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1c0032 詩纘緖-元-劉玉汝 (master)


[004-1a]
欽定四庫全書
 詩纘緒卷四      元 劉玉汝 撰

汎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兩髦實維我儀之死矢靡他
母也天只不諒人只汎彼柏舟在彼河側髧彼兩髦實
維我特之死矢靡慝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興無取義惟取彼我二字相應 共姜素有守義之
 志因母欲奪其志然後發為自誓之辭不然此志在
[004-1b]
 我何以誓為然之死之誓已堅靡慝之辭愈堅至呼
 母則先言其如天而後言其不相信既足見已之志
 尤得告母之體且不言其不知而言其不信又以見
 其守義之誠焉母而聞此有不憐其志髙其義信其
 心而從之乎聖人存此篇明婦人從一之義以為世
 教至程子言人只是怕寒餓死然餓死事極小失節
 事極大其義愈明矣
牆有茨不可埽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
[004-2a]
醜也 牆有茨不可襄也中冓之言不可詳也所可詳
也言之長也 牆有茨不可束也中冓之言不可讀也
所可讀也言之辱也
 讀此詩者一當知宣頑之惡二當知詩人刺惡之意
 三當知夫子存詩致戒之意宣姜之惡不可道也而
 詩人以此意申之再三既欲見隠之不可掩尤欲見
 醜辱之深可惡夫子之意楊氏得之楊氏之言發明
 慎獨之功最為明切聖人訓戒正在於此讀者當惕
[004-2b]
 然知畏矣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子
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髪如雲不
屑髢也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揚且之晳也胡然而天也
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縐絺是紲袢
也子之清揚揚且之顏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君子偕老婦人從一之義也副笄象服國君夫人之
 禮服也無慊於義而服是服則威儀甚美而服飾甚
[004-3a]
 稱矣此泛言為君夫人之義也子之不淑方説宣姜
 然首語即舉正義也已含譏刺至不淑乃明言之而
 又曰云如之何雖直責之而亦婉矣象服即下文翟
 展之服
 傳胡然為見者驚異之詞東萊以為詩人問之之辭
 謂問宣姜如何如此而為帝欲宣姜之自愧也二説
 不同又此詩首章七句次章九句末章八句不齊又多
 用也字前也字七後也字四皆短長不齊又一體大
[004-3b]
 抵衛詩多濃麗婉媚他國諸詩所無也
 翟展皆君夫人之服也人無此服亦無此行故此詩
 為宣姜而作無疑既服正服而又容貌美服飾盛顔
 色晳見之使人驚異猶鬼神然極形容而無譏刺蓋
 合末章而同歸於末二句也
 末章首二語與前章相對下文復極形容其服飾眉
 目顏色之美辭意亦與前章同然不過為邦國之美
 人耳其譏刺之意溢乎言外然必前有責之之辭而
[004-4a]
 後見後章辭益婉而意益深
爰采唐矣沬之鄉矣云誰之思美孟姜矣期我乎桑中
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麥矣沬之北矣
云誰之思美孟弋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
淇之上矣 爰采葑矣沬之東矣云誰之思美孟庸矣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衛自凱風以來積而至於靜女風斯淫矣而又益之
 以新臺甚之以牆茨偕老於是在位之世族效之而桑
[004-4b]
 中作則當時之民可知矣此衛風之極也國雖欲不
 亡得乎夫子刪衛諸詩其得失先後淺深始終厯厯
 可考比之諸國之風其事為獨詳其序為最明而必
 存此詩聖人豈不知淫惡之不足錄哉蓋垂戒之大
 政在於此讀者徒知淫行之惡而不務去徒知淫禍
 之酷而不知戒是豈聖人刪詩勸懲之本旨哉
 或曰變風諸詩皆有音調皆可絃歌然乎曰然何以
 知之以桑中知之樂記曰桑間濮上之音亡國之音
[004-5a]
 也以桑中聲淫亡國猶有音調而被之樂則諸國變
 風之詩可知矣諸國變風雖非雅樂然詩之作或按
 調而為詩或詩成而諧其音或當時作以歌或他日
 取以為樂而必有音調可知也春秋國君大夫賦詩
 歌詩累累相望亦必各隨其詩之音節歌之必不泛
 泛而歌也如今之詞曲可歌可絃者亦各按其腔調
 而絃之歌之但其聲音各為變音不可以入韶武耳
