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194-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九十五
  雜類志
   志為史之一體今以表與傳入志所謂各從其
   類以類聚也其為九志所不能入而通志所不
   可棄者天時之一禨一祥人事之一言一行古
   書之一信一疑繫於江南者不能更僕數矣網
   羅散失參伍而鉤稽之其詳備尚難焉若片羽
[194-1b]
   碎金之可珍則識者所不廢也易有雜傳禮有
   雜記而史亦有雜家竊取其名漫羨而無歸者
   歸焉為類四為卷六作雜類志第十
  紀聞一/
   江寧府
  倪文毅岳家鐵作坊任南大司馬每往部必步出
  街口登車曰鄉黨父兄宗族所在豈得居然自尊
  又嘗曰吾輩兒童時能讀書作對鄰里親姻俱喜
[194-2a]
  忽而入學補廩又喜中舉人進士又皆喜及其為
  官居鄉刻薄此心何安且禀膳科舉入京諸費孰
  非鄉里脂膏一旦得志圖報不得何敢妄作威福
  乎
  王襄敏以旂家於聚寳門小市口之西屋宇樸隘
  為都憲時每過家必引避小市口路曰此皆我鄰
  居父老為貿易者我不忍以車前八騶妨其務也
  鄰有老人與封翁善王幼以伯父呼之既貴猶不
[194-2b]
  改後有勸其郊居不便請市羊市橋大宅者王曰
  門㕔高大必常得青衣數人守之吾一老書生安
  能辦此矧兒輩耶
  雨花臺東梅將軍廟祀晉豫章内史梅賾也舊志
  謂賾嘗屯營此地按漢武時古文尚書出孔子壁
  皆蝌蚪書孔子十一世孫安國定為五十八篇并
  序一篇為五十九篇獻之遭巫蠱事未列於學宫
  皇甫謐以授鄭冲冲授蘇愉愉授梁栁栁授臧曹
[194-3a]
  曹授賾賾於元帝時奏上其書亡舜典一篇至齊
  建武中姚方興得之隋開皇中募遺典始獲全而
  夏侯歐陽所傳皆廢賾之有功於書如此世人苐
  知為梅將軍不知有傳古文尚書事
  陸慧曉家於汝南灣當秦淮曲折處張融自稱天
  池逸民牽船住岸與之為鄰劉璡謂人曰吾聞張
  融與陸慧曉并宅其水必有異味酌而飲之曰飲
  此則鄙吝之萌盡矣
[194-3b]
  明祖實錄上以海内太平思欲與民偕樂乃命工
  部作十樓於江東諸門之外令民設酒肆以接四
  方賓旅既又增作五樓至洪武二十七年八月成
  賜百官鈔宴於醉仙樓
  金潤與王浚俱以高年居林下相友善潤子紳躋
  南少司寇謁浚向執猶子禮甚恭至是浚延之上
  座紳不辭而坐浚不悅别後移書於潤具道其事
  潤切責紳云吾止此老友以爾傲慢致絶何以為
[194-4a]
  情乃移書謝之浚不納潤率紳往謝三返而後得
  見自是欵洽如故前輩風度如此
  童軒性寡合不妄取子雖貴家人衣食不給王恕
  為巡撫有所饋亦不受毘陵王㒜知其介不敢致
  饋值有持禮幣求文者因謂曰童尚書文勝予可
  往求之至則童問曰汝自來乎抑有使之者乎其
  人以王尚書對遂却而不納
  金澤為都憲能知人王以旂在諸生中澤即器重
[194-4b]
  之贈以所服金帶曰子異日名位當似我也後以
  旂為尚書如其言顧璘撫楚時張居正年甫十三
  有雋才璘大為賞器解所服金帶贈之曰子異日
  何但繫此帶聊以見予期子意耳出少子峻與結
  世好後居正在政府感璘知已議與祭葬官峻為
  上林苑監事李重官於浙海鹽鄭曉為諸生重許
  為國士曰子必得元鄉試果第一赴公車往辭重
  曰此行仍當第一若第二人弗予見也已舉第二
[194-5a]
  迨歸逡巡不敢見三君知人畧相似云
  江寧貢士盛仲交時泰高才博學既困場屋将老
  矣居常仰屋而嘆妻沈曰君見里中得意人乎不
  過治第舎買膏腴榮耀閭里耳以妾觀之有三殆
  焉屈志狥人一也踰憲黷貨二也生子不肖之心
  三也孰與君家居著書之為高乎隱處山中以免
  三殆奈何長嘆盛笑曰爾能是吾今可為大城山
  樵矣
[194-5b]
  周吉甫有山中白雲一卷中多見道語如云世事
  惟偶然者最佳偶有醇醪適知心聚首偶有餘錢
  適書畫來售偶欲登涉適伴侣相約真乃快意事
  又云向平謂富不如貧貴不如賤此語尚有計較
  未能脫然於富貴貧賤之外又云對明月照止水
  便懷澄慮世間無心之物能使人亦無心也誦之
  使人泠然顧起元曰南都自盛仲交後推此君為
  隱士之傑矣
[194-6a]
  王允恭為和陽教官督學熊廷弼索劣生允恭力
  言其無熊固索允恭自鋃鐺以見遂免時稱有守
  劉尚書麟廣洋衛千户蒼子也鄉舉時魏國公讌
  之二鼓歸蒼不容相見麟與家人莫測其故求師
  趙先生問之曰子得舉佳事乃不與相見又不言
  其故彼何從知而改之蒼曰我是本府站㕔千户
  麟纔一舉遂爾縦飲耶趙乃引麟相見請罪
  海瑞為南右都御史一日因送表向三山門内一
[194-6b]
  孝亷家借坐孝亷家極壯麗憚海清嚴盡撤㕔事
  什物列舊敝椅待之有楊綰令人減騶撤樂之風
  瑞所至人必擁輿聚觀婦孺咸歡呼歌舞即司馬
  温公之入洛不過是也其初來莅任止攜二竹笥
  舟泊上河人猶不知嘗延醫入見室中所御衾幬
  皆白布蕭然如寒生也
  卜璠生平好施徳嘗卜地牛首山側見負戴者苦
  渴即以資穿井今鐵心橋井是也偶經一橋聞下
[194-7a]
  哭聲甚哀詢之則夫婦逼於債攜幼子欲自盡也
  捐金救之後過吳江夜深舟覆附船底漂數十里
  得登岸叩户求濟啓視則昔之橋下人也遂得具
  食燎衣易舟以行
  劉誥家復成倉前糴軍支所餘月米發之得官鏹
  十錠謹候其處翌日有鋃鐺號而至者遺鏹糧弁
  也主者已逮治之矣誥還之事乃白誥故貧聞者
  多之
[194-7b]
  李時勉正統中為祭酒大師英國公張輔及侯伯
  二十餘人早朝畢奏曰臣等皆武夫不諳經典願
  賜一日假詣國子監聴講上命以三月三日往是
  日太師率諸侯伯到監始攜茶湯果餅之屬甚豐
  李祭酒命諸生立講五經各一章講罷設饌諸侯
  伯讓曰教授之地皆就列坐惟太師與祭酒抗禮
  久之太師屢辭祭酒曰秀才家飯不易措置願太
  師少寛命諸生歌鹿鳴之詩賓主雍雍抵暮而散
[194-8a]
  此真太平盛事也
  梁尚書材為廣東左轄旦夕皆飯堂上侑以青菜
  或冬瓜蘿蔔惟一味比擢副都御史巡撫江右薦
  紳皆饑諸大觀橋解衣盡歡痛飲大嚼視所服圓
  領用浙蕉極下者衷服布素澣補惟兩裾鮮潔始
  知其節嗇乃習慣成自然爾罷官後門庭蕭然如
  寒士同時管簡校子山亦罷官歸同在武定橋南
  北相向而居子山造樓居廣田產會親友其門如
[194-8b]
  市人稱之曰管尚書梁簡校
  丁清惠賓官南司空時盡心民事每五日一評薪
  米之價市儈不得輒擅低昻榻前特設一柝語門
  卒曰遇有以便宜告者許非時得聞外每傳鼓榻
  前即擊柝應之雖熟睡時不禁城中河渠皆賓所
  疏濬者
  王三原恕為都御史時巡撫南畿一日至市無賴
  子乗醉面詈之王略無怒色徐曰此人醉矣命吏
[194-9a]
  卒遣之
  劉清惠麟知紹興甫五十日政聲大和越人肖其
  像為小劉祠既為工部尚書心慕樓居無力築之
  文内翰徵明為寫層樓圖以遺之嘗張之於壁命
  曰神樓楊升庵為作神樓曲今此畫價值百金是
  殆真樓弗若矣
  劉清惠請老家居遇直指使者來頗以飲食苛求
  屬吏稍不精腆輒被誚讓郡縣患之清惠曰此人
[194-9b]
  吾門生會當開諭之俟其來謁因欵之曰欲設席
  相邀恐有公務廢閣不如今日留此一飯但老妻
  他往無人治具能從家常飯對食乎直指以師命
  不敢辭唯唯就坐則又故延緩之自朝過日午饑
  甚比就案設食惟脫粟一盂菽乳一器而已少頃
  佳餚美醖羅列盈前直指不復能下箸公强之對
  曰適已飽甚兹不能也公笑曰此可見飲饌原無
  精粗饑時易為食飽時難為味時使然耳直指喻
[194-10a]
  其言遂絶不敢以盤餐責人
  劉司空璽以江西運糧把總擢江西都指揮使巡
  撫盛應期知其亷明每屬以疑獄多所平反一日
  某御史按部南昌謁文廟諸生進講中庸至白刃
  可蹈中庸不可能御史問若鄉人先輩誰可當此
  諸生對以文公天祥璽在座聞之縮項曰奈何以
  專聶之行加諸仁至義盡之賢乎且仁至義盡之
  外豈更有所謂中庸耶諸生歎服而退
[194-10b]
  謝與槐督學廣西喜臨桂儒童張鳴鳯文筆竒古
  因進而訓之曰子不患不成名患胸中無全書耳
  乃取兩漢書親為之句讀令五日進院一背雖出
  巡亦攜之行逮與槐轉官兩漢書已卒業矣其造
  就後學如此鳴鳯字羽王後來南都拜於墓下立
  碑而去
  參議蔣浤少冶顧侍郎起元之外祖也顧云公少
  為諸生所居在下街口門有樓二間即公讀書處
[194-11a]
  也後罷官歸猶讀書其上杜門埽軌人罕覿其面
  有通鑑綱目一部每閱一過即以一色筆誌之凡
  數閱五色皆備所批字畫精謹深可寳玩此不惟
  見前輩撡履清貞矯矯人外即其終身學古無他
  嗜好亦當時醇樸寡欲之一端也沈韓峯侍御看
  綱目亦用五色筆前輩讀書用意大都爾爾今人
  鹵莽言之令人慨歎深
  顧文莊起元博覽羣書能文章兄弟四人一進士
[194-11b]
  官光祿一舉人官主事每元旦拜家廟畢長幼團
  集酒一壺上席列坐者凡三四行亦飲而不釂子
  弟皆空杯而已起元發言必朝章家政惟光祿唯
  唯主事以下皆不敢出聲此風士大夫家安可復
  覩也
  朱侍郎之蕃和易長者父衣與焦弱侯同鄉舉焦
  重學識之士頗輕蕃每見即遭譏讓然蕃終身父
  執事之惟謹蕃官南侍郎歴綰五部尚書印每乗
[194-12a]
  輿回西及倉巷口東及橋即下輿徒步至家鄰有
  婚䘮雖細民之家必親至延之飲亦往與里人噱
  笑無異寒素
  程閣老國祥家甚微以菽乳為業幼時治骨角每
  日入市夜則讀書與賈户部必選同學有一扎今
  在賈孫爾安處蓋鄉舉日招賈飲酒者扎云足下
  毋以不售為恨某寒微之家驟發不祥反用為懼
  其器度如此逺到非偶然也
[194-12b]
  國祥為户部尚書日賈必選為司務論事偶不合
  侍郎司屬皆在前賈厲聲曰吾與我旋三十年筆
  研交而末路變節可乎我旋國祥字司㕔當衆呼
  之祥不以為忤
  李如真與朱侍郎元价皆世居倉巷朱後輩既貴
  達李但以朱大哥呼之朱未嘗不疾應李名登字
  士龍耿天台弟子由明經為新野令所居屋後名
  月牙巷垣内一小樓時有雙藤倚門蓋留都士大
[194-13a]
  夫多造訪者其地有封崇寺已毁如真鬻字以復
  之
  雲浦盛時泰字仲交高才博學有聲文場既屢失
  意將老矣居常仰屋而歎其妻沈氏曰君見里中
  得意人乎不過治第舎買膏腴榮耀閭里爾以妾
  觀之有三殆焉屈志狥人一也踰憲黷貨二也生
  子不肖之心三也孰與君家居著書之為高乎從
  君隱處山中可免三殆之憂奈何長歎哉仲交笑
[194-13b]
  而諾之
  陳廷尉士芳以選貢官吏部時頗著風采嘗語子
  弟曰聖賢千言萬語不離謹慎二字要須時時檢
  㸃又曰讀書講學當思實落用處何在若但付之
  空言為取利祿計即辜負不淺
  石城門外居民哈九開飯肆有攜五十金赴江浦
  縣完糧者遺銀肆中哈九追及江邊還之其人至
  江浦見大風覆舟人俱溺死念銀失復得願以救
[194-14a]
  人遂呼舟救溺許酬以銀比救一人問之即哈九
  子順治五年事
  句容孫炎字伯融明祖命招致劉伯温基基堅不
  肯出以寳劍遺炎炎作詩以為劍當獻天子封還
  之基無以答遂逡巡就見
  康熈間溧水司徒珍為濟陽令有村民某與鄰陳
  獨者約侣貿易至暮而陳來叩門呼其子問何以
  失約子以父晨出告明日陳又來率其子覓父至
[194-14b]
  他村見某已被殺古墓旁遂偕其子訟於令司徒
  問父出門何所挾曰挾八百錢又問陳叩門作何
  語偕汝覓父作何狀得尸在何地具以告則曰八
  百錢乃致命之由也叩門倉猝間呼子不呼父已
  知門内主人死矣且父既不與偕行陳何以獨知
  其處約與貿易者陳報信者陳偕子覓尸者陳得
  尸訟官者陳其為陳獨所殺也何疑陳駭服闔邑
  稱為神君云
[194-15a]
  六合縣令某因耿天臺定向講學行部至縣令曰
  王陽明先生但言良知不言良能得無遺漏否耿
  曰如子官名知縣不名能縣豈亦有所遺耶蓋此
  知字未易承當如一縣窮簷蔀屋之下其艱苦疾
  痛無不了然洞悉則撫循之者自不能已矣若茫
  然未知縱幹當一二興利除害事祗為門面計為
  思朝廷設知縣之意終屬曠官也
   蘇州府
[194-15b]
  庾氷為吳國内史蘇峻反遣兵攻氷氷棄郡奔會
  稽峻購氷甚急吳鈴下卒引氷入船乃故艤船市
  渚去飲酒醉還舞櫂向船曰何處覓庾内史此中
  便是氷大惶怖不敢動兵見船小謂卒狂醉都不
  復疑因送過浙江寄山陰魏家得免事平氷報卒
  恩問所願卒曰出自厮下不願名器少苦執鞭恒
  患未得快飲酒使有酒畢餘年足矣氷為起大舎
  市奴婢使門内有百斛酒終其身
[194-16a]
  張率在新安遣家僮載米三千斛還吳耗失大半
  率問其故答曰雀鼠耗也率笑曰壯哉雀鼠不復
  研問
  張緒口不言利有財輒散之清言端坐或竟日不
  食門生見緒饑為之辦食
  張充少不拘檢肆意畋逰父緒請假還吳始入西
  郭值充正獵左手臂鷹右手牽犬遥望見緒乃放
  鷹紲犬向舟而拜緒曰一身兩役無乃勞乎充跪
[194-16b]
  對曰充聞三十而立今二十九矣請至來歳終身
  折節緒曰若過而能改乃顏子矣明年幡然易操
  尋師就學博覽古籍鬱為名士
  袁洵弟子粲幼名愍孫好學有清才隨洵在吳郡
  擁敝裘讀書足不踰户其從兄顗出遊要愍孫愍
  孫輒稱疾不動或有欲與洵子婚者洵曰覬不堪
  正可與愍孫婚耳
  陸象先在官務以寛仁為政司馬韋抱直嘗言望
[194-17a]
  明公稍行杖罰以立威名不然恐下人怠廢象先
  曰為政者理則得矣何必嚴刑樹威損人益已以
  傷仁恕之道
  范忠宣純仁罷相與程伊川頤相見責以某事合
  言何為不言如是數四純仁但稱謝他日頤偶見
  純仁劄子一篋凡頤所力言者皆已先言之矣但
  不與頤辯一詞惟謝罪耳
  范純仁嘗誡子弟曰人雖至愚責人則明雖有聰
[194-17b]
  明恕己則昏苟能以責人之心責己恕己之心恕
  人不患不至聖賢地位又曰六經聖人之事也知
  一字則行一字又曰惟儉可以助亷惟恕可以成
  徳
  范正平勤苦學問操履甚於貧儒純仁當國時與
  外氏子弟結課於覺林寺去城二十里正平徒步
  往來人不知為丞相子
  蔣侍郎堂慶歴間由宜興徙居蘇州告歸後郡守
[194-18a]
  李仲偃即其居第建坊曰難老以祝之蔣愀然謂
  胡文恭宿曰此俚俗歆羨内不足而誇之人者也
  必撤去胡因其第有芝草之瑞乃改為靈芝坊退
  語人曰識必因徳而後達蔣公之徳蓋人所畏故
  其識如是非我所及
  鄭希尹景平居帶城橋為人剛正不詭隨守鄱陽
  未半載拂衣歸人問之曰奉天子命為守職當撫
  字乃不得行其志今日須金㡬百明日須金㡬千
[194-18b]
  枯骨頭上打不出也時朱勔用事勢可炙手士大
  夫中惟鄭無阿附意
  五經博士陳嗣初繼母吳夫人守節撫孤嘗以二
  語訓繼曰懋於學則道明安於欲則心晦此至理
  名言粹然相朂於聖賢也
  盧仲甫秉父光祿卿名革自徳清徙吳遂為吳人
  秉少有俊譽嘗謁蔣侍郎堂坐池亭蔣曰亭沼粗
  適恨林木未就耳秉曰亭沼如爵位時來或有之
[194-19a]
  林木非培植不成似士大夫立名節也蔣深味其
  言
  李撰教授真定時曾布為鎮曾妻邀李母妻燕集
  武官提刑宋者妻亦預席盛飾而至珠翠耀目李
  姑婦所服浣濯布素而已又各攜其子俱來宋之
  子眉目如畫衣裝華煥李之子樸陋而弦誦如流
  曾妻曰教授今雖貧諸郎皆令器他時未易量提
  刑之子雖楚楚趨走才耳後李五子俱登科彌遜
[194-19b]
  彌大尤著宋之子止閣門祗候果如所言
  王鑑真定安平人耿介厲名節父官平江路吳縣
  尹鑑侍養終任樂其風土遂隱居吳中臨頓里足
  跡不出户者二十年應門惟一婢客至輒叩鄰家
  貰酒對客劇飲家貧無儋石之儲然非其義一毫
  不茍取性嗜蟹人或饋兩蒲青願易一詩曰我豈
  以口腹害物命耶盡放之江中而償以詩
  沈右字仲說年四十未有子其妻為置一妾姿色
[194-20a]
  美麗右詢其父祖名女泣對曰妾范復初之女也
  父䘮家貧老母見鬻於此右惻然淚下因語其妻
  曰此女之父吳中名士亦吾故人豈忍以為妾當
  如己子視之即召其母令擇壻具奩遣送郡人稱
  之
  至正間朝遣兵部員賫空名告身過江南募民納
  粟補官自五品至九品粟有差而民無一願者松
  江知府崔思誠集屬縣豪右大姓列庭下不問有
[194-20b]
  無輒施拷掠衆皆悲涕入粟且逼抑使就官惟平
  江監郡六十不為使者所惕力爭其不可闔郡得
  免崔聞之大慚
  金壇張徳常起家吳縣丞歴縣尹遷嘉定州同知
  其行也諸文士分賦吳中舊蹟送之廣陵成廷珪
  得龍門廬山陳汝秩得采香逕宛丘陳秀民得靈
  巖吳郡鄭元得越公井錢塘范致大得石湖江陰
  張端得林屋館青丘劉堧得虎丘太原王逢得劍
[194-21a]
  池薊丘聶鏞得天平山四明陳樸得白雲泉會稽
  張憲得吳王井四明陳桱得太湖石勾吳周砥得
  洞庭山晉陵張體得琴臺巴西鄧徳基得玩花池
  清河張端義得錦帆涇崑山盧熊得館娃宫吳郡
  王行得放鶴亭渤海高啓得響屧廊高郵龔宜得
  梧桐園吳郡黄本得白公檜延陵徐文舉得百花
  洲江隂張瑄得采蓮涇海昌董翔鳯得辟疆園無
  錫顧常得夫椒山而遂昌鄭元祐亦賦采香逕且
[194-21b]
  為之序
  楊文貞士竒薦士蘇州有三人尚書楊翥都御史
  吳納五經博士陳繼翥與楊在武昌固患難之交
  訥黑窰匠以一文繼教書儒生以一詩皆入啓事
  悉列顯秩為名臣
  況鍾守蘇州興學禮士鄒亮獻詩鍾賞之將薦於
  朝有以匿名書數亮過失潛揭於府治門況得書
  嘆曰彼欲阻我薦正速成亮名耳遂薦其才學可
[194-22a]
  用召試授吏刑二部司務轉監察御史
  吳縣尤安禮字文度官至貴州叅議歸田後人罕
  見其面況太守鍾入覲楊東里士竒詢其起居鍾
  無以應士竒曰公為守土吏乃不識尤文度耶鍾
  歸訪之見一老絡絲巷中布衣紃履環堵蕭然鍾
  欲割官地益宅謝不可遺以金亦不受鄉人傳為
  美譚
  吳訥居家嚴肅孫淳以御史按某處便道歸省怒
[194-22b]
  曰簡書之謂何杖三十遣之外孫錢昕登第來謁
  命執糞之禮加帚箕上無塵長者嘗宴郡守命淳
  行酒昕執炙拱立左右守跼蹐求同席乃令各攜
  一杌坐廡下起侍酒炙禮如初後淳卒於官民奉
  為神牲楮日甚訥令人持文一通告彼城隍神俾
  驅還無為厲一夕里巷聞車馬聲僉曰御史歸矣
  太監牟良知書好禮正統間織造蘇州有人以刻
  絲獻者良曰此内府所未曾有也今以上聞必為
[194-23a]
  民病因却其所獻
  趙煥之庾幼撫於從伯中丞士諤方有母䘮衣麻
  衣值歳時兄弟皆綵服庾獨匿不肯易服中丞甚
  器重之一日與仲兄奕中丞呼庾至詬且撻之而
  薄責已子庾不解中丞曰汝父母相繼歿貧困非
  力學何以自樹且汝賦資敏勉加奮厲無慮不達
  我子才不汝逮䝉業而安耳汝何自比於彼暴棄
  若此庾由是感激向學卒以成名每為人述此事
[194-23b]
  輒涕洟不止
  韓雍家居或以韓世忠像遺之曰公之先也韓取
  懸中堂焚香再拜而返之曰韓雍出自寒微人所
  共見豈敢妄祖蘄王
  陳興立居長洲之蠡口奉母至孝母嗜楊涇橋糕
