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161-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二
  人物志
   孝義六/ 鳯穎二府滁和廣六泗五州/
    鳯陽府
 漢桓鸞字始春龍亢人焉弟子也少立操行縕袍糟
  食不求盈餘時太守向苗有名迹乃舉鸞孝廉遷
  為膠東令始到官而苗卒鸞去職奔喪終三年然
[161-1b]
  後歸淮汝之間髙其義後為己吾汲二縣令甚有
  名迹子曄
  趙孝字長平沛國蘄人父普王莽時為田禾將軍
  任孝為郎及天下亂人相食弟禮為餓賊所得孝
  聞之即自縛詣賊曰禮久餓羸瘦不如孝肥賊大
  驚並放之謂曰可且歸持米糒來孝求不能得復
  往報賊願就烹衆異之遂不害鄉黨服其義顯宗
  聞其行詔拜諌議大夫遷長樂衛尉復徴弟禮為
[161-2a]
  御史中丞
  趙禮行已恭謙類於孝帝嘉其兄弟篤行欲寵異
  之詔禮十日一就衛尉府大官送供具令共相對
  盡歡數年禮卒帝令孝從官屬送喪歸葬孝無子
  拜禮兩子為郎
  范遷字子廬相人有清行仕為漁陽太守後居公
  輔有宅數畝田不過一頃復推以與兄子其妻曰
  君有數子而無立錐之地盍餘俸禄以為後世業
[161-2b]
  遷曰吾備位大臣而畜財求利何以示後世也
 唐董邵南壽州安豐人苦學讀書隱居行義事親備
  極色養其孝慈及物有雞犬相哺之異韓愈作董
  生行頌之
  李興安豐人父死哀毁口鼻流血猶捧土就墳廬
  於墓側廬上產紫白芝二本醴泉湧出柳宗元作
  孝門銘
 宋歩游張張姓少失母徒歩尋訪因稱步游張久不
[161-3a]
  得忽至宿州見病嫗究問乃其母也相持大哭遂
  就養因家於宿
 元許崇政下蔡人廬墓以孝旌
  孫克忠宿州人以孝聞
  王珍宿州人累世同居
  馬希先懷逺人舉鄉貢授陳畱教諭養親不就職
  竭誠奉事廬祖母墓及父母墓凡九年
  姜起宗懷逺人五世同居
[161-3b]
  髙中懷逺人祖仕宋為安撫使父文龍先卒事祖
  盡孝養事叔文豹如事父服闋以嫡孫當襲請讓
  文豹至元間事聞詔旌其門
 明郭子興定逺人元末起兵自稱元帥一見太祖竒
  之授以兵妻以所撫馬公女即馬后也後封子興
  滁陽王妻張為夫人立廟滁州
  劉繼祖字大秀鳯陽人仕元為總管家饒於財與
  明太祖父淳皇帝為比鄰後崩太祖年十七家貧
[161-4a]
  無葬地繼祖以地給之既貴官其子英追封繼祖
  為義惠侯妻婁氏夫人
  張倫鳯陽人河南衛百户洪武四年以親老乞解
  職歸養上嘉之命為濠州衞副千户
  王阿孫懷逺人父疾刲股以進立愈母病又割肝
  以進亦愈洪武年旌
  羅子明鳳陽人父病刲股殁後廬墓三年
  沈律陳汝聨連思恭三人俱鳯陽人刲股療親
[161-4b]
  王絅定逺人事母孝母歿茹蔬廬墓宣德年旌
  張簡懷逺人正統五年輸麥一千三百石賑濟景
  泰四年復輸粟三百五十石奉勅旌表賜冠帶
  廖冠平懷逺人正統五年輸小麥一千一百石弟
  冠正冠玉各輸粟五百石助賑俱奉勅旌表
  李忠鳳陽人事親孝親殁廬墓斷葷酒每慟羣
  鵲悲鳴若為助哀景泰時旌
  李寛宿州人母殁負土成墳結廬墓側常見二兔
[161-5a]
  馴擾其旁暇則合藥濟世景泰年旌
  郭興宿州人父喪廬墓側手植樹千株灌培鬱葱
  有馴兔之異景泰年旌
  黄金字良貴定逺人成化甲辰進士歴官廣西參
  政歸里値歳饑民疫指畫賑濟自為煮粥活數千
  人所著有東澗集泉山稿
  許本忠懷逺人事父母孝母愛少子因愛其弟益
  篤父母亡先後廬墓六年𢎞治中旌子璉事本忠
[161-5b]
  孝亦如之
  劉澄懷逺人孝行𢎞治年旌
  張全臨淮人幼喪父事母至孝母年八十一卒既
  葬猶泣血哀毁鄉士大夫舉孝行哭辭不敢當叔
  祖伯叔祖母貧無嗣請同居生養死葬焉𢎞治年
  旌
  王澄臨淮人三歳喪父事母純孝母死結廬墓側
  衰絰不去身塜前產芝𢎞治年旌
[161-6a]
  張欽鳯陽人孝行𢎞治年旌
  王裕宿州人父喪哀毁廬墓兩產靈芝𢎞治年旌
  胡淳壽州人正德間出穀賑饑還遺金嘗買婢其
  父因失馬價銀賣女以償淳如數與之歸其女人
  重其義
  張潼靈璧人正德中流冦入邑祖被害潼號慟大
  罵願與俱死賊憐其孝不忍殺之後奉母備極色
  養
[161-6b]
  連楫鳯陽人事父先意承順稱純孝事聞旌之
  蒯昻字廷舉壽州諸生母喪廬墓
  劉鳯字鳴岐壽州人母喪廬墓
  馬體乾臨淮人父喪廬墓
  金為聲臨淮人刲股療父
  顧琛壽州人母失明琛竭誠禱求目遂復故
  曹格靈璧人性孝謹有蘇商陸某僑於格舍病故
  囊蓄五百金格為之殯促其子至與之
[161-7a]
  趙銘宿州人刲股愈父
  詹臺錦臨淮人刲股療繼母病
  韋儒懷逺人母病衣不解帶親嘗湯藥籲天願以
  身代母死儒過慟嘔血亦死嘉靖十年旌
  陸欽懷逺人母殁廬墓
  張賢懷逺鄉民父母殁先後廬墓凡九年
  郭落定逺人嘉靖中父壽卒於京藩徒歩數千里
  扶櫬歸葬結廬墓旁日夜環冡哭有剽掠者過其
[161-7b]
  廬戒曰此孝子也勿驚墓常出金色蛇人以為孝
  感
  耿約懷逺人事繼母孝父殁廬墓弟蘭早亡撫其
  孤與己子同周貧乏人咸德之
  許士俊懷逺人年十七隨父渡淮父堕水士俊號
  慟入水中求之三日抱父屍出萬厯間旌
  袁鏜懷逺人奉孀母孝司訓張天祐卒於任貧甚
  鏜為殮之賻其襯歸歳饑嘗輸粟以賑
[161-8a]
  徐彥良懷逺人與弟彦聰捐粟賑饑掩骴埋骼施
  棺椁無虚日
  潘儀定逺人母卒廬墓
  蔡斌徐榮俱定逺縣人割股愈親
  劉時暢虹縣人母病劇暢取母糞嘗之味苦曰我
  母生矣果愈
  鄧讓字汝謙壽州人父卒有異母兄疑讓少子有
  厚蓄讓即盡出囊槖畀之母卒哀毁過禮歳饑出
[161-8b]
  米賑給全活甚衆
  陳自修鳳陽人母亡殯於中庭崇禎八年獻賊犯
  鳳陽自修繞柩哀鳴竟被害
國朝馬魁臨淮縣人母死自具畚鍤負土壘墳三年廬
  於墓側
  王繼善臨淮人刲股療繼母病
  邵光先懷逺人順治六年獲遺金三百餘兩其人
  㝷至欵以酒食還之其孫蘭蕙二人年尚㓜亦還
[161-9a]
  醉客銀百二十兩
  張明棐宿州人順治中賊五十騎入其鄉家人俱
  登樓母劉年七旬不及避為賊所刼明棐急下救
  母賊執之支解而死母遂得免十七年  旌表
  孫守信宿州人好施予待以舉火者數十家有戚
  託孤授金三百守信俟其成立還之封緘如故兩
  舉鄉飲賔
  王永康宿州諸生葬母廬墓側三年
[161-9b]
  曹培靈璧諸生執親䘮躬自壘土為臺寢處其中
  朝夕每聞其泣聲未及歸而卒人稱孝子臺
  尹國泰靈璧人年四十餘無子妻為置妾詢其自
  知為名家人從夫宦遊為冦掠至此國泰惻然即
  日遣置别室訪其原配贈貲還之
  陳懷禮靈璧人有饑民王姓者指妻為妹賣懷禮
  作妾問得狀即日還之不問原貲
  周建古懷逺人父希賜卒於官建古匍匐數千里
[161-10a]
  扶櫬歸事繼母嚴氏盡孝既葬二十餘年未離墓
  側
  徐遇字天衢壽州人事節母李氏極孝弟析居後
  產中落仍與同居不分爾我樂施不倦鄉里稱為
  仁孝先生
  徐自鑑壽州人父早卒母馮氏為姑遣嫁南昌自
  鑑既長徒歩尋得之迎養焉
  戚雲鵠壽州人以木工為業有徽人謝君英避火
[161-10b]
  以箱授之火息密訪其人還之箱内白金如故
  黄應麟壽州人性孝友母病失明曲盡奉養母殁
  哀毁骨立產讓二弟遇自經者以藥救起之知為
  鬻子失金者應麟贈如數遣歸
  邢崶字溥公壽州人事母孝奉養備至嘗還人遺
  金子雨甘亦以孝稱同邑馬化亦以還金稱鄉里
  陳姓失其名居壽州貧為傭竭力奉養父母死葬
  門外日哭於墓久而無間
[161-11a]
