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f0039 歷代名臣奏議-明-楊士奇 (master)


[307-1a]
欽定四庫全書
 歴代名臣奏議卷三百七
           明 楊士竒等 撰
  灾祥
宋孝宗淳熙四年吏部侍郎周必大上奏曰臣竊見隂
雨已踰兩旬甚妨收刈陛下焦心勞思徳音屢下決遣
囚繋蠲免房緡申詔有司精加祈禱而雨意未止愈勤
宸念臣職在論思恨無愚者之慮少裨萬一輙以三事
[307-1b]
冐昧陳獻伏聞太祖朝以久雨謂左右曰後宫止三百
餘人當更放數十人今禁中給使雖少不知可用太祖
故事否此一事也近嵗員多闕少到堂及到部官發洩
艱滯不知可詔三省及吏部刷具人數隨宜措置撥遣
否此二事也陛下裕民之心甚切而州縣奉行多有不
至聞浙中諸郡見催積欠頗急不知可降指揮少寛期
限否其餘更有寛恤事件望令三省及户部日下條具
取㫖施行此三事也臣誠迂陋然懐不自已親書奏聞
[307-2a]
或有可採乞賜裁擇庶幾人心懽恱指期晴霽
八年朱熹上奏曰臣竊惟皇帝陛下臨御以來夙興夜
寐畏天恤民誠敬寛仁格于上下宜其天心克享民物
阜安而二十年之間水旱盗賊畧無寧嵗邇者垂象差
忒識者寒心饑饉連年民多流殍陛下側席興歎進賢
退奸分命朝臣振廪出粟凡所以奉承天意慰恱人心
者無所不至又宜若可以少回災沴召致和平矣而間
者冬氣太温雷電震激嗣嵗之計尚有可憂臣誠愚昧
[307-2b]
有不識其所以然者嘗竊推迹前事以深求之意者徳
之崇者有未至於天歟業之廣者有未及於地歟政之
大者有未舉而其小者無所繫歟刑之逺者或不當而
其近者或幸免歟君子或有未用而小人或有未去歟
大臣或失其職而賤者或竊其柄歟直諒之言罕聞而
諂䛕者衆歟徳義之風未著而汙賤者騁歟貨賂或上
流而恩澤不下究歟責人或已詳而反躬有未至歟夫
必有是數者然後足以召災而致異今以陛下之明聖
[307-3a]
則豈有是哉然而天心未豫邦本動揺宸慮雖深旱氣
未究是則必有說矣臣竊不自量敢冒萬死伏願陛下
聽斷之餘虚心靜慮試以前數條者反之於身驗之於
事而深自省焉則淵黙之中無微不照而凡此得失之
端孰有孰無孰存孰改皆無所遁其情矣若猶以為未
也則願濬發徳音布告中外反躬引咎以圖自新内自
臣工外及甿庶有能開寤聖心指陳闕政者無間踈賤
使咸得以自通然後差擇近臣之通明正直者一二人
[307-3b]
使各引其所知有識敢言之士三數人寓直殿門凡四
方之言有來上者悉令省閱舉其盡忠不𨼆者日以聞
于聰聽則夫天人之際譴告所繇將有粲然畢陳於前
者然後兼總條貫稱制臨決畫為科品以次施行使一
日之間雲消霧散堯天舜日廓然清明則上帝鬼神收
還威怒羣黎百姓無不䝉休矣臣以孤逺受恩過深圖
報無階抵冒至此惟陛下寛其斧鑕留神財幸
熹提舉浙東常平茶鹽公事乞修徳政以弭天變狀曰
[307-4a]
臣昨為本路旱傷祈禱不應累曾具奏及申尚書省乞
為敷奏早作防備近準省劄已䝉聖慈特從所請支錢
於明州置場糴米而又伏覩陛下發自宸衷特遣中使
降香祈禱臣有以見陛下畏天恤民之心至深至切不
勝感激願效愚忠顧恨官有常守無由瞻望清光罄竭
血誠庶裨萬一不勝犬馬螻蟻區區之情竊謂累年之
旱譴告已深今日之災地分尤廣非惟官府民間儲備
已竭而大農之積亦已無餘又當大禮年分户部催督
[307-4b]
州縣積年欠負官物其勢不容少緩凡所以為施舍賑
恤之恩者竊恐又必不能如去年之厚臣竊不勝大懼
以為此實安危治亂之機非尋常小小災傷之比也為
今之計獨有斷自聖心沛然發號深以側身悔過之誠
解謝髙穹又以責躬求言之意敷告下土然後君臣相
戒痛自省改以承皇天仁愛之心庶幾精誠感通轉禍
為福其次則唯有盡出内庫之錢以供大禮之費為收
糴之本而詔户部無得催理舊欠詔諸路漕臣遵依條
[307-5a]
限檢放稅租詔宰臣沙汰被災路分州軍監司守臣之
無狀者遴選賢能責以荒政庶幾猶足以下結民心消
其乘時作亂之意如其不然臣恐所當憂者不止於餓
殍而在於盜賊䝉其害者不止於官吏而上及於國家
也臣䝉恩至深不知死所敢冒鈇鉞為陛下言之觸犯
天威恭俟夷滅
十二年地震尚書吏部員外郎楊萬里應詔上奏曰臣
聞言有事於無事之時不害其為忠也言無事於有事
[307-5b]
之時其為奸也大矣昔者賈誼陳治安之策有厝火積
薪之喻此文帝最盛時也蘇洵獻審敵之策有弊船深
淵之喻此仁宗最盛時也西漢之文帝本朝之仁宗何
君也後世堯舜之君也以後世堯舜之君而二子有積
薪弊船之喻何也臣故曰言有事於無事之時不害其
為忠也今則不然南北和好踰二十年一旦絶使敵情
不測而或者曰彼有五單于爭立之禍又曰彼有匈奴
困於隣近復困於柔然之禍既而皆不驗或者曰彼將
[307-6a]
畏我或者曰彼不敢圖使果畏我而不敢圖乎道塗相
傳繕汴京之城池開海州之漕渠又於河南北簽民兵
增驛騎製馬櫪籍井泉又收彼之海舟入彼之内地葺
而新之其意甚祕其禁甚嚴而吾之間諜不得以入此
何為者耶今夫千金之家有巨盗焉日夜摩厲以圖行
刼而奪之貨為千金之子者方且外户不閉般樂飲酒
處之以坦然夫有其備而樂之以坦然可也無其備而
處之以坦然可乎而說者以為畏我且不敢圖我也臣
