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p0068 西方合論標註-明-明教 (X)


西方合論卷之五



第五理諦門



夫即性即相非有非空理事之門不礙遮表之詮互
用言無者如水月鏡花不同龜毛兔角言有者似風
起雲行不同金堅石礙是故若滯名著相即有漏凡
夫若撥果排因即空見外道夢中佛國咸願往生泡
影聖賢誓同瞻仰說真說相似完膚之加瘡道有道
無類紅鑪之點雪爰約真諦分別四門。



* 一即相即心門
* 二即心即相門
* 三非心非相門
* 四離即離非門


一即相即心門者



淨土境觀要門曰經云心包太虗
量周沙界又云心如工畵師造種種五陰一切世間
中莫不從心造是故極樂國土寶樹寶地寶池彌陀
海眾正報之身三十二相等皆是我心本具皆是我
心造作不從他得不向外來能了此者方可論于即
心觀佛故觀經云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
心想中至八十隨形好句天台大師作二義釋一約
感應道交釋二約解行相應釋若無初釋則觀非觀
佛若無次釋則心外有佛至釋是心作佛是心是佛
從修觀邊說名為心作從本具邊說名為心是義徧
初後例合云是心作日是心是日乃至是心作勢至
是心是勢至以至九品之中隨境作觀莫不咸然又
曰觀心觀佛皆屬妄境意在了妄即真了知其妄即此是真不須破妄然
[005-0800a]
後顯真故荊溪云唯心之言豈惟真心須知煩惱心
徧子尚不知煩惱心徧安能了知生死色徧色何以
徧色即心故若爾不須攝佛歸心方名約心觀佛如
此明之非但深得佛意亦乃逈出常情宗鏡錄曰自
心徧一切處所以若見他佛即是自佛不壞自他之
境惟是一心眾生如像上之模若除模既見自佛亦
見他佛何者雖見他佛即是自佛以自鑄出故亦不
壞他佛以於彼本質上雖變起他佛之形即是自相
分故又曰自心感現佛身來迎佛身常寂無有去來
眾生識心託本佛功德勝力有來有去如面鏡像似
夢施為鏡中之形非內非外夢裡之質非有非無但
是自心非關佛化故知淨業純熟目睹佛身惡果將
成心現地獄如福德之者執礫成金業貧之人變金
成礫礫非金而金現金非礫而礫生金生但是心生
礫現唯從心現轉變是我金礫何從正法念處經云
點慧善巧畵師取種種彩色取白作白取赤作赤取
黃作黃若取鴿色則為鴿色取黑作黑心業畵師亦
復如是緣白取白緣想白業則能取白於天人中則成白色何義名白欲
等漏垢所不染汙故名白色又復如是心業畵師取
赤彩色于天人中能作赤色何義名赤所謂愛聲味
觸香色又復如是心業畵師取黃彩色於畜生道能
作黃色何義名黃彼此[逅-口+巾]互飲血噉肉貪欲嗔癡更
相殺害故名黃色又復如是心業畵師取鴿彩色攀
緣觀察於餓鬼道作垢鴿色何義名鴿彼身猶如火
[005-0800b]
燒林樹饑渴所惱種種苦逼又復如是心業畫師取
黑彩色於地獄中畫作黑色何義名黑以黑業故生
地獄中有黑鐵壁被然被縛得黑色身如是乃至心
業畫師善治禪彩攀緣明淨如彼畫師善治彩色畫
作好色皆是自心非他所作是故當知心業畫師以
純淨色畫作淨土亦復如是又如般舟三昧中說菩
薩得是三昧便于是間坐見阿彌陀佛譬如有人聞
毗耶離國有婬女人名菴羅婆利舍衛國有婬女人
名須曼那王舍城婬女人名憂鉢羅槃那有三人各
各聞人讚三女人端正無比晝夜專念心著不捨便
于夢中夢與從事覺巳心念彼女不來我亦不往而
婬事得辦因是而悟一切諸法皆如是耶往告䟦陀
惒菩薩菩薩答言諸法實爾皆從念生如是種種為
三人說三人即得不退轉地菩薩於是間國土聞阿
彌陀佛數數念用是念故見阿彌陀佛譬如人遠出
到他郡國念本鄉里家室親屬財產其人於夢中歸
到故鄉里見家室親屬喜共言語於夢中見巳覺為
知識說之我歸到故鄉里見我家室親屬菩薩如是
其所向方聞佛名常念所向方欲見佛菩薩一切見
佛譬如比丘觀死人骨著前有觀青時有觀白時有
觀赤時有觀黑時其骨無有持來者亦無有是骨亦
無所從來是意所作菩薩如是欲見何方佛即見何
以故持佛威神力持佛三昧力持本指自心功德力用是三
事故得見佛譬如年少之人端正姝好以持淨器盛
[005-0800c]
好麻油及盛淨水或新磨鏡或無瑕水精於是自照
悉自見影何以故以明淨故自見其影其影亦不從
中出亦不從外入菩薩以善清淨心隨意悉見諸佛
見巳歡喜作是念言佛從何所來我身亦不去即時
便知佛無所從來我亦無所去復作是念三界所有
皆心所作何以故隨心所念悉皆得見以心見佛以
心作佛心即是佛心即我身心不自知亦不自見若
取心相悉皆無智心亦虗誑皆從無明出因是心相
即入諸法實相是故當知心外見佛即成魔境何以
故以心外無一法可得故。