  離家十餘里興立不避風雨寒暑每旦致之如是
  者將十年忽一日途遇破衲道人求糕即與啗之
  復往買歸而道人已畀前糕與母且留一瓢云將
[194-24a]
  此注水飲人可以療病自是病者日求瓢水飲之
  疾良已一時以為孝感遂聞於朝明孝宗遣中使
  取瓢以去興立歿里人為立祠
  上元史忠字端本自號癡翁工畫山水人物嘗訪
  沈啓南周於吳門不值見堂中㡧有素絹摇筆作
  山水不題姓名而去啓南歸見之曰吳中無此人
  必金陵史癡也邀之回留三月乃返晚無嗣一女
  既笄壻貧不能娶與壻期元夜畧具隻雞斗酒我
[194-24b]
  當過飲至夜誑其妻女云家家走橋觀燈盍亦隨
  俗可乎攜其妻女送至壻家留其女一笑而别
  都穆字元敬居吳之南濠以太僕少卿致仕家居
  讀書不輟嘗有娶婦者夜大風雨滅燭徧乞火無
  應者衆雜然曰都少卿家當有讀書燈在叩其門
  果得火齋居乏食笑曰天壤間當不令都生餓死
  徐恪為御史一太守送厯日百本有金葉一片共
  約千金恪將&KR1318封固後按其地命太守領&KR1318去亦
[194-25a]
  不言及
  申文定時行在政府日秀水朱太傅國祚見時行
  於邸第時方九齡時行特起避席留之讀書一日
  從師出遊國祚失足蹈汙泥時行命僮子回取履
  僮子誤持時行朝鞵至國祚不敢納時行笑曰履
  之終當踐我迹耳及舉順天鄉試同學少年有侮
  之者時行怫然曰是且大魁天下若輩焉知明年
  國祚果臚傳第一
[194-25b]
  陳珍凡國華萬厯甲戌進士歴刑部郎中廣州知
  府歸年至九十及見後甲戌進士同縣嚴栻登第
  國華戲投以同年刺枉顧之時傳為美談
  懷宗時巡按御史祁彪佳於月朔特行賞善罰惡
  之典前三日遍約郡之士大夫集圓妙觀又諭闔
  郡父老畢至乃舉善人某某花紅給賞囚惡人某
  某將杖殺之以詢士大夫皆曰可又以詢諸父老
  亦皆曰可遂杖殺之逺近悅服
[194-26a]
  崑山周夀誼年一百一十四歳魏觀守蘇州舉為
  鄉飲賓是生於宋者也
  成𢎞間崑山士大夫有弔㑹月輪一人主之祭王
  文恭綯王侍御葆李樂菴衡劉改之過易蓮峰斗
  元顧尚書禮龔安節詡諸無嗣者之墓後楊循吉
  之墓在郡城濠南詹事姚希孟祖墓近焉姚展祖
  墓必啐酒楊墓歳以為常
  崑山顧夢圭字武祥當參議粤藩賦詩云夏月行
[194-26b]
  部至雷州思製一葛且復休冬月行部至廉州思
  製一裘且復休故衣雖穿尚可補秋毫擾民民亦
  苦吕仲木擷梅花贈之曰武祥如此花矣聞者以
  為美譚
  崑山許立知海豐縣每出行見一老父掃墓無間
  使人問之曰吾父母生平畏蛇蝎今雖歿恐其潛
  撓致體魄不安耳許奬其孝請與鄉飲以勵風俗
  常熟東鄉有義鴿冢相傳一人謫戌其弟在家偶
[194-27a]
  持鴿入市見少年束裝因問何往曰代兄戌耳遂
  感泣曰吾兄在何地而不一顧耶不謀妻子竟帶
  鴿往後傳家信悉賴此鴿鴿死葬焉
  常熟趙氏祖傳纒喉風藥甚效而方極祕惜一日
  趙氏子與友章某飲章詢其方不答酒次趙喉間
  忽痛不可忍乃大聲曰為求猪牙皂角來來則搗
  爛以酸醋調末入喉四五𠻳痰大吐痛立止章數
  以告人傳者遂衆
[194-27b]
  譚曉居常熟之東里與兄照相友愛照持門户而
  曉用圭頓術財至不貲曉無子病篤其女壻覬覦
  之曉不可乃以照之次子培為後曉死照念弟以
  辛勤起家已奄有之不義後培亦旋死適倭寇張
  甚而邑無城衆洶懼議築城以禦括公私帑僅充
  費十之五計無所出照躍然曰吾財有所以用之
  矣籍其藏得四萬金獻於官不日而工畢寇來不
  能入邑得全而照竟為貧人以老
[194-28a]
  吳江鱸鄉亭傍畫范蠡張翰陸龜䝉像謂之三高
  至元間里人祠祀之張邁題壁云功迹盡高天下
  士豈惟吳地作三高夜夢老人來云張陸吳産也
  吳人固當祀之范蠡越產與勾踐陰謀十年卒以
  滅吳吳之仇也吳人不當祀之子何為附會之乎
  子之詩我不與也邁覺異其言志於祠壁
  徐孝祥居吳江茒屋數楹而樹石幽勝有田數畝
  供饘粥而已隱居好客客至必留飲歳常釀酒數
[194-28b]
  石而自奉布衣草屨泊如也一日後園徐步見樹
  根一六坍陷諦視之下有石甃啓之皆銀也亟掩
  之人無知者㡬三十年值至治壬戌歳大歉孝祥
  曰是物當出世耶乃啓其穴銀如故日取數錠收
  糴以散貧人所全活者不勝計銀盡乃已女適人
  惟荆布遣之而於穴中銀錙銖無犯其子純大以
  明經發解官至翰林供奉承㫖孝祥封如其官壽
  九十七
[194-29a]
  杜偉吳江人萬歴時仕工部郎學者尊為靜臺先
  生嘗曰有意為道徳道徳亦名利無心於名利名
  利皆道徳
  杜偉幼育於沈給諫漢仲之子嘉謨沈竒其穎悟
  廟見而子之後歸安茅鹿門坤作沈墓志直書偉
  杜姓偉致書茅欲芟去之茅答云萬物本乎天人
  本乎祖此必不當諱者太史公傳衛青至云青無
  本姓冐衛媼為衛古人於此等絶無含糊足下賢
[194-29b]
  者也一切文章行誼當與古人相應何必嚅嚅效
  世眼所爭耶茅此論甚正其引衛青事今人必不
  肯言偉亦不以為忤厥後仍復本姓蓋得乎茅之
  言也
  崇禎末吳江大疫觸屍氣必死諸生王玉錫之師
  一家五人死無敢窺門者弗論棺殮也玉錫毅然
  直入曰師弟之謂何忍坐視耶至屍所一一棺殮
  之并抱所遺襁褓子出藥乳得生
[194-30a]
   松江府
  咸平初趙屯漁婦張罾河上得一白龜如錢色玉
  瑩電眸朱尾宫畫燦然放於河夜有光熒熒往視
  之龜在焉乃獻於官郡守具表以聞張君房曰按
  瑞應圖千歳龜巢蓮葉上其出也其將以應千歳
  之運乎且白西方色也龜歸也豈西夷懷歸乎明
  年朔方叛帥李繼遷貢馬
  賈宣伯有神藥嘗過松江得巨魚置罟中因投少
[194-30b]
  刀圭藥魚引吸即死後吳江有怪土人謂蛟為孽
  宣伯以數刀圭投潭中明旦老蛟死浮於水而水
  蟲莫知其數其藥云受之皂閣山王天師止熬黄
  檗水以熱酒沃之别無他物
  黄土橋周保宋敷文閣學士尹之後也年三十餘
  未有子保性䖍恭樂施夜夢神人授十八味藥方
  既寤知即五積散曰是委予施濟人也遂造酒三
  十石漬藥以施酒盡則出其方俾人自漬酒服雖
[194-31a]
  疾無弗愈者自是有男子五咸以為誠感獲報云
  翰林學士高智耀河西人嘗奏崇學校正儒術者
  户籍免其徭松江學宫像而祠之知府張之翰為
  之贊曰公生西夏遭際聖元力扶吾道名動中原
  致位内相垂裕後昆徳日益彰身日益尊畫像雲
  間在泮之坤香火弗墜埃塵莫昏百千年兮不亡
  者存
  宋末北橋俞彌恭與子端好施惠凡售物者自百
[194-31b]
  緡而下一聽所邀償之糴及百斛必悞唱籌以裨
  其不足人謂之癡
  孫彬頎而美年三十無子嘅謂所親吾志得一官
  而有四子以英俊雄傑名天其可必乎人咸哂之
  已果育四子唯傑夭折餘至正間並位星郎彬亦
  貴如其志云
  談公綽以老人受憲司命簡災田於松江夜宿華
  亭富人家富人欲虚冐災田數厚欵之寢密室夜
[194-32a]
  分一女子出榻後談驚叩之女曰父貸主人粟積
  利三十石因以妾質今夕奉主人命來也談遽起
  求出而門扃不可啓呼主人弗應乃諭女曰汝良
  家子吾安敢汚張燈待旦既主人入談曰某所負
  我當代償幸以女還其家主人慚謝遂焚劵而還
  之
  華亭市舖一物如桶而無底非木非竹亦非鐵石
  莫能名而用之者一日有海舶老商見之驚喜撫
[194-32b]
  弄不已叩所值其人亦黠駔漫索三百緡商酬以
  三之二遂付之因叩曰某實不識此物今既賣無
  悔理幸以告我商曰此至寳也名曰海井尋常航
  海必須載淡水自隨今但以大器滿貯海水置此
  井於中汲之則皆甘泉矣按范石湖集載海中大
  魚腦有竅吸海水噴從竅出則皆淡疑海井即此
  魚腦骨也
  楊維貞避地松江嘗有一貴遊子既破產流落海
[194-33a]
  上數踵維貞門一日竟持所購倪瓚畫去左右欲
  發之維貞曰吾哀其困使往見一達官以畫為介
  耳非盜也
  任勉之歿未葬里長編其子𢎞為本縣養馬夫教
  授言於太守葉冕冕嘆曰有是乎即諭令歸治䘮
  大書榜於門曰今後均徭故官子孫一例優免
  費榮敏㮤斛銘云出以是入以是子子孫孫永如
  是㮤為名臣而克勤小物隨處可想見
[194-33b]
  洪武中數遣使者廉察諸仕宦家任勉之令鄱陽
  時使者至其第茅舍三間父灌園母紡績使者紿
  以客遊至鄱有札寄子否父因貽書畧曰天道福
  善禍淫甚可畏也勿謂已安已治而懈怠勿謂已
  能已足而驕矜使者以書上達并陳所居狀太祖
  嘉嘆旌異之
  劉鈍兄銑永樂間以會計事坐法繫京師獄鈍婚
  二日即趣裝北行䕶兄後兄思歸鈍陰乞守者代
[194-34a]
  兄繫兄歸紿父母謂弟旅病卒既而里人官長安
  者為司寇白而釋之既歸家人驚以為鬼鈍具言
  其故與父母相對泣兄愧逸去後鈍生二子璵玉
  璵天順舉人仕至建寧太守玉生子衮仕汀洲通
  判衮子兆元舉進士懷慶推官
  上海秦嘉楫初授行人使周藩周王偉其風度厚
  贐之秦悉謝却王乃衣以一狐裘曰天氣方寒幸
  使者為逺道計不得已諾之至把縣托同年以裘
[194-34b]
  歸王曰某小臣何敢辱王服
  張莊簡悅自律甚嚴而待物不苛有四川監司赴
  任請教張曰川行甚險州縣卑官攜妻孥往者實
  以軀命博升斗祿幸無以微罪斥去之
  李觀察希顏居東郊洞涇上止茒屋三間其門人
  為御史行部來謁見其室陋曰何不稍擴之李曰
  無力辦此御史請任之李曰是即民脂民膏御史
  不敢復言
[194-35a]
  宋天民公望與顧文僖清同學友善及文僖主考
  秋闈宋竟不入試顧深以失之為恨抵家始知其
  故即造慰曰何自逺乃爾答曰我兩人交厚不得
  則損公衡鑑得疑公私我故引避以兩全也顧大
  嘆服
  顧文僖清修松江府志黄憲副明致書云夫志者
  所以識一方之事凡人物風俗政教賦稅之類無
  不該載即古之一國史也前之修者間雜以私致
[194-35b]
  後之觀者不甚信服執事於是非筆削可不加意
  乎且執事行將入閣而操天下刑賞之大權於此
  亦小試耳謹拭目以俟毋使後人之視今猶今之
  視昔也
  陸文裕深出入館閣前後㡬四十年每抄錄國朝
  前輩事命子弟熟讀曰士君子有志用世非兼通
  今古何得言經濟今世學者亦有務為博洽問及
  朝廷典故一代之經制沿革恍如隔世縱才華邁
[194-36a]
  衆終為俗學
  正統間富林焦震家生瑞竹凡二本皆異梢同幹
  森然齊長越三四年又生一本亦如之震隱居教
  授與弟友愛深至人以為和氣所鍾云巡撫周文
  襄忱有詩咏之曰植物有修竹獨為貞靜姿況作
  此嘉瑞一本挺兩岐間生已為異重見真絶竒考
  祥揆所自天和本人為君家世積善習隱勤詩書
  孝友既不爽徳慶日以滋冲融感和氣徵應良在
[194-36b]
  兹繁陰媚駢幹密葉交連枝春妍色不競氷霜操
  豈移虚心待結實擢秀期諸兒朝陽有彩鳯翽翽
  將來儀
  張鎣巡按山東過酒肆帘拂其冠墜地公徐命拾
  冠著之諸長吏惶恐繫賣酒傭待㦸門公諭曰自
  後帘可高懸竟遣之去為大司寇時有獄須急報
  夜坐趣吏治文書遲明早奏夜半書既就吏拂燭
  汚文書叩頭請死公曰悞耳趣再書之坐待達曙
[194-37a]
  不寐
  張弼為兵部郎數以直言忤當路遂出守南安入
  覲至京謁李文正東陽閽人辭焉弼題其几云始
  知東閣先生貴不放南安太守叅東陽固賢者與
  弼善弼非譏之也而風流亮直之概可想云其守
  南安時各郡收兵議賞武夫吏卒惟願得其墨妙
  故多以筆札佐郡費有方伯入覲緘楮一篋求書
  以饋長安貴人弼笑曰吾不能為書傭也為書四
[194-37b]
  紙而還之其持正又如此
  曹時中分巡黔中所過題咏郵壁及還復經其處
  見有屬和者詞甚佳訪知為從行指揮所作既而
  其人罪當褫職特釋之及歸其人饋五百金公曰
  我惜汝才耳豈有私耶却不受家居廣富林不輕
  入郡邑守令初至一通謁歸即杜門守令至亦不
  接見年八十不復冠帶見客幅巾布袍賦詩飲酒
  人樂其真率
[194-38a]
  華亭吳丕顯初補學官弟子製青苧布為襴衫後
  以授兄子太僕炯以及孫曾家有青苧亭至今存
  焉襴衫之製諸生服之洪武二十四年三易其式
  而後定用玉色絹布為之寛袖皂緣繫絛垂繻其
  後漸易以藍又罕用布者矣
  潘奎為本郡掾慈仁好拯物太守御下嚴胥吏無
  敢啓口有豪甚殘暴往往誣陷殺人賄諸役煆鍊
  人無敢辨一日當審錄退奎伏地為諸囚白寃并
[194-38b]
  數豪不法事甚具守乃覆訊得實悉解放捕豪下
  獄後奎於吏舍生子守夢諸神騎乗鼓吹送一兒
  至吏舍醒而念曰有徳者必有後是潘奎家也月
  給粟周之所生子即尚書恩也
  錢福里居日有老儒館梁溪鄒氏詭稱錢狀元師
  以取重鄒與錢舊相識適報錢至河下鄒以錢来
  必謁師大治具以待師惶窘無措謂主人曰我當
  往舟中與偕來乃詣錢叩頭請死囁嚅吐實錢笑
[194-39a]
  曰是不難欣然同往侍坐盡醉而罷
  瑁湖橋有賣餅師析箸爭父遺貲構訟兄以五十
  金乞顧文僖清居間求勝清佯應之使人召其弟
  叩所爭狀弟謂兄匿百金不予耳顧笑曰是易決
  何至遂傷天性即召兄至出金授弟曰我與若兄
  弟分此百金矣兩人感愧泣謝而去
  馮恩有布衣交曰郭濟恩上疏逮詔獄惟濟與同
  起居槖饘之饋五易寒暑及恩得論戌而濟以勞
[194-39b]
  憊卒於旅次恩哭之慟撫其子女成立給以田宅
  遇之如家人子弟云
  四義僧舍利塔在佘山之北嘉靖間知府方廉所
  建皆征倭死事僧也
  羣鸛旋飛俗謂鸛井鸛飛成井必有風雨若探巢
  攫其子則一方致旱嘉靖間松江大風㧞木鸛巢
  墮地有子不損老人侯姓者取䕶之鸛復成巢負
  去其後侯老得疾氣絶矣鸛銜一草如箸置其口
[194-40a]
  復活或曰此東海祖州不死草也
  嘉靖乙夘順天鄉試首題仁以為己任次題必得
  其名二句司禮巨璫持主考甚急宣言於朝曰仁
  以為己任下不知是何語徐文貞階曰即必得其
  名必得其夀
  徐文貞階督學兩浙時有士子文用顏苦孔之卓
  語徐批杜撰後散卷士子曰此語出揚子法言徐
  遽出位揖之曰本道科名早未曾讀書今承教矣
[194-40b]
  衆皆嘆服
  徐鴻洲三重有八語自識室中曰室無美姬堂無
  俊僕案無戲具門無雜賔又宅取安人田取給食
  書取明道器取適用
  徐文貞階以禮部右侍郎遷吏部時榜於壁上曰
  咄汝階二十一而及第四十三而佐天官國恩厚
  矣何以稱塞所不竭忠殫勞而或植黨以擯賢或
  徇賄而鬻法或背公以行媚或持祿以自營神之
[194-41a]
  殛之及於子孫
  張所兹思敬娶許氏外舅歿分授百金張曰此許
  氏物也立命還之從父給諫承憲有門生典試密
  寄關節一紙給諫子幼召思敬授之謝曰以此而
  得何以立縉紳間竟不受後司訓署邑篆歴以清
  介著早於一言徵節概矣
  隆慶間張燭知華亭縣櫃吏餽羨金千餘循故例
  也張悉籍其數報於兩臺請補别稅額臺使旌之
[194-41b]
  曰塵視千金今猶額公署退食堂
  海瑞為巡撫意在搏擊豪强而兵備蔡國熙承時
  相風㫖首發難於徐文貞階於是雲間刁風特熾
  告訐無虚日或投栁跖告伯夷叔齊牒諷之海殊
  自悔乃盡焚訟牒故老言此陸莊簡光祖戲筆也
  蔡汝賢侍郎營墓塟父墓旁有人以積土來售畚
  鍤將半土中微露磚槨蔡惻然亟移原土封之不
  復取直
[194-42a]
  林景暘以太僕家居性惇恪而雅負倫鑒喜奬後
  進延文士與子有麟同學每舉會必晨起滌几席
  設楮墨客具必親閱三命題期以酉刻畢畢則引
  大觥酌客稱引古道相慰勉迄無倦容與其會者
  張宗伯鼐鄭憲副棟杜方伯喬林杜駕部士基姜
  中翰雲龍錢比部大忠及李紹文也
  奚夢芝母病早夜籲天復収瘞遺胔為母祈福母
  夢神針兩頤及膝病遂瘥叔貧乏嗣養之迨卒稱
[194-42b]
  貸治䘮姊密以筐篚寄芝暴卒籍而歸其子萬歴
  初司訓金壇遷曹縣教論
  徐文貞階嘉靖癸未探花及第夀八十一及見後
  癸未進士陸文定樹聲嘉靖辛丑會元夀九十七
  及見後辛丑進士姚方伯永濟萬歴戊戌登第夀
  九十八亦及見順治戊戌進士皆松之人瑞也
  郡侯許維新嘗坐早衙見興聖寺浮圖上有人盤
  旋使𨽻攝至具言為寺中磨治墖頂許熟視良久
[194-43a]
  問其姓名居址命鄰里具収管狀存案以其人趫
  捷異常可慮也其防微周密如此又嘗開濬郡河
  募工挑土擇無業荒灘積之故河旁無留土久而
  通利其灘積髙遂以葬無主之䘮超果寺兩廊旅
  櫬累百一旦盡空蓋治河難於運土此亦可為法
  萬歴間府城有劫盜先數日有人載稻草灰堆積
  東城下髙卑大小不一處是夕羣盜刧城中自城
  飛墮灰上安然而去有詰奸之責者不可纖𤨏不
[194-43b]
  察也
  李凌雲為御史日過滄州州守裁其夫馬李不為
  忤後巡按福建而州守為汀州同知自以前嫌必
  當被譴及李行部至旅見畢復召入謂曰屬吏皆
  先容競進獨君無有已登啓事幸自勉竟首薦之
  葉蕃春憲副有聲之父居黄浦東嘗宿邸舍主人
  出追逸僕獨少婦在日且暮矣蕃春渡浦避之時
  甚風雨足繭血濡無所顧又鄰有妾與嫡忤者胠
[194-44a]
  篋逃夜匿蕃春園蕃春密召其夫與俱歸曰無箠
  楚使聞諸人為而垢其質行修飭如此
  徐炯倜儻好施振人之急不能償者多出劵還之
  家居南橋嘗以事至郡所過津梁十餘處皆圮毁
  不治歎曰風雨冰雪中病涉者多矣遂捐資悉創
  石梁里人至今賴之又覽南橋形勢有明行寺居
  南而北無鎻結因捨地建佛閣三座石甃洞門以
  通往來與寺遙望為浦南名鎮焉年逾耄無疾而
[194-44b]
  終
  杜啓勲内行甚飭家貧假錢貿布之大賈席冏卿
  家市之司庫者於本值外誤發羨銀數十金勲不
  知也歸始知乃復棹舟以餘金歸席又嘗拾遺金
  於木市艤舟待亡金者歸之不告姓名而去
  李存素玠瑩積學教授恒語學者曰狂得聖人之
  神狷得聖人之骨惟鄉愿襲聖人之皮毛耳人推
  為確論
[194-45a]
  張勃父年九十餘病不能起步明季土寇索財欲
  殺其父勃以身捍宛轉白刃間賊感其孝俱獲免
  小碭里民高英偶他出夜未歸羣盜窺高繼妻張
  及女慧俱二十許有姿遂夥至女聞之遽呼母起
  曰賊至矣寧鬭死毋為所汚且命幼弟挑燈曰看
  我殺賊遂握刈草刀伏門左張持鋤伏門右一賊
  巨斧斬門入柄長礙户落稍緩而女刀已斮賊頦
  墜一賊奮㦸入張揮鋤擊之不中中楣堅不能脫
[194-45b]
  女為指壁間稻义張遂引义刺賊洞胸背一賊憤
  甚遽赤手入奪女刀賊手刃女手柄劃然柄刃為
  二賊雖得無柄刃而手傷甚不能用女則以柄撾
  之而張又拾地下賊斧亂劈賊退未逾限而斃當
  是時門外賊林立駭愕不敢入爭負屍逸去明日
  青村所守備楊廷棟往勘得狀且見賊頦兵卒咸
  咋舌
  義田贍族自宋范文正公仲淹創行於吳中負郭/常稔
[194-46a]
  之田/千畝其規例見錢公輔記嗣是前明申文定時行
  義莊田/若干畝陳文莊仁錫田蕩三/百畝又唐順之記無錫華
  進士從龍近郭田/千畝皆倣文正公之意其他惜不盡
  聞
 國朝刑部尚書張照祖淇以田千畝贍族田在/婁縣照具
  以奏奉
㫖張淇所置義田著照伊孫所請立冊存案張淇以已
  田作為公產贍養宗黨其敦本厚族之誼可嘉應加
[194-46b]
 恩旌奬以昭義舉著交該部酌議具奏部覆張淇照
  伊子彚吏部侍郎加四級職銜給與