[307-6b]
所謂言無事於有事之時者一也或以謂彼主北歸可
以為中國之賀臣以為中國之憂正在此也何也昔者
金人之南侵也空國而盡銳於一舉不知夫他人乘其
虚而奪之國今度彼之北歸葢創於昔者之空國而南
侵也是彼將欲南之必固北之北之者何或者以身填
撫其巢而以其雛與婿經營其南也而說者以謂可以
為中國賀臣所謂言無事於有事之時者二也臣竊聞
論者或謂緩急淮不可守則棄淮而守江是不然有淮
[307-7a]
所以有江也淮茍無矣安得而有江哉吾果棄淮乎敵
以兵居之居之而不去近則通泰之鹽利為彼所據將
無以給吾之財用逺則吳蜀之形勢為彼所裂將無以
通吾之脉絡葢昔者吳與魏力爭而得合肥然後吳始
安李煜失滁揚二州自此南唐始蹙今曰棄淮而保江
既無淮矣江可得而保乎臣所謂言無事於有事之時
者三也陛下近日之舉亦可觀矣如曰舉邊帥如曰舉
都統其說是也其意未也何也今淮之東西凡十五郡
[307-7b]
所謂守帥不知陛下將使宰相擇之乎抑將使樞廷擇
之乎使宰相擇之宰相未必為樞廷慮也使樞廷擇之
則除授不自已出也一則不為之慮一則不自已出緩
急敗事則皆曰非我也陛下將責之誰乎至於都統則
令侍從勿以見任而必曰未顯者是求他日之將才而
非求今日之將才也舉者得以塞今日之責受舉者得
以逃今日之責是上下相與為媮而已臣所謂言無事
於有事之時者四也且南北各有長技若騎若射北之
[307-8a]
長技也若舟若歩南之長技也今為北之計者尚收其
海舟而繕治之至於南之海舟則不聞繕治焉或曰吾
舟素具也或曰吾之舟雖未具而憚於擾也自紹興辛
巳南北之戰今幾年矣當時山東之功采石之功不以
騎也不以射也不以歩也舟焉而已當時之舟勝則勝
矣今幾年矣素具之舟其可復用乎且夫斯民一日之
擾與社稷百世之安危孰輕孰重也易曰除戎器戒不
虞聖人豈不知其擾哉夫固有大於擾者也而曰素具
[307-8b]
又曰憚於擾臣所謂言無事於有事之時者五也大抵
天下之事有緩急當周公相成王之時其急在於懲荆
舒當宣王中興之時其急在於伐玁狁當今之時陛下
以為何等時耶金人日逼疆埸日憂而未聞防金人者
何策保疆埸者何道但聞某日修某禮文也某日進某
書史也是以鄉飲理軍以干羽解圍也臣所謂言無事
於有事之時者六也臣聞古者人君不能悟之則天地
能悟之今也國家之事敵情不測如此而君臣上下處
[307-9a]
之如太平無事之時是人不能悟之矣故上天見異相
傳異時熒惑犯南斗邇日鎮星犯端門熒惑守羽林臣
書生不曉天文未敢以為必然也至於王春正月日青
無光若有兩日相摩者兹不曰大異乎然天猶恐陛下
不信也至於春日載陽和氣播物復有雨雪殺物者兹
不曰大異乎然天猶恐陛下又不信也廼五月庚寅又
有戊夜地震者兹又不曰大異乎且夫天變在逺臣子
不敢奏也不信可也地震在外州郡不敢聞也不信可
[307-9b]
也今也天變頻仍地震輦轂陛下豈得不信乎信之矣
豈得不懼乎臣聞匡衡云隂變則静者動陽蔽則明者
晻曷謂陽曰君也徳也中國也君子也曷謂隂曰臣也
兵刑也四裔也女謁近習也今也日而無光春而雪寒
地而動揺其為隂之咎徴也昭昭矣而君臣不聞警懼
朝廷不聞咨訪人不能悟之則天地能悟之臣不知陛
下於此悟乎否乎臣謹按國史本朝宣和五年十月京
師地震未幾有尼雅滿寇汴京之役紹興三年八月行在
[307-10a]
所地震未幾有金人寇淮甸之役宣和遇烖而恬不知
懼我是以有靖康之禍光堯知變而詔求直言我是以
有韓世忠劉光世之捷此近事之驗也不必逺稽之上
古也今或者謂天變不足畏地震不足畏陛下胡不引
宣和紹興之事而觀之乎臣所謂言無事於有事之時
者七也自頻年以來兩浙最近則先旱江淮則又旱湖
廣則又旱一方有旱則民之流徙者相續道殣者相枕
常平之積名存而實亡入粟之令上行而下不應静而
[307-10b]
無事尚未知所以振之救之動而有事將何仰以為資
耶昔者漢之伐匈奴必實塞下之粟伐先零必糴湟中
之粟今也倉廪府庫非徒無餘也且不足也而或者以
為無足慮臣所謂言無事於有事之時者八也古者足
國裕民惟食與貨所謂貨者今之錢幣是也今之所謂
錢者富商巨賈近習閹宦權貴將相皆盈室以藏之列
屋以居之積而不洩滯而不流至於百姓三軍之用則
惟破楮劵爾一旦緩急破楮劵可用乎當是之時萬一
[307-11a]
如唐涇原之師因怒糲食蹴而覆之出不遜語遂起朱
泚之亂可不為寒心哉臣之大憂實在於此而或者曰
楮劵可以富國臣所謂言無事於有事之時者九也臣
聞善為備者備兵不若備糧備糧不若備人古者立國
必有可畏非畏其國也畏其人也故苻堅欲圖晉而王
猛以為不可謂謝安桓沖江左之望是存晉者二人而
已矣異時名相如趙鼎張浚名將如岳飛韓世忠此金
人所憚也近時劉珙可用則蚤死張栻可用則沮死萬
[307-11b]
一有緩急不知可以督諸軍者何人可以當一面者何
人而金人之所素憚者又何人耶而或者謂今日文武
之才皆有其人人之有才用而後見臣聞之記曰茍有
車必見其式茍有言必聞其聲今曰有其人而未聞某
人如古之名將某人如古之名相是有車而無式有言
而無聲也且夫用而後見非臨之以大安危試之以大
勝負則莫見其用也平居無以知其人之能否必待大
安危大勝負而後見焉見其成事幸矣萬一見其敗事
[307-12a]
