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303 金光明最勝王經-唐-義淨 (T@MING)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九


大唐三藏沙門義淨奉 制譯


善生王品第二十一



爾時,世尊為諸大眾說王法正論已,復告
大眾:「汝等應聽!我今為汝說其往昔奉法
因緣。」即於是時,說伽他曰:


「 「我昔曾為轉輪王,
 捨此大地并大海;
 四洲珍寶皆充滿,
 持以供養諸如來。
 我於往昔無量劫,
 為求清淨真法身;
 所愛之物皆悉捨,
 乃至身命心無悋。
 又於過去難思劫,
 有正遍知名寶髻;
 於彼如來涅槃後,
 有王出世名善生。
 為轉輪王化四洲,
 盡大海際咸歸伏;
 有城名曰妙音聲,
 時彼輪王於此住。
 夜夢聞說佛福智,
 見有法師名寶積;
 處座端嚴如日輪,
 演說金光微妙典。
 爾時彼王從夢覺,
 生大歡喜充遍身;
[009-0444b]
 至天曉已出王宮,
 往詣苾芻僧伽處。
 恭敬供養聖眾已,
 即便問彼諸大眾;
 頗有法師名寶積,
 功德成就化眾生。
 爾時寶積大法師,
 在一室中而住止;
 正念誦斯微妙典,
 端然不動身心樂。
 時有苾芻引導王,
 至彼寶積所居處;
 見在室中端身坐,
 光明妙相遍其身。
 白王此即是寶積,
 能持甚深佛行處;
 所謂微妙《金光明》,
 諸經中王最第一。
 時王即便禮寶積,
 恭敬合掌而致請;
 唯願滿月面端嚴,
 為說金光微妙法。
 寶積法師受王請,
 許為說此《金光明》;
 周遍三千世界中,
 諸天大眾咸歡喜。
 王於廣博清淨處,
 奇妙珍寶而嚴飾;
 上勝香水灑遊塵,
 種種雜花皆散布。
 即於勝處敷高座,
 懸繒幡蓋以莊嚴;
 種種粖香及塗香,
 香氣芬馥皆周遍。
 天龍修羅緊那羅,
 莫呼洛伽及藥叉;
 諸天悉雨曼陀花,
 咸來供養彼高座。
 復有千萬億諸天,
 樂聞正法俱來集;
 法師初從本座起,
 咸悉供養以天花。
 是時寶積大法師,
 淨洗浴已著鮮衣;
 詣彼大眾法座所,
 合掌虔心而禮敬。
 天主天眾及天女,
 悉皆共散曼陀花;
 百千天樂難思議,
 住在空中出妙響。
 爾時寶積大法師,
 即昇高座跏趺坐;
 念彼十方諸剎土,
 百千萬億大慈尊。
 遍及一切苦眾生,
 皆起平等慈悲念;
 為彼請主善生故,
 演說微妙《金光明》。
[009-0444c]
 王既得聞如是法,
 合掌一心唱隨喜;
 聞法希有淚交流,
 身心大喜皆充遍。
 爾時國主善生王,
 為欲供養此經故;
 手持如意末尼珠,
 發願咸為諸眾生。
 今可於斯贍部洲,
 普雨七寶瓔珞具;
 所有匱乏資財者,
 皆得隨心受安樂。
 即便遍雨於七寶,
 悉皆充足四洲中;
 瓔珞嚴身隨所須,
 衣服飲食皆無乏。
 爾時國主善生王,
 見此四洲雨珍寶;
 咸持供養寶髻佛,
 所有遺教苾芻僧。
 應知過去善生王,
 即我釋迦牟尼是;
 為於昔時捨大地,
 及諸珍寶滿四洲。
 昔時寶積大法師,
 為彼善生說妙法;
 因彼開演經王故,
 東方現成不動佛。
 以我曾聽此經王,
 合掌一言稱隨喜;
 及施七寶諸功德,
 獲此最勝金剛身。
 金光百福相莊嚴,
 所有見者皆歡喜;
 一切有情無不愛,
 俱胝天眾亦同然。
 過去曾經九十九,
 俱胝億劫作輪王;
 亦於小國為人王,
 復經無量百千劫。
 於無量劫為帝釋,
 亦復曾為大梵王;
 供養十力大慈尊,
 彼之數量難窮盡。
 我昔聞經隨喜善,
 所有福聚量難知;
 由斯福故證菩提,
 獲得法身真妙智。」」



