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1e0057 春秋纂言-元-吳澄 (master)


[010-1a]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纂言卷三      元 吳澄 撰
   莊公名同桓公之子母文姜夫/人哀姜在位三十二年
 元年戊子莊王四年○蔡哀二年○曹莊九年○衛/惠七年黔牟三年○晉緡十二年○鄭厲八年
  子儀元年○陳莊七年卒○杞靖十一年○宋莊/十七年○齊襄五年○秦武三年○楚武四十八
 春
  王正月穀梁傳曰繼弑君不即位先君不以其道/終則子不忍即位也澄曰以先君之不得
  正終故不忍/行即位之禮
[010-1b]
  三月
  夫人孫于齊孫去聲○公羊傳曰不稱姜氏與弑/公也或曰䝉前年夫人姜氏遂如齊
  之文依前目後凡之例故不稱姜氏以見今日孫/于齊之夫人即前年遂如齊之夫人也或曰文闕
  也杜氏曰夫人莊公母也魯人責之故出奔内諱/奔謂之孫猶孫讓而去澄曰夫人在齊蓋隨桓公
  之䘮歸魯矣魯人以桓公之弑實由夫人衆怒/羣誚夫人内慙不安故出奔齊因以遂其姦也
 夏
  單伯逆王姬單音善後並同逆左作送○公羊傳/曰天子嫁女於諸侯必使諸侯同姓
  者主之諸侯嫁女於大夫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澄曰王將嫁女於齊以尊卑不敵不自主昏而命
[010-2a]
  魯主之故魯遣單伯徃逆王姬於周俾先至於魯/而後徃歸於齊也單氏伯字魯四命之卿天子所
  命者張氏曰常事不書而此特書之斬衰而主昏/固已非禮况齊乃不可同天之讎奈何為之主昏
 秋
  築王姬之館于外穀梁傳曰衰麻非所以接弁冕/也仇讎非所以接昏姻也髙郵
  孫氏曰桓公見殺於齊仇讎未復天王遽使魯主/王姬之昏莊公當辭期於得請而後已是時非無
  同姓之諸侯蓋莊公未知辭爾辭之不固與不辭/同知主昏之非政築王姬之館於外孰與辭之不
  築也澄曰魯為王姬主昏非自今日始王姬所舘/固有嘗處矣盖館於廟也時公在諒闇慮齊侯親
  迎若就以嘉服接見於廟則於心有所不安然又/不敢辭主昏之事故特築館于外以為王姬之舍
[010-2b]
  而侯齊侯之逆因其/變常而書之以譏也
 冬
  十月
  乙亥陳侯林卒林莊公也在位八年其弟杵臼立/是為宣公按莊公與桓王同時王
  名林公亦名林/君臣同名也
  □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曰不書天者脫榮叔/夫榮氏叔字澄曰稱
  氏稱字者天子四命之大夫錫賜也蘇氏曰錫命/者命之以策也衛襄公之殁王使成簡公追命之
  髙氏曰禮諸侯嗣位三年䘮畢以士服朝天子天/子錫之黼冕圭璧然後歸以臨其民謂之受命桓
[010-3a]
  簒弑未嘗入朝受命王命魯主昏故追錫桓公以/寵之張氏曰莊公主王姬之昏故王寵嘉其父桓
  公已終而遣使賜之策命若昭七年王使成簡公/追命衛侯之比也桓弑隠在王法有賊殺其親之
  罪乃司馬九伐之所宜加王不能討又示褒嘉/啖氏以為寵篡弑以瀆三綱得春秋之旨矣
  王姬歸于齊張氏曰王姬來而不書至别於魯之/夫人也澄曰書歸于齊魯既主昏則
  同乎内女也趙氏曰凡/外女歸皆以非常乃書
  齊師遷紀郱鄑郚郱音平鄑音兹郚音吾○杜氏/曰郱在東莞臨朐縣東南北海
  都昌縣西有訾城郚在朱虚縣東南齊欲滅紀故/徙其郡邑之民而取其地常山劉氏曰遷者廹逐
  之也沙隨陳氏曰土地人民盡有之曰取逐其人/有其地曰遷張氏曰迫遷三邑之民不服者取其
[010-3b]
  地實以齊之民胡氏曰遷不言師其以師遷之者/見紀民猶足與守而齊人彊暴用大衆以迫之也
  經書月三書日一大衍歴正月癸亥大壬辰冬至/閏月癸巳小二月壬戌大旦日大寒三月壬辰小
  四月辛酉大五月辛卯小六月庚申大七月庚寅/大八月庚申小九月己丑大十月己未小乙亥十
  七日十一月戊子大十二月/戊午小長歴是年閏十月
 二年己丑莊王五年○蔡哀三○曹莊十○衛惠八/黔牟四○晉緡十三○鄭厲九子儀二○陳宣
  公杵臼元年○杞靖十二○宋莊十八卒/○齊襄六○秦武六○楚武四十九年
 春
  王二月
[010-4a]
  𦵏陳莊公
 夏
  公子慶父帥師伐於餘丘公子氏慶父名魯三命/之卿於發語辭餘丘小
  國之近戎者其曰於餘丘猶曰於越蓋夷俗所稱/杜氏曰莊公時年十五則慶父莊公庶兄於餘丘
  國名沙隨程氏曰書伐國也二傳以為邾邑盖邾/附庸啖氏曰按前後未有邑言伐者故仍依左氏
  舊説/為國
 秋
  七月
[010-4b]
  齊王姬卒公羊傳曰外夫人不卒此何以卒我主/之也穀梁傳曰為之主者卒之也范氏
  曰主其嫁則有兄弟之恩死則服之故書卒禮記/曰齊告王姬之䘮魯莊公為之大功薛氏曰檀弓
  謂由魯嫁故為之服則主昏之為服自莊公始也/其以説齊乎沙隨程氏曰禮於舅之妻無服外祖
  父母纔小功爾今以世讎而厚其/䘮非禮也不然外夫人卒不書
 冬
  十有二月
  夫人姜氏㑹齊侯于禚禚音灼公作郜○左傳曰齊/姦也杜氏曰姜前與公如
  後出奔至此始㑹㑹非夫人之事比年書㑹其義/皆同禚齊地澄曰元年正月夫人既奔齊矣其後
[010-5a]
  復歸魯而今年冬又自魯徃㑹也趙氏曰著姜氏/齊矦之惡亦以病公也曰子可以制母乎夫死從
  子通乎其下况國君乎君者人神之主風化之本/也不能正家如正國何若莊公哀痛以思父誠敬
  以事母威刑以督下車馬僕御莫不從命夫人徒/徃乎夫人之徃也則公威命之不行哀敬之不至
  爾/
  乙酉宋公馮卒馮莊公也在位十八年子捷嗣是/為閔公髙氏曰考觀宋莊忮求敗
  類則穆公之不以其/國與子有以知之矣
  經書月三書日一大衍歴正月丁亥大丁酉冬至/二月丁巳小三月丙戌大四月丙辰小五月乙酉
  大六月乙卯小七月甲申大八月甲寅小九月癸/未大十月癸丑大十一月癸未小十二月壬子大
[010-5b]
  月内無乙酉長歴/乙酉十二月四日
 三年庚寅莊王六年○蔡哀四○曹莊十一衛惠九/黔牟五○晉緡十四○鄭厲十子儀三○陳宣
  二○杞靖十三○宋閔公捷元年/齊襄七○秦武七○楚武五十
 春
  王正月
  溺㑹齊師伐衛溺魯大夫再命者孫氏曰朔在齊/故溺㑹齊伐衛謀納朔也髙氏曰
  衛朔奔齊齊欲納之然天王已絶朔而立公子黔/牟為衞矦魯輙興兵㑹仇讎之人抗天子之命納
  不義之君/其罪大矣
[010-6a]
 夏
  四月
  𦵏宋莊公
  五月
  𦵏桓王左傳曰緩也公羊傳穀梁傳曰改𦵏杜氏/曰以桓十五年三月崩七年乃葬髙氏曰
  平王之崩求賻於諸侯然後克葬至於桓崩七年/乃克葬者蓋承諸侯背叛王師傷敗之後力益不
  足矣夫以天下而葬一人安可緩也聖人書之以/著天下臣子之罪若曰改𦵏則聖人明書之矣薛
  氏曰王升遐七年然後克𦵏閔王室也沙隨程氏/曰周人東遷之初尚有志於歸𦵏已而侵削益甚
[010-6b]
  故於此/始葬
 秋
  紀季以酅入于齊酅戸圭切○穀梁傳曰酅紀之/邑也入于齊者以酅事齊也公
  羊傳曰請後五廟以存姑姊妹左傳曰紀於是乎/始判杜氏曰酅在齊國東安平縣澄曰紀侯無子
  其弟為君之貳而别居於酅前年齊取紀三邑紀/之土地無幾矣季知紀之亡在旦夕故先以其所
  居邑入于齊為附庸之國而存先祀也陸氏曰紀/季以君之邑入於它國不書曰叛其有兄之命矣
  沙隨程氏曰紀侯迫於彊齊之暴自度不能支命/其弟以酅下齊將委國而去之不勦民以鬬暴遜
  賢弟以存祀其與力屈而請/降國滅而出奔者有間矣
[010-7a]
 冬
  公次于滑滑公穀作郎○左傳曰一宿為舍再宿/為信過信為次次于滑將㑹鄭謀紀也
  鄭辭以難穀梁傳曰次止也有畏也欲救紀而不/能也胡氏曰伐而書次以次為善救而書次以次
  為譏次於滑譏也澄曰紀將亡矣以昏姻之故告/急於魯魯荘不能自已故出次於滑將㑹鄭伯為
  紀謀而祈哀乞憐於齊鄭伯知齊之滅紀不可止/也故辭而不㑹杜氏曰滑鄭地在陳留襄邑縣西
  北/
  經書月三書日無大衍歴正月壬午小癸卯冬至/二月辛亥大三月辛巳小四月庚戌大五月庚辰
  小六月己酉大七月己卯小八月戊申大九月戊/寅小丙午處暑閏月丁未大十月丁丑小旦日秋
[010-7b]
  分十一月丙午大/十二月丙子小
 四年辛卯莊王七年○蔡哀五○曹莊十二○衛惠/十黔牟六○晉緡十五○鄭厲十一子儀四○
  陳宣三○杞靖十四○宋閔二○/齊襄八○秦武八○楚武五十一
 春
  王二月
  夫人姜氏饗齊侯于祝丘饗左作享○穀梁傳曰/饗甚矣澄曰何待至於
  饗而後為甚哉古者飲酒之禮有三饗食燕也燕/禮最輕蓋主于飲酒而食物不盛食禮次之食物
  甚盛而不飲酒饗禮最重飲酒如燕禮之多食物/如食禮之備雖君大夫亦無行饗食燕之禮于野
[010-8a]
  者况婦人乎然此亦不足責也吕氏曰前此嘗㑹/矣而未之享也今享矣又復如齊師矣人之為不
  善一縱之後如水方至莫/知所極杜氏曰祝丘魯地
  三月
  紀伯姬卒穀梁傳曰外夫人不卒此其言卒何也/吾女也適諸侯則尊同以吾為之變卒
  之也范氏曰禮諸侯絶旁朞姑姊妹女子嫁於國/君者尊與已同則變不服之例為之服大功九月
  啖氏曰内女為諸侯之夫人則書卒以公為之服/故也孫氏曰伯姫隱二年紀裂繻所迎者内女嫁
  國君則服大功常事也此卒者蓋/為下紀侯去國齊𦵏紀伯姬起義
 夏
[010-8b]
