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1a0130 易俟-清-喬萊 (master)


[001-1a]
欽定四庫全書
 易俟卷一       翰林侍讀喬萊撰
乾下/乾上
乾元亨利貞
 萊按元亨利貞孔子彖傳文言可謂深切著明已學
 易者何容更為詮釋而或者曰六十四卦之中若屯
 若臨若隨若无妄皆曰元亨利貞固不得以四徳例
 之而他卦或言亨或言元亨或言貞或言利貞又難
[001-1b]
 一例解也程子曰惟乾坤有此四徳其餘諸卦皆隨
 事而變焉斯言是也乾天也坤地也乾以資始為元
 坤以資生為元乾以剛健為貞坤以柔順為貞是地
 之元亨利貞且不同于天之元亨利貞又何得以他
 卦之元亨利貞比于乾之元亨利貞而乾之元亨利
 貞下同于他卦之元亨利貞一例而解之耶其他卦
 之曰亨曰元亨曰貞曰利貞曰利有攸往利涉大川
 貞吉貞凶貞厲貞吝之類皆乾之元亨利貞散見于
[001-2a]
 六十四卦之中隨事取義萬殊而一本者也天之元
 萬物資始也推之一人一事各有始終也天之亨品
 物流形也推之一人一事各有通塞也天之利各正
 性命也推之一人一事各有利有不利也天之貞保
 合太和也推之一人一事各有貞有不貞也又何疑
 于孔子之説耶汴水趙氏曰元亨利貞以道則括三/才之始終以辭則統一書之綱領元
 者元也亨者通也利者利也貞者固也此元氣流行/始終自然之序始而終終而始天之運行地之發育
 陰陽之消長萬物之生生化化皆不出範圍之外宇/宙自開闢以前至萬古以後一元亨利貞也帝王自
[001-2b]
 興創之初至傳授之際一元亨利貞也千嵗有千嵗/之元亨利貞一日一時有一日一時之元亨利貞一
 事物一語黙乃至不可勝窮之變莫不皆然天首三/才乾首諸卦故于乾發之散于諸卦或无或有或有
 而不備或備而析言之或比言而有他辭皆隨卦起/義乾則體元氣始終之序統㑹萬事該貫衆理以御
 諸卦之變按趙氏之/説與余合附記于此儒者學易亦折衷于孔子之言
 而已孔子所未言者不敢鑿也孔子所已言者不敢
 悖也若乃舍孔子深切著明之説另為占詞以解至
 謂不得以孔子之説為文王之説余小子不能無惑
 焉朱子論易専主卜筮門人楊道夫問曰今之揲蓍/但見周公作爻詞以後揲法不知當初只有文王
[001-3a]
 彖辭時又如何揲朱子曰他又須别有法今不可考/耳按此問足破文王教人卜筮之疑 汴水趙氏曰
 伏義作易非専為筮後人以三易掌于太卜遂例視/周易為占書不知文王周公之詞雖託諸象數實主
 于人事或勉之或戒之或開其迷蒙或指其歸宿皆/本人事以明吉凶未嘗倚于象數故謂周易以筮則
 可以為専于筮則不可言秋山王氏曰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辭變象占孔子 之詳矣伊川易傳止尚其
 詞康節數學止尚其象漢上易説止尚其變晦庵本/義止尚其占謂非説易不可謂説之全則有所遺也
初九潛龍勿用
 萊按伏羲仰觀俯察畫一竒以象陽即此爻也大傳
 曰爻也者效天下之動者也三百八十四爻皆以人
[001-3b]
 事言也乾天也以天道言人事故六爻皆聖人皆天
 子皆五帝三王之盛焉象之以龍雖有飛潛躍見之
 殊時也位也非徳之不足也初在下潛龍之象時當
 潛也故曰勿用二曰君徳明二之終為天子也初曰
 成徳明初之已為聖人也 陽爻用九陽數窮于九
 也陰爻用六陰數窮于六也用九用六之説紛紛矣
 萊按此參天兩地之義而七八九六之數起焉三其
 三則九老陽也三其兩則六老陰也兩其兩一其三
[001-4a]
 老陰變少陽也故少陽曰七兩其三一其兩老陽變
 少陰也故少陰曰八孔氏曰卦辭多文王後事升卦/六五王用亨于岐山明夷六五
 箕子之明夷皆文王後事也故馬融/陸績等皆以為爻辭出于周公是也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見龍之見賢遍反/卦内見龍並同
 萊按下二爻為地二田之位也有見龍在田之象龍
 之見也澤及于物人孰不利見之耶先儒有二利見
 五五利見二之説平甫項氏曰非也二曰天下文明
 五曰聖人作而萬物覩皆人利見之也
[001-4b]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
 萊按先儒謂諸爻稱龍三不稱龍者終于臣位也文
 言曰君子進徳修業欲及時也則三之惕有時而為
 四之躍也豈終于臣位者彖傳曰時乗六龍以御天
 則三之為龍也明矣其不稱龍者重剛不中之爻非
 天非田之位時值危疑道應憂懼乾而又乾夜以繼
