塔折
  十年颶風海溢松江屬邑漂沒甚慘
[196-39a]
  十一年松江地震器相軋有聲
  十三年休寧白雉見
  十四年宿松大水害稼
  滁州白鵲来巢
  十五年松江生八足豕
  十七年江水泛溢應天太平等府平地水深丈餘
  田廬沒為巨浸
  七月颶風大作數百里地一望成湖
[196-39b]
  松江雨木氷如箸民大饑
  十九年三山民家牛産一黄犢七足腹下四足脊
  上三足皆軟前後竅各二
  二十年淮浦禾雙穗
  鹽城麥三岐
  二十一年丹徒民家牛産麟
  二十二年上海有鹿髙丈餘重五百餘斤
  丹徒民家牛復産麟
[196-40a]
  金壇産禾一莖九穗既刈復生
  淮水清一百六十里
  三十六年江南大水自南京及蘇松常鎮諸府皆
  被渰麥禾皆無民大饑
  白龍見於黄浦一神人立其首
  四十二年池州有鼠數百萬銜尾渡江為田患尋
  有鳥如□鵝食鼠遂絶鳥亦不見
  四十四年秋淮徐地震
[196-40b]
  四十五年徐州河決
  呂梁洪水乾
  天啟元年揚州烏巢生白鴉喙距皆赤
  三年淮安地震淮湖水翻房屋俱動
  四年鎮江六月初五日大寒夜微雪十一月初八
  日大暑人裸體三日
  奎山隄決水䧟徐州城
  霍山崩
[196-41a]
  五年桐城馬氏婦年七十變為男
  七年太湖水湧沒吳江千
  蕭縣麥秀雙岐竟畝如一
  崇禎元年太湖縣雲成五色有樓閣狀
  四年華亭婦人李氏化為男
  徐州有鳥羣飛自西北来狀如鳩色如鼠趾不樹
  棲人謂之反鳥
  七年江水溢儀徵溺死老幼無算
[196-41b]
  蘇州城外野火四起始一二炬倐變數百隱隱人
  馬戈甲狀入民舎中粟米一空民操械鳴金禦之
  蘇州府地震有聲如雷
  蕭縣山鳴
  九年蕭縣城北門鎻無故自開閽者聞於官鎻而
  復開者三
  鳯陽鼓樓鐘自鳴
  十年泗州學宮古檜吐煙若篆有異香
[196-42a]
  十一年長洲縣河底起一碑勒字云卧龍驚不起
  常霧澤邊尋
  徐州西山鳴者三聲隱隱如鼙鼔又如虚甕迎風
  自子至辰
  十二年蘇州産怪馬一目當頭豕蹄扇尾出胎即
  馳驟蹄齧旋死
  松江海潮日三至
  歙縣許村石自鳴
[196-42b]
  松江有二大魚長數十丈目中可容三人無睛
  十三年七月江水溢安慶府田廬多沒
  十四年蘇州大旱蝗疫
國朝順治元年懐逺縣産瑞麥一莖雙穗
  二年甘露降於通州
  甘露降於蕭縣
  三年和州文廟産芝三十六莖
  五年蕭縣産靈芝三本
[196-43a]
  蕭縣山鳴若濤聲
  七年蕭縣星隕大如輪光數丈
  八年蘇州大水民饑
  丹陽縣麥秀雙岐
  淮安旱荒
  十一年揚州有龍亘天鱗甲皆現
  含山産嘉禾一莖五穗
  建平麥秀雙岐
[196-43b]
  十四年蕭縣大旱湖井皆涸
  十五年潁州水
  地震有聲
  十八年鹽城安東旱
  定逺民家牛産麒麟
  康熈元年建徳儒學枯樹復生
  泗州民妻一産三男
  二年和含大水
[196-44a]
  四年溧水崇賢鄉民掘地得玉璽一方髙二寸許
  圍一尺六寸上鐫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
  允執厥中
  五年常州氷紋成花木狀
  懐逺縣雨粟
  六年臨淮懐逺泗州潁州霍丘蝗蝻為災
  七年水決髙郵清水潭環城水髙二丈人民漂溺
  者甚衆六月十七日江南同時地震
[196-44b]
  太和縣雨蕎麥
  八年歙縣民妻一産四男
  九年太湖水溢蘇州城内外水髙五六尺廬舎漂
  沒流移載道
  沿海潮溢民多溺死
  十年淮水大漲髙郵州田盡沒
  廬州慶雲見
  十一年臨淮縣麥秀兩岐蝗不為災
[196-45a]
  靈壁麥秀兩岐
  十二年鎮江呂城有大鳥毛羽五色如鳯羣鳥千
  百從之
  十九年旴眙産瑞麥
  二十年蒙城麥秀五岐並三岐者數十本
  二十一年當塗麥秀雙岐
  二十二年崇明縣正二三月連雨鹽價每斤六分
  武進縣迎春鄉雌雞化為雄
[196-45b]
  冬太湖氷
  清河縣人甲夜見有白氣數道如虹而銳從月射
  出
  睢寧縣疊雨黄黑丹霜
  徐州天鼓鳴
  貴池縣笴竹實如麥
  二十三年吳縣隂雨腐禾
  崇明縣一日三潮是日提督劉兆麒/戰獲海賊周雲龍
[196-46a]
  鎮江府正月震電雷雨雪夏田䑕結巢於麻黍之
  上
  揚州府大水
  含山縣正月大雷電雨雹
  宣城縣硤石山蛟發二十餘處汪家圩蛟自平疇
  起破圩而出
  池州府水
  當塗縣大水壊圩岸田禾渰沒
[196-46b]
  儀徵四月隕霜
  巢縣天鼓鳴
  二十四年武進縣有妖僧每尾孤行人呼其姓氏
  應之則魂為所攝而仆於是途人雖至親相喚亦
  莫敢應人心皇皇後捕得僧抵法
  睢寧縣霪澇嵗饑民插草鬻子女
  髙郵州自七月十八日至二十一日大風雨水日
  長六七寸迤南二十里鋪三十里鋪河隄盡決北
[196-47a]
  門外水深數尺二十七日復大風雨東門外溺死
  人無算上下河田盡渰
  寳應縣大水田廬渰沒
  豐縣七月大風苦雨三日夜不休秫實盡摇落伐
  屋拔木平地水深尺許晚田漂沒
  泰州水
  二十五年吳縣雨黄沙麥枯死秋禾少收
  安東縣蝗蝻
[196-47b]
  沛縣饑
  泗州旱蝗秋大水
  二十六年吳縣大水傷禾
  吳江縣大水
  武進縣烈風拔禾發屋北湖水涸
  安東縣地震
  當塗縣螟
  安慶府大雷電風雨拔木飛瓦公廨民舎傾頽無
[196-48a]
  數
  望江縣大風破樹轉石數雨黑豆
  二十七年吳縣禾稻生蟲
  武進縣三冬無雨河井俱涸大饑
  中河決渰沒清河縣糧田數千頃漂沒人畜不可
  數計
  安東縣蝗蝻
  徐州秋雨無禾
[196-48b]
  二十八年吳縣日生兩環一紅一白日居紅中白
  在紅之北兩環相連貫
  吳縣彗星見
  豐縣雨傷禾
  睢寧縣夏秋霪雨平地水深二三尺嵗饑
  二十九年江浦縣大雪積隂五十日
  吳縣嚴冬大雪河道氷斷人畜樹木凍死
  無錫縣有妖火或變為人形及猢猻傷人所在秉
[196-49a]
  炬鳴金持梃而譁
  安東縣黄河氷凍四十日騾馬通行如大道
  寳應縣旱蝗不為災
  婺源縣祁寒大木盡槁
  舒城縣旱災冬嚴寒河氷數尺
  六安州五月夜風暴起屋瓦皆飛雲際大石坊倒
