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34 吳興備志-明-董斯張 (master)


[012-1a]
欽定四庫全書
 吳興偹志卷十二    明 董斯張 撰
  人物徴第五之五
倪偁字文舉號綺川居士南渡時居東林登紹興進士
任承議郎太常年五十二卒贈少師所著有綺川集十
五卷子恕愿思並登進士第
 恕字行甫淮東撫幹愿字添甫知建平恕子祖淳字
 子孟亦登進士東林/山志
[012-1b]
倪思字正甫試禮部侍郎兼直學士院韓侂胄先以書
致殷勤曰國事如此一世人望豈專以潔已為賢哉思
報曰但恐方拙不能狥時好耳遂入見論言路不通自
吕祖儉謫徙而朝士不敢輸忠自吕祖泰編竄而布衣
不敢極説又言蘇師旦賘巨萬當戮皇甫斌李爽秦世
輔潰将皆罪大罰輕又士大夫寡亷恥有列拜門要稱
門生不足甚至于㤙父者侂胄大怒思既退謂侂胄曰
公明有餘而聰不足堂中剖决如流此明有餘為蘇師
[012-2a]
旦䝉蔽此聰不足也周筠與師旦並為奸利師旦己敗
筠尚在人言平章騎虎不下之勢此李林甫楊國忠晚
節也侂胄悚然曰聞所未聞司諫毛憲劾思予祠侂胄
殛除權兵部尚書兼侍讀求對言大權方歸所當防㣲
一有干預端倪必且仍蹈覆轍侂胄雖誅而人言猶有
未靖者盖以樞臣猶兼宫賔不時宣召宰執宜同班同
對樞臣亦當逺權以息外議樞臣謂史彌逺也金人求
侂胄函首命廷集議思謂有傷國體既與金講解中書
[012-2b]
議表賀有以和成為二府功欲遷秩者思執不可乃止
尋以忤彌逺求去以寳謨閣直學士知福州彌逺拜右
丞相陳晦草制用昆命元龜語思嘆曰董賢為大司馬
冊文有允執厥中一言蕭咸以為堯禪舜之文長老見
之莫不心懼今制詞所引此舜禹揖遜也有如蕭咸者
讀之得不大駭乎乃上省牘請貼改麻制下分析彌逺
遂除晦殿中侍御史即劾思藩臣僣論麻制鐫職而罷
思性剛介不茍合嘗言與其為有瑕執政寜為無瑕從
[012-3a]
官故慶元嘉定之間屡召屢出名重天下宋/史
思子祖仁字子榮通判南劍州祖禮字子簡知金谿縣
祖智字子大監丹徒縣事祖信字子誠充福建幹辨公
事祖義字子由思次子知無錫縣編吳興分類詩集三
十卷東林/山志
倪祖常字子武思第六子有學行淳熈中中慱學宏詞
科嘉定壬午四月自毘陵易守徽州先州民困于和糴
郡計二萬斛强無為有人所勿堪祖常惻然加念屡牘
[012-3b]
申省事得寝凡興利除害去灾致順甃通道之衢廣賑
乏之廩創嘉賔之館新明刑之宇宣布令條而民興行
誼出入阡陌而農務耕桑教化所闗悉意奉行有古循
良之風治最上聞士民茹德累官朝散大夫華文殿脩
撰兼禮部侍郎東林/山志
沈偕字君與號太清子東老之子登進士厯左宣德郎
終知池州宣德縣
 東老沈氏之老自謂也湖人因以名之其子偕作詩
[012-4a]
 有可觀者東坡題東/老菴詩集
沈友直字伯益偕之子以太學上舎中賢良方正孝亷
等科政和中賜第授潁昌府教授教道有方執經席下
成就才能者甚衆考課為諸路最子長卿
沈脩字誠中東老曽孫賢而才雖貧有守挺挺得祖風
上/
沈長卿字文伯霅川人乾道改元信州判官編西漢總
類二十六卷趙希弁郡齋/讀書志别記
[012-4b]
沈清臣字正卿烏程人紹興丁丑進士因上書極論諌
官不當用歸正人語侵時宰貶封州放還隠居城南號
晦巖剏書屋以来四方學者召入遷至皇子嘉王府翊
善丐祠即所居治圃築亭掲閣目曰潜溪多所諷詠後
以秘閣脩撰終于家西吳/里語
 沈清臣紹興末知封州政尚簡易一介不取風節凜
 然人望而畏之謂不媿其名云廣東/志
 淳熈十六年二月庚寅詔中書舎人羅㸃具可為臺
[012-5a]
 諌者㸃以葉適沈清臣等八人上之宋/史
沈度字公雅德清人紹興間令餘干政有三善田無廢
土市無閒居獄犴無宿繋民謳歌之以考功郎中除直
秘閣知平江府乾道二年七月召赴行在上曰甲申之
嵗委卿守吳門未㡬治行昭著果如朕所料可謂得人
又詢吳中嵗事如何具以豐穰對上曰二年以来水澇
軫憂惟恐懼修省以百姓為念耳度奏臣初到郡水歉
艱食荷陛下捐四萬石馬料以賑濟全活甚衆上曰正
[012-5b]
賴良守措置漢宣帝所謂與我共理者其惟良二千石
乎即以為中書門下省檢正諸房公事四年又以直龍
圖閣知建寕府是時朱子在崇安為屬吏創立社倉均
糴偹貸度乃以錢六萬緡助其役倉成民賴之朱子為
記其事又知臨安府仕終兵部尚書范成大吳郡志王/鏊姑蘇志及維揚
志/
 衢按驂鸞錄謂過德清徃過公雅考室而揚志謂為
