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159-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
  人物志
   孝義四安徽二府/
   安慶府
 晉何叔度廬江灊人恭謹有行業母早卒奉劉氏姨
  若所生官至太常卿子尚之
  何琦字萬倫司空充之從子父卒琦年十四哀毁
[159-1b]
  過禮事母純孝孜孜色養及母喪方殯在堂適鄰
  家火琦撫棺號哭俄而風止火息
 南北朝宋何子平廬江灊人令海虞得禄惟以供母
  不及妻孥母喪去官哀毁踰禮大明末東土饑荒
  繼以師旅八年不得營𦵏晝夜號哭常如袒括之
  日冬不衣絮夏不就清凉一日以數合米為粥不
  進鹽菜所居敗屋不蔽風日兄子伯興欲為葺理
  子平不肯曰我情事未申天地一罪人耳屋何宜
[159-2a]
  覆其敦厲名行如此
 梁何炯字士光廬江灊人炯年十五從兄乆受業一
  期並通五經章句為永康令以和理稱遷治書侍
  御史以父疾經句衣不解帶頭不櫛沐信宿之間
  形貌頓改及父卒號慟不絶聲竟以毁卒
 唐徐仲源望江人事母至孝母疾割股為糜母食而
  愈貞元中邑宰以其孝上聞勅號所居鄉曰孝感
  母夙畏雷仲源必躬為掩耳既卒𦵏於宅之東南
[159-2b]
  隅每遇雷震輒伏墓曰仲源在斯郡邑又以聞再
  命築孝義墩賜曰華軒以彰之
 元周樞密潛山人逸其名至正間武進士紅巾賊寇
  境聚鄉勇屯馬園寨保障生靈十餘萬先後十五
  年屢破天完兵以功授樞密同知明髙帝出師鄱
  陽借糧於周周助米千二百斛洪武時令守舊土
  有徳於民民祀之
  杜萬户桐城人元將也偽漢兵陷安慶余闕既死
[159-3a]
  其妾甫生一子棄水濵杜見呼之曰此余㕘政子
  義種也悉捐所攜物懐其子去今桐城洪濤山王
  氏即其裔家廟猶祀余㕘政云
  方徳益元末自池口徙桐以好義稱所居隣學宫
  衢隘割宅地之半以廣之桐溪水出龍眠暴漲則
  激石漂木不可渡議橋者難焉徳益捐金造橋甃
  石堅緻迄嘉靖末猶賴之
 明葛宣潛山人明太祖討陳友諒輸粟千餘石至鄱
[159-3b]
  陽餉軍太祖義之
  黄榮六桐城人時掛車河有吴貴自稱元帥性兇
  暴貪財好殺榮六奮義為保障築六兒城於蔣家
  山逺近不能自存者皆来歸適明太祖下安慶榮
  六請降不受爵賞遂歸山
  曹鏞懐寜人母龍氏病聞人肉能療疾割體肉以
  進疾愈復作又刲胸肉以進未幾疾又作鏞妻王
  氏割臂肉以食母既而病大作鏞又刲股母疾竟
[159-4a]
  瘳洪武時以孝旌
  楊貴安慶人母蔣氏病刲左股及脅肉以進母疾
  遂愈詔旌其門
  汪思義潛山人喜施予正綂戊午間江北旱潦頻
  仍思義輸榖賑之勅建旌義坊表其門
  謝佑桐城人字廷佐正綂間進士少孤貧事母至
  孝歴官山西右布政致仕歸臨卒母喪未終遺言
  衰絰為殮死不忘親也
[159-4b]
  檀郁字子復桐城人家貧少孤母汪守節奉事至
  孝母卒無以為𦵏或贈石山不可穴泣禱於神有
  鄉人夢神云檀孝子有穴曰湧泉可丈許耳或解
  之曰人湧泉穴屬足其山麓有穴乎求之果得窆
  遂廬墓側無水苦逺汲忽石罅出泉色瑩味甘三
  年郁歸泉遂涸正綂時旌
  魯希曾號兩山懐寜人與弟希周菽水侍母必歌
  詩以侑之母疾三年衣不解帶學使欲旌之希曾
[159-5a]
  泣辭曰此自生人恒事何忍以父母博名髙哉學
  使降階而揖愈敬禮焉
  阮以臨字象源懐寜人少有豪氣總督葉夢熊竒
  之征寜夏疏薦偕往以臨澘然流涕曰温太真以
  一代人豪特急功名絶裾而出千古薄之吾奉菽
  水他不問也力辭不起母殁每除夕必墓宿
  韓祥印字維熊再刲股療祖母及母疾
  石檜字耕榮宿松人讀書明大義成化丙戌歲饑
[159-5b]
  與弟棠各輸粟五百石出賑事聞賜七品冠服
  吴本清懐寜人親疾籲天求代及殁哀毁骨立廬
  於墓側有湧泉産芝之異成化時旌
  曹規字循理望江人成化間以明經為邠州判重
  義樂施嘗捐資礱石作櫺星門及兩圩牐歲凶設
  粥以活流殍具棺以掩胔骼鄉里深徳之
  殷溥字直菴宿松人父早世母以哭夫喪明溥事
  之極孝成化癸夘領鄉薦亟營禄養就教嘉興遷
[159-6a]
  國子監助教覃恩錫封勅中有母節子孝之褒母
  亡後遂不復出
  許本忠與劉澄俱懐寜人𢎞治年旌
  吴鯉字躍如懐寜人正徳庚午鄉薦知蔚州時總
  兵官劉定之以罣誤論死人多稱寃鯉未謀面即
  入見督撫備陳輿論之公力為解救得末減踰年
  歸里劉遺以金拒不受
  胡效才字用甫桐城人嘉靖乙丑進士少貧授徒
[159-6b]
  以養父事繼母盡孝儲贄築室東郭授仲弟築室
  南郭授季弟皆體父母意也江隂令以故交餽金
  帛不受僅受布二端歸以奉母晚登第卒於京邸
  猶致書兩弟以不及終母養為憾
國朝雍正五年 特旌
  方鵬字其大懐寜人家貧繼母馬氏遇之恩薄鵬
  百計承順有女弟馬出也馬意欲鬻其居以嫁之
  母既卒鵬如其意治奩以遣父殁刻木像飲食必
[159-7a]
  祭㑹他出夢父有怒色立馳歸有家僮簮其像號
  泣治之蓋誠孝所感登嘉靖間進士痛禄不逮親
  終身不敢自奉
  吕腆太湖人嘉靖時以孝旌
  吴堂字徳升桐城諸生父患脾痛堂手自抑搔數
  月不使人代至丙夜父命之退猶泣不忍離父病
  革屬堂曰汝母非汝不能盡菽水懽也將析産伯
  兄為政堂僅得瓦廬半間以奉母有圃在伯兄舍
[159-7b]
  後偵兄意欲之遂作券因族長遺之不受值歲祲
  有歸粟數十斛者堂縮口節食以其羨給諸從兄
  弟及比鄰之乏者後以子一介貴贈副使
  龍涌字本一望江人家被火祖母方鼾睡奔入烈
  燄中扶祖母起負之出父病危刲股以療尋愈嘉
  靖時詔旌其門曰慈順
  方岱字明鎮望江人孝友端慤嘉靖中歲薦當選
  以母年九十七終養不仕詔授官以旌之
[159-8a]
  方可字子時桐城人力學養志其伯仲皆異母父
  又獨愛可伯仲俱恚之可怡聲柔色不敢仰視父
  殁伯仲争其貲訟之官可曰兄弟無訟詞不訴鞫
  不辨有司察而直之嘗置義倉輸榖以濟貧者
  張祝桐城人年十歲刲股療母
  彭寳字惟善性孝友伯母𦵏鬻書助之居父喪哀
  思廢寢食竟以是卒
  陳所聞字辛華桐城諸生少孤奉孀母獨任勞苦
[159-8b]
  得其歡心手一編督耕隴上就土性而權衡之所
  獲常倍次第為弟妹營婚嫁又各畀田一頃邑令陳
  贊化式其廬舉鄉飲賔
  周聘字廷聘桐城諸生父母繼亡家貧十年不能
  𦵏坐卧苫塊終日哀號如袒括時知縣李尚默捐
  俸命諸生往營𦵏聘曰為人子而以親喪煩長吏
  其何能安守塜凡十二年遂能知来言休咎頗騐
  或問不習占候術何由知曰静久不覺乃爾
[159-9a]
  陳邦符潛山人襁褓失怙母萬氏年二十守節至
  邦符數歲誡之曰兒能勉讀父書庶不負母忍死
  意也符聞感泣就塾師出入必禀母命父遺産二
  十畝推讓於叔父教授生徒支月俸為母養母卒
  廬墓哀毁以恩選歴三縣學博遷潞府審理致仕
  汪昌應字爾麟潛山人邑有鬻妻償逋者為贖還
  濱河大水漂蕩男婦棲木杪適昌應舟載稻百石
  過忽聞哀號傾稻載之以歸
[159-9b]
  方之綱字振宇桐城人少與弟之紀以篤學見稱
  萬厯丙子舉於鄉授雲南曲靖府推官之紀因兄
  入仕慨然曰兄出則弟當處課農桑以成兄為㢘
  吏耳之綱在任亦念弟不置投簮徑歸兄弟聚處
  終身時論髙之
  李之讓字太初太湖人父早逝母劉苦節敎誨後
  得禄而母死終身不衣帛甘食以母在時貧故也
  司敎桃源值歲旱士多饑死有司猶嚴督逋賦乃
[159-10a]
  號泣請免不聽遂棄職歸
  張思誼桐城人八歲父卒事母極孝夏驅蟲冬炙
  爐必親為之值令節必坐母堂上衣冠拜堂下起
  獻酒拱立將撤拜如初五十年如一日弟思諶孱
  而愚思誼衣食之終身年未三十鰥居不更娶曰
  恐有室則於吾弟疎也
  周登字大舉桐城人撫亡弟孤子成立弟亡時有
  貲千金托登姪不知比長悉以與之
[159-10b]
  周自字明徳桐城諸生弟覽侵賦有司督之急令
  覽售産於自以償自代輸八百金不受産惟取一
  雕鞍曰弟所以逋賦者太侈故爾欲碎之以示誡
  宗人或以請即與之居數年賦仍不杜又納二百
  金覽願以産償自終不忍覽感泣後竟稍克自振
  云
  張廷中桐城人兄弟五人既析箸弟業日落廷中
  滋殖曰吾不忍弟之壁立也集諸弟合㸑而居久
[159-11a]
  之諸婦有後言廷中曰吾知厚弟耳安問其他悉
  以所殖之産五分之仍為輸税終身怡怡如也
  方初字子復桐城人成童即至孝父遘疾溽暑嚴
  寒不離卧側妻盛氏亦孝人謂初刑于之化焉
  黄敦字效仁桐城人有同祖二弟家落鬻産敦曰
  不可委祖澤於異姓厚直取之弟後日困乏敦曰
  吾何忍取弟産欲弟知艱苦自立耳今能治生矣
  遂以産還不取其直
[159-11b]
  郜冠字徳纓桐城人以孝聞𦵏親桐梓山每過必
  泣拜而後行
  朱文林字士先桐城人六歲喪父家貧櫛髮為藝
  竭力奉母母病思魚市無魚文林禱水投竿即得
  復病篤刲乳下一臠以進母遂愈母卒廬墓豺虎
  往来不為害竟以哀毁卒
  胡琴太湖人母鄔氏早亡繼母徐氏嫉琴琴惟盡
  孝母疾禱以身代母愈聞之感動母嘗晝卧雖盛
[159-12a]
  暑以衣冠揮蚊蠅不輟及母九十琴年七十矣定
  省益勤事聞旌其門曰七十而慕
  馬繼周太湖人父早世母陳氏撫孤成立及母卒
  傷其以苦志終廬墓三年哀號之聲聞者增痛萬
  厯間母子並旌
  夏孝子字以忠桐城人本名思八歲時刲股療父
  疾郡守為更今名父卒廬墓三年歸子女不識也
  子民懐萬厯中舉鄉薦内行純至歴任安陸宜黄
[159-12b]
  二縣令有能聲
  程昇懐寜人節婦聶氏子兩次刲股愈母疾
  盛應魁與葉正奕俱懐寜人以刲股稱孝
  段正洪懐寜人母葉氏卒㑹鄰家火將延及正洪
  以身蔽棺號天甚哀忽雷雨大作火隨止
  葉日初字寅初望江人萬厯中舉鄉薦時方具慶
  介眉侍夀猶執少儀友愛諸弟館榖悉分給以資
  舉火人稱真孝亷