  地大樹多拔
  宿州秋蝗大饑
[196-49b]
  三十年江浦縣大風屋瓦皆墮黄埃四塞
  武進縣正月朔至人日樹木皆作氷花或云即木
  介也是嵗飛蝗蔽江而来旋繞江岸不入境㑹大
  雨斃蝗若丘積嵗有秋
  婺源縣霪雨漂沒田廬
  徽州府旱
  當塗縣民或見如燐者或黒物如犬附地去者四
  鄉置兵守望數月乃息
[196-50a]
  三十一年儀徵縣元日木氷
  休寧縣富瑯塔無火自焚其頂錫匣藏血書金剛
  經自頂墮現
  宿州蝗
  三十二年吳江縣大旱
  泰州水
  豐縣正月朔氛氣霾日晝為之晦
  合肥縣麒麟産於三河鎮民家
[196-50b]
  三十三年江浦縣大雨雹傷禾
  清河縣淮水溢中河黄河亦溢渰田無算
  髙郵州大水
  三十四年吳江縣大水一望如平湖
  武進縣延政鄉四月雨雹大如卵
  豐縣地震
  十二月徽州府六邑大雨四十日
  三十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吳江縣狂風陡發雨如
[196-51a]
  懸瀑平地水湧驟至數尺夜半反風而南勢更狂
  猛篝燈宻室無不盡滅屋瓦交飛頽垣覆屋者十
  家而九所在喬木倒折
  崇明縣張網港獲海魚頭戴一角遍身鐵色有鱗
  如穿山甲狀約長四五尺越月海潮泛溢淹死人
  民漂沒房舎無算
  上海縣南匯所颶風至排牆飛瓦寳山海嘯渰沒
  田廬
[196-51b]
  髙郵州七月颶風霪雨水暴至三日内長二丈餘
  全城在巨浪中南水關報決居民從城頭貫絙而
  出北城外街市衝斷上下河相連舟子操舟於市
  渡一人率千錢以巨纜牽舟稍不戒則覆溺
  徽州府六邑大水浸城不沒者數版
  三十七年崇明縣蝗
  宿州麥秀二岐
  三十八年江都縣邵伯隄決
[196-52a]
  石埭縣學宮古檜結毬大逾斗
  三十九年武進縣有黒鵰立於北壇如人形展翅
  廣丈餘
  睢寧縣有五龍汲水於河
  四十一年江浦縣有星隕如箕赤光燭天天鼓鳴
  四十二年豐縣雨雹如卵如棗大者如杵麥禾傷
  損
  石埭縣民章丹桂妻沈氏一産三男
[196-52b]
  宿州民徐文江妻王氏一産三男郭梅妻孫氏一
  産三男
  四十四年六合縣元正觀靈巖山二處古松結毬
  大如斗團圞玲瓏經數年不壊
  髙郵州二月十七日湖内現山巒樹木屋宇如畫
  二十五日天霽巳刻忽聲響如雷牆壁俱震有白
  光如圎毬下墜東北方
  望江縣十二月晦夜茗山鳴如雷
[196-53a]
  四十五年寧國縣大旱
  豐縣五月雨雹
  建德縣民陳霈妻一産三男
  當塗縣産瑞麥一莖雙岐
  四十六年吳江縣湖蕩池沼之水無故自相衝激
  波浪洶湧忽髙三四尺踰時復故
  崇明縣天鳴如鼓異光照地
  上海縣大旱
[196-53b]
  安東縣元旦人見三日如連環
  池州府城雨豆五色
  當塗縣連年麥秀雙岐
  四十七年江浦縣有虎患
  寧國縣大疫
  徐州大稔
  髙郵州黄霧四塞
  池州府大水出蛟
[196-54a]
  建德縣民汪璧生妻何氏一産三男
  四十八年江浦縣大雨雹
  安東縣星隕如雹百里俱震動墜於西南隣界羅
  家荒化為石深入地二尺重十三斤
  儀徵縣羣鼠銜尾横江南渡
  宿州大饑
  潁州水
  四十九年安東縣西北鄉六月雪盖地
[196-54b]
  石埭縣民舒作臣妻胡氏一産三男
  舒城縣蛟水泛漲平地深數丈
  五十年安東縣旱蝗
  寧國縣文脊山鳴聽之如大風又如洪水奔壑六
  日方止是年麥大熟兩岐八穗
  六安州大旱飛蝗蔽天
  霍山縣蛟水暴發
  五十一年秋江浦縣地冬大震越宿又震
[196-55a]
  儀徵縣地震二十餘次
  宿州大旱樹頭生火風霾障天白晝如晦
  五十二年丹陽縣柳茹村産雙岐瑞麥
  五十三年江浦縣十二月大雷電龍見於江
  崇明縣十二月雷電大雨
  儀徵縣大氷
  徐州麥秀雙岐有四五岐者自是連嵗皆稔
  五十四年江浦縣大雨雹雷電交作電大如升
[196-55b]
  五十五年蝗發邳州竹林社睢寧縣黄山社與竹
  林社犬牙相錯而蝗不入境
  徐州隣縣蝗入州界不食禾皆抱草而死
  五十六年江浦縣有星如斗自斗東南至西北而
  隕光黄而赤天鼓鳴踰刻
  儀徵縣火災甚烈
  髙郵州正月初四日湖中現城郭樓臺人民廛市
  厯厯如畫四月十六日昏有火毬如斗下墜
[196-56a]
  懐逺縣彩雲見於中天瀰漫經時未散
  五十七年江浦縣蝗不為災
  髙郵州十一月初一日昏紅光如電有聲旋大雷
  雨
  安慶府冬雷電
  舒城縣大雪深丈餘塞戸填門
  鳯陽府民徐步蟾妻邱氏一産三男
  五十八年涇縣竹生實民爭採食
[196-56b]
  五十九年安東縣立春二十餘日後黄河復凍比
  臘月尤甚
  五月地震
  泰州生員王晉原家産紫芝一本晉原於雍正元/年本省領解
  六十年沛縣春暮大寒井氷結不可汲
  六十一年七月崇明縣人見白光迸裂自東至西
  轟然作聲逾時而滅
  雍正元年武進縣人於上元夜見天門開有聲如
[196-57a]
  濤後如雷震碧練光明廣如百斛船
  安東縣麥秀雙岐
  泰州大稔
  涇縣民章天安妻衛氏一産三男
  舒城縣八月飛蝗蔽天落地厚數尺忽一夕出境
  二年崇明縣髙橋洪漁船獲一介物身似黿人眼
  鴨足約重二百餘斤放入海噴水數尺作回頭狀
  嗣有海嘯竒災
[196-57b]
  上海縣南匯所海潮溢沒田廬鹽塲人畜
  南陵縣民毛起美妻鄧氏一産三男
  舒城縣蝗蝻遍野溝壑皆平壓樹墜如毬忽一日
  自去
  三年崇明縣麥秀雙岐者甚多
  武進縣産嘉禾
  安東縣界黄河清
  是年日月合璧五星聨珠
[196-58a]
   四年桃源邳睢寧清河黄河清八日総河齊蘇勒
   奉
㫖在清邑張家莊堤頭建立碑亭以紀之
御製黄河澄清碑文恭紀首卷/
   五年淮安府桃源縣邳州宿遷睢寧徐州黄河清
   二千餘里二十餘日
   安東縣九月桃李花開
   崇明縣楊家河南近海居民遥望海中舸艦迷離
[196-58b]
   倐忽城市樓臺若隱若現
   六安州西南諸山蛟發水髙數丈
   六年江隂縣申港鎮蔡元臣妻於氏一産三男
   冬松江府降甘露
   七年常州府有紅鴉二隻鳴於府學明倫堂銀杏
   樹上是科南北闈中式者倍於往時
   丹陽縣謝家村産雙岐瑞麥