 播曽孫不知遷在何時錄又謂公雅素𫝊過庭所教
[012-6a]
 常有知止易足之説不知指何人宋史傳銖錫而不
 傳公雅何也
劉坦之字平子吳興人淳熈初知歙縣勤于催科撫字
之任作知縣廳壁記慶元二年六月以朝請大夫知台
州三年十二月除河北路提舉常平茶塩徽州志赤城/舊志天台詩
續/集
嘉定二年正月丁巳章良能自御史中丞除中大夫同
知樞宻院事六年四月丙子章良能除參知政事
[012-6b]
章文莊少好雅潔性滑稽居一室必汛掃巧飾陳設琴
書或譏其無逺志一日大書素屏曰陳蕃不事一室而
欲掃除天下吾知其無能為矣識者知不凡後居兩制
登政地齊東/野語
章文莊公以右史直禁林時宇文挺臣紹節為司諌指
公為謝深甫丞相之黨出知温陵既而公入為言官遍
厯三院為中執法時挺臣以京湖宣撫使知江陵府入
覲除端明殿學士挺臣懐前日之疑不敢拜文莊識其
[012-7a]
意乃抗疏言公論出一時之見豈敢以報私憾乞趣紹
節就職未幾公亦登政地上/
章文莊參政與其兄宗卿雖世家五馬而清貧自若少
依鄉校與沈丞相該之家學相連章日過其門沈氏少年
與客坐于廳事時方嚴冬二章衣掩脛沈哂之曰此人
㑹着及時衣客儆之曰二章才學鄉曲所推不可忽也
章亦㣲聞之既而兄弟聨登第駸駸通顯沈氏之屋適
有出售者宗卿首賈之以居焉癸辛/雜識
[012-7b]
良能字達之吳興人即癸辛雜識中所謂章參政文莊
公也城南有嘉林園良能宋史不為立傳兄良肱字翼
之亦舉進士厯宗卿攷宋史呂午傳有浙東提舉章良
朋者當亦文莊羣從耶良能子叔㳟倅襄州見齊東野
語良朋為施宿壻適康侯以冩本癸辛雜識見示多㑹
稽商氏刻本所未載者得此一條快甚詳瑣/徵
良能吳興人史傳靡可攷無弁陽老人書幾與草同腐
矣著述之不可已如是張按宋史史彌逺初革韓侂胄
[012-8a]
之政召還正人良能與樓鑰婁機同執政當亦一時佳
士史家不為立傳何也
章良朋字益之慶元三年為旌德尉嘉定中為慶元刺
史兼權沿海制置使司公事時留吕午在幕海波未平
問策安在午亷知調軍出海粮盡即還軍獲㓂物官盡
拘收乃與制置司幹官施一飛議糧盡再給不許擅還
賊舟所有悉以給軍海道遂清紹定元年三月以朝奉
大夫直寳謨閣知平江府七月致仕見宋史寜國寜/波姑蘇三志
[012-8b]
 談鑰與文莊兄弟同于淳熈時登第而文莊又為周
 宻外大父其為湖人無疑矣括紀亦列之選舉豈其
 先本括人自其父駒来湖耶駒紹興十八年進士見
 考亭登科錄為寜海尉上虞令見臨海紹興兩志良
 肱嘉定間福建轉運司判官見八閩通志江西提刑
 見海亭四六知臨安府見杭志元/衢
趙時逄遯可為贑州守贑妓朱雲楚警慧知書趙嘗㑹
客果實有炮栗趙指之曰栗破縫黄見坐客屬對皆莫
[012-9a]
能楚輙曰妾有對取席間藕片以進曰藕㫁露絲飛趙
大竒之贑州志注漢東/人當是寄貫
 時逢宗室孝光間知仁和縣杭州/府志
蔣南金字汝貴德清人淳熈八年登第嘉定中知容州
興學校立貢院在任三年日以教養為事未嘗有逸豫
游樂之好梧州/志
俞徴字子清汝尚𤣥孫以清介自持所至有治聲為刑
部侍郎丐休除寳謨閣待制放意泉石創圃于南門之
[012-9b]
外去城二里許與小浮玉山相對號曰無塵時以扁舟
徃来飲酒賦詩自樂焉談/志
 吾鄉前軰俞且軒侍郎善墨戯竹石為人寳重然人
 知其能畫而不知其為人因書其概于此侍郎名徴
 因伯祖閣學字居易恩入仕中刑法科短小精悍清
 淡簡約樂易無崕㟁而居官守正不阿其為福建檢
 法陳丞相帥三山治盗過嚴一日驅數十囚欲投諸
 海徴白其長曰朝廷有憲部而郡國無憲臺可乎力
[012-10a]
 爭之因命閲實遂為區别戮者黥者各若干陳始怒
 而後喜其有守悉從之且薦以京秩為刑部郎日有
 鄉豪素以侠稱為時所畏殺人諉其奴獄上駁之請
 自鞫豪因得其直光宗壯之即日除大理少卿然竟
 為豪擠去又常徳有舟稍程亮殺廵檢宋正國一家
 十二口累嵗始獲乃在寜廟登極赦前吏受其賂欲
 出之徴奏援太祖廟戮范義超故事以為殺人于異
 代既更開國大霈猶有所不赦况亮乎于是遂正典
[012-10b]
 刑後權刑部侍郎以待制致仕家居十年乃終年七
 十八且軒其自號也俞氏自退翁起家七十而納祿
 至徴凡五人且皆享髙年有園池琴書歌舞之樂鄉
 曲榮之後余得竹石二紙于故家葉如黍米亦竒潤
 自成一家上題印居易戱作盖閣學俟所為也因知
 子清戯墨有所自来此亦人所未知者因表而出之
 齊東/野語
沈詵字宜之以大父與求廕補京秩鎖廳賜出身紹熈
[012-11a]