爾時大眾聞是說已,歎未曾有,皆願奉持
《金光明經》流通不絕。


《金光明最勝王經》諸天藥叉護持品


第二十二


爾時,世尊告大吉祥天女曰:「若有淨信善男
[009-0445a]
子、善女人,欲於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以不可
思議廣大微妙供養之具而為奉獻,及欲
解了三世諸佛甚深行處,是人應當決定至
心,隨是經王所在之處,城邑聚落或山澤中,
廣為眾生敷演流布;其聽法者應除亂想,
攝耳用心。」世尊,即為彼天及諸大眾
說伽他曰:


「 「若欲施諸佛,
 不思議供養;
 復了諸如來,
 甚深境界者。
 若見演說此,
 最勝《金光明》;
 應親詣彼方,
 至其所住處。
 此經難思議,
 能生諸功德;
 無邊大苦海,
 解脫諸有情。
 我觀此經王,
 初中後皆善;
 甚深不可測,
 譬喻無能比。
 假使恒河沙,
 大地塵海水;
 虛空諸山石,
 無能喻少分。
 欲入深法界,
 應先聽是經;
 法性之制底,
 甚深善安住。
 於斯制底內,
 見我牟尼尊;
 悅意妙音聲,
 演說斯經典。
 由此俱胝劫,
 數量難思議;
 生在人天中,
 常受勝妙樂。
 若聽是經者,
 應作如是心;
 我得不思議,
 無邊功德蘊。
 假使大火聚,
 滿百踰繕那;
 為聽此經王,
 直過無辭苦。
 既至彼住處,
 得聞如是經;
 能滅於罪業,
 及除諸惡夢。
[009-0445b]
 惡星諸變怪,
 蠱道邪魅等;
 得聞是經時,
 諸惡皆捨離。
 應嚴勝高座,
 淨妙若蓮花;
 法師處其上,
 猶如大龍坐。
 於斯安坐已,
 說此甚深經;
 書寫及誦持,
 并為解其義。
 法師捨此座,
 往詣餘方所;
 於此高座中,
 神通非一相。
 或見法師像,
 猶在高座上;
 或時見世尊,
 及以諸菩薩。
 或作普賢像,
 或如妙吉祥;
 或見慈氏尊,
 身處於高座。
 或見希奇相,
 及以諸天像;
 暫得覩容儀,
 忽然還不現。
 成就諸吉祥,
 所作皆隨意;
 功德悉圓滿,
 世尊如是說。
 最勝有名稱,
 能滅諸煩惱;
 他國賊皆除,
 戰時常得勝。
 惡夢悉皆無,
 及消諸毒害;
 所作三業罪,
 經力能除滅。
 於此贍部洲,
 名稱咸充滿;
 所有諸怨結,
 悉皆相捨離。
 設有怨敵至,
 聞名便退散;
 不假動兵戈,
 兩陣生歡喜。
 梵王帝釋主,
 護世四天王;
 及金剛藥叉,
 正了知大將;
 無熱池龍王,
 及以娑揭羅;
 緊那羅樂神,
 蘇羅金翅王;
 大辯才天女,
 并大吉祥天;
[009-0445c]
 斯等上首天,
 各領諸天眾,
 常供養諸佛,
 法寶不思議,
 恒生歡喜心,
 於經起恭敬。
 斯等諸天眾,
 皆悉共思惟;
 遍觀修福者,
 共作如是說:
 『應觀此有情,
 咸是大福德;
 善根精進力,
 當來生我天。
 為聽甚深經,
 敬心來至心;
 供養法制底,
 尊重正法故。
 憐愍於眾生,
 而作大饒益;
 於此深經典,
 能為法寶器。
 入此法門者,
 能入於法性;
 於此《金光明》,
 至心應聽受。
 是人曾供養,
 無量百千佛;
 由彼諸善根,
 得聞此經典。』
 如是諸天王,
 天女大辯才;
 并彼吉祥天,
 及以四王眾;
 無數藥叉眾,
 勇猛有神通;
 各於其四方,
 常來相擁護。
 日月天帝釋,
 風水火諸神;
 吠率怒大肩,
 閻羅辯才等;
 一切諸護世,
 勇猛具威神;
 擁護持經者,
 晝夜常不離。
 大力藥叉王,
 那羅延自在;
 正了知為首,
 二十八藥叉;
 餘藥叉百千,
 神通有大力;
 恒於恐怖處,
 常來護此人。
 金剛藥叉王,
 并五百眷屬;
 諸大菩薩眾,
 常來護此人。
[009-0446a]
 寶王藥叉主,
 及以滿賢王;
 曠野金毘羅,
 賓度羅黃色;
 此等藥叉王,
 各五百眷屬;
 見聽此經者,
 皆來共擁護。
 彩軍乾闥婆,
 葦王常戰勝;
 珠頸及青頸,
 并勃里沙王;
 大最勝大黑
Mahākāla.