   江都縣草龍港忽集蝗蝻無數旋皆自投於江
[196-59a]
  含山縣近運鎮有棠栗樹為祟以羊豕祈者無虚
  日居人至列茶酒肆以沽報賽者邑宰命伐之掘
  地見蟻數斗妖遂息
  八年冬蘇州松江地震
  常州府西郊石佛庵十二月牡丹花開經旬不落
  九年蘇州府古清真觀呂祖師座下枯木生枝枝
  至今滋長
  舒城縣孝子賈右彪墓田出稻較常粒四倍盈尺
[196-59b]
  田内約計升餘收付先農壇種以供粢盛
  十年七月颶風海嘯崇明屋瓦飛揚崇明上海南
  匯江隂通州沿海等處潮水衝沒人畜田廬無筭
  十二年績溪縣民張廷應妻周氏一産三男
  潛山縣民汪祝三妻孟氏一産三男
  十三年南陵縣民徐坤妻汪氏一産三男
  虹縣民尹宗廣妻衡氏一産三男
 江南通志卷一百九十七
[196-60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九十七
  襍類志
  禨祥
  古之聖人不誇神龜鳴鳯而洚水其咨桑林自責
  其保極錫福之意深矣夫春秋不言事應而時地
  必有所徵至漢五行家則舉天人相與之際明著
  於篇尤為深切然考之書王省惟歲卿士惟月師
[196-60b]
  尹惟日則休徵咎徵亦感召各有分際也我
聖朝太和在宇宙間民物阜安嘉祥重疊而一方之志
  乗亦必録舊事而類増之俾司土者得詳覽焉修
  德修政修救修禳轉移甚微當不使虎渡河蝗出
  境專美於前矣列庶徵
 周孝王十三年大雹江凍
 秦始皇時長水縣有童謡曰城門當有血城陷沒為
  湖一老媪旦旦往窺門門侍問知其故因塗犬血
[196-61a]
  以紿媪媪見疾走忽水大至淪䧟為谷曰谷水
 漢惠帝五年大旱江水少谿谷絶
  太湖涸
  呂后三年夏江水溢流民千餘家
  八年江水溢流萬餘家
  文帝十二年呉都有馬生角角在耳前上嚮右角
  長三寸左角長二寸
  景帝三年楚國呂縣有白頸烏與黑烏羣鬬白頸
[196-61b]
  不勝墮泗水死者數千
  五年江都暴風從西方来壞城十二丈
  元光三年河徙自頓丘經瓠子通於淮泗
  元封五年帝往南嶽祭潛霍山上無水廟有四鑊
  可容四十斛祭時水輙自滿事畢即空每嵗四祭
  後但一祭一鑊自敗
  始元三年鳯凰集於東海
  元康元年鳯凰下彭城山
[196-62a]
  河平二年楚國雨雹大如斧
  沛郡鐵官冶鐵鐵不下隆隆如雷聲工者驚走聲
  止地陷數尺鑪中銷鐵散如流星
 後漢建武二十四年睢水逆流一晝夜
  永平二年王雒山獲寳鼎
  元和三年白虎見彭城
  永元元年淮水變赤成血
  延光二年丹陽山崩四十七所
[196-62b]
  三年沛國言甘露降豐縣
  建和元年黄龍見譙
  永興二年彭城泗水増長逆流
  朐山崩
  建安元年江淮饑人相食
 三國呉黄武二年京口鎮甘露降
  江東地震
  江東野蠶成繭大如卵
[196-63a]
  嘉禾六年江東地震
  白麟見建業
  有赤烏羣集前殿遂改明年元
  赤烏元年白虎見
  二年江東地再震
  十一年黄龍見於雲陽
  十三年丹陽句容及故鄣寧國諸山崩
  太元元年八月大風江海湧溢平地水深八尺吳
[196-63b]
  髙陵松柏皆拔郡城兩門飛落
  建興元年九月桃李花
  五鳯二年陽羨離墨山大石自立
  永安六年石頭城火燒西南百八十丈
  寳鼎二年丹陽民宣騫母年八十偶浴化為黿諸
  子閉戸守之掘堂上作大坎實水其中黿入坎遊
  戲一二日延頸外望伺戸小開躍入逺潭不還
  建衡三年西苑言鳯凰集遂改明年元
[196-64a]
  天册元年建業城中掘得銀尺長一尺廣三分上
  刻有年月字
 晉咸寧元年白雉見安豐
  太康二年淮南丹陽地震
  白兔見彭城
  元康元年尉氏雨血
  四年壽春山崩地陷三十丈
  六年安豐有女化為男
[196-64b]
  呉郡民間聞地有犬聲掘視得犬雌雄各一
  永寧元年繁昌縣小兒八嵗髮白能卜
  太安元年丹陽當塗縣夏架湖有大石浮二百步
  而登岸民驚譟相告曰石来尋石氷入建業
  永興元年丹陽内史朱達家犬生三子皆無頭
  永嘉元年呉縣萬祥婢生子鳥頭兩足馬蹄一手
  無毛黄色大如枕
  三年江水竭可涉
[196-65a]
  壽春有豕生兩頭
  六年無錫倐生茱萸四株交枝若連理
  建興二年毘陵田中得銅鐸五枚
  四年江寧民墾田得白麒麟璽一紐文曰長壽萬
  年
 東晉建武元年晉陵牛生犢兩頭
  有豕生八足
  大興元年日夜出於南斗中髙三丈
[196-65b]
  二年吳郡米廩無故自壊
  丹陽馬生駒兩頭
  三年白鹿見丹徒
  永昌元年晝夜電雷震五十餘日
  咸和元年宣城春穀縣山岸崩獲石鼎重二斤受
  斛餘
  四年吳郡㑹稽十一月震電
  咸康元年揚州諸郡饑地生毛
[196-66a]
  八年甘露降襄安縣
  廬江民畱珪夜見門内火光掘之得玉鼎圍四寸
  永和七年七月甲辰夜江濤入石頭死者數百人
  九年十二月桃李花
  升平二年晉陵等五郡大水
  五年天裂有聲
  興寧元年揚州地震湖溢
  寧康三年神獸門災
[196-66b]
  太元六年謝安出鎮廣陵始發石頭金鼓無故自
  破
  九年陽穀獻白兔
  十三年大風揚州晝晦
  冬濤水入扵石頭毁大桁殺人
  十四年彭城民家雞三足
  十五年江表地震
  十七年地復震
[196-67a]
  六月甲寅江濤水入石頭城大桁漂船舫有死者
  京口西浦亦濤入殺人
  元興二年丹徒甘露降
  義熈四年丹陽淮南地生毛
  十一年霍山崩獲銅鐘六枚
  元熙元年亭林地裂數尺中有波濤聲探之火起
 南北朝宋永初二年白烏見呉郡婁縣
  元嘉三年三呉大水
[196-67b]
  八年繁昌獻白兔
  十八年五月江水溢沒居民害田稼
  廣陵澗中出石鐘九口
  甘露降於廣陵
  白燕産於丹徒
  二十年歙縣獻白熊
  二十三年當塗木生連理
  二十七年甘露降於東海丹徒
[196-68a]
  白燕産於京口
  二十八年嘉禾生於廣陵
  孝建元年鳯凰見丹徒憩賢亭
  二年白兔見淮南
  三年流星大如斗尾長十餘丈墮廣陵城西
  大明二年白鹿見丹陽
  白雉雌雄各一見海陵
  三年白鹿見廣陵新市
[196-68b]
  宣城甘露降
  白龜見宛陵石亭山野蠶生三百餘里
  四年龍見於彭山
  五年松木連理
