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1c0027 詩集傳名物鈔-元-許謙 (master)


[000-1a]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三
 詩集傳名物鈔     詩類
  提要
    臣/等謹案詩集傳名物鈔八卷元許謙撰謙有讀
    書叢說已著錄謙雖受學王柏而醇正過之研究
    諸經亦多明古義故是書所考名物音訓頗
    有根據足以補集傳之闕遺惟王柏作二南
    相配圖移甘棠何彼禯矣於王風而去野有
[000-1b]
    死麕使召南亦十有一篇適如周南之數師
    心自用竄亂聖經殊不可訓而謙篤守師說
    列之卷中猶未免門户之見至柏所刪國風
    三十二篇謙疑而未敢遽信正足見其是非
    之公吳師道作是書序乃反謂已放之鄭聲
    何為尚存而不削於謙深致不滿是則以不
    狂為狂非謙之失矣卷末譜作詩時世其例
    本之康成其説則改從集傳葢淵源授受各
[000-2a]
    尊所聞然書中實多采用陸徳明釋文及孔
    頴達正義亦未嘗株守一家名之曰鈔葢以
    此云乾隆四十三年六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陸 費 墀
[000-3a]
詩集傳名物鈔序
白雲先生許公益之讀四書叢説師道既為之序其徒
復有請曰先生所論著獨詩集傳名物鈔為成書嚮聞
屢以示子而一二説亦厠子名於其間子曷有以播其
説師道竊惟詩之興尚矣當周盛時在下則有二南之
風在上則有雅頌之作周公取以列之經幽厲之後風
雅俱變夫子於諸國之風則刪其淫邪於公卿大夫之
作則取其可為訓戒者東遷之後王國並列於國風而
[000-3b]
於商周之初考其遺失又得商頌之類至魯頌則因其
所用之樂歌以著其實以是合於周公之所取而為三
百篇若自衛反魯樂正雅頌各得其所則指周公之經
殘缺失次者爾是詩之為經始定於周公再定於夫子
遂為不刋之典不幸厄於秦火中可疑者多而諸傳不
察由漢以來毛鄭之學專行歴唐至宋一二大儒始略
出己意然程純公吕成公猶主序説子朱子灼見其謬
汛掃廓清本義顯白每篇則定其人之作每章則約以
[000-4a]
賦比興之分叶音韻以復古用吟哦上下不加一字之
法略釋而使人自悟破拘攣發䝉蔀復還温柔敦厚平
易老成之舊自謂無復遺恨嗚呼詩一正於夫子而制
定再正於朱子而義明朱子之功萬世永賴此名物鈔
之所為作也自北山何先生基得勉齋黄公淵源之傳
而魯齋王先生柏仁山金先生履祥授受相承逮公四
傳有衍無間益大以尊公念朱傳猶有未備者旁搜博
采而多引王金氏附以己見要皆精義㣲㫖前所未發
[000-4b]
又以小序及鄭氏歐陽氏譜世次多舛一從朱子補定
正音釋考名物度數粲然畢具其有功前傳嘉惠後學
羽翼朱傳於無窮豈特小補而已哉然有一事關於詩
尤重者不可黙而弗言王先生嘗謂今之三百篇非盡
夫子之舊秦火詩書同禍書亡缺如此何獨詩無一篇
之失如素絢唐棣貍首轡柔先正等篇何以皆不與而
已放之鄭聲何為尚存而不削劉歆言詩始出時一人
不能獨盡其經或為雅或為頌相合而成葢聞夫子三
[000-5a]
百篇之數而不全則以世俗之流傳管絃之濫在者足
之而不辯其非朱子固嘗疑桑中溱洧諸篇用之祀何
鬼神享何賔客何詞之諷何禮義之正不得已則取曾
氏所以論國策者謂存之而使後世知其非知所以放
之之意金先生屢載於論語考證謂諸傳皆然師道嘗
舉以告公公方遵用全經宜不得而取也今鈔中二南
相配圖王先生所定者葢合各十有一篇退何彼穠矣
甘棠於王風而削去野有死麕則公固有取於斯矣以
[000-5b]
公之謹重慮夫啟其末流破壊之弊然卓然有見寤疑
辨惑如王先生之言使淫邪三十五篇悉從屏黜之例
豈非千古一快朱子復生必以為然也惜斯論未究而
公不可作矣姑識於序篇之末以俟後之君子考焉至
元重紀之五年歳在己卯六月戊子朔友生呉師道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