 封典仍行文署江撫喬世臣飭該縣立冊存案載入
  縣志張氏子孫不得擅賣族人外人不得擅買違
  者照例治罪奉
㫖依議士大夫咸歎美之以為盛事
   常州府
  楊龜山時正和間寓毘陵居龜巢巷嘗謁鄒志完
[194-47a]
  時志完已病楊至臥内見之猶問以時事如何互
  相咨嗟龜巢巷在今周仙巷口
  張誠旌孝碑宋元豐七年毘陵華直内所重建誠
  須城人自祖綰六世同居男女少長合一百十七
  口以耕漁為業每旦坐堂上集子弟分工授事皆
  整容悚息而出不敢少怠南渡後徙居毘陵子孫
  以文學取科第為毘陵望族是碑沒於郡人薛埜
  之家園元至治間因治地得之植於庭
[194-47b]
  倪瓚自先世以來代雄於貲瓚厭棄紛華清修好
  義其師鞏昌王仁輔老而無嗣奉養終其身歿為
  制服執䘮營葬務致誠慤嘗鬻産得錢千百緡㑹
  張雨至其家念雨老不再至推與不留一緡
  無錫有義犬冢張籌遇毒蛇犬嚙殺蛇中毒死籌
  葬之勒石以志云洪武元年余以尚書禮部奔先
  考䘮歸講䘮禮時則鄰姻得菴費翁數相過從六
  月既望時雨新霽余因訪得菴於弓河草堂步行
[194-48a]
  新橋委巷泥濘沒屐齒余踞盤石濯足有蛇蟠石
  交縳余左足事出不意時惟一黄犬隨余行余顧
  犬太息犬解余意嚙蛇數段死犬亦旋死余相河
  南隅一丘用筦席四襲坎葬云嗚呼銜結之報書
  傳所載非誣也乃余親受此犬脫非常之厄謹朱
  書元石追而納之壙與得菴親臨視焉余乃一梧
  主人姓張氏葬之為六月二十四日
  徐晞永樂中由縣功曹歴陞兵部尚書其為功曹
[194-48b]
  時有貧人悞籍戍丁被攝祈免具酒為夀令妻進
  觴而身自引避妻殊色也晞一見絶裾走仍脫免
  之
  尤文簡延之每公退則閉户謝客日計手抄若干
  古書其子弟及諸女亦抄書嘗曰予所抄書將彚
  而目之以代饑之肉寒之裘寂處之朋友幽憂之
  金石琴瑟也
  張通叅選大節甚著臨終語所親曰先輩身死國
[194-49a]
  事如施御史武許給事靈皆未與祀典吾累陳之
  有司未之信也吾死勿置我鄉賢以增吾愧
  湯大理沐公餘日錄云予仕武義時適奉部檄旌
  表節婦朱氏先期召婦入邑蓋鄉民徐信妻守節
  五十年矣用綵亭二一置金縷一置文牘題綵聨
  云喜聞鼓吹喧通市羞殺琵琶過别船又云食荼
  敢謂當年苦啖蔗方知此日甘又云地無塵土沾
  荆布天有恩波載柏舟以竹兜坐婦導迎遍城市
[194-49b]
  許婦女縱觀仍偕儒官送至其家蓋奉宣徳意固
  臣職之大端表勵風俗尤親民之首務聊竭此心
  而已
  朱仲南為縣主刑吏景泰末無錫大饑民無食者
  羣聚而之有榖之家强貸焉有榖之家指為盜上
  之郡郡守擬以辟仲南爭之曰法當笞足矣守怒
  其狥榜掠甚毒嚴訊至再無異辭獄以不成英宗
  復辟諸囚邀赦出仲南曰我為小吏活三十六人
[194-50a]
  心亦可以無負矣遂解役歸
  張養浩嘗行髙橋之南遇醉而鬭者一人墜金於
  地張拾而黙觀焉鬭已其人始覺大惶廹澘然出
  涕張徐呼謂曰男兒何不能自慎以有此失茍非
  我恐金不歸矣遂還之其人謀所以報不顧而去
  子愷舉成化進士
  顧榮僖可學副使可久之祖少貧寄食於姻邵早
  起立門外富人鄒雲騎馬過一僕騎而負笥以從
[194-50b]
  下馬攜笥如溷既見主已逺遂馳去忘其笥顧視
  之一笥金也俟其來還之雲聞馳謝願分十一以
  贈不受時適有蘇商見而義之妻以女後乃日昌
  終邀封典
  陳廣儒家子孤貧通家顏氏衣食之廣無能强飯
  酣卧而已且有風疾顔厚之不少衰顔之讐賄侍
  婢置毒餅中以進廣知不泄遽入攘餅食之左右
  方怪駭食頃嘔出細蟲無算問之終無所言及侍
[194-51a]
  婢夜逃人始漸知其事而廣風疾頓除夀至九十
  八
  顧言曾祖清年逾四十妻方娠適寒夜清宿郡邸
  有女來奔清正襟出庭中冐寒立比旦托事歸而
  是夜即生子至言貴顯
  邵文莊寳幼與同邑丁松年惠逺稱三竒童嘗同
  至洞虚宫嗣龍山房道士年八十餘謂曰聞三君
  敏妙我有王學士夀先師祖文千餘言能誦十過
[194-51b]
  記當烹白鵝以進於是丁誦一過背之不失一字
  惠誦兩過訛四五字邵細讀三過又聽二子背誦
  各一過訛十餘字道士進鵞既去謂弟子曰邵子
  深沉寡言舉止不茍此逺大之器二子質敏而氣
  浮非其倫也又三年而丁以儒士第一人應舉不
  第尋卒惠後仕終順天通判邵至大位悉如道士
  言
  萬宗伯士和唐荆川順之門人也分守饒州謁别
[194-52a]
  荆川荆川以磁盂二為贐或曰饒固多磁何贐是
  唐曰惟其多磁是以贐也萬子他日歸而磁不加
  益者乃真我弟子也
  惠山之麓有碧山吟社成𢎞間諸名徳為文㑹之
  處好事者繪圖以紀其勝邵寳為之記
  王宗幼䘮母父傭惠山僧舍及宗年十三慟哭迎
  父歸止於外家旦暮負薪以養既二年拾遺囊於
  道俟其人至而還之則報以三緡受而買二驢負
[194-52b]
  載取直父養稍裕又十年始僦屋三登里娶妻生
  子痛母早世終身不飲酒食肉當宗策蹇時為富
  民張江齮齕瀕死後江與强銘者訟久不相下會
  銘一奴死遂誣江殺之知宗之仇江也餽之金而
  引為証及就訊宗慷慨明其始末還所餽金於官
  修三登倉其子曰澤澤子台問問子鑑皆登第
  許鼎臣之父繩武以屋典毛敬宇銀四十兩敬宇
  不戒於火屋燬繩武慰之曰典銀當奉還已而書
[194-53a]
  與鼎臣曰毛敬宇失火吾家當自再造耳鼎臣方
  為僉憲亦以銀寄歸曰應還其銀也父子同心好
  義與范文正詢堯夫麥舟事相類
  鄒忠穎極孝一日將飯食肉而美問母曾飯未既
  而知先母飯也自咎罰穢水二碗終日不食又極
  友愛祖居一區得第後讓弟居之弟三鬻於人三
  贖以與弟居之
  孝廉許世卿伯勲嘗揭安貧五戒於壁曰詭収田
[194-53b]
  糧干謁官府借女結婚多納僮僕向人乞覓又揭
  省事五戒於壁曰無故拜客輕赴酒席妄薦館賓
  替人稱貸濫與義㑹又有和風未學由由惠清節
  寧希望望夷之句每勅其子曰人何可不學但口
  不說欺心話身不做欺心事出無慚朋友入無慚
  妻子方可名學人耳
  白惠風貽清當㑹試五日父訃至或勸匿之白曰
  今科不第尚有來科終天之悲如何可遏今違含
[194-54a]
  殮罪已莫逭況可入闈以冀非分耶星夜馳歸後
  服闋登第
  宜興堵作邦妻徐氏少寡止一女亦早寡母問當
  守故女以夫情對母作色曰婦人之節守義不守
  情夫情與欲鄰念情即欲動欲㡬動而守不遷者
  寡矣女凜然受戒母女相依操如霜肅
  趙登之熙瀛四十無子方與諸昆謀卜地葬親而
  形家言地獨不利於熙瀛嗣續奈何熙瀛毅然曰
[194-54b]
  有諸猶子在趙氏鬼不餒但得親骨入土吾絶嗣
  甘心焉竟葬之後生子林玖登鄉薦孫枝繁衍
  萬歴間島盜躙毘陵官兵懦縮顧湯卿率里中子
  弟為團練厲衆扼據河北諸村設伏山溪叢薄𠞰
  殺無算會夜逐北錯足墮水遂遇害官檄各處倣
  行顧保障法寇平為建祠曰義烈
  江陰縣簿曹廷慧力捍危城四十日不寢食卒用
  火攻退倭論功陞蘇州判去有戰馬直百金曹以
[194-55a]
  官物留於縣上官知之命日給圉人料銀一錢豢
  之二十餘年乃死
  劉崟混跡牙儈襄陽估王姓載棉花至常因往浙
  以銀二千餘兩并衣囊手書單貯崟處估去溺死
  錢塘江崟聞之即馳信估子子至悉以前所貯及
  單與之子感涕願分其半崟義不受自後子孫科
  甲綿盛云
  萬歴壬子鄉闈學臣命諸生在省候榜榜首武進
[194-55b]
  張瑋也瑋師同邑髙秉忠夙儒弟子登榜者并瑋
  得十七人例鹿鳴讌五魁坐堂上餘列兩廡瑋白
  監臨御史弟子不得先師移秉忠席堂上其十七
  人者向秉忠肅拜而後就坐一時以為盛事
  萬歴末商舟浮江來艤黄田港舟人死藁葬城北
  隅舟人故畜一犬犬繞屍悲鳴呼之不去商舟解
  維其犬臥墓下寒暑不暫離居人哀之咸給其食
  且為草窟以庇焉又博瀦里民家一犬對宇而居
[194-56a]
  者時與之食後其家主人死主婦即嫁對宇者犬
  遂絶不入其門與之食亦不食竟悲號臥死空室
  中嗚呼人之愧此者多矣
  天啓乙丑秋將毁東林書院高忠憲攀龍夜召儒
  學吏潘守命之曰書院毁矣惟是燕居廟孔子神
  位豈可俱毁吾念惟文廟複壁中可藏特以相托
  毋泄乃呼燈躬奉神位付潘明年公及於難其後
  燕居廟再建潘之子華言於衆乃迎而祀焉
[194-56b]
  廼安為華仲儀僕仲儀戌淮貲盡無所得食安因
  求事乾没日以所得歸給其主又王朋者亦華氏
  傭主為郡諸生悞殺其族人之僕朋竟詣官言主
  有事郡學去錫邑百里殺人者朋也歴訊任益力
  瘐死獄中又姚錄者從其主姚期綱運入都期罹
  法東厰捕之急因期出惟錄守舍遂自言期子縳
  之去道遇期亂以他語期乃逸錄至官榜掠甚酷
  堅言父逃久之得解歸
[194-57a]
  崇正丁丑錫邑第者七人持年晚生刺謁嚴司寇
  一鵬嚴為萬歴丁丑進士年九十出見笑謂曰今
  日承諸君不棄老耄他年丁丑又有後來者援例
  謁諸君也胡時中進曰是時晚生輩又率諸後來
  者以謁先生耳相與大笑嚴固人瑞而一時詞令
  之善如此
  陳大智家世素封性孝尚義識松江錢龍錫於諸
  生曾造羈人舖及雲亭□鎮橋張公殿撫諸姪成
[194-57b]
  立以已資分析授之還貧人劵育族女於家失火
  延燒其堂詭辭曰吾室小正欲别構卒成禮嫁之
  巢五一震林為禮部郎康熈初朝議去四書八股
  制藝専用時務論䇿取士震林言八股可去四書
  五經不可去於是採其說例以經書命題
  江陰縣名宦祠傾圮已久木主散失僅存三五露
  處祠内康熙間學博某為之修葺煥然一新學博
  夜夢入祠中見衣冠甚偉者四十餘人揖而告之
[194-58a]
  曰君為吾輩安設木主吾輩為君修葺宫牆閱月
  有學役吳欽於祠旁鋤地忽得白金三十兩願獻
  於官學博曰疇昔之夢驗矣吾敢染指此金乎手
  授邑紳輩築宫牆三十餘丈不日告成學使田雯
  曰此將來一段佳話也
   鎮江府
  漢時有金牛出於山東馳到曲阿畍村人柵斷其
  道謂其地為柵口牛皆奔聚因曰奔牛又相傳萬
[194-58b]
  策湖中有銅牛人逐之走至此柵今柵口及堰皆
  以此名二說微異
  溧陽舊多蠱毒丞相韓滉為浙江觀察欲絶其源
  時有僧住竹林寺每絹一疋易藥一丸中蠱毒者
  多獲全濟值滉女有疾浴於溫泉而愈乃捨女裝
  奩造浮圖於泉之右延竹林藥僧主之滉因求其
  方刋石於縣市以流布焉唐末石不復存而溫湯
  之寺不改有夏氏世傳其方藥以溫湯為名誌所
[194-59a]
  自也原方以五月初桃皮生用二錢盤蝥以麥麩/炒去翅足二錢大㦸生用二錢三物為末以
  米泔淀為丸如棗核形凡中蠱者於食前以米泔/下一丸坐靜室中忌婦人孝服猫犬見此方崇寧
  間竹林住持僧智淳/得之於帥府曾氏云
  唐代宗時李秀卿刺湖州至維揚逢陸鴻漸羽李
  素熟羽名因赴郡抵揚子驛曰陸君善於茶天下
  聞名況南零水又殊絶二妙千載一遇乃命軍士
  挈瓶操舟汲南零羽執器以俟俄水至羽以杓揚
  之曰江則江矣非南零者既而傾諸盆至半遽止
[194-59b]
  之曰此南零者矣軍士大駭跪曰齎自南零舟蕩
  覆水懼其尠挹岸水增之處士神鍳也又李徳裕
  在中書有親知奉使京口徳裕曰還日金山下中
  冷水可與汲一盎來其人舉棹日醉而忘之至石
  城下方憶乃汲一瓶於江中歸獻徳裕飲而嘆曰
  江表水有異於頃歳矣頗似建業石城下水其人
  謝過不敢隱
  蕭楚材知溧陽縣時張乖崖詠作牧一日召之食
[194-60a]
  見几案有詩句云獨憾太平無一事江南閒殺老
  尚書楚材為易憾字作幸字詠出見稾曰誰改我
  詩者楚材曰公功高位重姦人側目之秋且天下
  一統公獨憾太平何也詠感嘆曰君我一字之師
  也
  王正肅遂紹定間曾為平江守以師黄榦之訓書
  諸紳曰士友當親而賢否不可不辨財利當逺而
  㑹計不可不明折獄以情毋為私意所牽薦士以
[194-60b]
  才母為權要所奪當言則言不視時而退縮可去
  則去不計利而遲回庶㡬名節之全不愧簡冊所
  載
  范文正仲淹在睢陽遣子純仁往蘇州取麥五百
  斛純仁時年尚少既還舟次丹陽見石曼卿問寄
  此久近石曰三䘮在淺土欲葬之而北歸無可與
  謀者純仁以麥舟付之單騎到家文正曰東吳見
  故舊乎曰曼卿為三䘮未舉方滯丹陽時無郭元
[194-61a]
  振無可告者文正曰何不以麥舟與之曰已與之
  矣
  宋末賊掠潤州城門不啓者十七日民餓死且半
  時有費簧者出粟施粥活人甚衆鄉人曰皆簧所
  祐也遂名其里曰簧祐以志其徳
  丹陽吉棠少時父令負販眭仲徳途遇之勸令就
  學曰家貧須麥粥養父仲徳曰麥粥我家有之攜
  歸與子曄同學後棠為御史過仲徳家家惟一椅
[194-61b]
  讓棠坐自坐木臼棠辭不敢因並坐檻上仍出麥
  粥啖之時曄已列刑垣矣
  北固有蜂甚巨冠色赤鳥撲之墮地羣蜂數萬結
  聚不去一二日皆死楊文襄一清取而瘞之作義
  蜂記
  楊文襄一清在靈州人有笑其演營習陣者楊謂
  余誠書生不諳軍旅然以古人行必謹哨探止必
  修戰備為法其敢忽諸又每諭諸將曰無事常如
[194-62a]
  有事時隄防有事常如無事時鎮靜念武侯衞公
  未嘗廢營陣世無岳武穆豈可恃野戰為能耶
  李重嘗授經溧陽史氏歳俸八十金史憐先生貧
  私為置子錢歳暮進之重但受如約餘麾之弗顧
  後舉正徳間進士官至副使歸老後仍授經於溧
  陽高淳間恒無以自給
  丹陽蔣教諭從教性戅直有市井子驟富以金線
  結為履見而惡之紿曰吾欲倣其式既進履即令
[194-62b]
  童子擲諸水曰小人敢爾奢僭
  王給事煜年十三遊庠時縣令與邑紳互訐直指
  詣學諭諸生曰為令者左為紳者右諸生俱左煜
  獨徐步至右直指曰小秀才何獨異煜曰問理之
  曲直不問人之多寡論人之是非不論年之大小
  直指顧謂令曰此子即樹爾他日之敵矣爾其行
  哉及壯讀書金山寺一日以訪友出適嚴嵩以翰
  林學士入朝道金山入其館見案間文善之久待
[194-63a]
  不至留名刺函十金屬寺僧道意煜見之曰彼日
  後得志必為奸黨何以是汙我擲其金於江
  戴從商尚質性介特嘉靖間一就試學使者鄙其
  苛文碎儀即棄去隱居篤學自壯至老不取人一
  錢不飯人一飯嘗著不取歌曰我取人一錢人取
  我一緡旦旦相取月月相纒是以下有血地上有
  刀天我今不取我念曠然爾念曠然聊以頤我年
  又不飯歌曰若通人飲食是隨人往來我來彼往
[194-63b]
  彼往我來歡則為狎怨則為猜歡情恒不常怨情
  最易久偪側一世間負債如羊狗我寧吞大冶之
  鎔銅決不霑烏程之清酒
  吕城人陳瑶能於馬上運鐵义數百人叢刺之莫
  能近嘉靖倭寇江南大府令鄉民絶橋自守而募
  能斬倭者一首賞錢萬瑶率其徒數十人應募乗
  白騾與倭戰騾上倭首纍纍也一日倭悉衆死戰
  倭法臨陣左手持刃挺而前右手刃纔數寸人不
[194-64a]
  虞其右也近則舒之長五六尺削鐵如肉因斷瑶
  义瑶呼徒易义瑶每戰令徒載數义隨之而性貪
  馘首專其功徒無與者徒憾之不應瑶度倭盛不
  可敵奔逸至吕城牐先是瑶需渡而牐斷則肘下
  挾騾一躍逕渡以為常是日腰懸七倭首仍掖騾
  欲躍累重墜於河倭競前殺之
  賀邦泰幼時其父鎬建亭水中令讀書而撤其圯
  賀戲以一木支岸逕行出入甚熟後令莆田率民
[194-64b]
  擊倭馬逸馳倭壘倭逼之前臨大河廣踰丈橋毁
  獨一木渡賀遂棄其騎趨而撤之倭驚以為神
  崇禎初大官庖開應支物價簿帝詰内侍謂太浮
  且曰炙鵞醃鰣肉酢在某肆市之錢半百耳内侍
  驚愕丹陽談允謙有述事詩云潛邸曾親到市纒
  民間物價每留連西華鵞炙前門酢一箸纔消半
  百錢
  陳都諫獻策妻程氏隨夫在京邸獻策方會議三
[194-65a]
  案於内府薄暮未歸有婦稱鄰嫗求謁閽者不能
  禁直入榻前泣告曰妾奉聖夫人客氏也待罪掖
  廷已歴年所亦有何罪而議者將及焉妾聞卿家
  大人直聲竒節知夫人亦良苦敬以黄金百鎰為
  夫人夀願大人憐而赦之程謝曰夫人休矣妾以
  鄙陋之質櫛不設釵衵不引帛猶自愧非分安用
  此黄金為且大廷國是向兒女子嘵嘵夫人謂殿
  陛中真無一男子耶聲色俱厲正論侃侃士大夫
[194-65b]
  有不逮者
  張君表鳯儀子九徵登第貽書都門誡之曰入世
  在自立毋輕受人恩我為諸生三十年未持一門
  生之刺所見有王文成高忠憲其人乎外此無可
  北面矣人謂此不特為氣骨語實名言也
  華鈺以璽卿家居有富人子殺人祈鈺居間干當
  道劵千金却之明日倍其劵又明日再倍其劵鈺
  曰我豈與若較此哉若罪故無生理吾分亦無居
[194-66a]
  間理郡邑試諸生鄉大夫各為所親先容鈺獨無
  所謁或偽署鈺牘以進鈺廉得之不白是非但語
  署牘者毋納諸生金人服其清介而仍不失長者
   淮安府
  王義方拜御史嘗買宅既數日忽對賔朋指庭中
  青桐樹一雙曰此無酬直賔朋言樹當隨宅無别
  酬例義方曰此嘉樹非他物比召宅主付之錢四
  千
[194-66b]
  王義方為魏徵所知徵欲妻以夫人之姪王辭不
  取俄而徵薨王乃取女人問其故曰初不附宰相
  今感知已故也
  米芾知漣水軍時祀先聖極誠敬上自香帛酒醴
  羮醢下及牲牢灌獻靡不竭誠躬親致齋九日方
  敢涖事祭時香烟直上不散結成伯牛受享四字
  羣覩駭異明崇禎間賀相國逢聖為應城教諭質
  明丁祭親見
[194-67a]
 先聖自空中攜一芹而起與此事同
  淮陽楊孝子名昊字克彰刑科給事理之父也昊
  早䘮父哀毁甚而每强顔以慰母心事母能養志
  母酷愛其孫昊嘗牽率諸子抱弄母前枚指之曰
  某可承家某可事生業某當作官以顯門閭母聞
  之大悅其他問安視膳𤨏節不異常人而一以至
  誠感動有司旌其門華亭張弼為之立傳
  安東濵海人房得莘猶子妻劉氏驅牛駕車運薪
[194-67b]
  於野方載數束虎忽摶劉氏牛力抵之虎棄去劉
  登車牛拽行十餘步虎復追至牛復抵之虎又棄
  去劉傷臂不能登車牛角薪於地空車就劉劉匍
  匐上車牛曳之行猶再三回顧抵家乃已劉得不
  死飼牛終身不令服軛云永樂十二年事
  韋彥質斌成化時在諫垣批鱗敢諫然每自省曰
  假彈射以快私讐掇細緩以沽公道我所深恥後
  提學福建公正不可干以私而衡鑒精審曰糊名
[194-68a]
  命題我則試人填名揭案人則試吾矣庸髙下其
  手耶凡所奬㧞皆能速蜚
  丘志中度為山陽邑生館於郡守署郡守欲因事
  周之可數百金度竟辭去曰守不知丘生丘生不
  患貧也後官太僕卿適開府當推人有諷之者曰
  當軸急君甚一枉見即可得度笑曰乃有呈身都
  御史耶竟以忤權璫罷去
  岳薦當明季棄諸生隱居勵行嘗語人曰聖賢精
[194-68b]
  蘊盡於六經四子其要歸不越大學一書凡人生
  平其用力當在致知其涵養當在主敬以躬行為
  實學以隨處體認天理為反身求已之要至今淮
  干學者猶欽其緒言云
  桃源令蕭文蔚撰邑諺以儆座右有云衙門相逼
  官不能為民主差使過繁民不能為身主又云貧
  村瀕河製一艇實有易逃之路急以刑是使之逃
  宜防於先時破釜隔日煮三升實無難去之家嚴
[194-69a]
  其課是驅之去宜防於平日
  順治間徽人程元昭僦居安東齊文光之舍貰酒
  為業夜半見所砌花臺上有光撥土視之則白鏹
  一巨缸也急呼主人告之曰奈何慢藏至此盍収
  之齊曰非也天賜汝遜讓再三且勸程曰天與汝
