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42 江南通志-清-趙田恩 (master)


[036-1a]
 欽定四庫全書
  江南通志卷三十七
   輿地志
    壇廟 祠墓附江寧一府/
    江寧府
  社稷壇在府治北金川門外
  風雲雷雨山川壇在府治東南雙橋門内
勅建先農壇在府治聚寶門東旁置有耤田四畝九分歳
[036-1b]
   以仲春亥日行耕耤禮
   郡厲壇在神䇿門外縣曰/邑厲
   里社鄉厲二壇在各鄉
   關帝廟在府治西雍正五年奉
㫖追封三代公爵同日祭於 後殿
   城隍廟一在石城門内一在府治前
勅建八蜡神廟
   劉猛將軍廟竝在府城聚寶門外梅岡以上壇廟/所屬縣皆
[036-2a]
  如/ 制/
  旗纛廟各營俱如/ 制/
  福吳富農龍神廟在府城錢厰橋雍正五年遵建
  帝王廟在府治北欽天山明洪武中勅建祀歴代
  帝王今圯
  三聖廟在府治西北祀史皇倉頡又倉聖廟在雨
  花臺
  化龍王廟在府治南雨花山後
[036-2b]
  禹王廟在府城保寧坊
  武成王廟在御街西祀太公望
  吳大帝廟在清涼寺西即當時舊宫
  晉元帝廟在冶城西唐天祐間建
  忠烈廟在雞鳴山祀漢秣陵尉蔣子文明洪武間
  建
  軍師廟在鎮淮橋祀諸葛亮
  周江乗廟在攝山相傳吳時賢令
[036-3a]
  卞忠烈廟在冶城西祀晉卞壺及二子眕盱
  梅將軍廟在雨花臺晉梅賾嘗屯兵於此因立廟
  謝將軍廟在鳳凰臺祀晉謝𤣥宋乾道間建
  侯將軍廟祀陳侯瑱瑱與王琳戰烈山下大捷土
  人盛稱瑱功烈遂名山曰烈因立廟
  武烈帝廟在冶城西祀隋陳仁杲南唐時越人寇
  常州柴克宏帥師往救夢仁杲遣兵助戰果大勝
  奏請封祀
[036-3b]
  劉忠肅廟在雞鳴山祀南唐清淮軍節度使劉仁
  贍周師壓境仁贍鎮夀州力戰固守援絶其子欲
  降仁贍立斬之以疾卒周世宗嘉之追賜爵彭城
  郡王唐亦贈太師諡忠肅明洪武間建
  雙忠廟在府治江東門外祀唐張巡許遠
  李王廟在府城東南祀南唐李知誥
  曹武惠廟在雞鳴山祀宋曹彬明洪武間建
  旌忠廟在鐵索寺之東南祀宋死節統制姚興
[036-4a]
  東平忠靖王廟在江寧鎮祀張有嚴元至正中建
  徐將軍廟在獅子山明洪武初建將軍烏程人晉
  時行賈江淮間道廬之巢湖溺死為神巢民奉之
  甚謹明太祖渡江諸將多祀神舟中所向克捷或
  以事聞命南安侯俞某立廟祀焉
  忠烈廟在府城竹街祀宋節度使牛富富為統制
  守樊城六年不拔元兵陷城赴火死賜諡忠烈立
  廟建康
[036-4b]
  衛國忠肅公廟在雞鳴山祀元福壽至正丙申明
  兵下集慶路福夀死之詔立廟城南土岡明洪武
  中建於此
  曹南王廟在柴市街祀元阿喇哈至元元年建
  明功臣廟在雞鳴山祀徐達常遇春李文忠鄧愈
  湯和沐英配享馮國用耿再成丁德興張德勝吳
  貞康茂才茅成胡大海趙德勝俞通海華髙吳良
  曹良臣吳復孫興祖等
[036-5a]
國朝袁于令廟考太祖實錄洪武二年正月乙巳立功/臣廟於雞籠山六月丙寅功臣廟成
  論次諸臣之功以徐達為首次常遇春又次李文/忠鄧愈湯和沐英馮國用胡大海趙德勝耿再成
  華髙丁德興俞通海張德勝吳良呉貞曹良臣康/茂才吳復茅成孫興祖凡二十有一人命死者塑
  像祀之仍虚生者之位初胡大海等没上命塑其/像於卞壼蔣子文之廟至是復塑像於新廟是祀
  也掌在太常記在㑹典二百餘年巳來未之有改/也太倉王世貞獨考其誤以為國初之封六王韓
  魏鄭曹宋衛也立廟之時韓宋猶未受封何以前/知其不全終而絀之黔寧是時官不過指揮何以
  知其必樹大勲而驟登之此記事者之誤也然則/云何曰塑像虚位誠有之其後如韓宋者則弗克
  與享也今之位次据永樂初年見在者而書之也/王氏之考覈矣而未及詳也夫豈惟黔寧哉初封
[036-5b]
  二十八侯何以獨舉五人繼封十二侯何以獨舉/一人自蘄國以外皆以有功待封者也若黔國則
  與黔寧比肩者也如國史之云其所謂論次者以/何為援据乎國史於二年既云論次諸臣之功定
  祀二十一人矣七年六月書祔祭新戰没定遼衛/指揮髙茂等三十八人八年正月又書增祀華雲
  龍李思齊等一百八人九年又書祔祭何文輝及/有功者一百八人十三年又書祔祭顧時以下二
  百八十人以二年之定祀者為是則七年以後不/宜增以七年以後之增祀者為是則二年之祀未
  嘗定同是祀典同是國史而前後舛錯如此此所/謂以子之矛陷子之盾者也虚位塑像王氏以為
  誠有之吾以為非也二年正月上勅中書省臣曰/諸將相從捐軀戮力開拓疆宇有共事而不覩其
  成建功而未食其報追思功勞痛切朕懷其命有/司立功臣廟於雞籠山序其封爵為像以祀之九
[036-6a]
  年七月又諭禮官曰諸將始從征伐宣力効勞朕/於爵賞不敢吝惜大者公小者侯死則俾之廟食
  以報其功由二年之勅觀之則云塑死者之像由/九年之諭觀之則云報死者之功其詞意甚明也
  令果有生者虚位之事則立廟之日寧不以此明/諭省臣而獨諄復於死者耶羅鶴記云雞鳴山廟