  泰始二年赭圻獲石柏長三尺二寸廣三尺五寸
  嘉瓜生南豫州
  赭圻城南得紫玊一段圍三尺二寸長一尺厚七
  寸攻為二爵
[196-69a]
  三年白獐見東海丹徒
  異獸見於彭山羊頭一角龍異四足
  昇明二年甘露降建康
  豫州萬嵗澗兩樹隔澗騰枝跨水為一
  三年白虎見歴陽
  建元元年朱雀桁華表生枝葉
  秣陵獲白雀
  甘露降淮南
[196-69b]
  永明元年丹陽大水
  四年丹陽獲白免
  六年石子岡柏木化為石
  九年南徐民黄慶有園園東廣袤四丈許菜茹採
  抜隨後更生夜常有白光皎質燭天掘之得王印
  一文曰長承萬福
  十年蘭陵氏齊伯生於六合山獲金紐璽一文曰
  年子主
[196-70a]
  中興二年甘露降茅山瀰漫數里
  江東旱
  永元元年建康大風十圍樹及宫舎民居皆偃抜
  江水入石頭漂殺沿江居民
  淮水變赤成血
  天監元年鳯凰集南蘭陵
  吳郡陽山生白龍
  四年建康生嘉禾
[196-70b]
  六年吳縣獲四目龜
  八月建康大水濤上御道七尺
  七年廬江灊縣獲銅鐘二枚
  普通元年七月江海並溢
  六年龍鬬於曲阿
  大同三年朱雀門災
  几年地震生毛
  中大同元年竟天有聲如風雷相擊
[196-71a]
  十年龍墮延陵井中大如驢以戈刺之俄見庭室
  中有大蛇如數百解船
  太清元年丹陽民婦生男眼在頂上自是旱疫三
  年
  承聖元年淮南有野象數百壞人廬舎
  太平元年甘露降京口
  永定元年甘露降鐘山
  大建十二年丹陽等處大旱
[196-71b]
  十四年江水赤如血
  貞明二年有羣鼠自蔡州岸入石頭渡淮至青塘
  兩岸數日死
  東冶鑄鐵有物赤色大如甕自天墮鎔所有聲如
  雷鐵飛出墻外燒民居
  蔣山有衆鳥鼓翼而鳴曰奈何帝
  開皇十二年繁昌見雲中有物如羝羊黄色鬬墮
  獲其一數日失所在
[196-72a]
  二十年廣陵地震
  煬帝十三年大旱自淮及江東絶水無魚
  江都宮城諸殿臺鴟尾上鐵索為鳥烏啣拔
  有石自江浮入於揚子津
  大星墜於江都未及地而南磨拂竹木皆有光飛
  至吳郡遂墜地
  江都五日並見
 唐武德四年濠州老子祠枯樹復生枝葉
[196-72b]
  貞觀二年當塗崔姓有駢竹之異觀察使以聞改
  宅為寺賜名瑞竹
  三年譙泗徐濠蘇等處大水
  八年江淮大水
  十二年滁濠二州野蠶成繭
  十三年雲陽石燃方丈晝則如灰夜則有光投草
  木則焚歴年乃止
  滁州野蠶成繭
[196-73a]
  十五年冇黑白二龍鬬於虞山東北
  十九年徐州言騶虞見
  永徽元年宣歙等處大雨水
  顯慶元年宣州涇縣山水暴出平地深四丈
  乾封二年宜興木連理
  總章元年江淮大旱饑
  垂拱元年淮南地生毛或白或蒼長者尺餘焚之
  臭如燎毛
[196-73b]
  廬州産嘉禾
  巢縣産嘉禾一本五六穗
  延載二年常州地震
  大足元年揚楚常潤蘇五州地震
  開元三年有熊晝入揚州城
  七年揚州奏一角獸見
  九年揚州潤州暴風雨發屋拔木
  十四年潤州大風自東北海濤沒瓜步
[196-74a]
  十九年揚州穭稻生二百一十五頃再熟稻一千
  八百頃
  舒州白鹿見
  二十二年泰州地震西北隱隱有聲拆而復合經
  時不止壞廬舎殆盡壓死四千餘人
  二十九年亳州老子祠九井渇復湧
  天寳七年歙州牛與蛟鬬數日牛出潭水色赤
  上元二年楚州獻寳玉十三置之日中白氣連天
[196-74b]
  江淮大饑人相食
  有鼉出於揚州城門上
  大厯二年甘露降於常州前後二十七度
  淮南水災
  建中二年霍山崩
  貞元三年魚鼈蔽江而下皆無首
  五月揚州江溢
  四年淮南地生毛
[196-75a]
  宣州大雨震電有物墜地如豬手足各兩指執紅
  斑蛇食之頃雲合不見
  八年淮水溢平地七尺沒泗州城
  十三年淮水溢於亳州
  十四年潤州有黒氣如堤自海門山横亘江中與
  北固山相峙又有白氣如虹自金山出與黒氣交
  將旦而沒
  十八年徐州獻嘉瓜白兔
[196-75b]
  元和元年常州鵲巢於平地
  三年江南旱
  七年揚潤等州旱
  九年淮南宣州等處大水
  長慶元年海州海水氷南北二百里東望無際
  二年江淮饑
  三年宣歙等處旱
  四年秋太湖決大水
[196-76a]
  太和二年淮南李樹生橘
  揚州海陵火
  江水溢沒舒州太湖宿松望江三縣田數百頃
  六年蘇州地震生白毛
  徐州大雨壞民居九百餘家
  七年揚楚舒廬壽滁和宣等州大水害稼
  八年春榖獻白兔
  開成元年揚州民家馬生角
[196-76b]
  二年有大魚長六丈自海入淮至濠州
  揚州旱運河竭
  六年淮南饑
  㑹昌元年江南大水
  大中六年淮南饑
  海陵髙郵民於官河中漉得異米號曰聖米
  十年舒州呉塘堰衆鳥成巢髙一丈濶七尺中有
  大烏人面綠身紺爪喙呼聲曰甘
[196-77a]
  咸通六年徐州民家雞生角
  七年江淮大水
  蕭縣民家豕出圂舞又牡豕多將鄰里羣豕而行
  復自相噬齧
  八年吳越有異鳥極大四目三足鳴山林其聲曰
  羅平
  泗州下邳雨湯殺鳥雀水沸於火可以傷物
  乾符四年廬江縣鵲巢平地
[196-77b]
  六年泰州管内四縣生聖米大如芡實
  中和二年蘇州馬生角
  三年蘇州空中有聲如轉磨無雲而雨
  汴水入於淮水鬬壊民船數十艘
  四年江南大饑人相食
  臨淮鷹化為鵝
  光啟元年潤州江水赤數日
  二年淮南蝗自西来行而不飛浮水縁城入揚州
[196-78a]
  府署竹樹幢節一夕如剪幡幟畫象皆齧去其首
  撲不能止旬日自相食盡
  揚州雨魚
  有大星隕於揚州府署聲如雷光燭地
  天復二年蘇州大雪平地三尺其氣如煙其味苦
  三年宣州有鳥如雉而大尾有火光如散星集於
  㦸門明日大火曹局皆燼惟兵械存
 南唐昇元六年溧水縣桑樹生木人
[196-78b]
  保大十一年大旱
 宋建隆初澱湖三姑廟後一山湧出波浪中初與水
  平久之寖大
  乾德二年四月廣陵揚子縣潮水害民田
  五年五星聚奎
  開寳元年六月大雨水江河汎溢壊民田廬舎
  六年淮水溢
  七年淮水暴漲入泗州城壊民居五百餘家
[196-79a]
  太平興國二年舒州麥秀兩岐
  三年甘露降於壽州官舎