鶉之奔奔鵲之彊彊人之無良我以為兄 鵲之彊彊
[004-5b]
鶉之奔奔人之無良我以為君
 取二物為興二章皆用而互言之又是一體 傳謂
 為惠言以刺頑而次章不言若以為詩人自言則似
 與首章不相類愚謂此詩承桑中後次章疑當為在
 位有妻妾者之言以刺姜蓋此詩雖曰以刺頑姜亦
 以譏惠公與在位者意謂頑惡而惠公反以為兄而
 親之姜淫而在位者反以為小君而尊之是衛之君
 臣内外淪胥於淫風皆不知其為惡頑姜固鶉鳥之
[004-6a]
 不若而人類亦無以異於禽獸矣列之桑中之後所
 以著衛風之極也所以著衛國之亡也
定之方中作于楚宮揆之以日作于楚室樹之榛栗椅
桐梓漆爰伐琴瑟 升彼虚矣以望楚矣望楚與堂景
山與京降觀于桑卜云其吉終焉允臧 靈雨既零命
彼倌人星言夙駕說于桑田匪直也人秉心塞淵騋牝
三千
 定之方中得其時揆之以日合乎制樹之榛栗資其
[004-6b]
 用皆有宏逺之規模
 若據左傳則此詩當作於元季間追述其初遷時事
 望景觀卜未遷時事允臧既遷後事升高降觀致其
 詳景卜致其謹允臧則獲其善矣語有詳畧前揆作
 室也此景相地也其事不同
 末章言文公遷後終有治國致富之效首言勤農舉
 所重也中言秉心推其本也末言騋牝極其效也騋
 色之牝已至三千他色而牡者不可數計一語見富
[004-7a]
 以結一篇之意詩人之善咏
蝃蝀在東莫之敢指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 朝隮于
西崇朝其雨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乃如之人也懐
昏姻也大無信也不知命也
 此詩本只以蝃蝀為比而此一物二名二章各以一
 名發一意如七月詩斯螽莎鷄蟋蟀作詩有此一法
 非重複也今人則以此為嫌矣 女子有行逺父母
 兄弟二章略易下語以叶韻疑當時有此成説故泉
[004-7b]
 水亦用此語蓋女子婚嫁之大義也此言女子既嫁
 之後於所親者猶如此况可如蝃蝀乎或曰此二句
 通下章言正義如此而之人不然也
 末章言之人所以縱欲者由失其本心也蓋天理之
 正人心所固有不以男女間也循天理而行則能守
 貞信之節而無縱欲之患惟不知此理故不貞信不
 貞信故縱欲詩人推其本心而言其所以失者以此
 不特使人知義理之正而且知用力之序非徒刺其
[004-8a]
 惡而且有以進其徳又首以蝃蝀為比末以懐昏姻
 為言不直指其惡無絶人之心首言女子之正義末
 乃推其受病之原而示以進徳之方皆忠厚之意也
 文公能以正導民而一轉移之功至於如此人君亦
 何苦而不樂善乎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相鼠有齒
人而無止人而無止不死何俟 相䑕有體人而無禮
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004-8b]
 興以彼形此者傳以猶字言他皆倣此 儀止行禮
 之容儀也何為何俟其辭猶緩禮指全體言遄死則
 其辭迫矣此篇辭意與前篇異前篇婉而正此篇直
 而切蓋其出於禍亂懲創之餘惡惡之甚辭也此作
 詩者性情之不同然其惡天下之惡則一也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絲紕之良馬四之彼姝者子何
以畀之 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絲組之良馬五之彼
姝者子何以予之 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絲祝之良
[004-9a]
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詩人見大夫乘車馬由郊而都由都而城以見賢者
 其辭意已具首章其後旟字旌字皆因都城字以叶
 韻五六亦因四而增之以見其盛非真有五馬六馬
 也組字祝字與下予字畀字皆然非别有意義不過
 因郊都城易字易韻以見再三之意詩有此體也或
 者以大夫車無旟為疑而又强釋五與六者皆以辭
 害意者也何以二字最見詩人深喜之意蓋賢者必
[004-9b]
 自有以答其勤其所以答之者又豈吾所能測度哉
 然詩人惟欲重有以答之猶恐其未至所以深喜大
 夫之能見賢也而詩人之好賢亦可知矣於是衛俗
 其庶矣乎何以二字極有味
載馳載驅歸唁衞侯驅馬悠悠言至於漕大夫跋渉我
心則憂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爾不臧我思不逺既
不我嘉不能旋濟視爾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
采其蝱女子善懐亦各有行許人尤之衆稺且狂 我
[004-10a]
行其野芃芃其麥控于大邦誰因誰極大夫君子無我
