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p0068 西方合論標註-明-明教 (X)



西方合論卷之七



第七往生門



夫究竟涅槃唯除如來二乘破有執空假名寂滅菩
薩發真無漏分破無明何況劣根淺解大海一滴輙
逞狂慧斷無後有以恣情為遊戲以修行為纏縛自
殺殺他何異酖毒如佛在時有一比丘得四禪生增
上慢謂得阿羅漢不復求進命欲盡時見有四禪中
陰相來便生邪見謂無涅槃佛為欺我惡邪生故失
四禪中陰便見阿鼻泥犂中陰相命終即生阿鼻地
獄此等猶是坐禪持戒一念妄證遂沉黑獄而今禪
人得少為足蕩心逸軌其惡報又不知當如何也古
人云不生淨土何土可生三祗途遠入餘門者多有
退墮是以古今聖流皆主張此一門今略示六種以
[007-0804c]
定指南。



* 一菩薩生人中者
* 二菩薩生兜率天者
* 三菩薩生長壽天者
* 四菩薩生界外者
* 五菩薩初發心時生如來家者
* 六菩薩三祗行滿生十方世界利益一切眾生者


一菩薩生人中者



如般若經云有菩薩人中命終還
生人中者除阿毗䟦致是菩薩根鈍不能疾與般若
波羅蜜相應諸陀羅尼門三昧門不能疾現在前夫
人中火宅百苦相纏唯大菩薩處之則無染累如鵞
入水水不令濕若諸小菩薩非深種善根尺進丈退
何由得諸三昧如舍利弗千六十劫行菩薩道欲渡
布施河時有乞人來乞其眼舍利弗出一眼與之乞
者得眼于舍利弗前嚊之唾而棄地又以脚蹹舍利
弗思惟言如此弊人等難可度也不如自調早脫生
死思惟是巳于菩薩道退迴小乘又如飛行仙人以
王夫人手觸神通頓失迦文往因以歡喜丸媚藥暱
就婬女賢聖猶爾何況初心豈若一念阿彌三昧疾
現寄質蓮[邱-丘+看-目]永離貪欲者哉論指智度曰菩薩以不見現在
[007-0805a]
佛故心鈍即知菩薩常當近佛以近佛根利疾得般
若故。


二菩薩生兜率天者



為一生補處菩薩皆生兜率菩
薩欲隨下生者亦生彼處十疑論曰兜率天宮是欲
界退位者多又有女人長諸天愛欲天女微妙諸天
耽玩自不能捨不如阿彌淨土純一大乘清淨良伴
煩惱惡業畢竟不起遂致無生之位如師子覺菩薩
生彼為受天樂從去巳來總不見彌勒諸小菩薩尚
著五欲何況凡夫又彌勒上生經得入正定方始得
生更無方便接引之義是則兜率內院尚不求生何
況欲界諸天妙欲之藪豈有需飲而入焦石之鄉避
溺而沉大海之底者哉。


三菩薩生長壽等天者



智度論曰菩薩無方便入初
禪乃至行六波羅蜜無方便者入初禪時不念眾生
住時起時不念眾生但著禪味不能與初禪和合行
般若波羅蜜是菩薩慈悲心薄故功德薄少為初禪
果報所牽生長壽天長壽天者非有想非無想處壽
八萬大劫或有人言一切無色定通名長壽天以無
形不可化故不任得道常是凡夫處故或說無想天
名為長壽亦不任得道故或說從初禪至第四禪除
淨居天皆名長壽以著味邪見善心難生故如經中
說佛問比丘甲頭土多地上土多諸比丘言地上甚
多不可為喻佛言天上命終還生人中者如甲頭土
墮地獄者如地土何以故以本發阿耨多羅三藐三
[007-0805b]
菩提心或於禪中集諸福德方得還生人中聞佛法
故若是最初發心求生淨土即常得聞法直至不退
豈有如是等過。


四菩薩生三界外者



有二種一二乘三種菩薩折伏
現行煩惱捨分段而生界外悲智狹劣于嚴土利他
不生喜樂為如來所呵若不迴心行六度等行畢竟
不入大乘智海二法身菩薩如般若經佛告舍利弗
有菩薩摩訶薩得六神通不生欲界色界無色界從
一佛國至一佛國供養恭敬尊重讚歎諸佛舍利弗
有菩薩摩訶薩遊戲神通從一佛國至一佛國所至
到處無有聲聞辟支乃至無二乘之名舍利弗有菩
薩摩訶薩所至到處其壽無量釋指龍樹曰菩薩有二種一
者生身菩薩二者法身菩薩法身菩薩斷結使得六
神通生身菩薩不斷結使或離欲得五神通得六神
通者不生三界所至世界皆一乘清淨壽無量阿僧
祗劫菩薩生彼為樂集諸佛功德言供佛功德故當知菩薩具六
神通方得生彼甚為希有凡夫往生者以佛力故又
則念力不可思議以念念中具六神通故。


