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086-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八十七
   學校志
   學校之設肇於唐虞至成周而大備記曰家有塾
   黨有庠州有序國有學其校之有比年中年三年
   九年之期其升之有造士俊士選士進士之等盖
   化民成俗恒必由之而興賢舉能以備四方之任
   使亦於是乎在兩漢而後郡縣之學漸次修舉江
[086-1b]
   南自言游氏興於東吴為聖門文學稱首所謂南
   方之學得其精華者千百年來積而日盛挾䇿綴
   文之士常倍於他省我
  國家治平百餘年德化之所涵濡聲教之所漸被薄
   海内外幾於家弦誦而户詩書
列聖相承加意作人之化於江南尤渥所以廣厲學宫教
   育之使成材者委曲周詳為從古所未有士之𨽻
   名庠序者宜何如砥礪束修以明稱德意紀載者
[086-2a]
  重之為類三為卷五作學校志第四
  學宫一/
 漢武帝時始令天下郡國皆立學校
  平帝元始三年立學官郡國曰學邑侯國曰校置
  經師一人
 後漢光武時李忠為丹陽太守以俗不好學乃為起
  學校
 晉太元九年尚書謝石請頒下州郡普修學校帝從
[086-2b]
  之
 後魏天安初立郡縣學
 隋仁夀元年詔廢州縣學
 唐武德七年詔諸州縣並令置學
 宋慶厯四年以范仲淹請詔州縣興學校
  五年詔州縣學毋輙容非本土人
  熙寧四年州給田十頃為學糧
  元豐元年詔諸路州府學官揚州亳州各一員蘇
[086-3a]
  州一員江寧府一員
  崇寧中詔縣學生三歲不赴升試者除其籍諸路
  賓興㑹試辟雝獨常州中選者多知州教授特遷
  一官
 元至元二十三年設江南各道儒學提舉司詔江南
  學校舊有學田復給之以養士
  二十五年尚書省臣奏令江南郡縣學田所入羡
  餘貯集賢院以給多材藝者從之
[086-3b]
  二十八年令江南諸路學及各縣學内設立小學
  選老成之士教之
  二十九年詔江南州縣學田其歲入聽其自掌春
  秋釋奠外以廪給師生及士之無告者
 明洪武二年詔府州縣皆立學府學四十人州學三
  十人縣學二十人日給廪膳仍免其家差徭二丁
  十五年頒釋奠
 先師孔子儀注於天下府州縣學其祭各以正官行
[086-4a]
  禮有布政司則以布政司其分獻則以本學儒職
  及老成儒士充之每歲以春秋二仲月上丁日每
  朔望郡縣長以下詣學行香
  二十六年頒大成樂器於天下
  永樂四年三月帝親謁廟附/成祖視學記朕聞帝/王之興
  必首舉學校之政以崇道德𢎞教化正人心成天/下之才致天下之治唐虞三代之盛率由於兹也
  我皇考聖神文武欽明啟運峻德成功渡江首建/學校親視孔子日引儒臣講論經義求古聖人之
  道身體力行及統有萬方即詔府州縣皆立學天/下士子雲集京師復新作廟學於雞鳴山之陽親
[086-4b]
  製教條頒布中外又命天下増廣生復其家府州/縣皆用春秋祀孔子賜以樂舞德教廣被海外諸
  國并遣入學教化之隆視古為盛朕纘承大統仰/遵成憲乃永樂四年三月朔日躬詣廟庭謁先師
  孔子前期三日雨將祀之夕卿雲澄霽星緯昭明/暨旦天宇穆清朗旭鮮麗釋菜於廟退即彝倫堂
  文武郡臣咸侍左右師儒在席諸生序列堂下命/祭酒胡儼等以次講經成禮乃還夫學以明道也
  道之體廣大光明配乎天地日月而其實不離乎/日用之間孔子明之上以承堯舜禹湯文武之治
  下以為後世植綱常開太平於無窮而世之極其/尊崇之禮者非於孔子有所増益特以著明其道
  之至大天下不可一日而無也爰因視/學謹序述所以致隆之本勒碑於廟
  正綂元年始設提督學校官南直𨽻以御史為之
[086-5a]
   嘉靖三年令増應天府學廩膳増廣生員各二十
   名
   二十一年題准直𨽻金山衛學設廩膳二十名
   萬厯六年令南直𨽻廬鳳淮揚四府滁徐和三州
   提學以江北廵按兼之
   十二年令南直𨽻提學御史仍兼管江北
 國朝順治九年
命禮部頒臥碑於天下學宫碑曰
[086-5b]
 朝廷建立學校選取生員免其丁糧厚以廪膳設學院
   學官以教之各衙門官以禮相待全要養成賢才
   以供
 朝廷之用諸生皆當上報
 國恩下立人品所有教條開列於後
   一生員之家父母賢智者子當受教父母愚魯或
   有非為者子既讀書明理當再三懇告使父母不
   䧟於危亡
[086-6a]
  一生員立志當學為忠臣清官書史所載忠清事
  蹟務須互相講究凡利國害民之事更宜留心
  一生員居心忠厚正直讀書方有實用出仕必作
  良吏若心術邪刻讀書必無成就為官必取禍患
  行害人之事者往往自殺其身常宜思省
  一生員不可干求官長結交勢要希圖進身若果
  心善德全上天知之必加以福
  一生員當愛身忍性凡有司官衙門不可輕入即
[086-6b]
  有切已之事止許家人代告不許干與他人詞訟
  他人亦不許牽連生員作証
  一為學當尊敬先生若講說皆須誠心聽受如有
  未明從容再問毋妄行辯難為師長者亦當盡心
  教訓勿致怠惰
  一軍民一切利病不許生員上書陳言如有一言
  建白以違
制論黜革治罪
[086-7a]
   一生員不許糾黨多人立盟結社把持官府武斷
   鄉曲所作文字不許妄行刋刻違者聽提調官治
   罪
   康熈二十三年
御題萬世師表匾額頒懸 大成殿又 頒
御製學校論曰
 治天下者莫亟於正人心厚風俗其道在尚教化以先
 之學校者教化所從出將以納民於軌物者也是以古
[086-7b]
 者家有塾黨有庠術有序國有學人生八歲自王以下