  而可不取乎吾誓不須此非分之財爾其遄歸程
  後居蘇州成巨富歳一往來必有所饋遺而齊絶
  不受并未嘗言及前事嗚呼程固君子如齊者尤
[194-69b]
  不可及矣
  孫超宗母塋在安東城北平旺河沱溝康熙間中
  河口決直當其衝孫聞之奔赴見白浪澎湃如雷
  松楸根已向上不數武即壟矣水深不可測而夜
  昏黑泅不能至孫痛哭呼天跪水内徹夜籲龍神
  不絶黎明家人肩柴負木接踵而至下樁埽以救
  危急則見塋前昨夕之深不可測者已横起沙壟
  溜水兩分去如燕尾見塋止塌去一角而四週皆
[194-70a]
  成平陸
  安東有朱母蘇氏節孝祠朱以傑其裔孫也康熙
  間火災自城外延燒城内不啻千餘家而節孝祠
  廹於烈熖以傑奔救之見祠内平地出火燄起數
  尺勢不可保乃呼天痛哭懷神主期以身殉哭未
  已忽反風祠火盡滅惟焦門外旗杆二株廟貌一
  無所損人以為誠孝所感云
   揚州府
[194-70b]
  廣陵高爽博學多才齊永明中舉孝廉先是劉蒨
  為晉陵令爽詣蒨不相接甚銜之俄而爽代蒨為
  令蒨迎贈甚厚爽受饋答書人問其故答曰彼自
  餉晉陵令耳何關爽事
  司徒杜衍天禧間知揚州嘗召賔幕閒語我致政
  之後必買一小駟八九千者飽食訖跨之著一粗
  布襴衫入市看盤鈴傀儡足矣杜深志豈在傀儡
  蓋居髙位欲自汚退老耳後致仕果行前志
[194-71a]
  海寧人王興公伯起少年時曾一舉進士輒嘆曰士
  不自重與千百人旅進坐軒廡下獻小藝規合有
  司可恥也遂棄去閉門力學嘉平間被薦不起
  孫叔靜鼛本錢塘人隨父徙江都微時與蔡京善
  常言蔡子貴人但才勝徳恐貽天下憂及為屯田員
  外郎京謂之曰我若用於天子願助我鼛曰公誠謹
  守祖宗之法以正論輔人主示節儉以先百吏而
  絶口不言兵天下幸甚鼛何為者後竟以忤蔡罷
[194-71b]
  揚州産芍藥佳者不減姚黄魏紫蔡京知州日作
  萬花㑹其後嵗嵗循習人頗病之元祐間蘇文忠
  軾來知州正遇花時吏白舊例軾判罷之書報王
  定國云花㑹撿舊案用花千萬朶吏緣為奸乃揚
  州大害已罷之矣雖殺風景免造業也
  蘇文忠軾知揚州夢行山林間一虎來噬窘甚有
  紫衣道士揮袖障公叱虎使去明旦道士投謁曰
  夜出不至驚否蘇叱曰鼠子乃敢爾正欲杖汝脊
[194-72a]
  汝謂我不知豎子夜來術耶道士惶怖而退
  蔣頴叔之奇為江淮發運使才智有餘人莫能欺
  嘗於所居公署前置一占風旗使人候之置籍焉
  令諸漕綱日程亦各記風之便逆蓋雷雨雪雹霧
  露或有不均而風則無頓殊者每運至取其日程
  厯以合之責其稽緩者綱吏畏服
  熙寧中髙麗入貢所經州縣悉索地圖所至皆造送
  山川道路形勢險易無不備載至揚州牒州取地圖
[194-72b]
  是時丞相陳升之判揚州紿使者欲備見兩浙所供
  圖倣其規制造送及圖至都聚而焚之具以事聞
  宋祖自平江南詔以兵器盡納揚州不得支動號
  曰禁庫方臘作亂童貫出征許於逐州軍選練兵
  仗既開禁庫兩將士望見所貯弓挺直曰此良弓
  也因出試之宛然如新計開寳至宣和一百五十
  年而膠漆不脫可謂異矣靖康末東南起勤王之
  師帥臣翁彦國令揚州作院造神臂弓限一月成
[194-73a]
  皆不可用識者以為國初之弓限一年成而今成
  於旬日之間宜乎美惡之相絶也
  張舜文汝明徽宗時知岳州屬邑得古編鐘求上
  獻張曰天子命我以千里懼不能仰承徳意敢越
  職以倖賞乎
  朱光信恕樵薪於草堰場以養母每從王艮齋聽
  講有禮之者曰我以數十金貸汝別尋生計庶免
  作苦且可日夕從吾輩遊也朱得金恚曰子非愛
[194-73b]
  我也我自此憧憧然經營念起斷送一生矣遂擲
  還之學使者召之不往以事役之短衣徒跣而入
  儲文懿巏字靜夫泰州人卒於南都後三年歸柩海
  陵攢於墓舍將葬啓視棺上生黝墨成繪畫文具畫
  家皴染之法前則奇石枯松旁出二篠莖葉咸備左
  則梅株夭矯稍著數花右如左而樹枝差短其文深
  入木理四方來觀詫為神異顧尚書璘為作靈徵記
  嘉靖初揚有司訓徐覲者於啓聖祠旁縱奴射鸛
[194-74a]
  一日鸛銜火焚祠有鸛數百盤旋烈焰之上若快
  心者徐坐焚祠去官奴亦瘖
  楊實夫果嘉靖間官至侍郎清介恬退嘗語人曰
  吾生平無所長惟不識瑾寧彬三人差自慰耳
  李文定春芳及第臚傳前一日在寓邸與客弈或
  密以所擬甲乙報李返坐自如置帖碁枰下終局
  無㡬微見顔色客詰之徐以帖示客曰拙卷亦預
  進呈之列耳衆以此多其度廷對前數日夢紅帛
[194-74b]
  纒身不得脫及臚傳世宗見其名大喜曰桃李當
  春日正芳妍之時以硃筆遶春芳二字圏之居政
  府時考官以典南闈試來别袖出預擬試題呈正
  李置篋中而已將揭曉夫人問兒輩知可中否曰
  題難焉得中夫人驚何以預知因語其故夫人問
  寄兒輩否曰人以心腹待我故先期見示語兒輩
  非彼所望於我也從篋取出火之
  李碧海思誠夫人于氏極賢明當思誠為宗伯加
[194-75a]
  宫保時夫人家居有人言公行入閣者夫人正色
  曰宰相可為而於閹宦得志之時則可為而不可
  為也
  曾銑有膽畧長於用兵其撫邊時當除夜猝命諸
  將出塞上時無警諸將置酒度歳不欲行賂鈐卒
  求緩於銑妾妾啓銑銑斬卒以狥諸將不得己丙
  夜被甲行果遇寇擊敗之翼日入賀畢問何以知
  有警也銑笑曰見烏鵲非時噪以故知之皆大服
[194-75b]
  盧守常倅陳州日畜二鶴甚馴一創死一哀鳴不
  食盧勉飼之乃就食一旦鳴繞盧側盧曰爾欲去
  耶有天可飛有林可棲不爾羈也鶴振翮雲際數
  四回翔乃去後盧老病無子歸休黄浦溪上晚秋
  蕭瑟曳杖林間忽有鶴盤空聲鳴淒斷盧仰祝曰
  若非我陳州侣耶果爾當下鶴竟投入懷中以喙
  牽衣旋舞不釋盧撫之泣曰我老無嗣形影相弔
  爾幸留此當如孤山逋老共此殘年遂引之歸盧
[194-76a]
  殁鶴亦不食死家人瘞之墓在丁堰
  宗臣為閩督學卒於官僚屬生儒咸赴弔於靈几
  上得遺詩三首超脫塵壒以故相傳尸蛻云
  劉靜之永澄萬歴間為順天教授北方稱為淮南
  夫子嘗曰謙謙自牧由由與偕在醜不爭臨財無
  茍此居鄉之利也耳習𤨏尾之談目習徵逐之行
  以不分黑白為渾融以不悖時情為忠厚此居鄉
  之害也夫惡人不可為矣庸人又豈可為乎惡人
[194-76b]
  不當交矣庸人又豈足交乎
  南江寺僧羅得一雁籠置窓外秋夜聞月下有雁
  聲與籠雁相鳴答俄而撲拉簷下僧亟起視則二
  雁交頸俱斃又婁生以矰弋為業方捕隻雁入籠
  而飛雁盤空呌聲甚苦頃即自投而下籠中者伸
  脰就之交結死婁為感動瘞之叢薄間破矰斷繳
  改業焉
  劉西郭清師事林東城司訓浮梁教嚴而氣和或
[194-77a]
  從而問著述則曰帖括是尊最悞後進問學術則
  曰道寓諸庸目前皆是
  謝家店民家有雙燕巢於梁既乳四燕其雌忽為
  鷙鳥所摶俄有羣燕挾一雌來留與為偶閱一二
  日四雛悉斃主人怪之啓視喉間皆蒼耳子蓋雌
  妬殺之也此與張邦基墨莊漫錄所載廣陵牛氏
  燕事正同又皆出於揚土亦大異事
  劉翼齋希文為諸生時嘗以朔望謁監司時有某
[194-77b]
  生怙勢豪横出訟牒理債於公庭衆雖不與其事
  然皆附和長跪希文獨挺身離班次竦立監司詰
  之對曰所言公何敢不伏謁若結黨狥私此膝寧
  輕屈耶監司大加器重
  東廂民陳穀死有所愛犬常伏柩旁不去既葬犬
  時時往宿其冢數日乃一歸求食家人殊不知也
  穀子相為諸生以時掃墓見犬方專冢臥為之加
  慟
[194-78a]
  韓樂吾貞以陶瓦為業從朱信學久之有得縣令
  嘉之遺米二石金一鍰貞受米返金謝曰某窶人
  無能補於左右但與貞居者幸無訟牒煩公府此
  所以報明府也每遇㑹講有談世事者輒大噪曰
  光陰有幾乃作此閒談耶或尋章摘句則又噪曰
  舍却當下不理㑹搬弄陳言此豈學究講肆耶在
  座莫不警省
  咸寧人倪璜寓居廣陵母劉病齋沐祈天七夜不
[194-78b]
  寐一日方沐浴盆水忽冰成竒花扶疎三本幹葉
  俱備母病遂愈人咸嗟異為孝徵
  李維嶷長敷宗伯公子與姪清同舉於鄉鄉人嘖
  嘖稱羨長敷顧清慨然曰吾不喜而憂也夫盛滿
  道家所忌且積徳以致福今無乃福溢於徳乎故
  可憂也
  夏心尼宗孔髫歳為諸生篤行嗜學嘗銘座右曰
  五倫之外無事業六經之外無文章年近百歳髙
[194-79a]
  郵守三晉之賔筵云
  方立禮繼母愛已出子遇立禮不慈鞭撻至酷立
  禮受之無怨言江都人莫不稱其孝其父卒母閉
  之空室中不予食者三日有犬銜餅自竇中入與
  之得不死母意其已斃啓門見猶生遂以為神暴
  亦漸已
  陳恕先以忠江都諸生敦實學持身以敬為主每
  曰敬則寡慾可以成仁敬則心虚可以益智敬則
[194-79b]
  氣聚可以生勇三達徳皆由敬出也
  妖人朱方旦妄言禍福走謁者如騖汪蛟門懋麟
  為辨道論闢之謂國家幸太平無事得此輩以資
  談諧玩弄足矣今𫝊㑹者崇奉太過或謂孔氏復
  生或謂大禹再見甚謂移檄玉皇則祈雨立應不
  惟上侮聖人亦且獲罪天地一旦朝廷震怒加以
  妖言惑衆之罪吾不知朱某安所逃死時孝感熊
  賜履掌翰林佩其言枉顧訪之與定交汪後罷官
[194-80a]
  歸構十二研齋於平山堂側吟嘯以老云
   徐州府
  漢高祖父太上皇前史不載其名後漢章帝紀祠
  太上皇於萬年注名煓一名執嘉高后紀載高祖
  母曰昭靈后
  唐王智興為徐州節度一日諸從事㑹飲賦詩智
  興至從事即屏去翰墨智興言適間作詩何獨見
  某而罷復以箋陳席上小吏置箋智興前智興引
[194-80b]
  毫立成曰三十年前老健兒剛被郎官遣作詩江
  南花栁從君詠塞北烟塵獨我知四座驚嘆監軍
  謂張祜曰觀兹盛事豈得無言祜乃獻詩曰十年
  受命鎮方隅孝節忠規兩有餘誰信將壇佳政外
  李陵章句右軍書
  蕭縣劉伯龍家有清節宋元嘉中為武陵太守歸
  貧甚將營什一之方忽見一鬼在旁撫掌大笑伯
  龍嘆曰貧窮固有命乃復為鬼所揶揄耶遂止
[194-81a]
  眺文元迥在翰林以文章徳行為真宗所優異稱
  為君子長者天禧初因草詔命坐賜茶既退已昏
  夕上顧左右取燭與學士中使就御前取燭為導
  出内門𫝊付從史又嘗宴宜春殿内出牡丹百餘
  盤千葉者纔十餘朶賜親王宰臣上顧迥及錢文
  禧維演各賜一朶凡賜禁中名花故事惟親王宰
  臣中使為之插花餘皆自戴上獨令内侍為迥戴
  花觀者榮之
[194-81b]
  李若谷未第時與韓億為友俱貧同試京師每出
  謁更迭為僕若谷先登第授許州長社縣簿赴官
  自控妻驢億為負箱將至長社三十里謂億曰恐
  縣吏來須别因取箱中錢六百以其半遺億一氊
  一席亦割分之相持大哭後億亦登第皆仕至叅
  知政事
  天聖間新進士謁李子淵若谷求教若谷曰某自
  守官來常持四字曰勤謹和緩一後生應聲曰勤
[194-82a]
  謹和既聞命矣緩之一字某所未聞若谷正色曰
  何嘗教賢緩不及事來且道世間何事不因忙中
  錯了
  黄瑞禾䆃明經能詩嘗揭於壁曰十分貧也還栽
  竹四壁蕭然不賣琴其高致可挹
  王封麓國輔丁公里人仕為鄢陵令性剛正嘗有
  司李欲取其公署一牀者國輔曰此公家物非有
  司所能私予
[194-82b]
  趙子雝時若沛貢生性仁厚家畜一驢聞鄰人生
  子謂妻曰彼年三十始有兒脫驢鳴驚之是我過
  也遂賣之
  崔眉山字曰嵋嘗為聖府典籍年六十尚無子
  妾數年不孕妻復為購一婢崔惻然曰子之有無
  命也安用多玷以滋予罪擇配遣之未㡬而前所
  納妾連舉二子
  徐州有義虎橋相傳有商迷道悞墮虎穴謂必死
[194-83a]
  乃虎熟視不加噬晝則出取物食之夜歸若為之
  䕶者月餘商稍諳虎性謂之曰吾失道至此幸君
  惠我我久客外家有父母妻子思欲一見仗君力
  能置我大道中幸甚虎即伏地摇尾商喻意騎其
  背虎躍出置諸道旁顧而悲跳分去後數載商偶
  經其地見獵者縳一生虎將獻之官視之乃前虎
  也虎見商回睨不捨商亦感泣與衆具道前事亟
  出重貲贖之衆義其所為釋縳縱深山中後人於
[194-83b]
  其地為橋以表焉
  邳州有慈母樹順治間州民劉清源幼失生母嫡
  母沈氏撫養之食必先嘗寢必同臥恩踰已出其
  家祖墓有樹枯十三年矣一夕復生枝葉更茂前
  時人以為沈徳所感故以號樹云
  順治間宿遷知縣金華鄭應兆奉臺檄令以逋賦
  紳士名列上候處分獨不肯具報或謂之曰子寧
  不為官計乎應兆曰我安忍以數百人身名博我
[194-84a]
  一官哉竟以此去
  諸生王來彝懷逺讀書教子每云家居能教一子
  弟心術正即流徳無窮也當諸子弟㑹食必諄諄
  以天理二字相戒勉
   太倉州
  龔熙仲明之以孝行節誼著於海濵紹興間舉鄉
  貢年已六十或勸少為詐匿以避老龔笑曰吾生
  平不欺豈以始進易心乎
[194-84b]
  嘉定王彝自號媯蜼子學有淵源文甚高潔時楊
  鐵崖維貞以文雄東南傾動一世彝獨作文妖一
  篇詆之
  練達者子寧從父知嘉定縣㑹族誅部民郭元宗
  曾被盜誣達廉其寃出之至是詣達欲與俱亡達
  以懷姙妾黄氏屬之而與妻赴海死郭迎黄氏處
  别室生男謹䕶之念其父為邑侯而嘉定號練川
  乃托姓侯名之曰居練既而詔除諸臣家屬罪黄
[194-85a]
  囑居練勿自明以是無知者黄守節九十三歳卒
  按縣志及縣令題名并江西通志俱無練達姓名/因練氏已削籍不敢載耳乃其家藏有宗譜足徵
  世傳不/誣也
  陸安甫伸未第時州大夫請修州志陸謝曰志者
  一方文獻史稱虞世南豫修書虞茘虞寄得佳傳
  至今訾之先子州人予何執筆後登第竟以觸璫
  怒死
  明初嘉定縣吏某一鄰人以訟在縣白吏求私直
[194-85b]
  之吏曰今郡縣官皆公廉奉法吾曹革心疇敢出
  入文牘汝事直苐公理之決無枉鄰人如教果獲
  伸感吏饋粟二石吏驚却之不得曰吾以鄉曲之
  故為君受一斛後因假歸遂以原粟奉鄰母曰此
  若兒所寄今以還母此吏殊可風也
  真如有姚生者素險賊嘗構怨於陸某陸充糧長
  乗馬自本都夜歸姚偵其無備操刀伏中途橋下
  馬至橋躑躅不進陸鞭之纔進遂為姚所殺月暗
[194-86a]
  幽寂無知者馬逸歸向陸妻驚嘶不已若有所訴
  妻知其夫必死非命持燈隨馬去至橋下獲尸焉
  妻哀哭告馬曰夫死不得賊何以雪寃馬即前導
  至姚門鼔足蹴不休姚出則直前嚙之妻於是執
  以赴官姚竟抵法
  大場鎮農家婦舉止修整嫣然閨中秀也夫貧蠢
  婦毁裝佐之日與村姑里媼輩習田間勞苦無難
  色間有親戚憐其貌者執手作慰藉語則歛容謝
[194-86b]
  曰兒樂此不疲且非是無以奉我尊嫜也如是者
  十餘年有子矣以竭作故病瘵死死前一日忽向
  其夫索筆硯夫不識一丁字者詣鄰家假至婦見
  之嘆曰謝此緣久何期今日遂成長别耶起題一
  絶云當年二八過君家刺繡無心只枲麻今日對
  君無别語免教兒女衣蘆花語意凄婉其生平曉
  義命雅自韜晦恥炫鬻尤卓卓可傳云
  黄蘊生淳耀釋褐後寄弟書曰吾廷試傳臚時見
[194-87a]
  鼎甲先上人皆嘖嘖稱羨吾此時嘆息無限夫天
  地間自有為數千年一人數百年一人者今人必
  不肯為數千百年之一人而必欲為三年之一人
  何也
  崇明有吳姓老人者康熈間年九十九歳其妻亦
  九十七歳老人少壯時嗜酒好賭博有四子盡鬻
  為人奴四子咸能自立各贖身娶婦列肆同居以
  養父母四子始擬每月輪供諸婦曰翁姑老矣必
[194-87b]
  三月後奉甘㫖太疎復擬每供各一日諸婦又曰
  必三日後奉甘㫖亦疎於是每日序進一餐越五
  日則又共設於中堂父母南向坐諸子孫婦以男
  女分東西行稱觴獻夀又置一橱四子日納錢其
  中隨老人所用老人好博不已四子常密持錢送
  博家囑令佯輸老人常勝持錢歸忻忻如也長子
  於時年七十七餘皆白頭孫曾二十餘人總兵劉
  兆旌其門曰百齡夫婦齊眉五世兒孫遶膝嘉定
[194-88a]
  令陸隴其記其事
   海州
  州有廟祀牛今遺址尚在曩有農耕於野夜宿隴
  間虎來欲啖農牛在側䕶之觸虎農覺不知也反
  鞭牛之駭躍為驚已又熟睡及明起視牛死審之
  知牛為虎傷力竭而死也方悟已之活為牛救云
  故報以廟祀為文以祭曰牛為我役我為牛主我
  牛幼時親經調理天或寒歟置於燠地時或饑歟
[194-88b]
  供以草具旦摩暮撫已去復視頭角崢嶸供我農
  事幸爾之生嗟爾之死既非喘月又無釁隙猛虎
  出嵎欲啖其主非爾在旁我其死矣幸爾在旁盡
  力以抵及旦視之虎敗爾死嗚呼蠢獸尚知徳可
  以人不如山陰立廟堂祭祀增欷嘘
  贛榆楊秀才妻劉氏孀居宣和間朝廷收復中原
  科增郡縣兌夫錢劉氏以十萬緡代下户之輸所
  積空矣而旦日視之錢復滿室每緡首有麻青二
[194-89a]
  字人咸駭異或云青州有麻十萬家豈非神運至
  此耶因於青州踪跡果有麻氏失錢劉請歸之麻
  不受乃悉散施之後家益富
   通州
  紹興中沈與求聞劉豫於京東造舟因言海道當
  防如通泰料角石港水勢湍急海舟至此必覓沙
  上水手方能掉運舟航轉入倘於此處為備盡拘
  水手無為賊得則賊自不能衝突矣
[194-89b]
  司寇陳敬甫堯先後持憲以疾惡聞然嘗奏記徐
  文貞階曰天之生大賢大不肖僅僅耳大抵中材
  為多惟彼中材有志而未練則見欺有才而暴施
  則見忌此兩者茍器使之近於賢苛責之近於不
  肖愚意均當姑置而觀其後乃可階甚善之通人
  至今稱陳廉介而不失長者
  臯城東湯家灣有佘氏族居隆萬間里中貴人用
  青烏家言售佘氏一善地為墓既售則盡發其冢
[194-90a]
  旁一冢則佘之婺婦所葬夫也婺有姑年老念冢
  必不免一日市牲醴盡邀佘族奉其姑上座而拜
  且遍拜族人進三爵乃出匕首置几上曰新婦奉
  姑本欲終其天年不謂今日禍及夫骨何用生為
  今與姑長别俟貴人來以頸血濺之矣自是挾匕
  首共起居貴人駭不敢奪今一冢獨存
  彭大同世精胡氏春秋在通推為專門任叙州司
  理時有楊氏子修怨於仇家乗父老病扶至河壩
[194-90b]
  而挑毆之遂致死訊者以仇家論抵大同捉筆大
  書曰春秋無将將則必誅其欲甘心於仇因以忍
  視其父河壩之死誰則挾之坐子如律直指署其
  判曰推官讀春秋可謂見諸行事矣
  崔聲逺鐄為黄户長掌鄉稅嘗以輸稅金五百兩
  付鎔工工以無劵欺而負焉鐄竟破産償之官時
  三原王恕知揚州廉其狀謂鐄訟鎔工當為追理
  鐄對曰鐄廢産是已破一家矣奈何復破一家恕
[194-91a]
  嘆曰仁人之言也鎔工聞而慚感圖償
  邵潛自號五岳外臣傲僻不諧俗好嫚罵人多惡
  之及與李維楨鄒迪光黄汝亨陳繼儒諸前輩遊
  所著友誼錄循吏傳印史諸書多可傳者年五十
  無子復娶妻妻嫌其貧老棄去一婢又為勢豪所
  奪遂孑身棲如臯城西門外年八十矣康熈間新
  城王尚書士貞過臯訪之茒屋三間黝黑如漆邵
  筋骨如鐵白髪鬖鬖被領雙眸炯然具果䔩留王
[194-91b]
  飲尚能進數觴且與修禊冐氏洗缽池賦詩陳檢
  討維崧曰古今文人多窮然未有如邵先生者聽
  其言愴然如劉孝標自序也
 
 
 
 
 江南通志卷一百九十五
[194-92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九十五
  雜類志
   志為史之一體今以表與傳入志所謂各從其