  五年徐州白溝河溢入州域壊闕/ 隄塘皆壊
  潁州貢白獐白雉
  八年徐州清河漲丈七尺溢出隄塞州三面門以
  禦之
  雍熙元年鎮星犯斗宿建星
  二年江水氷
[196-79b]
  淳化三年舒州甘露降
  至道元年濠州獻瑞穀圖
  泗州獻瑞麥
  二年甘露降於平江瑞光禪院
  咸平二年常州地震
  徐州禾一莖五穗
  宣池歙州竹生米如稻
  甘露降於太平府
[196-80a]
  亳州貢白兔
  亳州太清宮鐘自鳴
  景德四年廬宿泗等州麥自生
  大中祥符元年泰州海陵等處草中生聖米可濟
  民饑
  四年知亳州徐泌獻芝草
  五年常州芝草生
  七年泗州水害民田
[196-80b]
  甘露降亳州太清宮
  太清宮枯樹復生枝
  天禧元年江淮大風多吹蝗入江海或抱草木僵
  死
  和州蝗生卵
  甘露降廬州通判㕔及后土祠
  三年潁州石隕出泉飲之愈疾
  乾興元年蘇秀二州湖田生聖米
[196-81a]
  天聖四年江淮南大水
  六年七月壬子江寧揚真潤州江水溢壊官民廬
  舎
  慶厯八年江寧府火宮室焚毁殆盡惟南唐玉燭
  殿僅存
  廬州合肥縣稻再實
  皇祐三年無為軍土岡産芝三百五十本賜名紫
  芝山
[196-81b]
  泰州獲白兔
  嘉祐元年江溢
  二年淮水溢
  七年徐州彭城濠州鍾離地生麪十餘頃民皆取
  食
  熙寧四年徐州麥一本百七十二穗
  六年大旱震澤涸見其下有丘墓街井
  元豐元年平江大風雨水髙二丈漂沒塘岸吳長
[196-82a]
  洲呉江常熟同崑山漂沒六百餘戸
  梁縣嘉禾生
  元祐七年滁州産芝二百餘本
  紹聖元年淮南軍禾一本九穗
  三年平江府地震
  江東大旱溪河竭
  建中靖國元年江淮旱
  崇寧五年泰州禾生穭
[196-82b]
  大觀元年甘露降於建平縣凡十有二日
  廬州雨豆
  二年徐州彭城縣柏開花
  政和五年泰州軍獲白兔
  重和元年江淮水
  宣和二年歙州牛生麟
  六年楚州民婦年四十忽生髭長可六七寸
  建炎二年鎮江府民家兒生四嵗暴得腹脹疾經
[196-83a]
  數月臍裂有兒從裂中出眉目口鼻皆人形但頭
  以下手足不分莫辨男女又出白汁斗餘三日二
  兒俱死
  三年帝在揚州早朝有禽翠羽飛鳴三匝行殿一
  再止於宰相汪伯彦朝冠
  四年婺源朱氏井紫氣若層雲是時朱熹生於閩
  紹興元年武進縣枯秸生穗
  二年宣州天雨錢
[196-83b]
  三年建康婦生子肉角有齒是歲人産多麟毛
  四年華亭縣雨雹大如荔實
  淮水溢中有赤氣如凝血
  十三年楚州鹽城縣海水清
  十八年徽州慶雲見
  十九年建康府甘露降
  二十一年建德縣桑生李實栗生桃實
  二十六年天雨水銀
[196-84a]
  二十九年有星隕蕪湖化為石髙二尺色黒如鐵
  興隆二年建康蘇州寧國太平俱水浸城郭舟行
  [門@里]市人多溺死
  乾道元年池州竹生穗實如米民採以食
  泰州火燔民舎幾盡
  三年當塗産瑞麥一莖六穗
  四年舒州雨黒米
  淳熙元年穹窿山石自移
[196-84b]
  十年大風有二龍鬬於澱湖殿宇浮圖為之飛動
  頃一龍蟠䕶其上逺近皆見之
  十二年太平州産異麻合數幹為一狀如芝
  十五年淮甸大雨淮水溢廬濠楚安豐髙郵軍廬
  室皆壊
  十六年武進縣木理成文曰紹熙五年
  揚州桑生瓜櫻桃生茄
  隕石於寳應縣散如火其臭腥
[196-85a]
  紹熙三年七月鎮江府三縣大水
  慶元二年呉縣銅錢百萬自飛
  三年雄雞伏子中一雛三足
  婺源雌雞化為雄
  嘉定元年鎮江後軍妻生子一身二首四臂
  四年休寧産異栗形如龍鳯
  寳慶二年休寧縣山裂
  紹定元年廣德産瑞麥一莖四穗
[196-85b]
  四年揚州招賢鄉鳯凰至
  嘉熙四年平江大饑市人肉日未晡路無行人
  淳祐二年常潤建康大水
  咸淳七年松江海潮湧一魚在横瀝塘口人捕之
  長丈餘無鱗而瑩白頭目口鼻全類象形
  九年虎出揚州市
 元至元十五年寧國路敬亭麻姑華陽諸山崩
  十九年寧國太平縣饑民採竹實為糧活者三百
[196-86a]
  餘戸
  二十四年九月江水溢
  二十六年貴池民獻紫芝
  元貞元年太平州民上榆木一本析之有文曰天
  下太平
  二年常州路水害稼
  大徳元年六月和州厯陽縣江漲漂沒廬舎萬八
  千五百餘家
[196-86b]
  徐邳蕭河水大溢
  廬州路無為州江漲漂沒廬舎
  五年江水暴風大溢髙四五丈崇明通泰真州之
  地漂沒被災者四千八百餘戸
  松江大風屋瓦樓楯掣入空中繼而海溢傷人民
  壊廬舎
  平江路颶風湧太湖水入城官民廬舎捲入空中
  死者萬計
[196-87a]
  延祐五年黄姚鹽塲色變紫
  七年松江大旱
  泰定元年黄河南入於淮
  揚楚常潤地震
  至順元年閏七月松江府大水冐村郭殍殣相藉
  潛大水
  三年八月江水溢
  四年句容縣大水五棊山崩
[196-87b]
  元統二年松江雨雹大小不一皆有一眼若琱琢
  然
  至元元年安慶及潛山太湖宿松地震
  二年靈芝産於江都縣一本九莖
  三年睢水溢
  五年宜興州山水髙一丈壊民居
  至正二年揚子江一夕忽竭舟楫皆閣於塗中露
  錢貨無數
[196-88a]
  揚州路崇明通泰等州海溢
  桐城花崖龍眠山崩
  潛霍山崩
  五年鎮江雨紅露草木葉及行人衣皆濡成紅色
  九年白茅河東注沛縣遂成巨浸黄河入沛始此
  泰興縣張村麒麟出
  十二年平江路空中聞兵戈聲自東南来雲中有
  鐵騎象火光萬炬嗣後大雨崩壊城郭
[196-88b]
  江淮蘆荻多成旂槍人物狀節間有紅暈成天下
  太平字
  池州雨物若果核
  寧國路無雲而雷
  十五年江淮間羣鼠叢擁如山過江東去
  十七年上元産瑞麥一莖二穗者二
  二十四年松江西清菴廊柱有聲以手按之則震
  掉而起一十九間皆然經時乃止
[196-89a]
  二十六年上海有流光隕化為魚
 明洪武元年池州青溪江口生洲
  二年甘露降於鍾山
  宣城産瑞麥
  三年溧水縣久雨江溢
  二十一年五色雲見
  天鳴
  二十二年海風自東北来拔木揚沙漂沒三洲
[196-89b]
  三十年安東郊外日中鬼遊千百有聲帝製文祭
  之乃止