  祀定於洪武十一年斯又與二年何異一統志南/京功臣廟建於洪武二十年嘉靖中科臣禮官駁
  郭威襄配享之議皆援以為証且謂黔寧東甌此/時尚在以實生者虚位之說雖然宋潁涼三公與
  長興武定二侯皆無恙也如宋潁涼三公者將先/虚位而後絀之耶長興武定或先虚位而後不及
  補耶王景撰黔寧神道碑云王薨之明年塑像功/臣廟勅太常祀以太牢今二十年位次已定則黔
  寧之塑像何以待其薨之明年耶傳曰豫凶事非/禮也記曰之生而致死之不仁而不可為也以皇
[036-6b]
  祖之神聖觀會通以行典禮而繆戾若/此耶故生者虚位之說吾斷以為無之
  忠節廟在府城東三里祀宋王珙珙從張浚軍殁
  於陣
  褒忠廟在南門外報恩寺祀宋死節通判楊邦义宋建
  伍相廟在上元縣長寧鄉即子胥解劍渡江處
  董將軍廟在上元縣治祀宋董成成隨曹彬下江
  南民德之
  禹王廟在句容縣秋干村又一在赤山湖
[036-7a]
  劉明府廟在句容縣東門内祀晉邑令劉超
  梁文孝廟在句容東門内蕭統嘗讀書茅山邑人
  祀之
  李衛公廟在句容縣治東南祀唐李靖武德四年
  靖討平輔公祏於丹陽
  陳武烈廟在句容縣東門祀南唐陳仁呆
  顏魯公廟在句容縣顏家村祀唐顏真卿
  盧大王廟在句容縣西祀南唐盧絳
[036-7b]
  沈使君廟在句容縣仁信鄉祀宋沈慶之
  廣濟廟在句容縣茅山相傳陶𢎞景豢龍於此禱雨輒應
  左伯桃羊角哀廟在溧水縣南七十五里
 至聖孔子廟在髙淳縣東三十里漆橋祀孔子五代
  王孔子伯魚子思續文獻通考孔子五十四世孫
  文昇修其自序世家略曰文昇之十二世祖檜唐
  同光中避亂自闕里來居浙江温之平陽又傳至
  十一世潼孫宋德祐末職教建康既又娶於溧陽
[036-8a]
  攜諸孤就外氏以居闕里志潼孫生四子文昇文
  昪文得文昱文昱又自溧陽徙居髙淳康熙六年
  山東衍聖公委員來髙淳之漆橋建造廟宇設立
  奉祀春秋祭享
  項王廟在烏江去江浦縣治西六十里
  龍王廟在六合縣山上廟有井相傳雲氣出則立
  雨
  名宦祠在學宫内
[036-8b]
  鄉賢祠在學宫内
  忠義祠在縣學宫内
  節孝祠在府治三山門以上四祠所屬縣俱如/ 制/
  先賢祠舊在青溪東宋制使馬光祖建祀吳㤗伯
  范蠡嚴光諸葛亮張昭周瑜是儀王祥周處王導
  陶侃卞壼謝安謝𤣥王羲之吳隱之雷次宗劉瓛
  陶𢎞景蕭統顏真卿李白孟郊李建勲潘祐曹彬
  張詠李及包拯范純仁程顥鄭俠楊時李光張浚
[036-9a]
  楊邦乂虞允文朱熹張拭吳柔勝真德秀凡四十一
  人皆生長金陵與宦遊於此者後祠毁明焦竑言
  於大學士葉向髙李廷機乃屬祠祭郎葛寅亮於
  普德寺後山建祠增蘇軾一人春秋祀之
  廣惠祠在雞鳴山宋訥記略云按記龍陽人張渤
  發迹於吳興宅靈於廣德西漢以來葢已有之或
  謂即張湯之子安世而顏真卿所記則在於新室
  建武之間以時考之不無牴牾至於錫封加號則
[036-9b]
  始於唐之天寶繼於宋之咸淳旱澇疵癘禱之必
  應
  汪越國公祠在府治祀隋汪華唐封越國公立廟
  賜額
  范忠宣祠在舊轉運司西㕔祀宋范純仁嘉定八
  年真德秀建
  一拂清忠祠在清涼山麓祀宋鄭俠附/明葉向髙
  重修鄭一拂祠記一拂先生者宋熙寧中上流民/圖鄭公俠也罷官歸只餘一拂
[036-10a]
  故稱一拂先生先生吾邑人其祠於此者以嘗從/其父監稅江寧讀書清涼寺後人即其地祠焉嘉
  定中易先生名為介今祠名仍稱一拂者以此邦/人習焉不欲改也祠久圮廢金陵太史焦公重新
  之余謂先生聲名在天壤忠義在簡編魂魄在名/山俎豆在郡國既巳千秋無斁矣然讀先生傳及
  諡議而不能不歎世之人淺窺乎先生也彼以流/民一圖為先生重耳而不知先生力拒權相之招
  至啗以美官而不顧屢觸羣姦之怒至中於危禍/而不辭汲汲皇皇為萬姓請命此其人豈僅以敢
  言慷慨自表見者銀臺之疏一上能令人主感歎/咨嗟徬徨不寐舉平日君臣間講求振古之事業
  一旦而幾於盡格雖當時元老大臣如富韓諸公/力爭而不得而先生以監門小吏乃能得之其精
  誠力量為何如乎先生一爭於安石而勝再爭於/惠卿輩而不勝新法之行而罷罷而復行先生之
[036-10b]
  竄而歸歸而復竄以卒成元豐紹聖之禍焉此天/也非先生之所能為也吾讀先生前後疏皆忠憤
  激烈至於用兵之利害羣小之姦邪反覆開陳無/所顧忌千載而下猶足寒心宜其感人主之心而
  動其聽使世之臣人者皆如先生天下豈有不可/為之事哉先生之志雖不售而精忠勁節巳足暴
  於天下萬世無所復憾獨惜元祐彚征之時僅以/廣文一秩置先生於遠郡而無能推轂同升以究
  先生之用則司馬諸賢亦有不能辭其責者後之/議先生諡者曰介然特立於衆小人之中猶可及
  也介然特立於衆君子之中不可及也斯其為知/先生矣夫金陵自六代來寄跡者不知其幾皆湮
  没無聞而先生讀書一片地經今五六百年草木/猶香廟祀勿絶囘視半山之亭不啻霄壤然則監
  門小吏其所/得固已多矣
[036-11a]
  張南軒祠在天禧寺祀宋張栻淳熙間杜杲建附/
  杜杲重修張南軒祠記人之生有此心則有此知/堯舜之聖此心此知也夫