悔何及耶昔者謝𤣥之北禦苻堅而郗超知其必勝桓
温之西伐李勢而劉惔知其必克葢𤣥於履屐之間無
不當其任温於蒱博不必得則不為二子於平居無事
之日葢必有以察其小而後信其大也豈必待用而後
見也哉而今之說者曰文武之才皆有其人人之有才
用而後見臣所謂言無事於有事之時者十也願陛下
超然逺覽昭然逺悟勿矜聖徳之崇髙而増其所未能
勿恃中國之生聚而嚴其所未備勿以天地之變異為
[307-12b]
適然而法宣王之懼烖勿以臣下之苦言為逆耳而體
太宗之導諫勿以女謁近習之害政為細故而監漢唐
季世致亂之由勿以今日仇讎之包藏為無他而懲宣
政晚年受禍之酷責大臣以通知邊事軍務如富弼之
請勿以東西二府異其心委大臣以薦進謀臣良將如
蕭何所竒勿以文武兩途而殊其轍勿使賂宦者而得
旄節如唐大歴之弊勿使貨近幸而得招討如梁叚凝
之敗以重蜀之心而重荆襄使東西形勢之相接以保
[307-13a]
江之心而保兩淮使表裏脣齒之相依勿以海道為無
虞勿以大江為可恃増屯聚糧治艦扼險君臣之所咨
訪朝夕之所講求姑置不急之務専精備敵之策平居
無事常若敵至庶幾上可消於天變下不堕於戎心詩
云迨天之未隂雨徹彼桑土綢繆牖户若曰隂雨既至
而後徹桑土則伊尹周公孫武穰苴亦不能為矣雖然
天下之事有本根有枝葉如臣前之所陳者皆枝葉而
已所謂本根臣請誦之臣嘗讀三國志見杜恕上疏於
[307-13b]
魏明帝臣以為深有當於人心者如曰陛下憂勞萬機
或親燈火而庶事不康又曰今朝臣不自以為不能以
陛下為不任也不自以為不知以陛下為不問也又曰
每有軍事詔書常曰誰當憂此者耶吾當自憂爾又曰
知其不盡力也而代之憂其職知其不能也而教之治
其事恕之意葢謂人主不可以自用而人臣之不忠者
幸於人主之自用人臣不可以不任責而人臣之無能
者患於己之任責細故小物而人主自用人臣不任責
[307-14a]
若未害也至於軍事而猶曰誰當憂此吾當自憂今日
之事將無類此臣聞之易曰乾為君乾之道何道也代
有終者坤也行水火山澤雷風之用者六子也乾何為
哉君道亦然故孔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
自堯舜至於文武罔不行此道自六經至於語孟罔不
講此言惟漢之晁錯以為不然爾其說曰人主不可以
不知術數夫以孝景恭儉之資去成康不能以寸然徳
減於孝文變生於七國錯實誤之也陛下之聖舍己如
[307-14b]
舜從諫如湯毋我如孔子無可無不可如漢髙帝而太
平未致中興未開敵國冦讎若未有以備之者得無有
如晁錯者惑聖聽而誤聖心者乎傳曰木水有本源陛
下聖學髙明惟思其所以本源者臣昧死上愚言惟陛
下裁擇
萬里又因旱上疏曰臣伏覩三省同奉聖㫖政事不修
旱暵為虐可令侍從臺諫兩省卿監郎官館職疏陳闕
失及當今急務無有所隠臣仰惟聖主在上徳政溥博
[307-15a]
和氣昭格頻年告豐乃五月以來上天不雨聖心焦然
不遑朝夕親御法駕禱于羣望至惻怛也而亢陽為戾
時雨未應誕布明詔疇咨在廷臣職在宰掾列在卿監
無以報國惟有盡言然臣久不聞聖世求言之詔而驟
當聖主下詢之勤竊喜憂民之意足以轉災而為祥又
竊歎求言之詔無乃似遲而猶隘也旱及兩月然後求
言不曰遲乎上自侍從下止館職不曰隘乎臣請為陛
下歴言致旱之由然後精講備旱之策臣聞天地之氣
[307-15b]
與人之氣貫通而為一者也是氣也常通而不隔則為
豐穰為治安一有隔而不通則為水旱為危亂今嵗之
所以旱者何也是必有隔而不通者也易曰天道下濟
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記曰天氣下降地氣上騰皆言
天地之氣相為升降然後相為貫通也今也陽亢於上
而不下濟隂伏於下而不上行是必有戾氣隔於其間
也然則孰為戾氣斯民歎息之聲此至微也而足以聞
于皇天斯民愁恨之念此至隠也而足以達于上帝此
[307-16a]
戾氣之所從生而天地之氣所從隔也愛民如陛下憂
民如陛下而安得愁恨歎息之事哉葢上澤不下流下
情不上通而已矣何謂上澤之不下流上有薄賦斂之
君而民不被其深仁此臣所謂上澤之不下流也何謂
下情之不上通陛下之耳目内寄之於臺諫而臺諫之
情有所不盡達外寄之於監司而監司之情有所不盡
聞此臣所謂下情之不上通也臣請先言民不受實恵
之說陛下之於民田租之課所蠲者不知其幾酒稅之
[307-16b]
課所蠲者不知其幾茶鹽之課所蠲者不知其幾可謂
上有薄賦斂之君矣然民之不受其實恵者何也下之
人有以隔之也陛下蠲之版曹督之監司督之州縣督
之則是蠲之者言也督之者意也蠲之者名也督之者
實也言不掩意實不葢名是罔民也或曰此經常之費
也不可得而蠲也若曰經常之費不可得而蠲乎真宗
之世嘗因蠲民之賦而出内藏之錢以賜三司以代所
蠲矣大臣何不舉此故事以聞於陛下也或曰人主愛
[307-17a]
民人臣愛官故蠲之者未幾而督之者愈峻也且陛下
之愛民令之則必行禁之則必止人臣安得以愛官之
故而隔陛下及民之恵也或曰沈復之為秀州葢嘗以
獻羨餘而進自此而得樞宻矣錢良臣之為總領葢嘗
以巧聚斂而進自此而至參政矣上之人設大官以誘
之故下之聚斂者奔而趨之臣竊以為不然陛下之用
