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057-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五十八
  河渠志
   運河一/
  古者粟米之賦近出畿甸而川陸貢道遠逹荒服
  其後鄭白之渠遠引淮海之粟武牢之倉就納江
  南之米大率轉輸之利莫如水漕陸運之費幾於
  百倍然則穿漕渠置堰牐可不究悉歟今江南之
[057-1b]
  地自禹時貢道北則浮淮泗以逹河南則沿江海
  以逹淮泗至吳開䢴溝通江淮隋益廣之遂為轉
  漕長利矣然宋熙寧間復以避淮險開複河元江
  淮歲漕仟一令海運明初猶海運河運並行當時
  熟計利害豈得云淮險於海抑亦黄河南徙之後
  淮水入海之故道為濁流所淤是以南常患於奔
  衝北常虞於淺澀遂為漕梗歟然宋元諸臣言漕
  事者不及河患前明嘉靖初河益徙而南不得不
[057-2a]
  議治河濟運而河之為漕梗者亦屢矣我
朝闢清口開中河資黄之利復避黄之害而於南北運
  河灌輸扞護之宜雖極於枝洔澗渠經途區别無
  不審黄淮江海及諸湖河之全局而治之盡人之
  功實順水自然之性所以安瀾告慶飛輓應時閭
  閻之間不復知有雇載賃䭾皸瘃重趼之苦此由
聖謨睿畫超越萬古實我
 國家之本計在焉天庾歲入數百萬石祿廪所出亦
[057-2b]
  動盈萬計度支取給悉東南惟正之供舳艫銜尾
  北向泝流自中河入泇河過濟浮衞直抵天津實
  惟山東河南二省運道在江南之北其餘漕運渉
  江者會瓜儀四牐渉淮者㑹清口是江南為運道
  綱絡而瓜儀清口尤江南運道門户也
  謹按江南運河一自浙江之嘉興府王江涇北入
  江南蘇州府吳江縣境凡三十里逕平望鎭曰南
  塘河一自湖州府南潯鎭而東入鶯脰湖凡五十
[057-3a]
  里出平望與南塘河合曰西塘河二河合而西北
  凡四十里逕吳江縣城東又引而西北曰北塘河
  亦曰古塘河凡二十里入夾浦為長洲縣境又三
  十里逕府城西閶門
   崑山新陽二縣漕運自縣西二十里至巴城巡
   司十里至唯亭又三十里至府城婁門又十里
   至閶門
   松江府華亭奉賢婁金山上海南匯青浦福泉
[057-3b]
   八縣漕運俱經青浦縣北大盈浦出吳淞江入
   婁江遶崑山縣南而太倉州鎭洋縣漕運自東
   四十里來㑹又西七十里並逹於閶門
  又西北三十里逕滸墅關又十五里逕望亭
   常熟昭文二縣漕運自縣五十里至吳塔二十
   里為長洲縣之冶長涇又十里為漕湖又十里
   至望亭
  望亭北為常州府無錫縣境又北二十里曰新安
[057-4a]
  又北三十里逕縣城南引而西北十里至高橋
   江陰縣漕運自縣南十里經蔡涇牐又南二十
   七里至青陽鎭又南三十里為五㵼河出高橋
   合無錫運河
  又北二十里逕洛社又北二十里逕横林為武進
  縣境又引而東北十里逕戚墅堰十里逕丁堰二
  十里逹常州府城
   宜興縣漕運自縣北三里橋五十里至鍾溪過
[057-4b]
   五洞橋入府城南運河
   鎭江府溧陽縣漕運由氿湖遶宜興縣之荆溪
   出西蠡河來㑹
  又北三十三里為奔牛牐又引而東北三十里逕
  呂城為鎭江府丹陽縣境又稍迤西北二十里逕
  陵口十三里至七里橋
   金壇縣運河自荆城港出珥瀆河至七里橋合
  又北十里逕縣城南四十里逕新豐又二十七里
[057-5a]
  逕丹徒鎭又引而西北逹鎭江府城又稍迤東北
  五里出京口牐渉大江入瓜洲口為揚州府江都
  縣境十五里逕八里鋪又十里為三汊河口有揚
  子橋其西為瓜儀運河
   瓜儀運河為江安等諸府州縣及湖廣江西二
   省通江入運總㑹之要路
   江之南岸江寧府上元江寧二縣漕運自石城
   橋三十里至觀音山渡江而北至六合縣瓜步
[057-5b]
   鎭㑹江浦六合運船自江北開行十里至礬山
   三十五里至青山而句容運船自龍潭渡江㑹
   於揚州府儀徵縣治又東七十二里出三汊河
   口
   太平府漕運當塗縣北出采石河二十五里入
   江蕪湖縣西七里入江繁昌縣出瀂港入江五
   十里至東梁山又四十里至采石鎭又五十里
   至江寧府之江寧鎭
[057-6a]
   寧國府宣城寧國南陵涇旌徳太平六縣漕運
