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160-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一
  人物志
   孝義五/ 寧池太廬四府/
    寧國府
 唐蘇仲芳南陵人父死負土成墳廬於其側遶墳行
  哭羣烏隨之悲鳴祥雲覆墓瑞草蔓生
  萬晏涇人數世同居詔表門復其家
[160-1b]
  楊懍旌德人光化中試太子校書行義脩飭闔門
  義居累千餘口以孝友世其家
 宋許遂字伯通宣城人早孤事母盡孝鄉人勵其子
  輒曰汝獨不慚許伯通乎遂子俞字堯言少失恃
  父所嗜味逺邇畢至隨侍都下與其婦茹粗糲而
  奉饌頗珍公卿多推俸佐之居喪以禮聞
  汪文諒字叔逹旌德人累世同居凡一千三百口
  州上其事詔州縣存撫賜以百金諒兄弟感歎曰
[160-2a]
  吾家治農未有一士應上之求者即以所賜金購
  書藏之子孫由是貴顯
  李經字天常南陵人母死廬墓躬執畚鍤壘垣植
  松地故多虎後遂絶跡
  汪政宣州人累世聚居數百口詔加旌表蠲其課
  調
  呂鏜字夢祥旌德人㓜孤事母以孝聞嘗遊宿亳
  間客潘氏不御酒食問之曰鏜逺遊親養勿給敢
[160-2b]
  自享厚饌乎政和三年入京上書請嚴生子不舉
  之禁仕至鳯翔府判官
  何自興寧國人寶祐間父元貴疾禱於神刲股以
  進越三日愈
 元周淳卿寧國人親殁於墓側築永思亭哀慕厯九
  年不改
 明凌餘慶宣城人洪武初以匠役京師聞母病籲天
  割股時禁嚴不得輒歸白於官以聞勅以所刲股
[160-3a]
  付餘慶妻兄楊添一持歸妻和糜進其母尋愈詔
  復役旌其門
  江休旌德人永樂初父坐事赴刑部臨刑屬諸子
  以後事休乞請代父曰吾老矣奈何以强壯易我
  休竟詣所司訟其事得釋父嘉其孝厚予之以貲
  產休曰此人子分内事因以為利可乎辭弗受
  侯來保尚書陳廸之僕也廸以靖難抗節與六子
  同日死時姻親莫敢旁視來保潛拾其遺骨還葬
[160-3b]
  宣城
  梅應魁宣城諸生父病篤應魁禱於神願捐己算
  益父比卒哀毁如禮既葬廬墓疏食水飲三年始
  歸
  戴三元旌德人父品以黄册事赴詔獄三元與其
  兄隨至京鞫問當刑兄弟爭請代卒以三元代
  父死
  丁恕字子貞南陵人性敦厚好義鄰人垣壞獲束
[160-4a]
  帛内皆白金簪珥也恕急還之
  呉大經宣城人父宗周𢎞治間以孝旌傳詳儒林
  宗周宦臨江繼母金氏從大經在家忽心動犯江
  濤以行適及母永訣宗周後病癰大經吮膿嘗糞
  居喪骨立
  陳希良字克忠宣城庠生母疾衣不解帶者經月
  及殯廬於墓朝夕哭奠父沒亦如之
  俞瓏字汝霖宣城人㓜失怙母病篤籲天割股得
[160-4b]
  愈居恒手織草屩雨雪則置衢側聽人自取母終
  廬墓三年詔給冠帶旌之
  程文冕字志髙寧國人成𢎞時三賑邑饑詔賜七
  品冠帶
  朱時俊宣城人父夢桂病死數日俊痛不忍葢棺
  籲神求代桂果甦已患癱痿俊刲股和丸進之復
  起
  張道榮涇縣人事親篤孝母殁廬墓三年正德中
[160-5a]
  旌表
  貢汝悌宣城人父病嘗穢及卒廬墓三年
  費有時字子雨宣城諸生孩年母病輒泣不食父
  漢卿多疾好客而家貧時多方召客為父歡弟性
  流蕩有時以母命終身不析箸
  徐棠字友之宣城人性篤孝母病刲股籲天果得
  異人授藥而愈居喪廬墓未嘗見齒歴任婺源尉
  氏學博廩禄悉㪚之宗親云
[160-5b]
  陸可宗字省我宣城諸生父病篤刲股獲甦有田
  數畝悉讓其兄藉脩脯為養
  汪昌字大祺宣城人母喪廬墓三年歳祲遺胔遍
  路昌撤樓板為棺以瘞之正德間以貢授進賢主
  簿
  林桂芳太平人嘉靖間父倬卒於官千里扶櫬賊
  刼其母桂芳翼之被創死母得免
  金俸宣城醫官金璞之僕本姓嚴嘉靖中璞以輸
[160-6a]
  歳額死金陵子枝甫在襁褓俸破產走京師了公
  逋歸以所嬴百金營繕田廬與妻聶氏同撫藐孤
  勞悴萬狀郡守聞而旌異之
  梅士學字伯典宣城人萬厯舉人肆力羣籍性端
  醇事父孝謹奉嫡母得其歡心鄉居不入城市人
  以為不愧孝廉
  林文榜太平人萬厯間大水父宗倫被溺文榜從
  樓墜下援之與父同殞
[160-6b]
  呉仕期字德望宣城諸生倜儻負氣張居正奪情
  仕期擬上相國書傳於外南操院胡檟命太平同
  知龍宗武捕寘獄訊曰必有指授者舉其人當爾
  貸葢指沈脩撰懋學也仕期至死無一語連及遂
  斃於獄後御史孫惟誠具疏聞檟與宗武俱遣戍
  劉芳顯字孔昭宣城人㓜孤貧甚挾策遊京師以
  文見知於大學士劉一燝名重京師從遊者日衆
  罄所贄歸葬祖父母完諸弟婚并婚從弟以延叔
[160-7a]
  祀宗黨義之
  呉日通宣城人與弟日遇同居六十年不忍析箸
  人稱二難
  潘寧海字太乙宣城人六歳時父客外音問久絶
  寧海圖父像號泣中野後獲父柩於淮邳千里裹
  骨歸母患膈刲股以救
  張昭字斯明南陵人年十四父遘危疾割臂煮糜
  獲愈及卒哀毁骨立喪葬以禮
[160-7b]
  呉珍南陵人性友愛弟疾篤告天求代不數日弟
  果愈珍遘疾沒弟撫其七子勝於己出
  沈仲曄南陵人弱冠時母沒守棺不入私室比葬
  父憐而召之不歸以疾卒
  劉邦正南陵人年十六父晳病篤割股和藥又夏
  月思蠏邦正號泣水濵得二蠏以愈疾每朔望禱
  天願減己算益父既卒御史宋纁祭其墓
  丁槇南陵人兄子涿論死繫獄槇恐兄絶嗣請於
[160-8a]
  官願代涿死獄成知縣胡文静察其枉白而釋之
  何正人南陵人七歳時母病浮腫正人以手按之
  而泣母喪卧尸側諸母泣勸之乃起父卒廬墓三
  年事聞給冠帶旌之
  何璧南陵人力崇正學冠昏一遵家禮太學生遼
  東邱經嘗寄五百金邱卒璧訪其里人張隅召經
  弟還之
  孫汝棟宣城人嘗有老匠以衣笥寄之閲歳啟笥
[160-8b]
  中有白金二百兩汝棟祕之三年其子稱父遺命
  來取汝棟悉以付之
  杜三陽太平人為父母及兄刲股者四遺產悉讓
  其兄宗人有逋糧者為破產償之
  左忠涇縣人嘗分產給諸弟有鬻男償負者亡金
  於塗欲自盡忠解囊救之
  孫國訓宣城人母卒廬墓三年虎踞其前畧不為
  動
[160-9a]
  黄友璋旌德人於逆旅卧薦下得三十金坐候抵
  暮有老人行哭而至友璋詢得實舉以還之
  嚴大本南陵人割股療母居喪廬墓三年
  朱慶福涇縣人嫡母蕭氏病篤慶福傷貧甚惟剜
  肉不須錢即刲臂作糜進之尋愈
  洪希淧涇縣人一歳而孤為伯所撫伯病劇刲股
  和藥伯卒廬墓三年
  趙桂枝涇縣人年十三遊兵執其父露刃索金桂
[160-9b]
  枝出叢薄間抱父兵以刃揮之號泣不忍釋俱被
  害
  呉惟賢寧國人父沒躬負石以甃墓道廬居三年
  汪文英字日賢寧國人五歳失恃哀毁如成人敬
  事繼母徐氏兄文光沒鞠育二孤子逾於己子
  張廷翰旌德人㓜失父七歳授小學至文王事王
  季問師曰此可行於今否師云何為不可廷翰即
  每日鷄鳴盥潄衣冠候母聞鼾聲輒欣然去或母
[160-10a]
  微病不食翰亦不食母殁四時薦食如生
  江景宗旌德人天啟中以孝旌
  呂賜宗旌德人母病刲股療之兄臯宗無嗣撫遺
  女若己出崇禎末歳饑賜宗以己資賑粥三月又
  嘗途拾百金候其人還之
  鮑邦志字君繼旌德人母病劇持刀抉胷取肝食
  母立愈崇禎元年詔賜冠帶郡守為建孝子祠
  胡泰亨太平人兄寧犯法當死無子泰亨請代所
[160-10b]
  司難之乃大呼曰國法固不可移代者甘死於法
  因涕泣求往疏入上嘉其義割耳減戍
  劉茂字時亨宣城人事母孝輕財好施嘗拒窮婦
  之奔者察其故即捐貲代償其逋一時聞者誦義
  焉仕為閩中都司經歴
  方必通太平人年十五割股療父
  左鉄涇縣人兄弟同爨季弟早世遺一㓜姪㑹有
  以人命誣其姪者鉄匿姪挺身仼之數被拷掠諸
[160-11a]
  親屬咸謂姪終不得庇鉄曰吾已有子弟止一孤
  我死以代姪可也㑹鉄死事大白姪得免
  孫世賢太平人父客死燕邸徒跣扶櫬歸距家半
  里無廬可倚書夜抱棺呼搶族人為葺數椽虎跑
  其側不色動廬傍忽涌甘泉既三載咸勸歸泣曰
  禮未葬不變服吾何歸乎
  梅有振字復予宣城人母病痿痺負而卧起者十
  餘年兄殁撫遺孤踰己出嘗鬻麻甫定議而賈踴
[160-11b]
  貴或勸増其値有振不應平生贖鬻焚劵事不勝
  紀
  曹七善南陵諸生嘗於姑蘇旅邸獲徽商所遺八
  百金留五日候其人還之歳饑輸粟五百石佐賑
