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051-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五十二
   河渠志
    黄河四/
   康熙三十五年十月河臣題奏兩河情形奉
㫖著江南總督漕運總督江寜安徽巡撫公同速行㑹勘
 確議具奏附/督臣等會議疏畧海口乃全黄去路見今/河臣於雲梯闗下馬家
   港地方挑穵引河一千二百餘丈導黄河之水由/南潮河東注入海急應儧挑□放又清河縣之甘
[051-1b]
   羅城卞家汪隄工單薄應一律加幫又天妃壩石/工今秋異漲水上石工築堰防禦應行加砌又山
   陽之老壩口大小車路口險工當全黄之頂衝今/秋異漲竭力搶救方保無虞急應修築戧隄一道
   以為内障又山陽之王公隄石工卑矮本年漫隄/過水應行加高并應加幫月隄以為外䕶又自清
   河厯桃源宿遷邳州㫿寜靈璧以抵徐州除兩㟁/縷隄見在高寛未至損傷者毋庸加幫外查黄河
   兩㟁清河縣之南河觜為黄淮門户河身寛濶黄/水每多倒灌應築攔黄大壩一道直接縷隄并於
   甘羅城西創建草壩使口門小一分則黄水少灌/一分再清河縣内縷隄陡坡塌卸桃源靈璧縣界
   内縷隄地勢低窪以及宿遷界内彭家堡險工一/千二十二丈埽臺卑矮蔡家樓磯觜壩一百三十
   二丈舊壩單薄均應加幫睢寜縣界内戴家樓險/工三百三十五丈全黄頂衝勢甚危險應建挑水
[051-2a]
  磯觜大壩并於對岸漲出沙灘酌挑引河一道導/水中行以防衝激其武官營子隄七百零四丈亦
  屬單薄並應加幫徐州界内小店月隄三百九十/五大單薄不堪急應加幫并接月隄一道楊家窪
  楊横莊兩險工水勢南遷全黄頂衝應於楊家窪/加幫埽臺添築月隄并於楊横莊北岸沙灘酌挑
  引河以避危險其徐州䕶城石岸為州城保障本/年異漲水與岸平急應酌量加高查黄河北岸縷
  隄自清河縣界石人溝起由桃源至宿遷縣卓家/莊迤上止共長一萬八千九百九十二丈内係中
  河外係黄河一線長隄兩面受敵兼之地勢低下/隄工汕缷圴應酌量分别加幫上而宿遷縣界内
  河北鎮照舊修理其南北兩岸束水子隄卑矮單/薄逼水太窄一遇泛漲即有漫溢汕刷之虞應於
  北岸仍循舊址加幫南岸臨河逺者亦照舊址加/幫臨河近者酌量改寛興築并建小牐減壩置版
[051-2b]
  啟閉水大則藉以分洩水小則收束濟運再於頂/衝埽灣之工照運河例簽釘排樁鑲填丁頭第中
  河水由仲莊牐直注黄河逼溜南趨黄水勢强每/易倒灌運口議於黄河之下糧艘由陶莊牐進口
  入中河北山使清水由陶莊牐出黄庶不助黄水/倒灌其雙金門石牐格隄應移建於陶莊牐之下
  束水行運又清河宿遷之䕶城隄并清河萬家營/之遙隄俱屬低矮均應加幫又宿遷劉老澗減壩
  均應照河臣前澀題建造減水石壩磯心置版啓/閉迤下引河淺 之處應行挑濬導引入海再查
  皂河兩岸隄工宿遷縣東隄五千二百七十六丈/七尺邳宿二州縣西隄九千零八十四丈七尺漫
  溢殘缺而閻王廟一帶尤汕/刷殆盡圴應酌量一律修築按此疏如馬家港挑
  穵引河已於三十九年堵塞今具載之以備河工
[051-3a]
   始末云
   是年挑穵安東縣黄河北岸窑灣引河長一千/二十丈山安
   河㕔冊以分洩童家營水勢
   三十六年正月奉
㫖河工闗係重大這會勘應修應築工程俱著照該督等
 所題作速興工該部即將錢糧撥給其海口為黄水入
 海之道所闗甚屬𦂳要河道總督每年委賢能河官專
 管修理勿致壅滯
[051-3b]
   六月河決時家馬頭
   是年加高黄河南岸徐州舊䕶城石岸三尺/六寸又剙
   砌攩軍牆南渡口石岸長一十二/丈九尺
   又加幫楊家窪埽臺長三百/五丈
   又小店月隄二道一修築長三百/九十丈一因河勢下徙
   剙築長三百六丈河自小店迤東起至靈璧縣/界有民築臨 子隄長四千五十三丈
   創築邳州黄河北岸塘池月隄長四百/一丈
   又創築青墩營姚家莊三官廟三工月隄共長四百/六十丈
[051-4a]
  修築宿遷縣黄河北岸自邳州界起至張莊運口
  縷隄長五千九百一十六丈/ 三十八年再修築
  又修築朱家莊月隄長五百二十/三丈一尺
  又修築皂河攔黄壩臨河隄長三十六/丈五尺修築攔黄
  壩東隄長二百二十九/丈三尺五寸
  剙築攔黄壩迤裏攔運河隄長三十/九丈
  又幫築蕭家渡舊決口戧隄長八十五丈又幫築
  楊家莊舊決口戧隄長七十八丈河防雜説自宿
[051-4b]
  遷至清河縣黄淮交會之處計一百八十里舊隄
  未嘗不高因河底屢墊河灘亦隨之墊高則隄工
  每被淤没是以覺其低耳然從隄外河灘而觀則
  覺其低由隄内民地而觀則巍然高峻外高内窪
  故凡有漫決即成建瓴之勢此一百八十里隄工
  迤北之地在宿遷縣不過十分之三在桃源縣約
  有十分之五在清河縣約有十分之七若沭陽縣
  海州則全在其中此各州縣地畝卑窪非地畝之
[051-5a]
  卑窪也河高也故每遇隄工潰決一次則民地亦