 蘇跋拏鷄舍;
 半之迦半足,
 及以大婆伽;
 小渠并護法,
 及以獼猴王;
 針毛及日犬,
 寶髮皆來護。
 大渠諾拘羅,
 栴檀欲中勝;
 舍羅及雪山,
 及以婆多山;
 皆有大神通,
 雄猛具大力;
 見持此經者,
 皆來相擁護。
 阿那婆答多,
 及以娑揭羅;
 目真𧫦羅葉,
 難陀小難陀;
 於百千龍中,
 神通具威德;
 共護持經人,
 晝夜常不離。
 婆稚羅睺羅,
 毘摩質多羅;
 母旨苫跋羅,
 大肩及歡喜;
 及餘蘇羅王,
 并無數天眾;
 大力有勇健,
 皆來護是人。
 訶利底母神,
 五百藥叉眾;
 於彼人睡覺,
 常來相擁護。
 旃荼旃荼利,
 藥叉旃稚女;
 昆帝拘吒齒,
 吸眾生精氣;
 如是諸神等,
 大力有神通;
 常護持經者,
 晝夜恒不離。
 上首辯才天,
 無量諸天女;
[009-0446b]
 吉祥天為首,
 并餘諸眷屬;
 此大地神女,
 果實園林神;
 樹神江河神,
 制底諸神等;
 如是諸大神,
 心生大歡喜;
 彼皆來擁護,
 讀誦此經人。
 見有持經者,
 增壽命色力;
 威光及福德,
 妙相以莊嚴。
 星宿現災變,
 困厄當此人;
 夢見惡徵祥,
 皆悉令除滅。
 此大地神女,
 堅固有威勢;
 由此經力故,
 法味常充足。
 地肥若流下,
 過百踰繕那;
 地神令味上,
 滋潤於大地。
 此地厚六十,
 八億踰繕那;
 乃至金剛際,
 地味皆令上。
 由聽此經王,
 獲大功德蘊;
 能使諸天眾,
 悉蒙其利益。
 復令諸天眾,
 威力有光明;
 歡喜常安樂,
 捨離於衰相。
 於此南洲內,
 林果苗稼神;
 由此經威力,
 心常得歡喜。
 苗實皆成就,
 處處有妙花;
 果實並滋繁,
 充滿於大地。
 所有諸果樹,
 及以眾園林;
 悉皆生妙花,
 香氣常芬馥。
 眾草諸樹木,
 咸出微妙花;
 及生甘美果,
 隨處皆充遍。
 於此贍部洲,
 無量諸龍女;
 心生大歡喜,
 皆共入池中。
[009-0446c]
 種植鉢頭摩,
 及以分陀利;
 青白二蓮花,
 池中皆遍滿。
 由此經威力,
 虛空淨無翳;
 雲霧皆除遣,
 暝闇悉光明。
 日出放千光,
 無垢焰清淨;
 由此經王力,
 流暉遶四天。
 此經威德力,
 資助於天子;
 皆用贍部金,
 而作於宮殿。
 日天子初出,
 見此洲歡喜;
 常以大光明,
 周遍皆照曜。
 於斯大地內,
 所有蓮花池;
 日光照及時,
 無不盡開發。
 於此贍部洲,
 田疇諸果藥;
 悉皆令善熟,
 充滿於大地。
 由此經威力,
 日月所照處;
 星辰不失度,
 風雨皆順時。
 遍此贍部洲,
 國土咸豐樂;
 隨有此經處,
 殊勝倍餘方。
 若此金光明,
 經典流布處;
 有能講誦者,
 悉得如上福。」」