  邑人賴焉
  何炳南陵諸生盜執其父欲殺之炳挺身出救遇
  害父得脱
  孫顯道宣城人兄弟四人已析箸以季負糧繫官
[160-12a]
  各破產贖之家遂落乃復合食歴三世無敢言析
  者
國朝劉蘭生字君徴南陵廩生南陵為征徭所困蘭生
  酌立條例請於邑令詳憲具疏至今民食其福歳
  祲施賑全活數千計
  趙大復涇縣人善屬文中年家落有大賈負金不
  索里中推為長者家居鍵户足跡不履市門
  夏曰瑚南陵諸生事親至孝親沒結廬墓側順治
[160-12b]
  丁亥洪水為災曰瑚煮糜舟載沿隄餉之嘗應闈
  試同寓諸少年惡其方正一日與之步月輒登妓
  樓曰瑚初不識也少年先予妓金令扄户百計誘
  之終不可少年始服其操
  方士逹旌德庠生母喪廬墓父沒刻像事之事繼
  母克盡子職 順治九年 旌表
  陳尚老太平人兄鶴老死於閩中丐資奔喪函其
  骨歸每止宿淚漬衾枕㑹嫂焦氏以烈死尚老拮
[160-13a]
  据為之營葬
  饒宗良字直生寧國人少孤事母至孝年二十遊
  學白鹿洞歎曰吾寧不古若哉從汪有源講學躬
  行醇恪家酷貧敦宗族建家廟人服其化興起甚
  多卒無子門人祀之
  劉汝鳯字景威宣城諸生與弟堯熙皆以經學名
  天性孝友弟死衣食其從子為之婚娶姊寡而瞽
  迎養之終其身族黨無後及貧不能葬者竭蹶佐
[160-13b]
  之食餼多年而卒
  王際康字五清南陵人事父篤孝痛母早沒終身
  侍父寢食中裠厠牏躬自澣滌登康熙乙丑進士
  告歸終養吏部以中書擬用堅不赴選父沒任雲
  南禄豐令道病卒
  葉正萃南陵人三月而孤母周守志以哀勞致痿
  疾正萃扶侍不離跬歩間以事他出雖深夜必歸
  侍及沒躃踊號慟如醉如癡既葬廬居墓所疾卒
[160-14a]
  程國聘字應之太平人兄亡撫遺孤甚至終身不
  與析產素與京口王生善生以忤勢要下獄國聘
  往省之主其家夜有少婦欵門即王生妾也具言
  夫陷縲絏辱身求救國聘呵之去曰吾千里跋渉
  為爾夫也如爾失節夫雖生亦靦顔人世矣何忍
  為此因秉燭逹旦為傾囊救之王生得免
  何士閥南陵人有何滿者盜破其祖母塚以葬親
  士閥訟之官三年不得直㑹撫憲檄兩邑令㑹勘
[160-14b]
  滿健訟事仍未白士閥大慟觸碑而死邑令義之
  勒滿起棺題曰義士何士閥墓
  張裕南陵人明經忠義子生有夙慧祖良浩病亟
  忠義籲天求代裕始八歳聞之泣曰父不可死兒
  願死代父以代祖也隨向天密禱未幾果病家人
  强以藥吐弗咽曰祖病未痊吾何藥為且吾已告
  天矣埀死囑人曰勿令吾祖知遂卒知縣康五瑞
  表其閭學使張廷樞書孺孝型俗以旌之
[160-15a]
  程鵬字扶九寧國諸生生平力行善事自賑荒周
  急下至醫藥橋梁施予無算諸孫曽在襁褓者亦
  知以乳相讓一兒不食則均不食云子書以孝廉
  為嘉定教諭亦有聲
  胡嶤齡涇縣人母喪廬墓夜夢大水侵棺覺而徙
  葬未幾其原葬處蛟起人以為嶤齡誠孝之所感
  也 雍正六年 旌表
  胡曾琦寧國人性至孝母沒屏絶葷酒終身父命
[160-15b]
  之逺出忽心動奔歸則父猝患中風得面訣後以
  廬墓哀毁而卒 雍正八年 旌表
  呂立祚旌德人生平樂善不倦瘞遺骨哺棄兒年
  至九十餘陳鵬年贈之以序稱其敦善行而弗衰
  入道德而無媿云
  汪炳字瑶仙南陵武舉襁褓失怙事孀母王曲得
  歡心母病劇刲股煮粥進之立愈㑹仇家以農民
  充役報其㓜弟炳往自充母沒弟求析箸田廬惟
[160-16a]
  弟便者聽已而弟亡姪貧甚仍分己田與之康熈
  戊子歳大祲賑榖數百石不足糴於外江以繼焉
  同時有姚希䕫徐五元者亦以好義稱
  劉沆字澐起光禄卿楷子博學善文與兄沛弟燾
  齊名兄弟後先舉於鄉沆未售慕義强仁推廣光
  禄德意里黨咸被其惠南邑修理儒學沆一身肩
  之子敬祖雍正丙午舉人
  徐强南陵人 雍正十三年以孝 旌表
[160-16b]
    池州府
 唐費冠卿字子軍青陽人登元和二年進士第聞母
  病革馳歸而母已卒廬墓終喪哭不輟聲御史李
  行修薦其孝行徴為右拾遺冠卿歎曰得禄養親
  耳得禄親喪何以禄為遂隱九華再召不起
  何澄粹青陽人親病日篤俗尚鬼病者不進藥澄
  粹剔股肉進親疾為瘳後親沒伏於墓哭踊無數
  以毁卒當時號青陽孝子為作誄者甚衆
[160-17a]
 宋許規貴池人嘗在宣州客邸聞旁舍有建康人卧
  病為延醫治之不愈其人知規長者檢槖得百金
  托以後事且曰其所餘者悉奉君及卒規為具棺
  斂以餘金詣建康訪其家還之後子逖歴官員外
  郎孫元天章閣待制
  髙允文貴池人為清流主簿㑹里人張璉忤蔡京
  卒於客邸欲發棺檢視之允文力為保免京召謂
  曰君髙節義當旌賞授定邊軍教授實黜之也仕
[160-17b]
  至汀州守以廉静為治時稱長者
  方綱青陽人其先世自唐咸亨間居九華山東之
  上田歴四百年至綱為家督合七百餘口同爨而
  食每日晨起擊鼓集衆雍睦無間言著家法三卷
  景德二年青陽饑綱出粟五百石以賑轉運使馮
  亮以事聞詔旌其門
  寗文逹青陽人居陵陽鎭元豐間大水里中漂溺
  者千餘家文逹出粟五千石以賑事聞勅奬里人
[160-18a]
  立祠陵陽祀之
  佘起銅陵人一門聚居至千三百餘人同爨而食
  起為家督周洽無間言子孫貴顯不絶
  鍾儁字穎叔銅陵人官祕書郎性至孝事親無少
  違其先自唐時至儁十一世同居合家衆七百餘
  口朝命奬其義
  柯應烈建德人性孝嗜學母閻氏病不解衣侍湯
  藥癯瘠盡瘁每夕露禱乞減筭以益母壽俄聞空
[160-18b]
  中有聲許特延一紀母疾遂痊又十三年而沒時
  江淮盜起應烈傾家貲募義勇鄉里頼以安有欲
  官之者辭不就
  葉薈貴池人性至孝母於九月病渴思生李薈走
  哭園中李樹下忽從葉底得雙李以奉母病即愈
  人咸以為神賜
  汪與成銅陵人建炎間池遭冦兵與成一家八十
  口盡斃後三年與成既改葬其父余尚不得母骸
[160-19a]
  為刻木肖像日侍於旁至十年乃得之祔葬父墓
  胡仲先字國政貴池人有幹畧閭里倚以為重提
  舉趙范奏充民兵統領官端平間邊淮告警有保
  障鄉井功兩値歳饑傾其私囊量口給賑全活甚
  衆
 元方時發字子春青陽人綱之後一依綱家法為義
  門督邑令史午聞於朝旌門蠲役至正二年勅授
  潮州教授
[160-19b]
  何清甫青陽人大德二年歳饑清甫出粟二千石
  助賑事聞詔旌
  李鵬飛池州人生母姚氏為嫡母不容改嫁為朱
  氏妻鵬飛幼不知也年十九哀痛思慕周行三歳
  得於蘄州之蘄田縣遂迎歸奉養久之復歸朱氏
  時渡江省覲既卒歳時攜子孫往祭墓終其身以
  有司上請詔旌其廬
 明童彦芳建德人洪武中從宿儒洪仲遵游其家五
[160-20a]
  世同爨
  桂士訓石埭人祖父母及父病士訓皆割股進俱
  得痊鄉人作歌頌之
  袁惟儒字一貴銅陵縣人宋益宗東流人並刲股
  療父
  楊永顯石埭縣人王萬年銅陵縣人王學詩貴池
  貢生並割股療母
  徐煜字尚德銅陵人素孝友其家千指同炊在鄉
[160-20b]
  里每創義舉自宣德至成化五値歳饑俱出穀助
  賑又嘗為邑人代輸漕米
  徐永元建德人其家六世同居正統二年饑永元
  出穀二千石助賑事聞旌為義民
  何永敬建德人七世同居成化間旌
  呉永康青陽人幼失怙晝夜哀慕同里柯暹榜其
  堂曰慕親後以輸粟賑荒成化二年被旌
  夏鎭石埭人成化間父早亡鎭為傭養母母病目
[160-21a]
  將瞽每日以舌䑛之復明母沒殯於野結茅其側
  三年哭不輟聲一日野燒及其廬鎭伏棺痛哭俄
  風返火熄柩獲全
  呉徹字静卿貴池人𢎞治中歳貢事繼母薛氏盡
  孝兄弟五人友愛甚篤又同邑檀世仁本諸生以
  母病棄所業文史徧購方書遂工診治親調藥以
  進愈迨後母沒居喪極哀侍父跬歩不忍離
  李希仁青陽人事母孝母歿廬墓正德十三年被
[160-21b]
  旌又石埭唐輝亦以廬墓稱孝
  程璋青陽人母早寡遺腹生璋及長痛母節未彰
  正德中徒歩詣京師刺血草疏擊登聞鼔以進特
  㫖旌表
  沈唐恭石埭人事繼母最孝謹兄武恭以誣繫獄
  論死唐恭痛武恭尚未生子詣獄代繫以出其兄
  適大盜刼獄囚俱逸出唐恭獨留郡守義而釋之
  紀孟綱貴池人有至性事親篤孝勤於奉養澹於
[160-22a]
  榮利郷里翕然稱之
  宋邦輔字子相東流人嘉靖丙辰進士官御史因
  諌大禮削籍歸躬耕養母妻操井臼子任樵牧髙
  風動逺邇
  陳桂字汝芳貴池人嘉靖中由貢授彞吾令以廉
