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c0011 欽定平定金川方略-清-來保 (master)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平定金川方略卷六
   三月丁亥
 上命軍機大臣等傳諭班第曰據班第奏稱先由成
  都起程往川西一路查看糧臺前至軍營再由軍
  營前往川南一帶勘視糧路朕思辦理糧餉固屬
  緊要自應及時籌辦但軍營弁兵多半更易現在
  正值軍興恐張廣泗一人有不能兼顧之慮班第
[006-1b]
  若至軍營且不必查勘糧路在彼留駐多時既可
  察看情形又可與張廣泗協商一切軍務佐其不
  逮其糧餉一事即於軍營指示調度一面辦理至
  金川逆酋進勦前據張廣泗奏稱各路兵到一舉
  攻克夏秋之間可以告㨗此處應令班第留心察
  看果如張廣泗所奏夏秋之間可以告㨗則已萬
  一揆度形勢夏秋之間又不能竣事遷延至於明
  嵗則應另為籌畫為先事圖維之計朕思金川小
[006-2a]
  醜本非難以殄滅祗縁緑營兵弁素多怯弱川兵
  又於隨征瞻對漸染委靡習氣以致不能振興若
  改用旗兵前往或者可以剋期致勝應令班第與
  張廣泗詳酌張廣泗本係旗人即管轄旗兵亦無
  不可但此時且不必露此意恐衆志益懈也
   庚寅雲貴總督張允隨貴州巡撫孫紹武提督
   丁士傑㑹奏言上年五月間准川陜督臣張廣
   泗咨調黔省官兵二千名協勦臣/等因官兵入
[006-2b]
   川之時正當夏月一交冬令天寒必須製備皮
   衣隨㑹商毎馬兵一名借給銀四兩步兵一名
   借給銀二兩計黔兵二千二十一名即於藩庫
   借支銀四千四百八十兩並借給領兵将備製
   備冬衣銀六百九十兩共銀五千一百七十兩
   於十月十五日委官觧赴川省去訖旋准張廣
   泗咨稱黔省兵丁皮襖皮褲在所必需己酌定
   毎兵借支銀三兩就近於成都借給銀六千三
[006-3a]
   十六兩希即照數委員觧還當即轉飭前次委
   員将領觧銀四千四百八十兩即徑交川省藩
   庫兑収其應找銀一千五百五十六兩俟有便
   員即行補觧伏思黔兵逺赴蜀塞其家口在黔
   全頼月餉養贍若遽行按季坐扣未免匱乏堪
   虞臣/等仰體
 皇上軫䘏戎行至意公同酌議将前項借支銀六千
   三十六兩並領兵将弁借支銀六百九十兩統
[006-3b]
   俟凱旋之日在於各官兵俸餉内分季扣還奏
   入
 報聞是日張允隨等又奏言正月十五日接准川陜
   督臣張廣泗来咨加調黔兵一千名赴川協勦
   臣/等當經㑹商於各標協營酌量地方情形兵
   數多寡派撥足額選委平逺協都司吕文魁黄
   平協都司沈瑞龍分為二撥管觧前進吕文魁
   人材壯健任事勇往而沈瑞龍於塞外地理情
[006-4a]
   形亦頗熟悉俱屬軍前可用之才至於新疆協
   營均資重兵彈壓未便議調惟清江協副將唐
   開中係張廣泗指派統領官兵大員所有該協
   親標兵丁不得不酌調九十五名餘派撫標一
   百名提標三百名安籠鎮標一百名遵義協標
   一百五十名都匀協標一百名大定協標五十
   名平逺協標五十名黄平營五十名丹江營五
   名以足一千之數仍按每兵百名准帶餘丁三
[006-4b]
   十名以備背負軍装貼防壁壘之用已於正月
   二十至二月初一等日陸續起程俱交副將唐
   開中統領前進奏入
 報聞
   壬寅紀山奏言前准督臣張廣泗委員在省製
   造五六百觔重大鐵砲二十位又添造六十位
   共八十位正因所購鐵觔不能應手恐致貽誤
   適因督臣前札令臣/在雲南雇覔鑄銅巧匠五
[006-5a]
   名俟九節銅砲到川照式鑄造今砲匠恰值到
   川臣/即動錢局銅觔仿照督臣飭造鐵砲大小
   試造一位銅觔重於鐵觔故試造之砲體重七
   百四十觔長七尺三寸食藥一觔八兩食鐵子
   重三觔四兩隨即運送軍營去訖兹于二月十
   四日工部員外郎石禮嘉等將奉
 㫖頒發九節大銅砲十位運齊到省是日即准督臣
   咨令將大銅砲五位運至軍營二位運送打箭
[006-5b]
