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303 金光明最勝王經-唐-義淨 (T@SONG)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七


大唐三藏沙門義淨奉 制譯


無染著陀羅尼品第十三



爾時,世尊告具壽舍利子:「今有法門,名無
染著陀羅尼,是諸菩薩所修行法,過去菩薩
之所受持,是菩薩母。」


說是語已,具壽舍利
子白佛言:「世尊!陀羅尼者,是何句義?世
尊!陀羅尼者,非方處、非非方處。」


作是語
已,佛告舍利子:「善哉!善哉!舍利子!汝於
大乘已能發趣,信解大乘,尊重大乘。如
汝所言,陀羅尼者,非方處、非非方處,非
法、非非法,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非事、
非非事,非緣、非非緣,非行、非非行,無有
法生,亦無法滅。然為利益諸菩薩故,作
如是說。於此陀羅尼功用正道理趣勢力
安立,即是諸佛功德,諸佛禁戒,諸佛所學,
[007-0433a]
諸佛祕意,諸佛生處,故名無染著陀羅尼最
妙法門。」


作是語已,舍利子白佛言:「世尊!
唯願善逝為我說此陀羅尼法。若諸菩薩
能安住者,於無上菩提不復退轉,成就正
願,得無所依,自性辯才,獲希有事,安住
聖道,皆由得此陀羅尼故。」


佛告舍利子:「善
哉!善哉!如是!如是!如汝所說。若有菩薩
得此陀羅尼者,應知是人與佛無異。若
有供養尊重、承事供給此菩薩者,應知
即是供養於佛。舍利子!若有餘人聞此陀
羅尼,受持讀誦生信解者,亦應如是恭敬
供養,與佛無異,以是因緣獲無上果。」


爾時
世尊即為演說陀羅尼曰:


「怛姪他 珊陀喇儞 嗢多喇儞 蘇三鉢
囉底瑟恥哆 蘇那麼 蘇鉢喇底瑟恥哆
鼻逝也 跋羅 薩底也 鉢喇底慎若 蘇
阿 嚧訶 慎若那末底 嗢波彈儞 阿伐
那末儞 阿毘師彈儞 阿鞞毘耶訶羅
 輸婆 伐底 蘇尼室唎多薄虎郡社
毘婆䭾莎訶」


佛告舍利子:「此無染著陀羅尼句,若有菩
薩能善安住、能正受持者,當知是人若於
一劫、若百劫、若千劫、若百千劫,所發正願
無有窮盡,身亦不被刀杖、毒藥、水火、猛獸
之所損害。何以故?舍利子!此無染著陀羅
尼,是過去諸佛母,未來諸佛母,現在諸佛母。
舍利子!若復有人以十阿僧企耶三千大
千世界滿中七寶,奉施諸佛,及以上妙衣
服、飲食種種供養,經無數劫;若復有人於
[007-0433b]
此陀羅尼,乃至一句能受持者,所生之福,
倍多於彼。何以故?舍利子!此無染著陀羅尼
甚深法門,是諸佛母故。」


時具壽舍利子及諸
大眾聞是法已,皆大歡喜,咸願受持。


《金光明最勝王經》如意寶珠品第十四



爾時,世尊於大眾中,告阿難陀曰:「汝等當
知,有陀羅尼名如意寶珠,遠離一切災厄,
亦能遮止諸惡雷電,過去如來、應、正等覺所
共宣說。我於今時於此經中,亦為汝等大
眾宣說,能於人天為大利益,哀愍世間,
擁護一切,令得安樂。」時諸大眾及阿難陀
聞佛語已,各各至誠瞻仰世尊,聽受神
呪。


佛言:「汝等諦聽,於此東方有光明電王,
名阿揭多;南方有光明電王,名設羝嚕;
西方有光明電王,名主多光;北方有光明
電王,名蘇多末尼。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
聞如是電王名字,及知方處者,此人即便
遠離一切怖畏之事,及諸災橫悉皆消殄。若
於住處書此四方電王名者,於所住處無
雷電怖,亦無災厄及諸障惱,非時枉死,悉
皆遠離。」


爾時世尊即說呪曰:


「怛姪他 儞弭 儞弭 儞弭 尼民達
哩 窒哩盧迦 盧羯儞 窒哩輸攞波儞
 曷𠸪叉 曷𠸪叉


「我某甲及此住處,一切恐怖所有苦惱雷電霹
靂,乃至抂死,悉皆遠離,莎訶。」


爾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在大眾中,即從座
起,偏袒右肩,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我今
亦於佛前,略說如意寶珠神呪,於諸人天
[007-0433c]
為大利益,哀愍世間,擁護一切,令得安
樂,有大威力,所求如願。」即說呪曰:


「怛姪他 喝帝 毘喝帝 儞喝帝 鉢喇
窒體雞 鉢喇底丁履反蜜窒囇 戍提 目羝
毘末麗 鉢喇婆莎蘇活反囇 安荼入聲囇般
茶囇稅平聲帝 槃荼囉婆死儞 喝囇
羯荼囇 劫畢麗 氷揭羅惡綺 達地
目企 曷𠸪叉 曷𠸪叉


「我某甲及此住處,一切恐怖所有苦惱,乃
至抂死,悉皆遠離,願我莫見罪惡之事,
常蒙聖觀自在菩薩大悲威光之所護念,莎
訶。」


爾時,執金剛祕密主菩薩,即從座起,合掌恭
敬,白佛言:「世尊!我今亦說陀羅尼呪,名曰
無勝,於諸人天為大利益,哀愍世間,擁
護一切,有大威力,所求如願。」即說呪曰:


「怛姪他 母儞母儞 母尼囇 末底末底
 蘇末底 莫訶末底 呵呵呵 磨婆 以
那悉底帝 波跛 跋折攞波儞 惡蚶
火含反姪㗚荼莎訶


「世尊!我此神呪名曰無勝擁護,若有男女
一心受持,書寫讀誦,憶念不忘,我於晝夜,
[007-0434a]
常護是人,於一切恐怖乃至抂死,悉皆遠
離。」


爾時,索訶世界主梵天王,即從座起,合掌恭
敬,白佛言:「世尊!我亦有陀羅尼微妙法門,
於諸人天為大利益,哀愍世間,擁護一切,
有大威力,所求如願。」即說呪曰:


「怛姪他 醯里 弭哩 地哩 莎訶
 跋囉甜魔布囇 跋囉甜麼末泥 跋囉
甜麼揭鞞 補澁跛僧悉怛囇 莎訶


「世尊!我此神呪名曰梵治,悉能擁護持是
呪者,令離憂惱及諸罪業,乃至抂死,悉皆遠
離。」


爾時,帝釋天主即從座起,合掌恭敬,白佛
言:「世尊!我亦有陀羅尼,名跋折羅扇儞,
是大明呪,能除一切恐怖厄難,乃至抂死,悉
皆遠離,拔苦與樂,利益人天。」即說呪曰:


「怛姪他 毘儞 婆喇儞 畔拕磨彈滯
磨膩儞㨖 爾瞿哩 揵陀哩 檀荼
哩 摩登耆卜羯死 薩羅跋[口*束*頁]鞞
 呬娜末住 答麼 嗢多喇儞 莫呼剌
儞 達喇儞 計斫羯囉婆枳 捨伐哩
 奢伐哩 莎訶」


爾時,多聞天王、持國天王、增長天王、廣目天
王俱從座起,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我今
亦有神呪,名施一切眾生無畏,於諸苦惱
常為擁護,令得安樂,增益壽命,無諸患
苦,乃至抂死,悉皆遠離。」即說呪曰:


「怛姪他補澁閉 蘇補澁閉 度麼鉢唎呵
囇 阿囄耶鉢喇設悉帝 扇帝涅 目帝
忙揭例窣覩帝 悉哆鼻帝 莎訶」
[007-0434b]


爾時,復有諸大龍王,所謂末那斯龍王、電
光龍王、無熱池龍王、電舌龍王、妙光龍王,俱
從座起,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我亦有如
意寶珠陀羅尼,能遮惡電,除諸恐怖,能於
人天為大利益,哀愍世間,擁護一切,有大
威力,所求如願,乃至抂死,悉皆遠離,一切毒
藥皆令止息,一切造作蠱道呪術不吉祥事
悉令除滅。我今以此神呪奉獻世尊,唯
願哀愍慈悲納受,當令我等離此龍趣永
捨慳貪。何以故?由此慳貪於生死中受諸
苦惱,我等願斷慳貪種子。」即說呪曰:


「怛姪他 阿折囇 阿末囇 阿蜜㗚帝
 惡叉裔 阿幣裔 奔尼鉢唎耶法諦
 薩婆波跛 鉢喇苫摩尼裔 莎訶 阿離裔
般豆 蘇波尼裔莎訶


「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口中說此陀羅尼
明呪,或書經卷,受持讀誦、恭敬供養者,終
無雷電霹靂,及諸恐怖苦惱憂患,乃至抂死,
皆悉遠離;所有毒藥蠱魅厭禱,害人虎狼
師子毒蛇之類,乃至蚊虻悉不為害。」


爾時,世尊普告大眾:「善哉!善哉!此等神呪皆
有大力,能隨眾生心所求事,悉令圓滿,
為大利益,除不至心;汝等勿疑。」時諸大眾
聞佛語已,歡喜信受。


《金光明最勝王經》大辯才天女品第十五




爾時大辯才天女於大眾中,即從座起,頂
禮佛足,白佛言:「世尊!若有法師,說是《金光
明最勝王經》者,我當益其智慧,具足莊嚴
言說之辯;若彼法師於此經中文字句義所
[007-0434c]
有忘失,皆令憶持,能善開悟,復與陀羅尼
總持無礙。又此《金光明最勝王經》,為彼有情
已於百千佛所種諸善根當受持者,於贍
部洲廣行流布,不速隱沒。復令無量有情
聞是經典,皆得不可思議捷利辯才無盡
大慧,善解眾論及諸伎術,能出生死,速趣
無上正等菩提,於現世中增益壽命,資身之
具悉令圓滿。世尊!我當為彼持經法師及
餘有情,於此經典樂聽聞者,說其呪藥洗
浴之法。彼人所有惡星災變與初生時星屬
相違,疫病之苦、鬪諍戰陣、惡夢鬼神、蠱毒厭
魅、呪術起屍,如是諸惡為障難者,悉令除
滅。諸有智者應作如是洗浴之法,當取香
藥三十二味,所謂:
[007-0435a]


「昌蒱跋者、牛黃瞿盧折娜、苜蓿香塞畢力迦、麝香莫訶婆伽、雄
末㮈眵羅、合昬樹尸利灑、白及因達羅喝悉哆、芎藭闍莫迦、㺃
杞根苫弭、松脂室利薜瑟得迦、桂皮咄者、香附子目箤哆、沈香
惡揭嚕、栴檀栴檀娜、零凌香多揭羅、丁子索瞿者、欝金茶矩麼
婆律膏揭羅娑、葦香捺剌柁、竹黃𩾲路戰娜、細豆蔻蘇泣迷羅
甘松苫弭哆、藿香鉢怛羅、茅根香嗢尸羅、叱󰳠薩洛計、艾
世黎也、安息香窶具攞、芥子薩利殺跛、馬芹葉婆儞、龍花
那伽雞薩羅、白膠薩折羅婆、青木矩瑟侘。皆等分
以布灑星日,一處擣篩,取其香末,當以
此呪呪一百八遍。呪曰:


「怛姪他 蘇訖栗帝 訖栗帝訖栗計劫摩
怛里 繕怒羯㘓滯 郝羯喇滯 因達囉
闍利膩 鑠羯㘓滯 鉢設姪囇 阿伐底羯
細 計娜矩覩矩覩 脚迦鼻麗 劫鼻麗
劫鼻麗劫毘羅末底丁里反 尸羅末底那底
度囉末底里 波伐矩畔稚囇 室囇室囇
薩底悉體羝莎訶


「 「若樂如法洗浴時,
 應作壇場方八肘;
 可於寂靜安隱處,
 念所求事不離心。
 應塗牛糞作其壇,
 於上普散諸花彩;
 當以淨潔金銀器,
 盛滿美味并乳蜜。
 於彼壇場四門所,
 四人守護法如常;
 令四童子好嚴身,
 各於一角持瓶水。
 於此常燒安息香,
 五音之樂聲不絕;
 幡蓋莊嚴懸繒綵,
 安在壇場之四邊。
 復於場內置明鏡,
 利刀兼箭各四枚;
 於壇中心埋大盆,
 應以漏版安其上。
 用前香秣以和湯,
 亦復安在於壇內;
[007-0435b]
 既作如斯布置已,
 然後誦呪結其壇。」