 日龍之象无此義也故周公曰君子若曰君子指占
 者而言則非余小子之所知也
[001-5a]
九四或躍在淵无咎
 雲峯胡氏曰其位上下之交其時進退之際躍以或
 言審于進也淵以在言安于退也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萊按聖人之徳天子之位巍巍蕩蕩過化存神獲際
 其時斯人何幸孰不利見之乎蒙齋李氏曰乾之六
 爻惟舜能備之耕稼陶漁時潛也元徳升聞時見也
 厯試諸艱時乾乾也納于大麓時躍也老而命禹則
[001-5b]
 不至于亢
上九亢龍有悔亢苦/浪反
 萊按盈虚消息有必至之天行進退存亡有可脩之
 人事曰亢龍時也曰有悔有可悔之事也
用九見羣龍无首吉
 廣平游氏曰乾以純陽陽極而亢坤以純陰陰極而
 戰如其不變則亢而災戰而傷不能免也乾用九則
 陽知其險而變故无首吉坤用六則坤知其阻而變
[001-6a]
 故利永貞 瞿唐來氏曰凡卦初為足上為首上九
 羣龍之首也不見其首則陽變陰剛變柔知進知退
 知存知亡知得知喪所以無悔而吉此聖人開遷善
 之門也居九而為九所用我不能用九故至于亢居
 六而為六所用我不能用六故至于戰故乾坤發用
 九用六之義
彖曰大哉乾元叶/縈萬物資始乃統天叶/汀
 萊按元亨利貞天之所以為天也元首四徳故夫子
[001-6b]
 傳彖而贊其大也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萬物有形
 者也有始之于无形之先者形之所以著也則乾之
 元也雖曰亨曰利曰貞各為一徳皆物之所資乎而
 統之者元也元之所以大也若夫復之一陽即貞下
 所起之元也无復之一陽則一歳之萬物不能始无
 乾之元則萬古之萬物不能始六合内外千百世上
 下皆天之所際皆元之所際也故曰統天
雲行雨施品物流形施始䜴反/卦内皆同
[001-7a]
 本義此釋乾之亨也
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乗六龍以御天叶/汀
 萊按天所不違者時也聖人所乗者亦時也元而亨
 而利而貞貞而復元乾道之終始也聖人大明其終
 始之故于以知卦之六位或潛或見或惕或躍或飛
 或亢皆時為之也體乾者亦因時而已曰龍善變化
 也曰六龍兼六爻之用也曰乗控馭也曰御天覃敷
 天道也朱子曰此聖人之元亨也東谷鄭氏謂此節/錯簡也當在乾道
[001-7b]
 變化之下草廬呉氏謂此節當在首出庶物之下首/出庶物節聖人之元亨也大明終始節聖人之利貞
 也二説皆有/理附記于此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
 萊按品物流形之後由甲拆而暢遂由暢遂而繁實
 則乾道之變化也朱子曰變者化之漸化者變之成
 乾道以漸變物而至于化性命所以各正也性物所
 受也命天所賦也曰正无弗充也曰各正无或遺也
 歳功至此庶其成矣又將因發而觀其存也曰保合
[001-8a]
 太和朱子曰太和陰陽㑹合沖和之氣也周子曰太
 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其太和之謂與曰合凝
 而未分也曰保完而无害也乾道之變化至各正性
 命則利也而貞具焉至保合太和則貞也而元寓焉
 此天之所以為天也瀘川毛氏曰變化之餘各正性/命收斂于冬也斂之不固則泄
 不以時凡雨雪不應水泉不收愆陽伏陰冬華春實/皆天地之沴氣也故斂之于冬者萬物之所以正也
首出庶物萬國咸寧
 本義聖人在上髙出于物猶乾道之變化也萬國各
[001-8b]
 得其所而咸寧猶萬物之各正性命而保合太和也
 此言聖人之利貞也盖嘗統而論之元者物之始生
 亨者物之暢茂利則向于實也貞則實之成也實之
 既成則其根蔕脱落可復種而生矣此四徳之所以
 循環而无端也然而四者之間生氣流行初无間斷
 此元之所以包四徳而統天也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彊不息
 萊按雷曰洊風曰隨水曰洊明曰兩山曰兼澤曰麗
[001-9a]
 皆重之義也天地不取重義者无兩天地也然天曰
 行地曰勢寒暑晝夜南北髙深亦有重之義焉法天
 之健自彊不息乃至誠無息地位非聖人其孰能之
 又按文王彖辭一卦之義也周公爻辭一爻之義也/上下兩卦之象闕焉故孔子繫之以辭先儒移置卦
 之後彖之前良是但今/本沿習已久不敢立異
潛龍勿用陽在下叶/滸