 至於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學及其十有五年則自元子
 衆子以至公卿大夫元士之適子與凡民之俊秀皆入
 大學盖自家至於國莫不有學自天子至於庶人莫不
 學自幼至於長莫不皆學凡學有詩書禮樂以為之本
 干戈羽籥以為之文父子君臣長幼之道於是焉觀之
 六德六行之教於是焉取之所以淑其耳目手足之舉
 措而養其心以復其性以為修已治人之大者可謂備
[086-8a]
 至矣是以當時之君子履信思順以事其上小人亦皆
 樂循禮而恥犯法侯撻不事而至治以興後世學校寖
 廣博士之途寖繁所以立教之方失先王之遺意士之
 遊其中者直以為利禄之階欲期道德之一詎不難哉
 且夫今之所謂教者誦讀焉而已爾而又弗實致其力
 以防其放僻邪侈之心使氣之充而識之明以漸求復
 其性其何以為修已治人之道哉故曰教隆於上化成
 於下教不明於上而欲化成於下猶却行而求前也教
[086-8b]
 化者為治之本學校者教化之原欲敦隆教化而興起
 學校者其道安在在務其本而不求其末尚其實而不
 務其華以内行為先不汲汲於聲譽以經術為要不屑
 屑於文辭如是則於聖人化民成俗之道庶乎其有當
 也夫
   四十一年 頒
御製訓飭士子文曰
 國家建立學校原以興行教化作育人材典至渥也朕
[086-9a]
臨御以來隆重師儒加意庠序近復慎簡學使釐剔弊
端務令風教修明賢才蔚起庶幾棫樸作人之意乃比
年士習未端儒效罕著雖因内外臣工奉行未能盡善
亦由爾諸生積錮已久猝難改易之故也兹特親製訓
言再加警飭爾諸生其敬聽之從來學者先立品行次
及文學學術事功原委有叙爾諸生幼聞庭訓長列宫
牆朝夕誦讀寧無講究必也躬修實踐砥礪㢘隅敦孝
順以事親秉忠貞以立志窮經考業勿雜荒誕之談取
[086-9b]
友親師悉化憍盈之氣文章歸於醇雅毋事浮華軌度
式於規繩最防蕩佚子衿佻達自昔所譏茍行止有虧
雖讀書何益若夫宅心弗淑行已多愆或蜚語流言脅
制官長或隱糧包訟出入公門或唆撥姦猾欺孤凌弱
或招呼朋類結社邀盟乃如之人名教不容鄉黨弗齒
縱倖脫禠扑濫竊章縫返之於衷寧無媿乎况乎鄉㑹
科名乃掄才大典闗係尤鉅士子果有真才實學何患
困不逢年顧乃標榜虚名暗通聲氣夤縁詭遇罔顧身
[086-10a]
 家又或改竄鄉貫希圖進取囂凌騰沸網利營私種種
 弊端深可痛恨且夫士子出身之始尤貴以正若兹厥
 初拜獻便已作姦犯科則異時敗檢踰閑何所不至又
 安望其秉公持正為國家宣猷樹績膺後先疏附之選
 哉朕用嘉惠爾等故不禁反復惓惓兹訓言頒到爾等
 務共體朕心恪遵明訓一切痛加改省爭自濯磨積行
 勤學以圖上進國家三年登造束帛弓旌不特爾身有
 榮即爾祖父亦増光寵矣逢時得志寧俟他求哉若仍
[086-10b]
 視為具文玩愒弗儆毁方躍冶暴棄自甘則是爾等㝠
 頑無知終不能率教也既負栽培復干咎戾王章具在
 朕亦不能為爾等寛矣自兹以往内而國學外而直省
 鄉校凡學臣師長皆有司鐸之責者並宜傳集諸生多
 方董勸以副朕懐否則職業弗修咎亦難逭勿謂朕言
 之不預也爾多士尚敬聽之哉
   四十三年
御製平定朔漠告成太學碑恭建碑/亭在學
[086-11a]
   五十一年奉
㫖升祔先儒朱熹於殿内十哲之次改題其主曰先賢
   五十三年以宋儒范仲淹從祀稱先儒
   雍正元年
諭内閣禮部加封
  先師五世王爵肇聖王木金父裕聖王祈父貽聖王
   防叔昌聖王伯夏啓聖王叔梁紇改啓聖祠為崇
   聖祠兩廡増宋儒張廸從祀
[086-11b]
   三年
御書生民未有匾額頒立文廟
詔郡縣二祭増用太牢又
詔増先賢蘧瑗林放秦冉顔何牧皮縣亶公都子樂克公
   孫丑萬章先儒鄭康成諸葛亮范甯尹焞黄幹陳
   淳何基魏了翁趙復許謙金履祥陳澔羅欽順蔡
   清陸隴其從祀升周敦頤張載程顥程頤邵雍為
   先賢兩廡東廡首蘧瑗西廡首林放列叙先賢先
[086-12a]
   儒共一百二十三人位次
欽頒存學書目
上諭十六條康熙二十/四年頒 周易折𠂻  朱子全書康熙/四十
   九年/頒
御製萬言廣訓雍正三/年頒 朋黨論雍正二/年頒瑞穀圖雍正五/年頒
上諭雍正八/年頒
聖祖御纂詩經傳說彚纂 書經傳說彚纂 春秋傳說
   彚纂 性理精義 共四部雍正九年布政使司
[086-12b]
   刋刻大板存貯各省㑹府學聽人刷印
御製平定青海碑雍正三年頒恭/建碑亭在學
   各府州縣入學額例
 國朝順治五年定額府學六十名大學四十名中學二
   十五名小學十二名順治十五年定額府學二十
   名大學十五名中學十二名小學八名康熙二十
   八年定額府學二十五名大學二十名中學十六
   名小學十二名雍正元年定額人文最盛之地大
[086-13a]
  學照府學中學照大學小學照中學
  武童歲科並試額取府學二十名大學十五名中
  學十二名小學八名
  雍正四年蘇松常淮揚太六府州分縣文武入學
  額數與原縣兩分十一年陞徐州為府以州治為
  銅山縣府縣入學名數與各府同十二年夀州分
  置鳳臺縣入學額數縣與州分十三年陞潁州為
  府以州治為阜陽縣府縣入學名數與各府同
[086-13b]
   江寧府
  江寧府儒學在府治北宋置學於鍾山之麓天聖
  中移建府西北景祐間徙於府治之東南元因之
  明洪武初改為國學十四年别建國子監於雞鳴
  山下遂復為應天府學正德間重修附/王守仁記
  應天為京兆其學盖東南教本也在國初以為太/學至洪武辛酉而始改創再修於宣德之己酉自
  是而後浸以敝圯正德士申府尹張公宗厚始議/新之未幾而遷中丞以去今中丞白公輔之相繼
  為尹乃克易朽興頽大完其所未備而又自以其/俸餘増置石欄若干楹於櫺星門之外於時府丞
[086-14a]