有尤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
 此詩首章即見事端凡詩所言之事有即見於首章
 有中篇乃見有至篇末始見者學者尤當觀此斯可
 得詩之本㫖 言至則未至也未至而大夫以不可
 歸之義來告此傳最得詩旨蓋下章言阿丘采蝱行
 野皆在途之辭也舊説非
 二章乃見所以作詩之由蓋至是以義不得歸以其
[004-10b]
 所思不能止乃作此詩以述意故特以此章反覆其
 辭一再而申言之與前後章異
 第三章言各有道而大夫不能體其情故稱許人尤
 之衆稺且狂而其辭激四章知己無歸救之義則稱
 大夫君子毋我有尤而其詞遜激者情之所不能已
 遜者義之所不敢違也又大夫尊故不敢斥言而曰
 許人及知其守禮則深服而稱君子詞意文法各適
 輕重而義亦在其中矣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極盡
[004-11a]
 人情
 泉水父母終思歸寧而不得者義之常也故終不往
 此國滅君死非常之變故若可往而往然聞大夫之
 義而從之亦可謂不逺復矣聖人存此固欲明婦人
 弔不出境之義亦欲示人以改過遷善徙義之法雖
 婦人猶能况君子乎范氏義重於亡之説可謂明白
 矣此詩許穆夫人所作而列於鄘者鄘人得之而以
 鄘音傳之歟又或夫人在途作此其在鄘之地乎又
[004-11b]
 此詩當在定之方中前而列於此其詩則許其事則
 衛故以附於鄘之末歟

瞻彼淇奥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
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奥
綠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瑩㑹弁如星瑟兮僩兮赫
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奥綠竹如簀
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寛兮綽兮猗重較兮善
[004-12a]
戲謔兮不為虐兮
 凡詩人所作先有咏事之意偶觸所見以興辭故後
 章有所興隨下所咏易其韻亦有所咏因上所興而
 見其意者詩有此體可以此詩類推之 此詩大抵
 只咏武公之成徳故各章已見而又特備於末章既
 咏成徳則不可不見其進徳之功與其進徳之序故
 首章言學問自修見進徳之功矣而即以自内達外
 之成徳者歎咏其不可忘
[004-12b]
 二章言服飾見其徳進而足以稱其服合前章為進
 徳之序而復以其成徳之不可忘者再致其歎咏焉
 三章則備見成徳言其學問本於生質而又有以成
 其美質功夫有序至是而成故末特以處已待人動
 容中禮者言之前四兮後五兮字皆咏歎之辭前對
 舉以咏後變言以結一篇大意惟在成徳而歎美之
 至尤可於此而觀之 言重較者君子之敬容見於
 憑軾之時此欲見君子寛綽而恭敬然不言恭敬而
[004-13a]
 惟歎美其重較猶前言充耳㑹弁不言徳而徳可知
 也猗字與首章猗字不同首猗於何反此為歎辭則
 音於宜反與商頌猗與之猗同若音於綺反則猗為
 跛倚在重較而或倚則不足觀矣故只當作歎詞
 風雅皆有武公詩凡三篇首賓之初筵次淇奥最後
 抑
考槃在澗碩人之寛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考槃在阿
碩人之薖獨寐寤歌永矢弗過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
[004-13b]
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考槃見隠者所居之室在澗見隠者所居之地寛見
 身心徳量寐寤言見起居語黙永矢見其節弗諼見
 其志此四言備隠者之美後世之善言隠無以加此
 矣獨非孤獨之獨言其幽居閒處非常人俗輩所能
 即故謂之獨言謂言語凡文辭皆是歌謂歌詠凡聲
 詩皆是宿非特覺卧凡坐止偃息皆是軸有卷而懐之
 之意弗諼以心言弗過以身言皆在己者弗告則弗
[004-14a]
 以告人矣古之隠者皆在野在野者無必隠之心常
 待見知則出仕而行道不見知則甘遯而無悶故孔
 子曰隠居以求其志行義以達其道未嘗有固必之
 意也世道既衰人心不古隠非真隠而仕非所仕於
 是賢人君子始有憤世長往不返之心然視聖人之
 中道則有間矣考槃之賢其隠固可美而永矢之辭
 不能不失於太過此其所以為衛風之變周道之衰
 乎其後晨門荷蕢之徒果於忘世反以聖人為譏而
[004-14b]
 世道之衰也益甚原其所自蓋已見於此矣然君子
 之制行與其不及也寧過過猶不失其為高此考槃
 所以可美也
碩人其頎衣錦褧衣齊侯之子衞侯之妻東宮之妹邢