  婦之愚無以異於堯舜以天而不以人則明以人/而不以天則昏夫尊賢而賤不肖好善而惡惡此
  人之本心與生俱生天地之自然也比小人嫚君/子趨惡而違善此習之而不知人欲之使然也何
  以言之匹夫信義行於里閈葢有盗賊斂干戈而/過其閭者烈婦毅然而不可奪世俗固有立祠宇
  以奉之者是孰使之天實為之人心之良知也降/周訖孔至孟氏而道統不傳天理幾泯人心日晦
  由漢而下上下之間莫有任此責者至於我宋尊/道重德已見於削平肇造之初其後濂溪二程先
  生出而發聖賢之祕孟氏始得其傳道統於是乎/有宗髙宗以來文公朱先生以身任道開明人心
[036-11b]
  南軒先生張氏文公所敬二先生相與發明以續/周程之學於是道學之盛如日之升如江漢之沛
  婦人孺子聞先生之名皆知其賢譬之景星麟鳳/不以為瑞者妄人也凡講習之地皆有祠宇崇尚
  嚴潔足以啟人之敬仰百年之間儒風彬彬豈無/自而然獨金陵天禧寺之側有屋六七楹曰南軒
  實先生講習之地想其朝思夕維參前倚衡天地/之運化聖賢之傳授講求乎尊君救世之䇿發揮
  乎垂世立教之序闢百聖而不違通萬世而無媿/是軒也豈容使之荒蕪而不治惜乎歲久希重道
  之士日就傾圮甚而春時為遊宴之所杲作贅江/淮幕猶扃閉空閴未至若今之狼籍心竊念之告
  之邑長而莫我聽近冒閫事欲因舊而増新之比/至殆不可舉目於是命工治葺内外整齊繪先生
  之像於中使承學之士載瞻祠宇人亡道在如將/見之興起良知有躍然不自已者嗚呼閭有當式
[036-12a]
  者墓有當拜者此軒之當新庸非守邦者之責尚/冀來者之不忘也繫之辭曰孟氏日遠吾道日昏
  道之明昏儒之疵醇學焉而疵韓董楊荀自時厥/後疵亦靡聞我宋立極曰義與仁教風德雨太和
  蒸薫篤生鉅儒濂溪二程文公宣公道鳴中興伊/昔宣公講學斯軒南軒之名與道俱尊奚未百年
  棟宇摧傾今我來斯載瞻載嚬亟命匠氏斬然一/新有隆斯堂鏘鏘其門像圗惟肖奠位安神遂使
  先師不窘寒温牢醴時薦觴豆序陳豈/軒之新軒存敬存礲石琢詞以告後人
  二賢祠在鳳凰臺旁
國朝雍正初知縣黄光夏始建専祀唐李白後於臺址
  掘得斷碑有晉賢阮步兵墓六字因合祀阮籍於
[036-12b]
  此
  程明道先生祠在上元縣治東明景㤗初重建附/
  宋朱熹記資政殿大學士建安劉公珙居守建康/之明年夏四月始立明道先生之祠於
  學而以書走新安之婺源抵熹曰吾少讀程氏書/則巳知先生之道學德行實繼孔孟不傳之統願
  學之雖不能至而心鄉往之及來此邦屬邑有上/元者先生少日宦遊處也考之書記均田塞隄及
  民之政為多脯龍折竿教民之意亦備然問之故/老以稽其實則兵革變故之餘風聲氣俗葢巳無
  復有傳者矣始至慨然即欲奉祠以致吾敬使此/邦之為士者有以興於其學為吏者有以法於其
  治為民者有以不忘於其徳不幸嵗適大祲救餞/之事方急於今乃克遂其志以吾子之嘗誦其詩
[036-13a]
  而讀其書也故願請文以記之既而府學教授孫/君鼑沈君宗說亦以書來申致公意且具道公始
  之所以焦勞而未及與今之所以睱豫而得為者/其語詳焉熹發書喟然仰而歎曰尊賢尚德公之
  志則美矣既富而教公之政則得矣屬筆於我公/之意則勤矣雖然先生之學自其大者而言之則
  其所謂考諸前聖而不謬百世以俟後聖而不惑/者葢不待言而喻自其小者而言之則上元之政
  於先生之遠者大者又懼其未足以稱揚也吾何/言哉於是伏而思之先生之學固髙且遠矣然其
  教人之法循循有序而嘗病世之學者舍近求遠/處下窺髙所以輕自大而卒無得焉則世之徒悅
  其大者有所不察也上元之政誠若狹而近矣然/其言有曰一命之士茍存心於愛物於人必有所
  濟則其中之所存者又烏得以大小而議之哉區/區不敏竊願以是承公之命庶幾於公之志先生
[036-13b]
  之學兩有補焉又惟公之忠言大慮既巳効於朝/廷今雖在外而其所以救災而弭患者又如此其
  汲汲也則於先生之所存必有深感而黙契於中/者矣其祠之也豈獨以致其尊賢尚德之意使民
  不忘而已哉若夫推公之志而以先生之所以教/者教其人使之從事於為巳愛人之實而無空言
  躐等之弊是則孫沈二君之任也與二君勉旃熹/於是其有望焉爾矣淳熙三年夏四月丙申新安
  朱熹/記真德秀記先生之生鍾乎元氣之㑹學之所/至純乎天理故其生色也盎然若
  春陽之温其吐詞也泛然若醴酒之醇同設教於/家而士之願從者衆同爭新法於朝而天子亮其
  忠用事者感其忱一時忤意者皆貶而先生獨畀/憲節力辭不就去之而猶見思及其殁也士大夫
  知與不知皆為流涕以為時使見用必將有綏來/動和之效非先生之心學純乎天理其孰能與於
[036-14a]
  斯乎先生之仕也嘗主江寧之上元簿考其設施/若均田賦興本計息邪說正人心等事皆天理之
  流行著見者也乾道中資政殿大學士劉公珙知/府事始祠先生於學宫而侍講文公先生實為之
  記嘉定甲戌危君和嗣居其職乃請増而大之德/秀時將漕焉捐金三十萬粟二千斛以助之未幾
  豫章李公玨繼至咸相其役為堂三間中嚴像設/而扁之曰春風其上為樓髙明潔清内為齋二東
  曰主敬西曰行恕後為小室焉曰讀易外為齋一/曰近思齋之側為亭曰靜觀又為兩廡翼之而刻
