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p0068 西方合論標註-明-明教 (X)




西方合論卷之六



第六稱性門



夫一切賢聖稱心而行法性無邊行海叵量是故或
一剎那中行滿三祇或恒河沙劫未成一念飛空鳥
跡辨地位之分齊淚日風花明過現之影像無脛而
[006-0802c]
走舍阿彌以何之不疾而速識西方之非遠譬諸五
色至玄而亡萬流以海為極者也今約大乘諸行總
入一行略示五門。



* 一信心行
* 二止觀行
* 三六度行
* 四悲願行
* 五稱法行


一信心行者



經云信為道元功德母一切諸行無不
以信為正因乃至菩提果滿亦只完此信根如谷子
墮地迨于成實不異初種如稚荀參天暨至叢葉本
是原竿初心菩薩無不依是信力而成就者是故蓮
宗門下全仗此信為根本一者信阿彌陀佛不動智
根本智與巳無異如一大虗空日映則明雲來則翳
虛空本無是故又則雲與日皆即虗空故二者信阿
彌陀佛從發願來那由他劫內一切難行難忍種種
修習之事我亦能行何以故自憶無始劫中漂溺三
塗生苦死苦披毛戴角苦鐵床銅柱苦一切無益之
苦皆能受之何況如今菩薩萬行濟眾生事豈不能
為三者信阿彌陀佛無量智慧無量神通及成就無
量願力等事我亦當得何以故如來自性方便具有
如是不思議事我與如來同一自體清淨性故四者
信阿彌陀佛不去不來我亦不去不來西方此土不
隔毫端欲見即見何以故一切諸佛皆以法性為身
土故五者信阿彌陀佛修行歷劫直至證果不移剎
那我今亦不移剎那位齊諸佛何以故時分者是業
收法界海中業不可得故如是信解是謂入道初心
[006-0803a]
信一切諸佛淨土之行。


二止觀行者



如圓覺楞嚴華嚴諸方等經古今學者
廣設觀門唯台宗三觀最為直捷示一心之筌蹄撮
諸法之要領修行徑路無輸于此西方宗旨自有十
六正觀然一一觀中具含此三義故天台詮經直以
三諦攝彼十六妙宗鈔曰性中三德體是諸佛三身
即此三德三身是我一心三觀若不然者則觀外有
佛境不即心何名圓宗絕待之觀亦可彌陀三身以
為法身我之三觀以為般若觀成見佛即是解脫舉
一具三如新伊字觀佛既爾觀諸依正理非異塗廣
如疏鈔不能具述至若溫陵禪師則純以念佛一聲
入三觀門言念存三觀者如一聲佛遂了此能念體
空所念無相即念存空觀所念之佛即應身即心破
見思惑也雖能念體空所念無相不妨能念分明所
念顯然即念存假觀所念之佛即報身即心破塵沙
惑也正當能念所念空時即能念所念顯然正當能
念所念顯時即是能念所念寂然空假互存乃念存
中觀所念之佛即法身即心破無明惑也是又即念
佛因究竟三諦淨彼四土如拈一微塵變大地作黃
金是謂法界圓融不可思議觀門。


三六度行者



起信論曰菩薩從初正信巳來於第一
阿僧祗將欲滿故於真如法中深解現前所修離相
知法性體離慳貪故隨順修行檀波羅蜜法性無染
離五欲過故隨順修行戒波羅蜜法性無苦離瞋惱
[006-0803b]
故隨順修行忍波羅蜜法性無身心相離懈怠故隨
順修行精進波羅蜜法性常定體無亂故隨順修行
禪波羅蜜法性體明離無明故隨順修行般若波羅
蜜故智度論曰菩薩觀一切法畢竟空不生慳貪心
何以故畢竟空中無有慳貪慳貪根本斷故乃至般
若波羅蜜畢竟空故常不生癡心所以者何佛說一
切法無施無受非戒非犯乃至不智不愚故又云菩
薩雖不見布施以清淨空心布施作是念是布施空
無所有眾生須故施與如小兒以土為金銀長者則
不見是金銀便隨意與竟無所與其餘五法亦復如
是是謂菩薩行于六度修淨土者即無如是差別名
相然亦不越一行具此六義一者捨諸雜念是行於
施又則繫佛不住捨念是性施故二者念念中淨是
行于戒又則繫佛不求滅念是性戒故三者世念盡
弱是行於忍又則繫佛非關摧念是性忍故四者畢
念不退是行精進又則一念即是不著苦行是性精
進故五者得念三昧是行于定又則念念是佛不貪
禪味是大定故六者了念佛因即念而佛是行于智
又則念本非有佛本非無不落斷常是一切種智故
是故念佛一門能該諸行何以故念佛是一心法門
心外無諸行故然亦不廢諸行若廢諸行即是廢心
故。