  漸淤高楊家莊未決之前止有桃源北岸之地被
  新莊口七里溝黄家觜等各決口之水淤高其自
  徐昇壩迤西十里許起歴崔鎮古城楊家莊朱家
  堂蕭家渡以至宿遷計程一百里近隄一帶全係
  水田不可以耕而遠隄去處亦莫不低窪停水自
  楊家莊潰決之後大溜經行四載有餘朱家堂以
  下俱已墊高朱家堂以上十餘里尚屬卑窪迨蕭
[051-5b]
  家渡一決而宿遷附近亦俱墊高總之前此水田
  今皆成高亢之區其減水壩分洩之水自有河形
  流歸大海再經數年之後凡有未墊之窪處亦可
  逐漸淤高故楊家莊埽工一百六十餘丈蕭家渡
  埽工九十餘丈不可不堵築堅固也
  又朱家堂舊減水壩基拆基剙築長一百一十/三丈四尺
  又幫築河北鎮險工戧隄長二百三十/六丈八尺建築挑水
  壩第一第二道
[051-6a]
  又修築自卓家莊起至大古城桃源縣界縷隄長/一
  千六百二/十六丈
  修築桃源縣黄河北岸自宿遷縣交界起經河北
  鎮又經七里溝至清河縣交界縷隄長一萬四千/八百四十九
  丈五/尺
  又加幫黄河南岸烟墩汛内縷隄長四千四百二/十六丈六尺
  剙築山陽縣黄河南岸上河小茭陵格隄自縷隄
  起至汰黄隄長一百/八丈
[051-6b]
  修築下河葉家營起至陳家社迤下安東縣界縷
  隄長一萬三/千十二丈
  又修築黄河北岸自清河縣界泗鋪溝起歴顔家
  河至安東縣東門縷隄長九千一百四十一丈/八尺 三十九年加修
  修築黄河北岸安東縣東門起至彭家灘縷隄長/八
  千九百三十三丈加隄内/險要處三十九年 幫
  又修築自彭家灘起至雲梯闗山陽縣界縷隄長/八
  千七百一十一丈五/尺 三十九年重修
[051-7a]
  又修築自雲梯闗起至六套縷隄長八千一百四/十二丈五尺
  内卑薄處三/十九年加幫
  又修築黄河南岸陳家社下山清外河交界起至
  陸家社竈工尾縷隄長一萬二百六十一丈五尺/ 内卑薄處三十九年加幫
  三十七年幫築徐州黄河南岸下洪奎山店戧隄
  又加幫自七里溝接奎山店遙隄長二百/二丈
  又築宿遷縣黄河北岸臨黄外口石牐迤東攔河
  大壩長十六丈河防雜説康熙十六年以前黄河
[051-7b]
  大溜𦂳貼宿遷南岸白洋河鎮市而行是年楊家
  莊潰決以致河水北瀉勢不可遏從此每多水患
  若一面改挑引河又一面堅築大磯觜壩埽臺一
  座逼束黄水全歸引河而白洋河鎮自可無復水
  患但此壩濱臨大河欲長保無虞又須築格隄一
  道約長七八十丈此亦工之不可緩者
  建清河縣清口東西兩壩
  又剙築黄河南㟁張福口自縷隄起至清口西壩
[051-8a]
   横隄長四百九/十二丈
   剙築山陽縣黄河南岸兩車路口月隄長三百/三十丈
   搶修安東縣上河窑灣險工長一百四/十二丈
   三十八年正月二十一日奉
上諭諭吏户兵工四部朕撫馭寰區乂安中外孜孜圖治
 宵旰勤民期於天下咸遂生成物無不得其所今邊烽
 永靖四方無事獨是黄淮為患衝決時聞下河地方田
 廬漂沒朕軫念民艱曩曾屢遣大臣往令督理不惜數
[051-8b]
 百萬帑金務期早綏黎庶乃歴年已久迄無成功今水
 勢仍復横溢浸漫城閭沉没隴畝以致民多失業董其
 役者未有上策可以宜民時厪朕懐未嘗少釋在内諸
 臣咸請朕親臨指示以為一勞永逸之圖方今春時雨
 水減少正宜講求疏濬以遂安瀾爰諏吉南巡親加勘
 閲
   三月初一日
聖祖仁皇帝南巡閲河
[051-9a]
諭大學士伊桑阿阿蘭泰尚書馬竒侍郎常綬喻成龍李
 柟總漕桑格總河于成龍協理河務府尹徐廷璽江寜
 巡撫宋犖員外郎赫韶瑟登徳費揚古等朕念河道國
 儲民生攸闗親行巡幸由運河一帶以至徐州迤南黄
 河細加㸔閲黄河底高灣多以至各處受險又至歸仁
 隄高家堰運口等處留心細閲見各隄岸愈高而水愈
 大此非水大之故皆因黄河淤墊甚高以致節年漫溢
 黄河若淤高二尺則水高二尺淤高一丈水即高一丈
[051-9b]
 若治河專以築隄終屬無益如不將黄河刷深徒費錢
 糧且運口太直黄水倒灌兼之湖水淤墊以致清水不
 能暢流各河與洪湖之水如何得能敵黄若將清河至
 惠濟祠埽灣由北岸桃引入惠濟祠後入河而運河再
 向東斜流入惠濟祠交匯黄水如何得能倒灌朕欲將
 黄河各險工頂溜灣處開直使水直行刷沙若黄河刷
 深一尺則各河水少一尺深一丈則各水淺一丈如此
 刷去則水由地中而行各壩亦可不用不但運河無漫
[051-10a]
溢之虞而下河淹没之患似可永除矣朕意如此是否
爾等直奏不得以朕必是朕亦是一時意見亦不保其
必然且攔黄壩灣曲馬家港窄狹雖將時家馬頭之口
堵築而黄水不能暢流山陽南岸韓家莊等處險工甚
屬可虞至於下河不必挑濬如將上河修築堅固則下
河不治而自治矣今朕念民生運道親行巡幸如不遡
本窮源分晰條治於民生何益將来每嵗加幫高家堰
等隄堵築時家馬頭等口徒費錢糧淹害百姓今應將
[051-10b]
清口之西壩臺加添挑水壩修築堅固加長過於東壩
臺將清口安置裏邊洪澤湖擇其水深之處開直成河
