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303 金光明最勝王經-唐-義淨 (T@GONG)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十


大唐三藏沙門義淨奉 制譯


捨身品第二十六



爾時,世尊已為大眾說此十千天子往昔因
緣,復告菩提樹神及諸大眾:「我於過去行
菩薩道,非但施水及食,濟彼魚命,乃至亦
捨所愛之身,如是因緣,可共觀察。」爾時,如
來、應、正等覺,天上天下最勝最尊,百千光明
照十方界,具一切智功德圓滿,將諸苾芻
及於大眾,至般遮羅聚落,詣一林中。其地
平正,無諸荊棘,名花軟草遍布其處。佛
[010-0451a]
告具壽阿難陀:「汝可於此樹下為我敷座。」
時阿難陀受教敷已,白言:「世尊!其座敷訖,
唯聖知時。」


爾時世尊,即於座上加趺而坐,
端身正念,告諸苾芻:「汝等樂欲見彼往昔
苦行菩薩本舍利不?」諸苾芻言:「我等樂見。」
世尊即以百福莊嚴相好之手而按其地,于
時大地六種震動,即便開裂,七寶制底忽然
涌出,眾寶羅網莊嚴其上。大眾見已,生希
有心。爾時世尊即從座起,作禮右遶,還就
本座,告阿難陀:「汝可開此制底之戶。」時阿
難陀即開其戶,見七寶函,奇珍間飾,白言:「世
尊!有七寶函,眾寶莊挍。」佛言:「汝可開函。」時
阿難陀奉教開已,見有舍利,白如珂雪拘
物頭花,即白佛言:「函有舍利,色妙異常。」佛
言:「阿難陀!汝可持此大士骨來。」時阿難陀
即取其骨,奉授世尊。


世尊受已,告諸苾芻:
「汝等應觀苦行菩薩遺身舍利。」而說頌曰:


「 「菩薩勝德相應慧,
 勇猛精勤六度圓;
 常修不息為菩提,
 大捨堅固心無倦。」



「汝等苾芻咸應禮敬菩薩本身,此之舍利
乃是無量戒、定、慧香之所熏馥,最上福田,極
難逢遇。」時諸苾芻及諸大眾,咸皆至心合掌,
恭敬頂禮舍利,歎未曾有。


時阿難陀前禮
佛足,白言:「世尊!如來大師出過一切,為諸
有情之所恭敬,何因緣故,禮此身骨?」


佛告
阿難陀:「我因此骨速得無上正等菩提,為
報往恩,我今致禮。」復告阿難陀:「吾今為汝
及諸大眾斷除疑惑,說是舍利往昔因緣,
汝等善思,當一心聽。」


阿難陀曰:「我等樂聞,
[010-0451b]
願為開闡。」


「阿難陀!過去世時有一國王,名
曰大車,巨富多財,庫藏盈滿,軍兵武勇,眾
所欽伏,常以正法施化黔黎,人民熾盛,無
有怨敵。國太夫人誕生三子,顏容端正,人
所樂觀,太子名曰摩訶波羅,次子名曰
摩訶提婆,幼子名曰摩訶薩埵。是時大王
為欲遊觀縱賞山林,其三王子亦皆隨從,
為求花果,捨父周旋至大竹林,於中憩
息。第一王子作如是言:『我於今日,心甚驚
惶,於此林中將無猛獸損害於我?』第二王
子復作是言:『我於自身初無悋惜,恐於所
愛有別離苦。』第三王子白二兄曰:


「 「『此是神仙所居處,
 我無恐怖別離憂;
 身心充遍生歡喜,
 當獲殊勝諸功德。』」



「時諸王子各說本心所念之事,次復前行,見
有一虎產生七子,纔經七日,諸子圍遶,飢
渴所逼,身形羸瘦,將死不久。第一王子
作如是言:『哀哉!此虎產來七日,七子圍遶,
無暇求食,飢渴所逼,必還噉子。』薩埵王
子問言:『此虎每常所食何物?』第一王子答
曰:


「 「『虎豹豺師子,
 唯噉熱血肉;
 更無餘飲食,
 可濟此虎羸。』」



「第二王子聞此語已,作如是言:『此虎羸瘦,
飢渴所逼,餘命無幾,我等何能為求如是
難得飲食?誰復為斯自捨身命,濟其飢苦?』
第一王子言:『一切難捨無過己身。』薩埵王
子言:『我等今者於自己身各生愛戀,復無
智慧,不能於他而興利益,然有上士懷
[010-0451c]
大悲心,常為利他忘身濟物。』復作是念:
『我今此身於百千生,虛棄爛壞,曾無所益,云
何今日而不能捨以濟飢苦,如捐洟唾?』時
諸王子作是議已,各起慈心,悽傷愍念,共
觀羸虎,目不暫移,徘徊久之,俱捨而去。爾
時薩埵王子便作是念:『我捨身命,今正是
時。何以故?


