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a0038 明史-清-張廷玉 (master)


[485-1a]
  欽定四庫全書


  明史卷三百一


  大學士張廷玉等奉 敕修


  列傳第一百八十九


  列女


  婦人之行不出於閨門故詩載闗雎葛覃桃夭芣苢皆
處常履順貞静和平面内行之修王化之行具可考見
其變者行露栢舟一二見而已劉向傳列女取行事可
[485-1b]
為鑒戒不存一操范氏宗之亦采才行髙秀者非獨貴
節烈也魏隋而降史家乃多取患難顛沛殺身殉義之
事蓋輓近之情忽庸行而尚竒激國制所襃志乗所錄
與夫里巷所稱道流俗所宸駭胥以至竒至苦為難能
而文人墨客往往借俶儻非常之行以發其偉麗激越
跌宕可喜之思故其傳尤遠而其事尤著然至性所存
倫常所係正氣之不至於淪澌而斯人之所以異於禽
獸載筆者宜莫之敢忽也明興著為規條廵方督學嵗
[485-2a]
上其事大者賜祠祀次亦樹坊表烏頭綽楔照耀井閭
乃至僻壤下户之女亦能以貞白自砥其著於實錄及
郡邑志者不下萬餘人雖間有以文藝顯要之節烈為
多嗚呼何其盛也豈非聲教所被亷恥之分明故名節
重而蹈義勇歟今掇其尤者或以年次或以類從具著
於篇視前史殆將倍之然而姓名湮滅者尚不可勝計
存其什一亦足以示勸云


  月娥       劉孝婦甄氏


[485-2b]
  諸娥       丁氏石氏


  楊氏張氏等    貞女韓氏黄善聰


  姚孝女蔡孝女 招遠孝女  盧佳娘施氏


  呉氏畢氏     石孝女


  湯慧信      義婢妙聰


  徐孝女      髙氏


  孫義婦      梁氏


  馬氏       義姑萬氏陳氏


[485-3a]
  郭氏㓜溪女    程氏


  王妙鳯唐貴梅張氏   楊泰奴張氏


  陳氏秀水張氏歐陽金貞   莊氏唐氏


  王氏易氏     陶氏四節婦


  宣氏孫氏     徐氏


  義妾張氏     龔烈婦江氏


  范氏二女丁美音  成氏興安二女子


  章銀兒茅氏    招囊猛


[485-3b]
  凌氏杜氏     義婦楊氏


  史氏林端娘    汪烈婦


  竇妙善      石門丐婦


  賈氏       胡氏


  陳宗球妻史氏   葉氏


  胡貴貞      孫氏


  江氏嚴氏


  月娥西域人元武昌尹扎瑪魯廸音女少聰慧聽諸兄
[485-4a]
誦說經史輒通大義長適蕪湖葛通甫事上撫下一秉
禮法長姒盧率諸婦女悉受其教太祖渡江之七年偽
漢兵自上游而下盧曰太平有城郭且嚴兵守可恃使
月娥挾諸婦女往避之未幾寇至城陷月娥歎曰吾生
詩禮家可失節於賊邪抱㓜女赴水死諸婦女相從投
水者九人方盛暑屍七日不浮顔色如生鄉人為巨穴
合葬之故居之南題曰十女墓娥弟丁鶴年㓜通經史
皆娥口授也後通甫與盧皆死於宼


[485-4b]
  劉孝婦新樂韓太初妻太初元時為知印洪武初例徙
和州挈家行劉事姑謹姑道病刺血和藥以進抵和州
夫卒劉種蔬給姑食越二年姑患風疾不能起晝夜奉
湯藥驅蚊蠅不離側姑體腐蛆生席間為齧蛆蛆不復
生及姑疾篤刲肉食之少甦踰月而卒殯之舎側欲還
葬舅塚力不能舉喪哀號五載太祖聞之遣中使賜衣
一襲鈔二十錠命有司還其喪旌門閭復徭役同時甄
氏欒城李大林妻事姑孝姑夀九十一卒甄廬墓三年
[485-5a]
暮悲號亦被旌


