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g0019 涅槃經疏三德指歸-宋-智圓 (T)



涅槃經疏三德指歸卷第十八
錢塘沙門釋 智圓 述


迦葉品初



此下迦葉陳如及後分二卷俱屬涅槃用章而分二
段初二品明折惡攝邪用次後分明化周掩迹用若
爾後分疏何故云是第六化周掩迹章耶答此於用
章別數子科則當第六謂一召請常眾二開演常施
三顯示常行四問答常義五折邪攝惡六化周掩迹
故有六章今合五六只是常用常家之用故曰常用
常即涅槃之理也故知章安之世雖無後分經義巳
圓故前釋通序但以五事主對五章是知更無別立
六章之理如其不然則章安立義便成殘缺況曇無
讖云此經義足而文未盡豈非經義不出五章任有
餘文當在用攝。


善始等者前發三十四問稱可佛懷開演常施故云
善始今更請問卒顯常用故云令終令亦善也。


前隨義題品者前雖是迦葉發問其義包廣但隨義
類題為長壽等一十四品之別悉無迦葉之號。


今從等者今之所問唯在折攝其義既約故使品名
但從人立。


地師等者即地論師用天親七分判經也此品明佛
[018-0583a]
慈悲方便持善星闡提之惡住佛性之善故曰慈光
善巧住持分也。


義用異者義約自證用乃化他。


菩提種子者性為修種亦是修性互為種子如前疏
此亦果性者即下經云從無明行及諸煩惱得善五
陰是名佛性此則捨無常色獲得常色等當知前品
因果各明此品轉因成果故與前異。


由來解下古人皆作此釋也。


是應身佛性等者應同萬類之身故有三世法身凝
然故非三世聖人果性既有二別凡夫本有此二亦
然故向云佛性有三世有非三世此凡夫本有也。


此不然下今師正釋。


因中佛性即三世攝者雖三身之性並常自金心巳
前未究竟故猶是無常故為世攝至果究顯故非世
攝。


合三乘者前取習氣有侵有盡故離今約同到彼岸
故合又非但開合異亦應云真妄異前生死河是妄
今涅槃河是真。


六道皆有佛性者一一皆具五佛性也。


別據萬善了因者前品明生因了因義甚廣又廣破
定業示不定令修道品使見佛性即別約修得以說
故屬了因。


通據善惡者今品修性俱明故善惡皆是佛性。


故云下引品文四句為證。
[018-0583b]


善根人有等者善人有修得緣了之善闡提則無。


闡提人有等者闡提有修惡善人則無然此但引二
句應云或有佛性二人俱有或有佛性二人俱無則
成四句謂二人俱有性德三因俱無不退性以未入
相似位故。


從初意者五異中從義用異故題大章為涅槃用也
以虗妄力者佛性即無明心隨境轉故能起惡。


以佛性力者無明即佛性理具內熏故能生善斷善
由背理起惑生善由反迷成悟。


兩人更遞者謂作善作惡各是一人謂此人作惡彼
人作善彼人作惡此人作善更迭對論故成一雙非
約一人以論先後善惡故云然不相關。


又一下約一人說如文。


今明下二師各執成非今家雙取為是故引河中七
人釋成其義。


未起四住者謂方有無明未有見思其迷尚淺故於
中間接去成佛。


亦是一時改惡為緣者機緣宜聞故且隨機方便權
說夫本迷無始故無次第起惑之事。


若爾下總斥同彼外道既云始起一品無明有佛接
去成佛者是則不假修道自然成佛例此亦應今時
造惡之人至惡極時亦須有佛接去是亦不假修道
若然者則與外道邪計八萬劫後自入涅槃如放縷
丸縷盡則止既同邪計豈是佛法。
[018-0583c]


若言下以始起例未起破也。


應在別處者應在無煩惱處也若爾應元是果佛後
漸起惑却作眾生也顛亂之說莫甚於此。


若從下以始起品例後起品破也。


自後起品等者且諸經教凡說無明或十二品或四
十二品既許最初起一品時有佛接去則後起諸品
例應有接起無明既被接起四住時亦應被接何故
只云起品時被接耶故云何不被接。


若無下以無明窟例四住窟破此亦縱計轉破也縱
彼計云由初起一品其迷猶輕故有接去成佛者後
起漸重故無接義故今轉破云且小乘教所談破四
住盡則得成佛及羅漢果是知四住亦有初起何故
不云從四住窟始起非想惑時有佛接去成佛及羅
漢等耶此非想惑於界內最輕故其義既非故結云
故是難信。


若爾下牒執正為今經所破。


若爾者借使無明後品及四住窟悉有接去成佛者
是則大小果證悉皆不假修道而自得之上師子吼
品頻破此義。


若佛下正引破文汝謂接去不修則同任得菩提也
佛兩弟子者阿難調達是兩弟羅云善星是兩子兩
弟是權法華巳顯以例兩子非是實人。


聞不定教執成定解者不了如來隨宜之說而定執
一義以破諸餘。
[018-0584a]


七句者前四化他能不調能調拔惡始也不淨能淨
拔惡終也無歸作歸救苦始也未脫能脫救苦終也
後三化他德具八自在救苦之德毉師藥王拔惡之
德知病如毉差病以藥。


即羅云庶兄者異母之子故曰庶兄則顯羅云是耶
輸所生是佛嫡子也遠法師云此應是佛堂弟庶兒
故說為子。


具足三德者即戒定慧也。


經廝下音斯賤役也。


緣有淺深說有次第者緣深者先為說緣淺者後為
說。


何以下約經先菩薩次聲聞後闡以徵問。


解云下答釋凡有三段初明小機次第二約大機次
第三顯今經包括統前大小初文中提謂文鱗如前
說此小機次第以人天教為最初小乘為中菩薩為
後略舉方得具足應云般若法華引小歸大悉是教
菩薩也此則小機所見先小後大與今經三子喻不
同故云自是一途等。


若初下約大機論次第也。


初照山王者即喻如日出先照高山是說華嚴先教
菩薩也。


次照平地者即方等巳去三味大乘俱教菩薩不言
照幽谷者以鹿苑說小大機一向不用故此則大機
所見始終俱大亦與今經三子等喻不同故云此復
一途以由今經三子等喻皆後教闡提故。
[018-0584b]


