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i0048 金石例-元-潘昴霄 (WYG)


[000-1a]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九
 金石例        詩文評類
  提要
    臣/等謹案金石例十巻元潘昻霄撰昻霄字
    景梁號蒼崖濟南人官至翰林侍讀學士謚
    文僖是書乃至正五年昻霄子詡所刊一巻
    至五巻述銘志之始凡品級塋墓羊虎徳政
    神道家廟賜碑之制一一詳考六巻至八巻
[000-1b]
    述唐韓愈所撰碑誌以為括例於家世宗族
    職名妻子卒塟日月之類咸條列其文標為
    程式九巻則襍論文體十巻則史院凡例也
    昻霄是書既以金石例為名所述宜止於碑
    誌而泛及襍文之格與起居注之式似乎不
    倫又襟文之中其目載有郝伯常先生編類
    金石八例蒼崖先生十五例二條皆有録無
    書九巻之末有䟦云右先生金石例皆取韓
[000-2a]
    文類輯以為例大略與徐秋山括例相去不
    逺若再偹録似為重複故止記其目于此然
    則最後二巻其始必别自為編附之金石例
    後後人刊板乃併為一書又知六巻至八巻
    所謂韓文括例者皆全採徐氏之書非昻霄
    所自撰矣其書述叙古制頗為典核雖所載
    括例但舉韓愈之文未免舉一而廢百然明
    以來金石之文往往不考古法漫無程式得
[000-2b]
    是書以為依據亦可謂尚有典型愈于率意
    妄撰者多矣乾隆四十四年二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 陸 費 墀
[000-3a]
金石例原序
金石例者蒼崖先生所述也凡碑碣之制始作之本銘
志之式辭義之要莫不放古以為凖以其可法於天下
後世故曰例而其所以為例者由先秦二漢暨唐宋諸
大儒皆因文之類以為例至夫節目之詳率祖韓愈氏
大書特書不一書彪分昈列其亦放乎春秋之例也與
甚矣先生有功于斯文也先生世居中州以文學鳴國
初士之為文者猶襲纎巧其氣萎薾不振先生患其久
[000-3b]
而難變也乃述是書以授學者使其知古之為文如此
粲然畢舉如示諸掌故厯事六朝出入翰苑餘二十年
凡經指授者皆有法度朝野至今稱之至正四年春先
生之子敏中來為饒理官好賢下士文雅有父風其于
先生手澤尤加慎重以本之與於斯文也俾之次第而
讎校之刻之梓以永其傳嗟乎先生不以崇髙自居而
加惠于後學敏中不以勢利相尚而盡力於遺書有子
如是先生為猶生矣後之人當知是書有功于斯文不
[000-4a]
細也先生姓潘氏諱昻霄字景梁學者稱之曰蒼崖先
生官至翰林侍讀學士通奉大夫謚文僖有蒼崖類槁
若干巻云至正五年春三月鄱陽後學楊本序
聖人春秋褒貶著于筆削者謂之例國家政刑賞罰見
于制度者謂之例是皆以其可為法于天下後世也濟
南文僖潘公蒼崖先生取古昔碑碣鐘鼎之文提綱舉
要條分類聚定為十巻名曰金石例一巻至五巻則述
銘志之始而於貴賤品級塋墓羊虎德政神道家廟賜
[000-4b]
碑之制度必辨焉六巻至八巻則述唐韓文括例而於
家世宗族職名妻子死𦵏月日之筆削特詳焉九巻則
先正格言十巻則史院凡例制度筆削于此又可以槩
見焉使世之孝子慈孫觀其制度之等則思得為而為
不得為而不為而于事親之道不至違禮矣觀其筆削
之㫖則思孰為可傳孰不可傳而於揚名之道有以自
力矣是豈惟為文者之助于世教将重有補焉公之子
敏中來官于饒出是書以示余因得以觀夫公之篤意
[000-5a]
斯文而又喜斯文之有賢子以傳也遂為之引至正乙
酉春三月望賜同進士出身将仕郎前慶元録事鄱陽
後學傅貴全序
文章先體製而後論其工拙體製不明雖操觚弄翰于
當時猶不可况其勒于金石者乎陸士衡文賦論作文
體製大略可見由先秦以來迄于近代金石之所篆刻
具有體製好古博雅之士皆不可以不之考也然而自
上徂下貴賤有等名器亦因之而異數叙事紀實抑揚
[000-5b]
予奪必當有所法自非類聚而通考之何以見之哉翰
林蒼崖先生潘公雄文博學為當世所推嘗厯攷古今
文辭提綱舉要萃為一編名曰金石例凡為文之榘度
制器之楷式開巻瞭然其用心亦勤矣公之子敏中寳
其手澤罔敢失墜宦游四方必載與俱其在番易復刋
是編以廣其傳且與吾黨共之噫公掌帝制司文衡其
所以藻餙太平者已無所不盡其忠敏中克承家學益
彰其親之美斯亦繼志述事之孝者乎忠孝萃于一門
[000-6a]
文物昭于盛世使夫為人臣為人子皆有所矜式實有
功于名教豈特為文之助而已哉余故表而出之以冠
篇端云至正五年春三月饒州路儒學教授桐川後學
楊植翁序
三代無文人六經無文法儒者有是言也然春秋大義
數十以褒貶寓於一字之間傳者謂其發凡以言例皆
經國之常制周公之垂法諸稱書不書先書故書不言
不稱書曰之類皆所以起新舊發大義謂之變例至謂
[000-6b]
發傳之體有三而為例之情有五然則謂無法可乎後
世之文莫重於金石蓋所以發潜德誅姦諛著當今示
方來者也如是而不知義例其不貽鳴吠之誚也幾希
翰林蒼崖潘先生動必稽古取先代碩儒所為文類而
集之題曰金石例視傳春秋者所言如合符節俾夫攷
古者知古人用意之所在而學古者有所矜式而不敢
肆其嘉惠斯文不其至乎至正丁亥予忝教番昜公之
子敏中為理官嘗屬郡士楊本端如緝其次第既巳刻
[000-7a]
于家而公諸人學之賔師景陽吳君旭子謙吳君以牧
謂此書将歸中州則邦之人焉能一一而見之哉盍列
之學官以垂永乆乃復加校正而夀諸梓於乎古人吾
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古文斯可矣明年戊子夏六月既
望廬陵王思明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