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a0038 明史-清-張廷玉 (master)


[078-1a]
  欽定四庫全書


  明史卷七十八


  大學士張廷玉等奉 敕修


  志第五十四


  食貨二


  賦役


  賦役之法唐租庸調猶為近古自楊炎作兩税法簡而
易行厯代相沿至明不改太祖為呉王賦税十取一役
[078-1b]
法計田出夫縣上中下三等以賦十萬六萬三萬石下
為差府三等以賦二十萬上下十萬石下為差即位之
初定賦役法一以黄册為準册有丁有田丁有役田有
租租曰夏税曰秋糧凡二等夏税無過八月秋糧無過
明年二月丁曰成丁曰未成丁凡二等民始生籍其名
曰不成丁年十六曰成丁成丁而役六十而免又有職
役優免者役曰里甲曰均徭曰雜泛凡三等以戸計曰
甲役以丁計曰徭役上命非時曰雜役皆有力役有雇
[078-2a]
役府州縣驗册丁口多寡事産厚薄以均適其力兩税
洪武時夏税曰米麥曰錢鈔曰絹秋糧曰米曰錢鈔曰
絹𢎞治時會計之數夏税曰大小米麥曰麥荍曰絲綿
并荒絲曰税絲曰絲綿折絹曰税絲折絹曰本色絲曰
農桑絲折絹曰農桑零絲曰人丁絲折絹曰改科絹曰
棉花折布曰苧布曰土苧曰紅花曰麻布曰鈔曰租鈔
曰税鈔曰原額小絹曰幣帛絹曰本色絹曰絹曰折色
絲秋糧曰米曰租鈔曰賃鈔曰山租鈔曰租絲曰租絹
[078-2b]
曰租粗麻布曰課程棉布曰租苧布曰牛租米穀曰地
畝棉花絨曰棗子易米曰棗株課米曰課程苧麻折米
曰棉布曰魚課米曰改科絲折米萬厯時小有所增損
大畧以米麥為主而絲絹與鈔次之夏税之米惟江西
湖廣廣東廣西麥荍惟貴州農桑絲遍天下惟不及川
廣雲貴餘各視其地産太祖初立國即下令凡民田五
畝至十畝者栽桑麻木棉各半畝十畝以上倍之麻畝
徴八兩木棉畝四兩栽桑以四年起科不種桑出絹一
[078-3a]
疋不種麻及木棉出麻布棉布各一疋此農桑絲絹所
由起也洪武九年天下税糧令民以銀鈔錢絹代輸銀
一兩錢千文鈔十貫皆折輸米一石小麥則減直十之
二棉苧一疋折米六斗麥七斗麻布一疋折米四斗麥
五斗絲絹等各以輕重為損益願入粟者聴十七年雲
南以金銀貝布漆丹砂水銀代秋租於是謂米麥為本
色而諸折納税糧者謂之折色越二年又令戸部侍郎
楊靖會計天下倉儲存糧二年外並收折色惟北方諸
[078-3b]
布政司需糧餉邊仍使輸粟三十年諭戸部曰行人髙
稹言陜西困逋賦其議自二十八年以前天下逋租咸
許任土所産折收米絹棉花及金銀等物著為令於是
戸部定鈔一定折米一石金一兩十石銀一兩二石絹
一疋石有二斗棉布一疋一石苧布一疋七斗棉花一
斤二斗帝曰折收逋賦葢欲蘇民困也今賦重若此將
愈困民豈恤之之意哉金銀每兩折米加一倍鈔止二
貫五百文折一石餘從所議永樂中既得交阯以絹漆
[078-4a]
蘇木翠羽紙扇沉速安息諸香代租賦廣東瓊州黎人
肇慶猺人内附輸賦比内地天下本色税糧三千餘萬
石絲鈔等二千餘萬計是時宇内富庶賦入盈羨米粟