今此下顯今三喻包括。


以山王為初者華嚴先教菩薩也。


文鱗為中者始以歸戒接誘次說生滅令證小果彈
斥洮汰至于法華會小歸大悉為二乘此即次教聲
聞也。


雙林為後者此經明闡提有性若能改惡定得成佛
即後教闡提也故知三喻始自華嚴終至涅槃五時
之教包收並足問此之三喻既攝五時如為聲聞始
從人天小教終至法華開顯何故經云淺近之義為
聲聞說耶又為闡提正在今經談常顯性超出二死
經何以云世間之義為闡提說乎答悉據初說故云
淺近等也以小教機必先小故闡提之人必先令信
善惡因果故若約會歸同是徵細之義也以二乘闡
提俱成菩薩故。


以家業故者諸佛以化人為事所以最後不棄闡提。


經藁草古老反禾稈也。


義兼無差者雖有前後必等教故。


象不足等者象身巨大師子殺之力似不足兔身微
細師子殺之力必有餘。


量力下象力強兔力弱故殺之合有徐疾之異今獸
王一等皆盡其力不以巨細量力而有輕重之殊也。


就緣下經文但合菩薩闡提略無聲聞疏文具出。


佛不二三等者合師子王也。


經反被拘執者反著毛衣詐為鬼狀也拘執即古貝
[018-0584c]
垂毛衣第十一經云拘執䩸衣是也。


經何故羅漢於阿羅漢者善星謂如來苦得彼此皆
是羅漢何故如來羅漢妒嫉苦得羅漢耶上言羅漢
下言阿羅漢者[門@封]具互顯不須異說。


經䠰脊者巨員反曲脊也。


驗知是權下云云豈但善星是權而彼尼犍亦是權
也若是實人豈能以食吐鬼身讚如來之德耶。


不見後接者但見定當有雨不見後為修羅以手接
之入海也夫五緣故雖布陰雲而雨不降一火大焦
二風大吹三為修羅所接四惡王治化五眾生業感
如經律異相中說。


即是欲力者十力中當第五也謂知他眾生種種欲
解也。


如無漏無礙等者若約今宗但是分例無漏一發永
無失沒闡提遇緣即發善心故非全例若依五性宗
此成全例彼明闡提無佛性不得成佛故是知數人
義符五性。


若爾下今師牒斥闡提下今師明義。


善不竝興者善惡相反如水火故此修善也若論性
善常自有之。


善不得生者修善不生也亦是性善不顯故令修善
不生故知邪惡由蔽理性故障事善若解佛性事善
還生故。


後惡稍滅等者由解本性故事惡滅稍滅猶漸滅也
[018-0585a]
約位則名觀似真等滅。


答具有兩義者一有善可斷二無善可斷。


其曾下次第釋出。


無善可斷者還成斷善之義以未生善不得起故理
內眾生即圓名字巳上悟解佛性之人理外即前三
教人違於本性故曰理外。


顛倒虗妄者離二邊求中道捨生死取涅槃忻樂人
天不畏惡道此之九界悉名顛倒不稱實相咸名虗
妄是故無圓融信等五根也此釋太漫故斥云此義
不然也。


只此下正釋理外者自別巳還至于人天節節皆有
五根故云亦有信等。


闡提下明彼起三塗惡尚斷人天等理外五根況佛
界五根耶以彼撥無世間出世間因果故。


既有佛性等者由性本具故能起修以偏圓五根悉
理具故只由理具所以遇緣善發。


而即未有者由修惡為障故然此修惡非指撥無故
異闡提言不斷善修性善惡廣在前記。


定宗者終無善法是闡提之宗。


但自微弱者善在未來現在未有於今無益故云微
弱。


經如朽敗子等者且據現在以說若約未來朽子還
生佛性是善不可斷是釋迦葉問也。


言佛性是善是常者悉約正因。
[018-0585b]


都無邪我者即空見外道所執之我也諸法皆空故
曰都無然其所計自謂非三世攝故舉此我以喻常
我。


語勢牽令佛性是常者謂相帶而來只由真我是佛
性異名故。


經現在世中闡提世者此據緣了佛性以說若具
修得緣了豈是闡提人耶是知言斷善者正約緣了
不據正因。


經快發斯問者能多利益令後世眾生而得正解故。


約未來得等者正因之性究竟顯發在未來故。


食可見者因食得命食即是因命即是果說命為食
即果中說因也經文下句云見色名觸色是因觸是
果此即因中說果。


觸名不同下備釋見色名觸義。


論云者成論也。


問因前生者因前答云佛性者猶如虗空非過去非
未來非現在故經牒云義如是者既非三世何故如
來前文處處說眾生有佛性既云眾生有佛性則屬
三世佛語相反故此問之。


眾生定有此性者眾生是妄佛性是真妄即是真故
眾生有性既如虗空何所不攝豈遺草木獨無性耶
應知彼生既然我心亦爾彼我俱迷同立生號心生
既爾諸佛咸然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一一互遍彼彼
自殊。


皆是無記者雖有見聞怜愛之善不能牽善果故屬
[018-0585c]
無記業。


既無下據無正信善邊正屬惡業此於三性但有其
二定無善性。


取業對善欲者取著於善由樂欲故。


求業對善思者夫身口作善皆由意思故。


經身業口業意業者業所依也。


取業求業者業相應也。


施業解業者業自性也給
養親友自相染愛奉事師長但為人情設施外人唯
祈恩報由斯施等皆邪業也又澤州疏釋云闡提若
有身口意業就具以舉見心造業名取業愛心造業
名求業施業解業當相以舉闡提亦有捨財名施亦
有讀誦分別名解。


如是下結明無善何以下釋此解亦通。


經不求因果者世間因果出世間因果皆撥無故。


色香非苦者闡提但有怜愛之善喻如色香非苦。


莊嚴下凡三家解義於三性中各據一性以釋莊嚴
謂闡提亦有善性光宅謂是無記性開善謂惡性三
家釋義開善為優故道場惠觀亦同此釋而與今師
立義符合前二師義一往亦通。


並無記性者以怜愛之善不能牽人天善果故。


如棊下以怜愛心亦屬工巧無記所攝也然無記有
四一異熟二威儀路三工巧處四通果異熟者謂三
界五道果報五陰即異時熟故變異熟故異類熟故
具此三義故名異熟二威儀有二一威儀事謂行住
[018-0586a]
坐臥四塵為性二威儀心即意識強盛能引發威儀
眼等五識自性羸劣雖緣威儀不能引起威儀第七
末郍惟執賴耶為內我既不緣色等四塵所以不發
威儀第八賴耶雖緣色等諸塵亦性是羸劣不能引
發威儀言路者謂威儀行路也工巧者一工巧事謂
彩𦘕彫鏤五塵為體二工巧心即是意識眼等非威
儀准前四通果者謂證果有於通用亦名變化無記
一變化事謂改易形質無而欻有小乘以五塵為性
大乘以五陰為性二變化心即是意識。