   爐二位運送雜谷閙留一位在省即令滇匠仿
   照試造至所需鐵砲八十位既有九節大銅砲
   十位止須四十位臣/當即遴委幹員分頭䕶送
   並令滇匠仿照九節大銅砲式先行鑄造至鐵
   砲尚應觧十四位刻下現在赶造俟造成試放
   之後隨得隨運恭摺陳明奏入
 報聞
   甲辰陜西延綏總兵何祥書以派撥兵丁往川
[006-6a]
   少撥馬兵騎馬三百五十匹具摺請
 㫖議處
 上命該部嚴察議奏
   乙巳張廣泗奏言臣/欽奉
 上諭令臣/於各省司道鎮將内有深知其可任者聽
   臣/一面調赴軍前委用臣/自揣素乏知人之明
   何敢以非臣/所屬遽行移調惟原任貴州按察
   使宋厚其人才識明通老成歴練於苖疆軍務
[006-6b]
   經辦最久西鳯協副將任舉奉
 㫖發往軍前其人忠誠勇敢現在川省鎮將内無出
   其右者此外臣/現調陜甘雲貴之兵需員統領
   業經指名派調陜西金塔協副將劉順大通協
   副將髙雄潼闗協副將鐵景祐貴州清江協副
   將唐開中雲南鎮雄營叅將龍有印並候補叅
   將王愷數員或向曽共事或得之採訪尚屬諳
   練戎行者統俟該員等到後容臣再加察看至
[006-7a]
   川省各官積習一切粉飾欺誑成風巡撫為一
   省樞紐有轉移風氣之權愛必達存心醇正堪
   任川撫否或以愛必達調任黔省而以孫紹武
   調任川撫似乎均得其人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等傳諭曰據張廣泗奏川省積習官
  無大小事無鉅細一切粉飾欺誑成風要在大吏
  實心整飭懇以愛必達用之川省固可轉移風氣
  或以黔撫孫紹武調任川省而以愛必達代伊黔
[006-7b]
  撫之任看来紀山未必能勝巡撫之任但愛必達
  朕甫用為浙江巡撫未便遽為更張且川省軍務
  紛紜目下正值辦理糧餉驟易生手亦恐於事無
  益紀山著暫留川撫之任令其與張廣泗同心實
  力共襄厥事是日
 上諭内閣曰原任貴州按察使宋厚不必来京著速
  赴金川軍營以原銜聽總督張廣泗酌量委用遇
  有缺出奏請補授是日張廣泗又奏言臣准廷議
[006-8a]
   以副將胡大勇請將雲南淨瓶銅砲四五十位
   觧赴軍營之處交臣/酌量臣/查滇省淨瓶銅砲
   原係摧堅之具但此間攻擊碉樓須在千觔内
   外始克有濟是以臣/於上年十一月内奏請貯
   京之九節銅砲業䝉
 頒發十位觧送軍營又募匠照式鑄造又有成都現
   造之大劈山砲已敷攻碉之用所有前項淨瓶
   砲位祗須令現調之雲南官兵隨帶數位以壯
[006-8b]
   軍威無庸多帶以滋糜費觧砲既少副將胡大
   勇亦無庸赴營可也奏入
 報聞
   戊申
 上諭内閣曰據調任四川按察使鄭逺奏稱年近七
  旬精力漸衰川省邊郵要區懇請来京請訓鄭逺
  年力將邁看来難以逺赴川省著准其来京陛見
  酌量改調近地四川按察使員缺著宋厚補授是
[006-9a]
   日陜西巡撫陳宏謀奏言三月初三日准川撫
   紀山咨稱遵照廷議請即在於陜省酌留封貯
   銀内動撥六十萬兩委員速觧来川備用臣/
   二月十九日接准兵部咨㑹已據撥觧户部餉
   銀一百萬兩分作二起觧送四川協濟川撫紀
   山尚未接到部文是以移咨陜省就近借撥但
   部撥京餉此時尚未抵陜恐川中𦂳急需用自
   應先就陜省協撥行據布政使慧中詳稱陜省
[006-9b]
   原貯酌留銀四十萬兩因奉調官兵出征金川
   動撥供支現止存銀三十四萬兩此内尚有各
   府州縣墊給軍需應行支領還欵必須酌留備
   用今於陜省酌留封貯銀兩内動支二十萬兩
   委同州府通判趙銓按察使經歴章時慎即於
   三月初五日星速起程觧赴四川撫臣紀山衙
   門訖至部撥頭起京餉諒亦不日可到臣/俟一
   到陜境即時䕶送前進不致遲悞奏入
[006-10a]
 上諭該部知之
   四月甲子
 上諭内閣曰金川軍務歴時許久尚未就緒總督張
  廣泗歴練軍情尚書班第專司籌餉現在竭力辦
  理各省官兵亦已調集但此番狡冦負固猖獗非
  尋常小醜可比應特遣重臣前往提挈綱維相機