    潁州府
 後漢韓伯俞城父縣人嘗有過母笞之泣母曰他日
  笞汝未嘗泣今泣何也曰他日笞常痛今母之力
  不能使痛是以泣也郡人稱其孝立祠祀之在義
  門集西
 唐朱仁軌字德容亳州永城人隱居養親嘗誨子弟
  曰終身遜路不枉百歩終身遜畔不失一段有赤
  烏白鵲棲所居樹詔表其異及卒郭山惲員半千
[161-11b]
  魏知古共諡為孝友先生
  朱敬則字少連亳州永城人仁軌弟以孝義世被
  旌顯一門六闕相望敬則志尚恢博好學重節義
  髙宗聞其名召見異之除右補闕武后時開告宻
  羅織之路興大獄張易之因搆魏元忠張說欲誅
  之無敢言者敬則獨奏曰元忠説皆秉心忠一而
  所坐無名殺之失天下望乃得不死為冉祖雍誣
  奏貶涪州刺史既明其非罪改廬州代還無淮南
[161-12a]
  一物所乘止一馬子曹步從以還睿宗朝劉幽求
  奏曰敬則忠敬義烈天下所推追贈秘書監諡曰
  元
 五代常彥能潁州人朱温攻淮南過潁潁人畏避温
  怒曰軍囘當屠城至淮久雨乏糧彥能自以家貲
  餉軍温喜賞以官不受温曰汝何欲曰潁人畏王
  威逃遁不敢迎幸察之貸一城生命温從之潁人
  得免於難
[161-12b]
  麴温潁州汝陰人居家孝友乾祐三年旌表門閭
  張仁愿譙郡人存敬子有孝行存敬殁事其兄仁
  穎出必告反必面如事父之禮曉法令事梁唐晉
  常為大理卿
 宋張可象潁州人七世同居宋延平中詔加旌表仍
  蠲其課調
 元張紹祖字子讓潁州人讀書力學以孝行聞授河
  南路學教授至正中奉父避兵山間賊至將殺其
[161-13a]
  父紹祖泣曰吾父耆德善人請殺我以代父且若
  輩獨非父母所生乎何忍害人父賊怒以戈擊之
  戈應手挫鋭因感而相謂曰此眞孝子不可害乃
  釋之
  張旺舅霍邱人㓜失父母陳氐居貧守志旺舅九
  歳賣餳以養其母母病貧不能求醫惟日夜痛哭
  籲天求代未幾遂愈又自以生業微不能多給竟
  不娶以終母年有司言於朝旌之
[161-13b]
  劉通亳州人家貧業農母失明通斷酒肉日夜禱
  於神歴三十年不懈母年八十五目復眀
 明徐汝楫霍邱人父沒負土培墳廬於墓成化六年
  旌
  李崇德字養淳潁州衛人生平孝友仁愛賑貧乏
  修橋梁凡益人者孜孜不倦隣人以地售曰吾世
  隣忍售爾地乎助之以粟而去子文煌文輝俱登
  賢書有弟早世教其孤三人皆為博士弟子員
[161-14a]
  李琦之字公韓潁州人年二十流賊陷潁執其父
  文炱索金無以應欲殺之琦之求代父死詞甚哀
  賊不聽因罵賊賊怒立斃刃下賊衆中有憐而相
  勸者終釋其父琦之妻年十六亦自縊以殉
  杜煥字永顯潁上人母病危刲右股肉和藥療之
  遂愈父晚年兩目失明又割左股肉為羮以進父
  目漸開人以為由孝感所致由監生例得選乞歸
  養親服闋授福建按察檢校琉球入貢憲長委煥
[161-14b]
  賔接使者以金為贄煥正色曰逺人慕化而來吾
  奉命賔接而先受金可乎使者敬服官至延平通
  判
  王翊潁上人𢎞治間以孝行旌
  張价字大之䝉城人母病目盲价䑛之而愈𢎞治
  四年舉鄉薦後訓鄆城有教澤母亡廬墓三年
  楊昇武平衛人葬父結廬墓側蔬食三年黄河水
  屢溢至廬輒囘𢎞治間詔旌其門
[161-15a]
  時尚祥潁州人祖父病目每晨祝天餂之目復明
  又刲股以療祖疾
  杜憲周之士俱潁上人皆割股療父病
  魏安民王敷政俱潁上人皆廬墓
  成綱武平衛人母亡結廬墓側冬不衣絮夏不揮
  扇墓木生連理枝詔旌其門
  林鵬太和人正德辛未流賊之變鵬負母而逃遇
  賊將殺之感其孝不忍加害母年八十有三鵬未
[161-15b]
  嘗一日離左右及歿送終之具不分委於弟兄
  張一鳳霍邱人嘉靖壬午舉人母孀居孝養惟謹
  嘗有盜入室鳳不顧妻子獨負母而逃得免於難
  寗中立字爾强潁州人萬厯癸未進士選庶吉士
  尋改禮部主事晉郎中疏請養母閲十八年孝敬
  備至母終補原官擢尚寳丞卒於官中立讓産於
  兄好周人之急而自甘粗糲鄉里稱之
  李文明亳州人以鄉貢授武英殿中書萬厯四十
[161-16a]
  三年亳大饑文明捐米一千五百石以助賑勅賜
  蒼生寄命四字以旌之
  呉自勵字健甫天啓間選貢例得任别駕以養親
  不就父沒撫育㓜弟俾之成立凡田舍之美者悉
  讓之友人劉某以千金密托之曰吾子未至蕩盡
  家園此金斷不可與已而其家果日落有饑寒之
  憂乃召其子戒其妄費以金還之
  白精衷字輔乾潁州人五歳而孤母袁氏甘貧守
[161-16b]
  節每自齧糠粃以飯飼兒精衷泣曰兒無能供饘
  炊乃忍食細而母食粗乎每食即先啖粗糲以示
  甘天啓丁卯舉於鄉崇禎乙亥流賊破潁州家人
  勸逃匿曰母守我四十年我何忍舍之去賊刃之
  至死猶手䕶一袴曰吾母手裁也
  張燦垣霍邱人賊屠城父被執冒刃入賊營救父
  不克伏屍痛哭瞋目大罵奪賊刀相併賊怒殺之
  汪時譽霍邱人九歳喪父事母孝謹三遇母病刲
[161-17a]
  股者三皆獲愈
  萬鍾徐興祖姚得山李璵李珉五人俱霍邱人輸
  粟千石賑饑奉㫖旌表
  陳鏞李義王崇禮胡義朱理王暘胡敬七人俱霍
  邱人皆嘗輸粟五百石以賑饑民事聞奉詔旌表
  立碑紀其事
  檀之櫆字量垣潁州人事親孝教授里中以束脯
  佐甘㫖崇禎八年城陷時母柩在殯不忍去賊掠
[161-17b]
  其家櫆持石杵連斃二賊又傷數賊後賊來益衆
  被創而仆縳屋柱間磔之移時兩目猶閃閃動也
  張芳亳州人母亡廬於墓側次年秋病篤妻子往
  視之不令入廬而卒
  汪泉字及之䝉城人父殁廬墓有白鳩巢其廬
  張忠卿䝉城人親沒廬墓三年
  陸九一䝉城人三歳父亡母年二十六甘貧守志
  歿後九一廬墓三年不茹葷血
[161-18a]
  張顯思䝉城人年十三喪父廬塜上日夜號泣有
  盜經其廬曰無驚孝子相率而去遺產盡推予其
  兄授徒自給
  韓文昇䝉城人母劉氏苦節撫昇母病篤昇與妻
  柳氏同割股救之
  牛光斗䝉城人年十七父疾割股父殁廬墓事母
  尤盡力一味之甘母未嘗不敢食殁後廬墓如父
  喪時
[161-18b]
  張依誠䝉城人户部侍郎思恭七世孫父早卒家
  貧母好施依誠夏則汲水冬則刈薪竭力以承母
  志母病割股療之及卒自負土成墳廬墓三年
  劉文試太和人因母病習醫時調湯藥母卒廬
  墓三年木生連理
  陳倫太和人弟早卒遺孤六歳倫撫之成立分產
  與己子無異族黨有喪未舉者助之貧不給者濟
  之時服其義
[161-19a]
  張四重太和人嘗宿旅邸有女私奔重楗户不納
  有客寄以千金數年後來取封識宛然子名立領
  鄉薦庚戌中乙榜
  黄經太和人家貧妻子嘗凍餒傭工以養母每具
  膳必誘㓜子出外恐分母食及死無以為殮遂鬻
  子以辦葬事
  孫應傑太和人母殁甫歛有宼警家人勸之逃傑
  曰柩在何忍去㓂至疑柩中有金欲舉火焚之傑以
[161-19b]
  身衛賊怒揮刃戕其手足開視乃知非詐仍完其
  棺而去
  常有榮太和人流賊壓境繼母戴氏病不能行榮
  與子從教載母而逃遇宼將刃其母榮抱母求免
  欲殺榮從教又抱父求代賊感其孝俱釋之
  陳澤九太和人闖賊入境執其父有成將加以刃
  澤九求代弗許同被害澤九妻王氏與其媳李氏
  以瓦器投賊泣罵不已賊又刃之父子同難姑媳
[161-20a]
  雙烈時稱節孝兩全
  周永祚亳州人母早亡祚侍父二十餘年同臥起
  昏暮每負以行父沒廬於墓旁二載而卒
  李心惟亳州人崇禎八年㓂入亳心惟泣守母喪
  不肯離賊至被害子果見父死罵賊賊又殺之父
  子皆諸生
  李如龍亳州人闖賊執其母如龍奮刀擊賊賊怒
  並妻劉氏俱剖腹死從兄猶龍守親柩不忍離亦
[161-20b]
  遇害
  王德新亳州人明季諸生割股愈父疾
  張才廣亳州人呉裕武平衛人懷成亦武平衛人
  三人皆嘗割股愈母疾