初光宗嗣位厯官左右司直轉運兩浙本路舊無試闈
詵于抱城北隅列屋三百楹嵗减官錢甚夥奏蠲德清
税務錢二萬四千緡初至漕額才十八萬緡去之日至
六十餘萬進太府卿榜所居曰歸来開禧中謁告家居
已十年矣召起歸班時韓侂胄議大舉詵論中興與創
業不同今以所當保之基兾不可必之功宜審所䖏莫
若偹修以觀變臺臣謂其動摇國論予祠去更化初召
除刑部侍郎遷户部尚書德清/誌
[012-11b]
 沈詵淳熈間知臨江軍嘗買民坵以廣貢院又翻刻
 二劉春秋傳權衡意林于郡學宫臨江/府志
葛公謙問文康公孫也魁然重厚古君子宦情世故皆
應以無心文采外著深契禪悦終倅毘陵葛名郯清波雜/志詳白
法志郯/吳興人
葛郛淳熈間知興化軍事八閩/通志
 郛淳熈七年以朝奉郎通判潤州鎭江/府志
葛邲字楚輔吳興人髙祖宻至邲五世登科第大父勝
[012-12a]
仲至邲三世掌詞命邲少警敏以廕為上元丞登第除
國子博士輪對論州縣受納及鬻爵之弊又論征𣙜嵗
増之害上召令條陳邲以六事對皆切中時弊除侍御
史論救荒三事累遷給事中除刑部尚書邲為東宫僚
屬八年孝宗書安遇二字以賜又出梅花詩命邲屬和
眷遇甚渥光宗受禪除參知政事又除知樞宻院事紹
熈四年拜左丞相專守祖宗法度薦進人物博采公論
惟恐其不聞之嘗曰十二時中莫欺自己其實踐如此
[012-12b]
贈少師諡文定宋/史
 寳慶二年三月戊寅建昭勲崇德閣趙普曹彬薛居
 正石熈載潘羙李沆王旦李繼隆王曽吕夷簡曹瑋
 韓琦曽公亮富弼司馬光韓忠彦吕頥浩趙鼎韓世
 忠張浚陳康伯史浩葛邲後益以趙汝愚凡二十四
 人皆圖形其上通/鑑
沈介字德和德清人厯中書舎人以次對知平江召歸
上疏甚剴切偹言敵必為患明年敵犯兩淮乃以兵部
[012-13a]
尚書為荆湖制置及再知郡上諭以平江輔郡極難其
人知卿政事特加遴選當為朕撫恤百姓均財節用使
恩威並施為佳如常平錢米以偹㓙荒訓兵令精不必
増補至于兵噐亦令堅緻其眷遇如此
 沈介紹興二十七年十二月以左朝散郎知台州為
 政有聲雨暘禱輙應赤城/舊志
 黄中字通老副沈介使金還累遷權禮部侍郎中之
 初還也言金治汴宫必徙居見廹宜早為計上矍然
[012-13b]
 宰相顧謂中曰沈介歸殊不聞此何耶居數日中白
 宰相請以妄言待罪湯思退怒語侵中已乃除介吏
 部侍郎徙中以補其䖏宋/史
 沈介乾道四年以顯謨閣學士守信郡前此趙師嚴
 在任時州兵嘗欲援往例有所求不獲遂聚謀亂後
 雖散府庫以撫之復反側不安介代至誅首領二人
 餘皆安堵嵗饑賑貸有方民得不死是嵗六月移知
 溧州去之日老稚扶擕行數十里涕泣不能舎廣信/府志
[012-14a]
 王正功為荆湖轉運主管時尚書沈公介為帥尤簡
 貴威重裁决無敢輙經外臺者理或未安君改之不
 疑沈公更加儆異不以為忤也沈公更薦之又為延
 譽樓攻媿王/止功墓志
 公知紹興十二年貢舉考博學宏詞科得洪遵沈介
 洪适以所試制詞進讀上曰是洪皓子耶父在逺能
 自立此忠義報也遂以遵為秘書省正字介适並為
 勅令所刪定官自中興以来詞科登選即入館自是
[012-14b]
 科始程克俊/家𫝊
吳興沈文炳堯夫有聲國學養親不仕嘗作論語解周
必大序之平園/續槀
李元吉湖州人淳祐間知福清頗以師儒自任為人仁
明峭直不可干以私始視事毎日二百餘状未期月惟
三狀時劍建盗起他䖏隅官練兵盡激其變獨福清晏
然監司亦不之責嘗曰吾為政惟容吏軰一二人故一
時雁鶩棄逐殆盡易簀之際惟以憫雨恤刑為念對妻
[012-15a]
子無私語八閩/通志
章謙亨字牧叔吳興人紹定間知鉛山為政寛平人號
為佛家置像而祀焉其興養學士禦盗安民禮賢表俗
蠲賦救荒之績邑人勒之章巖識不忘云鉛/書
 謙亨于嘉定十七年知泰興縣見維揚志嘉熈三年
 朝請大夫直秘閣浙東提刑兼知衢州見衢/志
章爕嘉泰四年浙東提刑開禧二年知紹興府劉宰任
浙東判官時有謝章倉爕舉改官啟劉漫/塘集
[012-15b]
 朝廷與金人約和金人約函致韓侂胄首詔令臺諌
 侍從兩省雜議黄疇若與章爕等奏乞梟首然後函
 送敵國人譏其有失國體宋/史
朱應元字見則厯監察御史崇政殿説書首劾時宰去
之後為丁大全所忌被論左遷復除監察御史升右文
殿侍講㑹星變賈似道當國衆畏縮莫敢言應元極陳
時政以起居舎人斥歸安吉/志
周頡字元吉厯左右司郎中直龍圗閣福建轉運使有
[012-16a]
適菴集百卷與楊萬里程大昌洪邁諸賢倡酬詩二卷
安吉/志
 紹興四年鄭丙以正奉大夫致仕時史丞相浩沈詹