  趙公時憲亦恊心贊畫故數十年之廢一旦修舉/煥然改觀師模士氣亦皆鼓動興起與廟學一新
  教授張雲龍訓導戴章陳義黄森何奎邢越與合/學之士二百有若干人撰叙二公之績徵予文為
  記予既不獲辭則謂之曰多師多士若知二公修/學之為功矣亦知自修其學以成二公之功者乎
  夫立之師儒區其齋廟昭其儀物具其廩庖是有/國者之立學也緝其敝壊新其朽墁給其匱乏警
  其墮弛是有司者之修學也而非士之修學也士/之學也以學為聖賢聖賢之學心學也道德以為
  之地忠信以為之基仁以為宅義以為路禮以為/門㢘恥以為垣六經以為户牖四子以為階梯求
  之於心而無假於財費也其事不亦易乎修之於/身而無假於雕飾也其功不亦簡乎措之於行而
  無不該也其用不亦大乎三代之學皆此矣我國/家雖以科目取士而立學之意亦寧與三代異學
[086-14b]
  之弗立有國者之咎也弗修焉有司者之責也立/矣修矣而居於其地弗立弗修是師之咎士之恥
  也二公之修學既盡有司之職矣多師多士毋亦/相與自修其學以逺於咎恥者乎無亦擴乃地厚
  乃基安乃宅闢乃門户固乃垣墻學成而用大之/則以庇天下次之則以庇一省一郡下之亦以庇
  其鄉閭家族庶亦無負於國家立學之意有司修/學之心哉若乃曠安宅舎正路圮基頽垣倚聖賢
  之門户以為奸是學校之為萃藪也則是朝廷立/之而為士者傾之有司修之而為士者毁之亦獨
  何心哉應天為首善之地豪傑俊偉後先相望其/文采之炳蔚才藝甲科之盛多乃其所素餘有不
  屑於言者故吾因新學之舉嘉多師多士欣然有/維新之志而將進之以聖賢之學也於是乎書
  又於嘉靖十年制増啓聖祠敬一亭貯六箴碑各
[086-15a]
  縣如之萬歴中重修附/焦竑記應天府學在治之/東南腋山襟淮據
  都會之勝宋景祐中置也國朝高皇帝定鼎金陵/嘗就其處爲國學迨國學建詔爲府學如故自此
  名卿材大夫踵相接於朝彬彬稱極盛矣頃萬歴/丁亥濟南周公繼以廵撫至恐學漸墮弛士人佻
  達舉廟學而一新之他有樓有亭有橋又公所創/為去今十餘載耳而圮壊居半歲己亥諸生朱萬
  選童廷觀言於大京兆熊公張公徐公疑者以物/大務叢未暇皇庠序事也亡何京兆公謁聖於學
  謂此有弗飭無以稱明天子勸學興禮建首善自/京師之意乃按行隱度鳩工庀材命典史喻棨王
  汝寵董其役而耆民徐文模又捐貲力偕兩生者/贊成之費禀於官役不病民閲九月而訖功木甓
  黝堊嚴而不華重門繚垣殿堂庖廩若經書祭器/之藏若師生之舍皆爽塏壯雅冠於一時縉紳學
[086-15b]
  士奔走踴躍薦獻如禮弦誦大興京兆公喟然歎/士之可與學也謂余爲郡人使爲之記夫聖人之
  道性自有之然必馴擾磨揉從容遲久至於禮讓/興行風俗醇美而後爲學之成明興豈弟作人者
  垂二百餘年尊尊親親四海嚮風雖田夫野老猶/知自奮於隴畝之中而况遊儒學之館被菁義之
  化者乎又况身際乎日月首耀於光明如留都者/乎古無暇論即近出斯學者如楊刑侍傀太宰以
  器識稱梁端肅周襄敏以政事顯丁中丞景宫允/以馴行倡顧司冦陳翰講劉清恵以文學著夫夫
  也本瓌琦博大之材豎光明俊偉之業巍行尊伐/鬱乎不刋雖權倖當朝翠華逺指時事非矣張文
  僖何尚寳軰不難以九死殉之猶能令姦人泚顙/回面竦然而不敢動人徒謂山川炳靈忠孝世美
  而孰知上之功德涵煦成就如此之深也多士幸/生於斯笵型在望而京兆公復篤意敎事眡前人
[086-16a]
  有加焉多士尚益力於學異日者登巖廊都卿相/庶幾為時之偉人有如不試猶當砥礪名莭鼓舞
  震動有以自列於後冀無愧於鄉先哲與京兆公/之意斯於所稱都人士者為不負也已夫本主上
  之德與賢師帥之教皆為史者之任故不敢不書/以示後之人而又使之知事之所以始也熊公名
  某江西南昌人張公名某淮安海州人徐公名某/蘇州吴縣人時張以遷秩行而徐公實克終之法
  得備/書
國朝順治九年總督馬國柱 題以明國子監改為江
  寧府學重修 聖殿旁設兩廡前立櫺星門㦸門
  後改彝倫堂為明倫堂堂旁設志道據德依仁游
[086-16b]
  藝四齋以官署為啓聖祠以國子監坊為江寧府
  學坊其後祠廡漸敝康熙五年總督郎廷佐布政
  司金鋐督糧道口口口知府陳開虞重修十九年
  知府陳龍巖重修兩廡七十二楹二十一年總督
  于成龍倡修同知朱雯署府篆捐俸修整四碑亭
  及兩廡門欄二十二年知府于成龍敎授謝允掄
  訓導鄒延屺開濬泮池築屏墻四十五年織造使
  曹寅五十五年布政使張聖佐相繼修葺雍正十
[086-17a]
   三年總督趙𢎞恩重修附/趙𢎞恩記江寧府學前/明國子監也
 朝定我之九年以督臣馬公國柱請即其地改建府學/ 鼎
   嗣順治十三年康熙二年三十四年重修規制恢/麗巍煥肅穆枕湖帶溪鍾阜雞鳴左右拱峙以江
   南為人文淵藪江寧尤為重地而學宫之形勝氣/象聿與之稱士之瞻仰弦誦其地者誠倍足以作
命總督其向化興行之志矣余奉廟庭見楹桓榱桷庭宇/ 兩江駐節江寧恭謁夫子
   門楯以歲久不治頽側剥蝕而有司沿習具文豆/籩簋簠尊罍之不古法舞蹈聲容之不中莭均非
   所以尊聖人而致誠敬也乃檄行鹽驛道孔副使/䖍徃東山聘請學者修飭祭器樂器遵古以製惟
   度惟具致工曲阜選士肄樂越五旬儀物既備乃/治廟宇庳者崇之欹者立之葺罅整陋施丹布采
[086-17b]
   越三月榮光昭煥視昔若加計費二千五百兩有/竒皆出自余未敢募諸他人也仲秋之丁將修釋
  國奠之禮乃為文以勒之麗牲之碑夫嘗考自古人/ 家設學教士所以毓人才以致治也
   才以鄒魯齊晉河洛之間為盛迨晉南渡衣冠望/族盡遷江左人文之盛始萃於金陵而散布三吴
   從此風氣日開家禮樂而户詩書其文章道誼功/名莭行之美與夫簪組軒冕之富常甲於天下豈
   惟山川之所鍾孕者秀而永亦濡染之所及月異/而歲不同也然俗之陋者蘄有以開其先風之盛