 雙湖胡氏曰小象于乾之初曰陽在下也於坤之初
 曰陰始凝也陰陽之稱始此即太極所生兩儀之一
[001-9b]
 也陰陽之名一立而六十四卦之中動静健順剛柔
 竒偶小大尊卑變化進退往來之稱亦由是而著矣
見龍在田徳施普也
 汴水趙氏曰九二有君人之徳當納麓宅揆之時徳
 澤之施普博无間猶陽氣昔潛而今發壟畝之間並
 興稼穡利天下而不言所利
終日乾乾反復道叶/斗
 萊按終日乾乾非徒怵惕于是非得喪之場也實欲
[001-10a]
 反復于立身處位之道以進德也
或躍在淵進无咎叶/九
 平甫項氏曰儒者謂在淵為藏非經意也龍之得水
 猶人之得時何謂藏乎初九之藏在地下非在淵也
 或躍矣而在淵焉羽翼已成審處已宻如是而進則
 无咎也
飛龍在天大人造叶/走
 萊按造如再造之造大人至此危亂者造而為治安
[001-10b]
 樸畧者造而為文明也
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
 紫巖張氏曰盈者天道所虧地道所變鬼神所害人
 道所惡安能久哉
用九天徳不可為首也
 本義言陽剛不可為物先故六陽皆變而吉
文言曰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㑹也利者義之和也
貞者事之幹也
[001-11a]
 本義元者生物之始天地之徳莫先于此故于時為
 春于人則為仁而衆善之長也亨者生物之通物至
 于此莫不嘉美故于時為夏于人則為禮而衆美之
 㑹也利者生物之遂物各得宜不相妨害故于時為
 秋于人則為義而得其分之和貞者生物之成實理
 具備隨在各足故于時為冬于人則為智而為衆事
 之幹幹木之身而枝葉所依以立者也
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㑹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
[001-11b]
固足以幹事
 萊按在天為元者在人為仁也元首亨利貞仁首義
 禮智所貴君子之體之也體有諸躬也元足以長乎
 善君子足以長乎人也君子之道繁而有節質而多
 儀者莫禮若也嘉之所㑹萬物潔齊燦然可觀也并
 育不害也合之于禮吉凶賔嘉之重有秩然之度數
 也食飲進反之微有油然之節制也利者義之反也
 曰和何哉利于己則害義利于物則和義君子小人
[001-12a]
 之殊也坤之義曰方乾之義曰和聖人賢人之别也
 文王曰貞孔子更曰固何哉曰不正不可言事也不
 固不可言幹也貞兼夫正而固也君子之建大功垂
 大業盖本諸此也 西山真氏曰四徳之説世言天
 與人二今以此條觀之則人與天未嘗不一也盖在
 天為元亨利貞而在人為仁義禮智元亨利貞理也
 生長收藏氣也有理則有氣仁義禮智性也惻隠羞
 惡辭遜是非情也有性則有情天人之道曷嘗有二
[001-12b]
 邪然天无心而人有欲天惟其无心也故元而亨亨
 而利利而貞貞而又元通復循環未嘗閒斷於穆之
 命終古常新人惟其有欲也故惻隠之發而殘忍奪
 之辭遜之發而貪冐雜之羞惡之發而苟且間之是
 非之發而昬妄賊之于是乎與天不相似矣學者當
 知天有此德吾亦有此德屏物欲養性情則通體皆
 仁隨觸而應即天之春物物欣欲也動容周旋莫不
 中禮即天之夏物物嘉美也吾之及于物者足以養
[001-13a]
 欲給求即天之秋萬寶得遂其性也吾之守于内者
 足以根本萬事即天之冬萬物所由以出也人與天
 其果二乎哉
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汴水趙氏曰元亨利貞至于君子行之而後有徳之
 名范諤昌以彖既釋元亨利貞文言又釋之疑其重/複趙氏曰易周萬變而卦止六十四乾首諸卦而
 彖止四言辭雖至約理則无窮安得不反復屢致其/説前章通而為一此章析而為四後章兩而為二易
 變易也元亨利貞散于諸卦其/變不一故聖人極其變以為言
[001-13b]
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隠者也不易乎
世不成乎名遯世无悶不見是而无悶樂則行之憂則
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樂音/洛
 萊按易與論語丘不與易也易字同易者移風易俗
 之義龍而見曰善世龍而隠曰不易乎世名者實之
 賔也初徳成而名不成何哉曰未有功業表見于時
 鮮有知者故不成乎名不易乎世則遯世矣甘貧樂