  永樂二年應天地震
  獲神龜於幕府山
  臨淮大水徙縣治於曲陽門外
  三年六月松江霪雨連十餘日髙原水數尺霔下
  丈餘
  九年六月通州泰興江都儀徵海門等縣大風雨
[196-90a]
  江漲壊人畜廬舎
  十三年嘉定縣東北白氣一道有聲如雷墮於寳
  山之南獲一黒石
  宣德元年五月蕪湖久雨江溢渰民田一百五十
  八頃有竒
  江都縣獲白兔
  三年邳州民髙浩家晝落一星不逾月選其女入
  侍御
[196-90b]
  八年太倉獲白鴈二又獲白鶻一獻於朝
  九年大旱江潮涸竭麥禾不收道殣相望
  常熟見黑𤯝
  正統元年淮河清一月
  二年嘉定寳山虎成羣噬人
  九年蘇州府風雨暴至平地水溢數尺太湖水髙
  一二丈沿湖人畜廬舎無存漁舟漂沒幾盡
  松江大風雨湖海漲湧濱海居民有全村漂沒者
[196-91a]
  宜興大風拔木水溢漂沒千餘家
  十四年太湖中大貢小貢二山鬭開闔數次共沉
  於水起復鬬逾時乃止
  徽州府學産紫芝
  池州府學産紫芝
  景㤗元年南京風雨江水泛漲壊城垣廨舎拔神
  營監樹木二十餘株
  二年江南地震
[196-91b]
  五年揚州大雪氷三尺海水亦凍
  天順五年海濵風雨大作潮湧尋丈漂沒廬舎
  成化六年淮安有二鐘溯淮而上相蕩水中聲如
  鼉吼
  十月江水溢毁上新河口兩岸廬舎被水
  七年揚州大旱運河竭
  十年武進縣疾風雷電有物起自滆湖入太湖至
  馬蹟山壊民居百餘區屋柱倒植瓦甓不毁巨舟
[196-92a]
  攝於山麓大木盡拔
  十一年徽州松江地震生白毛
  十四年吳縣境諸山有虎
  十七年睢寧産瑞麥一莖三穗
  十九年崑山木介萬樹盡如纓絡葆幢
  𢎞治元年虞山鳴
  二年蘇州有星自西北至東南大如車輪光焰如
  晝墜地響震三百里雞犬皆鳴吠
[196-92b]
  河決武原
  呉縣民家雌雞化為雄
  三年蘇州閶門民夜汲井其水香味同酒紅黄色
  厯五日如常
  五年華亭有芥生聚奎亭䕃地丈餘葉如芭蕉花
  出墻上二尺許
  廬州甘露降
  七年蘇州衛印忽熱如火不可近四日乃止
[196-93a]
  嘉定大塲鎮雞雛生三足
  池州雨黒豆
  七月江潮溢沿江地水髙一丈民多溺死
  廬州大雪色微紅又雨豆茶黒褐三色
  十一年蘇州各縣河渠池沼及泉悉震蕩髙湧數
  尺良久乃定
  十二年松江地震屋宇搖動
  十五年九月蘇州大雷雹雨雪嚴寒
[196-93b]
  十六年江潮入望京門浦口城圯
  七月大風雨江潮入南京江東門内五尺有餘沒
  廬舎男女新江口中下二新河諸處船漂人溺
  十七年松江五色雲見
  江都縣産瑞麥
  十八年蘇州雨粉
  松江地震有聲如雷
  崇明縣雞生方卵碎之中有獮猴大如棗
[196-94a]
  正德元年正月朔揚州河氷結成樹木花草之狀
  三年淮安清河以上至宿遷氷紋如花樹樓臺圖
  畫之狀髙郵州亦然
  四年應天空中有聲自西北来如數萬甲兵民皆
  震恐踰月乃止
  蘇州於正月望日見日初出時如日者十數至清
  明日乃止
  五年蘇州大風決水田廬渰沒浮尸蔽川
[196-94b]
  七年蘇州地震有聲生白毛
  八年黄河自河口至劉伶臺約六十餘里徹底澄
  清凡五日
  十年洞庭東山廿露降
  嘉定大塲鎮有黒鵰立如人形翅廣丈餘
  十三年常熟縣雷電白龍一黒龍二壊民居吸舟
  二十餘艘
  松江大水有九龍鬬於海
[196-95a]
  十四年揚州大風江海溢數丈淹沒廬舎人民
  嘉靖元年太平縣大饑黄山竹生米人爭採食
  七月己巳南京暴風雨江水溢郊社陵寢宮闕城
  垣吻脊欄楯皆壊拔樹至萬餘株大江船艘漂沒
  甚衆
  二年太湖龍與蚌鬬聲震各山四晝夜乃息
  五年黄水䧟豐縣城遷縣治
  八年舒城石自徙二丈許
[196-95b]
  十三年蘇州星隕如雨
  十四年睢河竭
  滁州州西諸山夜鳴如雷
  十五年揚州海潮溢髙二丈餘溺死民竈男婦二
  萬九千餘人
  二十一年江都縣産靈芝九莖
  二十六年蘇州花浦口獲大魚馬首有足重二千
  斤
[196-96a]
  三十一年嘉定雌雞化為雄
  淮河大溢
  松江婦人生髭鬚
  常州雨黑豆
  三十四年嘉定黄家港水赤如血逾月復始
  三十六年蘇州洞庭兩山間大風從西南来太湖
  為所約壁立如峻崖東偏乾涸羣趨得金珠器物
  及古錢至三日有聲如雷水返人盡歿
[196-96b]
  淮安紫雲自西来空中若兵馬之聲大風雨雹
  天鼔鳴
  儀徵産白芝
  三十七年江都黒白二龍鬭大風晝晦見星所過
  折木壊屋
  三十九年江水漲至三山門秦淮民居水深數尺
  石隕於華亭五舎鎮越數月其石自動一夕風雨
  失去
[196-97a]
  四十三年通州民家牛生三首
  四十四年崇明童子暴長頷生鬚遍體皆毛
  隆慶元年泰州大稔
  泰興縣麥秀三岐
  六年黄河驟漲自徐碭至淮揚下流悉成巨浸
  萬厯二年崑山有異鳥色如墨大如鸛人捍之以
  翼擊人少頃風雨雷電交至屋瓦盡飛塲圃稻束
  皆失
[196-97b]
  海大嘯河淮並溢
  通泰等州縣江潮漂沒人民無數
  四年河決徐州
  五年六月松江隂寒如冬霪雨田成巨浸
  六年澱湖湧水成山髙數丈長二里許
  休寧氷花俱成人物車馬草木狀
  九年鎮江大風甘露寺鐵塔折
  十年颶風海溢松江屬邑漂沒甚慘
[196-98a]
  十一年松江地震器相軋有聲
  十三年休寧白雉見
  十四年宿松大水害稼
  滁州白鵲来巢
  十五年松江生八足豕
  十七年江水泛溢應天太平等府平地水深丈餘
  田廬沒為巨浸
  七月颶風大作數百里地一望成湖
[196-98b]
  松江雨木氷如箸民大饑
  十九年三山民家牛産一黄犢七足腹下四足脊
  上三足皆軟前後竅各二
  二十年淮浦禾雙穗
  鹽城麥三岐
  二十一年丹徒民家牛産麟
  二十二年上海有鹿髙丈餘重五百餘斤
  丹徒民家牛復産麟
[196-99a]
  金壇産禾一莖九穗既刈復生
  淮水清一百六十里
  三十六年江南大水自南京及蘇松常鎮諸府皆
  被渰麥禾皆無民大饑
  白龍見於黄浦一神人立其首
  四十二年池州有鼠數百萬銜尾渡江為田患尋
  有鳥如□鵝食鼠遂絶鳥亦不見
  四十四年秋淮徐地震
[196-99b]
  四十五年徐州河決
