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303 金光明最勝王經-唐-義淨 (T@NANZANG)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八


大唐三藏沙門義淨奉 制譯
大辯才天女品第十五之二


爾時,憍陳如婆羅門說上讚歎及呪讚法,
讚辯才天女已,告諸大眾:「仁等!若欲請辯
才天女哀愍加護,於現世中得無礙辯,聰
明大智,巧妙言詞,博綜奇才,論議文飾,隨
意成就無疑滯者,應當如是至誠殷重而
請召言:


「南謨佛陀也!南謨達摩也!南謨僧伽也!南
謨諸菩薩眾、獨覺、聲聞一切賢聖!過去現在
十方諸佛,悉皆已習真實之語,能隨順說
當機實語,無虛誑語,已於無量俱胝大劫
[008-0438a]
常說實語,有實語者悉皆隨喜;以不妄語
故,出廣長舌能覆於面,覆贍部洲及四天
下,能覆一千、二千、三千世界,普覆十方世
界,圓滿周遍,不可思議,能除一切煩惱炎
熱。敬禮敬禮一切諸佛如是舌相,願我某
甲皆得成就微妙辯才,至心歸命。


「 「敬禮諸佛妙辯才,
 諸大菩薩妙辯才,
 獨覺聖者妙辯才,
 四向四果妙辯才,
 四聖諦語妙辯才,
 正行正見妙辯才,
 梵眾諸仙妙辯才,
 大天烏摩妙辯才,
 塞建陀天妙辯才,
 摩那斯王妙辯才,
 聰明夜天妙辯才,
 四大天王妙辯才,
 善住天子妙辯才,
 金剛密主妙辯才,
 吠率怒天妙辯才,
 毘摩天女妙辯才,
 侍數天神妙辯才,
 室唎天女妙辯才,
 室唎末多妙辯才,
 醯哩言詞妙辯才,
 諸母大母妙辯才,
 訶哩底母妙辯才,
 諸藥叉神妙辯才,
 十方諸王妙辯才,
 所有勝業資助我,
 令得無窮妙辯才。
 敬禮無欺誑,
 敬禮解脫者,
 敬禮離欲人,
 敬禮捨纏蓋,
 敬禮心清淨,
 敬禮光明者,
 敬禮真實語,
 敬禮無塵習,
 敬禮住勝義,
 敬禮大眾主,
 敬禮辯才天,
 令我詞無礙。
 願我所求事,
 皆悉速成就;
 無病常安隱,
 壽命得延長。
 善解諸明呪,
 勤修菩提道;
 廣饒益群生,
 求心願早遂。
[008-0438b]
 我說真實語,
 我說無誑語;
 天女妙辯才,
 令我得成就。
 惟願天女來,
 令我語無滯;
 速入身口內,
 聰明足辯才。
 願令我舌根,
 當得如來辯;
 由彼語威力,
 調伏諸眾生。
 我所出語時,
 隨事皆成就;
 聞者生恭敬,
 所作不唐捐。
 若我求辯才,
 事不成就者;
 天女之實語,
 皆悉成虛妄。
 有作無間罪,
 佛語令調伏;
 及以阿羅漢,
 所有報恩語。
 舍利子目連,
 世尊眾第一;
 斯等真實語,
 願我皆成就。
 我今皆召請,
 佛之聲聞眾,
 皆願速來至,
 成就我求心,
 所求真實語,
 皆願無虛誑。
 上從色究竟,
 及以淨居天,
 大梵及梵輔,
 一切梵王眾,
 乃至遍三千,
 索訶世界主,
 并及諸眷屬,
 我今皆請召;
 惟願降慈悲,
 哀憐同攝受。
 他化自在天,
 及以樂變化;
 覩史多天眾,
 慈氏當成佛。
 夜摩諸天眾,
 及三十三天;
 四大王眾天,
 一切諸天眾。
 地水火風神,
 依妙高山住;
 七海山神眾,
 所有諸眷屬。
 滿財及五頂,
 日月諸星辰;
[008-0438c]
 如是諸天眾,
 令世間安隱。
 斯等諸天神,
 不樂作罪業;
 敬禮鬼子母,
 及最小愛兒。
 天龍藥叉眾,
 乾闥阿蘇羅,
 及以緊那羅,
 莫呼洛伽等。
 我以世尊力,
 悉皆申請召;
 願降慈悲心,
 與我無礙辯。
 一切人天眾,
 能了他心者;
 皆願加神力,
 與我妙辯才。
 乃至盡虛空,
 周遍於法界;
 所有含生類,
 與我妙辯才。」」



