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a0038 明史-清-張廷玉 (master)


[487-1a]
  欽定四庫全書


  明史卷三百二


  大學士張廷玉等奉 敕修


  列傳第一百九十


  列女二


  歐陽氏徐氏馮氏    方氏葉氏


  潘氏       楊氏


  張烈婦蔡氏鄭氏    王烈婦許烈婦


[487-1b]
  吴氏       沈氏六節婦


  黄氏       張氏葉氏陳氏范氏


  劉氏二女     孫烈女蔡烈女


  陳諫妻李氏    胡氏


  戴氏胡氏     許元忱妻胡氏


  郃陽李氏     吴節婦楊氏


  徐亞長      蔣烈婦


  楊玉英張蟬雲   倪氏


[487-2a]
  彭氏劉氏     劉氏二孝女


  黄氏       卲氏婢


  楊貞婦倪氏    楊氏


  丁氏       尤氏


  李氏       孫氏


  方孝女解孝女   李氏


  項貞女      壽昌李氏


  玉亭縣君     馬氏


[487-2b]
  王氏       劉氏楊氏


  譚氏張氏     李烈婦黄烈婦


  須烈婦      陳烈婦馬氏


  謝烈婦      張氏王氏戚家婦


  金氏楊氏     王氏


  李孝婦洪氏倪氏    劉氏


  歐陽氏彭澤人同邑王佳傅妻也事姑至孝夫亡氏年
方十八撫遺腹子紡績為生父母迫之嫁乃鍼刺其額
[487-3a]
為誓死守節字墨湼之深入膚裏里人稱為黒頭節婦
又徐氏烏程人年十六嫁潘順未期而夫病篤顧徐曰
母老汝年少奈何徐泣下即引刀斷左小指以死誓夫
死布衣長齋年七十八卒遺命取斷指入棺中家人出
其指所染爪紅色尚存馮氏宣城劉慶妻年十九夫亡
誓守節其娣姒諷之曰守未易言非齩斷鐵釘者不能
馮即投袂起拔壁上釘齧之剨然有聲痕復抉臂肉釘
著壁上曰脱有異志此即狗彘肉不若已而遺腹生子
[487-3b]
曰大賢長娶李氏大賢又夭姑婦相守至老卒取視壁
釘肉尚韌不腐齒痕如新


  方氏金華軍士袁堅妻堅嗜酒敗家卒殯城北濠上方
貧無所依乃即殯處置棺寢處其中饑則出飲於濠久
之不復出則死矣郡守劉&KR0581為封土祭之又葉氏蘭溪
人適神武中衛舍人許伸伸家素饒於財以不檢蕩且
盡携妻投所親卒於通州氏守屍晝夜跪哭或遺之食或
餽金或勸以改嫁俱却不應水漿不入口者十有四日
[487-4a]
竟死尸旁年二十餘州人為買棺合葬


  潘氏海寧人年十六歸許釗生子淮甫期年釗卒既殮
潘自經死已兩日矣有老嫗過之曰是可活也投之藥
更甦釗族兄欲不利於孤嗾潘改適潘毁容自矢族兄
者夜率勢家僕數十人誣以債椎門入潘負子冒風雨
踰垣逸前距大河追者迫潘號慟投於河適有木浮至
憑以渡逹母家遂止不歸淮年十九始歸淮補諸生娶
婦生五子潘年五十宗人聚而祝族兄者亦至潘曰氏
[487-4b]
所以得有今日頼伯氏玉成目淮酌酒飲伯卒爵北向
拜曰未亡人三十年來瀕死者數矣而顧强生獨以淮
故耳今幸成立且多子復何憾語畢入室頃之宴徹諸
宗人同淮入謝則縊死室中矣