 事樞右司郎中周頡與丙皆同年進士退休于二浙
 詩筒倡酬人競傳之周必大鄭/丙神道碑
周祐字子受自長城徙居武康以春秋登進士第沉静
寡交不事表暴恬熈若布素無仕進心丞相留正葛邲
以文行薦于朝除諸王宫教授以疾力辭累敦促赴闕
[012-16b]
卒不就両浙名/賢錄
朱焕文字實甫弱冠有聲胄監時馬碧梧為相擇壻于
六舘得焕文曰可妻也以其女歸之初署廸功郎後以
湖州教授致仕屬文敏麗尤善詩有北山藁若干卷安/吉
志/
朱天鍚歸安人父喪哭泣廬墓三年有司聞于朝旌之
歸安/志
錢几字君慿號圃翁游心儒術學有源委為一鄉士夫
[012-17a]
冠冕徴辟不起凡邑士之登科者第其榜籍為圗以奨
勵後學尤長于詩有云上若溪頭老圃家一瓢沉醉是
生涯之句著詩集三卷臧衍長/興志
陳晦字自明中童子科繼中博學宏詞科仕至刑部侍
郎兼中書舎人有文集三十卷
陳璧字君玉一字起度官至大理寺丞知泰州撰本縣
廟學瑞芝記見存刻石著詩文一百卷並/上
朱震字震之號坦齋㓜頴異從父官青陽晦菴先生一
[012-17b]
見竒之比長受教于袁潔齋之門義理精洽一日友人
與論持敬震曰只須言存誠論顔子未達一間曰體以
心其間自見嵗晩笑傲林泉燈夕里人招之勿徃謝以
詩曰賴有半牕知已月已多一㸃讀書燈聞者傳誦安/吉
志震有益泉/集三十卷
趙善養字浩然居武康十九嵗登進士再中法科官至
朝奉大夫子汝成汝忱俱登第勞/志
 趙浩然宋宗室德昭之後博學能詩為人倜儻一時
[012-18a]
 豪傑多與之遊舉授春坊授經郎嘗與大都文衡出
 判吉州有善政長興/志
趙彦博字富文居武康之上陌太宗八世孫登進士第
守郡持節俱以能稱遷工部侍郎子賛夫孫時逢俱登
勞/志
 閔康侯云南渡以来太宗後尚有人也思陵舎本宗
 而登秀邸何耶或云天命有在
趙伉夫字尊道霅川人開禧乙丑知上髙縣内腴而外
[012-18b]
瘠政尚慈恕不忍横歛民懐愛之目為趙佛子踰年政
成事理入為樞宻院承㫖官至浙東提刑江西通志/上髙志
陳振孫字伯玉安吉人藏書數千卷各為解題讐勘精
覈鄱陽馬端臨多採其語成書提舉浙西舉行萬户停
廢醋庫邦人德之管攝興化篆折獄平允時皆服其得
法之意焉姑蘇志參癸辛/雜識文獻通攷
朱泰湖州人家貧鬻薪養母嘗適數十里外易甘㫖一
日雞初鳴入山及明憇于山足遇虎搏攖負之而去泰
[012-19a]
已瞑眩行百餘歩忽稍醒厲聲曰虎為暴食我所恨母
無托爾虎忽棄泰于地走不顧如人疾驅狀泰匍匐而
歸母扶持以泣泰無恙里人目為朱虎殘宋史/新編
王圭字君玉范成大外孫也父邁字德逺安吉人依妻
家以居登進士終通判太平州圭于父卒忍貧力學孝
于其母嘉定十年登第主松陽簿以才幹就升為令行
經界井井有條至今版繪其式制行于天下為經界者
凖則後知常州入為司封郎終朝散大夫自號静觀有
[012-19b]
文集十卷其居官亷家無餘貲死無以斂子敏學強學
俱以圭廕厯任亦以亷謹聞姑蘇/志
程覃字㑹元文簡公季子提舉両浙常平茶塩權沿海
制置司事嘉定六年蒞任以東錢湖它山堰灌溉甚溥
每患湮圮始置田租以所收嵗給浚導者撥錢及田造
噐服以勸學蠲海錯果蓏之征以惠民凡公府廨舎城
郭戎噐倉塲橋道以至鄉飲噐具纎悉畢偹人服其整
十年知臨安府紹定四年知紹興府終司農卿集英殿
[012-20a]
修撰兄凖知慶元府阜通判廬州徽杭寜紹四/志白獺髄
周俌字正甫安吉人寳祐四年知新昌縣事剛正明敏
不畏強禦時丁大全引用汙吏預令州縣上供俌舉手
誓天曰俌頭可㫁决不為新昌開此例上命督責益急
俌持之愈確當時咸以頑令目之其後他州縣被害積
五六年不已而新昌以俌故獨免云秩滿攝監察御史
忌者諷臺臣劾去公論惜之紹興/府志
芮立言嘉泰初知邵武軍事為治清亷明决八閩/志
[012-20b]
芮及言字子及嘉泰三年知上髙縣政事精勤容貌嚴
厲一縣憚之號為小監司嘗書所坐屏後少飲酒加餐
飯勤出廨公事辦蒞官四年終始如一上/
壺徴字慎之雲巖令德之六世孫也嘉定間為舒州通
判致仕歸濟王竑愛幸之王為史彌逺所害徴同死焉
見西山廣記曽捨粟五百石以濟鎮人烏青/志
吳淵字道夫嘉定中第進士差浙東制置使司幹辦公
事丁父憂詔以前職起復力辭勿許再辭且貽書政府
[012-21a]
曰冒哀求榮平生大節掃地矣他日何以事君時史嵩
之方起復或曰得無碍時宰乎淵勿顧詔從之厯江西
安撫使㑹嵗大祲講行荒政全活者百萬人復知鎮江
平江兼浙西両淮發運使嵗亦大祲因淵全活者又百
餘萬人進沿江制置使三郡屯田使朝廷付淵以光豐