 朝文者蘄有以振其後我建學置師以致邊逺僻左之/ 治誕敷荒裔陬澨咸
   地皆有鄒魯之風是陋者既日以開則盛者宜日/以振而後可致其盛於日上之勢而不慮其哀今
  國日士生斯土而求所以振之之道亦惟深體乎師/ 家立學之意而副之以實而已夫學以聖人為
[086-18a]
   聖人之道精粗本末無所不該讀其書以求其道/則又甚易而簡事不越於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
   友之交功不踰於學問思辨時不離於飲食居室/其要不外於忠信篤敬其說則具於詩書易禮春
   秋其易且簡如此然由之則上為聖賢次亦不失/為寡過之君子而畔之者則目為禽獸其嚴又如
   此以是立學以為教固足以淑天下之士而為治/化之本故自宋元明以迄我
 朝因其制而加謹焉設科取士舉一代名器之重惟遊/ 於學者是畀誠以能讀聖人之書必能為聖人之
   道也然則士之遊其宫者固將躬行篤踐以為身/學深求心得黙識黙存以為心學而後無負於立
   學之意苟徒事佔畢誦讀攄文綴華以為邀時弋/名之具則
  國家亦安所賴焉班史志吴稱漢興王兄子於吴招/ 致天下娱遊子弟枚乗鄒陽嚴夫子之徒興於文
[086-18b]
   景之際淮南王招賓客著書而吴有嚴助朱買臣/貴顯漢朝文辭並發其失巧而少信雖其言尚矣
   抑亦吴地之大略也金陵自孫吴建都後六代遞/嬗祖尚清言王謝風流士有餘慕至明祖開國於
   此遂為留都南僚政簡務閑率以詩文觴詠歌舞/為娱樂冠蓋輿馬都雅相矜尚其知名之士樹壇
   坫角門户馳騖聲華而尟實行明祚之移識者猶/咎之今百餘年來其餘習猶有存焉者乎是今日
   兹郡之士風急宜振起者良惟身學心學之是務/讀夫子之書即實求夫子之道師顔曽以師夫子
   修其易簡而凜其嚴使其學明體達用實足以任/名器之重而佐治化之隆方不負
聖天子勤勤訓士之至意將人才之盛邁於曩昔豈僅枚/ 乗鄒陽嚴助之徒之足較勝乎哉余於斯廟之聿
   新而有厚望焉用書以告之多士是役也經畫量/度䖍肅將事則安徽布政使司李蘭督糧道王恕
[086-19a]
  鹽驛道孔傳煥而董其役者則江寧/府知府張&KR1191年理事同知巴都善也
  社學各府州縣皆同
 文廟崇祀孔子以四配十哲並朱子配享以先賢蘧
  瑗以下七十八人先儒公羊高以下四十五人從
  祀各縣/學同
 崇聖祠崇祀孔子五代配祀先賢顔無繇及孟孫氏
  四人從祀先儒周輔成及朱松五人 名宦祠
  鄉賢祠各縣/學同
[086-19b]
  上元縣儒學舊在縣治東宋景定二年知縣龔蜚
  英創建元至元中縣尹田賢重修明洪武初省生
  儒併於府學𢎞治三年府尹秦崇於河干増置石
  隄障秦淮水嘉靖二年都御史陳鳳梧平學後高
  阜建尊經閣
國朝順治六年以舊國子監改府學遂以府學為上江
  兩縣學其規模俱從府學制康熈五十四年布政
  司張聖佐重修尊經閣五十八年江蘇按察使李
[086-20a]
  馥重修
 文廟建青雲樓雍正十二年教諭章玉樹重修
  江寧縣儒學舊在縣治北宋景定四年知縣王鏜
  建元因之明初省生儒併於府學
國朝順治六年與上元縣同以府學為縣學
  句容縣儒學在縣治南唐開元十一年始建於縣
  署東宋皇祐間知縣方俊再建元豐二年葉表以
  縣南驛改造即今地紹興二十三年龔濤修元至
[086-20b]
  大二年縣尹趙靖重建明洪武十二年知縣韓思
  孝修殿廡置齋室十五年知縣韓宗器修明德堂
  永樂十五年知縣周庸節重建㦸門景泰間東廡
  災知縣浦洪新之成化十四年知縣徐廣重建
 大成殿嘉靖四十五年署縣推官張夢斗移廟廡前
  數十步建明倫堂尊經閣于後
國朝順治十三年知縣葛翊宸修雍正四年知縣施廷
  瓚重修并修兩廡及各祠
[086-21a]
  溧水縣儒學在大西門内唐武德間建
 宣聖廟于縣治東宋熙寧二年知縣關起遷於崇儒
  坊元陞為州學明復為縣學知縣鄧鑑高謙甫相
  繼修葺嘉靖十七年圮於水知縣陳光華徙于京
  兆館東謝廷&KR0581成之三十九年知縣曽震復即朝
  元觀基為今學周之屏成之萬厯二十八年知縣
  徐必道加葺
國朝順治十三年知縣閔派魯重修
[086-21b]
  高淳縣儒學在縣治東通賢門外明𢎞治六年建
  至十二年規制始備正德七年災御史徐翼周鵷
  重建萬厯中知縣董良遂丁日近重修知縣韓維
  聰増建
國朝順治十三年知縣紀聖訓重修康熙三十八年知
  縣游禄宜重修五十八年教諭鮑漣修葺雍正九
  年署知縣朱鷺修建屏墻
  江浦縣儒學在城東明洪武十年知縣劉進創于
[086-22a]
  浦子口城内二十五年徙縣遂遷今地宣德初修
  景泰中知縣勞鉞重建嘉靖中張峯侯國治改建
  其後王守正李維樾相繼修葺
國朝康熙元年教諭汪湛斯重修二十三年教諭秦松
  華訓導張士猷重修雍正四年知縣項維正教諭
  朱廷策訓導王䭲重修
  六合縣儒學在縣治西自唐至宋屢經遷徙明洪
  武五年知縣陸梅創立正統間史思古黄淵成化
[086-22b]
  後唐詔萬廷程董邦政相繼修理舊西向
國朝康熙六年知縣顧高嘉増修改南向三十四年知
  縣吴仲光移建於小東門外靣滁河監生汪宇等
  捐助成之五十二年知縣魏世泰修 正殿文昌
  閣奎璧樓雍正四年知縣萬世良陞高 大殿建
  兩坊於櫺星門外
   蘇州府
  蘇州府儒學在府治南宋景祐元年范仲淹奏建
[086-23a]
  以胡瑗主教事建炎兵燬紹興後以漸修復元大
  徳初治中王都中撤而新之明洪武初知府魏觀
  即舊址建明倫堂闢地又新之宣徳間知府况鐘
  重建
 大成殿又建至善毓賢堂於後附以四齋兩廊學舎
  前有范公手植古檜後有尊經閣天順間知府姚
