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e0063 太古集--郝大通 (ZTDZ)



[000-250865c]
太古集序友十
余少時在燕趙間聞太古真人之名然未嘗
瞻拜履錫聆謦欬之音頗爲慊恨每一思咏
風烈如想蓬萊瀛洲方丈中人也今適得親
見真人法嗣普照大師范君君爲人聰明照
了八窗玲瓏其在東平之正一也道俗瞻依
風聲千里雲集檀施興建道場廣殿齋厨賓
寮廩舍纔四三年已不啻數十百楹矣一日
過璧曰圓曦所以區區成此功德者亡他政
欲推廣先師道範俾行爾其先師太古真人


舊有崑崙文集當時刊行者蔑裂訛漏極多
圓曦以謂宗風準的道學淵源在則人亡則
書蓋不可須臾離也雖甓甃浮圖增九級之
高曾未若心印書傳無片言之誤衆人徒見
圓曦營建葺累之勤孰知於崑崙文集補綴
闕遺改正差繆亦頗有一日之勞焉書已補
完子盍爲之序引璧曰少時傾嚮真人風烈
以不及瞻拜履錫爲恨今得附名於文集間
蓋甚幸也然嚮所得皆傳聞語大師實爲法
嗣親炙日久知真人之詳莫如大師請追述
[000-250866a]
真人道德風烈之一二以實叙引以信後人
大師因手録行實見示其録如左師俗姓郝
世居寧海爲州人之首户昆季皆從儒學兄
諱俊彦舉進士第官至朝列大夫昌邑縣令
師獨幼年穎異識度夷曠悠然有出塵之姿
祖師重陽真人大定丁亥自秦適齊抵寧海
一見師即以神仙許之後於崑崙山對衆傳
衣師自傳衣之後亦不以得道自居蓋自韜
晦往往乞食於真定邢洺間過趙州南石橋
之下因持不語跌坐留六年寒暑風雨不易


其處童子來劇者見其士木形骸至以瓦石
周擁其旁師居之晏如也昌邑君之季女適
真定少尹郭長倩會郭夫婦偕往真定車騎
甚都道出石橋問知師在橋下駐車拜禮以
衣物存慰者甚厚師藐然若不相識一無所
受夫人感泣長倩嗟異移時而去師於世緣
堅决乃爾故能專意於道歲月浸久精神感
格一日至灤城南神人授師大易忽大開悟
事多前知名滿天下大安中朝廷賜以命書
廣寧全道太古真人即其號也自灤城授易
[000-250866b]
之後言人禍福毫髪無差且自知其壽數當
七十有三至期辭誡門人無疾而逝所著書
六帙實録所載如此然則曩燕趙所聞猶未
盡真人之所有也序既竟大師謂璧曰子作
先師文集序而載正一興造得無贅乎余應
之曰語録記述以傳心也功德興建以示跡
也余年七十有五回首嚮來燕趙傳聞如隔
再世非大師裒集遺文追録行實則真人之
遺風餘烈無自發明況後學晩生寧易知此
大師憑藉真人道蔭興建正一功德照耀東


方今舉之所以聳動學人俾易知耳古人有
言曰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在噫正一功德
其亦真人道蔭之典刑歟大師曰唯唯大師
諱圓曦前宋名相文正公之裔也前翰林學
士馮璧序
癸巳之夏余自大梁北遷至銅臺聞天平有
道士范公大師道價甚高且好賢喜事爲東
州冠四方游士多往依之師皆振恤不厭遂
欲一識之而未能也已而余還鄉里凡二年
丙甲歲南游聞其名益甚因至東原得一拜
[000-250866c]
下風其言議宏深胸懷灑落飄飄然非塵土
中人余驚且服遂館於其宫踰兩旬相與之
意甚厚將别出一編書曰此予師郝崑崙太
古歌詩今將重鋟木以傳子當爲我序余受
面讀之則已有馮丈内翰題其首因紬繹再
四歎曰是亦古之有道者歟何其言之精而
理之妙也嘗謂士大夫生而爲學則曰吾欲
兼善天下致君澤民然志不與時偕鮮克遂
所願幽憂憤恚反自傷其身者多矣所謂兼
善不能而獨善又失深可歎嗟彼方外之士


