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157-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十八
  人物志
   孝義二/ 松常鎮淮四府/
    松江府
 後漢陸續字智初吴人幼孤為郡守尹興門下掾興
  坐楚王英事徵詣廷尉獄續就拷肌肉消爛終無
  異辭續母至京餽食付門卒以進續對食悲泣人
[157-1b]
  問其故續曰母来不得相見故泣又問何以知母
  所作羮續曰母截肉未嘗不方斷葱以寸為度是
  以知之帝間即赦興等事續孫康
  卞崇婁人桓帝時郡守薛固為法吏所誣下廷尉
  崇詣闕稱寃廷尉囚崇楚毒備至崇確然不撓聲
  枉彌厲天子聞而竒之乃赦固罪
 宋衛公佐字輔之華亭人事繼母盡孝族有貧不嫁
  女者雖疎逺必為擇壻歸之聚書數千巻禮賢訓
[157-2a]
  子時縣未有學捐地為址熙寜末饑疫施粥給藥
  瘞殍給棺無慮數萬有司嘉其義將奏聞力辭而
  止元豐中復饑租稅無出纍繫盈庭又為出粟代
  輸繫者得盡釋弟公亮公望並敦行義
  衛謙字有山華亭人登進士授龍溪尹不就立義
  莊贍宗族及鄉之貧者建義塾以来學者買婢知
  其某㕘政孫女治奩具擇士人嫁之子徳嘉字立
  禮元至正間盗起里人争竄獨不動曰吾守死先
[157-2b]
  祠耳人稱其孝
  殷澄字公源華亭人性介特好施宋末避地邑之
  南錢元兵入華亭其帥忿南錢久不下欲屠之澄
  奮詣軍門極言帥怒手劍叱之澄曰殺我一人活
  數千萬人死猶生也帥乃止丞相巴延聞而義之
  授華亭軍民都總管不受野服隠居以終
 元湯文英字孟寛華亭人世篤孝友至文英八世同
  居至元問表閭復其家
[157-3a]
  夏椿字夀之華亭人少孤事兄如父至元丁亥嵗
  祲出粟賤糶庚寅又祲賤糶如前復設粥以待饑
  者大徳丁未旱鄰境饑民皆攜持老幼歸夏氏椿
  闢廬舍具饘藥以濟之歸者給其資死者買棺以
  瘞事聞於朝旌其門為義士
  任仲孚上海人好義樂善大徳間嵗饑出米二千
  斛闕/八百斛以濟貧乏部使者上其事詔旌其門
  二子良佐良輔皆被擢用
[157-3b]
  章夢賢字思齊上海人性孝友好施與至順初浙
  西大水朝廷命能賑五百石以上者爵有差夢賢
  出粟二千餘石而不受爵詔旌為義士之門時同
  邑管仲徳亦以散財周急被旌
  杜英發字俊卿上海人官建寜學正初季父無後
  養莫氏子為子後復以英發為後及季父殁悉以
  産歸莫氏子待之不異同氣復置田儲粟以資族
  之困於徭役者
[157-4a]
  徐初字本道華亭人父信後母䜛初事之益恭父
  暑月病疽穢流袵席初身自浣滌不解帶者經月
  父乃悟曰汝吾孝子也後母有子初友愛甚篤至
  正丙申浙右警初糾鄉人備寇大帥欲薦官之不
  受
  徐誠字信之上海人父疾醫禱勿應乃刲股和藥
  以進尋愈好施予嵗祲為粥以食饑者活萬餘人
  沈雍華亭人與弟穆以孝友稱於鄉至正丁未夏
[157-4b]
  淞島兵變父騰避兵於外二子守家廟不去悍卒
  排闥入引刃刺雍背穆以身捍蔽乞代兄死雍亦
  祈釋弟殺已卒感其義遂兩釋之
  趙恭字思恭上海人母久病恭嚙臂肉作羮啖之
  尋愈父患蠱其弟敬刲股肉為羮以進亦愈人稱
  二孝
  姚玭字比玉青浦人至正末苖兵之亂玭奉母出
  避阻河不得渡母曰兵至吾誓不受辱遂自沈玭
[157-5a]
  倉皇投水負母而出一日母病思魚羹暮夜莫能
  得有所蓄烏圎甚馴忽出致白魚盈尺以歸供母
  人以為孝感
  戴光逺字君實上海人父暘谷規創義塾以訓里
  人未竟而卒光逺經畫成之作堂室四十五間貯
  經史延師儒招學者割上田五十畝贍之
  葉以清字子澄華亭人尚氣節徳清尉劉昶吿以
  三喪未舉即貸五十緡監黟縣巴延調兵昱嶺呼
[157-5b]
  以清姓字而囑妻子曰我死母老當往依之及顔
  死以清夢顔来曰以八口累君越二日其妻子果
  奉母至時避地諸名流皆依之以居
 明何潤字子潤華亭人吴元年海氓錢鶴臯作亂據
  府治殺知府荀玊真囚知縣馮榮等潤収瘞玊真
  復詣錢力請曰馮良吏無苛政願以十口保之榮
  等得免幷擁䕶避難良民甚衆及亂定又出私財
  募購府司所失八印納於官官将表其事固辭時
[157-6a]
  稱何義士
  顧敏字文敏上海人洪武初父仲睦坐累死子孫
  應戍邉敏年十三刺血上書白父寃太祖憫之得
  末減放歸詔旌其門
  沈徳四華亭人刲股肉愈祖母疾及祖父病復刲
  肝作湯進之隨飲而瘳事聞洪武中詔旌其孝
  張榮一華亭人洪武時刲肝愈母病奉詔旌其門
  里人繪其像城隍廟其後以刲股愈親疾者華亭
[157-6b]
  有張桓陳泰居宗晟青浦有張可成上海有張同
  文王節蔣時英
  陸文旺字徳林上海人篤于孝友士望歸之有就
  之質成者誨以大義咸感悟去元季避兵苕溪人
  指其故閭曰此陸先生居也相戒勿毁洪武初舉
  賢良歴官郡守
  錢惟慶字汝明華亭人七嵗喪父哀毁如成人事
  母篤孝兄存善以輸銅後期違部限勾攝甚急惟
[157-7a]
  慶詣使者曰老母所藉終養惟兄不如期者我也
  存善曰弟為母愛子不能離膝下我為家長不如
  期罪當坐兄弟争赴逮使者驗户籍竟以其兄行
  㑹赦免子溥博
  楊周字起東華亭人以髙義聞雖布衣里中敬服
  得其一言為重有賈寄貯金三千十年賈至倍其
  子母錢還之客堅却子錢周不得已散之貧民療
  疾賑饑全活萬數
[157-7b]
  姜大順華亭人父廉洪武初以人材受武靖判官
  大順性孝母卒廬墓三載有司以孝義薦力辭不
  仕
  周禋字維敬華亭人為府掾太守劉璟器之璟以
  剛直忤巡撫黄憲欲坐以墨拘諸掾拷掠皆誣服
  禋獨鳴其寃楚苦備至無撓辭及覆鞫復大呼枉
  事始得解後選授縣佐乞歸邑中顧清曹時中諸
  名流皆重其人與之酬唱孫思兼
[157-8a]
  馮海字存朴華亭人事親孝雖近出入必長揖以
  告母年八十有鄰媪年與母同嘗與之叙姊妹行
  海日具甘㫖必邀鄰媪同食以娱親意母疾篤日
  嘗其糞夕叩北斗求代半載始痊海竟以勞瘁遘
  疾垂没呼母三日不絶口里中稱為苦孝
  曹閔字崇孝上海人𢎞治丙辰進士令沙縣擢南
  御史疏論劉璟被扙後當起官以母老不出母終
  枕塊得寒疾卒
[157-8b]
  馮行可字道卿海曾孫御史恩長子恩應詔直言
  下獄論斬行可年十三伏闕訟寃日匍匐長安街
  號呼乞救於朝士終無敢言者乃刺臂血書疏願
  代之死世宗覽疏色動曰忠孝乃萃一門耶因減
  恩罪戍雷陽後領庚子鄉薦歴官應天通判有政
  聲弟時可隆慶進士歴官按察使以文名
  包節字元達華亭人嘉靖壬辰進士由推官擢御
  史出按湖廣劾守陵巨璫不法反為所搆逮詔獄
[157-9a]
  搒掠永戍莊浪衛節在極邉處之甚安獨傷母不
  克終養日飲泣聞母訃晝夜哭竟不起遺言以衰
  絰殮聞者悲之弟孝字元愛嘉靖乙未進士官南
  京御史與兄節並著風采尋請終養歸母没哀毁
  卒時稱其兄弟皆死孝
  王子竒金山衛人母疾吐痰子竒輒以口吞之母
  尋愈總戎閩中海錯皆不敢嘗曰吾親未食也嘗
  置一妾詢知其為金千户女立遣還不責其直又
[157-9b]
  同郡解元莊允中字執卿買妾至門聞女父為司
  倉逋課被繫鬻女以償即惻然歸之
  韓宏謨青浦庠生嘉靖甲寅倭冦犯境獲宏謨母
  將刃之宏謨號泣請代皆被害宏謨子奔救并遇
  害人皆哀之時上海陳時熙華亭髙承順皆奉父
  避倭亂猝遇宼鋒時熙請代戮承順以身捍刃宼
  義之俱得釋
  徐億字子裁華亭人倭躙境上億駕舟奉親避匿
[157-10a]
  寇兵突至奮梃擊之親得脫而億墮水有浮草隠
  蔽乃免於厄母疾籲天請代乂吮父疽及二親繼
  殁哀毁骨立既葬結廬墓側喪畢不食鹽酪不括
  髪者十年垂老入城市人皆聚觀更有强邀至家
  令子孫識之曰此徐孝子御史温如璋疏請建坊
  表之
  徐夀字永齡青浦人嘉靖二十三年嵗大饑穀翔
  貴夀減直糶五百石以濟貧餒事聞於朝特賜冠
[157-10b]
  帶子沛嘉靖末又值嵗祲沛糶米亦隨時直而升
  斗則廣踰其半曰吾不居賤糶名而使人實受其
  恵可矣鄉里尤感頌之子三重
  曹誠字守愚上海人嘉靖甲寅避倭亂五里橋有
  人以巾懸樹就水浴浴畢即去誠趨視樹上巾内
  貯白金因露坐水際待其人至而還之又嘗於道
  旁厠上見遺金及夜出有墜金户外者皆久候亡
  金者返覔還之如前鄉里皆多其義子國裕官太
[157-11a]
  醫院吏目亦有善行
  張隠字時顯華亭諸生九嵗喪父事母孝居大母
  及母喪三年不飲酒入室少贅婦家舅卒無子遺
  産頗豐隠為之置嗣悉以所遺歸之鄉里美其讓
  兼工醫有名
  楊應祈字懋延給事允繩子允繩以非罪逮繫獄
  論辟應祈日納槖饘刺血書疏求代父死母泣止
  之不忍見父就刑先入獄與訣絶粒而死萬厯中
[157-11b]
  旌表
  吴炯字晉明華亭人萬厯庚辰進士授杭州推官
  擢南京兵部主事進光禄丞時徐兆魁騰疏攻顧
  憲成炯力辨其訛歴遷南太僕少卿居鄉時置義
  田贍族輸萬金助邊被詔旌奬從父丕顯由乙榜
  除承天府通判亦以好施著
  朱一徳字士隆上海人領萬厯戊子鄉薦生平多
  善行拒奔婦還遺金哀里人謝某無辜陷重辟為
[157-12a]
  辯於官而出之不受一錢又同郡奚欽字聖功亦
  以還遺金却奔女得長者名
  顧正心字仲修華亭人太學生萬厯十六年嵗饑
  出粟二萬以賑詔旌其門因悉郡民徭役之苦買
  田四萬畝以助諸役擘畫周詳公私賴之又置濟
  荒贍族義學諸田人尤多其義子懿徳亦善士
  錢良輔字徳卿華亭人舉萬厯壬午鄉薦祖母九
  十餘卧蓐不能起良輔口哺之祖母没哀毁備至
[157-12b]
  後居母喪以毁卒又上海進士沈泓字鄰秋母亡
  每遇嵗除必至殯所寢處元正三日後乃歸每一
  念母中宵哽咽人為感動
  瞿光位字明巖華亭人父以運糧事坐誣繫金陵
  獄光位年十六奔赴繫所徧訟寃於當事者十年
  獄猶未解後衝冒風雪□巡按御史舟後號呼徹
  晝夜至力竭嘔血再仆雪中御史憫之鞫得其實
  父寃始白奉父歸侍養盡孝歴三十餘年及居喪
[157-13a]
  哀毁感動鄰里孫然恭字欽我善草隸闕/  孫
  天潢字爰楫工辭翰天淏字蒸紫邃經學
  髙承順華亭人萬厯時旌孝
  張秉介上海人天啟時旌孝
  沈文亮字星白華亭人父鎬病瘵將不起文亮髪
  纔覆額哀號禱天願以身代刺臂血投糜中以進
  病遂瘥
  陸志孝華亭人哭親喪明遇異人療之一目復開
[157-13b]
  廬墓三年崇禎時旌
  唐姚端上海人事父孝嵗饑煮粥以食餓者設義
  船於永濟渡往来便之子華博雅敦倫亦以孝義
  著
國朝陸從龍字五雲華亭人為諸生有聲性孝家貧授
  徒以給甘㫖侍父疾衣不解帶者三載父殁事祖
  母盡孝道撫幼弟極友愛又育弟遺孤俾成立從
  妹少寡迎養終身
[157-14a]
   張淇字爾瞻上海人父尚文有行義好施淇尤以
   孝友稱效范文正義莊規畫置義田千畝以贍族
   人子彚孫照承先志奏明
 朝廷以田載入邑乗
上嘉奬追授淇吏部左侍郎雍正十年事也
   蔡之筆字聖持上海人性謹實勇於為善里黨重
   之臨没猶遺金助興義塾以教鄉之子弟
   張之普字𢎞祖婁縣人居母喪哀毁骨立廬墓三
[157-14b]
   年康熙辛酉父貢生宫在中州幕抱病之普星馳
   省視及至父已殁拊棺哀慟絶而復甦扶櫬返氣
   息日㣲哭不成聲甫抵家設祭即瞑目苫次間者
   哀之
   黄令荀字竹咸華亭貢生少孤家貧嘗雪夜負米
   奉母以學行著鄉里弟諸生士英早殁婦潘氏守
   志令荀自減口食給之以完其節
   馮敦忠字方山婁縣人明御史恩七世孫為諸生
[157-15a]
  敦孝友好義念蘇松浮糧之困著浮糧考憂海患
  著海塘條議石土利害説俱上之當事凡遇有關
  名敎事必倡為之
  孫琮字爾繩青浦人侍奉祖及母竭力盡孝葬後