  河南雅言於其壁危君之於斯役可謂勤矣而又/請為之記再三返而不置德秀以固陋力辭而不
  可得也顧自惟念少知誦習先生之書而粗若有/見者竊謂自有載籍而天理之云僅見於樂記先
  生首發揮之其說益明學者得以用其力焉所以/開千古之祕覺萬世之迷其有功於斯道盛矣而
[036-14b]
  其所以進於此則又有二言焉毋不敬以操存於/未發之先思無邪以戒謹於將發之際涵養省察
  動靜交飭知天事人二者兼盡及其至也中一外/融顯微無間則雖人也而實浩浩其天矣若是者
  其於先生之道有合乎否也過不自料次第其說/以授之危君幸以為然則刻之堂上以示遊於斯
  者使知先生之道雖髙而用力/有要萬一有司為興起之助爾明吳節記宋明道/程先生
  嘉祜中為江寧上元簿郡志載其惠政著聞者數/事宋初上元田稅不均近府膏腴地多為豪家厚
  僧薄其稅買之小民茍一時之利久則不勝其弊/先生為令畫法民不擾而一邑大均㑹令罷去先
  生攝典劇邑訟牒日不下二百處之有方不閲月/民訟遂簡江圩稻田賴陂塘以漑盛夏塘堤大決
  非千夫計不可塞法當言之府府言於漕司然後/計功調役非月餘不能集先生曰比如此則苗稿
[036-15a]
  久矣民將何食遂發民塞之歳則大熟江寧當水/運之衝舟卒病者則留之為營以處歲不下數百
  人至者輒死先生察其由葢計留然後請於府給/劵乃得食比有司文具餓巳數日矣先生乃白漕
  司給米貯營中至者即與之食自是生全者大半/仁宗登遐遺制官吏成服三日而除及釋服之朝
  先生進於府尹曰三日除服遵遺詔也若朝而除/之止二日爾尹怒先生曰公自除之顥非至夜不
  敢釋也一府相視無敢除者茅山有龍池産龍如/蜥蜴祥符中中使取二龍至途中奏云一龍飛空
  而去鄉人嚴奉以為神物先生令捕而脯之使人/不驚至邑之初見人持竿竹以粘飛鳥者因取其
  竿折之教之使勿為及罷官艤舟郊外有數人共/語曰自主簿折竿鄉民之子弟不敢畜禽鳥此葢
  善政存心之槩傳頌於人而不忘者及考宋史止/載茅山脯龍事乃知當時國史採録或有未備不
[036-15b]
  若邑民思念深切故録之為加詳也然先生之賢/豈待史傳而後傳哉剛健中正存乎中純白光輝
  著於外事君以至誠仁愛為本持巳以主敬行恕/為要其教人則由灑掃應對以致於窮理盡性其
  著述則表章學庸傳註周易以開性理之原其道/學之傳孟子之後一人而已豈待史傳而後傳哉
  上元舊有先生書院廢弛已久景泰初三衢姜君/德政為令於兹其治民制事一以先生為法久而
  民大和㑹遂經治廨宇莫不煥然念先生遺愛不/可泯也乃即故址為祠以祀先生請於府尹馬公
  諒府丞陳公宜與邑之僚咸以為然遂畚土於癸/酉冬迨甲戌秋季而是祠以成謂節忝與斯文宜
  有紀述於是為書先生之政績與是祠創構之由/於石俾邑民歲時瞻視焉工畢落成敬奠以詩曰
  相古聖賢為政以仁仁行職修無論卑尊惟程先/生以大賢之學不恤簿佐來莅上元仁漸義洽惠
[036-16a]
  及飛烏詎曰黎民由宋元迨今三百餘載而譽望/恒新有茂宰忱慕啟迪作祠繪像用彰示乎人人
  俾進禮棖臬宛瞻玉石像如彼祥雲思先生之道/德邈不可及謹書賢跡勒之琬琰與宇宙而俱存
  真文忠祠在壽思堂西祀宋真德秀寶祐間馬光
  祖建
  馬莊敏祠在城隍廟東祀宋制使馬光祖
  三忠祠在聚寶門外祀宋楊邦乂文天祥明李邦
  華皆吉水人
  表忠祠在全節坊明萬厯三年奉詔祀建文死難
[036-16b]
  諸臣方孝孺陳迪齊泰鐵鉉暴昭侯泰景清毛泰
  卓敬郭仕盧迴黄觀黄魁陳植胡子昭練子寧陳
  性善茅大方黄子澄周濬司中胡潤盧原質廖昇
  彭與民劉瑞王髙鄒瑾王叔瑛王良婁漣周是修
  龔太陳繼之韓永黄鉞戴德彞髙翔鄭智曾鳳詔
  王彬王度甘霖謝昇葉希賢董庸王玭魏冕巨敬
  樊士信李文敏王良鄭居貞陳本立林嘉猷湯宗
  姚喜葉惠仲陳彥囘黄希范宋徵黄彥清劉璟程
[036-17a]
  通葛誠陳忠賢徐輝祖梅殷耿濬胡觀廖鏞陳質
  耿瓛俞通淵張倫王資崇剛倪諒瞿能宋忠莊德
  孫泰楚智朱鑑馬宣彭聚彭二謝貴余琪劉政宋
  瑄余本周拱元蔡運鄭恕顏伯瑋唐子清黄謙王
  省何申余逢辰髙巍鄭華梁良用盧振曹濬曾廷
  瑞伍性原陳應宗吕賢林玨鄒君黙牛景先儲福
  一臨海樵夫一松江府同知皆失名 按正氣紀
  文忠傳周繼瑜江西撫州人建文中為松江同知
[036-17b]
  北兵南侵勤王詔下繼瑜募兵入援後京師破械
  至燕都不屈磔於市則所謂失名同知為周繼瑜
  無疑也
  方正學祠在聚寶山祀明方孝孺萬厯間建附/
  薛應旂記余嘗讀易至革之彖曰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未嘗不歎聖人之克相上
  帝勤恤民隱至以身冒死而不顧也及觀魯論之/稱夷齊也曰求仁得仁又何怨則又歎曰嗚呼仲
  尼之意深矣稱湯武以立生民之命仁夷齊以正/君臣之義化栽達變貞固立本夫固各有攸當而
  不可以執一論也噫夷齊遠矣詎謂千百世之下/如先生之所值者乎先生姓方氏諱孝孺字希直
[036-18a]
  遜志其别號也居緱城里人又稱為緱城先生父/諱克勤從事聖賢之學先生實其仲子淵源所漸