  楊氏桐城吴仲淇妻仲淇卒家貧舅欲更嫁之楊曰即
饑死必與舅姑俱舅不能奪數年家益貧舅謀於其父
母將以償債楊仰天呼曰以吾口累舅姑不孝無所助
於貧不仁失節則不義吾有死而已因咽髮而死
[487-5a]
張烈婦蕪湖諸生繆釜妻年十八歸釜越四年釜病屬
張善自託張泣曰夫以吾有二心乎有子則守志奉主
妻道也無子則潔身殉夫婦節也乃沐浴更衣闔戸自
縊閲日而釜乃卒又蔡烈婦松陽葉三妻三負薪為業
蔡小心敬事三久病織紝供藥餌病篤執婦手訣曰及
我生而嫁無受三年苦婦梳洗更衣袖刀前曰我先嫁
矣刎頸死三驚歎尋死又鄭氏沔陽趙鈺妻性剛烈閨
房中言動不涉非禮某寡婦更適人饋以茶餅鄭怒命
[487-5b]
傾之鈺戲曰若勿罵幸夫不死耳鄭正色曰君勿憂
我豈為此者後鈺疾將死迴視鄭瞪目不瞑鄭曰君得
毋疑我乎即自縊於牀楣鈺少甦回盼出泪而絶
王烈婦上元人夫嗜酒廢業僦居破屋一間以竹篷隔
内外婦日塞戸坐門扉績麻自給夫與博徒李游李悦
婦姿謀亂之夫被酒以狂言餂婦婦奔母家避之夫逼
之歸夜持酒脯與李俱至引婦坐婦駭走且罵夫以威
挾之婦堅拒大被搒笞婦度不免夜攜㓜女坐河干慟
[487-6a]
哭投河死是夜大風雨屍不漂没及曙女尚熟睡草間
又許烈婦松江人許初女夫飲博不治生諸博徒聚謀
曰若婦少艾曷不共我輩懽日可得錢治酒夫即以意
喻婦婦叱之屢加箠撻不從一日諸惡少以酒肴進婦
走避鄰嫗家泣顧懷中女曰而父不才吾安能靦顔自
存俟汝之成也少間聞闔戸聲嫗覘之則拔刀刎頸仆
地矣父挈醫來視取熱雞皮封之復&KR0946去明旦氣絶年
二十五


[487-6b]
  吴氏永豐人名姞姑年十八適寗集略未一年夫卒六
日不食所親百方解譬始食粥朝暮一溢米服除母憐
其少欲令改適往視之同寢食三年竟不敢出一語歸
謂諸婦曰此女鐵石心不可動也


  慈谿沈氏六節婦章氏祚妻周氏希魯妻馮氏信魁妻
柴氏惟瑞妻孟氏𢎞量妻孫氏琳妻所居名沈思橋近
海族衆二千人多驍黠善鬬嘉靖中倭賊入犯屢殲其
魁奪還虜掠賊深讐之一日賊大至沈氏豪誓於衆曰
[487-7a]
無出婦女無輦貨財共以死守違者誅章亦集族中婦
女誓曰男子死鬬婦人死義無為賊辱衆竦息聽命賊
圍合羣婦聚一樓以待既而賊入章先出投於河周與
馮從之柴方為夫礪刃即以刃斫賊旋自刃孟與孫為
賊所得奪賊刃自刺死時族中婦死者三十餘人而此
六人尤烈


  黄氏沙縣王珣妻嘉靖中倭亂流刼其鄉鄉之比鄰皆
操舟為業賊至衆婦登舟匿艙中黄兀坐其外衆婦呼
[487-7b]
之曰不虞賊見乎黄曰篷窗安坐恐賊至不得脱我居
外便投水耳賊至黄躍入水中死同時縣羅舉妻張氏
從夫避亂巖穴間賊至張與妾及妾子俱為所獲賊見
張美欲犯之不從至中途張解髮自縊賊斷之張又解
行纒賊又覺之徒跣驅至營賊魁欲留之張厲聲曰速
賜一死賊曰不畏死吾殺汝妾張引頸曰請代妾留撫
孩嬰賊曰吾殺孩嬰張引頸曰請代孩嬰存夫嗣賊令
牽出殺之張先行了無懼賊方猶豫張罵不絶口遂遇
[487-8a]
害投屍於河數日屍浮如生