  齊侯陳侯鄭伯遇于垂襄陵許氏曰齊與陳鄭遇/垂蓋謀取紀是以紀侯見
  難而去也蘇氏曰鄭伯鄭子儀也桓十五年五月/書鄭伯突出奔蔡九月書鄭伯突入于櫟十八年
  齊襄公殺子亹鄭人立子儀莊十四年突使傅瑕/弑子儀而入則遇于垂者子儀也然則鄭有二君
  矣春秋有一國而二君者鄭突與儀衛衎與剽是/也突衎始終為君子儀之君鄭十有四年剽之君
  衛十有一年皆能君者也故春秋因其實而君之/然則孰與曰皆不與也突之入也以篡衎之出也
  以惡儀剽雖國人之所立而突衎在焉非所以為/安也故四人者春秋莫適與也皆不没其實而已
  胡氏曰蘇子由以鄭伯為子儀謂春秋有一國二/君其説辨其理通善發春秋之意者然而鄭伯實
  厲公終始能君故不没其實非與之也惟不没其/實故出奔蔡入于櫟㑹于垂皆書其爵惟非與之
[010-9a]
  也故歸于鄭出奔蔡入于櫟皆書其名春秋於世/子忽猶不書爵而况子儀之微者乎髙氏曰或以
  此鄭伯為子儀非也忽世子再出奔猶不得稱子/其復歸猶不得稱爵子儀雖乗間得立其為君微
  矣豈敢輕去國都而與諸侯㑹乎故知此鄭伯即/突也齊恐陳鄭救紀故求結二國歡心先過於垂
  使紀失/其援也
  紀侯大去其國左傳曰紀侯不能下齊以與紀季/去其國違齊難也程子曰大名也
  常山劉氏曰紀侯名大生名之著失地也去其國/自去也澄曰諸侯失地名紀侯去其國而紀遂亡
  故名之紀之郱鄑郚為齊所取紀季又以酅入于/齊紀之土地蓋僅有國外近郊之境而亦無人民
  可以自守齊又將以兵力取之故自去其國而齊/遂有其地也言去其國而不言出奔某國者盖自
[010-9b]
  逃於民伍而不復適他國/或入山林或入河海也
  乙丑齊侯𦵏紀伯姬伯姬卒值紀侯去國不能自/𦵏齊侯既取紀地遂𦵏其䘮
  書以閔之也啖氏曰凡内女之𦵏不書書者皆非/常也胡氏曰齊襄迫逐紀侯使之去國雖其夫人
  在殯而不及葬陸氏曰𦵏者臣子之事非由隣國/也齊侯并人之國而禮葬其妻是謂豺狼之行而
  為婦人/之仁也
 秋
  七月
 冬
[010-10a]
  公及齊人狩于禚禚公穀作郜○於本國而非狩/地且譏况越境而與鄰國之微
  臣狩于彼國之地乎此四年冬公及齊人所狩之/地即二年冬姜氏與齊侯所㑹之地也莊公於是
  乎無羞惡/之心矣
  經書月四書日一大衍歴正月乙巳大戊申冬至/二月乙亥大三月乙巳小四月甲戌大五月甲辰
  小六月癸酉大七月癸卯小經六月乙丑在此月/八月壬申大九月壬寅小十月辛未大十一月辛
  丑小十二月庚午大長歴是/年閏四月乙丑六月三日
 五年壬辰莊王八年○蔡哀六○曹莊十三○衛惠/十一黔牟七○晉緡十六○鄭厲十二子儀五
  ○陳宣四○杞靖十五○宋閔三○齊/襄九○秦武九○楚文王熊貲元年
[010-10b]
 春
  王正月
 夏
  夫人姜氏如齊師時齊侯帥師出外而夫人徃與/之㑹也不言地師行而不次也
 秋
  郳黎來來朝郳公作倪○杜氏曰郳附庸國也東/海昌慮縣東北有郳城黎來名澄曰
  附庸之君未爵例稱名其後齊桓圖霸以王命爵/之為子改國號為邾經書曰小邾以别於邾也
 冬
[010-11a]
  公㑹齊人宋人陳人蔡人伐衛左傳曰納惠公也/澄曰齊宋陳蔡皆
  卿也以公在故降稱人三年春齊師㑹魯伐衛以/納朔而未克納故今又㑹四國之兵以納之也
  經書月一書日無大衍歴正月庚子小癸丑冬至/二月己巳大三月己亥小四月戊辰大五月戊戌
  小六月丁卯大七月丁酉小八月丙寅大九月丙/申小十月乙丑大十一月乙未小十二月甲子大
 六年癸巳莊王九年○蔡哀七○曹莊十四○衛惠/十二黔牟八○晉緡十七○鄭厲十三子儀六
  ○陳宣五○杞靖十六○宋閔四/○齊襄十○秦武十○楚文二
 春
  王正月
[010-11b]
  王人子突救衛王人王朝一命之下士子王之子/突名也一命者稱人而不得稱名
  以王子之貴同於三命故稱屬稱未嘗去王今王/子突子上無王字者䝉上文王子者文也蓋以官
  則卑而為王之人以屬則貴而為王之子故稱人/而又稱名也五國伐衛納朔王命突救之欲存黔
  牟而拒/朔也
 夏
  六月
  衛侯朔入于衛左傳曰衛侯入放公子黔牟于周/放甯跪于秦殺左公子洩右公子
  職澄曰五國之兵破衛而朔得入也朔搆兄篡國/天討所當加又得罪於王王當明正其罪布告諸
[010-12a]
  侯乃不能然遂使齊與四國敢抗王命而納之王/人之救不能明示天子之命自同於列國之兵爭
  以力為强弱卒不能救而五國竟破衛納朔/王室之不競而威令不行於諸侯可悲也夫
 秋
  公至自伐衛莊之出十有九其至之者五譏也其/不至者十有四常事不書張氏曰書
  至與至自唐意同王誅若行齊魯宋/衛皆有當誅之罪故書至以危之
  螟
 冬
  齊人來歸衛俘俘公穀作寶○左傳曰文姜請之/也澄曰俘伐衛所俘獲之臣虜財
[010-12b]
  物也五國共伐衛而齊主兵故四國所俘獲不敢/有而悉以與齊文姜醜行自知魯人所不與故請
  於齊侯使以伐衛所俘獲之/民物歸于魯以恱魯人也
  經書月二書日無大衍歴正月甲午大戊午冬至/二月甲子小己丑大寒三月癸巳大四月癸亥小
  五月壬申大庚寅穀雨閏月壬戌小六月辛夘大/辛卯小滿七月辛酉小八月庚寅大九月庚申大
  十月庚寅小十一月己/未大十二月己丑小
 七年甲午莊王十年○蔡哀八○曹莊十五○衛惠/十三○晉緡十八○鄭厲十四子儀七○陳宣
  六○杞靖十七○宋閔五○齊/襄十一○秦武十一○楚文三
 春
[010-13a]
  夫人姜氏㑹齊侯于防左傳曰齊志也杜氏曰防/魯地文姜數與齊侯㑹至
  齊地則姦發夫人至/魯地則齊侯之志
 夏
  四月
  辛卯夜恒星不見夜中星隕如雨辛卯夜穀夜作/昔見音現中如
  字又去聲隕音尹公作霣後凡隕字並同○穀梁/傳曰恒星經星也左傳曰不見夜明也啖氏曰星
  隕如雨謂奔流衆如雨之多李陵云謀臣如雨皆/言多爾澄曰恒星謂有名之經星星謂無名之衆
  星夜無日光則暗而星見晝有日光則明而星不/見恒星不見夜明如晝故也天星之恒見者不見
[010-13b]
  則小星之無名者亦無也隕謂自天而隕没於半/空而不至地如雨言衆多不可為數也小星之無
  名者隕則大星之/常見者自若也
 秋
  大水
  無麥苗周之秋夏之五月麥熟而黍稷粱之/苗將秀大水漂盡故麥與苖俱無也
 冬
  夫人姜氏㑹齊侯于穀胡氏曰防魯地也穀齊地/也初㑹于禚次享于祝丘
  又次如齊師又一嵗而再㑹焉其為惡益逺矣明/年無知弑諸兒其禍淫之明驗也杜氏曰穀濟北
[010-14a]
  穀城縣張氏曰今屬鄆州東阿縣文姜元年以罪/孫于齊後復宣滛自二年至今詳書於策敝笱載
  驅錄于齊風論其時世與衛之鶉之奔奔牆有茨/諸篇皆一時之事魯衛先王之後婦行放逸同播
  其惡於萬民夫子曰魯衛之政兄弟也蓋不特周/公康叔之盛而其世衰俗末政之陵夷亦相似也
  其後慶父亂魯齊幾取之與衛滅同時聖人以魯/事詳於春秋而齊詩及魯事者不刪夫二南之風
  后妃不待閑而徳足以化天下後世閑有家之道/廢而亡國敗家之禍同一軌轍詩春秋之旨蓋相
  為表/裏也
  經書月一書日一大衍歴正月戊午大甲子冬至/二月戊子小三月丁巳大四月丁亥小辛卯五日
  五月丙辰大六月丙戌小七月乙卯大八月乙酉/小九月甲寅大十月甲申小十一月癸丑大十二
[010-14b]
  月癸未小長歴/是年閏四月
 八年乙未莊王十一年○蔡哀九○曹莊十六○衛/惠十四○晉緡十九○鄭厲十五子儀八○陳
  宣七○杞靖十八○宋閔六○齊/襄十二弑○秦武十二○楚文四
 春
  王正月
  師次于郎以俟陳人蔡人師次之將卑而師衆也/杜氏曰期共伐郕陳蔡
  不至故駐師/于郎以待之
  甲午治兵治公作祠○俟陳蔡不至故治兵于郎/周官大司馬因秋獮而治兵以教戰此
[010-15a]
  常禮也微者帥師在外因有所俟曠日持久見師/徒之不整而擅舉治兵之禮不於獵所則非其地
  不於仲秋則非其時微者擅/舉則非其人皆非常也故書
 夏
  師及齊師圍郕郕公作成○郕者郕叔所封周公/與郕叔皆文王之子魯兄弟之國
  也齊貪其地而連魯陳蔡之兵伐之魯莊事齊奉/命惟謹期與陳蔡㑹齊伐郕而陳蔡不至於是魯
  之師獨與齊師圍郕也魯莊忘親而奉仇讎以伐/同姓不義之甚陳蔡善於魯多矣説者謂魯欲取
  郕而結陳蔡同伐陳蔡既不至乃藉力於齊按魯/弱國也安能摟諸侯以伐諸侯乎齊彊國也豈肯
  為魯役魯亦何敢役之哉蓋齊欲圍郕而徵兵於/魯與陳蔡爾惟李杜二說近是李氏堯俞曰魯不
[010-15b]
  應與齊伐同姓之國杜氏諤曰魯兵出無名/止為彊齊圍郕國畏齊之暴横而㑹之也
  郕降于齊師降奚江切○欲得郕者齊也郕畏齊/而不畏魯故齊魯同圍而郕獨降齊
  也魯之興師為/齊出力而已
 秋
  師還還音旋後並同○見其勞/民於外歴三時而後還也
 冬
  十有一月
  癸未齊無知弑其君諸兒左傳曰齊侯使連稱管/至父戍葵丘請代弗許
[010-16a]
  故謀作亂僖公之母弟曰夷仲年生公孫無知有/寵於僖公襄公絀之二人因之以作亂齊侯田于
  貝丘反賊遂弑之而立無知張氏曰齊襄之見弑/以禍本言之則無知之亂適積漸於僖公之時而
  襄公之惡蹟不可揜如抗王伐衛殺魯桓公色荒/禽荒暱比小人以至禍發蕭墻身殱賊手考其即
  位至今所書齊事無非亡國戕身之媒所謂積不/善之餘殃也澄曰諸兒襄公也在位十二年明年
  弟小白立/是為桓公
  經書月二書日二大衍歴正月壬子大己巳冬至/二月壬午大經正月甲午在此月三月壬子小四