  呂梁洪水乾
  天啟元年揚州烏巢生白鴉喙距皆赤
  三年淮安地震淮湖水翻房屋俱動
  四年鎮江六月初五日大寒夜微雪十一月初八
  日大暑人裸體三日
  奎山隄決水䧟徐州城
  霍山崩
[196-100a]
  五年桐城馬氏婦年七十變為男
  七年太湖水湧沒吳江千
  蕭縣麥秀雙岐竟畝如一
  崇禎元年太湖縣雲成五色有樓閣狀
  四年華亭婦人李氏化為男
  徐州有鳥羣飛自西北来狀如鳩色如鼠趾不樹
  棲人謂之反鳥
  七年江水溢儀徵溺死老幼無算
[196-100b]
  蘇州城外野火四起始一二炬倐變數百隱隱人
  馬戈甲狀入民舎中粟米一空民操械鳴金禦之
  蘇州府地震有聲如雷
  蕭縣山鳴
  九年蕭縣城北門鎻無故自開閽者聞於官鎻而
  復開者三
  鳯陽鼓樓鐘自鳴
  十年泗州學宮古檜吐煙若篆有異香
[196-101a]
  十一年長洲縣河底起一碑勒字云卧龍驚不起
  常霧澤邊尋
  徐州西山鳴者三聲隱隱如鼙鼔又如虚甕迎風
  自子至辰
  十二年蘇州産怪馬一目當頭豕蹄扇尾出胎即
  馳驟蹄齧旋死
  松江海潮日三至
  歙縣許村石自鳴
[196-101b]
  松江有二大魚長數十丈目中可容三人無睛
  十三年七月江水溢安慶府田廬多沒
  十四年蘇州大旱蝗疫
國朝順治元年懐逺縣産瑞麥一莖雙穗
  二年甘露降於通州
  甘露降於蕭縣
  三年和州文廟産芝三十六莖
  五年蕭縣産靈芝三本
[196-102a]
  蕭縣山鳴若濤聲
  七年蕭縣星隕大如輪光數丈
  八年蘇州大水民饑
  丹陽縣麥秀雙岐
  淮安旱荒
  十一年揚州有龍亘天鱗甲皆現
  含山産嘉禾一莖五穗
  建平麥秀雙岐
[196-102b]
  十四年蕭縣大旱湖井皆涸
  十五年潁州水
  地震有聲
  十八年鹽城安東旱
  定逺民家牛産麒麟
  康熈元年建徳儒學枯樹復生
  泗州民妻一産三男
  二年和含大水
[196-103a]
  四年溧水崇賢鄉民掘地得玉璽一方髙二寸許
  圍一尺六寸上鐫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
  允執厥中
  五年常州氷紋成花木狀
  懐逺縣雨粟
  六年臨淮懐逺泗州潁州霍丘蝗蝻為災
  七年水決髙郵清水潭環城水髙二丈人民漂溺
  者甚衆六月十七日江南同時地震
[196-103b]
  太和縣雨蕎麥
  八年歙縣民妻一産四男
  九年太湖水溢蘇州城内外水髙五六尺廬舎漂
  沒流移載道
  沿海潮溢民多溺死
  十年淮水大漲髙郵州田盡沒
  廬州慶雲見
  十一年臨淮縣麥秀兩岐蝗不為災
[196-104a]
  靈壁麥秀兩岐
  十二年鎮江呂城有大鳥毛羽五色如鳯羣鳥千
  百從之
  十九年旴眙産瑞麥
  二十年蒙城麥秀五岐並三岐者數十本
  二十一年當塗麥秀雙岐
  二十二年崇明縣正二三月連雨鹽價每斤六分
  武進縣迎春鄉雌雞化為雄
[196-104b]
  冬太湖氷
  清河縣人甲夜見有白氣數道如虹而銳從月射
  出
  睢寧縣疊雨黄黑丹霜
  徐州天鼓鳴
  貴池縣笴竹實如麥
  二十三年吳縣隂雨腐禾
  崇明縣一日三潮是日提督劉兆麒/戰獲海賊周雲龍
[196-105a]
  鎮江府正月震電雷雨雪夏田䑕結巢於麻黍之
  上
  揚州府大水
  含山縣正月大雷電雨雹
  宣城縣硤石山蛟發二十餘處汪家圩蛟自平疇
  起破圩而出
  池州府水
  當塗縣大水壊圩岸田禾渰沒
[196-105b]
  儀徵四月隕霜
  巢縣天鼓鳴
  二十四年武進縣有妖僧每尾孤行人呼其姓氏
  應之則魂為所攝而仆於是途人雖至親相喚亦
  莫敢應人心皇皇後捕得僧抵法
  睢寧縣霪澇嵗饑民插草鬻子女
  髙郵州自七月十八日至二十一日大風雨水日
  長六七寸迤南二十里鋪三十里鋪河隄盡決北
[196-106a]
  門外水深數尺二十七日復大風雨東門外溺死
  人無算上下河田盡渰
  寳應縣大水田廬渰沒
  豐縣七月大風苦雨三日夜不休秫實盡摇落伐
  屋拔木平地水深尺許晚田漂沒
  泰州水
  二十五年吳縣雨黄沙麥枯死秋禾少收
  安東縣蝗蝻
[196-106b]
  沛縣饑
  泗州旱蝗秋大水
  二十六年吳縣大水傷禾
  吳江縣大水
  武進縣烈風拔禾發屋北湖水涸
  安東縣地震
  當塗縣螟
  安慶府大雷電風雨拔木飛瓦公廨民舎傾頽無
[196-107a]
  數
  望江縣大風破樹轉石數雨黑豆
  二十七年吳縣禾稻生蟲
  武進縣三冬無雨河井俱涸大饑
  中河決渰沒清河縣糧田數千頃漂沒人畜不可
  數計
  安東縣蝗蝻
  徐州秋雨無禾
[196-107b]
  二十八年吳縣日生兩環一紅一白日居紅中白
  在紅之北兩環相連貫
  吳縣彗星見
  豐縣雨傷禾
  睢寧縣夏秋霪雨平地水深二三尺嵗饑
  二十九年江浦縣大雪積隂五十日
  吳縣嚴冬大雪河道氷斷人畜樹木凍死
  無錫縣有妖火或變為人形及猢猻傷人所在秉
[196-108a]
  炬鳴金持梃而譁
  安東縣黄河氷凍四十日騾馬通行如大道
  寳應縣旱蝗不為災
  婺源縣祁寒大木盡槁
  舒城縣旱災冬嚴寒河氷數尺
  六安州五月夜風暴起屋瓦皆飛雲際大石坊倒
  地大樹多拔
  宿州秋蝗大饑
[196-108b]
  三十年江浦縣大風屋瓦皆墮黄埃四塞
  武進縣正月朔至人日樹木皆作氷花或云即木
  介也是嵗飛蝗蔽江而来旋繞江岸不入境㑹大
  雨斃蝗若丘積嵗有秋
  婺源縣霪雨漂沒田廬
  徽州府旱
  當塗縣民或見如燐者或黒物如犬附地去者四
  鄉置兵守望數月乃息
[196-109a]
  三十一年儀徵縣元日木氷
  休寧縣富瑯塔無火自焚其頂錫匣藏血書金剛
  經自頂墮現
  宿州蝗
  三十二年吳江縣大旱
  泰州水
  豐縣正月朔氛氣霾日晝為之晦
  合肥縣麒麟産於三河鎮民家
[196-109b]
  三十三年江浦縣大雨雹傷禾
  清河縣淮水溢中河黄河亦溢渰田無算
  髙郵州大水
  三十四年吳江縣大水一望如平湖
  武進縣延政鄉四月雨雹大如卵
  豐縣地震
  十二月徽州府六邑大雨四十日