上為中下注云云者謂更有中為上下也或注云云
在如文下者非。


若定則不爾者若是定者不應斷巳還生及得四禪
而墮地獄也。


經具足十力者即是十力中第四知根力也。


約餘人為答者顯如來具足根力非但知善星一切
眾生上中下根悉能知也。


經無異路者若發菩提心必至佛性泉也。


經僧鬘此云對面施。


說教不定者由機不定致令如來說教不定佛如明
鏡普現眾像故云照根不同。


眾生不達者未得教法深益之人致有斯諍。


特是略耳者過去巳謝是故不說又由過去善根生
今善根說現知往是故略之。


諍論下云云者開善合第二十犯重人有性無性在
[018-0586b]
第十九一乘三乘中故但二十冶城謂與前義不同
故別開為一故有二十一今師依之。


非六凡識所知者非凡夫六識所知也。


初智人聞有等者此約二諦相即。


聞有無等者聞說雙照即達雙亡若聞雙亡亦知雙
照此則聞佛四門之說解四無四而皆互通疏文且
據四門亦可權實大小相對以說謂聞權知實聞實
知權聞權實知非權實等須知權實四教各有四門
而疏不約權實者應是直就圓實以說是則言有是
權攝前三教言無是實獨在圓融有無不二即權實
不二也。


一二等者於一法中作二種說應知二說即一法一
法即二說。


面聞下面從佛聞尚有是執末世滅後執之更甚故
曰轉尤。


不解對治意者說有治無執說無治有執愚人不解
因起定著豈能破有無之惡。


邪國土下隨方也時節下隨時也。


唯得肉食者雖開食之如食子肉不應貪味又得和
肉糜飯當以水洗令與肉別。


九住等者九住亦應少見十住比於後果亦成不見
以後望前得云少見以前望後得云不見他所宜故
與奪說之故名為他語也。


世界意下云云者知彼根性差別故作不定而說令
[018-0586c]
聞者歡喜故屬世界。


應是遺漏者今世行本皆無結文應於作種種說下
結云是故如來名為具足知諸根力。


廣出不定法者即前所說教法也。


略舉一邊者經中但例三句也。


涅槃八味者如前名字功德品說。


經帝釋者此云能作天主。


憍尸迦者過去世時波羅奈國有婆羅門姓憍尸迦
好修福業與其同友三十二人共為邑義憍尸命終
為忉利王餘為輔臣佛依本姓呼之。


經寶頂者從髻中明珠為名。


寶幢者與修羅戰勝遂立勝幢因以為名。


論家為比者只是過未四諦智比於現在故得比
名今意在大須依初解澤州亦云佛知生死無常苦
無我不淨知涅槃常樂我淨為八。


七如梵行者此釋可依以七善在大故。


止就善義者皆約天主具眾德故以立多名故云善
義。


重約五陰者以五陰通善惡故。


經亦名為諦者遠師云有漏五陰是苦諦無漏五陰
是道諦。


但除色陰者以四陰名心心即識故雖有王數之殊
通得名識澤州釋云有漏陰中陰識一種自餘四陰
為識所依名四識住所謂識住色中乃至住行中以
無二識故不云識住識中與今釋異者恐各有所據
[018-0587a]
經中四識住列在四食之後疏文隨便故先釋之。


陰通內外者段食在外思觸識三食在內所謂色陰
中有段食識陰有識食行陰中有思觸二食受想不
論。


能通名道者由觀五陰即佛性故反迷成悟通至佛
果亦可云道謂六道以五陰通六道故此亦兼釋亦
名為有也二十五有即六道故此亦兼釋亦名眾生
五陰和合成六道眾生故。


體即無相者此即兼釋亦名為世五陰之相名世體
即無相名第一義。


三修者色名身戒餘四名心。


經名因果者善惡五陰名習因報陰名果。


正在行陰者以起三毒等正屬行陰故亦可云有漏
五陰從煩惱生能生煩惱故名煩惱。


有為解脫者五陰身在故。


為因緣體者十二因緣不出色心故。


亦名三乘等者即釋經中亦名聲聞等三也有本作
三修者文誤以和合色心成三乘身故。


餘皆可解者即經亦名地獄等以五道三世俱有五
陰其義易明故不釋也。


此即約世說第一義者以阿若但是人名故屬世諦
眾生不解致成諍論者如小乘凡二十部執計各殊
大乘一性五性宗承兩別若不曉解赴緣之意豈免
諍論之失如來略舉二十一事以明不解之端以此
[018-0587b]
例知像末之時東西二土大小兩乘凡有各執悉由
不解赴緣之意。


初明涅槃不涅槃中疏文先懸示部執次隨文正解
下文例爾。


婆多據事者此是有宗多據現事以現見如來[厂@火]身
入滅故云畢竟涅槃。


諸仙者釋名曰老而不死曰仙仙遷也遷入山也故
制字人傍山也魏伯陽周易參同契云精液[勝-力+天]理筋
骨致堅眾邪闢除正氣常存累積長久變形而仙。


有權有實者權人為引實行故。


故說無常者此大涅槃之用也而無常即常亦即雙
非。


以餘勢故者神通雖失餘勢猶爾故墮不死摩竭提
此云不害以國無刑殺故。


經食唾者乎者以達多化為小兒在闍世膝上闍世
以唾飼之口中故佛以此為責。


經二者殺須陀洹者以父王幽閉七日之中目連飛
往為說法要得初果故如十六觀經說假名菩薩即
前三教人皆謂定滅如來說常令達圓頓真實即圓
人。


須善部意者此亦二部不同婆沙明有門義故宗婆
多成論明空門義故宗無德。


不同外道者以了無常不同外道計常。


破諸離陰者以外道計我是實故以假我破之。
[018-0587c]