  廬墓三年慈烏環集人謂孝感所致雍正四年
  旌表
  汪思遵字建士婁縣人嵗貢生天性孝友父殁六
  載哀痛如初喪康熙乙未六月冒暑入山經營窀
[157-15b]
  穸勞瘁暴亡子顯曾抱尸痛哭三日不絶聲殮父
  畢一慟而絶時稱雙孝 雍正九年  旌表
    常州府
 後漢彭修字子陽毘陵人年十五與父俱歸父為盜
  所劫拔刀前曰父辱子死卿等不畏死耶羣賊曰
  此義童不宜逼遂解去仕郡為功曹時西部都尉
  宰鼂行太守事以㣲過収吴縣獄吏將殺之主簿
  鍾離意固諫鼂怒并使收意掾吏莫敢發語修排
[157-16a]
  閣直入争之皆得原貰後州辟從事賊張子林等
  作亂與太守俱出討賊賊望見車馬競馳射之修
  障扞太守中流矢死賊素聞修恩信即殺中修者
  餘悉降散謂太守曰我等自為彭君降不為太守
  服也
  許武字季長陽羨人郡舉孝亷武欲二弟晏普成
  名析貲自取膏腴鄉人鄙武貪而稱弟克遜晏普
  並得選舉武謂宗婣曰向以二弟未預榮禄故分
[157-16b]
  財取譏今殖産數倍悉推二弟郡中稱譽翕然仕
  至長樂少府
  許荆字少張武之孫為郡功曹兄子報讐殺人怨
  者操兵攻之荆出跪曰兄一子為嗣願殺身代之
  怨者曰許掾郡中稱賢吾何敢犯遂委去舉孝亷
  和帝時遷桂陽太守有兄弟争財上書自劾後皆
  感悔召拜諫議大夫
  髙岱字孔文無錫人太守盛憲舉為孝㢘許貢領
[157-17a]
  郡將殺憲岱求救于陶謙憔悴泣血水漿不入口
  謙感其忠勇許為出軍岱還而貢已囚憲母岱往
  見貢好自陳謝貢即出之孫䇿聞其善左傳虚己
  候焉為嫉者所中遇害
 晉顧悅之字君叔晉陵人初為殷浩揚州别駕浩為
  桓温所廢卒悅之上疏理浩或止之悅之固争浩
  果得伸物論稱之終尚書左丞
 南北朝宋蔣恭義興人元嘉中晉陵蔣崇平為劫見
[157-17b]
  擒云與恭妻弟吴晞張同行時録晞張弗獲收恭
  及兄協付獄兄弟争受刑郡上其事于州悉原之
  後恭除義成令協義招令
  徐畊晉陵人自令史除平原令元嘉中大旱畊詣
  縣自陳請以米千斛助官賑貸時以畊比漢卜式
  詔書褒美
  余齊民晉陵人少有孝行傭書以養一日忽語人
  曰近肉痛心煩如割必有異尋得父病信四百餘
[157-18a]
  里一日而至則父已死齊民號踊慟絶良久蘇問
  父遺言母曰恨不見汝齊民曰相見何難號呌殯
  所須㬰便絶郡以事聞詔更所居里曰孝義賜其
  母粟百斛
  許昭先義興人事親盡孝叔肇之繫獄七年料理
  餉饋了無倦色貲産既盡賣宅繼之尚書沈演之
  嘉其操行肇之遂得釋
 齊吴欣之晉陵利城人弟慰之為武進縣戍元嘉末
[157-18b]
  隨王誕起義會華欽軍至衆駭散慰之獨留被執
  將死欣之詣欽請代兄弟皆見原齊建元中有詔
  蠲表
  華寳無錫人父豪義熙末戍長安寳年八嵗臨行
  謂曰我還為汝上頭後長安陷寳年至八十不婚
  冠或問之不忍答輒號慟彌日齊建元三年詔表
  門閭
  薛天生晉陵人其母遭艱嘗菜食天生亦菜食母
[157-19a]
  未免喪而逝天生終身不食魚肉建元中詔表門
  閭
  蕭叡明字景濟南蘭陵人母病風積年晝夜祈禱
  祁寒不輟下淚成冰叩頭出血血亦冰忽有人以
  小石函授之曰此療夫人疾跪而啟函有絹三寸
  丹書日月字母服即愈
  劉懐允晉陵人與弟懐則十餘嵗喪父衣不絮食
  不鹽豉建元三年詔表門閭
[157-19b]
  吴達之義興人嫂亡傭直給喪具從弟欽伯夫婦
  嵗饑被掠達之有田數畝售以贖郡命為主簿固
  以遜兄又讓先世舊田與族弟弟不受棄為閒田
  建元三年詔表門閭
  陳元子義興人四世一百七十口同居建元三年
  詔表門閭仍蠲租賦
  蕭修字世和南蘭陵人諮弟封宜豐侯性至孝年
  十一丁所生母艱自荆州反𦵏中江遇風修抱柩
[157-20a]
  長號血淚俱下隨波揺蕩終得無他𦵏訖廬墓猛
  獸絶迹野鳥馴狎武帝嘉之班告宗室
 唐劉子翼字小心晉陵人初仕隋為著作郎峭直有
  行面折僚友退無餘訾貞觀初被召以母老辭江
  南巡察使李襲譽表所居曰孝慈里子禕之
  王遇晉陵人肅宗時與弟遐同行道中為賊所執
  將釋其一兄弟争死賊感其義俱縱之
  蔣渙晉陵人與兄洌並擢進士第父卒兄弟廬墓
[157-20b]
  側植松栢千餘渙以鴻臚卿使日本却金帛之餽
  惟取箋一幅為書以貽其副歴官禮部尚書洌終
  尚書右丞
 宋丁寳臣字元珍晉陵人與兄宗臣並以文行稱號
  二丁舉進士歴司封員外郎卒少孤篤于友愛兄
  亡服喪三年
  陳思道江隂人喪父事母兄以孝弟聞鬻醯以給
  晨夕母喪水漿不入口七日既𦵏廬墓妻子詣之
[157-21a]
  拒不與見有白免馴虎之異咸平初賜束帛旌其
  門
  邵靈甫宜興人倜儻好施予嘗嵗饑盡發儲粟五
  千斛浚河除道邑人争受役因賴以活子梁孫綱
  皆登第人以為積善之報
  陳敏字伯修無錫人年十一廬親墓有芝産于塜
  熙寜三年進士大觀中守天台蔡京諸人用事斥
  司馬光諸賢為奸黨令郡國立黨人碑敏曰誣司
[157-21b]
  馬公是誣天也倅立石敏碎之謝事歸
  葛書思字進叔江隂人第進士調建徳主簿父密
  年老迎養不就遂投劾歸養十年廷臣薦弗起密
  許以偕行始乞監新市鎮居喪盛暑不釋麻苴終
  禫不去塜舍累年乃出仕主簿連水時兄書元為
  望江令同隷淮南監司有捨兄而薦思者乞改薦
  兄不許則封檄還之官朝奉郎卒諡清孝
  孫逵晉陵人母周氏刲股起父疾母卒逵哀毁盡
[157-22a]
  禮崇寜間郡守為請旌表淳祐中裔孫鎬年七十
  餘病疽其子裂肝以療尋愈郡守刻石表之名所
  居里曰申孝以昭其世徳
  施坰字林宗武進人登崇寜進士第仕至敷文閣
  待制生平篤意孝養所至得親書必冠帶跪讀遇
  恩奏補先及弟姪鄉人稱之
 元王彬字文父武進人早孤事母孝母没哭泣幾喪
  明天歴中嵗旱鄉鄰絶食彬徧假之粟卒後送𦵏
[157-22b]
  者千人皆哭之慟
  李辰字吉父江隂人家貧力學近臣交薦之試迪
  功郎史館編校改㕘制置司幕府以母老乞歸母
  喪蔬食廬墓側六年
  虞薦發字君瑞郡人性孝友家貧好施未冠舉于
  鄉嵗饑出粟賑貸聚徒講學當路欲薦之謝不就
  張孝子小字阿蟠自無錫徙家晉陵少孤家貧傭
  力染肆以養母時得一美味必歸遺母色養備至
[157-23a]
  積二十年母終痛哭幾絶鄉人以張孝子稱之
  章齊字敬叔江隂人元季父文避寇雷溝死于亂
  兵齊求父尸不得哀慟絶粒者七日書蓼莪首章
  擲筆而逝以避亂松江窆于盧涇子庠洪武間為
  袁州守始奉祖衣冠及父柩歸𦵏
  華幼武字彦清父鉉早夭母陳詔旌貞節幼武幼
  與羣兒戲于庭聞母語生平事輟戲而慟母益具
  言所聞母子相持慟哭哀動閭里事其祖父及叔
[157-23b]
  父極恭順羣從未嘗析産異居母老喪明日召諸
  姑姊與歡讌又構貞節堂春草軒以居母黄溍宋
  濂記傳之
 明張翼字飛卿無錫人徐達破姑蘇俘士誠其偽將
  莫天祐猶固守無錫達使諭之降復為所殺達怒
  檄曰不下屠其城翼與儒士徐績徐吉往說天祐
  宜為生民計天祐沈思良久從之翼先縋城下見
  領兵胡廷瑞約三日出降歸報天祐如期自縛詣
[157-24a]
  軍門廷瑞入城不戮一人洪武三年翼績吉並舉
  明經行修翼以老辭吉逃去唯績應命歴遷順徳
  知府歸老
  顧士傑字文英武進人洪武初父坐督賦詿誤論
  死適父病兄當就逮士傑年十七曰父老矣兄家
  督何可死竟自詣詔獄死父兄為建祠祀之
  王忠武進人洪武中父諒以輸税後期法當死忠
  時年十七自詣京請代父死上並赦之宣徳初以
[157-24b]
  薦除兵部主事方將大用以母老致仕歸
  楊浦字宗廣武進人自浦而下五世同居食指千
  百計時稱為義門
  孫慶字思敬武進人母暑月病瘍吮數日得愈又
  得寒疾刲股以進病亦良已母喪廬墓側産靈芝
  備五色雲氣人以為孝感
  沈明字惟逺常州人母病勤侍湯藥得疾幾殆兄
  殁以遺産屬明明以己産與婦家産合為一嫂曰
[157-25a]
  内産叔所當私固請却之明終與均分
  徐佛保江隂衛人永樂間旌孝行
  趙鉉江隂人洪熙間旌
  胡長寜武進人正統間旌
  陳安常江隂人輸財助官景泰間旌
  陳玊宜興人景泰五年嵗大饑玊出榖二千石賑
  之全活甚衆事聞詔旌
  馬官武進人九嵗喪母事父及繼母極孝父患頭
[157-25b]
  風醫弗能療禱于神願刲股救親夜夢神曰樓前
  榴樹汝以鐵線懸繫則割可弗害如言果無恙為
  羹進即愈又同郡錢獻卿李魁屠上宿左守身前
  後俱以割股愈父母疾上宿守身俱被旌
  李庭芝字瑞卿宜興人亷直簡慤嘗同業師許恒
  應南試恒暴仆闈中庭芝即投卷負其屍出景泰
  中鄉舉任平樂知府致仕家徒壁立有故人李應
  貞過訪時方踞爐煨芋相對話舊俟芋熟啖之而
[157-26a]
  去
  李貞字維闇郡人幼孤其母資織絍育之及長母
  久病家益貧母卒鬻妻以殮里人許還淳義之為
  贖其妻又為醵金助𦵏貞感其徳終身父事之
  董琮字禮坤武進人祖母徐年八十餘為盜所獲
  琮挺身謂盜曰祖母老幸釋之我有私藏當以相
  奉盜釋祖母令掘所藏琮曰我欲脫祖母耳安得
  有藏盜以孝孫釋之父病刲股以進終不能愈哀
[157-26b]
  毁成病卒
  李歩行無錫賣菜傭早喪母事父孝父嗜酒每朝
  鬻菜于市得錢沽酒歸飲其父體無全衣而父便
  身之物無不給里中父老訓子必曰何不學李步
  行又靖江劉權力傭供母母卒廬墓終身
  褚鳳無錫人宣徳中諸生事父最孝父老病在褥
  侍奉不離鳳因出郭上冢適鄰火延及父焚死痛
  不欲生不忍火食惟飲水食草根木皮傭書得工
[157-27a]
  價營葬事畢囑弟早娶延祀身負薪往墓所自焚
  死
  秦永孚仲孚無錫人侍養二親歴四十餘年曲盡
  孝敬父患心痛醫謂胸血可療二人競砍胸出血
  和酒以進父疾遂痊母傷膝創潰競以舌䑛而愈
  成化間詔旌雙孝
  秦鏜永孚子母張病痿又瘖不能言鏜以意揣其
  欲而調䕶之坐卧躬自抱持積十九年不懈以母
[157-27b]
  病不赴㑹試與仲孚子鉉亦稱雙孝
  蔡元鋭無錫人弟元鐸嘉靖中倭寇至突入其舍
  兄弟負父升屋賊執元鋭殺之元鐸以父免尚未
  知兄死持重貲至賊營贖兄併遇害事聞詔旌其
  門曰孝友
  全純字原赤無錫人家貧事母孝母卒飲泣嵗餘
  而瞽鄉里舉其孝巡撫周忱餉以米布純固辭曰
  某能稍盡子情則目不盲矣忱瞿然躬為祈禱曰
[157-28a]
  若全孝子果孝宜還其目三月目復明忱為捐俸
  買田以贍之
  華雲字從龍無錫人嘉靖辛丑進士授户部主事
  榷税九江以亷潔稱擢刑部郎乞休歸倣范仲淹
  義莊買田千畝以贍族人
  吴馭字惟允宜興人嘉靖中官詹事府主簿邑大
  饑輸粟出錢賑饑瘞死乂建義祠割腴田二百畝
  為義莊時郡諸生湯應麟亦以孝友好義聞
[157-28b]
  黄巒字世鳴江隂人由邑諸生入太學嘉靖戊申
  倭警巒捐六千金甓城東南三百餘丈丙辰又捐
  二千金增子城三座倭環攻三十三日不破民賴
  以全又圍困時輸粟七千石給土兵三千石安客
  兵給貧民七十金助輸尚書趙文華軍餉殁而邑
  人専祠報其徳
  秦柱字汝立金孫以薦授中書舍人髙拱當國柱
  有通家之舊未嘗輕詣其門及拱得罪去門生皆
[157-29a]
  走匿柱獨追送百里外吴中行以論張居正奪情
  廷杖柱挟醫視湯藥得不死居正銜之斥歸
  折足老人之子嘉靖初無鍚人父折足其子負之
  以行乞于道得少物輒進父父棄其餘子始食歴
  十餘年父卒子慟曰父在㝠途孰負之行遂死父
  旁
  任卿字世臣宜興人嘉靖間由例貢仕至大理寺
  寺副嘗割田千畝為義田贍族之貧者千畝為學
[157-29b]
  田贍士之貧者八百畝為役田佐里人之輪充里
  役者其宗人友㳟為太醫院吏目事孀嬸如母每
  日必衣冠寢門外問安婢辭乃退後有億年者事
  母盡孝年六十不衰撫異母弟不啻同懐鄉黨稱
  曰孝友世家
  鄭振先字明初武進人萬厯庚戌進士令頴昌舉