使湖水流黄河灣曲之處直挑引河使各險處不得受
衝董安國馮佑將河道廢壞已極此各工程責令賠修
贖罪其下河見有積水不得不引出歸海將串場河射
陽湖鰕鬚沙溝一帶挑通引積水流出歸海其攔黄壩
應行挑拆時家馬頭暫緩堵築使黄水流定汰黄隄築
成之日再將時家馬頭決口堵塞至於歸仁隄人皆稱
[051-11a]
係保䕶明季皇陵此俱係妄誕三四十里路之隄如何
䕶得明季皇陵此隄之修專因水漲之時毛城鋪等處
發来之水至歸仁隄攔回仍歸黄河之意此隄亦應酌
量修築至於運河之水少有不濟治之甚易爾等係河
臣係爾等專責若此治法一成則河道可保無虞如不
然另想别策務必將被淹州縣之水災盡除方不負朕
南巡救民之意爾等若挑穵引河其原有工程仍照舊
令各官修防不可怠忽俟挑穵引河黄河歸入故道再
[051-11b]
將下河串場河與射陽湖涇河鰕鬚沙溝挑數處通流
使水歸海至於邳州清河桃源安東山陽寶應高郵江
都泰州興化鹽城等州縣百姓困苦已極如欲拯濟而
窮民不沾實惠殷實之人反得行其冒凟每州縣或截
留漕糧一萬石或截留數千石比時值減價糶賣則窮
民實有裨益邳州差部官一員糶賣其餘别處米石責
成總漕桑格總河于成龍同地方大臣委令地方官糶
賣如此救治諒百姓似不致流離河道永無衝決朕意
[051-12a]
 如此是否允當爾等直奏不得以朕㫖為必是爾等速
 會議具奏
   是日總河于成龍協理河務徐廷璽等奉
上諭將攔黄壩拆開新河口亦不必堵塞其時家馬頭亦
 不必合龍門俟汰黄隄築成之日再行定奪
   初三日奉
上諭王公隄甚屬險要務須加幫修築堅固
   初四日奉
[051-12b]
上諭朕未到之前將王家營陶家莊引河挑完放水即寫
 摺子具奏
   四月二十二日于成龍徐廷璽奉
㫖問引河挑水壩河身戧隄可曽建築 又奉
㫖此隄朕業已指示不用高寛止用高五尺底寛二丈頂
 寛七八尺以遏水頭
   二十三日奉
㫖隄内有水之處必下埽方好幫築時家馬頭舊河從前
[051-13a]
 淤墊之處挑穵引河決口趂此時亦應堵塞至修河之
 圖朕至京斟酌妥當發来
   二十七日奉
㫖這黄河灣曲之處俱應挑穵引河于成龍奏徐州楊横
 莊一帶現遵
㫖挑穵其各險灣曲之處容臣陸續施工奉
㫖是凡有灣曲之處俱各挑直
   又清口南岸奉
[051-13b]
上諭這南岸若不修挑水壩新挑引河必不能暢流 又
   奉
上諭從朕所釘樁處修挑水壩二三十丈挑出水頭大溜
 向北以至引河流暢尾隄在陳家莊旱地面築高五尺
 水長之時若從陳家莊南任其流去無礙
   七月初十日
上諭㸔圖内將歸仁隄便民牐等口俱已堵塞其毛城鋪
 以下各口尚未堵塞即將此處堵閉則毛城鋪等口所
[051-14a]
 出之水由何處洩去必致於散漫各處民受大害所闗
 甚屬𦂳要此處宜速籌一䇿是年總河于成龍奉/
上諭勘工未奏/
   是年剙築碭山縣黄河南岸定國寺月隄長一千/九十丈
   剙築徐州黄河南岸自苗家山起至冰雹山縷隄
   長一千/五十丈
   又加幫自韓家山起至段家莊西頭舊有民修隄
   工長四百九/十三丈
[051-14b]
   又幫韓家山南山溝中舊有民築土堰長七十/三丈
   又修築自雲龍山黄茅岡起至徐州西闗街柵攔
   門止蘇隄長六百三/十八丈
   又改挑下洪奎山店支河二百丈張鵬翮河防志
   下洪奎山店隄外臨黄河内傍支河最為險要改
   挑支河二百丈以保隄工
   又築七里溝接奎山店戧隄長二十/九丈又自奎山店
   起至三山頭遙隄卑薄處俱加幫
[051-15a]
  又剙築曹家莊月隄長四百/六丈楊家窪月隄長七百/二十丈
  修築韓壩舊險工月隄長三百五/十六丈
  又加幫黄河北岸自單縣界起經呉家寨至李道
  華家樓縷隄長一萬三千二百九十三丈二尺民/自單縣界至呉家寨一千丈舊係
  修李道華家樓徐/州志作止水菴
  又修築自大谷山起至蘇家山縷隄長四百四/十七丈
  陡山起至子房山縷隄長一千三/百十五丈
  又加幫華家樓起至長山頭民修隄工長一/千九
[051-15b]
  百六/十丈
  又修築自九山起至出頭山遙隄長一千六百/八十九丈
  鵬翮河防志為徐州大壩險工重門之障
  加幫睢寜縣戴家樓月隄北段長二百五/十五丈另築南
  段長八百/四十丈
  又修築青墩營姚家莊三官廟三險工埽臺長三百/八十八
  丈/張鵬翮河防志三十八年雖經修築頂僅寛三丈
  三四尺四十年撥河兵重修新舊頂共寛六丈有
[051-16a]
  餘足資捍禦
  修築宿遷縣黄河南岸自睢寜縣界古隄頭起經
  徐家灣西張王廟至桃源縣界白洋河鈔闗口縷
  隄長一萬一千四百/六十七丈九尺
  又剙築蔡家樓墩郎廟及老隄頭彭家堡三工總
  大月隄長二千一百九/十六丈五尺陳家道口月隄長九百/五十丈
  又修築徐家灣龍門搶修險工臨河隄長二千二/十一丈
  又修築温州廟舊減水壩長三百二十/七丈五尺
[051-16b]
  又修築黄河北岸自邳州界起至皂河石磡迤西