   並㑹於府北灣沚河北出揚清口合黄池下流
   出水陽河入江江口即太平府之東梁山
   池州府漕運貴池縣自廣濟河入江建徳縣自
   堯城渡經東流縣入江青陽縣自大通鎭入江
   銅陵縣西距江一里而近自東流縣西江行一
   百三十五里至池口驛又八十五里至銅陵縣
   又六十里至太平府繁昌縣之荻港驛
[057-6b]
   江之北岸廬州府合肥舒城巢三縣漕運並是
   巢湖一水貫注經運漕鎭出和州之裕溪口入
   江廬江縣無為州由黄洛河經運漕出裕溪口
   又二十里至太平府西梁山與東梁山對峙
   安慶府漕運懷寧縣瀕江潛山太湖二縣並自
   北至府有水次倉在懷寧境桐城縣自樅陽河
   入江望江縣在府西南距江纔十五里宿松縣
   自西經泊湖出望江縣之吉水鎭入江自望江
[057-7a]
   江口東北行九十里至府同安驛十里至桑園
   二十里趨南岸為池州府貴池縣之黄湓又七
   十里至池口驛
   已上諸府州縣江運漕船隨地遠近遞續交會
   俱由龍江關北二十里渡江北至瓜步又東北
   六十里至北新河入儀徵四牐逹三汊河與蘇
   松常鎭太五府州漕船並㑹
  自揚子橋迤西折而東北十五里逹揚州府城
[057-7b]
   泰州漕運自州治六十里至宜林五十里至府
   城東門
  又北十五里逕茱萸灣又北三十里逕邵伯埭又
  北三十里過露筋廟又北三十里迤西而北為高
  郵州
   泗州天長縣漕運自石梁河出邵伯湖入通湖
   牐口東直高郵城而興化縣漕運自西出口直
   高郵州之北二十里
[057-8a]
  又引而東北二十五里逕清水潭又北十五里為
  六漫牐又引而東北二十里逕界首驛又東北二
  十里逕汜光湖口人稍迤東北折而西北凡四十
  五里逕寶應縣又折而西北二十里為黄浦䨇牐
  入淮安府山陽縣境又西北十里為涇河牐十里
  為平河橋又折而東北五十里逕楊家廟十里逹
  淮安府
   鹽城縣漕運自澗河逕淮安府北出口
[057-8b]
  又折而西北稍迤東北凡十五里為版牐淮關在
  焉又迤東而北十五里為清江浦又西北三十里
  為天妃牐折而東出為清口之對岸是為運口
   淮之北岸淮安府之桃源縣徐州府之銅山蕭
   碭山三縣及邳州之睢寧縣鳯陽府之懐遠虹
   靈璧三縣及宿州潁州府之阜陽縣潁上縣亳
   州䝉城縣太和縣直隸泗州之五河縣
   淮之南岸鳳陽府之定遠壽州鳯臺直隸六安
[057-9a]
   州併英山霍山二縣潁州府之霍邱直隸泗州
   及盱貽縣已上各州縣漕運俱㑹入淮出洪澤
   湖由清河縣帥家莊入黄河運道
  黄河自西横絶而東淮自西南挾七十二谿之水
  奮湧出清口匯河直注大海勢若建瓴糧運越甘
  羅城順流過惠濟祠折而西北入楊莊運口西為
御示牐又西為鹽河牐
   海州併贛榆縣運河即鹽河也
[057-9b]
  逕清河縣北又西北逕三坌凡十七里入桃源縣
  境是為下中河五里逕來安集五里逕衆興集八
  里逕悅來集又西北入宿遷縣境為上中河又三
  里逕仰化集
   海州之沭陽縣漕運東由碩項湖西經鹽河南
   出仰化集
  又四十里逕宋家莊又北而西四十里逕宿遷縣
  北西寧橋又西迤南三十里為中河口南為黄河
[057-10a]
  北為駱馬湖故俗謂之十字河也又西北四十里
  為窑灣竹牐入邳州境又北五里為馬莊牐十五
  里逕猫兒窩二十五里逕徐塘口
   邳州漕運自東來㑹
  又北三十里為泇口又北二十五里為汶河口南
  越梁王城北接臺莊入山東省境
   沛縣漕運自劉昌莊四十八里至山東兖州府
   魚臺縣之王家口有夏鎭楊莊珠梅三牐是為
[057-10b]
   泇河
   各府州縣有白糧附運折色抵餉之不同並詳
   漕運
 夏浮于淮泗達于河徐州/貢道
  沿于江海達于淮泗揚州/貢道書蔡傳沿江入海自海
  入淮泗禹時江淮未通故沿於海
 周吳城䢴溝通江淮左傳注於䢴江築城穿溝東北
  通射陽湖西北至宋口宋一/作末入淮通糧道也今廣
[057-11a]
  陵韓江是禹貢錐指吳越春秋吳將伐齊自廣陵
  闕江通淮曰渠水漢志江都縣有渠水首受江北
  至射陽入湖是也又名中瀆水水經注中瀆水首
  受江于江都縣縣城臨江昔吳將伐齊北霸中國
  自廣陵城東南築䢴城城下掘深溝謂之韓江亦
