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156-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十七
  人物志
   孝義一/ 江蘇二府/
    江寜府
 南北朝梁陶子鏘字海育秣陵人兄尚為倖臣所怨
  被繋子鏘公私縁訴流血稽顙兄乃得釋居母喪
  時與范雲隣雲每聞其哭聲必動容改色欲為申
[156-1b]
  薦母嗜蓴没後常以供𦵏後忽營蓴不得悲慟幾
  絶遂長㫁蓴味
  陶季直秣陵人早慧祖愍祖宋廣州刺史嘗以四
  函銀置前令諸孫各取其一季直時年四嵗獨不
  取曰若有賜當先父伯不應度及諸孫五嵗喪母
  哀若成人聞者酸感及長好學淡於榮利徴召不
  起時人號曰聘君仕齊為尚書比部郎累遷給事
  黄門侍郎素清苦家徒四壁殁無以具殯歛著京
[156-2a]
  都記
  朱年秣陵人母死廬墓終身有白兎紫芝之異鄉
  人名其里曰孝感至今有朱年隴
  江紑字含潔考城人居金陵父病目紑侍疾經年
  夜夢一僧告以飲慧眼水乃可差及覺訪智者法
  師啟捨牛屯里舍為寺以慧眼為名心已異之及
  就剏造泄故井井水清冽取以洗眼因此遂差後
  父殁竟以毁卒
[156-2b]
  張松建康人弟悌坐罪當死松訴稱後母惟生悌
  松長不能教誨乞代悌死次弟景亦請死悌亦引
  分讞上梁武帝以為孝義特宥之
  徐雄秣陵人位奉朝請母終毁瘠俄而兄亡扶杖
  臨喪一慟而絶
 唐張常洧句容人父卒廬墓墓側生芝草十二莖從
  孫公挺亦以孝聞
 宋包級父為人殺級年十七與弟綉抉讐雙目瀝血
[156-3a]
  祭父讐家訟之官義而直焉
  嚴晃溧水人舉進士授教諭時元兵渡江晃負母
  避之道遇兵欲刃其母晃以身蔽為兵所傷幾斃
  草廬吳澄嘗哀以詩
  王景雲字仲慶溧水人學問閎博咸淳間以薦辟
  授清流簿與弟景華嘗捐貲周恤貧乏兄弟至老
  不忍析居
  錢浩翁句容人㓜孤事母盡孝有妹虜於北軍母
[156-3b]
  痛念不置浩翁遍訪得諸萊州携妹省母時母年
  八十有三喜甚鄰里皆賀又十年母殁浩翁年七
  十終喪不御酒肉不脱巾絰
  張孝友句容人讀書不仕親殁廬墓六年嘗有五
  色烏來集墓樹平居以徳化人鄉俗一變
  伊小一與劉興祖俱溧水人割股被旌
 元樊淵字徳翁句容人至元中奉母避兵茅山兵至
  欲殺其母淵抱哭求代兵兩釋之母亡終身不離
[156-4a]
  墳墓
  王榮句容人五世同居庭無間言嵗饑賑貧轊死
  為徳鄉里延祐間詔旌其門
  王進徳字仁甫家金陵富而好施出七萬餘緡構
  郡學講堂置一切禮器又買宅一區割田九百畝
  創建江東書院朝錫以額設官掌其教置義庄以
  贍族修城隍以捍井里
  顧童子建康人割股愈母而已死
[156-4b]
 明周琬江寜人父為滁州知州洪武時坐事論死琬
  年十六叩闕請代上疑為人所教命斬之琬顔色
  自若乃宥其父戍邊琬復請曰戍與斬均死耳父
  死子安用生為願早就戮上怒命縛至市琬色喜
  上察其誠赦之親署屏曰孝子周琬尋授兵科給
  事中
  徐鎮童上元人洪武時旌其孝
  魏澤字彦恩溧水人洪武時為尚書建文時謫海
[156-5a]
  寜尉文皇逮方孝孺族黨澤隂脱其㓜子宗甫密
  致于台州秀才余學䕫孝孺得有後又有陳義者
  隂庇鐡尚書鉉二女脱教坊籍亦義士也
  浦阿住沈得安嚴分保三人俱江寜人又邵佛定
  上元人皆永樂時以孝旌
  李疑江寜人家貧好周人急金華范景滈為部吏
  隻身得疾無肯僦舍者杖而詣疑疑延入汛室居
  之躬為煉藥煮糜滈有黄白金四十餘兩願以酬
[156-5b]
  疑疑不受籍藏之滈死出己財殯之聚寶山招其
  子至按籍還金平陽耿子亷械逮京師其妻孕將
  育衆拒不納卧草中以號疑謂婦曰人孰無緩急
  倘為風露所侵則母子俱隕令婦邀歸產一男踰
  月辭去宋學士濓為之傳
  陳逵六合人舉將才李時勉薦之厯都督同知天
  順復辟于謙棄市故人僚友皆畏避不敢出逵感
  謙忠義獨收遺骸殯之得歸𦵏
[156-6a]
  王指揮失其名世襲虎賁衛妻死不娶獨與母居
  同官黄某逺謫久無耗妻貧不能存成國朱公儀
  素愛指揮憫其喪耦令納黄婦指揮唯唯而已成
  國擇日歸之居數月聞其寢處各異召訊其故指
  揮曰曩以主命不敢違但與婦同寢其夫歸何以
  處之况彼失節是某失節也成國曰然則奈何曰
  不若遣送謫所某家有老奴夫婦二人可伴之徃
  成國嘆賞從之
[156-6b]
  顧暘江寜人正統時旌孝
  胡深六合人天順時旌孝
  戴睿句容人七世同居成化時旌
  鄭濓字師周江寜人嘉靖癸未進士為行人兩使
  藩封餽遺一無所受授山東道御史按兩浙有能
  名為湖廣按察使以父憂歸乞致仕養母盡孝母
  卒濓已老哀毁踰禮里人著純孝傳以稱之
  沈九思字天啟上元人副使琮子父病九思籲天
[156-7a]
  請以身代嘉靖癸酉舉鄉試罹母憂哀毁骨立里
  中勲貴為黄門所持槖千金求九思為解九思拒
  其金而隂解之未仕卒伯子鳳翔進士為蕭山令
  以亷能課最遷給事中
  徐昱字彦昭江寜人父病革醫告技殫昱旦夕籲
  天求以身代刲臂肉和糜以進父疾瘳鄉人將以
  聞部使者昱曰此一時遑迫之計無復之耳奈何
  從邑長令干名乎後舉宣徳七年鄉試為國子助
[156-7b]
  教
  徐逺字文穆上元人友人寄一篋内藏白金奇玩
  夜失火友人已甘灰燼逺徃探之尚在於己物不
  及携獨完此篋以歸友
  蕭春字秉常居金陵父病痢春祈求備至及疾革
  臭穢狼籍春泣曰吾父不復生矣兩手據床一吸
  殆盡悲苦氣絶良久乃甦父殁廬墓
  徐震字廷威家金陵不侵然諾有兩人皆密以金
[156-8a]
  託震授其子兩人遽死其子皆不知父有金也震
  如數還之一無私焉
  龍景華字宇春上元人少孤奉母教母病危刲股
  以療嘗至江滸捐金拯溺活十六人鄰火爇所居
  叩禱風返火息有司奏旌其門為孝行
  姚淛上元人割股療母疾嘗拾遺金候其主不至
  盡出以周貧乏
  史世揆江寜人人貸其父千金貧不能償析產時
[156-8b]
  世揆遽焚其劵嘗納妾入門悲痛不已詰其故曰
  父寃繋獄鬻妾贖罪念母無依耳揆立遣還更厚
  贈之
  何岳字畏齋夜行拾遺金二百鐶不與家人言凌
  晨携至故處有尋金者詢其數目封識皆合遂還
  之其人欲分數金為謝岳曰拾金而不隱豈利數
  金者乎
  趙時振字少東江寜人舉鄉試以哭母成疾死𦵏
[156-9a]
  康家山有碣曰趙少東先生廬墓處
  張諫字孟弼句容人孝事二親由進士筮仕行人
  司丁母憂哀毁骨立廬墓三年芝產墓旁遷河南
  副使召為順天府尹以忤時貴出守萊州政聲大
  著召為太僕少卿
  王馮字杲清父芝瑞任四川學道沒王事藁𦵏瑞
  州之梅庵馮家赤貧重繭迎柩時六合潘士奇與
  芝瑞同官同患難同𦵏梅庵又有故廣東御史顧
[156-9b]
  之俊與芝瑞交厚瑞殁時之俊為經紀其喪而身
  死柩亦停於庵側馮并舁歸𦵏之
  王之藩字南衡江寜人兄某領官鏹采銅耗其貲
  藩毅然鬻產得千八百金以輸官當事義之任陜
  西籓幕𣙜税潼闗攝華州篆皆有惠政
  黄居中字明立萬厯乙酉舉人教諭上海不受生
  徒私贄陞南國子監丞轉黄平知州投檄不赴持
  身介特族人為南大司馬有營弁以千金請托者
[156-10a]
  居中曰奈何以此失吾生平麾之去
  王潢字元倬江寜人孝友能文章舉崇禎丙子鄉
  試親老不仕賦南陔詩以見志一時名人屬而和
  之人稱南陔先生
  陳敦化秣陵人母老卧病土冦為亂化獨守母不
  去冦劈門入執化索賄繋於樹連射之備受楚毒
  惟以身蔽母未幾所傷竟痊咸謂孝誠所致
  周禧句容人拯溺人還遺金
[156-10b]
  梅洪溧水人少孤事母以甘旨自奉甚約其婦有
  後言遣之母瞽洪負以行一旦復明人以為異母
  卒廬墓三年縣令聞而賢之為娶妻生子矣婦厭
  其貧去之數嵗子卒洪亦卒邑人收𦵏城北十里
  許有監司題曰孝子梅洪墓
  花犇孝子髙淳人不知姓名日負薪以市嘗雪中
  至學宫教諭于鳳見其衣敝肘露謂曰何不以薪
  價易衣對曰小人有母不暇自謀也鳳曰汝有妻
[156-11a]
  乎曰有何以衣妻曰新者奉母而易其舊者聊蔽
  體耳鳳喜其孝贈以千錢不受固與之乃曰當為
  公供薪鳳堅辭之至夜則載而投學舍園中
  楊師禄髙淳人遇亂兵父被執師禄號泣請代兵
  異之欲留置軍中不從被害妻卞氏年二十守遺
  腹子以終
  吳翥南髙淳人崇禎末隨父避亂土賊入門劈父
  胸翥南樓上望見急下求代被害妻孫氏守節割
[156-11b]
  股療姑
  劉銓江浦人父觀為御史坐事當辟銓具本撃登
  聞鼓願以身代䝉特宥復觀原職
  陳標江浦人年五嵗生母李氏為父所遣改適於
  浙長欲尋求以父老不果父殁詣浙迎母亡已十
  餘年遍訪遺塜啟棺滴血負柩歸𦵏
  吳可箕上元人監生甲申闖賊陷京師可箕具酒
  食召親友言别衆莫測其意已乃製白衣題詩於
[156-12a]
  襟入英靈坊闗廟闔殿扉自經死同時有孝陵衛
  董啟明武舉黄士彩聞變皆自經
  曹臺望江寜諸生冦亂捐千金倡修城垣嘗夜宿
  淳化鎮聞鄰人以債迫棄其妻即傾囊贖還之
  魏孝楞髙淳人親殁廬墓楞殁子亦然勅旌父子
  雙孝
  王之卿應天人崇禎時旌孝
  胡陽生字復之上元人輕財好義嵗暮日袖金數
[156-12b]
  十封伺途中奔走憂惶者與之問姓名不答崇禎
  十三四年間嵗荐饑疫倡捐賑施醫藥收棄嬰給
  棺轊所費不貲寜陽侯陳光裕勢奪陽生祖墓地
  撃登聞鼓訟諸朝卒復之孫任輿
  姚金玉 張繼宗 馮天孫 陸元龍 陳鑛俱
  上元人 倪夀 江元孫 張福縁俱江寜人
  史負八 葛至學俱髙淳人 黄阿回水軍衛人
   徐佛保江隂衛人俱割股療親疾以孝旌表
[156-13a]
  楊佐上元人甫成童母病劇剖腹取肝和粥以進
  母獲愈後三日佐卒所居隣辟雍祭酒程松溪聞
  而異之殯之日令太學生數百人送其喪
  千户劉潮子文縉割股愈潮縉疾子天命亦刲股
  療之
  戎憲句容人幼喪母事父哲孝每食必問所欲哲
  患痢憲刲股以進遂愈叔嬸無嗣憲奉養如己親
  張一鵬句容人年十二父病劇鵬焚香籲天割股
[156-13b]
  以進
  吳方明句容人每旦刺舌血書法華經至千餘巻
  為母祈壽從弟方魁亦孝母母病刲股愈之
  袁文化溧水人父死廬墓九載三十喪偶終身不
  娶鄉人贈以詩有三十鰥居敦大義九年廬墓重
  天彛之句
  丁瀠溧水諸生事母孝母殁廬墓哀毁踰禮邑令
  王弼聞狀三過慰之撰丁孝子廬墓記
[156-14a]
  陳宗堯髙淳嵗貢新城令與同邑周庖劉一俊施
  龍庠生魏&KR0751溧水傅褎庠生楊振六合毛程江浦
  王海皆親殁廬墓三年
  顧夢□上元人同邑沈昇王萬䙫吳洤王頊李仕
  傑張繼宗六人句容徐延雄馬獻圗李長標三人
  溧水虞欽黄棖任超庠生虞周四人髙淳鄉貢邢
  振羽陳希任湯之尹九嵗童子孔允紀四人六合
  方顯黄誾王岳毛至潔陳應登庠生許忠汪國淐
[156-14b]
  沈希孟八人江浦周思臯一人俱割股療親疾以
  孝旌表
  汪應乾右衛指揮陳名謨名世俱上元人楊鳳江
  浦人李夢周六合人皆割股療親疾
  劉鳯池溧水人 庠生馬純仁六合人俱以流賊
  入都赴水死
  蔣凡順德府别駕張惁僕也惁居官勤慎偶墜馬
  不能言凡泣走告太守曰吾主飲順德一口水積
[156-15a]
  貸未償今若此行囊請封貯使人知吾主為清白
  吏語畢引刀割股以進籲天願代少間惁稍甦太
  守義之為作傳
  増華瀨水劉道開之僕道開補崖州幕偕其弟及
  二客三僕徃海邦瘴癘二客二僕相繼死乃遣其
  弟還而道開又死獨増華瀕死復生間闗萬里扶
  五柩歸出百金奉主母封識宛然曰此主積俸也
  襆被蕭然衣不掩骭
[156-15b]
國朝劉玉佩江寜人割股療父以孝  旌表
  朱獻醇原名朝幹句容人順治甲午鄉試第一授
  射洪知縣在官潔清居家孝友嘗請於當事除邑
  中龍潭運糧及區頭之困邑人徳之乾隆元年崇
  祀鄉賢
  駱維持句容監生施德鄉里康熈丙子秋暴水漂
  漲維持殮死賑生其事尤著子如驥邑諸生性篤
  孝嵗饑賑粥捐貲修建奎文閣明倫堂事載廟碑
[156-16a]
  羅必顯字揚庭江寜人事親孝家貧不受人憐嘗
  夜歸過螺南巷口遇以索債投繯懸而未絶者救
  甦代償其債孫秉偀有孝行母喪廬墓三年
  董志聰江寜人明季籲憲重建預備倉九十三間
  于賽洪橋寇氛時捐金賑濟贖人子女又有築圩
  堤造義舟諸事
  鄧良材字干霄江寜諸生讀書過目不忘潛心理
  學動循規矩嚴於辭受非義之干介然弗屑也明
[156-16b]
  亡後絶意進取杜門謝客親故罕覿其面子士傑
  順治辛丑進士
  張光字樸生江寜諸生敦信義友人謝願小計偕
  道卒光撫其孤如己子陳君昱死光為其女擇配
  贍其妻終身子景栻庠生景載康熈辛酉乙榜令
  興安多惠政擢刑曹
  黄老人江寜庠生黄清家𨽻也清卒家貧子弱不
  能具棺衾老人拮据殯𦵏之遂傭於他氏所得直
[156-17a]
  悉以供主母饘粥春秋伏臘必市豚蹄絮酒走清
  墓哭奠盡哀
  髙官䕃上元人性篤孝四嵗父病痢不食䕃亦不
  食母病危藥不下咽䕃以口度藥夜則籲天請代
  刲股進之母愈䕃遂絶粒死時年十六其後十八
  年母年七十七乃卒 雍正十年  旌表
  裴師度字述先上元人竭力養親雖一錢入必均
  之同產養寡妹撫孤甥有陜客遺金於其室度鑰
[156-17b]
  守數年俟其來還之康熈己未嵗祲斥產買榖以
  賑里人
  程煒字闇章上元人性誠樸早喪偶不再娶侍父
  寢三十年親滌溺器裏衣垢必親浣父年九十殁
  煒老矣猶孺子泣云
  錢士揚江寜人七嵗母病臥樓下火起士揚聞之
  自塾奔歸抱母號泣火遂息母殁廬墓三年有白
  烏結巢之異
[156-18a]
  談禮字慎修江寜人父如玉早卒母張苦節孝養