  縷隄長二千四百/八十五丈皂河攔黄壩西隄長二百四十/九丈六尺
  自攔黄壩東隄起至張莊運口縷隄長三千四百/三十一丈
  又剙築河北鎮月隄長九百七十/八丈八尺
  又修築臨黄縷隄自張莊運口起至駱馬湖口西
  裹頭長一千九十/一丈五尺自駱馬湖東裹頭起至攔馬湖
  砂礓觜迤上矮隄頭長九百八十/三丈二尺河防雜説自宿
  遷縣城西北起一帶連山約行九百里至山東歴
[051-17a]
  城縣始見平地再西北二百里至徳州城南名黄
  河涯宋以前老黄河故道也黄河北行必過厯城
  西北南行必出宿遷東南然後有歸海之路自宋
  神宗十四年黄河南徙由汴河東南奪淮入海厯
  今六百餘載北道壅塞久已不可復問今日求黃
  河之故道即會淮入海之道也但黄水源大益以
  山陜河南萬山之水合流而来每至不可測量從
  前百計隄防而隄高水亦高常被漫潰一經漫潰
[051-17b]
  則水盡旁洩正河淤墊運道不通是以為今之計
  不得不建減水壩以洩其非常之勢俾保隄工以
  全運道而衞民生也然上流碭山之毛城鋪徐州
  之大谷山邳州運河之萬家莊馬莊集以及猫兒
  窩之各減水壩不過暫分其怒漲之勢其水仍歸
  黄河若徑洩入海之壩則自攔馬湖始康熙二十
  二年伏秋異漲皆賴此壩宣洩得保各處隄工其
  所洩之水俱入宿遷侍丘湖歸楊家莊決口迤下
[051-18a]
  舊河形内東北入海至此壩先則清黄並洩自黄
  水消落河邊挂口㫁流止洩駱馬湖清水壩係五
  座兩旁高低減水之地計寛一百八十餘丈中央
  深河洩水之地計寛十八丈蓋為蕭家渡初合龍
  門求其分洩故用此中央之深河也今蕭家渡合
  龍已經一載下流黄河俱漸寛深不必更留深河
  相度籌維將中流挑土實填另於兩旁添造高低
  橋壩一百丈以待他日異漲可也
[051-18b]
  又修築歸仁集西烏鴉嶺土隄自鳳陽府虹縣界
  起下至歸仁集石工頭長五百/九丈
  又修砌歸仁隄舊石工上自歸仁集起下至五堡
  格隄頭長三千八十八丈重其/内土隄四十一年 修修築五堡格隄至
  便民牐長二千七百二十五丈建/按便民牐康熙十九年河防雜説宿虹
  二縣歸仁隄一工共長六千三百二十五丈六尺
  内創工二千七百二十八丈幫工三千四百八十
  八丈六尺民工一百九丈皆所以禦上流睢水并
[051-19a]
  毛城鋪減下之水以及碭蕭徐宿靈睢宿遷等各
  州縣雨水又因黄河底高尚未得驟然刷深誠恐
  清水積高有傷隄岸建五堡減水壩一座暫洩異
  漲又建便民牐一座以通行旅康熙二十二年伏
  秋時雨最大之時五堡減水壩底之上過水二尺
  五寸有竒三教堂便民牐底之上過水五尺七寸
  及用水平將此清水與黄河較之其黄水面尚高
  於清水六尺有竒迨至隆冬黄水已消七尺有竒
[051-19b]
  清水僅有尺許而清黄始平然不能外洩也惟將
  便民牐底改深三尺牐牆亦加高三尺一經改深
  則上流清水由牐者多而由五堡減壩者少再於
  黄河南岸大隄之内挑小河一萬八千餘丈引此
  水直至清河縣出口仍歸黄河則不特分其注高
  堰之勢而且可為沿隄運料之資河邉多栽栁樹
  將来采伐亦易於轉運不誠大有益於河防耶張
  鵬翮河防志歸仁隄在宿遷縣黄河南十六里始
[051-20a]
   於明嘉靖間所以捍睢水湖水及黄水使不得南
   會於淮而又遏睢水湖水使之并入黄河助其衝
   刷也歴年隄工不修致祠堂湖一帶連決七口盡
   諸水而注之淮河以為高堰害幸我
皇上審悉形勢知其𦂳要
詔令興修隄工既完又開引河引諸水至桃源老隄頭出
   以達於黄又慮黄水消長靡常於歸仁隄建牐三
   座於老隄頭建牐二座黄水大則閉老隄頭牐開
[051-20b]
   歸仁隄牐以放水入淮黄水小即閉歸仁隄牐開
   老隄頭牐以引水刷黄節宣有制可以垂久遠矣
   史奭歸仁隄考歸仁隄控黄淮界桃宿與高堰相/表衷蓋高堰為淮揚之長城而歸
   仁隄又高堰之屏障也其上流来源自徐溪口厯/蕭縣靈璧等處二百餘里合永堌姬村湖水由宿
   遷之符離溝經邳之睢河而滙於埠子白鹿等湖/從白洋河東西兩溝入黄河黄之泥沙得此而汰
   故俗亦名汰黄隄然其槖籥則又在小河口之通/塞蓋小河通則睢湖諸水徑入黄河而歸仁之水
   减半其籓籬則又在耿車時兒灘一帶之隄蓋此/隄高厚堅固則睢水不得漫入埠子等湖而河常
   通矣故上至高原下至時灘皆當接築長隄嵗加/修守蓋修守此隄即所以守歸仁也况小河常通
[051-21a]
  則靈睢宿遷積水得洩而沮洳漸成沃壤又舟行/徑直免犯湖險而小民便於販易為地方利又非
  淺鮮也又按貽麥嘗記云隄受白鹿等湖水由白/洋河與黄水㑹其越小河口者又上流之支分也
  二水既合直趨高堰淮揚之民不為魚鼈者幾希/隄成諸水悉由小河故道復入於淮高堰得殺水
  勢而保無衝決水不旁/流而永無奪河之患泗州志歸仁隄去州治幾
  二百里去州境亦近三十里許自歸仁集迤東至
  桃源之于家岡約長五十七里此雖虹睢桃源等
  處地界而實居泗之脊背也徐邳而下河身卑窪