有相續下正示假我義釋三假如前記不言相待者
依經且二具足必三。


復言實法下實法五陰也以攬五陰成我故五陰既
滅假我亦無如指既滅拳名亦滅也。


復言下實法滅故無但約假則有如血肉之指雖念
念滅不妨相續以立拳名是故有我。


此一向明有我者雖或說無次還明有。


若我無我破我無我者即招提明以我破無我以無
我破我也。


有此理不者真諦意云中理非我非無我故。


理中下正破然彼伹執雙遮豈知雙照二鳥俱遊何
曾理中不得有我無我耶然二宗執我有無是小義
真諦依今經意用大理以破之。


不得有無常等者正是一鳥窮高之涅槃一鳥在下
之生死雙遊並息義俱不成是知真諦伹見黃[少/隹]在
前豈知挾彈居後也。


若中下疏主正依龍樹中論以申其義說我無我雙
照之用諸法實相雙亡之體亡照互融體用相即是
則相破義既成兩非義亦成故知招提真諦各得片
意。


例諸諍論者若例次文者應云諸佛或說有中陰或
說無中陰諸法實相中無陰無非陰前後諸番悉應
例作。


前明相續假我者以說善惡果報有受故此由相續
[018-0588a]
故從因至果。


唯因成是體等者相續伹是因成經時前後得相續
名相待伹是因成橫待豎待得相待名故此二假並
名為用。


色心總名者以十二支不出色心故。


若為其作佛性義者前次第釋經皆躡次師假名性
義今更依初師佛性之義次第用釋下句經。


具為五陰所成等者五陰即佛性故故經云所謂內
外乃至五陰也。


因成所成者所成即續待也。


即是合義者合會也。


復是緣義者煩惱潤業令得受生即資助義。


二手能出譬期者二手合能出於聲譬五陰合能出
於我。


聲譬體者聲從二手而出如業從色心而起。


相拍譬愛者雖有二手不拍無聲拍故有聲拍是出
聲之緣故譬煩惱。


經眾生業愛者生合二手業合聲愛合拍。


無計離陰於草木計我者若離陰身別有我者義當
草木外物是我也。


亦不得計離陰有我者此正明經意佛恐即陰被破
轉計離陰故云終不離陰等耳。


即有六有者以中有足五道為六此正當計無中陰
家遮計有中陰義也若許有中陰應有六道既伹有
五道驗無中陰。
[018-0588b]


經云無色眾生無有中陰者毗曇法中說除四空餘
一切處定有中陰以無色界無處所故向疏云色地
受生定有中陰是也。


二果用等智斷惑者二三兩果也等智即世智謂忻
猒之心也凡聖等有故名等智。


牽羅漢退者而現生必得遲者至死還得羅漢終不
隔生。


沙井喻等者上塼喻羅漢下塼喻初果沙喻中二。


上去到下者喻羅漢退為初果也。


有時退失者若據次第修人得電光定從欲界入初
禪不云有退今云退者應約超果。


經一內二外者應以五義分別一約惑復有二種一
受生煩惱於受生時起貪等結二障道煩惱現起染
汙妨礙聖道彼阿羅漢受生煩惱一向不起名為不
退障道煩惱得有起義名為有退二約惑因緣惑起
有三一性使不斷為因故起二以不正思惟故起三
緣力故起如見女色生貪欲等羅漢無前二因而起
煩惱名為不退緣力生結名為有退謂見增上可貪
境界暫爾生貪還即攝心斷之令滅三約道道有二
種一者有漏等智斷結二者無漏聖道斷結等智則
有退無漏則無退四約住散亂有退專修無退五就
根鈍根有退利根無退義既如是不得偏執。


經有時解脫者以要待時方得解脫時有六種一得
好衣二得好食三得好臥俱四得好處五得好說法
[018-0588c]
人六得好同學待此六時名為鈍根不假此六得解
脫者為利根。


六人者疏釋可知遠師云舉六羅漢證成有退謂退
思護住勝進不動是六羅漢。


舉譬者觀經譬合二文似明不退而疏主科在初退
中未詳所以。


寄言故有為者以可說故。


而其理無為者直約因緣相生之理古今常定無一
念間故是無為不得云三道即三德是無為也此約
因緣妄事說無為故請觀經文。


餘三句便來者謂正在初句餘三因便而說。


壞三因者壞愛取有也。


復無生死者現因滅來果亡。


云云者有餘羅漢巳斷子縛而果身在猶是過公二
因所感故云從十二緣得。


可見云云者凡夫五陰是過因所感故云從緣生現
在復起三因牽二果故云亦十二緣。


經上行生天也下行三塗也。


有障不障者五欲不障下二果能障那含及羅漢果
故知曇無德義與成論同以論宗彼部故多祇二部
各據一邊。


經獲得正道者正道聖果也。


在凡夫時者即得禪外道後學佛法也。


經遠離煩惱者以伏惑名遠離。
[018-0589a]


經斷四禪煩惱者用世智斷也故佛三說三界不同
竝是隨機貴在得入。


相應思為正體者夫施者皆以意思割捨方能有施
故以意思為體由意思故即以身口助之令所作成
就暢其意也。


三無為者一虗空無為頌云此中空無礙明虗空無
為以無礙為性由無障故色於中行名為虗空二擇
滅無為頌云擇滅謂離繫擇者慧也由慧簡擇四聖
諦故滅者涅槃不生名滅擇力所得滅名為擇滅三
非擇滅無為頌云畢竟礙當生別得非擇滅言當生
者當來生法緣會則生緣𨵗不生於不生時得非擇
滅此非擇滅礙當生法令永不起名畢竟礙言別得
者謂非擇滅有實體性緣𨵗位中起別得得故非擇
滅得不因擇但由𨵗緣名非擇滅論云如眼與意專
一色時餘不見聞等色聲香味觸落謝過去畢竟不
起得非擇滅名。


經不從智緣者智緣即擇滅也以於內凡忍位便滅
三惡故知不從初果無漏擇力所滅也即此計無擇
滅無為。


毗曇定有等者四大是本名為能造餘青黃等是所
造。


成論則無者彼謂四大是假色香味觸四塵集成不
造諸色。


經所謂麤細下列所造色澁滑是所造觸青黃至斜
[018-0589b]
角復是色輕重寒熱飢渴復是觸煙雲塵霧復是色
依毗曇更有高下光影明暗正不等並是造色此中
略無。


經如響像者能造四大如鏡如谷所造之色如響如
像。


定云無作非色者具足應云非色非心以德宗用不
相應行為戒體故僧祇異前兩師立應云以心為體
如前念戒中巳釋。


不作心果者明無表色不為心果何者以無表自以
身口作色為因發於無表色為果但是以色因發色
果故非心因果也。


不生餘色者以無作色非顯等色也。


經戒有七種七支戒也。


經其心雖在惡者此明無作色不屬於心何者以心
在善惡無記中既不失戒驗知不屬於心。


別有異體者以彼部中宣說同時別有諸數與心別
體相應造緣。


僧祇下但有心王故。


無異體者唯說一心隨用分為多數不說同時別有
諸數斯皆不達如來隨緣之說執之成諍應曉心數
亦有亦無唯一知性隨用分多非全心外別有諸數
故言非有譬如一金作種種器非是金外別有器體
隨用分別想受行等各守自相得言有數如金與器
非無差別金器雖別時無先後心行如是安可各執
[018-0589c]
先舉聖人十二因緣者謂變易土中界外十二因緣
也皆是根本無明所出。