  堂構道山亭成化四年知府賈奭創立遊息所十
  年知府邱霽改作
[086-23b]
 先師廟門廡橋池悉備正徳元年建東西二門曰躍
  龍曰翔鳳嘉靖十年制増啓聖祠建敬一亭貯六
  箴碑各州縣如之隆慶萬厯間先後修葺崇禎六
  年颶風作廟署祠宇橋木墻垣一時傾毁廵按祁
  彪佳廵撫張國維推官倪長玗累年増修
國朝順治十二年廵撫張中元率屬修葺康熙二年廵
  撫韓世琦布政司佟彭年七年廵撫馬祜十六年
  廵撫慕天顔相繼修治二十一年廵撫余國柱布
[086-24a]
  政司丁思孔蘇松常道祖澤深捐貲大修
 聖殿宏麗改觀二十四年廵撫湯斌重修附/湯斌記
  國家興治化在正人心正人心在崇經術漢儒専/門名家師說相承當詩書煨燼之餘猶存什一於
  千百其時選舉不以詞章通經學古之士皆得上/聞朝廷定大議斷大疑博士據經以對故士大夫
  勇於自立無苟簡之心孝弟㢘讓之行更盛衰而/不變此重經術之效也宋濂洛關閩諸大儒出闌
  天人性道之源流故天下知性不外乎仁義禮智/道不外乎人倫日用所謂得六經之精微繼孔孟
  之絶學宋史道學儒林釐為二傳盖以周程張朱/繼往開來師友淵源不可與諸儒等耳而道學經
  學自此分矣夫所謂道學者六經四書之㫖體驗/於心躬行而有得之謂也非經書之外更有不傳
[086-24b]
  之道學也故離經書而言道此異端之所謂道也/外身心而言經此俗儒之所謂經也宗洙泗而禰
  洛閩人心之所以正也學者必先明義利之辨謹/誠偽之關則富貴貧賤之非道不處不去必劃然
  也造次顛沛生死禍福之間不可移易者必確然/也毋為枉尺直尋之事毋作㨗徑苟得之謀寧拙
  毋巧寧樸毋華寧方毋圓戒懼慎獨之功無時可/間子臣弟友之職不敢不勉不愧於大廷亦不愧
  於屋漏如此則發為議論自能息邪距詖而鄉愿/楊墨之教不得騁也出為政事自能尊王黜霸而
  管商申韓之政不能施也其斯為真經學其斯為/真道學也已否則剽竊浮華茍為譁世取寵之具
  講論踐履析為二事即/誦說先儒亦何賴乎雍正九年廵撫尹繼善又
  重修 正殿及明倫堂
[086-25a]
 文廟崇祀孔子各縣/學同 附/鄂爾泰丁祭木榜為恭逢丁/祭大典嚴
 至飭各屬官司宜備物以告䖍須先期而齋宿事竊以/ 聖先師萬世之師表也冠帶集圜橋
天子有臨雍之典春秋屆仲月上丁修釋菜之儀内則命/ 夫胄子三公外則寄於有司羣牧典綦嚴矣誰敢懈
  焉本司寄任屏藩職司典守前當春祀親齋沐而宿/黌宫先令儒官校簿書而正祭器乃知牲或已經宰
  殺既失告全致潔之心物豈盡屬肥鮮更乖博碩蕃/滋之義且或帝供不充夫額數任先後以那移珍品
  不給於豆籩致鹽菹之䨇疊兼聞各學亦有同風罔/知共竭精誠但解奉行故事甚或尊罍未備疇詳犠
  象之形琴瑟雖陳莫辨敔箎之狀觀者如牆如堵任/彼咆哮祭者似醉似癡頽然聾瞽一尊纔薦滿庭之
  燎火無光三獻未終兩廡之燈輝已滅於是㽅鉶與/簠簋悉憑顛倒几筵鹿兎共榛茭似遇摩空鸇雀分
[086-25b]
  甘奪膬半由承祭之家人拍地喧天遑問糾儀之齋/長廩増附學諸生怒髪衝冠與𨽻膳夫一片雄心染
  指凡此之類罪豈勝誅皆由約束之不嚴亦以躬行/之未善不思主鬯則身膺一命幸得窺聖人門牆分
  獻則職任半氊原以司泮宫爼豆平時未知化導已/蒙尸位之譏臨事不克恪㳟難免曠官之咎為此飭
  郡守州牧縣令等職亦以誡教授學正諭導諸員嗣先/後各精乃心以襄大典預期三日牲牷皆供乎餼牽
  事一朝品物盡陳於頖璧齋戒沐浴來觀習樂試歌舞/於明倫堂前料量潔清退服寢衣斂精神於尊經闍
  畔庶幾必誠必敬斯夙夜之惟寅無怠無愆知神人/之咸格是并申之條約用以頒諸學宫如左
 肇一既奉神位不唯簠簋籩豆照數増設即牲牷亦應/ 聖五王
  各増其四有議共牲者其說不可從考之典禮惟配/享甫可以共牲者專主無共牲之禮書云文王駢牛
[086-26a]
  一武王騂牛一其明徵也自三代至漢唐皆不聞有共/牲之説唐時祀五方帝且别以五色犢其異牲可知惟
  後漢有青帝赤帝共一犢白帝黒帝共一犢者祀之共/犢非古也唐開元時五品以上室異牲六品以下共牲
  豈有王爵而可共牲者乎其各照數增一為五可也/一祭牲祭品皆有定額一品一籩罔可缺遺况牲取
  親割以告䖍也取其血毛以告全也可既宰而入學/門乎豕曰剛鬛註謂其豕肥則鬛剛羊曰柔毛註謂
  其羊肥則毛細而柔弱此博碩肥腯之所由稱也可/以痩瘠不堪之羊豕而飲之灌之以充牲牷乎既宰
  且不可痩瘠且不可况可闕其額數而以肥吏胥之/囊橐乎月令曰犧牲無用牝又曰命宰祝循行犧牲
  視全具按芻豢瞻肥瘠察物色必比類量小大視長/短皆中度五者備當上帝其饗註曰上帝且歆饗之
  况羣神乎嗣後各官俱須先三日親至學視牲牷如/法然後稽其數使人牧之以待先一夕親割吏雖奸
[086-26b]
  其何所施乎樂器俱照闕里志修理整齊不得因陋/一各學祭器
  就簡除已完備者無論外其未完備者該學教官考/據圖式移送有司設法捐備如有司推諉不肯捐備
  者許該教官據實申詳以憑定奪如有司新置完整/亦許該教官詳明以憑嘉奬庶知其留心正務也
  一丁祭先數日集樂舞生演習精熟先一日與祭官/員親同徃看不得草率從事
  一丁祭先一夕凡與祭官齋宿學宫不得有一員私/宿本署
  一丁祭之日庭燎燈燭務須光明如晝俟祭畢後已/除神前燈燭之外官員不得各自張燈
  一丁祭之日櫺星門内不得容一閑雜人所有事宜/止許學書幹辦及小心謹慎門斗二人多則四人照
  應燈燭其官員僕從人等一槩於門外伺候萬無許/僕從人持燈夾墊相隨上殿及上兩廡之禮君師一
[086-27a]
  體幸勿自取罪戾以貼失禮之愆也無甫搶奪祭/一丁祭之日既不許容一閑雜人自
  燭及祭品之人倘或仍有潛匿門内乘空搶奪者/以盗賊論即時擒獲解司以憑盡法重究