  諸娥浙江山隂人父士吉洪武初為糧長有黠而逋賦
者誣士吉於官論死二子炳煥亦罹罪娥方八嵗晝夜
號哭與舅陶山長走京師訴寃時有令寃者非卧釘板
勿與勘問娥輾轉其上幾斃事乃聞勘之僅戍一兄而
止娥重傷卒里人哀之肖像配曹娥廟


  丁氏錦拏唐方妻浙江新昌人洪武中方為山東僉事
坐法死妻子當沒為官婢有司按籍取之監䕶者見丁
[485-5b]
色美借梳掠髪丁以梳擲地其人取掠之持還丁丁罵
不受謂家人曰此輩無禮必辱我非死無以全節肩輿
過隂澤崖峭水深躍出赴水衣厚不能沈從容以手斂
裙隨流而沒年二十八時稱其處為夫人潭鄭煁妻石
氏煁浦江鄭泳孫也洪武初李文忠薦諸朝屢遷藏庫
提㸃坐法死石當遣配泣曰我義門婦也可辱身以辱
門乎不食死


  楊氏慈谿人字同邑鄭子琜洪武中子琜父仲徽戍雲
[485-6a]
南明制子成丁者隨遣子琜亦在戍中楊年甫十六聞
子琜母老弟㓜請於父母適鄭養姑以待子琜之返子
琜竟卒戍所楊與姑撫諸叔成立以夫從子孔武為嗣
苦節五十餘年其後鄭煥妻張氏嫁未旬日泰然妻嚴
氏生子一蘭方孩抱栻妻王氏事夫癎病狂不省人事
服勤八年弗怠三人皆楊氏夫族先後早寡皆以節聞
萬厯中知府鄒希賢題曰鄭氏節門以比浦江鄭氏義
門云


[485-6b]
  貞女韓氏閬中人元末明玉珍據蜀貞女慮見掠偽為
男子服混迹民間既而被驅入伍轉戰七年人莫知其
處女也後從玉珍破雲南還遇其叔父贖歸成都始改
裝而行同時從軍者莫不驚異洪武四年嫁為尹氏婦
成都人以韓貞女稱其後有黄善聰者南京人年十三
失母父販香廬鳯間令善聰為男子裝從遊數年父死
善聰習其業變姓名曰張勝有李英者亦販香與為伴
侶者踰年不知其為女也後偕返南京省其姊姊初不
[485-7a]
之識詰知其故怒詈曰男女亂羣辱我甚矣拒不納善
聰以死自誓乃呼鄰嫗察之果處子也相持痛哭立為
改裝明日英來知為女怏怏如失歸告母求婚善聰不
從曰若歸英如瓜李何鄰里交勸執益堅有司聞之助
以聘判為夫婦


  姚孝女餘姚人適吳氏父早世迎母養於家虎銜之去
女追掣虎尾虎欲前女掣益力尾遂脱虎負痛躍去負
母還藥之獲愈奉其母二十年後成化間武康有蔡孝
[485-7b]
女隨母入山採藥虎攫其母女折樹枝格鬭三百餘步
虎舎其母傷女血歕丈許竹葉為赤女亦獲全後招逺
有孝女不知其姓父採石南山為蟒所吞女哭之願見
父屍同死俄頃大雷電撃蟒墮女前腹裂見父屍女負
土掩埋觸石而死


  盧佳娘福清李廣妻婚甫十月廣暴卒盧慟絶復甦見
廣口鼻出惡血悉餂食之既殮哭輒僵仆積五六日家
人防懈潛入寢室自經後其縣有游政妻倪氏殉夫亦
[485-8a]
然又有施氏滁州彭禾妻正徳元年禾得疾不起握手
訣曰疾憊甚知必死汝無子擇壻而嫁毋守死徒自苦
也施泣曰君尚不知妾乎願先君死禾固止之因取禾
所嘔血盡吞之以見志及禾歿即自經


  呉氏潞州廪生盧清妻舅姑歿於臨洺寄瘞旅次清授
徒自給後失廪充掾於汴憤恥發狂死呉聞訃痛絶哭
曰吾舅姑委骨於北良人死忍令終不返乎乃寄㓜孤
於姊兄鬻次女為資獨抵臨洺覓舅姑瘞處不得號哭
[485-8b]
中野忽一丈夫至則清所授徒也為指示收二骸以歸
復冒暑之汴負夫骨還三喪畢舉忍餓無他志學正劉
崧言於知州馬暾贖其女厚恤之年七十五乃卒後有
畢氏河閒鄧節妻年饑攜家景州就食舅姑相繼亡節
亦尋歿俱藁葬景州氏年三十三無子女獨歸里中忍
饑凍晝夜紡織積數年市地城北八里莊獨之景州負
舅姑及夫骨還葬