  卓異第一丁内艱歸以哀毁卒遺命以衰絰殮時
  稱死孝
[157-30a]
  沈應時字伯起無錫人母早亡父從龍不再娶而
  雙瞽應時日為䑛膜俟父安寢然後篝燈讀書舉
  萬厯癸丑進士崇禎初歴官通政㕘議又郡諸生
  褚城父喪明每五更以舌餂之父目復明以孝友
  聞賜冠帶旌表
  浦邵無錫人父虞被賊縳將殺之邵以首迎刃父
  得免萬厯間旌
  徐時進字元修江隂人以諸生久次將貢而母馮
[157-30b]
  以疾卒自傷欲沾㣲禄養親而不得也號呼不輟
  聲越七日而絶逺近哀之
  陳一經字懐古宜興人性純孝生不識父詢母得
  貌繪而事之諦視輒嗚咽欷歔為人方正有器識
  殁後里人私諡孝潔先生子于廷
  秦爾載字彦熙無錫人師事髙攀龍葉茂才事母
  盡孝居鄉設粥製衣以濟凍餒置槥以殮死者嵗
  以為常三子鏞釴鍈皆知名
[157-31a]
  史元鎮宜興人年十六家失火元鎮入火救母萬
  氏鄰人止之號慟不顧母子俱死火熄屍猶負母
  兩手相握不忍釋事聞詔旌萬厯四十一年立像
  附祀周孝侯廟
  陳可達靖江人與父佾渡江舟覆可達善水先登
  遂操櫓溯流求父得之中流父已凍痿不支可達
  因竭力援父竟同溺死三日後抱其父屍出面色
  如生
[157-31b]
  黄巻字文萃靖江人以貢歴雲夢令罷歸天啟六
  年邑大饑死亡相繼家貧以所置桫木周身具質
  銀首倡助賑邑令及監司繼之全活無算又同邑
  朱維炯有族人逋糧千石繫獄擬罪為出息稱貸
  還官復以金贖其罪時人義之
  堵印錫字仲緘宜興人六嵗喪母十一嵗喪父哀
  毁如成人舉崇禎丁丑進士自陳幼失二親未嘗
  一日奉養懇乞假歸廬墓三百日然後就職詔許
[157-32a]
  之墓有枯桐再華蛛絲結成孝字漳浦黄道周作
  禮問唁之謂可埒曾閔
  楊廷鑑字冰如武進人崇禎癸未廷試第一授翰
  林院修撰工詩文書法師張瑋瑋卒于京廷鑑經
  紀其喪謝絶賻贈曰不敢傷吾師身後㢘倡修郡
  邑學宫賑饑施乏宗黨多被其澤
  孫源文字南宫侍郎繼臯子經書子史無不淹貫
  性慷慨喜論天下事甲申聞崇禎崩行坐悲泣未
[157-32b]
  幾咯血聲瘖淚盡而絶同邑諸生嚴紹賢一鵬兄
  子亦自經寢室一婢從死
國朝路邁字子就宜興人崇禎甲戍進士令暨陽卓異
  擢禮部郎改吏部念二親春秋髙告歸終養入
國朝累徵不出與弟遴友愛遴卒官北平訃聞哀慟數
  日不食
  恵疇字庶康江隂人順治乙未進士不仕宦而能
  為徳桑梓濬濲港河建文星樓請當事永免楊舍
[157-33a]
   徭役疇力為多
   吴珂鳴字蕋淵武進人順治丁酉舉人是年科埸
   弊發覆試所舉士於
 廷珂鳴三試皆第一
特命一體殿試授翰林異數也未幾以逋糧案降調旋復
   原官督學 京畿有公明稱性好施與周䘏宗黨
   親疎有差𦵏其先壟之淹柩百餘
   王襄武進人父道洽從族叔于粤東戎幕久無耗
[157-33b]
   襄覓父經百艱比至則父與叔俱前卒遇父友指
   𦵏處扶柩歸母猶疑似命異日勿合葬未幾棺蓋
   裂窺見道洽鬚眉如生襄授徒養母在館忽心動
   疾馳六十里省母適鄰延燒襄舍母悸不能起襄
   負母出烈焰順治庚子舉于鄉
   何肇嘉武進農家子父有昌應役逺方肇嘉號泣
   尋父感神告遇父迎歸家貧自食糟糠奉親甘㫖
   父疾侍側三年不入妻室父殁廬墓三年 雍正
[157-34a]
  七年  旌表
  吴箕字弓武宜興人父永齡樂邑令致仕家居母
  死箕侍父居書室寢食不離者十年兄雲垂客死
  箕事寡嫂以禮雖盛暑不衣冠不敢見嫂卒遺兩
  子四女皆為婚嫁以父所遺産悉歸其姪
  黄暉烈字敉公武進人康熙壬戌進士居家事親
  孝事兄嫂敬傾婦奩嫁妹撫甥女為擇良配鄉黨
  稱行義者必以暉烈為首令竹溪牧鬱林皆振興
[157-34b]
  庠序以孝弟㢘讓敎其民調養利道卒同邑鄒謫
  仙字子竒亦以孝友稱
  謝旭字羲占宜興人康熙乙丑嵗貢以母吴年邁
  晨夕侍側不離嘗遘疾衣不解帶隆冬聞有客舟
  冰膠西溪不得距岸者募人多方救之不食三日
  矣全活五人嵗儉捐賑率先為衆倡
  朱旂字大占無錫人康熙間順天舉人少孤事母
  呴嫗至壯不改與逰皆名士讌詠無問惟堂上傳
[157-35a]
  片語踉蹌急赴家于鄉偶入城市必令僮輩數數
  伺候母顔色母殁號踊氣絶良久甦血坌涌遂病
  三月卒
  杜芳字韡仙無錫人事父與繼母盡孝周䘏鄉黨
  惟恐不及嵗除袖碎金十百函伺窘乏者贈之不
  告以氏名康熙庚寅巡撫張伯行檄縣賑饑芳竭
  囷粟襄事因以耆年樂善四字表其閭年八十九
  卒同邑潘志道字嗣安嘗割肱肉療親疾行義與
[157-35b]
  芳相埒時稱兩善人卒年八十
  華汝修字履祺無錫諸生父國球郡諸生敦行孝
  弟敎授鄉里汝修事父能養志建祖祠率宗人遵
  朱子家禮䘏貧乏贍孤寡先親後疎收育棄孩槥
  死瘞骸見有逋糧械繫者代納其逋而釋之道拾
  遺金粘書召失者返之蟲魚㣲物臨刀俎必脱之
  而後安臨歾訓子惟曰為善最樂
  夏敦仁字調元江隂人父霈字若時有孝行遇親
[157-36a]
  忌辰必素服齋居泣涕竟日敦仁為名諸生間月
  朔必詣
 聖廟肅拜元旦
萬夀冠帶叩 祝語子弟曰尊君親師無貴賤一也邑
  城南斜涇河引江水溉田可千頃敦仁一再濬之
  嵗饑司粥厰歛散有方又糾同志集貲作同善㑹
  義學義塚殮死瘞骸夜燈草屨棉衣薑湯藥餌之
  施于貧乏者皆取給焉弟敦禮雍正元年賑饑輸
[157-36b]
  粟百石四年邑令祁文瀚修學首捐二百餘金鄉
  黨咸多之
  薛有年武進人父目疾成翳有年中夜吮䑛焚香
  籲天父目忽明
  陸士奎無錫人八嵗喪母倣丁蘭刻木像母朝夕
  上食長授徒養父父嘗病劇醫百不效士奎哀號
  籲天願以身代得異兆遂瘥同邑劉耿字覲文父
  早卒事母孝母殁廬墓三年幼未嘗讀書由静坐
[157-37a]
  得力於書無不通曉能大書里中有欲舉其孝行
  者輒號哭以母節未舉故也
  史君奭字則召宜興人七嵗喪父哀毁如成人事
  母孝析産以良者與弟為人嚴取與必信果自幼
  擅文譽久困諸生及次當充貢謝不就廬親墓旁
  終其身
  任沂字曾儒宜興人父令樂善好施沂承其志嵗
  饑米貴沂買米楚中半價糶之旱嵗溪流竭築隄
[157-37b]
  注水以溉一方之田又嘗出粟捕蝗使不為災善
  排難解紛比殁族黨咸哭之
  許翎肇篪猶子宜興學諸生少工文篤孝友肇篪
  遺孤翿家貧不能讀書翎令與子泉同學自督課
  之所課未竟則撻泉以愧翿翿跪號不敢仰視長
  遂力學有名
  潘稷字稼先金匱人父果任永順同知㑹溪蠻鼓
  譟坐不善拊循下獄稷年十七馳侍父父遣歸省
[157-38a]
  母娶婦且就試稷泣曰兒非不念母尚有兄在父
  在禁而子歸娶於心安乎至一名遲速何足計仍
  留侍焉久之咯血慮傷父心不言遂不起檢篋得
  自銘二章志在立身揚名小盒封固者父所落齒
  也父平日手諭片紙不遺
  趙珩華亭人 雍正十三年以孝  旌表
    鎮江府
 南北朝梁韋鼎字起盛其先杜陵人世居京口侯景
[157-38b]
  之亂鼎兄昻力戰死鼎負屍奔走求棺無所得哀
  號不輟忽江中流新棺至因取以殮元帝聞之以
  為精誠所感大加褒奬
 唐周國寳以字行金壇人永徽間四境盜起國寳糾
  合鄉人拒之手刃數十人力竭自刎事聞封爵立
  廟祀之
 宋蔡淵字子雍丹陽人登進士乙科累官至大宗正
  丞初淵家饒於財兄弟以豪奢相尚淵獨擔簦以
[157-39a]
  遊寒苦如窶人或勸稍分兄弟之財以自給曰兄
  弟治産吾治書兄弟不以家事累吾吾可以身計
  累兄弟乎聞者愧之
  虞申字行父丹徒人從姚開受春秋游京師謁安
  定胡瑗瑗竒之生平孝友勇於赴義同産負大司
  農錢既析貲矣悉為償之仲弟死嫁五女撫其孤
  如己出
  章瑢丹徒人事親盡孝母亡思慕切至墓上枯竹
[157-39b]
  復生子孫相繼以經學顯
  張恪字季忱金壇人幼孤居母喪三年不入私室
  兄以疾不能供役恪往號泣請代兄子有縁役破
  家者有坐事沒産者俱授以室廬擇良田數頃為
  義莊宗族諸事取給焉嵗饑設糜粥收棄嬰贖鄉
  人女流落他郡者買妾得士族女即治装嫁之工
  人竊金事覺願償以女弗取而幷釋所竊政和間
  鄉里疏其義行上之官以聞於朝
[157-40a]
  陳亢字退叔金壇人家饒而勇於為義嘗開古速
  渡河民便利之嵗饑疫傾家儲以給藥食置義塜
  死者給衣槥收葬之後以子孫官顯累贈朝散郎
  湯宋彦字時美邦彦弟以祖鵬舉澤累授官至湖
  北安撫司㕘議念兄以使金坐貶卒既已析居輒
  推良田益之得任子恩即以官其孫幼女未行輟
  其子装授之次得任子恩以與長弟之子又次與
  季弟之子
[157-40b]
  湯喬年丹徒人為人慷慨自負博學工文秦檜欲
  館致之使學官諭意辭曰是主和議者吾方為天
  下讐之又安能出其門乎後以特恩授韶州推官
  不赴
  李華溧陽人父殁毁瘠盡禮母疾衣不解帶有田
  十餘頃榖貴平價糶之以濟一方大觀政和間蝗
  數害稼獨不食華苗子朝正累官知平江府
  潘祺溧陽人性孝好學尚氣節游太學與陳東為
[157-41a]
  友東欲陳時政祺曰奈親老不能與子俱耳子不
  可不勉陳意遂決後登第調宣州司户
  錢戩溧陽人居父憂有少年數人来曰而父逋我
  數萬錢戩與之不吝夜有賊入戩知之呼與金使
  速去終不語人後其子至顯官
  諸葛填丹陽人執親喪哀毁絶酒肉手治墓劬瘁
  骨立嵗饑民共伐墓木填不能拒泣痛而卒人稱
  諸葛孝子
[157-41b]
  湯克昭字晦叔初以淮閫辟授修武郎累官至武
  翼大夫知肇慶府鄉人負錢萬緡貧不能償以産
  歸之克昭曰昔以義假豈望報耶乃焚其劵又買
  千畝為義田凡同祖所出給予有差
  竇寳 周伸 俱丹徒人以刲股療親受旌
  束崇芳字徳馨丹陽人徳祐乙亥北兵来父被俘
  崇芳詣軍門號呼請代大帥義之縱其父去留崇
  芳軍中掌文檄久之憫其孝言於巴延予以二矢
[157-42a]
  縱歸
 元孫瑾字無咎丹徒人父殁當嚴冬徒跣食粥盡哀
  事繼母唐甚謹吮癰癰愈䑛目目明唐卧病十二
  年不以久病而怠迨葬時有久雨忽晴掩壙復雨
  之異縣上狀被旌
  徐鈺丹徒人泰定元年侍父鎮往婺源經小溪口
  流水暴漲鎮墮水鈺急投溪擁父出父得挽筏以
  升而鈺力憊湍急不能自奮遂溺死屍浮四十五
[157-42b]
  里始得有司以間旌其閭
  張夀字仁輔丹陽人五世同居孝友彌篤至元三
  年旌門
  王元伯金壇人四世不異爨家人百餘口無間言
  日使諸女婦聚一室為女工畢斂貯一庫室無私
  藏幼穉啼泣諸母見者即抱哺不問孰為己兒兒
  亦不知孰為己母也兄宣伯卒即以家事付兄子
  軌軌辭元伯曰若宗子也宜主之相讓既久卒以
[157-43a]
  付軌至元間旌表其門
 明王荂字子輝金壇人洪武間兄榮以杭州府同知
  坐事當剜膝荂擊登聞鼓請以身代義而許之㫖
  下兄已刑矣正統初出粟三千石助官賑饑勅表
  義門復其家子政孫鎮咸好義急公捐貲助賑給
  七品冠帶
  髙禮保丹徒人性篤孝割脇脂以愈曾祖母徐疾
  詔旌其門
[157-43b]
  史以仁溧陽人 唐川丹徒人俱洪武時以孝旌
  陸旺溧陽人正統時以輸財助賑旌
  楊椿年丹徒人割股荷旌
  貢原懋字世徳丹陽人正統間嵗饑出榖二千石
  賑貧者有司以聞賜勅奬諭又建學舍延明師以
  處四方之士
  賀愷字伯元丹陽人值嵗饑詔民出粟及格者予
  旌愷獨輸粟辭旌天順中嵗又饑愷輸粟益多辭
[157-44a]
  旌益堅有司髙其義虚賓席以待終不赴時蝗災
  獨不犯愷田人以為厚施之報孫玭亦以輸粟及
  格授承事郎一人輸負畢有戚容詢知其鬻女也
  傷之還所輸令贖女而代之賦
  錢賓國字寅劬溧陽人伯兄以逋賦繫將質己産
  代償之令聞而問曰汝寒士曾與而兄析箸否曰
  析久矣然逋賦者賓國之兄負逋賦名者賓國之
  父也賓國敢令父負此名哉令義之令償其半而