自輸京師數百萬石外府縣倉廪蓄積甚豐至紅腐不
可食歳歉有司往往先發粟振貸然後以聞雖歳貢銀
三十萬兩有竒而民間交易用銀仍有厲禁至正統元
年副都御史周銓言行在各官俸支米南京道逺費多
輒以米易貨貴買賤售十不及一朝廷虛糜廩禄各官
[078-4b]
不得實恵請於南畿浙江江西湖廣不通舟楫地折收
布絹白金解京充俸江西巡撫趙新亦以為言戸部尚
書黄福復條以請帝以問行在戸部尚書胡濙濙對以
太祖嘗折納税糧於陜西浙江民以為便遂倣其制米
麥一石折銀二錢五分南畿浙江江西湖廣福建廣東
廣西米麥共四百餘萬石折銀百餘兩入内府承運庫
謂之金花銀其後概行於天下自起運兑軍外糧四石
收銀一兩解京以為永例諸方賦入折銀而倉廪之積
[078-5a]
漸少矣初太祖定天下官民田賦凡官田畆税五升三
合民田減二升重租田八升五合五勺没官田一斗二
升惟蘇松嘉湖怒其為張士誠守乃籍諸豪族及富民
田以為官田按私租簿為税額而司農卿楊憲又以浙
西地膏腴增其賦畝加二倍故浙西官民田視他方倍
蓰畝税有二三石者大扺蘇最重嘉湖次之杭又次之
洪武十三年命戸部裁其額畝科七斗五升至四斗四
升者減十之二四斗三升至三斗六升者俱止徴三斗
[078-5b]
五升其以下者仍舊時蘇州一府秋糧二百七十四萬
六千餘石自民糧十五萬石外皆官田糧官糧歳額與
浙江通省埒其重猶如此建文二年詔曰浙江賦獨重
而蘇松凖私租起科特以懲一時頑民豈可為定則以
重困一方宜悉與減免畝不得過一斗成祖盡革建文
政浙西之賦復重宣宗即位廣西布政使周幹巡視蘇
常嘉湖諸府還言諸府民多逃亡詢之耆老皆云重賦
所致如呉江崑山民田租舊畝五升小民佃種富民田
[078-6a]
畝輸私租一石後因事故入官輒如私租例盡取之十
分取八民猶不堪况盡取乎盡取則民必凍餒欲不逃
亡不可得也仁和海寧崑山海水䧟官民田千九百餘
頃逮今十有餘年猶徴其租田没於海租從何出請將
没官田及公侯還官田租俱視彼處官田起科畝税六
斗海水淪陷田悉除其税則田無荒蕪之患而細民獲
安生矣帝命部議行之宣徳五年二月詔舊額官田租
畝一斗至四斗者各減十之二四斗一升至一石以上
[078-6b]
者減十之三著為令於是江南巡撫周忱與蘇州知府
況鍾曲計減蘇糧七十餘萬他府以為差而東南民力
少紓矣忱又令松江官田依民田起科戸部劾以變亂
成法宣宗雖不罪亦不能從而朝廷數下詔書蠲除租
賦持籌者輒私戒有司勿以詔書為辭帝與尚書胡濙
言計臣壅遏膏澤然不深罪也正統元年令蘇松浙江
等處官田準民田起科糧四斗一升至二石以上者減
作三斗二斗一升以上至四斗者減作二斗一斗一升
[078-7a]
至二斗者減作一斗葢宣徳末蘇州逋糧至七百九十
萬石民困極矣至是乃獲少甦英宗復辟之初令鎮守
浙江尚書孫原貞等定杭嘉湖則例以起科重者徴米
宜少起科輕者徴米宜多乃定官田畝科一石以下民
田七斗以下者每石歳徴平米一石三斗民田四斗以
下者每石歳徴平米一石五斗官田二斗以下民田二
斗七升以下者每石歳徴平米一石七斗官田八升以