  石孝女浙江新昌人襁褓時父潛坐事籍沒繫京獄母呉
[485-9a]
以漏籍獲免依兄弟為生一日父脫歸匿呉家呉兄弟懼
連坐殺置大窖中母不敢言女長問母曰我何無父
族母告之故女大悲憤永樂初年十六舅氏主婚
配族子女白母曰殺我父者呉也奈何為父讐婦母曰
事非我主奈何女頷而不答嫁之曰方禮賓女自經室
中母仰天哭曰吾女之死不欲為讐人婦也號慟數日
亦死有司聞之治殺潛者罪


  湯慧信上海人通孝經列女傳嫁華亭鄧林林卒婦年
[485-9b]
二十五一女七嵗鄧族利其居迫使歸家婦曰我鄧家
婦何歸乎族知不可奪貿其居於巨室婦泣曰我收夫
骨於茲土與同存亡奈何棄之欲自盡巨室義而去之
婦尋自計曰族利我財耳乃出家資盡畀族人躬績絍
以給嵗大水居荒野沮洳中其女適人者操舟來迎不
許請暫憇舟中亦不許曰我守此六十年因巨浸以從
汝父所甘心焉復何往母女方相牽未捨水至湯竟溺


[485-10a]
  義婢妙聰保安右衛指揮張孟喆家婢也永樂中調兵
操宣府孟喆在行北宼入掠妻李謂夫妹曰我命婦與
若皆宦門女義不可辱相挈投井中妙聰亦隨入見二
人俱未死以李有娠恐水冷有所害遂負之於背賊退
孟喆弟仲喆求三人井中以索引嫂妹出而婢則死矣
徐孝女嘉善徐遠女也年六嵗母患臁瘡女問母何以
得愈母謾曰兒吮之廼愈女遂請吮母難之女悲啼不
已母不得已聽之吮數日果愈


[485-10b]
  髙氏女武邑人適諸生陳和和早卒髙獨持門戸奉翁
姑甚孝及宣徳時翁姑並歿氏以禮殯葬時年五十矣
泣謂子剛曰我父洪武間舉家客河南虞城父死旅葬
城北母以棗木小車輞識之比還家母亦死弟懦不能
自振吾三十年不敢言者以汝王母在堂當朝夕侍養
也今大事已畢欲舁吾父遺骸歸合葬剛唯唯隨母至
虞城抵葬所塚纍纍不能辨氏以髪繋馬鞍逆行自朝
及夕至一小塚鞍重不能前即開其塚所識車輞宛然
[485-11a]
遠近觀者咸驚異助之歸啟母窆同葬


  孫義婦慈谿人歸定海黄誼昭生子湑未幾夫卒孫育
之成立求兄女為配甫三年生二子湑亦卒時田賦皆
令民自輸孫姑婦相率攜㓜子輸賦南京訴尚書蹇義
言縣苦潮患十年九荒乞築海塘障之義見其孤苦詰
曰何為不嫁對曰餓死事極小失節事極大義嗟歎久
之次日即為奏請遣官偕有司相度成之起自龍山迄
於觀海永免潮患慈谿人廟祀之塘上


[485-11b]
  梁氏大城尹之路妻嫁嵗餘夫乏食出遊山海闗賣熟
食為生又娶馬氏生子二十餘卒不通問氏事翁姑艱
苦無怨言夫客死氏徒步行乞迎夫喪往返二千里迄
扶柩攜後妻二子以歸里人歎異