  月辛巳大五月辛亥小六月庚辰大七月庚戌小/八月己卯大九月己酉小十月戊寅大十一月戊
  申小十二月丁丑大經十一月癸未在此月/長歴甲午正月十三日癸未十一月六日
[010-16b]
 九年丙申莊王十二年○蔡哀十○曹莊十七○衛/惠十五○晉緡二十○鄭厲十六子儀九○陳
  宣八○杞靖十九○宋閔七○齊桓/公小白元年○秦武十三○楚文五
 春
  齊人殺無知左傳曰初無知虐於雍廪雍廩殺無/知杜氏曰雍廩齊大夫劉氏曰雍廩
  殺之其稱人何/討賊之辭也
  公及齊大夫盟于蔇蔇公作暨○左傳曰襄公無/常鮑叔牙曰亂將作矣奉公
  子小白出奔莒亂作管夷吾召忽奉公子糾來奔/穀梁傳曰齊人殺無知而迎公子糾于魯國語韋
  氏註曰齊逆子糾魯莊公不即遣而盟以要之齊/大夫歸迎小白于莒髙氏曰此盟蓋公意杜氏曰
[010-17a]
  小白僖公庶子糾小白庶兄蔇魯地瑯琊齊縣有/蔇亭張氏曰今沂州承縣也大夫齊太宰是時齊
  無君太宰任國事故不名與文七年扈之盟趙盾/書大夫同澄按糾與小白皆襄公之庶弟而糾為
  長齊人擇君先自長始故大夫自至魯地請糾于/魯且觀糾之可立與否魯既要之以盟而齊大夫
  之意已不在糾矣姑狥魯而與之盟非其本心故/歸即背之若是齊不來請魯自欲納糾則齊大夫
  安肯至魯地而受盟乎齊大夫既自至魯地請糾/而復中變改圖背盟失信始謀之不審可罪也大
  夫不氏名者齊無君而/以當國之大夫敵君也
 夏
  公伐齊納糾納糾左作納子糾○高氏曰齊大夫/既歸遂背蔇之盟隂召小白而不迎
[010-17b]
  糾魯始引兵伐齊而納糾方其納也小白猶未入/于齊齊不受糾而公尚以蔇之盟强欲納之夫頓
  子比燕伯失地之君内為彊臣所拒非假大援不/可復其位故經書納若出奔之子則異此矣既素
  無位又在外焉必有君父之命乃可以還否則國/人義欲奉之庶乎其可苟非此二者而隣國以兵
  來脅必欲其立豈王法所容乎晉納/捷菑雖弗克猶貶伐齊納糾罪公也
  齊小白入于齊左傳曰桓公自莒先入澄按襄公/諸兒公子糾公子小白皆齊僖公
  之子襄公遭弑而無嗣則糾與小白皆可君齊齊/人初欲迎糾既而當國者知糾之不如小白故拒
  糾而召小白先入于國而奉以為君小白之立蓋/齊國公議為社稷計也則小白乃齊國之所共戴
  而糾特魯君之所私納故曰齊小白言其當為齊/君也入者難辭雖齊大夫之所欲立然有魯兵見
[010-18a]
  伐奉糾爭國故小白亦藉莒兵䕶/送而後得入齊非如歸之易也
 秋
  七月
  丁酉葬齊襄公賊已討而弟立/九月乃得葬
  八月
  庚申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乾音干○公親/將兵納糾小白
  既定猶不退師此戰書及書齊師蓋公不自戰微/者與齊微者戰而魯敗也杜氏曰乾時齊地時水
  在樂安界岐流旱/則竭故曰乾時
[010-18b]
  九月
  齊人取子糾殺之左傳曰鮑叔帥師來言曰子糾/親也請君討之管召讎也請受
  而甘心焉乃殺子糾于生竇公羊傳曰脅我使我/殺之也穀梁傳曰猶曰取其子糾而殺之云爾范
  氏曰言齊之子糾今取而殺之魯不能救䕶也趙/氏曰論語云桓公殺公子糾則知齊自殺之非魯
  殺也若實魯殺則當書云齊人使我殺子糾不應/云取也澄曰趙說蓋非當從三傳未踰年之君稱
  子齊立小白魯亦立糾以與小白爭國書子糾以/見魯莊擅立鄰國君之罪小白立而魯師還則糾
  乃一亡公子寄寓於魯者爾何罪而齊欲殺之乎/今齊有君而魯又立糾是齊有二君矣勢固不兩
  立也魯兵戰敗力不敵齊故齊聲子糾爭國之罪/逼魯殺之魯不能庇遂殺之于生竇殺之者雖魯
[010-19a]
  從齊令也是猶齊人取之于魯魯以畀齊而/殺之焉爾所以著子糾之死皆魯之罪也
 冬
  浚洙公羊傳曰畏齊也張氏曰洙水在魯城北齊/伐魯之道也魯雖殺子糾而猶有畏齊之心
  故浚而深之以/備齊師之至
  經書月三書日二大衍歴正月丁未小甲戌冬至/二月丙子大甲辰大寒三月丙午小甲戌雨水閏
  月乙亥大四月乙巳小旦日春分五月甲戌大六/月甲辰大七月甲戌小丁酉二十四日八月癸卯
  大庚申十八日九月癸酉小十一月壬/申小十二月辛丑大長歴是年閏八月
 十年丁酉莊王十三年○蔡哀十一○曹莊十八○/衛惠十六○晉緡二十一○鄭厲十七子儀十
[010-19b]
  ○陳宣九○杞靖二十○宋閔八/○齊桓二○秦武十四○楚文六
 春
  王正月
  公敗齊師于長勺勺市若切○左傳曰齊師伐我/澄曰齊師來伐以報乾時之戰
  而公敗其師也偏戰曰敗彼未陳而我薄之也啖/氏曰凡魯勝則曰敗某師張氏曰戰法定日刻期
  兩陣相向以決勝負雖敗而奔亦無多/殺之禍偏戰則出於本意僥幸一勝也
  二月
  公侵宋潛師掠境曰侵莊公僥幸得志於齊遂舉/無名之師以掠宋境此所以召郎之師也
[010-20a]
  三月
  宋人遷宿趙氏曰徙而臣之曰遷某陸氏曰移入/封内以為附庸也襄陵許氏曰遷之使
  未失其國家以行其義猶有所難則是王澤之未/竭也僖文以後有滅國無遷國矣澄曰使宿之民
  從其君遷它處宋/遂有其舊都之地
 夏
  六月
  齊師宋師次于郎魯莊以正月敗齊二月侵宋故/齊宋二國合兵報魯駐兵于郎
  而未名所伐可見/其師出之無名也
[010-20b]
  公敗宋師于乗丘乗繩證切○左傳曰齊師宋師/次于郎公子偃曰宋師不整可
  敗也宋敗齊必還自雩門竊出䝉臯比而先犯之/公從之大敗宋師于乗丘齊師乃還杜氏曰乗丘
  魯地劉氏曰齊宋揚兵整旅經人之國欲窺利乗/便攻取使魯人懼疑出竒計詐謀覆滅其軍以自
  救此輕用其衆之罪也魯人偷得一時之勝非弭/患止亂安國使民之道襄陵許氏曰齊桓始入未
  撫其民而輕用之是以再不得志于魯也/晉文公之入五年而後用其民蓋監此
 秋
  九月
  荆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舞穀作武○杜氏/曰荆楚本號後改
[010-21a]
  為楚莘蔡地獻舞蔡季名啖氏曰蔡侯失地故名/澄曰荆之下不書其君臣者狄之也荆為中國患
  久矣宣王時已伐之入春秋遂僭稱王猾夏彌甚/殘滅小國以廣其土地者非一也其事不聞於魯
  故不書于春秋之經蔡與齊魯宋衛陳鄭皆中國/之望蔡見楚之浸彊前此與鄭㑹于鄧傳以為始
  懼楚至此蔡果首受其禍此經書荆蠻猾夏之始/蓋荆舉兵犯蔡至莘地蔡侯禦之為荆所敗蔡侯
  師敗為荆所獲而以之歸也蔡侯獻舞哀公也留/于楚九年至魯莊十九年卒子肸嗣是為穆公
 冬
  十月
  齊師滅譚譚子奔莒左傳曰齊侯之出也過譚譚/不禮焉及其入也諸侯皆賀
[010-21b]
  譚又不至杜氏曰譚國在濟南平陵縣西南張氏/曰今濟南府歴城縣澄曰滅者夷其社稷絶其宗
  祀也齊桓方欲圖霸而首以私憾滅小國所以為/三王之罪人也譚子爵而不名者蓋是小國史策
  不詳其名或曰為彊大所吞雖失國而非其罪然/聖筆決不以名不名而定其有罪無罪也奔不言
  出者國已滅矣無/復有歸入之地也
  經書月六書日無大衍歴正月辛未小己卯冬至/二月庚子大三月庚午小四月己亥大五月己巳
  小六月戊戌大七月戊辰小八月丁酉大九月丁/卯小十月丙申大十一月丙寅小十二月乙未大
 十有一年戊戌莊王十四年○蔡哀十二○曹莊十/九○衛惠十七○晉緡二十二○鄭厲十
  八子儀十一○陳宣十○杞靖二十一○/宋閔九○齊桓三○秦武十五○楚文七
[010-22a]
 春
  王正月
 夏
  五月
  戊寅公敗宋師于鄑鄑音兹○左傳曰宋為乗丘/之役故侵我公禦之宋師未
  陣而薄之敗諸鄑杜氏曰鄑魯地張氏曰/宋師再至再敗魯雖再勝國亦困於兵矣
 秋
  宋大水左傳曰宋大水公使弔焉曰天作淫雨害/於粢盛若之何不弔對曰孤實不敬天降
[010-22b]
  之災又以為君憂拜命之辱杜氏曰公/使弔之故書陸氏曰外災來告則書
 冬
  王姬歸于齊左傳曰齊侯來逆共姬張氏曰即齊/侯之夫人王姬是也澄曰齊桓公娶
  王女以為夫人而魯主其昏故書歸/同于内女不書來逆常事無譏也
  經書月四書日一大衍歴正月乙丑大乙酉冬至/二月乙未小三月甲子大四月甲午小丙辰春分
  五月癸亥大戊寅十六日六月癸巳小七月壬戌/大八月壬辰小九月辛酉大十月辛卯小己未秋
  分十一月庚申大己丑霜降閏月庚寅/小十二月己未大長歴是年閏三月
 十有二年己亥莊王十五年崩不書○蔡哀十三○/曹莊二十○衛惠十八○晉緡二十三○
[010-23a]
  鄭厲十九子儀十二○陳宣十一○杞靖二十二/○宋閔十弑○齊桓四○秦武十六○楚文八
 春
  王二月
  紀叔姬歸于酅公羊傳曰隱之也何氏曰痛其國/滅無所歸也澄曰紀無國矣而曰
  紀叔姬者録其舊也按伯姬魯女為紀侯大之夫/人叔姬其娣也紀國既亡紀侯又死叔姬無所依
  紀季以酅為齊附庸猶存紀之宗祀欲歸就紀國/宗祀所存之處而終其身得婦人從一而終之義
  焉然紀侯去國九年之後乃始歸酅者俟季之位/定也惟恐齊不能容季而紀祀不可存則酅不可
  依也又見其謹審逺辱之幾焉賢哉叔姬也杜氏/曰紀侯去國而死叔姬歸魯紀季自定于齊而後
[010-23b]
  歸之全守節義以終婦道故係之紀啖氏曰非嫁/而歸故加紀字稱紀言紀之婦也蓋紀侯去國之
  後死于它而叔姬還魯至是乃歸于酅胡氏曰魯/為宗國婦人有來歸之義紀既亡矣不歸于魯全
  節守義不以亡故而虧婦道也夏侯令女曹爽之/弟婦寡居守志曰曹氏全盛之時尚欲保終况今
  衰亡何忍棄之其/聞叔姬之風者也
 夏
  四月