  張維黄字坤儀潁州人鶴騰孫崇禎乙亥流賊陷
  城與其母匿巷舍賊牽其母索金將刃之維黄急
  呼曰毋殺我母請殺我賊殺之有老嫗伏積薪下
  見其引頸無怖色惟顧母而已事聞贈應天府儒
[161-21a]
  學教授
  張大賡字颺甫潁州人鶴鳴子官廕生喜讀書工
  詩兼長繪事㓂破潁城父兄伯叔同日殉難家口
  死者三十餘人大賡救父罵賊受傷昏仆賊去復
  甦殯殮畢即裹創走京師與兄大壯哭請於朝鶴
  鳴得賜祭葬而鶴騰大同咸䝉旌表
國朝沈允逹潁上人康熙元年有盜入其室執父九德
  拷掠允逹越垣告急鄰里不應奮曰有親如此安
[161-21b]
  用生為赴鬬遇害
  解于信䝉城人割股救父廬墓三年
  曹元聲䝉城人父爾嘉遇流㓂不屈被害聲時在
  城即縋城奔赴獲父尸而還
  徐文明䝉城人李恭亦䝉城人黄麟生亦䝉城人
  又譚籍太和人王廷瑝亦太和人五人俱親病刲
  股
    滁州
[161-22a]
 宋茍與齡字壽隆來安人志尚髙潔事親力竭而禮
  盡母殁廬墓側旦暮上食哭有芝十九莖生墓門
  宣和中州守唐恪以事聞詔旌其門
  趙察字叔晦來安人紹聖初有聲太學察事親
  孝養孤姪如己子以行義為鄉里所推人有爭得
  察一言即解去晚歳以特恩調永福丞
  王鈞滁州人性孝友貧不能自給而奉親必竭其
  力父卒哀毁盡禮事無巨細必咨於兄而後行鄉
[161-22b]
  里義之
 明陳通全椒人正統七年輸粟千石賑饑事聞旌表
  黄正字景齊滁州人性至孝母華氏年八十餘殁
  正哀毁不能起及葬負土築墳廬於墓側蔬食三
  年成化中旌表
  徐昇字仲髙來安人資性敦厚讀書守禮族屬百
  餘口同居共爨庭無間言
  盧守益滁州人六世同居詔旌其門曰尚義
[161-23a]
  孫庸字乂良滁州人父景和市馬廣西道死南寧
  官為藁葬景和殁三月庸始生及壯鋭意訪父遺
  骸徒步之南寧徧歴山谷有二嫗指示葬所因而
  掘之遂得枯骨刺血以驗乃負歸營葬廬墓三年
  哀毁骨立時人稱孝
  邵煒字維張全椒人天性孝友父沒終身不飲酒
  竭力奉事孀母待兄及從弟俱極孝愛
  濮榘滁州人母卒侍父寢三年不入私室事繼母
[161-23b]
  盡孝有異母弟五人榘皆篤愛之人亦不知為兩
  母出也
  楊于庭字道行全椒人少聘陳氏女及笄而瞽或
  勸别娶于庭不聽人髙其義後舉萬厯庚辰進士
  歴官兵部郎中
  金光璧字文宿全椒人太學生父九陛從湖南兵
  備致仕歸光璧侍行至中途夜遇盜光璧冒白刃
  負父突圍出獲免於難人稱其孝
[161-24a]
  呉國鼎字玊鉉全椒人給事中國龍長兄崇禎癸
  未進士授中書舍人旋遭母喪廬墓不出
  呉國瑞全椒人父疾篤刳肝以進而愈
  金新鼎字仍之全椒庠生居母喪哀毁疾卒遺令
  以縞素殮
國朝呉一龍字德中全椒庠生性純孝尤篤友愛撫姪
  如子
  呉國器字玉質呉國縉字玉林俱國鼎弟國器刲
[161-24b]
  股以愈父疾母歿茹素終身國縉順治壬辰進士
  授江寧教授慷慨好施頻濟困阨人髙其義
  魯子琳全椒庠生侍奉父母竭力盡孝父母殁前
  後廬墓六年 康熙四十九年  旌表
    和州
 南北朝宋劉瑜歴陽人七歳喪父事母至孝年五十
  二喪母三年不進鹽酪號泣晝夜不絶聲勤身力
  以營葬事服除二十餘年布衣蔬食言輒流涕恒
[161-25a]
  居墓下未嘗暫違元嘉初卒
 唐何蕃和州人入太學以學行為諸生推服朱泚之
  變正色叱諸生之欲從亂者由是六館之士不受
  汚蕃性純孝以親老歸養諸生言於司業陽城請
  諭留之㑹城出刺道州不果留韓愈為作傳
 明黄有常含山人元末兵興奉母逺避屢經艱險竭
  力扶䕶卒脱於難洪武初舉孝行授平陽主簿
  王鎬字子京和州人永樂甲午舉人歴官户部員
[161-25b]
  外以廉能著奔父喪哀毁踰禮負土築墳手植松
  柏有芝二本生墓側人皆言孝感所致元孫元吉
  由舉人歴敎授篤於孝友嘗侍父疾籲天嘗糞疾
  即平復
  張全和州人正統六年輸米麥千石賑荒奉詔旌
  奬
  于纓和州人正統中父殁又三十年母亡纓哀毁
  廬墓終制而歸先後如一有司欲舉旌典力辭而
[161-26a]
  止
  薛良和州人正統戊午舉人知獲嘉縣有孝行天
  順時旌
  唐慶字以章含山人少喪父家貧事節母盡孝奉
  嫠嫂甚謹兄弟遺孤撫育如子二十餘年不私尺
  帛雖半畝之宫悉以均授
  張𢎞道字志夫含山人嘉靖己酉舉人母喪廬墓
  因母存日畏雷𢎞道毎聞雷聲中夜必起伏哭塜
[161-26b]
  旁曰兒在此當事薦其至行特擢南京國子監學
  録
  趙為光和州庠生親沒廬墓三年
  詹雨潤和州庠生年十一刲股愈父病
  閔應榜和州人刳肝愈母病
  王𢎞中和州人刲股療母
  汪竒敏含山人刲股療母後竒敏病其子迅亦如
  之
[161-27a]
  蔣崇仁含山人父母病刲股以進者三皆即愈
國朝周文光字武明和州人値歳大祲文光輸粟助賑
  全活甚衆 順治十四年  旌表
  曹超和州庠生順治十六年海宼入犯江寧掠及
  州境超奉親出避猝遇宼兵欲戕其父母號泣請
  代㓂憫而釋之家甚貧困而甘㫖之奉必竭力辦
  具又辭聘不出侍養終身居喪毁瘠負土作墳家
  有父植紫薇一株已久枯超每對之哀慟忽復發
[161-27b]
  花咸稱孝感 康熙四十二年  旌表
  戴晏晏弟杲俱和州人兄弟事親皆篤孝父喪過
  哀絶而復蘇既葬並廬墓側三年服闋始歸 康
  熙四十四年  旌表
  徐繼穉含山庠生連遭親喪哀毁盡禮結廬墓側
  前後六年嘗中夜聞母在廬外呼之穉驚起出視
  廬垣忽倒得免於阨又時有白燕飛鳴之異人皆
  言純孝所感 康熙五十三年  旌表
[161-28a]
  趙珮和州人年十一母病篤哀籲神前祈以身代
  伏地未起恍若聞神語許之母遂平復既長孝敬
  二親歴五十年後連遭大喪哀毁骨立墓在深山
  素多虎患珮廬於旁皆馴伏無犯人多嗟異 雍
  正六年  旌表
  張弧和州人母病禱神乞以身代夢神允其請弧
  旋卒母果愈
  晏璧生含山人貢生歴任繁昌䝉城潛山訓導事
[161-28b]
  親撫弟以孝友稱又周給貧困全濟甚多
    廣德州
 唐潘晃廣德人事父至孝嘗以役事至京一夕夢神
  告曰汝父病篤晃覺驚惶不已日夜奔走以歸一
  夕復夢神語曰汝父病愈歸問其故果如夢中言
  父卒廬墓芝草生墓側事聞詔旌其門授廣德令
 宋王安兒桐汭鄉居民鄉舊有廟安兒父病篤禱於
  神割股肉和粥以進父即愈鄉人名其廟為割股
[161-29a]
  廟
  范日進宋咸淳時人家衆三百口不分產鑿雙井
  共汲惇睦無間
  李貴居原通鄉事親至孝處宗族賙貧恤孤樂善
  好施故鄉人名其居傍之橋曰孝義
  李彭年紹興間進士割股肉以療父病事聞詔表
  其鄉曰旌孝
 明姚觀壽割股療父病洪武中旌表其門
[161-29b]
  潘事心字若泰廣德人新婚而親沒柴毁骨立廬
  墓六年不入寢室
  岑熙廣德人少以孝行聞客都下得遺金五百兩於
  旅次求其人還之御史馮明玠記其事庚辰辛巳連
  歳大祲破產以賑親旌之無告者
  姚啓宗字午明篤學好義見人寃抑不惜破產申
  雪之有誣陷大辟者其仇也啓宗力為解釋或負
  啓宗五十金欲鬻妻以償啓宗亟焚其劵
[161-30a]
  王應篤家貧好義里人有貸金娶妻生子十歳矣
  不能償欲鬻子償之應篤焚劵不復索歳饑出穀
  二百石以賑鄉人
國朝程應桂建平人也為邑掾乙酉兵亂知縣杜鶴年
  以家口委應桂應桂多方匿之獲全後鶴年被殺
  復䕶其孤孫與主婦還關中邑令張正中顔其居
  曰義髙千古
  陳乾字亨之竭力事親弟殀撫姪如子族有賣子
[161-30b]
  典身者出銀代贖貧人負債焚劵不取地方染疫
  為貧者延醫死則施棺人誦其義
  宗維漢建平人宋留守諡忠簡澤之裔孫也父患