  静為治父年九十五殁桂已七十餘哀毁不輟時
  稱至孝子光祚素好義族有以繼嗣競者光祚曰
  何至以財利傷天倫乎乃推己産為定其嗣
[160-22b]
  袁國光字賔求青陽人素敦厚嘗於新安旅次拾
  遺金俟其人還之又娶妾知為故家女即召其父
  挈女歸不責身値
  章忠銅陵人幼孤性敦孝友母病刲股母沒廬墓
  終身疏食兄嫂客死京師徒歩徃扶其櫬返
  胡大武貴池人嘉靖初貢入太學聞母病馳歸曲
  盡孝養母瞽八載一日復明人以為孝感
  葉叢椿字汝靈貴池人家素貧祖母年九十餘父
[160-23a]
  母年亦六十兄嫂皆早逝遺孤一人叢椿盡力孝
  養并撫孤姪成立祖母暨父母相繼殁拮据斂葬
  畢其姪又亡叢椿復撫其孤嫠始終不言瘁時人
  賢之
  廖廷皓貴池人力耕養母一日廷皓在田母被虎
  厄急追力救始得脱負母返室見母傷處腫甚為
  口吮其毒數日腫始消
  孫憼述字清華青陽人性至孝居喪哀毁廬墓九
[160-23b]
  年感馴雀之異郡邑屢舉孝子萬厯中以貢歴忠
  州學正署州事値懋酋之亂有城守功
  江鯤字南溟青陽人事孀母盡孝侍疾衣不解帶
  居喪不御酒肉置義田建家塾歳饑出穀周鄰里
  呉應彥貴池人柯逹字本章俱貴池人並刲股愈
  父母疾逹居喪哀毁廬墓三年萬厯中旌表
  柯延茹建德人事親盡孝兄薰致仕歸延茹食必
  共席疾必侍藥時百口共爨延茹總理家務以雍
[160-24a]
 睦稱
  王之璘青陽人布政使一楨子天啓丁卯北闈副
  榜考授通判明季徴辟賢良大吏交薦之璘以養
  母堅辭不赴設義田贍族建義塾訓士歳饑糴穀
  助賑鄉人德之楚兵南下之璘罄家財募壯勇嬰
  城固守邑賴以全
  郎大徴貴池人楚師薄城馳説其帥即獲斂兵退
  安撫録功題授遊擊辭不受
[160-24b]
  陳其恭銅陵人邑東北仁豐三圩向無埂岸江水
  内灌悉為巨浸崇禎十一年其恭及弟其葵捐貲
  買繁昌縣民地為堤址創築堤四百餘丈三年始
  訖工自是圩無水患居民祀田祖必分胙餽之
  柯孟顯字惟逹貴池人㓜孤事母以孝聞崇禎庚
  辰輸穀賑饑邑人頌之
  汪景德建德人刲股療父疾又母病瞽䑛之復明
  親殁廬墓
[160-25a]
國朝陳光正石埭縣人少孤嘗自痛不逮養其父事母
  加謹母殁既袝葬父墓即廬其側哀號不輟有醴
  泉湧石罅見者以為孝感又建德呉來芳事母盡
  孝
  楊國儁石埭人父殁廬墓
  方祥美貴池人性孝友有㓜弟為母所鍾愛喜依
  之居每膳祥美輒負其母來食已仍負之返積十
  數載以為常後其弟坐盜誣繫獄祥美盡鬻己産
[160-25b]
  以雪之
  郎思誠字孺若貴池人㓜孤事母孝嘗刲股療母
  疾後母殁啜粥廬墓其地素多虎自廬墓後虎遂
  絶跡値歳饑疫減價糶穀又施粥給藥多所全濟
  順治十三年徴選遺良郡守顔敏欲舉思誠純孝
  堅以老疾辭 雍正五年 旌表
  王之光建德人㓜為石工孝事其母從工所得肉
  必攜歸奉母母卒廬墓三年或其日就工數十里
[160-26a]
  外及夜必趨墓所
  呉日光青陽人性敦孝友好義樂施鄉里欽其名
  德平日設立條規訓戒族人皆以馴謹聞
  陳萬昇貴池人與弟嘉䕃從弟萬鵾同就外傅康
  熙己酉盗掠近村嘉䕃萬鵾被執萬昇請代弟死
  盜并殺之
  陳國甲字元及貴池諸生父年老抱沉疴五載侍
  湯藥不倦弟早世遺孤僅八月撫愛踰己子性樂
[160-26b]
  善好施予康熙戊子己丑間遇饑疫賑粟施藥存
  活無算居常賻贈有喪佽助貧不能婚嫁者寒施
  絮暑施茶橋梁道路脩葺以便行人年七十二無
  病而終子鵬興爵皆能繼其志
    太平府
 漢方儲字聖明丹陽人除郎中丁母憂歸負土成墳
  種松千株鸞鳥栖其上白兔游其下
 唐朱&KR3525繁昌人割股愈親奉詔旌門
[160-27a]
  王丕繁昌人數世同居里閈髙其義睦聞於朝廷
  旌門賜粟帛州縣時存問仍復賦稅
 宋趙權當塗人母病篤權焚香夜禱泣曰母死權何
  以生取刃刺脅取肝以進母漸瘳權亦遇良藥無
  患太守孫楙表其里曰孝感坊
  張崇繁昌人登進士第仕至太常丞自祖琄以來
  千口同居雍睦無間言嘉祐中楊傑過其家書義
  居二字遺之
[160-27b]
  聶雲蕪湖人割股愈父其後伯父病復割臂以進
  而愈咸淳十年知州孟之縉奬其孝
 元張鐩字文煐東平人至元中仕太平路總管府治
  中秩滿因家當塗事母純孝母殁廬墓有紅蓮變
  白之異郡守為立孝感蓮坊大德二年旌表
  芮世通蕪湖人十世同居奉詔旌表
  夏餘逹當塗人自宋慶厯中七世祖邦政以來合
  族同居至正末年旌表家有田一坵每歳麥秀皆
[160-28a]
  雙穗知府李習尚書汪澤民並為傳
  邢國傑當塗人嘗以布衣條議時政大臣為改容
  謝至正中檄授繁昌校官以親老固辭
  胡光逺當塗人事母盡孝母喪廬墓一日夢母欲
  食魚晨起將求魚以祭見生魚五尾列於前俱有
  齧痕隣里驚異忽見有獺出草中浮水去衆乃知
  獺所獻事聞旌表
 明魏祥蕪湖人性至孝領成化乙酉鄉薦以母老不
[160-28b]
  忍逺離絶意公車朝夕侍養母殁祥哀毁卒
  楊乙六當塗人自乙六至貴二五世同居自貴二
  子旺七一支更同居四世食指千計條置家法鉅
  細有禮萬厯十年旌
  王華繁昌人十三世同居
  夏廷美字雲峰繁昌田夫篤於孝友里人敬信從
  張緒焦竑講學多警悟沒祀金陵理學祠
  韋學仁字春麓蕪湖庠生經明行脩郷里稱其孝
[160-29a]
  友子受薦賑荒䘏族亦有行誼
  李仲名當塗人太學生㓜孤事母孝母沒廬墓三
  年後遇烈風雷雨必省視墓側嗚咽移時天啓元
  年旌表
  丁大相當塗縣人張秀蕪湖縣人徐大賔與汪錡
  俱繁昌縣人四人皆廬墓以孝聞
  徐思明當塗人父母病兩次刲股母亡廬墓天啓
  年旌
[160-29b]
  李潔蕪湖人父病刲股及没廬墓
  魯憙曽瀛孫瓃三人俱當塗人黄文星楊逄時陳
  㫤三人俱蕪湖人魯焌與閔濟周俱繁昌人並刲
  股療親
  趙應時蕪湖人扶父櫬逺歸遭風舟覆抱櫬呼號
  漂數十里遇救獲免人詫其有神助
  章杞字𢎞奎當塗人與韓良直為宻友韓疾劇以
  三十金授杞囑之曰妻方有孕若男也可以此撫
[160-30a]
  之韓亡後妻果生子杞給衣食得成立及杞抱病垂
  沒呼韓氏子至啓篋金三百授之曰昔汝父臨
  終以三十金見托自營息歴年來今已十倍可謹
  守之子歸白母母感泣聞者皆髙其義
  丁僧當塗人鬻水麓心寺拾金欲還恐出入無時
  與失金者左遂削髪寺中久俟其至既還之後堅
  却謝金
國朝楊璜字希周當塗縣人㑹兵繞其鄉璜匿妻子林
[160-30b]
  中身守祖墓兵將執之遂赴水死子甫十齡見父
  溺號哭亦奔投於水久之父子兩屍擕手浮出見
  者嗟異
  孫啓綸字君受當塗人究心理學事母以純孝聞
  嘗負母避盜盜識之曰此孫孝子也遂解去
  陳三齊繁昌人農家子十二歳母死朝夕上食哭
  泣盡哀既葬獨廬墓側三年始歸
  楊一儒字翼眞當塗庠生事母孝頻奉母命賙
[160-31a]
  親族之困子錫汝令孝豐邑多逋賦前令坐累者
  數人一儒毁產代償咸頌其義
  宋眞儒蕪湖人與弟繩武俱少孤事母盡孝母沒
  兄弟廬墓悲號不輟池蓮變白色并有雙莖之異
  又四世同居置田贍族 康熙五十三年 旌表
    廬州府
 漢毛義字少節廬江人家貧以孝行稱南陽張奉慕
  其名往候之坐定府檄適至以義守安陽令義捧
[160-31b]
  檄而入喜動顔色奉心賤之及義母卒去官數辟
  公府舉賢良徴皆不至奉歎曰賢者固不可測往
  日之喜乃為親屈也建初中章帝下詔褒美賜穀
  千斛常以八月遣長吏問起居壽終於家
 南北朝齊王虚之字文静廬江人居父母喪以孝聞
  武帝永明中詔旌門蠲租三世
 唐萬敬儒合肥人三世同居親亡廬墓大中間旌表
  其門名其鄉為成孝
[160-32a]
  唐海巢縣人母喪廬墓手自耕植以備祠祭忽於
  田中產嘉禾一本六穗一本五穗廬州刺史裴靖
  上其事作嘉禾表以聞
  張進昭巢縣人事親孝母患狐刺堕左手死進昭
  截左腕廬於墓
  徐行周舒城人數世同居詔旌其門
  袁傑無為人唐末盜亂傑招集義兵保障鄉里拒
  敵不勝死屍僵七日不仆賊棄諸河逆流而上將
[160-32b]
  至黄金城母尋見之曰若是我兒呼之必動呼果
  動鄉人神之因立廟名其處曰呼兒港
 宋玉光濟廬州人母亡刻像事之如平生孝道純篤
  咸平中詔旌之
  呂士元巢縣人哲宗時立十科法士元上疏懇切
  未報後累試不第歸而憤曰當今蔡確蔡卞呂惠
