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h0004 佛說海意菩薩所問淨印法門經-宋-惟淨 (CBETA)





《佛說海意菩薩所問淨印法門經》
卷第十六


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卿傳
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法護等奉 詔譯


爾時,世尊告海意菩薩言:「海意!若諸菩薩
欲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應當修學汝
等大士諸所施作。菩薩不應但修捷語利辯,
應當如說亦然能行。云何是菩薩如說不能
行?海意!謂若菩薩雖具辯慧,而不積集諸
善菩提分法,而作是言:『我當成佛已,普召
一切眾生,廣行法施,令諸眾生得法滿足。』
然此菩薩,不能勤行修習多聞,亦不積集諸
善菩提分法,虛誑一切眾生;此即是為如說
[016-0515a]
不能行。海意!若有菩薩作如是言:『我當成佛
已,普召一切眾生,廣行法施,令諸眾生得法
滿足。』時彼菩薩而能勤行修習多聞,亦復積
集諸善菩提分法,此即是為如說能行。


「海意!又復如說不能行者,譬如世間若王、若
臣普召國中一切人民,欲餉美膳悉令飽滿,
而不備辦所須飲食,虛誑國中一切人民。是
諸人眾既誤所食,各於異處求以食之,心懷
恚恨呵責而出。海意!菩薩亦復如是,願為
一切眾生未度者令度,未解脫者令得解脫,
未安隱者令得安隱,未涅槃者令至涅槃;而
彼菩薩雖有是願,而不勤修多聞,亦不積集
諸善菩提分法,此即是為如說不能行。彼菩
薩者,虛誑天人世間,賢聖呵毀亦復嫌棄,
安立諍訟而不能為大智之主,不能畢竟圓
滿誓願。海意!若欲發起最極難得最上大智,
應當於彼無上大乘不生懈退。是故當知!菩
薩不應但以語言虛誑一切天人世間。


「復次,海意!諸菩薩者,或有人來求請說法時,
彼菩薩即當隨言:『我為汝說如是之法,以如
是法化度於汝,乃至棄捨己身亦不吝惜。』而
是菩薩即不虛誑一切眾生,如是因緣汝應
當知。復次,海意!我念過去無量無數阿僧祇
劫之前,有一師子獸王,名不壞身,處於深
山巖窟之中,常行慈心,視護一切眾生,但以
草葉、花果而為所食。時彼巖中有二獼猴雄
雌共居,後生二子,欲有陀行,乃以其子付
託獸王而為守護,付已他行。有一鷲王名曰
利見,飛處空中忽然至地,搏取猴子旋轉於
[016-0515b]
空。時師子王見其被搏,即向鷲王,說伽陀
曰:


「 「『奇哉鷲王汝知我,
 放捨此二獼猴子;
 我此守護令無畏,
 與彼歸趣勿生害。』」



「爾時,鷲王即說伽陀答師子王曰:


「 「『獸王若能捨己身,
 我當捨此二猴子;
 我處空中此為食,
 無食居空何所為?』」



「師子獸王又復答曰:


「 「『我寧捨身與汝食,
 汝今速放此二猴;
 我願視護至菩提,
 智者應無虛妄語。』」



「於是師子獸王說伽陀已,深心堅固而無虛
妄,將捨其身。


「爾時鷲王見是事已,歎未曾有,說伽陀曰:


「 「『世間性命為滋長,
 能捨己身為護陀;
 我今捨此二猴子,
 令汝久住修法行。』」



「海意!汝今當知!彼時不壞身師子王者,勿起
異見,即我身是。雄獼猴者,大迦葉是。雌獼猴
者,賢護苾芻尼是。二獼猴子者,今羅睺羅及
阿難是。利見鷲王者,善愛苾芻是。以是當知!
菩薩摩訶薩寧捨己身,終不棄捨為他作護,
此即圓滿如說能行。