  日擴而大其出處本末則耆儒父老往往能言其/事然亦有傳其遺事有尊鄉録有補國史之議有
  春秋俎豆之請夫既或述之矣吾獨悲夫先生之/所值者夷齊之時所執者夷齊之見而獨無太公
  為之一引援其死獨慘於夷齊也昔武王觀兵孟/津諸侯不期而會者八百君子篚厥元黄小人壺
  漿簞食凡紹王而見休者葢已盡乎天下之人矣/孤竹二子獨為叩馬之諌至謂之不仁不孝維師
  尚父時為鷹揚血流漂杵前徒倒戈何有於二子/哉而顧扶而去之俾弗罹於左右之兵也葢武王
  義兵也二子義士也太公之扶亦各從其義也周/家卜世三十厯年八百雖至叔季之微猶為天下
  其主而方伯之强諸侯之僭環視而不敢誰何者/夫亦以名義所在等於天地明於日月威於雷霆
[036-18b]
  凜於鬼神洋洋乎鼓舞羣動整齊六合制御八荒/攝伏庶慝俾夫涣者萃離者合强梁者沮狂詐者
  息而如線之緒猶得維持於數十年而不壤者謂/非夷齊之諌太公之扶有以為之耶然首陽之卧
  采薇之歌慷慨之士至今扼腕史遷亦謂其積仁/潔行深悲不得其所而有感於天地之報施其歎
  息痛憾之意葢直浮於言外矣使其視先生之死/吾又不知其當何如以立言也然夷齊得夫子而
  名益彰先生附夷齊而義益烈千百世而下猶凜/凜有生氣則先生之於夷齊均為不死者矣寧海
  舊建祠於緱城里祀先生父子嘉靖丙申懷遠楊/君時季令兹邑謂緱城舊祠規制未惬無以昭示
  前修興起後學遂進諸生楊天倫輩議毁卧龍山/三官祠改建請諸廵按御史張君景允其議几為
  堂若干楹最外為牌門一其碑亭二則又在牌門/之外幾越月而工告成楊君與余同舉進士至是
[036-19a]
  又同官留都且以余嘗知慈溪而與聞斯舉也因/屬為文勒諸石余敬次數語而繋以迎神送神之
  歌歌曰坎其擊鼓卧龍之陽牲牷蕩滌蕭合馨香/神之來思英風載揚恍惚及交陟降在堂光騰烈
  日凜肅嚴霜歌以迎神於豆於觴又歌曰紛再拜/兮廢徹趨蹌禮成焚瘞感激衷腸靈之往矣旋駕
  洪茫於彼於此無體無方河嶽流/峙列宿寒芒歌以送神地久天長
  景御史大夫祠在聚寶山祀明景清萬厯間建
  周忠節祠在學宫内祀明周是修名德以字行江
  西太和人由明經官衡府紀善衡王建文母弟也
  留翰林纂修國史燕兵入金川門具衣冠自經於
[036-19b]
  尊經閣下
  黄忠節祠在桃葉渡祀明侍中黄觀妻翁氏及其
  二女又一在賽工橋東附/明焦竑記侍中黄公死/靖難間其夫
  人翁與二女及家屬十人併日死金陵今去之二/百年所矣乃有公鄉人施益臣者索而封且樹之
  醵金為祠若干楹并貌公其中㑹宛陵徐公大任/以大光禄來攝京兆徐公廉直好義所在著聲與
  余善聞之而忻然往拜焉薦蘋藻祠春秋勒為常/儀其於表章忠賢之典始備按公諱觀字瀾伯一
  字尚賓池州貴池人也幼受學元翰林黄哻哻死/節於元公感奮以忠義自許洪武二十四年廷對
  擢進士第一授修撰厯尚寶卿建文初遷禮部右/侍郎屬定官制増左右侍中員次尚書改公為侍
[036-20a]
  中與方齊日見親用文皇索齊黄時公草制極陳/大義辭多指斥未幾公奉詔徵兵入援至安慶聞
  金川門變痛哭謂人曰吾妻翁素有志節必不辱/招魂葬之江上是時有司果收翁及二女給配象
  奴翁佯以釵釧付奴市酒殽以其間攜二女自沈/於水而家屬十人者隨之公旋至李陽河亦朝服
  東向再拜投羅刹磯以死公初以侍中掌尚寳司/事而尹公直去公未遠乃已漫漶莫決乂實録載
  翁死於通濟門河翁既給象奴今翁房政在通濟/門外當可信不疑傳聞夫人及二女屍順流而下
  至今賽工橋相持而立顔面如生烏鳶類皆不敢/近或為具棺收之待朝命久而不報天順中池人
  至京師柳林破棺猶有存者土人指示曰此黄狀/元妻女也乃相與虆梩而掩之余嘗與益臣輩枻
  而問焉三四至其處髣髴低徊為之淒然者久之/野史翁訛為雍又為龔且言淮青橋為其死所後
[036-20b]
  人弗加檢鏡輒即青溪姑廟以為祠其失遠矣賽/工橋乃夫人二女埋玉處因祠焉而并以祀公固
  當嗟乎人生何常惟義之歸以彼炎隆重轑在勢/處顯而一旦身死名滅氷消火盡既巳坵墟灰燼
  荆榛矣即今白楊悲風纍纍道傍者皆是也如夫/人者迄於今為樵夫牧䜿之所稱識仁人義士之
  所欷歔厯久而不能忘豈非忠孝之性得於天者/無以異而興於感者不可遏歟余生其地而又幸
  及知之不為之發潜揚媺何以示後公闔門之節/臣死其君婦死其夫女死其父母而臧獲輩死其
  主光日月而振宇宙者不待余言乃徵之實録考/之父老之口其實蹟厯厯可證而至為妄庸者所
  瞀亂此余生其地者之責也殆不可以不辨且喜/益臣矢力於下徐公振廢於上見好仁扶義者之
  猶有人而於以甄陶世風羽/翼聖化也匪細於是為之記
[036-21a]
  王陽明祠在西華門大街祀明王守仁附/明焦竑
  記孔孟之學至近世而大明如日之中天非無目/者未嘗不知而仰之則陽明先生力也先生自
  謂其學凡數變葢從萬死一生中得之是可以易/易言哉今先生之說盛行於世而尸祝之者幾遍
  宇内獨金陵京師首善之地先生為太僕鴻臚卿/於此者且六年都人士沐浴膏澤者不少矣而顧
  無専祠以祀之非缺事歟頃歲紹興周海門公以/符卿攝京兆士大夫摳衣問學者無虚日其所推