  卿章惇四害未除吾等困老田間與世無補乃去
  東山二里許抱書投橋下朝士王巖叟朱光庭咸
[160-33a]
  惜之因名其橋曰抱書
  趙廣合肥人淳化中八世同居
  何宗壽梁縣人李呉貞合肥縣人皆割股療母病
  方孝子無為人名未詳母目雙盲每旦餂之久之
  眼復明
  余元燦汪安淵檀念二三人俱舒城人皆割股療
  母病事聞於朝詔付史館令有司依例優給
 元羊仁廬江人至元初阿珠兵南下仁父被殺母及
[160-33b]
  兄弟皆㪚去仁年七歳賣為汴人李子安家奴力
  作二十餘年子安憐之令為良仁蹤跡母於潁州
  䝉古軍塔海家兄於睢州䝉古軍岳納家弟於邯
  鄲連大家為役俱無恙乃遍懇親故貸得鈔百錠
  歴詣諸家求贖經營六年大小二十餘口復得完
  聚鄉里稱美大德中旌表
  季原禮無為人性最孝親終廬墓不食鹽醬子立
  與曾孫廷春居父母喪並如之立母目瞽餂之復
[160-34a]
  明人謂一門純孝
 明呉敬無為人母疾割肝煎湯母愈而敬不傷事聞
  太祖官以贊禮郎
  廖鏞巢縣人永忠孫歴官至都督建文時豫議兵
  事鏞與弟銘及同縣指揮倪璘皆嘗從學方孝孺
  孝孺死鏞銘收葬遺骸璘慟哭奠祭俱被收論死
  向侃字希顔中永樂甲午鄉試宣德間判静寧州
  職專撫民未㡬裁天下撫民官缺巡撫獨奏留之
[160-34b]
  擢御史出知澂江府侃天性孝友兄弟五人白首
  同居妻亡鰥居四十年
  髙興合肥人事親盡孝父殁廬墓三年烏巢墳樹
  興哭悲鳴以助其哀服滿親鄰勸歸有白鵲數百
  大如鶴鸛隨後翔集其宅良久方去是時同邑張
  俊亦以孝聞並旌
  錢敏舒城人永樂辛丑登第乞終養母殁廬墓詔
  旌之
[160-35a]
  薛崇禮弱冠食餼泮宫讓選貢於師楊澤民逾年
  應歳薦復以讓老友周承軒邑令延主西塾訓課
  外毫不干以私居家孝友與兄崇仁俱為時重
  沈諲合肥人母喪哀毁廬墓築墻而泉湧出哭奠
  則鵲哀鳴成化間旌
  朱世藩合肥人㓜孤奉母盡孝母故藩嚙棺呼號
  口眼血出遂喪明奉㫖旌
  衛郡合肥人母病篤思飲泉水是年旱郡叩天掘
[160-35b]
  井泉水湧出母飲之而愈鄉人稱為衛孝泉奉㫖
  旌
  鄭元合肥人五世同居𢎞治時旌
  沈秉直十二歳刲股療母疾奉㫖旌
  張梅合肥人母疾篤嘗糞嘗痰復病疽吮出膿血
  得愈父歿廬墓奉㫖旌
  李得春合肥人年甫十三父病嘗糞刲股母病亦
  如之父母殁俱廬墓三年冬月有野草生花之異
[160-36a]
  王紹字繼學舒城人由進士任監察御史母喪躃
  踊頓絶廬墓三年詔旌之同邑胡紀官吏部主事
  亦同時以孝旌
  孫剪兒舒城人早喪父事母孝樵採供甘㫖母卒
  露宿墓側鄰翁憐之為結廬鵲巢樹上哭則悲鳴
  相應復有兩虎每日晡至墓側旋繞哮吼逹旦而
 去刻木肖母像事之終身
  張政廬江人父病侍湯藥及卒哀毁踰禮廬於墓
[160-36b]
  側虎不為患人以為孝感正統年旌
  陳本忠無為人正統庚辰輸米九千二百斛子志
  髙二千斛志逹穀八千八十斛以備賑乂憫流民
  路宿即舍傍披草萊為屋百楹居之復施粥二月
  以食飢者父子三人俱奉勅旌
  朱燦無為人厚重好義正統間嵗歉燦以米四千
  四百斛輸官同族名亮者設粥日食數百人朝廷
  旌曰尚義之門
[160-37a]
  張澄廬江人少時執厨役事母惟謹母喜飲澄必
  具佳醖少不樂輒唱舞以怡之兩拾遺金俱驗實
  還之嘉靖年詔賜壽官
  朱扆萬厯間諸生與妻李氏侍母病衣不解帶者
  三月妻素羸遂成痼疾與姑相繼卒時扆年未四
  十誓不再娶縣令為詳府云廬陽有節婦無義夫
  幾為缺典宜表揚以勵人心准給冠帶
  李大經周繼成詹天瑞俱廬江人刲股廬墓
[160-37b]
  丁華一無為人兄弟五人不忍析居相與誓天折
  梅五枝共接一本各識之祝曰如一枝枯即某有
  異心後五枝俱秀實鄉里驚歎號五果丁氏
  呉孝子無為人逸其名家貧常執役富室身無完
  衣母饒甘㫖富人有感其孝者常資給之後母殁
  未葬鄰家失火將及其廬力不能救惟伏棺以號
  火燄他徙左右無一免者惟孝子廬獨存
  章華國無為人少孤授徒養母母病篤國刺臂血
[160-38a]
  飲之而愈後母病異瘡國禱神齋宿夢神人指京
  紅紙熏之果愈母殁三年不茹葷酒每臨肉食則
  涕下竟以羸疾死
  楊舜漁號見呂無為人敦本尚質里中目為楊古
  人教子姪義命自安一門之内自相師友京山李
  本寧述其行子維嶽鬻産助餉聞流寇之難絶粒
  以殁
  杜濂無為人少客維揚又客蕪湖嘗兩拾遺金數
[160-38b]
  百金俱遲其人至悉還之後濂晝寝夢神語曰汝
  來日合雷震死為有隂德宥之矣次日雷擊其家
  牛驢各一濂無恙
  姜潤巢縣人母病割股
  張四哲合肥人崇禎乙亥流寇圍廬急四哲率弟
  四美四竒與賊戰城下不勝退謂兩弟曰城將陷
  與舉家戮辱死不如清白死遂偕弟暨妻女子婦
  共一十五口投井以殁
[160-39a]
  佘承德無為人崇禎十五年流賊忽至承德掖其
  祖母劉母魏及妻楊妹玉女出避祖母母為賊所
  獲承德號救並遇害楊投水死
國朝張維德合肥縣人崇禎乙亥流寇入境其父被執
  將見殺維德甫十齡延頸就刃乞代賊感而釋之
  順治丙申父殁德哀毁骨立既葬廬墓三年
  方華合肥人父妾生一子先經析産父殁後復以
  祖遺讓之少結婚魯氏其女瞽父母欲不娶華曰
[160-39b]
  兒不娶女將誰適娶後相得甚歡
  張大履合肥諸生父母殁事兄益謹壬午兄卧病
  邨居偶思肉食大履走數十里求肉不得及囘兄
  已殞遂終身不食肉妻早亡念其荼苦單棲四十
  餘年
  李珙合肥人武舉家素饒崇禎十三年竒荒珙捐
  貲糴穀以賑順治九年斗米四錢珙置饑民簿計
  口授糧月三次輪給之近者餔以糜里人稱貸劵
[160-40a]
  可盈尺一日盡焚之康熙十年旱蝗富家出穀市
  利十倍李獨不取償有司榜其名為衆勸
  魏振趾合肥生員出穀賑饑親殁廬墓
  胡䕃合肥人親疾割股
  楊光耀無為人攻石為業母疾夫婦相繼割股進
  之各不自言久之見瘢痕相持而泣
  張振祚廬江人父𢎞任攜孥知四川嘉定州崇禎
  壬午流賊逼城祚奉父命領數騎突出求救城陷
[160-40b]
  祚還見父被害觸石死時弟振祺應試囘籍阻絶
  無音耗迨順治甲午聞信奔赴至保寧不得前巡
  撫李國英拔署梓潼縣閲三載道始通即辭官尋
  母遇之峩眉縣年七十餘矣奉以歸
  宋儒醇字衍魯廬江諸生有行義明末流賊刼殺
  西鄉中忽有一人大呼曰此余恩人宋公里也衆
  問故其人泣曰余蕪湖人十歳父賣我償債遇宋
  公助銀二十兩全余父子必保全此鄉以報德順
[160-41a]
   治九年歳饑儒醇出穀千斛助賑
   許祝年字樸齋廬江廩貢選沐陽教諭以親老不
   赴後考授主事邑遭水旱首捐穀數百石倡賑濟
   著澹寧集
   張文逹字必之合肥人明季壬午夏詣北莊收麥
   聞冦至奔還於積屍中覔得其父尚未死負行七
   十里抵莊得全逹年至百有三歳奉
㫖建昇平人瑞之坊
[160-41b]
   王鳯吾合肥農夫也事孀母食必親進夏月先坐
   母於凉處而後往田天寒令妻抱母足而眠歳以
   為常
   髙克謹字式榖廬江人年十三父為冦獲謹乞身
   代冦兩釋之長而好義鬻產賑饑置田贍族還人
   遺金代償鬻妻者債同邑有李之幹字綰公其行
   義畧同
   賈又彪字偉三舒城貢生孝友性成撫教孤姪四
[160-42a]
  人不異己子有蕩產者更以已產給之相葬地山
  中遇虎不咥人以為孝感 雍正九年  旌表
  朱維世字斐英舒城人敦本好施助親族之不能
  婚嫁者賑歳暮之不能舉火者一切施棺掩骼之
  事靡有不為 雍正九年  旌表
  郭士瑛字右璋舒城人康熙乙卯舉人五歳喪父
  哭泣如成人母殁冒雪躬自築墳友愛前母兄及
  庶弟人無間言
[160-42b]
  許明時字吉生舒城人歳貢授建平訓導少孤事
  母孝母殁廬外不茹葷酒者四年嫁族人女代兄
  償負
  宋志靈廬江人字子睿事後母極孝以拔貢授訓
  導辭不赴母病繞膝呼號願以身代母殁廬墓三
  年有白烏來集之瑞
  張一綸字莘野無為人三齡失怙奉母極孝九歳
  母病危篤籲天請代遂獲延壽孺慕終身不懈友
[160-43a]
  愛兄弟推財讓產雍雍如也二子憙烈俱以孝友
  聞父母未葬冬不衣絮樂善好施族戚待以舉火
  者甚衆嫁娶喪葬皆傾貲助之里有義門之目
 
 
 
 
 
[160-43b]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一