[159-13a]
  方祉字子受桐城人兄禄患疫近者輒染癘有死
  者祉扶抱服勞不離左右禄謂之曰爾乃不畏疫
  耶曰智者不信幽而棄禮仁者不違道以求生卒
  無恙兄亦尋愈
  朱應麟字仁吾宿松人居陳漢山積倉萬石萬厯
  戊子虞劉二賊踞長溪兩臺調兵進剿將為清野
  計應麟奉檄一夕燬盡賊平詔縣給銀五百兩堅
  辭不受請充客兵之餉
[159-13b]
  顧槐太湖人事父至孝凡父意所在無不委婉承
  順父死廬墓三年萬厯間建坊旌表
  殷效字子學桐城人繼母夏有二子美衣豐食就
  傅授書而裁效衣食使之耕效胼胝作苦甘淡泊
  無難色夕歸濯足更衣侍側色常愉父喜勞之曰
  惟爾克家食指漸繁爾其尸餐效益奮力乃致千
  金分給諸弟不以錙銖自私夏亦感悅遇效有加
  王鰲桐城人父卒廬墓日夕哀號思慕不已忽夢
[159-14a]
  父曰兒何不肖我以像鰲曰兒不解畫奈何父誨
  之既覺舉筆而就酷似其父見者以為神授
  徐即署桐城人割股愈父
  盛唐桐城人年十二刲股療祖母唐父病母張亦
  刲股以救之得愈
  朱蓬桐城人兄弟六人淳樸孝友善視母氏宜於
  兄弟和氣淪浹合力構一堂以居三年又構一室
  與仲氏次第相及各安其居歲饑有鄰翁貧且病
[159-14b]
  田盡蕪蓬使其弟服牛為之墾翁不知為誰也異
  之蓬曰吾力有餘翁力不足故代耕耳
  趙之葵桐城諸生性至孝少與方君簡友善以其
  子逢月受業崇禎丁丑賊至君簡守䕶母柩死於
  賊時逢月館白門之葵聞信往哭之發其笥得絹
  殯殮未終賊復至殺之逢月至今並祀於家
  吴忱周字尚文桐城人貢成均父命分産讓之伯
  季悉無所受嘗夜讀邸舍主婦暱就焉曰若夫吾
[159-15a]
  友也爾不愧夫吾寜不愧友乎婦慚而退
  金韡由新安遷桐城母病值寇亂無從得醫韡刲
  股以進弗愈又穴其左腹得肝寸許母枕上便聞
  異香行道者見其屋角炊烟俱如瓔珞雲母啖少
  許立愈
  方夢暘字子旦桐城人嘗焚千金負券渡江適舟
  人失金相争夢暘謬曰適吾僮得如其數以償之
  已而舟人得金所在人稱為長者
[159-15b]
  金騰髙字上達桐城人任俠好義邑大饑出所積
  榖二千石悉賑鄉里曰所貴夫好義者補天地之
  不足也豈乗歲祲而自為利乎詔旌其門曰義民
  李璽字廷玊桐城人籍順天其友汪冕赴廷試病
  於邸囊有百金付璽人無知者即卒璽為治棺殮
  主其喪召冕子至京迎喪因以父金還之
  方學尹字起莘桐城人𦵏父奉遺命與繼母同窆
  學尹不敢違掘穴有石號泣籲天鑿石以厝後徙
[159-16a]
  墓皆成土矣人以為純孝之感
  錢元道桐城人有商主其家既去糞除見遺金約
  二百餘度商已逺乃置倉中壓以積榖次年商復
  至言别後失金元道曰此非途中失也發倉示之
  囊括宛然遂還之
  朱東字漢卿桐城貢生晨詣學見道旁遺金弗顧
  僕曰後人寜不攫之乎乃收之約二百餘金以聞
  於校官出示招之則糧役王姓所遺也王請分東
[159-16b]
  笑曰天欲損爾豈令我見速挈去
  陳希學字子斆桐城人嘗赴試過香爐寺如厠見
  遺金百餘兩收之居不去僧曰文宗且至何乃逗
  留曰吾與友約姑待之三日失金者哭而至曰以
  吾父之嚴而失稅金也進不勝官刑退不勝父刑
  死矣希學出而還之
  張清雅字玊楚潛山人力學養親明季獻賊至父
  卧病侍湯藥不去既卒甫殮賊又至疑棺藏金銀
[159-17a]
  欲剖視之清雅以兩手據棺賊斫手仆地幼子超
  藝從牀底躍出求代俱死焉而棺得不剖其僕雲
  滿殯其父子亦不食死
  陳廷選潛山人流賊至母老病不能行竊負避草
  間為賊所獲叩頭流血求殺己捨母賊殺之氣絶
  猶抱母不釋手母幸得全其妻收廷選尸殯如禮
  囑其子文露曰姑老矣汝善事之撫棺大慟墜岩
  而死文露援之不及
[159-17b]
  胡朝烈潛山人割股療母腕痕無血
  袁學知字非生潛山人母陳氏病刲股食之立愈
  金道㑹字仲貞潛山人父客死金陵每一追思血
  淚迸出明季流賊盤踞道㑹避虎頭寨時荒疫流
  行道㑹運米得三十石同寨中索貸踵至同室者
  言吾食指浩繁米將盡奈何道㑹流涕曰誠然然
  不忍人饑而我飽也米盡饑兩日長子承蜩夜冒
  鋒刃審視賊營間道得脫道㑹歸遇死傷露骨買
[159-18a]
  棺𦵏五十餘塜
  吕之徵字愈疏太湖人父殁廬墓三年
  馬之龍太湖人篤友誼好施予兄人龍官楚藩明
  季寇亂楚人有為賊掠流於湖者之龍曰此阿兄
  子民也具貲糧遣之壬午城陷之龍子亦被執至
  楚彼地亦為優禮送還以報之
  汪文煒字純符宿松人母早世隨父避地江左父
  亡事伯兄如父奉繼母以孝母始苦之後亦為所
[159-18b]
  感萬厯癸夘舉於鄉歴知靈丘令致政歸産薄不
  及中人令其子與兄子均之毫無私厚嫁孤姪女
  一如己女晚歲貧窘處之淡如
  石汝修字止所宿松人父殁廬墓三年
  田荆字義軒宿松人官省祭幼而喪母繼母駱氏
  撫養之及長事母孝母喪明每食必親奉母病親
  嘗湯藥不解衣數月母喪號慟幾絶二弟蕙蘭幼
  荆撫育之田舍分給無私財焉
[159-19a]
  方友信宿松人母病刲股友信子際明際奎孫孔
  成孔祐俱刲股和粥救親時稱方氏五孝
  張洪猷字伯卿宿松人喪父廬墓三年母疾刲股
  療之
  朱守益宿松人母疾刲股
  劉之瑄字朗生宿松諸生流賊至適父病風家人
  呼出避拒曰父卧牀惟有死守耳賊斫其父瑄以
  身蔽之連受數刃而死父得免
[159-19b]
  袁師臯字理衡宿松諸生母老齒脫不能食師臯
  年已六十必口哺之賊至執其母殺之師臯奮與
  賊鬬亦死焉事聞旌表
  萬民望字兩虚宿松諸生母年八十流賊至負而逃遇
  賊泣告願以身代賊殺之而貰其母兩臺旌其死孝
  楊士竒字伯英宿松人辛巳城陷父介八旬被賊
  執士竒匍匐出救賊已舉刃抱父同死
  張瓚宿松人乙酉城潰父庠生映光為兵所執瓚
[159-20a]
  紿以多金求全父許身為質父得逸去遂遇害
  葉應龍宿松人母疾刲股
  蔣珉望江人父病刲股
  王維翰字思重望江人父疾究心岐黄家言調藥
  進多竒中後以明經訓廬江移辰州敎授以母老
  不赴鰥居數十年起卧不離母側母年九十五卒
  維翰哭母遂終
  李徳賓望江人母病吮癰寢食不離母側二十年
[159-20b]
  章繼魯字思樸親病籲神求醫必長跪涕泣親殁
  除喪祭祀必哭
  王準字明衡望江人父忱生準兄弟獨準食餼即
 自任甘㫖忱易簀遺數十金獨與準準泣拜請公
  分昆弟弟惟乏嗣準憐之同起居飲食二十年惟
  先死有私囊百金舉以報徳亦公分諸猶子
  阮之釬字韜甫懐寜人乙酉城潰母老病不能行
  兵至釬為母請命不許請以身代不許遂挺身障
[159-21a]
   母格鬬而死子湛九齡得脫於難順治初補諸生
   痛父死孝之烈哭求直指以事聞
詔建坊旌表
   方都韓字大方懐寜人居母喪盡禮後父遇兵以
   身代父死父得免
   吴汝鼎懐寜人早孤傷痛嘔血兄病拮据致參藥
   以餌之嘗忍饑啜粥不顧也
   蒋奕芝字鍾韓懐寜人乙酉城潰兵刃其母以身
[159-21b]
   覆之遂死母背上兵為色動母幸得全
   黄淡字元味懐寜人城潰母被刃淡與兄中通中
   徳俱以孝死
   陳道賓潛山人割産撫孤姪又設義塜𦵏露骨
   劉應甲懐寜人叔父母無嗣病篤遂不應秋試侍
   湯藥營𦵏如子鄉里稱之
   宣瑬字眀瞻懐寜人無子妻為置妾見女有戚容
   詢之知係名家子召其父母還焉
[159-22a]
  張自孔字石門宿松人廪生性孝資敏年十二隨
  父避賊見執賊問此處有馬否父未及答自孔紿
  曰吾家有駒藏在山洞願釋父去取賊從之私與
  父曰父得生還兒死無恨矣賊久待不至遂引去
  數月亦脫歸
  張應宸字若葵桐城人性至孝親喪哀毁友愛尤
  篤捐費修城率其兄弟悉力守禦卒無恙歲饑賑
  粥全活千人舉明經不仕卒聞者皆為流涕
[159-22b]
  張久中懐寜諸生授徒自給性孝友好義族黨有
  逋課者每捐館榖代償盜入室久中覺之謂曰汝
  良家子也何至此以所存脩金為贈誡令自新卒
  感化復成家業終不言其姓名座右書隨處體認
  天理凡事求近人情二語以自警省後以子清議
  貴追贈朝議大夫崇祀鄉賢
國朝張秉彛字孩之桐城人也生而頴慧為文一本經
  術以廪例入南雍授别駕念兄秉文官四方而父
[159-23a]
   母春秋髙不忍離左右遂謝去里居侍養極意承
   懽秉文為布政殉難山東泣走數千里扶三櫬攜
   藐孤以歸弟秉貞以大司馬卒 京邸
諭賜祭𦵏悉贊襄成禮弟秉哲孝㢘早亡親視含殮身遇
   大喪哀禮兼盡廬墓塜樹交花人謂孝感有祖置
   義田經營墾闢助婚勸學贈給有差修譜牒以收
   族設糜粥以賑饑生平隠徳未嘗告人而恭儉謙
   約始終一節晚益邃性命之學以子英貴
[159-23b]
特諭賜祭贈文華殿大學士
   孟命世字淑子懐寜人順治初征南譚將軍辟參
   軍務以功授知九江府焚刁民誣逆狀保全數千
   家移守端州申免浮糧數萬石初左良玊兵破安
   慶父振邦罵賊死兩弟俱被掠命世徒步數百里
   﨑嶇萬狀冒險贖歸卒皆成立
   田徳産太湖諸生母被亂兵執徳産與妻出救求
   代得並釋城陷復負母得脫母殁守墓三年督學
[159-24a]
  李嵩陽疏請建坊  旌表
  劉日曜字弢伯桐城人隠居敎授母殁年七十猶
  孺子泣廬墓三年
  任塾字克家懐寜人幼為名諸生乙酉城潰兵執
  其父將見殺塾請以身代兵異之父得脱順治丁
  酉舉於鄉康熈丁未進士歴任儀部郎督學山左
  㢘聲最著
  陳彛字以常潛山諸生事繼母以孝著同學有忤
[159-24b]
  當事者禍且不測彛挺身直之卒賴以平年三十
  卒妻宣氏謹事孀姑稱一門雙孝
  葉士怡字怡如潛山人明季寇亂奉母避山堡賊
  獲母脅贖士怡鬻産贖囘又遇賊母倉卒墜岩傷
  足負行百里餘未幾卒哀毁盡禮
  汪世奕字貽逺潛山人幼至性過人八歲喪父哀
  毁骨立若成人事繼母婉容愉色委曲承歡
  張杰字如三桐城人性孝友世父秉文以山東布