  馬氏徐佈妻吳縣人歸五年夫死無子家酷貧姑欲奪
其志有田二畝半得粟不以與婦馬不為動姑潛納他
人聘一夕鼓吹臨門趣治妝馬入卧室自經死几上食
器糠籺尚存


[485-12a]
  義姑萬氏名義顓字祖心鄞人寧波衛指揮僉事鍾女
也㓜貞静善讀書兩兄文武皆襲世職戰死旁無期功
之親繼母曹氏兩嫂陳氏呉氏皆盛年孀居呉遺腹僅
六月姑旦暮拜天哭告曰萬氏絶矣願天賜一男續忠
臣後我矢不嫁共撫之已果生男名之曰全姑喜曰萬
氏有後矣乃與諸嫠共守名閥來聘皆謝絶之訓全讀
書迄底成立全嗣職傳子禧孫椿皆奉姑訓惟謹姑年
七十餘卒姑之祖斌及父兄並死王事母及二嫂守貞
[485-12b]
數十年姑更以義著鄉人重之稱為四忠三節一義之
門後有陳義姑者沙縣陳穗女年十八父母相繼卒遺
二男長七嵗次五嵗親族利其有日耽耽於旁姑矢志
撫弟居常置帚數十族兄弟暮夜叩門姑燃帚照之極
啟戸具酒食款叩者告曰吾輩夜行滅火就求燭耳自
此窺伺者絶意及二弟畢婚年四十五乃嫁終無子二
弟迎歸母事之


  郭氏大田人鄧茂七之亂鄉人結寨東巖寨破郭褓㓜
[485-13a]
兒走且有身為賊所驅郭奮罵投百尺巖下與兒俱碎
亂石閒胎及腸胃迸出狼籍巖下賊據髙瞰之皆歎曰
真烈婦也瘞之去同時有㓜溪女失其姓名茂七破沙
縣匿草閒為二賊所獲遇溪橋貞女曰扶我過當從一
人而終二賊争趨挽至橋半女視溪流湍急拽二賊投
水中俱溺死


  程氏揚州胡尚絅妻尚絅嬰危疾婦刲腕肉噉之不能
咽而卒婦號慟不食二日懷孕四月矣或曰得男可延
[485-13b]
夫嗣徒死何為答曰吾亦知之倘生女徒茍活數月耳
因復食彌月果生男明年殤即前語翁姑曰媳不能常
侍奉有娣姒在無悲也復絶食越二日其姑撫之曰爾
父母家二百里内若不俟面訣乎婦曰可急迎之日飲
米瀋一匙以待逾十有二日父母遣㓜弟至婦曰是可
白吾志自是滴水不入口徐簡匳中簪珥令辦後事以
其餘散家人并鄰嫗嘗通問者復自卜曰十八九曰皆
良吾當逝向曾刲肉救夫夫不可救以灰和之置牀頭
[485-14a]
附吾左腕以示全歸遂卒


  王妙鳯吳縣人適呉奎姑有淫行正統中奎商於外姑
與所私飲并欲汚之命妙鳯取酒挈瓶不進頻促之不
得已而入姑所私戲紾其臂妙鳯憤抜刀斫臂不殊再
斫乃絶父母欲訟之官妙鳯曰死則死耳豈有婦訟姑
理邪逾旬卒唐貴梅者貴池人適同里朱姓姑與富商
私見貴梅悅之以金帛賄其姑誨婦淫者百端勿聽加
箠楚勿聽繼以炮烙終不聽乃以不孝訟於官通判某
[485-14b]
受商賂拷之幾死者數矣商冀其改節復令姑保出之
親黨勸婦首實婦曰若爾妾之名幸全如播姑之惡何
夜易服自經後園梅樹下及旦姑起且將撻之至園中
乃知其死尸懸樹三日顔如生其後嘉靖二十三年有
嘉定張氏者嫁汪客之子其姑多與人私諸惡少中有
胡巖者最桀黠羣黨皆聽其指使於是與姑謀遣其子
入縣為卒而巖等日夕縱飲一日呼婦共坐不應巖從
後攫其梳婦折梳擲地頃之巖徑入犯婦婦大呼殺人
[485-15a]
以杵撃巖巖怒走出婦自投於地哭終夜不絶氣息僅
屬詰旦巖與姑恐事洩縶諸牀足守之明日召諸惡少
酣飲二鼓共縛婦槌斧交下婦痛苦宛轉曰何不以利
刃刺我一人乃前刺其頸一人刺其脇又椓其隂舉尸
欲焚之尸重不可舉乃火其室鄰里救火者蹋門入見
嚇然死人驚聞於官官逮小女奴及諸惡少鞫之具得
其實皆以次受刑婦死時年十九邑故有烈婦祠婦死
前三日祠旁人聞空中鼓樂聲火炎炎從祠柱中出人
[485-15b]
以為貞婦死事之徴云