次明凡夫中經明十二因緣少異餘處餘處所辯過
公因中彰無明行今此具論無明愛取及與行有又
復餘處現在果中說識名色六入觸受今此唯說受
及名色又復餘處現在因中說愛取有今此通說無
明愛取及以行有又復餘處未來果中說生老死此
說受觸識與六入十二因緣齊通三世隱顯互論於
義皆得故俱舍云略果及略因由中可比二。


細尋之者令尋文釋義也。


經聖人色隱等者以行等十一支不出色心如是色
心皆從根本無明所起此乃但明過去之因也。


次正明凡夫中初明後即前經有二段先明過去因
經從無明生愛當知愛即無明者無明之心對境染
著即名為愛是故此愛即是無明。


經從愛生取等者即前愛心取著境界即名為取體
性不殊是故此取即無明愛。


經從取生有下即前取心起業名有是故此有即無
明等。


次論現果經從有生受下此名識支以之為受識支
即是現報之體從因納得故名為受即前有支轉為
此受是故此受即前行有亦應即前無明愛等就近
言之也科為後即前者以後後支不離無明故故知
心外無別心數。
[018-0590a]


故明前生後者以經云生於名色等故然亦明其心
法展轉相生更無別數。


經從受因緣生名色者受增為名所託精血說之為
色從受生於無明愛取有及行者從現報受起後因
也從受因緣生受觸識六入等者從現報識轉起未
來生死果也此中文雖相生義本相即亦應云名色
即受乃至六入即受。


經是故受者下總結無別受心向前即於過去無明
愛等向後即名色等故即十二支。


或謂未來生支為受者疏主出他釋也正解如前記
執有心數者疏文可解然經文應明其過因現果現
因當果而此文中略無當果辨過因中初言眼色明
欲四法生眼識者雖舉四法為取要欲為無明支欲
即無明正顯其相此是過去無明支也欲性求時即
名愛者過去愛也愛緣取者過去取也取名業者過
去行也此言略若具應言取緣有者名之為業次明
現果業緣識者生現識支識緣名色起名色支名色
緣六入者起六入支六入緣觸起現觸支此心法中
觸數名觸下依此觸生諸心法觸緣想受起現受支
通想說之觸緣愛者起現愛支觸緣信進定慧等法
起現有支。


如是等法因觸而生然非觸者結明其異由言非觸
故諸弟子執有別數。


娑沙二釋者又正法念經中攝入鬼畜羅睺是師子
[018-0590b]
兒攝入畜中。


通是一有為者總其三界是一有為果故。


二十五有中一有者以二十五有但是細開六道故
有爾許然於六十有開不開如地獄趣但通總而為
一有更不細開八熱八寒等殊鬼畜修羅品類俱多
而通總各為一有而巳故云如下三趣等應云四趣
以二十五有開四趣故。


人天各離等者人之一趣開成四有天之一趣開成
十七言十七者一無想二五那含六欲并梵成九四
禪四空處通前為十七此葢治者釋經中一有義意
取四惡趣不細開為一也然依疏主其義頗長既通
餘義故更助釋。


因果者二十五有不因因果也善惡者三善三惡也
七識處下河西於欲界分五道云上二界為七謂此
處是心王住處故若出三界真空涅槃則非識心住
處也又澤州解云三空為三初二三禪為三欲界人
天為一故合為七論云識不樂住三途及無想五淨
居非想處三惡有苦煎迫識不樂安第四禪有無想
殘害識心故不樂居又有五淨居趣入涅槃不欲久
安故非識住非想及滅定亦殘害心識識不樂居故
非識住。


此不應然下破河西而今師不出正義今准遠師云
人中富貴為一六欲天為六初禪巳上合為一是為
八。
[018-0590c]


名無分優婆塞等如第一疏釋列眾中。


又人師下此即澤州解也彼云如毗曇五戒要須具
受乃得但就持中持一戒者名為一分持二名少分
等。


次明八戒者如前記。


但是互出者點示經文五戒約不具說而有執具受
者為諍八戒約具受說亦有執不具受為諍。


經不名得齋者一日一夜是齊分故所以滅此伹名
得戒善不名得齊。


故毗曇下四卷毗曇業品偈云調御威儀戒是捨於
五時禪生及無漏二時覺所說長行釋云威儀戒五
時捨罷道犯戒死時邪見增法沒盡禪戒二時捨退
及上生無漏戒亦二時捨退及得果。


更增損之者謂雜心中四捨望四卷毗曇則無法沒
盡捨及犯戒捨是損也而有二根生捨是增也故雜
心業品偈云別解脫調伏是捨於四時若捨及命終
斷善二根生長行釋云謂捨戒身種類滅善根斷二
形生律者云法沒盡時彼說戒結界羯磨一切息阿
毗曇者說法沒盡時先所受律儀相續生不捨未曾
得律儀不得是故說一切息有說犯初眾罪名捨律
儀此則不然若捨律儀者犯根本罪巳還俗應得更
出家巳捨律儀故佛言非比丘者以非第一義比丘
故此說無過也犯初眾罪於別解脫律儀是比丘於
無漏律儀非比丘盡壽律儀四時捨齊律儀至明相
[018-0591a]
起時捨謂住律儀而犯律儀者是犯戒非捨戒故疏
云但是穢戒也。


除法下正示雜心所損二捨也謂雜心無此二捨故
云除也。


並言不捨者謂法滅犯重並不捨戒如向引論。


二根下即雜心所增一捨也。


餘部下謂二根生亦不捨戒也若準四分二根生失
戒以四分四捨與雜心同故謂一命終二作法三斷
善根四二形生故四分中罷道還家須作法捨其不
作法者戒體還在犯重亦不失戒以餘支餘境猶轉
故若根轉人僧轉為女則懸發尼戒尼轉為男則懸
發僧戒故根轉者不失不同二根生。