  明闡繹率先生意也爰念居遊無所而瞻嚮&KR2935從/乃擇髙敞燕閒之處而大葺之經體面勢不大變
  徙而祠適成當是時京兆黄公繼至尤嘉公意而/相其所營於是斵削丹艧之飾煥然以富而士以
  得學其中為樂相約而詣余請記易曰形而上其/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余觀先生之始也
[036-21b]
  為慮深嘗示人以器而略於道俾守其矩矱而不/為深微之所眩然使終於此而已學者將苦其無
  所從入而道隱矣乃遴一二俊乂時以上焉者開/之如所謂無善無惡者是已至今昧者未隱於心
  而大以為先生病孔子不云乎我則異於是無可/無不可可不可者即善與惡之云也究且舉意必
  固我而絶之則空洞之中纎微不立而何善惡之/可言乎無美者天下之真美也無善者天下之至
  善也是非都捐泯絶無寄而變化兆焉此道之窽/係而名曰大本者也不此之求而呶呶然枝葉之
  辨譬如執糟粕而棄醇醪惡足以與於道哉夫為/學而致道猶掘井而及泉泉之弗及即九仞何為
  也先生起於學絶道廢之餘處困居常矢志必得/以彼磨礱鍛鍊如木生嵌巖奇蹇之隈欲透復縮
  而非千霄摩雲則弗止宜乎明既晦而續不傳其/所成之偉如此也學者有志於先生之為人不可
[036-22a]
  不求諸學有志於先生之學不可不求諸道茍其/以語上為諱而安於日用不知之民甚非先生之
  意而亦非符卿所/望於諸君子者矣
  何廉直祠在富民坊祀明何遵正德時遵為工部
  主事諌南巡杖死
  耿天臺祠在清涼山祀明督學耿定向
  倪公祠祀明兵部郎中倪涷上虞人轄船政涷奏
  定船政載在船政新書衛所感恩立祠於朝天宫
  卞將軍廟左
[036-22b]
國朝順治乙未衛弁欲變法總督馬國柱奏遵舊制民
  德之并祀於祠
  丁清惠祠在淮青橋東祀明尚書丁賓
  羣公惠澤祠在善世橋祀明巡撫方廉等十人隆
  慶初建
  黄侯祠舊在秦淮上祀明府尹黄承元今移三山
  門外
  青溪小姑祠在金陵牐祀漢蔣子文妺
[036-23a]
  張莊節祠在雨花臺祀明季死難左都督張可大
  汪文毅祠在冶城西祀明死節檢討汪偉偉與妻
  耿氏同日殉甲申之難
國朝順治八年
賜諡建祠
  李文定祠在句容縣崇福寺内祀明大學士李春
  芳句容舊無城郭嘉靖間數被倭寇春芳倡舉築
  城邑人永賴
[036-23b]
  劉公祠在溧水縣北三十五里祀唐劉太真
  表忠祠在溧水縣治祀明尚書齊泰嘉靖中建
  慕賢祠在江浦縣東北白馬寺左祀宋陸九淵明
  陳獻章王守仁
  定山祠在江浦縣南祀明莊□嘉靖間建
  忠賢祠在六合縣治北祀唐康大尹宋名將韓世
  忠岳飛明邑令歐陽得基都督楊能參議黄宏後
  增元處士郭淵明按察使王𢎞知縣唐詔邑人張
[036-24a]
  約
  于清端祠在南門外長千里祀
國朝總督于成龍
 三國吳大帝蔣陵在上元縣鍾山之陽孫陵岡上步
  皇后合葬於此宣太子登亦祔葬
 晉元帝建平陵 明帝武平陵 成帝興平陵皆在
  上元縣雞籠山
  康帝崇平陵在上元縣鍾山
[036-24b]
  穆帝永平陵在上元縣幕府山
  哀帝安平陵在上元縣雞籠山
  簡文帝髙平陵
  孝武帝隆平陵
  安帝休平陵
  恭帝沖平陵竝在上元縣鍾山西南
 南北朝宋武帝初寧陵在上元縣鍾山東南
  文帝長寧陵在上元縣鍾山東南相近初寧陵袁
[036-25a]
  皇后祔
  明帝髙寧陵在上元縣幕府山陽
  少帝陵在江寧縣南郊壇
  孝武帝景寧陵在江寧縣巖山文穆皇后祔
  孝武路太后修寧陵在江寧縣巖山孝武陵東南
  前廢帝陵在江寧縣南郊壇西
 齊明宣沈太后陵在上元縣幕府山俗稱國婆嶺
  文惠太子陵在上元縣查硎山夾石
[036-25b]
  明欽劉皇后陵在上元縣淳化鎮北
 梁昭明太子安寧陵在上元縣夾石與齊文惠太子
  陵相竝
  文宣阮太后陵在江寧縣通望山
  孝元帝陵在江寧按陳天嘉元年詔梁孝元遭罹
  多難靈櫬播越朕曽經北面有異常倫遣使迎接
  已次近路江寧既是舊塋宜即安卜車旗禮章悉
  用梁典依魏葬漢獻帝故事
[036-26a]
  陳髙祖萬安陵在上元縣城東三十五里崇里鄉石
   獸二尚存俗名石馬沖
   文帝永慶陵在上元縣雁門山北
  明太祖孝陵在上元縣鍾山之陽與髙皇后合葬懿
   文太子祔焉
 國朝定鼎後置守陵太監二名兵四十名
聖祖仁皇帝南巡詣陵親祭竝書治隆唐宋四字勒碑
聖祖御製過明太祖陵有感詩恭紀首卷/
[036-26b]
  周越王塚在句容縣大横山下王名翳周安王時薨
   左伯桃羊角哀墓在溧水縣南四十五里儀鳳鄉
   孔鎮南大驛路西二人俱戰國時燕人同入楚糧
   少伯桃并糧與哀入空樹中餓死哀至楚為上大
   夫言於王備禮葬之後伯桃見夢於哀哀開塜從
   伯桃死遂竝葬焉
   按戰國時楚自郢遷陳又自陳遷夀春二人自燕
   往楚不應渡江而南此處有墓誤也因舊志相仍
[036-27a]
  姑存而辨之附/明徐良彥古義士左伯桃羊角哀
  墓贊羊角哀左伯桃為死友聞楚王賢往見之道/遇雨雪計不俱全乃併衣糧與角哀入樹中