爾時,大吉祥天女及諸天等,聞佛所說,皆大
歡喜,於此經王及受持者,一心擁護,令無
[009-0447a]
憂惱常得安樂。


《金光明最勝王經》授記品第二十三



爾時,如來於大眾中廣說法已,欲為妙幢
菩薩及其二子銀幢銀光,授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記。時有十千天子,最勝光明而
為上首,俱從三十三天來至佛所,頂禮佛
足,却坐一面,聽佛說法。爾時,佛告妙幢菩
薩言:「汝於來世過無量無數百千萬億那
庾多劫已,於金光明世界,當成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號金寶山王如來、應、正遍知、明
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
世尊,出現於世;時此如來般涅槃後,所有教
法亦皆滅盡。時彼長子名曰銀幢,即於此界
次補佛處,世界爾時轉名淨幢,當得作
佛,名曰金幢光如來、應、正遍知、明行足、善逝、
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時
此如來般涅槃後,所有教法亦皆滅盡。次子
銀光即補佛處,還於此界當得作佛,號曰
金光明如來、應、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
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是時十千
天子聞三大士得授記已,復聞如是最勝
王經,心生歡喜,清淨無垢,猶如虛空。爾時,
如來知是十千天子善根成熟,即便與授大
菩提記:「汝等天子於當來世,過無量無數
百千萬億那庾多劫,於最勝因陀羅高幢世
界,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同一種姓,又
同一名,號曰面目清淨優鉢羅香山,十號
具足,如是次第十千諸佛出現於世。」


爾時,菩提樹神白佛言:「世尊!是十千天
[009-0447b]
子從三十三天,為聽法故,來詣佛所,云何
如來便與授記當得成佛?世尊!我未曾聞
是諸天子具足修習六波羅蜜多、難行苦行、
捨於手足、頭目髓腦、眷屬妻子、象馬車乘、奴
婢僕使、宮殿園林、金銀、琉璃、車𤦲、瑪瑙、珊瑚、
虎珀、璧玉、珂貝、飲食衣服、臥具醫藥,如餘無
量百千菩薩,以諸供具供養過去無數百千
萬億那庾多佛,如是菩薩各經無量無邊
劫數,然後方得受菩提記。世尊!是諸天子,
以何因緣,修何勝行,種何善根,從彼天
來暫時聞法,便得授記?惟願世尊,為我
解說斷除疑網。」


佛告地神:「善女天!如汝所
說,皆從勝妙善根因緣,勤苦修已,方得授
記。此諸天子,於妙天宮捨五欲樂,故
來聽是《金光明經》,既聞法已,於是經中心
生殷重,如淨琉璃無諸瑕穢,復得聞此
三大菩薩授記之事,亦由過去久修正行誓
願因緣,是故我今皆與授記,於未來世當
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彼樹神聞佛
說已,歡喜信受。