即真無漏者見修二道也。


相似無漏四善根也。


受道下二即餘凡夫於戒持犯也犯者但名汙道乃
至知不失。


一三皆大乘說者此即大乘初心不達佛旨或言二
乘得作佛或言不作佛世有定執五性一性宗義者
或似之以五性家謂定性二乘不作佛故。


非其境界者非小乘諸部境界也。


若爾豈可定是耶者故知於一於常起定執者則
執實謗權豈知權是實權實執水非波豈非。


顛倒是故金鐵二鏁貴賤雖殊繫縛一也於一起執
其金鏁之謂乎龍樹所謂非論議者所知葢凡夫易
[018-0591b]
起執著故論主𨵗之也。


現在正斷者子縛斷也。


未來不生者果縛斷也。


並是近代者指此方齊梁巳來人師於此經文隨語
各執也。


當果與真神者佛果在當真神非妄。


即是離眾生有者以眾生是現是妄故未有佛果及
真神也。


心及眾生等者凡有心者皆當作佛一切眾生皆有
佛性聞此說者於即起執。


並不得佛意者以於即離各起定執故若解今宗六
而復即則起於即離有定執耶是故聞即不驚聞離
不怪善得佛意吾宗之謂乎。


及三文者猶如虗空等三段也。


經一闡提等悉有佛性或說無者一性宗言闡提有
五性云無應知言有約性言無約修言有約未來定
作佛故言無據現在斷盡善根故得今經意冰執自
消。


婆多明無者如十誦戒本序文但云稽首釋師子也
成實宗曇無德故四分戒本序云稽首禮諸佛也。


多世界則有者薩婆多無十方佛。


迦葉品之二



疑是解津者津謂津濟由疑故得解則疑是解家之
津濟也。


此疑非解者以因邊邪之見而有非因佛教異說而
[018-0591c]
生故疑者猶豫不決也。


釋出疑由者即經心不了故等也。


如此事理者涅槃理也濁水事也。


比度能治者即經云眾生見巳即便生疑等。


經見有二種者見生死苦故云見苦以猒苦故疑有
治苦之樂故見非苦。


苦非苦下釋二種相先釋苦眾生見巳下釋非苦。


經離是四事者即上離善友等四也。


如種良田等者雨水喻所施之物田即能受之人下
種喻能施之心生芽喻所感之福下種是因雨水是
緣因緣具足故生芽收穀。


貧是劣果者如田本無穀。


施得勝報者如種之獲穀。


田瘠下若約田有肥瘠則收有多少乃喻施悲敬兩
田報有優劣今且通喻既並獲福通號良田故云置
而不論。


私謂下先牒邪執應下種水土舉喻破也如下種
於田冬必收穀施物於貧後必勝報如水土無穀我
種之而獲穀若貧窮非富我施之而果富。


若有施主施利刀等者以惡資施主反破邪執。


經有五事施者謂色力辯安壽命此偏約施食以說。


第六復次下疏文消經自是一意經意以供養佛像
乃至亡父母雖有能施之人及所施之物而無受者
以佛像等非生人故既無受者云何有報。
[018-0592a]


臨終一念者如阿蓍達王行十善業垂終之際宮女
墮扇面上一念重嗔便受虵身云云惡念既爾善念
例然。


而墮而昇者惡念墮三塗善念昇天人。


餘未償等者如石勒前身於罽賓施羅漢以有雞業
且墮雞中後以施羅漢因故報為國王不達此等即
成邪執故經出邪執疏以正見釋之顯彼邪也。


經如葢是一者腦葢也。


應有習果者今世亦應有智慧也有智不應斷善以
斷善邪執是無智故答意者亦有習果而是世智不
妨斷善也。


清昇善根者人天善也以彼撥無世間因果故唯有
三塗之惡因耳。


徐僕射理人者善能決斷他人是非巳身有犯而不
閑答問也南史云徐陵摛之子也字孝穆母臧氏甞
夢五色雲化為鳳集肩上巳而誕陵數歲家人擕以
候沙門寶誌誌摩其頂曰天上石麒麟也光宅雲法
師嗟陵早就謂之顏回八歲屬文十三通莊老義及
長博涉史籍有口辯父摛為普安王詻議及引陵參
寧蠻府軍事王為皇太子東宮置學士陵充其選稍
遷上虞令御史中丞劉孝綽與陵先有隟風問𠜨陵
在縣贓汙因坐免之為通直散騎侍郎。


天柱瑜者天柱山在會稽瑜名也時號頓悟禪師。


不曉世語者未治本云瑜常身病尼問疾云闍梨無
[018-0592b]
所苦巳就靈姑卜云無苦即問靈姑是誰答言是剡
更問汝向剡耶答云是夜行汝夜行耶而竟不知越
俗名鼠為靈姑等故云不曉世語也。


而是下合例也有世智如理人甚善極解深義不知
出世法如不閑答問不曉世語。


經非是下劣等者簡闡提但在人中唯是利根諸天
著樂三惡苦重皆無剛決故少此心。


利人初入者以自然有三念故如前說。


釋中二者標過未二善也過去下釋出二相。


果字即結未來不斷者以過去善因若今未受果必
在未來即順後報也。


既無現未過去亦息者以未來望今現在為過去又
直約今生巳前為過去以今不作善因故不資發過
善以過善不得起故故云亦息。


通別三世者前三問是別後一問是通。


經如來亦說佛性有六者此據佛於上第七功德中
說此六種也。


是了因者據可見之言即判屬了。


二謂正因者據一常二真等謂是正因。


望下下今意謂與九地佛性相當即九地中了因正
因也。


懸取答意者恐佛作此答也。


若謂往時者未斷善前名為往時。


正用遣問者雖通舉四種而正以分別答遣迦葉之
[018-0592c]
問故重釋也。


雖有而無者雖有佛及等覺之性由煩惱故常果未
顯屬於三世故云而無。


雖無而有者必定當得常果故云而有。


通答前三者初明即有而無何妨斷善即答第一問
次明即無而有何妨一切悉有即答第二問總此二
意即答第三以斯一文答前三問故云通答。


當相即非三世所攝者約理則凡聖體一故非三世
而未來得復云未來者約事則因果位殊未來方證
即前不即不離義也。


如來則非三世者究竟證常住故自金心巳還雖分
證常猶有無常故屬三世下經明後身九住同有六
事而有常者與而言之。


未來全見者至具見時即是妙覺。


若善五陰者四果十地菩提果者究竟果如下疏釋
重明後身者真因分果皆屬三世。


但言可見與前為異者對前後身六事辨異前云六
少見今云可見可見則未得少見也。


不與常名者八住至五住比於九住巳上所證淺故
奪其常名。


言善不善異前者五住至初住所證復淺無明尚多
故云善不善不同六住巳上得純善名下文詳之矣
後身下通前簡顯也。


修得是善者於當位見中道故。
[018-0593a]