侯之姨譚公維私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
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碩人敖敖説
于農郊四牡有驕朱幩鑣鑣翟茀以朝大夫夙退無使
君勞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鱣鮪發發葭菼
[004-15a]
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首章即述族類之貴者見正嫡之重也次章乃詳言
 其容貌之美三章追述其初嫁時車馬之盛皆不見
 荘公不見答之意至無使君勞之語然後歎今不然
 之意可見於言後又以此觀前後章之辭然後重歎
 荘公之意皆可見於言外此詩人所以為善於嗟歎也
 傳於首章言所宜親厚而歎荘公之昏惑於次章言
 猶前章之意末章又猶首章之意皆因第三章歎今
[004-15b]
 不然之意以發明前後章之㫖蓋作詩者有此法讀
 者亦當以此法觀之也或曰荘姜之徳見於柏舟諸
 詩可謂賢矣詩人於此不稱其徳而徒稱其族類容
 貌車馬士女之盛何也意者莊公昏惑不知有徳其
 所知者惟若此等而已詩人之作此詩意或莊公聞
 之庶猶可囘其親厚正嫡之意蓋因其所明者而歎
 之亦納約自牖之法也詩人微意其或出於此與
 此詩首二句畧舉起端下文及後章乃言其詳首章
[004-16a]
 末句變文次章螓首蛾眉以下再變末章末句變文
 與首章同皆文法也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
于頓丘匪我愆期子無良媒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
彼垝垣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
載言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
未落其葉沃若于嗟鳩兮無食桑葚于嗟女兮無與士
耽士之耽兮猶可説也女之耽兮不可説也 桑之落
[004-16b]
矣其黄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
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徳一三歲為婦
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
弟不知咥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
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
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傳謂淫婦一失其身人所賤惡故雖始迷終悟而終
 不免於困以為士君子立身一敗萬事瓦裂之戒可
[004-17a]
 謂嚴切矣然於婦人之失則詳於男子之惡則未之
 及亦何可以不論乎今觀首章之意淫奔之謀出於
 男子始託事以入其謀繼誘之送而戒其愆又偽怒
 以堅其約及其再見則又假卜吉而遷其賄矣既貪
 其色又利其財其狡險有甚於婦人也謂之蚩蚩之
 氓者怨而鄙之之辭如此耳
 桑沃比家富而容麗既以賄遷則男家富矣故已容
 色潤澤而光麗方言家富容麗而忽發嗟歎之辭託
[004-17b]
 戒鳩之言以興戒已之意又借士之不可以明已之
 甚不可蓋前章皆自述其前日所為之事至此而後
 自道其今日愧悔之意是以上語未竟而特以嗟歎
 發之則愧悔之有感於中者深矣
 桑隕比家貧而色衰蓋首章言男抱布來貿見男貧
 女富既以賄遷則男富矣至是而食貧者意此男子
 必輕佻浮蕩之人既得其財而暴殄之故不三歲而
 遽貧既貧而色斯落則又棄此而慕彼蓋欲以前日
[004-18a]
 之施於我者又移而施之人也故於此明言切責其
 貳行既曰罔極又曰二三言不特貳於已而已也以
 此而觀男子之惡豈可勝道哉衞風至此豈專婦人
 之罪男子不能正身齊家專欲以淫惑而卒也淫婦
 亦得以誚責之豈不甚可羞乎故其流而為静女為
 桑中雖曰由上之化而亦在下之為家主者自有以
 致之豈不深可戒哉
 婦人既去而追述其為婦之勞見棄而遭夫之怒既
[004-18b]
 歸而不為兄弟所恤然皆無所歸咎惟有躬自痛悼
 而已蓋淫婦之奔雖由人誘然已果能守其貞静又
 豈人之所能動哉今日之失身皆由己以致之故静
 思而自悼可謂善自反矣
 淇隰二句興下四句首章之謀始於抱布末章之信
 誓出於總角抱布始謀安得有總角之誓則謀非始
 抱布矣前後意不相合豈此男或有世好之舊故總
 角相與不待父母之命自為信誓至抱布時始即之
[004-19a]