二臣或以其寸長或以其一能也豈以其獻羨餘巧聚
斂而用之哉雖然詩不云乎人之多言亦可畏也願陛
[307-17b]
下謹其用人之端而勿啓其愛官之源庶乎斯民䝉陛
下之實恵也臣故曰上有薄賦斂之君而下不受其實
恵者此也臣請次言民不被深仁之說陛下邇者御殿
慮囚多從末減非不欽恤又推之於京畿輔郡罔不末
減非不欽恤又推之於天下郡縣罔不欽恤可謂上有
省刑罰之君矣然民之不被其深仁者何也或曰京畿
縣令之獄非有訟也邏者興之也左帑監官之獄亦非
有訟也邏者興之也淮商鄭&KR1480之獄亦非有訟也中人
[307-18a]
興之也且夫京畿縣令之罪信有罪矣恕之不可也左
帑監臨之官信有罪矣恕之不可也然下無吏民之訟
上無官長之劾而邏者興之則不可也天下之事惟公
可以服人惟正可以治人所謂邏者豈盡公正乎哉周
之監謗秦之偶語其端甚微其禍甚大皆此曹為之也
宜其人之不服也至於鄭&KR1480之獄其有罪無罪臣不得
而知也但聞其發於中人鄧&KR1692之請人已不服矣幸而
陛下付之於淮西之監司方有開者鞫之果以無罪告
[307-18b]
陛下赫然震怒貶鄧&KR1692之秩此齊威王烹左右者之舉
也人已大服矣今又有貴戚近習曰鄭興裔者為淮西
之帥再欲實鄭&KR1480之罪以快中人之憤以結中人之援
詔下再鞫中外&KR1006&KR1006也邇日復聞鄭&KR1480者詣登聞而乞
付廷尉矣此葢恃陛下之明而自歸於君父然今之所
謂廷尉者其如張釋之乎其如徐有功乎其能不諂附
中人而昭洗無罪乎中外&KR1006&KR1006也漢黨錮之獄唐甘露
之禍皆此曹為之也可不杜其漸乎臣故曰上有省刑
[307-19a]
罰之君而下不被其深仁者此也臣請復言臺諫之情
有不盡達之說臣竊見臺臣蔣繼周言及軍中鞭死二
婦之事其一軍婦也其一民婦也既而又聞繼周以言
事失實求罷所職使其果以軍婦為民婦是失實也然
臺諫言事許以風聞此祖宗之法所以防姦雄𨼆伏不
測之變也既曰風聞則豈能事事盡實也哉今也以言
一事失實而遽罷臺職萬一他日有意外不測之姦欲
言則無其迹不言則養其患而臺諫之臣懲於失實之
[307-19b]
罪是豈可不為寒心哉且言一軍婦而失實其罪微矣
未至於罷職也罪不至於罷職而遽罷之中外相顧或
曰繼周以觸天威而罷也或曰繼周以言近習而罷也
或曰繼周以擊權貴而罷也是三說者初無是事也而
天下不可以户曉也無是事而有是說皆非所以章陛
下之聖徳而適以損聖徳非所以重天朝之國體而適
以傷國體陛下受其名繼周受其榮也繼周受其榮亦
繼周受其屈也陛下豈得而知之乎臣故曰臺臣為陛
[307-20a]
下之耳目而臺臣之情有不盡達者此也臣請復言監
司之情有不盡聞之說臣竊見浙東監司朱熹以言台
州守臣唐仲友而畀祠祿至今六年朝廷藐然不省亦
廢然不用天下屈之或曰熹之經學上祖孔孟下師程
顥程頤舉而用之必有可觀臣未論也或曰熹之才器
大用之則應變小用之則撥煩置之散地深有可惜臣
亦未論也臣獨怪熹以監司而劾郡守郡守廢而不用
監司亦廢而不用以郡守為是乎猶當伸監司以養其
[307-20b]
直也不當廢監司也以監司為是乎則當廢郡守矣今
也熹與仲友兩廢而兩不用臣不知此為賞耶為罰耶
使仲友而無罪仲友何不請詣廷尉以辨之使熹而舉
按之不實朝廷何不聲熹之罪以罰之何直為此憒憒
也況於細民之寃而求白乎臣故曰監司為陛下之耳
目而監司之情有不盡聞者此也由前之二說而推之
則上澤之不下流者非一端由後之二說而推之則下
情之不上通者非一事亦姑舉臣之所知者而已抑又
[307-21a]
有可言者臣聞能節用而後能愛人能不傷財而後能
不害民故韓昭侯愛一敝袴以待有功非愛弊袴也一
絲一縷皆自寒女出也小民絲粟十百之逋官捕而笞
之繫之鞭血流地陛下不得而見也號呼徹天陛下不
得而聞也然則財之在官者豈可妄用哉如往嵗之雪
寒如邇日之火災陛下皆發帑廩以賜軍民誰不恱服
者至於史浩之賜金至以千計焉夏侯恪之賜錢以買
宅至以萬計焉塗之人皆曰此民之膏血也是二人者
[307-21b]
何功而得此也弱者嫉焉强者憤焉此亦召戾氣之一
端也臣聞聖人擇狂夫之言且狂夫者喪心無知之人
也其言果何足取而聖人擇焉者將以來天下之嘉言
也側聞講筵讀貞觀政要至於太宗之導諫而恱從陛
下慕焉讀陸贄奏議至於徳宗恥屈於正論陛下譏焉
人誰不恃陛下之好諫而争為狂言者然自近年以來
如賈偉以妄言兵將而貶自此外之小臣相戒而不敢
言事矣許知新以妄引指揮而黜自此内之羣臣相戒
[307-22a]
而不敢言事矣是二事者必不出於陛下之意也而中
外大惑也此亦召戾氣之一端也雖然臣前所言者皆
非其大者也臣聞洪範之五事其一曰貌曰恭又曰恭
作肅又曰肅時雨若葢恭肅者謙而不自盈卑而不自
髙之謂也即易之天道下濟記之天氣下降之理也是
以為時雨之證故堯之聖不過於允恭舜之聖不過於
温恭商之中宗享國五十九年而猶嚴恭以自度衛之
武公享夀百年而猶作抑之詩以自儆皆肅時雨若之
[307-22b]
理也陛下有睿聖不世之資無聲色盤游之過而又春
秋寖髙享國愈久閱天下之義理愈多威徳外洽而無
疆埸之虞政教内修而有屢豐之應是以大臣仰其清
光而莫望敢於將順而不敢於正救臺諫知其無過之