  背疽維漢吮䑛得愈母殁哀毁骨立旬餘不進水
  漿嘗廬墓悲號暈仆經日始甦母性好施舍維漢
  承順不倦出母所積金六百兩設厰賑粥更捐貲
  以瘞貧不能殮塟者時建邑長圩水潰里黨艱於
  補築維漢復出母遺金募工修築十里完固倍昔
[161-31a]
  贍卹老羸歳以為常 雍正十一年  旌表
    六安州
 宋郭淵字濟川六安人羣盜起淵聚族保障一村六
  人往依焉大德末淮西大饑淵作饘粥食之時多
  鬻子淵視其尤困者假子養之長為娶婦至歳大
  穰縱之去六人初習兵少文淵與父諗以詩書俎
  豆為業人慕之多化者孫言與宋景濂游宋稱為
  竒男子
[161-31b]
 明黄用賢六安人父母殁廬墓側清泉自湧有虎不
  為害火不燬廬之異成化間旌
  張時厚六安人段𢎞仁與張翀皆英山人俱以廬
  墓旌
  武紹元六安人父疾鍼灸必以身先居喪哀毁四
  載不入寢室有司以孝聞獲旌
  李九疇字敘卿六安人父鰲以疾廢祖老且貧疇
  事病父衰祖曲盡孝養父先卒祖年九十餘卒喪
[161-32a]
  葬如禮嘉靖間旌其門曰順孫
  馬應乾英山人刲股廬墓縣令屢旌之而同邑段
  孟塤亦以廬墓稱又有傅得年事繼母如所生鄉
  里稱之
  何金六安人母遺腹生金母疾篤金為嘗糞卒廬
  墓三年萬厯間旌表
  黄岳 呉繼宗 朱德溥 陳嗣禹 李世芳
  謝叔因 李植 程尚德俱六安人以刲股稱孝
[161-32b]
  單植與周傑六安人俱廬墓三年
  姜宣鄭顯忠俱英山人萬厯九年共捐穀四千石
  備賑有司旌之
  劉國翰六安人崇禎十三年捐穀一千石賑饑都
  院史可法旌之
  汪禮六安人嘗商於淮南有浙人劉姓者將入京
  聞其好義以五百金求寄逾三十年劉以罪戍遼
  左歸禮舉以與之封識宛然
[161-33a]
  何克仁字樂山六安諸生嘗赴省試宿逆旅拾遺
  金故留不去頃主人倉皇呼索詢實還之不受其
  謝
  項倫霍山庠生親殁廬墓年四十喪妻遂不娶鄉
  人稱為孝子義夫
  段一定六安人明季族子女有流離失所者捐貲
  贖歸居家孝友絶跡城市
國朝馬之光字實甫六安人明季舉人官修武令卒生
[161-33b]
  平慷慨好義公車偕友入都過西河沿見倚門一
  婦友愕然與語大哭乃其子婦為亂兵掠賣者之
  光罄所擕并告貸贖還之邂逅一江西士人饑困
  欲死問其所須若干慨然解槖濟之子晉鍚以孝
  聞舉康熙癸卯南榜第一
  黄九錫字公位六安人乙未武進士父鉉明季守
  備昌平殁於王事九鍚犯重圍尋骸骨歸葬季父
  鼎奉檄勦山賊九鍚參謀議平之居鄉修州學建
[161-34a]
  橋梁
  邱從先字寕野六安人少苦志問學父民逵明季
  壬午以守城罵賊死賊退從先於積屍中刺血得
  骸骨歸葬奉母避難雖流離不缺甘㫖撫兩弟俱
  成人舉鄉飲賔
  駱士憤字子發六安人順治中領鄉薦教諭虞山
  擢鄖陽司李平反多隱德鄖人尸祝之性至孝於
  郭西先塋搆祠三楹呼號上食如生前問視狀其
[161-34b]
  孺慕誠信葢得於天性然也
  金天爵字理源六安人少嗜學事親盡色養親殁
  逄忌辰哀泣如初喪撫姪如己子初因艱嗣妻為
  置妾詢知宦裔具奩嫁之鄰被火㡬百餘家天爵
  貸粟以贍悉賴以安
  程之光六安人性至孝 雍正九年  旌表
    泗州
 漢徐憲臨淮人居䘮至孝白鳩巢於户側太守鄭宏
[161-35a]
  舉為孝廉朝廷稱為白鳩郎
 南北朝宋王彭盱𣅿直瀆人元嘉初父喪家貧不能
  葬弟兄二人晝則傭力夜則號泣郷里哀之為助
  力作甎時天旱井泉枯涸彭號天自訴泉忽湧出
  葬畢而竭太守表其事名其里曰通靈蠲租布二世
 宋朱壽昌天長人字康叔以父巽蔭補官歴知岳閬
  二州有善政巽守京兆時壽昌母劉氏有娠而出
  生壽昌數歳乃還父家母子不相聞者五十年壽
[161-35b]
  昌行四方求之不得熙寧初棄官入秦誓不見母
  不還乃相遇於同州母時年七十餘有數子悉迎
  以歸事聞詔壽昌還官壽昌以養母故求通判河
  中府數歳母卒哀毁幾喪明孝聞天下
 明陳逵五河人幼喪父為邑吏例得候選不忍違其
  母願乞冠帶終身母病割股及卒廬墓三年
  蔡興盱眙人父歿負土築墳廬墓三年景泰間旌
  楊芸泗州人母病割股得愈妻侯氏并以孝聞
[161-36a]
  湯三聘泗州人父病篤三聘寢食俱廢刲股肉復
  以口吮便處父少安而三聘病歎曰父無恙予敢
  更求生哉竟不起
  楊見復泗州人母陸氏病篤見復刲左股進母少
  安弟見和復割左膞遂全愈
  周夢兆泗州人父病夢兆咬左膞以進病得愈善
  事繼母無間言
  王之給泗州人年十四孀母病篤割股進之母遂
[161-36b]
  愈
  蔣學顔盱眙人年十六割股救母旌表
  沈一元盱眙人母病劇醫藥弗效與弟一中俱禱
  天割股以進
  張桂泗州人善事繼母割股療病
  王大像天長人父葬廬墓三年時歸省母不入私
  室其妻共母臥起母病痢大像嘗之
  王枝天長人父卒母以年饑鬻枝於徽商枝念母
[161-37a]
  時時哀泣商遣之歸而母已亡結廬墓傍悲號不
  輟有司聞而旌之
  唐堯智天長人年十二母病刲股作羮進之即愈
  後以貢授教職陞湖廣上津縣知縣時按臣囑鄖
  道察鄖陽七邑奸宄道以舊怨株連百餘人堯智
  曰吾何忍以百命博一官焚其稿遂忤上官意調
  王府長史不就歸惟以勤學著書為事孫士俊亦
  割股療母疾
[161-37b]
  許純忠天長人年十四割股愈母病
  馬應台天長人年十二母病刲肝作羮其兄應星
  亦刲股進母
  石梯天長人年十四割股愈父病
  繆悦道天長人田間兒也母病悦道刲肉熟之以
  啖母有教之者曰子悞矣須煮羮悦道再割作羮
  以進母病遂愈
  王應舉天長人櫛工也割股愈母病
[161-38a]
  王和天長人割股愈母病
  許三選天長人割股療父病不使人知人有詢其
  事者曰此不能已之至情可以是聞於人耶
  張嘉彥天長人刲肝愈母病
  蘇旺仲弟智季弟旻與朱文玘俱泗州人正德間
  山東盜犯境旺等糾合鄉勇朱文玘等挺身迎戰
  各手刃數賊尋以賊衆力窮遇害州守義而祀之
  孫仁天長人家饒於貲値歳荒百姓負官租千餘
[161-38b]
  金仁慨為代償上官旌其義
  戚杰字世秀泗州人年十七中嘉靖乙丑進士授
  知縣擢吏部考功郎中杰少聘花氏女未婚而瞽
  及登進士婦家請易婚杰不可曰夫婦倫也疾廢
  命也吾不娶將安歸
  蔣臚盱眙人萬厯間以孝行旌
  張威天長人僉事張昊之僕昊征姚元洞蠻為賊
  所執昊曰我死國宜爾汝急歸家威曰主不歸我
[161-39a]
  何之賊刃昊威力拒之曰寧殺我賊怒支解張氏
  世祀之
  胡世富天長人崇應第之僕應第少時嘗出遇盜
  被執索金世富紿之曰金在我槖執彼何為應第
  因得脱盜從世富求金不得被害
  王秋天長人王應芬之僕應芬遊粤嶠得疾秋籲
  天刲股進芬遂愈
國朝董官治天長諸生工時文三刲股愈父母病
[161-39b]
  潘其蓁蓁弟其茂天長人母病兄弟同日割股
  李鸞瑞天長人母病嘗糞割股母遂愈後十年母
  又病瑞再割右股療之
  孫中裕盱眙人割股愈母疾
  俞士瑄天長人歳貢生父母及生母殁皆勺水不
  入口哭不絶聲居喪三年不御酒肉冬不爐夏不
  扇後因修墓往反病暑而卒康熙四十三年
  旌表
[161-40a]
  劉芳名泗州人兩割股以療母疾
  戚怡泗州人年十歳割股愈母病
  潘士吉天長人輕財尚義揚州破人掠子女至邑
  士吉遇則買而歸之有二幼女無歸撫之如己女
  長而擇配年七十二預知死期言笑而卒
  劉鼎盛顧僴張士鉅繆自守四人俱天長人皆割
  股救父
  李行恭張𢎞業葉英陳養廉陳其弼王自明張儀
[161-40b]
  胡時逹王禪八人俱天長人皆割股救母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二