「復次,海意!又云何是如說能行顯明之相?所
謂菩薩如說布施,即當棄捨一切所有,如所
顯示,此名能行。菩薩如說持戒,即當成辦一
切戒學及頭陀功德,如所顯示,此名能行。菩
薩如說忍辱,即於忿恚諸有過失皆悉斷除,
如所顯示,此名能行。菩薩如說精進,即當於
諸善法勤求修習,如所顯示,此名能行。菩薩
如說禪定,即當修諸禪定解脫三摩地三摩鉢
[016-0515c]
底,如所顯示,此名能行。菩薩如說智慧,即
當分別一切章句,起善巧智辯才決定,如所
顯示,此名能行。以要言之,乃至菩薩如說斷
一切不善法,集一切善法,即當斷除一切不
善之法,勤求修習一切善法,如所顯示,此名
能行。菩薩如說質直,即當無諸諂誑虛妄,
此名能行。如說方便,即當開示方便之門,此
名能行。如說勤勇,即當策勤離諸懈退,此名
能行。如說深心堅固,即當離著趣向勝道,此
名能行。如說誓願,即當畢竟圓滿諸願,此名
能行。如說聞持,即當如聞而善修習,此名能
行。如說積集善行,即當身心俱無懈倦,此名
能行。如說離慢,即當圓滿勝智,此名能行。
如說積集戒行,即當於戒無所缺漏,此名能
行。如說初發心位,即當成辦菩薩勝行,此名
能行。如說無生法忍之位,即當進趣不退轉
地,此名能行。如說一生補處之位,即當進向
坐菩提場,此名能行。如說堅固積集,即當
現證一切智果,此名能行。如說轉妙法輪,
即當於三寶種使令不斷,此名能行。海意!
如是等法,是為菩薩如說能行。」


當佛世尊說
是如說能行法時,會中有五千菩薩,悉得無
生法忍。


爾時,有一菩薩,名蓮花莊嚴,前白佛言:「希有
世尊!諸佛如來以如說能行故,即得一切
最上佛法。世尊!如佛所言修行,是即如說
能行。」


佛言:「善男子!汝知修行法不?」


菩薩白佛
言:「我知。世尊!」


佛言:「善男子!隨汝樂說修行
之法,汝今當說。」


菩薩白佛言:「世尊!修行
[016-0516a]
者,如佛所說,即一切法平等。平等知已,於
正位中,以善巧智而不取證三摩鉢底,此為
菩薩正所修行。」


山王菩薩言:「世尊!我亦樂說修行之法。」



言:「善男子!隨汝意說。」


菩薩白佛言:「世尊!無
所修是修行。何以故?菩薩觀一切法都無
所得,若有所修而非修行,此即是為正修
行。」


功德光照王菩薩言:「世尊!心若隨流乃識有
所轉,何名修行?若菩薩識心於一切法無住,
彼即無有少法可住。若無少法可住,彼即是
為正修行。」


高炬王菩薩言:「世尊!無所樂是為修行,無
所厭是為修行。世尊!菩薩於一切法中,無
高無下,是故無有少法而可樂厭,此即是為
正修行。」


日藏菩薩言:「世尊!若有所依即有所轉,若無
所依即無所轉。菩薩以無依止、無動轉故,即
於一切法無所動搖,此即是為正修行。」


勇猛心菩薩言:「世尊!心者世間所行,世間
馳流。若菩薩於一切心得無心者,即無所思
亦無分別,此即是為正修行。」


愛見菩薩言:「世尊!如佛所說,一切所知皆悉
是苦。若菩薩於一切所知得醒悟者,即無所
知亦無所取,是故不入滅受想定,不捨眾生
不失大悲,此即是為正修行。」


香象王菩薩言:「世尊!愚夫異生荷諸重擔,
起於五蘊深重之見。若菩薩了知五蘊得輕
利者,即捨諸重擔,復能為諸愚夫,宣說棄
[016-0516b]
置五蘊重擔之法,是故無有少法起真實想,
了知諸法無生無滅,此即是為正修行。」


持世菩薩言:「世尊!正所行是修行,非邪惡所
行,菩薩應當修正方便。云何是正方便?謂一
切法平等性智,虛空等故,此即是為正修
行。」


堅固意菩薩言:「世尊!若菩薩有慧方便智,即
無生而生,無起而起,於生滅中亦無所住,此
即是為正修行。」


吉祥峯王菩薩言:「世尊!若菩薩觀一切法自
性寂滅,即不棄捨大悲之鎧,見諸勤力不虛
果利,此即是為正修行。」


無礙光菩薩言:「世尊!若有所行之跡,是為魔
事,若為魔事即非修行。若無所行亦無所住,
而彼諸魔伺不得便,乃能超越諸惡魔道,此
即菩薩真實修行。」


勤精進菩薩言:「世尊!若有少法樂欲成辦,彼
即虛其勤力,以一切法無所成辦故。是中若
有智及所知,即非無意,此即是為正修行。」


滅惡趣菩薩言:「世尊!若有種類分別所行,何
名修行?無種類,無分別,是為修行。彼無種類、
無分別,即心自性。若能了知心自性者,此即
是為真實修行。」


善思而思菩薩言:「世尊!菩薩隨入一切眾
生心,彼隨入已,即了一切眾生心而無心。此
中無心,智所入故,此即是為正修行。」


寂意菩薩言:「世尊!近寂是為修行,非近寂是
為修行。菩薩於其大寂遍寂近寂諸心所緣,
若增若減悉無造作,離增減故平等覺了,此
[016-0516c]
即是為正修行。」