[160-44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一
  人物志
   孝義五/ 寧池太廬四府/
    寧國府
 唐蘇仲芳南陵人父死負土成墳廬於其側遶墳行
  哭羣烏隨之悲鳴祥雲覆墓瑞草蔓生
  萬晏涇人數世同居詔表門復其家
[160-44b]
  楊懍旌德人光化中試太子校書行義脩飭闔門
  義居累千餘口以孝友世其家
 宋許遂字伯通宣城人早孤事母盡孝鄉人勵其子
  輒曰汝獨不慚許伯通乎遂子俞字堯言少失恃
  父所嗜味逺邇畢至隨侍都下與其婦茹粗糲而
  奉饌頗珍公卿多推俸佐之居喪以禮聞
  汪文諒字叔逹旌德人累世同居凡一千三百口
  州上其事詔州縣存撫賜以百金諒兄弟感歎曰
[160-45a]
  吾家治農未有一士應上之求者即以所賜金購
  書藏之子孫由是貴顯
  李經字天常南陵人母死廬墓躬執畚鍤壘垣植
  松地故多虎後遂絶跡
  汪政宣州人累世聚居數百口詔加旌表蠲其課
  調
  呂鏜字夢祥旌德人㓜孤事母以孝聞嘗遊宿亳
  間客潘氏不御酒食問之曰鏜逺遊親養勿給敢
[160-45b]
  自享厚饌乎政和三年入京上書請嚴生子不舉
  之禁仕至鳯翔府判官
  何自興寧國人寶祐間父元貴疾禱於神刲股以
  進越三日愈
 元周淳卿寧國人親殁於墓側築永思亭哀慕厯九
  年不改
 明凌餘慶宣城人洪武初以匠役京師聞母病籲天
  割股時禁嚴不得輒歸白於官以聞勅以所刲股
[160-46a]
  付餘慶妻兄楊添一持歸妻和糜進其母尋愈詔
  復役旌其門
  江休旌德人永樂初父坐事赴刑部臨刑屬諸子
  以後事休乞請代父曰吾老矣奈何以强壯易我
  休竟詣所司訟其事得釋父嘉其孝厚予之以貲
  產休曰此人子分内事因以為利可乎辭弗受
  侯來保尚書陳廸之僕也廸以靖難抗節與六子
  同日死時姻親莫敢旁視來保潛拾其遺骨還葬
[160-46b]
  宣城
  梅應魁宣城諸生父病篤應魁禱於神願捐己算
  益父比卒哀毁如禮既葬廬墓疏食水飲三年始
  歸
  戴三元旌德人父品以黄册事赴詔獄三元與其
  兄隨至京鞫問當刑兄弟爭請代卒以三元代
  父死
  丁恕字子貞南陵人性敦厚好義鄰人垣壞獲束
[160-47a]
  帛内皆白金簪珥也恕急還之
  呉大經宣城人父宗周𢎞治間以孝旌傳詳儒林
  宗周宦臨江繼母金氏從大經在家忽心動犯江
  濤以行適及母永訣宗周後病癰大經吮膿嘗糞
  居喪骨立
  陳希良字克忠宣城庠生母疾衣不解帶者經月
  及殯廬於墓朝夕哭奠父沒亦如之
  俞瓏字汝霖宣城人㓜失怙母病篤籲天割股得
[160-47b]
  愈居恒手織草屩雨雪則置衢側聽人自取母終
  廬墓三年詔給冠帶旌之
  程文冕字志髙寧國人成𢎞時三賑邑饑詔賜七
  品冠帶
  朱時俊宣城人父夢桂病死數日俊痛不忍葢棺
  籲神求代桂果甦已患癱痿俊刲股和丸進之復
  起
  張道榮涇縣人事親篤孝母殁廬墓三年正德中
[160-48a]
  旌表
  貢汝悌宣城人父病嘗穢及卒廬墓三年
  費有時字子雨宣城諸生孩年母病輒泣不食父
  漢卿多疾好客而家貧時多方召客為父歡弟性
  流蕩有時以母命終身不析箸
  徐棠字友之宣城人性篤孝母病刲股籲天果得
  異人授藥而愈居喪廬墓未嘗見齒歴任婺源尉
  氏學博廩禄悉㪚之宗親云
[160-48b]
  陸可宗字省我宣城諸生父病篤刲股獲甦有田
  數畝悉讓其兄藉脩脯為養
  汪昌字大祺宣城人母喪廬墓三年歳祲遺胔遍
  路昌撤樓板為棺以瘞之正德間以貢授進賢主
  簿
  林桂芳太平人嘉靖間父倬卒於官千里扶櫬賊
  刼其母桂芳翼之被創死母得免
  金俸宣城醫官金璞之僕本姓嚴嘉靖中璞以輸
[160-49a]
  歳額死金陵子枝甫在襁褓俸破產走京師了公
  逋歸以所嬴百金營繕田廬與妻聶氏同撫藐孤
  勞悴萬狀郡守聞而旌異之
  梅士學字伯典宣城人萬厯舉人肆力羣籍性端
  醇事父孝謹奉嫡母得其歡心鄉居不入城市人
  以為不愧孝廉
  林文榜太平人萬厯間大水父宗倫被溺文榜從
  樓墜下援之與父同殞
[160-49b]
  呉仕期字德望宣城諸生倜儻負氣張居正奪情
  仕期擬上相國書傳於外南操院胡檟命太平同
  知龍宗武捕寘獄訊曰必有指授者舉其人當爾
  貸葢指沈脩撰懋學也仕期至死無一語連及遂
  斃於獄後御史孫惟誠具疏聞檟與宗武俱遣戍
  劉芳顯字孔昭宣城人㓜孤貧甚挾策遊京師以
  文見知於大學士劉一燝名重京師從遊者日衆
  罄所贄歸葬祖父母完諸弟婚并婚從弟以延叔
[160-50a]
  祀宗黨義之
  呉日通宣城人與弟日遇同居六十年不忍析箸
  人稱二難
  潘寧海字太乙宣城人六歳時父客外音問久絶
  寧海圖父像號泣中野後獲父柩於淮邳千里裹
  骨歸母患膈刲股以救
  張昭字斯明南陵人年十四父遘危疾割臂煮糜
  獲愈及卒哀毁骨立喪葬以禮
[160-50b]
  呉珍南陵人性友愛弟疾篤告天求代不數日弟
  果愈珍遘疾沒弟撫其七子勝於己出
  沈仲曄南陵人弱冠時母沒守棺不入私室比葬
  父憐而召之不歸以疾卒
  劉邦正南陵人年十六父晳病篤割股和藥又夏
  月思蠏邦正號泣水濵得二蠏以愈疾每朔望禱
  天願減己算益父既卒御史宋纁祭其墓
  丁槇南陵人兄子涿論死繫獄槇恐兄絶嗣請於
[160-51a]
  官願代涿死獄成知縣胡文静察其枉白而釋之
  何正人南陵人七歳時母病浮腫正人以手按之
  而泣母喪卧尸側諸母泣勸之乃起父卒廬墓三
  年事聞給冠帶旌之
  何璧南陵人力崇正學冠昏一遵家禮太學生遼
  東邱經嘗寄五百金邱卒璧訪其里人張隅召經
  弟還之
  孫汝棟宣城人嘗有老匠以衣笥寄之閲歳啟笥
[160-51b]
  中有白金二百兩汝棟祕之三年其子稱父遺命
  來取汝棟悉以付之
  杜三陽太平人為父母及兄刲股者四遺產悉讓
  其兄宗人有逋糧者為破產償之
  左忠涇縣人嘗分產給諸弟有鬻男償負者亡金
  於塗欲自盡忠解囊救之
  孫國訓宣城人母卒廬墓三年虎踞其前畧不為
  動
[160-52a]
  黄友璋旌德人於逆旅卧薦下得三十金坐候抵
  暮有老人行哭而至友璋詢得實舉以還之
  嚴大本南陵人割股療母居喪廬墓三年
  朱慶福涇縣人嫡母蕭氏病篤慶福傷貧甚惟剜
  肉不須錢即刲臂作糜進之尋愈
  洪希淧涇縣人一歳而孤為伯所撫伯病劇刲股
  和藥伯卒廬墓三年
  趙桂枝涇縣人年十三遊兵執其父露刃索金桂
[160-52b]
  枝出叢薄間抱父兵以刃揮之號泣不忍釋俱被
  害
  呉惟賢寧國人父沒躬負石以甃墓道廬居三年
  汪文英字日賢寧國人五歳失恃哀毁如成人敬
  事繼母徐氏兄文光沒鞠育二孤子逾於己子
  張廷翰旌德人㓜失父七歳授小學至文王事王
  季問師曰此可行於今否師云何為不可廷翰即
  每日鷄鳴盥潄衣冠候母聞鼾聲輒欣然去或母
[160-53a]
  微病不食翰亦不食母殁四時薦食如生
  江景宗旌德人天啟中以孝旌
  呂賜宗旌德人母病刲股療之兄臯宗無嗣撫遺
  女若己出崇禎末歳饑賜宗以己資賑粥三月又
  嘗途拾百金候其人還之
  鮑邦志字君繼旌德人母病劇持刀抉胷取肝食
  母立愈崇禎元年詔賜冠帶郡守為建孝子祠
  胡泰亨太平人兄寧犯法當死無子泰亨請代所
[160-53b]
  司難之乃大呼曰國法固不可移代者甘死於法
  因涕泣求往疏入上嘉其義割耳減戍
  劉茂字時亨宣城人事母孝輕財好施嘗拒窮婦
  之奔者察其故即捐貲代償其逋一時聞者誦義
  焉仕為閩中都司經歴
  方必通太平人年十五割股療父
  左鉄涇縣人兄弟同爨季弟早世遺一㓜姪㑹有
  以人命誣其姪者鉄匿姪挺身仼之數被拷掠諸
[160-54a]
  親屬咸謂姪終不得庇鉄曰吾已有子弟止一孤
  我死以代姪可也㑹鉄死事大白姪得免
  孫世賢太平人父客死燕邸徒跣扶櫬歸距家半
  里無廬可倚書夜抱棺呼搶族人為葺數椽虎跑
  其側不色動廬傍忽涌甘泉既三載咸勸歸泣曰
  禮未葬不變服吾何歸乎
  梅有振字復予宣城人母病痿痺負而卧起者十
  餘年兄殁撫遺孤踰己出嘗鬻麻甫定議而賈踴
[160-54b]
  貴或勸増其値有振不應平生贖鬻焚劵事不勝
  紀
  曹七善南陵諸生嘗於姑蘇旅邸獲徽商所遺八
  百金留五日候其人還之歳饑輸粟五百石佐賑
  邑人賴焉