  商度乘時策勵則軍聲振而士心一及鋒而用可
  期迅奏膚功大學士公訥親浙江查審事竣原令
[006-10b]
  就便查看山東賑務今思軍機尤為𦂳要訥親着
  即速來京給與經略大臣印信馳驛前往經略金
  川軍務是日
 上又諭内閣曰大學士訥親命往金川經略軍務往
  返需時内閣滿洲大學士人少着尚書傅恒協辦
  大學士事務是日
 上又命軍機大臣等傳諭張廣泗曰金川逆酋不法
  朕命張廣泗統師進勦深入蠻荒一切經營控制
[006-11a]
  可謂殚竭心力伊在黔時上下一心苖民安輯乃
  自到川以來王師久駐尚未奏凱揆厥所由皆縁
  瞻對用兵之後川省將弁兵丁習於欺朦怯懦以
  致士氣不振不能速奏膚功張廣泗急於告㨗竭
  力董率在營將士因其督責過嚴未免人懐怨望
  此種情形皆屬軍營所有之事朕思金川大肆猖
  獗固非尋常小醜可比且各省大兵雲集控馭調
  度祗資一人獨任恐精力亦有不逮是以命大學
[006-11b]
  士公訥親前往經略統領禁軍及各營將士以壯
  聲援俾軍令肅而士氣奮委靡退縮之習不敢復
  萌於中而張廣泗又得專意征勦省一分籌度之
  心即加一分進取之力庶幾事克有濟目下徵兵
  已至刻期進討如訥親到時尚在征勦金川正可
  資其威略殱滅醜類可傳諭張廣泗諸凡同心協
  力務期早得渠魁速殄羣醜俾番蠻慴服咸知向
  化一勞永逸以紓朕西顧之憂
[006-12a]
    臣/等謹按金川小醜戕虐同類我
 皇上胞與為懐惟恐一民一物不得其所土司雖屬
    羈縻亦不忍坐視其困凡兹聲罪致討原非
    利其土地人民因張廣泗向在苖疆熟嫻軍
    旅著有成績是以委心任用乃出師征勦已
    幾半載膚功未奏
 聖心軫念奬勵多方又恐其獨任為難
 特命大學士訥親前往經略謂張廣泗得省一分籌
[006-12b]
    度之心即加一分進取之力委任之專體恤
    之切如此其至至訥親位髙禄厚平日受
 恩優渥中外無與比倫膺斯重寄自宜仰體
 憂勤之念兾紓
 宵旰之勞
 聖諭所謂資其威略殱滅醜類是必先聲實足奪人
    决䇿果堪制敵士氣則委靡悉振大帥則駕
    馭有方將使靖掃蠻氛
[006-13a]
  朝廷永無西顧之慮庶乎克稱任使者即可不負
 恩遇也
   戊辰
 上諭内閣曰從前派往瞻對軍前之大臣侍衞執事
  人兵丁等並未効力今因金川用兵命大學士訥
  親為經略總理軍營一切事務仍派内大臣班第
  及從前所派侍衞執事人兵丁等馳驛前赴軍營
  聽公訥親指示効力贖罪並派䕶軍統領賽音圖
[006-13b]
  烏爾登法酬御前三等侍衞鍾秋乾清門三等侍
  衞胡西前往亦聽訥親指示以教訓約束緑旗官
  兵前次所派人員内如有患病事故不能前去者
  著軍機大臣等另行選派此所派人員仍照前例
  分作三次令其陸續起程
   癸酉張允隨奏言正月十七日接准川陜督臣
   張廣泗咨調雲南官兵二千名當即檄令鎮雄
   營叅將龍有印統領官兵並派開化鎮標中軍
[006-14a]
   遊擊劉德成昭通鎮標右營遊擊楊朝棟分領
   進發兹聞報叅將龍有印於二月二十七日在
   四川永定縣病故臣/查分領官兵之遊擊劉德
   成諳練營伍曉暢軍情年力富强有志向上堪
   膺總統之任隨即飛檄劉德成署理鎮雄營叅
   將總統滇兵星馳前赴川省軍營聽候調遣奏
   入
 報聞尋經張廣泗復以龍有印病故疏報
[006-14b]
 上悼惜之
   乙亥張廣泗奏言軍前各路官兵駐守情形臣/
   已於二月初七日恭摺奏報月餘以來防禦周
   宻賊俱未敢前來侵犯惟據馬奈駐營之領兵
   叅將永柱遊擊楊之義李璠等報稱三月初五
   日定更後賊兵来撲我軍之左水卡並河東申
   達溝之日角碉寨漢土官兵奮勇對敵殺死賊
   番七名擒獲二名業將河東賊番擊退惟河西
[006-15a]
   約有賊五六百人修理石卡二十餘處攻擊未
   退三月十四日賊從卡卡脚蜂擁而来我兵用
   大砲衝擊二更後賊始退去四更時復來撲營
   我兵奮勇抵拒擊死賊番現存賊尸二十七個
   生擒二名十七日黄昏又有賊十數人撲卡千
   總寗法武領兵将賊擊退追至半山被鎗子中