  備至孤姪十人撫以恩代弟償逋千餘金立義田
  以贍族完人之婚脱人於難嵗終䄂銀于途遇老
  貧者贈之同里李之曉字君明嘗刲股療親散衣
  糧施藥餌給槥瘞枯鄉里稱其好義
  何澍字友筠江寜監生㓜孤孝母讓產於兄施徳
  鄉里年九十八雍正三年 恩給八品冠帶三子
  皆孝友
[156-18b]
  唐仲熊字虞臣江寜諸生父早喪事母孝母殁啜
  粥三年不入私室及𦵏每朔望必詣墓田展拜卒
  無子士友哀之
  孫芳江寜人少孤事母盡孝居方山有虎患與弟
  必立捐貲募力士捕之殆盡又出穀以賑饑全活
  甚衆時上元謝之湘亦勉力為善
  孫大倫上元人幼失怙恃哭泣如成人父遺貲數
  千金悉歸伯兄口不言貧生平尤多善事
[156-19a]
  馮起龍字雲生句容監生康熙辛亥邑大歉出米
  千六百斛銀九十六兩作粥賑饑邑令刋名木榜
  以示風勵
    蘇州府
 漢顧翺吳人少失父事母至孝母好食雕菰飯常率
  子女躬自採擷家近太湖湖中乃生雕菰無復雜
  草遂得日以為養郡縣奏表其閭
  顧訓之吳郡人東漢時仕太原太守五世同居聚
[156-19b]
  族至百口嵗時子孫依次行酒三嵗以下並自知
  坐次所居旁有橋吳人以百口名之又名試飲橋
  臯伯通字奉卿官議郎吳中大姓梁鴻至吳依居
  廡下伯通見其夫婦相莊心異之乃舍之於家鴻
  卒伯通𦵏之要離墓旁
 三國顧悌字子通吳人雍族子以孝友聞為偏將軍
  孫權末年嫡庶不分悌與朱據共陳禍福言辭切
  直待妻有禮不數見其面其父向厯四縣令每得
[156-20a]
  父書灑掃設几筵展書其上拜跪而讀之父終水
  漿不入口者五日以不見父喪畫壁作棺像設神
  座於下對之哭泣服未闋而卒
 南北朝宋陳遺吳人少為郡吏母好食鐺底飯遺在
  役恒帶囊剥焦遺母方聚得數斗適遇孫恩亂帶
  以自隨時逃者多餓死而遺獨藉以活母晝夜啼
  哭致瞽遺還入户再拜號咽母目豁然即明
  陸絳字魏卿吳人閑子閑坐始安王遥光之亂為
[156-20b]
  徐世標所害臨刑絳抱頸求代不獲乃以身蔽刀
  行刑者并害之兄厥字韓卿少有風概善屬文父
  被刑厥坐繋尚方尋有赦恨父不及感慟而卒
  張敷字景印吳人邵子生而母殁年數嵗問母所
  在便有思慕之色求母遺物散施已盡惟有一畫
  扇緘録之每感思輒開笥流涕宋武帝召見奇之
  曰千里駒也官祕書郎累遷司徒長史父在吳興
  亡報以疾篤敷往奔省至吳興成服凡十餘日始
[156-21a]
  進水漿𦵏畢不進鹽菜毁瘠成疾世父湛每止譬
  之更感慟絶而復續未期而卒孝武時追贈侍中
  名所居曰孝張里
 梁陸襄字師卿吳人厥第四弟弱冠遭家禍終身疏
  食布衣不聽音樂昭明太子聞其業行引與游處
  出為揚州從事以父終此官固辭不許聽與府司
  馬換廨居之母猝患心痛醫方須二升粟漿時冬
  月日暮求索無所忽有老人詣門貨漿量如方劑
[156-21b]
  將酬直忽失之時以襄孝感所致尋以母憂去職
  年已五十毁頓過禮太子憂之遣人戒諭大通七
  年為鄱陽内史時鮮于琮作亂襄率人吏破之生
  獲琮案其黨枉直無濫時有人無横死之歌侯景
  圍臺城憂憤卒景平追封餘干縣侯
 陳張種字士苖吳人仁恕寡欲識量𢎞博時人為之
  語曰宋稱敷衍梁則卷充清虚學尚種有其風居
  母喪年五十哀毁過甚迫以凶荒未獲時𦵏服制
[156-22a]
  雖畢恒若在喪時稱其孝
  張昭昭弟乾吳人昭字德明乾字元明並有至性
  父病消渇嗜鮮魚昭結網捕魚以供膳父卒兄弟
  並不衣綿不食鹽酢日食一升麥屑粥每感慟必
  嘔血父服未終母陸又卒兄弟毁瘠骨立家貧未
  得大𦵏布衣疏食十有餘年陳衡陽王伯信臨郡
  舉乾孝亷固辭兄弟因毁成疾昭失明乾中冷苦
  癖年未五十並終嗣息俱絶
[156-22b]
 隋徐孝穎吳人仕隋為校書郎嘗在園中晝卧見人
  盜菜徐轉身向内恐盜見之丁母憂三年不内宿
  終冬不御綿纊形骸骨立每哭哀聲徹於邑里聞
  者皆隕涕
 唐陸南金字季孫吳人操履謹飭厯官太子洗馬嘗
  匿盧崇道按捕當誅弟趙璧出認抵罪兄弟交爭
  趙璧曰母未𦵏妹未歸兄能辦之我生無益願請
  死御史義之上聞並免初南金為鄞令築隄為湖
[156-23a]
  千頃宋治平中立祠湖上之青山
  張承休吳郡人以南郊齋郎補兖州兵曹丁母憂
  廬墓三年又舉賢良方正遷揚州司録叅軍
  丁公著字平子吳人三嵗喪母七嵗見隣媪抱子
  哀感不食請於父願絶粒歸道父勉飭就學舉明
  經髙第授祕書郎即辭侍養父亡負土作冢貌力
  癯惙見者憂其死孝上聞詔賜粟帛旌閭官至太
  常卿清約守道每遷一官輒憂見顏色四十喪妻
[156-23b]
  終身不畜妾
  龔景才字敷禮常熟人五世同居麟徳初旌表
 宋李鼇吳人幼孤事母孝天聖中母殁倚杖寢苫廬
  於墓側早夜悲慟甘露再降於松栢又以母嘗誦
  金剛經刺血為書刻於墓下郎中楊備表之
  范純祐字天成參政仲淹子十嵗為文章有聲仲
  淹守蘇州聘胡瑗為學宫師瑗學規良密生徒多
  不率教仲淹令純祐入學齒諸生之末盡行其規
[156-24a]
  諸生皆化之仲淹屢將兵闗陜純祐與將卒雜處
  得其才否仲淹任人賴以無失仲淹城馬鋪砦虜
  侵撓其役純祐率兵直據其地且戰且築數日而
  成性至孝未嘗違左右不應科第及仲淹以䜛罷
  乃就將作監主簿又為司行監尋解去從仲淹之
  鄧得疾廢卧十九年而卒曽孫之柔第進士厯禮
  刑二部尚書封崑山縣開國子奉親事君一以仲
  淹為法純祐從兄純誠仲淹義田皆純誠辦理因
[156-24b]
  奏為長洲縣尉俾剏規條以貽永乆
  陸十七吳江人父病刳心作糜進啖隨愈郡守趙
  汝厯為建旌孝坊
  龔明之字熙仲呉人少逮事祖母李李自言嘗夢
  神告曰與汝七十七及期果病且革明之夜禱於
  天乞減已五齡以益李夀灼香於頂者七聞腦中
  有爆烈聲不為動詰旦李病良愈又五年乃卒宣
  和時貢京師迎父母徃已而母與弟相繼亡去鄉
[156-25a]
  數千里貧無以𦵏明之自一錢之直皆折賣之又
  乞貸於人竟獲歸二喪晚授髙州文學年逾八十
  參政錢良臣奏其孝行節誼於朝超授宣教郎賜
  緋衣銀魚致仕生平不摘人短不作貌言每自謂
  平日受用惟一誠字撰中呉紀聞三卷子昱字立
  道有學行安貧樂義鄉人師之
  張柟字材仲吳人宣和初登第厯官朝散大夫性
  至孝母卒年九十九柟亦七十矣執喪甚至初得
[156-25b]
  郊恩捨子予姪族人有喪不能舉者裒而𦵏之
  范正平字子夷吳人僕射純仁子學行甚髙紹聖
  中為開封尉以執法忤蔡京後京當國遂搆遺表
  之獄正平當就逮弟正思請代曰是時兄方營窀
  穸參預筆削者正思也正平曰時相意屬我且我
  居長我不徃兄弟將俱不免不若身任之遂就獄
  捶楚甚至及事白猶羈管象州遇赦得歸初純仁
  卒特添恩澤官及中外諸孫乆之追奪例外官正
[156-26a]
  平遽納其子官全其姪與甥焉正思字子默學行
  亦為士林所推
  陳振字震亨崑山人父殁貧無以𦵏得地圓明村
  卜者云不利長子振曰使親藏得寜或不利於振
  二弟尚可主祭遂𦵏焉後振為紹興進士以禄不
  逮養刻木為親像一飯必祭弟拱亦登端平科
  周津崑山人治詞賦端平嘉熙中兩舉待補進士
  父有疾刲股以療或以義諭之津曰父母遺體豈
[156-26b]
  宜毁傷然因所予者還以奉之詎為過耶又有曹
  椿年者母病刲股療之事聞詔補承信郎立孝感
  坊又淳熙八年有榮孝子亦以刲股救母建旌孝
  坊其後有張孝子皆同縣人也
 元陳訓訓弟謙訓字思敬謙字師平吳人訓仕江浙
  行省照磨為吏廉嘗以乘馬書畫器物鬻錢屬所
  知營什一自給所知死其妻操錢還訓訓曰生享
  其利死餒其孤吾不忍也悉以錢與之及歸貧甚
[156-27a]
  謙力苦周旋以奉其兄謙初師林寛龔璛就場屋
  試兵卒搜簡無狀歎曰待士如此尚何徼倖得失
  為哉即棄舉子業折節讀書尤善詩賦虞集黄溍
  張翥皆論薦力辭張士誠兵至吳訓謂謙曰汝無
  官守宜自為計謙曰兄在吾何所之俄而兵入室
  脅訓使拜不屈遂刃其胸謙以身蔽翼之並遇害
  門人范文炯求屍得之水中猶兄弟相挽結
  趙良□字順卿常熟人父必鑛為海州節推殁宋
[156-27b]
  季道路多梗良□侍母行備經患難卒以柩歸元
  大徳間東土大饑以粟二千石助賑延祐間又助
  賑四百石都省旌之
  曹善誠常熟人至順間獻糧萬石助國用建文學
  書院祀子游割田二千六百畝給師生廩費黄溍
  楊剛中有記
  吳淳字伯善長洲人兄疾伏枕二十年元季吳中
  被兵人悉奔潰淳獨侍兄不去有操刃入室者乃
[156-28a]
  負兄走避復遇亂兵交刺淳以身蔽兄被三十餘
  創昏仆於地兄竟兵死淳稍蘇遂入秦餘杭山以
  終
  金𢎞業字修可吳縣人居濱太湖羣盜出没𢎞業
  結民兵保障鄉社方國珍亂其黨剽掠吳中𢎞業
  遣孫榮一榮三拒之皆力戰死越月冦又至𢎞業
  逐之於黄洋灣殺獲無算一境無恙江浙行省上
  其功授義兵千户
[156-28b]
  陳晉字次翁吳江人元末偽吳竊據父作詩坐謗
  訕論死晉請以身代之父子爭死有司曰代父者
  孝存子者慈慈孝之人安肯訕上兩釋之父病死
  既𦵏猶朝夕哭一目喪明
  朱良吉常熟人母病且死良吉沐浴禱天剖胷取
  心肉一臠煮粥食母母病愈良吉心痛不可起邑
  人俞某聞而過之觀良吉胸間創裂五寸氣騰出
  不能言俞為納其心以桑白皮線縫合月餘而愈
[156-29a]
 明瞿嗣興字華卿常熟人母嘗夏月患癰穢不可近
  嗣興燖湯洗滌跪牀下執扇驅蚊磨穢剔腐晝夜
  不少休母又嘗患積氣不食刲股作羮進之疾遂
  愈母思食芰時芰始花求諸市不得嗣興解衣入
  水忽得三芰人稱孝感所致
  宋通字文傑長洲人為元萬户侯嘗施家貲保障
  一方洪武初舉賢良方正不赴嘗曰吾家世有隱
  徳不敢望富貴吾子孫得為善人永保詩書之澤
[156-29b]
  足矣吳寛為之贊妻沈氏富民萬三女也預知家
  難妝奩概辭之時稱奇女子
  虞宗濟字思訓常熟人洪武時父與兄坐法當死
  乃詣吏自任曰父兄不知也獄具斬東市顏色不
  變年二十二宋濓有論贊
  徐植字原芳常熟諸生父掌鄉賦後期將伏法植
  引為己罪臨刑賦詩曰父母恩同日月髙試將一
  死報劬勞邑人王廷珪作孝子傳又同邑張㢲洪
[156-30a]
  武間弟當逺戍以弟幼恐貽親憂代弟戌貴州
  錢廸常熟人洪武初其父沂坐法論死廸年十八
  詣闕請代詔刑廸赦沂沂出乃易名甦字更生後
  徴詣京師應詔撰祭元幼主文上喜欲官之以老
  辭賜杖歸從子完感嘆廸孝立祠祀之
  莫轅字㢲仲吳江人洪武初父繋詔獄將刑轅年
  十一願代父死理官誘脅無異詞遂奏釋其父而
  繋之後獲赦季父侍郎禮有寵於上轅憂之每指
[156-30b]
  同姓一人𨽻洱海衛者曰是吾族也後黨禍一家
  無免者獨轅嘗以附尺籍免兄嫂以家禍病死有
  遺孤二皆在襁褓轅為保䕶甚至家被火逼母寢
  躍入火中抱持以出鬚眉盡焚年七十七卒私諡
  貞孝先生
  戴君用長洲人洪武初父福之因監税失火法當
  死君用身代父刑其妻吳氏泣曰吾夫得子道而
  死吾忍失婦道而生子文禮方襁褓紡績以養守
[156-31a]
  節五十年宣徳三年旌表
  蔣安字仁伯常熟人弟懋洪武中犯法謫戍開平
  時安為諸生去巾幘詣御史泣曰懋幼弱不任戍
  且老母所鍾愛請以安徃御史許之
  范廷珍字惟中崑山人洪武中父以事連坐廷珍
  率其弟廷珪詣官陳請願代父死情詞懇切官為
  感動得末減兄弟俱戍河間廷珍故善醫遂以醫
  濟河間之人晚年學益該博喜吟咏字法歐陽年
[156-31b]
  九十餘猶日作數十紙葉盛為紀其事
  顏琇字季瑮吳縣人洪武初父戍鳳翔母從行留
  琇守邱壟越六年聞母訃即日奔赴函母骨以歸
  自陜抵吳踰數千里骨函未嘗着地行則負之寢
  則懸於屋梁渡則着之心胸父既老免歸奉養愈
  謹必躬滌圊牏家人止之躬滌如故父故不知也
  父卒日夜號泣水飲不下咽者五日竟哭死子昌
  亦有孝行
[156-32a]
  都文信字士誠吳縣人其父思賢與徐右之交善
  思賢死妻唐有娠日夜悲泣右之日使人存問且
  慰之曰若生子吾當妻以女已而果生文信右之
  遂館為壻洪武初右之坐事文信請代行右之曰
  汝未有子豈可為人死不許既而右之事白得還
  後復以事被逮文信曰今已有子可行矣右之仍
  不許文信潛冒右之名以徃竟死於獄右之感其
  義即屏妾侍遂以無子都氏世奉其祀
[156-32b]
  沈伯剛長洲人本孟姓自幼為沈勝五後勝五坐
  事當誅年且老伯剛願代死勝五不許伯剛固欲
  代之時年方十七臨刑太祖怪其少問故特赦之
  又朱昱亦長洲人父當逺戍老不能行而兄先逃
  去昱年十六請代徃有司少之欲追逮其父兄備
  受笞楚固請代部使者憐之改留蘇衛
  盛逮字景華吳江人弟以鹽法被捕父憐其少不
  忍遣逮曰弟未有子願就捕因謫戌寜夏衛
[156-33a]
  吳璋字廷用吳江人幼孤依母陸以居永樂二十
  一年詔選天下節婦充内役陸以年例當行宣徳
  元年親王出封廣東徙饒州陸皆從行璋棄家奔
  走二藩間屢求見母不允正統十二年復懇於王
  憐而許之命入宫見母母病已革璋徬徨刲股作
  糜以進病少間遂負母出至寓三日而卒扶柩歸
  𦵏梅里璋年至八十一以子洪貴受封時同邑梅
  衡求得父屍於沔陽錢抱璠吮父疽而獲愈俱以
[156-33b]
  孝稱
  王賓字仲光長洲人博學洽聞於書無所不讀尤
  精於醫然未嘗與富貴人醫里巷貧人及方外士
  即徃診視與之藥絶不望報貌甚寢藥㸃其面及
  肘腋為創髽髪短衣人咸笑之生平不娶未冠父
  殁終身不冠奉母飯必親煮羮必親調年七十疾
  革抱母不捨息半晌復蘇呼母連聲始絶𦵏後魂
  歸於家曳履拄杖行呼曰娘娘舉室皆驚良久乃
[156-34a]
  滅初郡守姚善賢而造之賓掩門語曰勿驚吾母
  踰牆逸出善他日却儀從獨候門下始接焉所著
  有光菴文集
  梁棟崑山人父為館陶主簿將歸留少子鎬贅於