爾時,辯才天女聞是請已,告婆羅門言:「善
哉!大士!若有男子女人能依如是呪及呪
讚,如前所說受持法式,歸敬三寶,虔心正
念,於所求事,皆不唐捐,兼復受持讀誦此
《金光明》微妙經典,所願求者,無不果遂,速
得成就,除不至心。」時婆羅門,深心歡喜,合
掌頂受。


爾時,佛告辯才天女:「善哉!善哉!善女天!汝能
流布是妙經王,擁護所有受持經者,及能
利益一切眾生,令得安樂,說如是法,施
與辯才不可思議,得福無量,諸發心者速
趣菩提。」


《金光明最勝王經》大吉祥天女品第十




爾時,大吉祥天女即從座起,前禮佛足,合
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我若見有苾芻、苾芻
尼、鄔波索迦、鄔波斯迦,受持讀誦,為人解說
是《金光明最勝王經》者,我當專心恭敬供
[008-0439a]
養此等法師,所謂飲食、衣服、臥具、醫藥,及餘
一切所須資具,皆令圓滿無有乏少。若晝
若夜於此經王所有句義,觀察思量,安樂
而住,令此經典於贍部洲廣行流布,為彼
有情已於無量百千佛所種善根者,常使
得聞,不速隱沒。復於無量百千億劫,當受
人天種種勝樂,常得豐稔,永除飢饉,一
切有情恒受安樂,亦得值遇諸佛世尊,於
未來世速證無上大菩提果,永絕三塗輪迴
苦難。世尊!我念過去有琉璃金山寶花光
照吉祥功德海如來、應、正等覺,十號具足,我
於彼所種諸善根,由彼如來慈悲愍念威
神力故,令我今日隨所念處、隨所視方、
隨所至國,能令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
快樂,乃至所須衣服飲食資生之具,金銀、琉
璃、車𤦲、瑪瑙、珊瑚、虎珀、真珠等寶悉令充
足;若復有人至心讀誦是《金光明最勝王
經》,亦當日日燒眾名香及諸妙花,為我供
養彼琉璃金山寶花光照吉祥功德海如來、應、
正等覺,復當每日於三時中稱念我名,別
以香花及諸美食供養於我,亦常聽受此
妙經王,得如是福。」而說頌曰:


「 「由能如是持經故,
 自身眷屬離諸衰;
 所須衣食無乏時,
 威光壽命難窮盡。
 能令地味常增長,
 諸天降雨隨時節;
 令諸天眾咸歡悅,
 及以園林穀果神。
 叢林果樹並滋榮,
 所有苗稼咸成就;
 欲求珍財皆滿願,
 隨所念者遂其心。」」



佛告大吉祥天女:「善哉!善哉!汝能如是憶
[008-0439b]
念昔因,報恩供養,利益安樂無邊眾生,流
布是經,功德無盡。」


《金光明最勝王經》大吉祥天女增長財


物品第十七


爾時,大吉祥天女復白佛言:「世尊!北方薜室
羅末拏天王城名有財,去城不遠,有園名
曰妙華福光,中有勝殿,七寶所成。世尊!
我常住彼。若復有人欲求五穀日日增多、
倉庫盈溢者,應當發起敬信之心,淨治一
室,瞿摩塗地,應畫我像,種種瓔珞周匝莊
嚴;當洗浴身,著淨衣服,塗以名香,入淨
室內,發心為我每日三時稱彼佛名及此經
名號而申禮敬:『南謨琉璃金山寶花光照
吉祥功德海如來!』持諸香花及以種種甘美
飲食,至心奉獻,亦以香花及諸飲食供養
我像;復持飲食,散擲餘方,施諸神等,實言
邀請大吉祥天,發所求願:『若如所言是不
虛者,於我所請,勿令空爾。』于時吉祥天
女,知是事已,便生愍念,令其宅中財穀增
長。即當誦呪請召於我,先稱佛名及菩薩
名字,一心敬禮:


「南謨一切十方三世諸佛 南謨寶髻佛
 南謨無垢光明寶幢佛 南謨金幢光佛 南
謨百金光藏佛 南謨金蓋寶積佛 南謨
金花光幢佛 南謨大燈光佛 南謨大寶
幢佛 南謨東方不動佛 南謨南方寶幢佛
 南謨西方無量壽佛 南謨北方天鼓音王
佛 南謨妙幢菩薩 南謨金光菩薩 南
謨金藏菩薩 南謨常啼菩薩 南謨法上
[008-0439c]
菩薩 南謨善安菩薩


「敬禮如是佛菩薩已,次當誦呪請召我大
吉祥天女。由此呪力,所求之事皆得成就。」
即說呪曰:


「南謨室唎莫訶天女 怛姪他 鉢唎脯𠷈
拏折囇 三曼䫂 達喇設泥去聲,下皆同爾莫訶
毘訶囉揭諦 三曼哆毘曇末泥 莫訶迦
哩也 鉢喇底瑟侘鉢泥 薩婆頞 他
娑彈泥 蘇鉢喇底晡囇 㢌耶娜達摩多
莫訶毘俱比諦 莫訶迷咄嚕 鄔波僧呬
羝 莫訶頡唎使 蘇僧近入聲哩呬羝 三
曼多頞他 阿奴波喇泥 莎訶


「世尊!若人誦持如是神呪請召我時,我聞
請已,即至其所,令願得遂。世尊!是灌頂法
句,定成就句,真實之句,無虛誑句,是平等
行,於諸眾生是正善根。若有受持讀誦呪
者,應七日七夜受八支戒,於晨朝時先嚼
齒木淨澡漱已,及於晡後香花供養一切
諸佛,自陳其罪。當為己身及諸含識迴
向發願,令所悕求速得成就。淨治一室,
或在空閑阿蘭若處,瞿摩為壇,燒栴檀香,
而為供養。置一勝座,幡蓋莊嚴,以諸名花
[008-0440a]
布列壇內,應當至心誦持前呪,悕望我
至。我於爾時即便護念觀察是人,來入其
室,就座而坐,受其供養。從是以後,當令
彼人於睡夢中得見於我,隨所求事以實
告知。若聚落空澤及僧住處,隨所求者,皆
令圓滿,金銀財寶、牛羊穀麥、飲食衣服,皆得
隨心受諸快樂。既得如是勝妙果報,當以
上分供養三寶,及施於我,廣修法會,設諸
飲食,布列香花。既供養已,所有供養貿之
取直,復為供養。我當終身常住於此,擁
護是人,令無闕乏,隨所悕求,悉皆稱意。
亦當時時給濟貧乏,不應慳惜,獨為己身。
常讀是經,供養不絕,當以此福普施一
切,迴向菩提,願出生死,速得解脫。」