   傷陣亡又據禀報二十二日三更賊來連撲水
   卡二次俱被我兵奮勇打傷賊人血跡甚多二
[006-15b]
   十三日辰刻約有二三百賊陸續遁囬現在乗
   機攻勦臣/又遣發官兵八百名前往助援並添
   發川省新造大鐵砲以資攻擊日内諒能退賊
   無虞也又據駐營卡撒領兵之髙宗瑾唐開中
   與叅将買國良聯銜禀報有賊番大頭人生格
   素稱狡黠曽經愚弄張興被陷三月十六日帶
   領賊番來營口稱投誠該副將等密諭守備馬
   國材設計擒獲其跟隨之衆欲行搶奪被我兵
[006-16a]
   鎗砲齊發擊死十餘人賊始奔潰該副將等將
   賊目生格押赴軍營已經嚴加收禁至臣/加調
   陜甘雲貴四省官兵現在貴州陜西固原河州
   西寧寧夏之兵已抵軍營其延綏甘凉肅并雲
   南官兵亦據報陸續出口約於四月初十内可
   以齊抵臣/駐營之小金川再為分路遣發各應
   進攻之地計在四月底舉兵正當賊地刈穫之
   際我兵鼔勇齊發四面力攻賊勢倉皇料難兼
[006-16b]
   顧庶可搗其巢穴也是日又奏稱本年正月二
   十一日髙宗瑾擒獲生噶爾結鎗砲擊死頭目
   一名彼時臣/尚未悉已死頭人係何名目是以
   未經聲明嗣將生噶爾結及續獲之生格均加
   訊問始知其名阿撒拉亦係莎羅奔所親信之
   人就擒之生噶爾結現在嚴行収禁至孫克宗
   土兵現已全行遣囬並無仍留軍營者馬良柱
   倉皇移師遺失軍装砲位自應遵
[006-17a]
 㫖糾叅以肅軍紀宋宗璋員缺俟哈攀龍到營即遵
 㫖令其署理許應虎始將効力軍營之
 㫖秘而不宣既為南路統領有過無功當遣囬本任
   至岳鍾琪為人色厲而内荏言大而才踈然遇
   事頗有見觧昔於進藏及平定青海立功附近
   番夷聞其聲名頗為畏服即金川莎羅奔亦係
   伊招納始行給與土司印信若任以金川之事
   實屬人地相宜臣/謹㑹同班第遵
[006-17b]
 㫖調赴軍營俟其到時擬令前赴黨壩統領官兵兼
   管綽斯甲一路黨壩現有漢土兵八千餘名應
   再添給二千以足一萬之數綽斯甲河西一路
   現有漢土兵三千餘名亦應再添給三千以壯
   聲勢至金酋現能出戰之番人實止四千以内
   糧食惟勒歪足供一二年食用刮耳崖不過四
   五月之糧屬下番民止以元根充饑甚多怨望
   看來斷難久持將來岳鍾琪至彼逆酋計窘勢
[006-18a]
   窮之時自必往投乞命便可就計成擒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等傳諭曰據張廣泗奏報現在軍務
  情形各營駐劄逼近賊卡屢被侵犯雖間有殺傷
  而賊番並未大創看此情形是彼據險扼要轉得
  乘我之隙以逸待勞以寡擾衆而我軍應接不暇
  不能制敵而反為敵所制矣即如賊兵連次侵犯
  下水卡該處原駐重兵何以又調助援官兵八百
  名之多且大兵業已將次調齊而賊衆全無畏懼
[006-18b]
  該督不能選鋭進攻奪取要害僅以堅壁為自全
  之計遣兵為䇿應之方其平日之調度機宜何在
  師日老氣日怯何時可圖進取殊可厪念至擒獲
  之生噶爾結生格二名又稱現在嚴加収禁此等
  就擒番目審訊明確應即在軍前正法以洩衆忿
  且可震懾番情若果係渠魁應俟凱旋獻俘之犯
  則當觧送成都内地監禁尚可不致疎虞今即在
  軍營拘禁倘逆酋知其尚未伏誅妄思索奪豈不
[006-19a]
  又生事端可傳諭張廣泗作速辦理又據奏稱岳
  鍾琪至彼逆酋勢窘計窮自必往投乞命便可就
  計成擒莎羅奔狂狡負固罪大惡極如果窘急投
  誠自不待岳鍾琪方能設伏掩獲但從前張廣泗
  早有不准投誠之語此時即欲誘之使來彼必不
  信岳鍾琪素為番人所服新至番地或可設計擒
  弋此固因王得羊亦一機㑹可否如此辦理著張
  廣泗酌量相機調度但不可為所愚弄致令兎脫
[006-19b]
  一并傳諭知之
    臣/等謹按張廣泗於張興失陷之後畏葸恇
    怯自正月以至四月各路僅皆固守並未攻
    擊張廣泗亦不催令進勦惟静俟所調各省
    官兵
 聖諭所云該督不能選鋭進攻僅以堅壁為自全之
    計遣兵為䇿應之方平日之調度機宜何在