可指事於悟言而無事於拂辭是陛下有堯舜舍己從
人之聖而羣臣無禹臯予違汝弼之忠臣恐陛下忽心
之易生而驕心之易至也何以望肅時雨若之速應哉
今日之旱天意或者以是儆陛下之心而進陛下之徳
[307-23a]
乎成湯遇旱而禱不在於以身為犧而在於六事自責
之一語宣王遇旱而懼不在於靡神不舉而在於側身
修行之一事臣之此言聞者以為甚迂而知之者以為
甚大也惟陛下毋忽惟陛下毋忽至於備旱之急務則
臣復有四說焉曰寛州縣曰核積藏曰信勸分之賞曰
賞捄荒之官所謂寛州縣者非寛州縣也所以寛吾民
也朝廷近時有拘催之官者是代版曹而行督責之政
也此已失朝廷之體矣古者錢榖之問不至廟堂而陳
[307-23b]
平亦曰陛下問錢榖當責治粟内史葢古之治粟内史
即今之版曹也版曹有司也有司峻急則朝廷或解而
寛之朝廷所以統有司也有司急矣朝廷復自急焉何
以解有司之急哉是上下俱行急政也民何堪焉況當
旱嵗而督逋益急州縣將何出哉出於旱荒之民而已
臣謂版曹逋欠之多如湖秀之類因此大旱而蠲之以
非常之恩可乎拘催所逋欠之數皆有名無實無可催
理之物亦因此大旱而蠲之以非常之恩可乎所謂核
[307-24a]
積藏者常平之粟是也今天下常平之粟不許他用其
法至重也然有至重之法而無不用之實何也州縣窮
空軍人待哺不幸而省倉無粟則不得不支常平之粟
矣故常平之粟往往徒有其數耳今核之者核其盈虚
多寡而朝廷預為來嵗救荒之弊不至於臨時而無所
錯手足也所謂信勸分之賞者朝廷非無賞格也常患
於不信而已如淳熙十一年吉州之旱守臣趙師&KR0759
賞以募富民有鍾其姓者出粟萬石以輸之官州聞之
[307-24b]
朝廷至今無一級之爵今江西又告旱矣來嵗富民之
粟肯從官司之勸分乎此可慮也所謂賞捄荒之官者
如乾道江西之旱賞小官者四人如淳熙浙西之旱併
賞常平使者擢而登朝之類是也是四說者陛下皆嘗
行之矣而臣重及之者所以望陛下之力行也雖然備
旱之四說抑末矣請修其本臣一介小臣䝉陛下不鄙
夷其愚陋而垂清問焉臣空臆盡言不知忌諱席槀私
室以待天誅
[307-25a]
校書郎兼國史院編修官羅㸃以天旱應詔上言曰今
時姦䛕日甚議論凡陋無所可否則曰得體與世浮沈
則曰有量衆皆黙已獨言則曰沽名衆皆濁已獨清則
曰立異此風不革陛下雖欲大有為於天下未見其可
也自旱暵為虐陛下禱羣祠赦有罪曾不足以感動及
朝求讜言夕得甘雨天心所示昭然不誣獨不知陛下
之求言果欲用之否乎如欲用之則願以所上封事反
覆詳熟當者審而後行疑者咨而後決如此則治象日
[307-25b]
著而亂萌自消矣
孝宗時虞允文奏西蜀草木之妖措置水旱盜賊之備
疏曰臣竊惟陛下四聰之聽無逺不達四方之憂雖微
不置盛徳昭升至誠黙感固足以易妖而為祥革咎而
致休矣豈獨全蜀之幸天下之幸矣臣照得今年二月
間成都府旁近一帶有李實如菜瓜者桃實如豆莢者
杏株發葉如紫莧者棗株拆花如牡丹狀者皆木之孽
也或以為應在盜賊及大水葢未幾而卭蜀盜作延及
[307-26a]
旁郡比來嘉眉瀘敘果有水菑事既小應而亟定但春
中彭漢懐安三郡雨雹異常禾稼有傷雖即已依條檢
放而今日之所當急者諸郡倉庾多虚未有備菑之儲
臣先日具奏乞制置司度牒已分給彭漢石泉等州比
又奏乞成都府路經總制司年額外餘剰錢欲於卭蜀
等州並行措置和糴又下諸郡以常平司錢隨多寡之
數糴義倉米以為一旦水旱不可猝辦之用而夏中積
雨成都路往往漂壊隄堰臣之寸心日夜不勝皇皇今
[307-26b]
仰慿陛下格天之徳雨暘順序秋田當大熟儲積之計
可遂而蜀憂寛矣其次當略修兵備日者臣與晁公武
共議輙差一提舉官鄧安國前去成都府拘收本路係
將不係人再行揀汰團結隊伍依大軍格法教習武藝
臣亦已應副衣甲之類使聲勢稍張則盜賊自息人心
亦安也自古天菑流行治世有所不免而盜賊之禍不
作於有備之國臣之愚慮所以急急於此至於積逋虚
額之害明知不可徴取而存之於案籍適所以長吏奸
[307-27a]
者亦已令總領所逐一開具今别劄繳進乞自睿斷施
行所有苛目之當損宿弊之當去凡為民蠧者見不任
講求須先經理餘財使有實効乃敢議及寛減以副陛
下軫念逺方之意若守令不䖍棄法害民如卭州首亂
之地臣已即按劾亦已䝉聖斷施行繼今有貪惡不悛
之吏臣敢不仰遵睿訓次第以聞伏乞睿照
知長沙王師愈上奏曰臣聞天人之際本無二致究觀
人事則天意可卜辛巳之冬金人敗盟大舉入冦自謂
[307-27b]
談笑可以渡江未幾而天怒人怨變生肘腋竟自斃隕
明年陛下誕膺景命嗣有丕圖因知卒已之役天所以
眷顧陛下光咨中興延我宋萬世無疆之休葢昭昭矣
而臣竊有疑者伏自陛下即位以來災異之作無嵗無
之始則飛蝗蔽天災見於昆蟲可謂微矣次則敵人復
敗盟淮上流血災生於夷狄亦云逺矣既而連年輔郡
大水大火旱熯疾疫死徙者不知其幾其為災異也駸
駸乎大且近矣又其甚者雷震於郊祀之旦禍及於骨
[307-28a]
肉之親益可懼矣竊惟陛下修己任徳未嘗少懈何上
天眷顧於前而災異洊臻於後或者以謂應天之實恐
有所未盡善耳不然何為而若是也昔商髙宗因升鼎
之雉周宣王遭旱魃之虐皆能側身修省為商周中興
之賢君以是知災異者乃天心仁愛人君之深亦人君
恐懼致福之本也陛下天縱聰明逺過髙宗宣王誠能