五菩薩初發心時生如來家者



悟如來之道為上上根人頓示本
明見佛性初心創發十住位上即與佛同如華嚴經有一類
菩薩經百千億那由他劫行六波羅蜜不生佛家猶
是假名菩薩以雖見佛性未彰智業長者決疑論云
言初發心時即得名為住此下數語正訓其義初發心住明以從禪定顯得根本空智慧門無明始
謝智慧始明初生如來智慧之家名住佛所住故得
[007-0805c]
憶念一切諸佛境界智慧光明普門法門以此見道
無古今中邊等見經歷五位鍊磨習氣增長慈悲名
為修道故言初發心時便成正覺方可修道如善財
引此證上見道方修道也南行求諸勝友皆云我巳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心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不云增長佛道為根
本智以定顯得無作無修但學菩薩行根本智自明
自顯若不得正覺之體諸行並是無常皆是人天有
生死業報也此下亦言得正智者之修行業也又云經此現生一生發心相應時得以
正智于分段身觀行心成兼修善業來生入變易身
以今生分段之身是過去作業今身以智修觀行業
來生得神通變化生也如十善業尚生天上得業報
神通如龍大力鬼尚以無明惡業猶有神通何況道
[007-0806a]
眼開敷慈善根力使智神用於般若用心一生作意而于來世不
獲大用神通者也宗鏡錄曰初心成佛者非謂不具
諸功德如經說普莊嚴童子一生得聞善熏習二生
成其解行三生得入果海同一緣起而此三生只在
一念猶如遠行到在初步然此初步之到非謂無於
後步明此童子得入果海非不久植善根問既久修
始得云何言一念得邪答言久修善根者即在三乘
教攝從三乘入一乘即是一念始修足故經云初發
心時便成正覺譬眾川入海纔入一滴即稱周大海
無始無終若餘百川水之極深不及入大海之一滴
即同三乘中修多劫不及一乘之一念又此時劫不
定或一念即無量劫如十玄門時處無礙又大乘明
一念成佛有二一者會緣以入實性無多少故明一
念成佛二者行行纔滿取最後念名為一念成佛如
人遠行以後步為到若一乘明一念成佛者如大乘
取後一念成佛即入一乘以後即初初念即是成何
故以因果相即同時相應故然一念成者即興佛同
位未具究竟故復有淺深之殊如人始出門及以久
遊行他土雖同在空中而遠近有別是故十信十住
等五位各各言成佛而復辨其淺深此中須善思之
若二大士言即知禪門悟達之士不得廢一切行銷
磨無始結習也夫居此濁惡進一退萬若不近佛垢
膩交集行何由成如善財初發心悟道時德雲比丘
教以憶念一切諸佛法門及入彌勒閣後普賢菩薩
[007-0806b]
為發十大願王導生極樂此是一切如來入道榜樣
華嚴所說一真法界門不同餘教有權有實是經不
信即真闡提雖使釋迦讚歎普賢勸進彌勒作證亦
末如之何也巳矣。


六菩薩三祇行滿生十方世界利益一切眾生者




薩功德成滿自然有不思議業能現十方利益眾生
起信論曰證發心菩薩于一念頃能至十方無餘世
界供養諸佛請轉法輪唯為開導利益眾生不依文
字或示超地速成正覺為怯弱眾生故或說我于無
量阿僧祗當成佛道為怠𢢔眾生故而實菩薩種性
根等發心則等所證亦等無有超過之法以一切菩
薩皆經三阿僧祗劫故如智度論言釋迦世尊從過
去釋迦文佛至尸棄佛為初阿僧祇從尸棄佛至然
燈佛授記時為二阿僧祇從然燈佛至毗婆尸佛為
三阿僧祇婆沙論敘三阿僧祇劫修六度行百劫種
相好因然後獲五分法身唯識謂地前歷一僧祗初
地滿二僧祇八地至等覺是三僧祗然後獲究竟法
身難曰長者合論皆云不離一念歷阿僧祗何得執
定永劫乖第一義答曰長者但言三祗本空時體不
可得非是無時如人眼耳鼻舌身現在說六根本無
不是廢却六根言無也辟如小兒見水中月心生愛
著欲取而不可得智者教言是可眼見不可手捉但
破可取不破可見諸佛菩薩三世行業亦然雖一切
不可得而非是無行且如龍樹馬鳴二大菩薩皆是
[007-0806c]
禪門傳衣之祖豈肯自誑誑他誤賺後來當知生死
事大非是一知半行所能跳出智度論曰有菩薩利
根心堅未發心前久來集諸無量福德智慧是人遇
佛聞是大乘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下文神通正喻此即時行
六波羅蜜入菩薩位得阿[鞥-合+白-日+田]䟦致地所以者何先集
無量福德利根心堅從佛聞法故譬如遠行或有乘
羊而去或有乘馬而去或有神通去者乘羊者久久
乃到乘馬者差速乘神通者發意頃便到如是不得
言發意間云何得到神通相爾不應生疑菩薩亦如
是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即入菩薩位有菩薩
初發意初雖心好後雜諸惡時時生念我求佛道以
諸功德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人久久無量
阿僧祇劫或至或不至先世福德因緣薄而復鈍根
心不堅固如乘羊者有人前世少有福德利根發心
漸漸行六波羅蜜若三若十若百阿僧祗劫得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如乘馬者必有所到第三乘神通
者如上說是知漸修頓證各各不同菩薩欲取佛位
無驟至者故先德云雖齊佛覺未逮極果非為究竟
[007-0807a]
是故悟達之士決當求生淨土如法修行免致退墮
俟忍力堅固入世利生方為究竟佛果故。


西方合論卷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