 秋
  八月
[010-24a]
  甲午宋萬弑其君捷及其大夫仇牧捷公作接○/左傳曰乗丘
  之役公以金僕姑射南宫長萬公右歂孫生搏之/宋人請之宋公靳之曰始吾敬子今子魯囚也吾
  弗敬子矣病之弑閔公于䝉澤遇仇牧于門批而/殺之遇太宰督于東宫之西又殺之張氏曰仇牧
  遇弑君之賊不畏彊禦死于其難故書及華督弑/君亂臣死不償責故不書澄曰公羊傳言莊公獲
  萬舍諸宫中數月然後歸之歸反為大夫于宋按/萬稱名是自魯歸宋而為再命之大夫也萬有力
  無德戰敗免罪已幸矣又以之為大夫/宋閔用人如此其遭弑也自取之也
 冬
  十月
[010-24b]
  宋萬出奔陳左傳曰立子游羣公子奔蕭公子御/説奔亳南宫牛猛獲帥師圍亳蕭叔
  大心及戴武宣穆莊之族以曹師伐之殺南宫牛/于師殺子游于宋立桓公猛獲奔衛南宫萬奔陳
  宋人請猛獲于衛衛人歸之亦請南宫萬于陳以/賂皆醢之胡氏曰宋人醢萬則賊已討矣不書殺
  萬特書萬出奔陳以著陳人黨惡之罪張氏曰陳/容其奔罪已大矣受賂而後歸之與所謂殺其人
  汙其宫而瀦之之意何如澄曰陳之人當如昔年/之執州吁者以執萬今乃受其奔是為逆賊之逋
  逃主也宋臣雖能敗賊而立君然賊既逸去後始/得而誅之視石碏討州吁之義則有愧矣故不言
  宋人/殺萬
  經書月四書日一大衍歴正月己丑大庚寅冬至/二月己未小三月戊子大四月戊午小五月丁亥
[010-25a]
  大六月丁巳小七月丙戌大八月丙辰小九月乙/酉大經八月甲午在此月十月乙卯小十一月甲
  申大十二月甲寅小/長歴甲午八月九日
 十有三年庚子僖王元年○齊霸桓公五年○蔡哀/十四○曹莊二十一○衛惠十九○晉緡
  二十四○鄭厲二十子儀十三○陳宣十二○杞/靖二十三○宋桓公御說元年○秦武十七○楚
  文/九
 春
  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㑹于北杏齊侯穀作齊/人○左傳曰
  㑹于北杏以平宋亂杜氏曰北杏齊地澄曰是時/管仲為政四年矣教齊桓糾合諸侯以圖霸而始
[010-25b]
  為此㑹也按上年宋有弑君之亂蕭叔大心僅能/率五族殄亂賊立桓公御説平宋亂者定御説之
  位也以平宋亂㑹諸侯其名正矣然列國僅有陳/蔡小國僅有邾併宋四國而已又君不躬至而卿
  代行若魯若衛最近于齊而皆不㑹是齊桓之信/未能申于諸侯也宋陳蔡以卿㑹君故降而稱人
  春秋之世以諸侯而主天下盟㑹由此北杏之㑹/始以大夫而主天下盟㑹由文七年扈之盟始張
  氏曰宋弑君之首惡方誅嗣君新立合諸侯定宋/亂陳蔡邾並來受命齊桓苟能於宋萬初弑君之
  時舉兵討之則不勞告諭而天下翕然宗齊矣齊/桓欲合諸侯行霸事恐諸侯之未喻故未欲煩其
  君而使其臣來㑹告以平宋亂之事晉悼公合諸/侯于邢丘命朝聘之數使諸侯之大夫聽命鄭伯
  之外齊宋衛邢皆稱/人殆齊桓故事歟
[010-26a]
 夏
  六月
  齊人滅遂管仲相桓公方將糾合諸侯以圖霸而/前此滅譚今又滅遂不仁甚矣此孔門
  所以羞稱齊桓曾西所以不為管仲也杜氏曰遂/國在濟北蛇丘縣東北張氏曰蛇丘屬漢泰山郡
  隧鄉故/遂國也
 秋
  七月
 冬
[010-26b]
  公㑹齊侯盟于柯左傳曰始及齊平也孫氏曰公/不及北杏之㑹桓公既滅遂懼
  其見討故盟于此杜氏曰柯齊之阿邑張氏曰今/鄆州東阿縣魯莊自齊桓入國屢與之戰雖一再
  勝而齊方修軍政以圖霸魯有見伐之虞至此始/及齊平公穀所載曹子之事齊桓捐小利以收魯
  容或有之皆霸術也但公羊言之過其實爾趙氏/曰按桓公未嘗侵魯地盟後未嘗歸魯田其事妄
  經書月二書日無大衍歴正月癸未大乙未冬至/二月癸丑小三月壬午大四月壬子小五月辛巳
  大六月辛亥大七月辛己小八月庚戌大九月庚/辰小十月己酉大十一月己卯小十二月戊申大
 十有四年辛丑僖王二年○齊霸桓六○蔡哀十五/○曹莊二十二○衛惠二十○晉緡二十
  五○鄭厲二十一子儀十四○陳宣十三○杞/共公元年○宋桓二○秦武十八○楚文十
[010-27a]
 春
  齊人陳人曹人伐宋左傳曰宋人背北杏之㑹諸/侯伐宋取成而還澄按北杏
  之㑹齊侯在以定宋君之位而宋即背之盖假仁/義非誠心故人心不予也張氏曰伐宋用陳曹皆
  宋之鄰不勤逺國簡便之規撫也程子曰齊自管/仲為政莊十一年而後未嘗興大衆也其賦於諸
  侯亦寡矣終管仲之身息養天下厚矣至於秦晉/使之不競而已不彊致也是以其功卑而易成
 夏
  單伯㑹伐宋伐宋之役齊止用近宋之陳曹而不/煩逺兵然魯方從霸故齊雖不徵于
  魯而魯自遣單伯以兵徃㑹也張氏曰魯自盟柯/已平于齊而未從其役故因齊討宋命上卿率師
[010-27b]
  徃㑹示從霸之意齊桓方興理勢當從固異於翬/㑹宋殤黨亂賊伐無罪矣故書㑹伐而不再叙諸
  國/也
 秋
  七月
  荆入蔡左傳曰蔡哀侯娶于陳息侯亦娶焉息媯/過蔡蔡侯止而見之弗賓息侯聞之怒使
  謂楚文王曰伐我吾求救于蔡而伐之楚子從之/敗蔡于莘以蔡侯歸蔡哀侯為莘故繩息媯以語
  楚子楚子如息以食入享遂滅息以息媯歸生堵/敖及成王未言楚子問之對曰吾一婦人而事二
  夫縱弗能死其又奚言楚子以蔡侯滅息遂入蔡/張氏曰息之亡蔡之入皆哀侯致之蔡自㑹鄧懼
[010-28a]
  楚之後非但不為徹桑土綢繆牖户之謀而以婦/人之故再召楚師始則身虜繼以國破楚熊貲興
  兵以恱婦人是時齊桓之業未成遂致其横行淮/漢侵及中國也澄曰齊雖圖霸力未能以帖荆十
  年荆方敗蔡而虜其君今又破蔡而/入其國春秋屢書痛中國之不競也
 冬
  單伯㑹齊侯宋公衛侯鄭伯于鄄鄄戈見切○左/傳曰宋服故也
  杜氏曰鄄衛地張氏曰今濮州鄄城縣澄曰春齊/陳曹三國之人伐宋其夏魯單伯方徃㑹伐時宋
  已成而三國還師單伯不及至宋境矣故冬而單/伯復㑹齊宋之君以結成而衛鄭之君亦來㑹也
  此衣裳之㑹之一齊霸蓋略定矣若陳蔡曹邾已/歸齊者不復與㑹蓋齊之霸政務簡便不欲煩諸
[010-28b]
  侯/也
  經書月一書日無大衍歴正月戊寅小庚子冬至/二月丁未大三月丁丑小四月丙午大五月丙子
  小六月乙巳大傳甲子二十日七月乙亥小八月/甲辰大癸酉大暑閏月甲戌大九月甲辰小旦日
  處暑十月癸酉大十一月癸卯小/十二月壬申大長歴是年閏五月
 十有五年壬寅僖王三年○齊霸桓七○蔡哀十六/○曹莊二十三○衛惠二十一○晉緡二
  十六○鄭厲二十二○陳宣十四○杞共/二○宋桓三○秦武十九○楚文十一
 春
  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㑹于鄄左傳曰齊始霸/也張氏曰傳謂
[010-29a]
  始覇指諸侯始定而言然魯未信服自後宋人猶/或主兵衛鄭未免復叛蓋齊霸駸駸而定而諸侯
  之心猶未一也劉氏曰伯則主諸侯諸侯莫先焉/此年伐郳宋序齊上明年伐鄭宋亦序齊上齊之
  未主諸侯明矣然則齊始霸在十六年九國盟于/幽之時自此始為諸侯主矣襄陵許氏曰十三年
  十四年㑹至是又㑹三合諸侯而不盟/以示慎重是以盟則衆信莫敢渝也
 夏
  夫人姜氏如齊張氏曰文姜播惡齊襄之世不如/齊八年矣至此復如齊桓公欲求
  魯好以定覇業而不之非襄陵許氏曰鄄之㑹魯/尚未從桓公未能比近無以示逺務求合于魯是
  以受文姜以昭親親而齊魯之交卒合然而禮/坊一弛夫人復啓越竟之恣遂成如莒之姦
[010-29b]
 秋
  宋人齊人邾人伐郳郳公作兒○左傳曰諸侯為/宋伐郳張氏曰小邾宋之附
  庸不服宋桓公為宋伐之宋序齊上蓋齊桓霸體/未全正此役為宋而興亦猶伐宋之師邾人為道
  而序鄭之上也劉氏曰此齊桓之師何以不先諸/侯猶未成乎霸也明年㑹幽為九合之始九者始
  于幽終于淮澄按九合之數説各不同故朱子以/為九當作糾杜氏諤曰齊桓内不能率諸侯以朝
  天子外不能攘夷狄以救中國為宋/討一附庸以求其服從斯德之小乎
  鄭人侵宋左傳曰鄭人間之而侵宋張氏曰間諸/侯伐郳而侵宋不誠服齊而背二鄄之
  㑹鄭之反覆於齊/楚之間蓋始于此
[010-30a]
 冬
  十月
  經書月一書日無大衍歴正月壬寅小丙午冬至/二月辛未大三月辛丑小四月庚午大五月庚子
  小六月己巳大七月己亥小八月戊辰大九月戊/戌小十月丁卯大十一月丁酉小十二月丙寅大
 十有六年癸卯僖王四年○齊霸桓八○蔡哀十七/○曹莊二十四○衛惠二十二○晉武公
  稱三十八年○鄭厲二十三○陳宣十五○/杞共三○宋桓四○秦武二十○楚文十二
 春
  王正月
[010-30b]
 夏
  宋人齊人衛人伐鄭左傳曰宋故也孫氏曰鄭背/鄄之㑹侵宋故齊桓帥諸侯
  伐之齊序宋下者與伐郳義同張氏曰伐鄭不止/為宋而已蓋鄭不服則諸侯之心未一也襄陵許
  氏曰中國諸侯宋為大既為之服郳又為之報/鄭宋蓋自是與齊為一宋親而中國諸侯定矣
 秋
  荆伐鄭左傳曰鄭伯自櫟入緩告于楚楚伐鄭及/櫟孫氏曰桓未能救中國也張氏曰蓋齊
  霸未定楚之威侵及中國自桓二年鄭已懼楚㑹/鄧至此三十餘年而後受兵楚之威不輕用盖如
  此師氏曰自桓公之立而荆為中國患矣十年敗/蔡師十四年又入蔡今復伐鄭而桓不能討聖人
[010-31a]
  詳而書之/以罪桓也
 冬
  十有二月
  公㑹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滑伯滕
  子同盟于幽左穀無公字許男下左無曹伯字○/齊自北杏以後屢合諸侯有㑹無盟