[161-4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二
  人物志
   孝義六/ 鳯穎二府滁和廣六泗五州/
    鳯陽府
 漢桓鸞字始春龍亢人焉弟子也少立操行縕袍糟
  食不求盈餘時太守向苗有名迹乃舉鸞孝廉遷
  為膠東令始到官而苗卒鸞去職奔喪終三年然
[161-41b]
  後歸淮汝之間髙其義後為己吾汲二縣令甚有
  名迹子曄
  趙孝字長平沛國蘄人父普王莽時為田禾將軍
  任孝為郎及天下亂人相食弟禮為餓賊所得孝
  聞之即自縛詣賊曰禮久餓羸瘦不如孝肥賊大
  驚並放之謂曰可且歸持米糒來孝求不能得復
  往報賊願就烹衆異之遂不害鄉黨服其義顯宗
  聞其行詔拜諌議大夫遷長樂衛尉復徴弟禮為
[161-42a]
  御史中丞
  趙禮行已恭謙類於孝帝嘉其兄弟篤行欲寵異
  之詔禮十日一就衛尉府大官送供具令共相對
  盡歡數年禮卒帝令孝從官屬送喪歸葬孝無子
  拜禮兩子為郎
  范遷字子廬相人有清行仕為漁陽太守後居公
  輔有宅數畝田不過一頃復推以與兄子其妻曰
  君有數子而無立錐之地盍餘俸禄以為後世業
[161-42b]
  遷曰吾備位大臣而畜財求利何以示後世也
 唐董邵南壽州安豐人苦學讀書隱居行義事親備
  極色養其孝慈及物有雞犬相哺之異韓愈作董
  生行頌之
  李興安豐人父死哀毁口鼻流血猶捧土就墳廬
  於墓側廬上產紫白芝二本醴泉湧出柳宗元作
  孝門銘
 宋歩游張張姓少失母徒歩尋訪因稱步游張久不
[161-43a]
  得忽至宿州見病嫗究問乃其母也相持大哭遂
  就養因家於宿
 元許崇政下蔡人廬墓以孝旌
  孫克忠宿州人以孝聞
  王珍宿州人累世同居
  馬希先懷逺人舉鄉貢授陳畱教諭養親不就職
  竭誠奉事廬祖母墓及父母墓凡九年
  姜起宗懷逺人五世同居
[161-43b]
  髙中懷逺人祖仕宋為安撫使父文龍先卒事祖
  盡孝養事叔文豹如事父服闋以嫡孫當襲請讓
  文豹至元間事聞詔旌其門
 明郭子興定逺人元末起兵自稱元帥一見太祖竒
  之授以兵妻以所撫馬公女即馬后也後封子興
  滁陽王妻張為夫人立廟滁州
  劉繼祖字大秀鳯陽人仕元為總管家饒於財與
  明太祖父淳皇帝為比鄰後崩太祖年十七家貧
[161-44a]
  無葬地繼祖以地給之既貴官其子英追封繼祖
  為義惠侯妻婁氏夫人
  張倫鳯陽人河南衛百户洪武四年以親老乞解
  職歸養上嘉之命為濠州衞副千户
  王阿孫懷逺人父疾刲股以進立愈母病又割肝
  以進亦愈洪武年旌
  羅子明鳳陽人父病刲股殁後廬墓三年
  沈律陳汝聨連思恭三人俱鳯陽人刲股療親
[161-44b]
  王絅定逺人事母孝母歿茹蔬廬墓宣德年旌
  張簡懷逺人正統五年輸麥一千三百石賑濟景
  泰四年復輸粟三百五十石奉勅旌表賜冠帶
  廖冠平懷逺人正統五年輸小麥一千一百石弟
  冠正冠玉各輸粟五百石助賑俱奉勅旌表
  李忠鳳陽人事親孝親殁廬墓斷葷酒每慟羣
  鵲悲鳴若為助哀景泰時旌
  李寛宿州人母殁負土成墳結廬墓側常見二兔
[161-45a]
  馴擾其旁暇則合藥濟世景泰年旌
  郭興宿州人父喪廬墓側手植樹千株灌培鬱葱
  有馴兔之異景泰年旌
  黄金字良貴定逺人成化甲辰進士歴官廣西參
  政歸里値歳饑民疫指畫賑濟自為煮粥活數千
  人所著有東澗集泉山稿
  許本忠懷逺人事父母孝母愛少子因愛其弟益
  篤父母亡先後廬墓六年𢎞治中旌子璉事本忠
[161-45b]
  孝亦如之
  劉澄懷逺人孝行𢎞治年旌
  張全臨淮人幼喪父事母至孝母年八十一卒既
  葬猶泣血哀毁鄉士大夫舉孝行哭辭不敢當叔
  祖伯叔祖母貧無嗣請同居生養死葬焉𢎞治年
  旌
  王澄臨淮人三歳喪父事母純孝母死結廬墓側
  衰絰不去身塜前產芝𢎞治年旌
[161-46a]
  張欽鳯陽人孝行𢎞治年旌
  王裕宿州人父喪哀毁廬墓兩產靈芝𢎞治年旌
  胡淳壽州人正德間出穀賑饑還遺金嘗買婢其
  父因失馬價銀賣女以償淳如數與之歸其女人
  重其義
  張潼靈璧人正德中流冦入邑祖被害潼號慟大
  罵願與俱死賊憐其孝不忍殺之後奉母備極色
  養
[161-46b]
  連楫鳯陽人事父先意承順稱純孝事聞旌之
  蒯昻字廷舉壽州諸生母喪廬墓
  劉鳯字鳴岐壽州人母喪廬墓
  馬體乾臨淮人父喪廬墓
  金為聲臨淮人刲股療父
  顧琛壽州人母失明琛竭誠禱求目遂復故
  曹格靈璧人性孝謹有蘇商陸某僑於格舍病故
  囊蓄五百金格為之殯促其子至與之
[161-47a]
  趙銘宿州人刲股愈父
  詹臺錦臨淮人刲股療繼母病
  韋儒懷逺人母病衣不解帶親嘗湯藥籲天願以
  身代母死儒過慟嘔血亦死嘉靖十年旌
  陸欽懷逺人母殁廬墓
  張賢懷逺鄉民父母殁先後廬墓凡九年
  郭落定逺人嘉靖中父壽卒於京藩徒歩數千里
  扶櫬歸葬結廬墓旁日夜環冡哭有剽掠者過其
[161-47b]
  廬戒曰此孝子也勿驚墓常出金色蛇人以為孝
  感
  耿約懷逺人事繼母孝父殁廬墓弟蘭早亡撫其
  孤與己子同周貧乏人咸德之
  許士俊懷逺人年十七隨父渡淮父堕水士俊號
  慟入水中求之三日抱父屍出萬厯間旌
  袁鏜懷逺人奉孀母孝司訓張天祐卒於任貧甚
  鏜為殮之賻其襯歸歳饑嘗輸粟以賑
[161-48a]
  徐彥良懷逺人與弟彦聰捐粟賑饑掩骴埋骼施
  棺椁無虚日
  潘儀定逺人母卒廬墓
  蔡斌徐榮俱定逺縣人割股愈親
  劉時暢虹縣人母病劇暢取母糞嘗之味苦曰我
  母生矣果愈
  鄧讓字汝謙壽州人父卒有異母兄疑讓少子有
  厚蓄讓即盡出囊槖畀之母卒哀毁過禮歳饑出
[161-48b]
  米賑給全活甚衆
  陳自修鳳陽人母亡殯於中庭崇禎八年獻賊犯
  鳳陽自修繞柩哀鳴竟被害
國朝馬魁臨淮縣人母死自具畚鍤負土壘墳三年廬
  於墓側
  王繼善臨淮人刲股療繼母病
  邵光先懷逺人順治六年獲遺金三百餘兩其人
  㝷至欵以酒食還之其孫蘭蕙二人年尚㓜亦還
[161-49a]
  醉客銀百二十兩
  張明棐宿州人順治中賊五十騎入其鄉家人俱
  登樓母劉年七旬不及避為賊所刼明棐急下救
  母賊執之支解而死母遂得免十七年  旌表
  孫守信宿州人好施予待以舉火者數十家有戚
  託孤授金三百守信俟其成立還之封緘如故兩
  舉鄉飲賔
  王永康宿州諸生葬母廬墓側三年
[161-49b]
  曹培靈璧諸生執親䘮躬自壘土為臺寢處其中
  朝夕每聞其泣聲未及歸而卒人稱孝子臺
  尹國泰靈璧人年四十餘無子妻為置妾詢其自
  知為名家人從夫宦遊為冦掠至此國泰惻然即
  日遣置别室訪其原配贈貲還之
  陳懷禮靈璧人有饑民王姓者指妻為妹賣懷禮
  作妾問得狀即日還之不問原貲
  周建古懷逺人父希賜卒於官建古匍匐數千里
[161-50a]
  扶櫬歸事繼母嚴氏盡孝既葬二十餘年未離墓
  側
  徐遇字天衢壽州人事節母李氏極孝弟析居後
  產中落仍與同居不分爾我樂施不倦鄉里稱為
  仁孝先生
  徐自鑑壽州人父早卒母馮氏為姑遣嫁南昌自
  鑑既長徒歩尋得之迎養焉
  戚雲鵠壽州人以木工為業有徽人謝君英避火
[161-50b]
  以箱授之火息密訪其人還之箱内白金如故
  黄應麟壽州人性孝友母病失明曲盡奉養母殁
  哀毁骨立產讓二弟遇自經者以藥救起之知為
  鬻子失金者應麟贈如數遣歸
  邢崶字溥公壽州人事母孝奉養備至嘗還人遺
  金子雨甘亦以孝稱同邑馬化亦以還金稱鄉里
  陳姓失其名居壽州貧為傭竭力奉養父母死葬
  門外日哭於墓久而無間
[161-51a]
    潁州府