  何炳南陵諸生盜執其父欲殺之炳挺身出救遇
  害父得脱
  孫顯道宣城人兄弟四人已析箸以季負糧繫官
[160-55a]
  各破產贖之家遂落乃復合食歴三世無敢言析
  者
國朝劉蘭生字君徴南陵廩生南陵為征徭所困蘭生
  酌立條例請於邑令詳憲具疏至今民食其福歳
  祲施賑全活數千計
  趙大復涇縣人善屬文中年家落有大賈負金不
  索里中推為長者家居鍵户足跡不履市門
  夏曰瑚南陵諸生事親至孝親沒結廬墓側順治
[160-55b]
  丁亥洪水為災曰瑚煮糜舟載沿隄餉之嘗應闈
  試同寓諸少年惡其方正一日與之步月輒登妓
  樓曰瑚初不識也少年先予妓金令扄户百計誘
  之終不可少年始服其操
  方士逹旌德庠生母喪廬墓父沒刻像事之事繼
  母克盡子職 順治九年 旌表
  陳尚老太平人兄鶴老死於閩中丐資奔喪函其
  骨歸每止宿淚漬衾枕㑹嫂焦氏以烈死尚老拮
[160-56a]
  据為之營葬
  饒宗良字直生寧國人少孤事母至孝年二十遊
  學白鹿洞歎曰吾寧不古若哉從汪有源講學躬
  行醇恪家酷貧敦宗族建家廟人服其化興起甚
  多卒無子門人祀之
  劉汝鳯字景威宣城諸生與弟堯熙皆以經學名
  天性孝友弟死衣食其從子為之婚娶姊寡而瞽
  迎養之終其身族黨無後及貧不能葬者竭蹶佐
[160-56b]
  之食餼多年而卒
  王際康字五清南陵人事父篤孝痛母早沒終身
  侍父寢食中裠厠牏躬自澣滌登康熙乙丑進士
  告歸終養吏部以中書擬用堅不赴選父沒任雲
  南禄豐令道病卒
  葉正萃南陵人三月而孤母周守志以哀勞致痿
  疾正萃扶侍不離跬歩間以事他出雖深夜必歸
  侍及沒躃踊號慟如醉如癡既葬廬居墓所疾卒
[160-57a]
  程國聘字應之太平人兄亡撫遺孤甚至終身不
  與析產素與京口王生善生以忤勢要下獄國聘
  往省之主其家夜有少婦欵門即王生妾也具言
  夫陷縲絏辱身求救國聘呵之去曰吾千里跋渉
  為爾夫也如爾失節夫雖生亦靦顔人世矣何忍
  為此因秉燭逹旦為傾囊救之王生得免
  何士閥南陵人有何滿者盜破其祖母塚以葬親
  士閥訟之官三年不得直㑹撫憲檄兩邑令㑹勘
[160-57b]
  滿健訟事仍未白士閥大慟觸碑而死邑令義之
  勒滿起棺題曰義士何士閥墓
  張裕南陵人明經忠義子生有夙慧祖良浩病亟
  忠義籲天求代裕始八歳聞之泣曰父不可死兒
  願死代父以代祖也隨向天密禱未幾果病家人
  强以藥吐弗咽曰祖病未痊吾何藥為且吾已告
  天矣埀死囑人曰勿令吾祖知遂卒知縣康五瑞
  表其閭學使張廷樞書孺孝型俗以旌之
[160-58a]
  程鵬字扶九寧國諸生生平力行善事自賑荒周
  急下至醫藥橋梁施予無算諸孫曽在襁褓者亦
  知以乳相讓一兒不食則均不食云子書以孝廉
  為嘉定教諭亦有聲
  胡嶤齡涇縣人母喪廬墓夜夢大水侵棺覺而徙
  葬未幾其原葬處蛟起人以為嶤齡誠孝之所感
  也 雍正六年 旌表
  胡曾琦寧國人性至孝母沒屏絶葷酒終身父命
[160-58b]
  之逺出忽心動奔歸則父猝患中風得面訣後以
  廬墓哀毁而卒 雍正八年 旌表
  呂立祚旌德人生平樂善不倦瘞遺骨哺棄兒年
  至九十餘陳鵬年贈之以序稱其敦善行而弗衰
  入道德而無媿云
  汪炳字瑶仙南陵武舉襁褓失怙事孀母王曲得
  歡心母病劇刲股煮粥進之立愈㑹仇家以農民
  充役報其㓜弟炳往自充母沒弟求析箸田廬惟
[160-59a]
  弟便者聽已而弟亡姪貧甚仍分己田與之康熈
  戊子歳大祲賑榖數百石不足糴於外江以繼焉
  同時有姚希䕫徐五元者亦以好義稱
  劉沆字澐起光禄卿楷子博學善文與兄沛弟燾
  齊名兄弟後先舉於鄉沆未售慕義强仁推廣光
  禄德意里黨咸被其惠南邑修理儒學沆一身肩
  之子敬祖雍正丙午舉人
  徐强南陵人 雍正十三年以孝 旌表
[160-59b]
    池州府
 唐費冠卿字子軍青陽人登元和二年進士第聞母
  病革馳歸而母已卒廬墓終喪哭不輟聲御史李
  行修薦其孝行徴為右拾遺冠卿歎曰得禄養親
  耳得禄親喪何以禄為遂隱九華再召不起
  何澄粹青陽人親病日篤俗尚鬼病者不進藥澄
  粹剔股肉進親疾為瘳後親沒伏於墓哭踊無數
  以毁卒當時號青陽孝子為作誄者甚衆
[160-60a]
 宋許規貴池人嘗在宣州客邸聞旁舍有建康人卧
  病為延醫治之不愈其人知規長者檢槖得百金
  托以後事且曰其所餘者悉奉君及卒規為具棺
  斂以餘金詣建康訪其家還之後子逖歴官員外
  郎孫元天章閣待制
  髙允文貴池人為清流主簿㑹里人張璉忤蔡京
  卒於客邸欲發棺檢視之允文力為保免京召謂
  曰君髙節義當旌賞授定邊軍教授實黜之也仕
[160-60b]
  至汀州守以廉静為治時稱長者
  方綱青陽人其先世自唐咸亨間居九華山東之
  上田歴四百年至綱為家督合七百餘口同爨而
  食每日晨起擊鼓集衆雍睦無間言著家法三卷
  景德二年青陽饑綱出粟五百石以賑轉運使馮
  亮以事聞詔旌其門
  寗文逹青陽人居陵陽鎭元豐間大水里中漂溺
  者千餘家文逹出粟五千石以賑事聞勅奬里人
[160-61a]
  立祠陵陽祀之
  佘起銅陵人一門聚居至千三百餘人同爨而食
  起為家督周洽無間言子孫貴顯不絶
  鍾儁字穎叔銅陵人官祕書郎性至孝事親無少
  違其先自唐時至儁十一世同居合家衆七百餘
  口朝命奬其義
  柯應烈建德人性孝嗜學母閻氏病不解衣侍湯
  藥癯瘠盡瘁每夕露禱乞減筭以益母壽俄聞空
[160-61b]
  中有聲許特延一紀母疾遂痊又十三年而沒時
  江淮盜起應烈傾家貲募義勇鄉里頼以安有欲
  官之者辭不就
  葉薈貴池人性至孝母於九月病渴思生李薈走
  哭園中李樹下忽從葉底得雙李以奉母病即愈
  人咸以為神賜
  汪與成銅陵人建炎間池遭冦兵與成一家八十
  口盡斃後三年與成既改葬其父余尚不得母骸
[160-62a]
  為刻木肖像日侍於旁至十年乃得之祔葬父墓
  胡仲先字國政貴池人有幹畧閭里倚以為重提
  舉趙范奏充民兵統領官端平間邊淮告警有保
  障鄉井功兩値歳饑傾其私囊量口給賑全活甚
  衆
 元方時發字子春青陽人綱之後一依綱家法為義
  門督邑令史午聞於朝旌門蠲役至正二年勅授
  潮州教授
[160-62b]
  何清甫青陽人大德二年歳饑清甫出粟二千石
  助賑事聞詔旌
  李鵬飛池州人生母姚氏為嫡母不容改嫁為朱
  氏妻鵬飛幼不知也年十九哀痛思慕周行三歳
  得於蘄州之蘄田縣遂迎歸奉養久之復歸朱氏
  時渡江省覲既卒歳時攜子孫往祭墓終其身以
  有司上請詔旌其廬
 明童彦芳建德人洪武中從宿儒洪仲遵游其家五
[160-63a]
  世同爨
  桂士訓石埭人祖父母及父病士訓皆割股進俱
  得痊鄉人作歌頌之
  袁惟儒字一貴銅陵縣人宋益宗東流人並刲股
  療父
  楊永顯石埭縣人王萬年銅陵縣人王學詩貴池
  貢生並割股療母
  徐煜字尚德銅陵人素孝友其家千指同炊在鄉
[160-63b]
  里每創義舉自宣德至成化五値歳饑俱出穀助
  賑又嘗為邑人代輸漕米
  徐永元建德人其家六世同居正統二年饑永元
  出穀二千石助賑事聞旌為義民
  何永敬建德人七世同居成化間旌
  呉永康青陽人幼失怙晝夜哀慕同里柯暹榜其
  堂曰慕親後以輸粟賑荒成化二年被旌
  夏鎭石埭人成化間父早亡鎭為傭養母母病目
[160-64a]
  將瞽每日以舌䑛之復明母沒殯於野結茅其側
  三年哭不輟聲一日野燒及其廬鎭伏棺痛哭俄
  風返火熄柩獲全
  呉徹字静卿貴池人𢎞治中歳貢事繼母薛氏盡
  孝兄弟五人友愛甚篤又同邑檀世仁本諸生以
  母病棄所業文史徧購方書遂工診治親調藥以
  進愈迨後母沒居喪極哀侍父跬歩不忍離
  李希仁青陽人事母孝母歿廬墓正德十三年被
[160-64b]
  旌又石埭唐輝亦以廬墓稱孝
  程璋青陽人母早寡遺腹生璋及長痛母節未彰
  正德中徒歩詣京師刺血草疏擊登聞鼔以進特
  㫖旌表
  沈唐恭石埭人事繼母最孝謹兄武恭以誣繫獄
  論死唐恭痛武恭尚未生子詣獄代繫以出其兄
  適大盜刼獄囚俱逸出唐恭獨留郡守義而釋之
  紀孟綱貴池人有至性事親篤孝勤於奉養澹於
[160-65a]
  榮利郷里翕然稱之
  宋邦輔字子相東流人嘉靖丙辰進士官御史因
  諌大禮削籍歸躬耕養母妻操井臼子任樵牧髙
  風動逺邇
  陳桂字汝芳貴池人嘉靖中由貢授彞吾令以廉