    實屬切中情形有如燭照此經略之
[006-20a]
 命所以不容己也訥親若果能展謀猷有以懾服張
    廣泗之心而左右提挈之出其平日制勝之
    才振其目前委靡之氣則功成固有可必矣
   是日
 上諭内閣曰岳鍾琪前在西陲用兵以失機致罹重
  辟久繫囹圄經朕加恩放還鄉里今當金川用兵
  之際因思伊久官西蜀素為番衆所服若任以金
  川之事自屬人地相宜曽傳㫖班第張廣泗酌量
[006-20b]
  如果可用將伊調至軍前以總兵銜委用今班第
  張廣泗已遵㫖調赴軍前岳鍾琪著加恩賞給提
  督銜以統領聽候調遣予以自新之路俾得奮勉
  圖功以收桑榆之效如果即能迅奏膚功更當從
  優奬敘是日
 上又諭内閣曰許應虎來京陛見時朕觀其人有勇
  敢之氣向在苖疆著有勞績似屬諳練軍情是以
  加恩賞給路費准其携帶伊子馳驛前赴金川軍
[006-21a]
  營効用伊自當感激圖報竭力奮勉乃據張廣泗
  奏稱該鎮扺川竟將奉㫖赴營効用一節隱秘不
  宣意欲竟赴建昌鎮任及臣奉到諭㫖飭令為南
  路統領該鎮急遽冒昩毫無調度以致蔡允等失
  去砲位又攻寨不能克取縱放已降番目囬巢致
  令圍困營盤經臣親赴救援賊始觧圍又令同髙
  宗瑾據守卡撒而該鎮畏賊如虎禀懇依賊所言
  撤營讓地經臣嚴檄始定臣恐揺惑軍心撤囬隨
[006-21b]
  營駐劄且年已衰邁無可任用應令囬任辦事許
  應虎深負簡用之恩仍令囬任何以警軍前之不
  用命者張廣泗所奏非是許應虎著拏送来京軍
  機大臣等㑹同該部嚴審定擬具奏是日張廣泗
   又奏言軍行糧隨輓輸最闗𦂳要山徑﨑嶇之
   地䭾載難行必湏人夫背運至有力之家未肯
   親身應役則須僱倩鄉里傭工代行幫貼之費
   在所不免即從前雲貴等省苖疆用兵莫不皆
[006-22a]
   然惟川省官員推諉性成而民間尤昧大義率
   以派僱為苦地方官又並不明白勸諭輙令里
   民折抽夫價觧至省城交成都府代辦聞已収
   銀數萬兩臣/來營之際又據司道等禀稱通省
   各官公捐養亷一萬五千九百餘兩以助僱夫
   之用臣/查此次軍需業䝉
 皇上節次動撥帑金前後三百餘萬豈藉此萬餘金
   之養廉足補涓滴且恐明啟地方官以諉卸辦
[006-22b]
   夫之端隨轉行禁止去訖伏思各屬既有幫價
   觧交成都府代辦則夫役價值自必増添而未
   見糧夫稍有從容之象臣/昨面詢撫臣紀山亦
   祗含糊囬答不能實道其故請俟
 欽差尚書班第查閱糧站囬川之便
 勅令就近確查前項里民幫貼價銀實在収過若干
   係作何公用並應否収納之處請
 㫖訓示遵行庶私弊可杜而運夫亦不致缺乏奏入
[006-23a]
 諭曰此事即交班第亦不能查出今命訥親為經略
  即交伊查辦必能水落石出也是日尚書班第張
   廣泗紀山㑹奏言臣/班第奉
 命來川調度糧運謹將現在情形悉心㑹議條例敷
   陳如兵丁官役宜酌量支折以省軍費也軍糧
   現䝉
 恩准每人日給全米一升塞外米價昻貴若照例折
   支兵夫未肯舍多領少則需米浩繁用夫既衆
[006-23b]
   輸輓愈難今核算運米抵營每石需銀十二三
   兩至十五六兩不等應請酌中定值就各路軍
   營道路之逺近分别八兩九兩折給俟將來進
   抵賊巢俱以每石十兩折支凡各路文武官弁
   跟役及土兵在本境而未離巢者概行半米半
   折計可省口糧六七千分其官兵及餘丁砲夫
   並土兵離巢者原應日給全米倘有情願折支
   者亦聽折領至各臺站之運夫口糧原領折色
[006-24a]
   者計算出口程站逺近酌量増減折支如此則
   較之向例所定折價雖不無少増而合之全給
   米石所需運費又實屬節省况折色可多則運
   數可減既省官運亦抒民力又内地運夫口糧
   宜酌量加給也現在内地運糧自雅至爐十三
   大站山程陡峻每夫背米五斗給脚價銀一兩
   三錢二分五釐其餘州縣道路平坦者給脚價
   銀五錢概無食米價值本無短少但各州縣距
[006-24b]
   口逺近不等有自十餘站至二十餘站者運夫
   既難褁糧自隨勢必沿途買食無復餘資以養