  曰䢴溟溝自廣陵出山陽白馬湖逕山陽城西又
  東謂之山陽浦又東入淮謂之山陽口是也
 漢吳王濞開䢴溝自揚州茱萸灣通海陵倉及如臯
[057-11b]
  蟠溪
 三國魏正始四年秋九月大興屯守廣開淮陽百尺
  二渠又修諸陂于潁之南北萬餘頃自是淮北倉
  庾相望壽陽至于京師農官屯兵連屬焉
 隋開皇七年四月于揚州開山陽瀆以通運漕
  大業元年發河南道諸州郡兵夫五十餘萬開通
  濟渠自河起滎澤入淮千餘里又發淮南諸州丁
  夫十餘萬開䢴溝自山陽至揚子江三百餘里水
[057-12a]
  面闊四十步曽子固集滎陽之西有廣武二城汴
  水自二城間小澗中東流而出濟水至此乃絶桓
  温將通之而不果者晉太和之中也劉裕浚之始
  有湍流奔注以漕運者義熙之間也皇甫誼發河
  南丁夫百萬開之起滎陽入淮千有餘里更名之
  曰通濟渠者隋大業之初也後世因其利焉
  六年十二月敕開江南河自亰口至餘杭郡八百
  餘里水面闊十餘丈
[057-12b]
 唐開元二十二年齊澣遷潤州刺史潤州北界隔大
  江至瓜步尾紆匯六十里船繞瓜步多為風濤所
  漂損澣乃移漕路於京口塘下直渡江二十里又
  開伊婁河二十五里即達揚子縣自是免漂損之
  災歲減脚錢數十萬數年復為汴州刺史淮汴水
  運路自虹縣至臨淮一百五十里水流迅急舊用
  牛曳竹索上下流急難制乃奏自虹縣下開河三
  十餘里入於清河百餘里出清水乃開河至淮陰
[057-13a]
  縣北岸入淮免淮流湍險之害唐書地理志宿州
  虹縣廣濟新渠齊澣開自虹至淮陰北十八里入
  淮以便漕運既成湍急不可行遂廢
  廣徳元年劉晏分官吏主丹陽湖禁引溉自是漕
  河不涸貞元四年節度使杜亞自江都西循蜀岡
  之右引波趨城隅以通漕溉夾陂田唐書杜亞傳
  亞拜淮南節度使治漕渠引湖陂築防庸入之渠
  中以通大舟夾隄高卬田因得灌溉疏啟道衢徹
[057-13b]
  壅通堙人皆悦頼
  元和三年李吉甫為淮南節度使築漕渠隄堰以
  防不足洩有餘名平津堰
  八年常州刺史孟簡開古孟瀆長四十一里唐書
  地理志武進縣有孟瀆引江水南注通漕溉田四
  千頃元和八年刺史孟簡因故渠開無錫縣有泰
  伯瀆東連蠡湖亦元和八年孟簡所開
  十一年十二月置淮潁水運使運揚子院米自淮
[057-14a]
  陰泝流至壽州四百里入潁口又泝流至潁州沈
  丘界五百里
  寶厯二年王播復領鹽鐵轉運使時揚州城內官
  河水淺遇旱即滯漕船乃奏自城南閶門西七里
  港開河向東屈曲取禪智寺橋通舊官河開鑿稍
  深舟航易濟所開長一十九里其工役料度不破
  省錢當使方圓自備而漕運不阻後賴其利
 五代周顯徳五年正月己丑世宗欲引戰艦自淮入
[057-14b]
  江阻北神堰不得渡欲鑿楚州西北鸛水以通其
  道遣使行視還言地形不便計工甚多乃自徃視
  之授以規畫發楚州民夫浚之旬日而成用工甚
  省巨艦數百艘皆達於江三月浚汴口導河流達
  於淮於是江淮舟楫始通此宋之漕運所由始也
 宋開寶間議征江南詔用京西轉運使李符之䇿發
  和州丁夫及鄉兵凡數萬人鑿横江渠於厯陽令
  符督其役渠成以通漕運而軍用無闕
[057-15a]
  雍熙中轉運使劉蟠議開沙河以避淮水之險未
  完而受代喬維岳繼之開河自楚州至淮陰凡六
  十里舟行便之宋史喬維岳傳喬維岳為淮南轉
  運司淮河西流三十里曰山陽灣水勢湍悍運舟
  多罹覆溺維岳規度開故沙河自末口至淮陰磨
  盤口凡四十里又建安北至淮澨五堰運舟所至
  十經上下其重載者皆卸糧而過舟時壞失糧綱
  卒縁此為姦潛有侵盗維岳始命創二斗門於西
[057-15b]
  河第三堰二門相距踰五十步覆以厦屋設縣門
  積水俟潮平乃泄之建横橋岸上築土累石以牢
  其址自是弊盡革而運舟徃來無滯矣
  至道中王嗣宗為江浙荆湖發運使初漕運經泗
  州浮橋舟多覆壞嗣宗徙至城隅遂獲安濟
  景徳三年七月汴水決南至亳州合浪宕渠東入
  於淮是年內侍趙守倫建議自京東分廣濟河由
  定陶至徐州入清河以達江湖漕路役既成遣使
[057-16a]
  覆視以地有隆阜而水勢極淺雖置堰埭又厯吕
  梁灘磧之險非可漕運罷之時制置江淮等路並
  發運使李溥因高郵軍新開湖水㪚漫多風濤令
  漕舟東下者還過泗州因載石輸湖中積為長隄
  自是舟行無患