  以故湖水隨漲隨涸間漫及泗境猶為害不甚自
[051-21b]
  黄水徙蕭縣義安山合永堌湖水流入宿州之
  符離溝歴邳州之睢河與宿虹白鹿埠子藕湖等
  水匯為巨浸由拖犂溝南流入泗境安河會淮水
  為患一遇伏秋倒灌小河口白洋河由歸仁集東
  横濶四十里奔泓而下嗣後逐年衝決經蕭碭宿
  睢靈虹濱河州縣田廬淹沒彌甚萬厯二十年隄
  東轉北新接小土隄衝漫自岳家莊入大橋口由
  黄家堰過六師院接安河凡七八十里俱被渰蕩
[051-22a]
   巡按舒公題改石隄三千餘丈後相繼增修自是
   泗境無患隄久傾頺水勢衝突直逼泗境與高堰
   平夫泗受淮患三牐閉既無所疏歸仁摧復有所
   入彈丸尺土水上浮漚三版孤城中流一葉幾何
   不胥而為魚也康熙十年奉
㫖修砌河歸故道泗可無憂黄而憂蓋專在淮矣附/御史
   徐越修復歸仁隄疏黄强淮弱前人借水濟運必/欲助淮力北與黄爭先防阻
   淮水趨南而與湖㑹何也近黄河者有睢水埠子/湖水其勢甚大且遇黄河一漲則能與此水相連
[051-22b]
   倘無隄以攩之直下而東則中阻淮水北行之道/淮水半趨而南其北趨者無全力則為黄所阻而
   不能入河以濟運其南趨者且匯諸湖之水漫溢/於周橋牐一帶為高寳各邑淪胥之患今議者從
   事於周橋啓閉及堅築翟壩傾圮於水勢不可謂/不審但淮水有源有委臣謂當先施力於上流之
   歸仁隄然後議及於下流之周橋牐一帶乃獲有/利無害耳夫歸仁隄上遏睢水埠子湖水使併白
   洋河出口以刷董口一帶之沙淤而為益於運道/下則兠睢湖諸水使不得衝入淮流以阻其勢復
   南借周橋翟壩遏淮水下湖之便安得不怒激以/取路清口耶淮水全出清口而兩河治運道通矣
   按徐越奏疏在康熙九年今附載於此
   加幫桃源縣黄河南岸自烟墩舊險八處修起至
[051-23a]
   高家灣縷隄卑薄處
   又加幫黄河北岸馬家莊縷隄長四百/四十丈
   又加修上渡口嵗修險工長六/十丈壩臺長二十八/丈四尺
   又加修三坌險工壩臺長二十/四丈
   修築清河縣黄河北岸自桃源縣界駱家營起至
   中河口西岸縷隄長二千三百/四十丈五尺自中河口東岸起
   至四舖溝山陽縣界縷隄長六千四百六十三丈/一尺 俱三十九年再
   加/幫
[051-23b]
   又修築黄河南岸自桃源縣界呉城起至張福口
   横隄頭縷隄長三千五百十丈重是年/修築未竟四十年 修
   又陳家莊東挑水新壩一座
聖祖仁皇帝駐蹕相度河勢指定方所親釘樁木
命築壩挑黄水北入陶莊引河不致逼向運口是年欽遵
   建築工竣今土人俱稱
御壩又建有
御樁亭
[051-24a]
  又修築清口東甘羅城隄自甘羅城西南角迤西
  裏河交界至卞家汪工頭舊樁埽工長一百三十/一丈 内接
  卞家汪五十/五丈係搶修
  又卞家汪隄自甘羅城北起至天妃壩石工頭舊
  搶修樁埽工今改建石工長八十/四丈
  又修築自龎家灣起至季家淺山陽縣界縷隄長/四
  百六丈/五尺
  修築山陽縣黄河南岸外河季家淺起至三坌上
[051-24b]
  河交界縷隄長一萬一百九十五丈八内自上張/莊至三坌長一千四百 丈四十年
  又加高/二尺
  又加幫王公隄石工長八百八十/三丈五尺按王公隄者前
  明萬厯三年漕督王宗沐捐俸剙築以禦河患民
  為廟祀立碑號曰王公隄舊自海神廟至老壩口
  長五百九十五丈因嵗久淤墊又築外越隄長六
  百二十丈至是年加幫䕶以樁埽
  又修築車路口起至上河大茭陵汰黄隄長一萬/二千二
[051-25a]
   百五十/九丈
   又修築上河三坌起至葉家營縷隄長八千八百/九十七丈三
   尺四是年修築未/竟 十年加幫
   又自土壩頭起至童家營下河交界長三千二百/九十三丈
   自馬家社至時家塢流泉溝長一千八百/四十一丈俱簽釘
   排樁
   三十九年三月十四日總河張鵬翮面奉
聖訓古人之法與今河勢不同其最𦂳要者黄河何以使
[051-25b]
 之深清水何以使之出爾宜詳加籌畫
   十七日又奉
聖訓黄河曲處挑穵使直則水流通暢泥沙不淤爾宜留
 心
   四月拆安東攔黄壩
賜名大通口附/張鵬翮疏畧導河入海順水之性古人治/河之道也自築攔黄壩拂水
   之性以致黄水倒灌清口淤塞下流不通上流潰/決淮揚常受水患勞費罔效以迄於今臣親勘河
   工㸔得攔黄壩巍然如山中間一線涓涓細流相/度上流正黄河水而寛八十三丈餘前河臣拆壩
[051-26a]
   一十七丈又拆二十八丈七尺尚有攔黄壩並積/上三十七丈三尺未拆壩基高昻終屬壅滯盡行
   拆去挑穵深通與正黄河八十三丈之水而相符/又亟堵馬家港於月内合龍使水勢不致旁洩盡
   由正河而行俟黄水大長時將新挑之河開放資/其暢流之勢衝刷淤墊則黄水入海自是暢達
命廣闢清口張鵬翮河防志淮水由清口經安東出雲梯
   闗以達於海此自夏禹至今數千年之故道黄河
   自宋神宗時南徙而與淮合今亦六百餘年其出