   家口臣/等仰體
 皇仁請於給價之外每站日増給口糧一升由沿途
   州縣存倉榖内碾米支給存倉價銀每升不過
   六釐而窮黎得省僱價以贍家口矣又口外最
   險糧站宜量為加賞也定例負重之日每夫給
   銀八分口糧一升囬空之日止給口糧不給夫
[006-25a]
   價但由陶闗出口即有天赦納凹鄧生班攔及
   空卡丹噶等山由保縣出口即有蓽蓬商角及
   直固陡柔谷噶美卧夢筆等山俱層峯險峻春
   夏積雪徒手猶虞困躓運夫往往畏避不前每
   致糧多壅滯是以承辦糧員於各夫負重之日
   照例支給外至於囬空則無分本日次日抵家
   均給口糧一升再於天赦納凹班攔三站每夫
   負重之日増給賞銀二分鄧生一站増給賞銀
[006-25b]
   一分各夫始樂從事是皆於遵例辦理之中不
   得已為權宜之計仰懇
 聖恩即准照此辦理又臺員宜間設丞倅州縣以司
   稽察也川省從前用兵糧運惟設總理糧務道
   一員其餘臺員悉用佐雜今次既分西南兩路
   運糧蠻夫不敷應用又添調内地人夫未免漢
   蠻參雜僅用佐雜微員不堪彈壓應於兩路臺
   站每三臺中撤去佐雜另選幹練勤慎之丞倅
[006-26a]
   州縣等官一員為正糧務責令總理稽察三臺
   似覺整肅再查南路總理道員因添兵加運人
   夫衆多應照西路之例設立副總理知府一員
   即委雅州府知府就近專理以上四條皆闗糧
   運𦂳要謹一面飭辦一面奏
 聞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等㑹同該部速議旋經議覆准行是
   日又
[006-26b]
 命傳諭張廣泗等曰據奏軍前跟役及土兵在本境
  者酌令半米半折軍行最重糧米今議半米半折
  倘米有不敷伊等縱有折價從何購買且蜀道艱
  險商人運販脚價勢必較官辦更為昻貴何以折
  色轉足以資食用可傳諭詢問張廣泗等詳悉確
  查具奏是日班第張廣泗紀山又㑹奏言臣/等遵
 㫖閱四川副都統卓鼐奏摺内稱雜谷等土司所轄
   蠻民家口數萬山多地少所産之榖僅敷半年
[006-27a]
   食用每嵗於九月収穫之後約計五六萬口皆
   入内地傭工現因金川用兵禁止入内恐至青
   黄不接之時乏食滋事不若僱令運糧又稱安
   臺運米官定脚價每米一石每百里給銀一錢
   計算每夫負米三斗日行四十里僅得銀二分
   二三釐實不敷用查卓鼐所言運價乃係内地
   情形並非口外現辦之事内地路途平坦食物
   不貴是以所定運價每石每站給銀一錢若口
[006-27b]
   外則每夫運米五斗日給脚價銀八分口糧米
   一升與内地不同至於雜谷等處蠻民於収穫
   後入内地傭工者名為下壩相沿已久上年因
   用兵金川是以禁止下壩早已給與口糧脚價
   調撥運送軍糧並無乏食滋事之慮奏入
 報聞是日
 上以大學士公訥親經略金川軍營令主事何曰熙
   隨往
[006-28a]
   戊寅
 上命傅爾丹為内大臣兼鑲黄旗䕶軍統領馳驛前
   往金川軍營効力是日
 上諭内閣曰内大臣傅爾丹年老著伊孫哈寧阿隨
  往照例馳驛是日
 上又諭内閣曰任舉所奏之革職千總富德把總晁
  宗志俱著賞給原銜給與驛馬隨大學士公訥親
  前往軍營効力如著有勞績再行請㫖
[006-28b]
    臣/等謹按富德晁宗志已革千把微員耳乃
    任舉一為推薦
 皇上即命馳驛前往効力尚許以著有勞績再行請
 㫖
 聖主之於人才留意鼓舞真無微不至也
   五月丙戌湖廣總督塞楞額奏言四月初七日
   准川陜督臣張廣泗咨調叅將管長安營遊擊
   事劉策名赴營差委臣/即於是日飛檄該將迅
[006-29a]
   速起程由貴州取道徑赴軍營聽候差遣訖奏
   入
 報聞
   戊子紀山奏言臣/於二月二十八日自省起程
   前赴軍營與督臣張廣泗面商事宜沿途督促
   輓運稽察䑓站於三月十二日抵小金川美諾
   軍營二十二日在軍營起程囬川由孫克宗得
   奈章谷之兩河口毛牛一帶督催糧運於二十
[006-29b]
   九日到打箭爐查看各路情形尚屬源源輓運