 道何有于悶不成乎名甚且不見是矣知希我貴又
[001-14a]
 何有于悶時當樂也樂則行之道可憂也憂則違之
 違謂非得志行道之初心也樂行憂違亦既无所固
 執矣雖然有不易者焉曰確擇之明也曰不可拔守
 之堅也此之謂龍徳而隠汴水趙氏曰此章文法與/大傳中諸爻問答絶同當
 是門人紀録之辭漢儒合彖象于經之時止及一/爻二爻者仍著本篇乾坤六爻皆備故取附于卦
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
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
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行下/孟反
[001-14b]
 萊按見龍在田言其徳之及物也文言曰庸言庸行
 閑邪存誠何哉曰天下无无體之用也庸言信庸行
 謹心之下也邪无可閑而閑之誠不待存而存之功
 之宻也推是而及于物也善在一世而不伐其能徳
 被天下而並忘其恵非聖人能之乎曰龍徳又曰君
 徳明功之由于徳徳之堪其位也五曰大人二亦曰
 大人是五之天地合徳日月合明四時合序鬼神合
 吉凶皆由二之信庸言謹庸行閑邪存誠之所致也
[001-15a]
 故中庸之道至于參天地卦例二五曰中九五曰正/中二言正中遂有不潛未
 躍之説按孔子贊乾之大曰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則中正乃乾所固有不必九五始言中正也
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何謂也子曰君
子進德脩業忠信所以進德也脩辭立其誠所以居業
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
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
无咎矣幾堅/溪反
 萊按二君德已具進至于三復何為哉唯進德脩業
[001-15b]
 而已忠主于心者信見于言者脩辭訓誥是也立其
 誠華於外者實于中也德曰進不自止也業曰居有
 諸己也知至至之四句由體而用也㡬動之微義事
 之宜也至至于五也知其可至而至于五則可與言
 進退之幾終終于三也知其當終而終于三則可與
 存上下之義至於五上位也縱居上位乃安行時位
 之常何有于驕終于三下位也雖在下位乃安守分
 義之正何為而憂此舜禹益伊尹周公之事至于五
[001-16a]
 則為舜禹終于三則為益伊尹周公而厲之一字周
 公所獨也何則舜禹益尚已放太甲于桐伊尹不以
 為嫌復歸于亳太甲不以為怨若成王則疑周公矣
 於以慨世運之降而聖人之漸難為也此周公繫此
 爻而知其厲也此説余參之汴水趙/氏東谷鄭氏而悟者
九四曰或躍在淵无咎何謂也子曰上下无常非為邪
也進退无恆非離羣也君子進徳脩業欲及時也故无
離力/智反
[001-16b]
 萊按改革之際雖聖人亦有難白之隠此夫子所以
 原其心也躍上也進也淵下也退也无常无恆形容
 一或字踪跡雖異位地縱殊然非為邪以離羣也推
 其進德修業之功明其及時行道之欲咎之所以无
 也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
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
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叶/滸則各從其類也
[001-17a]
 本義作起也物猶人也覩釋利見之意也本乎天者
 謂動物本乎地者謂植物物各從其類聖人人類之
 首也故興起于上則人皆見之臨川呉氏曰鶴鳴而/子和雄鳴而雌應一
 雞鳴而衆雞皆鳴同聲相應也日火之精而取火于/日月水之精而取水于月磁石鐵之母而可以引鐵
 同氣相求也濕者下地故水之流趨之燥者乾物故/火之然就之龍興則致雲雲從龍也虎嘯則風生風
 從虎也凡此六者皆同類相感召聖人與人亦同類/故作于上而萬物咸覩之又曰先以聲氣水火雲風
 六句為比而後言聖人作則人利見之又以動植之/親上親下喻利見者之親聖人亦然諄諄言之而人
 以各從其類一句/總結上文九句也
[001-17b]
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无位髙而无民賢