[157-44b]
  捐俸輸足後由貢司訓宣城
  繆希亮字思忠溧陽人事母至孝嘉靖己丑既登
  第不廷對而歸遂終養焉母殁不復出
  史際字恭甫溧陽人少從王守仁湛若水遊嘉靖
  壬辰舉進士以文選主事改春坊清紀郎旋乞歸
  置義莊義塾修明倫堂濬躍龍闗捐田二百畝資
  貧士誦讀嘉靖甲午乙未洊饑發廪以濟更捐粟
  墾治沙漲田成名曰救荒渰募死士擊倭太湖撫
[157-45a]
  按上其功晉秩䕃子
  殷士望字徳逺丹徒人嘉靖末倭猝犯京口士望
  父被執士望請以身代倭兩釋之其女弟亦以孝
  聞詔旌其廬曰麟鳳
  馬一龍字應圗溧陽人父性魯自給諫出知尋甸
  府以苗變誣繫獄一龍時為諸生走長安上執政
  書情辭哀迫執政憫之父獄得解嘉靖丁未成進
  士由詞林仕至南國子監司業
[157-45b]
  陳守愚字子直丹徒人性至孝好施家被盜其戚
  梅某孔某先以帑寄守愚至是倉皇来省守愚悉
  償之賑饑給槥焚劵贖人子女義事靡不為有司
  薦之朝将授官以親老不就
  史濟字啟賢金壇人貧民有鬻妻者助之金得不
  鬻嘗糴菽淮上他賈誤授百斛牙籌亟還之謝以
  十籌不受
  湯宗元字養初金壇人念大父年髙同卧起者十
[157-46a]
  餘年大父殁始娶季弟未婚倍給以常稔田自取
  磽瘠嘗渡淮獲遺金一篋訪而還之人有所貸逾
  嵗輒焚其券
  曹塾字啟倫金壇人祖遺田僅百畝後殖至二千
  餘畝悉與同居兄子均分嵗饑輸粟千餘石以勸
  賑遥授鴻臚寺序班
  狄仕明溧陽人弟獻明萬歴壬午舉人有妾自縊
  忌者賄直指搆以殺人之罪方逮訊仕明謂弟曰
[157-46b]
  此行無生理弟未有嗣不可以死乃使弟出亡挺
  身代往直指方盛怒仕明曰直指欲以三尺法為
  所私殺人乎直指語塞怒益甚榜笞交下俄殞於
  獄直指尋自悔弟獄得解
  張柏字汝憲丹徒人萬歴己丑郡大荒柏出粟千
  石設糜以賑病者給藥無衣者給絮凡五閲月至
  麥熟方止全活無算有司上其事遥授之職子覲
  辰亦好施予有父風
[157-47a]
  鄒量金壇人割股廬墓被旌表
  孫尚魁丹徒人節婦孫氏子也孕三月父卒尚魁
  自慟為遺孤不識父面每登髙及風雨夜則大哭
  母病刲股以進母殁設主浄室旦晚侍食凡數十
  年忽一日詣親族作别曰三日後别諸君去尚魁
  遺孤喜將識吾父於地下也踰三日果卒
  李元炳金壇人父瞽以舌餂復明割股飼母母疾
  愈明季膺奬
[157-47b]
  謝深金壇人傭賃為生割臂肉愈母病
  陳光美金壇人刲股愈母疾伯兄無嗣次兄烈以
  子嗣之烈願兩析其貲以一與光美不受子英略
  亦刲股療母疾
  莊仲祥字瑞之金壇人父以苦學失明仲祥日侍
  側口誦古史數十則雖沍寒深夜無間曰老人畏
  夜長吾欲為大人減漏刻也書則博束脯以佐甘
  㫖繼母僅長祥二嵗終時仲祥年七十有三居喪
[157-48a]
  盡禮所生弟素驕蹇仲祥愛之無間甲申三月聞
  變大慟疽發於背而卒
  陳觀陽字賓之丹徒人父肖授徒維揚逆徒宗孫
  達憾師嚴投毒飲食中肖中毒死觀陽甫十六嵗
  誓報父讐宗宦族多藏百計展脱賴江都知縣姚
  持之甚堅迄十九年觀陽成進士血疏陳情孫達
  始伏法觀陽仕至吏部主事
  朱祚元字仁卿丹徒人母病兩刲股以進父為亂
[157-48b]
  兵所執請以身代並及於難
  史遷六溧陽人里中有貧而棄婦者鬻己田以全
  之子廷颺順治乙未進士
國朝楊日進字吾往丹陽人性和易好施延名醫善樂
  以恤貧病甃治道路賑濟鄉里時稱長者
  賀雲舉字紫翔丹陽人順治辛卯恩貢授絳縣知
  縣謫兩浙鹽幕父以張獻忠之亂死於資陽雲舉
  棄官入蜀求遺骸不得慟哭空山中聞者莫不流
[157-49a]
  涕
  戴舜年金壇人生五嵗父與族人構難族人擊殺
  諸途訟於官㑹令罷賂居間者事遂解舜年雖幼
  見其祖母時時切齒飲泣黙識之至年二十途遇
  其仇頓發忿舉手中鉏鋤之破腦陷胸而死即持
  鉏詣縣自陳狀令義而頌繫之上臺亦義之僅擬
  杖懲事與丹陽黄洪元同
  張炳祖字虎文丹陽人從父仲馨北逰抵濟上父
[157-49b]
  病熱不汗地無醫者炳祖夜告天刲股肉為羹纔
  盡兩甌則大汗熱解後糜肉雜粉糕以進不十日
  愈父先病痢四十日卧起抱持漸不能興以牀為
  厠皆親裹滌復負重創積勞成瘵歸二年卒
  周瑞 張繼昌俱金壇人以割股療親  旌表
  王宗積金壇人廬墓  旌表
  何金鋐字元用丹徒人父没用妻嫁貲治殮以父
  所積脩脯金為弟妹婚嫁生計二弟繼没撫二孀
[157-50a]
  三孤歴凶嵗更亂離而卒共保全母没終身茹素
  𦵏族之不能𦵏者十數喪晚入山學釋示㣲疾端
  坐逝
  賀上林丹陽人父天叙以事忤毘陵令繫獄將殺
  之上林年十八謀脱父不得聞巡撫將至渉江溯
  淮迎舟大呼騶從呵之不得前遂投河髪没數寸
  復躍起大呼撫軍令急救之已死撿其衣得一紙
  則白父寃狀也撫軍按部具得令不法狀釋天叙
[157-50b]
  獄毘陵人立賀孝子祠
  毛鯤字漸逵丹徒人節婦唐氏子竭力養母兄弟
  友愛以母節子孝  旌表
  黄洪元丹陽人父國相為同里虞庠所殺時洪元
  與弟竒元尚幼長欲報仇母懼禍固止之久之母
  死既𦵏兄弟各挟利斧斫庠於春社㑹飲坐上詣
  縣自歸有司繫洪元釋其弟事奏
詔皆釋之
[157-51a]
  髙拱斗丹徒人樂善好施兩設粥賑饑凡橋梁道
  路公宇圯壊靡不捐金修築弟拱奎亦敦孝友
  法治朝字公亮丹徒人明末父為江隂縣土賊所
  害治朝求得遺骸歸控於官戮賊首十一人母病
  刲股以療弟治鼎染疫頭項腫潰欲人面作枕治
  朝即以面承之漸得愈弟治齊亦孝義每言及父
  事輒咬破其舌喋血而哭生子不令赴試江隂以
  父殺其地也初出繼叔後叔有子盡以家産畀之
[157-51b]
   雍正四年  旌表
  朱化麟丹徒人刲股肉愈母疾
  狄樞南字曼容溧陽人善屬文年十五母遘疾刲
  臂肉和藥以進卒不起𦵏後廬墓三年待庶弟三
  人衣食皆厚於己子曰吾子不敢與父之子等年
  四十一卒
    淮安府
 元湯福新山陽人遷桃源赤鯉湖居積甚富好行義
[157-52a]
  代邑令償米五千石淮水泛清河以東被害築堤
  四十里水不為害復助米二千石開濬山陽運道
  嵗饑設粥以賑又浚漣沭二水因名湯家澗三子
  通遵暹皆以仕顯
  翟諟淮安人居喪廬墓
 明張住兒桃源人母孟氏病篤住兒割肉為羹以進
  母病獲愈洪武中旌表
  吴輔山陽人刲肝愈母疾
[157-52b]
  楊旻字克彰山陽人父早卒居母喪哀毁踰禮廬
  墓三年母素畏寒遇大雪則繞墓慟哭墳遂無雪
  有白鳩雉兔之瑞
  宫安山陽人少孤其母以貧改適北商棄之去宣
  徳間貢入京師避雨店舍母子相遇抱持慟哭其
  母已生三子安往来定省不缺授温州府推官擢
  廣東僉事持憲嚴明致仕歸貧無生産養猪以自
  給巡撫王竑深重之
[157-53a]
  王仲英清河人正統中以輸麥賑饑旌表
  梁辟 李成 俞勝 徐成以上並淮安人正統
  時以輸財助賑旌
  朱仁安東人景泰間嵗貢任於潛縣敎諭天性純
  孝方娶父賓病即不入私室侍奉湯藥及卒結廬
  墓側單衣跣足隆冬不易芝草産墓
  王鋐山陽人成化中以順孫旌表
  樊琦字克用山陽人成化戊子舉人授利津教諭
[157-53b]
  復補任平原居家孝友凡禄養餘貲悉推濟族屬
  蘇勤安東人自髙祖至勤六世同居成化中奉詔
  旌門
  朱勇安東人以五世同居旌
  髙隆鹽城人𢎞治癸亥嵗大歉死者枕藉隆瘞埋
  數千人
  陳錙山陽人好義樂施遇貧鬻妻者捐粟贖之
  李昇字雲超山陽人幼喪父聞家人稱父名輒哭
[157-54a]
  失聲家貧教授以養母母卒執喪哀毁遂喪明終
  身不食肉
  丁震山陽人自祖文義迄震五世同居少長雍睦
  正徳中詔旌為義門
  蔣彬大河衛人母得疾汗閉幾死彬灼臂籲天母
  忽汗出獲瘥父殁廬墓終喪晨昏哀哭常有二鳥
  飛鳴廬中夜有數犬繞廬往来一時文士多歌詠
  之
[157-54b]
  相棟山陽人嘉靖戊子舉人性篤孝友好周人急
  不計已豐約遇事役妨民者即代為論訴雖觸犯
  不自危
  陳斗南鹽城人嘉靖庚戌進士事繼母以孝聞母
  病疽呼號七日吮其穢而愈
  陳寳鹽城人親殁廬墓三年不與妻相見惟令子
  餉米於墳所
  楊錦郡諸生母病不解衣者三月父鸞鰥居侍寢
[157-55a]
  處不入私室十餘年冬月父足凍裂夜以舌䑛之
  父病嘗糞驗其差劇嘉靖中嵗貢當赴京師以父
  老不仕後學使耿定向初就官夢神語曰楊樸菴
  孝子也醒而識之及試淮詢知樸菴即貢生楊錦
  驚異之奉書幣表其宅里時以為至孝所感
  周熊淮安衛世襲指揮父母早世事繼母以孝聞
  及殁建思親樓刻像奉事
  吴從衆清河庠生性篤孝中夜火起母老病熟寢
[157-55b]
  從衆冒火以入負母出烈焰中次日火毒發母子
  繼亡萬厯中詔旌
  髙鹿鳴字子賓山陽庠生孝友端慤嘗刲股愈母
  疾兄家計中落割産贍之撫兩孱姪不異己子又
  同邑王久章由乙榜授通判盡以家財析諸弟姪
  孔金山陽人父椿死遺腹生金事母盡孝母被大
  賈杜言逼娶沈河死金屢訟不勝言以賄謀斃之
  金丐食走闕下擊登聞不得達復歸墓所號哭不
[157-56a]
  絶聲里人上其事知府張守約異之質實擬言斬
  未幾張卒言夤縁得脱金被箠楚幾死後監司理
  舊牘仍擬言斬死獄中金旌表
  孔良金子金病刲股肉為羹以進得愈金喪廬墓
  萬厯中與金同旌
 成瑶鹽城人  吴松山陽人並親殁廬墓三年
 朱繼輅安東庠生三月喪父稍長問父貌於母母
  哀號輅亦哭不休家貧見母有不悦必長跪求解
[157-56b]
  母以哭姑卒繼輅哭母喪明
  鮑越山陽人隄顔家河路三十里為橋梁五所建
  亭鑿井以息行人凡三圯三復萬厯中旌表
  梁秀鹽城人早喪母父憐之不再娶秀朝夕色養
  父殁廬墓離家數十里嘗中夜有鬼試之不為動
  終喪族人羣往迎歸揭卧薦起有赤蛇數十盤旋
  其下衆驚異有司上其事詔旌之
  劉自靖山陽庠生世光孫性慷慨有幹略明季丙
[157-57a]
  子丁丑間淮水漲居民驚懼自靖募衆築堰障禦
  城賴以安
  張致中山陽人天啟時以孝旌
  王啟運字馭六安東人崇禎己卯舉人事親至孝
  里人疫有貧不能備棺者施具以𦵏之又同郡沈
  維中趙有年亦以孝著
國朝虞三省鹽城人父好施予竭力承父志有貧民賣
  女求脱誣獄三省賣耕牛以贖之嵗饑前後賑濟
[157-57b]
  千餘石
  吴世昌安東人年二嵗祖父繼殁稍長事祖母及
  母竭力盡孝 順治十二年  旌表
  王忱淮安庠生母死日夜哀號遂以毁卒未匝月
  柩傍燕巢産白雛繞柩飛鳴人稱為孝感多為白
  燕詩挽之
  吕惟鹽城人幼聘淮浦髙氏次女女既長得廢疾
  瘖且瘓髙欲厚飾粧資更妻以長女惟固辭人皆
[157-58a]
  義之
  劉源長字介祉山陽諸生父宗逺任廣西懐集所
  吏目阻兵亂不得歸源長跋涉萬里訪父粤中水
  陸所由屢經危險有風息虎馴之異咸稱孝感又
  祖母病篤刲股以進而愈
  劉愈山陽人昌言長子康熈壬戌進士仕終工部
  主事性篤孝友少師事耆儒岳薦邃理學通經濟
  昌言令岑溪愈随侍在署鄰縣賊彭竒圍城彀毒
[157-58b]
  矢仰射城上中者輒死愈佐父登陴竭力守禦有
  飛矢從項傍過著神祠竿上賊平後邑人識其箭
  為孝子箭
  陳嘉寵山陽人年十二割股療母疾里人嗟異
  趙夢龍 張拱台 張星弼並山陽人 孟之徳
   曾士傑並鹽城人俱以割股稱孝
  成世雄鹽城人養親盡孝居親喪枕磚卧草三年
  不食鹽酪盛著不浴時同邑宋桓貽山陽胡之驥
[157-59a]
  並有孝行
  楊長葿山陽人父病七載扶持飲食不委婢僕母
  死廬墓蔬食三年
 
 
 
 
 
[157-59b]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十八