   類以類聚也其為九志所不能入而通志所不
   可棄者天時之一禨一祥人事之一言一行古
   書之一信一疑繫於江南者不能更僕數矣網
   羅散失參伍而鉤稽之其詳備尚難焉若片羽
[194-92b]
   碎金之可珍則識者所不廢也易有雜傳禮有
   雜記而史亦有雜家竊取其名漫羨而無歸者
   歸焉為類四為卷六作雜類志第十
  紀聞一/
   江寧府
  倪文毅岳家鐵作坊任南大司馬每往部必步出
  街口登車曰鄉黨父兄宗族所在豈得居然自尊
  又嘗曰吾輩兒童時能讀書作對鄰里親姻俱喜
[194-93a]
  忽而入學補廩又喜中舉人進士又皆喜及其為
  官居鄉刻薄此心何安且禀膳科舉入京諸費孰
  非鄉里脂膏一旦得志圖報不得何敢妄作威福
  乎
  王襄敏以旂家於聚寳門小市口之西屋宇樸隘
  為都憲時每過家必引避小市口路曰此皆我鄰
  居父老為貿易者我不忍以車前八騶妨其務也
  鄰有老人與封翁善王幼以伯父呼之既貴猶不
[194-93b]
  改後有勸其郊居不便請市羊市橋大宅者王曰
  門㕔高大必常得青衣數人守之吾一老書生安
  能辦此矧兒輩耶
  雨花臺東梅將軍廟祀晉豫章内史梅賾也舊志
  謂賾嘗屯營此地按漢武時古文尚書出孔子壁
  皆蝌蚪書孔子十一世孫安國定為五十八篇并
  序一篇為五十九篇獻之遭巫蠱事未列於學宫
  皇甫謐以授鄭冲冲授蘇愉愉授梁栁栁授臧曹
[194-94a]
  曹授賾賾於元帝時奏上其書亡舜典一篇至齊
  建武中姚方興得之隋開皇中募遺典始獲全而
  夏侯歐陽所傳皆廢賾之有功於書如此世人苐
  知為梅將軍不知有傳古文尚書事
  陸慧曉家於汝南灣當秦淮曲折處張融自稱天
  池逸民牽船住岸與之為鄰劉璡謂人曰吾聞張
  融與陸慧曉并宅其水必有異味酌而飲之曰飲
  此則鄙吝之萌盡矣
[194-94b]
  明祖實錄上以海内太平思欲與民偕樂乃命工
  部作十樓於江東諸門之外令民設酒肆以接四
  方賓旅既又增作五樓至洪武二十七年八月成
  賜百官鈔宴於醉仙樓
  金潤與王浚俱以高年居林下相友善潤子紳躋
  南少司寇謁浚向執猶子禮甚恭至是浚延之上
  座紳不辭而坐浚不悅别後移書於潤具道其事
  潤切責紳云吾止此老友以爾傲慢致絶何以為
[194-95a]
  情乃移書謝之浚不納潤率紳往謝三返而後得
  見自是欵洽如故前輩風度如此
  童軒性寡合不妄取子雖貴家人衣食不給王恕
  為巡撫有所饋亦不受毘陵王㒜知其介不敢致
  饋值有持禮幣求文者因謂曰童尚書文勝予可
  往求之至則童問曰汝自來乎抑有使之者乎其
  人以王尚書對遂却而不納
  金澤為都憲能知人王以旂在諸生中澤即器重
[194-95b]
  之贈以所服金帶曰子異日名位當似我也後以
  旂為尚書如其言顧璘撫楚時張居正年甫十三
  有雋才璘大為賞器解所服金帶贈之曰子異日
  何但繫此帶聊以見予期子意耳出少子峻與結
  世好後居正在政府感璘知已議與祭葬官峻為
  上林苑監事李重官於浙海鹽鄭曉為諸生重許
  為國士曰子必得元鄉試果第一赴公車往辭重
  曰此行仍當第一若第二人弗予見也已舉第二
[194-96a]
  迨歸逡巡不敢見三君知人畧相似云
  江寧貢士盛仲交時泰高才博學既困場屋将老
  矣居常仰屋而嘆妻沈曰君見里中得意人乎不
  過治第舎買膏腴榮耀閭里耳以妾觀之有三殆
  焉屈志狥人一也踰憲黷貨二也生子不肖之心
  三也孰與君家居著書之為高乎隱處山中以免
  三殆奈何長嘆盛笑曰爾能是吾今可為大城山
  樵矣
[194-96b]
  周吉甫有山中白雲一卷中多見道語如云世事
  惟偶然者最佳偶有醇醪適知心聚首偶有餘錢
  適書畫來售偶欲登涉適伴侣相約真乃快意事
  又云向平謂富不如貧貴不如賤此語尚有計較
  未能脫然於富貴貧賤之外又云對明月照止水
  便懷澄慮世間無心之物能使人亦無心也誦之
  使人泠然顧起元曰南都自盛仲交後推此君為
  隱士之傑矣
[194-97a]
  王允恭為和陽教官督學熊廷弼索劣生允恭力
  言其無熊固索允恭自鋃鐺以見遂免時稱有守
  劉尚書麟廣洋衛千户蒼子也鄉舉時魏國公讌
  之二鼓歸蒼不容相見麟與家人莫測其故求師
  趙先生問之曰子得舉佳事乃不與相見又不言
  其故彼何從知而改之蒼曰我是本府站㕔千户
  麟纔一舉遂爾縦飲耶趙乃引麟相見請罪
  海瑞為南右都御史一日因送表向三山門内一
[194-97b]
  孝亷家借坐孝亷家極壯麗憚海清嚴盡撤㕔事
  什物列舊敝椅待之有楊綰令人減騶撤樂之風
  瑞所至人必擁輿聚觀婦孺咸歡呼歌舞即司馬
  温公之入洛不過是也其初來莅任止攜二竹笥
  舟泊上河人猶不知嘗延醫入見室中所御衾幬
  皆白布蕭然如寒生也
  卜璠生平好施徳嘗卜地牛首山側見負戴者苦
  渴即以資穿井今鐵心橋井是也偶經一橋聞下
[194-98a]
  哭聲甚哀詢之則夫婦逼於債攜幼子欲自盡也
  捐金救之後過吳江夜深舟覆附船底漂數十里
  得登岸叩户求濟啓視則昔之橋下人也遂得具
  食燎衣易舟以行
  劉誥家復成倉前糴軍支所餘月米發之得官鏹
  十錠謹候其處翌日有鋃鐺號而至者遺鏹糧弁
  也主者已逮治之矣誥還之事乃白誥故貧聞者
  多之
[194-98b]
  李時勉正統中為祭酒大師英國公張輔及侯伯
  二十餘人早朝畢奏曰臣等皆武夫不諳經典願
  賜一日假詣國子監聴講上命以三月三日往是
  日太師率諸侯伯到監始攜茶湯果餅之屬甚豐
  李祭酒命諸生立講五經各一章講罷設饌諸侯
  伯讓曰教授之地皆就列坐惟太師與祭酒抗禮
  久之太師屢辭祭酒曰秀才家飯不易措置願太
  師少寛命諸生歌鹿鳴之詩賓主雍雍抵暮而散
[194-99a]
  此真太平盛事也
  梁尚書材為廣東左轄旦夕皆飯堂上侑以青菜
  或冬瓜蘿蔔惟一味比擢副都御史巡撫江右薦
  紳皆饑諸大觀橋解衣盡歡痛飲大嚼視所服圓
  領用浙蕉極下者衷服布素澣補惟兩裾鮮潔始
  知其節嗇乃習慣成自然爾罷官後門庭蕭然如
  寒士同時管簡校子山亦罷官歸同在武定橋南
  北相向而居子山造樓居廣田產會親友其門如
[194-99b]
  市人稱之曰管尚書梁簡校
  丁清惠賓官南司空時盡心民事每五日一評薪
  米之價市儈不得輒擅低昻榻前特設一柝語門
  卒曰遇有以便宜告者許非時得聞外每傳鼓榻
  前即擊柝應之雖熟睡時不禁城中河渠皆賓所
  疏濬者
  王三原恕為都御史時巡撫南畿一日至市無賴
  子乗醉面詈之王略無怒色徐曰此人醉矣命吏
[194-100a]
  卒遣之
  劉清惠麟知紹興甫五十日政聲大和越人肖其
  像為小劉祠既為工部尚書心慕樓居無力築之
  文内翰徵明為寫層樓圖以遺之嘗張之於壁命
  曰神樓楊升庵為作神樓曲今此畫價值百金是
  殆真樓弗若矣
  劉清惠請老家居遇直指使者來頗以飲食苛求
  屬吏稍不精腆輒被誚讓郡縣患之清惠曰此人
[194-100b]
  吾門生會當開諭之俟其來謁因欵之曰欲設席
  相邀恐有公務廢閣不如今日留此一飯但老妻
  他往無人治具能從家常飯對食乎直指以師命
  不敢辭唯唯就坐則又故延緩之自朝過日午饑
  甚比就案設食惟脫粟一盂菽乳一器而已少頃
  佳餚美醖羅列盈前直指不復能下箸公强之對
  曰適已飽甚兹不能也公笑曰此可見飲饌原無
  精粗饑時易為食飽時難為味時使然耳直指喻
[194-101a]
  其言遂絶不敢以盤餐責人
  劉司空璽以江西運糧把總擢江西都指揮使巡
  撫盛應期知其亷明每屬以疑獄多所平反一日
  某御史按部南昌謁文廟諸生進講中庸至白刃
  可蹈中庸不可能御史問若鄉人先輩誰可當此
  諸生對以文公天祥璽在座聞之縮項曰奈何以
  專聶之行加諸仁至義盡之賢乎且仁至義盡之
  外豈更有所謂中庸耶諸生歎服而退
[194-101b]
  謝與槐督學廣西喜臨桂儒童張鳴鳯文筆竒古
  因進而訓之曰子不患不成名患胸中無全書耳
  乃取兩漢書親為之句讀令五日進院一背雖出
  巡亦攜之行逮與槐轉官兩漢書已卒業矣其造
  就後學如此鳴鳯字羽王後來南都拜於墓下立
  碑而去
  參議蔣浤少冶顧侍郎起元之外祖也顧云公少
  為諸生所居在下街口門有樓二間即公讀書處
[194-102a]
  也後罷官歸猶讀書其上杜門埽軌人罕覿其面
  有通鑑綱目一部每閱一過即以一色筆誌之凡
  數閱五色皆備所批字畫精謹深可寳玩此不惟
  見前輩撡履清貞矯矯人外即其終身學古無他
  嗜好亦當時醇樸寡欲之一端也沈韓峯侍御看
  綱目亦用五色筆前輩讀書用意大都爾爾今人
  鹵莽言之令人慨歎深
  顧文莊起元博覽羣書能文章兄弟四人一進士
[194-102b]
  官光祿一舉人官主事每元旦拜家廟畢長幼團
  集酒一壺上席列坐者凡三四行亦飲而不釂子
  弟皆空杯而已起元發言必朝章家政惟光祿唯
  唯主事以下皆不敢出聲此風士大夫家安可復
  覩也
  朱侍郎之蕃和易長者父衣與焦弱侯同鄉舉焦
  重學識之士頗輕蕃每見即遭譏讓然蕃終身父
  執事之惟謹蕃官南侍郎歴綰五部尚書印每乗
[194-103a]
  輿回西及倉巷口東及橋即下輿徒步至家鄰有
  婚䘮雖細民之家必親至延之飲亦往與里人噱
  笑無異寒素
  程閣老國祥家甚微以菽乳為業幼時治骨角每
  日入市夜則讀書與賈户部必選同學有一扎今
  在賈孫爾安處蓋鄉舉日招賈飲酒者扎云足下
  毋以不售為恨某寒微之家驟發不祥反用為懼
  其器度如此逺到非偶然也
[194-103b]
  國祥為户部尚書日賈必選為司務論事偶不合
  侍郎司屬皆在前賈厲聲曰吾與我旋三十年筆
  研交而末路變節可乎我旋國祥字司㕔當衆呼
  之祥不以為忤
  李如真與朱侍郎元价皆世居倉巷朱後輩既貴
  達李但以朱大哥呼之朱未嘗不疾應李名登字
  士龍耿天台弟子由明經為新野令所居屋後名
  月牙巷垣内一小樓時有雙藤倚門蓋留都士大
[194-104a]
  夫多造訪者其地有封崇寺已毁如真鬻字以復
  之
  雲浦盛時泰字仲交高才博學有聲文場既屢失
  意將老矣居常仰屋而歎其妻沈氏曰君見里中
  得意人乎不過治第舎買膏腴榮耀閭里爾以妾
  觀之有三殆焉屈志狥人一也踰憲黷貨二也生
  子不肖之心三也孰與君家居著書之為高乎從
  君隱處山中可免三殆之憂奈何長歎哉仲交笑
[194-104b]
  而諾之
  陳廷尉士芳以選貢官吏部時頗著風采嘗語子
  弟曰聖賢千言萬語不離謹慎二字要須時時檢
  㸃又曰讀書講學當思實落用處何在若但付之
  空言為取利祿計即辜負不淺
  石城門外居民哈九開飯肆有攜五十金赴江浦
  縣完糧者遺銀肆中哈九追及江邊還之其人至
  江浦見大風覆舟人俱溺死念銀失復得願以救
[194-105a]
  人遂呼舟救溺許酬以銀比救一人問之即哈九
  子順治五年事
  句容孫炎字伯融明祖命招致劉伯温基基堅不
  肯出以寳劍遺炎炎作詩以為劍當獻天子封還
  之基無以答遂逡巡就見
  康熈間溧水司徒珍為濟陽令有村民某與鄰陳
  獨者約侣貿易至暮而陳來叩門呼其子問何以
  失約子以父晨出告明日陳又來率其子覓父至
[194-105b]
  他村見某已被殺古墓旁遂偕其子訟於令司徒
  問父出門何所挾曰挾八百錢又問陳叩門作何
  語偕汝覓父作何狀得尸在何地具以告則曰八
  百錢乃致命之由也叩門倉猝間呼子不呼父已
  知門内主人死矣且父既不與偕行陳何以獨知
  其處約與貿易者陳報信者陳偕子覓尸者陳得
  尸訟官者陳其為陳獨所殺也何疑陳駭服闔邑
  稱為神君云
[194-106a]
  六合縣令某因耿天臺定向講學行部至縣令曰
  王陽明先生但言良知不言良能得無遺漏否耿
  曰如子官名知縣不名能縣豈亦有所遺耶蓋此
  知字未易承當如一縣窮簷蔀屋之下其艱苦疾
  痛無不了然洞悉則撫循之者自不能已矣若茫
  然未知縱幹當一二興利除害事祗為門面計為
  思朝廷設知縣之意終屬曠官也
   蘇州府
[194-106b]
  庾氷為吳國内史蘇峻反遣兵攻氷氷棄郡奔會
  稽峻購氷甚急吳鈴下卒引氷入船乃故艤船市
  渚去飲酒醉還舞櫂向船曰何處覓庾内史此中
  便是氷大惶怖不敢動兵見船小謂卒狂醉都不
  復疑因送過浙江寄山陰魏家得免事平氷報卒
  恩問所願卒曰出自厮下不願名器少苦執鞭恒
  患未得快飲酒使有酒畢餘年足矣氷為起大舎
  市奴婢使門内有百斛酒終其身
[194-107a]
  張率在新安遣家僮載米三千斛還吳耗失大半
  率問其故答曰雀鼠耗也率笑曰壯哉雀鼠不復
  研問
  張緒口不言利有財輒散之清言端坐或竟日不
  食門生見緒饑為之辦食
  張充少不拘檢肆意畋逰父緒請假還吳始入西
  郭值充正獵左手臂鷹右手牽犬遥望見緒乃放
  鷹紲犬向舟而拜緒曰一身兩役無乃勞乎充跪
[194-107b]
  對曰充聞三十而立今二十九矣請至來歳終身
  折節緒曰若過而能改乃顏子矣明年幡然易操
  尋師就學博覽古籍鬱為名士
  袁洵弟子粲幼名愍孫好學有清才隨洵在吳郡
  擁敝裘讀書足不踰户其從兄顗出遊要愍孫愍
  孫輒稱疾不動或有欲與洵子婚者洵曰覬不堪
  正可與愍孫婚耳
  陸象先在官務以寛仁為政司馬韋抱直嘗言望
[194-108a]
  明公稍行杖罰以立威名不然恐下人怠廢象先
  曰為政者理則得矣何必嚴刑樹威損人益已以
  傷仁恕之道
  范忠宣純仁罷相與程伊川頤相見責以某事合
  言何為不言如是數四純仁但稱謝他日頤偶見
  純仁劄子一篋凡頤所力言者皆已先言之矣但
  不與頤辯一詞惟謝罪耳
  范純仁嘗誡子弟曰人雖至愚責人則明雖有聰
[194-108b]
  明恕己則昏苟能以責人之心責己恕己之心恕
  人不患不至聖賢地位又曰六經聖人之事也知
  一字則行一字又曰惟儉可以助亷惟恕可以成
  徳
  范正平勤苦學問操履甚於貧儒純仁當國時與
  外氏子弟結課於覺林寺去城二十里正平徒步
  往來人不知為丞相子
  蔣侍郎堂慶歴間由宜興徙居蘇州告歸後郡守
[194-109a]
  李仲偃即其居第建坊曰難老以祝之蔣愀然謂
  胡文恭宿曰此俚俗歆羨内不足而誇之人者也
  必撤去胡因其第有芝草之瑞乃改為靈芝坊退
  語人曰識必因徳而後達蔣公之徳蓋人所畏故
  其識如是非我所及
  鄭希尹景平居帶城橋為人剛正不詭隨守鄱陽
  未半載拂衣歸人問之曰奉天子命為守職當撫
  字乃不得行其志今日須金㡬百明日須金㡬千
[194-109b]
  枯骨頭上打不出也時朱勔用事勢可炙手士大
  夫中惟鄭無阿附意
  五經博士陳嗣初繼母吳夫人守節撫孤嘗以二
  語訓繼曰懋於學則道明安於欲則心晦此至理
  名言粹然相朂於聖賢也
  盧仲甫秉父光祿卿名革自徳清徙吳遂為吳人
  秉少有俊譽嘗謁蔣侍郎堂坐池亭蔣曰亭沼粗
  適恨林木未就耳秉曰亭沼如爵位時來或有之
[194-110a]
  林木非培植不成似士大夫立名節也蔣深味其
  言
  李撰教授真定時曾布為鎮曾妻邀李母妻燕集
  武官提刑宋者妻亦預席盛飾而至珠翠耀目李
  姑婦所服浣濯布素而已又各攜其子俱來宋之
  子眉目如畫衣裝華煥李之子樸陋而弦誦如流
  曾妻曰教授今雖貧諸郎皆令器他時未易量提
  刑之子雖楚楚趨走才耳後李五子俱登科彌遜
[194-110b]
  彌大尤著宋之子止閣門祗候果如所言
  王鑑真定安平人耿介厲名節父官平江路吳縣
  尹鑑侍養終任樂其風土遂隱居吳中臨頓里足
  跡不出户者二十年應門惟一婢客至輒叩鄰家
  貰酒對客劇飲家貧無儋石之儲然非其義一毫
  不茍取性嗜蟹人或饋兩蒲青願易一詩曰我豈
  以口腹害物命耶盡放之江中而償以詩
  沈右字仲說年四十未有子其妻為置一妾姿色
[194-111a]
  美麗右詢其父祖名女泣對曰妾范復初之女也
  父䘮家貧老母見鬻於此右惻然淚下因語其妻
  曰此女之父吳中名士亦吾故人豈忍以為妾當
  如己子視之即召其母令擇壻具奩遣送郡人稱
  之
  至正間朝遣兵部員賫空名告身過江南募民納
  粟補官自五品至九品粟有差而民無一願者松
  江知府崔思誠集屬縣豪右大姓列庭下不問有
[194-111b]
  無輒施拷掠衆皆悲涕入粟且逼抑使就官惟平
  江監郡六十不為使者所惕力爭其不可闔郡得
  免崔聞之大慚
  金壇張徳常起家吳縣丞歴縣尹遷嘉定州同知
  其行也諸文士分賦吳中舊蹟送之廣陵成廷珪
  得龍門廬山陳汝秩得采香逕宛丘陳秀民得靈
  巖吳郡鄭元得越公井錢塘范致大得石湖江陰
  張端得林屋館青丘劉堧得虎丘太原王逢得劍
[194-112a]
  池薊丘聶鏞得天平山四明陳樸得白雲泉會稽
  張憲得吳王井四明陳桱得太湖石勾吳周砥得
  洞庭山晉陵張體得琴臺巴西鄧徳基得玩花池
  清河張端義得錦帆涇崑山盧熊得館娃宫吳郡
  王行得放鶴亭渤海高啓得響屧廊高郵龔宜得
  梧桐園吳郡黄本得白公檜延陵徐文舉得百花
  洲江隂張瑄得采蓮涇海昌董翔鳯得辟疆園無
  錫顧常得夫椒山而遂昌鄭元祐亦賦采香逕且
[194-112b]
  為之序
  楊文貞士竒薦士蘇州有三人尚書楊翥都御史
  吳納五經博士陳繼翥與楊在武昌固患難之交
  訥黑窰匠以一文繼教書儒生以一詩皆入啓事
  悉列顯秩為名臣
  況鍾守蘇州興學禮士鄒亮獻詩鍾賞之將薦於
  朝有以匿名書數亮過失潛揭於府治門況得書
  嘆曰彼欲阻我薦正速成亮名耳遂薦其才學可
[194-113a]
  用召試授吏刑二部司務轉監察御史
  吳縣尤安禮字文度官至貴州叅議歸田後人罕
  見其面況太守鍾入覲楊東里士竒詢其起居鍾
  無以應士竒曰公為守土吏乃不識尤文度耶鍾
  歸訪之見一老絡絲巷中布衣紃履環堵蕭然鍾
  欲割官地益宅謝不可遺以金亦不受鄉人傳為
  美譚
  吳訥居家嚴肅孫淳以御史按某處便道歸省怒
[194-113b]
  曰簡書之謂何杖三十遣之外孫錢昕登第來謁
  命執糞之禮加帚箕上無塵長者嘗宴郡守命淳
  行酒昕執炙拱立左右守跼蹐求同席乃令各攜
  一杌坐廡下起侍酒炙禮如初後淳卒於官民奉
  為神牲楮日甚訥令人持文一通告彼城隍神俾
  驅還無為厲一夕里巷聞車馬聲僉曰御史歸矣
  太監牟良知書好禮正統間織造蘇州有人以刻
  絲獻者良曰此内府所未曾有也今以上聞必為
[194-114a]
  民病因却其所獻
  趙煥之庾幼撫於從伯中丞士諤方有母䘮衣麻
  衣值歳時兄弟皆綵服庾獨匿不肯易服中丞甚
  器重之一日與仲兄奕中丞呼庾至詬且撻之而
  薄責已子庾不解中丞曰汝父母相繼歿貧困非
  力學何以自樹且汝賦資敏勉加奮厲無慮不達
  我子才不汝逮䝉業而安耳汝何自比於彼暴棄
  若此庾由是感激向學卒以成名每為人述此事
[194-114b]
  輒涕洟不止
  韓雍家居或以韓世忠像遺之曰公之先也韓取
  懸中堂焚香再拜而返之曰韓雍出自寒微人所
  共見豈敢妄祖蘄王
  陳興立居長洲之蠡口奉母至孝母嗜楊涇橋糕
  離家十餘里興立不避風雨寒暑每旦致之如是
  者將十年忽一日途遇破衲道人求糕即與啗之
  復往買歸而道人已畀前糕與母且留一瓢云將
[194-115a]
  此注水飲人可以療病自是病者日求瓢水飲之