爾時,世尊讚言:「善哉!吉祥天女!汝能如是流
布此經,不可思議,自他俱益。」


《金光明最勝王經》堅牢地神品第十八



爾時,堅牢地神即於眾中,從座而起,合掌
恭敬而白佛言:「世尊!是《金光明最勝王經》,
若現在世,若未來世,若在城邑聚落、王宮樓
觀,及阿蘭若、山澤空林,有此經王流布之處,
世尊!我當往詣其所,供養恭敬擁護流通。
若有方處為說法師敷置高座演說經
者,我以神力不現本身,在於座所,頂戴
其足;我得聞法,深心歡喜,得飡法味,增
益威光,慶悅無量。自身既得如是利益,亦
令大地深十六萬八千踰繕那,至金剛輪際,
令其地味悉皆增益,乃至四海所有土地,亦
使肥濃田疇沃壤倍勝常日。亦復令此贍部
[008-0440b]
洲中江河池沼,所有諸樹藥草叢林,種種花
果根莖枝葉及諸苗稼,形相可愛,眾所
樂觀,色香具足,皆堪受用。若諸有情受用
如是勝飲食已,長命色力,諸根安隱,增益
光輝,無諸痛惱,心慧勇健,無不堪能。又
此大地凡有所須,百千事業悉皆周備。世
尊!以是因緣,諸贍部洲安隱豐樂,人民熾
盛,無諸衰惱,所有眾生皆受安樂。既受如
是身心快樂,於此經王深加愛敬,所在之
處皆願受持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又復於彼
說法大師法座之處,悉皆往彼,為諸眾生
勸請說是最勝經王。何以故?世尊!由說此
經,我之自身并諸眷屬咸蒙利益,光輝氣
力,勇猛威勢,顏容端正,倍勝於常。世尊!我
堅牢地神蒙法味已,令贍部洲縱廣七千踰
繕那地,皆悉沃壤乃至如前,所有眾生
皆受安樂。是故,世尊!時彼眾生為報我恩,
應作是念:『我當必定聽受是經,恭敬供養,
尊重讚歎。』作是念已,即從住處城邑聚落、
舍宅空地,詣法會所,頂禮法師,聽受是
經。既聽受已,各還本處,心生慶喜,共作是
言:『我等今者得聞甚深無上妙法,即是攝
受不可思議功德之聚,由經力故,我等當
值無量無邊百千俱胝那庾多佛,承事供養,
永離三塗極苦之處,復於來世百千生中,常
生天上,及在人間受諸勝樂。』時彼諸人各
還本處,為諸人眾說是經王,若一喻、一品、
一昔因緣、一如來名、一菩薩名、一四句頌、或
復一句,為諸眾生說是經典,乃至首題名字。
[008-0440c]
世尊!隨諸眾生所住之處,其地悉皆沃壤肥
濃,過於餘處。凡是土地所生之物,悉得增長
滋茂廣大,令諸眾生受於快樂,多饒珍財,
好行惠施,心常堅固,深信三寶。」


作是語已,
爾時,世尊告堅牢地神曰:「若有眾生,聞是
《金光明》最勝經王乃至一句,命終之後,當得
往生三十三天及餘天處。若有眾生為欲
供養是經王故,莊嚴宅宇,乃至張一傘蓋、
懸一繒幡,由是因緣,六天之上,如念受生,
七寶妙宮,隨意受用,各各自然有七千天
女,共相娛樂,日夜常受不可思議殊勝之樂。」


作是語已,爾時,堅牢地神白佛言:「世尊!以
是因緣,若有四眾,昇於法座,說是法時,我
當晝夜擁護是人,自隱其身在於座所,頂
戴其足。世尊!如是經典為彼眾生已於百
千佛所種善根者,於贍部洲流布不滅。是
諸眾生聽斯經者,於未來世無量百千俱胝
那庾多劫,天上人中常受勝樂,得遇諸佛,
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歷三塗生死
之苦。」


爾時,堅牢地神白佛言:「世尊!我有心呪,能
利人天,安樂一切,若有男子女人及諸四
眾,欲得親見我真身者,應當至心持此陀
羅尼,隨其所願,皆悉遂心,所謂資財珍寶
伏藏,及求神通,長年妙藥并療眾病,降伏
怨敵,制諸異論。當於淨室安置道場,洗
浴身已,著鮮潔衣,踞草座上,於有舍利尊
像之前,或有舍利制底之所,燒香散花,飲
食供養。於白月八日布灑星合,即可誦此
[008-0441a]
請召之呪:


「怛姪他只哩只哩 主嚕主嚕 句嚕句嚕
 拘柱拘柱 覩柱覩柱 縛訶 縛訶
 伐捨伐捨 莎訶


「世尊!此之神呪,若有四眾,誦一百八遍請
召於我,我為是人即來赴請。又復,世尊!若
有眾生欲得見我現身共語者,亦應如
前安置法式,誦此神呪:


「怛姪他 頞折泥頡力剎泥室尼達哩訶
訶呬呬區嚕 伐囇 莎訶


「世尊!若人持此呪時,應誦一百八遍,并誦
前呪,我必現身,隨其所願,悉得成就,終不
虛然。若欲誦此呪時,先誦護身呪曰:


「怛姪他儞室里末捨羯㨖 捺㨖矩㨖 勃
 勃地囇 婢㨖婢㨖 矩句㨖 佉婆
只里 莎訶


「世尊!誦此呪時,取五色線,誦呪二十一遍,
作二十一結,繫在左臂肘後,即便護身,無
有所懼。若有至心誦此呪者,所求必遂,我
不妄語,我以佛法僧寶而為要契證知是
實。」