  楊泰奴仁和楊得安女許嫁未行天順四年母疫病不
愈泰奴三割胷肉食母不效一日薄暮剖胷取肝一片
昏仆良久及甦以衣裹創手和粥以進母遂愈母宿有
膝攣疾亦愈後有張氏儀真周祥妻姑病醫百方不效
一方士至其門曰人肝可療張割左脇下得膜如絮以
手探之沒腕取肝二寸許無少痛作羮以進姑病遂瘳
陳氏祥符人字楊瑄未嫁而瑄卒女請死父母不許欲
[485-16a]
往哭又不許私剪髪屬媒氏置瑄懷汴俗聘女以金書
生年月日畀男家號定婚帖瑄母乃以帖裹其髪置瑄
懷以葬女遂素服以居亡何父母謀改聘女縊死後五
十三年至正徳中瑄姪永康改𦵏瑄求陳骨合焉二骨
朽矣髪及定婚帖鮮完如故𦵏三年岐榖了瓜産墓上
張氏秀水人年十四受同邑諸生劉伯春聘伯春負才
名必欲舉於鄉而後娶未幾卒女號泣絶髪自為詩祭
之持服三年不踰閫不茹葷服闋即絶飲食父母强諭
[485-16b]
之終不食旬日而卒年二十舅姑迎柩合𦵏焉又有江
夏歐陽金貞者父梧授孝經列女傳稍長字羅欽仰從
梧之官柘城梧艱歸舟次儀真欽仰墜水死金貞年甫
十四驚哭欲赴水從之父母持不許又欲自縊父母曰
汝未嫁何得爾對曰女自分無活理即如父母言願終
身稱未亡人大聲哀號不止及殮剪髪繋夫右臂以殉
抵家告父母曰有婦以事姑也姑既失子可并令無婦
乎願歸羅以畢所事父母從之後父知廣元縣姑病卒
[485-17a]
女乃歸寧有諷他適者曰事姑畢矣更何待女曰我昔
殮羅郎時有一束髪纒其手誰能掘塚開棺取髪還我
則易志矣遂止生平獨卧一樓年六十餘卒


  莊氏海康呉金童妻成化初廣西流宼掠鄉邑莊隨夫
避新㑹傭劉銘家銘見莊美欲犯之屢誘不從乃令黨
梁狗同金童入海捕魚沒水死越三日不還莊求之海
濱屍浮㟁側手足被縛腫腐莫可辨莊以衣識之歸攜
女赴水抱夫屍而沒翼日三屍隨流遶銘門去而復還
[485-17b]
土人感異殯祭之然莫知銘殺也後梁狗漏言有司並
捕考處以極刑唐氏汝陽陳旺妻隨其夫以歌舞逐食
四方正徳三年秋旺攜妻及女環兒姪成兒至江夏九
峰山有史聰者亦以傀儡為業見婦女皆艶麗而旺且
老因紿旺至青山夜殺之明日聰獨返攜其婦女㓜姪
入武昌山呉王祠持利刃脅唐唐曰汝殺吾夫吾不能
殺汝以復讐忍從汝亂邪遂遇害賊裹以蓆置荆棘中
明日徙蓑衣園賊又迫環兒臨以刃環兒哭且詈聲振
[485-18a]
林木賊亦殺之瘞糞壤中而去其年冬至賊被酒成兒
潛出告官禽於葛店市伏誅