[159-25a]
  政殉城死杰總其家政成立其孤諸子徳之割腴
  田以酬固却不受司鐸吴門會郡饑當道委賑太
  倉崑山諸境部署周詳民沾實恵巡撫湯斌欲薦
  之拂衣而退舉鄉飲賓
  章于國太湖人性至孝母溺水死于國哀毁絶粒
  倚廬哭泣逾於常制
  姚士堅字廷若桐城歲貢篤行好義邑西挂車河
  當孔道多暴漲行者時溺死士堅募造石梁自捐
[159-25b]
  七百金歲饑賑粥活數千人他所施濟門無虚日
  以故家業中落猶典鬻為之不懈卒之日人皆流
  涕
  張瑱字公瑋桐城諸生持身嚴毅厚宗族置義田
  焚負券鄉里徳之
  左之琮字宗玊桐城人性至孝讀書山中母偶疾
  之琮忽心動急歸人咸異之樂善好施多所全活
  老而嗜學著作尤夥
[159-26a]
  金蓁字尚美潛山人祖業素封俱捐以賑饑嘗典
  衣飾易米三十斛鄰里告急輒㪚之僅存三斛晏
  如也
  周天鳳字羽長桐城諸生少失怙事母以孝稱從
  兄死兩子俱幼捐己屋産以與之族子藻無依收
  育如己子經紀其衣食婚娶俾至成立子四人俱
  孝謹有文行徵出尤積善好義不媿父風孫大璋
  中雍正二年進士
[159-26b]
  姚士塈字注若桐城人由明經歴官刑部郎中論
  決多平反謝病歸居鄉婣睦設粥賑饑遇貧乏者
  力為周恤甲寅征滇黔兵絡繹經桐吏欲徵費里
  民塈念民力不堪鬻産給芻糧合邑賴以安堵
  周斌字允二桐城人性純孝居父喪盡哀節母章
  失明斌朝夕調䕶七年復明人為孝感撫育亡姊
  遺孤四人俾成立授産與己子均皆世俗所難
  方中發字有懐桐城諸生篤學力行嘗捐宇建先
[159-27a]
  人理學祠刋兩世遺書百卷讓産推財鄉黨皆稱
  孝友舉鄉飲賓著白鹿山房詩集行世
  方来賓桐城人刲股療父
  楊昭雍字南有懐寜諸生性篤孝父病刲股療之
  樂為義舉有鬻妻以償逋者為斂財以保全之生
  平力學以程朱為宗著猛省格言克復圗説
  張永錫字来逺桐城人性孝既鰥不再娶同父寢
  處父病需蘆根徒步往返百餘里採而進之父殁
[159-27b]
  隠居不出户毎剃髮則曰身體髪膚受之父母命
  子純謹藏之卒後柩為蛟水所漂失純取所藏髮
  瘞于母墓謂之髮冢
  丁藻字以偉潛山人食貧力學敦篤孝義年十八
  路拾楊某遺金忍饑坐雪俟楊至還之楊分金以
  酬拂然而去歲祲欲賑無力徧募粟以濟之
  劉士義潛山人有孝行 雍正九年  旌表
  姚孔釴字升初康熙己卯舉人以母老不上公車
[159-28a]
  朝夕孝養不離左右仲弟牧滄州積逋數千破産
  代償好讀書尤潛心易理 雍正十一年  旌
  表
  張恭桐城人天性誠篤出嗣季父曲盡孝道父殁
  水漿不入口者三日族有貧不能婚𦵏者割己田
  為義田以歲入租贍之嘗過金斗見販牛客以賊
  攫金投水救甦恭傾囊償之客賴以歸 雍正十
  一年  旌表
[159-28b]
  姚士黌字東膠峽江令文焱長子性至孝母方疾
  篤刲股和藥以進血迸流衣袖不知其痛楚也庚
  午舉於鄉父殁京邸徒步扶櫬歸里哀動行路里
  中孤幼無依與失學者撫養敎誨賴以成立者甚
  多嘗客吴中有鬻婦以完宿逋者出囊金代還買
  山數處掩瘞枯骨無算其急難好義類如此 雍
  正十三年  旌表
  都先覺字依衡桐城諸生潛心理學實踐躬行父
[159-29a]
  母有疾衣不解帶對人言必泣下家貧授經於外
  父母所欲必力致之色偶不懌長跪終日俟其顔
  霽而後起里中共推為純孝云
  江萬里字逺公桐城諸生性孝友析産以腴者奉
  三兄自受其瘠者後三兄家落仍以己産與兄子
  共之歲饑捐米數百石賑濟里稱篤行君子
  張若霖字巖舉大學士英冢孫少詹事廷瓚長子
  年十一母卒哀毁骨立如成人事父曲盡色養尤
[159-29b]
  善承繼母歡母亦忘為前母子也與弟霈相友愛
  霈歴仕浙東粤西霖每寄書必戒以官箴朂以祖
  訓生平寡言笑性恬淡家世貴顯霖處之如寒素
  杜門却掃不輕交接然邑有公事不憚指陳利弊
  遇水旱力為募賑所全活甚衆殁後鄉人思之多
 流涕者
  王曰貞字徳水桐城人孝事繼母弟被盜挺身出
  救盜感而去屢償姪逋明末歲祲設粥厰於家存活
[159-30a]
  甚衆嘗逰姑蘇值閭門大火罄舟米二千餘石給
  之蘇人為之勒碑毎歲施棺藥無算順治丁亥出
  粟賑饑至於鬻産迄今稱之
    徽州府
 唐黄芮歙人刲股為羹以愈繼母病父卒廬墓終身
  墓側産芝及連理木貞元十九年旌表
  吴九郎休寜人黄巢寇至舉義兵保鄉井與賊戰
  不利衆潰馬上自刎奔逐半里許身方墜地馬亦
[159-30b]
  死鄉人即其處立祠祀之名其地曰倒馬墩
 宋王六歙人母凌目瞽草屋半問風雨不蔽去依親
  金氏久而厭之時六甫九歲掖母歸故址刈薪易
  米以養事聞旌表
  祝確字永叔歙人親喪廬墓兄弟先後死熙河確
  往返萬里以歸其喪吏部朱松為諸生時確歸以
  女生熹郡城遭方臘之亂朝議徙治溪北潦漲為
  患確倡衆訴於朝復如其舊
[159-31a]
  程四歙人幼孤鞠於姑家姑病革四省問退曰吾
  幼失怙恃姑猶母也誓當報徳乃焚香取髓粥而
  進之姑之疾遂愈
  夏俅休寜人早孤孝養其母母卒廬墓墓生瑞竹
  又生芍藥並蒂者二鄉人號其室曰雙應
  曹矩字晦之休寜人景祐進士官屯田郎中貤贈
  父汝弼燎黄之夕芝産塋上事聞詔賜所居為孝
  芝里從父文死方臘之難世稱忠孝
[159-31b]
  陳克己與鮑乙俱休寜人陳割肝鮑鑿腦以愈母
  病
  汪廷美婺源人百口聚居食必同席親喪盡哀祥
  符中減賦美亦減其佃租有鬻香者去後發其裹
  得金追還之里人竊其鵞問之曰將以祭先美更
  助以魚酒有從質麥種者過期言種敗無收美還
  其質更遺以麥時號為汪長者
  王徳聰婺源人少孤孝友信義為里所稱一家幾
[159-32a]
  千指同居七十餘年矣天聖初奏旌
  張珏字公予婺源人弟滋坐罣誤當死珏曰吾力
  單㣲養母不如弟自拘於吏遇恩徙邉以是見知
  後以軍功得官朱子稱其天資孝友有古篤行君
  子所難能者
  詹惠明婺源人父坐法當死惠明詣縣求代不許
  獄上惠明復詣郡請嚙指出血詞甚哀不見省方
  盛夏伏府門外以艾自灼其頂明日至庭下復割
[159-32b]
  右耳擲㕔事上血淋漓守大驚竟為奏報詔減其
  父死而釋惠明
  許規祁門人常客宣歙間旁舍某郡人病且死出
  囊中金以骸骨屬之及死規舁棺從千里外畀其
  家人并還其金
  汪槱婺源人父復通判揚州徳祐末兵至復正坐
  不去兵欲執之槱以刀拒斃一兵左右負復走衆
  遂殺槱丞相馬廷鸞以書唁曰能執干戈以衛父
[159-33a]
  母世不乏童區寄矣槱年十四云
 元鄭安字子寜歙人宋亡明年李世達叛富珠哩敬
  將屠城安叩軍門曰亂僅世逹一人耳民何罪而
  欲屠之敬乃止既没鄉人祠之
  鮑元鳳歙人元季寇亂鳳與妻子訣曰吾有母不
  能爾恤遂躬負母深避巖穴亂定歸薄暮恍若神
  導與妻子遇俱獲全
  黄一清字清夫休寜人母病革一清籲天願減已
[159-33b]
  算以益母夀夜夢人曰明日老嫗来當得藥旦果
  有嫗授以啖蜜法乞蜜隣鄉夜還遇虎號泣曰我
  死不足惜如母蜜何虎熟視而去
  戴焴字晉翁婺源人父卒與二弟煟炯廬墓三年
  朝夕奉盥上食如生客至兄坐弟立老而不懈
  朱震雷休寜人累世同居
 明葉仁休寜人父宗茂饒州知府坐事罰輸築城仁
  上書請贖罪太祖嘉其誠宥之
[159-34a]
  汪葵黟人生元末每晨多造飯攜斧入山至暮乃
  歸妻怪而問之笑而不答又嘗煮芋菽搗粉築牆
  人莫之覺及土寇為亂葵隠入山柴舍宛然村落
  中有積糧葵部分居之時以芋牆充食存活甚衆
  洪宏祖字深逺歙人為郡守陳彦回所重靖難兵
  起宏祖白守勤王成祖即位收彦回宏亦投水死
  汪存字廷堅歙人隨父商歸宿邑之汝灘天未明
  父捨舟先歸人言前路有虎存冒雨追四十里始
[159-34b]
  及父果遇虎山陬存泣告天曰願虎傷已勿傷吾
  父虎竞去
  畢文璟洪祖鮑文行與李士㫤四人俱歙人刲股
  以愈母疾
  畢陽幼以孝聞父卒泣血喪明母疾露禱求以身
  代割股和藥進之疾愈
  何澄字應清歙人割股愈母疾出繼族父後有争
  繼者澄推讓田産無所取惟歲時祀事不怠
[159-35a]
  吴鼐歙人與兄鼎弟珊客黄州衆夜鬬殺人誣鼎
  吏捕之急鼎不知所出鼐曰兄年髙未有子弱弟
  老母所憐皆不可死獨鼐子已長願代兄以塞禍
  遂詣吏就繫鼎寃之求直不已鼐謂曰空自苦必
  無生望不若保餘貲善事老母撫弟姪立門户母
  以弟為念也其夜具衣冠自經死州人傷之白府
  禮殯焉
  黄鑑字徳昭歙人父久商不歸鑑兒時問父安在
[159-35b]
  輒號泣不食家貧拾薪養母年十四告母行訪其
  父至黄州境得之
  許象先字汝賢歙庠生父殁於淮奔喪盡禮繼喪
  母越十五日以毁卒
  王靖字寜之祁門人嘗慕張公藝行誼百口同㸑
  尺布不私成化丁酉鄉薦授交河知縣人稱其節
  操
  方尚用歙人父患痢疾刲股煎湯以進隨愈後尚
[159-36a]
  用病將絶以不能終養為恨迨母病夢尚用跪告
  曰惟荸薺可治如言果痊宗鄰咸詫其生死盡孝
  程邦仁歙人弟邦儀死於仇誓死以報體肥不耐
  步履每日負襆被身挂二尺竹筒盛水漿於中庭
  疾趨百囘約三十里乃止日以為常人疑其顛久
  之遂健行聞沈東山為郡司理乃徒步走燕邸訴
  弟寃沈哀之抵徽遂閲故牘出邦儀屍驗之邦仁
  撫之慟竟絶是日觀者千人哀聲動山谷沈雪其
[159-36b]
  寃卒論抵
  許立徳字伯上榖長子母汪氏病噎不下食立徳
  亦不食母没哀毁死三日復甦彷彿見母送之歸
  母𦵏廬墓側日夜悲號父佯稱病召之返侍父時
  念母慟哭父亦慟後恐傷父心每欲哭輒掩面走
  他所盡哀乃還例當受廕屢讓其諸弟
  胡之憲歙人母病篤憲年十歲其姊玊娥年十三
  相向痛哭憲謂姊曰聞危病惟割股可救遂同拈
[159-37a]
  香告天剜肉和粥以進母遂愈事聞旌表雙孝之
  門
  程周字希旦歙庠生父病周割股和糜以進明年