  邑人其母嚙臂而别父母卒棟思鎬徒步至館陶
  已失主家所在後隨處求之垂三十年一日在華
  亭東禪寺㑹大雨有僧袒而決渠臂有嚙痕棟見
  心動就與語即鎬也抱持大哭携歸友愛終身
[156-34b]
  徐季昭吳江人永樂中兄昌伯坐事戍遼東乃請
  兄留養而以身代行昌伯曰爾年少不更事豈堪
  逺戍二人互爭久之母竟遣季昭行後十餘年季
  昭還母尚無恙鄉人扁其堂曰孝義
  徐真字宗正吳江人靖難兵起避亂與母相失去
  家訪之立誓曰不得母不生還後數年渡淮得之
  奉以歸
  杜瓊字用嘉吳縣人生一月而孤母顧育而教之
[156-35a]
  長從陳繼學為文必本於理詩古雅有風致間寫
  山水秀潤可觀性至孝痛父早亡從母問其容儀
  徃徃形諸夢寐母疾刲股以療有司將上其孝瓊
  曰此豈得已耶惟念母節未白耳正統四年知府
  况鍾疏聞被旌宣正間有司薦瓊孝廉辭不就年
  七十九卒逺近㑹𦵏者千餘人私諡曰淵孝五世
  孫詩字與言嘉靖己酉舉人厯官貴寜道叅議定
  烏撤烏䝉爭地界事
[156-35b]
  王鑑字與修崑山人舉天順壬午鄉試其學邃於
  尚書謂二帝三王之道在此大書忠孝二字於壁
  間成化辛未上春官卒遺子漳書曰而祖以千金
  付我汝仲父二孤尚幼我緘而藏之某柱下書到
  即付孤去無他囑勉思壁上二大字而已漳得書
  發柱不開緘而與之時稱其父子雙孝
  張曉初吳縣人以無子娶良家女見其舉止端凝
  詢知父為廣文喪不能歸售女以備行李曉初即
[156-36a]
  返之已發矣乃令妻撫之擇婿嫁焉後曉初生子
  習舉成化進士
  顧寛字惟仁吳江人性孝友母喪三年不入私室
  與弟宏俱八十餘嵗不分爨族之貧無依者不能
  葬者皆必有賑給嘗買地掘得故冡復掩而他擇
  之曽孫名曽唯嘉靖癸丑進士為名御史
  朱顥字景南長洲人父殁廬墓三年每哭烏鳥聞
  聲皆下事聞旌為孝行之門又有陸鍷十嵗喪父
[156-36b]
  哀毁如成人兩遇盜負母出哀呼曰毋令吾母受
  驚也盜舍之去
  鄭熙母孀居四十年熙曲順母意至老如孩穉時
  母愛季弟子婚娶俱先己子
  吳中英長洲人父客燕死僕竊金逃中英遺腹生
  未識父長尋父櫬三徃不得最後號慟欲絶誓不
  得父棺不還有徳州僧指示之題識宛然奉歸𦵏
  焉同邑杜遵家貧傭力養親父母相繼殁手自穿
[156-37a]
  竁負土以𦵏鄉人繪圖傳之
  顧淳長洲人年弱冠父患痛風不可忍呼淳與訣
  欲自裁淳禱於天剪髪際肉投藥以進痛立愈同
  里顧愛石幼值母病夜半赴神廟哀籲剜右臂肉
  母愈父病剜左臂肉亦如之
  鄧汝南長洲人力貧養母妻以語言觸母遣之終
  身不娶母病刲臂肉既殁肖像事之如生存
  金孝子失名長洲人居甫里父末疾不能行有所
[156-37b]
  詣即負之家火災倉皇中婦已負翁出孝子不知
  冒烈焰入焚死
  孫雲字從龍崑山人父客死雲徒步萬里得父骨
  於昭平堡函以歸將渡江旋風忽起恍有物奪其
  所函骨擲之江雲躍入江中行里許攫得之卒抱
  函歸後登嘉靖己丑進士官員外郎
  譚照字儒溪常熟人増例太學生與弟太學生曉
  字鏡川三世同居嘉靖三十一年島倭入寇時邑
[156-38a]
  皆土垣知縣王鈇議築城費無所出照慨然倡義
  捐貲四萬餘金親身督率晝夜併力不五月而城
  工告竣甫三日倭猝至民慿堅城保守邑以無虞
  邑又連遭水旱照散米賑饑全活無算又自東門
  至崑山界偹築岸塍十萬餘丈建石橋十八座以
  便徃來撫按題請表揚時曉已卒照念祖父以來
  三世未分所捐之金與弟共之因推功於弟曉得
  建專祠隆慶元年照卒撫按又核其事行具題備
[156-38b]
  主入曉祠一體致祭時人為撰祠記
  任環家卒名氏不傳嘉靖時倭寇薄蘇環以同知
  奉檄督鄉兵禦之兵市人子遇寇先遁環獨身射
  寇寇持長刀突至家卒見勢急扶環上馬寇刃及
  馬尾家卒直前手搏寇連中數刃死環得脱後竟
  成勦寇功又有鄉農二人方鋤田為寇所獲使導
  徃富家二人故引之官軍處大呼殺倭倭殺之
  陸懋字邦美崑山人有姊父鍾愛也為倭所獲將
[156-39a]
  被害懋突城而下跪請代姊死以全父志賊感動
  釋之令懋擔懋睨其姊去逺提擔撲賊賊追之田
  間被害既死尸不可辨兄愚哭之哀瞑目閃閃動
  與頸領合得藁葬城西
  歸鉞字汝威崑山人早喪母父更娶後妻輒杖鉞
  每炊將熟逐之出户終日不得食比歸又復杖之
  父死母獨與其子居鉞擯不得見因販鹽市中時
  私其弟問母起居致甘鮮焉嵗大祲母不能自活
[156-39b]
  鉞徃涕泣奉迎母慚終感其誠懇從之鉞既老且
  死終不言後母事也鉞族子繡字華伯販鹽養母
  與弟綿緯友愛無間繡妻朱每製衣必三曰二叔
  無室豈可獨使君被完潔耶後叔妻亡有遺孤撫
  之如己子歸有光作歸氏二孝子傳
  林徳常熟人父為倭所殺詗知讎所在委身從之
  屈意善事既親暱乃具酒食誘倭醉卧取其佩刀
  㫁首以歸
[156-40a]
  周伯字懐堂常熟人質直好義嘉靖間倭犯海上
  令大户築城伯獨任鎮海門一帶寇至伯率家屬
  拒之獲三甲首辛酉大水輸粟千鍾粥餓者槥溝
  胔御史旌其門曰忠義
  沈楠崑山人七嵗喪父力耕奉母母感痰疾楠割
  左乳火煆為末㸃沸湯進之數進稍息屬盡乳而
  甦知縣劉某旌之以文鄰里贈之以粟楠曰楠須
  母乳以生今母病刲以還母豈異事哉敢以一乳
[156-40b]
  為名髙也力耕如故每盛暑必以半臂掩之不令
  人見越十年母病復劇又割右乳進之又愈御史
  周如斗疏聞被旌
  錢之選字舜臣常熟人父坐事撃獄選與父更代
  繫尋隨父戍遼東籍鐵嶺衛為諸生中嘉靖庚戌
  進士累官兵部郎中故事官兵部乃得脱軍籍於
  是上書訟父寃得昭雪封父如其官遂告終養奉
  父歸里
[156-41a]
  歸有貞字養素崑山人父年六十一而生口授以
  經輒成誦年十八為人師二十父殁居喪哀毁四
  舉徳行處師席者五十餘年素不禮於長兄長兄
  死次兄復盡得其腴産有貞知而不言率其庶弟
  居於宅之西偏族人皆嘆美有光尤亟稱之既而
  兄姪輩產蕩盡有貞每賑卹之殁為棺殮年九十
  餘無病而終
  秦霑字光甫崑山人父為仇陷成大獄霑年十七
[156-41b]
  囚服投牒御史杖而逐之哭詣太守太守憐之為
  緩其獄後得從末減領嘉靖壬子鄉薦選徳化知
  縣再補寜陵遇疑獄必重持之曰向者父獄起吾
  仰視堂上人猶虎狼也安知今堂下人不虎狼吾
  耶
  張尚友字益之吳縣人精春秋之學吳中治春秋
  者皆宗之事父純孝父病革刲左臂肉和糜以進
  人有欲上其事者怒曰是欲我以死父取名乎狀
[156-42a]
  茍上我必死之闕/  表其墓
  吳士志字伯髙常熟人年八嵗父母出避倭中道
  相失士志歸守其廬曰家人終當於此索我父殁
  痛欲從死其大母及其母強之食乃日進粥一盂
  淚漬枕席重裀俱爛二母不知其夜哭也踰小祥
  目失明耳失聰口失音血枯骨立見者悲之冬日
  曝檐下手其父事狀攬筆欲有所更定舌卷口噤
  索飲不能嚥而卒又有徐明俊者亦以孝死鄉人
[156-42b]
  並稱孝子云
  沈柱臣字公爾吳縣人受業於王敬臣參究理學
  事繼母極孝嵗饑貿粟奉母而已與婦食糠粃不
  令母知授徒入糈悉歸母弟嗜酒善費所需稍緩
  即横加意氣亦笑承之惟恐傷母心為縣學生六
  舉行優以貢授滁州訓導
  張沖字應和長洲人母疾焚香籲天割左臂一臠
  置湯藥以進因以愈嘗服賈燕京途聞父病乃倍
[156-43a]
  道行遇盜傷肱盡劫其所賈金然故人所附全未
  失也故人子來視創甚不敢問金沖曰盜去吾金
  君家金固在也遂悉還千金人以為難又仗氣負
  奇有俠客豪士風皇甫汸李攀龍黄姬水徐中行
  王世貞俱為其誌傳
  張世偉字異度吳江人中萬厯壬子鄉試服習其
  祖基之家訓七嵗喪母上食號慟塾中兒皆為流
  涕父殁事其兄如其父急朋友之難甚於己鄉邦
[156-43b]
  有大利病縉紳囁嚅相顧必自世偉發之人有不
  善相戒曰無使張孝廉知死無以為殮倪推官長
  圩賻之乃發喪
  屠嘉賓吳江人少孤祖鞠之及祖病危嘉賓割股
  和藥以進病遂瘳母以哭夫喪明嘉賓餂其翳久
  之豁然人謂孝感萬厯中按臣徐旌奬
  顧順升字與登吳縣人為太學生有文譽父死甫
  一月母又死家又失火順升負母屍出旋復舁父
[156-44a]
  柩遍體焦爛絶而復甦强起營葬事服闋仍處丙
  舍萬厯中仕為兵馬司副屢剖寃獄累擢楚府長
  史不赴抵里即廬墓以終其年
  陳星樞字拱薇常熟人廣州知府國華子萬厯丁
  酉舉人知湯隂縣思親告歸終養動息不離左右
  以純孝聞子煌圗崇禎壬子副榜授翰林典籍以
  親老辭徴不赴人亦稱孝
  朱陛宣字徳升吳縣人舉萬厯壬子鄉試㑹試寓
[156-44b]
  京師忽心動馳歸母尋卒以父老遂絶意進取少
  與周順昌同學順昌被逮時陛宣衰絰徃送之周
  旋甚至父終以哀毁卒巡按祁彪佳舉真孝廉請
  贈諡勅贈翰林院待詔姚希孟私諡曰孝介
  楊大濚字子澄吳縣人南兵部尚書成子少從王
  敬臣游性廉靜見非義色艴然不可犯事親誠孝
  兄弟四人析產獨取其薄丁巳戊午間嵗饑民死
  無算收瘞枯骼凡兩年可萬計年逾艾危坐一室
[156-45a]
  誦讀不輟吳人稱端孝先生
  沙舜臣字子升吳縣諸生事母惟謹與弟舜年舜
  民稱一門三孝當魏璫矯㫖逮周順昌時士民坌
  集舜臣偕諸生王節劉羽儀王景臯殷獻世楊廷
  樞文震亨等直前謂巡撫毛一鷺曰人情如此明
  公獨不為青史計乎曷據實上聞一鷺斥勿譁官
  旗遽呵叱激衆怒致有羣撃之事後獄具舜臣與
  王節諸人等並黜
[156-45b]
  繆天秩字原常吳縣人父疾隂刲股以進父竟不
  起居喪哀毁以創鉅遂成瘵疾年僅二十四歳卒
  後以子國維貴贈參政
  席允信字順懐常熟人萬厯間築福山城十之一
  雲和塘十之二解磚解銅輓運漕糧每代鄉民償
  補缺額明季荒旱載粟數千斛分貯城中半價糶
  以為賑在其鄉施粥成梁建牐諸便民事無不為
  舉鄉飲賓
[156-46a]
  朱祖文字完夫吳縣人幼孤母劉勵節撫之弱冠
  補諸生痛母節未揚終日戚戚周順昌初未識祖
  文聞而憐之白當道得題旌部牒下祖文始知乃
  感泣無何順昌忤璫被逮祖文舍家相隨徃來津
  渡出入禁門時遭邏卒幾蹈不測順昌誣賕數千
  祖文思貸金完之以緩其死都門不足走定興定
  興不足走吳橋冒暑單騎間闗千餘里捃摭稍就
  而順昌已斃獄中祖文以未得收屍有違初心若
[156-46b]
  不可自比於人遂鬱鬱以死彌留之際猶以順昌
  後人為念
  李文詠崑山諸生性孝父好飲㑹天寒盡醉而寢
  火發文詠驚覺倉皇入父寢僕李安奔出額已爛
  牽文詠告不可入文詠直入不顧以身䕶父同死
  火中明旦視之文詠僅存一股其父以覆故猶具
  體事聞表其閭曰孝子坊
  張雲龍崑山人能文章有至性母病割臂和藥以
[156-47a]
  進居母喪哀慟感里閈邑遇災祲能任其役調度
  周悉惠澤均平有司旌其門曰孝義同里朱應芳
  割股療父疾又有尤大中以父母病先後割胸股
  者再有司並旌其門
  黄守道長洲車塘農人也母病目不治守道䑛之
  匝月而明母又疽發於背毒潰守道跪而吮之呬
  呵聲暗與補㵼法合疽遂平由是名傳遠邇萬厯
  間被旌
[156-47b]
  周室琳字韞美崑山人祖御史元暐為里仇所訐
  逮詔獄室琳連疏伏籲青衫草履日拜長安門而
  哭行道傷心由是臺省交章論救事得白嘗拾遺
  金五百雪中停車返諸其人
  周廷祚字長生吳江人崇禎初入都請其父宗建
  卹典時郭鞏以宗建之禍實自己發極力彌縫託
  所知囑廷祚無言當以一第萬金相報廷祚曰父
  仇即死不避富貴可餌我耶遂疏劾鞏得擬辟時
[156-48a]
  法司以許顯純田爾耕崔應元先世軍功止擬絞
  廷祚赴法司堂大呌曰此輩慘斃諸忠尚不擬辟
  豈爾輩猶貪重賄耶法司悚然皆正典刑一時稱
  快
  袁扉字雪封長洲人幼孤居祖喪廬墓三年母殁
  亦如之哭泣兩目幾眚或勸之扉曰與其不及情
  母寜過情予惡夫託先王之禮以文涼薄也遺産
  悉讓諸弟已與婦晨夕不給至摘馬蘭杞菊為食
[156-48b]
  婦亦無怨言婦死不再娶族有五喪未舉者為營
  𦵏焉
  朱夀陽吳縣人祖文子少補諸生曽祖以禦倭功
  應世襲蘇州衛指揮夀陽讓弟夀増曽祖專祠在
  京口逆奄變易天下祠院乃毁之夀陽泣訴於縣
  祠復存郡縣重其義贈官産五十畆不受贈金亦
  弗受崇禎壬午有司應詔將以五經博士薦夀陽
  不就卒於家
[156-49a]
  劉曙字公旦長洲人崇禎癸未進士授南昌知縣
  未任而金陵失守尋死之先是曙以父病割左股
  痕三寸許至是其僕覔尸視股痕為騐云
  諸永明字合甫崑山人講性命之學一以劉宗周
  黄道周為法游成均時㑹道周下獄永明身入獄
  中周旋左右同卧起幾閲月道周貫械對簿皆明
  扶掖獄解出圜扉名重一時
  盧士達字徳孚長洲人先代於嘉靖倭亂時捐貲
[156-49b]
  助軍需旌為義門士達有至性父病癰割股肉療
  之母失明偕其妻晨夕互䑛遂復故居喪慟哭聲
  徹户外閭巷咸知為盧孝子哭聲好施與家日以
  落卒如故有横逆不校子應琦諸生傭書養親孝
  行如其父有司上其行題表為父子孝行之門
  吳正一字素風常熟人明季旱蝗催科愈急正一
  孑身冒死叩閽陳四載奇荒得㫖許豆麥搭兑蘇
  松常鎮湖五府帶兑餘米捐十之四
[156-50a]
  申傳芳字維習吳縣人時行孫内行純潔少遊吳
  庠承祖䕃補尚寶司丞遭父喪躃踊長號竟以毁
  卒御史以孝聞奉㫖旌門
  金秋字有秋吳縣人年十四父殁哀毁過禮事母
  孝養備至友愛兩弟析產取瘠遜肥建宗祠賙里
  黨行善如不及陳繼儒文震孟為立傳 雍正十
  一年  旌表
國朝周茂蘭字子佩長洲人順昌子順昌被逮茂蘭日
[156-50b]
  夜徒行至京口始及順昌麾之返曰汝徃俱死茂
  蘭泣别絶而復蘇崇禎初誅逆奄茂蘭刺血上疏