  張氏政和游銓妻倭冦將至婦數語其女曰婦道惟節
是尚值變之窮有溺與刃耳汝謹識之銓聞以為不祥
婦曰使婦與女能如此祥孰大焉未㡬賊陷政和張度
不脱連呼女曰省前誨乎女頷之即赴井張含笑隨之
竝死又葉氏松溪江華妻陳氏葉弟惠勝妻偕里人避
倭長潭值歲除里嫗覓刀為㓜男薙髪弗得葉出諸懷
中衆問故曰以備急耳及倭圍長潭執二婦共繋一繩
[487-8b]
葉謂陳曰我二人被縶縱生還亦被惡名死為愈陳唯
唯葉探刀於懷則已矣各抱㓜女跳潭中死同時林壽
妻范氏亦與衆婦匿山塢倭搜得衆婦偕至水南范獨
與抗或謂姑順之家且來贖答曰身可贖辱可贖哉我
則寧死賊聞言殺其㓜女恐之不為動曰併及汝矣厲
聲曰固我願也賊殺之


  劉氏二女興化人嘉靖四十一年與里中婦同為倭所
掠繋路傍神祠中倭飲酣遍視繋中先取其姊姊厲聲
[487-9a]
曰我名家女也肯汚賊乎倭笑慰之曰若從我當詢父
母歸汝女曰父母未可知此時尚論歸耶倭尚撫背作
欵曲狀女怒大罵時黄昏倭方縦火女即赴火死已復
侵其妹妹又大罵倭露刃脅之不為動曰欲殺即殺倭
欲强犯之女紿曰吾固願從俟姊骨燼乃可否則不忍
也倭喜負薪益火火熾女又赴火死時同死者四十七
人二女為最


  孫烈女五河人性貞靜不茍嬉笑母朱卒繼母李攜前
[487-9b]
夫子鄭州兒來州兒恃母欲私女嘗以手挑之忿批其
頰一日女方治麫州兒從後摟之女揪髮覓刃州兒齧
其臂得脱女奔訴於姊觸地慟哭曰母不幸父又他出
賊子敢辱我必刃之而後死姊曲撫慰乃以臂痕示李
使戒戢之州兒不悛紿李曰兒採薪臂力不勝置遺束
於路李往取之歸則戸扄甚嚴從母舒氏亦趨至曰初
聞如小犢悲鳴繼又響震如雷必有異并力啟之州兒
死閾下項㡬斷女亦倚壁死蓋州兒誑母出調女女陽
[487-10a]
諾而使之閉門既躡其後殺之也又蔡烈女上元人少
孤與祖母居一日祖母出有逐僕為僧者來乞食挑之
不從挾以刃女徒手搏之受傷十餘處罵不絶宛轉死
竈下賊遁去官行驗忽來首伏官怪問故賊曰女拘我
至此遂抵罪


  陳諫妻李氏畨禺人諫嘉靖十一年進士為太平推官
兩月卒其弟扶櫬歸李曰吾少嫠也豈可與叔萬里同
歸哉遂不食死


[487-10b]
  胡氏㑹稽人字同里沈袠將嫁而袠遘父鍊難二兄衮
褒杖死塞上袠與兄襄竝逮繋宣府獄總督楊順逢嚴
嵩意必欲置二子死搒掠數百令夜分具二子病狀㑹
順為給事中吴時來所劾就檻車去襄等乃得釋自是
病嘔血扶父喪歸比服闋始婚胡年已二十七踰六月
袠卒胡哀哭不絶聲盡出奩具治喪事有他諷者斷髮
剺面絶之終日一室中即同産非時不見晩染疾家人
將迎醫告其父曰寡婦之手豈可令他人視不藥而卒
[487-11a]
年五十一以襄子嗣