「結界呪曰:


「怛姪他 頞喇計 娜也泥 呬麗弭麗
祇麗 企企麗莎訶


「 「如是結界已,
 方入於壇內;
 呪水三七遍,
 散灑於四方。
 次可呪香湯,
 滿一百八遍;
 四邊安幔障,
 然後洗浴身。」



「呪水呪湯呪曰:


「怛姪他 索揭智貞勵反,下同 毘揭智 毘揭荼
伐底 莎訶


「若洗浴訖,其洗浴湯及壇場中供養飲食棄
河池內,餘皆收攝。如是浴已,方著淨衣,既
出壇場,入淨室內。呪師教其發弘誓願,永
斷眾惡,常修諸善,於諸有情興大悲心,
以是因緣當獲無量隨心福報。」


復說頌曰:


「 「若有病苦諸眾生,
 種種方藥治不差;
 若依如是洗浴法,
 并復讀誦斯經典。
 常於日夜念不散,
 專想慇懃生信心;
 所有患苦盡消除,
 解脫貧窮足財寶。
 四方星辰及日月,
 威神擁護得延年;
 吉祥安隱福德增,
 災變厄難皆除遣。」



「次誦護身呪三七遍。呪曰:


「怛姪他 三謎 毘三謎 莎訶 索揭滯
毘揭滯 莎訶 毘揭荼亭耶反伐底 莎訶娑
揭囉 三步多也莎訶 塞建陀 摩多也
莎訶 尼攞建佗也 莎訶 阿鉢囉市哆
 毘𠼝耶也 莎訶 呬摩槃哆 三步多也
[007-0435c]
 莎訶 阿儞蜜攞 薄怛囉也 莎訶 南謨
薄伽伐都 跋囉蚶摩寫莎訶 南謨薩囉
蘇活反底 莫訶提鼻裔莎訶 悉甸都漫此云
成就我某甲曼怛囉鉢拖莎訶 怛喇覩仳姪哆

 跋囉甜摩奴末覩 莎訶」


爾時,大辯才天女說洗浴法壇場呪已,前
禮佛足,白佛言:「世尊!若有苾芻、苾芻尼、鄔
波索迦、鄔波斯迦,受持讀誦、書寫流布是妙
經王,如說行者,若在城邑聚落、曠野山林、僧
尼住處,我為是人將諸眷屬作天伎樂,來
詣其所而為擁護,除諸病苦、流星變怪、疫
疾鬪諍、王法所拘、惡夢惡神為障礙者,蠱
道厭術悉皆除殄,饒益是等持經之人。苾芻
等眾及諸聽者,皆令速渡生死大海,不退
菩提。」


爾時,世尊聞是說已,讚辯才天女言:「善哉!
善哉!天女!汝能安樂利益無量無邊有情,
說此神呪及以香水壇場法式,果報難思。
[007-0436a]
汝當擁護最勝經王,勿令隱沒,常得流通。」
爾時,大辯才天女禮佛足已,還復本座。


爾時,法師授記憍陳如婆羅門,承佛威力,
於大眾前讚請辯才天女曰:


「 「聰明勇進辯才天,
 人天供養悉應受;
 名聞世間遍充滿,
 能與一切眾生願。
 依高山頂勝住處,
 葺茅為室在中居;
 恒結軟草以為衣,
 在處常翹於一足。
 諸天大眾皆來集,
 咸同一心申讚請;
 唯願智慧辯才天,
 以妙言辭施一切。」」



爾時,辯才天女即便受請,為說呪曰:


「怛姪他慕囇只囇 阿伐帝貞勵阿伐吒伐底
丁里反,下同馨遇㘑名具㘑 名具羅伐底 鴦
具師 末唎只三末底 毘三末底惡近
 唎莫近唎怛囉只 怛囉者伐 底質質哩
室里蜜里 末難地 曇末唎只 八囉
拏畢唎裔 盧迦逝瑟跇丑世反 盧迦失囇瑟
耻 盧迦畢唎裔 悉馱跋唎帝 毘麼目
輕利反輸只折唎 阿鉢唎底喝帝 阿鉢唎底
喝哆勃地 南母只 南母只 莫訶提鼻鉢
喇底近唎昏火恨反南摩塞迦囉 我
某甲勃地 達哩奢呬 勃地 阿鉢喇底
喝哆 婆跋覩 市婆謎毘輸姪覩 舍
悉怛囉輸路迦 曼怛囉畢棏迦 迦婢耶
地數 怛姪他 莫訶鉢喇婆鼻 呬里蜜里
呬蜜里 毘折喇覩謎勃地 我某甲勃
地輸提 薄伽伐點 提毘焰 薩羅酸
蘇活反丁焰反羯囉魯家反滯雞由囇雞由囉末底
 呬里蜜里呬里蜜里 阿婆訶耶弭 莫訶提
[007-0436b]
鼻勃陀薩帝娜 達摩薩帝娜 僧伽薩帝娜
因達囉薩帝娜 跋嘍拏薩帝娜 裔盧雞薩
底婆地娜 羝釤薩帝娜 薩底伐者泥娜
阿婆訶耶弭 莫訶提鼻 呬里蜜哩呬
哩蜜哩 毘折喇覩 我某甲勃地 南謨
薄伽伐底丁利反莫訶提鼻 薩囉酸底 悉甸
覩 曼怛囉鉢陀彌 莎訶」


爾時,辯才天女說是呪已,告婆羅門言:「善
哉!大士!能為眾生求妙辯才及諸珍寶神通
智慧,廣利一切,速證菩提,如是應知受
持法式。」即說頌曰:


「 「先可誦此陀羅尼,
 令使純熟無謬失,
 歸敬三寶諸天眾,
 請求加護願隨心。
 禮敬諸佛及法寶,
 菩薩獨覺聲聞眾,
 次禮梵王并帝釋,
 及護世者四天王,
 一切常修梵行人,
 悉可至誠殷重敬。
 可於寂靜蘭若處,
 大聲誦前呪讚法;
 應在佛像天龍前,
 隨其所有修供養。
 於彼一切眾生類,
 發起慈悲哀愍心;
 世尊妙相紫金身,
 繫想正念心無亂。
 世尊護念說教法,
 隨彼根機令習定;
 於其句義善思惟,
 復依空性而修習。
 應在世尊形像前,
 一心正念而安坐;
 即得妙智三摩地,
 并獲最勝陀羅尼。
 如來金口演說法,
 妙響調伏諸人天;
 舌相隨緣現希有,
 廣長能覆三千界。
 如是諸佛妙音聲,
 至誠憶念心無畏;
 諸佛皆由發弘願,
 得此舌相不思議。
 宣說諸法皆非有,
 譬如虛空無所著;
[007-0436c]
 諸佛音聲及舌相,
 繫念思量願圓滿。
 若見供養辯才天,
 或見弟子隨師教;
 授此秘法令修學,
 尊重隨心皆得成。
 若人欲得最上智,
 應當一心持此法;
 增長福智諸功德,
 必定成就勿生疑。
 若求財者得多財,
 求名稱者獲名稱,
 求出離者得解脫,
 必定成就勿生疑。
 無量無邊諸功德,
 隨其內心之所願;
 若能如是依行者,
 必得成就勿生疑。
 當於淨處著淨衣,
 應作壇場隨大小;
 以四淨瓶盛美味,
 香花供養可隨時。
 懸諸繒綵并幡蓋,
 塗香秣香遍嚴飾;
 供養佛及辯才天,
 求見天身皆遂願。
 應三七日誦前呪,
 可對大辯天神前;
 若其不見此天神,
 應更用心經九日。
 於後夜中猶不見,
 更求清淨勝妙處;
 如法應畫辯才天,
 供養誦持心無捨。
 晝夜不生於懈怠,
 自利利他無窮盡;
 所獲果報施群生,
 於所求願皆成就。
 若不遂意經三月,
 六月九月或一年;
[007-0437a]
 慇懃求請心不移,
 天眼他心皆悉得。」」



爾時,憍陳如婆羅門聞是說已,歡喜踊躍,
歎未曾有,告諸大眾,作如是言:「汝等人天
一切大眾,如是當知,皆一心聽,我今更欲
依世諦法讚彼勝妙辯才天女。」即說頌曰:


「 「敬禮天女那羅延,
 於世界中得自在;
 我今讚歎彼尊者,
 皆如往昔仙人說。
 吉祥成就心安隱,
 聰明慙愧有名聞;
 為母能生於世間,
 勇猛常行大精進。
 於軍陣處戰恒勝,
 長養調伏心慈忍;
 現為閻羅之長姊,
 常著青色野蠶衣。
 好醜容儀皆具有,
 眼目能令見者怖;
 無量勝行超世間,
 歸信之人咸攝受。
 或在山巖深險處,
 或居坎窟及河邊;
 或在大樹諸叢林,
 天女多依此中住。
 假使山林野人輩,
 亦常供養於天女;
 以孔雀羽作幢旗,
 於一切時常護世。
 師子虎狼恒圍遶,
 牛羊雞等亦相依;
 振大鈴鐸出音聲,
 頻陀山眾皆聞響。
 或執三戟頭圓髻,
 左右恒持日月旗;
 黑月九日十一日,
 於此時中當供養。
 或現婆蘇大天妹,
 見有鬪戰心常愍;
 觀察一切有情中,
 天女最勝無過者。
 權現牧牛歡喜女,
 與天戰時常得勝;
 能久安住於世間,
 亦為和忍及暴惡。
 大婆羅門四明法,
 幻化呪等悉皆通;
 於天仙中得自在,
 能為種子及大地。
 諸天女等集會時,
 如大海潮必來應;
 於諸龍神藥叉眾,
 咸為上首能調伏。
[007-0437b]
 於諸女中最梵行,
 出言猶如世間主;
 於王位處如蓮華,
 若在河津喻橋栰。
 面貌猶如盛滿月,
 具足多聞作依處;
 辯才勝出若高峯,
 念者皆與為洲渚。
 阿蘇羅等諸天眾,
 咸共稱讚其功德;
 乃至千眼帝釋主,
 以殷重心而觀察。
 眾生若有希求事,
 悉能令彼速得成;
 亦令聰辯具聞持,
 持大地中為第一。
 於此十方世界中,
 如大燈明常普照;
 乃至神鬼諸禽獸,
 咸皆遂彼所求心。
 於諸女中若山峯,
 同昔仙人久住世;
 如少女天常離欲,
 實語猶如大世主。
 普見世間差別類,
 乃至欲界諸天宮;
 唯有天女獨稱尊,
 不見有情能勝者。
 若於戰陣恐怖處,
 或見墮在火坑中;
 河津險難賊盜時,
 悉能令彼除怖畏。
 或被王法所枷縛,
 或為怨讎行殺害;
 若能專注心不移,
 決定解脫諸憂苦。
 於善惡人皆擁護,
 慈悲愍念常現前;
 是故我以至誠心,
 稽首歸依大天女。」」



爾時,婆羅門復以呪讚讚天女曰:


「 「敬禮敬禮世間尊,
 於諸母中最為勝;
 三種世間咸供養,
 面貌容儀人樂觀。
 種種妙德以嚴身,
 目如脩廣青蓮葉;
 福智光明名稱滿,
 譬如無價末尼珠。
 我今讚歎最勝者,
 悉能成辦所求心;
 真實功德妙吉祥,
 譬如蓮花極清淨。
 身色端嚴皆樂見,
 眾相希有不思議;
 能放無垢智光明,
 於諸念中為最勝。
[007-0437c]
 猶如師子獸中上,
 常以八臂自莊嚴;
 各持弓箭刀矟斧,
 長杵鐵輪并羂索。
 端正樂觀如滿月,
 言詞無滯出和音;
 若有眾生心願求,
 善士隨念令圓滿。
 帝釋諸天咸供養,
 皆共稱讚可歸依;
 眾德能生不思議,
 一切時中起恭敬。」



「莎訶此上呪頌是呪亦是讚,若持呪時必光誦之


「 「若欲祈請辯才天,
 依此呪讚言詞句;
 晨朝清淨至誠誦,
 於所求事悉隨心。」」



爾時,佛告婆羅門:「善哉!善哉!汝能如是利
益眾生,施與安樂,讚彼天女,請求加護,獲
福無邊。」此品呪法有略有廣,或開或合前後不同,梵本既多,但依一譯,後勘者知之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