  一學宫之北聖賢靈爽所依不唯丁祭宜修治肅/清即平時亦宜灑埽潔淨近見黌宫以内栽𤓰種
  菜學圃成澆灌之場曝被晒衣諸生絶徃来之路/甚至丹楹刻桷徒供蝙蝠棲遲鳥革翬飛盡是鼪
  鼯巢穴蛛塵百斛廟貌埋埃垢之中鼺糞千箕腥/穢聞宫牆之外皆巳安之若素久且視為當然甚
  至先儒先賢兩庶之神牌倒置鄉賢名宦兩祠之/神位傾頽非其子孫有誰咨問加之朽蠧若罔聞
  知凡爾學官所司柯職諸門役等多亦奚為嗣後/教官不時廵察務令門斗分班輪值逐日埽除學
  宫之内總不容有一毫塵垢/庻無忝厥職也慎哉毋忽
[086-27b]
 崇聖祠 名宦祠各縣/學同 附/明陸粲名宦祠議謹按/蘇郡
  學名宦祠所祀古今監司守倅通若干人而其間/甫不係於蘇者盖六人焉王魏公旦富韓公弼歐
  陽兗公修蘇端明軾陸丈安九淵李文靖侗皆賢/去也而得祀於蘇則知禮去疑之夫祀國之大事
  也將昭勲徳勸忠孝示愛敬以為民質也不可不/謹開諸古曰鬼神不歆非類又曰非其鬼而祭之
  諂也諸君子未嘗涖官兹上雖聲實顯著而惠之/流於蘇也不専其祀之也越於禮矣或曰諸君子
  之言行功伐合於祭義所謂以勞定國法施於民/者將天下得祀而何有於蘇粲以為非也在禮惟
  天子有天下其祀無所不通諸有國者山川百神/之祭皆不出境術成公欲祀相甯俞曰相之不饗
  於此久矣不可以間成王周公之命祀楚昭王有/疾卜曰河為祟大夫請祭諸郊王曰三代命祀祭
[086-28a]
  不越望江漢睢漳楚之望也河非所獲罪也皆不/果祀今之祀者郡守丞實從事焉郡守丞秩不過
  古諸侯諸侯之祀不敢踰國而郡守丞得祀他境/之賢以為禮也亦有據乎今之制惟孔子為師儒
  宗得天下通祀自餘若臯陶伊尹伯夷太公之倫/猶不得與孔子比其祀皆不出於其鄉與其所封
  之土禮之節也諸君子微有孔子之聖雖賢亦不/能當臯陶伊尹伯夷太公而祀非其地也越於禮
  矣原其始所以得祀不可知殆邦人之好賢以是/寓其愛敬或其門人子弟有官於蘇者以其私附
  焉而後人遂襲之與知禮者亦改而正之可矣或/曰諸君子之祀列於學宫邦人習聞之三百年矣
  誠一日撤焉將駭民聽而傷忠厚之道夫與其過/而去之也寧過而存之乎粲又以為非也夫非禮
  之禮君子有弗貴者焉孔子曰曽謂泰山不如林/放乎以死者為無知又焉用祭以為有知夫亦忸
[086-28b]
  怩而莫之顧也君子愛人以徳細人愛人以姑息/今為非禮之禮以凟賢者又拂先王之經而踰當
  代之制非小過也不亟正焉而襲細人之姑息以/為忠厚亦陋矣乂蘇自漢以來監司守倅賢而不
  得祀者尚多謂宜擇其人進之而罷諸所不當祀/者於誼為允且使斯民知禮之嚴若是雖賢者不
  得僭冐庶幾禁滛祠黜匪類/以示風教之本也由兹祠始
  鄉賢祠各縣/學同
  吴縣儒學舊在縣治東南宋景祐時始立紹定初
  改建於府西賓興坊元至正十九年平江路總管
  周仁縣尹張經始琢石為門附/鄭元祐儒學門銘
[086-29a]
  天下郡縣學莫盛於宋然其始亦由於中吴盖范/文正公以宅建學延胡安定為師文教自此興焉
  若吴縣學按李宗諤圖經云文宣王廟在縣廨東/南今三皇廟故縣治也紹定初知縣趙善瀚始建
  學於郡城西南之賓興坊去姑蘇驛不百步其廢/置遷易概可攷矣宋以杭為行都中吴乃三輔地
  縣學宜大於隣邑然負城西隅於地勢盖甚廹窄/更宋迄今累加完葺至正十九年平江路總管周
  仁縣尹張經皆以興學為已任覩學外門日就廢/壊乃始琢石為莛與楹上象日月堅緻聳峭翼以
  垣牆瑰麗𢎞敞稱其為子男學宫之門攝學事盧/熊及學之人士咸謂縣之有學久矣未有以石為
  門者非二侯致力興學不及是也遂為之銘曰有/吴邑有學由宋始完宋社既墟學宫則存維學
  門聿嚴啓閉因陋就簡盖已歴世郡守周侯近古/遺愛張令佐侯民所共戴琢石莛楹作學之門石
[086-29b]
  質如玉孚尹潤温木易螙朽石堅斯久何莫由是/以啓其蔀勒銘於兹豈特識言來遊來歌永矢弗
  諼/明洪武五年知府魏觀重修宣徳九年廵撫周
  忱知府况鍾徙建縣治東南為屋二百三十餘楹
  成化八年知縣雍泰重建櫺星門𢎞治十年知縣
  鄺璠加闢焉嘉靖二年知縣楊叔器作講堂西齋
  號舎經閣跨街建㑹解兩坊工未竟五年知縣蘇
  祐成之崇禎間知縣陳文瑞牛若麟先後重葺
國朝順治十一年詔天下修學督學石申教諭夏鼎倡
[086-30a]
  修十七年諸生施學先等捐修敬一亭葺興賢仰
  聖兩坊康熙六年布政佟彭年捐資修葺二十四
  年廵撫湯斌建尊經閣四十年廵撫宋犖飭攝縣
  事李宏重修雍正九年廵撫尹繼善捐俸修理飭
  縣令吴棟按察司經歴陸廷樞董其事殿廡墻垣
  煥然一新
  長洲縣儒學宋景定間始立在府城東北後毁元
  至正中縣長元童與郡人陸徳源創建之明洪武
[086-30b]
  七年知縣宋敏文張翔修葺成化九年知府邱霽
  乃擴地東南改建焉正徳中提學張鰲盡以廣化
  寺地歸學嘉靖十八年廵按舒汀以教諭蕭文佐
  議學地湫隘謀遷之遂改城東福寧寺以為學宫
  創立悉如制萬厯十七年廵按李堯民重修規模
  畢備二十五年知縣江盈科建文星閣
國朝順治十一年督學石申修葺未竣康熙間訓導王
  玢教諭姚文焱先後竟其工附/丁思孔記古先王/敷教以
[086-31a]
  治天下自黨庠術序無非學校而其教之之人即/一鄉之賢士大夫習知其土俗性情因以簡其帥
  與不帥者而興之屏之則人之淑慝咸相見而無/所容其欺偽矯飾之情所以事勸而業成凡屬智
  能勇功之士克為國家建大猷肩大任者亦無不/出於其中故自禪讓以還何代不以武功定天下
  及統緒甫集未有不汲汲於敷飭文教以為永安/長治之基者誠以其效雖緩而功可久也迨行之
  寖逺儒學與吏治既分兩途一切理民經國皆以/為不必出於鄉三物之中而唯智能勇功之是騖
  舉凡古初厲世磨鈍之具率視為迂闊無當之虚/文相與掉臂而去之設有司其職者鰓鰓焉惟德