  死贊曰生則兩死死則一生含笑入樹何友非身/樹既摧殘墓亦滅没先生之神獨耀今昔仰止髙
  風媿此隙末予立/貞珉匪捍樵牧
 楚項羽墓在江浦縣烏江 按漢髙祖以魯公禮葬
  羽於穀城事見史記此不當有墓因舊志相傳姑
  存之
 漢司徒甄邯墓在𤣥武湖側劉宋張永開湖遇古塚
[036-27b]
  得一銅斗有柄文帝以訪何承天曰此亡新威斗
  三公亡者皆賜之一在塜内一在塜外後啟塜更
  得一斗有石銘云大司徒甄邯之墓
 三國吳折衝將軍甘寧墓在上元縣直瀆山下
  丞相張悌墓在江寧縣板橋西
  仙翁葛元墓在句容縣西南一里
 晉荆州都督山簡墓在上元縣覆舟山之陰樂遊苑
  内
[036-28a]
  驃騎將軍温嶠墓初葬豫章朝廷追思之為造大
  墓還葬上元縣幕府山陽
  尚書令卞壼墓在上元縣朝天宫西二子眕盱祔
  葬義熙間盜伐其墓壼鬢鬚蒼白面如生手拳爪
  達於手背安帝賜錢修之
  丞相王導墓在上元縣幕府山西對石灰山
  祭酒顏含墓在上元縣靖安里曾孫延之銘十四
  代孫真卿重書立石
[036-28b]
  寧朔將軍竺瑶墓在張陣湖有二碑
  司空陸玩墓在上元縣雞籠山給兵千人置守塜
  七十家子尚書令納亦葬此山一云葬吳縣雞籠
  山
  丹陽尹劉惔墓在江寧縣七世孫顯仕梁為平西
  府諮議叅軍亦祔焉
  丞相謝安墓在江寧縣南梅岡
  長史王濛墓在江寧縣髙亭湖側
[036-29a]
  洗馬衛玠墓在江寧縣新亭東
  句漏令葛洪墓在句容縣
  驃騎將軍紀瞻墓在句容縣東南二十五里
 南北朝宋臨川郡守謝靈運墓在上元縣本業寺南
  唐保大中孫憙嘗建碑
  冥漠君墓彭城王義康修東府城得古塜改葬東
  岡命謝惠連為文祭之不知其名遂立此號
  法曹叅軍謝惠連墓在上元縣宣義鄉與本業寺
[036-29b]
  相近
  雍州刺史宗慤墓在石泉里
  尚書僕射劉穆之墓在江寧縣元嘉二十五年車
  駕經穆之墓詔致祭
  徐州刺史吉翰墓在江寧縣吉山
 齊海陵王昭文墓沈括筆談云慶厯中金陵人得方
  石視之乃知齊海陵王墓謝朓撰誌銘竝書
  居士明僧紹墓在府東北攝山
[036-30a]
  尚書令柳世隆墓在上元縣倪塘世隆曉術數於
  倪塘創墓每往常坐一處及卒墓工圖墓正取其
  坐處焉
  彭城郡丞劉瓛墓在上元縣青龍山
  豫章王嶷墓 竞陵王子良墓竝在江寧縣金牛
  山
 梁吳平侯景墓在上元縣花林寺
  始興王憺墓在縣黄城村 臨川王宏墓在縣北
[036-30b]
  城鄉安成王秀墓在上元縣甘家巷
  建安侯正立墓在上元縣淳化鎮西
  司徒王僧辯墓在上元縣方山東南僧辯為陳髙
  祖所害父子七人同瘞一穴宣帝天嘉中故吏衛
  卿許亨請以家財造墓葬之
  豫州刺史裴邃墓在上元縣光宅寺西梁大同初
  旱蝗松柏盡彫邃墓如舊當時異之
  南康王績墓在句容縣西北二十五里
[036-31a]
  諸王侍讀陶𢎞景墓在句容縣東南雷平山
 陳貴妃張麗華墓在府城西南賞心亭側
  尚書僕射周𢎞正墓在句容縣東三十五里
 唐顏尚書墓在句容縣後顏村舊謂真卿墓非也考
  魯公上世多葬金陵延之子竣等皆厯尚書
  侍郎劉太真墓在溧水縣北三十五里
  雙女墳在溧水縣南舊招賢館側唐溧水尉崔致
  遠憩招賢館中為詩弔此墳因感夢知二女乃宣
[036-31b]
  城張氏天寶六年同葬此
  貞晦先生陳融墓在六合縣堂邑鄉
 南唐平章事張居詠墓在江寧縣金陵鄉
  中書侍郎韓熙載墓在江寧縣梅岡
  散騎常侍徐鉉墓在句容縣政仁鄉
  慶王𢎞茂墓在髙淳縣南十里𢎞茂元宗第二子
  也
 宋員外郎王益墓在上元縣鍾山益安石之父曾鞏
[036-32a]
  有墓銘
  司空王安石墓在上元縣鍾山半山寺後弟秘閣
  校理安國右丞安禮墓竝在江寧
  太子賓客謝濤墓在上元縣土山
  侍郎葉祖洽墓在上元縣雁門山
  都統制王德墓在觀音門外傅雱撰碑
  待制張孝祥墓在上元縣城東北清果寺側孝祥
  僑寓建康卒葬於此
[036-32b]
  節度使王瑋墓在上元縣棠梨山
  團練使盛新墓在上元縣武岡山
  節度使王鑑墓在上元縣竺山
  贈節度使李邈墓在上元縣青龍山邈臨江人知
  真定府金兵破城不屈而死
  通判楊邦乂墓在江寧縣聚寶門外紹興中游九
  言撰碑
  防禦使張保墓在江寧縣松林莊
[036-33a]
  待制李琮墓在江寧縣板橋西龍口山
  通判秦鉅墓在江寧縣移忠寺側子浚瀈竝祔
  先儒尹起莘墓在江寧縣印塘村
  叅政魏良臣墓在溧水縣西南九十里
  尚書俞㮚墓在溧水縣西琛山十五里
 明中山王徐達墓在上元縣鍾山之陰
  開平王常遇春墓 岐陽王李文忠墓 東甌王
  湯和墓竝在上元縣鍾山
[036-33b]
  蘄國公康茂才墓在上元縣幕府山
  東丘郡侯花雲墓在上元縣南五十里水橋洪武
  七年以衣冠與夫人郜氏合葬宋濓為墓碑
  江國公吳良墓 海國公吳貞墓竝在上元縣鍾
  山
  滕國公顧時墓 安陸侯吳復墓竝在上元縣鍾
  山
  許國公王志墓 芮國公楊璟墓竝在上元縣鍾
[036-34a]
  山