不修不善者未破上地無明故。


並云亦應真不真者具足合云亦應修得是真不修
不真。


失念不善者若約今宗圓位初住巳得念不退別乃
初地並不應失念故此釋非也。


難亦未去者若欲去難如向記中隨文釋也。


經定有佛性等者若言定有現在未見若言定無未
來必得不許定執即名置答置而不答釋一者遮止。


反質答之釋二者莫著質問也反問其義不令執著
名為置答佛以莫著名置答迦葉以遮止難之。


私云下置謂棄置遮止莫著悉是棄置所問是故伹
云以置為答通收二意前疏主釋義別就兩途通別
相關其義方顯。


因中因果者無明煩惱是因中因四果十地是因中
果。


經亦過去現在未來則是因中果也。


亦非等者究竟果也。


因中二乘即是三世者因中果也。


若大菩提等者究竟果也。


前文下重牒前文示今釋義。


果性不爾者以有因中果及究竟果故。


善五陰者即通因果者小乘四果十地分果所有善
陰望佛竝因唯佛名果向云生善五陰即是果性者
且約通說分證究竟及以小乘俱名果故。
[018-0593b]


前文下引前文證今義亦三世是四果十地非三世
是究竟。


有人下出他人釋義既疏主巳約因果釋之故知他
義未當。


若約煩惱即為因者以煩惱即佛性故。


善陰果性通因者以四果十地究竟悉名善陰經云
得善五陰即是四果十地也而疏云十地之果者望
凡名果望佛名因向經云果亦過去未來者望凡以
說。


唯在於果者經云獲得菩提是究竟菩提也從善五
陰得菩提果故名陰果。


備有因中之果及菩提果者初法中善五陰是因中
果也菩提果如文。


經如眾生身等者以眾生身喻菩提精血喻諸煩惱
及善陰。


經佛性亦爾前四味因中果也此亦三世醍醐菩提
果也此非三世。


即合現在以煩惱故能令斷善者以現斷善合樂果
也。


必由過去者合過去業也由昔無信今斷善根無信
即煩惱也。


今言下釋妨既由過惑而今斷善何故經云現在煩
惱耶故此釋之。


合第二譬不生果者未來若修緣了方能得果故
[018-0593c]
云佛性因緣能生也。


若鏗然固執者若定執正因佛性在迷未具緣了如
執燈明未出不能破闇。


若因緣假名者若曉未來因緣會時則能得見如了
燈日雖復未至未出不可定執不能破闇。


經未來之生能生眾生者然此段經凡立二譬一燈
日譬二生支譬疏伹釋燈日後譬略無謂十二緣中
未來生支能生眾生。


能生佛性者能生初住及後身等佛性。


經若言五陰是佛性者若陰是性則性在身內云何
說言非內非外。


經我先不說眾生佛性為中道耶者此指師子吼品
中廣釋佛性為中道義故今指之。


非內六根等者內六根即正報外六塵是依報。


為破兩執者內外之執也。


即一而三即三德性者即中是法身性即空是般若
性即假是解脫性。


備此二義者即三而一即一而三也。


豈有無真俗之中等者圓融中道即遮而照故具二
諦。


佛性咸遍者中既具俗俗攝三千事理依正無所不
統故云是故佛性至咸遍也。


多處論遍者所出非一故云多處。


所以至此等者多處論遍是雙照此言雙非是雙遮
[018-0594a]
應知言說雖殊理體無異多處論遍者是即遮而照
此非內外是即照而遮遮照一如諸文義等。


復應雙是者即雙照也。


尚未能計猶如虗空等者尚未如外道之勝者安曉
圓中之大義乎。


根塵合等者經伹云內外合荊溪以根塵釋之也。


豈非體一等者凡有三句結責他師體一則依正體
一相即謂依即是正正即是依既一既即則曉依正
俱遍故云豈非性遍豈同計性唯在有情身中如器
中有果耶。


今問下只由經云內外合故所以歷根塵責問顯彼
違經先以四句定次若雙非者下正難於四句中且
牒雙非以破恐他見此明中道為佛性而執此義言
無情無佛性者以經云非外六入故故今以非內難
之五陰即內六根既云非內非外則有情五陰亦無
佛性何但牆壁無情無佛性耶若約雙照則依正皆
有。


哀哉下傷勸也傷彼迷愚故云哀苦。


請細下勸曉經旨六門即今明中道六段也。


以括一部者以一部之文豈離中道文雖異說理必
常融此為世人好執下文墻壁無性之義故令以此
遮照之旨統括諸文。


統收一期者此經談理既然諸部圓經固無異轍伹
由兼等故分五時。
[018-0594b]


釋迦以望等者出世之意指歸此性佛佛道齊五佛
無別一以貫之故云理無二是五時無別故云事無
毫差。


所失下只由世人不了性遍則使大教徒施圓修虗
設故云不輕。


釋迦等即五佛也一釋迦二十方而以三世為三成
五也。


先出二執者執外道內道也。


次四復次等者經中約果約修以談佛性然修由性
成果由因得良由本具方論修果故使理具轉成修
具一一修具無非理具當用此意以尋經文。


經佛性雖有非如虗空者虗空說無為有故有頗見
而佛性可見。


經猶如燈焰者從初焰至後焰相續不斷故。


色即佛性等者此明墻壁外色即佛性也金錍云色
何以遍色即心故又云若不唯色色非心耶。


若色等無者若謂墻壁等色無佛性者相好色身亦
應無性以俱是色法故若俱無者則有情亦無何但
無情。


二結假說者經云定說非定執也故以假說明之。


經心不等故者既知酪因乳生則乳中有酪何故不
許乳由水草而水草中有乳耶兩物既俱本有而偏
執一有一無名心不等。


經四事和合者此明眼識從四緣生新經論明九緣
[018-0594c]
生如前記。


初一異因異果者一因生一果故云異因異果故以
一字明之。


經離於方便等者以乳久停或自變為酪故如師子
吼品。


經要須方便者要須人工也。


經鹽亦應有微不醎性者難意者不醎之物既有醎
性鹽醎應有不醎性耶此即互難難有令無難無令
有也。


經不可獨用者以鹽性醎苦獨用則人不堪食若本
有淡性何故爾耶。


經不從方便者不從外四大而增長內也。


一依理起教用者即如來依佛性理起權實教。


二明下即機緣稟教立行故曰修因行成證理故曰
趣果。


三習下修因必習於圓解趣果定除於結惑故此三
科初一在應後二屬機。


別明自意者自意是今經正意故更別釋。


經知殺解脫者知殺貪愛母無明父等得解脫也又
是知因殺得解脫如殺五百婆羅門等。


經乃至邪見者於十惡中略其八種故曰乃至。


知邪見解脫者知因邪見識達正道名為解脫。


得無量罪者澤州云波斯匿王先有誠教有犯佛者
罸財入官彼聞得罪謂招此坐才過反故求與財。
[018-0595a]