  三十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吳江縣狂風陡發雨如
[196-110a]
  懸瀑平地水湧驟至數尺夜半反風而南勢更狂
  猛篝燈宻室無不盡滅屋瓦交飛頽垣覆屋者十
  家而九所在喬木倒折
  崇明縣張網港獲海魚頭戴一角遍身鐵色有鱗
  如穿山甲狀約長四五尺越月海潮泛溢淹死人
  民漂沒房舎無算
  上海縣南匯所颶風至排牆飛瓦寳山海嘯渰沒
  田廬
[196-110b]
  髙郵州七月颶風霪雨水暴至三日内長二丈餘
  全城在巨浪中南水關報決居民從城頭貫絙而
  出北城外街市衝斷上下河相連舟子操舟於市
  渡一人率千錢以巨纜牽舟稍不戒則覆溺
  徽州府六邑大水浸城不沒者數版
  三十七年崇明縣蝗
  宿州麥秀二岐
  三十八年江都縣邵伯隄決
[196-111a]
  石埭縣學宮古檜結毬大逾斗
  三十九年武進縣有黒鵰立於北壇如人形展翅
  廣丈餘
  睢寧縣有五龍汲水於河
  四十一年江浦縣有星隕如箕赤光燭天天鼓鳴
  四十二年豐縣雨雹如卵如棗大者如杵麥禾傷
  損
  石埭縣民章丹桂妻沈氏一産三男
[196-111b]
  宿州民徐文江妻王氏一産三男郭梅妻孫氏一
  産三男
  四十四年六合縣元正觀靈巖山二處古松結毬
  大如斗團圞玲瓏經數年不壊
  髙郵州二月十七日湖内現山巒樹木屋宇如畫
  二十五日天霽巳刻忽聲響如雷牆壁俱震有白
  光如圎毬下墜東北方
  望江縣十二月晦夜茗山鳴如雷
[196-112a]
  四十五年寧國縣大旱
  豐縣五月雨雹
  建德縣民陳霈妻一産三男
  當塗縣産瑞麥一莖雙岐
  四十六年吳江縣湖蕩池沼之水無故自相衝激
  波浪洶湧忽髙三四尺踰時復故
  崇明縣天鳴如鼓異光照地
  上海縣大旱
[196-112b]
  安東縣元旦人見三日如連環
  池州府城雨豆五色
  當塗縣連年麥秀雙岐
  四十七年江浦縣有虎患
  寧國縣大疫
  徐州大稔
  髙郵州黄霧四塞
  池州府大水出蛟
[196-113a]
  建德縣民汪璧生妻何氏一産三男
  四十八年江浦縣大雨雹
  安東縣星隕如雹百里俱震動墜於西南隣界羅
  家荒化為石深入地二尺重十三斤
  儀徵縣羣鼠銜尾横江南渡
  宿州大饑
  潁州水
  四十九年安東縣西北鄉六月雪盖地
[196-113b]
  石埭縣民舒作臣妻胡氏一産三男
  舒城縣蛟水泛漲平地深數丈
  五十年安東縣旱蝗
  寧國縣文脊山鳴聽之如大風又如洪水奔壑六
  日方止是年麥大熟兩岐八穗
  六安州大旱飛蝗蔽天
  霍山縣蛟水暴發
  五十一年秋江浦縣地冬大震越宿又震
[196-114a]
  儀徵縣地震二十餘次
  宿州大旱樹頭生火風霾障天白晝如晦
  五十二年丹陽縣柳茹村産雙岐瑞麥
  五十三年江浦縣十二月大雷電龍見於江
  崇明縣十二月雷電大雨
  儀徵縣大氷
  徐州麥秀雙岐有四五岐者自是連嵗皆稔
  五十四年江浦縣大雨雹雷電交作電大如升
[196-114b]
  五十五年蝗發邳州竹林社睢寧縣黄山社與竹
  林社犬牙相錯而蝗不入境
  徐州隣縣蝗入州界不食禾皆抱草而死
  五十六年江浦縣有星如斗自斗東南至西北而
  隕光黄而赤天鼓鳴踰刻
  儀徵縣火災甚烈
  髙郵州正月初四日湖中現城郭樓臺人民廛市
  厯厯如畫四月十六日昏有火毬如斗下墜
[196-115a]
  懐逺縣彩雲見於中天瀰漫經時未散
  五十七年江浦縣蝗不為災
  髙郵州十一月初一日昏紅光如電有聲旋大雷
  雨
  安慶府冬雷電
  舒城縣大雪深丈餘塞戸填門
  鳯陽府民徐步蟾妻邱氏一産三男
  五十八年涇縣竹生實民爭採食
[196-115b]
  五十九年安東縣立春二十餘日後黄河復凍比
  臘月尤甚
  五月地震
  泰州生員王晉原家産紫芝一本晉原於雍正元/年本省領解
  六十年沛縣春暮大寒井氷結不可汲
  六十一年七月崇明縣人見白光迸裂自東至西
  轟然作聲逾時而滅
  雍正元年武進縣人於上元夜見天門開有聲如
[196-116a]
  濤後如雷震碧練光明廣如百斛船
  安東縣麥秀雙岐
  泰州大稔
  涇縣民章天安妻衛氏一産三男
  舒城縣八月飛蝗蔽天落地厚數尺忽一夕出境
  二年崇明縣髙橋洪漁船獲一介物身似黿人眼
  鴨足約重二百餘斤放入海噴水數尺作回頭狀
  嗣有海嘯竒災
[196-116b]
  上海縣南匯所海潮溢沒田廬鹽塲人畜
  南陵縣民毛起美妻鄧氏一産三男
  舒城縣蝗蝻遍野溝壑皆平壓樹墜如毬忽一日
  自去
  三年崇明縣麥秀雙岐者甚多
  武進縣産嘉禾
  安東縣界黄河清
  是年日月合璧五星聨珠
[196-117a]
   四年桃源邳睢寧清河黄河清八日総河齊蘇勒
   奉
㫖在清邑張家莊堤頭建立碑亭以紀之
御製黄河澄清碑文恭紀首卷/
   五年淮安府桃源縣邳州宿遷睢寧徐州黄河清
   二千餘里二十餘日
   安東縣九月桃李花開
   崇明縣楊家河南近海居民遥望海中舸艦迷離
[196-117b]
   倐忽城市樓臺若隱若現
   六安州西南諸山蛟發水髙數丈
   六年江隂縣申港鎮蔡元臣妻於氏一産三男
   冬松江府降甘露
   七年常州府有紅鴉二隻鳴於府學明倫堂銀杏
   樹上是科南北闈中式者倍於往時
   丹陽縣謝家村産雙岐瑞麥
   江都縣草龍港忽集蝗蝻無數旋皆自投於江
[196-118a]
  含山縣近運鎮有棠栗樹為祟以羊豕祈者無虚
  日居人至列茶酒肆以沽報賽者邑宰命伐之掘
  地見蟻數斗妖遂息
  八年冬蘇州松江地震
  常州府西郊石佛庵十二月牡丹花開經旬不落
  九年蘇州府古清真觀呂祖師座下枯木生枝枝
  至今滋長
  舒城縣孝子賈右彪墓田出稻較常粒四倍盈尺
[196-118b]
  田内約計升餘收付先農壇種以供粢盛
  十年七月颶風海嘯崇明屋瓦飛揚崇明上海南
  匯江隂通州沿海等處潮水衝沒人畜田廬無筭
  十二年績溪縣民張廷應妻周氏一産三男
  潛山縣民汪祝三妻孟氏一産三男
  十三年南陵縣民徐坤妻汪氏一産三男
  虹縣民尹宗廣妻衡氏一産三男
 江南通志卷一百九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