  静為治父年九十五殁桂已七十餘哀毁不輟時
  稱至孝子光祚素好義族有以繼嗣競者光祚曰
  何至以財利傷天倫乎乃推己産為定其嗣
[160-65b]
  袁國光字賔求青陽人素敦厚嘗於新安旅次拾
  遺金俟其人還之又娶妾知為故家女即召其父
  挈女歸不責身値
  章忠銅陵人幼孤性敦孝友母病刲股母沒廬墓
  終身疏食兄嫂客死京師徒歩徃扶其櫬返
  胡大武貴池人嘉靖初貢入太學聞母病馳歸曲
  盡孝養母瞽八載一日復明人以為孝感
  葉叢椿字汝靈貴池人家素貧祖母年九十餘父
[160-66a]
  母年亦六十兄嫂皆早逝遺孤一人叢椿盡力孝
  養并撫孤姪成立祖母暨父母相繼殁拮据斂葬
  畢其姪又亡叢椿復撫其孤嫠始終不言瘁時人
  賢之
  廖廷皓貴池人力耕養母一日廷皓在田母被虎
  厄急追力救始得脱負母返室見母傷處腫甚為
  口吮其毒數日腫始消
  孫憼述字清華青陽人性至孝居喪哀毁廬墓九
[160-66b]
  年感馴雀之異郡邑屢舉孝子萬厯中以貢歴忠
  州學正署州事値懋酋之亂有城守功
  江鯤字南溟青陽人事孀母盡孝侍疾衣不解帶
  居喪不御酒肉置義田建家塾歳饑出穀周鄰里
  呉應彥貴池人柯逹字本章俱貴池人並刲股愈
  父母疾逹居喪哀毁廬墓三年萬厯中旌表
  柯延茹建德人事親盡孝兄薰致仕歸延茹食必
  共席疾必侍藥時百口共爨延茹總理家務以雍
[160-67a]
 睦稱
  王之璘青陽人布政使一楨子天啓丁卯北闈副
  榜考授通判明季徴辟賢良大吏交薦之璘以養
  母堅辭不赴設義田贍族建義塾訓士歳饑糴穀
  助賑鄉人德之楚兵南下之璘罄家財募壯勇嬰
  城固守邑賴以全
  郎大徴貴池人楚師薄城馳説其帥即獲斂兵退
  安撫録功題授遊擊辭不受
[160-67b]
  陳其恭銅陵人邑東北仁豐三圩向無埂岸江水
  内灌悉為巨浸崇禎十一年其恭及弟其葵捐貲
  買繁昌縣民地為堤址創築堤四百餘丈三年始
  訖工自是圩無水患居民祀田祖必分胙餽之
  柯孟顯字惟逹貴池人㓜孤事母以孝聞崇禎庚
  辰輸穀賑饑邑人頌之
  汪景德建德人刲股療父疾又母病瞽䑛之復明
  親殁廬墓
[160-68a]
國朝陳光正石埭縣人少孤嘗自痛不逮養其父事母
  加謹母殁既袝葬父墓即廬其側哀號不輟有醴
  泉湧石罅見者以為孝感又建德呉來芳事母盡
  孝
  楊國儁石埭人父殁廬墓
  方祥美貴池人性孝友有㓜弟為母所鍾愛喜依
  之居每膳祥美輒負其母來食已仍負之返積十
  數載以為常後其弟坐盜誣繫獄祥美盡鬻己産
[160-68b]
  以雪之
  郎思誠字孺若貴池人㓜孤事母孝嘗刲股療母
  疾後母殁啜粥廬墓其地素多虎自廬墓後虎遂
  絶跡値歳饑疫減價糶穀又施粥給藥多所全濟
  順治十三年徴選遺良郡守顔敏欲舉思誠純孝
  堅以老疾辭 雍正五年 旌表
  王之光建德人㓜為石工孝事其母從工所得肉
  必攜歸奉母母卒廬墓三年或其日就工數十里
[160-69a]
  外及夜必趨墓所
  呉日光青陽人性敦孝友好義樂施鄉里欽其名
  德平日設立條規訓戒族人皆以馴謹聞
  陳萬昇貴池人與弟嘉䕃從弟萬鵾同就外傅康
  熙己酉盗掠近村嘉䕃萬鵾被執萬昇請代弟死
  盜并殺之
  陳國甲字元及貴池諸生父年老抱沉疴五載侍
  湯藥不倦弟早世遺孤僅八月撫愛踰己子性樂
[160-69b]
  善好施予康熙戊子己丑間遇饑疫賑粟施藥存
  活無算居常賻贈有喪佽助貧不能婚嫁者寒施
  絮暑施茶橋梁道路脩葺以便行人年七十二無
  病而終子鵬興爵皆能繼其志
    太平府
 漢方儲字聖明丹陽人除郎中丁母憂歸負土成墳
  種松千株鸞鳥栖其上白兔游其下
 唐朱&KR3525繁昌人割股愈親奉詔旌門
[160-70a]
  王丕繁昌人數世同居里閈髙其義睦聞於朝廷
  旌門賜粟帛州縣時存問仍復賦稅
 宋趙權當塗人母病篤權焚香夜禱泣曰母死權何
  以生取刃刺脅取肝以進母漸瘳權亦遇良藥無
  患太守孫楙表其里曰孝感坊
  張崇繁昌人登進士第仕至太常丞自祖琄以來
  千口同居雍睦無間言嘉祐中楊傑過其家書義
  居二字遺之
[160-70b]
  聶雲蕪湖人割股愈父其後伯父病復割臂以進
  而愈咸淳十年知州孟之縉奬其孝
 元張鐩字文煐東平人至元中仕太平路總管府治
  中秩滿因家當塗事母純孝母殁廬墓有紅蓮變
  白之異郡守為立孝感蓮坊大德二年旌表
  芮世通蕪湖人十世同居奉詔旌表
  夏餘逹當塗人自宋慶厯中七世祖邦政以來合
  族同居至正末年旌表家有田一坵每歳麥秀皆
[160-71a]
  雙穗知府李習尚書汪澤民並為傳
  邢國傑當塗人嘗以布衣條議時政大臣為改容
  謝至正中檄授繁昌校官以親老固辭
  胡光逺當塗人事母盡孝母喪廬墓一日夢母欲
  食魚晨起將求魚以祭見生魚五尾列於前俱有
  齧痕隣里驚異忽見有獺出草中浮水去衆乃知
  獺所獻事聞旌表
 明魏祥蕪湖人性至孝領成化乙酉鄉薦以母老不
[160-71b]
  忍逺離絶意公車朝夕侍養母殁祥哀毁卒
  楊乙六當塗人自乙六至貴二五世同居自貴二
  子旺七一支更同居四世食指千計條置家法鉅
  細有禮萬厯十年旌
  王華繁昌人十三世同居
  夏廷美字雲峰繁昌田夫篤於孝友里人敬信從
  張緒焦竑講學多警悟沒祀金陵理學祠
  韋學仁字春麓蕪湖庠生經明行脩郷里稱其孝
[160-72a]
  友子受薦賑荒䘏族亦有行誼
  李仲名當塗人太學生㓜孤事母孝母沒廬墓三
  年後遇烈風雷雨必省視墓側嗚咽移時天啓元
  年旌表
  丁大相當塗縣人張秀蕪湖縣人徐大賔與汪錡
  俱繁昌縣人四人皆廬墓以孝聞
  徐思明當塗人父母病兩次刲股母亡廬墓天啓
  年旌
[160-72b]
  李潔蕪湖人父病刲股及没廬墓
  魯憙曽瀛孫瓃三人俱當塗人黄文星楊逄時陳
  㫤三人俱蕪湖人魯焌與閔濟周俱繁昌人並刲
  股療親
  趙應時蕪湖人扶父櫬逺歸遭風舟覆抱櫬呼號
  漂數十里遇救獲免人詫其有神助
  章杞字𢎞奎當塗人與韓良直為宻友韓疾劇以
  三十金授杞囑之曰妻方有孕若男也可以此撫
[160-73a]
  之韓亡後妻果生子杞給衣食得成立及杞抱病垂
  沒呼韓氏子至啓篋金三百授之曰昔汝父臨
  終以三十金見托自營息歴年來今已十倍可謹
  守之子歸白母母感泣聞者皆髙其義
  丁僧當塗人鬻水麓心寺拾金欲還恐出入無時
  與失金者左遂削髪寺中久俟其至既還之後堅
  却謝金
國朝楊璜字希周當塗縣人㑹兵繞其鄉璜匿妻子林
[160-73b]
  中身守祖墓兵將執之遂赴水死子甫十齡見父
  溺號哭亦奔投於水久之父子兩屍擕手浮出見
  者嗟異
  孫啓綸字君受當塗人究心理學事母以純孝聞
  嘗負母避盜盜識之曰此孫孝子也遂解去
  陳三齊繁昌人農家子十二歳母死朝夕上食哭
  泣盡哀既葬獨廬墓側三年始歸
  楊一儒字翼眞當塗庠生事母孝頻奉母命賙
[160-74a]
  親族之困子錫汝令孝豐邑多逋賦前令坐累者
  數人一儒毁產代償咸頌其義
  宋眞儒蕪湖人與弟繩武俱少孤事母盡孝母沒
  兄弟廬墓悲號不輟池蓮變白色并有雙莖之異
  又四世同居置田贍族 康熙五十三年 旌表
    廬州府
 漢毛義字少節廬江人家貧以孝行稱南陽張奉慕
  其名往候之坐定府檄適至以義守安陽令義捧
[160-74b]
  檄而入喜動顔色奉心賤之及義母卒去官數辟
  公府舉賢良徴皆不至奉歎曰賢者固不可測往
  日之喜乃為親屈也建初中章帝下詔褒美賜穀
  千斛常以八月遣長吏問起居壽終於家
 南北朝齊王虚之字文静廬江人居父母喪以孝聞
  武帝永明中詔旌門蠲租三世
 唐萬敬儒合肥人三世同居親亡廬墓大中間旌表
  其門名其鄉為成孝
[160-75a]
  唐海巢縣人母喪廬墓手自耕植以備祠祭忽於
  田中產嘉禾一本六穗一本五穗廬州刺史裴靖
  上其事作嘉禾表以聞
  張進昭巢縣人事親孝母患狐刺堕左手死進昭
  截左腕廬於墓
  徐行周舒城人數世同居詔旌其門
  袁傑無為人唐末盜亂傑招集義兵保障鄉里拒
  敵不勝死屍僵七日不仆賊棄諸河逆流而上將
[160-75b]
  至黄金城母尋見之曰若是我兒呼之必動呼果
  動鄉人神之因立廟名其處曰呼兒港
 宋玉光濟廬州人母亡刻像事之如平生孝道純篤
  咸平中詔旌之
  呂士元巢縣人哲宗時立十科法士元上疏懇切
  未報後累試不第歸而憤曰當今蔡確蔡卞呂惠
  卿章惇四害未除吾等困老田間與世無補乃去