導師菩薩言:「世尊!菩薩發起善根,是正修行。
若有所成,即非發起善根。何以故?菩薩發起
福行,即是發起智行。福平等故即智平等,智
平等故即福平等。福、智平等故即菩提平等,
菩提平等故即一切法平等,此即是為正修
行。」


嬉戲王菩薩言:「世尊!一切法無分別,是為修
行。若菩薩了知一切法法界普攝已,即無有
少法若離若合,此即是為正修行。」


善思義菩薩言:「世尊!諸法依義不依於文。若
菩薩解了義故,即於八萬四千法蘊,慧能受
持讀誦解說,然於真實不可說義中無所動
轉,此即是為正修行。」


清淨意菩薩言:「世尊!深固心是為修行。菩薩
深心具足,即非語言記說,最上所得。但修真
實正道,觀彼真實道亦無去、無來,此即是為
正修行。」


畢竟無垢思惟菩薩言:「世尊!如有垢之衣濯
令清潔,無垢之衣其何滌邪?菩薩亦復如
是,不以本來清淨之心,如實伺察使令清淨。
若復菩薩,一切心垢煩惱本不轉者,彼即清
淨。若如是清淨,此即是為真實修行。」


海意菩薩言:「世尊!菩薩為善知識所攝受者,
即少歷辛勤能成正行。何以故?若菩薩力,
不能超越諸魔事者,當知彼為諸惡知識之
所攝受。若力能超越諸魔事者,當知彼為諸
善知識之所攝受。世尊!是故菩薩若欲超越
諸魔事者,應當親近承事諸善知識。菩薩為
[016-0517a]
善知識所攝受故,即少歷辛勤能成正行。」


爾時,世尊告海意菩薩言:「善男子!汝知魔事
不?」


海意白佛言:「世尊!我知魔事。」


佛言:「海意!
隨汝意說,令諸菩薩聞已,即能超越摧伏諸
魔外道,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


於是
海意菩薩而白佛言:「如世尊勅當說魔事,唯
願世尊,威神建立。世尊!所謂魔事,有十二
種。何等十二?


「一者、菩薩行布施波羅蜜多時,以非愛物而
行惠捨。其心樂欲,以可愛物而行惠捨。心不
樂欲,人不樂之物而固與之,人所樂之物而
不與之。於所施物起種種想,於所與人起種
種想。此為菩薩行布施時第一魔事。


「又復,世尊!菩薩行持戒波羅蜜多時,若見彼
於善法戒行律範軌式而能具足,乃至小罪
猶懷大懼,淨命自資堅持戒行,諸沙門婆羅
門,即當親近尊重。見破戒人呵毀恚怒,於彼
之前,自恃戒德毀謗於他。此為菩薩持戒之
時第二魔事。


「又復,世尊!菩薩行忍辱波羅蜜多時,欲成忍
行,身雖能忍語不能忍,心生瞋恚。見有力人
於彼即忍,見劣弱人於彼不忍。復於有力人
前顯示忍力,於劣弱人前現瞋恚相。彼如是
即忍,彼如是不忍。何等處可忍?何等處不忍?
若行忍處起憍倨心,於不忍處不速懺悔,此
為菩薩行忍辱時第三魔事。


「又復,世尊!菩薩行精進波羅蜜多時,發起精
進,化度聲聞、緣覺乘人,亦復化度大乘中
人。但為聲聞、緣覺乘人,相續說法。返以大乘
[016-0517b]
之法化諸愚人此下據梵本標列文義次第,於海意菩薩說十二種魔事中止有上
三段半,少下八段半。於佛說十種破魔法門中,止有下四段,闕上六段,既梵本脫落,無以補之。此為第

六破魔法門。」


「復次,海意!一切法自性無染,以無染相,化
度染污眾生。此為第七破魔法門。


「復次,海意!一切法自性無生無起,以無生無
起相,為諸眾生宣說斷除生、老、病、死之法。此
為第八破魔法門。


「復次,海意!諸法自性同於一味而無差別。
以同一味無差別相,建立三乘各為說法,令
諸眾生亦不捨離大乘意樂。此為第九破魔法
門。


「復次,海意!若菩薩心意識雖無所依著,而常
不忘失大菩提心。雖離諸發起,然不捨離解
脫一切眾生之心。雖超越諸行,而亦成辦菩
薩勝行。此為第十破魔法門。海意!如是十種
破魔法門,若諸菩薩勤行修習者,即當超越
一切魔事。」
《佛說海意菩薩所問淨印法門經》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