  天禧二年江淮發運使賈宗言諸路歲漕自眞陽
  入淮汴厯堰者五糧載煩於剝卸民力罷於牽挽
  官私船艦由此速壞今議開揚州古河繚城南接
[057-16b]
  運渠毁龍舟新興茱萸三堰鑿近堰漕路以均水
  勢歲省官費十數萬功利甚厚詔屯田郎中梁楚
  閣門祗侯李居中按視以為當然明年役既成而
  水注新河與二堰平漕船無阻公私大便
  四年開揚州運河
  天禧中知江陰軍崔立開横河六十里通運漕
  天聖間張綸除江淮制置發運副使築漕河隄二
  百里於高郵北旁錮巨石為䃮以洩横流夢溪筆
[057-17a]
  談淮南漕渠築埭以蓄水不知始何時舊傳召伯
  埭謝公所為按李翔來南錄唐時猶是流水不應
  謝公時已作此埭天聖中監眞州排岸司右侍禁
  陶鑑始議復牐節水以省舟船過埭之勞是時工
  部郎中方仲荀文思使張綸為發運副使表行之
  始為眞州牐歲省冗卒五百人雜費百二十五萬
  運舟舊法舟載米不過三百石牐成始為四百石
  船其後所載寖多官船至七百石私船受米八百
[057-17b]
  餘囊囊二石自後北神召伯龍舟茱萸諸埭相次
  廢革至今為利
  嘉祐三年鍾離瑾為江淮制置發運使殿直王乙
  者請自揚州召伯埭東至瓜洲浚河百二十里以
  廢二埭詔瑾規度以工大不可就止置牐召伯埭
  旁
  是年鄭向為兩浙轉運副使疏潤州蒜山漕河抵
  於江
[057-18a]
  是年徐的為淮南江浙荆湖制置發運副使奏通
  泰州海安如臯縣漕河詔未下的以便宜調兵夫
  浚治之出滯鹽三百萬計得錢八百萬緡遂為制
  是年李禹卿判蘇州築隄太湖八十里為渠益漕
  運又蓄水溉田千餘頃
  元豐二年浚淮南運河自召伯堰至儀徵十四節
  六年正月戊辰開龜山運河至二月乙未告成長
  五十七里闊十五丈深一丈五尺初發運使許元
[057-18b]
  自淮陰開新河屬之洪澤避長淮之險凡四十九
  里久而淺澀熙寧四年皮公弼請復濬治起十一
  月壬寅盡明年正月丁酉而畢人便之至是發運
  使羅拯復欲自洪澤而上鑿龜山裏河以達於淮
  帝深然之㑹發運使蔣之奇入對建言上有清汴
  下有洪澤而風浪之險止百里淮邇歲溺公私之
  載不可計凡諸道轉輸渉湖行江已數千里而覆
  敗於此百里間良為可惜宜自龜山蛇浦下屬洪
[057-19a]
  澤鑿左肋為複河取淮為源不置堰牐可免風濤
  覆溺之患帝遣都水監丞陳祐甫經度祐甫言徃
  年田棐任淮南提刑嘗言開河之利其後淮陰至
  洪澤竟開新河獨洪澤以上未克興役今既不用
  牐蓄水惟隨淮面高下開深河底引淮通流形勢
  為便但工費浩大帝曰費雖大利亦溥矣祐甫曰
  異時淮中歲失百七十艘若捐數年所捐之費足
  濟此役帝曰損費尚小如人命何乃調夫十萬開
[057-19b]
  治既成命之奇撰記石刻龜山後至建中靖國初
  之奇同知樞密院奏淮水浸淫衝刷隄岸漸成墊
  缺請下發運使及時修築自是歲以為常
  是年蔣之奇為江淮荆浙發運副使請鑿龜山左
  肋至洪澤為新河以避淮險自是無覆溺之患互/見
  淮/水
  元祐四年十二月京東轉運司言清河與江浙淮
  南諸路相通因徐州呂梁百步兩洪湍淺險惡多
[057-20a]
  壞舟楫由是水手牛驢撁户盤剝人等邀阻百端
  商賈不行朝廷已委齊州通判滕希靖知常州晉
  陵縣趙竦度地勢穿鑿今若開修月河石隄上下
  置牐以時開閉通放舟船實為長利乞遣使監督
  興修從之
  是年知潤州林希奏復呂城堰置上下牐以時啟
  閉其後京口瓜洲犇牛皆置牐
  紹聖二年詔武進丹陽丹徒縣界沿河堤岸及石
[057-20b]
  䃮石木溝並委令佐檢察修䕶勸誘食利人户修
  葺任滿稽其勤惰而賞罰之從工部之請也
  四年水部員外郎趙竦請濬十八里河令賈種民
  相度呂梁百步洪添移水磨詔發運并轉運司同
  視利害以聞
  紹聖中曾孝藴管幹發運司糶糴事建言揚之瓜
  洲潤之京口常之犇牛易堰為牐以便漕運商賈
  既成公私便之又提舉兩浙常平徙江淮荆湖發
[057-21a]
  運泗州議開直河以避漲溢沙石之害孝藴以淮
  汴不相接不可成既而工役大集竟成之未幾河
  果塞
  蘇京令丹陽募民重浚練湖易置斗門十數
  元符元年正月知潤州王愈建言呂城牐常宜車
  水入澳灌注牐身以濟舟若舟沓至而力不給許