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進齋徐氏曰爻辭但言有悔而夫子以動釋之盖吉
 凶悔吝生乎動也
潛龍勿用下叶/滸
 萊按以爻位言也
見龍在田時舍叶/暑舍去/聲
 萊按見龍在田既曰徳施普也又曰天下文明兹言
[001-18a]
 時舍何也平甫項氏曰舍非用舍之舍去聲讀東谷
 鄭氏曰龍在淵在天之物也田豈龍之所安哉時舍
 者非久安之位也
終日乾乾行事也
 萊按上一節言道此一節言事由體達用之義也三
 之位非無事之位也故曰行事
或躍在淵自試也
 汴水趙氏曰凡飛者必先躍所以作其飛沖之勢今
[001-18b]
 鳥雛習飛必跳躍于巢以自試其羽翰四之躍亦猶
 是也
飛龍在天上治叶/持
 萊按上治治之最上者也熙熙皥皥蕩蕩平平其斯
 時之謂歟
亢龍有悔窮之災叶/兹
 萊按此専以位言不言其致災之故
乾元用九天下治叶/持
[001-19a]
 隆山李氏曰四徳獨舉一元何也元亨利貞同出于
 元如循環然乾道之終則一元復用矣
 萊按乾元天德之首也上言天德不可為首此用九
 而冠以乾元也大哉乾元何施不可而曰用者善其
 用也洪範𫝊一曰正直二曰剛克三曰柔克其用九
 之義與而天下无不治矣
潛龍勿用陽氣潛藏
 萊按陽氣潛藏冬令也以龍而言在湫谷也使此時
[001-19b]
 而在天在田為雷為雨害滋大矣人事亦如是也故
 曰勿用陽在下也以徳言下也以位言此以時言
見龍在田天下文明叶/芒
 萊按徳施普也著其功也時舍也明其位也天下文
 明被其化也
終日乾乾與時偕行叶/杭
 萊按反復道進德也行事建功也此一節乗時也
或躍在淵乾道乃革
[001-20a]
 萊按進无咎可革也自試欲革也此一節乃革也
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徳
 萊按大人造美其制作之盛也上治著其蕩平之化
 也此一節喜其位之配乎徳也
亢龍有悔與時偕極
 萊按盈不可久有必亢之道也窮之災也處已亢之
 地也此一節明致亢之由也
乾元用九乃見天則
[001-20b]
 本義剛而能柔天之法也
 萊按天徳不可為首用九之故也天下治也用九之
 效也乃見天則用九之道也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
 本義始則必亨理勢然也
利貞者性情也
 本義收斂歸藏乃見性情之實 平甫項氏曰始而
 亨者乾之事業利而貞者乾之性情也性情指本體
[001-21a]
 言之利者散而為萬貞者合而為一已散而復合已
 萬而復一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而其所謂虚一者
 未嘗動也
 萊按利而貞貞而復為元性也而情寓焉散而為萬
 物曰性命合而為利貞曰性情易于復見天之心于
 剥于復于蠱見天之行于臨見天之道于无妄見天
 之命于咸于恆于大壯于萃見天之情于乾見天之
 性情
[001-21b]
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本義始者元而亨也利天下者利也不言所利者貞
 也
 萊按文言元者善之長也一章分元亨利貞而四之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分元亨利貞而
 二之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合元
 亨利貞而一之
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
[001-22a]
 萊按此章合卦爻而言夫子彖𫝊文言反復贊美不
 足至是復嘆曰大哉乾乎厯數其德而贊之曰剛其
 體也曰健其行也曰中无過不及也曰正不偏倚也
 曰純有陽无陰也曰粹有善无惡也曰精神妙中凝
 色象外絶也此贊乾之卦而天與聖人可各備也
六爻發揮旁通情也
 本義旁通猶言曲盡
時乗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
[001-22b]
 本義言聖人時乗六龍以御天則如天之雲行雨施
 而天下平也 中溪張氏曰彖言雲行雨施而以品
 物流形繼之則雲雨為乾之雲雨此言雲行雨施而
 以天下平繼之則聖人之功即乾而雲雨乃聖人之
 徳澤乎