下民田七升以下者每石歳徴平米二石二斗凡重者
[078-7b]
輕之輕者重之欲使科則適均而畝科一石之税未嘗
減云嘉靖二年御史黎貫言國初夏秋二税麥四百七
十餘萬石今少九萬米二千四百七十餘萬石今少二
百五十餘萬而宗室之蕃官吏之冗内官之衆軍士之
增悉取給其中賦入則日損支費則日加請覈祖宗賦
額及經費多寡之數一一區畫則知賦入有限而浮費
不容不節矣於是戸部議令天下官吏考滿遷秩必嚴
覈任内租税徴解足數方許給由交代仍乞朝廷躬行
[078-8a]
節儉以先天下帝納之既而諭徳顧鼎臣條上錢糧積
弊四事一曰察理田糧舊額請責州縣官於農隙時令
里甲等倣洪武正統間魚鱗風旗之式編造圖册細列
元額田糧字圩則號條段坍荒成熟歩口數目官為覆
勘分别界址履畝檢蹋丈量具開墾改正豁除之數刊
刻成書收貯官庫給散里中永為稽考仍斟酌先年巡
撫周忱王恕簡便可行事例立為定規取每歳實徴起
運存留加耗本色折色并處補暫徴帯徵停徴等件數
[078-8b]
目會計已定張榜曉諭庶吏胥不得售其奸欺而小民
免賠累科擾之患一曰催徴歳辦錢糧成𢎞以前里甲
催徴糧戸上納糧長收解州縣監收糧長不敢多收斛
面糧戸不敢攙雜水穀糠粃兑糧官軍不敢阻難多索
公私兩便近者有司不復比較經催里甲負糧人戸但
立限敲扑糧長令下鄉追徴豪强者則大斛倍收多方
索取所至雞犬為空孱弱者為勢豪所凌躭延欺頼不
免變産補納至或舊役侵欠責償新僉一人逋負株連
[078-9a]
親屬無辜之民死於箠楚囹圄者幾數百人且往時每
區糧長不過正副二名近多至十人以上其實收掌管
糧之數少而科斂打㸃使用年例之數多州縣一年之
間輒破中人百家之産害莫大焉宜令戸部議定事例
轉行所司審編糧長務遵舊規如州縣官多僉糧長縱
容下鄉及不委里甲催辦輒酷刑限比糧長者罪之致
人命多死者以故勘論其二則議遣官綜理及復預備
倉糧也疏下戸部言所陳俱切時弊令所司舉行遷延
[078-9b]
數載如故糧長者太祖時令田多者為之督其鄉賦税
歳七月州縣委官偕詣京領勘合以行糧萬石長副各
一人輸以時至得召見語合輒䝉擢用末年更定每區
正副二名輪充宣徳間復永充科斂横溢民受其害或
私賣官糧以牟利其罷者虧損公賦事覺至隕身喪家
景泰中革糧長未幾又復自至軍兑運糧長不復輸京
師在州里間頗滋害故鼎臣及之未幾御史郭𢎞化等
亦請通行丈量以杜包賠兼并之弊帝恐紛擾不從給
[078-10a]
事中徐俊民言今之田賦有受地於官歳供租税者謂
之官田有江水泛溢溝塍淹没者謂之坍江有流移亡
絶田棄糧存者謂之事故官田貧民佃種畝入租三斗
或五六斗或石以上者有之坍江事故虛糧里甲賠納
或數十石或百餘石者有之夫民田之價十倍官田貧
民既不能置而官田糧重每病取盈益以坍江事故虛
糧又令攤納追呼敲扑歳無寧日而奸富猾胥方且詭
寄那移并輕分重此小民疾苦閭閻凋瘁所以日益而
[078-10b]
日增也請定均糧限田之制坍江事故悉與蠲免而合
官民田為一定上中下三則起科以均糧富人不得過
千畝聴以百畝自給其羨者則加輸邊税如此則多寡