  量差牽駕兵卒併力為之監官任滿水無走泄者
  賞水未應而輒開牐者罰守貳令佐常覺察之詔
[057-21b]
  可
  是年二月詔蘇湖秀州凡開治運河港浦溝瀆修
  疉堤岸開置斗門水堰等許役開江兵卒
  是年三月甲寅工部言淮南開修楚州支家河導
  漣水與准通賜名通漣河
  是年王宗望為江淮發運使楚州沿淮至漣州風
  濤險舟多溺議者謂開支氏渠引水入運河歲久
  不決宗望始成之為公私利代吳安持為都水使
[057-22a]
  者
  二年閏九月潤州京口常州犇牛澳牐畢工先是
  兩浙轉運判官曾孝藴獻澳牐利害因命孝藴提
  舉興修仍相度立啟閉日限之法
  是年吳居厚為江淮發運使疏支家河道通漕楚
  海之間賴其利召拜户部尚書
  崇寧二年十二月詔淮南開修遇明河自眞州宣
  化鎭江口至泗州淮河口五年畢工
[057-22b]
  大觀二年八月詔常潤歲旱河淺留滯運船監司
  督責濬治
  政和四年二月工部言前太平州判官盧宗原請
  開修自江州至眞州古來河道堙塞者凡七處以
  成運河入浙西一百五十里可避一千六百里大
  江風濤之患又可就土興築自古江水浸沒膏腴
  田自三百頃至萬頃者凡九所計四萬二千餘頃
  其三百頃以下者又過之乞依宗原任太平州判
[057-23a]
  官日已興政和圩田例召人户自備財力興修詔
  沈鏻等相度措置
  六年八月詔鎭江府傍臨大江無港澳以容舟楫
  三年間覆溺五百餘艘聞西有舊河可避風濤歲
  久堙廢宜令發運使濬治
  重和元年二月前發運副使桞廷俊言眞揚楚泗
  高郵運河堤岸舊有斗門水牐等七十九座限則
  水勢常得其平比多損壞詔檢計修復
[057-23b]
  宣和二年九月以眞揚等州運河淺澀委陳亨伯
  措置三年春詔發運副使趙億以車畎水運河限
  三月中三十綱到京宦者李琮言眞州乃外江綱
  運㑹集要口以運河淺澀故不能速發按南岸有
  泄水斗門八座去江不滿一里欲開斗門河身去
  江十丈築軟壩引江潮入河然後倍用人工車畎
  以助運水從之四月詔曰江淮漕運尚矣春秋時
  吳穿䢴溝東北通射陽湖西北至末口漢吳王濞
[057-24a]
  開䢴溝通運海陵隋開䢴溝自山陽至揚子入江
  雍熙中轉運使劉蟠以山陽灣迅急始開沙河以
  避險阻天禧中發運使賈宗始開揚州古河繚城
  南接運渠毁三堰以均水勢今運河歲淺澀當詢
  訪故道及今河形勢與陂塘瀦水之地講究措置
  悠久之利以濟不通可令發運使陳亨伯內侍譚
  正條具措置以聞六月臣僚言比緣淮南運河水
  澀逾半歲禁綱舟篙工附載私物今河水増漲其
[057-24b]
  令如舊初淮南連歲旱漕運不通揚州尤甚詔中
  使按視欲疏濬運河與江淮平㑹兩浙有方臘之
  亂內侍童貫為宣撫使譚正為制置使貫欲海運
  陸輦正欲開一河自盱眙出宣化朝廷下發運使
  陳亨伯相度亨伯遣其屬向子諲視之子諲曰運
  河高江淮數丈自江至淮凡數百里人力難濬昔
  唐李吉甫廢牐置堰治陂塘泄有餘防不足漕運
  通流發運使曾孝藴嚴三日一啟之制復作歸水
[057-25a]
  澳惜水如金比年行直逹之法走茶鹽之利且應
  奉權倖朝夕經由或啟或閉不暇歸水又頃毁朝
  宗牐自洪澤至召伯數百里不為之節故山陽上
  下不通欲救其弊宜於眞州太子港作一壩以復
  懐子河故道於瓜洲河口作一壩以復龍舟堰於
  海陵河口作一壩以復茱萸待賢堰使諸塘水不
  為瓜洲眞泰三河所分於牝神相近作一壩權閉
  滿浦牐復朝宗牐則上下無壅矣亨伯用其言是
[057-25b]
  後滯舟皆通利云
  五年三月詔呂城至鎭江運河淺澀狹隘監司坐
  視無所施設兩浙專委王復淮南專委向子諲同
  發運使呂淙措置車水通濟舟運是月臣僚言鎭
  江府練湖與新塘地理相接八百餘頃湖水一寸
  益漕河一尺其來久矣今堤岸損缺不能貯水乞
  候農隙次第補葺詔本路漕臣並本州縣官詳度
  利害檢計工料互見水利/
[057-26a]
  六年九月從盧宗原請開池州車軸河口宋史河
  渠志盧宗原復言池州大江乃上流綱運所經其
  東岸皆暗石多至二十餘處西岸則沙洲廣二百
  餘里諺云拆船灣言舟至此必毁拆也今東岸有
  車軸河口沙地四百餘里若開通入社湖舟經平
  水徑池口可避二百里風濤拆船之險請措置開
  修從之
  七年九月丙子又詔宗原措置開濬江東古河自