蘄黄之事凡剏司空山燕家山金剛臺等大砦三小砦
二十有一團丁壯立隊伍無事則耕有警則禦詔以淵
興利除害封金陵郡公累官參知政事卒贈少師謚莊
[012-21b]
敏淵有才畧迄濟事功所至興學養士然政尚嚴酷好
興羅織之獄籍入豪横故時有蜈蚣之謡其弟潜亦數
諫止之所著易解及退菴文集奏議徽州/府志
吳潜字毅夫淵弟也舉進士第一厯左丞相許國公元
兵渡江攻鄂州别將由大理下交趾破廣西湖南諸郡
潜奏今鄂渚被兵湖南擾動推原禍根良由近年奸臣
僉士設為虚議迷國誤軍其禍一二年而逾酷附和逢
迎媕阿諂媚積至于大不靖臣年将七十捐軀致命所
[012-22a]
不敢辭所深痛者臣交任之日上流之兵已踰黄漢廣
右之兵己蹈賔栁謂臣壊天下之事亦可哀己又論國
家安危治亂之原盖自近年公道晦蝕私意横流仁賢
空虚名節䘮敗忠嘉絶響諛佞成風天怒而陛下不知
人怨而陛下不察稔成兵戈之禍積為宗社之憂乞令
大全致仕沈炎等與祠不報屬将立度宗為太子潜宻
奏云臣無彌逺之材忠王無陛下之福帝怒竟以炎論
劾落職尋責授化州團練使循州安置潜預知死日語
[012-22b]
人曰吾将逝矣夜必大雷風已而果然至四鼓開霽撰
遺表作詩頌端坐而逝景定三年五月也德祐初贈少
宋/史
 吳淵吳潜皆生長德清非流寓也潜死時焚青詞以
 告天為詩曰夫子曵杖逍遙曽子易簀兢戰聖賢樂
 天知命吳子中庸一線又曰生在湖州新市鎮死在
 循州貢院中一塲雜劇也好笑来時無物去時空德/清
 新/志
[012-23a]
吳璞字禹珉號覺軒許國公長子登淳祐四年進士第
授校書郎除嘉興府通判添沿江鎮撫使信賞必罰将
士用命大敗元人兵于泗州及知鎮江治城導隍嚴于
守偹邉患永息寳祐六年除吏部尚書掌左選與丁大
全不協嘆曰吾不能為梁成大吕惠卿遂抗章丐閒文
天祥稱其有揚休山立之韵日光玊潔之襟德清/新志
屠瓉字元卿好讀書潔行舉明經當理度時國事日舛
于是托空門終身不仕别號有髪僧云浙直分署/紀事本末
[012-23b]
沈平字東臯烏程人雅好文鄭清之吳潜皆與之游薦
于朝欲官之皆以疾辭不赴人稱為沈䖏士云當時里
中碑刻多出其手所著東臯遺槀若干卷烏青記四卷
行于世烏青/志
趙與訔字仲父秀安僖王四世孫以父廕調饒州司户
參軍厯户部侍郎東平劉震孫曰與訔于時為循吏于
朝為名臣于國為信厚公族世以為知言子孟頔孟頒
孟碩孟頌孟頖孟顥孟頫孟籲皆顯貴歸安/志
[012-24a]
常楙字長孺武康人厯兩浙轉運使修築海塩海宴塘
既而以集英殿修撰知平江府值旱故事郡守合得緡
錢十五萬楙悉以為民食軍餉助捐苖九萬税十三萬
版張十六萬又蠲新苗二萬八千大寛公稅之力飛蝗
幾入境疾風飄入太湖節浮費修守庫既代有送還事
例自給吏卒外餘金萬楮悉不受吏驚曰人言常侍郎
不愛錢果然改浙東安撫使姑蘇/志
 常楙浙東安撫使值水灾捐萬楮以賑之又以諸暨
[012-24b]
 被水尤甚給二萬楮付縣折運民食不至乏絶民各
 祀于家會稽山隂死者暴露與貧無以為殮者造棺
 以給之召為刑部侍郎平反偽獄全活甚衆浙江/通志
宋時丁氏世家吳興之安吉名曄者慶元丙辰進士官
中大夫太府少卿總領淮東軍馬錢糧生嘉定癸未進
士朝奉郎淮東制置大使司幹辦公事伯虎伯虎生儒
林郎浙西提舉常平茶鹽司幹辦公事應復應復為昭
慶軍節度掌書記王囦金壻王之婦則贈朝散郎義烏
[012-25a]
黄伯信女也伯信子朝請大夫夢炎孫承節郎堮堮以
疾廢夢炎以應復第四子後之製名曰鑄沿恩補将仕
郎宋亡丁氏家落鑄迎應復及其兄将仕郎仁以歸侍
飬終身嵗時為位以祭惟謹後鑄子文獻公溍貴贈堮
嘉議大夫禮部尚書輕車都尉追封江夏郡侯封鑄從
仕郎温州路樂清縣尹累贈中奉大夫江浙等䖏行中
書省參知政事追封江夏郡公黄溍先考墓志銘後記/參栁貫危素宋濓二狀
一/碑
[012-25b]
 衢按二丁登第不見湖志而見杭志豈文獻妄書先
 世土著而諸集參互不足㩀哉宋時無寄貫之禁如
 朱繹之端常父子本雲間人而用湖州貫莫汲葛邰
 萬介本湖人而用開封䖏州貫可類推矣夫姚元之
 為唐相系自武康溍為元學士系自安吉雖世有逺
 近而功業文章不相上下且俱謚文獻為余與遐周
 得之真一竒也若溍本氏丁迨貴而不請復僅拳拳
 于墓中之石尤徴其厚云
[012-26a]
牟巘字獻甫子才子也巘善為文一門父子自為師友
討論經學以義理相切磨于諸經皆有成説惟五經音
攷盛行于世
 巘大理少卿按戴表元牟氏壽席詩序先生還㑹稽