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潛之為言也隱而未
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萊按初何言成德也曰遯世不見知而不悔唯聖者
[001-23a]
 能之則初固聖人也何言行而未成也曰成者德也
 未成者行也隱也故弗用也周公爻詞唯三稱君子
 此章二亦稱君子初亦稱君子以徳言也故二曰君
 德初曰成德
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寛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
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萊按二曰庸言庸行閑邪存誠此以德性言也未及
 學問也古無帝王而不聖賢者无聖賢而不學問者
[001-23b]
 此追述其學聚問辨之功也聚已辨已无以居之不
 有諸已也何以居之曰寛優裕自得也无以行之不
 能及人也何以行之曰仁惠澤咸周也二三皆言德
 業二復申言者明君德所由成也漢祖唐宗有九五
 功名無二三學問
九三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
而惕雖危无咎矣
 萊按九陽爻三陽位曰重剛卦以二五為中故三四
[001-24a]
 皆曰不中在下卦之上而不在天在上卦之下而不
 在田逼于上則疑易生絶于下則忌易起此其所以
 危也此一節發揮一厲字
九四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
之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
 萊按上下皆乾四居上卦之下下卦之上曰重剛三
 不在天不在天而人之位可安也故曰知終終之四
 則皆不在焉此其疑也或曰聖人有天下而不與者
[001-24b]
 曷疑也曰舜禹有天下者益不有天下者而皆避堯
 舜禹之子是舜禹疑其不有天下而益且疑其有天
 下也此四之所以疑也此一節發揮一或字
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
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
且弗違而況于人乎況于鬼神乎
 萊按後天而奉天時是後天之事専指天時言也天
 時曷言乎後天也曰日月之往來四時之代謝以象
[001-25a]
 告也大人治厯明時對時育物後而奉之也若先天
 不違其不違者何事哉曰乾之大人當與中庸至誠
 至聖參看羲農黄帝堯舜禹湯當之天未以象告而
 羲農黄帝堯舜禹湯之所為即先天事也推而遡之
 如書契之興衣裳之制水土稼穡之利禮樂甲兵之
 防迨網罟舟楫弧矢杵臼之類至纖細已亦行之千
 萬世而无弊皆天之所不違也其即先天之事與邵
 子曰堯以前先天也堯以後後天也殆不然已文言/同聲
[001-25b]
 相應一節止發揮利見二字其徳盛化神之妙全從/此節發出極巍巍蕩蕩之至矣先儒引回紇見一大
 人而還之占以證/斯爻恐非其類也
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
知喪喪息/浪反
 本義所以動而有悔也
其唯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
 本義知其理勢如是而處之以道則不至于有悔矣
 固非計私以避害者也再言其唯聖人乎始若設問
[001-26a]
 而卒自應之也
 瞿唐來氏曰初九隱而未見二句釋一潛字而言君
 子者再盖必君子而後能安于潛也上九亢之為言
 三句釋一亢字而言聖人者再盖必聖人而後能不
 至于亢也萊按貴而无位一段止言時位之亢此節
 發出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
 以明悔由自致結到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以括
 全易之義
[001-26b]
 
 
 
 
 
 
 
 易俟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