  族人利其産誣周殺父幽狴犴者三年遇朝審周
  至庭下忽風雨大作及開釋天日清朗周父死三
  年貌如生邑令乃以鼓樂導送歸家
  吴榮讓字子隠歙人父殁於楚榮讓十四歲即往
  尋舟覆鄱陽湖縁木獲免得父骨於襄陽槀𦵏誌
[159-37b]
  之越十年再往舁歸後遞𦵏髙曾以下及親戚之
  無主者九十九喪建宗祠置義田義塾天啟間旌
  表
  江應全歙人父没兩月而生遇父忌輒悲號事孀
  母色養盡歡母疾與妻割股以進居喪哀毁負土
  成墳廬於墓側事聞旌奬
  吴公逸歙人少失父母伯兄病劇仲兄困於訟咸
  竭力救之年終計族人老幼授衣粟歲凶力行賑
[159-38a]
  恤後病篤屬子允復輸萬金佐公家之急奉㫖旌
  義贈官
  汪徽夀歙人好施予濟貧窮建橋梁焚券約義聞
  鄉曲
  吴修休寜人事母孝火起鄰家修抱母號泣籲天
  獨免延燒母卒廬墓羣烏来巢
  程琦字廷珪休寜庠生父病疽琦躬吮之父嗜薯
  琦終身不忍食嘗授徒逺鄉趨母病夜行峻嶺顛
[159-38b]
  蹶中若兩燈前導及入境始知其為虎也人共竒之
  詹侃字時選休寜人選閔縣尉迎養母母病咳
  夜需湯侃寢榻下聞咳即起嘗割股沸湯以進母
  卒哀毁股創迸裂而没
  金彦文幼孤舅奪母志撫育於祖祖老採薪以養
  母復寡迎歸病祈代没廬墓一夜虎過不害人驚
  異之
  汪讓年八十一夢神告賊發其塜奔視賊覺而逸
[159-39a]
  因廬墓側病革始輿歸嘗夜行有猛獸當户探之
  甚温詰朝跡其處已嚙犬去矣里中五谷神為厲
  讓檄而滅之汪循為讓作鐵漢傳
  吴應麟字伯端休寜人幼孤依祖祖没哀毁骨立
  毎念父不逮養終身屏絲竹弟已析産後喪其貲
  又分已貲以與之
  黄侃休寜人生平卓犖嘗條陳淮南北鹽筴利弊
  使者稱善居家收族建祠置義社義塜義田他如
[159-39b]
  黌宫白岳倉庾道路諸役侃悉與焉入粟佐國詔
  樹坊褒義
  洪什字承章歙人母黄氏二十而寡什事母盡孝
  服賈家日起力為善事賑乏困救災患不計恩怨
  一以厚道施之汪道昆傳其行
  汪徳夀休寜人居親喪淚盡繼血廬墓三年足不
  踰户
  汪尚質字賓塘休寜人少孤事兄撫姪盡恩誼四
[159-40a]
  世同㸑無問言
  吴繼良字君遂休寜人母亡事遺像如生兄弟相
  禮讓構義屋置義田以居食貧者輸郡邑學田又
  輸還古書院膏火𦵏戚屬贖人子女乳活遺嬰表
  揚貞烈施粥救饑所行善事甚多
  金九苞休寜人割股廬墓
  方瓘歙人厭科舉業絶意仕進從廣東湛若水學
  歸時同行友死舟中例不載屍瓘祕不告人與同
[159-40b]
  寢累日至昭州始發之
  吴仲成休寜人成化間以孝旌
  許欽績溪人𢎞治時以孝旌
  李仕昌婺源人兄仕選為仇家誣構殺人逃匿逮
  仕昌擬抵罪弟仕昭訴曰縱兄逃者我也願以身
  代仕昌曰兄逃我長我當其罪二人争求坐竟為
  疑案後令至明其誣釋而旌之
  祝孟謙字志讓婺源人嘗輸粟千石賑饑先是兄
[159-41a]
  孟資亦輸粟六百石以賑有司上其事建坊旌表
  余鎬字宗京婺源人父廷璨寃繫縣獄獄大疫鎬
  自縛詣郡求代父死許之父得出後鎬亦免
  曹永䕶字義干婺源人性寛廣犯而不校遇荒歲
  月杪必密察隣家之急隂餽之不以語人
  汪汝和字守介婺源人故人逋皇木帑八百緡繫
  獄和竭資代納不責償有鬻妻以納糧者不忍離
  其子哭之哀和代輸而止其鬻前後焚券累數千
[159-41b]
  金郡守榜其名於旌善亭
  汪思智婺源人隨父解軍南京歸舟父卒智恐舟
  人棄其屍以身掩䕶日兼人食又時作呻吟聲七
  晝夜抵饒州城始發喪
  曹玒婺源人義烏方時成幼喪母出亡資盡將赴
  水死玒活之助錢令習業期年父尋得之泣拜去
  族人有宿負玒一日醉遇諸塗疑玒將責逋捽玒
  泥中逸去玒不與校明年大饑復贈之米還其舊
[159-42a]
  券
  曹孜學婺源人三歲喪父甫九齡兄弟欲析箸孜
  學泣曰奈何忍分手足耶伯仲感之復同居十餘
  載後伯仲縁事繫京師孜學傾産往救坐是貧落
  無怨言
  謝用祁門人其母馬氏妾也生用五月嫡乗夫客
  外嫁之東都而委鄰家鞠用用長知故扼腕飲泣
  托㳺學徧訪數年東都人且死馬氏流落攜幼子
[159-42b]
  自江右来相遇於逆旅哀感行路迎歸奉養事嫡
  母尤謹有司奏旌其門
  馬祿祁門人客旅舍友人以四百金寄祿同舍者
  盜金亡去祿祕不言罄已資償之已而盜敗友人
  始知具酒謝之還其銀祿竟不受捐為修學之費
  汪宗淮祁門人父客亳州娶妾宋氏生宗淮三歲
  父亡隨嫡扶櫬歸母宋氏改適陕西比長念母出
  潼闗抵鳳翔徧覓一日風雨偶憩道旁見一老嫗
[159-43a]
  荷鋤而来問答相符即母也抱持痛哭奉以歸
  洪應培 陳邦賢 謝廷薦皆祁門人割股療親
  疾
  謝世麟祁門人父久客無音耗世麟千里尋歸父
  母相繼病篤割股救療嘗捐資修明倫堂建聚奎
  堂
  余枝華黟人父九旬華亦七十侍疾卧榻逾年罔
  懈庭間忽湧泉以供汲人詫孝感
[159-43b]
  汪文保黟人嘗拾遺金二百金於路止客舍訪得
  祁人謝氏悉付還分金酬之不受事聞太守召使
  受叩頭辭守謂謝曰報徳途寛汝何以金强人謝
  俛首曰小民有兩女願結姻守曰善問文保子幾
  人曰子八人有孫乎曰三十三守起立舉手加額
  曰有是徳宜有是福取果酒鼓樂送歸
  葛泰績溪人母病篤思食生梅時已八月泰但遇
  梅樹輒泣竟得生梅二顆食母病遂愈
[159-44a]
  程伯祈績溪人事親孝謹父卒廬墓插竹編籬有
  枯竹生笋之異
  朱廣績溪人割股廬墓
  方正績溪人母孀居正兄弟孝養卒建蓼莪館於
  墓左朝夕哭奠狀聞荷節孝之旌
  胡仲俊績溪人刲股療親修橋賑饑卒年九十有
  四
  汪文言休寜人少孤貧補縣吏智巧任術負侠氣
[159-44b]
  入長安為監生㳺公卿間葉向髙用為中書舍人
  受知於楊漣左光斗諸君子魏忠賢嗾科臣傅櫆
  疏劾光斗詞引文言逮下獄鍜鍊兩月弗承廷杖
  之百革為民其甥悲失聲文言叱曰孺子真不才
  死豈負我哉後忠賢將殺楊左復借口於文言復
  逮下獄嚴鞫者四欲誣楊左諸人以贜文言蹶起
  曰天乎寃哉以吾口衊君子有死不承卒斃於獄
  江天一字文石歙諸生深沈多智為同郡金聲所
[159-45a]
  知佐聲用軍法訓練鄉人子弟後被執聲曰子有
  老母不可死對曰天一同公起兵可不同公殉義
  乎遂偕死
  楊泗祥字瑞呈休寜人父卒未𦵏土宼猝至家人
  逺避獨守柩不去寇戒勿犯復還古書院田創紫
  陽六邑文㑹好義不倦
國朝張正茂字如松歙縣人父篤老病卧十餘載正茂
  躬滌矢溲親調饘餌曾無倦色嘗買婢詢知其父
[159-45b]
  無他息即還之不責值善詩古文有集
  項繼成歙縣人年十四刲股療繼母疾宗族欲為
  請旌繼成泣謝曰此非為名且不欲令吾母知之
  也
  金應忠休寜人偕弟出㳺遇寇弟曰兄能事母寜
  殺我兄曰弟未有子寜殺我賊義而釋之
  程大任字元勝休寜人任俠好義有張姓貧鬻其
  妻濟以金得不鬻有豪擠其讐於獄為力雪之
[159-46a]
  唐祁歙縣人少即出㳺治生以養親親沒遂不出
  父嘗貸某金後某偽以失券告祁曰券雖無事則
  有也償之既而他人復以前券来曰事雖偽券則
  真也又償之人傳為笑曰吾感其初能急吾親耳
  疾革語其子曰力能濟人自親族始毋見徳毋市
  名
  汪思孝婺源人甃石梁以防溺置義田以贍族設
  義塾以訓貧子弟逺近稱之
[159-46b]
  程六徳字侯倩休寜人幼穎異聞塾師説孟宗王
  裒諸故事輒流涕長力於學母卒水漿不入口旬
  日以毁卒
  唐道林績溪人國初土寇竊發拘兄道俊索金贖
  命道林入賊窩代死道俊子𦵏以父禮服喪三年
  胡名儒休寜人尚義任侠其世父流離湘漢間名
  儒訪歸奉養親友婚喪有不給者拮据助之
  程世鐸歙人父賈於滇遭吴逆變絶音耗鐸告廟
[159-47a]
  尋訪五年遇父於烏䝉奉歸盡養 雍正三年
   旌表
  汪龍字時六歙人祖客死於蘇父往迎柩復溺於
  采石時龍方六歲及冠出覓祖父棺晝夜號泣感
  神告得之 雍正三年  旌表
  楊嗣勃字鶴臯休寜人事親孝老彌篤從兄為山
  賊所掠嗣勃㣲服造其壘獻資求釋 雍正五年
    旌表
[159-47b]
  孫鳳翮力耕負販供祖父母及母甘㫖母以哭夫
  目盲翮清晨長跪舌䑛逾年復明 雍正七年
   旌表
  趙□字公泳八歲侍父疾人稱孝童母病禱北辰
  有燭光交焰之異兄弟同居無私財 雍正八年
    旌表
  金慶治休寜人母喪哀毁尋亦病殁有建宗祠養
  孀姑撫諸甥䘏母族諸義舉 雍正八年  旌
[159-48a]
  表
  朱元儼休寜人十歲父病籲天求代母患疽儼以
  舌䑛得痊親没廬墓歸未一月而卒 雍正十三
  年  旌表
  汪鼎和字公調休寜人父嬰疾禱天求代歲饑捐
  賑
  戴為轂字季環休寜人少孤貧先墓在和村卑濕
  地欲改𦵏力不逮乃痛自刻責不飲酒茹葷隆冬
[159-48b]
  却絮曰先人魂魄不安吾敢戀輕煖乎後客吴興
  卜吉羅山歸啓墓則水溢棺腐號慟欲絶易槨赴
  𦵏遂廬墓側
  金肇基字印初休寜人幼有至性三歲母為捉蝨
  白母曰兒喫母乳無異蝨喫兒血遂自斷乳親沒
  廬墓三年山故多虎不懼虎亦遁跡
  程浚字葛人歙人歲貢生事嗣父母及本生父母
  俱盡孝合𦵏四棺於一塋嘗陳亭户疾苦客吉安
[159-49a]
  值茶陵兵變代守土官區畫拒守計城以得全
  王朝玬婺源人歲貢任繁昌敎諭居家孝友置田
  贍族發囷賑饑著培桂堂集
  汪光翰字文卿婺源人明季客川南道胡恒幕恒
  闔門死獻賊惟媳朱氏與幼子得脱光翰間闗保
  䕶歲大祲斗米十金光翰或服賈或課䝉稍獲贏
  餘給其母子經二十餘年不倦蜀平道通送還景
  陵時稱義士
[159-49b]
  汪晉字庶蕃歙人寄籍江寜諸生嘗構宗祠置義
  田以成先志篤於友愛白首無間言自給甚約而
  周急拯危不少前却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