爾時,世尊告地神曰:「善哉!善哉!汝能以是
實語神呪,護此經王及說法者,以是因緣
令汝獲得無量福報。」


《金光明最勝王經》僧慎爾耶藥叉大將


品第十九


爾時,僧慎爾耶藥叉大將,并與二十八部藥
叉諸神,於大眾中皆從座起,偏袒右肩,右
膝著地,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此《金光明》最
[008-0441b]
勝經王,若現在世及未來世,所在宣揚流布
之處,若於城邑聚落、山澤空林,或王宮殿或
僧住處,世尊!我僧慎爾耶藥叉大將,并與
二十八部藥叉諸神俱詣其所,各自隱形,隨
處擁護彼說法師,令離衰惱,常受安樂。
及聽法者,若男若女,童男童女,於此經中乃
至受持一四句頌,或持一句,或此經王首
題名號,及此經中一如來名,一菩薩名,發心
稱念,恭敬供養者,我當救護攝受,令無災
橫,離苦得樂。世尊!何故我名正了知?此
之因緣,是佛親證,我知諸法,我曉一切法,
隨所有一切法,如所有一切法,諸法種類
體性差別,世尊!如是諸法,我能了知。我有
難思智光,我有難思智炬,我有難思智行,
我有難思智聚,我於難思智境而能通達。
世尊!如我於一切法,正知正曉正覺,能正
觀察。世尊!以是因緣,我藥叉大將名正了
知。以是義故,我能令彼說法之師,言詞辯
了,具足莊嚴,亦令精氣從毛孔入,身力充
足,威神勇健,難思智光皆得成就,得正憶
念,無有退屈,增益彼身,令無衰減,諸根
安樂,常生歡喜。以是因緣,為彼有情,已於
百千佛所植諸善根修福業者,於贍部
洲廣宣流布,不速隱沒。彼諸有情聞是經
已,得不可思議大智光明,及以無量福智之
聚,於未來世,當受無量俱胝那庾多劫不
可思量人天勝樂,常與諸佛共相值遇,速
證無上正等菩提,閻羅之界三塗極苦,不復
經過。」
[008-0441c]


爾時,正了知藥叉大將白佛言:「世尊!我有陀
羅尼,今對佛前親自陳說,為欲饒益憐愍
諸有情故。」即說呪曰:


「南謨佛陀也 南謨達摩也 南謨僧
也 南謨跋囉蚶火含反摩也 南謨因
達囉也 南謨折咄喃 莫喝囉闍喃
 怛姪他 呬哩呬哩 弭哩弭哩 瞿哩
 莫訶瞿哩 健陀哩 莫訶健陀哩 達
羅弭雉 莫訶達羅弭雉 單茶曲勸駈問反
訶訶訶訶訶 呬呬呬呬呬 呼呼呼
呼呼 漢魯曇謎瞿曇謎 者者者者 只只
只只主主主主栴茶攝之涉反 鉢攞
 尸揭囉尸揭囉 嗢底瑟咤呬 薄伽梵
 僧慎爾耶 莎訶


「若復有人於此明呪能受持者,我當給與
資生樂具、飲食衣服、花果珍異,或求男女、童
男童女、金銀珍寶諸瓔珞具,我皆供給,隨所
願求,令無闕乏。此之明呪有大威力,若誦
呪時,我當速至其所,令無障礙,隨意成
就。若持此呪時,應知其法,先畫一鋪僧慎
爾耶藥叉形像,高四五尺,手執鉾鑹,於此像
[008-0442a]
前作四方壇,安四滿瓶蜜水,或沙糖水,塗
香粖香燒香及諸花鬘。又於壇前作地火
爐,中安炭火,以蘇摩芥子燒於爐中,口
誦前呪一百八遍,一遍一燒。乃至我藥叉
大將自來現身,問呪人曰:『爾何所須?意所
求者?』即以事答,我即隨言於所求事皆令
滿足。或須金銀及諸伏藏,或欲神仙乘空而
去,或求天眼通,或知他心事,於一切有情
隨意自在,令斷煩惱,速得解脫,皆得成
就。」