 後漢韓伯俞城父縣人嘗有過母笞之泣母曰他日
  笞汝未嘗泣今泣何也曰他日笞常痛今母之力
  不能使痛是以泣也郡人稱其孝立祠祀之在義
  門集西
 唐朱仁軌字德容亳州永城人隱居養親嘗誨子弟
  曰終身遜路不枉百歩終身遜畔不失一段有赤
  烏白鵲棲所居樹詔表其異及卒郭山惲員半千
[161-51b]
  魏知古共諡為孝友先生
  朱敬則字少連亳州永城人仁軌弟以孝義世被
  旌顯一門六闕相望敬則志尚恢博好學重節義
  髙宗聞其名召見異之除右補闕武后時開告宻
  羅織之路興大獄張易之因搆魏元忠張說欲誅
  之無敢言者敬則獨奏曰元忠説皆秉心忠一而
  所坐無名殺之失天下望乃得不死為冉祖雍誣
  奏貶涪州刺史既明其非罪改廬州代還無淮南
[161-52a]
  一物所乘止一馬子曹步從以還睿宗朝劉幽求
  奏曰敬則忠敬義烈天下所推追贈秘書監諡曰
  元
 五代常彥能潁州人朱温攻淮南過潁潁人畏避温
  怒曰軍囘當屠城至淮久雨乏糧彥能自以家貲
  餉軍温喜賞以官不受温曰汝何欲曰潁人畏王
  威逃遁不敢迎幸察之貸一城生命温從之潁人
  得免於難
[161-52b]
  麴温潁州汝陰人居家孝友乾祐三年旌表門閭
  張仁愿譙郡人存敬子有孝行存敬殁事其兄仁
  穎出必告反必面如事父之禮曉法令事梁唐晉
  常為大理卿
 宋張可象潁州人七世同居宋延平中詔加旌表仍
  蠲其課調
 元張紹祖字子讓潁州人讀書力學以孝行聞授河
  南路學教授至正中奉父避兵山間賊至將殺其
[161-53a]
  父紹祖泣曰吾父耆德善人請殺我以代父且若
  輩獨非父母所生乎何忍害人父賊怒以戈擊之
  戈應手挫鋭因感而相謂曰此眞孝子不可害乃
  釋之
  張旺舅霍邱人㓜失父母陳氐居貧守志旺舅九
  歳賣餳以養其母母病貧不能求醫惟日夜痛哭
  籲天求代未幾遂愈又自以生業微不能多給竟
  不娶以終母年有司言於朝旌之
[161-53b]
  劉通亳州人家貧業農母失明通斷酒肉日夜禱
  於神歴三十年不懈母年八十五目復眀
 明徐汝楫霍邱人父沒負土培墳廬於墓成化六年
  旌
  李崇德字養淳潁州衛人生平孝友仁愛賑貧乏
  修橋梁凡益人者孜孜不倦隣人以地售曰吾世
  隣忍售爾地乎助之以粟而去子文煌文輝俱登
  賢書有弟早世教其孤三人皆為博士弟子員
[161-54a]
  李琦之字公韓潁州人年二十流賊陷潁執其父
  文炱索金無以應欲殺之琦之求代父死詞甚哀
  賊不聽因罵賊賊怒立斃刃下賊衆中有憐而相
  勸者終釋其父琦之妻年十六亦自縊以殉
  杜煥字永顯潁上人母病危刲右股肉和藥療之
  遂愈父晚年兩目失明又割左股肉為羮以進父
  目漸開人以為由孝感所致由監生例得選乞歸
  養親服闋授福建按察檢校琉球入貢憲長委煥
[161-54b]
  賔接使者以金為贄煥正色曰逺人慕化而來吾
  奉命賔接而先受金可乎使者敬服官至延平通
  判
  王翊潁上人𢎞治間以孝行旌
  張价字大之䝉城人母病目盲价䑛之而愈𢎞治
  四年舉鄉薦後訓鄆城有教澤母亡廬墓三年
  楊昇武平衛人葬父結廬墓側蔬食三年黄河水
  屢溢至廬輒囘𢎞治間詔旌其門
[161-55a]
  時尚祥潁州人祖父病目每晨祝天餂之目復明
  又刲股以療祖疾
  杜憲周之士俱潁上人皆割股療父病
  魏安民王敷政俱潁上人皆廬墓
  成綱武平衛人母亡結廬墓側冬不衣絮夏不揮
  扇墓木生連理枝詔旌其門
  林鵬太和人正德辛未流賊之變鵬負母而逃遇
  賊將殺之感其孝不忍加害母年八十有三鵬未
[161-55b]
  嘗一日離左右及歿送終之具不分委於弟兄
  張一鳳霍邱人嘉靖壬午舉人母孀居孝養惟謹
  嘗有盜入室鳳不顧妻子獨負母而逃得免於難
  寗中立字爾强潁州人萬厯癸未進士選庶吉士
  尋改禮部主事晉郎中疏請養母閲十八年孝敬
  備至母終補原官擢尚寳丞卒於官中立讓産於
  兄好周人之急而自甘粗糲鄉里稱之
  李文明亳州人以鄉貢授武英殿中書萬厯四十
[161-56a]
  三年亳大饑文明捐米一千五百石以助賑勅賜
  蒼生寄命四字以旌之
  呉自勵字健甫天啓間選貢例得任别駕以養親
  不就父沒撫育㓜弟俾之成立凡田舍之美者悉
  讓之友人劉某以千金密托之曰吾子未至蕩盡
  家園此金斷不可與已而其家果日落有饑寒之
  憂乃召其子戒其妄費以金還之
  白精衷字輔乾潁州人五歳而孤母袁氏甘貧守
[161-56b]
  節每自齧糠粃以飯飼兒精衷泣曰兒無能供饘
  炊乃忍食細而母食粗乎每食即先啖粗糲以示
  甘天啓丁卯舉於鄉崇禎乙亥流賊破潁州家人
  勸逃匿曰母守我四十年我何忍舍之去賊刃之
  至死猶手䕶一袴曰吾母手裁也
  張燦垣霍邱人賊屠城父被執冒刃入賊營救父
  不克伏屍痛哭瞋目大罵奪賊刀相併賊怒殺之
  汪時譽霍邱人九歳喪父事母孝謹三遇母病刲
[161-57a]
  股者三皆獲愈
  萬鍾徐興祖姚得山李璵李珉五人俱霍邱人輸
  粟千石賑饑奉㫖旌表
  陳鏞李義王崇禮胡義朱理王暘胡敬七人俱霍
  邱人皆嘗輸粟五百石以賑饑民事聞奉詔旌表
  立碑紀其事
  檀之櫆字量垣潁州人事親孝教授里中以束脯
  佐甘㫖崇禎八年城陷時母柩在殯不忍去賊掠
[161-57b]
  其家櫆持石杵連斃二賊又傷數賊後賊來益衆
  被創而仆縳屋柱間磔之移時兩目猶閃閃動也
  張芳亳州人母亡廬於墓側次年秋病篤妻子往
  視之不令入廬而卒
  汪泉字及之䝉城人父殁廬墓有白鳩巢其廬
  張忠卿䝉城人親沒廬墓三年
  陸九一䝉城人三歳父亡母年二十六甘貧守志
  歿後九一廬墓三年不茹葷血
[161-58a]
  張顯思䝉城人年十三喪父廬塜上日夜號泣有
  盜經其廬曰無驚孝子相率而去遺產盡推予其
  兄授徒自給
  韓文昇䝉城人母劉氏苦節撫昇母病篤昇與妻
  柳氏同割股救之
  牛光斗䝉城人年十七父疾割股父殁廬墓事母
  尤盡力一味之甘母未嘗不敢食殁後廬墓如父
  喪時
[161-58b]
  張依誠䝉城人户部侍郎思恭七世孫父早卒家
  貧母好施依誠夏則汲水冬則刈薪竭力以承母
  志母病割股療之及卒自負土成墳廬墓三年
  劉文試太和人因母病習醫時調湯藥母卒廬
  墓三年木生連理
  陳倫太和人弟早卒遺孤六歳倫撫之成立分產
  與己子無異族黨有喪未舉者助之貧不給者濟
  之時服其義
[161-59a]
  張四重太和人嘗宿旅邸有女私奔重楗户不納
  有客寄以千金數年後來取封識宛然子名立領
  鄉薦庚戌中乙榜
  黄經太和人家貧妻子嘗凍餒傭工以養母每具
  膳必誘㓜子出外恐分母食及死無以為殮遂鬻
  子以辦葬事
  孫應傑太和人母殁甫歛有宼警家人勸之逃傑
  曰柩在何忍去㓂至疑柩中有金欲舉火焚之傑以
[161-59b]
  身衛賊怒揮刃戕其手足開視乃知非詐仍完其
  棺而去
  常有榮太和人流賊壓境繼母戴氏病不能行榮
  與子從教載母而逃遇宼將刃其母榮抱母求免
  欲殺榮從教又抱父求代賊感其孝俱釋之
  陳澤九太和人闖賊入境執其父有成將加以刃
  澤九求代弗許同被害澤九妻王氏與其媳李氏
  以瓦器投賊泣罵不已賊又刃之父子同難姑媳
[161-60a]
  雙烈時稱節孝兩全
  周永祚亳州人母早亡祚侍父二十餘年同臥起
  昏暮每負以行父沒廬於墓旁二載而卒
  李心惟亳州人崇禎八年㓂入亳心惟泣守母喪
  不肯離賊至被害子果見父死罵賊賊又殺之父
  子皆諸生
  李如龍亳州人闖賊執其母如龍奮刀擊賊賊怒
  並妻劉氏俱剖腹死從兄猶龍守親柩不忍離亦
[161-60b]
  遇害
  王德新亳州人明季諸生割股愈父疾
  張才廣亳州人呉裕武平衛人懷成亦武平衛人
  三人皆嘗割股愈母疾
  張維黄字坤儀潁州人鶴騰孫崇禎乙亥流賊陷