[159-50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
  人物志
   孝義四安徽二府/
   安慶府
 晉何叔度廬江灊人恭謹有行業母早卒奉劉氏姨
  若所生官至太常卿子尚之
  何琦字萬倫司空充之從子父卒琦年十四哀毁
[159-50b]
  過禮事母純孝孜孜色養及母喪方殯在堂適鄰
  家火琦撫棺號哭俄而風止火息
 南北朝宋何子平廬江灊人令海虞得禄惟以供母
  不及妻孥母喪去官哀毁踰禮大明末東土饑荒
  繼以師旅八年不得營𦵏晝夜號哭常如袒括之
  日冬不衣絮夏不就清凉一日以數合米為粥不
  進鹽菜所居敗屋不蔽風日兄子伯興欲為葺理
  子平不肯曰我情事未申天地一罪人耳屋何宜
[159-51a]
  覆其敦厲名行如此
 梁何炯字士光廬江灊人炯年十五從兄乆受業一
  期並通五經章句為永康令以和理稱遷治書侍
  御史以父疾經句衣不解帶頭不櫛沐信宿之間
  形貌頓改及父卒號慟不絶聲竟以毁卒
 唐徐仲源望江人事母至孝母疾割股為糜母食而
  愈貞元中邑宰以其孝上聞勅號所居鄉曰孝感
  母夙畏雷仲源必躬為掩耳既卒𦵏於宅之東南
[159-51b]
  隅每遇雷震輒伏墓曰仲源在斯郡邑又以聞再
  命築孝義墩賜曰華軒以彰之
 元周樞密潛山人逸其名至正間武進士紅巾賊寇
  境聚鄉勇屯馬園寨保障生靈十餘萬先後十五
  年屢破天完兵以功授樞密同知明髙帝出師鄱
  陽借糧於周周助米千二百斛洪武時令守舊土
  有徳於民民祀之
  杜萬户桐城人元將也偽漢兵陷安慶余闕既死
[159-52a]
  其妾甫生一子棄水濵杜見呼之曰此余㕘政子
  義種也悉捐所攜物懐其子去今桐城洪濤山王
  氏即其裔家廟猶祀余㕘政云
  方徳益元末自池口徙桐以好義稱所居隣學宫
  衢隘割宅地之半以廣之桐溪水出龍眠暴漲則
  激石漂木不可渡議橋者難焉徳益捐金造橋甃
  石堅緻迄嘉靖末猶賴之
 明葛宣潛山人明太祖討陳友諒輸粟千餘石至鄱
[159-52b]
  陽餉軍太祖義之
  黄榮六桐城人時掛車河有吴貴自稱元帥性兇
  暴貪財好殺榮六奮義為保障築六兒城於蔣家
  山逺近不能自存者皆来歸適明太祖下安慶榮
  六請降不受爵賞遂歸山
  曹鏞懐寜人母龍氏病聞人肉能療疾割體肉以
  進疾愈復作又刲胸肉以進未幾疾又作鏞妻王
  氏割臂肉以食母既而病大作鏞又刲股母疾竟
[159-53a]
  瘳洪武時以孝旌
  楊貴安慶人母蔣氏病刲左股及脅肉以進母疾
  遂愈詔旌其門
  汪思義潛山人喜施予正綂戊午間江北旱潦頻
  仍思義輸榖賑之勅建旌義坊表其門
  謝佑桐城人字廷佐正綂間進士少孤貧事母至
  孝歴官山西右布政致仕歸臨卒母喪未終遺言
  衰絰為殮死不忘親也
[159-53b]
  檀郁字子復桐城人家貧少孤母汪守節奉事至
  孝母卒無以為𦵏或贈石山不可穴泣禱於神有
  鄉人夢神云檀孝子有穴曰湧泉可丈許耳或解
  之曰人湧泉穴屬足其山麓有穴乎求之果得窆
  遂廬墓側無水苦逺汲忽石罅出泉色瑩味甘三
  年郁歸泉遂涸正綂時旌
  魯希曾號兩山懐寜人與弟希周菽水侍母必歌
  詩以侑之母疾三年衣不解帶學使欲旌之希曾
[159-54a]
  泣辭曰此自生人恒事何忍以父母博名髙哉學
  使降階而揖愈敬禮焉
  阮以臨字象源懐寜人少有豪氣總督葉夢熊竒
  之征寜夏疏薦偕往以臨澘然流涕曰温太真以
  一代人豪特急功名絶裾而出千古薄之吾奉菽
  水他不問也力辭不起母殁每除夕必墓宿
  韓祥印字維熊再刲股療祖母及母疾
  石檜字耕榮宿松人讀書明大義成化丙戌歲饑
[159-54b]
  與弟棠各輸粟五百石出賑事聞賜七品冠服
  吴本清懐寜人親疾籲天求代及殁哀毁骨立廬
  於墓側有湧泉産芝之異成化時旌
  曹規字循理望江人成化間以明經為邠州判重
  義樂施嘗捐資礱石作櫺星門及兩圩牐歲凶設
  粥以活流殍具棺以掩胔骼鄉里深徳之
  殷溥字直菴宿松人父早世母以哭夫喪明溥事
  之極孝成化癸夘領鄉薦亟營禄養就教嘉興遷
[159-55a]
  國子監助教覃恩錫封勅中有母節子孝之褒母
  亡後遂不復出
  許本忠與劉澄俱懐寜人𢎞治年旌
  吴鯉字躍如懐寜人正徳庚午鄉薦知蔚州時總
  兵官劉定之以罣誤論死人多稱寃鯉未謀面即
  入見督撫備陳輿論之公力為解救得末減踰年
  歸里劉遺以金拒不受
  胡效才字用甫桐城人嘉靖乙丑進士少貧授徒
[159-55b]
  以養父事繼母盡孝儲贄築室東郭授仲弟築室
  南郭授季弟皆體父母意也江隂令以故交餽金
  帛不受僅受布二端歸以奉母晚登第卒於京邸
  猶致書兩弟以不及終母養為憾
國朝雍正五年 特旌
  方鵬字其大懐寜人家貧繼母馬氏遇之恩薄鵬
  百計承順有女弟馬出也馬意欲鬻其居以嫁之
  母既卒鵬如其意治奩以遣父殁刻木像飲食必
[159-56a]
  祭㑹他出夢父有怒色立馳歸有家僮簮其像號
  泣治之蓋誠孝所感登嘉靖間進士痛禄不逮親
  終身不敢自奉
  吕腆太湖人嘉靖時以孝旌
  吴堂字徳升桐城諸生父患脾痛堂手自抑搔數
  月不使人代至丙夜父命之退猶泣不忍離父病
  革屬堂曰汝母非汝不能盡菽水懽也將析産伯
  兄為政堂僅得瓦廬半間以奉母有圃在伯兄舍
[159-56b]
  後偵兄意欲之遂作券因族長遺之不受值歲祲
  有歸粟數十斛者堂縮口節食以其羨給諸從兄
  弟及比鄰之乏者後以子一介貴贈副使
  龍涌字本一望江人家被火祖母方鼾睡奔入烈
  燄中扶祖母起負之出父病危刲股以療尋愈嘉
  靖時詔旌其門曰慈順
  方岱字明鎮望江人孝友端慤嘉靖中歲薦當選
  以母年九十七終養不仕詔授官以旌之
[159-57a]
  方可字子時桐城人力學養志其伯仲皆異母父
  又獨愛可伯仲俱恚之可怡聲柔色不敢仰視父
  殁伯仲争其貲訟之官可曰兄弟無訟詞不訴鞫
  不辨有司察而直之嘗置義倉輸榖以濟貧者
  張祝桐城人年十歲刲股療母
  彭寳字惟善性孝友伯母𦵏鬻書助之居父喪哀
  思廢寢食竟以是卒
  陳所聞字辛華桐城諸生少孤奉孀母獨任勞苦
[159-57b]
  得其歡心手一編督耕隴上就土性而權衡之所
  獲常倍次第為弟妹營婚嫁又各畀田一頃邑令陳
  贊化式其廬舉鄉飲賔
  周聘字廷聘桐城諸生父母繼亡家貧十年不能
  𦵏坐卧苫塊終日哀號如袒括時知縣李尚默捐
  俸命諸生往營𦵏聘曰為人子而以親喪煩長吏
  其何能安守塜凡十二年遂能知来言休咎頗騐
  或問不習占候術何由知曰静久不覺乃爾
[159-58a]
  陳邦符潛山人襁褓失怙母萬氏年二十守節至
  邦符數歲誡之曰兒能勉讀父書庶不負母忍死
  意也符聞感泣就塾師出入必禀母命父遺産二
  十畝推讓於叔父教授生徒支月俸為母養母卒
  廬墓哀毁以恩選歴三縣學博遷潞府審理致仕
  汪昌應字爾麟潛山人邑有鬻妻償逋者為贖還
  濱河大水漂蕩男婦棲木杪適昌應舟載稻百石
  過忽聞哀號傾稻載之以歸
[159-58b]
  方之綱字振宇桐城人少與弟之紀以篤學見稱
  萬厯丙子舉於鄉授雲南曲靖府推官之紀因兄
  入仕慨然曰兄出則弟當處課農桑以成兄為㢘
  吏耳之綱在任亦念弟不置投簮徑歸兄弟聚處
  終身時論髙之
  李之讓字太初太湖人父早逝母劉苦節敎誨後
  得禄而母死終身不衣帛甘食以母在時貧故也
  司敎桃源值歲旱士多饑死有司猶嚴督逋賦乃
[159-59a]
  號泣請免不聽遂棄職歸
  張思誼桐城人八歲父卒事母極孝夏驅蟲冬炙
  爐必親為之值令節必坐母堂上衣冠拜堂下起
  獻酒拱立將撤拜如初五十年如一日弟思諶孱
  而愚思誼衣食之終身年未三十鰥居不更娶曰
  恐有室則於吾弟疎也
  周登字大舉桐城人撫亡弟孤子成立弟亡時有
  貲千金托登姪不知比長悉以與之
[159-59b]
  周自字明徳桐城諸生弟覽侵賦有司督之急令
  覽售産於自以償自代輸八百金不受産惟取一
  雕鞍曰弟所以逋賦者太侈故爾欲碎之以示誡
  宗人或以請即與之居數年賦仍不杜又納二百
  金覽願以産償自終不忍覽感泣後竟稍克自振
  云
  張廷中桐城人兄弟五人既析箸弟業日落廷中
  滋殖曰吾不忍弟之壁立也集諸弟合㸑而居久
[159-60a]
  之諸婦有後言廷中曰吾知厚弟耳安問其他悉
  以所殖之産五分之仍為輸税終身怡怡如也
  方初字子復桐城人成童即至孝父遘疾溽暑嚴
  寒不離卧側妻盛氏亦孝人謂初刑于之化焉
  黄敦字效仁桐城人有同祖二弟家落鬻産敦曰
  不可委祖澤於異姓厚直取之弟後日困乏敦曰
  吾何忍取弟産欲弟知艱苦自立耳今能治生矣
  遂以産還不取其直
[159-60b]
  郜冠字徳纓桐城人以孝聞𦵏親桐梓山每過必
  泣拜而後行
  朱文林字士先桐城人六歲喪父家貧櫛髮為藝
  竭力奉母母病思魚市無魚文林禱水投竿即得
  復病篤刲乳下一臠以進母遂愈母卒廬墓豺虎
  往来不為害竟以哀毁卒
  胡琴太湖人母鄔氏早亡繼母徐氏嫉琴琴惟盡
  孝母疾禱以身代母愈聞之感動母嘗晝卧雖盛
[159-61a]
  暑以衣冠揮蚊蠅不輟及母九十琴年七十矣定
  省益勤事聞旌其門曰七十而慕
  馬繼周太湖人父早世母陳氏撫孤成立及母卒
  傷其以苦志終廬墓三年哀號之聲聞者增痛萬
  厯間母子並旌
  夏孝子字以忠桐城人本名思八歲時刲股療父
  疾郡守為更今名父卒廬墓三年歸子女不識也
  子民懐萬厯中舉鄉薦内行純至歴任安陸宜黄
[159-61b]
  二縣令有能聲
  程昇懐寜人節婦聶氏子兩次刲股愈母疾
  盛應魁與葉正奕俱懐寜人以刲股稱孝
  段正洪懐寜人母葉氏卒㑹鄰家火將延及正洪
  以身蔽棺號天甚哀忽雷雨大作火隨止
  葉日初字寅初望江人萬厯中舉鄉薦時方具慶
  介眉侍夀猶執少儀友愛諸弟館榖悉分給以資
  舉火人稱真孝亷
[159-62a]