  者諸侯之心未一也至此而鄭服始合九國之君/而為此盟此桓公糾合諸侯一匡天下之始自入
  春秋以來所未嘗有之事也諸侯尊桓公為霸而/主盟然桓公執謙未敢專主盟之權故曰同盟同
  者列國相與盟而莫適為主及二十七年再盟于/幽齊亦未專主盟也至僖二年宋江黄盟貫齊始
[010-31b]
  為盟主而自此以後不復書同矣杜氏曰陳國每/盟㑹皆在衛下齊桓始霸楚亦始彊陳介於二大
  國之間而為三恪之客齊桓因而進之班在衛/上終於春秋滑國都費河南緱氏縣幽宋地
  邾子克卒克邾儀父也蓋齊桓請命于王爵/之為子而儀父改名克也子瑣嗣
  經書月二書日無大衍歴正月丙申大辛亥冬至/二月丙寅小三月乙未大四月乙丑小五月甲午
  大六月甲子小七月癸巳大八月癸亥小九月壬/辰大十月壬戌小十一月辛卯大十二月辛酉小
 十有七年甲辰僖王五年崩不書○齊霸桓九○蔡/哀十八○曹莊二十五○衛惠二十三○
  晉武三十九○鄭厲二十四○陳宣十六○杞/共四○宋桓五○秦德公元年○楚文十三
 春
[010-32a]
  齊人執鄭詹詹公作瞻○詹者鄭再命之大夫鄭/嘗再㑹鄄又背之而侵宋今雖盟幽
  然其心必又有不誠服于齊者故齊執其大夫不/知當時指何罪而執之左氏以為鄭不朝也孔氏
  曰齊以不朝責鄭鄭命詹詣齊謝罪齊人執之襄/陵許氏曰宋大鄭小齊桓蓋徳宋而威鄭文王之
  興大邦畏其力小邦懐其德而桓反之是以/為霸道也至於宋襄執鄫之虐則桓不為矣
 夏
  齊人殱于遂殱公作瀐○左傳曰遂因氏領氏工/妻氏須遂氏饗齊戍醉而殺之齊人
  殱焉澄曰殱者盡殺之之辭齊桓霸事方興而以/彊大吞小弱滅遂而慮遂之遺民不服故遣齊之
  民戍守其地以無罪滅遂固已失遂人之心矣而/齊之戍遂者或又凌蔑其舊民故遂人憤怒而盡
[010-32b]
  殺之也張氏曰不言遂人殱齊戍而書其自殱所/以伸遂人復讎之志而著桓公不仁以至於自殱
  其衆也襄陵許氏曰齊師滅譚譚子奔莒著其君/不詘也齊人滅遂齊人殱于遂著其民不歸也孟
  子謂霸者以力服人非心服也力不贍也荀子謂/桓詐邾襲莒并國三十五則所滅葢不盡書書滅
  譚滅遂上下/一見之也
 秋
  鄭詹自齊逃來常山劉氏曰詹為鄭卿見執於齊/不能自辨以理取直而歸反如匹
  夫之逃越在他國斯可賤也蘇氏曰詹之義當身/任齊責以紓國患而逃遁自免書逃來賤之也胡
  氏曰齊桓始霸同盟于幽而魯首叛盟受其逋逃/虧信義矣張氏曰執叛國大夫逾歴三時不令其
[010-33a]
  服罪而去致防閑弛慢國囚亡逸齊之罪也竊身/逃竄同于苟免之匹夫無大夫之行失節辱國詹
  之罪也為逋逃主以取/伐於霸主魯之罪也
 冬
  多麋麋鹿之大者魯地所有昔不如是之多而今/之多過于常時異也故書髙郵孫氏曰以有
  為災則書有有蜮是也以無為異則書無/無氷是也麋者常有之物惟其多則書之
  經書月無書日無大衍歴正月庚寅大丙辰冬至/二月庚申小三月己丑大四月己未小丁亥春分
  閏月戊子大五月戊午小旦日穀雨六月丁亥大/七月丁巳小八月丙戌大九月丙辰小十月乙酉
  大十一月乙卯小十二月/甲申大長歴是年閏六月
[010-33b]
 十有八年乙巳惠王元年○齊霸桓十○蔡哀十九/○曹莊二十六○衛惠二十四○晉獻公
  佹諸元年○鄭厲二十五○陳宣十七○/杞共五○宋桓六○秦徳二○楚文十四
 春
  王三月
  日有食之孫氏曰不日不朔日朔俱失也吕/氏曰史失之春秋無由追攷也
 夏
  公追戎于濟西戎即隠公桓公與之盟者追謂於/其已退而躡其後以追之也戎入
  魯境魯將禦之而戎遄退故魯莊以兵逺追逐之/至於濟水之西也孫氏曰僖二十六年齊人侵我
[010-34a]
  西鄙公追齊師至酅先言侵而後言追此/不言侵伐者明不覺其來已去而追之也
 秋
  有&KR0558穀梁傳曰一有一亡曰有蜮射人者也公羊/傳曰記異也何氏曰以有為異也杜氏曰蜮
  短狐含沙射人張氏曰蜮能含沙射水中人影中/之輒病或至于死江淮以南水濱有之魯所無也
 冬
  十月
  經書月二書日無大衍歴正月甲寅大辛酉冬至/二月甲申小三月癸丑大四月癸未小五月壬子
  大日食沈括謂春秋日食三十六淮南衛朴能推/算三十五猶不得莊十八年三月者一杜預長歴
[010-34b]
  三月癸未朔不入食限劉孝孫以為五月壬子朔/食與大衍歴合經書三月閏差也六月壬午小七
  月辛亥大八月辛巳大九月辛亥小十月/庚辰大十一月庚戌小十二月己卯大
 十有九年丙子惠王二年○齊霸桓十一○蔡哀二/十○曹莊二十七○衛惠二十五○晉獻
  二○鄭厲二十六○陳宣十八○杞共六/○宋桓七○秦宣公元年○楚文十五
 春
  王正月
 夏
  四月
[010-35a]
 秋
  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遂及齊侯宋公盟公子/結魯
  三命大夫魯因受鄭詹之逃疑得罪于齊霸故命/公子結與齊宋二君會鄄而盟冀以釋前罪而鄄
  之巨室有嫁女為陳人之婦者結以庶女媵之因/有盟鄄之便而送其女於鄄然後與齊宋盟春秋
  以其不敬君命故先書其私事而反以君命之正/事為遂事例與祭公來遂逆王后于紀同結以私
  家之鄙事參㑹霸之大盟不惟不足以釋齊/之怒而又以重魯之罪是以致齊之來伐也
  夫人姜氏如莒夫人自齊襄既弑之後八年不出/因十五年又一至齊蓋假托國事
  以愚其昏懦之子莊公不能制因此又復縱恣故/于今如莒也婦人既嫁不踰境父母没不得歸寧
[010-35b]
  雖兄弟之國且不/可徃况徃它國乎
 冬
  齊人宋人陳人伐我西鄙魯之臣送已女為媵而恭/遂與霸主大國之盟不
  也是以聲其罪而伐之陳亦以結媵其國人之婦/而輕慢霸主故與齊宋同興問罪之師結不知禮
  而為私為公兩失歡好/禮之不可不謹也如是
  經書月二書日無大衍歴正月己酉小丁卯冬至/二月戊寅大三月戊申小四月丁丑大五月丁未
  小六月丙子大七月丙午小八月乙亥大九月乙/巳小十月甲戌大十一月甲辰小十二月癸酉大
 二十年丁未惠王三年○齊霸桓十二○蔡穆侯肹/元年○曹莊二十八○衛惠二十六○晉獻
[010-36a]
  三○鄭厲二十七○陳宣十九○杞共七/○宋桓八○秦宣二○楚堵敖熊囏元年
 春
  王二月
  夫人姜氏如莒比年書夫人徃它國以姦而魯莊/若罔聞知昔年猶可諉曰年未長
  也今既年長矣而如/此其不子也甚矣哉
 夏
  齊大災張氏曰天火曰災書大志其甚/也齊人來告魯徃弔之故書
 秋
[010-36b]
  七月
 冬
  齊人伐戎戎穀作我○張氏曰齊桓于是有安諸/夏之志戎在徐州之域最近于魯故先
  治之/也
  經書月二書日無大衍歴正月癸卯大壬申冬至/閏月癸酉小二月壬寅大三月壬申小四月辛丑
  大五月辛未小六月庚子大七月庚午小八月己/亥大九月己巳小十月戊戌大十一月戊辰小十
  二月丁酉大長歴/是年閏十二月
 二十有一年戊申惠王四年○齊霸桓十三○蔡穆/二○曹莊二十九○衛惠二十七○晉
[010-37a]
  獻四○鄭厲二十八卒○陳宣二十○杞/共八○宋桓九○秦宣三○楚堵敖二
 春
  王正月
 夏
  五月
  辛酉鄭伯突卒突鄭厲公也在位二十八年子捷/嗣是為文公張氏曰突鄭莊公之
  孽子莊公既殁奪忽之位其後雖為蔡仲所逐旋/入于櫟卒取鄭國故不復著忽亹儀之在位以其
  不能君也論者以為突始終能君夫簒弑竊國之/人而春秋終始君之且記其卒于位所以著小人
[010-37b]
  肆志亂賊得終王法不/行而世之所由亂也
 秋
  七月
  戊戌夫人姜氏薨夫人桓公之夫/人莊公之母也
 冬
  十有二月
  葬鄭厲公
  經書月四書日二大衍歴正月丁卯小丁丑冬至/二月丙申大三月丙寅小四月乙未大五月乙丑
[010-38a]
  大六月乙未小經五月辛酉在此月七月甲子大/八月甲午小經七月戊戌在此月九月癸亥大十
  月癸巳小十一月壬戌大十二月壬辰小/長歴辛酉五月二十七日戊戌七月五日
 二十有二年己酉惠王五年○齊霸桓十四○蔡穆/三○曹莊三十○衛惠二十八○晉獻
  五○鄭文公捷元年○陳宣二十一○杞惠/公元年○宋桓十○秦宣四○楚堵敖三
 春
  王正月
  肆大眚眚公作省○肆謂縱放之也眚謂過誤而/犯者虞書言眚災肆赦眚固可赦而不言
  大聖人雖至仁然赦人之罪亦必有所劑量於其/間不一槩也今書肆大眚則是罪之大而不當赦
[010-38b]
  者亦赦之譏其/惠姦佚罰也
  癸丑葬我小君文姜髙氏曰婦人無爵何諡之有/先王之制但取夫之諡冠於
  姓之上以明所屬詩所謂莊姜宣姜共姜經所書/宋共姫是也豈有不繫其夫而别自為謚者哉夫
  人姜氏弑逆滛亂之人得罪於宗廟國人之所不/容今也云亡雖以母子之故不忍棄絶則𦵏之足
  矣又迫於大義不敢加以夫之諡别為之諡曰文/而不復繫於桓公將以掩其惡也然而棄天罔民
  壊先王之制則其罪又不若從其夫之諡耳自是/魯國從而效尤凡夫人之死皆為之别立諡後世
  因循不改大失春秋之旨矣沙隨程氏曰婦人之/諡從夫文姜别作諡以其得罪於先公也其後或
  妾母僭稱夫人或雖正嫡亦/不能從夫諡者著禮之變也
[010-39a]
  陳人殺其公子御冦御上聲○穀梁傳曰言公子/而不言大夫公子未命為大
  夫也其曰公子何也公子之重視大夫孫氏曰春/秋之義非天子不得專殺二百四十二年無天王
  殺大夫文書諸侯殺大夫者四十七古者諸侯之/大夫皆命于天子諸侯不得專命也大夫有罪則