「 「『我從久來持此身,
 臭穢膿流不可愛;
 供給敷具并衣食,
 象馬車乘及珍財。
 變壞之法體無常,
 恒求難滿難保守;
 雖常供養懷怨害,
 終歸棄我不知恩。」



「『復次,此身不堅,於我無益,可畏如賊,不淨
如糞,我於今日,當使此身修廣大業,於
生死海作大舟航,棄捨輪迴,令得出離。』復
作是念:『若捨此身,則捨無量癰疽惡疾,百
千怖畏。是身唯有大小便利,不堅如泡,諸
蟲所集,血脈筋骨共相連持,甚可厭患。是
故我今應當棄捨,以求無上究竟涅槃,永
離憂患無常苦惱,生死休息,斷諸塵累,以
定慧力圓滿熏修,百福莊嚴成一切智,諸佛
所讚微妙法身,既證得已,施諸眾生無量法
樂。』是時王子興大勇猛,發弘誓願,以大
悲念增益其心,慮彼二兄情懷怖懼,共為
留難,不果所祈,即便白言:『二兄前去,我且
於後。』爾時王子摩訶薩埵還入林中,至其
虎所,脫去衣服,置於竹上,作是誓言:


「 「『我為法界諸眾生,
 志求無上菩提處;
 起大悲心不傾動,
 當捨凡夫所愛身。
 菩提無患無熱惱,
 諸有智者之所樂;
[010-0452a]
 三界苦海諸眾生,
 我今拔濟令安樂。』」



「是時王子作是言已,於餓虎前委身而臥。
由此菩薩慈悲威勢,虎無能為。菩薩見已,即
上高山,投身于地,
。復作是念:『虎今羸瘠,不能食我。』
即起求刀,竟不能得,即以竿竹刺頸出
血,漸近虎邊。是時大地六種震動,如風激
水,涌沒不安,日無精明,如羅睺障,諸方闇
蔽,無復光輝,天雨名華及妙香末,繽紛亂
墜遍滿林中。爾時虛空有諸天眾,見是事
已,生隨喜心,歎未曾有,咸共讚言:『善哉大
士!』即說頌曰:


「 「『大士救護運悲心,
 等視眾生如一子;
 勇猛歡喜情無悋,
 捨身濟苦福難思。
 定至真常勝妙處,
 永離生死諸纏縛;
 不久當獲菩提果,
 寂靜安樂證無生。』」



「是時餓虎既見菩薩頸下血流,即便舐血噉
肉皆盡,唯留餘骨。爾時第一王子見地動
已,告其弟曰:


「 「『大地山河皆震動,
 諸方闇蔽日無光;
 天花亂墜遍空中,
 定是我弟捨身相。』」



「第二王子聞兄語已,說伽他曰:


「 「『我聞薩埵作悲言,
 見彼餓虎身羸瘦;
 飢苦所纏恐食子,
 我今疑弟捨其身。』」



「時二王子生大愁苦,啼泣悲歎,即共相隨
還至虎所。見弟衣服在竹枝上,骸骨及髮
在處縱橫,流血成泥霑污其地。見已,悶絕
不能自持,投身骨上,久乃得蘇,即起舉
手哀號大哭。俱時歎曰:
[010-0452b]


「 「『我弟貌端嚴,
 父母偏愛念;
 云何俱共出,
 捨身而不歸?
 父母若問時,
 我等如何答?
 寧可同捐命,
 豈得自存身。』」



「時二王子悲泣懊惱,漸捨而去,時小王子所
將侍從,互相謂曰:『王子何在?宜共推求。』


「爾時,國大夫人寢高樓上,便於夢中見不
祥相,被割兩乳,牙齒墮落,得三鴿鶵,一為
鷹奪,二被驚怖。地動之時,夫人遂覺,心大
愁惱,作如是言:


「 「『何故今時大地動,
 江河林樹皆搖震;
 日無精光如覆蔽,
 目𥌎乳動異常時。
 如箭射心憂苦逼,
 遍身戰掉不安隱;
 我之所夢不祥徵,
 必有非常災變事。』」



「夫人兩乳忽然流出,念此必有變怪之事。
時有侍女聞外人言:『求覓王子,今猶未
得。』心大驚怖,即入宮中白夫人曰:『大家知
不?外聞諸人散覓王子,遍求不得。』時彼夫
人聞是說已,生大憂惱,悲淚盈目,至大
王所,白言:『大王!我聞外人作如是語:「失我
最小所愛之子。」』王聞語已,驚惶失所,悲哽而
言:『苦哉!今日失我愛子。』即便抆淚慰喻夫
人,告言:『賢首!汝勿憂慼,吾今共出求覓愛
子。』王與大臣及諸人眾即共出城,各各分
散隨處求覓。未久之頃,有一大臣前白王
曰:『聞王子在,願勿憂愁,其最小者,今猶未
見。』王聞是語,悲歎而言:『苦哉!苦哉!失我愛
子。


「 「『初有子時歡喜少,
 後失子時憂苦多;
[010-0452c]
 若使我兒重壽命,
 縱我身亡不為苦。』」



「夫人聞已,憂惱纏懷,如被箭中,而嗟歎曰:


「 「『我之三子并侍從,
 俱往林中共遊賞;
 最小愛子獨不還,
 定有乖離災厄事。』」



「次第二臣來至王所。王問臣曰:『愛子何在?』
第二大臣懊惱啼泣,喉舌乾燥,口不能言,竟
無所答。夫人問曰:


「 「『速報小子今何在?
 我身熱惱遍燒然;
 悶亂荒迷失本心,
 勿使我胸今破裂!』」



「時第二臣,即以王子捨身之事,具白王知。王
及夫人聞其事已,不勝悲噎,望捨身處,驟
駕前行,詣竹林所。至彼菩薩捨身之地,見
其骸骨隨處交橫,俱時投地,悶絕將死,猶
如猛風吹倒大樹,心迷失緒,都無所知。
時大臣等,以水遍灑王及夫人,良久乃蘇,
舉手而哭,諮嗟歎曰:


「 「『禍哉愛子端嚴相,
 因何死苦先來逼?
 若我得在汝前亡,
 豈見如斯大苦事。』」



「爾時夫人迷悶稍止,頭髮蓬亂,兩手搥胸,
宛轉于地,如魚處陸,若牛失子,悲泣而
言:


「 「『我子誰屠割,
 餘骨散于地?
 失我所愛子,
 憂悲不自勝。
 苦哉誰殺子,
 致斯憂惱事;
 我心非金剛,
 云何而不破?
 我夢中所見,
 兩乳皆被割;
 牙齒悉墮落,
 今遭大苦痛。
 又夢三鴿鶵,
 一被鷹擒去;
 今失所愛子,
 惡相表非虛。』」


[010-0453a]


「爾時,大王及於夫人并二王子,盡哀號哭,瓔
珞不御,與諸人眾共收菩薩遺身舍利,為
於供養,置窣堵波中。阿難陀!汝等應知!此
即是彼菩薩舍利。」復告阿難陀:「我於昔時,
雖具煩惱貪瞋癡等,能於地獄、餓鬼、傍生
五趣之中,隨緣救濟,令得出離。何況今時
煩惱都盡,無復餘習,號天人師,具一切智,
而不能為一一眾生,經於多劫在地獄中
及於餘處,代受眾苦,令出生死煩惱輪迴!」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言:


「 「我念過去世,
 無量無數劫;
 或時作國王,
 或復為王子。
 常行於大施,
 及捨所愛身;
 願出離生死,
 至妙菩提處。
 昔時有大國,
 國主名大車;
 王子名勇猛,
 常施心無悋。
 王子有二兄,
 號大渠大天;
 三人同出遊,
 漸至山林所。
 見虎飢所逼,
 便生如是心:
 『此虎飢火燒,
 更無餘可食。』
 大士覩如斯,
 恐其將食子;
 捨身無所顧,
 救子不令傷。
 大地及諸山,
 一時皆震動;
 江海皆騰躍,
 驚波水逆流。
 天地失光明,
 昏冥無所見;
 林野諸禽獸,
 飛奔喪所依。
 二兄怪不還,
 憂慼生悲苦;
 即與諸侍從,
 林藪遍尋求。
 兄弟共籌議,
 復往深山處;
[010-0453b]
 四顧無所有,
 見虎處空林。
 其母并七子,
 口皆有血污;
 殘骨并餘髮,
 縱橫在地中。
 復見有流血,
 散在竹林所;
 二兄既見已,
 心生大恐怖。
 悶絕俱沒地,
 荒迷不覺知;
 塵土坌其身,
 六情皆失念。
 王子諸侍從,
 啼泣心憂惱;
 以水灑令蘇,
 舉手號咷哭。
 菩薩捨身時,
 慈母在宮內;
 五百諸婇女,
 共受於妙樂。
 夫人之兩乳,
 忽然自流出;
 遍體如針刺,
 苦痛不能安。
 欻生失子想,
 憂箭苦傷心;
 即白大王知,
 陳斯苦惱事。
 悲泣不堪忍,
 哀聲向王說:
 『大王今當知,
 我生大苦惱。
 兩乳忽流出,
 禁止不應心;
 如針遍刺身,
 煩惋胸欲破。
 我先夢惡徵,
 必當失愛子;
 願王濟我命,
 知兒存與亡。
 夢見三鴿鶵,
 小者是愛子;
 忽被鷹奪去,
 悲愁難具陳。
 我今沒憂海,
 趣死將不久;
 恐子命不全,
 願為速求覓。
 又聞外人語,
 小子求不得;
 我今意不安,
 願王哀愍我。』
 夫人白王已,
 舉身而躄地;
 悲痛心悶絕,
 荒迷不覺知。
[010-0453c]
 婇女見夫人,
 悶絕在於地;
 舉聲皆大哭,
 憂惶失所依。
 王聞如是語,
 懷憂不自勝;
 因命諸群臣,
 尋求所愛子。
 皆共出城外,
 隨處而追覓;
 涕泣問諸人:
 『王子今何在?
 今者為存亡,
 誰知所去處?
 云何令得見,
 解我憂惱心?』
 諸人悉共傳,
 咸言王子死;
 聞者皆傷悼,
 悲歎苦難裁。
 爾時大車王,
 悲號從座起;
 即就夫人處,
 以水灑其身。
 夫人蒙水灑,
 久乃得醒悟;
 悲啼以問王:
 『我兒今在不?』
 王告夫人曰:
 『我已使諸人,
 四向求王子,
 尚未有消息。』
 王又告夫人:
 『汝莫生煩惱,
 且當自安慰,
 可共出追尋。』
 王即與夫人,
 嚴駕而前進;
 號慟聲悽感,
 憂心若火然。
 士庶百千萬,
 亦隨王出城;
 各欲求王子,
 悲號聲不絕。
 王求愛子故,
 目視於四方;
 見有一人來,
 被髮身塗血,
 遍體蒙塵土,
 悲哭逆前來。
 王見是惡相,
 倍復生憂惱,
 王便舉兩手,
 哀號不自裁。
 初有一大臣,
 忩忙至王所,
 進白大王曰:
 『幸願勿悲哀;
[010-0454a]
 王之所愛子,
 今雖求未獲。
 不久當來至,
 以釋大王憂。』
 王復更前行,
 見次大臣至,
 其臣詣王所,
 流淚白王言:
 『二子今現存,
 被憂火所逼;
 其第三王子,
 已被無常吞。
 見餓虎初生,
 將欲食其子;
 彼薩埵王子,
 見此起悲心,
 願求無上道,
 當度一切眾。
 繫想妙菩提,
 廣大深如海;
 即上高山頂,
 投身餓虎前。
 虎羸不能食,
 以竹自傷頸;
 遂噉王子身,
 唯有餘骸骨。』
 時王及夫人,
 聞已俱悶絕;
 心沒於憂海,
 煩惱火燒然。
 臣以栴檀水,
 灑王及夫人;
 俱起大悲號,
 舉手搥胸臆。
 第三大臣來,
 白王如是語:
 『我見二王子,
 悶絕在林中。
 臣以冷水灑,
 爾乃暫蘇息;
 顧視於四方,
 如猛火周遍。
 暫起而還伏,
 悲號不自勝;
 舉手以哀言,
 稱歎弟希有。』
 王聞如是說,
 倍增憂火煎;
 夫人大號咷,
 高聲作是語:
 『我之小子偏鉦愛,
 已為無常羅剎吞;
 餘有二子今現存在,
 復被憂火所燒逼,
 我今速可至山下,
 安慰令其保餘命。』
 即便馳駕望前路,
 一心詣彼捨身崖。
[010-0454b]
 路逢二子行啼泣,
 搥胸懊惱失容儀;
 父母見已抱憂悲,
 俱往山林捨身處。
 既至菩薩捨身地,
 共聚悲號生大苦;
 脫去瓔珞盡哀心,
 收取菩薩身餘骨。
 與諸人眾同供養,
 共造七寶窣堵波;
 以彼舍利置函中,
 整駕懷憂趣城邑。」
 復告阿難陀:
 「往時薩埵者;
 即我牟尼是,
 勿生於異念。
 王是父淨飯,
 后是母摩耶;
 太子謂慈氏,
 次曼殊室利。
 虎是大世主,
 五兒五苾芻;
 一是大目連,
 一是舍利子。
 我為汝等說,
 往昔利他緣;
 如是菩薩行,
 成佛因當學。
 菩薩捨身時,
 發如是弘誓;
 願我身餘骨,
 來世益眾生。
 此是捨身處,
 七寶窣堵波;
 以經無量時,
 遂沈於厚地。
 由昔本願力,
 隨緣興濟度;
 為利於人天,
 從地而涌出。」」