隨自他意可知者智人說有我亦說有隨智人是隨
他我亦自說是隨自前隨愚人說幻一向是隨他。


經不見一切眾生定得菩提者此赴宜之說圓人初
心定知豈十住不見耶然應比下實見比上則名不
見與奪論之義自可了。


經我說如是汝說亦爾者彼此同知名隨自他意語
經然不離於陰入界也者無量諸法不離三科三科
不離色心色從心造全體是心一家立行唯能陰界
美在斯也。


經七種語者因中說果名為因語果中說因名為果
語說現在法望前為果望後為因名因果語立喻顯
法名為喻語假舉世間不應有事而顯諸法名不應
語隨世流布說男女等名世流布語有所宣說令他
眾生從巳化意名如意語雖有七語正約後一明巳
為生說性之意。


經眾生現在六入觸因者謂現六入及觸是過世業
行家果現所造業復為來因名因果語。


經說諸眾生悉有佛性不放逸者寶性論云為眾
生於自身中生怯弱心謂巳無性絕分不求故說眾
生有佛性義與此同。


初明無所有者由證法身真空之理而外有力無畏
相好等即真而應故云無所有無家之有名無所有
次明有所無者謂不善無記昔有今無故云有所無
又前一顯智德所成後一明斷德所離。
[018-0595b]


闡提即有下云云者此修善修惡互論有無如下四
句料簡故注云云。


經眾生不解自意語者七方便眾生執偏疑圓故
云不解。


經後身不能解者藏通後身若別教約行教道則
初地巳解約教教道等覺猶迷若以究竟望之則圓
教補處亦名不解自等覺巳還悉名其餘菩薩。


況復淺人者二乘及餘菩薩也。


世諦種別者即別圓俗諦中十法界業行因果差別
故非二乘所解。


應身為世諦者化迹難量不可思議故非二乘能了
上文云現病是佛境界非二乘所知即其例也。


別有所關者此如法華玄義明七種二諦中引此經
文明別教二諦也故彼文云幻有無為俗不有不無
為真者有無二故為俗中道不有不無不二為真二
乘聞此真俗俱皆不解故如聾瘂大經云我與彌勒
共論世諦五百聲聞謂說真諦即此意也若約時部
或在華嚴或通二酥。


境界性者惡邪堪為佛所觀境未有一毫之智名境
界性。


萬善了因者了因了於萬善名了因性。


亦名緣因者指上萬善也。


或眾生性者五陰和合名眾生性也。


俱有無記五陰性者陰果之身既酬昔因故是無記
[018-0595c]
現起善惡能作未來世因名善惡陰所謂因通善惡
果唯無記也。


語異意同者三句意同其義可見而俱有句舊云併
有正性或眾生性今云俱有無記五陰性云何同耶
答五陰即佛性豈非正因色心和合豈非眾生故知
義同舊說。


一句至七句者此通就今中道大章共釋總有五段
謂初一句二二句三三句四四句五七句故云一句
至七句也。


自他語亦有亦無者闡提現在未有佛性名亦無當
必得故名亦有此古人義不可用修性善惡消此兩
亦以修性善惡出今宗故七眾生在下文。


各有一邊者善人有善邊闡提有惡邊兩人對待故
稱俱有也俱無例爾約緣故有。


得無得者取著迷心名得故闡提有之信理悟心名
無得故善人有之。


如上說者還將二人相對明俱有等。


單就理內者以善星羅云皆權人而內巳證理故。


順逆二化者善星逆化羅云順化。


謂此為能解難解者興皇自謂此釋得意也。


今明下明今釋。


欲依此文者顯前古人違經背義也故今約下文七
眾生出沒以釋順經也次約三諦是順義也。


俱在恒河者同有正因性也。
[018-0596a]


俱不到岸者俱未到分證彼岸也。


中道因果者真因極果也以善人於圓位但在名字
觀行中故。


而佛性是一者如七類有異同在一河。


經坻彌三蒼音低下音迷具云帝彌祇羅此云大身
魚也其類有四此第四最小者。


經䱜魚且各反異物志云鐇䱜有鐇骨在鼻前狀如
斧斤江東呼斧斤為鐇故謂鐇䱜也。


合譬具合者具合上總別二譬也。


前品下對前品辨異。


經雖得解脫雜煩惱者非想等為解脫也。


經雖信佛性是眾生有不必皆悉一切有之者或謂
闡提無性或云草木無性正坐此失學者知之。


伹求實利者謂求菩提也。


經二者隨道者順涅槃持戒也。


餘六深隱者伽陀此云重頌尼陀那此云因緣阿波
陀那此云譬喻闍陀伽此云本生毗佛略此云方廣
阿浮陀達磨此云未曾有此八深隱難解故不信今
意應如法華玄文第六引達磨[鬱-山+止]多羅云不信六部
互不相通謂小無廣問記大無緣喻議伹信六部其
互相通謂修多羅祇夜伽陀伊帝目多伽闍陀伽阿
浮陀達磨以消今文其理雅合。


經惋手比丘烏喚反驚異也未詳何義立名。


通五方便三十心者小乘四念為一及燸等四為五
[018-0596b]
方便大乘住行向為三十心。


俱內凡也七方便者即小乘七也於五上更加五停
開四念為兩謂總念別念故有七。


通三十心者且依別位以釋則住行對四方便十向
對世第一。


因前第二等者用前第二人為緣也。


仍本似位者此釋為正。


經刁長者鳥跳反。


而猶有此生者苦依身在故所以未度生死。


此殊不見理者不知理有真中之別偏真涅槃非佛
性中道涅槃是佛三人未見中道云何見性耶。


亦不同得涅槃者既佛性有見不見例應涅槃有得
不得那忽前文以四人同為第七到岸耶。


涅槃有異者真中別也。


生死不同者分段變易二種別也。


即小乘七人者開四為七也開聲聞為四果并支佛
菩薩佛故知有七是知前明涅槃是通教義故引釋
論證成通義也。


通別互舉者今說涅槃河是通教義前說生死河是
別教義只由今經重施四教故稱四悉機前說於通
今明於別而復會歸佛性故與前部不同。


涅槃經疏三德指歸卷第十八
[018-0596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