鑒其弭災之由盡其應天之實則商周中興之功不患
難致也
[307-28b]
衛涇上奏曰臣觀董仲舒告漢武帝曰天人相與之際
甚可畏也又曰國家將有失道之敗廼先出災害以譴
告之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廼至以此
見天心之仁愛人君而欲止其亂也是知天人之際其
應若響災異之變良不虚發自昔帝王未嘗無災異惟
睹變思懼則災變自弭轉禍為福未聞安於時數之適
然而不思所以應天者也仰惟陛下嚴恭寅畏恪謹天
戒二十六年之間兢業之誠有同一日人君患不勤儉
[307-29a]
陛下宵衣旰食菲飲惡衣勤儉根於天性人君患不慈
恕陛下勤恤民隠謙恭接下慈恕本於至誠宫室苑囿
無所增崇狗馬珍竒無所玩好游心典籍探賾道原凡
君徳之所宜有者陛下兼而全之矣每遇災眚側身修
行惟恐不至陛下畏天之誠真得聖人之用心矣竊見
五月以來恒暘為沴田苗就槁川澤多枯旱暵之災所
及浸廣既踰秋序膏澤尚屯寛恵屢施禱祠幾徧而旱
氣盤結卒未盪除雲油然而復收雨將降而輙止陛下
[307-29b]
焦勞於上百姓嗷嗷於下羣臣左右相顧駭愕莫知所
為道路傳聞或云諸郡間亦得雨而畿甸之内獨爾愆
期此尤足以見天心愛君之仁正陛下恐懼修省之日
也借曰君徳全盡無有闕遺陛下亦安可以是自喜也
成湯至聖也政之不節使人之疾苞苴之行讒夫之昌
女謁之盛宫室之營宜皆所無有也而桑林之禱必舉
此六事以自責葢聖人畏天之深為民之切躬自貶損
寧過乎厚出於此心之誠非有所勉强不得已而然也
[307-30a]
況夫庶事之間容有未正上澤壅格而不得下究下情
抑鬰而不能上通天意人心不甚相逺以人求天上下
不交則為否矣變異之見非為此乎頃者都城喧傳謂
陛下内出詔音求言自輔人人踴躍莫不思奮側聽旬
日始命都省降㫖言事而責躬之詔尚遲回而未下陛
下豈以是為虚文而所以應天者不在此耶如近日避
殿減膳徹樂奏告天地宗廟社稷臣知陛下將次第而
舉行之矣臣竊惟仁宗皇帝在位四十二年丕烈懿範
[307-30b]
未易殫敘求其所以致治之盛莫若盡敬天之誠信史
昭垂爛然可覩慶歴四年旱謂輔臣曰方嵗旱而飛蝗
滋甚百姓何罪黙禱上帝願移災於朕躬七年以久不
雨避殿減膳下詔責躬求直言戒勵百官罷免輔臣以
答天戒仁祖敬天為民如此其切何災不弭何福不臻
太平之盛冠古莫及良有以也臣願陛下逺監成湯近
法仁祖謹思天變駿發徳音布宣罪己之辭益廣直言
之路陛下所以應天者至矣盡矣為陛下之臣而不能
[307-31a]
輔宣主徳實恵生民所以傷和氣而致乖異者宜如何
自處也然後嚴敕大臣執政侍從以下及州縣之吏更
相警懼思所以致旱之由為所以恤災之備封章來上
虚心聽納庶幾下情盡達精意感通上天降康災沴銷
釋天下幸甚臣充賦館職恩許言事既得面對拳拳愛
君憂國之誠不能自已敢無一言先以開廣陛下之心
所有政事闕失及當今急務續具條奏臣冒犯天威罪
當萬死
[307-31b]
時集英殿修撰帥福建趙汝愚以地震乞降詔求言疏
曰臣不量鄙陋輙有區區螻蟻之誠冒瀆天聽臣所治
福州五月初九日丑時地震臣自夢中驚覺悸懼不知
所以但覺所卧牀榻動蕩如船在波浪中窗户棟榱互
相摩戞皆雜然有聲如是良久方定臣詢問此方父老
皆言前此所未嘗有臣實憂懼因詢問得往來士大夫
竊聞江浙閩廣數路皆然而本路漳州獨甚時動止經
渉五日方定民居官舍頗多摧陷一時居民亦有被壓
[307-32a]
而致死者臣已行下本州委自知通多方賑救外臣竊
惟坤厚載物本以安静為義今耳目所接綿亘數千里
同時俱震此其為變異非小臣不敢逺引諸儒之說繁
紊宸嚴姑以目前庶事論之今彊敵在外民力困窮盜
賊滋多士卒貧悴有志之士無不深憂雖陛下盛徳在
躬動天以實然於政事之間委任之際亦豈無可議者
臣嘗讀國朝㑹要伏見景祐熙寧及太上皇帝紹興中
皆嘗以地震下詔許羣臣言事豈非徇獨見之明者不
[307-32b]
如盡衆人之智方此弭災消變尤宜引咎責躬屈己從
諫也若聖意勿欲張皇顯言其故則乞遵用祖宗故事
祗以手詔詢問闕失或開天章閣命輔臣條畫或御迎
陽門召侍從臺諫條對或令中書門下頒告在廷之臣
許直言過失或宻札賜舊徳名臣詢問機事所冀誠意
昭達羣議畢陳惟捨短而用長斯轉禍而為福
汝愚又論客星出傳舍疏曰臣聞之知星者曰自今夏
六月有客星出傳舎守之既三月矣臣謹按晉書天文
[307-33a]
志傳舎九星在華葢之上近河賓客之館主邉人入中
國客星守之備姦使亦曰敵兵起臣竊惟華葢之上有
傳舍又曰賓客之館若以人事參之即今掖門之外閤
門客省是其處也臣聞閤門中有用事者陛下委之招
接北來人士蹤跡甚祕其間真偽相雜固不可盡知然
竊聞之道路之言或謂亦有姦細之人反用之為間而
其人莫之寤者臣始疑之不以為信後徐以事考之然
亦有可信者葢西北豪傑之士其資性與南方不同彼
[307-33b]
忠純者極其忠純其狡詐者亦極其狡詐恐非常識淺
慮所能窺測故雖堕其計中而未必寤也臣又聞陛下
委以將帥之權付之帷幄之任竒謀祕畫世莫得聞然
而不見其形當視其影使陛下用之其人能為陛下選
擇將帥訓齊士卒俾中國隠然有不㧞之勢顧雖未能
勒銘燕然掃清塞北有識之士固自知其可任今數年