  方祉字子受桐城人兄禄患疫近者輒染癘有死
  者祉扶抱服勞不離左右禄謂之曰爾乃不畏疫
  耶曰智者不信幽而棄禮仁者不違道以求生卒
  無恙兄亦尋愈
  朱應麟字仁吾宿松人居陳漢山積倉萬石萬厯
  戊子虞劉二賊踞長溪兩臺調兵進剿將為清野
  計應麟奉檄一夕燬盡賊平詔縣給銀五百兩堅
  辭不受請充客兵之餉
[159-62b]
  顧槐太湖人事父至孝凡父意所在無不委婉承
  順父死廬墓三年萬厯間建坊旌表
  殷效字子學桐城人繼母夏有二子美衣豐食就
  傅授書而裁效衣食使之耕效胼胝作苦甘淡泊
  無難色夕歸濯足更衣侍側色常愉父喜勞之曰
  惟爾克家食指漸繁爾其尸餐效益奮力乃致千
  金分給諸弟不以錙銖自私夏亦感悅遇效有加
  王鰲桐城人父卒廬墓日夕哀號思慕不已忽夢
[159-63a]
  父曰兒何不肖我以像鰲曰兒不解畫奈何父誨
  之既覺舉筆而就酷似其父見者以為神授
  徐即署桐城人割股愈父
  盛唐桐城人年十二刲股療祖母唐父病母張亦
  刲股以救之得愈
  朱蓬桐城人兄弟六人淳樸孝友善視母氏宜於
  兄弟和氣淪浹合力構一堂以居三年又構一室
  與仲氏次第相及各安其居歲饑有鄰翁貧且病
[159-63b]
  田盡蕪蓬使其弟服牛為之墾翁不知為誰也異
  之蓬曰吾力有餘翁力不足故代耕耳
  趙之葵桐城諸生性至孝少與方君簡友善以其
  子逢月受業崇禎丁丑賊至君簡守䕶母柩死於
  賊時逢月館白門之葵聞信往哭之發其笥得絹
  殯殮未終賊復至殺之逢月至今並祀於家
  吴忱周字尚文桐城人貢成均父命分産讓之伯
  季悉無所受嘗夜讀邸舍主婦暱就焉曰若夫吾
[159-64a]
  友也爾不愧夫吾寜不愧友乎婦慚而退
  金韡由新安遷桐城母病值寇亂無從得醫韡刲
  股以進弗愈又穴其左腹得肝寸許母枕上便聞
  異香行道者見其屋角炊烟俱如瓔珞雲母啖少
  許立愈
  方夢暘字子旦桐城人嘗焚千金負券渡江適舟
  人失金相争夢暘謬曰適吾僮得如其數以償之
  已而舟人得金所在人稱為長者
[159-64b]
  金騰髙字上達桐城人任俠好義邑大饑出所積
  榖二千石悉賑鄉里曰所貴夫好義者補天地之
  不足也豈乗歲祲而自為利乎詔旌其門曰義民
  李璽字廷玊桐城人籍順天其友汪冕赴廷試病
  於邸囊有百金付璽人無知者即卒璽為治棺殮
  主其喪召冕子至京迎喪因以父金還之
  方學尹字起莘桐城人𦵏父奉遺命與繼母同窆
  學尹不敢違掘穴有石號泣籲天鑿石以厝後徙
[159-65a]
  墓皆成土矣人以為純孝之感
  錢元道桐城人有商主其家既去糞除見遺金約
  二百餘度商已逺乃置倉中壓以積榖次年商復
  至言别後失金元道曰此非途中失也發倉示之
  囊括宛然遂還之
  朱東字漢卿桐城貢生晨詣學見道旁遺金弗顧
  僕曰後人寜不攫之乎乃收之約二百餘金以聞
  於校官出示招之則糧役王姓所遺也王請分東
[159-65b]
  笑曰天欲損爾豈令我見速挈去
  陳希學字子斆桐城人嘗赴試過香爐寺如厠見
  遺金百餘兩收之居不去僧曰文宗且至何乃逗
  留曰吾與友約姑待之三日失金者哭而至曰以
  吾父之嚴而失稅金也進不勝官刑退不勝父刑
  死矣希學出而還之
  張清雅字玊楚潛山人力學養親明季獻賊至父
  卧病侍湯藥不去既卒甫殮賊又至疑棺藏金銀
[159-66a]
  欲剖視之清雅以兩手據棺賊斫手仆地幼子超
  藝從牀底躍出求代俱死焉而棺得不剖其僕雲
  滿殯其父子亦不食死
  陳廷選潛山人流賊至母老病不能行竊負避草
  間為賊所獲叩頭流血求殺己捨母賊殺之氣絶
  猶抱母不釋手母幸得全其妻收廷選尸殯如禮
  囑其子文露曰姑老矣汝善事之撫棺大慟墜岩
  而死文露援之不及
[159-66b]
  胡朝烈潛山人割股療母腕痕無血
  袁學知字非生潛山人母陳氏病刲股食之立愈
  金道㑹字仲貞潛山人父客死金陵每一追思血
  淚迸出明季流賊盤踞道㑹避虎頭寨時荒疫流
  行道㑹運米得三十石同寨中索貸踵至同室者
  言吾食指浩繁米將盡奈何道㑹流涕曰誠然然
  不忍人饑而我飽也米盡饑兩日長子承蜩夜冒
  鋒刃審視賊營間道得脫道㑹歸遇死傷露骨買
[159-67a]
  棺𦵏五十餘塜
  吕之徵字愈疏太湖人父殁廬墓三年
  馬之龍太湖人篤友誼好施予兄人龍官楚藩明
  季寇亂楚人有為賊掠流於湖者之龍曰此阿兄
  子民也具貲糧遣之壬午城陷之龍子亦被執至
  楚彼地亦為優禮送還以報之
  汪文煒字純符宿松人母早世隨父避地江左父
  亡事伯兄如父奉繼母以孝母始苦之後亦為所
[159-67b]
  感萬厯癸夘舉於鄉歴知靈丘令致政歸産薄不
  及中人令其子與兄子均之毫無私厚嫁孤姪女
  一如己女晚歲貧窘處之淡如
  石汝修字止所宿松人父殁廬墓三年
  田荆字義軒宿松人官省祭幼而喪母繼母駱氏
  撫養之及長事母孝母喪明每食必親奉母病親
  嘗湯藥不解衣數月母喪號慟幾絶二弟蕙蘭幼
  荆撫育之田舍分給無私財焉
[159-68a]
  方友信宿松人母病刲股友信子際明際奎孫孔
  成孔祐俱刲股和粥救親時稱方氏五孝
  張洪猷字伯卿宿松人喪父廬墓三年母疾刲股
  療之
  朱守益宿松人母疾刲股
  劉之瑄字朗生宿松諸生流賊至適父病風家人
  呼出避拒曰父卧牀惟有死守耳賊斫其父瑄以
  身蔽之連受數刃而死父得免
[159-68b]
  袁師臯字理衡宿松諸生母老齒脫不能食師臯
  年已六十必口哺之賊至執其母殺之師臯奮與
  賊鬬亦死焉事聞旌表
  萬民望字兩虚宿松諸生母年八十流賊至負而逃遇
  賊泣告願以身代賊殺之而貰其母兩臺旌其死孝
  楊士竒字伯英宿松人辛巳城陷父介八旬被賊
  執士竒匍匐出救賊已舉刃抱父同死
  張瓚宿松人乙酉城潰父庠生映光為兵所執瓚
[159-69a]
  紿以多金求全父許身為質父得逸去遂遇害
  葉應龍宿松人母疾刲股
  蔣珉望江人父病刲股
  王維翰字思重望江人父疾究心岐黄家言調藥
  進多竒中後以明經訓廬江移辰州敎授以母老
  不赴鰥居數十年起卧不離母側母年九十五卒
  維翰哭母遂終
  李徳賓望江人母病吮癰寢食不離母側二十年
[159-69b]
  章繼魯字思樸親病籲神求醫必長跪涕泣親殁
  除喪祭祀必哭
  王準字明衡望江人父忱生準兄弟獨準食餼即
 自任甘㫖忱易簀遺數十金獨與準準泣拜請公
  分昆弟弟惟乏嗣準憐之同起居飲食二十年惟
  先死有私囊百金舉以報徳亦公分諸猶子
  阮之釬字韜甫懐寜人乙酉城潰母老病不能行
  兵至釬為母請命不許請以身代不許遂挺身障
[159-70a]
   母格鬬而死子湛九齡得脫於難順治初補諸生
   痛父死孝之烈哭求直指以事聞
詔建坊旌表
   方都韓字大方懐寜人居母喪盡禮後父遇兵以
   身代父死父得免
   吴汝鼎懐寜人早孤傷痛嘔血兄病拮据致參藥
   以餌之嘗忍饑啜粥不顧也
   蒋奕芝字鍾韓懐寜人乙酉城潰兵刃其母以身
[159-70b]
   覆之遂死母背上兵為色動母幸得全
   黄淡字元味懐寜人城潰母被刃淡與兄中通中
   徳俱以孝死
   陳道賓潛山人割産撫孤姪又設義塜𦵏露骨
   劉應甲懐寜人叔父母無嗣病篤遂不應秋試侍
   湯藥營𦵏如子鄉里稱之
   宣瑬字眀瞻懐寜人無子妻為置妾見女有戚容
   詢之知係名家子召其父母還焉
[159-71a]
  張自孔字石門宿松人廪生性孝資敏年十二隨
  父避賊見執賊問此處有馬否父未及答自孔紿
  曰吾家有駒藏在山洞願釋父去取賊從之私與
  父曰父得生還兒死無恨矣賊久待不至遂引去
  數月亦脫歸
  張應宸字若葵桐城人性至孝親喪哀毁友愛尤
  篤捐費修城率其兄弟悉力守禦卒無恙歲饑賑
  粥全活千人舉明經不仕卒聞者皆為流涕
[159-71b]
  張久中懐寜諸生授徒自給性孝友好義族黨有
  逋課者每捐館榖代償盜入室久中覺之謂曰汝
  良家子也何至此以所存脩金為贈誡令自新卒
  感化復成家業終不言其姓名座右書隨處體認
  天理凡事求近人情二語以自警省後以子清議
  貴追贈朝議大夫崇祀鄉賢
國朝張秉彛字孩之桐城人也生而頴慧為文一本經
  術以廪例入南雍授别駕念兄秉文官四方而父
[159-72a]
   母春秋髙不忍離左右遂謝去里居侍養極意承
   懽秉文為布政殉難山東泣走數千里扶三櫬攜
   藐孤以歸弟秉貞以大司馬卒 京邸
諭賜祭𦵏悉贊襄成禮弟秉哲孝㢘早亡親視含殮身遇
   大喪哀禮兼盡廬墓塜樹交花人謂孝感有祖置
   義田經營墾闢助婚勸學贈給有差修譜牒以收
   族設糜粥以賑饑生平隠徳未嘗告人而恭儉謙
   約始終一節晚益邃性命之學以子英貴
[159-72b]
特諭賜祭贈文華殿大學士
   孟命世字淑子懐寜人順治初征南譚將軍辟參
   軍務以功授知九江府焚刁民誣逆狀保全數千
   家移守端州申免浮糧數萬石初左良玊兵破安
   慶父振邦罵賊死兩弟俱被掠命世徒步數百里
   﨑嶇萬狀冒險贖歸卒皆成立
   田徳産太湖諸生母被亂兵執徳産與妻出救求
   代得並釋城陷復負母得脫母殁守墓三年督學
[159-73a]
  李嵩陽疏請建坊  旌表
  劉日曜字弢伯桐城人隠居敎授母殁年七十猶
  孺子泣廬墓三年
  任塾字克家懐寜人幼為名諸生乙酉城潰兵執
  其父將見殺塾請以身代兵異之父得脱順治丁
  酉舉於鄉康熈丁未進士歴任儀部郎督學山左
  㢘聲最著
  陳彛字以常潛山諸生事繼母以孝著同學有忤
[159-73b]
  當事者禍且不測彛挺身直之卒賴以平年三十
  卒妻宣氏謹事孀姑稱一門雙孝
  葉士怡字怡如潛山人明季寇亂奉母避山堡賊
  獲母脅贖士怡鬻産贖囘又遇賊母倉卒墜岩傷
  足負行百里餘未幾卒哀毁盡禮
  汪世奕字貽逺潛山人幼至性過人八歲喪父哀
  毁骨立若成人事繼母婉容愉色委曲承歡
  張杰字如三桐城人性孝友世父秉文以山東布
[159-74a]