  戴氏莆田人名清歸蔡本澄年甫十四居二年本澄以
世籍戍遼東買妾代婦行戴父與約曰遼左天末五年
不歸吾女當改嫁矣至期父語清如約泣不從獨居十
有五年本澄歸生一子未晬父子相繼亡清哀毁㡬絶
父潛受吴氏聘清聞之曰人呼女蔡本澄婦耳何又云
吴耶即往父家使絶婚吴訟之官令守節表曰寡婦清
之門時莆同邑又有歐茂仁妻胡氏守節嚴苦内外重
[487-11b]
之郡有獄久不斷人曰太守可問胡寡婦守乃過婦問
之一言而決


  胡氏鄞許元忱妻元忱為徐祝師養子習巫祝事氏
鄙之勸夫改業且勸歸許宗未果而元忱疫死氏殯之
許氏廬苫卧柩旁夜擁一刀卧里某求氏為偶氏毁面
截鬢髮斷左手三指流血淋漓某驚遁族婦尊行抱持
之大慟因立應後者令子之氏服喪三年不浣不櫛畢
葬乃為子娶婦夫有弟少流移於外復為返之許氏頼
[487-12a]
以復起


  郃陽李氏安尚起妻尚起商河南病亡氏聞訃盡變産
完夫債且置棺以待夫櫬歸跪告族黨曰煩舉二棺入
地閉戸將自縊鄰婦欲生之排闥曰爾尚有所逋何遽
死氏啟門應曰然吾資已盡奈何請復待一日乃紉履
一雙往畀之曰得此足償矣歸家遂縊死


  吴節婦無為周凝貞妻凝貞卒婦年二十四毁容誓死
不更適傭女工以奉孀姑姑老卧病齒毁弗能食婦絶
[487-12b]
其兒乳以乳姑冬月卧擁姑背以煖之宛轉牀席者三
年姑卒哀毁骨立年七十五終又楊氏清苑劉壽昌妻
年十九夫卒誓死殉念姑病無依乃不死母家來迎以
姑老不忍去側竟不歸寧閲三十年姑卒葬畢哀號夫
墓曰妾今得相從地下矣遂絶粒家人問遺言曰姑服
在身殮以布素遂瞑


  徐亞長東莞徐添男女添男為徐姓僕生亞長四歲而
死母以亞長還其主去而别適比長貞靜寡言笑居羣
[487-13a]
婢中凛然有難犯之色家童進旺欲私之不可亞長奉
主命薙草豆田中進旺跡而迫之力拒獲免因哭曰聞
郎君讀書有寡婦手為人所引斧斷其手况我尚女也
何以生為遂投江死


  蔣烈婦丹陽姜士進妻㓜頴悟喜讀書弟文止方就外
傅夜歸輒以餅餌啖之令誦日所授書悉能記憶久之
遂能文歸士進數年士進病瘵死婦屑金和酒飲之并
飲鹽鹵其父數偵知奔救免不食者十二日父啟其齒
[487-13b]
飲之藥復不死禮部尚書寶士進從父也知婦嗜讀書
多置古圖史於其寢所令續劉向列女傳婦許諾家人
備之益謹一日婦命於繐帳前掘坎埋大缸貯水笑謂
家人吾將種白蓮於此此花出泥淖無所染令亡者知
予心耳於是日纂輯不懈書將成防者稍不戒則濡首
缸中死矣為文脱稿即毁所存烈女傳及哭夫文四篇
夢夫賦一篇皆文止竊而得之者御史聞於朝榜其門
曰文章貞節初其兄見女能文以李易安朱淑真比之
[487-14a]
輒嚬蹙曰易安更嫁而淑真不慊其夫雖能文大節虧
矣其㓜時志操已如此


  楊玉英建寧人涉獵書史善吟咏年十八許字官時中
時中有非意之獄父母改受他聘玉英聞之囑其婢曰
吾篋有佩囊布鞵諸物異日以遺官官人婢弗悟諾之
於是竊入寢室自經死目不瞑時中聞訃具禮往祭以
手掩之遂瞑婢出所遺物付父母啟之得詩云崑山一
片玉既售與卞和和足苦被則玉堅不可磨若再付他
[487-14b]
人其如平生何又張蟬雲蒲城人許字俞檜萬厯中檜
被誣繋獄女聞可賄脱謀諸母欲貨妝奩助之母不可
曰汝未嫁何為若此女方食即以盌擲地恚不語入暮
自縊死