  請誅倪文煥以報父仇當事者難之茂蘭復刺舌
  血再書以進又掲逆黨呂純如頌璫原疏文煥純
  如俱服辜故事贈官不及祖父懐宗嘉蘭孝義特
  錫三代誥命蓋異數也茂蘭邃於易湯斌撫吳式
  廬就見請應賓筵為國人矜式固辭年八十二嵗
  而終
[156-51a]
  劉龍光字夢蕭吳縣人與父母因亂相失道梗不
  得問光日夜啼泣成疾少間徒行至盱江禱於張
  令公祠宿廡下夢神有寄居石漈之語驚而寤不
  知石漈何所也旁皇路隅忽遇一尼謂曰石漈在
  閩廣之交今方阻兵由徑路徃七日可達亟如其
  言所過皆險絶無人跡最後至白石嶺斗絶萬仞
  捫嶺而下其地果名石漈竟得母管於村中相持
  大慟問父所在已殁嵗餘矣匍匐扶母及櫬而歸
[156-51b]
  龍光好古學精爾雅蟲魚之義音切箋釋皆極其
  㫖
  瞿昌文字夀名常熟人式耜孫年十七念其祖逺
  阻廣西欲徃省恐父母不聽襆被潛行冒矢石陷
  重圍瀕死乃得達式耜誦退之知汝逺來之句且
  喜且悲後竟裹骨而返其叔元錥繼徃不得達殁
  於永安
  顧廷錡字佩堅長洲人父繩詒知蜀之仁夀縣張
[156-52a]
  獻忠破成都不屈死廷錡孑身入蜀陵谷變易無
  有知瘞骸處者呼號路側閲四寒暑輾轉尋訪始
  得之扶櫬萬里外陟險履危中間瀕死者數次抵
  里門鬚髪盡白
  黄向堅字端木長洲人父孔昭崇禎癸酉舉人為
  大姚知縣兵阻不得歸向堅憂泣徒步徃尋繭足
  黧面徧厯滇中至白鹽井得遇二親迎還故里人
  稱完孝
[156-52b]
  顔中和吳縣人義士佩韋從孫也順治初父宏仁
  為怨家周昌所殺連控於官不得直中和年甫十
  三痛其父被害日取析薪斧礪之束草為人形書
  昌姓名其上以試斧逾三年中和懐斧告母曰兒
  將徃復父仇母大駭止之中和竟徃值昌市中隂
  尾之行昌不知也行稍前遽自後揮斧中昌首昌
  方左右顧又斧之㑹母趣其兄孟和走視比至昌
  已死兄弟乃號於衆曰願偕我詣官至縣庭兄弟
[156-53a]
  爭自承衆從旁分别言之始下中和於獄其明年
  御史録囚釋之
  顧鼇吳縣人父為仇家金瑞甫刺脅死鼇時僅二
  嵗稍長詢母得父死狀即淬一刃挾以出入金亦
  避之至年十八遇金於胥口金見鼇拔刃來刺驚
  躍入水鼇亦投水連刺傷額不死金挾貲誣以盜
  有司訊得實金伏辜
  韓馚字誦先長洲人砥行慕義强學不厭嘗以家
[156-53b]
  財推與其兄自甘清苦卒時有詩云一莖苦菜生
  平志數卷殘書汗漫遊以子菼貴受封熊賜履志
  其墓稱為篤行君子云菼見文苑傳
  馮朂字方寅長洲人父館閩中朂與祖及母居嵗
  荒乏食朂為村塾師得升斗奉養與妻采荇以食
  後父客死阻兵亂弗獲歸櫬朂徒步入京為諸侯
  客時徴博學𢎞詞膺薦得第授檢討即請假歸入
  閩尋父櫬未得伏地慟哭有老人哀之指視其處
[156-54a]
  遂扶以歸
  蔣徳埈字公遜長洲人順治辛丑進士性至孝父
  病刲股療之康熙乙卯嵗大饑徳埈傾家賑濟全
  活者數千人月給育嬰堂緡錢為乳哺費施絮施
  棺埋胔掩骼每嵗無算臨卒以腴田百三十畆為
  義莊以膽族以百二十畆助於育嬰堂里人感其
  義請之有司建祠春秋祀享兄維城字公表為人
  醇樸孝友與徳埈撫育孤姪不遺餘力兄子感之
[156-54b]
  字叔助以志弗忘厥徳徳埈置義田諸善事維城
  與有力焉
  席啟圗字文輿吳縣人父本貞好施予啟圖能繼
  父志廣父所置義冡義田賑凍餒収棄骸助嫁娶
  施醫藥學宫嵗乆傾圯為修葺復舊觀編格言為
  蓄徳録二十卷
  張文魁長洲人家貧性孝傭工以養遇有肉食則
  携歸奉親甲申之變奉母避杭遇兵相失追尋二
[156-55a]
   年見母於嚴州王姓家迎歸終養文魁年八十一
   嵗卒陳鵬年守蘇題額曰至性全真
   黄農字古處長洲人省曽六世孫居母喪盡哀恐
   傷父心每夜卧䝉被泣日以尫弱父授經里中離
   家數里每晨徃省風雨無間父憐其疾止之農乃
   伺門外館僮出問起居乃去日者謂父年五十二
   適先一年病甚農患其騐也元旦遍禱神廟願減
   算以益父年忽一夕驚喜曰神許我矣父果愈後
[156-55b]
   農病篤恐貽父累以膳田易金置枕畔謂妻曰汝
   善事吾父吾得侍吾母矣父歸含淚執手殁得枕
   畔金始克殯妻金以苦節聞
   顧天朗字開一長洲人為官學教習考授知縣以
   母老不就選積學好義母病侍湯藥成疾及殁一
   慟而絶時謂孝死有司上聞立祠
聖祖南巡賜
御書孝靖二字顔之長子汧康熙癸丑進士巡撫河南多
[156-56a]
  善政三子溥為如臯教諭二十餘年士多思之
  許徳璠字荆生常熟人父國賢力行善明末江隂
  無錫避兵來常邑者國賢計口與之居食時僉大
  户解白糧徃徃破產國賢為公正請於當事得題
  准官運徳璠繼其志康熙初叩閽請減蘇松賦額
  每遭旱潦傾囷賑濟貧不舉子者出貲収養邑有
  育嬰堂自徳璠始
  金拱辰字修來吳縣人以諸生貢入太學奉母盡
[156-56b]
  色養居喪哀毁三年舍外寢杖桐見客泣涕漣洏
  析產皆取其下者又厚撫兄之子若孫推之五服
  親懿婚喪靡不周䘏疾革檢簏中債劵盡焚之
  王松齡字御凡常熟人父病卧牀居鄰火起甚迫
  松齡呌天搏顙須臾風返火滅親終廬墓哀毁盡
  禮督學張泰交 題旌
  殷鉉常熟人父為仇陷瘐死鉉訴寃於上官數仇
  人皆就獄且合謀殺鉉以滅口於是鉉亦被囚一
[156-57a]
  日雷起獄中首犯震死咸謂孝感動天督學魏學
  誠 題旌
  王三錫字承寵吳縣人母病籲天求代母卒事父
  養志昆弟早亡撫從子三從孫二如己出雇婢及
  時遣嫁不索直捐腴田百畆倡建普濟堂巡撫藩
  守給匾旌奬
  顧啓賢吳縣人父病醫藥弗效啓賢不令家人知
  露禱於天割臂肉和藥以進父飲之遂愈姊已嫁
[156-57b]
  而夫不事生產家蕩盡啓賢迎養之終身又為嫁
  其女二人有從姪幼孤貧不能自存啓賢撫育之
  及長為之授室且予之貲本以逐什一曰吾使之
  可以畜家口延宗祀也
  王迪惠崑山人童年喪父便盡哀毁事母竭力
  雍正元年  旌表
  王浦珍崑山人孺慕性生鄉里咸欽其孝 雍正
  元年祀鄉賢
[156-58a]
  歸聖脈長洲人三嵗遭父喪號泣如成人七嵗就
  外傅常泣師問故荅以不見父為痛事母曲盡孝
  敬積脩脯𦵏祖父母及父慈烏繞墓著有莪菴集
  皆白雲思親之意 雍正三年  旌表
  沈自顯吳江人九嵗遭寇作隨親避難中途遇寇
  砍仆地自顯抱父首泣求寇感動捨去父殁廬墓
  三年 雍正三年  旌表
  汪宗灝崑山人父病癰跪吮不倦事母盡孝生事
[156-58b]
  𦵏祭悉備禮法 雍正三年  旌表
  邱存禮長洲人四嵗喪父七嵗讀論語至事父母
  能竭其力問師得解歸即以不得事父向母大慟
  母愛鮮菌存禮日行數里外買歸及母殁刻木肖
  像朝夕奉祀舉喪柩舟由胥江值風作將覆存禮
  躍入波中扶救風頓息 雍正四年  旌表
  金懋顥吳縣人五嵗母殁每念及輒淚下然恐傷
  父心拂繼母意惟飲泣吞聲明末避土寇山間晝
[156-59a]
  伏夜行遇險峻必負繼母不辭勞父喪聞訃徒步
  奔歸聞者咸嘆息性慷慨好施親黨待以舉火者
  不下數百家
  顧存儒崑山人七嵗喪父擗踴如成人每祭見母
  哭則亦長號母憐而止之答曰母弗哭乃已既長
  貧不能𦵏父適鄰居失火存儒負母出隨偕一傭
  作舁父棺力不能勝則以身蔽棺向火而哭俄而
  火滅一日見村婦抱幼子而泣甚哀叩之以夫繫
[156-59b]
  獄將棄子傭身以贖夫罪存儒為傾囊濟之母子
  得全 雍正四年  旌表
  沈萬育字和卿常熟人天性至孝鼎革時負母避
  兵遇盜捨身衛母盜憐而俱全之母病篤夢神示
  某醫可愈傾囊延治果愈建橋梁施棺槥以成母
  志年九十四臨終惟呼父母雍正四年  旌孫
  淑官編修通三禮著周禮翼疏年甫三十三而卒
  朱之勱長洲人童年事親即知愉色婉容有訓則
[156-60a]
  跪而聽年十一父客秦勱忽寒顫因疑父在外衣
  單亟製衣寄之後知父果於是日失冬衣家被盜
  執母以身衛之母得不傷 雍正五年  旌表
  朱鳳崑山人以孝友聞睦婣周卹發於至性 雍
  正六年  旌表
  戴兆箕字𫝊生常熟人與顧鈇顧鎧吳格相友善
  三人皆貧困兆箕亦止薄田數十畆鈇無子依壻
  以老格與鎧先殁鎧一子不能娶格惟一女流落
[156-60b]
  為豪家婢兆箕贖歸配鎧子且分以田屋鈇聞其
  事扶病徃謝兆箕視其病將不起謂曰子無憂身
  後也吾妻死製兩棺者為子地耳未幾鈇殁殮而
  葬之里黨咸髙其義
  楊兆隆字凝厚吳縣人秉性剛正然諾不茍服賈
  京師徃來齊魯燕趙間遇人有患難窘急者必加
  周卹施惠既乆道路之人皆呼為楊佛子父殁舉
  遺產盡讓之弟弟病疽經年醫者曰必服葠觔許
[156-61a]
  乃可起時葠價騰貴兆隆在京聞之即買一觔寄
  歸果服之而起自奉儉薄而宗族親黨間皆嵗有
  常給待以舉火者數十家年老家居晨起必肅衣
  冠誦金剛經以資父母㝠福嚴寒酷暑無間
  錢聫珍字公玉吳縣人本姓顧幼繼於從母故從
  錢姓家服賈既稍能自立即迎本生父與繼父母
  同居兩家尊老優㳺聚首垂三十年既而相繼殁
  附身附棺盡哀盡制各竭其力營葬地使兩塜相
[156-61b]
  望而廬於其間朝夕哀號聞者悽感有子五人治
  命使長子三子承錢姓而其餘復顧姓以各守宗
  祀焉 雍正七年  旌表
  曹天禄吳江人母雙目瞽日以舌䑛之目復明父
  殁痛絶復蘇廬墓盡禮 雍正八年  旌表
  蔡來信吳縣人世居洞庭山幼孤事母孝定省温
  凊甘旨滫瀡必曲體親心母年七十餘卒哀毁如
  不欲生喪葬盡禮祭祀必泣上有三兄長與叔俱
[156-62a]
  早世撫其孤至於成立事次兄極恭順事事欲得
  其兄之歡心 雍正八年  旌表
  徐杲吳江人年十六被盜劫父去泣請身代不獲
  負父屍歸哭控當事捕得盜伏誅 雍正八年
   旌表
  張惟馨吳江人年十二父被盜劫冒刃蔽其父盜
  憐而捨之一日父墜於河惟馨躍入急湍抱之俱
  出父病侍湯藥終年不解帶及殁哭廬墓側哀動
[156-62b]
  行路 雍正八年  旌表
  李漢長洲人十嵗父亡母自經力弱不能解跪捧
  母足哭聲震户外鄰人排闥解之一日奉母過太
  湖風作舟覆漢抱母浮沉中流忽一漁船出救母
  子俱得無恙以母苦節未旌終身抱憾將終猶執
  子手連呼請旌云
  程允元字最先常熟人六嵗見母病目呼號不食
  跪母膝上䑛之稱為孝童及長鄰火延及父寢父
[156-63a]
  方疾篤冒死從烈焰中負父出焦爛而卒
  葛光熹常熟人襁褓中即喪父母鄰媪抱而育於
  葛長而傭工得一壺一臠必以奉葛氏父母妻失
  親歡遂棄之葛父殁光熹將賣身買棺鄰里義而
  助其終事又積傭賃之直葬其先世數棺焉
  張友誠常熟人早失父母為人刺舟遍求父母棺
  骸遇一老尼其族姑也為言兩棺朽壊乆為墳丁
  棄骨河干矣友誠哭赴其處躍身入水鄉人援救
[156-63b]
  之得不死乃刻木為兩親像朝夕祭告如生存
  馬維仁常熟人父患背疽危甚醫曰欲知可治與
  否必嘗惡以騐維仁嘗之味苦醫曰可療但毒已
  内蝕必吮之而後出維仁吮出膿數升遂痊明年
  維仁病瘵臨死戒其妻勿哭恐傷親心也
  張爾翔字集之常熟人嵗遇荒歉輒行糜施槥嘗
  遇人鬻妻者周之以金俾得完聚倡建支川長橋
  以便行人
[156-64a]
   蔣文瀾字葭友吳縣人康熙丁巳舉人厯兵部職
   方司主事候補按察副使雍正五年偕弟姪文源
   文涵文滂腹松應鼇等捐貲三萬兩助修水利被
詔褒嘉即家加光禄寺少卿
   孫鼎鍾字采章長洲人天性純孝年十五母患脾
   疾鼎鍾衣不解帶者八閲月危急中禱於天請減
   己算以益親夀又刲左臂肉和藥進明年母果愈
   又三年母殁奉父孝養備至父年八十餘疾作氣
[156-64b]
   血俱枯鼎鍾鬻其衣飾房產易葠以供又數月卒
   鼎鍾廬於墓三年 雍正十年  旌表
   顧㵢字方水吳縣諸生幼孤家貧力自節縮以供
   母甘旨居母喪哀毁幾不欲生三年未嘗見齒亦
   不離几筵撫其弟幼則勸之學長則授之室老而
   貧也割產以資其養凡親族之嫁娶婚喪有不克
   集事者隨其疎戚而佽助之卒後張雲章為之傳
   李鍼字含奇吳江人康熙辛丑進士入翰林少孤
[156-65a]
  事叔父甚謹周旋羣從篤友誼吳孝廉苑客死都
  門鍼酷貧勉力殯之鳩十金謀歸其喪㑹患瘵而
  卒病中葠苓之費皆自借貸而所鳩十金猶封識
  牀頭從弟成其志長於詩有鄧尉山房集
  盛建極長洲人十二而孤居喪哀毁骨立每時祭
  必流涕母病痢親為嘗藥滌穢曲體母志篤愛二
  弟周卹姊家至老不衰 雍正十一年  旌表
  劉振時昭文人家貧父母無帷帳振時方數嵗為
[156-65b]
  持扇驅蚊終夜不倦父殁哀毁盡禮後以貨殖家
  隆遂好施予欲為母祈延年母殁合父喪葬於城
  東北麓廬墓三年鄉里皆感泣焉 雍正十一年
    旌表
  徐國搢長洲人 呂槤常熟人 張士仁新陽人
   雍正十二年俱以孝行  旌表
  孫豐穀長洲人父仲謙卒慟絶復甦哀思不已冬
  月母病思食梅實泣林下三晝夜得之人以為孝
[156-66a]
  感云
  蘇宗芑常熟諸生課徒養親母張氏疽潰不治籲
  天求代夢一老人指徃興福寺求醫次日果遇老
  僧畀藥二丸而愈及再徃問寺中並無此僧也
  趙嗣孝常熟人繼伯父世鐸後鐸殁母陳氏欲殉
  嗣孝哀懇母乃緩死後出帶示之曰我欲以此終
  為汝孝故得以天年終矣母殁負土築墳廬墓五
  年
[156-66b]
  李象埰昭文人家貧父病埰甫八齡日鬻菜果得
  錢以供甘旨冬無完衣族兄象翼勸其就學埰以
  謀養辭值鄰家火埰負病父出母亦尋出埰不知
  也復入烈焰中哀號求母者再被火傷卒
   以上雍正十三年  旌表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十七