[057-26b]
  蕪湖由宣溪溧水至鎭江渡揚子趨淮汴免六百
  里江行之險
  建炎間吳中甫為江淮發運使自洪澤鑿渠六十
  里以避長淮漕運之險
  紹興七年兩浙轉運使向子諲増置練湖斗門石
  䃮附/向子諲疏畧鎭江府呂城夾岡形勢高仰因/春夏不雨官漕艱勤尋遣官屬
  李澗詢究練湖本末始知此湖在唐永泰間已廢/而復興今隄岸弛禁致有侵田冒决故湖水不能
  瀦蓄舟楫不通公私告病臣已令丹陽知縣朱穆/等增置二斗門一石䃮及修補隄防盡復舊迹庶
[057-27a]
  為永久/之利
  十六年五月浚運河
  乾道六年淮東提舉徐子寅言淮東鹽課全仰河
  流通快近運河淺澀自揚州灣頭港口至鎭西山
  光寺前橋垜頭計四百八十五丈乞發五千餘卒
  開濬從之
  七年二月詔令淮南漕臣自洪澤至龜山淺澀之
  處如法開撩
[057-27b]
  是年臣僚言丹陽練湖幅員四十里納長山諸水
  漕渠資之故古語云湖水寸渠水尺在唐之禁甚
  嚴盗决者罪比殺人本朝寖緩其禁以惠民然修
  築甚嚴春夏多雨之際瀦蓄盈滿雖秋無雨漕渠
  或淺但泄湖水一寸則為河水一尺矣後廢不治
  堤岸圮闕不能貯水彊家因而專利耕以為田遂
  致淤澱歲月既久其害滋廣望責長吏濬治堙塞
  立為盗決侵耕之法著于令庶幾練湖漸復其舊
[057-28a]
  民田獲灌溉之利漕渠無淺涸之患詔兩浙漕臣
  沈度專一措置修築互見水利/
  淳熙五年以漕臣陳峴言於十月募工開濬無錫
  縣以西横林天井及犇牛呂城一帶地高水淺之
  處以通漕舟浙西運河自臨安府北郭務至鎭江
  江口牐六百四十一里
  九年知常州章冲奏常州東北曰申港利港黄田
  港夏港五斗港其西曰竈子港孟瀆泰伯瀆烈塘
[057-28b]
  江陰之東曰趙港白沙港石頭港陳港蔡港私港
  令節港皆古人開導以為溉田無窮之利者也今
  所在堙塞不能灌溉臣嘗講求其說抑欲不勞民
  不費財而漕渠旱不乾水不溢用力省而見功速
  可以為悠乆之利者在州之西南曰白鶴溪自金
  壇縣洮湖而下今淺狹特七十餘里若用功濬治
  則漕渠一帶無乾涸之患其南曰西蠡湖自宜興
  太湖而下止開浚二十餘里若更令深遠則太湖
[057-29a]
  水來漕渠一百七十餘里可免濬治之擾至若望
  亭堰牐置於隋之至徳而徹於本朝之嘉祐至元
  祐七年復置未幾又毁之臣謂設此堰牐有三利
  焉陽羨諸瀆之水奔趨而下有以節之則當潦歲
  平江三邑必無下流淫溢之患一也自長洲至望
  亭一百三十五里運河亦有所節則沿河之田旱
  歲資以灌溉二也每歲冬春之交重綱及使命徃
  來多苦淺涸今啟閉以時足通舟楫免車畎灌注
[057-29b]
  之勞三也詔令相度開浚
  十四年揚州守臣熊飛言揚州運河惟藉瓜洲眞
  州兩牐瀦積今河水走泄緣瓜洲上中二牐久不
  修治獨潮牐一座轉運提鹽及本州共行修整然
  迫近江潮水勢衝激易致損壞眞州二牐亦復損
  漏令有司葺理上下二牐以防走泄從之
  紹熙五年從淮東提舉陳損之議築高郵寳應等
  處隄堰並斗門石䃮宋史河渠志淮東提舉陳損
[057-30a]
  之言高郵楚州之間陂湖渺漫茭葑彌滿宜創立
  隄堰以為瀦洩庶幾水不至於泛溢旱不至於乾
  涸乞興築自揚州江都縣至楚州淮陰縣三百六
  十里又自高郵興化至鹽城縣二百四十里其隄
  岸傍開一新河以通舟船仍存舊隄以捍風浪栽
  栁十餘萬株數年後隄岸亦牢其木亦可備修補
  之用兼揚州墟鎭舊有隄牐乃泰州泄水之處其
  牐壞久亦於此創立斗門西引盱眙天長以東衆
[057-30b]
  湖之水起自揚州江都經由髙郵及楚州寳應山
  陽北至淮陰西逹於淮又自高郵入興化東至鹽
  城而極於海又泰州海陵南至揚州泰興而徹於
  江共為石䃮十三斗門七乞以紹熙堰為名鑱諸
  堅石奏聞除直秘閣淮南轉運判官
  慶元五年兩浙轉運浙西提舉言以鎭江府守臣
  重修呂城兩牐畢再造一新牐以固隄防庶為便
  利從之
[057-31a]
  嘉泰元年浚常鎭運河修牐堰宋史河渠志守臣
  李珏言州境北邊揚子大江南並太湖東連震澤
  西據滆湖而漕渠界乎其間漕渠兩傍曰白鶴溪
  西蠡河南戚氏北戚氏直湖州港通於二湖曰利
  浦孟瀆烈塘横河五瀉諸港通於大江而中間各
  自為支溝斷汊曲繞參錯不以數計水利之源多