  倪氏定海人鄞諸生陳襄妻襄早卒婦年三十無子家
貧力女紅養姑有慕其姿者遣媒白姑婦煎沸湯自潰
其面左目爆出又以烟煤塗傷處遂成獰惡狀媒過之
驚走不敢復以聘告厯二十年姑壽七十餘卒婦哀慟
[487-15a]
不食死


  彭氏安邱人㓜字王枚臯未嫁枚臯卒誓不再適濰縣
丁道平密囑其父欲娶之彭察知六日不食道平悔而
止心敬女節烈後聞其疾革不起贈以棺彭語父曰可
束葦埋我亟還丁氏棺地下欲見王枚臯也遂死又劉
氏穎州劉梅女許聘李之本之本殁女泣血不食語父
曰兒為李郎服三年需弟稍長然後殉寄語翁且勿為
郎置槨遂盡去鉛華教弟讀書親正句讀越一年梅潛
[487-15b]
許田家女聞中夜開篋取李幣挑燈製衣衣之縊死知
府謝詔臨其喪鄰里弔者如市田家亦具尊賻舉酒方
酹柩前承灌瓦盆劃然而碎起高丈餘遶檐如蝶墜觀
者震色


  劉氏二孝女汝陽人父玉生七女家貧力田嘗至隴上
歎曰生女不生男使我扶犂不輟其第四第六女聞之
惻然誓不嫁著短衣代父耕作及父母相繼卒無力營
葬二女即屋為邱不離親側隆慶四年督學副使楊俊
[487-16a]
民知府史桂芳詣其舍請見二女年皆逾六十矣
黄氏江寧陳伯妻年十八歸伯父死母欲改節氏苦諫
不從一日母來省氏閉門不與相見母慙去後伯疾篤
氏誓不獨生一日姑扶伯起坐氏熟視曰嗟乎病至此
吾無望矣走竈下碎食器刺喉不殊以厨刀自刎死年
二十一


  卲氏丹陽大猾卲方家婢也方子儀令婢視之故相徐
階髙拱竝家居方以䇿干階階不用即走謁拱為營復
[487-16b]
相名大恣奸弊萬厯初拱罷張居正屬巡撫張佳允捕
殺方并逮儀儀甫三歲捕者以日暮未發閉方所居宅
守之方女夫武進沈應奎義烈士負氣有力時為諸生
念儀死卲氏絶將往救之而府推官與應奎善固邀飲
夜分乃罷武進距方居五十里應奎踰城出夜半抵方
家踰牆入婢方坐燈下抱儀泣曰安得沈郎來屬以此
子應奎倉卒前婢立以儀授之頓首曰卲氏之祀在君
矣此子生婢死無憾應奎匿儀去晨謁推官旦日捕者
[487-17a]
失儀繋婢毒掠終無言或言於守曰必應奎匿之應奎
所善推官在坐大笑曰寃哉應奎夜飲於余晨又謁余
也㑹有為方解者事乃寢婢撫其子以老


  楊貞婦潼闗衛人字郭恒萬厯初客遊湖南久不歸父
議納他聘女不可斷髪自守家有巖壁穴牆居之垂槖
以通飲食如是者二十六年恒歸乃成禮又有倪氏歸
安人許聘陳敏敏從征傳為已死踰五十載始歸倪守
志不嫁至是成婚年六十一矣


[487-17b]
  楊氏寧國饒鼎妻鼎以單衣溺死湖中楊招魂葬之課
二子成立冬不衣袷萬厯初年八十竟單衣入宅旁池
中端坐死


  丁氏五河王序禮妻序禮弟序爵客外為賊所殺其妻
郭氏懷孕未即殉及生子越月投繯死時丁氏適生女
泣謂序禮曰叔不幸客死嬸復殉棄孤不養責在君與
妾也妾初舉女後尚有期孤亡則斬叔之嗣且負嬸矣
遂棄女乳姪未㡬序禮亦死竟無子女氏年方少撫姪
[487-18a]
長絶無怨悔