  政殉城死杰總其家政成立其孤諸子徳之割腴
  田以酬固却不受司鐸吴門會郡饑當道委賑太
  倉崑山諸境部署周詳民沾實恵巡撫湯斌欲薦
  之拂衣而退舉鄉飲賓
  章于國太湖人性至孝母溺水死于國哀毁絶粒
  倚廬哭泣逾於常制
  姚士堅字廷若桐城歲貢篤行好義邑西挂車河
  當孔道多暴漲行者時溺死士堅募造石梁自捐
[159-74b]
  七百金歲饑賑粥活數千人他所施濟門無虚日
  以故家業中落猶典鬻為之不懈卒之日人皆流
  涕
  張瑱字公瑋桐城諸生持身嚴毅厚宗族置義田
  焚負券鄉里徳之
  左之琮字宗玊桐城人性至孝讀書山中母偶疾
  之琮忽心動急歸人咸異之樂善好施多所全活
  老而嗜學著作尤夥
[159-75a]
  金蓁字尚美潛山人祖業素封俱捐以賑饑嘗典
  衣飾易米三十斛鄰里告急輒㪚之僅存三斛晏
  如也
  周天鳳字羽長桐城諸生少失怙事母以孝稱從
  兄死兩子俱幼捐己屋産以與之族子藻無依收
  育如己子經紀其衣食婚娶俾至成立子四人俱
  孝謹有文行徵出尤積善好義不媿父風孫大璋
  中雍正二年進士
[159-75b]
  姚士塈字注若桐城人由明經歴官刑部郎中論
  決多平反謝病歸居鄉婣睦設粥賑饑遇貧乏者
  力為周恤甲寅征滇黔兵絡繹經桐吏欲徵費里
  民塈念民力不堪鬻産給芻糧合邑賴以安堵
  周斌字允二桐城人性純孝居父喪盡哀節母章
  失明斌朝夕調䕶七年復明人為孝感撫育亡姊
  遺孤四人俾成立授産與己子均皆世俗所難
  方中發字有懐桐城諸生篤學力行嘗捐宇建先
[159-76a]
  人理學祠刋兩世遺書百卷讓産推財鄉黨皆稱
  孝友舉鄉飲賓著白鹿山房詩集行世
  方来賓桐城人刲股療父
  楊昭雍字南有懐寜諸生性篤孝父病刲股療之
  樂為義舉有鬻妻以償逋者為斂財以保全之生
  平力學以程朱為宗著猛省格言克復圗説
  張永錫字来逺桐城人性孝既鰥不再娶同父寢
  處父病需蘆根徒步往返百餘里採而進之父殁
[159-76b]
  隠居不出户毎剃髮則曰身體髪膚受之父母命
  子純謹藏之卒後柩為蛟水所漂失純取所藏髮
  瘞于母墓謂之髮冢
  丁藻字以偉潛山人食貧力學敦篤孝義年十八
  路拾楊某遺金忍饑坐雪俟楊至還之楊分金以
  酬拂然而去歲祲欲賑無力徧募粟以濟之
  劉士義潛山人有孝行 雍正九年  旌表
  姚孔釴字升初康熙己卯舉人以母老不上公車
[159-77a]
  朝夕孝養不離左右仲弟牧滄州積逋數千破産
  代償好讀書尤潛心易理 雍正十一年  旌
  表
  張恭桐城人天性誠篤出嗣季父曲盡孝道父殁
  水漿不入口者三日族有貧不能婚𦵏者割己田
  為義田以歲入租贍之嘗過金斗見販牛客以賊
  攫金投水救甦恭傾囊償之客賴以歸 雍正十
  一年  旌表
[159-77b]
  姚士黌字東膠峽江令文焱長子性至孝母方疾
  篤刲股和藥以進血迸流衣袖不知其痛楚也庚
  午舉於鄉父殁京邸徒步扶櫬歸里哀動行路里
  中孤幼無依與失學者撫養敎誨賴以成立者甚
  多嘗客吴中有鬻婦以完宿逋者出囊金代還買
  山數處掩瘞枯骨無算其急難好義類如此 雍
  正十三年  旌表
  都先覺字依衡桐城諸生潛心理學實踐躬行父
[159-78a]
  母有疾衣不解帶對人言必泣下家貧授經於外
  父母所欲必力致之色偶不懌長跪終日俟其顔
  霽而後起里中共推為純孝云
  江萬里字逺公桐城諸生性孝友析産以腴者奉
  三兄自受其瘠者後三兄家落仍以己産與兄子
  共之歲饑捐米數百石賑濟里稱篤行君子
  張若霖字巖舉大學士英冢孫少詹事廷瓚長子
  年十一母卒哀毁骨立如成人事父曲盡色養尤
[159-78b]
  善承繼母歡母亦忘為前母子也與弟霈相友愛
  霈歴仕浙東粤西霖每寄書必戒以官箴朂以祖
  訓生平寡言笑性恬淡家世貴顯霖處之如寒素
  杜門却掃不輕交接然邑有公事不憚指陳利弊
  遇水旱力為募賑所全活甚衆殁後鄉人思之多
 流涕者
  王曰貞字徳水桐城人孝事繼母弟被盜挺身出
  救盜感而去屢償姪逋明末歲祲設粥厰於家存活
[159-79a]
  甚衆嘗逰姑蘇值閭門大火罄舟米二千餘石給
  之蘇人為之勒碑毎歲施棺藥無算順治丁亥出
  粟賑饑至於鬻産迄今稱之
    徽州府
 唐黄芮歙人刲股為羹以愈繼母病父卒廬墓終身
  墓側産芝及連理木貞元十九年旌表
  吴九郎休寜人黄巢寇至舉義兵保鄉井與賊戰
  不利衆潰馬上自刎奔逐半里許身方墜地馬亦
[159-79b]
  死鄉人即其處立祠祀之名其地曰倒馬墩
 宋王六歙人母凌目瞽草屋半問風雨不蔽去依親
  金氏久而厭之時六甫九歲掖母歸故址刈薪易
  米以養事聞旌表
  祝確字永叔歙人親喪廬墓兄弟先後死熙河確
  往返萬里以歸其喪吏部朱松為諸生時確歸以
  女生熹郡城遭方臘之亂朝議徙治溪北潦漲為
  患確倡衆訴於朝復如其舊
[159-80a]
  程四歙人幼孤鞠於姑家姑病革四省問退曰吾
  幼失怙恃姑猶母也誓當報徳乃焚香取髓粥而
  進之姑之疾遂愈
  夏俅休寜人早孤孝養其母母卒廬墓墓生瑞竹
  又生芍藥並蒂者二鄉人號其室曰雙應
  曹矩字晦之休寜人景祐進士官屯田郎中貤贈
  父汝弼燎黄之夕芝産塋上事聞詔賜所居為孝
  芝里從父文死方臘之難世稱忠孝
[159-80b]
  陳克己與鮑乙俱休寜人陳割肝鮑鑿腦以愈母
  病
  汪廷美婺源人百口聚居食必同席親喪盡哀祥
  符中減賦美亦減其佃租有鬻香者去後發其裹
  得金追還之里人竊其鵞問之曰將以祭先美更
  助以魚酒有從質麥種者過期言種敗無收美還
  其質更遺以麥時號為汪長者
  王徳聰婺源人少孤孝友信義為里所稱一家幾
[159-81a]
  千指同居七十餘年矣天聖初奏旌
  張珏字公予婺源人弟滋坐罣誤當死珏曰吾力
  單㣲養母不如弟自拘於吏遇恩徙邉以是見知
  後以軍功得官朱子稱其天資孝友有古篤行君
  子所難能者
  詹惠明婺源人父坐法當死惠明詣縣求代不許
  獄上惠明復詣郡請嚙指出血詞甚哀不見省方
  盛夏伏府門外以艾自灼其頂明日至庭下復割
[159-81b]
  右耳擲㕔事上血淋漓守大驚竟為奏報詔減其
  父死而釋惠明
  許規祁門人常客宣歙間旁舍某郡人病且死出
  囊中金以骸骨屬之及死規舁棺從千里外畀其
  家人并還其金
  汪槱婺源人父復通判揚州徳祐末兵至復正坐
  不去兵欲執之槱以刀拒斃一兵左右負復走衆
  遂殺槱丞相馬廷鸞以書唁曰能執干戈以衛父
[159-82a]
  母世不乏童區寄矣槱年十四云
 元鄭安字子寜歙人宋亡明年李世達叛富珠哩敬
  將屠城安叩軍門曰亂僅世逹一人耳民何罪而
  欲屠之敬乃止既没鄉人祠之
  鮑元鳳歙人元季寇亂鳳與妻子訣曰吾有母不
  能爾恤遂躬負母深避巖穴亂定歸薄暮恍若神
  導與妻子遇俱獲全
  黄一清字清夫休寜人母病革一清籲天願減已
[159-82b]
  算以益母夀夜夢人曰明日老嫗来當得藥旦果
  有嫗授以啖蜜法乞蜜隣鄉夜還遇虎號泣曰我
  死不足惜如母蜜何虎熟視而去
  戴焴字晉翁婺源人父卒與二弟煟炯廬墓三年
  朝夕奉盥上食如生客至兄坐弟立老而不懈
  朱震雷休寜人累世同居
 明葉仁休寜人父宗茂饒州知府坐事罰輸築城仁
  上書請贖罪太祖嘉其誠宥之
[159-83a]
  汪葵黟人生元末每晨多造飯攜斧入山至暮乃
  歸妻怪而問之笑而不答又嘗煮芋菽搗粉築牆
  人莫之覺及土寇為亂葵隠入山柴舍宛然村落
  中有積糧葵部分居之時以芋牆充食存活甚衆
  洪宏祖字深逺歙人為郡守陳彦回所重靖難兵
  起宏祖白守勤王成祖即位收彦回宏亦投水死
  汪存字廷堅歙人隨父商歸宿邑之汝灘天未明
  父捨舟先歸人言前路有虎存冒雨追四十里始
[159-83b]
  及父果遇虎山陬存泣告天曰願虎傷已勿傷吾
  父虎竞去
  畢文璟洪祖鮑文行與李士㫤四人俱歙人刲股
  以愈母疾
  畢陽幼以孝聞父卒泣血喪明母疾露禱求以身
  代割股和藥進之疾愈
  何澄字應清歙人割股愈母疾出繼族父後有争
  繼者澄推讓田産無所取惟歲時祀事不怠
[159-84a]
  吴鼐歙人與兄鼎弟珊客黄州衆夜鬬殺人誣鼎
  吏捕之急鼎不知所出鼐曰兄年髙未有子弱弟
  老母所憐皆不可死獨鼐子已長願代兄以塞禍
  遂詣吏就繫鼎寃之求直不已鼐謂曰空自苦必
  無生望不若保餘貲善事老母撫弟姪立門户母
  以弟為念也其夜具衣冠自經死州人傷之白府
  禮殯焉
  黄鑑字徳昭歙人父久商不歸鑑兒時問父安在
[159-84b]
  輒號泣不食家貧拾薪養母年十四告母行訪其
  父至黄州境得之
  許象先字汝賢歙庠生父殁於淮奔喪盡禮繼喪
  母越十五日以毁卒
  王靖字寜之祁門人嘗慕張公藝行誼百口同㸑
  尺布不私成化丁酉鄉薦授交河知縣人稱其節
  操
  方尚用歙人父患痢疾刲股煎湯以進隨愈後尚
[159-85a]
  用病將絶以不能終養為恨迨母病夢尚用跪告
  曰惟荸薺可治如言果痊宗鄰咸詫其生死盡孝
  程邦仁歙人弟邦儀死於仇誓死以報體肥不耐
  步履每日負襆被身挂二尺竹筒盛水漿於中庭
  疾趨百囘約三十里乃止日以為常人疑其顛久
  之遂健行聞沈東山為郡司理乃徒步走燕邸訴
  弟寃沈哀之抵徽遂閲故牘出邦儀屍驗之邦仁
  撫之慟竟絶是日觀者千人哀聲動山谷沈雪其
[159-85b]
  寃卒論抵
  許立徳字伯上榖長子母汪氏病噎不下食立徳
  亦不食母没哀毁死三日復甦彷彿見母送之歸
  母𦵏廬墓側日夜悲號父佯稱病召之返侍父時
  念母慟哭父亦慟後恐傷父心每欲哭輒掩面走
  他所盡哀乃還例當受廕屢讓其諸弟
  胡之憲歙人母病篤憲年十歲其姊玊娥年十三
  相向痛哭憲謂姊曰聞危病惟割股可救遂同拈
[159-86a]
  香告天剜肉和粥以進母遂愈事聞旌表雙孝之
  門
  程周字希旦歙庠生父病周割股和糜以進明年
  族人利其産誣周殺父幽狴犴者三年遇朝審周