  於他郡而常苦易旱之患何哉臣嘗詢訪其故漕
  渠東起望亭西上吕城一百八十餘里形勢西高
[057-31b]
  東下加以歲久淺淤自河岸至底其深不滿四五
  尺常年春雨連綿江湖泛漲之時河流忽盈驟減
  連歲雨澤愆闕江湖退縮渠形尤亢間雖得雨水
  無所受旋即走泄南入於湖北歸大江東徑注於
  吳江晴未旬日又復乾涸此其易旱一也至若兩
  傍諸港如白鶴溪西蠡河直湖烈塘五瀉堰日為
  沙土淤漲過潮高水泛之時尚可通行舟楫若值
  小汐久睛則俱不能通應自餘攴溝别港皆已堙
[057-32a]
  塞故雖有江湖之浸不見其利此其易旱二也况
  漕渠一帶綱運於是經由使客於此徃返每遇水
  澀綱運便阻一入冬月津送使客作壩車水科役
  百姓不堪其擾豈特溉田缺事而已望委轉運提
  舉常平官同本州相視漕渠並徹江湖之處如法
  浚治盡還昔人遺迹及於望亭修建上下二牐固
  䕶水源從之
  嘉定間臣僚言國家駐蹕錢塘綱運糧餉仰給諸
[057-32b]
  道所繋不輕鎭江牐口河道淤塞不復通舟乞今
  漕臣等開撩從之
  汪綱知高郵軍以興化民田濱海昔范仲淹築堰
  以鄣潟鹵守毛澤民置石䃮函管以疏運河水勢
  歲久皆壞乃増修之部使者聞於朝増一秩
  陳居仁守鎭江治古海鮮界港為石䃮丹徒境上
  蓄泄以時以通漕運
  李庭芝主管兩淮制置司事至揚鑿河四十里入
[057-33a]
  金沙餘慶場以省車運兼浚他運河放亭户負鹽
  二百餘萬亭民無車運之勞
 元至元二十一年二月辛巳浚揚州漕河
  二十六年正月議江南運米由江陰入江至直沽
  倉元史世祖本紀海船萬户府言山東宣慰使樂
  實所運江南米陸負至淮安易牐者七然後入海
  歲止二十萬石若由江陰入江至直沽倉民無陸
  負之苦且米石省運估八貫有奇乞罷膠萊海道
[057-33b]
  運糧萬户府而以漕事責臣當歲運三十萬石詔
  許之
  大徳四年春正月癸夘浚淮東漕渠
  十年浚吳淞江等處漕河又濬眞揚等州漕河令
  鹽商毎引輸鈔二貫以為傭工之費
  延祐元年遣官浚揚州淮安等處漕河
  四年復浚揚州運河
  六年浚鎭江練湖
[057-34a]
  至治三年浚鎭江路漕河及練湖役丁萬三千五
  百人通漕類編至治三年江浙行省言鎭江運河
  全藉練湖之水為上源漕運商販舟楫無不由此
  以供億前朝嘗濬此湖瀦蓄潦水若運河水淺開
  放練湖一寸可添河水一尺近年淤淺以致遞運
  不通乞加修治制可工畢又置河兵百人專任修
  理
  泰定元年真州珠金沙河松江府吳江州諸河淤
[057-34b]
  塞詔所在有司傭民丁浚之
 明洪武元年大將軍徐逹開塌場口入於泗以通運
  五年二月命兩淮都轉運鹽使司移通泰等州批
  驗所於儀眞縣仍疏濬運河以便商旅
  十四年十一月浚揚州府官河自揚子橋至黄泥
  灘凡九千四百三十六丈
  十五年十二月浚揚州儀徵湖九千一百二十丈
  置牐壩十三處
[057-35a]
  十七年閏十月修築江都縣申港壩浚河道五百
  六十七丈
  二十年正月命工部主事楊徳禮徃高郵督有司
  修築並湖隄岸因揚州府同知任祥之言堤岸圮
  壞故有是命
  二十六年八月命崇山侯李新徃溧水縣督視有
  司開胭脂河上面諭之曰兩浙賦稅漕運京師歲
  實浩繁一自浙河至丹陽捨舟登陸轉輸甚勞一
[057-35b]
  自大江泝流而上風濤之險覆溺者多朕甚憫之
  今欲自畿甸疏鑿河流以通於浙俾運輸者不勞
  商旅獲便故特命爾徃督其事爾其莅事惟勤役
  民勿暴新頓首受命而行暨河成人皆便之
  建文四年修常州府武進縣剩銀河牐
  永樂元年七月户部尚書郁新等言淮河至黄河
  多淺灘跌坡饋運艱阻請自淮安用船可載三百
  石以上者運入淮河沙河至陳州潁岐口跌坡下
[057-36a]
  復以淺船可載二百石以上者運至跌坡上别以
  大船載入黄河至八栁樹等處令河南車夫運赴
  衛河轉輸北京從之
  閏十一月浚揚州府江都縣瓜洲壩河道
  十二月修揚州府江都縣永眞沙邊江圩岸
  二年正月揚州府高郵州耆民言自州北門至張
  家溝湖岸兩京之要路民田之巨防湖納天長盱
  眙諸水雨潦漲溢風波衝決隄岸毎歲修築旋復
[057-36b]
  傾圮阻絶驛路傷損民田乞遣人相度重為修理
  從之