爾時,世尊告正了知藥叉大將曰:「善哉!善
哉!汝能如是利益一切眾生,說此神呪,擁
護正法,福利無邊。」


《金光明最勝王經》王法正論品第二十



爾時,此大地神女,名曰堅牢,於大眾中,從
座而起,頂禮佛足,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
於諸國中為人王者,若無正法,不能治
國安養眾生,及以自身長居勝位;惟願世
尊慈悲哀愍,當為我說王法正論治國之
要,令諸人王得聞法已,如說修行,正化於
世,能令勝位永保安寧,國內人民咸蒙利
益。」


爾時,世尊於大眾中,告堅牢地神曰:「汝當
諦聽!過去有王,名力尊幢,其王有子,名
曰妙幢,受灌頂位未久之頃,爾時父王
告妙幢言:『有王法正論,名天主教法,我
於昔時受灌頂位而為國主,我之父王,名
智力尊幢,為我說是王法正論。我依此論,
於二萬歲善治國土,我不曾憶起一念心
[008-0442b]
行於非法,汝於今日亦應如是,勿以非
法而治於國。云何名為王法正論?汝今善
聽,當為汝說。』爾時力尊幢王,即為其子以
妙伽他說正論曰:


「 「『我說王法論,
 利安諸有情;
 為斷世間疑,
 滅除眾過失。
 一切諸天主,
 及以人中王;
 當生歡喜心,
 合掌聽我說。
 往昔諸天眾,
 集在金剛山;
 四王從座起,
 請問於大梵:
 「梵主最勝尊,
 天中大自在;
 願哀愍我等,
 為斷諸疑惑。
 云何處人世,
 而得名為天?
 復以何因緣,
 號名曰天子?
 云何生人間,
 獨得為人主?
 云何在天上,
 復得作天王?」
 如是護世間,
 問彼梵王已。
 爾時梵天主,
 即便為彼說:
 「護世汝當知,
 為利有情故;
 問我治國法,
 我說應善聽。
 由先善業力,
 生天得作王;
 若在於人中,
 統領為人主。
 諸天共加護,
 然後入母胎;
 既至母胎中,
 諸天復守護。
 雖生在人世,
 尊勝故名天;
 由諸天護持,
 亦得名天子。
 三十三天主,
 分力助人王;
 及一切諸天,
 亦資自在力。
 除滅諸非法,
 惡業令不生;
[008-0442c]
 教有情修善,
 使得生天上。
 人及蘇羅眾,
 并揵闥婆等;
 羅剎栴茶羅,
 悉皆資半力。
 父母資半力,
 令捨惡修善;
 諸天共護持,
 示其諸善報。
 若造諸惡業,
 令於現世中;
 諸天不護持,
 示其諸惡報。
 國人造惡業,
 王捨不禁制;
 斯非順正理,
 治擯當如法。
 若見惡不遮,
 非法便滋長;
 遂令王國內,
 姦詐日增多。
 王見國中人,
 造惡不遮止;
 三十三天眾,
 咸生忿怒心。
 因此損國政,
 諂偽行世間;
 被他怨敵侵,
 破壞其國土。
 居家及資具,
 積財皆散失;
 種種諂誑生,
 更互相侵奪。
 由正法得王,
 而不行其法;
 國人皆破散,
 如象踏蓮池。
 惡風起無恒,
 暴雨非時下;
 妖星多變怪,
 日月蝕無光。
 五穀眾花果,
 果實皆不成;
 國土遭飢饉,
 由王捨正法。
 若王捨正法,
 以惡法化人;
 諸天處本宮,
 見已生憂惱。
 彼諸天王眾,
 共作如是言:
 『此王作非法,
 惡黨相親附。
 王位不久安,
 諸天皆忿恨。』
 由彼懷忿故,
 其國當敗亡。
[008-0443a]
 以非法教人,
 流行於國內;
 鬪諍多姦偽,
 疾疫生眾苦。
 天主不護念,
 餘天咸捨棄;
 國土當滅亡,
 王身受苦厄。
 父母及妻子,
 兄弟并姊妹;
 俱遭愛別離,
 乃至身亡歿。
 變怪流星墮,
 二日俱時出;
 他方怨賊來,