爾時世尊說是往昔因緣之時,無量阿僧
企耶人天大眾,皆大悲喜,歎未曾有,悉發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復告樹神:「我為報
恩,故致禮敬。」佛攝神力,其窣堵波還沒于
地。


《金光明最勝王經》十方菩薩讚歎品


第二十七


爾時,釋迦牟尼如來說是經時,於十方世
界有無量百千萬億諸菩薩眾,各從本土
[010-0454c]
詣鷲峯山,至世尊所,五輪著地,禮世尊已,
一心合掌,異口同音而讚歎曰:


「 「佛身微妙真金色,
 其光普照等金山;
 清淨柔軟若蓮華,
 無量妙彩而嚴飾。
 三十二相遍莊嚴,
 八十種好皆圓備;
 光明柄著無與等,
 離垢猶如淨滿月。
 其聲清徹甚微妙,
 如師子吼震雷音;
 八種微妙應群機,
 超勝迦陵頻伽等。
 百福妙相以嚴容,
 光明具足淨無垢;
 智慧澄明如大海,
 功德廣大若虛空。
 圓光遍滿十方界,
 隨緣普濟諸有情;
 煩惱愛染集皆除,
 法炬恒然不休息。
 哀愍利益諸眾生,
 現在未來能與樂;
 常為宣說第一義,
 令證涅槃真寂靜。
 佛說甘露殊勝法,
 能與甘露微妙義;
 引入甘露涅槃城,
 令受甘露無為樂。
 常於生死大海中,
 解脫一切眾生苦;
 令彼能住安隱路,
 恒與難思如意樂。
 如來德海甚深廣,
 非諸譬喻所能知;
 於眾常起大悲心,
 方便精勤恒不息。
 如來智海無邊際,
 一切人天共測量;
 假使千萬億劫中,
 不能得知其少分。
 我今略讚佛功德,
 於德海中唯一渧;
 迴斯福聚施群生,
 皆願速證菩提果。」」



爾時,世尊告諸菩薩言:「善哉!善哉!汝等善能
如是讚佛功德,利益有情,廣興佛事,能滅
諸罪,生無量福。」


《金光明最勝王經》妙幢菩薩讚歎品第二十八



爾時,妙幢菩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
[010-0455a]
著地,合掌向佛,而說讚曰:


「 「牟尼百福相圓滿,
 無量功德以嚴身。
 廣大清淨人樂觀,
 猶如千日光明照;
 焰彩無邊光熾盛,
 如妙寶聚相端嚴。
 如日初出映虛空,
 紅白分明間金色;
 亦如金山光普照,
 悉能周遍百千土。
 能滅眾生無量苦,
 皆與無邊勝妙樂;
 諸相具足悉嚴淨,
 眾生樂覩無厭足。
 頭髮柔軟紺青色,
 猶如黑蜂集妙華;
 大喜大捨淨莊嚴,
 大慈大悲皆具足。
 眾妙相好為嚴飾,
 菩提分法之所成;
 如來能施眾福利,
 令彼常獲大安樂。
 種種妙德共莊嚴,
 光明普照千萬土;
 如來光明極圓滿,
 猶如赫日遍空中。
 佛如須彌功德具,
 示現能周於十方;
 如來金口妙端嚴,
 齒白齊密如珂雪。
 如來面貌無倫匹,
 眉間毫相常右旋;
 光潤鮮白等頗梨,
 猶如滿月居空界。」」