[156-67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十七
  人物志
   孝義一/ 江蘇二府/
    江寜府
 南北朝梁陶子鏘字海育秣陵人兄尚為倖臣所怨
  被繋子鏘公私縁訴流血稽顙兄乃得釋居母喪
  時與范雲隣雲每聞其哭聲必動容改色欲為申
[156-67b]
  薦母嗜蓴没後常以供𦵏後忽營蓴不得悲慟幾
  絶遂長㫁蓴味
  陶季直秣陵人早慧祖愍祖宋廣州刺史嘗以四
  函銀置前令諸孫各取其一季直時年四嵗獨不
  取曰若有賜當先父伯不應度及諸孫五嵗喪母
  哀若成人聞者酸感及長好學淡於榮利徴召不
  起時人號曰聘君仕齊為尚書比部郎累遷給事
  黄門侍郎素清苦家徒四壁殁無以具殯歛著京
[156-68a]
  都記
  朱年秣陵人母死廬墓終身有白兎紫芝之異鄉
  人名其里曰孝感至今有朱年隴
  江紑字含潔考城人居金陵父病目紑侍疾經年
  夜夢一僧告以飲慧眼水乃可差及覺訪智者法
  師啟捨牛屯里舍為寺以慧眼為名心已異之及
  就剏造泄故井井水清冽取以洗眼因此遂差後
  父殁竟以毁卒
[156-68b]
  張松建康人弟悌坐罪當死松訴稱後母惟生悌
  松長不能教誨乞代悌死次弟景亦請死悌亦引
  分讞上梁武帝以為孝義特宥之
  徐雄秣陵人位奉朝請母終毁瘠俄而兄亡扶杖
  臨喪一慟而絶
 唐張常洧句容人父卒廬墓墓側生芝草十二莖從
  孫公挺亦以孝聞
 宋包級父為人殺級年十七與弟綉抉讐雙目瀝血
[156-69a]
  祭父讐家訟之官義而直焉
  嚴晃溧水人舉進士授教諭時元兵渡江晃負母
  避之道遇兵欲刃其母晃以身蔽為兵所傷幾斃
  草廬吳澄嘗哀以詩
  王景雲字仲慶溧水人學問閎博咸淳間以薦辟
  授清流簿與弟景華嘗捐貲周恤貧乏兄弟至老
  不忍析居
  錢浩翁句容人㓜孤事母盡孝有妹虜於北軍母
[156-69b]
  痛念不置浩翁遍訪得諸萊州携妹省母時母年
  八十有三喜甚鄰里皆賀又十年母殁浩翁年七
  十終喪不御酒肉不脱巾絰
  張孝友句容人讀書不仕親殁廬墓六年嘗有五
  色烏來集墓樹平居以徳化人鄉俗一變
  伊小一與劉興祖俱溧水人割股被旌
 元樊淵字徳翁句容人至元中奉母避兵茅山兵至
  欲殺其母淵抱哭求代兵兩釋之母亡終身不離
[156-70a]
  墳墓
  王榮句容人五世同居庭無間言嵗饑賑貧轊死
  為徳鄉里延祐間詔旌其門
  王進徳字仁甫家金陵富而好施出七萬餘緡構
  郡學講堂置一切禮器又買宅一區割田九百畝
  創建江東書院朝錫以額設官掌其教置義庄以
  贍族修城隍以捍井里
  顧童子建康人割股愈母而已死
[156-70b]
 明周琬江寜人父為滁州知州洪武時坐事論死琬
  年十六叩闕請代上疑為人所教命斬之琬顔色
  自若乃宥其父戍邊琬復請曰戍與斬均死耳父
  死子安用生為願早就戮上怒命縛至市琬色喜
  上察其誠赦之親署屏曰孝子周琬尋授兵科給
  事中
  徐鎮童上元人洪武時旌其孝
  魏澤字彦恩溧水人洪武時為尚書建文時謫海
[156-71a]
  寜尉文皇逮方孝孺族黨澤隂脱其㓜子宗甫密
  致于台州秀才余學䕫孝孺得有後又有陳義者
  隂庇鐡尚書鉉二女脱教坊籍亦義士也
  浦阿住沈得安嚴分保三人俱江寜人又邵佛定
  上元人皆永樂時以孝旌
  李疑江寜人家貧好周人急金華范景滈為部吏
  隻身得疾無肯僦舍者杖而詣疑疑延入汛室居
  之躬為煉藥煮糜滈有黄白金四十餘兩願以酬
[156-71b]
  疑疑不受籍藏之滈死出己財殯之聚寶山招其
  子至按籍還金平陽耿子亷械逮京師其妻孕將
  育衆拒不納卧草中以號疑謂婦曰人孰無緩急
  倘為風露所侵則母子俱隕令婦邀歸產一男踰
  月辭去宋學士濓為之傳
  陳逵六合人舉將才李時勉薦之厯都督同知天
  順復辟于謙棄市故人僚友皆畏避不敢出逵感
  謙忠義獨收遺骸殯之得歸𦵏
[156-72a]
  王指揮失其名世襲虎賁衛妻死不娶獨與母居
  同官黄某逺謫久無耗妻貧不能存成國朱公儀
  素愛指揮憫其喪耦令納黄婦指揮唯唯而已成
  國擇日歸之居數月聞其寢處各異召訊其故指
  揮曰曩以主命不敢違但與婦同寢其夫歸何以
  處之况彼失節是某失節也成國曰然則奈何曰
  不若遣送謫所某家有老奴夫婦二人可伴之徃
  成國嘆賞從之
[156-72b]
  顧暘江寜人正統時旌孝
  胡深六合人天順時旌孝
  戴睿句容人七世同居成化時旌
  鄭濓字師周江寜人嘉靖癸未進士為行人兩使
  藩封餽遺一無所受授山東道御史按兩浙有能
  名為湖廣按察使以父憂歸乞致仕養母盡孝母
  卒濓已老哀毁踰禮里人著純孝傳以稱之
  沈九思字天啟上元人副使琮子父病九思籲天
[156-73a]
  請以身代嘉靖癸酉舉鄉試罹母憂哀毁骨立里
  中勲貴為黄門所持槖千金求九思為解九思拒
  其金而隂解之未仕卒伯子鳳翔進士為蕭山令
  以亷能課最遷給事中
  徐昱字彦昭江寜人父病革醫告技殫昱旦夕籲
  天求以身代刲臂肉和糜以進父疾瘳鄉人將以
  聞部使者昱曰此一時遑迫之計無復之耳奈何
  從邑長令干名乎後舉宣徳七年鄉試為國子助
[156-73b]
  教
  徐逺字文穆上元人友人寄一篋内藏白金奇玩
  夜失火友人已甘灰燼逺徃探之尚在於己物不
  及携獨完此篋以歸友
  蕭春字秉常居金陵父病痢春祈求備至及疾革
  臭穢狼籍春泣曰吾父不復生矣兩手據床一吸
  殆盡悲苦氣絶良久乃甦父殁廬墓
  徐震字廷威家金陵不侵然諾有兩人皆密以金
[156-74a]
  託震授其子兩人遽死其子皆不知父有金也震
  如數還之一無私焉
  龍景華字宇春上元人少孤奉母教母病危刲股
  以療嘗至江滸捐金拯溺活十六人鄰火爇所居
  叩禱風返火息有司奏旌其門為孝行
  姚淛上元人割股療母疾嘗拾遺金候其主不至
  盡出以周貧乏
  史世揆江寜人人貸其父千金貧不能償析產時
[156-74b]
  世揆遽焚其劵嘗納妾入門悲痛不已詰其故曰
  父寃繋獄鬻妾贖罪念母無依耳揆立遣還更厚
  贈之
  何岳字畏齋夜行拾遺金二百鐶不與家人言凌
  晨携至故處有尋金者詢其數目封識皆合遂還
  之其人欲分數金為謝岳曰拾金而不隱豈利數
  金者乎
  趙時振字少東江寜人舉鄉試以哭母成疾死𦵏
[156-75a]
  康家山有碣曰趙少東先生廬墓處
  張諫字孟弼句容人孝事二親由進士筮仕行人
  司丁母憂哀毁骨立廬墓三年芝產墓旁遷河南
  副使召為順天府尹以忤時貴出守萊州政聲大
  著召為太僕少卿
  王馮字杲清父芝瑞任四川學道沒王事藁𦵏瑞
  州之梅庵馮家赤貧重繭迎柩時六合潘士奇與
  芝瑞同官同患難同𦵏梅庵又有故廣東御史顧
[156-75b]
  之俊與芝瑞交厚瑞殁時之俊為經紀其喪而身
  死柩亦停於庵側馮并舁歸𦵏之
  王之藩字南衡江寜人兄某領官鏹采銅耗其貲
  藩毅然鬻產得千八百金以輸官當事義之任陜
  西籓幕𣙜税潼闗攝華州篆皆有惠政
  黄居中字明立萬厯乙酉舉人教諭上海不受生
  徒私贄陞南國子監丞轉黄平知州投檄不赴持
  身介特族人為南大司馬有營弁以千金請托者
[156-76a]
  居中曰奈何以此失吾生平麾之去
  王潢字元倬江寜人孝友能文章舉崇禎丙子鄉
  試親老不仕賦南陔詩以見志一時名人屬而和
  之人稱南陔先生
  陳敦化秣陵人母老卧病土冦為亂化獨守母不
  去冦劈門入執化索賄繋於樹連射之備受楚毒
  惟以身蔽母未幾所傷竟痊咸謂孝誠所致
  周禧句容人拯溺人還遺金
[156-76b]
  梅洪溧水人少孤事母以甘旨自奉甚約其婦有
  後言遣之母瞽洪負以行一旦復明人以為異母
  卒廬墓三年縣令聞而賢之為娶妻生子矣婦厭
  其貧去之數嵗子卒洪亦卒邑人收𦵏城北十里
  許有監司題曰孝子梅洪墓
  花犇孝子髙淳人不知姓名日負薪以市嘗雪中
  至學宫教諭于鳳見其衣敝肘露謂曰何不以薪
  價易衣對曰小人有母不暇自謀也鳳曰汝有妻
[156-77a]
  乎曰有何以衣妻曰新者奉母而易其舊者聊蔽
  體耳鳳喜其孝贈以千錢不受固與之乃曰當為
  公供薪鳳堅辭之至夜則載而投學舍園中
  楊師禄髙淳人遇亂兵父被執師禄號泣請代兵
  異之欲留置軍中不從被害妻卞氏年二十守遺
  腹子以終
  吳翥南髙淳人崇禎末隨父避亂土賊入門劈父
  胸翥南樓上望見急下求代被害妻孫氏守節割
[156-77b]
  股療姑
  劉銓江浦人父觀為御史坐事當辟銓具本撃登
  聞鼓願以身代䝉特宥復觀原職
  陳標江浦人年五嵗生母李氏為父所遣改適於
  浙長欲尋求以父老不果父殁詣浙迎母亡已十
  餘年遍訪遺塜啟棺滴血負柩歸𦵏
  吳可箕上元人監生甲申闖賊陷京師可箕具酒
  食召親友言别衆莫測其意已乃製白衣題詩於
[156-78a]
  襟入英靈坊闗廟闔殿扉自經死同時有孝陵衛
  董啟明武舉黄士彩聞變皆自經
  曹臺望江寜諸生冦亂捐千金倡修城垣嘗夜宿
  淳化鎮聞鄰人以債迫棄其妻即傾囊贖還之
  魏孝楞髙淳人親殁廬墓楞殁子亦然勅旌父子
  雙孝
  王之卿應天人崇禎時旌孝
  胡陽生字復之上元人輕財好義嵗暮日袖金數
[156-78b]
  十封伺途中奔走憂惶者與之問姓名不答崇禎
  十三四年間嵗荐饑疫倡捐賑施醫藥收棄嬰給
  棺轊所費不貲寜陽侯陳光裕勢奪陽生祖墓地
  撃登聞鼓訟諸朝卒復之孫任輿
  姚金玉 張繼宗 馮天孫 陸元龍 陳鑛俱
  上元人 倪夀 江元孫 張福縁俱江寜人
  史負八 葛至學俱髙淳人 黄阿回水軍衛人
   徐佛保江隂衛人俱割股療親疾以孝旌表
[156-79a]
  楊佐上元人甫成童母病劇剖腹取肝和粥以進
  母獲愈後三日佐卒所居隣辟雍祭酒程松溪聞
  而異之殯之日令太學生數百人送其喪
  千户劉潮子文縉割股愈潮縉疾子天命亦刲股
  療之
  戎憲句容人幼喪母事父哲孝每食必問所欲哲
  患痢憲刲股以進遂愈叔嬸無嗣憲奉養如己親
  張一鵬句容人年十二父病劇鵬焚香籲天割股
[156-79b]
  以進
  吳方明句容人每旦刺舌血書法華經至千餘巻
  為母祈壽從弟方魁亦孝母母病刲股愈之
  袁文化溧水人父死廬墓九載三十喪偶終身不
  娶鄉人贈以詩有三十鰥居敦大義九年廬墓重
  天彛之句
  丁瀠溧水諸生事母孝母殁廬墓哀毁踰禮邑令
  王弼聞狀三過慰之撰丁孝子廬墓記
[156-80a]
  陳宗堯髙淳嵗貢新城令與同邑周庖劉一俊施
  龍庠生魏&KR0751溧水傅褎庠生楊振六合毛程江浦
  王海皆親殁廬墓三年
  顧夢□上元人同邑沈昇王萬䙫吳洤王頊李仕
  傑張繼宗六人句容徐延雄馬獻圗李長標三人
  溧水虞欽黄棖任超庠生虞周四人髙淳鄉貢邢
  振羽陳希任湯之尹九嵗童子孔允紀四人六合
  方顯黄誾王岳毛至潔陳應登庠生許忠汪國淐
[156-80b]
  沈希孟八人江浦周思臯一人俱割股療親疾以
  孝旌表
  汪應乾右衛指揮陳名謨名世俱上元人楊鳳江
  浦人李夢周六合人皆割股療親疾
  劉鳯池溧水人 庠生馬純仁六合人俱以流賊
  入都赴水死
  蔣凡順德府别駕張惁僕也惁居官勤慎偶墜馬
  不能言凡泣走告太守曰吾主飲順德一口水積
[156-81a]
  貸未償今若此行囊請封貯使人知吾主為清白
  吏語畢引刀割股以進籲天願代少間惁稍甦太
  守義之為作傳
  増華瀨水劉道開之僕道開補崖州幕偕其弟及
  二客三僕徃海邦瘴癘二客二僕相繼死乃遣其
  弟還而道開又死獨増華瀕死復生間闗萬里扶
  五柩歸出百金奉主母封識宛然曰此主積俸也
  襆被蕭然衣不掩骭
[156-81b]
國朝劉玉佩江寜人割股療父以孝  旌表
  朱獻醇原名朝幹句容人順治甲午鄉試第一授
  射洪知縣在官潔清居家孝友嘗請於當事除邑
  中龍潭運糧及區頭之困邑人徳之乾隆元年崇
  祀鄉賢
  駱維持句容監生施德鄉里康熈丙子秋暴水漂
  漲維持殮死賑生其事尤著子如驥邑諸生性篤
  孝嵗饑賑粥捐貲修建奎文閣明倫堂事載廟碑
[156-82a]
  羅必顯字揚庭江寜人事親孝家貧不受人憐嘗
  夜歸過螺南巷口遇以索債投繯懸而未絶者救
  甦代償其債孫秉偀有孝行母喪廬墓三年
  董志聰江寜人明季籲憲重建預備倉九十三間
  于賽洪橋寇氛時捐金賑濟贖人子女又有築圩
  堤造義舟諸事
  鄧良材字干霄江寜諸生讀書過目不忘潛心理
  學動循規矩嚴於辭受非義之干介然弗屑也明
[156-82b]
  亡後絶意進取杜門謝客親故罕覿其面子士傑
  順治辛丑進士
  張光字樸生江寜諸生敦信義友人謝願小計偕
  道卒光撫其孤如己子陳君昱死光為其女擇配
  贍其妻終身子景栻庠生景載康熈辛酉乙榜令
  興安多惠政擢刑曹
  黄老人江寜庠生黄清家𨽻也清卒家貧子弱不
  能具棺衾老人拮据殯𦵏之遂傭於他氏所得直
[156-83a]
  悉以供主母饘粥春秋伏臘必市豚蹄絮酒走清
  墓哭奠盡哀
  髙官䕃上元人性篤孝四嵗父病痢不食䕃亦不
  食母病危藥不下咽䕃以口度藥夜則籲天請代
  刲股進之母愈䕃遂絶粒死時年十六其後十八
  年母年七十七乃卒 雍正十年  旌表
  裴師度字述先上元人竭力養親雖一錢入必均
  之同產養寡妹撫孤甥有陜客遺金於其室度鑰
[156-83b]
  守數年俟其來還之康熈己未嵗祲斥產買榖以
  賑里人
  程煒字闇章上元人性誠樸早喪偶不再娶侍父
  寢三十年親滌溺器裏衣垢必親浣父年九十殁
  煒老矣猶孺子泣云
  錢士揚江寜人七嵗母病臥樓下火起士揚聞之
  自塾奔歸抱母號泣火遂息母殁廬墓三年有白
  烏結巢之異
[156-84a]
  談禮字慎修江寜人父如玉早卒母張苦節孝養
  備至孤姪十人撫以恩代弟償逋千餘金立義田
  以贍族完人之婚脱人於難嵗終䄂銀于途遇老