[157-60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十八
  人物志
   孝義二/ 松常鎮淮四府/
    松江府
 後漢陸續字智初吴人幼孤為郡守尹興門下掾興
  坐楚王英事徵詣廷尉獄續就拷肌肉消爛終無
  異辭續母至京餽食付門卒以進續對食悲泣人
[157-60b]
  問其故續曰母来不得相見故泣又問何以知母
  所作羮續曰母截肉未嘗不方斷葱以寸為度是
  以知之帝間即赦興等事續孫康
  卞崇婁人桓帝時郡守薛固為法吏所誣下廷尉
  崇詣闕稱寃廷尉囚崇楚毒備至崇確然不撓聲
  枉彌厲天子聞而竒之乃赦固罪
 宋衛公佐字輔之華亭人事繼母盡孝族有貧不嫁
  女者雖疎逺必為擇壻歸之聚書數千巻禮賢訓
[157-61a]
  子時縣未有學捐地為址熙寜末饑疫施粥給藥
  瘞殍給棺無慮數萬有司嘉其義將奏聞力辭而
  止元豐中復饑租稅無出纍繫盈庭又為出粟代
  輸繫者得盡釋弟公亮公望並敦行義
  衛謙字有山華亭人登進士授龍溪尹不就立義
  莊贍宗族及鄉之貧者建義塾以来學者買婢知
  其某㕘政孫女治奩具擇士人嫁之子徳嘉字立
  禮元至正間盗起里人争竄獨不動曰吾守死先
[157-61b]
  祠耳人稱其孝
  殷澄字公源華亭人性介特好施宋末避地邑之
  南錢元兵入華亭其帥忿南錢久不下欲屠之澄
  奮詣軍門極言帥怒手劍叱之澄曰殺我一人活
  數千萬人死猶生也帥乃止丞相巴延聞而義之
  授華亭軍民都總管不受野服隠居以終
 元湯文英字孟寛華亭人世篤孝友至文英八世同
  居至元問表閭復其家
[157-62a]
  夏椿字夀之華亭人少孤事兄如父至元丁亥嵗
  祲出粟賤糶庚寅又祲賤糶如前復設粥以待饑
  者大徳丁未旱鄰境饑民皆攜持老幼歸夏氏椿
  闢廬舍具饘藥以濟之歸者給其資死者買棺以
  瘞事聞於朝旌其門為義士
  任仲孚上海人好義樂善大徳間嵗饑出米二千
  斛闕/八百斛以濟貧乏部使者上其事詔旌其門
  二子良佐良輔皆被擢用
[157-62b]
  章夢賢字思齊上海人性孝友好施與至順初浙
  西大水朝廷命能賑五百石以上者爵有差夢賢
  出粟二千餘石而不受爵詔旌為義士之門時同
  邑管仲徳亦以散財周急被旌
  杜英發字俊卿上海人官建寜學正初季父無後
  養莫氏子為子後復以英發為後及季父殁悉以
  産歸莫氏子待之不異同氣復置田儲粟以資族
  之困於徭役者
[157-63a]
  徐初字本道華亭人父信後母䜛初事之益恭父
  暑月病疽穢流袵席初身自浣滌不解帶者經月
  父乃悟曰汝吾孝子也後母有子初友愛甚篤至
  正丙申浙右警初糾鄉人備寇大帥欲薦官之不
  受
  徐誠字信之上海人父疾醫禱勿應乃刲股和藥
  以進尋愈好施予嵗祲為粥以食饑者活萬餘人
  沈雍華亭人與弟穆以孝友稱於鄉至正丁未夏
[157-63b]
  淞島兵變父騰避兵於外二子守家廟不去悍卒
  排闥入引刃刺雍背穆以身捍蔽乞代兄死雍亦
  祈釋弟殺已卒感其義遂兩釋之
  趙恭字思恭上海人母久病恭嚙臂肉作羮啖之
  尋愈父患蠱其弟敬刲股肉為羮以進亦愈人稱
  二孝
  姚玭字比玉青浦人至正末苖兵之亂玭奉母出
  避阻河不得渡母曰兵至吾誓不受辱遂自沈玭
[157-64a]
  倉皇投水負母而出一日母病思魚羹暮夜莫能
  得有所蓄烏圎甚馴忽出致白魚盈尺以歸供母
  人以為孝感
  戴光逺字君實上海人父暘谷規創義塾以訓里
  人未竟而卒光逺經畫成之作堂室四十五間貯
  經史延師儒招學者割上田五十畝贍之
  葉以清字子澄華亭人尚氣節徳清尉劉昶吿以
  三喪未舉即貸五十緡監黟縣巴延調兵昱嶺呼
[157-64b]
  以清姓字而囑妻子曰我死母老當往依之及顔
  死以清夢顔来曰以八口累君越二日其妻子果
  奉母至時避地諸名流皆依之以居
 明何潤字子潤華亭人吴元年海氓錢鶴臯作亂據
  府治殺知府荀玊真囚知縣馮榮等潤収瘞玊真
  復詣錢力請曰馮良吏無苛政願以十口保之榮
  等得免幷擁䕶避難良民甚衆及亂定又出私財
  募購府司所失八印納於官官将表其事固辭時
[157-65a]
  稱何義士
  顧敏字文敏上海人洪武初父仲睦坐累死子孫
  應戍邉敏年十三刺血上書白父寃太祖憫之得
  末減放歸詔旌其門
  沈徳四華亭人刲股肉愈祖母疾及祖父病復刲
  肝作湯進之隨飲而瘳事聞洪武中詔旌其孝
  張榮一華亭人洪武時刲肝愈母病奉詔旌其門
  里人繪其像城隍廟其後以刲股愈親疾者華亭
[157-65b]
  有張桓陳泰居宗晟青浦有張可成上海有張同
  文王節蔣時英
  陸文旺字徳林上海人篤于孝友士望歸之有就
  之質成者誨以大義咸感悟去元季避兵苕溪人
  指其故閭曰此陸先生居也相戒勿毁洪武初舉
  賢良歴官郡守
  錢惟慶字汝明華亭人七嵗喪父哀毁如成人事
  母篤孝兄存善以輸銅後期違部限勾攝甚急惟
[157-66a]
  慶詣使者曰老母所藉終養惟兄不如期者我也
  存善曰弟為母愛子不能離膝下我為家長不如
  期罪當坐兄弟争赴逮使者驗户籍竟以其兄行
  㑹赦免子溥博
  楊周字起東華亭人以髙義聞雖布衣里中敬服
  得其一言為重有賈寄貯金三千十年賈至倍其
  子母錢還之客堅却子錢周不得已散之貧民療
  疾賑饑全活萬數
[157-66b]
  姜大順華亭人父廉洪武初以人材受武靖判官
  大順性孝母卒廬墓三載有司以孝義薦力辭不
  仕
  周禋字維敬華亭人為府掾太守劉璟器之璟以
  剛直忤巡撫黄憲欲坐以墨拘諸掾拷掠皆誣服
  禋獨鳴其寃楚苦備至無撓辭及覆鞫復大呼枉
  事始得解後選授縣佐乞歸邑中顧清曹時中諸
  名流皆重其人與之酬唱孫思兼
[157-67a]
  馮海字存朴華亭人事親孝雖近出入必長揖以
  告母年八十有鄰媪年與母同嘗與之叙姊妹行
  海日具甘㫖必邀鄰媪同食以娱親意母疾篤日
  嘗其糞夕叩北斗求代半載始痊海竟以勞瘁遘
  疾垂没呼母三日不絶口里中稱為苦孝
  曹閔字崇孝上海人𢎞治丙辰進士令沙縣擢南
  御史疏論劉璟被扙後當起官以母老不出母終
  枕塊得寒疾卒
[157-67b]
  馮行可字道卿海曾孫御史恩長子恩應詔直言
  下獄論斬行可年十三伏闕訟寃日匍匐長安街
  號呼乞救於朝士終無敢言者乃刺臂血書疏願
  代之死世宗覽疏色動曰忠孝乃萃一門耶因減
  恩罪戍雷陽後領庚子鄉薦歴官應天通判有政
  聲弟時可隆慶進士歴官按察使以文名
  包節字元達華亭人嘉靖壬辰進士由推官擢御
  史出按湖廣劾守陵巨璫不法反為所搆逮詔獄
[157-68a]
  搒掠永戍莊浪衛節在極邉處之甚安獨傷母不
  克終養日飲泣聞母訃晝夜哭竟不起遺言以衰
  絰殮聞者悲之弟孝字元愛嘉靖乙未進士官南
  京御史與兄節並著風采尋請終養歸母没哀毁
  卒時稱其兄弟皆死孝
  王子竒金山衛人母疾吐痰子竒輒以口吞之母
  尋愈總戎閩中海錯皆不敢嘗曰吾親未食也嘗
  置一妾詢知其為金千户女立遣還不責其直又
[157-68b]
  同郡解元莊允中字執卿買妾至門聞女父為司
  倉逋課被繫鬻女以償即惻然歸之
  韓宏謨青浦庠生嘉靖甲寅倭冦犯境獲宏謨母
  將刃之宏謨號泣請代皆被害宏謨子奔救并遇
  害人皆哀之時上海陳時熙華亭髙承順皆奉父
  避倭亂猝遇宼鋒時熙請代戮承順以身捍刃宼
  義之俱得釋
  徐億字子裁華亭人倭躙境上億駕舟奉親避匿
[157-69a]
  寇兵突至奮梃擊之親得脫而億墮水有浮草隠
  蔽乃免於厄母疾籲天請代乂吮父疽及二親繼
  殁哀毁骨立既葬結廬墓側喪畢不食鹽酪不括
  髪者十年垂老入城市人皆聚觀更有强邀至家
  令子孫識之曰此徐孝子御史温如璋疏請建坊
  表之
  徐夀字永齡青浦人嘉靖二十三年嵗大饑穀翔
  貴夀減直糶五百石以濟貧餒事聞於朝特賜冠
[157-69b]
  帶子沛嘉靖末又值嵗祲沛糶米亦隨時直而升
  斗則廣踰其半曰吾不居賤糶名而使人實受其
  恵可矣鄉里尤感頌之子三重
  曹誠字守愚上海人嘉靖甲寅避倭亂五里橋有
  人以巾懸樹就水浴浴畢即去誠趨視樹上巾内
  貯白金因露坐水際待其人至而還之又嘗於道
  旁厠上見遺金及夜出有墜金户外者皆久候亡
  金者返覔還之如前鄉里皆多其義子國裕官太
[157-70a]
  醫院吏目亦有善行
  張隠字時顯華亭諸生九嵗喪父事母孝居大母
  及母喪三年不飲酒入室少贅婦家舅卒無子遺
  産頗豐隠為之置嗣悉以所遺歸之鄉里美其讓
  兼工醫有名
  楊應祈字懋延給事允繩子允繩以非罪逮繫獄
  論辟應祈日納槖饘刺血書疏求代父死母泣止
  之不忍見父就刑先入獄與訣絶粒而死萬厯中
[157-70b]
  旌表
  吴炯字晉明華亭人萬厯庚辰進士授杭州推官
  擢南京兵部主事進光禄丞時徐兆魁騰疏攻顧
  憲成炯力辨其訛歴遷南太僕少卿居鄉時置義
  田贍族輸萬金助邊被詔旌奬從父丕顯由乙榜
  除承天府通判亦以好施著
  朱一徳字士隆上海人領萬厯戊子鄉薦生平多
  善行拒奔婦還遺金哀里人謝某無辜陷重辟為
[157-71a]
  辯於官而出之不受一錢又同郡奚欽字聖功亦
  以還遺金却奔女得長者名
  顧正心字仲修華亭人太學生萬厯十六年嵗饑
  出粟二萬以賑詔旌其門因悉郡民徭役之苦買
  田四萬畝以助諸役擘畫周詳公私賴之又置濟
  荒贍族義學諸田人尤多其義子懿徳亦善士
  錢良輔字徳卿華亭人舉萬厯壬午鄉薦祖母九
  十餘卧蓐不能起良輔口哺之祖母没哀毁備至
[157-71b]
  後居母喪以毁卒又上海進士沈泓字鄰秋母亡
  每遇嵗除必至殯所寢處元正三日後乃歸每一
  念母中宵哽咽人為感動
  瞿光位字明巖華亭人父以運糧事坐誣繫金陵
  獄光位年十六奔赴繫所徧訟寃於當事者十年
  獄猶未解後衝冒風雪□巡按御史舟後號呼徹
  晝夜至力竭嘔血再仆雪中御史憫之鞫得其實
  父寃始白奉父歸侍養盡孝歴三十餘年及居喪
[157-72a]
  哀毁感動鄰里孫然恭字欽我善草隸闕/  孫
  天潢字爰楫工辭翰天淏字蒸紫邃經學
  髙承順華亭人萬厯時旌孝
  張秉介上海人天啟時旌孝
  沈文亮字星白華亭人父鎬病瘵將不起文亮髪
  纔覆額哀號禱天願以身代刺臂血投糜中以進
  病遂瘥
  陸志孝華亭人哭親喪明遇異人療之一目復開
[157-72b]
  廬墓三年崇禎時旌
  唐姚端上海人事父孝嵗饑煮粥以食餓者設義
  船於永濟渡往来便之子華博雅敦倫亦以孝義
  著
國朝陸從龍字五雲華亭人為諸生有聲性孝家貧授
  徒以給甘㫖侍父疾衣不解帶者三載父殁事祖
  母盡孝道撫幼弟極友愛又育弟遺孤俾成立從
  妹少寡迎養終身
[157-73a]
   張淇字爾瞻上海人父尚文有行義好施淇尤以
   孝友稱效范文正義莊規畫置義田千畝以贍族
   人子彚孫照承先志奏明
 朝廷以田載入邑乗
上嘉奬追授淇吏部左侍郎雍正十年事也
   蔡之筆字聖持上海人性謹實勇於為善里黨重
   之臨没猶遺金助興義塾以教鄉之子弟
   張之普字𢎞祖婁縣人居母喪哀毁骨立廬墓三
[157-73b]
   年康熙辛酉父貢生宫在中州幕抱病之普星馳
   省視及至父已殁拊棺哀慟絶而復甦扶櫬返氣
   息日㣲哭不成聲甫抵家設祭即瞑目苫次間者
   哀之
   黄令荀字竹咸華亭貢生少孤家貧嘗雪夜負米
   奉母以學行著鄉里弟諸生士英早殁婦潘氏守
   志令荀自減口食給之以完其節
   馮敦忠字方山婁縣人明御史恩七世孫為諸生
[157-74a]
  敦孝友好義念蘇松浮糧之困著浮糧考憂海患
  著海塘條議石土利害説俱上之當事凡遇有關
  名敎事必倡為之
  孫琮字爾繩青浦人侍奉祖及母竭力盡孝葬後
  廬墓三年慈烏環集人謂孝感所致雍正四年
  旌表
  汪思遵字建士婁縣人嵗貢生天性孝友父殁六