  教是憂反衆起而嗤訕之其人茍非篤信而强力/者亦且靡然置之而不敢復道於以求人心之敦
  茂而道德之凝承也不綦難乎於此有人焉不顧/時俗之浮言毅然立教以為已任舉廢起衰以行
[086-31b]
  之斯亦人之所難能矣夫善教者猶醫也攻疾在/瞑眩之際則主在標養疾於平緩之日則探其本
  若是者良醫也不問緩急惟其疾之所至旋轉以/相逐則亦庸醫而已矣今謀治而必審其端於教
  是蓋能探其本者也吾所謂效雖緩而功可久也/且古今治法固有相沿未變者矣古者鄉治其鄉
  國治其國無所嫌於私暱也後世防檢益嚴土著/者不得仕於其鄉甚且立為三互之法而惟銓補
  學官許不避其本籍是猶教之鄉而用其習知土/俗性情之遺意也然因其土俗導其性情又有不
  可同日而論者今自大江以南若姑蘇固吴越之/一大都會也承要離伍胥之流風而文以延陵季
  子辭讓之節其於慷慨憤烈之事或至滅頂剥膚/而不暇惜豈非明於憂患而獨立不懼者哉然而
  敝化奢麗之虞抑已久矣司是教者就所長以正/之因其敝而革之要厥觀摩必自學校始矣嘗考
[086-32a]
   志乗在郡之儒學三長洲學宫建置獨後創於宋/之景定再立於元至正間而改設於明之嘉靖歴
   年滋多傾圮是患訓導王君受事典學喟焉歎興/捐貲以謀完葺度材庀工未幾而棟宇克新垣墉
   盡繕其所謂毅然已任者歟或猶謂立教之本在/於人心學宫之建猶外飾也抑知社稷宗廟之中
   不施敬於民而民敬良以瞻仰游息為觀感之所/由興茍使儀容器物必淪委於狖鼯榛莽之域又
   何從端立教之本乎思孔不敏司會是邦慄慄焉/惟教養無術之是懼王君修學成而鄉先生暨學
   之諸弟子員咸造余而請為之記且曰礱石以須/久矣余嘉王君之志與余之見固有合也今幸逢
聖天子緝熙遜敏嚮意揆文凡中外明揚之典必察其有/ 無興行教化以為考課之殿最斯東吴人士將由
   兹學之振興知所以導民成俗其本必在乎是於/以絜隆夫比閭黨族之化其亦將有合矣夫王君
[086-32b]
   名玢安慶/之桐城人康熙四十三年郡紳顧汧等修理萬代
   宗師坊彭定求捐造三樂堂於明倫堂後雍正四
   年長洲縣分置元和縣以教諭專理長洲學事五
   年知縣江之煒修
  正殿九年廵撫尹繼善捐貲重修
   元和縣儒學與長洲共學以長洲訓導理元和學
   事
   崑山縣儒學初在縣治東宋元祐間知縣杜采遷
[086-33a]
  於西南即今地明洪武初改修宣德元年知縣羅
  永年教諭曹昇加葺景泰間知縣吴昭改建
 大成殿𢎞治五年知縣楊子器復新之
國朝順治十五年提學張能麟捐俸倡修康熙九年知
  縣董正位教諭吴謐復加修葺至十一年工成雍
  正四年崑山縣分置新陽縣以教諭專理崑山學
  事雍正十年邑紳士募修 正殿㦸門十三年新
  邑顧登捐修尊經閣
[086-33b]
  新陽縣儒學與崑山共學以崑學訓導理新陽學
  事
  常熟縣儒學在縣治東南前臨運河宋淳熙十年
  曽棨始建端平中邑令王爚改建附/魏了翁重建
 大成殿記常熟縣學之始圖乗放失僅有梁書至和/紀年餘無所考慶元三年縣令孫應時以
  言游里人也始祠於學新安朱子既為證其事寳/慶元年祠遷於學之左而孔堂闕壊茀不加治今
  令㑹稽王爚始至大懼無以崇化善俗約縮浮蠧/踰年更而正之屬邑士胡洽胡淳庀其役以孔廟
  居左廟之南為大門北為言游之祠又東北為本/朝周子張子二程子朱文公張宣公祠以明倫堂
[086-34a]
  居右東西為齋廬四以舘士為塾二東以儲書凡/祭器祭服藏焉西以居言氏之裔通為屋一百有
  二十楹而為垣以周之且増田四百畝有竒歲助/公養之費凡言氏之裔官為衣食而延師以教之
  别為田五百畝以給其費白於郡於部使者為廩/以貯之經始於端平二年冬竣事於明年之秋廼
  八月丁亥釋奠於新宫屬郡人葉輔之叙其役以/求記於了翁竊惟朱子嘗記子游之祠矣如魯論
  所載二三事皆發揮無餘藐兹孤陋安敢復措一/詞然嘗讀禮書而竊有見焉因記廟學之成並附
  其説夫檀弓不知何人所作而一篇之中獨於子/游極其稱譽雖於孔門諸子率多譏評又以言曽
  並列其是言而非曽者非一幾若偏於抑揚然即/其書考之大抵當典禮訛闕無所考訂之時人之
  有疑弗决者以質諸子游故前後典禮所闕者十/有四皆以言游一言為可否亦足以見其為時人
[086-34b]
  之耳目雖汰哉叔氏之一語若譏之而實尊之然/則子游以習禮列於文學蓋三代典章之遺賴游
  以有存者嗚呼信為豪傑之士矣昔柳宗元謂論/語所載弟子必以字惟曽子有子不字遂謂是書
  出於曽門蓋字與子皆得兼稱如門人之於孔子/進而稱子不敢字退而言仲尼不言子其次亦有
  既子且字如閔子騫等不一二人或子或字者又/數人然淵弓至游夏最號高弟字而不能子也有
  子曽子子而不得字也就二者而論則字為尊故/孝經字仲尼而子曽子禮運字仲尼而名言偃至
  於子思字其祖孟子字其師之祖相傳至今之人/字仲尼者無敢以為疑仲尼作春秋二百四十二
  年間字而不名者僅十有二人而游夏諸子之門/人亦各字所師相承至於漢初猶未敢輕以字許
  之即是而觀則子游以勾吴孤逺之士遂得字而/不子以列於高弟之目此又豈易易然者今吴門
[086-35a]
  宻邇行都而常熟為壯邑有如游之北學洙泗遂/以習禮軰行顔閔寥寥千載間豈終無其人耶或
  者狃於習俗未有以自振我朱子既嘗表其事以/風厲之予又何言獨惟山川風氣古今猶夫人也
  誦先聖之書服先賢之訓嗚呼其必有聞風/興起以毋負建學尊賢之意者士其勉之元皇
  慶中邑人楊伯麟修明因之而加闢焉宣德九年
  知縣郭南修兩廡學門正統二年知府況鐘修兩
  齋六年縣丞陳澄建尊經閣成化二年知縣甘澤
  修廟學𢎞治八年廵按劉廷瓚重修萬厯三十七
  年知縣楊漣重修