   但查爐口為南路糧運總滙一由泰寧子龍運
   甲索軍營道路遥逺恐將來添兵必得加運一
   由章谷分運馬奈軍營雖據該糧務三月摺報
   現在運到米糧千有餘石亦須多運方為有備
   臣/俱面諭建昌道陳緯加𦂳趕運以裕兵食一
   由章谷協運孫克宗軍營必由兩河口過渡此
   路依灘傍澗水易泛漲五六月間大雨時行深
[006-30a]
   慮阻隔亦經臣面諭陳緯將來發水之時應否
   歸併川西輓運務期豫籌妥協至爐地米石皆
   頼雅郡發運從前自雅運爐每米一石官給脚
   價銀二兩因該地於瞻對案内運米至今民力
   未免疲敝已准部咨覆每石増銀六錢五分運
   夫現俱踴躍從事其各府州縣派撥運雅之米
   臣/又飛飭水陸並進接續抵雅以資轉運尚有
   分運木坪一路軍糧雖現在竭力輓運究不敷
[006-30b]
   原派之數經臣/飭派添夫一千名已據報到站
   趕運此南路糧運之情形也至川西草坡一路
   因奔拉雪山險隘異常兼有瘴氣運夫多有逃
   亡病故者又添調新兵及隨軍輓運之丁巳兩
   次飭司添僱夫八千八百名又由保縣出雜谷
   閙轉運黨壩一路雖據該糧務三月摺報現有
   軍糧三千餘石但該路軍糈原有續派松潘鎮
   每月協運米麵二千石松潘近處極邊倉貯不
[006-31a]
   宜空虚臣/檄飭松茂道唐進賢轉飭保縣多方
   設法加倍運黨如可不需松糧即行停其協運
   以重邊儲又從前於曽頭溝一路運糧直達美
   諾軍營尚嫌太近賊巢今改由商角山一路甚
   為妥便此西路糧運之情形也以上兩路約計
   每日共運米六百餘石尚無貽誤再各䑓站俱
   在衆土司界内蠻民亦俱出力幫運而沃日土
   司納爾吉并伊姑策爾吉尤為出力臣/經過其
[006-31b]
   地目睹田地大半荒蕪碉寨多被金川殘毁因
   加安慰開諭捐賞銀五百兩並綢縀銀牌等物
   以固結其心又打箭爐明正土司自瞻對之役
   供應烏拉輓運軍糧上年復被金酋侵擾此次
   用兵以來應差應役又經一載該土婦喇章率
   伊子德昌黽勉出力始終不懈實係土司中之
   難得者臣/過爐之日亦多方慰勞賞賚以示優
   恤其餘經由之處各土司俱屬恭順奏入
[006-32a]
 報聞
   壬辰
 上命軍機大臣等傳諭大學士公訥親曰大兵征勦
  金川各土司盡心出力丁壯事軍旅老弱轉餱糧
  共切同仇始終不懈沃日明正兩土司既殫竭勤
  勞其餘衆土司亦多屬恭順甚為可嘉著傳諭大
  學士公訥親令其將効力戎行供應烏拉輓運軍
  糧之各土司查明經由地方功績等次先行傳㫖
[006-32b]
  嘉奨並向來輸納貢賦或應免其税糧或應優以
  賞賚其如何加恩之處逐一詳議即速奏聞是日
   張廣泗奏言本年二三月内官兵駐守情形業
   經奏報兹半月以来各路營壘謹嚴賊無侵犯
   惟馬奈附近之戎布寨自去年九月因番目恩
   錯復叛至今官兵未能攻克賊復於馬奈山梁
   之北安砌石卡以為戎布聲援今據該處領兵
   叅將永柱報稱四月初五日二更後遍山皆賊
[006-33a]
   永柱派兵直赴賊卡攻擊守備楊錦把總靳天
   爵外委鐵中竒三員奮勇爭先領兵七人先搗
   賊卡手刃賊番十二人鐵中竒又生擒一人各
   官兵隨後齊到奪獲賊卡二十三處生擒賊番
   四名奪獲刀鎗長矛火藥鉛彈等物共殺死賊
   番一百餘名帶傷者不計其數有把總楊生吉
   力戰殺賊四名鎗傷陣亡又據報稱本月初七
   日三更官兵攻賊擊死賊番男女二十餘人又
[006-33b]
   奪石卡三處五更時賊嘯聚百餘人前来奪卡
   官兵用鎗擊退追趕奪得賊卡四座初八日天
   明把總胡洪道等復得半山嘴砲臺一座擊死
   賊番七名又據禀報初九日夜賊番三百餘人
   由卡卡脚小路潛来撲卡被雜谷土兵攻退叅
   將永柱乘勝於初十日發兵七路設伏是夜四
   更賊從北山来遊擊楊之義等四路伏發迎敵
   至五鼓時戎布寨内賊番出寨應賊被守備金
[006-34a]
   容等三路伏兵截殺賊向江邊奔逃守備王良
   弼堵殺九名投江者十數人七路官兵乘虛合
   攻殺死賊番甚衆連奪賊卡二十八處及大木