  載哀痛如初喪康熙乙未六月冒暑入山經營窀
[157-74b]
  穸勞瘁暴亡子顯曾抱尸痛哭三日不絶聲殮父
  畢一慟而絶時稱雙孝 雍正九年  旌表
    常州府
 後漢彭修字子陽毘陵人年十五與父俱歸父為盜
  所劫拔刀前曰父辱子死卿等不畏死耶羣賊曰
  此義童不宜逼遂解去仕郡為功曹時西部都尉
  宰鼂行太守事以㣲過収吴縣獄吏將殺之主簿
  鍾離意固諫鼂怒并使收意掾吏莫敢發語修排
[157-75a]
  閣直入争之皆得原貰後州辟從事賊張子林等
  作亂與太守俱出討賊賊望見車馬競馳射之修
  障扞太守中流矢死賊素聞修恩信即殺中修者
  餘悉降散謂太守曰我等自為彭君降不為太守
  服也
  許武字季長陽羨人郡舉孝亷武欲二弟晏普成
  名析貲自取膏腴鄉人鄙武貪而稱弟克遜晏普
  並得選舉武謂宗婣曰向以二弟未預榮禄故分
[157-75b]
  財取譏今殖産數倍悉推二弟郡中稱譽翕然仕
  至長樂少府
  許荆字少張武之孫為郡功曹兄子報讐殺人怨
  者操兵攻之荆出跪曰兄一子為嗣願殺身代之
  怨者曰許掾郡中稱賢吾何敢犯遂委去舉孝亷
  和帝時遷桂陽太守有兄弟争財上書自劾後皆
  感悔召拜諫議大夫
  髙岱字孔文無錫人太守盛憲舉為孝㢘許貢領
[157-76a]
  郡將殺憲岱求救于陶謙憔悴泣血水漿不入口
  謙感其忠勇許為出軍岱還而貢已囚憲母岱往
  見貢好自陳謝貢即出之孫䇿聞其善左傳虚己
  候焉為嫉者所中遇害
 晉顧悅之字君叔晉陵人初為殷浩揚州别駕浩為
  桓温所廢卒悅之上疏理浩或止之悅之固争浩
  果得伸物論稱之終尚書左丞
 南北朝宋蔣恭義興人元嘉中晉陵蔣崇平為劫見
[157-76b]
  擒云與恭妻弟吴晞張同行時録晞張弗獲收恭
  及兄協付獄兄弟争受刑郡上其事于州悉原之
  後恭除義成令協義招令
  徐畊晉陵人自令史除平原令元嘉中大旱畊詣
  縣自陳請以米千斛助官賑貸時以畊比漢卜式
  詔書褒美
  余齊民晉陵人少有孝行傭書以養一日忽語人
  曰近肉痛心煩如割必有異尋得父病信四百餘
[157-77a]
  里一日而至則父已死齊民號踊慟絶良久蘇問
  父遺言母曰恨不見汝齊民曰相見何難號呌殯
  所須㬰便絶郡以事聞詔更所居里曰孝義賜其
  母粟百斛
  許昭先義興人事親盡孝叔肇之繫獄七年料理
  餉饋了無倦色貲産既盡賣宅繼之尚書沈演之
  嘉其操行肇之遂得釋
 齊吴欣之晉陵利城人弟慰之為武進縣戍元嘉末
[157-77b]
  隨王誕起義會華欽軍至衆駭散慰之獨留被執
  將死欣之詣欽請代兄弟皆見原齊建元中有詔
  蠲表
  華寳無錫人父豪義熙末戍長安寳年八嵗臨行
  謂曰我還為汝上頭後長安陷寳年至八十不婚
  冠或問之不忍答輒號慟彌日齊建元三年詔表
  門閭
  薛天生晉陵人其母遭艱嘗菜食天生亦菜食母
[157-78a]
  未免喪而逝天生終身不食魚肉建元中詔表門
  閭
  蕭叡明字景濟南蘭陵人母病風積年晝夜祈禱
  祁寒不輟下淚成冰叩頭出血血亦冰忽有人以
  小石函授之曰此療夫人疾跪而啟函有絹三寸
  丹書日月字母服即愈
  劉懐允晉陵人與弟懐則十餘嵗喪父衣不絮食
  不鹽豉建元三年詔表門閭
[157-78b]
  吴達之義興人嫂亡傭直給喪具從弟欽伯夫婦
  嵗饑被掠達之有田數畝售以贖郡命為主簿固
  以遜兄又讓先世舊田與族弟弟不受棄為閒田
  建元三年詔表門閭
  陳元子義興人四世一百七十口同居建元三年
  詔表門閭仍蠲租賦
  蕭修字世和南蘭陵人諮弟封宜豐侯性至孝年
  十一丁所生母艱自荆州反𦵏中江遇風修抱柩
[157-79a]
  長號血淚俱下隨波揺蕩終得無他𦵏訖廬墓猛
  獸絶迹野鳥馴狎武帝嘉之班告宗室
 唐劉子翼字小心晉陵人初仕隋為著作郎峭直有
  行面折僚友退無餘訾貞觀初被召以母老辭江
  南巡察使李襲譽表所居曰孝慈里子禕之
  王遇晉陵人肅宗時與弟遐同行道中為賊所執
  將釋其一兄弟争死賊感其義俱縱之
  蔣渙晉陵人與兄洌並擢進士第父卒兄弟廬墓
[157-79b]
  側植松栢千餘渙以鴻臚卿使日本却金帛之餽
  惟取箋一幅為書以貽其副歴官禮部尚書洌終
  尚書右丞
 宋丁寳臣字元珍晉陵人與兄宗臣並以文行稱號
  二丁舉進士歴司封員外郎卒少孤篤于友愛兄
  亡服喪三年
  陳思道江隂人喪父事母兄以孝弟聞鬻醯以給
  晨夕母喪水漿不入口七日既𦵏廬墓妻子詣之
[157-80a]
  拒不與見有白免馴虎之異咸平初賜束帛旌其
  門
  邵靈甫宜興人倜儻好施予嘗嵗饑盡發儲粟五
  千斛浚河除道邑人争受役因賴以活子梁孫綱
  皆登第人以為積善之報
  陳敏字伯修無錫人年十一廬親墓有芝産于塜
  熙寜三年進士大觀中守天台蔡京諸人用事斥
  司馬光諸賢為奸黨令郡國立黨人碑敏曰誣司
[157-80b]
  馬公是誣天也倅立石敏碎之謝事歸
  葛書思字進叔江隂人第進士調建徳主簿父密
  年老迎養不就遂投劾歸養十年廷臣薦弗起密
  許以偕行始乞監新市鎮居喪盛暑不釋麻苴終
  禫不去塜舍累年乃出仕主簿連水時兄書元為
  望江令同隷淮南監司有捨兄而薦思者乞改薦
  兄不許則封檄還之官朝奉郎卒諡清孝
  孫逵晉陵人母周氏刲股起父疾母卒逵哀毁盡
[157-81a]
  禮崇寜間郡守為請旌表淳祐中裔孫鎬年七十
  餘病疽其子裂肝以療尋愈郡守刻石表之名所
  居里曰申孝以昭其世徳
  施坰字林宗武進人登崇寜進士第仕至敷文閣
  待制生平篤意孝養所至得親書必冠帶跪讀遇
  恩奏補先及弟姪鄉人稱之
 元王彬字文父武進人早孤事母孝母没哭泣幾喪
  明天歴中嵗旱鄉鄰絶食彬徧假之粟卒後送𦵏
[157-81b]
  者千人皆哭之慟
  李辰字吉父江隂人家貧力學近臣交薦之試迪
  功郎史館編校改㕘制置司幕府以母老乞歸母
  喪蔬食廬墓側六年
  虞薦發字君瑞郡人性孝友家貧好施未冠舉于
  鄉嵗饑出粟賑貸聚徒講學當路欲薦之謝不就
  張孝子小字阿蟠自無錫徙家晉陵少孤家貧傭
  力染肆以養母時得一美味必歸遺母色養備至
[157-82a]
  積二十年母終痛哭幾絶鄉人以張孝子稱之
  章齊字敬叔江隂人元季父文避寇雷溝死于亂
  兵齊求父尸不得哀慟絶粒者七日書蓼莪首章
  擲筆而逝以避亂松江窆于盧涇子庠洪武間為
  袁州守始奉祖衣冠及父柩歸𦵏
  華幼武字彦清父鉉早夭母陳詔旌貞節幼武幼
  與羣兒戲于庭聞母語生平事輟戲而慟母益具
  言所聞母子相持慟哭哀動閭里事其祖父及叔
[157-82b]
  父極恭順羣從未嘗析産異居母老喪明日召諸
  姑姊與歡讌又構貞節堂春草軒以居母黄溍宋
  濂記傳之
 明張翼字飛卿無錫人徐達破姑蘇俘士誠其偽將
  莫天祐猶固守無錫達使諭之降復為所殺達怒
  檄曰不下屠其城翼與儒士徐績徐吉往說天祐
  宜為生民計天祐沈思良久從之翼先縋城下見
  領兵胡廷瑞約三日出降歸報天祐如期自縛詣
[157-83a]
  軍門廷瑞入城不戮一人洪武三年翼績吉並舉
  明經行修翼以老辭吉逃去唯績應命歴遷順徳
  知府歸老
  顧士傑字文英武進人洪武初父坐督賦詿誤論
  死適父病兄當就逮士傑年十七曰父老矣兄家
  督何可死竟自詣詔獄死父兄為建祠祀之
  王忠武進人洪武中父諒以輸税後期法當死忠
  時年十七自詣京請代父死上並赦之宣徳初以
[157-83b]
  薦除兵部主事方將大用以母老致仕歸
  楊浦字宗廣武進人自浦而下五世同居食指千
  百計時稱為義門
  孫慶字思敬武進人母暑月病瘍吮數日得愈又
  得寒疾刲股以進病亦良已母喪廬墓側産靈芝
  備五色雲氣人以為孝感
  沈明字惟逺常州人母病勤侍湯藥得疾幾殆兄
  殁以遺産屬明明以己産與婦家産合為一嫂曰
[157-84a]
  内産叔所當私固請却之明終與均分
  徐佛保江隂衛人永樂間旌孝行
  趙鉉江隂人洪熙間旌
  胡長寜武進人正統間旌
  陳安常江隂人輸財助官景泰間旌
  陳玊宜興人景泰五年嵗大饑玊出榖二千石賑
  之全活甚衆事聞詔旌
  馬官武進人九嵗喪母事父及繼母極孝父患頭
[157-84b]
  風醫弗能療禱于神願刲股救親夜夢神曰樓前
  榴樹汝以鐵線懸繫則割可弗害如言果無恙為
  羹進即愈又同郡錢獻卿李魁屠上宿左守身前
  後俱以割股愈父母疾上宿守身俱被旌
  李庭芝字瑞卿宜興人亷直簡慤嘗同業師許恒
  應南試恒暴仆闈中庭芝即投卷負其屍出景泰
  中鄉舉任平樂知府致仕家徒壁立有故人李應
  貞過訪時方踞爐煨芋相對話舊俟芋熟啖之而
[157-85a]
  去
  李貞字維闇郡人幼孤其母資織絍育之及長母
  久病家益貧母卒鬻妻以殮里人許還淳義之為
  贖其妻又為醵金助𦵏貞感其徳終身父事之
  董琮字禮坤武進人祖母徐年八十餘為盜所獲
  琮挺身謂盜曰祖母老幸釋之我有私藏當以相
  奉盜釋祖母令掘所藏琮曰我欲脫祖母耳安得
  有藏盜以孝孫釋之父病刲股以進終不能愈哀
[157-85b]
  毁成病卒
  李歩行無錫賣菜傭早喪母事父孝父嗜酒每朝
  鬻菜于市得錢沽酒歸飲其父體無全衣而父便
  身之物無不給里中父老訓子必曰何不學李步
  行又靖江劉權力傭供母母卒廬墓終身
  褚鳳無錫人宣徳中諸生事父最孝父老病在褥
  侍奉不離鳳因出郭上冢適鄰火延及父焚死痛
  不欲生不忍火食惟飲水食草根木皮傭書得工
[157-86a]
  價營葬事畢囑弟早娶延祀身負薪往墓所自焚
  死
  秦永孚仲孚無錫人侍養二親歴四十餘年曲盡
  孝敬父患心痛醫謂胸血可療二人競砍胸出血
  和酒以進父疾遂痊母傷膝創潰競以舌䑛而愈
  成化間詔旌雙孝
  秦鏜永孚子母張病痿又瘖不能言鏜以意揣其
  欲而調䕶之坐卧躬自抱持積十九年不懈以母
[157-86b]
  病不赴㑹試與仲孚子鉉亦稱雙孝
  蔡元鋭無錫人弟元鐸嘉靖中倭寇至突入其舍
  兄弟負父升屋賊執元鋭殺之元鐸以父免尚未
  知兄死持重貲至賊營贖兄併遇害事聞詔旌其
  門曰孝友
  全純字原赤無錫人家貧事母孝母卒飲泣嵗餘
  而瞽鄉里舉其孝巡撫周忱餉以米布純固辭曰
  某能稍盡子情則目不盲矣忱瞿然躬為祈禱曰
[157-87a]
  若全孝子果孝宜還其目三月目復明忱為捐俸
  買田以贍之
  華雲字從龍無錫人嘉靖辛丑進士授户部主事
  榷税九江以亷潔稱擢刑部郎乞休歸倣范仲淹
  義莊買田千畝以贍族人
  吴馭字惟允宜興人嘉靖中官詹事府主簿邑大
  饑輸粟出錢賑饑瘞死乂建義祠割腴田二百畝
  為義莊時郡諸生湯應麟亦以孝友好義聞
[157-87b]
  黄巒字世鳴江隂人由邑諸生入太學嘉靖戊申
  倭警巒捐六千金甓城東南三百餘丈丙辰又捐
  二千金增子城三座倭環攻三十三日不破民賴
  以全又圍困時輸粟七千石給土兵三千石安客
  兵給貧民七十金助輸尚書趙文華軍餉殁而邑
  人専祠報其徳
  秦柱字汝立金孫以薦授中書舍人髙拱當國柱
  有通家之舊未嘗輕詣其門及拱得罪去門生皆
[157-88a]
  走匿柱獨追送百里外吴中行以論張居正奪情
  廷杖柱挟醫視湯藥得不死居正銜之斥歸
  折足老人之子嘉靖初無鍚人父折足其子負之
  以行乞于道得少物輒進父父棄其餘子始食歴
  十餘年父卒子慟曰父在㝠途孰負之行遂死父
  旁
  任卿字世臣宜興人嘉靖間由例貢仕至大理寺
  寺副嘗割田千畝為義田贍族之貧者千畝為學
[157-88b]
  田贍士之貧者八百畝為役田佐里人之輪充里
  役者其宗人友㳟為太醫院吏目事孀嬸如母每
  日必衣冠寢門外問安婢辭乃退後有億年者事
  母盡孝年六十不衰撫異母弟不啻同懐鄉黨稱
  曰孝友世家
  鄭振先字明初武進人萬厯庚戌進士令頴昌舉
  卓異第一丁内艱歸以哀毁卒遺命以衰絰殮時