  王氏慈谿人聘於陳而夫佳病其父母娶婦以慰之及
門即入侍湯藥未幾佳卒婦年甫十七矢志不嫁姑張
氏曰未成禮而守無名婦曰入陳氏門經事君子何謂
無名姑乃邀其二弟從容諷之婦不答截髪毁容姑終
欲强之窘辱萬狀二小姑陵之若婢稍不順即爪其面
姑聞復加箠楚婦口不出怨言曰不逼嫁為婢亦甘也
[485-18b]
夜寢處小姑牀下受濕得傴疾私自幸曰我知免矣鞠
從子梅為嗣教之成化初領鄉薦卒昌其家後有易氏
分宜人嫁安福王世昌時世昌已遘疾奄奄十餘月易
事之衣不解帶世昌死除喪猶縞素姑憐之謂汝猶處
子可終累乎跪泣曰是何言哉父母許我王氏即終身
王氏婦矣自是獨處一樓不窺外户四十餘年方世昌
疾所吐痰血輒手一布囊盛之卒後用所盛囊為枕枕
之終身


[485-19a]
  鍾氏桐城陶鏞妻鏞以罪被戍卒於外鍾年二十五子
繼甫在抱負鏞骨四千餘里歸𦵏乃斷髪杜門年八十
二以節終繼亦早卒妻方氏年二十七子亮甫二嵗其
兄憐之微叩其意方以死誓景泰中亮舉鄉試業於太
學卒妻王氏年二十八妾呉氏二十二皆無子扶櫬歸
𦵏貧不能支所親勸之嫁兩人哭曰而不知我之為節
婦婦乎乃共以紡績自給越二十六年縣令陳勉以聞
詔旌三代人稱之曰四節里


[485-19b]
  宣氏嘉定張樹田妻夫素狂悖與宣不睦夫病宣晨夕
奉事及死誓身殉時樹田友人沈思道亦死其婦孫與
宣以死相要各分尺帛孫自經或勸宣曰彼與夫相得
故以死報汝何為效之宣歎曰予知盡婦道而已安論
夫之賢不賢卒縊死


  徐氏慈谿人定海金傑妻也成化中傑兄以罪逮入京
傑往請代瀕行徐已有身傑謂曰予去生死不可知若
生男善撫之金氏鬼庶得食也已而悔曰我幾悞汝吾
[485-20a]
去無還理即死善事後人徐泣曰君以義往上必義君
君兄弟當同歸無過苦也即如君言妾有死耳敢忘付
託乎已果生男無何兄得還傑竟瘐死徐撫孤慟曰我
本欲從汝父地下奈金氏何强營𦵏事服闋父母勸他
適截髪斷指自誓食澹茹苦六十餘年視子孫再世成
立乃卒


  義妾張氏南京人松江楊玉山商南京娶為妾逾月以
婦妬遣之歸張屏居自守楊亦數往來所贈千計生
[485-20b]
女年餘楊坐役累罄其産怏怏失明張聞之直造楊廬
拜主母捧楊袂大慟乃悉出向所贈金珠具裝嫁其二
女并為二子娶婦留侍湯藥踰年楊死守其柩不去既
免喪父母强之歸不從矢志以歿終身不見一人
龔烈婦江隂人年十七嫁劉玉家貧力作養姑姑亡相
夫營𦵏夫又亡無以為斂里有羡婦色者欲助以棺龔
覺其意辭之既又强之龔恐無以自脫乃以所生六嵗
男三嵗女寄食母家是夜積麥槀屋中舉火自焚抱夫
[485-21a]
屍死又江氏䝉城王可道妻夫貧負販餬口死不能斂
比鄰諸生李雲蟾合錢斂之卜日以𦵏及期率衆至其
家閴然無聲厨下燈微明趨視之飲食畢具蓋以待舁
棺者婦已縊死竈旁矣衆驚歎復合錢并𦵏之


  㑹稽范氏二女㓜好讀書並通列女傳長適江一月寡
次將歸傅而夫亡二女同守節築髙垣圍田十畝穿井
其中為屋三楹以居當種穫父啟圭竇率傭以入餘日
則塞其竇共汲井灌田如是者三十年自為塋於屋後
[485-21b]
成化中卒竟合𦵏焉族人即其田立祠以祀又有丁美
音溆浦丁正明女㓜受夏學程聘年十八將嫁學程死
美音誓不再嫁父母曰未嫁守節非禮也何自苦如此
美音齧指滴血籲天自矢當道交旌之賚以銀幣約百
金乃搆室獨居鬻田自贍事舅姑養父母鄉人名其田
為貞女田