  尤氏崑山貢生鏞女嫁諸生趙一鳯早死將殉之顧二
子方襁褓為彊食二子復殤慟曰可以從夫矣痛夫未
葬即營窀穸惡少年艷其色訾其目曰彼盼美而流烏
能久也婦聞之夜取石灰手挼目血出立枯寘棺自隨
夫葬畢即自縊或解之乃觸石裂額趨臥棺中死
李氏麻城王寵麟繼妻寵麟仕知府卒氏年二十餘哭
泣不食經四十日疾革知族人利其資必以惡語傾前
[487-18b]
妻子預戒家人置己棺中勿封殮衆果謂集譟孤殺母
氏從棺中言已知汝輩計必出此也衆大慙而去然後


  孫氏甌寧人㓜解經史字吴廷桂廷桂死孫欲奔喪家
人止不得父為命輿曰奔喪而輿可乎入夜徒步往挾
納采雙金雀以見舅姑拜畢奠柩側遂不離次期必死
吴家故貧所治棺取具而已好事者助以美檟孫視之
曰木以美逾吾夫非禮矣郤之以槥櫝來乃許届期縊
[487-19a]
死書衣帶中云男毋附尸女毋啟衣


  方孝女莆田人父瀾官儀制郎中卒京師女年十四無
他兄弟與叔父扶櫬歸渡揚子江中流舟覆櫬浮女時
居别舟皇遽呼救風濤洶怒人莫敢前女仰天大哭遂
赴水死經三日屍浮傍父櫬同泊南岸又有解孝女寧
陵人年十四同母浣衣母誤溺水女四顧無人號泣投
水俄兄紹武至泅而得之母女皆死女手挽母甚堅兄
救母久之復甦女手仍不解兄哭撫之曰母已生妹可
[487-19b]
慰矣乃解


  李氏東鄉何璇妻璇客死李有殊色父迫之嫁遂以簪
入耳中手自拳之至没復拔出血濺如注姑覺呼家人
救則已死矣


  項貞女秀水人國子生道亨女字吴江周應祁精女工
解琴瑟通列女傳事祖母及母極孝年十九聞周病瘵
即持齋燃香燈禮佛黙有所祝侍女輩竊聽微聞以身
代語一日謂乳媪曰未嫁而夫亡當奈何曰未成婦改
[487-20a]
字無害女正容曰昔賢以一劍許人猶不忍負况身乎
及聞訃父母秘其事然傳吴江人來女已喻祖母屬其
母入視女留母坐色甚温母釋然去夜伺諸婢熟睡獨
起以素絲約髮衣内外悉易以縞而紉其下裳檢衣物
當勞諸婢者名標之列諸牀上大書於几曰上告父母
兒不得奉一日驩今為周郎死矣遂自縊兩家父母從
其志竟合葬焉


  李氏壽昌人年十三受翁應兆聘應兆㬥卒女盡取備
[487-20b]
嫁衣飾焚之以身赴火為父母救止乃赴翁家哀告舅
姑乞立嗣復乞一小樓設夫位坐卧於旁奠食相對非
姑不接面舅亡家落忍饑紡績以養姑未㡬姑亦亡鄰
火大起夜半逹旦延百餘家鄰婦趨上樓勸之避婦曰
此正我授命時也抱夫木主待焚須㬰四面皆燼小樓
獨存


  玉亭縣君伊府宗室典柄女年二十四適楊仞不兩月
仞卒號慟不食或勸以舅姑年老且有遺孕乃忍死襄
[487-21a]
事及生男家日落萬厯二十一年河南大饑宗禄久缺
紡績三日不得一飱母子相持慟哭夜分夢神語曰汝
節行上聞於天當有以相助晨興母子述所夢皆符頗
怪之其子曰取屋後土作坯易粟其日掘土得錢數百
自是每掘輒得錢一日舍旁地陷得石炭一窖取以供
爨延兩月餘官俸亦至人以為苦節所感