  請于天子諸侯不得專殺也大夫猶不得專殺况/世子母弟乎春秋之世國無小大其卿大夫士皆
  專命之有罪無罪皆專殺之其無王也甚矣陳人/殺其公子御冦者譏專殺也稱君稱國稱人雖有
  輕重其專殺之罪則一也胡氏曰殺而稱君者獨/出於其君之意而大夫國人有不與焉如晉侯殺
  其世子申生之類是也稱國者國君大夫與聞其/事而不請于天子如鄭殺其大夫申侯之類是也
  稱人有二義其一國亂無政衆人擅殺而不出於/其君則稱人如陳人殺其公子御寇之類是也其
[010-39b]
  一弑君之賊人人之所得討背叛之臣國人之所/同惡則稱人如衛人殺州吁鄭人殺良霄之類是
  也澄曰公子言其屬也非稱其氏也屬之下單稱/名與再命之大夫同故穀梁以為公子之重視大
  夫/
 夏
  五月孫氏曰春秋未有以夏五月首時者此蓋五/月之下文有脱事爾或曰書時之首月而四
  訛為/五也
 秋
  七月
[010-40a]
  丙申及齊高傒盟于防及髙傒盟蓋求昏于齊也/髙傒齊三命之卿當國者
  豈吾微者可與之盟哉孰及之公也/趙氏以為凡盟不目内皆指公也
 冬
  公如齊納幣穀梁傳曰納幣大夫之事也公親納/幣非禮也趙氏曰昏禮有六一納采
  二問名三納吉四納徴納徵即納幣也五請期六/親迎親迎即逆女也春秋獨書其二以納幣方契
  成逆女為事終舉重之義也啖氏曰魯徃它國納/幣皆常事不書凡書者皆譏也它國來亦如之孫
  氏曰按桓六年九月丁卯子同生公十四嵗即位/又二十四年如齊逆女年三十七始昏者文姜制
  之不得以時而昏爾故母䘮未終如齊納幣圖昏/之速也澄曰魯莊受制于母年長而不得娶母既
[010-40b]
  死急於娶故於䘮制中屈已與齊大夫盟而求昏/焉齊之許未堅而公自如齊納幣納幣非公所當
  自行也程子曰齊疑昏議故公自/行納幣後二年方逆齊難之也
  經書月三書日二大衍歴正月辛酉大壬午冬至/二月辛卯小經正月癸丑在此月三月庚申大四
  月庚寅小五月己未大六月己丑小七月戊午大/乙酉夏至八月戊子小經七月丙申在此月九月
  丁巳大丙戌處暑十月丁亥大丙辰秋分閏月丁/巳小十一月丙戌大丁亥霜降十二月丙辰小長
  歴癸丑正月二十三/日丙申七月九日
 二十有三年庚戌惠王六年○齊霸桓十五○蔡穆/四○曹莊三十一卒○衛惠二十九○
  晉獻六○鄭文二○陳宣二十二○杞惠二/○宋桓十一○秦宣五○楚成王頵元年
[010-41a]
 春
  公至自齊至之者譏之也譏其/不當親徃納幣也
  祭叔來聘祭音債○祭者周畿内之國隠之時爵/為伯桓之時爵為公叔者公之弟貳君
  者也例稱字幾内之國王臣也不當外交諸侯而/祭國入春秋以來至今凡三交魯矣伯之來公之
  來來下不書其事蓋伯與公君也行兩君相見之/禮是朝魯也王臣外交通問且不可况以畿内之
  國朝畿外之諸侯烏可哉故不書曰朝而但曰來/祭叔臣也蓋以臣禮見公然當時有介弟攝君行
  禮之事若不書聘則或疑其為攝君而行朝禮也/故書來聘者見其奉君命以聘而非攝君事以朝
  此春秋别嫌明微之意若夫王臣私/交之非禮則或朝或聘其罪一也
[010-41b]
 夏
  公如齊觀社公求昏於齊而齊之許未慤於是公/屈尊親徃納幣以致請而未得齊之
  諾欲再徃齊致請而無名遂托觀社以行夫社者/諸侯祭其土示之常事未聞鄰國之君徃觀之者
  如齊而曰觀社此何禮哉按春秋外傳載曹劌之/言曰齊棄太公之法觀民於社君為是舉而徃觀
  之非故業也又按襄二十四年齊社蒐軍實使客/觀之蓋齊俗每因祭社則蒐軍以夸示威衆而聚
  人觀之故公得託此為名以如齊也程子曰昏議/尚疑故以觀社再徃諸議後一年方逆盖齊難之
  公至自齊其譏與前納/幣之至同
  荆人來聘按前書敗蔡入蔡伐鄭單書荆此於荆/下加人字者啖氏曰若言荆來聘則似
[010-42a]
  舉州皆來故加人字以成文爾無它意也陸氏曰/凡以號舉者皆稱人君臣同辭張氏曰楚自四五
  年來先加兵於鄭蔡而聘/使至魯用逺交近攻之術
  公及齊侯遇于穀昏議猶未定故又/遇於穀以致請
  蕭叔朝公蕭附庸國今徐州蕭縣叔蕭君之弟貳/君者攝君行朝禮朝公者朝公于穀也
  朝聘當廟受于野非禮也介弟攝君而朝又/行朝禮於野蕭之朝魯之受皆非也交譏之
 秋
  丹桓宫楹穀梁傳曰禮天子諸侯黝堊大夫倉士/黈丹楹非禮也何氏曰楹柱也丹之者
  為將娶齊女欲/以誇大示之
[010-42b]
 冬
  十有一月
  曹伯射姑卒射音亦○射姑莊公也在位三十一/年卒世子覊嗣踰年而庶子赤篡立
  是為僖公史記/世家赤作夷
  十有二月
  甲寅公㑹齊侯盟于扈遇穀以請而齊猶難之故/又盟以要其信而後許也
  夫求昏者可求則求不可則已許昏者可許則許/不可則郤魯欲求齊婚不以媒妁徃覘其可不可
  公乃自與齊髙傒盟以求之未得齊諾而公遽請/納幣是與彊委禽者同也躬納幣而猶未諾則又
[010-43a]
  徃觀社以請觀社以請而猶未諾則又遇于穀以/請遇穀之後宜若可矣又必盟于扈而後可焉何
  其難之之甚也二國之昏姻不以禮不以義如此/哀姜之不終也宜哉杜氏曰扈鄭地在滎陽卷縣
  西北孫氏/曰扈齊地
  經書月二書日一大衍歴正月乙酉大戊子冬至/二月乙卯小三月甲申大四月甲寅小五月癸未
  大六月癸丑小七月壬午大八月壬子小九月辛/巳大十月辛亥小十一月庚辰大十二月庚戌大
  甲寅/五日
 二十有四年辛亥惠王七年○齊霸桓十六○蔡穆/五○曹僖公赤元年○衛惠三十○晉
  獻七○鄭文三○陳宣二十三○杞惠/三○宋桓十二○秦宣六○楚成二
[010-43b]
 春
  王三月
  刻桓宫桷穀梁傳曰天子之桷斵之礱之加宻石/焉諸侯之桷斵之礱之大夫斵之士斵
  本刻桷非正也杜氏曰刻鏤也桷椽也澄曰于礱/斵之外又加刻鏤之功丹楹刻桷者以齊女將歸
  見于禰廟故示此/華廢以夸之也
  葬曹莊公曹覊嗣位而/𦵏其父也
 夏
  公如齊逆女親迎常事不書公納幣越三年/而後得親迎則非常也故書
[010-44a]
 秋
  公至自齊納幣之久而後親迎親迎以/非常而書故至之以示譏也
  八月
  丁丑夫人姜氏入孫氏曰公親迎于齊不俟夫人/而至失夫之道也婦人從夫者
  也夫人不從公而入失婦之道也澄曰凡卿為君/逆夫人本非禮也猶且以夫人同至公親徃逆而
  不與同至夫人後公而入盖夫人難之以要公也/公羊謂夫人與公有所約而後入所謂有所約者
  杜氏曰為以孟任故蓋公嬖孟任必與公約不復/嬖孟任而後入也入者非順易之辭有阻難之意
  焉張氏曰見莊公不/夫哀姜妬忌之情矣
[010-44b]
  戊寅大夫宗婦覿用幣覿音迪○大夫宗婦者同/宗大夫之婦也覿見也用
  幣以幣為贄也凡見必用贄卿贄以羔大夫贄以/鴈士贄以雉婦人之贄榛栗棗脩而已夫人姜氏
  既入莊公欲夸寵之故使同宗/大夫之婦用幣為贄以見也
  大水隂盛所/致也
 冬
  戎侵曹侵曹葢/納赤也
  曹覊出奔陳杜氏曰覊葢曹世子微弱不能自定/澄按上年十一月曹莊公射姑卒今
  年三月而葬則覊以世子嗣位𦵏其先君至今年/冬在位期年矣為戎所逐而出不書爵而書名義
[010-45a]
  與鄭/忽同
  赤歸于曹赤曹僖公名葢曹莊公之庶子覊之弟/也歸者易辭為戎所納故易義與突歸
  于鄭同但彼先書突歸而後書忽出蓋祭仲在宋/挈突以歸而後忽出此則覊避戎兵出而赤乃得
  歸也張氏曰覊繫于曹與鄭忽同明其正也赤不/繫國庶孽也赤以庶逐適戎以裔謀夏天子方伯
  不能/正
  郭公郭國名或云即虢也公爵畿内八命之國也/公下文缺或云公字疑是亡字書郭亡義與
  梁亡同劉氏曰齊桓公之郭問父老曰郭何故亡/曰以其善善而惡惡也公曰若子之言乃賢君也
  何至於亡父老曰郭君善善不能用惡/惡不能去所以亡也考其時與事或然
[010-45b]
  經書月二書日二大衍歴正月庚辰小癸巳冬至/二月己酉大三月己卯小四月戊申大五月戊寅
  小六月丁未大七月丁丑小八月丙午大九月丙/子小經八月丁丑戊寅在此月十月乙巳大十一
  月乙亥小十二月甲辰大長歴是年/閏七月丁丑八月三日戊寅四日
 二十有五年壬子惠王八年○齊霸桓十七○蔡穆/六○曹僖二○衛惠三十一卒○晉獻
  八○鄭文四○陳宣二十四○杞惠/四○宋桓十三○秦宣七○楚成三
 春
  陳侯使女叔來聘女音汝○左傳曰始結陳好也/杜氏曰季友相魯原仲相陳二
  人有舊故女叔來聘季友冬亦報聘髙郵孫氏曰/諸侯之大夫天子賜之邑使之歸國則書氏書字
[010-46a]
  鄭祭仲魯單伯陳女叔是也澄曰女氏叔字天子/所命四命之大夫陳三恪也其初公爵故有四命
  之/孤
 夏
  五月
  癸丑衛侯朔卒朔惠公也在位三十一年魯不㑹/故不書葬其子赤嗣是為懿公
  六月
  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穀梁傳曰鼓禮也/用牲非禮也澄謂
  日食者隂盛陽微/鼓聲以助陽氣
[010-46b]
  伯姬歸于杞髙氏曰凡内女書歸若時君之女則/加子字以别之此伯姬葢桓公末嵗
  所生之女于今殆二十有餘嵗失時而後嫁也陸/氏曰不言逆者夫自逆常事不書澄以他書攷證
  葢歸於/杞惠公
 秋
  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門左傳曰凡天災有幣無/牲非日月之眚不鼔
 冬
  公子友如陳杜氏曰報/女叔之聘
  經書月二書日二大衍歴正月甲戌小戊戌冬至/二月癸卯大三月癸酉小四月壬寅大五月壬申