  成氏無錫人定陶教諭繒女登封訓導尤輔妻也輔游
學靖江成從焉江水夜溢家人倉卒升屋成整衣欲上
[485-22a]
問爾等衣邪衆謝不暇成曰安有男女裸而尚可俱生
邪我獨留死耳衆號哭請不應厥明水退坐死榻上後
崇禎中興安大水漂沒廬舍有結筏自救者鄰里多附
之二女子附一朽木倐沈倐浮引筏救之年皆十六七
問其姓氏不答二女見筏上男子有裸者歎曰吾姊妹
倚木不死冀有善地可存也今若此何用生為攜手躍
入波中死


  章銀兒蘭谿人㓜喪父獨與母居邑多火災室盡燬結
[485-22b]
茅以棲母母方疾鄰居又火銀兒出視衆呼令疾避銀
兒曰母疾不能動何可獨避亟返入廬欲扶母出烈焰
忽覆其廬衆莫能救火光中遙見銀兒抱其母宛轉同
焚死時𢎞治元年三月也義妹茅氏慈谿人年十四父
母亡獨與兄嫂居其兄病痿卧值倭入縣嫂出奔呼與
偕行女曰我室女將安之且俱去誰扶吾兄者賊至縱
火女力扶其兄避於空室竟被燔灼並死


  招囊猛雲南孟璉長官司土官舎人刁派羅妻也年二
[485-23a]
十五夫死守節二十八年𢎞治六年九月雲南都指揮
使奏其事帝曰朕以天下為家方思勵名教以變夷俗
其有趨於禮義者烏可不亟加奬勵招囊猛貞節可嘉
其即令有司顯其門閭使遠夷益知向化無俟覈報
淩氏張維妻慈谿人𢎞治中維舉於鄉卒婦年二十五
子四嵗亦卒其兄諷之改圗婦痛哭齧脣噀血灑地終
身不歸寧舅姑慰之曰不幸絶嗣日計無賴吾二人景
逼矣爾年尚遠何以為活婦曰恥辱事重餓死甘之乃
[485-23b]
出簪珥為舅納妾果得子喜曰張氏不絶亡夫墓門且
有寒食矣後舅病瘋姑雙目瞽婦紡績供養二十年不
衰後有杜氏貴池曹桂妻年二十四夫亡遺腹生女悲
苦無計日諷姑為舅納妾果生一子産後妾死杜以己
女託於族母而自乳其叔逾年翁喪勸者曰汝辛苦撫
孤寧能以叔後汝乎杜曰叔後吾翁異日生二子即以
一子後我夫吾志畢矣後卒如其言


  義婦楊氏王世昌妻臨漳人𢎞治中世昌兄坐事論死
[485-24a]
世昌念兄為嫡子請代其刑時楊未笄謀於父母宗族
曰彼代兄死為義士我顧不能為義婦邪願訴於上代
夫死遂入京陳情敕法司議夫妻並得釋


  史氏把縣人字孔𢎞業未嫁而夫卒欲往殉之母不許
女七日不食母持茗逼之飲雙蛾適墮杯中死女指示
曰物意尚孚我心母獨不諒人邪母知不可奪翌日製
素衣縞裳送之孔氏及暮辭舅姑整衣自經死白氣縷
縷騰屋上達旦始消又有林端娘者甌寧人字陳廷䇿
[485-24b]
聞廷䇿訃寄聲曰勿殮吾將就死父曰而雖許字未納
幣也對曰既許矣何幣之問父謹防之曰女奚所不可
死顧死夫家韙耳父曰壻家貧無以周身曰身非所䘏
又曰壻家貧孰為標名曰名非所求遂往哭奠畢自尅
死期理帛自經三拱而絶陳故家青陽山下山下人言
婦將盡時山鳴三晝夜


  汪烈婦晉江諸生楊希閔妻也年二十三夫死無子欲
自經家人防之謹不得間氏聞茉莉有毒能殺人多方
[485-25a]
求之家人不知也日供數百朶踰月家人為亡者齋祭
婦自撰祭文辭甚悲夜五鼓防者稍懈取所積花煎飲
之天明死