  十一月鎭守淮安都指揮施文言淮安諸壩舟航
  徃來毎遇天旱壩下淤淺重勞人力近城舊有清
  江浦二牐比年坍壞乞命有司修砌以便徃來從
  之
  浚儀眞清江壩下水港
  三年五月淮安府海州言臨洪場民歲於筦瀆場
[057-37a]
  界耕種輸作陸運艱難州北舊有河上通高橋下
  接臨洪近年淤塞乞疏濬以便舟楫從之
  七月浚淮安府山陽縣運鹽河計一十八里
  十一月浚淮安府攴家河長一萬一千九百七十
  丈
  四年八月工部言呂梁洪霖雨水决近河路并圈
  溝橋一十九丈六尺宜發民修理從之
  九月揚州府泰州判官黄通理言州境舊有運鹽
[057-37b]
  官河每遇霪雨輙泛溢傷民田宅乞於普定秦潼
  河及西溪南儀阡三處各開水口使下流經興化
  鹽城界入海仍各置牐以時啟閉永為民利從之
  十一月户部言高郵州東河等處塘岸傾圮江都
  縣劉家圩港淤塞命有司發民修浚
  十二月常州府孟瀆河牐官裴讓言河自蘭陵溝
  北至牐六千三百三十丈南至奔牛鎭一千二百
  二十丈年乆堙塞艱於漕運乞發民疏治命右通
[057-38a]
  政張璉發蘇松鎭江常州民丁十萬浚之
  八年三月修鎭江府丹陽縣練湖塘
  十二月蘇州府吳江縣言石塘官路右臨太湖左
  邉松江南至平望嘉興連年土石坍塌橋梁斷壞
  請及時修理計用三萬七千四百餘人半月可完
  從之敕通政使趙君任督之務令堅固毋虚勞民
  力
  九年正月揚州府高郵州言城北張家溝塘岸三
[057-38b]
  十里舊用甎石包砌防遏甓社等九湖及天長諸
  水近因春雨浸淫各水暴漲衝决塘岸九百八十
  丈又自張家溝北至寶應縣南至江都縣東至興
  化縣界塘岸百餘里間有坍塌乞發丁夫如舊修
  治令工部覈實修築
  三月浚揚州府瓜洲壩河道及修通江減水二牐
  修蘇州至嘉興石土塘橋路七十餘里泄水洞百
  三十一處
[057-39a]
  六月淮安府沭陽縣知縣王泰言縣南沭河北連
  山東南通淮安洪武間常疏浚以便轉運今壅塞
  四十餘里轉輸既艱水復為患乞於農隙浚治從
  之
  八月浚常州府江陰縣青暘等處河道
  十年十一月修揚州府儀徵縣縁江隄岸及浚夾
  港等處河道
  浚鎭江府京口新港甘露三港逹於江
[057-39b]
  十二年八月浚淮安府海州城南官河二百四十
  里
  十月常州府江陰縣請浚萬歲河及塘涇等河從
  之
  十一月浚蘇州府崑山縣太平河
  是年平江伯陳瑄請鑿徐吕二洪以通漕運更於
  洪口建牐按宋元祐四年京東轉運司言清河與
  江浙淮南諸路相通因徐州吕梁百步兩洪湍淺
[057-40a]
  險惡多壞舟楫朝廷已委官度地勢穿鑿此即瑄
  所鑿之道也
  十三年五月開清江浦河明太宗實録凡漕運北
  京舟至淮安過壩度淮以達清河口挽運者不勝
  勞平江伯陳瑄時總漕運故老為瑄言淮安城西
  有管家湖自湖至淮河鴨陳口僅二十里與清河
  口相直宜鑿河引湖水入淮以通漕舟瑄以聞遂
  發軍民開河置四牐曰移風曰清江曰福興曰新
[057-40b]
  莊以時啟閉人甚便之
  是年建淮安五壩運船經壩入淮南河全考仁字
  壩義字壩在新城東門外東北自城南引湖水抵
  壩口外即淮河遇清江口淤塞運船經此入淮禮
  字壩智字壩信字壩在新城西門外西北引湖水
  抵壩口外即淮河遇清江口淤塞則官民商船經
  此逹於淮
  十四年四月設直隸淮安府山陽縣之清河福興
[057-41a]
  清河縣之新莊邳州之乾溝徐州之沽頭上沽頭
  下沛縣之金溝山東濟寧州之谷亭孟陽泊魯橋
  十牐置牐官各一員按明初都金陵則漕於江其
  餉遼卒猶漕於海自永樂都燕後歲漕東南四百
  萬石由江涉高寶諸湖絶淮入河經㑹通河出衞
  河白河遡大通河以逹於京師諸洪泉壩牐以次
  修舉
  五月修揚州府邵伯鎮上下二牐
[057-41b]
  是年平江伯陳瑄疏濬故沙河置牐通舟南河全
  考先是漕至淮安悉從府東北車壩入淮逆水行
  六十里至是瑄因宋喬維岳所開沙河舊渠益加
  疏治置牐通舟踰年而功成漕人徳之為立祠焉
  十五年五月遣官巡視北京通州至儀徵河道
  十九年九月修直隸高郵州新開湖塘岸
 
 江南通志卷五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