  城與其母匿巷舍賊牽其母索金將刃之維黄急
  呼曰毋殺我母請殺我賊殺之有老嫗伏積薪下
  見其引頸無怖色惟顧母而已事聞贈應天府儒
[161-61a]
  學教授
  張大賡字颺甫潁州人鶴鳴子官廕生喜讀書工
  詩兼長繪事㓂破潁城父兄伯叔同日殉難家口
  死者三十餘人大賡救父罵賊受傷昏仆賊去復
  甦殯殮畢即裹創走京師與兄大壯哭請於朝鶴
  鳴得賜祭葬而鶴騰大同咸䝉旌表
國朝沈允逹潁上人康熙元年有盜入其室執父九德
  拷掠允逹越垣告急鄰里不應奮曰有親如此安
[161-61b]
  用生為赴鬬遇害
  解于信䝉城人割股救父廬墓三年
  曹元聲䝉城人父爾嘉遇流㓂不屈被害聲時在
  城即縋城奔赴獲父尸而還
  徐文明䝉城人李恭亦䝉城人黄麟生亦䝉城人
  又譚籍太和人王廷瑝亦太和人五人俱親病刲
  股
    滁州
[161-62a]
 宋茍與齡字壽隆來安人志尚髙潔事親力竭而禮
  盡母殁廬墓側旦暮上食哭有芝十九莖生墓門
  宣和中州守唐恪以事聞詔旌其門
  趙察字叔晦來安人紹聖初有聲太學察事親
  孝養孤姪如己子以行義為鄉里所推人有爭得
  察一言即解去晚歳以特恩調永福丞
  王鈞滁州人性孝友貧不能自給而奉親必竭其
  力父卒哀毁盡禮事無巨細必咨於兄而後行鄉
[161-62b]
  里義之
 明陳通全椒人正統七年輸粟千石賑饑事聞旌表
  黄正字景齊滁州人性至孝母華氏年八十餘殁
  正哀毁不能起及葬負土築墳廬於墓側蔬食三
  年成化中旌表
  徐昇字仲髙來安人資性敦厚讀書守禮族屬百
  餘口同居共爨庭無間言
  盧守益滁州人六世同居詔旌其門曰尚義
[161-63a]
  孫庸字乂良滁州人父景和市馬廣西道死南寧
  官為藁葬景和殁三月庸始生及壯鋭意訪父遺
  骸徒步之南寧徧歴山谷有二嫗指示葬所因而
  掘之遂得枯骨刺血以驗乃負歸營葬廬墓三年
  哀毁骨立時人稱孝
  邵煒字維張全椒人天性孝友父沒終身不飲酒
  竭力奉事孀母待兄及從弟俱極孝愛
  濮榘滁州人母卒侍父寢三年不入私室事繼母
[161-63b]
  盡孝有異母弟五人榘皆篤愛之人亦不知為兩
  母出也
  楊于庭字道行全椒人少聘陳氏女及笄而瞽或
  勸别娶于庭不聽人髙其義後舉萬厯庚辰進士
  歴官兵部郎中
  金光璧字文宿全椒人太學生父九陛從湖南兵
  備致仕歸光璧侍行至中途夜遇盜光璧冒白刃
  負父突圍出獲免於難人稱其孝
[161-64a]
  呉國鼎字玊鉉全椒人給事中國龍長兄崇禎癸
  未進士授中書舍人旋遭母喪廬墓不出
  呉國瑞全椒人父疾篤刳肝以進而愈
  金新鼎字仍之全椒庠生居母喪哀毁疾卒遺令
  以縞素殮
國朝呉一龍字德中全椒庠生性純孝尤篤友愛撫姪
  如子
  呉國器字玉質呉國縉字玉林俱國鼎弟國器刲
[161-64b]
  股以愈父疾母歿茹素終身國縉順治壬辰進士
  授江寧教授慷慨好施頻濟困阨人髙其義
  魯子琳全椒庠生侍奉父母竭力盡孝父母殁前
  後廬墓六年 康熙四十九年  旌表
    和州
 南北朝宋劉瑜歴陽人七歳喪父事母至孝年五十
  二喪母三年不進鹽酪號泣晝夜不絶聲勤身力
  以營葬事服除二十餘年布衣蔬食言輒流涕恒
[161-65a]
  居墓下未嘗暫違元嘉初卒
 唐何蕃和州人入太學以學行為諸生推服朱泚之
  變正色叱諸生之欲從亂者由是六館之士不受
  汚蕃性純孝以親老歸養諸生言於司業陽城請
  諭留之㑹城出刺道州不果留韓愈為作傳
 明黄有常含山人元末兵興奉母逺避屢經艱險竭
  力扶䕶卒脱於難洪武初舉孝行授平陽主簿
  王鎬字子京和州人永樂甲午舉人歴官户部員
[161-65b]
  外以廉能著奔父喪哀毁踰禮負土築墳手植松
  柏有芝二本生墓側人皆言孝感所致元孫元吉
  由舉人歴敎授篤於孝友嘗侍父疾籲天嘗糞疾
  即平復
  張全和州人正統六年輸米麥千石賑荒奉詔旌
  奬
  于纓和州人正統中父殁又三十年母亡纓哀毁
  廬墓終制而歸先後如一有司欲舉旌典力辭而
[161-66a]
  止
  薛良和州人正統戊午舉人知獲嘉縣有孝行天
  順時旌
  唐慶字以章含山人少喪父家貧事節母盡孝奉
  嫠嫂甚謹兄弟遺孤撫育如子二十餘年不私尺
  帛雖半畝之宫悉以均授
  張𢎞道字志夫含山人嘉靖己酉舉人母喪廬墓
  因母存日畏雷𢎞道毎聞雷聲中夜必起伏哭塜
[161-66b]
  旁曰兒在此當事薦其至行特擢南京國子監學
  録
  趙為光和州庠生親沒廬墓三年
  詹雨潤和州庠生年十一刲股愈父病
  閔應榜和州人刳肝愈母病
  王𢎞中和州人刲股療母
  汪竒敏含山人刲股療母後竒敏病其子迅亦如
  之
[161-67a]
  蔣崇仁含山人父母病刲股以進者三皆即愈
國朝周文光字武明和州人値歳大祲文光輸粟助賑
  全活甚衆 順治十四年  旌表
  曹超和州庠生順治十六年海宼入犯江寧掠及
  州境超奉親出避猝遇宼兵欲戕其父母號泣請
  代㓂憫而釋之家甚貧困而甘㫖之奉必竭力辦
  具又辭聘不出侍養終身居喪毁瘠負土作墳家
  有父植紫薇一株已久枯超每對之哀慟忽復發
[161-67b]
  花咸稱孝感 康熙四十二年  旌表
  戴晏晏弟杲俱和州人兄弟事親皆篤孝父喪過
  哀絶而復蘇既葬並廬墓側三年服闋始歸 康
  熙四十四年  旌表
  徐繼穉含山庠生連遭親喪哀毁盡禮結廬墓側
  前後六年嘗中夜聞母在廬外呼之穉驚起出視
  廬垣忽倒得免於阨又時有白燕飛鳴之異人皆
  言純孝所感 康熙五十三年  旌表
[161-68a]
  趙珮和州人年十一母病篤哀籲神前祈以身代
  伏地未起恍若聞神語許之母遂平復既長孝敬
  二親歴五十年後連遭大喪哀毁骨立墓在深山
  素多虎患珮廬於旁皆馴伏無犯人多嗟異 雍
  正六年  旌表
  張弧和州人母病禱神乞以身代夢神允其請弧
  旋卒母果愈
  晏璧生含山人貢生歴任繁昌䝉城潛山訓導事
[161-68b]
  親撫弟以孝友稱又周給貧困全濟甚多
    廣德州
 唐潘晃廣德人事父至孝嘗以役事至京一夕夢神
  告曰汝父病篤晃覺驚惶不已日夜奔走以歸一
  夕復夢神語曰汝父病愈歸問其故果如夢中言
  父卒廬墓芝草生墓側事聞詔旌其門授廣德令
 宋王安兒桐汭鄉居民鄉舊有廟安兒父病篤禱於
  神割股肉和粥以進父即愈鄉人名其廟為割股
[161-69a]
  廟
  范日進宋咸淳時人家衆三百口不分產鑿雙井
  共汲惇睦無間
  李貴居原通鄉事親至孝處宗族賙貧恤孤樂善
  好施故鄉人名其居傍之橋曰孝義
  李彭年紹興間進士割股肉以療父病事聞詔表
  其鄉曰旌孝
 明姚觀壽割股療父病洪武中旌表其門
[161-69b]
  潘事心字若泰廣德人新婚而親沒柴毁骨立廬
  墓六年不入寢室
  岑熙廣德人少以孝行聞客都下得遺金五百兩於
  旅次求其人還之御史馮明玠記其事庚辰辛巳連
  歳大祲破產以賑親旌之無告者
  姚啓宗字午明篤學好義見人寃抑不惜破產申
  雪之有誣陷大辟者其仇也啓宗力為解釋或負
  啓宗五十金欲鬻妻以償啓宗亟焚其劵
[161-70a]
  王應篤家貧好義里人有貸金娶妻生子十歳矣
  不能償欲鬻子償之應篤焚劵不復索歳饑出穀
  二百石以賑鄉人
國朝程應桂建平人也為邑掾乙酉兵亂知縣杜鶴年
  以家口委應桂應桂多方匿之獲全後鶴年被殺
  復䕶其孤孫與主婦還關中邑令張正中顔其居
  曰義髙千古
  陳乾字亨之竭力事親弟殀撫姪如子族有賣子
[161-70b]
  典身者出銀代贖貧人負債焚劵不取地方染疫
  為貧者延醫死則施棺人誦其義
  宗維漢建平人宋留守諡忠簡澤之裔孫也父患
  背疽維漢吮䑛得愈母殁哀毁骨立旬餘不進水