 謀而使行媒合之耶又豈淫風之時仕族閭巷之間
 男女自幼習為言笑不以為恥及長而遂竊謀私合
 邪或者以為婦人自述其總角時居室之言笑和柔
 而從人之信誓甚明今而失身由不思其反復以至
 於此非指與此人為信誓蓋泛言從人之道如此也
 今詳氓詩之婦人固以淫而失身矣然其被棄之後
 雖極其怨而未嘗有他適改從之意蓋此婦始欲行
 媒追念信誓亦尚知有義信者但此時惑於人動於
[004-19b]
 欲而不能自制耳其愧悔也雖出於困極而深嗟重
 歎甚言耽樂之不可為其良心本性於此發見而不
 容泯是以既去而極言其人之貳行罔極於已則自
 信其不爽既歸也不敢責人而惟反躬自悼而已不
 與偕老則惟言已之怨而已追念信誓則付之於無
 可奈何而已蓋其始失身之罪雖不自知而其終從
 一之義終不敢違其視貞静之徳固逺而於淫奔行
 私而不知止者亦有逕庭矣傳謂一失其正則餘無
[004-20a]
 可觀然於無可觀之中猶有可矜者不可以不論庶
 乎人之知悔其非者猶思保其終而益謹於其始云
 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曰再斯可矣程子曰再思則
 已審三則私意起而反惑又曰為惡之人未嘗知有
 思有思則為善矣今觀氓之末章尤信
籊籊竹竿以釣于淇豈不爾思遠莫致之 泉源在左
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 淇水在右泉源在
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儺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駕言出
[004-20b]
遊以寫我憂按此篇永樂/大典缺卷
芄蘭之支童子佩觿雖則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
帶悸兮 芄蘭之葉童子佩韘雖則佩韘能不我甲容
兮遂兮垂帶悸兮
 傳謂此詩不知所謂不敢强解愚意衞人之賦此母
 亦嘆衛國小學之教不講歟周室盛時小學大學之教
 各有所服之佩各有所習之事各有當行之儀而亦
 各有可見之能今衞國之童子如此豈非小學之教
[004-21a]
 不講致然歟而大學可知矣蓋小學成而後大學施
 學校廢而後風俗壊今衞俗如此童子又如此豈不
 重可慨哉
誰謂河廣一葦杭之誰謂宋遠跂予望之 誰謂河廣
曾不容刀誰謂宋遠曾不崇朝
 傳言孫與祖同體者同昭穆也此詩止言宋不逺耳若
 義不可而不得往之意則猶在言後作者不必盡言
 而讀者自可默㑹又詩之一體唐人歇後之作蓋本
[004-21b]
 於此望之而即可見猶有逺者行之而即可至則愈
 近矣語有淺深衞有婦人之詩六人共姜莊姜許穆
 夫人宋桓夫人泉水竹竿之衞女愚謂當增雄雉伯
 兮為八人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執殳為王前驅 自伯之東
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
願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諼草言樹之背願言思伯
使我心痗按此篇永樂/大典缺卷
[004-22a]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有狐綏綏
在彼淇厲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
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知此人為鰥夫者以有狐為比也知其為寡婦者古
 者廟見而後執婦功今此婦憂人無裳無帶無服而
 欲為為之又此時國亂民散多䘮其妃耦者故可知
 其鰥寡也或曰此當為興蓋以有狐興之子在梁興
 無裳其曰可以裳可以帶可以服者以有狐興之子也
[004-22b]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
以木桃報之以瓊瑶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
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琚為成器瑶玖則玉耳三者不過隨瓜桃李易文為
 韻詩有此體也然意尤重在後二句故重言而三咏
 焉此詩如序所言固未見其然傳疑為男女相贈答
 之詞蓋若以為昏姻之投報則六禮不用此二物惟
 贄用榛栗棗脩然非投又無報而欲以此永好其情
[004-23a]
 似未得其正是以傳為此説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