  疾良已一時以為孝感遂聞於朝明孝宗遣中使
  取瓢以去興立歿里人為立祠
  上元史忠字端本自號癡翁工畫山水人物嘗訪
  沈啓南周於吳門不值見堂中㡧有素絹摇筆作
  山水不題姓名而去啓南歸見之曰吳中無此人
  必金陵史癡也邀之回留三月乃返晚無嗣一女
  既笄壻貧不能娶與壻期元夜畧具隻雞斗酒我
[194-115b]
  當過飲至夜誑其妻女云家家走橋觀燈盍亦隨
  俗可乎攜其妻女送至壻家留其女一笑而别
  都穆字元敬居吳之南濠以太僕少卿致仕家居
  讀書不輟嘗有娶婦者夜大風雨滅燭徧乞火無
  應者衆雜然曰都少卿家當有讀書燈在叩其門
  果得火齋居乏食笑曰天壤間當不令都生餓死
  徐恪為御史一太守送厯日百本有金葉一片共
  約千金恪將&KR1318封固後按其地命太守領&KR1318去亦
[194-116a]
  不言及
  申文定時行在政府日秀水朱太傅國祚見時行
  於邸第時方九齡時行特起避席留之讀書一日
  從師出遊國祚失足蹈汙泥時行命僮子回取履
  僮子誤持時行朝鞵至國祚不敢納時行笑曰履
  之終當踐我迹耳及舉順天鄉試同學少年有侮
  之者時行怫然曰是且大魁天下若輩焉知明年
  國祚果臚傳第一
[194-116b]
  陳珍凡國華萬厯甲戌進士歴刑部郎中廣州知
  府歸年至九十及見後甲戌進士同縣嚴栻登第
  國華戲投以同年刺枉顧之時傳為美談
  懷宗時巡按御史祁彪佳於月朔特行賞善罰惡
  之典前三日遍約郡之士大夫集圓妙觀又諭闔
  郡父老畢至乃舉善人某某花紅給賞囚惡人某
  某將杖殺之以詢士大夫皆曰可又以詢諸父老
  亦皆曰可遂杖殺之逺近悅服
[194-117a]
  崑山周夀誼年一百一十四歳魏觀守蘇州舉為
  鄉飲賓是生於宋者也
  成𢎞間崑山士大夫有弔㑹月輪一人主之祭王
  文恭綯王侍御葆李樂菴衡劉改之過易蓮峰斗
  元顧尚書禮龔安節詡諸無嗣者之墓後楊循吉
  之墓在郡城濠南詹事姚希孟祖墓近焉姚展祖
  墓必啐酒楊墓歳以為常
  崑山顧夢圭字武祥當參議粤藩賦詩云夏月行
[194-117b]
  部至雷州思製一葛且復休冬月行部至廉州思
  製一裘且復休故衣雖穿尚可補秋毫擾民民亦
  苦吕仲木擷梅花贈之曰武祥如此花矣聞者以
  為美譚
  崑山許立知海豐縣每出行見一老父掃墓無間
  使人問之曰吾父母生平畏蛇蝎今雖歿恐其潛
  撓致體魄不安耳許奬其孝請與鄉飲以勵風俗
  常熟東鄉有義鴿冢相傳一人謫戌其弟在家偶
[194-118a]
  持鴿入市見少年束裝因問何往曰代兄戌耳遂
  感泣曰吾兄在何地而不一顧耶不謀妻子竟帶
  鴿往後傳家信悉賴此鴿鴿死葬焉
  常熟趙氏祖傳纒喉風藥甚效而方極祕惜一日
  趙氏子與友章某飲章詢其方不答酒次趙喉間
  忽痛不可忍乃大聲曰為求猪牙皂角來來則搗
  爛以酸醋調末入喉四五𠻳痰大吐痛立止章數
  以告人傳者遂衆
[194-118b]
  譚曉居常熟之東里與兄照相友愛照持門户而
  曉用圭頓術財至不貲曉無子病篤其女壻覬覦
  之曉不可乃以照之次子培為後曉死照念弟以
  辛勤起家已奄有之不義後培亦旋死適倭寇張
  甚而邑無城衆洶懼議築城以禦括公私帑僅充
  費十之五計無所出照躍然曰吾財有所以用之
  矣籍其藏得四萬金獻於官不日而工畢寇來不
  能入邑得全而照竟為貧人以老
[194-119a]
  吳江鱸鄉亭傍畫范蠡張翰陸龜䝉像謂之三高
  至元間里人祠祀之張邁題壁云功迹盡高天下
  士豈惟吳地作三高夜夢老人來云張陸吳産也
  吳人固當祀之范蠡越產與勾踐陰謀十年卒以
  滅吳吳之仇也吳人不當祀之子何為附會之乎
  子之詩我不與也邁覺異其言志於祠壁
  徐孝祥居吳江茒屋數楹而樹石幽勝有田數畝
  供饘粥而已隱居好客客至必留飲歳常釀酒數
[194-119b]
  石而自奉布衣草屨泊如也一日後園徐步見樹
  根一六坍陷諦視之下有石甃啓之皆銀也亟掩
  之人無知者㡬三十年值至治壬戌歳大歉孝祥
  曰是物當出世耶乃啓其穴銀如故日取數錠收
  糴以散貧人所全活者不勝計銀盡乃已女適人
  惟荆布遣之而於穴中銀錙銖無犯其子純大以
  明經發解官至翰林供奉承㫖孝祥封如其官壽
  九十七
[194-120a]
  杜偉吳江人萬歴時仕工部郎學者尊為靜臺先
  生嘗曰有意為道徳道徳亦名利無心於名利名
  利皆道徳
  杜偉幼育於沈給諫漢仲之子嘉謨沈竒其穎悟
  廟見而子之後歸安茅鹿門坤作沈墓志直書偉
  杜姓偉致書茅欲芟去之茅答云萬物本乎天人
  本乎祖此必不當諱者太史公傳衛青至云青無
  本姓冐衛媼為衛古人於此等絶無含糊足下賢
[194-120b]
  者也一切文章行誼當與古人相應何必嚅嚅效
  世眼所爭耶茅此論甚正其引衛青事今人必不
  肯言偉亦不以為忤厥後仍復本姓蓋得乎茅之
  言也
  崇禎末吳江大疫觸屍氣必死諸生王玉錫之師
  一家五人死無敢窺門者弗論棺殮也玉錫毅然
  直入曰師弟之謂何忍坐視耶至屍所一一棺殮
  之并抱所遺襁褓子出藥乳得生
[194-121a]
   松江府
  咸平初趙屯漁婦張罾河上得一白龜如錢色玉
  瑩電眸朱尾宫畫燦然放於河夜有光熒熒往視
  之龜在焉乃獻於官郡守具表以聞張君房曰按
  瑞應圖千歳龜巢蓮葉上其出也其將以應千歳
  之運乎且白西方色也龜歸也豈西夷懷歸乎明
  年朔方叛帥李繼遷貢馬
  賈宣伯有神藥嘗過松江得巨魚置罟中因投少
[194-121b]
  刀圭藥魚引吸即死後吳江有怪土人謂蛟為孽
  宣伯以數刀圭投潭中明旦老蛟死浮於水而水
  蟲莫知其數其藥云受之皂閣山王天師止熬黄
  檗水以熱酒沃之别無他物
  黄土橋周保宋敷文閣學士尹之後也年三十餘
  未有子保性䖍恭樂施夜夢神人授十八味藥方
  既寤知即五積散曰是委予施濟人也遂造酒三
  十石漬藥以施酒盡則出其方俾人自漬酒服雖
[194-122a]
  疾無弗愈者自是有男子五咸以為誠感獲報云
  翰林學士高智耀河西人嘗奏崇學校正儒術者
  户籍免其徭松江學宫像而祠之知府張之翰為
  之贊曰公生西夏遭際聖元力扶吾道名動中原
  致位内相垂裕後昆徳日益彰身日益尊畫像雲
  間在泮之坤香火弗墜埃塵莫昏百千年兮不亡
  者存
  宋末北橋俞彌恭與子端好施惠凡售物者自百
[194-122b]
  緡而下一聽所邀償之糴及百斛必悞唱籌以裨
  其不足人謂之癡
  孫彬頎而美年三十無子嘅謂所親吾志得一官
  而有四子以英俊雄傑名天其可必乎人咸哂之
  已果育四子唯傑夭折餘至正間並位星郎彬亦
  貴如其志云
  談公綽以老人受憲司命簡災田於松江夜宿華
  亭富人家富人欲虚冐災田數厚欵之寢密室夜
[194-123a]
  分一女子出榻後談驚叩之女曰父貸主人粟積
  利三十石因以妾質今夕奉主人命來也談遽起
  求出而門扃不可啓呼主人弗應乃諭女曰汝良
  家子吾安敢汚張燈待旦既主人入談曰某所負
  我當代償幸以女還其家主人慚謝遂焚劵而還
  之
  華亭市舖一物如桶而無底非木非竹亦非鐵石
  莫能名而用之者一日有海舶老商見之驚喜撫
[194-123b]
  弄不已叩所值其人亦黠駔漫索三百緡商酬以
  三之二遂付之因叩曰某實不識此物今既賣無
  悔理幸以告我商曰此至寳也名曰海井尋常航
  海必須載淡水自隨今但以大器滿貯海水置此
  井於中汲之則皆甘泉矣按范石湖集載海中大
  魚腦有竅吸海水噴從竅出則皆淡疑海井即此
  魚腦骨也
  楊維貞避地松江嘗有一貴遊子既破產流落海
[194-124a]
  上數踵維貞門一日竟持所購倪瓚畫去左右欲
  發之維貞曰吾哀其困使往見一達官以畫為介
  耳非盜也
  任勉之歿未葬里長編其子𢎞為本縣養馬夫教
  授言於太守葉冕冕嘆曰有是乎即諭令歸治䘮
  大書榜於門曰今後均徭故官子孫一例優免
  費榮敏㮤斛銘云出以是入以是子子孫孫永如
  是㮤為名臣而克勤小物隨處可想見
[194-124b]
  洪武中數遣使者廉察諸仕宦家任勉之令鄱陽
  時使者至其第茅舍三間父灌園母紡績使者紿
  以客遊至鄱有札寄子否父因貽書畧曰天道福
  善禍淫甚可畏也勿謂已安已治而懈怠勿謂已
  能已足而驕矜使者以書上達并陳所居狀太祖
  嘉嘆旌異之
  劉鈍兄銑永樂間以會計事坐法繫京師獄鈍婚
  二日即趣裝北行䕶兄後兄思歸鈍陰乞守者代
[194-125a]
  兄繫兄歸紿父母謂弟旅病卒既而里人官長安
  者為司寇白而釋之既歸家人驚以為鬼鈍具言
  其故與父母相對泣兄愧逸去後鈍生二子璵玉
  璵天順舉人仕至建寧太守玉生子衮仕汀洲通
  判衮子兆元舉進士懷慶推官
  上海秦嘉楫初授行人使周藩周王偉其風度厚
  贐之秦悉謝却王乃衣以一狐裘曰天氣方寒幸
  使者為逺道計不得已諾之至把縣托同年以裘
[194-125b]
  歸王曰某小臣何敢辱王服
  張莊簡悅自律甚嚴而待物不苛有四川監司赴
  任請教張曰川行甚險州縣卑官攜妻孥往者實
  以軀命博升斗祿幸無以微罪斥去之
  李觀察希顏居東郊洞涇上止茒屋三間其門人
  為御史行部來謁見其室陋曰何不稍擴之李曰
  無力辦此御史請任之李曰是即民脂民膏御史
  不敢復言
[194-126a]
  宋天民公望與顧文僖清同學友善及文僖主考
  秋闈宋竟不入試顧深以失之為恨抵家始知其
  故即造慰曰何自逺乃爾答曰我兩人交厚不得
  則損公衡鑑得疑公私我故引避以兩全也顧大
  嘆服
  顧文僖清修松江府志黄憲副明致書云夫志者
  所以識一方之事凡人物風俗政教賦稅之類無
  不該載即古之一國史也前之修者間雜以私致
[194-126b]
  後之觀者不甚信服執事於是非筆削可不加意
  乎且執事行將入閣而操天下刑賞之大權於此
  亦小試耳謹拭目以俟毋使後人之視今猶今之
  視昔也
  陸文裕深出入館閣前後㡬四十年每抄錄國朝
  前輩事命子弟熟讀曰士君子有志用世非兼通
  今古何得言經濟今世學者亦有務為博洽問及
  朝廷典故一代之經制沿革恍如隔世縱才華邁
[194-127a]
  衆終為俗學
  正統間富林焦震家生瑞竹凡二本皆異梢同幹
  森然齊長越三四年又生一本亦如之震隱居教
  授與弟友愛深至人以為和氣所鍾云巡撫周文
  襄忱有詩咏之曰植物有修竹獨為貞靜姿況作
  此嘉瑞一本挺兩岐間生已為異重見真絶竒考
  祥揆所自天和本人為君家世積善習隱勤詩書
  孝友既不爽徳慶日以滋冲融感和氣徵應良在
[194-127b]
  兹繁陰媚駢幹密葉交連枝春妍色不競氷霜操
  豈移虚心待結實擢秀期諸兒朝陽有彩鳯翽翽
  將來儀
  張鎣巡按山東過酒肆帘拂其冠墜地公徐命拾
  冠著之諸長吏惶恐繫賣酒傭待㦸門公諭曰自
  後帘可高懸竟遣之去為大司寇時有獄須急報
  夜坐趣吏治文書遲明早奏夜半書既就吏拂燭
  汚文書叩頭請死公曰悞耳趣再書之坐待達曙
[194-128a]
  不寐
  張弼為兵部郎數以直言忤當路遂出守南安入
  覲至京謁李文正東陽閽人辭焉弼題其几云始
  知東閣先生貴不放南安太守叅東陽固賢者與
  弼善弼非譏之也而風流亮直之概可想云其守
  南安時各郡收兵議賞武夫吏卒惟願得其墨妙
  故多以筆札佐郡費有方伯入覲緘楮一篋求書
  以饋長安貴人弼笑曰吾不能為書傭也為書四
[194-128b]
  紙而還之其持正又如此
  曹時中分巡黔中所過題咏郵壁及還復經其處
  見有屬和者詞甚佳訪知為從行指揮所作既而
  其人罪當褫職特釋之及歸其人饋五百金公曰
  我惜汝才耳豈有私耶却不受家居廣富林不輕
  入郡邑守令初至一通謁歸即杜門守令至亦不
  接見年八十不復冠帶見客幅巾布袍賦詩飲酒
  人樂其真率
[194-129a]
  華亭吳丕顯初補學官弟子製青苧布為襴衫後
  以授兄子太僕炯以及孫曾家有青苧亭至今存
  焉襴衫之製諸生服之洪武二十四年三易其式
  而後定用玉色絹布為之寛袖皂緣繫絛垂繻其
  後漸易以藍又罕用布者矣
  潘奎為本郡掾慈仁好拯物太守御下嚴胥吏無
  敢啓口有豪甚殘暴往往誣陷殺人賄諸役煆鍊
  人無敢辨一日當審錄退奎伏地為諸囚白寃并
[194-129b]
  數豪不法事甚具守乃覆訊得實悉解放捕豪下
  獄後奎於吏舍生子守夢諸神騎乗鼓吹送一兒
  至吏舍醒而念曰有徳者必有後是潘奎家也月
  給粟周之所生子即尚書恩也
  錢福里居日有老儒館梁溪鄒氏詭稱錢狀元師
  以取重鄒與錢舊相識適報錢至河下鄒以錢来
  必謁師大治具以待師惶窘無措謂主人曰我當
  往舟中與偕來乃詣錢叩頭請死囁嚅吐實錢笑
[194-130a]
  曰是不難欣然同往侍坐盡醉而罷
  瑁湖橋有賣餅師析箸爭父遺貲構訟兄以五十
  金乞顧文僖清居間求勝清佯應之使人召其弟
  叩所爭狀弟謂兄匿百金不予耳顧笑曰是易決
  何至遂傷天性即召兄至出金授弟曰我與若兄
  弟分此百金矣兩人感愧泣謝而去
  馮恩有布衣交曰郭濟恩上疏逮詔獄惟濟與同
  起居槖饘之饋五易寒暑及恩得論戌而濟以勞
[194-130b]
  憊卒於旅次恩哭之慟撫其子女成立給以田宅
  遇之如家人子弟云
  四義僧舍利塔在佘山之北嘉靖間知府方廉所
  建皆征倭死事僧也
  羣鸛旋飛俗謂鸛井鸛飛成井必有風雨若探巢
  攫其子則一方致旱嘉靖間松江大風㧞木鸛巢
  墮地有子不損老人侯姓者取䕶之鸛復成巢負
  去其後侯老得疾氣絶矣鸛銜一草如箸置其口
[194-131a]
  復活或曰此東海祖州不死草也
  嘉靖乙夘順天鄉試首題仁以為己任次題必得
  其名二句司禮巨璫持主考甚急宣言於朝曰仁
  以為己任下不知是何語徐文貞階曰即必得其
  名必得其夀
  徐文貞階督學兩浙時有士子文用顏苦孔之卓
  語徐批杜撰後散卷士子曰此語出揚子法言徐
  遽出位揖之曰本道科名早未曾讀書今承教矣
[194-131b]
  衆皆嘆服
  徐鴻洲三重有八語自識室中曰室無美姬堂無
  俊僕案無戲具門無雜賔又宅取安人田取給食
  書取明道器取適用
  徐文貞階以禮部右侍郎遷吏部時榜於壁上曰
  咄汝階二十一而及第四十三而佐天官國恩厚
  矣何以稱塞所不竭忠殫勞而或植黨以擯賢或
  徇賄而鬻法或背公以行媚或持祿以自營神之
[194-132a]
  殛之及於子孫
  張所兹思敬娶許氏外舅歿分授百金張曰此許
  氏物也立命還之從父給諫承憲有門生典試密
  寄關節一紙給諫子幼召思敬授之謝曰以此而
  得何以立縉紳間竟不受後司訓署邑篆歴以清
  介著早於一言徵節概矣
  隆慶間張燭知華亭縣櫃吏餽羨金千餘循故例
  也張悉籍其數報於兩臺請補别稅額臺使旌之
[194-132b]
  曰塵視千金今猶額公署退食堂
  海瑞為巡撫意在搏擊豪强而兵備蔡國熙承時
  相風㫖首發難於徐文貞階於是雲間刁風特熾
  告訐無虚日或投栁跖告伯夷叔齊牒諷之海殊
  自悔乃盡焚訟牒故老言此陸莊簡光祖戲筆也
  蔡汝賢侍郎營墓塟父墓旁有人以積土來售畚
  鍤將半土中微露磚槨蔡惻然亟移原土封之不
  復取直
[194-133a]
  林景暘以太僕家居性惇恪而雅負倫鑒喜奬後
  進延文士與子有麟同學每舉會必晨起滌几席
  設楮墨客具必親閱三命題期以酉刻畢畢則引
  大觥酌客稱引古道相慰勉迄無倦容與其會者
  張宗伯鼐鄭憲副棟杜方伯喬林杜駕部士基姜
  中翰雲龍錢比部大忠及李紹文也
  奚夢芝母病早夜籲天復収瘞遺胔為母祈福母
  夢神針兩頤及膝病遂瘥叔貧乏嗣養之迨卒稱
[194-133b]
  貸治䘮姊密以筐篚寄芝暴卒籍而歸其子萬歴
  初司訓金壇遷曹縣教論
  徐文貞階嘉靖癸未探花及第夀八十一及見後
  癸未進士陸文定樹聲嘉靖辛丑會元夀九十七
  及見後辛丑進士姚方伯永濟萬歴戊戌登第夀
  九十八亦及見順治戊戌進士皆松之人瑞也
  郡侯許維新嘗坐早衙見興聖寺浮圖上有人盤
  旋使𨽻攝至具言為寺中磨治墖頂許熟視良久
[194-134a]
  問其姓名居址命鄰里具収管狀存案以其人趫
  捷異常可慮也其防微周密如此又嘗開濬郡河
  募工挑土擇無業荒灘積之故河旁無留土久而
  通利其灘積髙遂以葬無主之䘮超果寺兩廊旅
  櫬累百一旦盡空蓋治河難於運土此亦可為法
  萬歴間府城有劫盜先數日有人載稻草灰堆積
  東城下髙卑大小不一處是夕羣盜刧城中自城
  飛墮灰上安然而去有詰奸之責者不可纖𤨏不
[194-134b]
  察也
  李凌雲為御史日過滄州州守裁其夫馬李不為
  忤後巡按福建而州守為汀州同知自以前嫌必
  當被譴及李行部至旅見畢復召入謂曰屬吏皆
  先容競進獨君無有已登啓事幸自勉竟首薦之
  葉蕃春憲副有聲之父居黄浦東嘗宿邸舍主人
  出追逸僕獨少婦在日且暮矣蕃春渡浦避之時
  甚風雨足繭血濡無所顧又鄰有妾與嫡忤者胠
[194-135a]
  篋逃夜匿蕃春園蕃春密召其夫與俱歸曰無箠
  楚使聞諸人為而垢其質行修飭如此
  徐炯倜儻好施振人之急不能償者多出劵還之
  家居南橋嘗以事至郡所過津梁十餘處皆圮毁
  不治歎曰風雨冰雪中病涉者多矣遂捐資悉創
  石梁里人至今賴之又覽南橋形勢有明行寺居
  南而北無鎻結因捨地建佛閣三座石甃洞門以
  通往來與寺遙望為浦南名鎮焉年逾耄無疾而
[194-135b]
  終
  杜啓勲内行甚飭家貧假錢貿布之大賈席冏卿
  家市之司庫者於本值外誤發羨銀數十金勲不
  知也歸始知乃復棹舟以餘金歸席又嘗拾遺金
  於木市艤舟待亡金者歸之不告姓名而去
  李存素玠瑩積學教授恒語學者曰狂得聖人之
  神狷得聖人之骨惟鄉愿襲聖人之皮毛耳人推
  為確論
[194-136a]
  張勃父年九十餘病不能起步明季土寇索財欲
  殺其父勃以身捍宛轉白刃間賊感其孝俱獲免
  小碭里民高英偶他出夜未歸羣盜窺高繼妻張
  及女慧俱二十許有姿遂夥至女聞之遽呼母起
  曰賊至矣寧鬭死毋為所汚且命幼弟挑燈曰看
  我殺賊遂握刈草刀伏門左張持鋤伏門右一賊
  巨斧斬門入柄長礙户落稍緩而女刀已斮賊頦
  墜一賊奮㦸入張揮鋤擊之不中中楣堅不能脫
[194-136b]
  女為指壁間稻义張遂引义刺賊洞胸背一賊憤
  甚遽赤手入奪女刀賊手刃女手柄劃然柄刃為
  二賊雖得無柄刃而手傷甚不能用女則以柄撾
  之而張又拾地下賊斧亂劈賊退未逾限而斃當
  是時門外賊林立駭愕不敢入爭負屍逸去明日
  青村所守備楊廷棟往勘得狀且見賊頦兵卒咸
  咋舌
  義田贍族自宋范文正公仲淹創行於吳中負郭/常稔
[194-137a]
  之田/千畝其規例見錢公輔記嗣是前明申文定時行
  義莊田/若干畝陳文莊仁錫田蕩三/百畝又唐順之記無錫華
  進士從龍近郭田/千畝皆倣文正公之意其他惜不盡
  聞
 國朝刑部尚書張照祖淇以田千畝贍族田在/婁縣照具
  以奏奉
㫖張淇所置義田著照伊孫所請立冊存案張淇以已
  田作為公產贍養宗黨其敦本厚族之誼可嘉應加
[194-137b]
 恩旌奬以昭義舉著交該部酌議具奏部覆張淇照
  伊子彚吏部侍郎加四級職銜給與
 封典仍行文署江撫喬世臣飭該縣立冊存案載入
  縣志張氏子孫不得擅賣族人外人不得擅買違
  者照例治罪奉