 使者節則巘當晩宋嘗守越矣
壺弢字怡樂號萬菊居士烏程人同安主簿嘉㑹之五
世孫也㓜以孝弟稱及長不樂仕進居鄉里工詩詞有
樵雲集集中稱宋謙之或曰無名氏曰宋者不忘本也
[012-26b]
曰無名氏者恥成名也其詞曰壺山居士未老心先懶
壺山寓姓未老心先懶寓不仕意也又曰身在玊壺邉
曰梅瘦玊壺中皆此意也龍泉章三益之師他門人之
顯者以百計有怡樂墓志檇李項襄毅乃渠孫守正之
徒事見襄毅詞林中烏青/志
顔旒字景義烏程人舉泰定四年進士官至江西行省
員外郎有能聲抽簮後日與文人墨士唱和林泉以終
壽考晩年號竹雲怡老有歸閒集上/
[012-27a]
牟應龍字伯成巘子也應龍幼警敏過人日記數千言
文章有渾厚之氣應龍當以世賞補京官盡讓諸從弟
擢咸淳進士第時賈似道當國自擬伊周謂馬廷鸞曰
君故與清忠游其孫幸見之當䖏以高第應龍拒之不
見及對策具言上下内外之情不通國勢危急之狀考
官不敢寘上第調光州定城尉應龍曰昔吾祖對策以
直言忤史彌遠得洪雅尉今固當爾無媿也沿海制置
司辟為屬以疾辭不仕而宋亡矣故相留夢炎事世祖
[012-27b]
為吏部尚書以書招之曰茍至翰林可得也應龍不答
元/史
 清忠公以國學博士言時政忤時宰鄭清之去國抵
 吳興寓第而先生生清忠公喜字先生曰翁歸先生
 子必遠必大必達必勝必昌虞集牟/公墓志
吳惟信字仲孚號菊潭湖州人寓居嘉定白鶴村以詩
鳴宋季吳老儒糜先生&KR2064弇諸父也記問該洽九經註
䟽悉能成誦然垂老不預貢籍見惟信詩亟稱之一日
[012-28a]
遇之塗叩以近作惟信誦一絶云白髪傷春又一年閒
將心事卜金錢梨花瘦盡東風懶商畧平生到杜鵑糜
不覺下拜曰子真謫仙人也老夫毎欲效顰則漢高祖
唐太宗追逐不少置矣齊東/野語
 寳祐間李知孝為言官與曽極有隙摘極咏春詩為
 謗訕押歸聼讀江湖以詩為諱者數年其後史衛王
 之子宅之壻趙汝祺喜談詩引至黄中吳仲孚諸人
 于是詩道復興矣上/
[012-28b]
俞善道退翁之後從吳興徙華亭樂高尚不令子孫進
取四世孫顯始教子允應制成進士墓在佘山李至剛
銘少師姚廣孝題詩曰聚土成邱馬鬛封墓前木拱氣
蔥蘢九原不作應無憾嵗有佳兒為掃松松江/新志
趙孟頫入見世祖神采煥發世祖顧之喜使坐時方立
尚書省命孟頫草詔頒天下帝覧之喜曰得朕心之所
欲言矣他日行東御墻外道險孟頫馬跌堕河僧格聞
之言于帝移築御墻稍西二丈許孟頫自念乆在上側
[012-29a]
必為人忌力請補外出同知濟南路總管府事㑹修世
祖實錄召還京師以翰林侍讀學士撰定祀南郊祝文
又有㫖書金字藏經初孟頫以程鉅夫薦起家為郎及
鉅夫為翰林承㫖致仕去孟頫代之先拜其門而後入
院人以為衣冠盛事至元二年追封魏國公謚文敏所
著有尚書注琴原樂原得律呂不傳之妙詩文清䆳竒
逸篆籒分𨽻眞行草書冠絶古今天竺有僧數萬里来
求其書歸國中寳之其畫山水木石花竹人馬尤精緻
[012-29b]
元/史
 僧格者西僧善巴國師弟子黠而横言興利口津津
 涎流元主深喜之與楊總統請毁宋故郊廟以為寺
 與總管府判官宋絜矩請徙宋宗室居江南者實京
 師天下騷然當是時天下大權盡歸于僧格相安圖
 不能禁御時理筭天下錢榖已徴者數百萬未徴者
 尚數千萬民不聊生逃山林發兵捕之以稱亂㑹星
 變集賢學士孟頫因諤爾根薩里入奏請蠲除庻天
[012-30a]
 變可彌從之詔草已畢僧格怒曰此必非帝意孟頫
 曰凡錢榖可得徴者業盡徴之矣其未徴者必貧窮
 無頼及是時除之他日言者倘以失陷歸尚書獨不
 為丞相累耶僧格乃黙然聼之民以少蘇㑹元主宴
 居孟頫侍上問葉李留夢炎優劣孟頫對曰夢炎臣
 父執其人厚重篤自信好謀能㫁有大臣器葉李所
 讀之書臣皆讀之其所知所能臣皆知之能之帝曰
 汝以夢炎賢于李耶夢炎宋狀元丞相當賈似道誤
[012-30b]
 國㒺上依阿取容李布衣乃伏闕上其罪此賢于夢
 炎遠矣孟頫退謂奉御薩里曰適上論賈似道悞國
 責夢炎不言今僧格罪甚于似道而我等不言他日
 何以辭其責然我遠臣言必不聼上所親信無踰公
 公必勉之仁者之事也薩里奮曰信知言必死不死
 不足以報國㑹元主畋郭北薩里乗間具言之元主
 怒謂詆毁大臣命衛士披其頰口鼻血湧出委地上
 少蘇復呼問辨愈力曰臣與僧格故無仇所以力數
[012-31a]
 其罪不顧身者為國家耳茍畏上怒而不言則禍亂
 何極既而大臣有助其言者上悟遂誅僧格後薩里
 論及斯事嘆曰使我有萬世名者子昻之力也函史/參歐