有節輕重適宜貧富相安公私俱足矣部議疆土民俗
各異令所司熟計其便不行越數年乃從應天巡撫侯
位奏免蘇州坍海田糧九萬餘石然那移飛灑之弊相
沿不改至十八年鼎臣為大學士復言蘇松常鎮嘉湖
杭七府供輸甲天下而里胥豪右蠧弊特甚宜將欺隱
[078-11a]
及坍荒田土一一檢覈改正於是應天巡撫歐陽鐸檢
荒田二千餘頃計租十一萬石有竒以所欺隱田糧六
萬餘石補之餘請豁免戸部終持不下時嘉興知府趙
瀛建議田不分官民税不分等則一切以三斗起徴鐸
乃與蘇州知府王儀盡括官民田裒益之履畝清丈定
為等則所造經賦册以八事定税糧曰元額稽始曰事
故除虛曰分項别異曰歸總正實曰坐派起運曰運餘
撥存曰存餘考積曰徴一定額又以八事考里甲曰丁
[078-11b]
田曰慶賀曰祭祀曰鄉飲曰科賀曰䘏政曰公費曰備
用以三事定均徭曰銀差曰力差曰馬差著為例徴一
者總徴銀米之凡而計畝均輸之其科則最重與最輕
者稍以耗損益推移重者不能盡損惟遞減耗米派輕
賫折除之陰予以輕輕者不能加益為㣲本色遞增耗
米加乘之陰予以重推收之法以田為母戸為子時豪
右多梗其議鼎臣獨以為善曰是法行吾家益千石輸
然貧民減千石矣不可易也顧其時上不能損賦額長
[078-12a]
民者私以己意變通由是官田不至偏重而民田之賦
反加矣時又有綱銀一串鈴諸法綱銀者舉民間應役
歳費丁四糧六總徴之易知而不繁猶網之在綱也一
串鈴則夥收分解法也自是民間輸納止收本色及折
色銀矣是時天下財賦歳入太倉庫者二百萬兩有竒
舊制以七分經費而存積三分備兵歉以為常世宗中
年邊供費繁加以土木禱祀月無虚日帑蔵匱竭司農
百計生財甚至變賣寺田收贖軍罪猶不能給二十九
[078-12b]
年俺荅犯京師增兵設戍餉額過倍三十年京邊歳用至五
百九十五萬戸部尚書孫應奎蒿目無䇿乃議於南畿
浙江等州縣增賦百二十萬加派於是始嗣後京邊歳
用多者過五百萬少者亦三百餘萬歳入不能充歳出
之半由是度支為一切之法其箕斂財賄題增派括贓
贖算税契折民壯提編均徭推廣事例興焉其初亦頼
以濟匱久之諸所灌輸益少又四方多事有司往往為
其地奏留或請免浙直以備倭川貴以採木山陜宣大
[078-13a]
以兵荒不惟停格軍興所徴發即歳額二百萬且虧其
三之一而内廷之賞給齋殿之經營宫中夜半出片紙
吏雖急無敢延頃刻者三十七年大同右衛告警賦入
太倉者僅七萬帑儲大較不及十萬戸部尚書方鈍等
憂懼不知所出乃乗間具陳帑蔵空虛狀因條上便宜
七事以請既又令羣臣各條理財之策議行者凡二十
九事益𤨏屑非國體而累年以前積逋無不追徴南方
本色逋賦亦皆追徴折色矣是時東南被倭南畿浙閩
[078-13b]
多額外提編江南至四十萬提編者加派之名也其法
以銀力差排編十甲如一甲不足則提下甲補之故謂
之提編及倭患平應天巡撫周如斗乞減加派給事中
何煃亦具陳南畿困敝言軍門養兵工部料價操江募
兵兵備道壯丁府州縣鄉兵率為民累甚者指一科十
請禁革之命如煃議而提編之額不能減隆萬之世增
額既如故又多無藝之征逋糧愈多規避亦益巧已解