  東山二里許抱書投橋下朝士王巖叟朱光庭咸
[160-76a]
  惜之因名其橋曰抱書
  趙廣合肥人淳化中八世同居
  何宗壽梁縣人李呉貞合肥縣人皆割股療母病
  方孝子無為人名未詳母目雙盲每旦餂之久之
  眼復明
  余元燦汪安淵檀念二三人俱舒城人皆割股療
  母病事聞於朝詔付史館令有司依例優給
 元羊仁廬江人至元初阿珠兵南下仁父被殺母及
[160-76b]
  兄弟皆㪚去仁年七歳賣為汴人李子安家奴力
  作二十餘年子安憐之令為良仁蹤跡母於潁州
  䝉古軍塔海家兄於睢州䝉古軍岳納家弟於邯
  鄲連大家為役俱無恙乃遍懇親故貸得鈔百錠
  歴詣諸家求贖經營六年大小二十餘口復得完
  聚鄉里稱美大德中旌表
  季原禮無為人性最孝親終廬墓不食鹽醬子立
  與曾孫廷春居父母喪並如之立母目瞽餂之復
[160-77a]
  明人謂一門純孝
 明呉敬無為人母疾割肝煎湯母愈而敬不傷事聞
  太祖官以贊禮郎
  廖鏞巢縣人永忠孫歴官至都督建文時豫議兵
  事鏞與弟銘及同縣指揮倪璘皆嘗從學方孝孺
  孝孺死鏞銘收葬遺骸璘慟哭奠祭俱被收論死
  向侃字希顔中永樂甲午鄉試宣德間判静寧州
  職專撫民未㡬裁天下撫民官缺巡撫獨奏留之
[160-77b]
  擢御史出知澂江府侃天性孝友兄弟五人白首
  同居妻亡鰥居四十年
  髙興合肥人事親盡孝父殁廬墓三年烏巢墳樹
  興哭悲鳴以助其哀服滿親鄰勸歸有白鵲數百
  大如鶴鸛隨後翔集其宅良久方去是時同邑張
  俊亦以孝聞並旌
  錢敏舒城人永樂辛丑登第乞終養母殁廬墓詔
  旌之
[160-78a]
  薛崇禮弱冠食餼泮宫讓選貢於師楊澤民逾年
  應歳薦復以讓老友周承軒邑令延主西塾訓課
  外毫不干以私居家孝友與兄崇仁俱為時重
  沈諲合肥人母喪哀毁廬墓築墻而泉湧出哭奠
  則鵲哀鳴成化間旌
  朱世藩合肥人㓜孤奉母盡孝母故藩嚙棺呼號
  口眼血出遂喪明奉㫖旌
  衛郡合肥人母病篤思飲泉水是年旱郡叩天掘
[160-78b]
  井泉水湧出母飲之而愈鄉人稱為衛孝泉奉㫖
  旌
  鄭元合肥人五世同居𢎞治時旌
  沈秉直十二歳刲股療母疾奉㫖旌
  張梅合肥人母疾篤嘗糞嘗痰復病疽吮出膿血
  得愈父歿廬墓奉㫖旌
  李得春合肥人年甫十三父病嘗糞刲股母病亦
  如之父母殁俱廬墓三年冬月有野草生花之異
[160-79a]
  王紹字繼學舒城人由進士任監察御史母喪躃
  踊頓絶廬墓三年詔旌之同邑胡紀官吏部主事
  亦同時以孝旌
  孫剪兒舒城人早喪父事母孝樵採供甘㫖母卒
  露宿墓側鄰翁憐之為結廬鵲巢樹上哭則悲鳴
  相應復有兩虎每日晡至墓側旋繞哮吼逹旦而
 去刻木肖母像事之終身
  張政廬江人父病侍湯藥及卒哀毁踰禮廬於墓
[160-79b]
  側虎不為患人以為孝感正統年旌
  陳本忠無為人正統庚辰輸米九千二百斛子志
  髙二千斛志逹穀八千八十斛以備賑乂憫流民
  路宿即舍傍披草萊為屋百楹居之復施粥二月
  以食飢者父子三人俱奉勅旌
  朱燦無為人厚重好義正統間嵗歉燦以米四千
  四百斛輸官同族名亮者設粥日食數百人朝廷
  旌曰尚義之門
[160-80a]
  張澄廬江人少時執厨役事母惟謹母喜飲澄必
  具佳醖少不樂輒唱舞以怡之兩拾遺金俱驗實
  還之嘉靖年詔賜壽官
  朱扆萬厯間諸生與妻李氏侍母病衣不解帶者
  三月妻素羸遂成痼疾與姑相繼卒時扆年未四
  十誓不再娶縣令為詳府云廬陽有節婦無義夫
  幾為缺典宜表揚以勵人心准給冠帶
  李大經周繼成詹天瑞俱廬江人刲股廬墓
[160-80b]
  丁華一無為人兄弟五人不忍析居相與誓天折
  梅五枝共接一本各識之祝曰如一枝枯即某有
  異心後五枝俱秀實鄉里驚歎號五果丁氏
  呉孝子無為人逸其名家貧常執役富室身無完
  衣母饒甘㫖富人有感其孝者常資給之後母殁
  未葬鄰家失火將及其廬力不能救惟伏棺以號
  火燄他徙左右無一免者惟孝子廬獨存
  章華國無為人少孤授徒養母母病篤國刺臂血
[160-81a]
  飲之而愈後母病異瘡國禱神齋宿夢神人指京
  紅紙熏之果愈母殁三年不茹葷酒每臨肉食則
  涕下竟以羸疾死
  楊舜漁號見呂無為人敦本尚質里中目為楊古
  人教子姪義命自安一門之内自相師友京山李
  本寧述其行子維嶽鬻産助餉聞流寇之難絶粒
  以殁
  杜濂無為人少客維揚又客蕪湖嘗兩拾遺金數
[160-81b]
  百金俱遲其人至悉還之後濂晝寝夢神語曰汝
  來日合雷震死為有隂德宥之矣次日雷擊其家
  牛驢各一濂無恙
  姜潤巢縣人母病割股
  張四哲合肥人崇禎乙亥流寇圍廬急四哲率弟
  四美四竒與賊戰城下不勝退謂兩弟曰城將陷
  與舉家戮辱死不如清白死遂偕弟暨妻女子婦
  共一十五口投井以殁
[160-82a]
  佘承德無為人崇禎十五年流賊忽至承德掖其
  祖母劉母魏及妻楊妹玉女出避祖母母為賊所
  獲承德號救並遇害楊投水死
國朝張維德合肥縣人崇禎乙亥流寇入境其父被執
  將見殺維德甫十齡延頸就刃乞代賊感而釋之
  順治丙申父殁德哀毁骨立既葬廬墓三年
  方華合肥人父妾生一子先經析産父殁後復以
  祖遺讓之少結婚魯氏其女瞽父母欲不娶華曰
[160-82b]
  兒不娶女將誰適娶後相得甚歡
  張大履合肥諸生父母殁事兄益謹壬午兄卧病
  邨居偶思肉食大履走數十里求肉不得及囘兄
  已殞遂終身不食肉妻早亡念其荼苦單棲四十
  餘年
  李珙合肥人武舉家素饒崇禎十三年竒荒珙捐
  貲糴穀以賑順治九年斗米四錢珙置饑民簿計
  口授糧月三次輪給之近者餔以糜里人稱貸劵
[160-83a]
  可盈尺一日盡焚之康熙十年旱蝗富家出穀市
  利十倍李獨不取償有司榜其名為衆勸
  魏振趾合肥生員出穀賑饑親殁廬墓
  胡䕃合肥人親疾割股
  楊光耀無為人攻石為業母疾夫婦相繼割股進
  之各不自言久之見瘢痕相持而泣
  張振祚廬江人父𢎞任攜孥知四川嘉定州崇禎
  壬午流賊逼城祚奉父命領數騎突出求救城陷
[160-83b]
  祚還見父被害觸石死時弟振祺應試囘籍阻絶
  無音耗迨順治甲午聞信奔赴至保寧不得前巡
  撫李國英拔署梓潼縣閲三載道始通即辭官尋
  母遇之峩眉縣年七十餘矣奉以歸
  宋儒醇字衍魯廬江諸生有行義明末流賊刼殺
  西鄉中忽有一人大呼曰此余恩人宋公里也衆
  問故其人泣曰余蕪湖人十歳父賣我償債遇宋
  公助銀二十兩全余父子必保全此鄉以報德順
[160-84a]
   治九年歳饑儒醇出穀千斛助賑
   許祝年字樸齋廬江廩貢選沐陽教諭以親老不
   赴後考授主事邑遭水旱首捐穀數百石倡賑濟
   著澹寧集
   張文逹字必之合肥人明季壬午夏詣北莊收麥
   聞冦至奔還於積屍中覔得其父尚未死負行七
   十里抵莊得全逹年至百有三歳奉
㫖建昇平人瑞之坊
[160-84b]
   王鳯吾合肥農夫也事孀母食必親進夏月先坐
   母於凉處而後往田天寒令妻抱母足而眠歳以
   為常
   髙克謹字式榖廬江人年十三父為冦獲謹乞身
   代冦兩釋之長而好義鬻產賑饑置田贍族還人
   遺金代償鬻妻者債同邑有李之幹字綰公其行
   義畧同
   賈又彪字偉三舒城貢生孝友性成撫教孤姪四
[160-85a]
  人不異己子有蕩產者更以已產給之相葬地山
  中遇虎不咥人以為孝感 雍正九年  旌表
  朱維世字斐英舒城人敦本好施助親族之不能
  婚嫁者賑歳暮之不能舉火者一切施棺掩骼之
  事靡有不為 雍正九年  旌表
  郭士瑛字右璋舒城人康熙乙卯舉人五歳喪父
  哭泣如成人母殁冒雪躬自築墳友愛前母兄及
  庶弟人無間言
[160-85b]
  許明時字吉生舒城人歳貢授建平訓導少孤事
  母孝母殁廬外不茹葷酒者四年嫁族人女代兄
  償負
  宋志靈廬江人字子睿事後母極孝以拔貢授訓
  導辭不赴母病繞膝呼號願以身代母殁廬墓三
  年有白烏來集之瑞
  張一綸字莘野無為人三齡失怙奉母極孝九歳
  母病危篤籲天請代遂獲延壽孺慕終身不懈友
[160-86a]
  愛兄弟推財讓產雍雍如也二子憙烈俱以孝友
  聞父母未葬冬不衣絮樂善好施族戚待以舉火
  者甚衆嫁娶喪葬皆傾貲助之里有義門之目
 
 
 
 
 
[160-86b]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