《金光明最勝王經》除病品第二十四



佛告菩提樹神善女天:「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是十千天子本願因緣,今為汝說。善女天!過
去無量不可思議阿僧企耶劫,爾時有佛出
現於世,名曰寶髻如來、應、正遍知、明行足、善
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善女天!時彼世尊般涅槃後,正法滅已,於像
法中,有王名曰天自在光,常以正法化
於人民,猶如父母。是王國中,有一長者名
[009-0447c]
曰持水,善解醫方,妙通八術,眾生病苦,
四大不調,咸能救療。善女天!爾時持水長
者,唯有一子,名曰流水,顏容端正,人所樂
觀,受性聰敏,妙閑諸論,書畫算印,無不
通達。時王國內有無量百千諸眾生類,皆
遇疫疾,眾苦所逼,乃至無有歡喜之心。
善女天!爾時長者子流水,見是無量百千眾
生受諸病苦,起大悲心,作如是念:『無量眾
生為諸極苦之所逼迫,我父長者,雖善醫
方,妙通八術,能療眾病,四大增損,然已衰
邁,老耄虛羸,要假扶策,方能進步,不復能
往城邑聚落救諸病苦。今有無量百千眾
生,皆遇重病,無能救者,我今當至大醫父
所,諮問治病醫方祕法,若得解已,當往城
邑聚落之所,救諸眾生種種疾病,令於長
夜得受安樂。』時長者子作是念已,即詣父
所,稽首禮足,合掌恭敬,却住一面,即以伽
他,請其父曰:


「 「『慈父當哀愍,
 我欲救眾生;
 今請諸醫方,
 幸願為我說。
 云何身衰邁,
 諸大有增損?
 復在何時中,
 能生諸疾病?
 云何啗飲食,
 得受於安樂,
 能使內身中,
 火勢不衰損?
 眾生有四病,
 風黃熱痰癊;
 及以總集病,
 云何而療治?
 何時風病起?
 何時熱病發?
 何時動痰癊?
 何時總集生?』」



「時彼長者聞子請已,復以伽他而答之曰:
[009-0448a]


「 「『我今依古仙,
 所有療病法;
 次第為汝說,
 善聽救眾生。
 三月是春時,
 三月名為夏,
 三月名秋分,
 三月謂冬時。
 此據一年中,
 三三而別說;
 二二為一節,
 便成歲六時。
 初二是花時,
 三四名熱際;
 五六名雨際,
 七八謂秋時;
 九十是寒時,
 後二名氷雪;
 既知如是別,
 授藥勿令差。
 當隨此時中,
 調息於飲食;
 入腹令消散,
 眾病則不生。
 節氣若變改,
 四大有推移;
 此時無藥資,
 必生於病苦。
 醫人解四時,
 復知其六節;
 明閑身七界,
 食藥使無差。
 謂味界血肉,
 膏骨及髓腦;
 病入此中時,
 知其可療不?
 病有四種別,
 謂風熱痰癊;
 及以總集病,
 應知發動時。
 春中痰癊動,
 夏內風病生;
 秋時黃熱增,
 冬節三俱起。
 春食澁熱辛,
 夏膩熱醎醋;
 秋時冷甜膩,
 冬酸澁膩甜。
 於此四時中,
 服藥及飲食;
 若依如是味,
 眾病無由生。
 食後病由癊,
 食消時由熱;
 消後起由風,
 准時須識病。
 既識病源已,
 隨病而設藥;
[009-0448b]
 假令患狀殊,
 先須療其本。
 風病服油膩,
 患熱利為良;
 癊病應變吐,
 總集須三藥。
 風熱癊俱有,
 是名為總集;
 雖知病起時,
 應觀其本性。
 如是觀知已,
 順時而授藥;
 飲食藥無差,
 斯名善醫者。
 復應知八術,
 總攝諸醫方;
 於此若明閑,
 可療眾生病。
 謂針刺傷破,
 身疾并鬼神;
 惡毒及孩童,
 延年增氣力。
 先觀彼形色,
 語言及性行;
 然後問其夢,
 知風熱癊殊。
 乾瘦少頭髮,
 其心無定住;
 多語夢飛行,
 斯人是風性。
 少年生白髮,
 多汗及多瞋;
 聰明夢見火,
 斯人是熱性。
 心定身平整,
 慮審頭津膩;
 夢見水白物,
 是癊性應知。
 總集性俱有,
 或二或具三;
 隨有一偏增,
 應知是其性。
 既知本性已,
 准病而授藥;
 驗其無死相,
 方名可救人。
 諸根倒取境,
 尊醫人起慢;
 親友生瞋恚,
 是死相應知。
 左眼白色變,
 舌黑鼻梁欹;
 耳輪與舊殊,
 下脣垂向下。
 訶梨勒一種,
 具足有六味;
 能除一切病,
 無忌藥中王。
[009-0448c]
 又三果三辛,
 諸藥中易得;
 沙糖蜜酥乳,
 此能療眾病。
 自餘諸藥物,
 隨病可增加;
 先起慈愍心,
 莫規於財利。
 我已為汝說,
 療疾中要事;
 以此救眾生,
 當獲無邊果。』」