 陽𤣥神/道碑
 元世祖蕆事南郊他學士撰祝冊有云章亥復生不
 足以歩有元之幅員又云謹以太祖聖武皇帝正東
 南之位公曰天子父事天子誇疆里于其父不可且
 公不為禮乎禮太祖東向居中子孫在左者南向故
[012-31b]
 稱昭在右者北向故稱穆若南郊之位上帝南面太
 祖自宜西向故事第稱配天作主公不用何也其人
 謝服從所刋定皇太后命學士擬改降福宫名同列擬
 光被公擬光天或曰光天出陳後主詩不祥公曰帝
 光天之下出虞書何謂不祥各書所擬進後竟用光
 天歐陽𤣥/神道碑
趙孟頖字景魯吳興人以簽書高郵軍判官廳公事未
仕宋歸于元宦情素薄浮沉里閭不求仕進日以翰墨
[012-32a]
為娛書九經一過細字謹楷人傳以為玩喜與名僧㳺
書蓮華華嚴楞嚴圓覺金剛諸經皆數過明忩净几焚
香㵸茗四時花草婆娑愛賞欣然自得松雪/齋集
趙雍字仲穆孟頫之子善書畫名重當世廕授海州知
州在官期年後除集賢待制湖州路總管淮安/志
 雍有二子鳯麟鳯字允文麟字彦徽
 趙仲穆善書畫嘗任淮南知州有一玊帯時亷訪某
 卒欲得之不從竟以是衊之而罷其職至正中被召
[012-32b]
 入朝㫖下淮安取徃来案牘焚之仕至翰林待制晩
 年典郡農田/餘話
趙奕字仲光號西齋晩居吳興與崑山顧仲瑛交仲瑛
稱其為人有王孫風度而無綺紈故習文敏三子長亮
次仲穆仲光其季也上/
唐棣字子華歸安人從名儒善觧悟章句兼習繪畫舉
筆有法趙文敏一見竒之出入門下嘗以詩通郡守馬
煦煦與語合未幾煦擢秋官挟之至都進薦仁宗詔繪
[012-33a]
嘉禧殿御屏稱㫖待詔集賢院遷嘉興路照磨至正五
年除休寜縣尹時承平乆為政者習于貪鄙廢事且賦
稅不均詭名應户雜其間棣一覈而正之及重新縣學
等事見范滙虞集于文傳王譜四記世號唐休寜進奉
議大夫吳江州知州致仕後起福建行省僉事而已矣
年六十九著休寜藁虞為序味外味藁董為序皆傳于
勞志休寜志/張来儀墓碣
王方叔字壯猷與子昻善其先自盱眙徙吳興故推其
[012-33b]
所自題其詩編云第一山人文集松雪/齋集
王子中武康人居喪廬墓詔表其門閭元/史
 子中字居正元人少好學有詩名無仕進意柯敬仲
 虞卲菴皆相善多唱酬有掛蓑吟三卷行于世
張復亨字剛父烏程人力學博聞仕至泰州同知時與
趙子昻牟應龍蕭子中陳無逸陳仲信姚式錢選皆能
詩號吳興八俊虞邵菴嘗稱唐人之後惟吳興八俊可
繼其音勞/志
[012-34a]
姚式字子敬歸安人學于敖繼翁浙西平章高彦敬薦
式與鄧文原陳康祖倪淵皆為儒官勞/志
 趙子昻嘗謂人曰姚子敬天資高爽相見令人怒不
 見令人思又贈詩云吾愛子姚子風流如晋人白眼
 視四海清言無一塵其為子昻敬畏如此研北/雜志
陳康祖字無逸嗜詩剡源戴表元評其詩為氷蠶火布
煤脱垢燼翛然而潔云剡源/集
 予友鄧善之張仲實陳無逸皆英爽之士其言語文
[012-34b]
 字足以雄一時松雪/齋集
陳繹曽字伯敷康祖子為人雖口吃而精敏異常諸經
注䟽皆能成誦文詞汪洋浩博其氣藹如也與脩遼史
官至國子助教論者謂與陳旅相伯仲云元史參研北/雜志歐陽圭
齋戴剡/源兩集
周宻宋季為國局嘗祠蜡充奉禮部郎兼太祝終義烏
癸辛雜識參書繪/寳鑑宻詳掌故
宇文公諒字子貞其先成都人父挺祖徙吳興厯同知
[012-35a]
餘姚州事夏不雨公諒出禱輙應嵗以有年民頌之以
為别駕雨攝㑹稽縣申明寃滯所活者衆省檄察實松
江海塗田公諒以潮汐不常後必貽患請一概免科省
臣從之遷髙郵府推官未幾除國子助教日與諸生辨
析六經六舘之士資其陶甄者徃徃出為名臣調應奉
翰林文字同知制誥兼國史院編脩官以病得告後召
為國子監丞除江浙儒學提舉改僉嶺南亷訪司事元/史
凌懋翁字師德安吉人厯嘉興路總管勞/志
[012-35b]
郯韶字九成吳興人能詩清麗温重沈子厚亦郡人通
史善為詩㳺于樂府鐡崖/集
程郇字晋甫公許孫少有至行能文官婺源知州民懷
其德致仕歸老植五栁于庭扁曰栁軒有栁退藁十卷
勞/志
許德彰篤志于學自號潜齋累辟不起苕霅/野史
黄溍字晋卿本姓丁世居吳興祖應復浙西提舉曽祖
伯虎髙祖曄俱進士其父鑄育于義烏之黄母童氏夢
[012-36a]
大星墜于懷有娠二十四月始生溍元祐二年進士厯
知制誥兼國史院編修官累翰林院學士兼經筵官追
封江夏郡公謚文獻溍天資介特在州縣惟以清白為
治月俸不給毎鬻産以佐其費及升朝行挺立無所附
足不登鉅公勢人之門君子稱其有清風高節如氷壺
玊尺纎塵勿汙然剛少容觸物或弦急雷霆若未易涯