[086-35b]
國朝順治十二年提學張能鱗葺
 文廟康熙六年同知魯超重建尊經閣附/魯超碑銘
  聖人以六經教人而學者徃徃得其性之所近要/其指歸期於相通而已自漢以還諸儒各守其師
  説黨同伐異觝牾萬端其後始定為大經兼經之/法以取士由明迄今専用一經而已然竊以為取
  士不必其求備而教人則欲其兼通末世功名之/士黽勉章句以希弋獲視二經以外辟如侏&KR0867
  言之不相通而方圜鑿枘之不相入此講誦不事/而詩書放棄之所由來矣常熟縣學之有尊經閣
  始於明正統時教諭趙永言而署縣事陳澄成之/其後再修於萬厯間迨今幾六十餘年矣棟櫨欹
  折蓋瓦穿漏編簡之僅存者䑕嚙而蟲蠧登覽者/慨然余以采風校士每過其地則思捐俸葺理之
[086-36a]
   㑹右藩佟公諱彭年大參盧公諱綋安公諱世鼎/暨郡守吴公諱道煌督糧吴公諱江偉司李龔公
   諱在升邑令李君璞咸樂為佽助於是鳩材聚工/經始於丙午之春董其役者為學博士沈君汝蘭
   凡閱月而告成從衆志也既成余徘徊瞻顧而歎/曰常熟小邑也而得為南國人文風氣之首者豈
   非子游氏為之先耶子游文學之科也而其言學/道則愛人易使則夫聖人之教果有外於道以為
   學而凡詩書禮樂之文果不足以盡道歟今郡縣/學有明倫堂與尊經閣並建禮也孟子謂經正則
   庶民興而推楊墨之害至於無父無君然則所謂/道者豈有外於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相接之
世祖皇間而所謂經者非即親義序别信之燦然者歟我/ 帝有見於此特命儒臣纂修經訓
詔天下貢院皆得以孝經試士天下嚮風而余所見郡縣/皇上繼之稽古右文崇尚實學
[086-36b]
   浮屠珠宫紺宇以藏其所謂梵書唄字者至吾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之書雖學士大夫家猶不
   知所以尊禮之者何其重於彼而輕於此也蓋玩/其文不察其義習其言不體諸身是雖日取聖人
   之書而尊禮之無益也於戯道之不行也自經學/之不明始矣余承乏斯土以備防為事非有教化
天子仁之責於躬幸承波不揚以與二三子講道問業於/ 聖德威遐暢海
   此詩不云乎至於海邦莫不率從又曰矯矯虎臣/在泮獻馘夫余之此舉亦猶行古之道也夫碑而
聖世懿銘曰於皇經黼黻五典瑛瑶猗惟周行淑我譽髦/ 德孔昭六
   矧伊海隅先哲之里奕奕三吴悠悠千祀炳如蔚/如是𢎞是啓縹囊緗帙聖則寓焉安絃舞籥道則
   傳焉庇之無所曷永曷宣相彼二氏雕甍刻宇慧/藏霄承琅函玉貯豈伊典墳罡儕梵侣尊經有制
[086-37a]
  先民所營爰即故址以善其仍櫜鼓具舉東壁斯/明易占棟隆詩歌如跂雲起虞山風來琴水虎變
  龍驤於焉狎紀為麟為鳳為珪為璋本/諸孔孟騁乃羲皇翊我鴻祚名德無疆十八年知
  縣林象祖重修雍正四年常熟縣分置昭文縣以
  教諭專理常熟學事
  昭文縣儒學與常熟共學以常熟訓導理昭文學
  事
  吴江縣儒學在縣治東南舊學在城西隅宋紹興
  間燬於兵知縣石轍改創於垂虹橋南元至正十
[086-37b]
  二年達嚕噶齊哈瑪爾氏拉爾錦命樂師選習廟
  樂附/許從宣大成樂記按周制大胥春入學舎菜/合舞秋頒樂合聲故凡釋
  奠必有合也其登歌清廟下管象舞大武是也故/月令仲春上丁命樂正習舞舎蓋學校禮樂所自
  出小有舎菜而以食為主大有釋奠而以飲為主/其於學校習舞與聲大合六代之樂一也吾夫子
  以聖人享南面王爵歴代尊崇禮頌之縟情文之/備至於今莫之能尚也唐貞觀間太宗以文治然
  其廟享聖人襲用齊典禮僅設軒架之樂六佾之/舞而已繼後開元間釋奠始用宫懸之樂至於故
  宋崇儒右文可謂至矣然春秋上丁釋奠東序上/戊釋奠西序雖登歌有部至其用樂不以軒懸而
  以判架兼不設舞位先儒謂有歌而無樂非古人/習樂合舞之意也遂乞釐正以表尊崇至考唐之
[086-38a]
  儲君其釋奠於學鐘磬簨簴絲聲在絃匏笙並陳/柷敔合止賁鼓間作壎箎和鳴具有成式禮將陳
  協律郎俛伏舉麾則永和之樂作登歌則肅和之/樂奏雍穆紓和悦人心而娱神明者其為樂可謂
  盛矣今天下路府州縣莫不有學其所以尊崇聖/人者冠衣服章殿寢階戺已純乎王者之禮矣若
  夫廟樂八音蓋猶有取乎虞廷之韶箾豈不曰後/世雖有作者虞舜氏不可及矣吴江之為州也雖
  於吴為南北津要然州治出乎江湖之上風濤之/所掀播魚龍之所出沒而州學廹里市之隘在垂
  虹橋之南廟享聖人既有著今學宫與廟雖皆具/至於廟樂則尤缺焉至正十二年州達魯花赤哈
  迷里氏禮牙進公以奉議大夫來監是州既建㦸/門以大廟制遄命樂師選學之彦肄習廟樂甫及
  期而樂大備自凝安典禮變成章與八音並奏而/無&KR0655毫敢畧者廟樂於是告完人士之美者來遊
[086-38b]
  來歌觀廟樂以矢其音况當大比之年其為世用/必矣若夫琴瑟在御笙歌間奏且將見蛟龍黿鼉
  海怪水獸與仰秣之馬出聽之魚咸感化/於廟樂之盛者而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明拓其
  地而新之景㤗六年知縣賈亮重建
國朝順治九年至十三年知縣唐増吴就恒雷珽教諭
  洪天開相繼修葺康熙五年同知魯超推官龔在
  升知縣劉定國捐修雍正四年吴江縣分置震澤
  縣以教諭専理吴江學事知縣徐永祐重修殿廡
  震澤縣儒學與吴江共學以吴江訓導理震澤學
[086-39a]
  事
 
 
 
 
 
 
 
[086-39b]
 
 
 
 
 
 
 
 江南通志卷八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