  至庭下忽風雨大作及開釋天日清朗周父死三
  年貌如生邑令乃以鼓樂導送歸家
  吴榮讓字子隠歙人父殁於楚榮讓十四歲即往
  尋舟覆鄱陽湖縁木獲免得父骨於襄陽槀𦵏誌
[159-86b]
  之越十年再往舁歸後遞𦵏髙曾以下及親戚之
  無主者九十九喪建宗祠置義田義塾天啟間旌
  表
  江應全歙人父没兩月而生遇父忌輒悲號事孀
  母色養盡歡母疾與妻割股以進居喪哀毁負土
  成墳廬於墓側事聞旌奬
  吴公逸歙人少失父母伯兄病劇仲兄困於訟咸
  竭力救之年終計族人老幼授衣粟歲凶力行賑
[159-87a]
  恤後病篤屬子允復輸萬金佐公家之急奉㫖旌
  義贈官
  汪徽夀歙人好施予濟貧窮建橋梁焚券約義聞
  鄉曲
  吴修休寜人事母孝火起鄰家修抱母號泣籲天
  獨免延燒母卒廬墓羣烏来巢
  程琦字廷珪休寜庠生父病疽琦躬吮之父嗜薯
  琦終身不忍食嘗授徒逺鄉趨母病夜行峻嶺顛
[159-87b]
  蹶中若兩燈前導及入境始知其為虎也人共竒之
  詹侃字時選休寜人選閔縣尉迎養母母病咳
  夜需湯侃寢榻下聞咳即起嘗割股沸湯以進母
  卒哀毁股創迸裂而没
  金彦文幼孤舅奪母志撫育於祖祖老採薪以養
  母復寡迎歸病祈代没廬墓一夜虎過不害人驚
  異之
  汪讓年八十一夢神告賊發其塜奔視賊覺而逸
[159-88a]
  因廬墓側病革始輿歸嘗夜行有猛獸當户探之
  甚温詰朝跡其處已嚙犬去矣里中五谷神為厲
  讓檄而滅之汪循為讓作鐵漢傳
  吴應麟字伯端休寜人幼孤依祖祖没哀毁骨立
  毎念父不逮養終身屏絲竹弟已析産後喪其貲
  又分已貲以與之
  黄侃休寜人生平卓犖嘗條陳淮南北鹽筴利弊
  使者稱善居家收族建祠置義社義塜義田他如
[159-88b]
  黌宫白岳倉庾道路諸役侃悉與焉入粟佐國詔
  樹坊褒義
  洪什字承章歙人母黄氏二十而寡什事母盡孝
  服賈家日起力為善事賑乏困救災患不計恩怨
  一以厚道施之汪道昆傳其行
  汪徳夀休寜人居親喪淚盡繼血廬墓三年足不
  踰户
  汪尚質字賓塘休寜人少孤事兄撫姪盡恩誼四
[159-89a]
  世同㸑無問言
  吴繼良字君遂休寜人母亡事遺像如生兄弟相
  禮讓構義屋置義田以居食貧者輸郡邑學田又
  輸還古書院膏火𦵏戚屬贖人子女乳活遺嬰表
  揚貞烈施粥救饑所行善事甚多
  金九苞休寜人割股廬墓
  方瓘歙人厭科舉業絶意仕進從廣東湛若水學
  歸時同行友死舟中例不載屍瓘祕不告人與同
[159-89b]
  寢累日至昭州始發之
  吴仲成休寜人成化間以孝旌
  許欽績溪人𢎞治時以孝旌
  李仕昌婺源人兄仕選為仇家誣構殺人逃匿逮
  仕昌擬抵罪弟仕昭訴曰縱兄逃者我也願以身
  代仕昌曰兄逃我長我當其罪二人争求坐竟為
  疑案後令至明其誣釋而旌之
  祝孟謙字志讓婺源人嘗輸粟千石賑饑先是兄
[159-90a]
  孟資亦輸粟六百石以賑有司上其事建坊旌表
  余鎬字宗京婺源人父廷璨寃繫縣獄獄大疫鎬
  自縛詣郡求代父死許之父得出後鎬亦免
  曹永䕶字義干婺源人性寛廣犯而不校遇荒歲
  月杪必密察隣家之急隂餽之不以語人
  汪汝和字守介婺源人故人逋皇木帑八百緡繫
  獄和竭資代納不責償有鬻妻以納糧者不忍離
  其子哭之哀和代輸而止其鬻前後焚券累數千
[159-90b]
  金郡守榜其名於旌善亭
  汪思智婺源人隨父解軍南京歸舟父卒智恐舟
  人棄其屍以身掩䕶日兼人食又時作呻吟聲七
  晝夜抵饒州城始發喪
  曹玒婺源人義烏方時成幼喪母出亡資盡將赴
  水死玒活之助錢令習業期年父尋得之泣拜去
  族人有宿負玒一日醉遇諸塗疑玒將責逋捽玒
  泥中逸去玒不與校明年大饑復贈之米還其舊
[159-91a]
  券
  曹孜學婺源人三歲喪父甫九齡兄弟欲析箸孜
  學泣曰奈何忍分手足耶伯仲感之復同居十餘
  載後伯仲縁事繫京師孜學傾産往救坐是貧落
  無怨言
  謝用祁門人其母馬氏妾也生用五月嫡乗夫客
  外嫁之東都而委鄰家鞠用用長知故扼腕飲泣
  托㳺學徧訪數年東都人且死馬氏流落攜幼子
[159-91b]
  自江右来相遇於逆旅哀感行路迎歸奉養事嫡
  母尤謹有司奏旌其門
  馬祿祁門人客旅舍友人以四百金寄祿同舍者
  盜金亡去祿祕不言罄已資償之已而盜敗友人
  始知具酒謝之還其銀祿竟不受捐為修學之費
  汪宗淮祁門人父客亳州娶妾宋氏生宗淮三歲
  父亡隨嫡扶櫬歸母宋氏改適陕西比長念母出
  潼闗抵鳳翔徧覓一日風雨偶憩道旁見一老嫗
[159-92a]
  荷鋤而来問答相符即母也抱持痛哭奉以歸
  洪應培 陳邦賢 謝廷薦皆祁門人割股療親
  疾
  謝世麟祁門人父久客無音耗世麟千里尋歸父
  母相繼病篤割股救療嘗捐資修明倫堂建聚奎
  堂
  余枝華黟人父九旬華亦七十侍疾卧榻逾年罔
  懈庭間忽湧泉以供汲人詫孝感
[159-92b]
  汪文保黟人嘗拾遺金二百金於路止客舍訪得
  祁人謝氏悉付還分金酬之不受事聞太守召使
  受叩頭辭守謂謝曰報徳途寛汝何以金强人謝
  俛首曰小民有兩女願結姻守曰善問文保子幾
  人曰子八人有孫乎曰三十三守起立舉手加額
  曰有是徳宜有是福取果酒鼓樂送歸
  葛泰績溪人母病篤思食生梅時已八月泰但遇
  梅樹輒泣竟得生梅二顆食母病遂愈
[159-93a]
  程伯祈績溪人事親孝謹父卒廬墓插竹編籬有
  枯竹生笋之異
  朱廣績溪人割股廬墓
  方正績溪人母孀居正兄弟孝養卒建蓼莪館於
  墓左朝夕哭奠狀聞荷節孝之旌
  胡仲俊績溪人刲股療親修橋賑饑卒年九十有
  四
  汪文言休寜人少孤貧補縣吏智巧任術負侠氣
[159-93b]
  入長安為監生㳺公卿間葉向髙用為中書舍人
  受知於楊漣左光斗諸君子魏忠賢嗾科臣傅櫆
  疏劾光斗詞引文言逮下獄鍜鍊兩月弗承廷杖
  之百革為民其甥悲失聲文言叱曰孺子真不才
  死豈負我哉後忠賢將殺楊左復借口於文言復
  逮下獄嚴鞫者四欲誣楊左諸人以贜文言蹶起
  曰天乎寃哉以吾口衊君子有死不承卒斃於獄
  江天一字文石歙諸生深沈多智為同郡金聲所
[159-94a]
  知佐聲用軍法訓練鄉人子弟後被執聲曰子有
  老母不可死對曰天一同公起兵可不同公殉義
  乎遂偕死
  楊泗祥字瑞呈休寜人父卒未𦵏土宼猝至家人
  逺避獨守柩不去寇戒勿犯復還古書院田創紫
  陽六邑文㑹好義不倦
國朝張正茂字如松歙縣人父篤老病卧十餘載正茂
  躬滌矢溲親調饘餌曾無倦色嘗買婢詢知其父
[159-94b]
  無他息即還之不責值善詩古文有集
  項繼成歙縣人年十四刲股療繼母疾宗族欲為
  請旌繼成泣謝曰此非為名且不欲令吾母知之
  也
  金應忠休寜人偕弟出㳺遇寇弟曰兄能事母寜
  殺我兄曰弟未有子寜殺我賊義而釋之
  程大任字元勝休寜人任俠好義有張姓貧鬻其
  妻濟以金得不鬻有豪擠其讐於獄為力雪之
[159-95a]
  唐祁歙縣人少即出㳺治生以養親親沒遂不出
  父嘗貸某金後某偽以失券告祁曰券雖無事則
  有也償之既而他人復以前券来曰事雖偽券則
  真也又償之人傳為笑曰吾感其初能急吾親耳
  疾革語其子曰力能濟人自親族始毋見徳毋市
  名
  汪思孝婺源人甃石梁以防溺置義田以贍族設
  義塾以訓貧子弟逺近稱之
[159-95b]
  程六徳字侯倩休寜人幼穎異聞塾師説孟宗王
  裒諸故事輒流涕長力於學母卒水漿不入口旬
  日以毁卒
  唐道林績溪人國初土寇竊發拘兄道俊索金贖
  命道林入賊窩代死道俊子𦵏以父禮服喪三年
  胡名儒休寜人尚義任侠其世父流離湘漢間名
  儒訪歸奉養親友婚喪有不給者拮据助之
  程世鐸歙人父賈於滇遭吴逆變絶音耗鐸告廟
[159-96a]
  尋訪五年遇父於烏䝉奉歸盡養 雍正三年
   旌表
  汪龍字時六歙人祖客死於蘇父往迎柩復溺於
  采石時龍方六歲及冠出覓祖父棺晝夜號泣感
  神告得之 雍正三年  旌表
  楊嗣勃字鶴臯休寜人事親孝老彌篤從兄為山
  賊所掠嗣勃㣲服造其壘獻資求釋 雍正五年
    旌表
[159-96b]
  孫鳳翮力耕負販供祖父母及母甘㫖母以哭夫
  目盲翮清晨長跪舌䑛逾年復明 雍正七年
   旌表
  趙□字公泳八歲侍父疾人稱孝童母病禱北辰
  有燭光交焰之異兄弟同居無私財 雍正八年
    旌表
  金慶治休寜人母喪哀毁尋亦病殁有建宗祠養
  孀姑撫諸甥䘏母族諸義舉 雍正八年  旌
[159-97a]
  表
  朱元儼休寜人十歲父病籲天求代母患疽儼以
  舌䑛得痊親没廬墓歸未一月而卒 雍正十三
  年  旌表
  汪鼎和字公調休寜人父嬰疾禱天求代歲饑捐
  賑
  戴為轂字季環休寜人少孤貧先墓在和村卑濕
  地欲改𦵏力不逮乃痛自刻責不飲酒茹葷隆冬
[159-97b]
  却絮曰先人魂魄不安吾敢戀輕煖乎後客吴興
  卜吉羅山歸啓墓則水溢棺腐號慟欲絶易槨赴
  𦵏遂廬墓側
  金肇基字印初休寜人幼有至性三歲母為捉蝨
  白母曰兒喫母乳無異蝨喫兒血遂自斷乳親沒
  廬墓三年山故多虎不懼虎亦遁跡
  程浚字葛人歙人歲貢生事嗣父母及本生父母
  俱盡孝合𦵏四棺於一塋嘗陳亭户疾苦客吉安
[159-98a]
  值茶陵兵變代守土官區畫拒守計城以得全
  王朝玬婺源人歲貢任繁昌敎諭居家孝友置田
  贍族發囷賑饑著培桂堂集
  汪光翰字文卿婺源人明季客川南道胡恒幕恒
  闔門死獻賊惟媳朱氏與幼子得脱光翰間闗保
  䕶歲大祲斗米十金光翰或服賈或課䝉稍獲贏
  餘給其母子經二十餘年不倦蜀平道通送還景
  陵時稱義士
[159-98b]
  汪晉字庶蕃歙人寄籍江寜諸生嘗構宗祠置義
  田以成先志篤於友愛白首無間言自給甚約而
  周急拯危不少前却
 
 
 
 
 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