   海之口廣至數百丈深至數丈非人力所能為者
   或因上流不治水緩沙停以致梗塞而遂欲别尋
[051-26b]
   一道以達於海此必無是理明潘季馴辯之甚詳
皇上宸謨獨運
命盡毁攔黄壩
賜名大通口又
命廣闢清口淮水悉出會黄二瀆合流奔騰東注積沙盡
   滌今河面寛至二百餘丈即水落亦一百八九十
   丈深至四丈五六尺即水落亦三丈五六尺自大
   通口至惠家港八灘入海之處俱深三四丈不等
[051-27a]
   自此兩河皆復其故而淮海之間永慶安瀾矣
   六月初四日
諭大學士伊桑阿馬齊前張鵬翮赴任時朕即指示以必
 毁攔黄壩挑濬芒稻河人字河大抵河工事務非身履
 其地詳察形勢無由悉知初張鵬翮奏請欲按書上之
 言試行修築朕諭云爾身至其地親加詳閲則應修之
 處便可知矣今毁去攔黄壩而清水遂出濬通海口而
 河勢亦稍減觀此則河工大可望也當于成龍赴任時
[051-27b]
 朕亦曾諭以宜毁攔黄壩誠於彼時毁去早有效矣
   七月初四日
諭大學士伊桑阿馬齊張鵬翮所奏黄河曲處挑穵使直
 則對岸險工可平此説良是所謂曲處挑穵使直非謂
 取直於隄外乃兩隄之間自四五里至十里廣狹不一
 於此内曲者直之耳朕亦曾以此面諭于成龍于成龍
 之意甚忽視之朕不過暫往巡視于成龍乃久居河上
 之人毋論朕不能盡知即所深知者亦不可强令所司
[051-28a]
 曲從朕意脱有不虞闗係非小今張鵬翮此奏與朕向
 時所見甚合朕凡事知者言之不知者不輕言即今邳
 州吕梁諸處情形如何並未親見若强以為知必致辭
 窮伊桑阿馬齊爾等俱曾親到河工若所未知者概以
 為知可乎張鵬翮遇事精勤從此久任河務必能有益
   九月二十四日
諭工部歸仁隄修築事宜屢經面諭于成龍最為𦂳要乃
 于成龍性偏未行詳㸔遷延時日以至於今觀張鵬翮
[051-28b]
 所奏甚為合理此事所闗至要著九卿詹事科道可作
 速會同詳議具奏及今年黄河水小之時興工毋誤圖
 併發 廷議應如所
  奏奉
㫖依議速行附/張鵬翮摺奏畧前河臣于成龍查勘於四/堡穵引河由胡家溝出黄
   水尚未估計臣相度形勢胡家溝迤東地勢頗高/恐引水不暢且沙土難以建牐復查勘挑穵引河
   之處在於涵洞口起至老隄頭迤東出黄河地勢/低窪打量水平黄河崖地平比黄河水而高五尺
   五寸縷隄外地平比隄裏地平高三尺舊河崖地/平比舊河水而高一尺七寸四分通平牽算湖水
[051-29a]
   比黄水高七寸六分自涵洞口起至黄河邉共長/四千八百五十丈四尺内自涵洞起至九龍廟見
   有舊河一道計長一千二十七丈九尺河身深窪/不必挑浚唯有舊河起至黄河邊應挑引河長三
   千八百二十二丈五尺估挑而寛十丈底寛四丈/深八九尺一丈不等應於黄河縷隄出水之處建
   造石牐又於臨河之處建築草壩隨時啓閉以防/黄河倒灌再加歸仁隄五堡建磯心石牐若遇黄
   水異漲則閉黄河縷隄之牐將此五堡之牐開放/以洩湖水不致漲裂隄身於引河南北兩岸築束
   水隄並補築九龍廟舊隄缺口上處加砌石工使/水不致旁溢如此引河開成則洩歸仁隄之水出
   黄河可以衝刷河身可以保䕶民間田廬不致淹/没又使此水不盡歸洪澤湖可以減高堰水勢
   又欽奉
[051-29b]
上諭疏畧一海口之運料河宜開也修工應用蘆葦柴草/等項多産海賓舊有運料小河道自清江浦起
   至海口止年久淤塞今應加挑浚深通黄一運口/至濱海一帶兩岸隄工亟應加幫也攔 壩已經
   拆去海口已經疏通馬家港已經堵塞時家馬頭/飭令速堵完竣轉盼糧船過完運口築隄堵截使
   黄水盡下注入海涓滴不令旁溢正值伏汛屆期/水勢必較往年甚大山清安東黄河兩岸隄工必
   須加幫高厚以資捍禦穵一王家營引河宜挑也/此河今已淤墊應速挑 深通 一王家營減水
   壩宜開也前河臣靳輔於此修減水大壩以洩黄/河漫溢之水後經築隄堵塞遇黄河大漲漫溢之
   水無處宣洩淹沒王家營今臣親往查勘居民咸/請開壩洩水應酌開十餘丈兩頭下埽裹住洩黄
   漲漫溢之水由鹽河而出長一桃源縣黄河南岸/隄工宜加幫也臣親㸔近 湖一帶上隄長四千
[051-30a]
  二百餘丈單薄不堪兩面受水在在堪虞應動帑/加幫高厚以資捍禦 一駱馬湖口竹絡壩宜築
  也此口坐落宿遷縣黄河北岸與駱馬湖口正對/原築有竹絡壩一座長五十五丈節宣黄湖大漲
  之水今㸔得黄河身高自去嵗水漲漫缺二段共/七丈黄水反流入駱馬湖口匯入中河亟宜堵築
  以禦黄水使不得内灌中河以致淤墊此口堵後/酌量將中河頭煞壩堵塞引駱馬湖水由舊中河
  進石牐入黄河助黄刷沙如遇黄水大漲恐其倒/灌則閉牐禦之 一王家堂缺口宜加築也此工
  坐落睢寜縣黄河南岸地方臣親往驗㸔大溜頂/衝最屬險要所修月隄浮沙堆築單薄不堪而舊
  缺口又與月隄逼近無庸另修應將月隄培修高/厚作為正隄 一徐州郭家觜之險工宜修也此
  工在黄河南岸逼近徐城對岸沙觜挺入河心二/里許以致大溜直射郭家觜甚屬危險城池民生
[051-30b]