  汝南侯梅思祖墓竝在上元縣鍾山
  靜誠先生陳遇墓在上元縣鍾山
  太常寺卿吕本墓在上元縣鍾山
  都御史丁璿墓在上元縣崇禮鄉
  尚書王敞墓在上元縣土山
  都御史金澤墓在上元縣鍾山岡
  尚書梁材墓在上元縣白山
[036-34b]
  尚書顧璘墓在上元縣彭城山
  侍郎李喬墓在上元縣黄練岡
  都督張可大墓在上元縣侯家塘
  太僕卿方大美墓在上元縣邵村
  監丞黄居中墓在上元縣官山
  張賢妃墓在江寧縣牛首山東髙帝妃荆憲王之
  母諡恭靖順妃
  李順妃墓在江寧縣吉山東北亦髙帝妃
[036-35a]
  韓憲王松墓在江寧縣安德鄉髙帝第二十子俗
  呼韓府山
  駙馬梅殷墓在江寧縣牛首山殷汝南侯思祖從
  子尚寧國公主恭謹有謀能騎射為總兵官鎮守
  淮南靖難兵起殷悉心防禦使人招之割其耳鼻
  令之報命及成祖即位召至京永樂三年為都督
  譚深指揮趙曦所誣害殷自投水死有麾下口外
  人瓦剌輝發其事成祖特命斬二人輝即自經死
[036-35b]
  葬殷墓側
  駙馬李祺墓在江寧縣祝釐寺西南尚臨安公主
  永樂初不朝賜死江浦後合葬於此
  駙馬胡觀墓在江寧縣牛首山下尚南康公主靖
  難兵起距戰死
  駙馬張麟墓在江寧縣七里鋪東尚福清公主
  駙馬尹清墓在江寧縣雨花臺南尚含山公主
  駙馬謝達墓在江寧縣安德鄉尚汝陽公主
[036-36a]
  駙馬沐昕墓在江寧縣泰北鄉尚常寧公主
  寧河王鄧愈墓在江寧縣西山之原
  黔寧王沐英墓在江寧縣長泰北鄉
  虢國公俞通海墓在江寧縣聚寶山
  越國公胡大海墓在江寧縣城南十五里
  梁國公趙德勝墓在江寧縣烏石岡
  郢國公馮國用墓在江寧縣鳳西鄉
  陜國公郭子興墓在江寧縣聚寶山
[036-36b]
  營國公郭英墓在江寧縣聚寶山
  沂國公金朝興墓在江寧縣太平門外
  當塗縣男王愷墓在江寧縣雨花臺側
  夏國公顧成墓在江寧縣安德門外普化寺北
  蔡國公徐忠墓在江寧縣城南十五里
  鄆國公宋晟墓在江寧縣聚寶門外
  平江侯陳瑄墓在江寧縣大山之原
  安遠侯柳升墓在江寧縣安德鄉
[036-37a]
  隆平侯張信墓在江寧縣朱門山
  忻城伯趙彞墓在江寧縣鳳臺門東
  瑞安侯王源墓在江寧縣聚寶門外鳳臺街
  豐城侯李彬墓在江寧縣吉山東南
  尚書唐鐸墓在江寧縣南十五里鐸鳳陽人賜葬
  於此
  總制孫炎墓在江寧縣聚寶山
  太常卿杜安道墓在江寧縣安德街東
[036-37b]
  贈髙陽郡侯韓成墓在江寧縣吉山
  文學博士方孝孺墓在江寧縣聚寶山側孝孺磔
  死都督廖鏞拾遺骸葬之見鄭曉吾學編或云其
  門人王稌輩收葬或云土人竊葬萬厯十九年禮
  部主事汪應蛟湯顯祖為文立石表其墓尚書王
  𢎞誨趙用賢䜿坊祠祀之三十三年處士徐鯨復
  捐資修墓
  浡泥國王墓在江寧縣石子岡永樂中來朝卒賜
[036-38a]
  葬於此
  太常卿康爵墓在江寧縣新亭南
  學士張益墓在江寧縣鳳西鄉西庫村
  尚書周瑄墓在江寧縣安德鄉
  太醫院使蔣用文墓在江寧縣鳳西鄉塘下山
  尚書童軒墓在江寧縣鳳臺岡
  尚書倪謙墓在江寧縣新亭鄉
  尚書倪岳墓在江寧縣新亭鄉堽墓村
[036-38b]
  尚書唐瑄墓在江寧縣唐家山
  都御史張琮墓在江寧縣鳳西鄉
  尚書王以旂墓在江寧縣白山
  侍郎俞綱墓在江寧縣聚寶門外禾山南
  尚書翟瑄墓在江寧縣新亭鄉
  尚書吳文度墓在江寧縣石子岡
  都御史陳鎬墓在江寧縣鳳西鄉
  太僕卿陳沂墓在江寧縣安德門外岔山口
[036-39a]
  副使顧&KR1671墓 郎中王鑾墓竝在江寧縣石子岡
  太僕少卿王韋墓在江寧縣吉山
  給事中魯昂墓在江寧縣耿澗村
  僉事徐完墓在江寧縣小留山
  布政吳彥華墓在江寧縣新亭鄉
  孝子龍景華墓在江寧縣鳳西鄉
  御史沈越墓在江寧縣石子岡
  侍郎吳自新墓在江寧縣銅山鄉
[036-39b]
  副使顧國輔墓在江寧縣女山
  太常卿許穀墓在江寧縣安德門外
  修撰焦竑墓在江寧縣皮家庫
  侍郎顧起元墓在江寧縣雲臺山
  侍郎朱之蕃墓在江寧縣牛首山前
  大學士程國祥墓在江寧縣安德門外北山
  檢討汪偉墓在江寧縣射烏山妻耿氏祔
  督學僉事王芝瑞墓在江寧縣仙鶴觀側
[036-40a]
  侍郎殷邁墓在江寧縣湖堰村
  諸生楊希淳墓在江寧縣牛首山
  尚書曹莪墓在句容縣箭塘山
  知府李茂功墓在句容縣西門外大墅村
  尚書李思誠墓在句容縣張王廟東
  太僕寺卿張諫墓在句容縣福胙鄉
  尚書齊泰墓在溧水縣青絲洞
  郎中莊㫤墓在江浦縣定山
[036-40b]
  昌平伯楊洪墓在六合縣竹鎮
  太常少卿黄宏墓在六合縣靈巖山
  大學士熊賜履墓在江寧縣聚寶門外賜履孝感
  人
  尚書王𢎞祚墓在句容縣茅山𢎞祚雲南人
  侍郎李敬墓在六合縣龍山
  副使徐必遠墓在江寧縣建業鄉
 江南通志卷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