以來將帥屢易視所居官有同客寄經營掊斂惟恐或
後故軍職遷補類不以公選真才實能之士皆屈沈於
[307-34a]
下無以自見士卒嗟怨盈於道路此非陛下撫之不勤
葢為之主帥者無以素服其心故爾然則緩急之際豈
不深悮陛下委令之寄哉今者不幸災異屢見人情動
揺誠恐一旦狂狡外興姦宄内應蕭牆之事可為深憂
臣又伏思上天垂象端不虚發今昭然示戒獨出於傳
舍客館之間若明告陛下於其處者葢是天心仁愛陛
下誠欲陛下聖心覺寤庶幾改為猶銷鑠於未然也不
然則楚莊王何以無災而致懼耶臣世受國恩義同休
[307-34b]
戚惟望朝廷所行皆善政所用皆忠臣葢決不敢肆為
讒毁以陷害忠良亦非敢賣直要名争權取寵實以事
關廟社理切安危故敢採諸輿議瀝陳愚欵惟陛下鑒

袁說友應詔上言曰臣今月九日恭承明詔以雷震非
時淫雨為災陛下責己求言命臺諫侍從各以朕躬過
失朝政闕違條疏以聞俾之無有所隠臣仰見陛下祗
畏奉天恐懼修省思欲培厚聖徳講行仁政上銷天變
[307-35a]
下慰人心雖湯以六事自責宣王遇災而懼殆不過此
誠宗廟社稷之休四海蒼生之幸臣叨綴從列身逢不
諱之朝所願披瀝肺肝盡言無隠惟陛下財赦臣聞之
書曰皇天無親惟徳是輔又曰惟天降災祥在徳又曰
咸有一徳克享天心故修徳者聖王應天之實未有徳
不修而能格天者也又曰天明畏自我民明威又曰天
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又曰天佑下民作之君作
之師故安民者聖王奉天之本未有民不安而能事天
[307-35b]
者也陛下嗣服之初閱時未久舉行初政每軫聖懐如
五日一朝以隆孝治恪意講學以基逺圖收召人才愛
惜内帑坐朝不倦荒政修明其於修徳安民次第而舉
宜若天意人事相為助順廼者天降災異人心憂疑方
當十月之交雷已歸地而震電交作大雨隨至浹三晝
夜此葢陽氣弗藏隂出用事考之古占其在劉向五行
傳則曰冬大雨水而雷電是陽不閉隂出渉危難其在
李尋所占則曰冬靁電葢喜怒賞罰不顧時禁二人之
[307-36a]
占上係君臨下關民治其親切如此則今日之異葢必
有致之者以至熒惑犯心宿弗循軌道天目峯斷裂山
復移徙中夜地震都邑水災又皆廹近帝城悉非小異
陛下其將隠之於心考之於事豈無有上干和氣下拂
衆情者乎豈無有施置未當而徳意未孚者乎臣不敢
旁舉逺引以事空言敢以陛下所當修徳而安民者摭
其今可舉行凡八條伏惟聖慈垂聽焉臣所謂修徳者
有四其一曰恭覩太上皇帝安處夀康已逾三月陛下
[307-36b]
定省之禮風雨弗渝孝誠之專中外歎仰而尚違膝下
未浹親歡父子之意未孚軍民之情猶鬱雖陛下自知
親意非外庭所得盡聞然而相見之期或更迤邐不惟
浸疑觀聽亦恐别起猜端要當力圖調䕶之方宛轉之
䇿陛下内有慈母可以日達誠意外有伯祖元舅可以
時道聖衷庶幾委曲既深或可一旦感悟兼日來傳夀
康聖體微爽節宣雖未敢信然陛下既未一見則凡慈
父之意皆所未知至於夀康宫中左右執侍與凡供御
[307-37a]
百物果能日應所需否今本宫月得俸料與内帑月所
貢獻者總不下數萬緡未知職掌為誰支用應副果惬
太上聖意否一或不然則慈抱愈鬱無以自娛司馬光
言於英宗皇帝曰嚮者皇太后聽政之時左右侍衛之
人不敢不恪求須之物無敢不備既委去政柄臣竊慮
有無知小人隨勢傾移侍奉懈慢供給有闕則天下之
責皆歸陛下此不可不留意朝夕省察者也臣願陛下
於未得一見之前尤當日戒宫中官屬等俾之加意供
[307-37b]
侍凡有聖意委曲順承惟欲上恱慈顔益保康樂少有
怠堕必罰無赦則兩宫安懌親侍有期孝道無闕矣臣
側聞已降指揮責以限日修整南内陛下急欲還御正
朝宻侍慈極此葢孝念之切故為是圖惟是大行之喪
今既在殯陛下久留重華以侍喪几今若於發引之前
急還大内則是三月侍喪一朝遽捨追念皇祖情若未
安况夀康今已安處倦勤而陛下又數行問安之禮若
且留喪側以俟發引然後還内情既可安事亦為順其
[307-38a]
二曰臣竊觀陛下布政之初倚任大臣塞聰蔽明不以
自用深得帝王用人之先務垂拱仰成之要道也仁宗
皇帝嘗諭諫官韓絳曰朕固不懌自有處分所慮未中
於理而有司奉行則其害己加於人故每欲先盡大臣
之慮而後行之大哉聖人之謨訓也葢人主處於深宫
凡人才之髙下事情之當否安得而盡知故黜己聰明
任人以事以朝廷為基本以大臣為腹心進退人才廢
置機務寧屈獨斷惟務循公是以黜陟廢興動合衆望
[307-38b]
其或慮權柄之下移欲威福之自已聽有偏闇慮或不
周小有非宜人情必惑甚則左右乘間竊弄國權主勢
浸微危亂立至稽之方册可證弗疑臣願陛下念主勢
之輕重實係於朝廷而權柄之下移實由於自用上法
仁皇之訓深思獨斷之難凡命由中出少留聖慮則陛
下盡為君之體而朝廷無失職之憂矣其三曰臺諫者
天子之耳目凡論思獻納箴規劘切而關於人主之身
者則臺諫為尤重故臺諫之一進一退實係於人主取
[307-39a]
捨之公端不可以私意邇言而進退之也唐介為殿中
侍御史以論事而去仁宗皇帝念之復畀舊官時論者
謂天子優容言事之臣近世未有豈非臺諫者上則示
人主之好惡下則係中外之觀瞻一有少差事關理亂
綱紀紛糾邪正混淆誠不可忽臣願陛下念朝廷之綱
紀本於言責而臺諫之用否切於治功取舍進退重之