而愆限或至十餘年未徴而報收一縣有至十萬者逋
[078-14a]
欠之多縣各數十萬頼行一條鞭法無他科擾民力不
大絀一條鞭法者總括一州縣之賦役量地計丁丁糧
畢輸於官一歳之役官為僉募力差則計其工食之費
量為增減銀差則計其交納之費如以贈耗凡額辦派
辦京庫歳需與存留供億諸費以及土貢方物悉併于
一條皆計畝徴銀折辦於官故謂之一條鞭立法頗為
簡便嘉靖間數行數止至萬厯九年乃盡行之其後接
踵三大征頗有加派事畢旋已至四十六年驟增遼餉
[078-14b]
三百萬時内帑充積帝靳不肯發戸部尚書李汝華乃
援征倭播例畝加三釐五毫天下之賦增二百萬有竒
明年復加三釐五毫明年以兵工二部請復加二釐通
前後九釐增賦五百二十萬遂為歳額所不加者畿内
八府及貴州而已天啟元年給事中甄淑言遼餉加派
易致不均葢天下戸口有戸口之銀人丁有人丁之銀
田土有田土之銀有司徴收總曰銀額按銀加派則其
數不漏東西南北之民甘苦不同布帛粟米力役之法
[078-15a]
徴納不同惟守令自知其甘苦而通融其徴納今因人
土之宜則無偏枯之累其法以銀額為主而通人情酌
土俗頒示直省每歳存留起解各項銀兩之數以所加
餉額按銀數分派總提折扣裒多益寡期不失餉額而
止如此則愚民易知可杜奷胥意為增減之弊且小民
所最苦者無田之糧無米之丁田鬻富室産去糧存而
猶輸丁賦宜取額丁額米兩衡而定其數米若干即帶
丁若干買田者收米便收丁則縣册不失丁額貧民不
[078-15b]
致賠累而有司亦免逋賦之患下部覆議從之崇禎三
年軍興兵部尚書梁廷棟請增田賦戸部尚書畢自嚴
不能止乃於九釐外畝復徴三釐惟順天永平以新被
兵無所加餘六府畝徴六釐得他省之半共增賦百六
十五萬四千有竒後五年總督盧象昇請加宦戸田賦
十之一民糧十兩以上同之既而概徴每兩一錢名曰
助餉越二年復行均輸法因糧輸餉畝計米六合石折
銀八錢又畝加徴一分四釐九絲越二年楊嗣昌督師
[078-16a]
畝加練餉銀一分兵部郎張若麟請收兵殘遺産為官
莊分上中下畝納租八斗至二三斗有差御史衛周嗣
言嗣昌流毒天下勦練之餉多至七百萬民怨何極御
史郝晉亦言萬厯末年合九邊餉止二百八十萬今加
派遼餉至九百萬勦餉三百三十萬業已停罷旋加練
餉七百三十餘萬自古有一年而括二千萬以輸京師
又括京師二千萬以輸邊者乎疏語雖切直而時事危
急不能從也役法定於洪武元年田一頃出丁夫一人
[078-16b]
不及頃者以他田足之名曰均工夫尋編應天十八府
州江西九江饒州南康三府均工夫圖册每歳農隙赴
京供役三十日遣歸田多丁少者以佃人充夫而田主
出米一石資其用非佃人而計畝出夫者畝資米二升
五合迨造黄册成以一百十戸為一里里分十甲曰里
甲以上中下戸為三等五歳均役十歳一更造一歳中
諸色雜目應役者編第均之銀力從所便曰均徭他雜
役曰雜泛凡祇應禁子弓兵悉僉市民毋役糧戸額外
[078-17a]
科一錢役一夫者罪流徙後法稍弛編徭役里甲者以
戸為斷放大戸而勾單小於是議者言均徭之法按册
籍丁糧以資産為宗覈人戸上下以蓄蔵得實也稽册