[010-47a]
  大庚子穀雨六月壬寅小庚午小滿經五月癸丑/在此月閏月辛未大日食經書六月朔置閏下同
  也七月辛丑小旦日夏至八月庚午大九月庚子/小十月己巳大十一月己亥小十二月戊辰大長
  歴癸丑五/月十二日
 二十有六年癸丑惠王九年○齊霸桓十八○蔡穆/七○曹僖三○衛懿公赤元年○晉獻
  九○鄭文五○陳宣二十五○杞惠/五○宋桓十四○秦宣八○楚成四
 春公脫/春字
  公伐戎張氏曰為追于濟西之恥報怨也襄陵許/氏曰隱桓世有戎盟至於莊公戎始變渝
  我是以有濟西之役於此伐戎義/已勝矣齊魯伐戎而中國崇也
[010-47b]
 夏
  公至自伐戎襄陵許氏曰以伐戎至大伐戎也杜/氏諤曰伐戎無譏也所以至者公出
  師于外踰時而返/必書至以危之
  曹殺其大夫劉氏曰稱國以殺而不名者大夫無/罪而君殺之也張氏曰曹伯赤殺之
  也豈於覊赤出入之際或不附戎而殺之若鄭厲/殺原繁傅瑕與髙氏曰除覊之黨惡其内應也澄
  曰大夫不書氏名被殺者無罪也惟此年曹殺大/夫僖二十七年宋殺大夫文七年宋人殺大夫三
  條爾其他縱或無罪必有被殺之因是亦罪也/縱或有罪亦當告之天子侯國不得專殺也
 秋
[010-48a]
  公㑹宋人齊人伐徐張氏曰徐嬴姓國國近齊魯/今徐州彭城境也澄曰穆
  以後徐僭稱王徐國雖小但春秋之前已甞僭稱/王號今見楚彊則服於楚國與宋鄰必與宋有惡
  齊桓為宋伐之故命宋主兵而序齊上齊宋蓋皆/卿也以公在故降稱人胡氏曰按書伯禽嘗征徐
  戎則徐為魯患舊矣是年春公伐戎狄又伐徐者/必徐與戎合兵表裏為魯患也故雖齊宋師少而
  公獨/親行
 冬
  十有二月
  癸亥朔日有食之
[010-48b]
  經書月一書日一大衍歴正月戊戌小癸卯冬至/二月丁卯大三月丁酉小四月丙寅大五月丙申
  小六月乙丑大七月乙未小八月甲子大九月甲/午大十月甲子小十一月癸巳大十二月癸亥小
  日/食
 二十有七年甲寅惠王十年○齊霸桓十九○蔡穆/八○曹僖四○衛懿二○晉獻十○鄭
  文六○陳宣二十六○杞惠六/宋桓十五○秦宣九○楚成五
 春
  公㑹杞伯姬于洮洮音滔○陸氏曰參譏之沙隨/程氏曰與二年夫人姜氏㑹齊
  侯于禚之事同髙氏曰婦人無相㑹之禮伯姬既/歸於杞復來與公㑹是與文姜齊襄無異也杜氏
[010-49a]
  曰洮魯地張氏曰洮溝/在濟州今濟南府也
 夏
  六月
  公㑹齊侯宋公陳侯鄭伯同盟于幽左傳曰陳鄭/服也張氏曰
  再舉同盟之禮以申霸令而一諸侯之心也魯宋/陳鄭偕至而衛獨不來故明年伐衛澄曰同盟者
  齊桓猶未/專主㑹也
 秋
  公子友如陳𦵏原仲原仲陳大夫原氏仲字禮臣/既没不名故稱字猶管夷吾
[010-49b]
  稱管仲也按無㑹葬鄰國大夫之禮季友與原仲/有舊欲徃㑹其𦵏以大夫不可私行出境請于公
  而公命之行故書公子友如陳無以異於常時奉/君命而使者大夫無私交公之遣行友之㑹𦵏原
  氏之受皆非/禮也叅譏之
 冬
  杞伯姬來趙氏曰譏無父母而來凡内女稱來不/宜來也合禮者皆常事不書蓋非禮而
  來故書爾髙氏曰伯姬春方出與公㑹而冬又來/何其不安于杞也而杞伯不能制其妻如其國何
  莒慶來逆叔姬此亦是桓公之女昏姻失時年近/三十而始嫁也大夫娶公女公不
  自主而使大夫主之凡書者譏尊卑不敵而公自/主之也莒慶莒國之卿再命稱名莒無三命之卿
[010-50a]
  此其上卿也髙氏曰叔姬者伯姬之妹皆非莊公/之女伯姬歸于杞不以叔姬娣而以適莒慶者卑
  杞故也不曰逆女而曰逆叔姬以别卿為君逆/者也慶不名者莒小國無三命卿與齊髙固異
  杞伯來朝髙氏曰致伯姬也杞伯不能制其内縱/伯姬之數出又來朝而致之其卑弱可
  知/矣
  公㑹齊侯于城濮杜氏曰城濮衛地張氏曰齊欲/討衛而㑹魯於此定其交而後
  加兵於人所以/見其謀之審也
  經書月一書日無大衍歴正月壬辰大己酉冬至/二月壬戌小三月辛卯大四月辛酉小五月庚寅
  大六月庚申小七月己丑大八月己未小九月戊/子大十月戊午小十一月丁亥大十二月丁巳大
[010-50b]
 二十有八年乙卯惠王十一年○齊霸桓二十○蔡/穆九○曹僖五○衛懿三○晉獻十一
  ○鄭文七○陳宣二十七○杞惠七/○宋桓十六○秦宣十○楚成六
 春
  王三月
  甲寅齊人伐衛衛人及齊人戰衛人敗績左傳曰/王使召
  伯廖賜齊侯命且請伐衛以其立子頽也齊伐衛/敗衛師數之以王命取賂而還髙氏曰初蒍邉奉
  子頽犯王而不克奔衛衛興兵助頽犯王而齊為/霸主不能奔救及鄭伯既納王王乃錫齊侯命使
  討之於是乎伐衛曰伐者討得其罪也然既敗衛/乃取賂而還嗟夫齊侯以能尊王室覇諸侯而所
[010-51a]
  為乃若是沙隨程氏曰齊侯自去年已㑹公于城/濮則駐師於衛地久矣而曰三月甲寅伐衛衛受
  子頽之奔王命齊侯伐之則齊侯待於城濮為有/禮矣及衛人不服而戰則前乎甲寅之日其伐未
  果也是宜以衛人主兵張氏曰衛嘗受盟于幽前/年同盟不至伐不服罪乃以齊來伐之日而急擊
  之然不能敵齊節制之師而敗以衛為主罪之也/不地於衛都也澄曰前年冬齊侯出㑹魯于衛地
  矣今年春伐衛稱人者蓋齊侯待於城濮但遣微/者徃伐意欲以不戰屈之也而衛不服罪敢與齊
  戰輕躁寡謀不量/其力自取敗衂也
 夏
  四月
[010-51b]
  丁未邾子瑣卒瑣在位十二年/其子蘧蒢嗣
 秋
  荆伐鄭左傳曰楚令尹子元以車六百乗伐鄭入/于桔柣之門衆車入自純門及逵市縣門
  不發楚言而出子元曰鄭有人焉胡氏曰子元無/故伐鄭是凌弱暴寡之師也澄曰齊霸已盛而楚
  猶敢伐其與國恃/其彊而不畏齊也
  公㑹齊人宋人救鄭宋人下公有邾婁人三字○/左傳曰諸侯救鄭楚師夜遁
  鄭人将奔桐丘諜告曰楚幕有烏乃止穀梁傳曰/善救鄭也胡氏曰得救急䘏鄰之義桓公攘外冦
  安中國之事見矣澄曰齊宋皆卿壓於公故稱人/張氏曰是時楚文王卒成王幼子元伐鄭師出無
[010-52a]
  名故鄭人示以閒暇而不敢入聞諸侯之救而遂/遁時桓公攘楚之計未定楚政適亂然自若敖蚡
  冒至于武文兵制尚在其後二年之間殺子元而/授政令尹子文復修國政故召陵之師雖舉而楚
  之君臣非此時比故僅能使/之受盟終不足以大服之也
 冬
  築郿郿音眉公作微○築者創始造邑也夏時之/冬用民力之時魯之冬則是建酉建戌之月
  未可用民力也杜/氏曰郿魯下邑
  大無麥禾此於冬後縂記一年之事夏秋之間既/無麥秋冬之間又無禾禾黍稷稻粱也
  大無者言全無也蘇氏曰是嵗未嘗有水旱螟蟲/之災而書大無麥禾劉向曰土氣不養稼穡不成
[010-52b]
  也沈約宋志言吳孫皓時嘗有之苖稼豐美而實/不成百姓以饑闔境皆然連嵗不已此所謂大無
  麥禾/也
  臧孫辰告糴于齊辰穀作臣○外傳魯語曰魯饑/臧文仲言於公曰夫為四鄰之
  援固國之艱急是為鑄名器藏寳財固民之殄病/是待今國病矣盍以名器請糴于齊公曰誰使對
  曰國有饑饉卿出告糴古之制也辰也請如齊公/使徃從者曰君不命而請之其為選事乎文仲曰
  賢者急病而讓夷居官者當事不避難在位者恤/民之患是以國家無違我不如齊非急病也在上
  不恤下居官而惰非事君也文仲以鬯圭與玉磬/如齊齊人歸其玉而予之糴劉氏曰君子之為國
  也務農重穀節用愛人則倉廪實不知為此事至/而憂之以急病讓夷為功何其末歟澄曰臧孫氏
[010-53a]
  辰名魯世卿三命古者一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三/年耕必有九年之食故雖饑而民不害者蓄積多
  而偹先具也是年冬大無麥禾而臧孫即徃告糴/于齊見魯之無政事而財用不足也張氏曰一年
  不熟而上下相顧無以粒民重臣自徃告糴/若不遇齊桓則魯之民必至轉死於溝壑矣
  經書月二書日二大衍歴正月丁亥小甲寅冬至/二月丙辰大甲申大寒閏月丙戌小甲寅二十九
  日三月乙卯大旦日雨水四月乙酉小丁未二十/三日五月甲寅大六月甲申小七月癸丑大八月
  癸未小九月壬子大十月壬午小十一月辛亥大/十二月辛巳小長歴是年閏三月甲寅三月晦日
 二十有九年丙辰惠王十二年○齊霸桓二十一○/蔡穆十○曹僖六○徫懿四○晉獻十
  二○鄭文八○陳宣二十八○杞惠八/○宋桓十七○秦宣十一○楚成七
[010-53b]
 春
  新延廐穀梁傳曰冬築郿春新延廐其用民力為/已悉矣孫氏曰大無麥禾告糴於齊則民
  饑矣延廐雖壊未新可也莊公不愛民力/若此澄曰新有故而修之也延廐馬閑也
 夏
  鄭人侵許張氏曰許鄭世讎也然許自盟幽之後/不與齊桓之㑹鄭人侵之或齊之命與
  自後許始從中國襄陵許氏曰許以/近楚未㑹諸侯故鄭侵之以求好焉
 秋
  有蜚蜚音吠○公羊傳曰記異也何氏曰惡臭之/蟲南粤所生非中國所有書有言本無也澄
[010-54a]
  曰書螟書螽止言螟螽為災則書也蟳曰生麋曰/多蜚曰有不常多而今多不常生而今生不常有
  而今有也鸛鵒亦昔無而今有書來者以其自它/國而來也蜚蜮他處所有而此地今自生其有非
  自彼來故穀梁以/為一有一亡是也
 冬
  十有二月
  紀叔姬卒啖氏曰内女為諸侯之夫人則書卒以/公為之服也禮諸侯絶朞服惟適國君
  者為之服大功九月尊卑敵故也許嫁為夫人者/亦然其為媵及嫁大子公子大夫則不書澄按叔
  姫娣也自隠公厚於先君之女以夫人之禮而歸/之於紀自此以後魯紀二國之待叔姬叔姬之所
[010-54b]