難之勿輕勿易則紀綱立而邪正分朝廷治而主勢重
矣其四曰今嵗水旱為災民以饑饉淮浙諸郡無不告
[307-39b]
歉饑民流離浸以相望陛下日議賑卹捐金發粟毫髪
不靳惟是朝廷樁管所積數目已少版曹經常已乏無
可更蠲常平義倉支撥殆盡楮幣度牒印賣已多今去
來嵗麥熟之期尚踰半嵗接續賑濟已無長策臣竊觀
仁宗皇帝景祐元年以淮南嵗饑出内藏絹二十萬代
充上供慶歴四年出内庫銀三萬下陜西糴榖麥以濟
饑民皇祐二年以河朔水災出内庫銀四十萬紬絹六
十萬以助軍儲是三者皆因嵗歉以捐内帑仁宗之意
[307-40a]
豈特以朝廷州縣之積已不足用而上軫飢荒之念葢
欲急以及民故與之再三而不惜也陛下臨御以來儉
以足用浮費盡蠲竊聞内帑之儲今已百倍於前中外
聞之無不感歎惟是目今賑濟日月尚長所幸江西湖
南皆得上熟可以運米東下以及淮浙臣願陛下念淮
浙饑民之甚衆知公家事力之已窮特法仁宗故事多
捐内庫金帛付之朝廷措置糴米百萬斛接續以充賑
濟陛下仁心仁聞浹于億兆生靈格天之徳孰大於此
[307-40b]
臣所謂安民者有四其一曰民户嵗輸夏稅其間折錢
者總曰折帛當時立價既髙州縣浸復增數積嵗既久
民困重輸今中産之家已為希有況於兼并者乎比者
臺臣嘗及蠲減折帛之價側聞朝廷見議施行此誠損
上益下也臣不敢再述惟是丁錢一項尤切於農民葢
游手末作不在科丁之數獨民不得幸免頃嵗各因守
臣之請有蠲有減今所存第五等身丁丁鹽綿絹四色
皆有上供與州用之數為錢則當四十一萬餘緡而上
[307-41a]
供者計一十一萬耳餘皆州郡自得支用也臣竊謂此
錢既切於農民今水旱為災民方艱食田家枵腹不保
朝暮若復征以官賦何止太山之壓也今若未能盡以
蠲放臣願陛下深念農民饑饉之廹將來年第五等身
丁并丁鹽兩色錢共四十一萬一千餘貫盡與除放其
今年未足之錢且令住催上供者則户部别議對補州
用者則州郡隨宜措置庶幾田家人人各受實恵足以
感召和氣矣其二曰頃嵗朝廷兩下蠲減房金之令葢
[307-41b]
欲取有餘以恵不足細民受賜誠為弗輕再減之後今
已八年而有力之家新剏房廊悉皆髙定賃直以備將
來裁減都城新屋尤倍他州臣願陛下特降詔㫖應内
外房賃已經再減之後其新造賃屋不曾經減者並照
前來指揮三分減一則閭閻細民歡聲洋溢立可召和
無不均受厚恩矣其三曰天下州縣稅塲雖各有定額
而州郡利於贏餘嵗增其數間有租額素重趂辦實難
塲務横征商旅被害貿易既艱公私俱困兩浙諸郡其
[307-42a]
害尤甚殆非細故也嘉祐六年仁宗皇帝詔三司取天
下塲務舊額裁減别立新額征稅既寛商賈被恵今兩
浙稅額最重而議者指為常事多不以言臣願陛下明
詔兩浙轉運司㑹本路各州應干稅務之額取其所收
最少年分之數别立新額明示商賈使之收趂上無厚
征之數下無横取之擾庶幾商賈以寛雖居者亦受其
恵矣其四曰國家刑辟之制具存三尺而近年監司郡
守多有逞威棄法悉由己意刺配之罪出於臨時謂之
[307-42b]
特配畫一之法視為虚文固有黥配相望于道而以特
配行者凡十五六甚亡謂也豈不重干和氣哉臣願陛
下申嚴見行條法監司郡守毋得輙用特配之例須情
法相當照條結録而後可施行内外臺常切覺察亦足
以全民生而召和氣也臣仰惟陛下以天縱之資膺付
託之重温恭允塞每以誠意為先寅畏嚴恭不敢以位
為樂中外愛戴如出一辭其於畏天之威應天以實必
已躬行而身履之矣然而自昔天災流行固未嘗以絶
[307-43a]
夫人也而況人主代天作子以牧斯民天之黙示儆愛
之心在人主尤不可忽漢董仲舒之告武帝曰國家將
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異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
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廼至於此見天心
之仁愛人君而欲止其亂也自非大亡道之世者天盡
欲扶持而全安之陛下試觀仲舒之言則知天之所以
眷念人主者其委曲綢繆如此陛下繼統御極甫閱一
時而天變甚洪昔所少見感召之自雖未易知然皇天
[307-43b]
譴告警懼之意以冀陛下自省而知變者其彰彰已如
此使陛下内發於畏心外形於仁政有闕必補有善必
遷忠言必聽不以切直而惡聞長策必圖不以難行而
遽止修徳於己而天變自銷安民於下而天意自恱則
仲舒謂天盡欲扶持而全安之者真如桴鼓之應矣臣
願陛下終始惟一不替厥初凡臣之所謂修徳者日進
而不已臣之所謂安民者日行而不怠則受天之祜而
享鬼神之靈宗社緜長而端命于上帝殆將與天亡極
[307-44a]
矣又何災異之可言哉詩曰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
上帝聿懐多福厥徳不回以受方國惟陛下深思而力
行焉天下幸甚
 
 
 
 
 
[307-44b]
 
 
 
 
 
 
 
 歴代名臣奏議卷三百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