涘一旋踵間煦若陽春溍之學博極天下之書而約之
于至精剖析經史疑難及古今因革制度名物之屬旁
[012-36b]
引曲証多先儒所未發文辭布置謹嚴援㩀精切俯仰
雍容不大聲色譬之澄湖不波一碧萬頃魚鱉蛟龍潜
伏而淵然之光自不可犯所著有日損齋槀二十三卷
義烏志七卷筆記一卷元/史
 黄溍為文章如澄湖不波一碧萬頃凡朝廷大詔令
 多出其手京師人呼為璽口學士李材觧/酲語
 晋卿早年為湖州長興吏因簿書被箠乃棄吏發憤
 讀書登乙卯進士第為世名儒農田/餘話
[012-37a]
牟應奎字文甫吳興人子才之孫為黄巖州判官有著
黄巖/志
魯琪琳烏程人為人古樸忠實詩文雄壯不樂仕進沈
原昭求詩法因詩示之云三百五篇風雅頌世人能讀
少人觀吟哦須得自情性雕琢返愁夭肺肝春草池塘
中造化梅花香影外波瀾熟參熟究工夫到始信仙凡
共一丹西吳里語吳/興絶唱集
史台孫吳興人厯江閩兩帥幕詳藝/文
[012-37b]
沈國祥歸安人天性仁孝篤志好修少㳺學浦江師事
吳淵頴為髙弟掲徯斯知其名㑹詔脩三史薦為纂修
官不就隠居武康之仙臺山築一堂名曰逍遥堂優㳺
樂道以終其身沈氏/譜
蔣必勝字質甫號容齋長興人教授高郵池州厯慶元
主簿至元丁亥創東湖書院捐田𨽻之至治辛酉必勝
弟居仁白有司轉聞于中書得書院額益以田二百四
畆祀事無闕至元乙邜蔣克明復輟田百畆歸之由是
[012-38a]
稱義門蔣氏云楊亷夫東/湖書院記
史博字約之南潯人博極羣書尤䆳于易時元世祖求
南人欲用之逺近交辟皆不就雲汀/筆談
金文質號聼雪翁性豪蕩力學好吟善恢諧隠居不仕
長興/志
劉鑄字季冶長興人性素剛鯁淹貫經史㓜孤鞠于伯
氏比長報以父禮李潜稱為純德士平生交㳺多名流
讀書天竺山從學者百餘人母死廬于墓側孝心篤至
[012-38b]
有仕族欲妻以女鑄曰吾窶子而得仕族女必不肯提
甕出汲以修婦道井臼之責鑄委之耶竟謝却之既歿
鄉人追悼為之流涕著有燕石編傳家萬姓/統譜
陳潤祖東遷人宋參知政事存之孫以道德文章開發
後進若太平尉趙彦恭松江教授倪子逺徽州推官吳
本立衢州推官張安國皆其門人也潤祖中延祐甲寅
浙江鄉舉第一仕至崑山同知孫曰鑾曰禮承家學有
詩名著于時烏程/新志
[012-39a]
朱爃字山甫其先吉安人祖宋進士父力修嘗館甥烏
程王氏因為烏程人嶸篤學苦志元祐甲寅浙江鄉舉
乙邜張起巖榜進士任長洲縣丞上/
徐飬素號素庵居士德清人縝宻寡言笑切劘經史至
老無倦仕元為翰林直學士與虞集同朝友善家居種
德樂施名其堂曰積善未嘗挟富貴以驕人宋濓嘗有
䟦積善堂記後麻溪徐/氏譜
劉仲仁字彦德晩號曲肱道人讀書務實踐為詩文不
[012-39b]
事藻飾旁通堪輿之術善畫山水人物得之者寳之在
稠人中嗤嗤不肯出一語中年折其肱遂以為號人皆
惜其不果為世用仲仁不加戚則曰生余者天成余者
天曲余肱者天緣世而寜余生者天余何憾夫天其能
脱畧世慮如此臧衍長/興志
談文禮德清人居邑南甫五齡父蚤世即知哀痛號泣
累日夜不休母潘氏矢節撫之賴以成立毎伏臘享祀
必思慕哭泣成禮又念母劬勞搆奉萱堂朝夕供甘㫖
[012-40a]
以營色飬母亡居喪幾毁邑人閻仲彬繪圖名公題咏
盈帙鄉里稱純孝博學能詩人勸之仕文禮不屑隠居
終身德清/新志
章同字克明又字元文號横塘邱吉吳興/絶唱集
韓友直字伯清號静退老人又號介石吳興絶/唱集
邱輔仁字友文歸安人少不樂華靡五經百氏悉究其
歸元季張氏偽平章潘元明使人召之輔仁遁至洪武
初始歸
[012-40b]
張安國字世昌烏程人少有才名仕元為衢州路推官
子溥字伯源國初授北平檢校永樂中累遷文華殿大
學士勞/志
 張按嘉興志載世昌石縣尹善政碑云浙間宰令之
 賢必以嘉興石君為首余昔居霅上固稔聞之又閔
 氏譜載至順間崇順菴蘭若記亦世昌筆則世昌乃
 其名也
張文蔚字楙實吳興人工文章嘗為楊參謀誄參謀名
[012-41a]
椿死于張士誠之難見吳匏/庵志
錢鼒字德鉉吳興人從楊亷夫讀書雲間一堂如破舟
啜菽飲水力學不怠以古文辭名洪武癸丑冬舉明經
任國子學錄松江/新志
嚴應雷烏程人當元末擁素封之貲孝行内篤仁恩外
浃脱守臣之家難周故官之廩餼拯溺觧厄惟日不足
子震直官至工部尚書流芳/錄
 
[012-41b]
 
 
 
 
 
 
 
 吳興偹志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