  闗係不小應將沙觜挑穵引河直出俟水勢大漲/資其衝刷河觜以殺大溜水勢郭家觜舊有石工
  至北門迤西而上每年釘樁下埽補救一時不能/經久嵗修搶修糜費錢糧臣親往查㸔據耆民咸
  稱對岸石山采石甚易如砌石工庶可經久臣率/河官量度自北門石工頭起至段家莊長六百五
  十餘丈加砌石工與舊石工一律平整不惟可保/城池且可省嵗修之費又蘇家山石觜挑出河心
  以致南岸韓家山一帶頂衝塌潰逼近徐城應自/楊家樓起至段家莊築月隄長四百餘丈以作重
  門之障庶徐州城/池得以保固無虞又謹陳治河條例疏畧一隄工/宜堅築
  也舊例每堆土六寸謂之一皮夯杵三遍以期堅實/行硪一遍以期平整虛土一尺夯硪成隄僅有六
  七寸不等層層夯硪故堅固而經久雖雨淋衝刷/不致有水溝浪窩油損坍塌之虞今見各隄俱無
[051-31a]
  夯杵止有石硪又自底至頂俱用虛土堆成惟將/頂皮陡坦微硪一遍以飾外觀是以隄頂一經雨
  淋則水溝浪窩在在不堪隄底一經汕刷則坍塌/潰壞故年來糜費錢糧迄無成效今後再幫之隄
  俱將原隄重用夯杵密打數遍極其堅實而後於/上再加新上創築之隄先將平地夯深數寸而後
  於上加上建築層層如式夯杵行硪務期堅固照/依估定逺近土方取土加幫不許近隄取土 一
  樁工宜用整木也運河中河頂衝刷灣之處水勢/湍激恐其汕刷隄工是以估用整木簽釘排樁估
  用整柴丁頭鑲壓以資捍禦今見兩河排樁俱係/一木二截浮簽淺土所鑲柴束俱係一柴二截粉
  飾外觀及將舊隄老工穵鬆一遇雨淋水漲樁木/欹斜脹折柴草隨水漂淌嗣後排樁工程購木到
  工該道㕔先赴工圍驗是否與原估尺寸相符勒/令承築人員樁用整木簽釘入地甚深埽用整柴
[051-31b]
  鑲壓極其堅固首一龍尾埽宜停也臣徧查河工/見工程堅固者 在石工次則密釘馬牙樁足資
  捍禦其頂衝大溜之處用丁頭埽密釘大木排樁/深埋入土亦屬有益至於平常工程槩用龍尾埽
  稀釘排樁淺埋浮土一遇風浪即行塌卸徒飾外/觀虛糜帑金應行停止 一石工修砌宜得法也
  臣徧閲湖河修砌石工之處鏨鑿草率參差不平/零星之甎不足原估尺寸三甎不能抵二甎之用
  釘樁短小不足以檠數層巨石石塊碎小不足以/符原估大尺石灰米汁短少何以合甎石而聨成
  一片鐵錠鐵鋦全無何以扣石縫而使之合筍自/必旋砌旋壞安能經久嗣後一切石工無論而裏
  丁頭等石皆照原估置辦鏨鑿極其平整石灰須/重篩篩過多用米汁調和搗杵極其膠黏滿灌而
  入使之無縫不到又用鐵釘鐵鋦聨絡上下合為/一片 一挑河之積弊宜除也分工人員領帑到
[051-32a]
   手任意花銷河身挑穵不及原估十之三四隄用/虛上堆成並不肯如式夯硪且將挑出之土堆於
   臨河隄上使隄岸高聳以作假河之尺寸是以年/來挑濬甚多成河甚少侵帑悞工莫此為甚嗣後
   挑河工程挑出之土盡堆於原估隄上層層夯硪/成隄使之高寛以資捍禦不許估計散上以滋堆
   高假河之弊/奉 一黄河淤墊之曲處宜取直也恭/
上諭將黄河曲處挑穵使直仰見我頂衝大溜之處對岸/皇上洞悉治河良法臣查閲河工見
   必有沙觜挺出此河曲之故也從此曲處挑穵引/河以殺水勢則對岸險工可平誠如
聖諭指示極其精當因詢河官何以不即遵行據稱挑穵/ 引河需費錢糧甚多穵後引水大溜始能成河若
   逢緩水必至沙淤例應追賠是以人心懼縮不敢/挑穵臣思河工虛應故事挑穵不如式者理應賠
[051-32b]
   修若實心任事挑穵深寛偶致淤墊者此非人力/之罪應請免其賠修庶幾人無畏縮我
皇上挑直之見之奉行而河工有底績之期矣/上諭可以實 一夫役/
   宜優恤也挑河築隄雇夫動至數千烈日風雨手/操畚鍤夜則捲蓆為棚僅以庇身雖有雇值止可
   餬口嗣後工成之日給與印栗該地/方官查驗免其雜項差徭以酬其勞又挑穵引河
   疏畧黄河下流最窄之處無如安東便益門以及/對岸韓家莊臣率同道㕔等官探量兩岸相
   距僅六十餘丈又兼時家馬頭至尹家莊河身太/曲對岸沙洲逼溜直衝南岸韓家莊而韓家莊以
   下又突出沙觜逼溜直射北岸便益門且隄高於/城勢甚危險應將兩處沙洲於中開穿挑穵引河
   二道臣查時家馬頤已經合龍淮黄已經交㑹二/水合流来春自必増長急應乗時儹挑引河完竣
[051-33a]
   俟桃汎水長開放使黄水直下得以暢流則尹韓/二莊便益門三處險工可平安東城社民生可保
    右張鵬翮三疏俱奉
俞㫖速行
   是年創築徐州黄河南岸自楊家樓起至段家莊
   月隄長四百/五丈
   又段家莊舊險工對岸沙觜挑穵引河大溜下徙
   又建修郭家觜奶奶廟一帶險工石岸長五百三/十九丈三
   尺/張鵬翮河防志黄水自西南直射北岸蘇家山
[051-33b]
   觸激山根折奔南岸郭家觜正當大溜頂衝又形
   勢逼近徐城最為𦂳要爰請改建石岸四十年復
   置鐵犀一座鎮水
   又加幫黄河北岸呉家莊谷家莊相連險工埽臺
   長二百四/十八丈
   又築月隄長九百四/十三丈
   又築呉家莊上壩頭迎水壩一座張鵬翮河防志
   迎挑水勢使大溜向南又於對岸穵去灘觜以順