  貧者贈之同里李之曉字君明嘗刲股療親散衣
  糧施藥餌給槥瘞枯鄉里稱其好義
  何澍字友筠江寜監生㓜孤孝母讓產於兄施徳
  鄉里年九十八雍正三年 恩給八品冠帶三子
  皆孝友
[156-84b]
  唐仲熊字虞臣江寜諸生父早喪事母孝母殁啜
  粥三年不入私室及𦵏每朔望必詣墓田展拜卒
  無子士友哀之
  孫芳江寜人少孤事母盡孝居方山有虎患與弟
  必立捐貲募力士捕之殆盡又出穀以賑饑全活
  甚衆時上元謝之湘亦勉力為善
  孫大倫上元人幼失怙恃哭泣如成人父遺貲數
  千金悉歸伯兄口不言貧生平尤多善事
[156-85a]
  馮起龍字雲生句容監生康熙辛亥邑大歉出米
  千六百斛銀九十六兩作粥賑饑邑令刋名木榜
  以示風勵
    蘇州府
 漢顧翺吳人少失父事母至孝母好食雕菰飯常率
  子女躬自採擷家近太湖湖中乃生雕菰無復雜
  草遂得日以為養郡縣奏表其閭
  顧訓之吳郡人東漢時仕太原太守五世同居聚
[156-85b]
  族至百口嵗時子孫依次行酒三嵗以下並自知
  坐次所居旁有橋吳人以百口名之又名試飲橋
  臯伯通字奉卿官議郎吳中大姓梁鴻至吳依居
  廡下伯通見其夫婦相莊心異之乃舍之於家鴻
  卒伯通𦵏之要離墓旁
 三國顧悌字子通吳人雍族子以孝友聞為偏將軍
  孫權末年嫡庶不分悌與朱據共陳禍福言辭切
  直待妻有禮不數見其面其父向厯四縣令每得
[156-86a]
  父書灑掃設几筵展書其上拜跪而讀之父終水
  漿不入口者五日以不見父喪畫壁作棺像設神
  座於下對之哭泣服未闋而卒
 南北朝宋陳遺吳人少為郡吏母好食鐺底飯遺在
  役恒帶囊剥焦遺母方聚得數斗適遇孫恩亂帶
  以自隨時逃者多餓死而遺獨藉以活母晝夜啼
  哭致瞽遺還入户再拜號咽母目豁然即明
  陸絳字魏卿吳人閑子閑坐始安王遥光之亂為
[156-86b]
  徐世標所害臨刑絳抱頸求代不獲乃以身蔽刀
  行刑者并害之兄厥字韓卿少有風概善屬文父
  被刑厥坐繋尚方尋有赦恨父不及感慟而卒
  張敷字景印吳人邵子生而母殁年數嵗問母所
  在便有思慕之色求母遺物散施已盡惟有一畫
  扇緘録之每感思輒開笥流涕宋武帝召見奇之
  曰千里駒也官祕書郎累遷司徒長史父在吳興
  亡報以疾篤敷往奔省至吳興成服凡十餘日始
[156-87a]
  進水漿𦵏畢不進鹽菜毁瘠成疾世父湛每止譬
  之更感慟絶而復續未期而卒孝武時追贈侍中
  名所居曰孝張里
 梁陸襄字師卿吳人厥第四弟弱冠遭家禍終身疏
  食布衣不聽音樂昭明太子聞其業行引與游處
  出為揚州從事以父終此官固辭不許聽與府司
  馬換廨居之母猝患心痛醫方須二升粟漿時冬
  月日暮求索無所忽有老人詣門貨漿量如方劑
[156-87b]
  將酬直忽失之時以襄孝感所致尋以母憂去職
  年已五十毁頓過禮太子憂之遣人戒諭大通七
  年為鄱陽内史時鮮于琮作亂襄率人吏破之生
  獲琮案其黨枉直無濫時有人無横死之歌侯景
  圍臺城憂憤卒景平追封餘干縣侯
 陳張種字士苖吳人仁恕寡欲識量𢎞博時人為之
  語曰宋稱敷衍梁則卷充清虚學尚種有其風居
  母喪年五十哀毁過甚迫以凶荒未獲時𦵏服制
[156-88a]
  雖畢恒若在喪時稱其孝
  張昭昭弟乾吳人昭字德明乾字元明並有至性
  父病消渇嗜鮮魚昭結網捕魚以供膳父卒兄弟
  並不衣綿不食鹽酢日食一升麥屑粥每感慟必
  嘔血父服未終母陸又卒兄弟毁瘠骨立家貧未
  得大𦵏布衣疏食十有餘年陳衡陽王伯信臨郡
  舉乾孝亷固辭兄弟因毁成疾昭失明乾中冷苦
  癖年未五十並終嗣息俱絶
[156-88b]
 隋徐孝穎吳人仕隋為校書郎嘗在園中晝卧見人
  盜菜徐轉身向内恐盜見之丁母憂三年不内宿
  終冬不御綿纊形骸骨立每哭哀聲徹於邑里聞
  者皆隕涕
 唐陸南金字季孫吳人操履謹飭厯官太子洗馬嘗
  匿盧崇道按捕當誅弟趙璧出認抵罪兄弟交爭
  趙璧曰母未𦵏妹未歸兄能辦之我生無益願請
  死御史義之上聞並免初南金為鄞令築隄為湖
[156-89a]
  千頃宋治平中立祠湖上之青山
  張承休吳郡人以南郊齋郎補兖州兵曹丁母憂
  廬墓三年又舉賢良方正遷揚州司録叅軍
  丁公著字平子吳人三嵗喪母七嵗見隣媪抱子
  哀感不食請於父願絶粒歸道父勉飭就學舉明
  經髙第授祕書郎即辭侍養父亡負土作冢貌力
  癯惙見者憂其死孝上聞詔賜粟帛旌閭官至太
  常卿清約守道每遷一官輒憂見顏色四十喪妻
[156-89b]
  終身不畜妾
  龔景才字敷禮常熟人五世同居麟徳初旌表
 宋李鼇吳人幼孤事母孝天聖中母殁倚杖寢苫廬
  於墓側早夜悲慟甘露再降於松栢又以母嘗誦
  金剛經刺血為書刻於墓下郎中楊備表之
  范純祐字天成參政仲淹子十嵗為文章有聲仲
  淹守蘇州聘胡瑗為學宫師瑗學規良密生徒多
  不率教仲淹令純祐入學齒諸生之末盡行其規
[156-90a]
  諸生皆化之仲淹屢將兵闗陜純祐與將卒雜處
  得其才否仲淹任人賴以無失仲淹城馬鋪砦虜
  侵撓其役純祐率兵直據其地且戰且築數日而
  成性至孝未嘗違左右不應科第及仲淹以䜛罷
  乃就將作監主簿又為司行監尋解去從仲淹之
  鄧得疾廢卧十九年而卒曽孫之柔第進士厯禮
  刑二部尚書封崑山縣開國子奉親事君一以仲
  淹為法純祐從兄純誠仲淹義田皆純誠辦理因
[156-90b]
  奏為長洲縣尉俾剏規條以貽永乆
  陸十七吳江人父病刳心作糜進啖隨愈郡守趙
  汝厯為建旌孝坊
  龔明之字熙仲呉人少逮事祖母李李自言嘗夢
  神告曰與汝七十七及期果病且革明之夜禱於
  天乞減已五齡以益李夀灼香於頂者七聞腦中
  有爆烈聲不為動詰旦李病良愈又五年乃卒宣
  和時貢京師迎父母徃已而母與弟相繼亡去鄉
[156-91a]
  數千里貧無以𦵏明之自一錢之直皆折賣之又
  乞貸於人竟獲歸二喪晚授髙州文學年逾八十
  參政錢良臣奏其孝行節誼於朝超授宣教郎賜
  緋衣銀魚致仕生平不摘人短不作貌言每自謂
  平日受用惟一誠字撰中呉紀聞三卷子昱字立
  道有學行安貧樂義鄉人師之
  張柟字材仲吳人宣和初登第厯官朝散大夫性
  至孝母卒年九十九柟亦七十矣執喪甚至初得
[156-91b]
  郊恩捨子予姪族人有喪不能舉者裒而𦵏之
  范正平字子夷吳人僕射純仁子學行甚髙紹聖
  中為開封尉以執法忤蔡京後京當國遂搆遺表
  之獄正平當就逮弟正思請代曰是時兄方營窀
  穸參預筆削者正思也正平曰時相意屬我且我
  居長我不徃兄弟將俱不免不若身任之遂就獄
  捶楚甚至及事白猶羈管象州遇赦得歸初純仁
  卒特添恩澤官及中外諸孫乆之追奪例外官正
[156-92a]
  平遽納其子官全其姪與甥焉正思字子默學行
  亦為士林所推
  陳振字震亨崑山人父殁貧無以𦵏得地圓明村
  卜者云不利長子振曰使親藏得寜或不利於振
  二弟尚可主祭遂𦵏焉後振為紹興進士以禄不
  逮養刻木為親像一飯必祭弟拱亦登端平科
  周津崑山人治詞賦端平嘉熙中兩舉待補進士
  父有疾刲股以療或以義諭之津曰父母遺體豈
[156-92b]
  宜毁傷然因所予者還以奉之詎為過耶又有曹
  椿年者母病刲股療之事聞詔補承信郎立孝感
  坊又淳熙八年有榮孝子亦以刲股救母建旌孝
  坊其後有張孝子皆同縣人也
 元陳訓訓弟謙訓字思敬謙字師平吳人訓仕江浙
  行省照磨為吏廉嘗以乘馬書畫器物鬻錢屬所
  知營什一自給所知死其妻操錢還訓訓曰生享
  其利死餒其孤吾不忍也悉以錢與之及歸貧甚
[156-93a]
  謙力苦周旋以奉其兄謙初師林寛龔璛就場屋
  試兵卒搜簡無狀歎曰待士如此尚何徼倖得失
  為哉即棄舉子業折節讀書尤善詩賦虞集黄溍
  張翥皆論薦力辭張士誠兵至吳訓謂謙曰汝無
  官守宜自為計謙曰兄在吾何所之俄而兵入室
  脅訓使拜不屈遂刃其胸謙以身蔽翼之並遇害
  門人范文炯求屍得之水中猶兄弟相挽結
  趙良□字順卿常熟人父必鑛為海州節推殁宋
[156-93b]
  季道路多梗良□侍母行備經患難卒以柩歸元
  大徳間東土大饑以粟二千石助賑延祐間又助
  賑四百石都省旌之
  曹善誠常熟人至順間獻糧萬石助國用建文學
  書院祀子游割田二千六百畝給師生廩費黄溍
  楊剛中有記
  吳淳字伯善長洲人兄疾伏枕二十年元季吳中
  被兵人悉奔潰淳獨侍兄不去有操刃入室者乃
[156-94a]
  負兄走避復遇亂兵交刺淳以身蔽兄被三十餘
  創昏仆於地兄竟兵死淳稍蘇遂入秦餘杭山以
  終
  金𢎞業字修可吳縣人居濱太湖羣盜出没𢎞業
  結民兵保障鄉社方國珍亂其黨剽掠吳中𢎞業
  遣孫榮一榮三拒之皆力戰死越月冦又至𢎞業
  逐之於黄洋灣殺獲無算一境無恙江浙行省上
  其功授義兵千户
[156-94b]
  陳晉字次翁吳江人元末偽吳竊據父作詩坐謗
  訕論死晉請以身代之父子爭死有司曰代父者
  孝存子者慈慈孝之人安肯訕上兩釋之父病死
  既𦵏猶朝夕哭一目喪明
  朱良吉常熟人母病且死良吉沐浴禱天剖胷取
  心肉一臠煮粥食母母病愈良吉心痛不可起邑
  人俞某聞而過之觀良吉胸間創裂五寸氣騰出
  不能言俞為納其心以桑白皮線縫合月餘而愈
[156-95a]
 明瞿嗣興字華卿常熟人母嘗夏月患癰穢不可近
  嗣興燖湯洗滌跪牀下執扇驅蚊磨穢剔腐晝夜
  不少休母又嘗患積氣不食刲股作羮進之疾遂
  愈母思食芰時芰始花求諸市不得嗣興解衣入
  水忽得三芰人稱孝感所致
  宋通字文傑長洲人為元萬户侯嘗施家貲保障
  一方洪武初舉賢良方正不赴嘗曰吾家世有隱
  徳不敢望富貴吾子孫得為善人永保詩書之澤
[156-95b]
  足矣吳寛為之贊妻沈氏富民萬三女也預知家
  難妝奩概辭之時稱奇女子
  虞宗濟字思訓常熟人洪武時父與兄坐法當死
  乃詣吏自任曰父兄不知也獄具斬東市顏色不
  變年二十二宋濓有論贊
  徐植字原芳常熟諸生父掌鄉賦後期將伏法植
  引為己罪臨刑賦詩曰父母恩同日月髙試將一
  死報劬勞邑人王廷珪作孝子傳又同邑張㢲洪
[156-96a]
  武間弟當逺戍以弟幼恐貽親憂代弟戌貴州
  錢廸常熟人洪武初其父沂坐法論死廸年十八
  詣闕請代詔刑廸赦沂沂出乃易名甦字更生後
  徴詣京師應詔撰祭元幼主文上喜欲官之以老
  辭賜杖歸從子完感嘆廸孝立祠祀之
  莫轅字㢲仲吳江人洪武初父繋詔獄將刑轅年
  十一願代父死理官誘脅無異詞遂奏釋其父而
  繋之後獲赦季父侍郎禮有寵於上轅憂之每指
[156-96b]
  同姓一人𨽻洱海衛者曰是吾族也後黨禍一家
  無免者獨轅嘗以附尺籍免兄嫂以家禍病死有
  遺孤二皆在襁褓轅為保䕶甚至家被火逼母寢
  躍入火中抱持以出鬚眉盡焚年七十七卒私諡
  貞孝先生
  戴君用長洲人洪武初父福之因監税失火法當
  死君用身代父刑其妻吳氏泣曰吾夫得子道而
  死吾忍失婦道而生子文禮方襁褓紡績以養守
[156-97a]
  節五十年宣徳三年旌表
  蔣安字仁伯常熟人弟懋洪武中犯法謫戍開平
  時安為諸生去巾幘詣御史泣曰懋幼弱不任戍
  且老母所鍾愛請以安徃御史許之
  范廷珍字惟中崑山人洪武中父以事連坐廷珍
  率其弟廷珪詣官陳請願代父死情詞懇切官為
  感動得末減兄弟俱戍河間廷珍故善醫遂以醫
  濟河間之人晚年學益該博喜吟咏字法歐陽年
[156-97b]
  九十餘猶日作數十紙葉盛為紀其事
  顏琇字季瑮吳縣人洪武初父戍鳳翔母從行留
  琇守邱壟越六年聞母訃即日奔赴函母骨以歸
  自陜抵吳踰數千里骨函未嘗着地行則負之寢
  則懸於屋梁渡則着之心胸父既老免歸奉養愈
  謹必躬滌圊牏家人止之躬滌如故父故不知也
  父卒日夜號泣水飲不下咽者五日竟哭死子昌
  亦有孝行
[156-98a]
  都文信字士誠吳縣人其父思賢與徐右之交善
  思賢死妻唐有娠日夜悲泣右之日使人存問且
  慰之曰若生子吾當妻以女已而果生文信右之
  遂館為壻洪武初右之坐事文信請代行右之曰
  汝未有子豈可為人死不許既而右之事白得還
  後復以事被逮文信曰今已有子可行矣右之仍
  不許文信潛冒右之名以徃竟死於獄右之感其
  義即屏妾侍遂以無子都氏世奉其祀
[156-98b]
  沈伯剛長洲人本孟姓自幼為沈勝五後勝五坐
  事當誅年且老伯剛願代死勝五不許伯剛固欲
  代之時年方十七臨刑太祖怪其少問故特赦之
  又朱昱亦長洲人父當逺戍老不能行而兄先逃
  去昱年十六請代徃有司少之欲追逮其父兄備
  受笞楚固請代部使者憐之改留蘇衛
  盛逮字景華吳江人弟以鹽法被捕父憐其少不
  忍遣逮曰弟未有子願就捕因謫戌寜夏衛
[156-99a]
  吳璋字廷用吳江人幼孤依母陸以居永樂二十
  一年詔選天下節婦充内役陸以年例當行宣徳
  元年親王出封廣東徙饒州陸皆從行璋棄家奔
  走二藩間屢求見母不允正統十二年復懇於王
  憐而許之命入宫見母母病已革璋徬徨刲股作
  糜以進病少間遂負母出至寓三日而卒扶柩歸
  𦵏梅里璋年至八十一以子洪貴受封時同邑梅
  衡求得父屍於沔陽錢抱璠吮父疽而獲愈俱以
[156-99b]
  孝稱
  王賓字仲光長洲人博學洽聞於書無所不讀尤
  精於醫然未嘗與富貴人醫里巷貧人及方外士
  即徃診視與之藥絶不望報貌甚寢藥㸃其面及
  肘腋為創髽髪短衣人咸笑之生平不娶未冠父
  殁終身不冠奉母飯必親煮羮必親調年七十疾
  革抱母不捨息半晌復蘇呼母連聲始絶𦵏後魂
  歸於家曳履拄杖行呼曰娘娘舉室皆驚良久乃
[156-100a]
  滅初郡守姚善賢而造之賓掩門語曰勿驚吾母
  踰牆逸出善他日却儀從獨候門下始接焉所著
  有光菴文集
  梁棟崑山人父為館陶主簿將歸留少子鎬贅於
  邑人其母嚙臂而别父母卒棟思鎬徒步至館陶
  已失主家所在後隨處求之垂三十年一日在華