  馬氏平湖人年十六歸諸生劉濓十七而寡舅家甚貧
利其再適必欲奪其志不與飲食百計挫之志益厲嘗
[487-21b]
閉門自經或救之則繋絶而墜於地死矣急解之漸蘇
舅又陰納沈氏聘其姑誘與俱出令女奴抱持納沈舟
婦投河不得疾呼天救我須㬰風雨晝晦疾雷撃舟欲
覆者數四沈懼乃旋舟還之事聞於縣縣令婦别居時
父兄盡殁無可歸假寓一學舍官贍之以老


  王氏東莞葉其瑞妻其瑞貧操舟往來鄰境一月一歸
氏紡績易食萬厯二十四年嶺南大饑民多鬻妻子其
瑞將鬻氏博羅民家劵成載其人俱來入門見氏羸甚
[487-22a]
問之不饘粥數日矣其瑞泣語之故且示之金氏笑而
許之及舟發寶潭躍入潭中死兩岸觀者如堵皆謂水
迅屍流無所底其瑞至從上流哭數聲屍忽湧出去所
投處已逆流數十步矣


  劉氏博平吴進學妻楊氏進性妻進學疫死既葬劉夜
匍匐縊於墓所未㡬進性亦疫死楊一慟㡬絶姑議嫁
之楊曰我何以不如姒遂縊死


  譚氏南海方存業妻生子三月夫亡悲號欲殉母及姑
[487-22b]
交止之且諷改適氏垂涕曰吾久不樂生特念姑與兒
耳哽咽流涕不止二人不敢復言及子七歲遣就塾師
先令拜姑微示付託意竊自喜曰吾今可以遂志矣一
日媒氏至復勸改適氏愈憤中夜縊死又張氏臨清林
與岐妻夫亡欲自縊舅姑慰之曰爾死如遺孤何氏以
衣物倩乳嫗育其子三月知子安乳嫗遂不食死
李烈婦餘姚吴江妻年二十夫與舅俱卒家酷貧婦紡
績養姑已恒凍餒有黄某者謀娶之賄夫族某使餌其
[487-23a]
姑未即從某乃陰與黄及父家約詭稱其母暴病肩輿
來迎婦倉卒升輿既及門非父家也姑亦尋至布几席
速使成禮婦佯曰所以不欲嫁者為姑老無依耳姑既
許復何言然妾自夫殁未嘗解帶今願一洗沐又問聘
財㡬何姑以數對曰亟懷之去姑在我即從人殊赧顔
也衆喜促姑行為具湯湯至久不出闢戸視之則縊死
矣其後崇禎十五年餘姚又有黄烈婦者金一龍妻夫
早殁黄截指自誓立從子為嗣與姑相依熊氏子欲娶
[487-23b]
之母黨利其財紿令還家間道送於熊黄知勢不可挽
願搜括所有以償聘金不聽相持至夜深引刀自刎未
殞其姑聞之急趨視黄曰婦所以未即死者欲姑一面
耳今復何求遂剜喉以絶郡邑聞之斃熊氏子獄中
須烈婦吴縣人夫李死市兒悦其色爭欲娶之婦泣曰
吾方送一夫旋迎一夫且利吾夫之死而妻我不猶殺
我夫耶市兒乃糾黨聚謀將掠之婦驚奔母母懼不敢
留返於姑姑懼如母投姊姊益不敢留婦泣而歸鄰人
[487-24a]
勸之曰若即死誰旌若節者何自苦若此婦度終不免
自經死


  陳節婦鍾祥人適李姓早寡孑然一身歸父家守志坐
卧小樓足不下樓者三十年臨終謂其婢曰吾死慎勿
以男子舁我家人忽其言令男子登樓轝之氣絶踰時
矣起坐曰始我何言而令若輩至此家人驚怖而下目
乃瞑馬氏山陰劉晉嘯妻萬厯中晉嘯客死馬年二十
許家無立錐伯氏有樓遂與母寄居其上以十指給養
[487-24b]
不下梯者數十年常用瓦盆貯新土以足附之鄰婦問
故曰吾以服土氣耳年六十五卒