㫖依議士大夫咸歎美之以為盛事
   常州府
  楊龜山時正和間寓毘陵居龜巢巷嘗謁鄒志完
[194-138a]
  時志完已病楊至臥内見之猶問以時事如何互
  相咨嗟龜巢巷在今周仙巷口
  張誠旌孝碑宋元豐七年毘陵華直内所重建誠
  須城人自祖綰六世同居男女少長合一百十七
  口以耕漁為業每旦坐堂上集子弟分工授事皆
  整容悚息而出不敢少怠南渡後徙居毘陵子孫
  以文學取科第為毘陵望族是碑沒於郡人薛埜
  之家園元至治間因治地得之植於庭
[194-138b]
  倪瓚自先世以來代雄於貲瓚厭棄紛華清修好
  義其師鞏昌王仁輔老而無嗣奉養終其身歿為
  制服執䘮營葬務致誠慤嘗鬻産得錢千百緡㑹
  張雨至其家念雨老不再至推與不留一緡
  無錫有義犬冢張籌遇毒蛇犬嚙殺蛇中毒死籌
  葬之勒石以志云洪武元年余以尚書禮部奔先
  考䘮歸講䘮禮時則鄰姻得菴費翁數相過從六
  月既望時雨新霽余因訪得菴於弓河草堂步行
[194-139a]
  新橋委巷泥濘沒屐齒余踞盤石濯足有蛇蟠石
  交縳余左足事出不意時惟一黄犬隨余行余顧
  犬太息犬解余意嚙蛇數段死犬亦旋死余相河
  南隅一丘用筦席四襲坎葬云嗚呼銜結之報書
  傳所載非誣也乃余親受此犬脫非常之厄謹朱
  書元石追而納之壙與得菴親臨視焉余乃一梧
  主人姓張氏葬之為六月二十四日
  徐晞永樂中由縣功曹歴陞兵部尚書其為功曹
[194-139b]
  時有貧人悞籍戍丁被攝祈免具酒為夀令妻進
  觴而身自引避妻殊色也晞一見絶裾走仍脫免
  之
  尤文簡延之每公退則閉户謝客日計手抄若干
  古書其子弟及諸女亦抄書嘗曰予所抄書將彚
  而目之以代饑之肉寒之裘寂處之朋友幽憂之
  金石琴瑟也
  張通叅選大節甚著臨終語所親曰先輩身死國
[194-140a]
  事如施御史武許給事靈皆未與祀典吾累陳之
  有司未之信也吾死勿置我鄉賢以增吾愧
  湯大理沐公餘日錄云予仕武義時適奉部檄旌
  表節婦朱氏先期召婦入邑蓋鄉民徐信妻守節
  五十年矣用綵亭二一置金縷一置文牘題綵聨
  云喜聞鼓吹喧通市羞殺琵琶過别船又云食荼
  敢謂當年苦啖蔗方知此日甘又云地無塵土沾
  荆布天有恩波載柏舟以竹兜坐婦導迎遍城市
[194-140b]
  許婦女縱觀仍偕儒官送至其家蓋奉宣徳意固
  臣職之大端表勵風俗尤親民之首務聊竭此心
  而已
  朱仲南為縣主刑吏景泰末無錫大饑民無食者
  羣聚而之有榖之家强貸焉有榖之家指為盜上
  之郡郡守擬以辟仲南爭之曰法當笞足矣守怒
  其狥榜掠甚毒嚴訊至再無異辭獄以不成英宗
  復辟諸囚邀赦出仲南曰我為小吏活三十六人
[194-141a]
  心亦可以無負矣遂解役歸
  張養浩嘗行髙橋之南遇醉而鬭者一人墜金於
  地張拾而黙觀焉鬭已其人始覺大惶廹澘然出
  涕張徐呼謂曰男兒何不能自慎以有此失茍非
  我恐金不歸矣遂還之其人謀所以報不顧而去
  子愷舉成化進士
  顧榮僖可學副使可久之祖少貧寄食於姻邵早
  起立門外富人鄒雲騎馬過一僕騎而負笥以從
[194-141b]
  下馬攜笥如溷既見主已逺遂馳去忘其笥顧視
  之一笥金也俟其來還之雲聞馳謝願分十一以
  贈不受時適有蘇商見而義之妻以女後乃日昌
  終邀封典
  陳廣儒家子孤貧通家顏氏衣食之廣無能强飯
  酣卧而已且有風疾顔厚之不少衰顔之讐賄侍
  婢置毒餅中以進廣知不泄遽入攘餅食之左右
  方怪駭食頃嘔出細蟲無算問之終無所言及侍
[194-142a]
  婢夜逃人始漸知其事而廣風疾頓除夀至九十
  八
  顧言曾祖清年逾四十妻方娠適寒夜清宿郡邸
  有女來奔清正襟出庭中冐寒立比旦托事歸而
  是夜即生子至言貴顯
  邵文莊寳幼與同邑丁松年惠逺稱三竒童嘗同
  至洞虚宫嗣龍山房道士年八十餘謂曰聞三君
  敏妙我有王學士夀先師祖文千餘言能誦十過
[194-142b]
  記當烹白鵝以進於是丁誦一過背之不失一字
  惠誦兩過訛四五字邵細讀三過又聽二子背誦
  各一過訛十餘字道士進鵞既去謂弟子曰邵子
  深沉寡言舉止不茍此逺大之器二子質敏而氣
  浮非其倫也又三年而丁以儒士第一人應舉不
  第尋卒惠後仕終順天通判邵至大位悉如道士
  言
  萬宗伯士和唐荆川順之門人也分守饒州謁别
[194-143a]
  荆川荆川以磁盂二為贐或曰饒固多磁何贐是
  唐曰惟其多磁是以贐也萬子他日歸而磁不加
  益者乃真我弟子也
  惠山之麓有碧山吟社成𢎞間諸名徳為文㑹之
  處好事者繪圖以紀其勝邵寳為之記
  王宗幼䘮母父傭惠山僧舍及宗年十三慟哭迎
  父歸止於外家旦暮負薪以養既二年拾遺囊於
  道俟其人至而還之則報以三緡受而買二驢負
[194-143b]
  載取直父養稍裕又十年始僦屋三登里娶妻生
  子痛母早世終身不飲酒食肉當宗策蹇時為富
  民張江齮齕瀕死後江與强銘者訟久不相下會
  銘一奴死遂誣江殺之知宗之仇江也餽之金而
  引為証及就訊宗慷慨明其始末還所餽金於官
  修三登倉其子曰澤澤子台問問子鑑皆登第
  許鼎臣之父繩武以屋典毛敬宇銀四十兩敬宇
  不戒於火屋燬繩武慰之曰典銀當奉還已而書
[194-144a]
  與鼎臣曰毛敬宇失火吾家當自再造耳鼎臣方
  為僉憲亦以銀寄歸曰應還其銀也父子同心好
  義與范文正詢堯夫麥舟事相類
  鄒忠穎極孝一日將飯食肉而美問母曾飯未既
  而知先母飯也自咎罰穢水二碗終日不食又極
  友愛祖居一區得第後讓弟居之弟三鬻於人三
  贖以與弟居之
  孝廉許世卿伯勲嘗揭安貧五戒於壁曰詭収田
[194-144b]
  糧干謁官府借女結婚多納僮僕向人乞覓又揭
  省事五戒於壁曰無故拜客輕赴酒席妄薦館賓
  替人稱貸濫與義㑹又有和風未學由由惠清節
  寧希望望夷之句每勅其子曰人何可不學但口
  不說欺心話身不做欺心事出無慚朋友入無慚
  妻子方可名學人耳
  白惠風貽清當㑹試五日父訃至或勸匿之白曰
  今科不第尚有來科終天之悲如何可遏今違含
[194-145a]
  殮罪已莫逭況可入闈以冀非分耶星夜馳歸後
  服闋登第
  宜興堵作邦妻徐氏少寡止一女亦早寡母問當
  守故女以夫情對母作色曰婦人之節守義不守
  情夫情與欲鄰念情即欲動欲㡬動而守不遷者
  寡矣女凜然受戒母女相依操如霜肅
  趙登之熙瀛四十無子方與諸昆謀卜地葬親而
  形家言地獨不利於熙瀛嗣續奈何熙瀛毅然曰
[194-145b]
  有諸猶子在趙氏鬼不餒但得親骨入土吾絶嗣
  甘心焉竟葬之後生子林玖登鄉薦孫枝繁衍
  萬歴間島盜躙毘陵官兵懦縮顧湯卿率里中子
  弟為團練厲衆扼據河北諸村設伏山溪叢薄𠞰
  殺無算會夜逐北錯足墮水遂遇害官檄各處倣
  行顧保障法寇平為建祠曰義烈
  江陰縣簿曹廷慧力捍危城四十日不寢食卒用
  火攻退倭論功陞蘇州判去有戰馬直百金曹以
[194-146a]
  官物留於縣上官知之命日給圉人料銀一錢豢
  之二十餘年乃死
  劉崟混跡牙儈襄陽估王姓載棉花至常因往浙
  以銀二千餘兩并衣囊手書單貯崟處估去溺死
  錢塘江崟聞之即馳信估子子至悉以前所貯及
  單與之子感涕願分其半崟義不受自後子孫科
  甲綿盛云
  萬歴壬子鄉闈學臣命諸生在省候榜榜首武進
[194-146b]
  張瑋也瑋師同邑髙秉忠夙儒弟子登榜者并瑋
  得十七人例鹿鳴讌五魁坐堂上餘列兩廡瑋白
  監臨御史弟子不得先師移秉忠席堂上其十七
  人者向秉忠肅拜而後就坐一時以為盛事
  萬歴末商舟浮江來艤黄田港舟人死藁葬城北
  隅舟人故畜一犬犬繞屍悲鳴呼之不去商舟解
  維其犬臥墓下寒暑不暫離居人哀之咸給其食
  且為草窟以庇焉又博瀦里民家一犬對宇而居
[194-147a]
  者時與之食後其家主人死主婦即嫁對宇者犬
  遂絶不入其門與之食亦不食竟悲號臥死空室
  中嗚呼人之愧此者多矣
  天啓乙丑秋將毁東林書院高忠憲攀龍夜召儒
  學吏潘守命之曰書院毁矣惟是燕居廟孔子神
  位豈可俱毁吾念惟文廟複壁中可藏特以相托
  毋泄乃呼燈躬奉神位付潘明年公及於難其後
  燕居廟再建潘之子華言於衆乃迎而祀焉
[194-147b]
  廼安為華仲儀僕仲儀戌淮貲盡無所得食安因
  求事乾没日以所得歸給其主又王朋者亦華氏
  傭主為郡諸生悞殺其族人之僕朋竟詣官言主
  有事郡學去錫邑百里殺人者朋也歴訊任益力
  瘐死獄中又姚錄者從其主姚期綱運入都期罹
  法東厰捕之急因期出惟錄守舍遂自言期子縳
  之去道遇期亂以他語期乃逸錄至官榜掠甚酷
  堅言父逃久之得解歸
[194-148a]
  崇正丁丑錫邑第者七人持年晚生刺謁嚴司寇
  一鵬嚴為萬歴丁丑進士年九十出見笑謂曰今
  日承諸君不棄老耄他年丁丑又有後來者援例
  謁諸君也胡時中進曰是時晚生輩又率諸後來
  者以謁先生耳相與大笑嚴固人瑞而一時詞令
  之善如此
  陳大智家世素封性孝尚義識松江錢龍錫於諸
  生曾造羈人舖及雲亭□鎮橋張公殿撫諸姪成
[194-148b]
  立以已資分析授之還貧人劵育族女於家失火
  延燒其堂詭辭曰吾室小正欲别構卒成禮嫁之
  巢五一震林為禮部郎康熈初朝議去四書八股
  制藝専用時務論䇿取士震林言八股可去四書
  五經不可去於是採其說例以經書命題
  江陰縣名宦祠傾圮已久木主散失僅存三五露
  處祠内康熙間學博某為之修葺煥然一新學博
  夜夢入祠中見衣冠甚偉者四十餘人揖而告之
[194-149a]
  曰君為吾輩安設木主吾輩為君修葺宫牆閱月
  有學役吳欽於祠旁鋤地忽得白金三十兩願獻
  於官學博曰疇昔之夢驗矣吾敢染指此金乎手
  授邑紳輩築宫牆三十餘丈不日告成學使田雯
  曰此將來一段佳話也
   鎮江府
  漢時有金牛出於山東馳到曲阿畍村人柵斷其
  道謂其地為柵口牛皆奔聚因曰奔牛又相傳萬
[194-149b]
  策湖中有銅牛人逐之走至此柵今柵口及堰皆
  以此名二說微異
  溧陽舊多蠱毒丞相韓滉為浙江觀察欲絶其源
  時有僧住竹林寺每絹一疋易藥一丸中蠱毒者
  多獲全濟值滉女有疾浴於溫泉而愈乃捨女裝
  奩造浮圖於泉之右延竹林藥僧主之滉因求其
  方刋石於縣市以流布焉唐末石不復存而溫湯
  之寺不改有夏氏世傳其方藥以溫湯為名誌所
[194-150a]
  自也原方以五月初桃皮生用二錢盤蝥以麥麩/炒去翅足二錢大㦸生用二錢三物為末以
  米泔淀為丸如棗核形凡中蠱者於食前以米泔/下一丸坐靜室中忌婦人孝服猫犬見此方崇寧
  間竹林住持僧智淳/得之於帥府曾氏云
  唐代宗時李秀卿刺湖州至維揚逢陸鴻漸羽李
  素熟羽名因赴郡抵揚子驛曰陸君善於茶天下
  聞名況南零水又殊絶二妙千載一遇乃命軍士
  挈瓶操舟汲南零羽執器以俟俄水至羽以杓揚
  之曰江則江矣非南零者既而傾諸盆至半遽止
[194-150b]
  之曰此南零者矣軍士大駭跪曰齎自南零舟蕩
  覆水懼其尠挹岸水增之處士神鍳也又李徳裕
  在中書有親知奉使京口徳裕曰還日金山下中
  冷水可與汲一盎來其人舉棹日醉而忘之至石
  城下方憶乃汲一瓶於江中歸獻徳裕飲而嘆曰
  江表水有異於頃歳矣頗似建業石城下水其人
  謝過不敢隱
  蕭楚材知溧陽縣時張乖崖詠作牧一日召之食
[194-151a]
  見几案有詩句云獨憾太平無一事江南閒殺老
  尚書楚材為易憾字作幸字詠出見稾曰誰改我
  詩者楚材曰公功高位重姦人側目之秋且天下
  一統公獨憾太平何也詠感嘆曰君我一字之師
  也
  王正肅遂紹定間曾為平江守以師黄榦之訓書
  諸紳曰士友當親而賢否不可不辨財利當逺而
  㑹計不可不明折獄以情毋為私意所牽薦士以
[194-151b]
  才母為權要所奪當言則言不視時而退縮可去
  則去不計利而遲回庶㡬名節之全不愧簡冊所
  載
  范文正仲淹在睢陽遣子純仁往蘇州取麥五百
  斛純仁時年尚少既還舟次丹陽見石曼卿問寄
  此久近石曰三䘮在淺土欲葬之而北歸無可與
  謀者純仁以麥舟付之單騎到家文正曰東吳見
  故舊乎曰曼卿為三䘮未舉方滯丹陽時無郭元
[194-152a]
  振無可告者文正曰何不以麥舟與之曰已與之
  矣
  宋末賊掠潤州城門不啓者十七日民餓死且半
  時有費簧者出粟施粥活人甚衆鄉人曰皆簧所
  祐也遂名其里曰簧祐以志其徳
  丹陽吉棠少時父令負販眭仲徳途遇之勸令就
  學曰家貧須麥粥養父仲徳曰麥粥我家有之攜
  歸與子曄同學後棠為御史過仲徳家家惟一椅
[194-152b]
  讓棠坐自坐木臼棠辭不敢因並坐檻上仍出麥
  粥啖之時曄已列刑垣矣
  北固有蜂甚巨冠色赤鳥撲之墮地羣蜂數萬結
  聚不去一二日皆死楊文襄一清取而瘞之作義
  蜂記
  楊文襄一清在靈州人有笑其演營習陣者楊謂
  余誠書生不諳軍旅然以古人行必謹哨探止必
  修戰備為法其敢忽諸又每諭諸將曰無事常如
[194-153a]
  有事時隄防有事常如無事時鎮靜念武侯衞公
  未嘗廢營陣世無岳武穆豈可恃野戰為能耶
  李重嘗授經溧陽史氏歳俸八十金史憐先生貧
  私為置子錢歳暮進之重但受如約餘麾之弗顧
  後舉正徳間進士官至副使歸老後仍授經於溧
  陽高淳間恒無以自給
  丹陽蔣教諭從教性戅直有市井子驟富以金線
  結為履見而惡之紿曰吾欲倣其式既進履即令
[194-153b]
  童子擲諸水曰小人敢爾奢僭
  王給事煜年十三遊庠時縣令與邑紳互訐直指
  詣學諭諸生曰為令者左為紳者右諸生俱左煜
  獨徐步至右直指曰小秀才何獨異煜曰問理之
  曲直不問人之多寡論人之是非不論年之大小
  直指顧謂令曰此子即樹爾他日之敵矣爾其行
  哉及壯讀書金山寺一日以訪友出適嚴嵩以翰
  林學士入朝道金山入其館見案間文善之久待
[194-154a]
  不至留名刺函十金屬寺僧道意煜見之曰彼日
  後得志必為奸黨何以是汙我擲其金於江
  戴從商尚質性介特嘉靖間一就試學使者鄙其
  苛文碎儀即棄去隱居篤學自壯至老不取人一
  錢不飯人一飯嘗著不取歌曰我取人一錢人取
  我一緡旦旦相取月月相纒是以下有血地上有
  刀天我今不取我念曠然爾念曠然聊以頤我年
  又不飯歌曰若通人飲食是隨人往來我來彼往
[194-154b]
  彼往我來歡則為狎怨則為猜歡情恒不常怨情
  最易久偪側一世間負債如羊狗我寧吞大冶之
  鎔銅決不霑烏程之清酒
  吕城人陳瑶能於馬上運鐵义數百人叢刺之莫
  能近嘉靖倭寇江南大府令鄉民絶橋自守而募
  能斬倭者一首賞錢萬瑶率其徒數十人應募乗
  白騾與倭戰騾上倭首纍纍也一日倭悉衆死戰
  倭法臨陣左手持刃挺而前右手刃纔數寸人不
[194-155a]
  虞其右也近則舒之長五六尺削鐵如肉因斷瑶
  义瑶呼徒易义瑶每戰令徒載數义隨之而性貪
  馘首專其功徒無與者徒憾之不應瑶度倭盛不
  可敵奔逸至吕城牐先是瑶需渡而牐斷則肘下
  挾騾一躍逕渡以為常是日腰懸七倭首仍掖騾
  欲躍累重墜於河倭競前殺之
  賀邦泰幼時其父鎬建亭水中令讀書而撤其圯
  賀戲以一木支岸逕行出入甚熟後令莆田率民
[194-155b]
  擊倭馬逸馳倭壘倭逼之前臨大河廣踰丈橋毁
  獨一木渡賀遂棄其騎趨而撤之倭驚以為神
  崇禎初大官庖開應支物價簿帝詰内侍謂太浮
  且曰炙鵞醃鰣肉酢在某肆市之錢半百耳内侍
  驚愕丹陽談允謙有述事詩云潛邸曾親到市纒
  民間物價每留連西華鵞炙前門酢一箸纔消半
  百錢
  陳都諫獻策妻程氏隨夫在京邸獻策方會議三
[194-156a]
  案於内府薄暮未歸有婦稱鄰嫗求謁閽者不能
  禁直入榻前泣告曰妾奉聖夫人客氏也待罪掖
  廷已歴年所亦有何罪而議者將及焉妾聞卿家
  大人直聲竒節知夫人亦良苦敬以黄金百鎰為
  夫人夀願大人憐而赦之程謝曰夫人休矣妾以
  鄙陋之質櫛不設釵衵不引帛猶自愧非分安用
  此黄金為且大廷國是向兒女子嘵嘵夫人謂殿
  陛中真無一男子耶聲色俱厲正論侃侃士大夫
[194-156b]
  有不逮者
  張君表鳯儀子九徵登第貽書都門誡之曰入世
  在自立毋輕受人恩我為諸生三十年未持一門
  生之刺所見有王文成高忠憲其人乎外此無可
  北面矣人謂此不特為氣骨語實名言也
  華鈺以璽卿家居有富人子殺人祈鈺居間干當
  道劵千金却之明日倍其劵又明日再倍其劵鈺
  曰我豈與若較此哉若罪故無生理吾分亦無居
[194-157a]
  間理郡邑試諸生鄉大夫各為所親先容鈺獨無
  所謁或偽署鈺牘以進鈺廉得之不白是非但語
  署牘者毋納諸生金人服其清介而仍不失長者
   淮安府
  王義方拜御史嘗買宅既數日忽對賔朋指庭中
  青桐樹一雙曰此無酬直賔朋言樹當隨宅無别
  酬例義方曰此嘉樹非他物比召宅主付之錢四
  千
[194-157b]
  王義方為魏徵所知徵欲妻以夫人之姪王辭不
  取俄而徵薨王乃取女人問其故曰初不附宰相
  今感知已故也
  米芾知漣水軍時祀先聖極誠敬上自香帛酒醴
  羮醢下及牲牢灌獻靡不竭誠躬親致齋九日方
  敢涖事祭時香烟直上不散結成伯牛受享四字
  羣覩駭異明崇禎間賀相國逢聖為應城教諭質
  明丁祭親見
[194-158a]
 先聖自空中攜一芹而起與此事同
  淮陽楊孝子名昊字克彰刑科給事理之父也昊
  早䘮父哀毁甚而每强顔以慰母心事母能養志
  母酷愛其孫昊嘗牽率諸子抱弄母前枚指之曰
  某可承家某可事生業某當作官以顯門閭母聞
  之大悅其他問安視膳𤨏節不異常人而一以至
  誠感動有司旌其門華亭張弼為之立傳
  安東濵海人房得莘猶子妻劉氏驅牛駕車運薪
[194-158b]
  於野方載數束虎忽摶劉氏牛力抵之虎棄去劉
  登車牛拽行十餘步虎復追至牛復抵之虎又棄
  去劉傷臂不能登車牛角薪於地空車就劉劉匍
  匐上車牛曳之行猶再三回顧抵家乃已劉得不
  死飼牛終身不令服軛云永樂十二年事
  韋彥質斌成化時在諫垣批鱗敢諫然每自省曰
  假彈射以快私讐掇細緩以沽公道我所深恥後
  提學福建公正不可干以私而衡鑒精審曰糊名
[194-159a]
  命題我則試人填名揭案人則試吾矣庸髙下其
  手耶凡所奬㧞皆能速蜚
  丘志中度為山陽邑生館於郡守署郡守欲因事
  周之可數百金度竟辭去曰守不知丘生丘生不
  患貧也後官太僕卿適開府當推人有諷之者曰
  當軸急君甚一枉見即可得度笑曰乃有呈身都
  御史耶竟以忤權璫罷去
  岳薦當明季棄諸生隱居勵行嘗語人曰聖賢精
[194-159b]
  蘊盡於六經四子其要歸不越大學一書凡人生
  平其用力當在致知其涵養當在主敬以躬行為
  實學以隨處體認天理為反身求已之要至今淮
  干學者猶欽其緒言云
  桃源令蕭文蔚撰邑諺以儆座右有云衙門相逼
  官不能為民主差使過繁民不能為身主又云貧
  村瀕河製一艇實有易逃之路急以刑是使之逃
  宜防於先時破釜隔日煮三升實無難去之家嚴
[194-160a]
  其課是驅之去宜防於平日
  順治間徽人程元昭僦居安東齊文光之舍貰酒
  為業夜半見所砌花臺上有光撥土視之則白鏹
  一巨缸也急呼主人告之曰奈何慢藏至此盍収
  之齊曰非也天賜汝遜讓再三且勸程曰天與汝