「善女天!爾時,長者子流水親問其父八術之
要,四大增損,時節不同,餌藥方法,既善了知,
自忖堪能救療眾病,即便遍至城邑聚落
所在之處,隨有百千萬億病苦眾生,皆至
其所,善言慰喻,作如是語:『我是醫人!我是
醫人!善治方藥,今為汝等療治眾病,悉
令除愈。』善女天!爾時眾人聞長者子善言
慰喻,許為治病,時有無量百千眾生遇極
重病,聞是語已,身心踊躍,得未曾有。以此
因緣,所有病苦悉得蠲除,氣力充實,平復
如本。善女天!爾時復有無量百千眾生,病
苦深重難療治者,即共往詣長者子所,重
請醫療。時長者子,即以妙藥令服皆蒙除
差。善女天!是長者子於此國內,治百千萬
億眾生病苦,悉得除差。」


《金光明最勝王經》長者子流水品第二十五



爾時,佛告菩提樹神:「善女天!爾時長者子流
水,於往昔時,在天自在光王國內,療諸眾
生所有病苦,令得平復,受安隱樂。時諸眾
生以病除故,多修福業,廣行惠施,以自
歡娛。即共往詣長者子所,咸生尊敬,作
如是言:『善哉!善哉!大長者子!善能滋長福德
之事,增益我等安隱壽命,仁今實是大力
[009-0449a]
醫王慈悲菩薩,妙閑醫藥,善療眾生無量
病苦。』如是稱歎周遍城邑。


「善女天!時長者
子妻名水肩藏,有其二子,一名水滿;二
名水藏。是時流水將其二子,漸次遊行城
邑聚落,過空澤中深險之處,見諸禽獸豺狼
狐玃鵰鷲之屬食血肉者,皆悉奔飛一向而
去。時長者子作如是念:『此諸禽獸何因緣故,
一向飛起?我當隨後暫往觀之。』即便隨
去,見有大池,名曰野生,其水將盡,於此
池中多有眾魚。流水見已,生大悲心。時有
樹神示現半身,作如是語:『善哉!善哉!善男
子!汝有實義名流水者,可愍此魚,應與
其水。有二因緣,名為流水:一能流水,二能
與水。汝今應當隨名而作。』是時流水問樹
神言:『此魚頭數為有幾何?』樹神答曰:『數
滿十千。』