  漿嘗廬墓悲號暈仆經日始甦母性好施舍維漢
  承順不倦出母所積金六百兩設厰賑粥更捐貲
  以瘞貧不能殮塟者時建邑長圩水潰里黨艱於
  補築維漢復出母遺金募工修築十里完固倍昔
[161-71a]
  贍卹老羸歳以為常 雍正十一年  旌表
    六安州
 宋郭淵字濟川六安人羣盜起淵聚族保障一村六
  人往依焉大德末淮西大饑淵作饘粥食之時多
  鬻子淵視其尤困者假子養之長為娶婦至歳大
  穰縱之去六人初習兵少文淵與父諗以詩書俎
  豆為業人慕之多化者孫言與宋景濂游宋稱為
  竒男子
[161-71b]
 明黄用賢六安人父母殁廬墓側清泉自湧有虎不
  為害火不燬廬之異成化間旌
  張時厚六安人段𢎞仁與張翀皆英山人俱以廬
  墓旌
  武紹元六安人父疾鍼灸必以身先居喪哀毁四
  載不入寢室有司以孝聞獲旌
  李九疇字敘卿六安人父鰲以疾廢祖老且貧疇
  事病父衰祖曲盡孝養父先卒祖年九十餘卒喪
[161-72a]
  葬如禮嘉靖間旌其門曰順孫
  馬應乾英山人刲股廬墓縣令屢旌之而同邑段
  孟塤亦以廬墓稱又有傅得年事繼母如所生鄉
  里稱之
  何金六安人母遺腹生金母疾篤金為嘗糞卒廬
  墓三年萬厯間旌表
  黄岳 呉繼宗 朱德溥 陳嗣禹 李世芳
  謝叔因 李植 程尚德俱六安人以刲股稱孝
[161-72b]
  單植與周傑六安人俱廬墓三年
  姜宣鄭顯忠俱英山人萬厯九年共捐穀四千石
  備賑有司旌之
  劉國翰六安人崇禎十三年捐穀一千石賑饑都
  院史可法旌之
  汪禮六安人嘗商於淮南有浙人劉姓者將入京
  聞其好義以五百金求寄逾三十年劉以罪戍遼
  左歸禮舉以與之封識宛然
[161-73a]
  何克仁字樂山六安諸生嘗赴省試宿逆旅拾遺
  金故留不去頃主人倉皇呼索詢實還之不受其
  謝
  項倫霍山庠生親殁廬墓年四十喪妻遂不娶鄉
  人稱為孝子義夫
  段一定六安人明季族子女有流離失所者捐貲
  贖歸居家孝友絶跡城市
國朝馬之光字實甫六安人明季舉人官修武令卒生
[161-73b]
  平慷慨好義公車偕友入都過西河沿見倚門一
  婦友愕然與語大哭乃其子婦為亂兵掠賣者之
  光罄所擕并告貸贖還之邂逅一江西士人饑困
  欲死問其所須若干慨然解槖濟之子晉鍚以孝
  聞舉康熙癸卯南榜第一
  黄九錫字公位六安人乙未武進士父鉉明季守
  備昌平殁於王事九鍚犯重圍尋骸骨歸葬季父
  鼎奉檄勦山賊九鍚參謀議平之居鄉修州學建
[161-74a]
  橋梁
  邱從先字寕野六安人少苦志問學父民逵明季
  壬午以守城罵賊死賊退從先於積屍中刺血得
  骸骨歸葬奉母避難雖流離不缺甘㫖撫兩弟俱
  成人舉鄉飲賔
  駱士憤字子發六安人順治中領鄉薦教諭虞山
  擢鄖陽司李平反多隱德鄖人尸祝之性至孝於
  郭西先塋搆祠三楹呼號上食如生前問視狀其
[161-74b]
  孺慕誠信葢得於天性然也
  金天爵字理源六安人少嗜學事親盡色養親殁
  逄忌辰哀泣如初喪撫姪如己子初因艱嗣妻為
  置妾詢知宦裔具奩嫁之鄰被火㡬百餘家天爵
  貸粟以贍悉賴以安
  程之光六安人性至孝 雍正九年  旌表
    泗州
 漢徐憲臨淮人居䘮至孝白鳩巢於户側太守鄭宏
[161-75a]
  舉為孝廉朝廷稱為白鳩郎
 南北朝宋王彭盱𣅿直瀆人元嘉初父喪家貧不能
  葬弟兄二人晝則傭力夜則號泣郷里哀之為助
  力作甎時天旱井泉枯涸彭號天自訴泉忽湧出
  葬畢而竭太守表其事名其里曰通靈蠲租布二世
 宋朱壽昌天長人字康叔以父巽蔭補官歴知岳閬
  二州有善政巽守京兆時壽昌母劉氏有娠而出
  生壽昌數歳乃還父家母子不相聞者五十年壽
[161-75b]
  昌行四方求之不得熙寧初棄官入秦誓不見母
  不還乃相遇於同州母時年七十餘有數子悉迎
  以歸事聞詔壽昌還官壽昌以養母故求通判河
  中府數歳母卒哀毁幾喪明孝聞天下
 明陳逵五河人幼喪父為邑吏例得候選不忍違其
  母願乞冠帶終身母病割股及卒廬墓三年
  蔡興盱眙人父歿負土築墳廬墓三年景泰間旌
  楊芸泗州人母病割股得愈妻侯氏并以孝聞
[161-76a]
  湯三聘泗州人父病篤三聘寢食俱廢刲股肉復
  以口吮便處父少安而三聘病歎曰父無恙予敢
  更求生哉竟不起
  楊見復泗州人母陸氏病篤見復刲左股進母少
  安弟見和復割左膞遂全愈
  周夢兆泗州人父病夢兆咬左膞以進病得愈善
  事繼母無間言
  王之給泗州人年十四孀母病篤割股進之母遂
[161-76b]
  愈
  蔣學顔盱眙人年十六割股救母旌表
  沈一元盱眙人母病劇醫藥弗效與弟一中俱禱
  天割股以進
  張桂泗州人善事繼母割股療病
  王大像天長人父葬廬墓三年時歸省母不入私
  室其妻共母臥起母病痢大像嘗之
  王枝天長人父卒母以年饑鬻枝於徽商枝念母
[161-77a]
  時時哀泣商遣之歸而母已亡結廬墓傍悲號不
  輟有司聞而旌之
  唐堯智天長人年十二母病刲股作羮進之即愈
  後以貢授教職陞湖廣上津縣知縣時按臣囑鄖
  道察鄖陽七邑奸宄道以舊怨株連百餘人堯智
  曰吾何忍以百命博一官焚其稿遂忤上官意調
  王府長史不就歸惟以勤學著書為事孫士俊亦
  割股療母疾
[161-77b]
  許純忠天長人年十四割股愈母病
  馬應台天長人年十二母病刲肝作羮其兄應星
  亦刲股進母
  石梯天長人年十四割股愈父病
  繆悦道天長人田間兒也母病悦道刲肉熟之以
  啖母有教之者曰子悞矣須煮羮悦道再割作羮
  以進母病遂愈
  王應舉天長人櫛工也割股愈母病
[161-78a]
  王和天長人割股愈母病
  許三選天長人割股療父病不使人知人有詢其
  事者曰此不能已之至情可以是聞於人耶
  張嘉彥天長人刲肝愈母病
  蘇旺仲弟智季弟旻與朱文玘俱泗州人正德間
  山東盜犯境旺等糾合鄉勇朱文玘等挺身迎戰
  各手刃數賊尋以賊衆力窮遇害州守義而祀之
  孫仁天長人家饒於貲値歳荒百姓負官租千餘
[161-78b]
  金仁慨為代償上官旌其義
  戚杰字世秀泗州人年十七中嘉靖乙丑進士授
  知縣擢吏部考功郎中杰少聘花氏女未婚而瞽
  及登進士婦家請易婚杰不可曰夫婦倫也疾廢
  命也吾不娶將安歸
  蔣臚盱眙人萬厯間以孝行旌
  張威天長人僉事張昊之僕昊征姚元洞蠻為賊
  所執昊曰我死國宜爾汝急歸家威曰主不歸我
[161-79a]
  何之賊刃昊威力拒之曰寧殺我賊怒支解張氏
  世祀之
  胡世富天長人崇應第之僕應第少時嘗出遇盜
  被執索金世富紿之曰金在我槖執彼何為應第
  因得脱盜從世富求金不得被害
  王秋天長人王應芬之僕應芬遊粤嶠得疾秋籲
  天刲股進芬遂愈
國朝董官治天長諸生工時文三刲股愈父母病
[161-79b]
  潘其蓁蓁弟其茂天長人母病兄弟同日割股
  李鸞瑞天長人母病嘗糞割股母遂愈後十年母
  又病瑞再割右股療之
  孫中裕盱眙人割股愈母疾
  俞士瑄天長人歳貢生父母及生母殁皆勺水不
  入口哭不絶聲居喪三年不御酒肉冬不爐夏不
  扇後因修墓往反病暑而卒康熙四十三年
  旌表
[161-80a]
  劉芳名泗州人兩割股以療母疾
  戚怡泗州人年十歳割股愈母病
  潘士吉天長人輕財尚義揚州破人掠子女至邑
  士吉遇則買而歸之有二幼女無歸撫之如己女
  長而擇配年七十二預知死期言笑而卒
  劉鼎盛顧僴張士鉅繆自守四人俱天長人皆割
  股救父
  李行恭張𢎞業葉英陳養廉陳其弼王自明張儀
[161-80b]
  胡時逹王禪八人俱天長人皆割股救母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