二即心即相門者



謂諸法畢竟空故則有諸法若諸
法有決定性者則一切不立般若經曰若諸法不空
即無道無果法句經曰菩薩于畢竟空中熾然建立
華嚴經曰菩薩摩訶薩了達自身及以眾生本來寂
滅而勤修福智無有厭足於諸境界永離貪欲而常
樂瞻奉諸佛色知佛國土皆如虗空而常莊嚴佛剎
以是義故菩薩樂修淨土羣疑論問曰諸佛國土亦
復皆空觀眾生如第五大何得取著有相捨此生彼
答諸佛說法不離二諦經云成就一切法而離諸法
相成就一切法者世諦諸法也離諸法者第一義諦
無相也又云雖知諸佛國及與眾生空常修淨土行
教化諸群生汝伹見說圓成實相之教破徧計所報
畢竟空無之文不信說依他起性因緣之教即是不
信因果之人說于諸法斷滅相者是為邪見外道又
[005-0801a]
十疑論曰夫不生不滅者於生緣中諸法和合不守
自性求于生體亦不可得此生生時無所從來故名
不生諸法散時不守自性此散滅時去無所至故言
不滅非因緣生滅外別有不生不滅亦非不求生淨
土喚作無生偈云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
假名亦名中道義又云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
共不無因是故說無生又云譬如有人造立宮室若
依空地隨意無礙若依虛空終不能成諸佛說法常
依二諦不壞假名而說諸法實相智者熾然求生淨
土達生體不可得即是真無生此謂心淨故佛土淨
愚者為生所縛聞生即作生解聞無生即作無生解
不知生即無生無生即生不達此理橫想是非嗔他
求生淨土幾許誣言許多誣哉長蘆曰以生為生者常見之所
失也以無生為無生者斷見之所惑也生而無生無
生而生者第一義諦也永明曰即相之性用不離體
即性之相體不離用若欲讚性即是讚相若欲毀相
祇是毀性天如曰性能現相無生即生相由性現生
即無生是則無聲聲中風枝水响非色色裏寶樹欄
干豈同[厂@火]飛煙滅之頑空與撥無因果之魔屬哉。


三非心非相門者



婆沙論明新發意菩薩先念佛色
相相體相業相果相用得下勢力次念佛四十不共
法心得中勢力次念實相佛得上勢力不著色法二
身偈云不貪著色身法身亦不著善知一切法永寂
如虗空寶性論曰依佛義故經云佛告阿難言如來
[005-0801b]
者非可見法是故眼識不得見故依法義故經云所
言法者非可說事是故非耳識所聞故依僧義故經
云所言僧者名無為是故不可身心供養禮拜讚歎
故摩訶般若經曰菩薩摩訶薩念佛不以色念不以
受想行識念以諸法自性空故不應以三十二相八
十隨形好念不應以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而念不
以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智十八不共法而念何以
故是諸法自性空故自性空則無所念無所念故是
為念佛智度論曰若菩薩于過去諸佛取相分別回
向是不名回向何以故有相是一邊無相是一邊離
是二邊行中道是諸佛實相是故說諸過去佛墮相
數中若不取相數回向是為不顛倒佛藏經曰見諸
法實相名為見佛何等名為諸法實相所謂諸法畢
竟空無所有以是畢竟空無所有法念佛乃至又念
佛者離諸想諸想不生心無分別無名字無障礙無
欲無得不起覺觀何以故舍利弗隨所念起一切諸
想皆是邪見舍利弗隨無所有無覺無觀無生無滅
通達是者名為念佛如是念中無貪無著無逆無順
無名無想舍利弗無想無語乃名念佛是中乃至無
微細小念何況麤身口意業無身口意業處無取無
攝無諍無訟無念無分別空寂無性滅諸覺觀是名
念佛舍利弗若人成就如是念者欲轉四天下地隨
意能轉亦能降伏百千億魔況弊無明從虗誑緣起
無決定相是法如是無想無戲論無生無滅不可說
[005-0801c]
不可分別無暗無明魔若魔民所不能測但以世俗
言說有所教化而作是言汝念佛時莫取小想莫生
戲論莫有分別何以故是法皆空無有體性不可念
一相所謂無相是名真實念佛又止觀明念佛三昧
者當云何念為復念我當從心得佛從身得佛佛不
用心得不用身得不用心得佛色不用色得佛心何
以故心者佛無心色者佛無色故不用色心得三菩
提佛色巳盡乃至識巳盡佛所說盡者是癡人不知
智者曉了不用身口得佛不用智慧得佛何故智慧
索不可得自索我了不可得亦無所見一切法本無
所有壞本絕本若如是念者是名實相念佛之門亦
名絕待門。