四悲願行者



諸佛菩薩性海無盡供養無盡戒施無
盡乃至饒益無盡如普賢發十大願虛空界眾生界
[006-0803c]
無有盡時而我此願亦無有盡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名為願王一切諸佛無不成就如是願王證涅槃果
故天親菩薩淨土五念門以禮拜讚歎作願觀察前
四種為成就入功德門回向一切煩惱眾生拔世間
苦為成就出功德門菩薩修五念門速得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難曰佛及眾生本無所有如淨名經言
菩薩觀于眾生如呼聲響如水聚沫如芭蕉堅如電
久住如無色界色如焦糓芽如得忍菩薩貪恚毀禁
如佛煩惱習如夢所見巳窹菩薩觀眾生為若此是
則眾生本空菩薩種種發願利生將無眼見空華邪
答曰智度論中佛說此中言無佛者破著佛想不言
取無佛相是故當知言無眾生者破眾生想不言取
無眾生相如淨名言菩薩作是觀巳自言我當為眾
生說如斯法即真實慈即知菩薩不取無眾生相又
則說是法者真實利生真實悲願無別度眾生事也
又如般若經菩薩深入大悲如慈父見子為無所值
物故死尋物而不獲也父甚憐之此兒但為虗誑故死諸佛亦如是
知諸法空畢竟不可得而眾生不知眾生不知故于
空法中染著著因緣故墮大地獄是故深入大悲是
則諸佛興慈運悲正以眾生空故眾生誑入生死故
豈有反息悲願之理故知菩薩種種度生者是深達
無眾生義何故若見有眾生故即有我慈悲心劣豈
能行如是饒益之行又先德云未居究竟位全是自
利門從十信初心歷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直至等
[006-0804a]
覺佛前普賢猶是自利利他門者登妙覺位佛後普
賢方是利他之行如佛告比丘功德果報甚深無有
如我知恩分者我雖復盡其邊底我本以欲心無厭
足故得佛是故今猶不息雖更無功德可得我欲心
亦不休當知行海無邊非丈竿尺木所能探其底裏
如癡兒見人指門前竿云在天半即計量言從地至
天止兩竿許佛法戲論亦復如是。


五稱法行者



法界海中無量無邊菩薩行海亦無量
無邊虗空著彩粉墨徒勞法界無方轍跡安用是故
菩薩自性行者非有非無非行非不行唯是稱法自
在之行一者菩薩度一切眾生究竟無餘涅槃而眾
生界不減如登場傀儡悲咲宛然唯一土泥空無所
有是稱法行二者菩薩行五無間而無惱恚至于地
獄無諸罪垢至於畜生無有無明憍慢等過如淫女
離魂逐所歡去乃至生子而身常在父母前是稱法
行三者菩薩自身入定他身起定一身入定多身起
定從有情身入定從無情身起定如猛虎起屍跪拜
作舞唯虎所欲而屍本無知是稱法行四者菩薩於
一小眾生身中轉大法輪燃大法炬震大法雷魔宮
摧毀大地震動度無量無邊眾生而此小眾生不覺
不知如天帝樂人逃入一小女子鼻孔徧索不得而
此女子不覺不知是稱法行五者菩薩欲久住世即
以念頃行作無量無數百千億那由他劫欲少住世
即以無量無數百千億那由他劫縮為念頃如小兒
[006-0804b]
看燈中走馬計其多寡首尾了不可得是稱法行是
故若證如是不思議行者一念之中三世諸佛淨土
攝入無餘是謂菩薩莊嚴淨土之行以無思智照之
可見非是情量所能猜度何以故以自性超一切量
故。


西方合論卷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