   城一座石戰墻一道遂克取戎布寨一所内計
   大小戰碉五十餘座官兵俱無損傷實獲全勝
   臣/查馬奈官兵連次攻擊雖亦小小取勝但戎
   布一寨業經圍攻半載軍心多屬委靡今忽得
   連勝攻克不惟賊番稍知畏懼而將士怯懦者
[006-34b]
   皆為振起即新到官兵聞之亦倍増鼓舞勇鋭
   之志是此㨗尚足激勵戎行也至新調官兵一
   萬名延綏甘涼肅州并雲南官兵於四月初八
   十二等日俱已先後抵營臣/現在指路分派約
   於本月盡間可以齊抵賊隘哈攀龍已於本月
   初五日抵營岳鍾琪約本月二十日亦可抵營
   番境今春降雪甚大昔嶺美卧等處尚有積雪
   二三尺四五尺不等必至五月初旬方能融化
[006-35a]
   維時傳檄定期督催將士同日鼓勇而前仰仗
 皇上天威諒賊必不能支也奏入
 諭曰此亦小小攻克耳佇待㨗音以慰西顧
    臣/等謹按戎布本一小寨張廣泗付托非人
    遷延嵗月迨後士卒久在行間積憤思奮遂
    能以數百之衆退敵成功張廣泗不自咎從
    前之怠緩疎忽而轉謂此㨗實足鼔勵戎行
    大言誇詡其粉飾掩著之罪深矣
[006-35b]
   是日班第奏言臣/欽奉
 諭㫖令張廣泗將馬良柱糾叅同宋宗璋一併解京
   許應虎著囬原任臣/仰體
 聖意原以宋宗璋馬良柱前於瞻對案内扶同欺隱
   應加重譴本無可辭然就征勦金川以來三鎮
   功罪實有不同馬良柱始帶兵千餘馳援沃日
   救熱籠寨觧沃日之圍降小金川之衆乘勝克
   復孫克宗實有破竹之勢番中頗著威名嗣因
[006-36a]
   張興敗後馬良柱駐劄丹噶餉道被阻適接督
   臣移營之諭倉皇失措乗夜棄營致失軍装砲
   位罪固莫逭然猶未足掩功宋宗璋統兵黨壩
   雖無攻克亦無失事至許應虎初駐獨松失機
   失砲擅移的交又受賊愚致被圍困及改調卡
   撒又與髙宗瑾商同棄營且其精力較之馬良
   柱衰老實甚督臣張廣泗原擬將許應虎嚴㕘
   治罪馬良柱留營戴罪圖功及奉到
[006-36b]
 諭㫖臣/因詢問督臣據云惟有遵
 㫖辦理而已臣/伏思我
 皇上深居九重之上逺隔行間萬里祗憑章奏以察
   情形各將臨敵勇怯豈能備細稔知今馬良柱
   宋宗璋固有應得之罪均令觧京而許應虎屢
   次失機轉得優㳺囬任恐各路兵弁不識瞻對
   案内應審縁由或滋疑議於現在軍紀兵心似
   覺未協至髙宗瑾人原庸懦前與許應虎同謀
[006-37a]
   棄營幸衆兵不從始止督臣本欲拏觧大營㕘
   究因一時乏人暫緩適因擒獲賊番生噶爾結
   迨臣/囬營又擒獲賊人生格是以姑留効力實
   非可用之將臣/見聞既確不敢緘黙謹據實密
   陳至所獲賊番生噶爾結臣/與張廣泗公同訊
   問據稱係㣲末之人不能深悉賊内情形不比
   通使生格看來人亦甚屬不堪所云係莎羅奔
   用事頭人者乃將備虚誇故習耳奏入
[006-37b]
 上甚嘉之是日班第奏言叅將永柱近日攻克之戎
   布寨初進兵時業經降服嗣因許應虎等撫馭
   乏術苦累番民以致頭人恩錯復行附賊其時
   永柱統領漢土官兵四千餘衆圍攻數月並未
   克取適有賊番數百侵犯卡倫不思力戰屢請
   援兵又止令土兵當先堵禦以致被賊衝散佔
   踞碉卡相持月餘惟欲俟各路官兵進攻兾賊
   自退及張廣泗再三督促而各兵亦人人思戰
[006-38a]
   始一出營與賊對敵以我數百之衆奮勇直前
   賊遂披靡四散奪獲所失卡倫並乘勝攻取戎
   布寨看此情形則金酋並非勁敵舊兵不盡懦
   弱已可概見惟在將領之賞罰分明臨機調度
   去嵗屢次失事揆厥所由亦無非各將領遷延
   觀望所致耳臣/思永柱前雖不能無過今既小
   有攻克尚可俟事竣叙功若苐據所報粉飾之
   詞即䝉
[006-38b]
 皇上優加奨賞恐各將弁不知因鼓勵起見致啓効
   尤僥倖之心於軍紀兵情頗有闗係故敢據實
   直陳奏入
 報聞
   乙未
 上命四川提督武䋲謨來京陛見其員缺以岳鍾琪
   補授
平定金川方略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