  謝烈婦名玉華番禺曹世興妻世興為馮氏塾師甫成
婚即負笈往亡何病歸不能起婦誓不改適曹族之老
嘉之議分祭田以贍或謂婦年方盛當俟襄事畢令歸
寧婦佯諾及期駕輿欲行别諸姒多作訣語徐入室閉
戸以刀自斷其頸家人亟穴板入血流滿衣尚未絶見
諸人入亟以左手從斷處探喉出之右手引刀一割乃
[487-25a]


  張氏桐城李棟妻棟死無子張自經於牀母救之奮身
起引斧斫左臂者三家人奪斧抑而坐之蓐間張瞶悶
不語家人稍退張遽揜身出戸投於水水方冰以首觸
穴入遂死邑又有烈婦王氏高文學妻文學死父道美
來弔謂王曰無過哀事有三等在汝自為之王輟泣問
之父曰其一從夫地下為烈次則冰霜以事翁姑為節
三則恒人事也王即鍵戸絶粒不食越七日而死又有
[487-25b]
戚家婦者寶應人甫合巹而夫㬥殁婦哭之哀投門外
汪中死後人名其死所為戚家汪云


  金氏通渭劉大俊妻年十九夫病風痺金扶浴温泉暴
風雨山水陡發夫不能動令金急走金號泣堅持不肯
舍竝溺死屍流數十里而出手猶挽夫不釋云又應山
諸生王芳妻楊氏芳醉墜塘中氏赴水救之夫入水益
深氏追深處偕死


  王氏浙江山陰沈伯燮妻議婚數年伯燮病厲手攣髮
[487-26a]
父母有他意女問沈郎病始何日父曰初許時固佳兒今
乃病女曰既許而病命也違命不祥竟歸之伯燮病
且憊王奉事無少怠居八年卒嗣其從子更出簪珥佐
舅買妾更得子踰年舅姑相繼亡王獨撫二㓜孤鬻手
食之竝成立


  李孝婦臨武人名中姑適江西桂廷鳯姑鄧患痰疾將
不起婦涕泣憂悼聞有言乳肉可療者心識之一日煮
藥爇香禱竈神自割一乳昏仆於地氣已絶廷鳯呼藥
[487-26b]
不至出視見血流滿地大驚呼救傾駭城市邑長佐皆
詣其廬命亟治俄有僧踵門曰以室中蘄艾傅之即愈
如其言果甦比求僧不復見矣乃取乳和藥奉姑姑竟
獲全又洪氏懷寧章崇雅妻崇雅早卒洪守志十年姑
許疾不能起洪剜乳肉為羮而飲之獲愈餘肉投池中
不令人知數日後羣鴨自水中銜出鳴噪迴翔小童獲
以告姑姑起視之乳血猶淋漓也其夫兄崇古亦早亡
姒朱氏誓死靡他妯娌相守五十年云倪氏興化陸鰲
[487-27a]
妻性純孝舅早世憫姑老朝夕侍寢處與夫暌異者十
五年姑鼻患疽垂斃躬為吮治不愈乃夜焚香告天割
左臂肉以進姑啖之愈遠近稱孝婦


  劉氏張能信妻太僕卿憲寵女工部尚書九徳婦也性
至孝姑病十年侍湯藥不離側及病劇舉刀刲臂侍婢
驚持之舅聞囑醫言病不宜近腥膩力止之踰日竟刲
肉煮糜以進則姑已不能食乃大悔恨曰醫紿我使姑
未鍳我心復刲肉寸許慟哭奠簀前將闔棺取所奠置
[487-27b]
棺中曰婦不獲復事我姑以此肉伴姑側猶身事姑也
鄉人莫不稱其孝






  明史卷三百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