初無濟時心則决然修鍊惟以壽命爲事精
專篤慎其功日新雖不能白日飛昇亦保體
完神康强終世與夫逐逐於外物爲虚名所
劫持耗智刓精而無補吾教者相去亦遠矣
若今郝公幼而立志挺挺不衰其塊處數年
有玉潔松剛之操一旦談玄論易神解心融
著書立言傳於身後而范公能發揚其師之
道使大振於時而又刊定遺文以開悟晩學
俱爲方外偉人故余有激而書以予吾儕之
兩失者云是秋八月渾水劉祁序
[000-250867a]
先師廣寧全道太古真人郝君遇師於寧海
傳衣於崑嵛神人授之以易大安錫之以號
略見於内翰馮公之序不復容聲惟是平居
製作若三教入易論一卷示教直言一卷解
心經救苦經各一卷太古集一十五卷内周
易參同契簡要釋義一卷師西來日真定諸
人已攻木行於代歸老之後又多所撰述至
於舊集所傳時有改定世俗抄録往往訛舛
欲改新之蓋未暇也竊惟先師之道獨得於
曠代不傳之妙粹之以易象廣之以禪悅精


微宏廓遺世獨立法言遺論人所願見乃今
魯魚莫辨真僞交雜疑惑後學在於門人弟
子寔任其責圓曦不敏蒙賴道蔭今得灑掃
東原之正一居多暇日謹以師後來所正及
世所未見者點校精審按爲定本刻而傳之
敢以蕪辭冠之篇首夫至人達觀物無不可
故辭旨所發務以明理爲宗非必駢四驪六
抽青配白如世之業文者以聲律意度相夸
耳在禪學則曰麤言及細語皆成第一義在
孔門則曰辭達而已矣又曰以意逆志爲得
[000-250867b]
之矣學者不志於道而惟華采是求豈爲道
曰損損之又損之道乎向上諸師聞師一言
一句即以神仙許之至待爲方外眷屬生平
教督嚴麾斥公足爲玄門之臨濟使今而尚
存必能高提正令坐斷大千雖師子象王且
知歛避狐狸野犴吾知其不能群矣倒景滅
没可勝浩歎雖然師之書故在也試取而讀
之意必有目直而不能視口呿而不能言者
矣歲次丙申長至日崑崙野服嗣教范圓曦謹


大道恍惚從無而入有乾坤造化自有以歸
無夫有入於無故無出乎有元之一氣先天
地生既著三才浸成萬物萬物之動有生有
尅有利有害有順有逆有好有惡有是有非
方而類聚物以羣分尊卑有序泰道將興上
下失節否時斯遘臨事之始而可潜當事之
期而可躍履霜致堅冰之至龍戰則其血玄
黄屯利居貞訟孚窒惕矯世以童蒙而處申
令取毒蠱而明剛進待需柔而行有剥出門
貴乎同人禍發基於大過艮止之兌説之賁
[000-250867c]
華而離麗蹇滯而坎陷睽背也恒久也取新
可以固鼎失律所以覆師光明則海内可觀
晦跡則山林可遯非神化靈通其孰能與於
此乎予嘗研精於周易删正義以爲參同畫
兩儀四象三才八卦六律九宫七政五行星
辰張布日月度躔有無混成以爲圖象述懷
應問詩詞歌賦共一十五卷分併三帙以慕
太古之風目之曰太古集夫太古者太謂太
易太初太始太素古謂遠古上古邃古亘古
務使將來慕道君子知其不虚爲者也且夫


氣象莫大乎天地變通莫大乎陰陽天地之
英華陰陽之根本二氣之謂也木龍金虎赤
鳳烏龜四象之謂也六七八九其數之謂也
刀圭鉛汞生成備物之謂也神遇氣交性命
之謂也紫府丹宫靈臺翠宇瓊樓絳闕玉洞
珠簾玄關陽道地户天門玉液金精黄芽白
雪真水真火姹女嬰兒石人木馬九蟲三尸
金翁黃婆芝草丹砂皆五行造化之謂也大
抵動静兩忘性圓命固契乎自然自然之道
甚易知甚易行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者蓋
[000-250868a]
情慾緣想害之之謂也人若去妄任真超塵
離法混俗而不凡獨立而不改抱一而不離
周行而不怠於仙道其庶乎顔子有坐忘之
德孟軻有養素之功蓋亦專於一事也今舉
其大綱開諸異號所謂同歸而殊途名多而
理一示之可以益於後學能使道心堅固真
正無私若執志待終則位標仙籍永作真人
神通萬變羽化飛昇矣如是則非我門而不
入非我道而不然然而然然於不然而然也
大定十八年歲在戊戌仲冬望後六日自序