籍則富商大賈免役而土著困覈人戸則官吏里胥輕
重其手而小民益窮蹙二者交病然専論丁糧庶幾古
人租庸調之意乃令以舊編力差銀差之數當丁糧之
數難易輕重酌其中役以應差里甲除當復者論丁糧
多少編次先後曰鼠尾册按而徴之市民商賈家殷足
[078-17b]
而無田産者聴自占以佐銀差正統初僉事夏時創行
於江西他省倣行之役以稍平其後諸上供者官為支
解而官府公私所須復給所輸銀於坊里長責其營辦
給不能一二供者或什伯甚至無所給惟計值年里甲
祇應夫馬飲食而里甲病矣凡均徭解戸上供為京繇
主納為中官留難不易中納往復改貿率至傾産其他
役苛索之弊不可毛舉明初令天下貢土所有有常額
珍竒玩好不與即須用編之里甲出銀以市顧其目冗
[078-18a]
碎奸黠者緣為利孔又大工營繕祠官祝釐資用繁溢
迨至中葉倭寇交訌仍歳河決國用耗殫於是里甲均
徭浮於歳額矣凡役民自里中正辦外如糧長解戸馬
船頭館夫祇候弓兵皂𨽻門禁㕑斗為常役後又有斫
薪擡柴修河修倉運料接遞站舖牐淺夫之類因事編
僉歳有增益嘉隆後行一條鞭法通計一省丁糧均派
一省徭役於是均徭里甲與兩税為一小民得無擾而
事亦易集然糧長里長名罷實存諸役卒至復僉農氓
[078-18b]
修鞭法行十餘年規制頓紊不能盡遵也天啟時御史
李應昇疏陳十害其三條切言馬夫河役糧甲修辦白
役擾民之弊崇禎三年河南巡撫范景文言民所患苦
莫如差役錢糧有收戸解戸驛遞有馬戸供應有行戸
皆僉有力之家充之名曰大戸究之所僉非富民中人
之産輒為之傾自變為條鞭法以境内之役均於境内
之糧宜少甦矣乃民間仍歳奔走罄資津貼是條鞭行
而大戸未嘗革也時給事中劉懋復奏裁驛夫征調往
[078-19a]
來仍責編戸驛夫無所得食至相率從流賊為亂云凡
軍匠竈戸役皆永充軍戸死若逃者於原籍勾補匠戸
二等曰住坐曰輸班住坐之匠月上工十日不赴班者
輸罰班銀月六錢故謂之輸班監局中官多占匠役又
括充㓜匠動以千計死若逃者勾補如軍竈戸有上中
下三等毎一正丁貼以餘丁上中户丁力多或貼二三
丁下戸概予優免他如陵戸園戸海戸廟戸旛夫庫役
𤨏末不可勝計明初工役之繁自營建兩京宗廟宫殿
[078-19b]
闕門王邸採木陶甓工匠造作以萬萬計所在築城濬
陂百役具舉迄於洪宣郊壇倉庾猶未迄工正統天順
之際三殿兩宫南内離宫次第興建𢎞治時大學士劉
吉言近年工役俱摘發京營軍士内外軍官禁不得估
工用大小多寡本用五千人奏請至一二萬無所稽覈
禮部尚書倪岳言諸役費動以數十萬計水旱相仍乞
少停止南京禮部尚書童軒復陳工役之苦吏部尚書
林瀚亦言兩畿頻年凶災困於百役窮愁怨嘆山陜供
[078-20a]
億軍興雲南廣東西征發勦判山東河南湖廣四川江
西興造王邸財力不贍浙江福建辦物料視舊日增多
庫蔵空匱不可不慮帝皆納其言然不能盡從也武宗
時乾清宫役尤大以太素殿初制樸儉改作雕峻用銀
至二千萬餘兩役工匠三千餘人歳支工食米萬三千
餘石又修凝翠昭和崇智光霽諸殿御馬監鐘鼔司南
城豹房新房火藥庫皆鼎新之權倖閹宦莊園祠墓香