四離即離非門者



永明曰若執言內力即是自性若
言他力即成他性若云機感相投即是共性若云非
因非緣即無因性皆滯閡執未入圓成當知佛力難
思玄通罕測譬如阿迦叔樹女人摩觸花為之出是
樹無覺觸非無覺觸菩薩摩訶薩不思議念觸亦復
如是又如象齒因雷生花是齒非耳云何有聞若無
聞者花云何生又若雷能生花者諸物應有菩薩摩
訶薩不思議聲塵亦復如是又如勇士疑石為虎箭
至沒鏇箭非尅石石非受矢菩薩摩訶薩不思議精
進亦復如是又如有人遠行獨宿空舍夜中有鬼擔
一死人來著其前復有一鬼隨逐瞋罵云是我物先
鬼言我自持來後鬼言實我擔來二鬼各執一手爭
[005-0802a]
之前鬼言此中有人可問後鬼即問是誰擔來是人
思惟二鬼力大妄語亦死何若實語即言前鬼擔來
後鬼大嗔捉此人手[托-七+友]斷著地前鬼取死人一臂附
之即著如是兩臂兩脚頭脅舉身皆易於是二鬼共
食所易人身拭口而去其人思惟眼見我身被鬼食
盡今此我身盡是他肉即于一切時作他身想乃至
五欲亦不貪著是他身故不應供養乃至妻子亦不
生染是他身故不應有染乃至種種訶斥苦辱亦皆
順受是他身故無復憍慢後忽自計若是他者不應
有我若非他者他身現在是中非他非非他非我非
非我我亦不可得他亦不可得從本巳來恒自如是
即時得知一切法是我非我皆為妄計菩薩摩訶薩
不思議觀力見佛自他亦復如是又如貧人商丘開
信富者言入火不燒入水不溺投高不折乃至隨諸
誑語皆得實寶物而是貧人無他術故菩薩摩訶薩
不思議貪欲獲佛寶王亦復如是又如空谷隨聲發
響此響不從空來不從谷來不從聲來若從空來者
空應有響若從谷來者應時時響若從聲來者呼平
地時此響亦傳乃至非和合來非因緣來非自然來
菩薩摩訶薩不思議聲相非來非去亦復如是又如
幻人幻長者所愛馬入小瓶中瓶不加大而馬跳躍
如常長者為設食巳馬繫柱如故菩薩摩訶薩不思
議幻法變現佛剎亦復如是又如訶宅迦藥人或得
之以其一兩變千兩銅悉成真金非千兩銅能變此
[005-0802b]
藥菩薩摩訶薩不思議大丹點穢成淨亦復如是又
如有人得安繕那藥以塗其目雖行人中人所不見
菩薩摩訶薩不思議藥力於念念生中得無生身亦
復如是又如無能勝香若以塗鼓其聲發時一切敵
軍皆自退散又轉輪王有香名海藏若燒一丸王及
四軍皆騰虗空菩薩摩訶薩不思議正念香伏諸魔
軍超越三界亦復如是是故當知念佛三昧不可思
議如普賢毛孔不可思議如摩耶夫人腹不可思議
如淨名丈室不可思議如具足優婆夷小器不可思
議何以故一切法皆不可思議故若有一毛頭許可
思議者即非法界性海如上言心言境言有相無相
者皆是思議法若入此不思議解脫即知一切分別
念佛皆為戲論。


西方合論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