「善女天!時長者子聞是數已,倍益
悲心。時此大池為日所暴,餘水無幾,是
十千魚將入死門,旋身宛轉,見是長者心
有所希,隨逐瞻視,目未曾捨。時長者子,
見是事已,馳趣四方,欲覓於水,竟不能
得。復望一邊見有大樹,即便昇上折取
枝葉為作蔭涼。復更推求,是池中水從何
處來?尋覓不已,見一大河,名曰水生,時
此河邊有諸漁人為取魚故,於河上流懸
險之處,決棄其水,不令下過,於所決處,卒
難修補。便作是念:『此崖深峻,設百千人,
時經三月亦未能斷,況我一人而堪濟
辦?』時長者子速還本城,至大王所,頭面
禮足,却住一面,合掌恭敬作如是言:『我為
[009-0449b]
大王國土人民,治種種病,悉令安隱,漸
次遊行至其空澤,見有一池,名曰野生,其
水欲涸,有十千魚為日所暴,將死不久,
唯願大王慈悲愍念,與二十大象暫往負
水,濟彼魚命,如我與諸病人壽命。』爾時大
王即勅大臣,速疾與此醫王大象。時彼大
臣,奉王勅已,白長者子:『善哉大士!仁今自
可至象廐中,隨意選取二十大象,利益
眾生,令得安樂。』是時流水及其二子,將二
十大象,又從酒家多借皮囊,往決水處,
以囊盛水,象負至池,瀉置池中,水即
彌滿,還復如故。


「善女天!時長者子,於
池四邊周旋而視,時彼眾魚亦復隨逐循岸
而行。時長者子復作是念:『眾魚何故隨我
而行?必為飢火之所惱逼,復欲從我求索
於食,我今當與。』爾時長者子流水告其子
言:『汝取一象最大力者,速至家中啟父長
者,家中所有可食之物,乃至父母食啗之
分,及以妻子奴婢之分,悉皆收取,即可持來。』
爾時二子受父教已,乘最大象速往家中,
至祖父所,說如上事。收取家中可食之物,
置於象上,疾還父所,至彼池邊。是時流
水見其子來,身心喜躍,遂取飯食遍
散池中,魚得食已,悉皆飽足。便作是念:
『我今施食令魚得命,願於來世當施法
食充濟無邊。』復更思惟:『我先曾於空閑
林處,見一苾芻讀大乘經,說十二緣生甚
深法要。又經中說:「若有眾生臨命終時,得
聞寶髻如來名者,即生天上。」我今當為是
[009-0449c]
十千魚演說甚深十二緣起,亦當稱說
寶髻佛名。然贍部洲有二種人,一者、深信
大乘,二者、不信毀呰,亦當為彼增長信心。』
時長者子作如是念:『我入池中,可為眾魚
說深妙法。』作是念已,即便入水唱言:『南謨
過去寶髻如來、應、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
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此佛往昔
修菩薩行時,作是誓願:「於十方界所有眾
生,臨命終時聞我名者,命終之後,得生三
十三天。」』爾時流水復為池魚演說如是
甚深妙法:『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所謂
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
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
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此滅故彼滅,所
謂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
滅,名色滅則六處滅,六處滅則觸滅,觸滅
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
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滅,老死滅則憂
悲苦惱滅,如是純極苦蘊悉皆除滅。』說
是法已,復為說十二緣起相應陀羅尼
曰:


「『怛姪他 毘折儞 毘折儞 毘折儞 僧
塞枳儞 僧塞枳儞 僧塞枳儞 毘爾儞
 毘爾儞 毘爾儞莎訶 怛姪他 那弭儞那
弭儞 那弭儞 殺雉儞 殺雉儞 殺雉儞
颯鉢哩設儞 颯鉢哩設儞 颯鉢哩設儞
莎訶 怛姪他 薜達儞 薜達儞 薜達儞
 窒里瑟儞儞 窒里瑟儞儞 窒里瑟儞儞
鄔波地儞 鄔波地儞 鄔波地儞 莎訶
[009-0450a]
 怛姪他 婆毘儞婆毘儞 婆毘儞 闍底丁里切
儞 闍底儞 闍底儞 闍摩儞儞 闍摩儞
儞 闍摩儞儞莎訶』」


爾時,世尊為諸大眾說長者子昔緣之時,
諸人天眾歎未曾有。時四大天王各於其
處,異口同音作如是說:


「 「善哉釋迦尊,
 說妙法明呪;
 生福除眾惡,
 十二支相應。
 我等亦說呪,
 擁護如是法;
 若有生違逆,
 不善隨順者。
 頭破作七分,
 猶如蘭香梢;
 我等於佛前,
 共說其呪曰:」



「怛姪他 呬哩謎 揭睇健 陀哩 旃荼
里地囇 騷伐囇 石呬伐囇 補𡆆布囇
矩末底 崎囉末底 達地目契 寠嚕
婆 母嚕婆 具荼母嚕健提 杜嚕杜嚕
 毘囇 翳泥悉泥沓徒洽切,下同󰁨達沓󰁨
 鄔悉怛哩 烏率吒囉伐底 頞刺娑伐底
鉢杜摩伐底 俱蘇摩伐底 莎訶」


佛告善女天:「爾時長者子流水及其二子,為
彼池魚施水施食,并說法已,俱共還家。是
長者子流水,復於後時因有聚會,設眾伎
樂,醉酒而臥。時十千魚同時命過,生三十
三天,起如是念:『我等以何善業因緣生此
天中?』便相謂曰:『我等先於贍部洲內,墮傍
生中,共受魚身,長者子流水施我等水及
以餅食,復為我等說甚深法十二緣起及
陀羅尼,復稱寶髻如來名號,以是因緣,能
令我等得生此天。是故我今咸應詣彼長
[009-0450b]
者子所,報恩供養。』爾時十千天子即於天
沒,至贍部洲大醫王所。時長者子在高樓
上安隱而睡,時十千天子共以十千真珠瓔
珞置其頭邊,復以十千置其足處,復以
十千置於右脇,復以十千置左脇邊,雨
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積至于膝,光明
普照,種種天樂出妙音聲,令贍部洲有睡
眠者皆悉覺悟,長者子流水亦從睡寤。是
時十千天子為供養已,即於空中飛騰而
去,於天自在光王國內,處處皆雨天妙蓮
花,是諸天子復至本處,空澤池中雨眾
天花,便於此沒,還天宮殿,隨意自在,受五
欲樂。


「天自在光王至天曉已,問諸大臣:
『昨夜何緣忽現如是希有瑞相,放大光明?』
大臣答言:『大王當知!有諸天眾於長者子
流水家中,雨四十千真珠瓔珞及天曼陀羅
花,積至于膝。』王告臣曰:『詣長者家,喚取
其子。』大臣受勅,即至其家,奉宣王命,喚
長者子。時長者子即至王所。王曰:『何緣昨
夜示現如是希有瑞相?』長者子言:『如我思忖
,定應是彼池內眾魚,如經所說,命終之
後得生三十三天,彼來報恩,故現如是
希奇之相。』王曰:『何以得知?』流水答曰:『王
可遣使,并我二子,往彼池所驗其虛實,彼
十千魚為死為活?』王聞是語,即便遣使及
子向彼池邊,見其池中多有曼陀羅花,積
成大聚,諸魚並死,見已馳還為王廣說。王
聞是已,心生歡喜,歎未曾有。」


爾時,佛告菩
提樹神:「善女天!汝今當知昔時長者子流
[009-0450c]
水者,即我身是;持水長者即妙幢是;彼之二
子,長子水滿即銀幢是,次子水藏即銀光是;
彼天自在光王者,即汝菩提樹神是;十千魚
者即十千天子是。因我往昔以水濟魚,與
食令飽,為說甚深十二緣起,并此相應陀羅
尼呪,又為稱彼寶髻佛名,因此善根得生
天上,今來我所,歡喜聽法。我皆當為授於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說其名號。善女天!
如我往昔於生死中,輪迴諸有,廣為利益,
令無量眾生悉令次第成無上覺,與其授
記,汝等皆應勤求出離,勿為放逸。」


爾時大
眾聞說是已,悉皆悟解,由大慈悲救護一
切,勤修苦行,方能證獲無上菩提,咸發深
心,信受歡喜。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