火寺觀工部復竊官銀以媚焉給事中張原言工匠養
[078-20b]
父母妻子尺籍之兵禦外侮京營之軍衛王室今奈何
令民無所頼兵不麗伍利歸私門怨叢公室乎疏入謫
貴州新添驛丞世宗營建最繁十五年以前名為汰省
而經費已六七百萬其後增十數倍齋宫秘殿並時而
興工場二三十處役匠數萬人軍稱之歳費二三百萬
其時宗廟萬夀宫災帝不之省營繕益急經費不敷乃
令臣民獻助獻助不已復行開納勞民耗財視武宗過
之萬厯以後營建織造溢經制數倍加以征調開採民
[078-21a]
不得少休迨閹人亂政建地營墳僭越亡等功徳私祠
遍天下葢二百餘年民力殫殘久矣其以職役優免者
少者一二丁多者至十六丁萬厯時免田有至二三千
者至若賦税蠲免有恩蠲有災蠲太祖之訓凡四方水
旱輒免税豐歳無災傷亦擇地瘠民貧者優免之凡歳
災盡蠲二税且貸以米甚者賜米布若鈔又設預備倉
令老人運鈔易米以儲粟荆蘄水災命戸部主事趙乾
往振遷延半載怒而誅之青州旱蝗有司不以聞逮治
[078-21b]
其官吏旱傷州縣有司不奏許耆民申訴處以極刑孝
感饑其令請以預備倉振貸帝命行人馳驛往且諭戸
部自今凡歳饑先發倉庾以貸然後聞著為令在位三
十餘年賜予布鈔數百萬米百餘萬所蠲租税無數成
祖聞河南饑有司匿不以聞逮治之因命都御史陳瑛
榜諭天下有司水旱災傷不以聞者罪不宥又敕朝廷
歳遣巡視官目擊民艱不言者悉逮下獄仁宗監國時
有以發振請者遣人馳諭之言軍民困乏待哺嗷嗷尚
[078-22a]
從容啟請待報不能效漢汲黯耶宣宗時戸部請覈饑
民帝曰民饑無食濟之當如拯溺救災奚待勘葢二祖
仁宣時仁政亟行預備倉之外又時時截起運賜内帑
被災處無儲粟者發旁縣米振之蝗蝻始生必遣人捕
瘞鬻子女者官為收贖且令富人蠲佃戸租大戸貸貧
民粟免其雜役為息豐年償之皇莊湖泊皆弛禁聴民
採取饑民還籍給以口糧京通倉米平價出糶兼預給
俸糧以殺米價建官舍以處流民給糧以收棄嬰養濟
[078-22b]
院窮民各注籍無籍者收養蠟燭旛竿二寺其䘏民如
此世宗神宗於民事畧矣而災荒疏至必賜蠲振不敢
違祖制也振米之法明初大口六斗小口三斗五歳以
下不與永樂以後減其數納米振濟贖罪者景帝時雜
犯死罪六十石流徒減三之一餘遞減有差捐納事例
自憲宗始生員納米百石以上入國子監軍民納二百
五十石為正九品散官加五十石增二級至正七品止
武宗時富民納粟振濟千石以上者表其門九百石至
[078-23a]
二三百石者授散官得至從六品世宗令義民出穀二
十石者給冠帶多者授官正七品至五百石者有司為
立坊振粥之法自世宗始報災之法洪武時不拘時限
𢎞治中始限夏災不得過五月終秋災不得過九月終
萬厯時又分近地五月七月邊地七月九月洪武時勘
災既實盡與蠲免𢎞治中始定全災免七分自九分災
以下遞減又止免存留不及起運後遂為永制云


[078-23b]








  明史卷七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