  以自待其身皆與伯姬同春秋備書之以見魯之/過於厚而非禮也然則此葢莊公以為姑而為服
  大功之服也與叔姬莊十二年歸于酅此卒于酅/也紀滅而猶繫之紀者蓋國亡無所倚托雖寄寓
  於酅以待死其為紀國夫/人伯姬之娣則如初也
  城諸及防杜氏曰諸防皆魯邑張氏曰諸今密州/諸城縣縣又有故防城及者别二邑也
  澄曰但言城諸防則似于邑然凡書土功雖時非/善之也書之於農隙愈於非時者爾於春夏書譏
  可知也其間亟興土功而亟書之者不繫乎時與/不時皆貶也若此前年冬築郿大饑而告糴此年
  春新延廐於是又城諸及/防豈不為亟而譏之乎
  經書月一書日無大衍歴正月庚戌大己未冬至/二月庚辰小三月己酉大四月己夘大五月己酉
[010-55a]
  小六月戊寅大七月戊申小八月丁丑大九月丁/未小十月丙子大十一月丙午小十二月乙亥大
 三十年丁巳惠王十三年○齊霸桓二十二○蔡穆/十一○曹僖七○衛懿五○晉獻十三○鄭
  文九○陳宣二十九○杞惠九○/宋桓十八○秦宣十二○楚成八
 春
  王正月
 夏
  師次于成左無師字○師少將卑師衆也張氏曰/成魯地地譜今泰山鉅平縣東南趙氏
  曰魯葢欲㑹齊圍鄣至成/待命聞鄣已降不復行爾
[010-55b]
 秋
  七月
  齊人降鄣降奚江切鄣音章○杜氏曰鄣紀附庸/國東平無鹽縣東北有障城小國孤危
  不能自固蓋齊遙以兵威脅使降附趙氏曰降服/而為附庸也常山劉氏曰不書鄣降而曰降鄣齊
  肆彊力脅而服之也髙郵孫氏曰郕降于齊師是/時齊魯之師相㑹圍郕郕不降我而獨降齊非齊
  師能使之降郕自降爾齊人/降鄣非鄣欲降也齊降之爾
  八月
  癸亥葬紀叔姬魯之徃𦵏皆/以正夫人禮
[010-56a]
  九月
  庚午朔日有食之鼔用牲于社孫氏曰書鼔用牲/者譏其用牲爾非
  謂九月/不鼓也
 冬
  公及齊侯遇于魯濟濟上聲○左傳曰謀山戎也/以其病燕故張氏曰簡禮以
  議軍旅之事杜氏曰濟水歴齊魯界在齊為齊濟/在魯為魯濟蓋魯地襄陵許氏曰齊桓伐郳伐鄭
  伐徐皆以宋人主兵與公㑹城濮而後伐衛與公/遇魯濟而後伐戎以是知桓公之霸不自恃也用
  兵行師每資武于宋桓取䇿於魯莊其治國也一/則仲父二則仲父用人之能以為能集人之功以
[010-56b]
  為功遂能力正/天下澤被生民
  齊人伐山戎公羊傳曰此齊侯也趙氏曰伐山戎/當書齊侯獻戎捷當書齊人交互致
  誤爾程子曰蓋互錯一/字杜氏曰山戎北狄
  經書月四書日二大衍歴正月乙巳小甲子冬至/二月甲戌大三月甲辰小四月癸酉大五月癸卯
  小六月壬申大七月壬寅小八月辛未大九月辛/丑小經八月癸亥在此月十月庚午大日食經書
  九月置閏不同也十一月庚子大閏月庚午小十/二月己亥大長歴是年閏二月癸亥八月二十三
  日/
 三十有一年戊午惠王十四年○齊霸桓二十三○/蔡穆十二○曹僖八○衛懿六○晉獻
[010-57a]
  十四○鄭文十○陳宣三十○杞惠十/○宋桓十九○秦成公元年○楚成九
 春
  築臺于郎何氏曰四方而髙曰臺禮天子有靈臺/以候天地諸侯有時臺以候四時登髙
  望逺人情所樂動而無益於民者雖樂不為也/劉氏曰去國而築臺是樂而已矣譏厲民也
 夏
  薛伯卒薛侯爵今稱伯降班而告終/也小國無可攷不知其名
  築臺于薛杜氏曰/薛魯地
  六月
[010-57b]
  齊侯來獻戎捷侯字當從趙氏作人齊之將伐戎/也甞與魯莊遇于魯濟以謀之伐
  而得勝故使人獻捷于/魯以嘉其謀之中也
 秋
  築臺于秦杜氏曰東平范縣西北有秦亭張氏曰/寰宇記范縣今屬濮州亭尚存莊公一
  嵗三築臺政所謂及/是時般樂怠敖者
 冬
  不雨蓋歴建酉建戌建亥/之月凡三月無雨也
  經書月二書日無大衍歴正月己巳小己巳冬至/二月戊戌大三月戊辰小四月丁酉大五月丁卯
[010-58a]
  小六月丙申大七月丙寅小八月乙未大九月乙/丑小十月甲午大十一月甲子小十二月癸巳大
 三十有二年己未惠王十五年○齊霸桓二十四○/蔡穆十三○曹僖九○衛懿七○晉獻
  十五○鄭文十一○陳宣三十一○杞惠/十一○宋桓二十○秦成二○楚成十
 春
  城小穀范氏曰小穀魯地孫氏曰曲阜西北有小/穀城永嘉薛氏曰莊公六年後無麥苗大
  無麥禾螟麋&KR0558蜚相繼而有大水者三中君尚當/少警而公之侈心日起因娶而觀社丹楹刻桷告
  糴之時有築郿之役次年新廐城諸防去年三築/臺而不雨今春又城小穀平嵗猶不可况薦饑而
  輕用民力乎澄按左傳云城小穀為管仲也而杜/氏注謂公感齊桓之徳故為管仲城私邑且釋此
[010-58b]
  地名為在齊之濟北穀城縣唯泰山孫氏以為在/魯之曲阜西北胡氏曰孫魯人也而終身學春秋
  其攷此詳矣髙氏曰先儒以小穀為齊邑魯為管/仲城之若然聖人亦當異其文而繫之齊且公雖
  感齊桓之私豈肯為管仲城邑乎昭十一年傳云/齊桓城穀而寘管仲焉齊自有穀如文十一年公
  及齊侯盟于穀宣十四年公孫歸父㑹齊侯于穀/此齊穀也非魯之小穀沙隨程氏曰齊地别有穀
  在濟北有管仲井非小穀也文十七/年宣十四年盟㑹者乃濟北之穀也
 夏
  宋公齊侯遇于梁丘左傳曰齊侯為楚伐鄭之故/請㑹于諸侯宋公請先見于
  齊侯張氏曰齊不以霸主自居以梁丘近宋而先/之也梁丘在濟州昌邑縣西南髙氏曰梁丘宋地
[010-59a]
  齊侯將㑹諸侯為鄭謀楚而宋公先遇於梁丘宋/序齊上者地主也用兵則以主兵者為先盟㑹則
  以主盟者為先若相遇則以地為賓主/皆非其地莫適為主則序以爵而已
 秋
  七月
  癸巳公子牙卒左傳曰初公築䑓臨黨氏見孟任/從之生子般公疾問後于叔牙對
  曰慶父材問於季友對曰臣以死奉般公曰鄉者/牙曰慶父材成季使以君命命僖叔待於鍼巫氏
  使鍼季酖之歸及逵泉而卒公羊傳曰公病召季/子曰牙謂我曰魯一生一及君知之矣慶父也存
  季子曰是將為亂乎俄而牙弑械成季子和藥而/飲之公子牙今將爾將而誅焉誅不避兄君臣之
[010-59b]
  義也行誅乎兄隱而逃之使若以疾死然親親之/道也沙隨程氏曰牙叔孫氏之祖也左氏以為欲
  立慶父而季友酖殺之時公年四十有五距薨時/尚一月苟以是誅牙則慶父何為尚執國柄而二
  傳以為將弑公又不近理蓋是見閔公不書即位/考例不合故為是異説牙實善終也髙氏曰左氏
  具載季友殺叔牙之事考之於經全不/寓微意以此言之公子牙蓋自卒爾
  八月
  癸亥公薨于路寢書月書日謹之書其所詳凶變/也路寢正寢也公病遷居正寢
  而於正寢/終焉禮也
 冬
[010-60a]
  十月
  己未子般卒己未公穀作乙未般音班○左傳曰/子般即位次於黨氏共仲使圉人犖
  賊子般成季奔陳立閔公孫氏曰子般莊公太子/未踰年之君也莊公未𦵏故名不薨不地者降成
  君也此與襄三十一年秋九月癸巳子野卒義同/沙隨程氏曰般之卒書日辰書名與襄三十一年
  子野同蓋亦令終也文十八年冬十月子卒不書/日辰不名則故可知也先儒謂君薨子名既𦵏稱
  子然景王既𦵏矣王子猛猶名是此例不通也胡/瑗謂子般非遇弑信然髙氏曰新君未踰年稱子
  莊公薨般既立不幸而卒三傳皆以為慶父所殺/考之於經所書與子野同若以子般為被弑則子
  野亦豈被弑乎惟文十八年書子卒而不名者乃/被弑也何則既書子卒即書夫人姜氏歸于齊蓋
[010-60b]
  文公既薨子赤為宣公襄仲所弑而弑君之賊自/立哀姜不能容自歸於父母之國也子般子野皆
  非被弑而子般特以哀姜慶父之故疑若為其所/弑爾春秋别嫌明微深辨乎疑似之際豈有實弑
  其君而全不寓意哉/乃區區曲為之諱乎
  公子慶父如齊沙隨程氏曰公薨子般卒慶父以/國統未定請於霸主而國人立閔
  公髙氏曰若以慶父弑君而出奔則聖人豈不著/其出奔之罪乎知此非出奔也蓋公薨子卒繼嗣
  未定慶父雖有僥倖之心而身為國卿加以公子/之貴有嫌疑之避於是如齊告難蓋以桓公始霸
  謀定其君及自齊歸魯已立閔慶父始有簒弑之/意故明年齊侯使仲孫湫來省難而仲孫謂不去
  慶父魯難未已也澄按諸說誤謂慶父弑般故有/以此為出奔齊者亦有以此謂自托於齊者竊詳
[010-61a]
  閔二年慶父哀姜弑閔公慶父不容於魯國遂出/奔莒哀姜於齊親也亦有所憚而不敢歸齊逃罪
  于邾竟不免於死齊桓霸令如此設使慶父實弑/子般果何所恃而遽敢如齊乎齊桓亦何所顧惜
  何所阿徇而不問其罪乎以此知子般之非弑也/不然齊桓寛縱於般之弑而嚴察于閔之弑何其
  用刑之頗也因左傳事逆失實誤以子般為被弑/遂使魯臣虚負縱賊之罪霸主亦受佚罰之誣得
  孫胡程髙四家一正前誤則見/齊桓霸令之光明無可譏者矣
  狄伐邢狄北狄杜氏曰邢姬姓周公之𦙍國在廣/平襄國縣張氏曰今邢州龍岡縣狄前此
  雖未見於經然自伐邢而滅衛三年之間塗炭兩/國首以伐書著其彊已髙氏曰謂之伐者當時諸
  侯素不能治自正故也襄陵許氏曰春秋戎先見/荆次之狄次之而荆暴於戎狄又暴于荆當惠王
[010-61b]
  世戎狄荆楚交伐諸國使無齊/桓攘服定之將伊于何底哉
  經書月三書日三大衍歴正月癸亥大乙亥冬至/二月癸巳小三月壬戌大四月壬辰小五月辛酉
  大六月辛卯小七月庚申大八月庚寅小經七月/癸巳在此月九月己未大經八月癸亥在此月十
  月己丑小十一月戊午大經十月己未在此月十/二月戊子小長歴是年閏三月癸巳七月四日癸
  亥八月五日己/未十月二日
 
 
 春秋纂言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