 國人遭喪亂。
 國所重大臣,
 枉橫而身死;
 所愛象馬等,
 亦復皆散失。
 處處有兵戈,
 人多非法死;
 惡鬼來入國,
 疾疫遍流行。
 國中最大臣,
 及以諸輔相;
 其心懷諂侫,
 並悉行非法。
 見行非法者,
 而生於愛敬;
 於行善法人,
 苦楚而治罰。
 由愛敬惡人,
 治罰善人故;
 星宿及風雨,
 皆不以時行。
 有三種過生,
 正法當隱沒;
 眾生無光色,
 地肥皆下沈。
 由敬惡輕善,
 復有三種過;
 非時降霜雹,
 飢疫苦流行。
 穀稼諸果實,
 滋味皆損減;
 於其國土中,
 眾生多疾病。
 國中諸樹木,
 先生甘美果;
 由斯皆損減,
 苦澁無滋味。
 先有妙園林,
 可愛遊戲處;
 忽然皆枯悴,
 見者生憂惱。
 稻麥諸果實,
 美味漸消亡;
[008-0443b]
 食時心不喜,
 何能長諸大。
 眾生光色減,
 勢力盡衰微;
 食噉雖復多,
 不能令飽足。
 於其國界中,
 所有眾生類;
 少力無勇勢,
 所作不堪能。
 國人多疾患,
 眾苦逼其身;
 鬼魅遍流行,
 隨處生羅剎。
 若王作非法,
 親近於惡人;
 令三種世間,
 因斯受衰損。
 如是無邊過,
 出在於國中;
 皆由見惡人,
 棄捨不治擯。
 由諸天加護,
 得作於國王;
 而不以正法,
 守護於國界。
 若人修善行,
 當得生天上;
 若造惡業者,
 死必墮三塗。
 若王見國人,
 縱其造過失;
 三十三天眾,
 皆生熱惱心。
 不順諸天教,
 及以父母言;
 此是非法人,
 非王非孝子。
 若於自國中,
 見行非法者;
 如法當治罰,
 不應生捨棄。
 是故諸天眾,
 皆護持此王;
 以滅諸惡法,
 能修善根故。
 王於此世中,
 必招於現報;
 由於善惡業,
 行捨勸眾生。
 為示善惡報,
 故得作人王;
 諸天共護持,
 一切咸隨喜。
 由自利利他,
 治國以正法;
 見有諂侫者,
 應當如法治。
[008-0443c]
 假使失王位,
 及以害命緣;
 終不行惡法,
 見惡而捨棄。
 害中極重者,
 無過失國位;
 皆因諂侫人,
 為此當治罰。
 若有諂誑人,
 當失於國位;
 由斯損王政,
 如象入花園。
 天主皆瞋恨,
 阿蘇羅亦然;
 以彼為人王,
 不以法治國。
 是故應如法,
 治罰於惡人;
 以善化眾生,
 不順於非法。
 寧捨於身命,
 不隨非法友;
 於親及非親,
 平等觀一切。
 若為正法王,
 國內無偏黨;
 法王有名稱,
 普聞三界中。
 三十三天眾,
 歡喜作是言:
 『贍部洲法王,
 彼即是我子。
 以善化眾生,
 正法治於國;
 勸行於正法,
 當令生我宮。』
 天及諸天子,
 及以蘇羅眾;
 因王正法化,
 常得心歡喜。
 天眾皆歡喜,
 共護於人王;
 眾星依位行,
 日月無乖度。
 和風常應節,
 甘雨順時行;
 苗實皆善成,
 人無飢饉者。
 一切諸天眾,
 充滿於自宮;
 是故汝人王,
 亡身弘正法。
 應尊重法寶,
 由斯眾安樂;
 常當親正法,
 功德自莊嚴。
 眷屬常歡喜,
 能遠離諸惡;
[008-0444a]
 以法化眾生,
 恒令得安隱。
 令彼一切人,
 修行於十善;
 率土常豐樂,
 國土得安寧。
 王以法化人,
 善調於惡行;
 常得好名稱,
 安樂諸眾生。」』」」



爾時,大地一切人王及諸大眾,聞佛說此古
昔人王治國要法,得未曾有,皆大歡喜,信受
奉行。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