  亭東禪寺㑹大雨有僧袒而決渠臂有嚙痕棟見
  心動就與語即鎬也抱持大哭携歸友愛終身
[156-100b]
  徐季昭吳江人永樂中兄昌伯坐事戍遼東乃請
  兄留養而以身代行昌伯曰爾年少不更事豈堪
  逺戍二人互爭久之母竟遣季昭行後十餘年季
  昭還母尚無恙鄉人扁其堂曰孝義
  徐真字宗正吳江人靖難兵起避亂與母相失去
  家訪之立誓曰不得母不生還後數年渡淮得之
  奉以歸
  杜瓊字用嘉吳縣人生一月而孤母顧育而教之
[156-101a]
  長從陳繼學為文必本於理詩古雅有風致間寫
  山水秀潤可觀性至孝痛父早亡從母問其容儀
  徃徃形諸夢寐母疾刲股以療有司將上其孝瓊
  曰此豈得已耶惟念母節未白耳正統四年知府
  况鍾疏聞被旌宣正間有司薦瓊孝廉辭不就年
  七十九卒逺近㑹𦵏者千餘人私諡曰淵孝五世
  孫詩字與言嘉靖己酉舉人厯官貴寜道叅議定
  烏撤烏䝉爭地界事
[156-101b]
  王鑑字與修崑山人舉天順壬午鄉試其學邃於
  尚書謂二帝三王之道在此大書忠孝二字於壁
  間成化辛未上春官卒遺子漳書曰而祖以千金
  付我汝仲父二孤尚幼我緘而藏之某柱下書到
  即付孤去無他囑勉思壁上二大字而已漳得書
  發柱不開緘而與之時稱其父子雙孝
  張曉初吳縣人以無子娶良家女見其舉止端凝
  詢知父為廣文喪不能歸售女以備行李曉初即
[156-102a]
  返之已發矣乃令妻撫之擇婿嫁焉後曉初生子
  習舉成化進士
  顧寛字惟仁吳江人性孝友母喪三年不入私室
  與弟宏俱八十餘嵗不分爨族之貧無依者不能
  葬者皆必有賑給嘗買地掘得故冡復掩而他擇
  之曽孫名曽唯嘉靖癸丑進士為名御史
  朱顥字景南長洲人父殁廬墓三年每哭烏鳥聞
  聲皆下事聞旌為孝行之門又有陸鍷十嵗喪父
[156-102b]
  哀毁如成人兩遇盜負母出哀呼曰毋令吾母受
  驚也盜舍之去
  鄭熙母孀居四十年熙曲順母意至老如孩穉時
  母愛季弟子婚娶俱先己子
  吳中英長洲人父客燕死僕竊金逃中英遺腹生
  未識父長尋父櫬三徃不得最後號慟欲絶誓不
  得父棺不還有徳州僧指示之題識宛然奉歸𦵏
  焉同邑杜遵家貧傭力養親父母相繼殁手自穿
[156-103a]
  竁負土以𦵏鄉人繪圖傳之
  顧淳長洲人年弱冠父患痛風不可忍呼淳與訣
  欲自裁淳禱於天剪髪際肉投藥以進痛立愈同
  里顧愛石幼值母病夜半赴神廟哀籲剜右臂肉
  母愈父病剜左臂肉亦如之
  鄧汝南長洲人力貧養母妻以語言觸母遣之終
  身不娶母病刲臂肉既殁肖像事之如生存
  金孝子失名長洲人居甫里父末疾不能行有所
[156-103b]
  詣即負之家火災倉皇中婦已負翁出孝子不知
  冒烈焰入焚死
  孫雲字從龍崑山人父客死雲徒步萬里得父骨
  於昭平堡函以歸將渡江旋風忽起恍有物奪其
  所函骨擲之江雲躍入江中行里許攫得之卒抱
  函歸後登嘉靖己丑進士官員外郎
  譚照字儒溪常熟人増例太學生與弟太學生曉
  字鏡川三世同居嘉靖三十一年島倭入寇時邑
[156-104a]
  皆土垣知縣王鈇議築城費無所出照慨然倡義
  捐貲四萬餘金親身督率晝夜併力不五月而城
  工告竣甫三日倭猝至民慿堅城保守邑以無虞
  邑又連遭水旱照散米賑饑全活無算又自東門
  至崑山界偹築岸塍十萬餘丈建石橋十八座以
  便徃來撫按題請表揚時曉已卒照念祖父以來
  三世未分所捐之金與弟共之因推功於弟曉得
  建專祠隆慶元年照卒撫按又核其事行具題備
[156-104b]
  主入曉祠一體致祭時人為撰祠記
  任環家卒名氏不傳嘉靖時倭寇薄蘇環以同知
  奉檄督鄉兵禦之兵市人子遇寇先遁環獨身射
  寇寇持長刀突至家卒見勢急扶環上馬寇刃及
  馬尾家卒直前手搏寇連中數刃死環得脱後竟
  成勦寇功又有鄉農二人方鋤田為寇所獲使導
  徃富家二人故引之官軍處大呼殺倭倭殺之
  陸懋字邦美崑山人有姊父鍾愛也為倭所獲將
[156-105a]
  被害懋突城而下跪請代姊死以全父志賊感動
  釋之令懋擔懋睨其姊去逺提擔撲賊賊追之田
  間被害既死尸不可辨兄愚哭之哀瞑目閃閃動
  與頸領合得藁葬城西
  歸鉞字汝威崑山人早喪母父更娶後妻輒杖鉞
  每炊將熟逐之出户終日不得食比歸又復杖之
  父死母獨與其子居鉞擯不得見因販鹽市中時
  私其弟問母起居致甘鮮焉嵗大祲母不能自活
[156-105b]
  鉞徃涕泣奉迎母慚終感其誠懇從之鉞既老且
  死終不言後母事也鉞族子繡字華伯販鹽養母
  與弟綿緯友愛無間繡妻朱每製衣必三曰二叔
  無室豈可獨使君被完潔耶後叔妻亡有遺孤撫
  之如己子歸有光作歸氏二孝子傳
  林徳常熟人父為倭所殺詗知讎所在委身從之
  屈意善事既親暱乃具酒食誘倭醉卧取其佩刀
  㫁首以歸
[156-106a]
  周伯字懐堂常熟人質直好義嘉靖間倭犯海上
  令大户築城伯獨任鎮海門一帶寇至伯率家屬
  拒之獲三甲首辛酉大水輸粟千鍾粥餓者槥溝
  胔御史旌其門曰忠義
  沈楠崑山人七嵗喪父力耕奉母母感痰疾楠割
  左乳火煆為末㸃沸湯進之數進稍息屬盡乳而
  甦知縣劉某旌之以文鄰里贈之以粟楠曰楠須
  母乳以生今母病刲以還母豈異事哉敢以一乳
[156-106b]
  為名髙也力耕如故每盛暑必以半臂掩之不令
  人見越十年母病復劇又割右乳進之又愈御史
  周如斗疏聞被旌
  錢之選字舜臣常熟人父坐事撃獄選與父更代
  繫尋隨父戍遼東籍鐵嶺衛為諸生中嘉靖庚戌
  進士累官兵部郎中故事官兵部乃得脱軍籍於
  是上書訟父寃得昭雪封父如其官遂告終養奉
  父歸里
[156-107a]
  歸有貞字養素崑山人父年六十一而生口授以
  經輒成誦年十八為人師二十父殁居喪哀毁四
  舉徳行處師席者五十餘年素不禮於長兄長兄
  死次兄復盡得其腴産有貞知而不言率其庶弟
  居於宅之西偏族人皆嘆美有光尤亟稱之既而
  兄姪輩產蕩盡有貞每賑卹之殁為棺殮年九十
  餘無病而終
  秦霑字光甫崑山人父為仇陷成大獄霑年十七
[156-107b]
  囚服投牒御史杖而逐之哭詣太守太守憐之為
  緩其獄後得從末減領嘉靖壬子鄉薦選徳化知
  縣再補寜陵遇疑獄必重持之曰向者父獄起吾
  仰視堂上人猶虎狼也安知今堂下人不虎狼吾
  耶
  張尚友字益之吳縣人精春秋之學吳中治春秋
  者皆宗之事父純孝父病革刲左臂肉和糜以進
  人有欲上其事者怒曰是欲我以死父取名乎狀
[156-108a]
  茍上我必死之闕/  表其墓
  吳士志字伯髙常熟人年八嵗父母出避倭中道
  相失士志歸守其廬曰家人終當於此索我父殁
  痛欲從死其大母及其母強之食乃日進粥一盂
  淚漬枕席重裀俱爛二母不知其夜哭也踰小祥
  目失明耳失聰口失音血枯骨立見者悲之冬日
  曝檐下手其父事狀攬筆欲有所更定舌卷口噤
  索飲不能嚥而卒又有徐明俊者亦以孝死鄉人
[156-108b]
  並稱孝子云
  沈柱臣字公爾吳縣人受業於王敬臣參究理學
  事繼母極孝嵗饑貿粟奉母而已與婦食糠粃不
  令母知授徒入糈悉歸母弟嗜酒善費所需稍緩
  即横加意氣亦笑承之惟恐傷母心為縣學生六
  舉行優以貢授滁州訓導
  張沖字應和長洲人母疾焚香籲天割左臂一臠
  置湯藥以進因以愈嘗服賈燕京途聞父病乃倍
[156-109a]
  道行遇盜傷肱盡劫其所賈金然故人所附全未
  失也故人子來視創甚不敢問金沖曰盜去吾金
  君家金固在也遂悉還千金人以為難又仗氣負
  奇有俠客豪士風皇甫汸李攀龍黄姬水徐中行
  王世貞俱為其誌傳
  張世偉字異度吳江人中萬厯壬子鄉試服習其
  祖基之家訓七嵗喪母上食號慟塾中兒皆為流
  涕父殁事其兄如其父急朋友之難甚於己鄉邦
[156-109b]
  有大利病縉紳囁嚅相顧必自世偉發之人有不
  善相戒曰無使張孝廉知死無以為殮倪推官長
  圩賻之乃發喪
  屠嘉賓吳江人少孤祖鞠之及祖病危嘉賓割股
  和藥以進病遂瘳母以哭夫喪明嘉賓餂其翳久
  之豁然人謂孝感萬厯中按臣徐旌奬
  顧順升字與登吳縣人為太學生有文譽父死甫
  一月母又死家又失火順升負母屍出旋復舁父
[156-110a]
  柩遍體焦爛絶而復甦强起營葬事服闋仍處丙
  舍萬厯中仕為兵馬司副屢剖寃獄累擢楚府長
  史不赴抵里即廬墓以終其年
  陳星樞字拱薇常熟人廣州知府國華子萬厯丁
  酉舉人知湯隂縣思親告歸終養動息不離左右
  以純孝聞子煌圗崇禎壬子副榜授翰林典籍以
  親老辭徴不赴人亦稱孝
  朱陛宣字徳升吳縣人舉萬厯壬子鄉試㑹試寓
[156-110b]
  京師忽心動馳歸母尋卒以父老遂絶意進取少
  與周順昌同學順昌被逮時陛宣衰絰徃送之周
  旋甚至父終以哀毁卒巡按祁彪佳舉真孝廉請
  贈諡勅贈翰林院待詔姚希孟私諡曰孝介
  楊大濚字子澄吳縣人南兵部尚書成子少從王
  敬臣游性廉靜見非義色艴然不可犯事親誠孝
  兄弟四人析產獨取其薄丁巳戊午間嵗饑民死
  無算收瘞枯骼凡兩年可萬計年逾艾危坐一室
[156-111a]
  誦讀不輟吳人稱端孝先生
  沙舜臣字子升吳縣諸生事母惟謹與弟舜年舜
  民稱一門三孝當魏璫矯㫖逮周順昌時士民坌
  集舜臣偕諸生王節劉羽儀王景臯殷獻世楊廷
  樞文震亨等直前謂巡撫毛一鷺曰人情如此明
  公獨不為青史計乎曷據實上聞一鷺斥勿譁官
  旗遽呵叱激衆怒致有羣撃之事後獄具舜臣與
  王節諸人等並黜
[156-111b]
  繆天秩字原常吳縣人父疾隂刲股以進父竟不
  起居喪哀毁以創鉅遂成瘵疾年僅二十四歳卒
  後以子國維貴贈參政
  席允信字順懐常熟人萬厯間築福山城十之一
  雲和塘十之二解磚解銅輓運漕糧每代鄉民償
  補缺額明季荒旱載粟數千斛分貯城中半價糶
  以為賑在其鄉施粥成梁建牐諸便民事無不為
  舉鄉飲賓
[156-112a]
  朱祖文字完夫吳縣人幼孤母劉勵節撫之弱冠
  補諸生痛母節未揚終日戚戚周順昌初未識祖
  文聞而憐之白當道得題旌部牒下祖文始知乃
  感泣無何順昌忤璫被逮祖文舍家相隨徃來津
  渡出入禁門時遭邏卒幾蹈不測順昌誣賕數千
  祖文思貸金完之以緩其死都門不足走定興定
  興不足走吳橋冒暑單騎間闗千餘里捃摭稍就
  而順昌已斃獄中祖文以未得收屍有違初心若
[156-112b]
  不可自比於人遂鬱鬱以死彌留之際猶以順昌
  後人為念
  李文詠崑山諸生性孝父好飲㑹天寒盡醉而寢
  火發文詠驚覺倉皇入父寢僕李安奔出額已爛
  牽文詠告不可入文詠直入不顧以身䕶父同死
  火中明旦視之文詠僅存一股其父以覆故猶具
  體事聞表其閭曰孝子坊
  張雲龍崑山人能文章有至性母病割臂和藥以
[156-113a]
  進居母喪哀慟感里閈邑遇災祲能任其役調度
  周悉惠澤均平有司旌其門曰孝義同里朱應芳
  割股療父疾又有尤大中以父母病先後割胸股
  者再有司並旌其門
  黄守道長洲車塘農人也母病目不治守道䑛之
  匝月而明母又疽發於背毒潰守道跪而吮之呬
  呵聲暗與補㵼法合疽遂平由是名傳遠邇萬厯
  間被旌
[156-113b]
  周室琳字韞美崑山人祖御史元暐為里仇所訐
  逮詔獄室琳連疏伏籲青衫草履日拜長安門而
  哭行道傷心由是臺省交章論救事得白嘗拾遺
  金五百雪中停車返諸其人
  周廷祚字長生吳江人崇禎初入都請其父宗建
  卹典時郭鞏以宗建之禍實自己發極力彌縫託
  所知囑廷祚無言當以一第萬金相報廷祚曰父
  仇即死不避富貴可餌我耶遂疏劾鞏得擬辟時
[156-114a]
  法司以許顯純田爾耕崔應元先世軍功止擬絞
  廷祚赴法司堂大呌曰此輩慘斃諸忠尚不擬辟
  豈爾輩猶貪重賄耶法司悚然皆正典刑一時稱
  快
  袁扉字雪封長洲人幼孤居祖喪廬墓三年母殁
  亦如之哭泣兩目幾眚或勸之扉曰與其不及情
  母寜過情予惡夫託先王之禮以文涼薄也遺産
  悉讓諸弟已與婦晨夕不給至摘馬蘭杞菊為食
[156-114b]
  婦亦無怨言婦死不再娶族有五喪未舉者為營
  𦵏焉
  朱夀陽吳縣人祖文子少補諸生曽祖以禦倭功
  應世襲蘇州衛指揮夀陽讓弟夀増曽祖專祠在
  京口逆奄變易天下祠院乃毁之夀陽泣訴於縣
  祠復存郡縣重其義贈官産五十畆不受贈金亦
  弗受崇禎壬午有司應詔將以五經博士薦夀陽
  不就卒於家
[156-115a]
  劉曙字公旦長洲人崇禎癸未進士授南昌知縣
  未任而金陵失守尋死之先是曙以父病割左股
  痕三寸許至是其僕覔尸視股痕為騐云
  諸永明字合甫崑山人講性命之學一以劉宗周
  黄道周為法游成均時㑹道周下獄永明身入獄
  中周旋左右同卧起幾閲月道周貫械對簿皆明
  扶掖獄解出圜扉名重一時
  盧士達字徳孚長洲人先代於嘉靖倭亂時捐貲
[156-115b]
  助軍需旌為義門士達有至性父病癰割股肉療
  之母失明偕其妻晨夕互䑛遂復故居喪慟哭聲
  徹户外閭巷咸知為盧孝子哭聲好施與家日以
  落卒如故有横逆不校子應琦諸生傭書養親孝
  行如其父有司上其行題表為父子孝行之門
  吳正一字素風常熟人明季旱蝗催科愈急正一
  孑身冒死叩閽陳四載奇荒得㫖許豆麥搭兑蘇
  松常鎮湖五府帶兑餘米捐十之四
[156-116a]
  申傳芳字維習吳縣人時行孫内行純潔少遊吳
  庠承祖䕃補尚寶司丞遭父喪躃踊長號竟以毁
  卒御史以孝聞奉㫖旌門
  金秋字有秋吳縣人年十四父殁哀毁過禮事母
  孝養備至友愛兩弟析產取瘠遜肥建宗祠賙里
  黨行善如不及陳繼儒文震孟為立傳 雍正十
  一年  旌表
國朝周茂蘭字子佩長洲人順昌子順昌被逮茂蘭日
[156-116b]
  夜徒行至京口始及順昌麾之返曰汝徃俱死茂
  蘭泣别絶而復蘇崇禎初誅逆奄茂蘭刺血上疏
  請誅倪文煥以報父仇當事者難之茂蘭復刺舌