  稱死孝
[157-89a]
  沈應時字伯起無錫人母早亡父從龍不再娶而
  雙瞽應時日為䑛膜俟父安寢然後篝燈讀書舉
  萬厯癸丑進士崇禎初歴官通政㕘議又郡諸生
  褚城父喪明每五更以舌餂之父目復明以孝友
  聞賜冠帶旌表
  浦邵無錫人父虞被賊縳將殺之邵以首迎刃父
  得免萬厯間旌
  徐時進字元修江隂人以諸生久次將貢而母馮
[157-89b]
  以疾卒自傷欲沾㣲禄養親而不得也號呼不輟
  聲越七日而絶逺近哀之
  陳一經字懐古宜興人性純孝生不識父詢母得
  貌繪而事之諦視輒嗚咽欷歔為人方正有器識
  殁後里人私諡孝潔先生子于廷
  秦爾載字彦熙無錫人師事髙攀龍葉茂才事母
  盡孝居鄉設粥製衣以濟凍餒置槥以殮死者嵗
  以為常三子鏞釴鍈皆知名
[157-90a]
  史元鎮宜興人年十六家失火元鎮入火救母萬
  氏鄰人止之號慟不顧母子俱死火熄屍猶負母
  兩手相握不忍釋事聞詔旌萬厯四十一年立像
  附祀周孝侯廟
  陳可達靖江人與父佾渡江舟覆可達善水先登
  遂操櫓溯流求父得之中流父已凍痿不支可達
  因竭力援父竟同溺死三日後抱其父屍出面色
  如生
[157-90b]
  黄巻字文萃靖江人以貢歴雲夢令罷歸天啟六
  年邑大饑死亡相繼家貧以所置桫木周身具質
  銀首倡助賑邑令及監司繼之全活無算又同邑
  朱維炯有族人逋糧千石繫獄擬罪為出息稱貸
  還官復以金贖其罪時人義之
  堵印錫字仲緘宜興人六嵗喪母十一嵗喪父哀
  毁如成人舉崇禎丁丑進士自陳幼失二親未嘗
  一日奉養懇乞假歸廬墓三百日然後就職詔許
[157-91a]
  之墓有枯桐再華蛛絲結成孝字漳浦黄道周作
  禮問唁之謂可埒曾閔
  楊廷鑑字冰如武進人崇禎癸未廷試第一授翰
  林院修撰工詩文書法師張瑋瑋卒于京廷鑑經
  紀其喪謝絶賻贈曰不敢傷吾師身後㢘倡修郡
  邑學宫賑饑施乏宗黨多被其澤
  孫源文字南宫侍郎繼臯子經書子史無不淹貫
  性慷慨喜論天下事甲申聞崇禎崩行坐悲泣未
[157-91b]
  幾咯血聲瘖淚盡而絶同邑諸生嚴紹賢一鵬兄
  子亦自經寢室一婢從死
國朝路邁字子就宜興人崇禎甲戍進士令暨陽卓異
  擢禮部郎改吏部念二親春秋髙告歸終養入
國朝累徵不出與弟遴友愛遴卒官北平訃聞哀慟數
  日不食
  恵疇字庶康江隂人順治乙未進士不仕宦而能
  為徳桑梓濬濲港河建文星樓請當事永免楊舍
[157-92a]
   徭役疇力為多
   吴珂鳴字蕋淵武進人順治丁酉舉人是年科埸
   弊發覆試所舉士於
 廷珂鳴三試皆第一
特命一體殿試授翰林異數也未幾以逋糧案降調旋復
   原官督學 京畿有公明稱性好施與周䘏宗黨
   親疎有差𦵏其先壟之淹柩百餘
   王襄武進人父道洽從族叔于粤東戎幕久無耗
[157-92b]
   襄覓父經百艱比至則父與叔俱前卒遇父友指
   𦵏處扶柩歸母猶疑似命異日勿合葬未幾棺蓋
   裂窺見道洽鬚眉如生襄授徒養母在館忽心動
   疾馳六十里省母適鄰延燒襄舍母悸不能起襄
   負母出烈焰順治庚子舉于鄉
   何肇嘉武進農家子父有昌應役逺方肇嘉號泣
   尋父感神告遇父迎歸家貧自食糟糠奉親甘㫖
   父疾侍側三年不入妻室父殁廬墓三年 雍正
[157-93a]
  七年  旌表
  吴箕字弓武宜興人父永齡樂邑令致仕家居母
  死箕侍父居書室寢食不離者十年兄雲垂客死
  箕事寡嫂以禮雖盛暑不衣冠不敢見嫂卒遺兩
  子四女皆為婚嫁以父所遺産悉歸其姪
  黄暉烈字敉公武進人康熙壬戌進士居家事親
  孝事兄嫂敬傾婦奩嫁妹撫甥女為擇良配鄉黨
  稱行義者必以暉烈為首令竹溪牧鬱林皆振興
[157-93b]
  庠序以孝弟㢘讓敎其民調養利道卒同邑鄒謫
  仙字子竒亦以孝友稱
  謝旭字羲占宜興人康熙乙丑嵗貢以母吴年邁
  晨夕侍側不離嘗遘疾衣不解帶隆冬聞有客舟
  冰膠西溪不得距岸者募人多方救之不食三日
  矣全活五人嵗儉捐賑率先為衆倡
  朱旂字大占無錫人康熙間順天舉人少孤事母
  呴嫗至壯不改與逰皆名士讌詠無問惟堂上傳
[157-94a]
  片語踉蹌急赴家于鄉偶入城市必令僮輩數數
  伺候母顔色母殁號踊氣絶良久甦血坌涌遂病
  三月卒
  杜芳字韡仙無錫人事父與繼母盡孝周䘏鄉黨
  惟恐不及嵗除袖碎金十百函伺窘乏者贈之不
  告以氏名康熙庚寅巡撫張伯行檄縣賑饑芳竭
  囷粟襄事因以耆年樂善四字表其閭年八十九
  卒同邑潘志道字嗣安嘗割肱肉療親疾行義與
[157-94b]
  芳相埒時稱兩善人卒年八十
  華汝修字履祺無錫諸生父國球郡諸生敦行孝
  弟敎授鄉里汝修事父能養志建祖祠率宗人遵
  朱子家禮䘏貧乏贍孤寡先親後疎收育棄孩槥
  死瘞骸見有逋糧械繫者代納其逋而釋之道拾
  遺金粘書召失者返之蟲魚㣲物臨刀俎必脱之
  而後安臨歾訓子惟曰為善最樂
  夏敦仁字調元江隂人父霈字若時有孝行遇親
[157-95a]
  忌辰必素服齋居泣涕竟日敦仁為名諸生間月
  朔必詣
 聖廟肅拜元旦
萬夀冠帶叩 祝語子弟曰尊君親師無貴賤一也邑
  城南斜涇河引江水溉田可千頃敦仁一再濬之
  嵗饑司粥厰歛散有方又糾同志集貲作同善㑹
  義學義塚殮死瘞骸夜燈草屨棉衣薑湯藥餌之
  施于貧乏者皆取給焉弟敦禮雍正元年賑饑輸
[157-95b]
  粟百石四年邑令祁文瀚修學首捐二百餘金鄉
  黨咸多之
  薛有年武進人父目疾成翳有年中夜吮䑛焚香
  籲天父目忽明
  陸士奎無錫人八嵗喪母倣丁蘭刻木像母朝夕
  上食長授徒養父父嘗病劇醫百不效士奎哀號
  籲天願以身代得異兆遂瘥同邑劉耿字覲文父
  早卒事母孝母殁廬墓三年幼未嘗讀書由静坐
[157-96a]
  得力於書無不通曉能大書里中有欲舉其孝行
  者輒號哭以母節未舉故也
  史君奭字則召宜興人七嵗喪父哀毁如成人事
  母孝析産以良者與弟為人嚴取與必信果自幼
  擅文譽久困諸生及次當充貢謝不就廬親墓旁
  終其身
  任沂字曾儒宜興人父令樂善好施沂承其志嵗
  饑米貴沂買米楚中半價糶之旱嵗溪流竭築隄
[157-96b]
  注水以溉一方之田又嘗出粟捕蝗使不為災善
  排難解紛比殁族黨咸哭之
  許翎肇篪猶子宜興學諸生少工文篤孝友肇篪
  遺孤翿家貧不能讀書翎令與子泉同學自督課
  之所課未竟則撻泉以愧翿翿跪號不敢仰視長
  遂力學有名
  潘稷字稼先金匱人父果任永順同知㑹溪蠻鼓
  譟坐不善拊循下獄稷年十七馳侍父父遣歸省
[157-97a]
  母娶婦且就試稷泣曰兒非不念母尚有兄在父
  在禁而子歸娶於心安乎至一名遲速何足計仍
  留侍焉久之咯血慮傷父心不言遂不起檢篋得
  自銘二章志在立身揚名小盒封固者父所落齒
  也父平日手諭片紙不遺
  趙珩華亭人 雍正十三年以孝  旌表
    鎮江府
 南北朝梁韋鼎字起盛其先杜陵人世居京口侯景
[157-97b]
  之亂鼎兄昻力戰死鼎負屍奔走求棺無所得哀
  號不輟忽江中流新棺至因取以殮元帝聞之以
  為精誠所感大加褒奬
 唐周國寳以字行金壇人永徽間四境盜起國寳糾
  合鄉人拒之手刃數十人力竭自刎事聞封爵立
  廟祀之
 宋蔡淵字子雍丹陽人登進士乙科累官至大宗正
  丞初淵家饒於財兄弟以豪奢相尚淵獨擔簦以
[157-98a]
  遊寒苦如窶人或勸稍分兄弟之財以自給曰兄
  弟治産吾治書兄弟不以家事累吾吾可以身計
  累兄弟乎聞者愧之
  虞申字行父丹徒人從姚開受春秋游京師謁安
  定胡瑗瑗竒之生平孝友勇於赴義同産負大司
  農錢既析貲矣悉為償之仲弟死嫁五女撫其孤
  如己出
  章瑢丹徒人事親盡孝母亡思慕切至墓上枯竹
[157-98b]
  復生子孫相繼以經學顯
  張恪字季忱金壇人幼孤居母喪三年不入私室
  兄以疾不能供役恪往號泣請代兄子有縁役破
  家者有坐事沒産者俱授以室廬擇良田數頃為
  義莊宗族諸事取給焉嵗饑設糜粥收棄嬰贖鄉
  人女流落他郡者買妾得士族女即治装嫁之工
  人竊金事覺願償以女弗取而幷釋所竊政和間
  鄉里疏其義行上之官以聞於朝
[157-99a]
  陳亢字退叔金壇人家饒而勇於為義嘗開古速
  渡河民便利之嵗饑疫傾家儲以給藥食置義塜
  死者給衣槥收葬之後以子孫官顯累贈朝散郎
  湯宋彦字時美邦彦弟以祖鵬舉澤累授官至湖
  北安撫司㕘議念兄以使金坐貶卒既已析居輒
  推良田益之得任子恩即以官其孫幼女未行輟
  其子装授之次得任子恩以與長弟之子又次與
  季弟之子
[157-99b]
  湯喬年丹徒人為人慷慨自負博學工文秦檜欲
  館致之使學官諭意辭曰是主和議者吾方為天
  下讐之又安能出其門乎後以特恩授韶州推官
  不赴
  李華溧陽人父殁毁瘠盡禮母疾衣不解帶有田
  十餘頃榖貴平價糶之以濟一方大觀政和間蝗
  數害稼獨不食華苗子朝正累官知平江府
  潘祺溧陽人性孝好學尚氣節游太學與陳東為
[157-100a]
  友東欲陳時政祺曰奈親老不能與子俱耳子不
  可不勉陳意遂決後登第調宣州司户
  錢戩溧陽人居父憂有少年數人来曰而父逋我
  數萬錢戩與之不吝夜有賊入戩知之呼與金使
  速去終不語人後其子至顯官
  諸葛填丹陽人執親喪哀毁絶酒肉手治墓劬瘁
  骨立嵗饑民共伐墓木填不能拒泣痛而卒人稱
  諸葛孝子
[157-100b]
  湯克昭字晦叔初以淮閫辟授修武郎累官至武
  翼大夫知肇慶府鄉人負錢萬緡貧不能償以産
  歸之克昭曰昔以義假豈望報耶乃焚其劵又買
  千畝為義田凡同祖所出給予有差
  竇寳 周伸 俱丹徒人以刲股療親受旌
  束崇芳字徳馨丹陽人徳祐乙亥北兵来父被俘
  崇芳詣軍門號呼請代大帥義之縱其父去留崇
  芳軍中掌文檄久之憫其孝言於巴延予以二矢
[157-101a]
  縱歸
 元孫瑾字無咎丹徒人父殁當嚴冬徒跣食粥盡哀
  事繼母唐甚謹吮癰癰愈䑛目目明唐卧病十二
  年不以久病而怠迨葬時有久雨忽晴掩壙復雨
  之異縣上狀被旌
  徐鈺丹徒人泰定元年侍父鎮往婺源經小溪口
  流水暴漲鎮墮水鈺急投溪擁父出父得挽筏以
  升而鈺力憊湍急不能自奮遂溺死屍浮四十五
[157-101b]
  里始得有司以間旌其閭
  張夀字仁輔丹陽人五世同居孝友彌篤至元三
  年旌門
  王元伯金壇人四世不異爨家人百餘口無間言
  日使諸女婦聚一室為女工畢斂貯一庫室無私
  藏幼穉啼泣諸母見者即抱哺不問孰為己兒兒
  亦不知孰為己母也兄宣伯卒即以家事付兄子
  軌軌辭元伯曰若宗子也宜主之相讓既久卒以
[157-102a]
  付軌至元間旌表其門
 明王荂字子輝金壇人洪武間兄榮以杭州府同知
  坐事當剜膝荂擊登聞鼓請以身代義而許之㫖
  下兄已刑矣正統初出粟三千石助官賑饑勅表
  義門復其家子政孫鎮咸好義急公捐貲助賑給
  七品冠帶
  髙禮保丹徒人性篤孝割脇脂以愈曾祖母徐疾
  詔旌其門
[157-102b]
  史以仁溧陽人 唐川丹徒人俱洪武時以孝旌
  陸旺溧陽人正統時以輸財助賑旌
  楊椿年丹徒人割股荷旌
  貢原懋字世徳丹陽人正統間嵗饑出榖二千石
  賑貧者有司以聞賜勅奬諭又建學舍延明師以
  處四方之士
  賀愷字伯元丹陽人值嵗饑詔民出粟及格者予
  旌愷獨輸粟辭旌天順中嵗又饑愷輸粟益多辭
[157-103a]
  旌益堅有司髙其義虚賓席以待終不赴時蝗災
  獨不犯愷田人以為厚施之報孫玭亦以輸粟及
  格授承事郎一人輸負畢有戚容詢知其鬻女也
  傷之還所輸令贖女而代之賦
  錢賓國字寅劬溧陽人伯兄以逋賦繫將質己産
  代償之令聞而問曰汝寒士曾與而兄析箸否曰
  析久矣然逋賦者賓國之兄負逋賦名者賓國之
  父也賓國敢令父負此名哉令義之令償其半而
[157-103b]
  捐俸輸足後由貢司訓宣城