  而可不取乎吾誓不須此非分之財爾其遄歸程
  後居蘇州成巨富歳一往來必有所饋遺而齊絶
  不受并未嘗言及前事嗚呼程固君子如齊者尤
[194-160b]
  不可及矣
  孫超宗母塋在安東城北平旺河沱溝康熙間中
  河口決直當其衝孫聞之奔赴見白浪澎湃如雷
  松楸根已向上不數武即壟矣水深不可測而夜
  昏黑泅不能至孫痛哭呼天跪水内徹夜籲龍神
  不絶黎明家人肩柴負木接踵而至下樁埽以救
  危急則見塋前昨夕之深不可測者已横起沙壟
  溜水兩分去如燕尾見塋止塌去一角而四週皆
[194-161a]
  成平陸
  安東有朱母蘇氏節孝祠朱以傑其裔孫也康熙
  間火災自城外延燒城内不啻千餘家而節孝祠
  廹於烈熖以傑奔救之見祠内平地出火燄起數
  尺勢不可保乃呼天痛哭懷神主期以身殉哭未
  已忽反風祠火盡滅惟焦門外旗杆二株廟貌一
  無所損人以為誠孝所感云
   揚州府
[194-161b]
  廣陵高爽博學多才齊永明中舉孝廉先是劉蒨
  為晉陵令爽詣蒨不相接甚銜之俄而爽代蒨為
  令蒨迎贈甚厚爽受饋答書人問其故答曰彼自
  餉晉陵令耳何關爽事
  司徒杜衍天禧間知揚州嘗召賔幕閒語我致政
  之後必買一小駟八九千者飽食訖跨之著一粗
  布襴衫入市看盤鈴傀儡足矣杜深志豈在傀儡
  蓋居髙位欲自汚退老耳後致仕果行前志
[194-162a]
  海寧人王興公伯起少年時曾一舉進士輒嘆曰士
  不自重與千百人旅進坐軒廡下獻小藝規合有
  司可恥也遂棄去閉門力學嘉平間被薦不起
  孫叔靜鼛本錢塘人隨父徙江都微時與蔡京善
  常言蔡子貴人但才勝徳恐貽天下憂及為屯田員
  外郎京謂之曰我若用於天子願助我鼛曰公誠謹
  守祖宗之法以正論輔人主示節儉以先百吏而
  絶口不言兵天下幸甚鼛何為者後竟以忤蔡罷
[194-162b]
  揚州産芍藥佳者不減姚黄魏紫蔡京知州日作
  萬花㑹其後嵗嵗循習人頗病之元祐間蘇文忠
  軾來知州正遇花時吏白舊例軾判罷之書報王
  定國云花㑹撿舊案用花千萬朶吏緣為奸乃揚
  州大害已罷之矣雖殺風景免造業也
  蘇文忠軾知揚州夢行山林間一虎來噬窘甚有
  紫衣道士揮袖障公叱虎使去明旦道士投謁曰
  夜出不至驚否蘇叱曰鼠子乃敢爾正欲杖汝脊
[194-163a]
  汝謂我不知豎子夜來術耶道士惶怖而退
  蔣頴叔之奇為江淮發運使才智有餘人莫能欺
  嘗於所居公署前置一占風旗使人候之置籍焉
  令諸漕綱日程亦各記風之便逆蓋雷雨雪雹霧
  露或有不均而風則無頓殊者每運至取其日程
  厯以合之責其稽緩者綱吏畏服
  熙寧中髙麗入貢所經州縣悉索地圖所至皆造送
  山川道路形勢險易無不備載至揚州牒州取地圖
[194-163b]
  是時丞相陳升之判揚州紿使者欲備見兩浙所供
  圖倣其規制造送及圖至都聚而焚之具以事聞
  宋祖自平江南詔以兵器盡納揚州不得支動號
  曰禁庫方臘作亂童貫出征許於逐州軍選練兵
  仗既開禁庫兩將士望見所貯弓挺直曰此良弓
  也因出試之宛然如新計開寳至宣和一百五十
  年而膠漆不脫可謂異矣靖康末東南起勤王之
  師帥臣翁彦國令揚州作院造神臂弓限一月成
[194-164a]
  皆不可用識者以為國初之弓限一年成而今成
  於旬日之間宜乎美惡之相絶也
  張舜文汝明徽宗時知岳州屬邑得古編鐘求上
  獻張曰天子命我以千里懼不能仰承徳意敢越
  職以倖賞乎
  朱光信恕樵薪於草堰場以養母每從王艮齋聽
  講有禮之者曰我以數十金貸汝別尋生計庶免
  作苦且可日夕從吾輩遊也朱得金恚曰子非愛
[194-164b]
  我也我自此憧憧然經營念起斷送一生矣遂擲
  還之學使者召之不往以事役之短衣徒跣而入
  儲文懿巏字靜夫泰州人卒於南都後三年歸柩海
  陵攢於墓舍將葬啓視棺上生黝墨成繪畫文具畫
  家皴染之法前則奇石枯松旁出二篠莖葉咸備左
  則梅株夭矯稍著數花右如左而樹枝差短其文深
  入木理四方來觀詫為神異顧尚書璘為作靈徵記
  嘉靖初揚有司訓徐覲者於啓聖祠旁縱奴射鸛
[194-165a]
  一日鸛銜火焚祠有鸛數百盤旋烈焰之上若快
  心者徐坐焚祠去官奴亦瘖
  楊實夫果嘉靖間官至侍郎清介恬退嘗語人曰
  吾生平無所長惟不識瑾寧彬三人差自慰耳
  李文定春芳及第臚傳前一日在寓邸與客弈或
  密以所擬甲乙報李返坐自如置帖碁枰下終局
  無㡬微見顔色客詰之徐以帖示客曰拙卷亦預
  進呈之列耳衆以此多其度廷對前數日夢紅帛
[194-165b]
  纒身不得脫及臚傳世宗見其名大喜曰桃李當
  春日正芳妍之時以硃筆遶春芳二字圏之居政
  府時考官以典南闈試來别袖出預擬試題呈正
  李置篋中而已將揭曉夫人問兒輩知可中否曰
  題難焉得中夫人驚何以預知因語其故夫人問
  寄兒輩否曰人以心腹待我故先期見示語兒輩
  非彼所望於我也從篋取出火之
  李碧海思誠夫人于氏極賢明當思誠為宗伯加
[194-166a]
  宫保時夫人家居有人言公行入閣者夫人正色
  曰宰相可為而於閹宦得志之時則可為而不可
  為也
  曾銑有膽畧長於用兵其撫邊時當除夜猝命諸
  將出塞上時無警諸將置酒度歳不欲行賂鈐卒
  求緩於銑妾妾啓銑銑斬卒以狥諸將不得己丙
  夜被甲行果遇寇擊敗之翼日入賀畢問何以知
  有警也銑笑曰見烏鵲非時噪以故知之皆大服
[194-166b]
  盧守常倅陳州日畜二鶴甚馴一創死一哀鳴不
  食盧勉飼之乃就食一旦鳴繞盧側盧曰爾欲去
  耶有天可飛有林可棲不爾羈也鶴振翮雲際數
  四回翔乃去後盧老病無子歸休黄浦溪上晚秋
  蕭瑟曳杖林間忽有鶴盤空聲鳴淒斷盧仰祝曰
  若非我陳州侣耶果爾當下鶴竟投入懷中以喙
  牽衣旋舞不釋盧撫之泣曰我老無嗣形影相弔
  爾幸留此當如孤山逋老共此殘年遂引之歸盧
[194-167a]
  殁鶴亦不食死家人瘞之墓在丁堰
  宗臣為閩督學卒於官僚屬生儒咸赴弔於靈几
  上得遺詩三首超脫塵壒以故相傳尸蛻云
  劉靜之永澄萬歴間為順天教授北方稱為淮南
  夫子嘗曰謙謙自牧由由與偕在醜不爭臨財無
  茍此居鄉之利也耳習𤨏尾之談目習徵逐之行
  以不分黑白為渾融以不悖時情為忠厚此居鄉
  之害也夫惡人不可為矣庸人又豈可為乎惡人
[194-167b]
  不當交矣庸人又豈足交乎
  南江寺僧羅得一雁籠置窓外秋夜聞月下有雁
  聲與籠雁相鳴答俄而撲拉簷下僧亟起視則二
  雁交頸俱斃又婁生以矰弋為業方捕隻雁入籠
  而飛雁盤空呌聲甚苦頃即自投而下籠中者伸
  脰就之交結死婁為感動瘞之叢薄間破矰斷繳
  改業焉
  劉西郭清師事林東城司訓浮梁教嚴而氣和或
[194-168a]
  從而問著述則曰帖括是尊最悞後進問學術則
  曰道寓諸庸目前皆是
  謝家店民家有雙燕巢於梁既乳四燕其雌忽為
  鷙鳥所摶俄有羣燕挾一雌來留與為偶閱一二
  日四雛悉斃主人怪之啓視喉間皆蒼耳子蓋雌
  妬殺之也此與張邦基墨莊漫錄所載廣陵牛氏
  燕事正同又皆出於揚土亦大異事
  劉翼齋希文為諸生時嘗以朔望謁監司時有某
[194-168b]
  生怙勢豪横出訟牒理債於公庭衆雖不與其事
  然皆附和長跪希文獨挺身離班次竦立監司詰
  之對曰所言公何敢不伏謁若結黨狥私此膝寧
  輕屈耶監司大加器重
  東廂民陳穀死有所愛犬常伏柩旁不去既葬犬
  時時往宿其冢數日乃一歸求食家人殊不知也
  穀子相為諸生以時掃墓見犬方專冢臥為之加
  慟
[194-169a]
  韓樂吾貞以陶瓦為業從朱信學久之有得縣令
  嘉之遺米二石金一鍰貞受米返金謝曰某窶人
  無能補於左右但與貞居者幸無訟牒煩公府此
  所以報明府也每遇㑹講有談世事者輒大噪曰
  光陰有幾乃作此閒談耶或尋章摘句則又噪曰
  舍却當下不理㑹搬弄陳言此豈學究講肆耶在
  座莫不警省
  咸寧人倪璜寓居廣陵母劉病齋沐祈天七夜不
[194-169b]
  寐一日方沐浴盆水忽冰成竒花扶疎三本幹葉
  俱備母病遂愈人咸嗟異為孝徵
  李維嶷長敷宗伯公子與姪清同舉於鄉鄉人嘖
  嘖稱羨長敷顧清慨然曰吾不喜而憂也夫盛滿
  道家所忌且積徳以致福今無乃福溢於徳乎故
  可憂也
  夏心尼宗孔髫歳為諸生篤行嗜學嘗銘座右曰
  五倫之外無事業六經之外無文章年近百歳髙
[194-170a]
  郵守三晉之賔筵云
  方立禮繼母愛已出子遇立禮不慈鞭撻至酷立
  禮受之無怨言江都人莫不稱其孝其父卒母閉
  之空室中不予食者三日有犬銜餅自竇中入與
  之得不死母意其已斃啓門見猶生遂以為神暴
  亦漸已
  陳恕先以忠江都諸生敦實學持身以敬為主每
  曰敬則寡慾可以成仁敬則心虚可以益智敬則
[194-170b]
  氣聚可以生勇三達徳皆由敬出也
  妖人朱方旦妄言禍福走謁者如騖汪蛟門懋麟
  為辨道論闢之謂國家幸太平無事得此輩以資
  談諧玩弄足矣今𫝊㑹者崇奉太過或謂孔氏復
  生或謂大禹再見甚謂移檄玉皇則祈雨立應不
  惟上侮聖人亦且獲罪天地一旦朝廷震怒加以
  妖言惑衆之罪吾不知朱某安所逃死時孝感熊
  賜履掌翰林佩其言枉顧訪之與定交汪後罷官
[194-171a]
  歸構十二研齋於平山堂側吟嘯以老云
   徐州府
  漢高祖父太上皇前史不載其名後漢章帝紀祠
  太上皇於萬年注名煓一名執嘉高后紀載高祖
  母曰昭靈后
  唐王智興為徐州節度一日諸從事㑹飲賦詩智
  興至從事即屏去翰墨智興言適間作詩何獨見
  某而罷復以箋陳席上小吏置箋智興前智興引
[194-171b]
  毫立成曰三十年前老健兒剛被郎官遣作詩江
  南花栁從君詠塞北烟塵獨我知四座驚嘆監軍
  謂張祜曰觀兹盛事豈得無言祜乃獻詩曰十年
  受命鎮方隅孝節忠規兩有餘誰信將壇佳政外
  李陵章句右軍書
  蕭縣劉伯龍家有清節宋元嘉中為武陵太守歸
  貧甚將營什一之方忽見一鬼在旁撫掌大笑伯
  龍嘆曰貧窮固有命乃復為鬼所揶揄耶遂止
[194-172a]
  眺文元迥在翰林以文章徳行為真宗所優異稱
  為君子長者天禧初因草詔命坐賜茶既退已昏
  夕上顧左右取燭與學士中使就御前取燭為導
  出内門𫝊付從史又嘗宴宜春殿内出牡丹百餘
  盤千葉者纔十餘朶賜親王宰臣上顧迥及錢文
  禧維演各賜一朶凡賜禁中名花故事惟親王宰
  臣中使為之插花餘皆自戴上獨令内侍為迥戴
  花觀者榮之
[194-172b]
  李若谷未第時與韓億為友俱貧同試京師每出
  謁更迭為僕若谷先登第授許州長社縣簿赴官
  自控妻驢億為負箱將至長社三十里謂億曰恐
  縣吏來須别因取箱中錢六百以其半遺億一氊
  一席亦割分之相持大哭後億亦登第皆仕至叅
  知政事
  天聖間新進士謁李子淵若谷求教若谷曰某自
  守官來常持四字曰勤謹和緩一後生應聲曰勤
[194-173a]
  謹和既聞命矣緩之一字某所未聞若谷正色曰
  何嘗教賢緩不及事來且道世間何事不因忙中
  錯了
  黄瑞禾䆃明經能詩嘗揭於壁曰十分貧也還栽
  竹四壁蕭然不賣琴其高致可挹
  王封麓國輔丁公里人仕為鄢陵令性剛正嘗有
  司李欲取其公署一牀者國輔曰此公家物非有
  司所能私予
[194-173b]
  趙子雝時若沛貢生性仁厚家畜一驢聞鄰人生
  子謂妻曰彼年三十始有兒脫驢鳴驚之是我過
  也遂賣之
  崔眉山字曰嵋嘗為聖府典籍年六十尚無子
  妾數年不孕妻復為購一婢崔惻然曰子之有無
  命也安用多玷以滋予罪擇配遣之未㡬而前所
  納妾連舉二子
  徐州有義虎橋相傳有商迷道悞墮虎穴謂必死
[194-174a]
  乃虎熟視不加噬晝則出取物食之夜歸若為之
  䕶者月餘商稍諳虎性謂之曰吾失道至此幸君
  惠我我久客外家有父母妻子思欲一見仗君力
  能置我大道中幸甚虎即伏地摇尾商喻意騎其
  背虎躍出置諸道旁顧而悲跳分去後數載商偶
  經其地見獵者縳一生虎將獻之官視之乃前虎
  也虎見商回睨不捨商亦感泣與衆具道前事亟
  出重貲贖之衆義其所為釋縳縱深山中後人於
[194-174b]
  其地為橋以表焉
  邳州有慈母樹順治間州民劉清源幼失生母嫡
  母沈氏撫養之食必先嘗寢必同臥恩踰已出其
  家祖墓有樹枯十三年矣一夕復生枝葉更茂前
  時人以為沈徳所感故以號樹云
  順治間宿遷知縣金華鄭應兆奉臺檄令以逋賦
  紳士名列上候處分獨不肯具報或謂之曰子寧
  不為官計乎應兆曰我安忍以數百人身名博我
[194-175a]
  一官哉竟以此去
  諸生王來彝懷逺讀書教子每云家居能教一子
  弟心術正即流徳無窮也當諸子弟㑹食必諄諄
  以天理二字相戒勉
   太倉州
  龔熙仲明之以孝行節誼著於海濵紹興間舉鄉
  貢年已六十或勸少為詐匿以避老龔笑曰吾生
  平不欺豈以始進易心乎
[194-175b]
  嘉定王彝自號媯蜼子學有淵源文甚高潔時楊
  鐵崖維貞以文雄東南傾動一世彝獨作文妖一
  篇詆之
  練達者子寧從父知嘉定縣㑹族誅部民郭元宗
  曾被盜誣達廉其寃出之至是詣達欲與俱亡達
  以懷姙妾黄氏屬之而與妻赴海死郭迎黄氏處
  别室生男謹䕶之念其父為邑侯而嘉定號練川
  乃托姓侯名之曰居練既而詔除諸臣家屬罪黄
[194-176a]
  囑居練勿自明以是無知者黄守節九十三歳卒
  按縣志及縣令題名并江西通志俱無練達姓名/因練氏已削籍不敢載耳乃其家藏有宗譜足徵
  世傳不/誣也
  陸安甫伸未第時州大夫請修州志陸謝曰志者
  一方文獻史稱虞世南豫修書虞茘虞寄得佳傳
  至今訾之先子州人予何執筆後登第竟以觸璫
  怒死
  明初嘉定縣吏某一鄰人以訟在縣白吏求私直
[194-176b]
  之吏曰今郡縣官皆公廉奉法吾曹革心疇敢出
  入文牘汝事直苐公理之決無枉鄰人如教果獲
  伸感吏饋粟二石吏驚却之不得曰吾以鄉曲之
  故為君受一斛後因假歸遂以原粟奉鄰母曰此
  若兒所寄今以還母此吏殊可風也
  真如有姚生者素險賊嘗構怨於陸某陸充糧長
  乗馬自本都夜歸姚偵其無備操刀伏中途橋下
  馬至橋躑躅不進陸鞭之纔進遂為姚所殺月暗
[194-177a]
  幽寂無知者馬逸歸向陸妻驚嘶不已若有所訴
  妻知其夫必死非命持燈隨馬去至橋下獲尸焉
  妻哀哭告馬曰夫死不得賊何以雪寃馬即前導
  至姚門鼔足蹴不休姚出則直前嚙之妻於是執
  以赴官姚竟抵法
  大場鎮農家婦舉止修整嫣然閨中秀也夫貧蠢
  婦毁裝佐之日與村姑里媼輩習田間勞苦無難
  色間有親戚憐其貌者執手作慰藉語則歛容謝
[194-177b]
  曰兒樂此不疲且非是無以奉我尊嫜也如是者
  十餘年有子矣以竭作故病瘵死死前一日忽向
  其夫索筆硯夫不識一丁字者詣鄰家假至婦見
  之嘆曰謝此緣久何期今日遂成長别耶起題一
  絶云當年二八過君家刺繡無心只枲麻今日對
  君無别語免教兒女衣蘆花語意凄婉其生平曉
  義命雅自韜晦恥炫鬻尤卓卓可傳云
  黄蘊生淳耀釋褐後寄弟書曰吾廷試傳臚時見
[194-178a]
  鼎甲先上人皆嘖嘖稱羨吾此時嘆息無限夫天
  地間自有為數千年一人數百年一人者今人必
  不肯為數千百年之一人而必欲為三年之一人
  何也
  崇明有吳姓老人者康熈間年九十九歳其妻亦
  九十七歳老人少壯時嗜酒好賭博有四子盡鬻
  為人奴四子咸能自立各贖身娶婦列肆同居以
  養父母四子始擬每月輪供諸婦曰翁姑老矣必
[194-178b]
  三月後奉甘㫖太疎復擬每供各一日諸婦又曰
  必三日後奉甘㫖亦疎於是每日序進一餐越五
  日則又共設於中堂父母南向坐諸子孫婦以男
  女分東西行稱觴獻夀又置一橱四子日納錢其
  中隨老人所用老人好博不已四子常密持錢送
  博家囑令佯輸老人常勝持錢歸忻忻如也長子
  於時年七十七餘皆白頭孫曾二十餘人總兵劉
  兆旌其門曰百齡夫婦齊眉五世兒孫遶膝嘉定
[194-179a]
  令陸隴其記其事
   海州
  州有廟祀牛今遺址尚在曩有農耕於野夜宿隴
  間虎來欲啖農牛在側䕶之觸虎農覺不知也反
  鞭牛之駭躍為驚已又熟睡及明起視牛死審之
  知牛為虎傷力竭而死也方悟已之活為牛救云
  故報以廟祀為文以祭曰牛為我役我為牛主我
  牛幼時親經調理天或寒歟置於燠地時或饑歟
[194-179b]
  供以草具旦摩暮撫已去復視頭角崢嶸供我農
  事幸爾之生嗟爾之死既非喘月又無釁隙猛虎
  出嵎欲啖其主非爾在旁我其死矣幸爾在旁盡
  力以抵及旦視之虎敗爾死嗚呼蠢獸尚知徳可
  以人不如山陰立廟堂祭祀增欷嘘
  贛榆楊秀才妻劉氏孀居宣和間朝廷收復中原
  科增郡縣兌夫錢劉氏以十萬緡代下户之輸所
  積空矣而旦日視之錢復滿室每緡首有麻青二
[194-180a]
  字人咸駭異或云青州有麻十萬家豈非神運至
  此耶因於青州踪跡果有麻氏失錢劉請歸之麻
  不受乃悉散施之後家益富
   通州
  紹興中沈與求聞劉豫於京東造舟因言海道當
  防如通泰料角石港水勢湍急海舟至此必覓沙
  上水手方能掉運舟航轉入倘於此處為備盡拘
  水手無為賊得則賊自不能衝突矣
[194-180b]
  司寇陳敬甫堯先後持憲以疾惡聞然嘗奏記徐
  文貞階曰天之生大賢大不肖僅僅耳大抵中材
  為多惟彼中材有志而未練則見欺有才而暴施
  則見忌此兩者茍器使之近於賢苛責之近於不
  肖愚意均當姑置而觀其後乃可階甚善之通人
  至今稱陳廉介而不失長者
  臯城東湯家灣有佘氏族居隆萬間里中貴人用
  青烏家言售佘氏一善地為墓既售則盡發其冢
[194-181a]
  旁一冢則佘之婺婦所葬夫也婺有姑年老念冢
  必不免一日市牲醴盡邀佘族奉其姑上座而拜
  且遍拜族人進三爵乃出匕首置几上曰新婦奉
  姑本欲終其天年不謂今日禍及夫骨何用生為
  今與姑長别俟貴人來以頸血濺之矣自是挾匕
  首共起居貴人駭不敢奪今一冢獨存
  彭大同世精胡氏春秋在通推為專門任叙州司
  理時有楊氏子修怨於仇家乗父老病扶至河壩
[194-181b]
  而挑毆之遂致死訊者以仇家論抵大同捉筆大
  書曰春秋無将將則必誅其欲甘心於仇因以忍
  視其父河壩之死誰則挾之坐子如律直指署其
  判曰推官讀春秋可謂見諸行事矣
  崔聲逺鐄為黄户長掌鄉稅嘗以輸稅金五百兩
  付鎔工工以無劵欺而負焉鐄竟破産償之官時
  三原王恕知揚州廉其狀謂鐄訟鎔工當為追理
  鐄對曰鐄廢産是已破一家矣奈何復破一家恕
[194-182a]
  嘆曰仁人之言也鎔工聞而慚感圖償
  邵潛自號五岳外臣傲僻不諧俗好嫚罵人多惡
  之及與李維楨鄒迪光黄汝亨陳繼儒諸前輩遊
  所著友誼錄循吏傳印史諸書多可傳者年五十
  無子復娶妻妻嫌其貧老棄去一婢又為勢豪所
  奪遂孑身棲如臯城西門外年八十矣康熈間新
  城王尚書士貞過臯訪之茒屋三間黝黑如漆邵
  筋骨如鐵白髪鬖鬖被領雙眸炯然具果䔩留王
[194-182b]
  飲尚能進數觴且與修禊冐氏洗缽池賦詩陳檢
  討維崧曰古今文人多窮然未有如邵先生者聽
  其言愴然如劉孝標自序也
 
 
 
 
 江南通志卷一百九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