  血再書以進又掲逆黨呂純如頌璫原疏文煥純
  如俱服辜故事贈官不及祖父懐宗嘉蘭孝義特
  錫三代誥命蓋異數也茂蘭邃於易湯斌撫吳式
  廬就見請應賓筵為國人矜式固辭年八十二嵗
  而終
[156-117a]
  劉龍光字夢蕭吳縣人與父母因亂相失道梗不
  得問光日夜啼泣成疾少間徒行至盱江禱於張
  令公祠宿廡下夢神有寄居石漈之語驚而寤不
  知石漈何所也旁皇路隅忽遇一尼謂曰石漈在
  閩廣之交今方阻兵由徑路徃七日可達亟如其
  言所過皆險絶無人跡最後至白石嶺斗絶萬仞
  捫嶺而下其地果名石漈竟得母管於村中相持
  大慟問父所在已殁嵗餘矣匍匐扶母及櫬而歸
[156-117b]
  龍光好古學精爾雅蟲魚之義音切箋釋皆極其
  㫖
  瞿昌文字夀名常熟人式耜孫年十七念其祖逺
  阻廣西欲徃省恐父母不聽襆被潛行冒矢石陷
  重圍瀕死乃得達式耜誦退之知汝逺來之句且
  喜且悲後竟裹骨而返其叔元錥繼徃不得達殁
  於永安
  顧廷錡字佩堅長洲人父繩詒知蜀之仁夀縣張
[156-118a]
  獻忠破成都不屈死廷錡孑身入蜀陵谷變易無
  有知瘞骸處者呼號路側閲四寒暑輾轉尋訪始
  得之扶櫬萬里外陟險履危中間瀕死者數次抵
  里門鬚髪盡白
  黄向堅字端木長洲人父孔昭崇禎癸酉舉人為
  大姚知縣兵阻不得歸向堅憂泣徒步徃尋繭足
  黧面徧厯滇中至白鹽井得遇二親迎還故里人
  稱完孝
[156-118b]
  顔中和吳縣人義士佩韋從孫也順治初父宏仁
  為怨家周昌所殺連控於官不得直中和年甫十
  三痛其父被害日取析薪斧礪之束草為人形書
  昌姓名其上以試斧逾三年中和懐斧告母曰兒
  將徃復父仇母大駭止之中和竟徃值昌市中隂
  尾之行昌不知也行稍前遽自後揮斧中昌首昌
  方左右顧又斧之㑹母趣其兄孟和走視比至昌
  已死兄弟乃號於衆曰願偕我詣官至縣庭兄弟
[156-119a]
  爭自承衆從旁分别言之始下中和於獄其明年
  御史録囚釋之
  顧鼇吳縣人父為仇家金瑞甫刺脅死鼇時僅二
  嵗稍長詢母得父死狀即淬一刃挾以出入金亦
  避之至年十八遇金於胥口金見鼇拔刃來刺驚
  躍入水鼇亦投水連刺傷額不死金挾貲誣以盜
  有司訊得實金伏辜
  韓馚字誦先長洲人砥行慕義强學不厭嘗以家
[156-119b]
  財推與其兄自甘清苦卒時有詩云一莖苦菜生
  平志數卷殘書汗漫遊以子菼貴受封熊賜履志
  其墓稱為篤行君子云菼見文苑傳
  馮朂字方寅長洲人父館閩中朂與祖及母居嵗
  荒乏食朂為村塾師得升斗奉養與妻采荇以食
  後父客死阻兵亂弗獲歸櫬朂徒步入京為諸侯
  客時徴博學𢎞詞膺薦得第授檢討即請假歸入
  閩尋父櫬未得伏地慟哭有老人哀之指視其處
[156-120a]
  遂扶以歸
  蔣徳埈字公遜長洲人順治辛丑進士性至孝父
  病刲股療之康熙乙卯嵗大饑徳埈傾家賑濟全
  活者數千人月給育嬰堂緡錢為乳哺費施絮施
  棺埋胔掩骼每嵗無算臨卒以腴田百三十畆為
  義莊以膽族以百二十畆助於育嬰堂里人感其
  義請之有司建祠春秋祀享兄維城字公表為人
  醇樸孝友與徳埈撫育孤姪不遺餘力兄子感之
[156-120b]
  字叔助以志弗忘厥徳徳埈置義田諸善事維城
  與有力焉
  席啟圗字文輿吳縣人父本貞好施予啟圖能繼
  父志廣父所置義冡義田賑凍餒収棄骸助嫁娶
  施醫藥學宫嵗乆傾圯為修葺復舊觀編格言為
  蓄徳録二十卷
  張文魁長洲人家貧性孝傭工以養遇有肉食則
  携歸奉親甲申之變奉母避杭遇兵相失追尋二
[156-121a]
   年見母於嚴州王姓家迎歸終養文魁年八十一
   嵗卒陳鵬年守蘇題額曰至性全真
   黄農字古處長洲人省曽六世孫居母喪盡哀恐
   傷父心每夜卧䝉被泣日以尫弱父授經里中離
   家數里每晨徃省風雨無間父憐其疾止之農乃
   伺門外館僮出問起居乃去日者謂父年五十二
   適先一年病甚農患其騐也元旦遍禱神廟願減
   算以益父年忽一夕驚喜曰神許我矣父果愈後
[156-121b]
   農病篤恐貽父累以膳田易金置枕畔謂妻曰汝
   善事吾父吾得侍吾母矣父歸含淚執手殁得枕
   畔金始克殯妻金以苦節聞
   顧天朗字開一長洲人為官學教習考授知縣以
   母老不就選積學好義母病侍湯藥成疾及殁一
   慟而絶時謂孝死有司上聞立祠
聖祖南巡賜
御書孝靖二字顔之長子汧康熙癸丑進士巡撫河南多
[156-122a]
  善政三子溥為如臯教諭二十餘年士多思之
  許徳璠字荆生常熟人父國賢力行善明末江隂
  無錫避兵來常邑者國賢計口與之居食時僉大
  户解白糧徃徃破產國賢為公正請於當事得題
  准官運徳璠繼其志康熙初叩閽請減蘇松賦額
  每遭旱潦傾囷賑濟貧不舉子者出貲収養邑有
  育嬰堂自徳璠始
  金拱辰字修來吳縣人以諸生貢入太學奉母盡
[156-122b]
  色養居喪哀毁三年舍外寢杖桐見客泣涕漣洏
  析產皆取其下者又厚撫兄之子若孫推之五服
  親懿婚喪靡不周䘏疾革檢簏中債劵盡焚之
  王松齡字御凡常熟人父病卧牀居鄰火起甚迫
  松齡呌天搏顙須臾風返火滅親終廬墓哀毁盡
  禮督學張泰交 題旌
  殷鉉常熟人父為仇陷瘐死鉉訴寃於上官數仇
  人皆就獄且合謀殺鉉以滅口於是鉉亦被囚一
[156-123a]
  日雷起獄中首犯震死咸謂孝感動天督學魏學
  誠 題旌
  王三錫字承寵吳縣人母病籲天求代母卒事父
  養志昆弟早亡撫從子三從孫二如己出雇婢及
  時遣嫁不索直捐腴田百畆倡建普濟堂巡撫藩
  守給匾旌奬
  顧啓賢吳縣人父病醫藥弗效啓賢不令家人知
  露禱於天割臂肉和藥以進父飲之遂愈姊已嫁
[156-123b]
  而夫不事生產家蕩盡啓賢迎養之終身又為嫁
  其女二人有從姪幼孤貧不能自存啓賢撫育之
  及長為之授室且予之貲本以逐什一曰吾使之
  可以畜家口延宗祀也
  王迪惠崑山人童年喪父便盡哀毁事母竭力
  雍正元年  旌表
  王浦珍崑山人孺慕性生鄉里咸欽其孝 雍正
  元年祀鄉賢
[156-124a]
  歸聖脈長洲人三嵗遭父喪號泣如成人七嵗就
  外傅常泣師問故荅以不見父為痛事母曲盡孝
  敬積脩脯𦵏祖父母及父慈烏繞墓著有莪菴集
  皆白雲思親之意 雍正三年  旌表
  沈自顯吳江人九嵗遭寇作隨親避難中途遇寇
  砍仆地自顯抱父首泣求寇感動捨去父殁廬墓
  三年 雍正三年  旌表
  汪宗灝崑山人父病癰跪吮不倦事母盡孝生事
[156-124b]
  𦵏祭悉備禮法 雍正三年  旌表
  邱存禮長洲人四嵗喪父七嵗讀論語至事父母
  能竭其力問師得解歸即以不得事父向母大慟
  母愛鮮菌存禮日行數里外買歸及母殁刻木肖
  像朝夕奉祀舉喪柩舟由胥江值風作將覆存禮
  躍入波中扶救風頓息 雍正四年  旌表
  金懋顥吳縣人五嵗母殁每念及輒淚下然恐傷
  父心拂繼母意惟飲泣吞聲明末避土寇山間晝
[156-125a]
  伏夜行遇險峻必負繼母不辭勞父喪聞訃徒步
  奔歸聞者咸嘆息性慷慨好施親黨待以舉火者
  不下數百家
  顧存儒崑山人七嵗喪父擗踴如成人每祭見母
  哭則亦長號母憐而止之答曰母弗哭乃已既長
  貧不能𦵏父適鄰居失火存儒負母出隨偕一傭
  作舁父棺力不能勝則以身蔽棺向火而哭俄而
  火滅一日見村婦抱幼子而泣甚哀叩之以夫繫
[156-125b]
  獄將棄子傭身以贖夫罪存儒為傾囊濟之母子
  得全 雍正四年  旌表
  沈萬育字和卿常熟人天性至孝鼎革時負母避
  兵遇盜捨身衛母盜憐而俱全之母病篤夢神示
  某醫可愈傾囊延治果愈建橋梁施棺槥以成母
  志年九十四臨終惟呼父母雍正四年  旌孫
  淑官編修通三禮著周禮翼疏年甫三十三而卒
  朱之勱長洲人童年事親即知愉色婉容有訓則
[156-126a]
  跪而聽年十一父客秦勱忽寒顫因疑父在外衣
  單亟製衣寄之後知父果於是日失冬衣家被盜
  執母以身衛之母得不傷 雍正五年  旌表
  朱鳳崑山人以孝友聞睦婣周卹發於至性 雍
  正六年  旌表
  戴兆箕字𫝊生常熟人與顧鈇顧鎧吳格相友善
  三人皆貧困兆箕亦止薄田數十畆鈇無子依壻
  以老格與鎧先殁鎧一子不能娶格惟一女流落
[156-126b]
  為豪家婢兆箕贖歸配鎧子且分以田屋鈇聞其
  事扶病徃謝兆箕視其病將不起謂曰子無憂身
  後也吾妻死製兩棺者為子地耳未幾鈇殁殮而
  葬之里黨咸髙其義
  楊兆隆字凝厚吳縣人秉性剛正然諾不茍服賈
  京師徃來齊魯燕趙間遇人有患難窘急者必加
  周卹施惠既乆道路之人皆呼為楊佛子父殁舉
  遺產盡讓之弟弟病疽經年醫者曰必服葠觔許
[156-127a]
  乃可起時葠價騰貴兆隆在京聞之即買一觔寄
  歸果服之而起自奉儉薄而宗族親黨間皆嵗有
  常給待以舉火者數十家年老家居晨起必肅衣
  冠誦金剛經以資父母㝠福嚴寒酷暑無間
  錢聫珍字公玉吳縣人本姓顧幼繼於從母故從
  錢姓家服賈既稍能自立即迎本生父與繼父母
  同居兩家尊老優㳺聚首垂三十年既而相繼殁
  附身附棺盡哀盡制各竭其力營葬地使兩塜相
[156-127b]
  望而廬於其間朝夕哀號聞者悽感有子五人治
  命使長子三子承錢姓而其餘復顧姓以各守宗
  祀焉 雍正七年  旌表
  曹天禄吳江人母雙目瞽日以舌䑛之目復明父
  殁痛絶復蘇廬墓盡禮 雍正八年  旌表
  蔡來信吳縣人世居洞庭山幼孤事母孝定省温
  凊甘旨滫瀡必曲體親心母年七十餘卒哀毁如
  不欲生喪葬盡禮祭祀必泣上有三兄長與叔俱
[156-128a]
  早世撫其孤至於成立事次兄極恭順事事欲得
  其兄之歡心 雍正八年  旌表
  徐杲吳江人年十六被盜劫父去泣請身代不獲
  負父屍歸哭控當事捕得盜伏誅 雍正八年
   旌表
  張惟馨吳江人年十二父被盜劫冒刃蔽其父盜
  憐而捨之一日父墜於河惟馨躍入急湍抱之俱
  出父病侍湯藥終年不解帶及殁哭廬墓側哀動
[156-128b]
  行路 雍正八年  旌表
  李漢長洲人十嵗父亡母自經力弱不能解跪捧
  母足哭聲震户外鄰人排闥解之一日奉母過太
  湖風作舟覆漢抱母浮沉中流忽一漁船出救母
  子俱得無恙以母苦節未旌終身抱憾將終猶執
  子手連呼請旌云
  程允元字最先常熟人六嵗見母病目呼號不食
  跪母膝上䑛之稱為孝童及長鄰火延及父寢父
[156-129a]
  方疾篤冒死從烈焰中負父出焦爛而卒
  葛光熹常熟人襁褓中即喪父母鄰媪抱而育於
  葛長而傭工得一壺一臠必以奉葛氏父母妻失
  親歡遂棄之葛父殁光熹將賣身買棺鄰里義而
  助其終事又積傭賃之直葬其先世數棺焉
  張友誠常熟人早失父母為人刺舟遍求父母棺
  骸遇一老尼其族姑也為言兩棺朽壊乆為墳丁
  棄骨河干矣友誠哭赴其處躍身入水鄉人援救
[156-129b]
  之得不死乃刻木為兩親像朝夕祭告如生存
  馬維仁常熟人父患背疽危甚醫曰欲知可治與
  否必嘗惡以騐維仁嘗之味苦醫曰可療但毒已
  内蝕必吮之而後出維仁吮出膿數升遂痊明年
  維仁病瘵臨死戒其妻勿哭恐傷親心也
  張爾翔字集之常熟人嵗遇荒歉輒行糜施槥嘗
  遇人鬻妻者周之以金俾得完聚倡建支川長橋
  以便行人
[156-130a]
   蔣文瀾字葭友吳縣人康熙丁巳舉人厯兵部職
   方司主事候補按察副使雍正五年偕弟姪文源
   文涵文滂腹松應鼇等捐貲三萬兩助修水利被
詔褒嘉即家加光禄寺少卿
   孫鼎鍾字采章長洲人天性純孝年十五母患脾
   疾鼎鍾衣不解帶者八閲月危急中禱於天請減
   己算以益親夀又刲左臂肉和藥進明年母果愈
   又三年母殁奉父孝養備至父年八十餘疾作氣
[156-130b]
   血俱枯鼎鍾鬻其衣飾房產易葠以供又數月卒
   鼎鍾廬於墓三年 雍正十年  旌表
   顧㵢字方水吳縣諸生幼孤家貧力自節縮以供
   母甘旨居母喪哀毁幾不欲生三年未嘗見齒亦
   不離几筵撫其弟幼則勸之學長則授之室老而
   貧也割產以資其養凡親族之嫁娶婚喪有不克
   集事者隨其疎戚而佽助之卒後張雲章為之傳
   李鍼字含奇吳江人康熙辛丑進士入翰林少孤
[156-131a]
  事叔父甚謹周旋羣從篤友誼吳孝廉苑客死都
  門鍼酷貧勉力殯之鳩十金謀歸其喪㑹患瘵而
  卒病中葠苓之費皆自借貸而所鳩十金猶封識
  牀頭從弟成其志長於詩有鄧尉山房集
  盛建極長洲人十二而孤居喪哀毁骨立每時祭
  必流涕母病痢親為嘗藥滌穢曲體母志篤愛二
  弟周卹姊家至老不衰 雍正十一年  旌表
  劉振時昭文人家貧父母無帷帳振時方數嵗為
[156-131b]
  持扇驅蚊終夜不倦父殁哀毁盡禮後以貨殖家
  隆遂好施予欲為母祈延年母殁合父喪葬於城
  東北麓廬墓三年鄉里皆感泣焉 雍正十一年
    旌表
  徐國搢長洲人 呂槤常熟人 張士仁新陽人
   雍正十二年俱以孝行  旌表
  孫豐穀長洲人父仲謙卒慟絶復甦哀思不已冬
  月母病思食梅實泣林下三晝夜得之人以為孝
[156-132a]
  感云
  蘇宗芑常熟諸生課徒養親母張氏疽潰不治籲
  天求代夢一老人指徃興福寺求醫次日果遇老
  僧畀藥二丸而愈及再徃問寺中並無此僧也
  趙嗣孝常熟人繼伯父世鐸後鐸殁母陳氏欲殉
  嗣孝哀懇母乃緩死後出帶示之曰我欲以此終
  為汝孝故得以天年終矣母殁負土築墳廬墓五
  年
[156-132b]
  李象埰昭文人家貧父病埰甫八齡日鬻菜果得
  錢以供甘旨冬無完衣族兄象翼勸其就學埰以
  謀養辭值鄰家火埰負病父出母亦尋出埰不知
  也復入烈焰中哀號求母者再被火傷卒
   以上雍正十三年  旌表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