佛告妙幢菩薩:「汝能如是讚佛,功德不可思
議,利益一切,令未知者隨順修學。」


《金光明最勝王經》菩提樹神讚歎品第二十九



爾時,菩提樹神亦以伽他讚世尊曰:


「 「敬禮如來清淨慧!
 敬禮常求正法慧!
 敬禮能離非法慧!
 敬禮恒無分別慧!
 希有世尊無邊行,
 希有難見比優曇;
 希有如海鎮山王,
 希有善逝光無量。
 希有調御弘慈願,
 希有釋種明逾日;
 能說如是經中寶,
 哀愍利益諸群生。
 牟尼寂靜諸根定,
 能入寂靜涅槃城;
[010-0455b]
 能住寂靜等持門,
 能知寂靜深境界。
 兩足中尊住空寂,
 聲聞弟子身亦空;
 一切法體性皆無,
 一切眾生悉空寂。
 我常憶念於諸佛,
 我常樂見諸世尊;
 我常發起殷重心,
 常得值遇如來日。
 我常頂禮於世尊,
 願常渴仰心不捨;
 悲泣流淚情無間,
 常得奉事不知厭。
 唯願世尊起悲心,
 和顏常得令我見;
 佛及聲聞眾清淨,
 願常普濟於人天。
 佛身本淨若虛空,
 亦如幻焰及水月;
 願說涅槃甘露法,
 能生一切功德聚。
 世尊所有淨境界,
 慈悲正行不思議;
 聲聞獨覺非所量,
 大仙菩薩不能測。
 惟願如來哀愍我,
 常令覩見大悲身;
 三業無倦奉慈尊,
 速出生死歸真際。」」



爾時世尊聞是讚已,以梵音聲告樹神曰:
「善哉!善哉!善女天!汝能於我真實無妄清
淨法身,自利利他宣揚妙相,以此功德令
汝速證最上菩提,一切有情同所修習,若得
聞者,皆入甘露無生法門。」


《金光明最勝王經》大辯才天女讚歎品


第三十


爾時,大辯才天女即從座起,合掌恭敬,以
直言辭讚世尊曰:


「南謨釋迦牟尼如來應正等覺!身真金色,咽
如螺貝,面如滿月,目類青蓮,脣口赤好
如頗梨色,鼻高修直如截金鋌,齒白齊
密如拘物頭華,身光普照,如百千日,
光彩映徹,如贍部金。所有言辭皆無謬失
[010-0455c]
,示三解脫門,開三菩提路,心常清淨,意
樂亦然,佛所住處及所行境亦常清淨,
離非威儀,進止無謬。六年苦行,一轉法
輪,度苦眾生,令歸彼岸。身相圓滿如拘陀
樹,六度熏修,三業無失,具一切智,自他利
滿,所有宣說常為眾生,言不虛設,於釋
種中為大師子,堅固勇猛,具八解脫。我今
隨力稱讚如來少分功德,猶如蚊子飲大
海水,願以此福廣及有情,永離生死,成無
上道。」


爾時,世尊告大辯才天曰:「善哉!善哉!汝久修
習,具大辯才,今復於我廣陳讚歎,令汝速
證無上法門,相好圓明,普利一切。」


《金光明最勝王經》付囑品第三十一



爾時,世尊普告無量菩薩,及諸人天一切大
眾:「汝等當知!我於無量無數大劫,勤修苦
行,獲甚深法,菩提正因,已為汝說。汝等誰
能發勇猛心,恭敬守護,我涅槃後,於此法
門廣宣流布,能令正法久住世間?」


爾時,
眾中有六十俱胝諸大菩薩,六十俱胝諸天
大眾,異口同音作如是語:「世尊!我等咸有
欣樂之心,於佛世尊無量大劫勤修苦行,
所獲甚深微妙之法菩提正因,恭敬護持,不
惜身命。佛涅槃後,於此法門廣宣流布,當
令正法久住世間。」


「爾時諸大菩薩,即於佛
前說伽他曰:


「 「世尊真實語,
 安住於實法;
 由彼真實故,
 護持於此經。
 大悲為甲冑,
 安住於大慈;
[010-0456a]
 由彼慈悲力,
 護持於此經。
 福資糧圓滿,
 生起智資糧;
 由資糧滿故,
 護持於此經。
 降伏一切魔,
 破滅諸邪論;
 斷除惡見故,
 護持於此經。
 護世并釋梵,
 乃至阿蘇羅;
 龍神藥叉等,
 護持於此經。
 地上及虛空,
 久住於斯者;
 奉持佛教故,
 護持於此經。
 四梵住相應,
 四聖諦嚴飾;
 降伏四魔故,
 護持於此經。
 虛空成質礙,
 質礙成虛空;
 諸佛所護持,
 無能傾動者。」」



爾時,四大天王聞佛說此護持妙法,各生
隨喜護正法心,一時同聲說伽他曰:


「 「我今於此經,
 及男女眷屬;
 皆一心擁護,
 令得廣流通。
 若有持經者,
 能作菩提因;
 我常於四方,
 擁護而承事。」」



爾時,天帝釋合掌恭敬,說伽他曰:


「 「諸佛證此法,
 為欲報恩故;
 饒益菩薩眾,
 出世演斯經。
 我於彼諸佛,
 報恩常供養;
 護持如是經,
 及以持經者。」」



爾時,覩史多天子合掌恭敬,說伽他曰:


「 「佛說如是經,
 若有能持者;
 當住菩提位,
 來生覩史天。
 世尊我慶悅,
 捨天殊勝報;
 住於贍部洲,
 宣揚是經典。」」


[010-0456b]


爾時,索訶世界主梵天王合掌恭敬,說伽他
曰:


「 「諸靜慮無量,
 諸乘及解脫;
 皆從此經出,
 是故演斯經。
 若說是經處,
 我捨梵天樂;
 為聽如是經,
 亦常為擁護。」」



爾時,魔王子名曰商主合掌恭敬,說伽他
曰:


「 「若有受持此,
 正義相應經;
 不隨魔所行,
 淨除魔惡業。
 我等於此經,
 亦當勤守護;
 發大精進意,
 隨處廣流通。」」



爾時,魔王合掌恭敬,說伽他曰:


「 「若有持此經,
 能伏諸煩惱;
 如是眾生類,
 擁護令安樂。
 若有說是經,
 諸魔不得便;
 由佛威神力,
 我當擁護彼。」」



爾時,妙吉祥天子亦於佛前說伽他曰:


「 「諸佛妙菩提,
 於此經中說;
 若持此經者,
 是供養如來。
 我當持此經,
 為俱胝天說;
 恭敬聽聞者,
 勸至菩提處。」」



爾時,慈氏菩薩合掌恭敬,說伽他曰:


「 「若見住菩提,
 與為不請友;
 乃至捨身命,
 為護此經王。
 我聞如是法,
 當往覩史天;
 由世尊加護,
 廣為人天說。」」



爾時,上座大迦葉波合掌恭敬,說伽他曰:


「 「佛於聲聞乘,
 說我尠智慧;
[010-0456c]
 我今隨自力,
 護持如是經。
 若有持此經,
 我當攝受彼;
 授其辭辯力,
 常隨讚善哉。」」



爾時,具壽阿難陀合掌向佛,說伽他曰:


「 「我親從佛聞,
 無量眾經典;
 未曾聞如是,
 深妙法中王。
 我今聞是經,
 親於佛前受;
 諸樂菩提者,
 當為廣宣通。」」



爾時,世尊見諸菩薩人天大眾各各發心,
於此經典流通擁護,勸進菩薩廣利眾生,
讚言:「善哉!善哉!汝等能於如是微妙經王
虔誠流布,乃至於我般涅槃後,不令散滅,
即是無上菩提正因,所獲功德於恒沙劫說
不能盡。若有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
斯迦,及餘善男子、善女人等,供養恭敬,書寫
流通,為人解說,所獲功德亦復如是,是故
汝等應勤修習。」


爾時,無量無邊恒沙大眾,聞
佛說已,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第十


此經梵筴,英國王立亞細亞協會所藏,比
諸當譯頗有所缺,若陀羅尼不存者甚多
矣。即依宗教大學圖書館西藏譯本,對比
出之。蓋蕃藏《金光明經》有兩部,其一實原
義淨漢本脗合,固其所已耳;而間有少異,
讀者就知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