[051-34a]
  其流險工漸平
  加修睢寜縣黄河南岸王家堂險工漫口新隄長/七
  十四/丈
  又建漫口西頭挑水壩一座東頭建迎水壩一座
  又幫築兩壩埽臺共長五十五/丈加寛二丈
  又修築王家堂月隄長一千/六百丈
  又加幫戴家樓舊月隄北段長二百五/十五丈另築南段
  長八百/四十丈
[051-34b]
  挑穵引河自宿遷縣九龍廟起至桃源縣老隄頭
  黄河邊長三千七百/丈四尺五寸
  修建宿遷縣黄河北岸臨黄外口迤東石牐一座
  又修築歸仁石工東舊隄上自五堡起下至桃源
  縣界長三千七百五十七丈千内自五堡迤下起/至九龍廟止石工長一 一百丈係三十九
  年剏砌其下自九龍廟起至桃源縣/界即作新開引河之南岸束水隄
  又剙築引河北岸自格隄三堡起至桃源縣界東
  水隄長六百八/十三丈
[051-35a]
   又建五堡迤上雙金門牐三座西曰利仁東曰歸
   仁中曰安仁
   剙築桃源縣引河南岸接宿遷縣界起至老隄頭
   黄河邊束水隄長一千四百/六十二丈重修引河北岸舊束
   水隄長五百九/十五丈另築新束水隄長二千四百九/十八丈七尺
   又築引河口門束水横隄長四/十丈内草壩一座
   又建老隄頭出水牐一座曰祥符牐月河小牐一
   座曰五瑞牐開穵月河長九十六/丈九尺
[051-35b]
   清河縣黄河南岸惠濟祠後舊埽工自天妃壩起
   至龎家灣改建石工長一百六/十二丈
   又剙築安東縣汪莊二塘月隄長五百/九十丈
   又搶修上河窑灣險工長一百五/十五丈
   四十年三月
准總河張鵬翮請留馬家港洩水口門以備宣洩黄河異
   漲之水
   九月初一日
[051-36a]
上諭大學士伊桑阿等頃張鵬翮奏開陶莊引河黄河水
 已向北岸流去若黄流趨北岸則離清口甚遠乗此時
 從范承勲所築挑水壩起寛長加築隄岸過清口將黄
 河及清口之水儘向下流再匯合為一處則黄河之水
 可永無倒灌之虞朕先曾面勅于成龍今在河官員亦
 有知者著張鵬翮問在前曽知此事官員詳明定議奏
 聞其修隄所需錢糧即為估計所修之處速繪圖呈覽
 此事甚為𦂳要不得輕忽下所司知之
[051-36b]
   是年開穵徐州黄河南岸潘家馬路楊横莊曹家
   莊三險工對岸引河長一千/八十丈張鵬翮河防志三險
   工相連北岸沙觜逼溜頂衝遵
㫖取直開穵引河引水東下以殺其勢
   加幫靈璧縣黄河南岸墨家口舊係民築撐隄長/一
   百一十/六丈
   開穵邳州黄河北岸戚字堡對岸引河長五百/七十丈
   鵬翮河防志戚字堡險工因對河沙灘日長逼溜
[051-37a]
   頂衝遵
㫖取直於南岸開穵引河分殺水勢今已成河
   建築宿遷縣黄河北岸河北鎮挑水壩第三道
   又修建駱馬湖口竹絡石壩一座
   修築桃源縣黄河南岸自半邊店起至熊家莊縷
   隄長八百三十丈店半/邊店一名野飯
   又加幫自高家灣起至駱家營縷隄卑薄處
   又開穵張家莊對岸顧家灣引河長九百/二十丈
[051-37b]
   又剙築談家莊險工月隄長六百一/十六丈加幫埽工尾
   縷隄長一百/二十丈
   清河縣黄河北岸王家營迤西縷隄上舊有減水
   壩厯久圮廢重建土壩口寛三十丈壩内挑引河
   以洩黄水異漲由鹽河入海
   又建設黄河南岸陳家莊東挑水新壩雁翅一道
   清口西壩雁翅一道
   又築自挑水新壩至西壩順隄長四百八/十丈五尺張鵬翮
[051-38a]
  河防志今河溜全趨北岸淮流暢出四十一年異
  漲之水清黄俱順軌而東無壅抑之憂
  開穵山陽縣黄河南岸尹韓莊二險工對岸引河
  長六百/四十丈韓莊東引河長五百/二十丈張鵬翮河防志一以
  分尹韓二工之水勢一以分安東便益門之水勢
  又築童家營險工月隄長六百/七十丈又於對岸開引河
  一道長六百/二十丈
  又陳家社迤下縷隄其下有泉水迸出屢築屢陷
[051-38b]
  因築兩小月隄於縷隄之外以䕶陷處又築大月
  隄長四百/八十丈䕶小月隄之外
  修安東縣黄河北岸邢家河險工長六百/五十丈於埽牛
  之上加鑲丁柴高四尺又壓土二尺以資捍禦
  又建時家馬頭汪家莊老隄頭佃湖磯觜壩共四
  座
  又加修龍潭口險工長五百/五十丈張鵬翮河防志此工
  内外積水汪洋風浪盪擊最為險要隄外剙建排
[051-39a]
  樁鑲柴隄裏下埽填土共資捍禦
  又加幫黄河南岸歪枝套隄長二千三十/五丈九尺
  又開西磡險工對面河灘張鵬翮河防志此工即
  在陳家莊下水勢頂衝兼以河面窄狹河中突出
  沙觜洶湧愈甚加幫外坦隄八十丈内戧隄三百
  一十五丈又挑穵沙觜及對面河灘舊水面僅寛
  六十丈今衝刷至一百餘丈矣又掌家港險工在
  西磡之下西磡河面漸寛大溜直趨掌家港防䕶
[051-39b]
  更須加謹
 
 
 
 
 
 
 江南通志卷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