  竇妙善京師崇文坊人年十五為工部主事餘姚姜榮
妾正徳中榮以瑞州通判攝府事華林賊起宼瑞榮出
走賊入城執其妻及婢數人問榮所在時妙善居别室
急取府印開後牕投荷池衣鮮衣前日太守統援兵數
千出東門捕爾等旦夕授首安得執吾婢賊意其夫人
[485-25b]
也解前所執數人獨輿妙善出城適所驅隸中有盛豹
者父子被掠其子叩頭乞縱父賊許之妙善曰是有力
當以舁我何得遽縱賊從之行數里妙善視前後無賊
低語豹日我所以留汝者以太守不知印處欲藉汝言
之今當令汝歸幸語太守自此前行遇井即畢命矣呼
賊曰是人不善舁可仍縱之易善舁者賊又從之行至
花塢遇井妙善曰吾渴不可忍可汲水置井傍吾將飲
賊如其言妙善至井傍跳身以入賊驚救不得而去豹
[485-26a]
入城告榮取印引至花塢覓井果得妙善屍越七年郡
縣上其事詔建特祠賜額貞烈


  石門丐婦湖州人莫詳其姓氏正徳中湖大飢婦隨其
夫及姑走崇徳石門市乞食三人偶相失婦有色市人
争挑之與之食不顧誘之財亦不顧寓東髙橋上不復
乞食者二日伺夫與姑皆不至聚觀者益衆婦乃從橋
上躍入水中死


  賈氏慶雲諸生陳俞妻正徳六年兵變值舅病卒家人
[485-26b]
挽之避痛哭曰舅尚未斂婦何惜一死身服斬衰不解
兵至縱火迫之出罵不絶口刃及身無完膚與舅屍同
燼年二十五


  胡氏鄞縣諸生李珂妻年十八歸珂閲七年珂死遺男
女各一胡誓不踰閾鄰火作珂兄珮往救之曰阿姆來
吾乃出珮使妻陳往婦以七嵗男自牖付之屬曰幸念
吾夫善視之陳曰嬸將何如紿之曰取少首飾即出陳
去胡即纍衣箱塞户抱三嵗女端坐火中死


[485-27a]
  史氏陳宗球妻南安人夫死將殉有期矣尚為姑釀酒
姑曰婦已決死生存豈多日何辛苦為曰政為日短故
釀而奉姑將死告舅曰婦有喪幸母髹棺遂縊


  葉氏定海人許聘慈谿翁姓而父母俱歿遂育於翁年
十四翁資産日落且失其姑舅待之如奴勞勩萬狀畧
無怨色舅以子㓜欲鬻之羅姓者葉恚曰我非貨也何
輾轉貿易為日哽咽垂涕既知不可免偽為喜色舅遂
寛之夜月上紿諸姒曰月色甚佳盍少猶夷乎趨門外
[485-27b]
良久諸姒並勸曰夜既半矣盍就寢遂入及晨覓之則
氏已浮屍於河矣起之色如生


  胡貴貞樂平人生時父母欲不舉其鄰曾媼救之歸與
子天福同乳欲俟其長而配焉天福年十八父母繼亡
家甚落貴貞父將奪以姻富家女曰我鞠於曾婦於曾
分姑媳恩母子可以飢寒棄之邪乃依從姑以居蓽舎
單淺外人未嘗識其面其兄乗天福未婚曳以歸出使
求聘者金寳笄飾女知不免潛入房縊死


[485-28a]
  孫氏呉縣衛廷珪妻隨夫商販寓潯陽小江口寧王陷
九江廷珪適他往所親急邀孫共逃孫謂兩女金蓮玉
蓮曰我輩異鄉人汝父不在逃將安之今賊已刼鄰家
矣奈何女曰生死不相離要當為父全此身耳於是母
子共一長繩自束赴河死


  江氏餘干夏璞妻正徳間賊至抱方晬弟走不相脫賊
將縛之曰誠願與將軍俱顧吾父年老惟一弟幸得全
之賊以為信縱令置所抱兒出遂大聲罵賊投橋下死
[485-28b]
後隆慶中有髙明嚴氏賊掠其境隨兄出避遇賊刃及
其兄女跪泣曰父早喪孀母堅守恃此一兄殺之則祀
殄矣請以身代賊憫然為納刃既而欲汚之則曰請釋
吾兄即配汝及兄去執不從竟剖腹而死




  明史卷三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