  繆希亮字思忠溧陽人事母至孝嘉靖己丑既登
  第不廷對而歸遂終養焉母殁不復出
  史際字恭甫溧陽人少從王守仁湛若水遊嘉靖
  壬辰舉進士以文選主事改春坊清紀郎旋乞歸
  置義莊義塾修明倫堂濬躍龍闗捐田二百畝資
  貧士誦讀嘉靖甲午乙未洊饑發廪以濟更捐粟
  墾治沙漲田成名曰救荒渰募死士擊倭太湖撫
[157-104a]
  按上其功晉秩䕃子
  殷士望字徳逺丹徒人嘉靖末倭猝犯京口士望
  父被執士望請以身代倭兩釋之其女弟亦以孝
  聞詔旌其廬曰麟鳳
  馬一龍字應圗溧陽人父性魯自給諫出知尋甸
  府以苗變誣繫獄一龍時為諸生走長安上執政
  書情辭哀迫執政憫之父獄得解嘉靖丁未成進
  士由詞林仕至南國子監司業
[157-104b]
  陳守愚字子直丹徒人性至孝好施家被盜其戚
  梅某孔某先以帑寄守愚至是倉皇来省守愚悉
  償之賑饑給槥焚劵贖人子女義事靡不為有司
  薦之朝将授官以親老不就
  史濟字啟賢金壇人貧民有鬻妻者助之金得不
  鬻嘗糴菽淮上他賈誤授百斛牙籌亟還之謝以
  十籌不受
  湯宗元字養初金壇人念大父年髙同卧起者十
[157-105a]
  餘年大父殁始娶季弟未婚倍給以常稔田自取
  磽瘠嘗渡淮獲遺金一篋訪而還之人有所貸逾
  嵗輒焚其券
  曹塾字啟倫金壇人祖遺田僅百畝後殖至二千
  餘畝悉與同居兄子均分嵗饑輸粟千餘石以勸
  賑遥授鴻臚寺序班
  狄仕明溧陽人弟獻明萬歴壬午舉人有妾自縊
  忌者賄直指搆以殺人之罪方逮訊仕明謂弟曰
[157-105b]
  此行無生理弟未有嗣不可以死乃使弟出亡挺
  身代往直指方盛怒仕明曰直指欲以三尺法為
  所私殺人乎直指語塞怒益甚榜笞交下俄殞於
  獄直指尋自悔弟獄得解
  張柏字汝憲丹徒人萬歴己丑郡大荒柏出粟千
  石設糜以賑病者給藥無衣者給絮凡五閲月至
  麥熟方止全活無算有司上其事遥授之職子覲
  辰亦好施予有父風
[157-106a]
  鄒量金壇人割股廬墓被旌表
  孫尚魁丹徒人節婦孫氏子也孕三月父卒尚魁
  自慟為遺孤不識父面每登髙及風雨夜則大哭
  母病刲股以進母殁設主浄室旦晚侍食凡數十
  年忽一日詣親族作别曰三日後别諸君去尚魁
  遺孤喜將識吾父於地下也踰三日果卒
  李元炳金壇人父瞽以舌餂復明割股飼母母疾
  愈明季膺奬
[157-106b]
  謝深金壇人傭賃為生割臂肉愈母病
  陳光美金壇人刲股愈母疾伯兄無嗣次兄烈以
  子嗣之烈願兩析其貲以一與光美不受子英略
  亦刲股療母疾
  莊仲祥字瑞之金壇人父以苦學失明仲祥日侍
  側口誦古史數十則雖沍寒深夜無間曰老人畏
  夜長吾欲為大人減漏刻也書則博束脯以佐甘
  㫖繼母僅長祥二嵗終時仲祥年七十有三居喪
[157-107a]
  盡禮所生弟素驕蹇仲祥愛之無間甲申三月聞
  變大慟疽發於背而卒
  陳觀陽字賓之丹徒人父肖授徒維揚逆徒宗孫
  達憾師嚴投毒飲食中肖中毒死觀陽甫十六嵗
  誓報父讐宗宦族多藏百計展脱賴江都知縣姚
  持之甚堅迄十九年觀陽成進士血疏陳情孫達
  始伏法觀陽仕至吏部主事
  朱祚元字仁卿丹徒人母病兩刲股以進父為亂
[157-107b]
  兵所執請以身代並及於難
  史遷六溧陽人里中有貧而棄婦者鬻己田以全
  之子廷颺順治乙未進士
國朝楊日進字吾往丹陽人性和易好施延名醫善樂
  以恤貧病甃治道路賑濟鄉里時稱長者
  賀雲舉字紫翔丹陽人順治辛卯恩貢授絳縣知
  縣謫兩浙鹽幕父以張獻忠之亂死於資陽雲舉
  棄官入蜀求遺骸不得慟哭空山中聞者莫不流
[157-108a]
  涕
  戴舜年金壇人生五嵗父與族人構難族人擊殺
  諸途訟於官㑹令罷賂居間者事遂解舜年雖幼
  見其祖母時時切齒飲泣黙識之至年二十途遇
  其仇頓發忿舉手中鉏鋤之破腦陷胸而死即持
  鉏詣縣自陳狀令義而頌繫之上臺亦義之僅擬
  杖懲事與丹陽黄洪元同
  張炳祖字虎文丹陽人從父仲馨北逰抵濟上父
[157-108b]
  病熱不汗地無醫者炳祖夜告天刲股肉為羹纔
  盡兩甌則大汗熱解後糜肉雜粉糕以進不十日
  愈父先病痢四十日卧起抱持漸不能興以牀為
  厠皆親裹滌復負重創積勞成瘵歸二年卒
  周瑞 張繼昌俱金壇人以割股療親  旌表
  王宗積金壇人廬墓  旌表
  何金鋐字元用丹徒人父没用妻嫁貲治殮以父
  所積脩脯金為弟妹婚嫁生計二弟繼没撫二孀
[157-109a]
  三孤歴凶嵗更亂離而卒共保全母没終身茹素
  𦵏族之不能𦵏者十數喪晚入山學釋示㣲疾端
  坐逝
  賀上林丹陽人父天叙以事忤毘陵令繫獄將殺
  之上林年十八謀脱父不得聞巡撫將至渉江溯
  淮迎舟大呼騶從呵之不得前遂投河髪没數寸
  復躍起大呼撫軍令急救之已死撿其衣得一紙
  則白父寃狀也撫軍按部具得令不法狀釋天叙
[157-109b]
  獄毘陵人立賀孝子祠
  毛鯤字漸逵丹徒人節婦唐氏子竭力養母兄弟
  友愛以母節子孝  旌表
  黄洪元丹陽人父國相為同里虞庠所殺時洪元
  與弟竒元尚幼長欲報仇母懼禍固止之久之母
  死既𦵏兄弟各挟利斧斫庠於春社㑹飲坐上詣
  縣自歸有司繫洪元釋其弟事奏
詔皆釋之
[157-110a]
  髙拱斗丹徒人樂善好施兩設粥賑饑凡橋梁道
  路公宇圯壊靡不捐金修築弟拱奎亦敦孝友
  法治朝字公亮丹徒人明末父為江隂縣土賊所
  害治朝求得遺骸歸控於官戮賊首十一人母病
  刲股以療弟治鼎染疫頭項腫潰欲人面作枕治
  朝即以面承之漸得愈弟治齊亦孝義每言及父
  事輒咬破其舌喋血而哭生子不令赴試江隂以
  父殺其地也初出繼叔後叔有子盡以家産畀之
[157-110b]
   雍正四年  旌表
  朱化麟丹徒人刲股肉愈母疾
  狄樞南字曼容溧陽人善屬文年十五母遘疾刲
  臂肉和藥以進卒不起𦵏後廬墓三年待庶弟三
  人衣食皆厚於己子曰吾子不敢與父之子等年
  四十一卒
    淮安府
 元湯福新山陽人遷桃源赤鯉湖居積甚富好行義
[157-111a]
  代邑令償米五千石淮水泛清河以東被害築堤
  四十里水不為害復助米二千石開濬山陽運道
  嵗饑設粥以賑又浚漣沭二水因名湯家澗三子
  通遵暹皆以仕顯
  翟諟淮安人居喪廬墓
 明張住兒桃源人母孟氏病篤住兒割肉為羹以進
  母病獲愈洪武中旌表
  吴輔山陽人刲肝愈母疾
[157-111b]
  楊旻字克彰山陽人父早卒居母喪哀毁踰禮廬
  墓三年母素畏寒遇大雪則繞墓慟哭墳遂無雪
  有白鳩雉兔之瑞
  宫安山陽人少孤其母以貧改適北商棄之去宣
  徳間貢入京師避雨店舍母子相遇抱持慟哭其
  母已生三子安往来定省不缺授温州府推官擢
  廣東僉事持憲嚴明致仕歸貧無生産養猪以自
  給巡撫王竑深重之
[157-112a]
  王仲英清河人正統中以輸麥賑饑旌表
  梁辟 李成 俞勝 徐成以上並淮安人正統
  時以輸財助賑旌
  朱仁安東人景泰間嵗貢任於潛縣敎諭天性純
  孝方娶父賓病即不入私室侍奉湯藥及卒結廬
  墓側單衣跣足隆冬不易芝草産墓
  王鋐山陽人成化中以順孫旌表
  樊琦字克用山陽人成化戊子舉人授利津教諭
[157-112b]
  復補任平原居家孝友凡禄養餘貲悉推濟族屬
  蘇勤安東人自髙祖至勤六世同居成化中奉詔
  旌門
  朱勇安東人以五世同居旌
  髙隆鹽城人𢎞治癸亥嵗大歉死者枕藉隆瘞埋
  數千人
  陳錙山陽人好義樂施遇貧鬻妻者捐粟贖之
  李昇字雲超山陽人幼喪父聞家人稱父名輒哭
[157-113a]
  失聲家貧教授以養母母卒執喪哀毁遂喪明終
  身不食肉
  丁震山陽人自祖文義迄震五世同居少長雍睦
  正徳中詔旌為義門
  蔣彬大河衛人母得疾汗閉幾死彬灼臂籲天母
  忽汗出獲瘥父殁廬墓終喪晨昏哀哭常有二鳥
  飛鳴廬中夜有數犬繞廬往来一時文士多歌詠
  之
[157-113b]
  相棟山陽人嘉靖戊子舉人性篤孝友好周人急
  不計已豐約遇事役妨民者即代為論訴雖觸犯
  不自危
  陳斗南鹽城人嘉靖庚戌進士事繼母以孝聞母
  病疽呼號七日吮其穢而愈
  陳寳鹽城人親殁廬墓三年不與妻相見惟令子
  餉米於墳所
  楊錦郡諸生母病不解衣者三月父鸞鰥居侍寢
[157-114a]
  處不入私室十餘年冬月父足凍裂夜以舌䑛之
  父病嘗糞驗其差劇嘉靖中嵗貢當赴京師以父
  老不仕後學使耿定向初就官夢神語曰楊樸菴
  孝子也醒而識之及試淮詢知樸菴即貢生楊錦
  驚異之奉書幣表其宅里時以為至孝所感
  周熊淮安衛世襲指揮父母早世事繼母以孝聞
  及殁建思親樓刻像奉事
  吴從衆清河庠生性篤孝中夜火起母老病熟寢
[157-114b]
  從衆冒火以入負母出烈焰中次日火毒發母子
  繼亡萬厯中詔旌
  髙鹿鳴字子賓山陽庠生孝友端慤嘗刲股愈母
  疾兄家計中落割産贍之撫兩孱姪不異己子又
  同邑王久章由乙榜授通判盡以家財析諸弟姪
  孔金山陽人父椿死遺腹生金事母盡孝母被大
  賈杜言逼娶沈河死金屢訟不勝言以賄謀斃之
  金丐食走闕下擊登聞不得達復歸墓所號哭不
[157-115a]
  絶聲里人上其事知府張守約異之質實擬言斬
  未幾張卒言夤縁得脱金被箠楚幾死後監司理
  舊牘仍擬言斬死獄中金旌表
  孔良金子金病刲股肉為羹以進得愈金喪廬墓
  萬厯中與金同旌
 成瑶鹽城人  吴松山陽人並親殁廬墓三年
 朱繼輅安東庠生三月喪父稍長問父貌於母母
  哀號輅亦哭不休家貧見母有不悦必長跪求解
[157-115b]
  母以哭姑卒繼輅哭母喪明
  鮑越山陽人隄顔家河路三十里為橋梁五所建
  亭鑿井以息行人凡三圯三復萬厯中旌表
  梁秀鹽城人早喪母父憐之不再娶秀朝夕色養
  父殁廬墓離家數十里嘗中夜有鬼試之不為動
  終喪族人羣往迎歸揭卧薦起有赤蛇數十盤旋
  其下衆驚異有司上其事詔旌之
  劉自靖山陽庠生世光孫性慷慨有幹略明季丙
[157-116a]
  子丁丑間淮水漲居民驚懼自靖募衆築堰障禦
  城賴以安
  張致中山陽人天啟時以孝旌
  王啟運字馭六安東人崇禎己卯舉人事親至孝
  里人疫有貧不能備棺者施具以𦵏之又同郡沈
  維中趙有年亦以孝著
國朝虞三省鹽城人父好施予竭力承父志有貧民賣
  女求脱誣獄三省賣耕牛以贖之嵗饑前後賑濟
[157-116b]
  千餘石
  吴世昌安東人年二嵗祖父繼殁稍長事祖母及
  母竭力盡孝 順治十二年  旌表
  王忱淮安庠生母死日夜哀號遂以毁卒未匝月
  柩傍燕巢産白雛繞柩飛鳴人稱為孝感多為白
  燕詩挽之
  吕惟鹽城人幼聘淮浦髙氏次女女既長得廢疾
  瘖且瘓髙欲厚飾粧資更妻以長女惟固辭人皆
[157-117a]
  義之
  劉源長字介祉山陽諸生父宗逺任廣西懐集所
  吏目阻兵亂不得歸源長跋涉萬里訪父粤中水
  陸所由屢經危險有風息虎馴之異咸稱孝感又
  祖母病篤刲股以進而愈
  劉愈山陽人昌言長子康熈壬戌進士仕終工部
  主事性篤孝友少師事耆儒岳薦邃理學通經濟
  昌言令岑溪愈随侍在署鄰縣賊彭竒圍城彀毒
[157-117b]
  矢仰射城上中者輒死愈佐父登陴竭力守禦有
  飛矢從項傍過著神祠竿上賊平後邑人識其箭
  為孝子箭
  陳嘉寵山陽人年十二割股療母疾里人嗟異
  趙夢龍 張拱台 張星弼並山陽人 孟之徳
   曾士傑並鹽城人俱以割股稱孝
  成世雄鹽城人養親盡孝居親喪枕磚卧草三年
  不食鹽酪盛著不浴時同邑宋桓貽山陽胡之驥
[157-118a]
  並有孝行
  楊長葿山陽人父病七載扶持飲食不委婢僕母
  死廬墓蔬食三年
 
 
 
 
 
[157-118b]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